当前位置:UU看书 > 科幻灵异小说 > 鬼影叠叠最新章节 > 鬼影叠叠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鬼影叠叠 连载中
分享鬼影叠叠

鬼影叠叠全文阅读

鬼影叠叠作者:妖火焚书

鬼影叠叠简介:在我这本就平凡的一生当中,却因为父母的一次失误让我的整个人生发生了巨大的偏差。
  各位看官如果觉得小说还行还请收藏一下,在这里妖火实在是不胜感激。 https://www.uukanshu.com
-------------------------------------

鬼影叠叠最新章节第55章 巨棺(中)
第2章 厕所
鬼影叠叠全文阅读作者:妖火焚书加入书架

  这东西在黑暗当中如同一个人一般,就这么趴在曾起能的身上,虽然不知道他要干嘛,但是此时我的大脑一片混乱,几乎是嗡的一声,便是一片的空白。

  发生在我面前的事情几乎无法来用常理推断,让我的神经紧绷到了极点,此时在心底再也压抑不住的恐惧化作一声大喊从嘴中直接冲口而出。

  这一声刚刚喊出我顿时便后悔了,这不相当于惹火烧身吗?万一把这位祖宗得罪了再找上我怎么办?

  在这时,那玩意儿再听见我的一声大叫之后,将头转了过来,在这中间相隔不到十米的位置与我对视,让我一时愣在那里,手脚冰冷。

  还好那东西并没有朝着我扑来,那双在夜里也能清晰看见的眼睛在与我对视的那一刹那间,那黑影便如同消容的冰雪般迅速的消失在了我的视线当中。

  也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我才从这种状态当中缓过神来,让我没想到的是,曾起能那小子竟然还在睡觉,丝毫没有醒转的意思,说实话要不是他的鼾声在这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响亮,我都要怀疑他现在已经躺尸了。

  这时我才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她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太大的反应,而且就连神情也要比刚才缓和了许多,看上去恢复了常态,我尝试着接近她时,她也不再反抗。

  我将瘫坐在地上的母亲扶上自己的那张小破床之后,而后又将自己的被子给她盖上,只不过令我感到奇怪的一点是母亲的手中依旧攥着那个红色的小纸人,好像那是她的命根子一般,只是,以前我从未见过那个东西。

  将这一切都安顿好之后,我看了看表,已经是凌晨五点的时间,我便离开了房间,将门关上,打算去厨房给自己准备一顿早餐,等到吃完之后便去工作。

  因为有了刚才的那些经历,在走出房门时,尽管是在自己待过几年的地方,也感觉莫名的有些害怕,总感觉背后有人盯着自己,所以我第一时间把除了我和曾起能两个睡得卧室之外的所有灯都打开了,才让我内心原本的那些惧意消减了一点。

  我去厨房给自己打了一个鸡蛋,来犒劳自己饱受折磨的神经,住上了水之后,看着锅里的水咕嘟冒泡的模样,我怔怔的发起神来了。

  自己在还很小的时候,家庭还是非常好的,但一切都从自己母亲开的那家服装小店开始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那时生活本以为在母亲开了一个小店之后会变得好转起来,但是却屋漏偏遭连夜雨,母亲的店刚开的第二天就被当地的一伙流氓在晚上将整个店都砸了个稀巴烂,还将我的母亲百般调戏,并且扬言日后会天天过来,除非给他们交保护费。

  我家本就为了给母亲开店可以说是一贫如洗,哪有什么钱给那帮流氓交保护费,可是他们不管,他们不管你们有多艰难,他们注定就是一帮专门欺负困难可怜的人的痞子王八蛋。

  这种事情可能现在并不怎么常见,但在当年的那个年代,在那个小城市却不足为奇,我们家说到底只是这个社会最低端的人群,哪怕只有一点的风浪,也会让我们这个本就不是很稳固的小家支离破碎。

  我的父亲是一名工人,年轻时在我的印象当中如同一座黑色的铁塔,听别的人说,我的父亲在工地上别人两三个人才能扛得起来的钢轨他一个人便能扛得起来,生活的经历让这个黑瘦的男子成了一个脾气火爆的男人,同样这件事也就成为了点着我父亲脾气的火药。

  我的父亲几乎不顾我的母亲的劝阻,将我们锁在了家中,我后来才听说,我的父亲那天晚上怀里揣着两把菜刀,拿着二两烧酒在我母亲的那家店里专门等那些人。

  那帮二混混虽然人的数量上很多,但是都是一帮弱不禁风不学无数的家伙,整个人还挨不了我父亲一巴掌,但后来据当时看见的人所说,我的母亲不知什么时候跑去了哪里,因为她害怕我的父亲惹事,

  但同样也是因为母亲的出现反而让事态变得更糟了起来,同样也造成了当年的父亲在醉酒下失手杀了一个小混混。

  往事如同水波一般,晃在眼前,往日的伤痛在近日再次回忆起来时,依旧让内心如同针扎,煮沸的水冒出的热气以及响声将我回忆当中拽了出来。

  将方便面和打好的鸡蛋放到锅里之后,我望了一眼窗外,如墨一般的夜色将外边的世界整个覆盖,让人难以窥见出其他的东西,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将锅里的面条都捞了上来之后,端到了客厅。

