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天神重生之吃睡双修最新章节 > 天神重生之吃睡双修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天神重生之吃睡双修 连载中
分享天神重生之吃睡…

天神重生之吃睡双修全文阅读

天神重生之吃睡双修作者:铲屎校尉

天神重生之吃睡双修简介:上界天神朱亥转世为猪,待宰之际得书生相救。病危书生换得猪心起死回生,从此走上修炼之路……
  修炼要诀就是——睡了吃,吃了睡!
  浑身都是宝! 牙好胃口就好!
  饱暖思双修…… https://www.uukanshu.com
-------------------------------------

天神重生之吃睡双修最新章节第8章 1人吃,2人补 (本章嗷嗷待补)
第2章 宵衣旰食
天神重生之吃睡双修全文阅读作者:铲屎校尉加入书架

  小黑被强喂了几顿糠糊糊、糠窝头,连着拉了几天稀,虚脱得只剩下骨架子。二蛋只得抱小黑去找张大婶。

  穿过幽静的村子,终于到了张大婶家的院子。张大婶正好在门口坐着,见到二蛋,便笑着起身相迎,“二蛋呀,你现在想起把它拿过来给我杀了吃肉啦?”

  “不是,婶子。求你救救小黑吧,它都拉了好几天了。”

  “小黑?呸!”和颜悦色的大婶瞬间脸色一沉,“你这傻小子,你怎么给它取人名儿?你不知道你张大叔年轻时的外号叫‘小黑’?你怎么可以用来叫猪?”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二蛋抱着小黑给张大婶作揖。“您打我骂我都可以,可是求您救救小黑……不,小黑猪……不,求您救救它吧。”

  “救什么救,你把它给我杀掉吃了吧!烤乳猪最香了!”说着口水仿佛都要出来了,张大婶忽然伸手朝二蛋怀里的小猪抓去,她看小黑的眼神就像饿狼一般。

  饥荒持续到现在,不论谁见到肉,眼睛里都是这种眼神。要是真看到烤乳猪,那还不得张着血盆大口,猛扑过来。

  二蛋拼尽力量,抱着已经无力嗥叫的小黑夺门而出。

  好不容易跑出来,二蛋像兔子一样蹿过几条巷子。老远还听到张大婶的声音:“二~蛋~!快回来!天黑了别乱跑!夜里有吃人的妖怪来抓小孩子!抓回去烤着吃!”这一声喊得,不知哪里来的十足中气,全村的人都听到了。

  “你跑慢点!别把小猪崽摔了!没病死倒让你摔死了!”她还没有放弃呼唤。

  遇上灾荒没有吃的,人们挨过饥饿最好的办法就是成天躺在床上不活动,到了晚上饿极了才吃点东西,然后和衣而眠。这样消耗最少的粮食,能让人挨过更长的日子。这时候正是村民们最饿而且最清醒的时候,张大婶的喊声引得村民纷纷爬起来出门张望。

  二蛋跑不动了,停下来呼呼喘气,只能扶着墙慢慢走着。路旁刚来张望的村民扶着自家的门看着他,和他怀里的小猪,眼神都怪怪的,看得二蛋鸡皮疙瘩都出来了。拐过一个巷口,二蛋赶紧把小黑塞进衣服里,闷得小黑差点背过气去。

  “啊,让我赶紧转世投胎吧。这没法活了,渡劫重修哪有这样的?这比地狱还可怕!让我投个蜉蝣,怕都好些吧。”小黑迷迷糊糊的,只能心里默念。

  从张大婶家回来后,爷爷告诉二蛋:这乳猪不能喂固体食物。还是给喝点母猪奶吧,只是注意少喝点,小黑那七个弟弟妹妹还要喝呢。一窝凑活凑活应该还能活个命。要是母猪不反抗,你也跟着喝一口吧,还在长身体的时候,喝奶比吃糠要好。

  果然,村里的小孩子接二连三失踪。就算是光天化日、高墙大院,小孩说没就没了。

  爷爷对二蛋千叮万嘱,最近有吃小孩的妖怪出没,千万不要出门。村学早就停了,所以白天也要在家里待着。爷爷还不放心,干脆在出门后就把门给锁了。

  这一天,二蛋正躺在床上温书,正读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桌上忽然传来“呃咕咕”的一声,然后自己腹中也发出“咕咕”一声……好饿啊!