  我白天一共要兼两份工,这两份工的工钱一个月大概可以到达两千,将租金刨掉之后,勉强够我和我的母亲的吃住,再加上自己写小说一个月的四百左右的全勤,日子倒也过的像那么回事。

  我兼两份工都是饭店的工作,一份是早上六点到下午两点的,另一份则是下午四点到晚上十二点左右。

  因为是饭店工作,所以下班时间不像上班时间那般是确认的,早上的那份工还好,最晚拖不过三点的时间,但下午的那分工,店里非常忙的时候,甚至能一直忙到凌晨的三四点。

  生活的重担过早的压在我的身上,平日里就连一丝的气都无法喘的过来,而在那时,所谓的未来也是我所不敢想的,只觉得未来就如同窗外的黑夜,让你根本无法看穿。

  我将面条端到了客厅,这时的时间已经是五点半左右的时间了,算下来自己吃完这碗面就要走,所以我便不再耽搁,吃起饭来。

  在我吃饭的时候,一股恶臭味却是扑面而来,将我原本的食欲镇压了下去,那种味道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甚至要比粪的味道都要怪异,总之令人感到几乎窒息般的享受。

  这让我没法再吃下去,而也在这时,从厕所哪里传来”啪嗒!“一声,厕所的灯突然亮了。

第3章 不断爬行的东西
鬼影叠叠全文阅读作者:妖火焚书加入书架

  我心中那股原本才被强压下去的恐惧感这时确实有重新的又翻涌了上来,现在我只能是寄望于是曾起能或者我的母亲任意一个去了厕所,在我不注意的情况下去了厕所,但是现在曾起能不断从他屋子里传来的喊声以及我的卧室依旧紧闭的房门将我的猜想瞬间否决,冷汗,再一次的袭上了我的后背。

  “谁?”我现在也只能是胡乱寄望,冲着厕所试探性的喊一声,在这漫长的寂静当中,我敢保证,哪怕再出来半点声响都能把我这已经蹦到极致的神经扯烂,不过所幸,并没有什么怪声传来,这让我的原本紧绷的神经略微松弛了一些。

  源于人最本能的好奇心,我总是禁不住的朝着厕所的方向张望,总觉得哪里仿佛一个黑洞,不断的将我的注意力往那边吸引,再加上这股恶臭味,所以就连碗里的方便面都吃不下去了。

  我本想一走了之,直接离开这里,但是又害怕万一有那个莫名奇妙的鬼东西真的在厕所怎么办,曾起能到没什么好管的,可是我的母亲也在屋子里,联想到母亲刚才的状态,我心中的忧虑不免又加重了一分。

  我壮着胆子,从客厅抄起了一把扫把,准备做防身使用,慢慢的接近了厕所。

  我家的厕所是那种玻璃门的,也就是那种毛玻璃,就是虽然看不清楚什么东西,但是灯光还是能够看清的,而且应该是可以通过那灯光看清厕所内部的大致情况。

  在外边看的话,能够依稀的看清厕所当中的一个黑乎乎的马桶模型,还有一些其他的陈设,但是令人诧异的是,在那一团马桶黑影的旁边,我清晰的看到了一坨在不断爬行的黑影。

  我的大脑一瞬间直接炸了,什么狗屁壮起来的胆量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而且看起来那东西还在不断地望着们这边靠近,一瞬间我站在厕所门口两条腿都他妈的在打哆嗦。

  我一下子就想到贞子,伽椰子,但是这两位女鬼还好,一个爬电视机,一个是爬楼梯,我家这位倒好,他妈的直接爬马桶的,我曹。

  咔吧咔吧的声音不绝于耳的在我耳旁开始响动,如同某些零件在不断拆卸安装的声音,听得人浑身发毛,而伴随着这咔吧咔吧声,同样传来的还有一股比刚才更加浓郁的恶臭,这种恶臭安全脱离了人能够所承受的范围,我敢保证,那一刻我感觉我的大脑都要爆炸了。

  这咔吧咔吧的声音,倒还不是从我面前发出来的,很开心,她是从我后边发出来,现在我心情有种难以言表的爽,别的人可能一辈子也遇不上一个这种鬼东西,拍电影都不带这样的,我倒好,两面夹击,美滋滋。

  我现在也不敢回头,正所谓人身体三盏阳火,转头先熄两盏,先甭管这话他对不对,从哪来的,总之现在的这个境遇有聊胜于无,我现在他娘的只能有人施救于我,或许我连观世音菩萨,满头包的如来佛祖都会相信。

  身后那折磨人的声音却完全没有因为我的胡思乱想而有任何停滞,反而变得更将响亮了起来,只感觉越来越靠近我的周身,那酸爽,甭提了。

  我实在受不了这种折磨,牙一咬,心一横,自言自语骂道:“管你是什么鬼东西,反正横的还要怕不要名字,老子跟你不死不休!”

  但是刚转过去的那一刻,我心里原本的那点勇气与狠厉瞬间化为了一团乌有而烟消云散,那鬼东西完全颠覆了我的认知,那种东西甚至于看一眼就会让人难忘终身。

  眼中的图像迅速转化为信息通过眼神进入大脑神经中枢,通过杏仁体再次反馈到大脑的应激反应当中,让我的大脑直接在这一刻短路,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人事不省!

  再次醒来,是被曾起能不耐烦的叫声唤醒的,他看来是是想要去厕所上厕所,但是我昏倒的地方正好挡住了厕所的门,因此我被他两个耳光叫醒了。

  见我醒了之后,他将我推到一旁,也懒得管我为什么会昏倒在这里,便是迫不及待的钻进了厕所开闸泄洪,我的头现在还是很疼,但是在他开厕所门的那一瞬间我像是猛然被电打了一般,冲着他怪叫了一声,幸运的是,厕所当中依旧是那些千年不变的陈设,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些东西。

  曾起能被我吓了一跳,皱了皱眉头而后骂了句神经病,便急忙闪进了厕所。

  遇到这种所不能解释的事情,我想或许是我最近太累了而导致的幻觉所致吧,毕竟最近的睡眠时间普遍都在两三个小时左右,这种生活的机械麻木与奔波,很容易让人产生一些幻觉,但是我却没想到,这些围绕在我周身所发生的一系列诡异的事情,绝非幻觉那么的简单。

  我看了看自己手表,上边的指针已经到了十二点的时间,这寓意着我的第一班已经迟到了将近六个小时的时间,迟到的恐惧迅速让我原本还略有些昏沉的大脑瞬间清醒了过来,我几乎是抓起钥匙便是疯了一般的掠出了门外,朝着自己工作的饭店跑去。

  我的早上这班的饭店是一家早点中午饭兼开的小餐馆,老板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妇女,对我态度还算可以,在我对她编了一个谎话谎称最近感冒的时候,她便相信了我,同时还批准了我这一天的假期,让我去调养调养。

  老板对我如此好,我怎能不回报,连忙称自己绝对没问题,硬是留了下来,帮着老板勉强干完了这小半天的活,为什么要说勉强呢,总之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谎话应验了,我总感觉浑身有着一种十分难受的乏力感,并且有时总感觉有种像是走在云端的感觉,轻飘飘,神情十分恍惚,有一次还差点把上桌的面到在客人的脸上。

  我十分奇怪自己的身体状况,以前的生活可是要比现在累的多,甚至有时候二十四小时一整天都没法睡的情况我也经历过,但是还从来没有一天像今天这样,总是感觉自己头重脚轻的,就连老板都看出了些许端倪,说我脸色今天格外的白,并且让我休息了一会儿在店里,中午还给我给了一碗面吃,这让我十分感动。

  我觉得日后一定要在老板这里好好干,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感激,等我吃完饭之后,感觉身体似乎比较以往恢复了许多,我原想着这样白吃了一碗面,还想帮着老板多干点活,但是她并没有让我让我帮忙,并且她今天看我的眼神十分的怪异,那种眼神怎么说呢,就像是看一个快要离开的人一样,就好像在病房当中看一个没救的患者,这让我十分的别扭。

  今天不知为何,老板收工的十分早,仅仅两点刚到的时间,便是赶忙让她的小舅子,一个长得一份膘壮的年轻人收了摊,并且让我回去了。

  我虽然感到奇怪,但是也没有多问,但是刚一出饭店,问题便来了。

  现在的时间正是夏天,两点的阳光最为狠毒,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能够切身体会到一股冷意,这种冷的感觉不是像冬天的那种冷,而是由身体内部自形滋生的一种寒冷,而且越是往有阳光的地方走,这种来自心底的寒冷就俞加强烈。这种感觉甚至让我感到再在这阳光之下多待一会儿的时间,我会被冻死。

  但是奇怪的是,这种感觉我一回到阴凉处时,反而恢复了正常,虽然头部还是很晕,但是却要比在阳光下好的很多,我几乎试验了无数次,却都是这个结果,莫名的恐慌迅速的袭上了我的心头,我又想起了早上的那件事,已经老板他们看我的眼神,仿佛我的脸上已经打上了死字的标签。

  我一时有些不知所措,还好这附近有一家杂货店,我去哪里买了一把遮阳伞,或许是因为我是一个大男人的缘故,买遮阳伞的时候,那个卖遮阳伞的小妹妹看我的眼神颇有些嫌弃的神色,不过这却让我十分的开心,因为我从早上到现在总算对上了一点看正常人的神色。

  我出去之后撑着遮阳伞出去,那遮阳伞质量不错,虽然周身还是有些感到莫名的寒冷,但是这种感觉却要比那种什么都不带的感觉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下午的班现在我也没有兴趣上了,我一定要先去医院看看,这是不是得了什么病症,如果是什么罕见的不治之症,我甚至就连我的后路都想好了,绝不能拖累自己的母亲,还有只能是拜托下自己家那好几年都没联系过的母亲的娘家人照顾母亲。

  我一边想着,一边朝着本市现在距离我最近的一家医院走去,心情有些失落,在经过天桥时,恰巧遇到一个算命的,或许是我心不在蔫的缘故,竟然就连这个瞎子摆的摊都没看到,一脚将他那些骗人的东西踢飞了出去。