  咦?我读到“饿”时感觉到饿也是正常,怎么小黑这时候也正好饿了?难不成它能听懂我读书?不会吧?再试试看。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又是先后两个声音从一猪一人肚子里传出来……

  再来。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萎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

  还没读完,“咕噜噜,噜噜……!”二蛋自己和小黑的肚子此起彼伏地咕噜,仿佛要争个高低。

  啊,受不了了,还是不念了。

  二蛋这下肯定:不用试了,我家小黑肯定能听懂人话。而且不只能听懂人话,而且能它懂得圣贤经典和诗词歌赋!

  就在这时,外面有人喊:“朱尔旦在家吗?二蛋在家吗?”

  二蛋出屋,揉揉肚子,应了一声:“在家呢!是谁找我呀?”

  “二蛋呀,我是你张家大叔,小黑叔。”

  “张大叔啊,您有什么事吗?”

  “哦,也没有什么事。最近村里闹妖怪,我就是来看看,你别被妖怪抓了去呀。”

  “叔叔有心了,我在屋里待着,没事呢。”

  “我听说你有只小猪生病了。”

  “是的,我家小黑……不,我家有只小猪,拉了好几天,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劳您挂心。”

  “二蛋呀,这乳猪拉肚子可大可小。别看它不拉了,但是要没精打采的,不爱活动,那可不但没好,反而更加严重了。”

  “啊?什么?更加严重了?”二蛋这下着急了,走到大门口,透过门缝往外看。

  “是啊。二蛋,我跟你说过,你婶子她之前跟你看玩笑呢,别在意啊。她只是给猪接生的,你大叔我可是正经的兽医,她的本事还都是我教的呢。”

  “我怎么见你这么眼生?”

  “你大叔我平时都在外面给牲畜看病,时常没在家,你都没怎么见过我吧。你不记得我,我可记得你啊。你小时候我还常抱你呢。你小子有次还尿我手上了。你呀,从小脑袋就长得大,你小时候叫‘小萝卜头’,是不是?”

  “是是是。大叔,那你帮我治治小黑,呃,不,我家小猪吧。”

  “你把它拿出来给我看看。”

  “好!您等下。”

  二蛋赶紧抱起小黑往外走,可是朱家的大门被爷爷上了锁。门缝太小了,而小黑骨架又太大,怎么都递不出去。这可把门外的张大叔急得抓耳挠腮的,二蛋也是。

  “叔,要不等我爷爷回来了,我带小黑上你家找你去。”二蛋已经顾不得忌口。

  “呃……也行吧。不过我告诉你,这病可不能再耽误了。”小黑叔说罢,只好悻悻离开。

  张大叔走后,二蛋抱着小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这病可不能拖啊。不行,不能等爷爷回来了,我得立刻带小黑去大叔家看病。

  他在家看了两圈,西墙边上有棵树,他应该可以从树上翻到墙外去。

  “哼哼,还没见过这么上赶着送菜上门的。就这么几句就被骗了。”小黑默默摇摇头,不过转念一想:“哎,不对!他是主菜的话,我也算配菜啊。这二蛋,真是笨到家了,送死还要还要捎带上我,买一送一!”

  “哎呀,算了,算了,送菜就送菜吧。早死早超生。这局不玩了,我还有下一把。我是不死不灭的天神,大不了重头再来嘛。”

  二蛋怎么想不到,自己一心救猪,等待他的却可能是刀俎鼎镬,也可能是烧烤架……他也想不到,他要救的小猪不用他救,不愿他救……他更想不到的是,这小猪的内心活动比他还丰富,虽然这时饿得都没多少力气哼哼了,不过肠胃叫得可是响亮……

  越是饿到极点,小黑这思绪反倒越天马行空,不属于这一世的记忆画面零零散散闪现在眼前,隐约间仿佛自己不再是饿到快死的残废妄想猪,而是一方主宰,是叱咤风云的战神,是统领千军万马的元帅,是文治武功的帝王……