  那算命瞎子一看就是个江湖术士,一把就把我拽住了,还打着瞎子算命的旗号接过俩眼睛他妈的比我都炯炯有神,瞪得比铜铃还大,但是奇怪的是,他在一把拽住我之后,在瞪了我一眼之后,却像是捏了一个烫手的山芋那般,一把将我松开,那神情,仿佛见了鬼。

  其实他若是打我一顿,骂我一顿,我或许要比现在心情舒畅的许多,但是让我烦厌的是,这个江湖术士此时就像是见了鬼一样,屁滚尿流的就往人堆里边窜,甚至就连他骗人的那些家当都来不及收。

  这情况,这让我简直无奈到了极点,老板对我这样我或许还不敢去抓着她追问,但是现在这个江湖术士也是这般的模样,我也不再迟疑,也不知道哪来的劲,一把抓着他的衣服就是不让他走,嘴里还道:“先生,您能不能给我算上一卦,多少钱都行。”

  “算卦?我不懂那些,这是一百元,求你放过我。”一边说着,那道士仿佛极为害怕的一把将我挣脱,而后逃窜似的溜进了人海当中,只留下我在原地捏着那道士刚刚硬塞给我的一百元钱,愣在了哪里。

第4章 姥姥
鬼影叠叠全文阅读作者:妖火焚书加入书架

  这种感觉总之让我感到难受到了极点,满腹都是疑虑,我不想再在这个地方呆下去了,心里只是想着回家去睡一觉就一定没有了问题,心中抱着这样自欺欺人的想法,我撑着伞朝着自己家的方向快速赶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我在经过一家商场的时候,看见一个女孩和源源长得很像,此时她正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还挽着一个穿着黑色夹克,染着黄头发的男青年的胳膊。

  源源是我的女朋友,同样也是我在这个城市当中出了母亲之外唯一的一个值得信赖的女孩,她一向是留着一头黑长直的短发,穿着一身简练的T恤,但是让我想不到的是此时她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并且还挽着一个陌生男子的胳膊。

  为了再确认点,因为今天整整一天我感觉我的精神都十分恍惚,我边朝着那源源的方向走去,可是没想到的是,没等我确认,源源却是先认出了我来。

  “张长辉?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应该在工作吗?”她开始看见我的时候,竟然带着一丝的慌张,说话也带着些许的结巴之意,在她旁边的那个男子此时也看出了些许端倪来,居高临下的打量着我,因为我此时的这一身派头却是落魄的可以。

  “我怎么来了,”听着这句话,我的内心竟然猛然有了一丝的痛楚,我丝毫没想到自己唯一将其当成亲人爱护的女孩竟然此时跟着别的男孩跑了,我几乎是声音打着颤的说出的这句话。

  “哼,别挡着我们,我们还要看电影呢。走,王伟。”源源此时仿佛打算索性跟我摊牌,来解释的心情都没有,语气当中颇有些不屑的说道。

  听着这形同莫名的语气,每一个字都如同钢针般深深刺入我的内心,心里苦笑着说道:“罢罢罢,我走就是了,我这个穷鬼确实是死了都要脏人家的地板。”

  “你们以前有关系?”那个叫做王伟的年轻男子此时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道。

  我实在有些怒不可遏了起来,因为这可以说算是一个劈腿的货色拉着原配来问,但是我的脾气一向很好,属于那种君子动口不动手的类型,但谁料想这时我竟然莫名其妙的动起手来了。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那家伙是个练家子,我一拳挥过去就被他直接扣住了手臂,而后将我扔了出去,顿时我整个人都无力的重重的仰面摔在了地上,浑身都有着一种极为难受的无力感。

  “废物。”那额男子在将我摔倒地上之后,拍着手掌极为不屑的说道。

  “走吧,王伟,别理他,他就是那样,一辈子都没什么用。”源源一边朝着王伟走去,一边道。

  那王伟十分不屑的瞥了我一眼之后,便跟着源源离开了这里,他们离开之后的好大一会儿时间,我才能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

  我知道这次算是完蛋,什么女朋友,这次也吹了,索性就是个一拍两散。

  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而后又捡起一旁掉落的那把伞,一路走回了家。

  当我到家时,时间已经到了下午的四点左右,这个时间点曾起能已经上班去了,他的工作地点是在一家酒吧当服务员,大概是从下午的五点开始上班,一直到夜里的凌晨四点多左右。

  在将门打开之后,我却发现在家门口多出了一双布鞋来,同时在耳畔旁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长辉,你回来了?”

  “姥姥?”我看着坐在客厅沙发上,正捧着一杯热茶笑眯眯的一个老人道。

  我的姥姥现在的年龄在六十三岁上下,近些年因为家里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所以也很少回去看姥姥,仔细想想得有三年的时间没回去过了,所以看到姥姥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家中,不免有些惊讶,当然更多的还是一些遗留在心底的愧疚。

  然而奇怪的是,姥姥刚刚见到我,脸上的神情马上就变了颜色,同时还道:“长辉,你这几日在家中有没有感受到有异样的东西。”

  我的姥姥在他们的村子里是一个神婆,在家乡也是颇有些名望的,不过我从小就在姥姥家住过一段的时间,这事情要是放在小时候的我,看见姥姥这样一脸正经的神色肯定会嗤之以鼻,并且嘲笑姥姥的老旧思想。

  但是今天整整一天的诡异的事情几乎是接二连三的频发在我的身上,也让我原本的什么无神论在这个时候略微有了些许的动摇。

  “有,我最近不知道为啥不敢见太阳。”我想到了刚才在太阳底下感受到的那种异样,对着姥姥道。

  “不敢见太阳,你生辰八字纯阳,正处在阴阳交替的时辰出生,本应该在身体当中有很旺盛的阳气,但是现在你却脸色发白,面无血色,双目暗淡无光,只怕是遭了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我猛然又想到早上的怪事,禁不住的脊背后头略有些发冷了起来,而后道:“姥姥,那怎么办?”

  “这倒不是一件什么大事,我在我们村子里边有一位刘大师,他在村子里素来有些道行,就我这点皮毛还是跟她学的,你去找他看看,说实话,我刚进你这间屋子,便能感到一股阴气,十分的浓重。”姥姥道。

  我听了后面色略有些为难,道:“那母亲她?”

  姥姥知道我是担心我妈,便道:“你放心吧,我会带你母亲回家住一段的时间,你只管跟着我回去,我去带你找那个刘师傅。”

  我听了之后,觉得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实施,便应承了姥姥,略微的收拾了一下家中的东西,叫着自己的母亲,打算和姥姥她暂且回老家暂避些时日,

第5章 回老家
鬼影叠叠全文阅读作者:妖火焚书加入书架

  我们买了第二天早上八点左右的火车,那时候的火车也被称作绿皮,虽然票比较便宜,但是整整一节车厢一般来说都会被塞得满满当当的,别说坐了,恐怕连个站的地方都不见得能够找到。

  姥姥的家在我与母亲现在住的地方西边的那个省,在甘肃那一带,坐火车从我们这里到姥姥哪里,虽然是跨省,但是一般来说用不了多长的时间,大概三四个小时左右就能到告诉那一带。

  姥姥来了之后,让我这个本就窘迫的家伙更显得囊中羞涩,本来母亲我就没有地方让她住,一般都让母亲暂时睡在曾起能的床上,等到曾起能回来的时间,一般我也快该上班了,我就让母亲回来再睡我的床。

  而姥姥这一过来,就让我更不知道要怎么安排了,总不能让她老人家六十多岁的年龄去睡地板去吧!

  实在没办法只能是给曾起能这家伙说点好话,让他在外边住上一夜再说,这样的话,自己大不了晚上睡沙发,让母亲和姥姥分别睡一个屋子,这倒也是勉强能够住下。

  实际上我的这个破屋子,还有我这窘迫的境遇,也没多少东西可以收拾,一共也就带着这个月所剩余的一千多的工钱,还有我那唯一一个值钱的笔记本,准备明天一早就跟着姥姥回甘肃老家暂避些时日再说。

  但是让我所想不到的是,更离奇的事情,就在我要回老家的这一晚再次发生了。

  因为和曾起能已经说好了,这次他倒是也够仗义,承诺收我三十出去在旅店待上一夜,于是我便安排姥姥晚上住曾起能的屋子,对此姥姥到时也没什么意见,听完之后她便去了我的屋子,去看我的母亲。

  我躺在沙发上,今天这从早上到现在一直发生的烦心事便是在我的脑海当中接踵而来,我一件一件的想着,同时也在一件一件的理着,或许是我这几天太过疲倦,不大一会儿的时间,我便在沙发上睡着了。

  再次醒来,只觉得浑身都十分的舒畅,或许是最近太累了,感觉这一觉舒服到了极点,我从兜里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夜里的三点多左右,这个时间我刚好也睡不着了,便打算去厨房煮点东西给自己吃。

  但在我刚刚翻身跃下床的时候,一双冰冷如同寒铁般的爪子一把拽住了我的脚腕。

  “砰!”

  我直接被那脚脖子上的东西拽的仰面朝天的摔了下去,直接摔了个七荤八素,同时还被那双冰冷的手一把向着后边拖拽,让我身子在地上滑了很长的一段距离,顿时感觉浑身的酸痛。

  我勉强让自己的神定了定,我顺着拽着我脚脖子的那个方向看去,看到的场景让我一生都感到难忘。

  一个细长的如同水蛇般的白色东西从厕所的门缝上边探了出来,同时那上边还点缀着应该极为恶心的算是五官的东西,此时那个东西看见我竟然冲着我极为诡异的笑了下,让我顿时大小便都要失禁。

  那东西缠在我脚脖子上的一双手,他的手腕无比的长,如同一根橡胶娃娃一般,此时将我朝着他的方向剧烈拖拽而去,望着距离厕所越来越近距离,我心里是阿弥陀福的频率念了有上万次,就在我以为这次要玩完的时候,突然在我的面前猛然传来了大声呵斥的声音,

  睁开眼睛时看到姥姥手里拿着一根不知道哪里折过来的柳树枝条,在厕所的门上肆意的敲打着,一边打着,一边嘴中还念念有词道:“该死的鬼东西,半夜出来干什么,快滚回去,滚回去。”