  炼己筑基,炼精化炁,炼炁化神,炼神还虚……

  玄黄、丹华、神符、还丹、饵丹、柔丹、伏丹、寒丹……

  蒸羊羔儿、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

  忽然,小黑心念一动,腹中竟然发出“轧轧”的鹅叫!接着,那声音又变了,隐隐的,断断续续地叫着,听起来像是有人说话:“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

  这……这是腹语!小黑突然激动起来,饿得晕晕乎乎的时候,竟然又有了神通,虽然这点雕虫小技相比于它的前生真是不值一提。

  这腹语之术,原本是跑江湖的杂耍艺人靠不动嘴唇而借口腔和声带说话的障眼法。真正的神通者有传音之法,根本不必用腹部发出声音。所以,世上根本没有什么腹语术。

  小黑转世以来,法力本已消失殆尽,却在这饿得快死掉的时候却阴差阳错恢复了一丝元气,偶然借着空腹催动肠鸣,竟说出了人言,创出名副其实的腹语术!

  还没来得及高兴,小黑心道:这怕是回光返照吧?哼!死就死,巴不得重新投胎呢!就算死,我也要留最后一口气好好骂骂这猪头二蛋。

  “朱尔旦!朱尔旦!”

  “谁?谁在叫我?”

  这声音好像不远,二蛋到处寻找,终于发现这声音竟然是怀里的小黑发出的。刚才因为突然为小黑病情着急,就没有在意它竟真能听懂人话这重大发现,而这下更是发现它还会说人话!

  “啊,妖怪!你……你是妖怪!”心中一惊,手上一送,差点把小黑扔地上,但是转瞬又托起小黑,没让它掉下去。

  “啊呸!你才是妖怪呢,愚蠢的小子!”

  “那小猪怎么会说话?”

  “不会说话,你还对着猪说了那么多?你是不是傻?”

  “……。”

  “不怕告诉你,本座乃上界天神转世。”

  “天神?哪个神仙?”

  “……,哼!”小黑清了清并不存在的“嗓子”,继续道:“天机不可泄露!”

  “那您为什么会转世成小黑?”

  “天机不可泄露!你小子窥探天机,想死吗?”

  “我……我不敢。”

  “对了,我转世的时候应该随身带了一件法宝,可是你拿走了?”

  “……。”

  “说!不说实话,我吃了你!”

  “我说,您说的法宝应该是我拿走的。”

  “好啊,年纪轻轻就当窃贼。”

  二蛋委屈得快哭了。“我,我不是故意的。当时您,您出生之后一动不动,我见是那宝贝卡在您的喉咙里,我只能把它取出来。那宝贝出来之后,您就活过来了。”

  “噢?此话当真?”

  “不敢骗神仙。”

  小黑忽然觉得脸上有点烧得慌,这天神混到这份上也太丢人了,竟差点被自己法宝憋死,而且最后还是被这猪头小子给救了一命。

  “……,哼!”小黑又清了清“嗓子”,“那我那法宝现在在哪里?你快给我拿来!”

  “这……小黑神仙,你的法宝……被我送人了。”

  “什么?!……”小黑还想说话,可是肠子像打了结一般,任它再怎么用元气催动也发不出任何声音,而且突然腹痛难忍,疼得它哼哼得喘着粗气。

  二蛋见小黑不再说话,又气呼呼的,知道它是生气了。

  “小黑小黑,你别生气,千万别吃我,你现在还不能吃生硬的食物,吃了我会拉肚子的。”

  “哼!”小黑还是没说话,只是大声喘气。

  “你的法宝,被我送给小白菜了。爷爷说那猪宝对体弱多病的人有好处,小白菜她身子弱有好处,我就送给她了。”

  小黑有“一肚子”的话,可就说不出来。终于,好不容易积攒的元气催动了肠鸣,就说出两个字:我!饿!