  在我们老家,柳树枝条是辟邪用的,在姥姥的几下抽打并且伴随着她的咒骂,那东西竟然形影一晃,消失在了这里,也是神了。

  姥姥这时见那东西已经消失在了这里,这才看上去送了一口气,走过来将瘫坐在地上的我搀扶了起来道:“事不宜迟,还是赶快走吧,这鬼东西看上去看上你了。”

  有了刚才所发生的事,让我对姥姥的话更加深信不疑起来,这时的我也已经无心睡眠,我想起来母亲还在房子睡着,便是赶忙推开了自己的房门,还好,母亲并没有什么事,在被窝中还睡着。

  半夜的这件事让我再也睡不着,等来等去等天亮,还好再没出现什么诡异的事情,对于这件事情。姥姥也没怎么和我解释,总之看她的神情,看上去不是很好。

  我与姥姥还有母亲坐着早上八点的那班火车一路向着甘肃老家跑去,沿途当中的人来人往以及窗外的那些锦绣河山让我原本不悦的心情这时略微被驱散了一些。

  在走的时候,我给曾起能挂了一个电话,说自己要回老家几天,这个家伙看上去巴不得我带着我的白痴老娘离开,电话当中的语气十分兴奋,甚至就连我为什么要回去这些事都懒得问,便直接挂了电话。

  我苦笑了一声,收起手机,看着外边的景色,试图分散一些自己的注意力。

第6章 我家小妹初长成
鬼影叠叠全文阅读作者:妖火焚书加入书架

  “咚咚,咚咚!”

  火车在轨道上极富有节奏性的相互碰撞声很具有催眠性质,让许多在火车上无所事事的旅客此时窝在座位上很快便睡了过去。

  我的姥姥和母亲他们坐在我的对面,在我的旁边坐着的是一位高高瘦瘦,留着大背头,略有些发白面膛的中年男子。

  这个人看上去长得挺儒雅的,身上穿着十分新崭崭的西服,还打着领带,举手投足间都与我们有着很大的差异,但是我不清楚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会和我们坐在同一列的廉价火车上。

  并且最让我感到奇怪的是,这个人总是不经意间,在你回头的时候会发现他一直在注视着你,这种感觉说实话,让人感到非常的难受。

  我与姥姥在过了两个多小时后,火车很快,到了甘肃站,我们便准备下车了,但就在我经过那男子的时候,那男子却在不经意间往我的手中塞了一张硬纸片。

  这个事除却我自己还有那个男子之外,别人谁也不知道,我也没给姥姥说,便匆匆忙忙的下了车。

  我们老家位于甘肃省边界的一个小村庄,我们一路上换了不少大巴车,还有三轮车,才将自己搭到了老家的那个小村庄,一下车,只感觉自己置身于万千大山的层层挟裹当中,那种头一次与天地,自然能有如此近的距离的感觉非常的爽,这是一种在城市所体验不到的感觉。

  这种空旷,自然,简扑的感觉让我将近几日的不快瞬间一扫而空,让我心中的那些苦痛,落寞与在城市的那些孤独,在这时都纷纷的一扫而光,仿佛置身于另外一个世界一般。

  跟着姥姥一路穿行在这小街小巷当中,路边的那些景色无不勾起了属于我小时的一些回忆。

  到了姥姥的家之后,我借口要去厕所,打算窥探一番那个男子究竟给我的什么玩意儿,这几天的诡异经历此时再多一些诡异的经历也让我深信不疑了,我甚至幻想过这个家伙给我的是一张什么驱鬼专家的名片,但是现实总是让人失望的。

  找小姐,请拨打:xxxxxxxxx 价格,优惠有保障哦!

  “草,这狗日的。”我气得一把就要把那张名片扔进茅坑,但是我的手在触摸到名片的表面时,发现上边还有一道道的笔印。

  我又将那张名片拿了回来,朝着自己刚才触摸的地方看去,这才看见在这张纸片的空白处还有一排用圆珠笔写的字,只是略有些淡,如若不注意还看不出来。

  “如有需要,请打:xxxxxxx”

  又是一排的电话号码,我皱了皱眉头,又想到那个家伙神神叨叨的模样,想了想竟然鬼使神差的用自己的手机记下了这一排的电话号码,这时外边的姥姥叫我,我便将那名片直接扔了,然后走了出去。

  在我出来的时候,姥姥手中提着两只大活鸡,在他们的脚上还拴着两根红绳,那两只活鸡此时正在唧唧的惨叫着,仿佛知道他们将面临的命运。

  一旁的老爷此时见我回来也迎了上来,我的老爷是一个略胖的老头,长得很富态,他和我姥姥恰好相反,我的姥爷是一个学西医的人,所以他一向对姥姥的那一套嗤之以鼻,但是说实话,我还真不知道姥姥姥爷这一对本就感觉矛盾的人当年是怎么在一起的。

  姥爷此时见姥姥手里提着两只活鸡,还对我一副神神叨叨的模样,顿时就是气不打一处来,骂道:“燕,你迷信这些也就算了,怎么还带孙子这样。”(注,我的姥姥姓燕)

  姥姥此时一边往我的右胳膊上绑着一根红线,一边道:“这可是佛祖开过光的,你要好好带在手腕上。”在听见姥爷不满的声音之后斜瞥了一眼老爷之后道:

  “你还这样说,你年轻的时候要不是......”

  “要不是什么?”我的姥姥终究没有再说下去,看她的样子这仿佛是一个天大的秘密,话刚到这里马上就停了下来,姥爷听了之后,原本想说什么也停了下了,皱了皱眉而后摇着头叹了口气。

  “你把这两只活鸡提到你刘叔他家去,在他家门口记着扣三下门,就说是燕子推荐你过来的,你刘叔到时候会见你的。”我的姥姥道。

  “哦!”我也没多问,便准备走,但却被姥姥一把拽住道:

  “现在先别去,等天黑了再去,你刘叔这人一向是天亮睡觉,天黑才开始工作的。”

  姥姥嘴中的这个刘叔,说实话在我的印象中也没有这个人,第一次听到时就是当时还在家的时候,姥姥叫他刘大师,我姥姥这人看人一向标准很高,能让她都出言这么赞颂的人,想来也应该有上几分的本事,总之,自从这两天种种在我身上的诡异经历发生之后,已经完全的颠覆了我以往的世界观。

  “不过一个神棍,”这时姥爷在一旁背着手看上去颇为不屑的说道,姥姥没有理会他,姥爷又道:“春鹅回来没?我看看她病怎么样了。”(注,春鹅就是我母亲的名字,她姓王。)

  “还不是那样,在里屋呢。”我姥姥听了此话之后,看上去神情也有些悲伤,毕竟任谁的女儿遭受了这个境遇只怕是心里也不好受。

  “唉,我当时就说那个人不行,不行,春鹅硬是要给我犟来犟去,这下倒好,看她成了什么样子。”姥爷在一旁气不打一处来的说道。

  “这都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你还提他干什么,孩子都还在这里呢,真是的。”姥姥在一旁没好气的说道。

  姥爷听完之后,虽然气还没消,但是碍于我在这里,也便不再说了,脸色却还是十分难看,而后便去了里屋,看上去是去看我的母亲了。

  我姥姥的家是一个不算大的庭院,农村的家大同小异都是这样,楼房非常少见,多数都是一个不大的庭院,里边有着不少的屋子。

  姥爷进去之后,姥姥在我旁边道:“别听你姥爷的,他就是个倔脾气,说的都是气话。”

  我没说什么,但是我也知道姥爷他说的都是实情。

  “对了,长辉,你饿不饿,我去给你煮碗面吃去,在家这几年姥姥也知道你过得不容易吧,肯定吃不上啥好的东西。”姥姥转移话题道。

  说实话这几年自从家里发生那件事情之后,我哪里吃过一顿好的饭,都是一些泡面什么的东西,吃的人直反胃,但是为了填饱肚子也不得不吃那种东西,一个人本就不容易了,还要带着我这个半疯半傻母亲,可想而知。

  其实本来这种日子过惯了,苦痛都往自己的心里咽,感觉也就没什么了,但是此时姥姥一说,心里的那种曾经的苦却是再次不可抑制的翻涌了上来,同时在听到这句已经不知道多少年都没有听到过属于自己的一句关怀之后,我的内心猛地一震,鼻子一酸,泪却是不可抑制的滴落了下来。

  姥姥此时见我直接哭了,笑了声道:“哭什么,傻孩子。”而后便将那两只活鸡扔到了一旁,去厨房做饭去了。

  我们出发是从早上的八点开始的,一路上的颠簸一直到现在到了姥姥家都已经是下午的三点半左右了,说不饿那是假的,我坐在这个伴随着自己童年长大的小庭院当中,一时间倒有些感慨。

  可惜再也回不去了,生活的重担过早的压在我的身上,在就让笑这种东西离我太远了,只能是多了一些如同像大人那般的感伤,和对生活的无奈。

  正在我感伤的劲,突然从里屋传来一阵女孩的嬉闹声,我疑惑的向着那个方向看的时候,却看到一个打扮的如同洋娃娃一般的小女孩从里屋跑了出来。

  她穿着蓝白色的衣裙,竖着一头马尾辫,细长的两条小腿上还套着纯白的丝袜,身形看上去很瘦小,白嫩的脸蛋还略微带着一些腮红,看上去十分的讨人喜爱,如同一个熟透的大苹果一般,此时在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看上去才四五岁左右的小屁孩,两人看上去正在嬉戏玩闹,此时那小男孩一把抱住了他的姐姐,冲着那女孩嬉笑着。

  那小女孩如同琉璃般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里边多少包含着些许对于生人的惧意,我还是头一次看见打扮的这么俊俏的姑娘,脸蛋旁还带着些许粉嘟嘟的婴儿肥,这让我这个猥琐大叔一时拘束的连句话也说不出来,甚至连看她的勇气都没有。

  “彤彤,洋洋,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叫你哥哥。”这时姥爷从里屋走了出来,冲着那女孩叫到。