第3章 拱白菜
天神重生之吃睡双修全文阅读作者:铲屎校尉加入书架

  二蛋见神仙急了,赶紧蹑手蹑脚地捧着瘦成皮包骨的小黑去猪圈喝奶。

  小黑忍着腹痛,憋出全部力气,终于吸出几口猪乳,总算缓了过来。

  它像是刚解了瘾的烟鬼一般,眼睛微闭,使劲嘬着不多的猪乳,沉醉地品尝着。

  力气恢复了一点,小黑又能用腹语说话了。“投胎到你家,本座真是倒大霉了。你家怎么这么穷,连猪都喂不饱。”

  “神仙莫怪,我们也是遇到了荒年,庄稼绝收,全村都饿着呢。”

  “你先把本座的法宝找回来。有我那法宝,让你吃顿饱饭也就是跺跺脚的事情。”

  “可是我把它送给了小白菜,怎么好要回来?”

  “小白菜是谁?”

  “我的村学同窗,白素素。她让我叫她小白菜。”

  “呦呵!看不出来啊,你这小朱,毛都还没长齐,就学着拱白菜了啊。”

  “小黑神仙,您说什么?拱什么白菜?”

  “……算了,没什么。连拱白菜都不知道,当猪都有点难为你了。”

  二蛋挠挠头,也没听懂小黑在抱怨他什么。

  “这样,你带我见她。她看到我,自然就会乖乖把东西还回来了。”

  “这……”

  “你犹豫什么?”

  “您不是想让我带您去把小白菜吃了吧?”

  小黑“噗嗤”的笑了,“+亏你能想到这个。哎,放心吧,我不会吃她。你没见我还吃不了肉吗?”

  “哦,也对。原来您刚才说要吃我也是吓我的呀。”

  “你要是不把我的法宝找回来,我就算腹泻而死也要吃了你!”小黑脸色一黑,恶狠狠地说道,“快带我去你见那小白菜!”

  “可是,张大叔说你病得很重,不能拖延。”

  “别磨磨唧唧的找借口!我现在还死不了,你还是先担心担心自己吧。再不带我去小白菜那里,我就咬死你!”说完,小嘴大张着,表情真是超凶。

  二蛋没办法了,只好带小黑翻过围墙,往小白菜家去了。

  小白菜家没在村里,不过也不算太远,翻过一座山穿过一片松树林就到了。

  白家柴扉紧闭,二蛋只好小声叫门:“白素素在家吗?”

  叫了几声,才有一个女声应答:“谁呀?”

  “我是白素素的同窗,朱尔旦。我有事找她。”

  “小屁孩,能有什么事呀?!她不在家,你回去吧。”屋里的女人很不客气。

  “那,她去哪里了?什么时候回来?”

  “她……她上学去了。不,她去她姥姥家了。”

  这可怎么办,二蛋犯难了:小白菜不在家,怎么跟小黑交代。低头看着怀里的小黑,手足无措。

  突然二蛋一拍脑袋,“咦?奇怪!”

  “什么奇怪?”小黑不耐烦地问。它一直吃不饱,肠鸣止不下来,但幸好喝奶之后精力元气有所恢复,于是这腹语也得以持续。

  “小白菜说过,她娘在她记事前就过世了。姥姥也从来没有见过,现在她只有爹和后娘。”

  “这说话的是她后娘吧?”

  “应该是了,我也没有见过。倒是见过她爹,听说是猎人,高大威猛,身手不凡。嗯……就是好像不太喜欢我。”

  “这后娘对那小白菜怎么样?”

  “好像不太好,偏爱后来生的小弟弟,经常打她,还让她把家务全干了。”

  “哎,”小黑叹了一口气道:“二蛋呀,看来你的小白菜怕是凶多吉少了。”

  二蛋一听急了。“啊?您说什么?小白菜怎么了?”

  小黑见到二蛋那个可怜样儿,不忍把实话告诉他,只好说:“呃……她怕是被吃人的妖怪捉了去。”

  “怎么会?她后娘不是说她去姥姥家了吗?”

  “那骗鬼的话你也信?你问问她,小白菜姥姥家在哪里,小白菜哪天回来?”

  二蛋还在犹豫要不要问,这时一个中年女人手里拿着菜刀,气势汹汹地从屋里冲出来。

  “我说了不在家,不在家,你还在我家门口干什么?嘀嘀咕咕和谁说话呢?是不是在和谁谋划着把我素素拐走?”

  二蛋被吓得只能呆呆站着,也不知该怎么回答。

  那女人见到门口就一个瘦弱的朱尔旦,怀里抱着一只同样很瘦的小黑猪。瘦归瘦,可那也是肉啊。多久没吃猪肉了?都快忘记是什么味道了。这小猪怕是乳猪吧,烤着吃最香了。想着想着,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素素后娘放下菜刀,脸上瞬间露出笑脸。“哎呀,朱同学,你来看我们家素素啊?你看你,来就来吧,怎么还带着块肉呀?太客气了。”一边说着,准备开门。

  “快进屋坐吧,我家素素跟她爹进山打猎了。估摸着就快回家了。”素素后娘咽了咽口水,“不如这样吧?咱们先把饭做好了,等她回来,你们再慢慢说事。好不好呀?”

  二蛋见素素后娘神色不大对劲,和那天张大婶的眼神一模一样。不好!就在素素后娘那干枯的手要抓到小黑之际,他突然一激灵,转身就跑。

  “哎呀,你跑什么呀?你不是要找我家素素吗?来家里等啊!”

  二蛋根本不听,他不想小黑被别人吃掉。

  “孩子,天快黑了,别乱跑,快回来!林子里有妖怪,专吃小孩的!”

  二蛋和上次一样慌不择路地乱跑。不过这可不是在村里,他对山里并不熟悉,除了来的那条路外,他就不知道别的路了。

  跑着跑着,他忽然发现这不是来的那条路,也不知道这是在哪里。迷路了!

  这会儿太阳已经下山,这背阴的山坡树高林密,只有微弱的光亮。周围一片寂静,只有零星的鸟叫声在山间回荡。

  “笨蛋!迷路了吧?”小黑突然又冒出一句腹语,可把二蛋吓坏了,差点没把它扔到地上。

  “……,现在怎么办?天黑了还没回去,爷爷发现会急坏的呀。”

  “刚才怎么叫你都叫不停,现在知道着急害怕了?”

  “跑得太急,没听到……”

  “今天算你走运,有本座在,我带你出去。”

  “您认识路?”

  “哼!你刚才跑的路线我记住了,自然可以带你按原路回去。”

  “可是这黑灯瞎火的,就算您记得,也看不清路啊。”

  “废话,本座本来也看不清楚路。本座不是靠看的,而是靠这举世无双的嗅觉。”小黑非常自信。

  “您是说,您这鼻子比狗还灵?”

  “哼哼,”小黑嗤笑一声,说:“凡夫俗子都以为狗鼻子天下第一,却不知猪在嗅觉方面比狗要强上数倍。你就只管听我的,按我说的走吧。”

  “好好好!一定听您的。”二蛋破涕为笑,能回家当然愿意言听计从。

  正走着,小黑提醒二蛋:“后面有人过来了。”

  果然,有个脚步声越来越近。微光中,能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向这边走来。

  不知过来的是什么人,二蛋下意识地抱紧小黑,往路边躲。

  这坚定有力的脚步声,高大的身影,二蛋感觉似曾相识,有种亲切又有点害怕的感觉。

  应该没错了,来人应该是小白菜的爹。二蛋有点欣喜,又有点紧张。

  “本座没猜错的话,是你老丈人来了吧。”

  “这您都能闻出来?”二蛋刚说完,发觉输错话了,赶紧改口道:“小黑,你乱说什么呀!”

  “嘿!你小子还不好意思了。”

  “您闻闻,小白菜应该也在后面吧。小黑神仙,她后娘没有乱说。”

  “……我肯定,就他一个人。对了,还猎了只竹鼠。”

  “我不信!”说完,二蛋迎面向来人走过去,喊道:“白叔叔,是您吗?”

  “噢?谁呀?”

  “是我,朱尔旦。小白菜,不,白素素的同窗。”

  “原来是你这猪头小子啊。你小子天黑了怎么还在山里乱跑?”

  “我……”

  “我什么我?过来,快跟我回去!”