  那女孩听了我姥爷的话之后愣了下,而后才睁着略有些好奇的大眼睛朝我慢慢走了过来,倒还是那个小男孩很皮,一点也不认生人,一把朝我扑了过来,抱着我口水都留在了我的身上,嬉笑着叫着:“哥哥、”

  我一时有些尬,但还是摸了摸那小男孩的脑袋,道:“好弟弟,好弟弟、”

  姥爷的话也让我知道了面前这俩人是谁了,我还记得当年上初中的时候,来姥姥家我的这个小妹妹还在学爬,没想到一晃眼六年过去了,我这小妹长得都已经这么讨人喜爱了起来,看她年龄已经有个八九岁左右了,相较于这个好弟弟,我倒是对我这个好妹妹兴趣更多一些。

  “彤彤,呃,还认识哥哥不?”我他妈真的是猥琐,我敢肯定现在自己就完完全全跟一个胡子拉碴的大叔拿着一根棒棒糖在哄骗小萝莉一般,连我自己都这样感觉了,更何况别人。

  那小女孩认生,一点也不买我的帐,毕竟女孩的思想一般来说都很早熟,可能说是一个像她这么大的男孩可能还啥都不知道,很好骗,但是女孩心思一般都很慎秘,绝对不可能像那些动画片里说的一样,一根棒棒糖都能他娘的拐走一个小萝莉去。

  她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但还是很好奇的打量着我,叫到:“叔,哥哥,你多大了。”

  “我的妈,我的天,我明明还是一名年方十八正值青春年少的美少男,他娘的竟然被别人叫叔叔,再坚强的人格此时都要崩塌了,”

  我强忍住自己想要把面前这个小女孩狠狠捏在手中蹂躏一番的龌龊想法,强令自己挤出一丝笑容,道:“哥哥今年十八岁了,妹妹,你多大?”

  “哦,我今年八岁了啊,都已经上五年级了呢。”那小女孩嘟着肉呼呼的小脸蛋冲我甜甜的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大脑此时就是浮现出了功夫里边包租公说的那句话,“过来叔叔给你量身高啊!”

  “靠,好吧,我承认我很猥琐,而且还是那种只感在心里想想,不敢付诸行动的猥琐,连我自己都有些鄙视自己了起来。”

  说实话,我的妹妹确实长得挺高的,而且很瘦,不像别的女孩,这么小的年龄都长得很胖,她大概有八十厘米那么高吧,总之这也是我心里估计的,但是我坐着的话,能和她基本算是平视,而且一点也不违和。

  “恩!”我点了点头,装出一副长辈对晚辈关怀的正人君子的模样,而后十分自然的抬起右手,轻轻的摸了摸那女孩的头。

  “该死,我竟然有了某种反应,我他妈真不是人,”感受到下身的反应,我骂了一声自己之后,马上收回了手,感觉自己十分的尴尬。

  我的妹妹没有管我,在我旁边轻声道:“哥哥,我去玩了。”一边说着,又重新的嘻嘻哈哈的和那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在庭院当中嬉闹了起来,我望着他们两在他庭院当中的嬉闹,神情略有些伤感。

  我又想起来了那天在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逝去的青春。(不知道为啥莫名的就想到了这一句,写的时候我都憋笑半天。)

  这时姥姥已经在厨房忙活完了,她给我端出来了一大碗的面,那股独特的香味在就将我的食欲牢牢的勾引了出来,腹中顿时如同打鼓一般的叫了起来。

  我几乎是狼吞虎咽般的将那碗面风卷云涌的消灭,就连一旁嬉闹的两个小孩都被我的吃相吓到了,但是说实话,这么多年,出了偶尔去外边吃一趟之外,我好久都没吃到过这种家里自己做的面,那种感觉只感觉是魂牵梦萦的。

  姥姥给我端了两碗面,而后将剩下的两碗端到了里屋,和我母亲吃,我在外边足足吃了两大碗面条,才十分满足的打了个饱嗝,很久都没有吃的这么满足过了。

  那小女孩也是好笑,此时见我吃的十分满足,倒是十分有意思的过来端着我吃过的碗,向着厨房走去,我问她做什么的时候她竟然说帮我洗碗,让我哭笑不得。

  我拍了拍她,接过她手里的碗道你这丫头,哪能干这种粗活,再说了,你怕是还没个洗碗的池子高吧,在接过碗的时候,她那白嫩肉呼呼的小手和我的手完整的成了一个对比,

  我的手指非常的宽大,而她的小手在我的手中看上去十分的小巧,就和一个小玩具一样,十分好笑。

  我的妹妹此时睁着萌萌的两个大眼睛,看着我抢去她手中的碗,在哪里俏生生的站着,我直接便去了厨房将碗洗干净了,而后放在柜橱当中,只是令我惊讶的是,我的妹妹的也跟着我跑了进来,我不知道她是单纯的不爱跟我说话,还是本来就不爱说话,站在那里背着两个小手,俏生生的立在原地!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妖火焚书所写的《鬼影叠叠》为转载作品,鬼影叠叠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鬼影叠叠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鬼影叠叠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鬼影叠叠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鬼影叠叠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鬼影叠叠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