  一只大手伸过来,摸了摸二蛋的头,顺势牵起他的一只手,拖着他往前走。那只手上满是茧子,磨得二蛋好不舒服,但是又好温暖。

  走了一段路,二蛋终于鼓起勇气,问:“白叔叔,素素没和你一起?”

  “你小子惦记我们家素素呢?对了,你是不是想去我家找她,没走对路,才在这山里迷路了?”

  “我……我去过您家了,婶子说素素不在家,说是去姥姥家了,又说跟你进山打猎了。”

  “这婆娘,尽胡说。我都不知道素素姥姥家在哪里;山上野兽出没,我去打猎怎么会带上素素呢?她呀,就是不想让你见素素。素素应该在家呢。”

  “是吗?那就好。”

  “小子,我警告你:离我们家素素远一点。要是让我知道你欺负素素,你死定了。”

  二蛋被吓得不敢作声,被攥着的手想抽走却抽不动。

  两人只走了片刻就到了白家。

  “小伟他娘,我回来了。小伟、素素,爹给你们带吃的回来了!”说着,自豪地提起打来的竹鼠。

  屋里亮起灯,只有素素的后娘和弟弟小伟出门相迎。

  二蛋怯怯地站在一边,希望能看到小白菜出来。

  白大叔脸色突然微微一变,对素素后娘冷冷地问道:“素素呢?”

  素素后娘脸色刷的白了,吞吞吐吐,像是要说什么,但是说不清楚。

  白大叔二话不说,放下二蛋和竹鼠,拉起素素后娘就进屋了。随手把门一摔,关上了。

  接着,只听见屋里有大声的吵架,打闹,以及女人的哭声。

  门开了,白大叔走了出来,对二蛋说:“我给你做个火把,你拿着赶紧回家吧。路上小心点。从这里回家的路,你总记得吧?”

  “叔叔,素素呢?”

  “你别问了,素素她……她……你以后别来找她了。”

  “叔叔,素素在哪里?我找她有点事,没见到她我不会走的。”

  “你这小子,怎么这么不懂事。”

  “叔叔……我找她真的有很重要的事。”

  “哎!这样吧,你明天一早来我家,带点吃的。我带你去找素素。”

  “好!”

  “快回家吧。”

  二蛋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揣着小黑朝家走去……心里满是狐疑,明天去找素素?去哪里找?

第4章 靠山吃山
天神重生之吃睡双修全文阅读作者:铲屎校尉加入书架

  二蛋摸黑往家走着,心里说不上来的欣喜,但又是满肚子的疑虑。欣喜的是白大叔好像没那么讨厌他了,还要带他去见小白菜;疑虑的是,好像白大叔也不知道小白菜去了哪里,还要去找,明天才去找,来得及吗?

  穿过松树林的时候,小黑终于有说话了。

  “小子,你想不想吃点好东西?”

  二蛋眼前突然一亮,“好东西?什么好东西?是回去蹭白叔叔打的竹鼠吗?”

  “瞧你这点出息!你还不是白家的女婿呢,就想着蹭人家吃的。”

  ……

  “好吃的在这松树林里就有。”

  “可是,我听说山上的松子早就被人捡了呀,连松鼠都被吃光了,哪里还有什么吃的?”

  小黑嗤笑一声,“你把我放到那堆松针上,让我好好闻一下。”

  小黑鼻子贴着地嗅了嗅,“往前走十步,向下挖五寸,有好东西。”

  二蛋乖乖照做,找来一根树枝,往地里挖去。挖了三四村时,小黑提醒他小心点,最好用手。

  没多久,二蛋挖出来一朵两寸长短的细长蘑菇,香气浓郁。他从来没见过这么香的蘑菇。

  他开心地笑了,“小黑真神,这里果然有蘑菇。”

  “这可不是什么蘑菇,而是珍品菌类,松蕈(念“训”)。”

  “不过真的和蘑菇不一样,好香啊!”

  “快带回去煮汤吧。”

  “我们不再多挖点回去吗?这一个怎么够吃?”

  “这里能长出这一个就是福运天降了,还要多挖点,你想什么好事呢?要是遍地都是,那还算什么珍品?”

  “可这一个够吃吗?”

  “够了够了,一定要用大锅,至少煮二十斤水。这东西太补,按正常的吃法,你这肉体凡胎可受不了。”

  二蛋回到家,发现爷爷还没回来。爷爷最近每隔几天就要出门找吃的,经常天黑才能回来,二蛋也习惯了。

  二蛋准备烧火煮汤,用家里最大的锅煮了满满一锅。水开之后,把松蕈扔了进去。这么一点放进这大锅里还真不够看的,他满是怀疑地盖上锅盖。

  只消片刻,锅里便散发出浓浓香气。锅盖一揭开,白色蒸汽升腾起来,整屋子顿时被香味填满。多乳白色的汤咕嘟咕嘟地冒着泡。日没吃饱过的二蛋闻着这香气,闷得有点头晕。

  “快把松蕈捞出来!”小黑又发话了。

  “哦。”二蛋小心地将煮过的松蕈捞出来。

  “煮一下就行了,这还能再煮个十次八次的。”

  “现在可以喝了吗?”

  “可以了,你先给我盛一碗来。”

  “不用加点佐料吗?盐总要放点吧?”

  “放什么狗屁佐料,暴殄天物!”

  二蛋给小黑盛来一碗,拿汤勺舀出一口放在小黑嘴边。

  小黑呲溜呲溜地喝着汤,赞道:“真乃极品!”

  二蛋看着它喝得一脸享受,口水控制不住得流出来了。

  “那个……小黑神仙……可不可以……?”

  “哦,对了,你也饿了。不过你舀一勺就够了,记着掺一碗水再喝!”小黑头也不抬地嘟哝着,继续喝汤。

  二蛋心想,真小气,我挖的蘑菇,我煮的汤,凭什么就让我喝一勺,还要掺那么多水!连佐料都没有,那还不得淡出个鸟来?

  他没听小黑的,盛出一碗奶白色的热汤,使劲吹了吹,便仰起头咕嘟咕嘟的一口气喝了下去。

  还没等喝完,热汤一落到肚子里,二蛋的五脏六腑便像烧着了一样剧痛起来。

  “啪”的一声,手里的碗摔在地上,然后倒在地上打起滚来。“哎哟!哎哟!”叫个不停。

  小黑并没有被这动静打扰,仍旧专心喝汤。明明告诉你掺水,不听我的话,受罪也是活该。

  就在这时,大门打开,是爷爷回来了。听见二蛋痛苦的呻吟,他赶紧冲进厨房。

  “二蛋,你怎么了?”爷爷进屋抱起地上的二蛋,给他擦了擦脸上的汗。

  二蛋痛苦地说不出话,没办法回答。

  爷爷闻到满屋的香气,正在吃惊之际,见到了捞出来放在盘子里的松蕈。

  “二蛋,你这是从哪里采来的毒蘑菇?”

  “呸!无知凡人,不懂就不要乱说,这哪里是毒蘑菇了?”小黑生气了。

  “嗯?谁在说话?”

  四下找来找去,最后看到小黑正在桌上看着他,旁边是小半碗汤,嘴角还滴着乳白色汤汁。

  “是……是你说话?”

  小黑轻蔑地眨了下眼睛,“正是本座!”

  “你?你果然是猪妖?就是你害了我的孙儿吧?”

  “你才是猪妖呢!真是有眼不识真神,傻小子这样,你这老头也这样,真是气死本座了!”

  “生出来的时候我就说你是怪胎,二蛋天天对着你说话,给你找吃的,给你想办法治病。没想到,你竟然忘恩负义,把他害成这样。”

  “再胡说,我真要生气啦!你就不怕我吃了你们爷孙俩?”

  “我小老儿舍了命也要护住孙子,虽死不惧!”说着,手里把菜刀抓在手里。

  “哎!不想跟你一般见识。二蛋没什么,我保证他明天就好了。不听本座言,吃亏在眼前。头一轮煮的珍品松蕈汤让他这样喝了一碗,他这小身体怎么受得了?死是死不了,吃点苦头就当作教训吧。”

  朱老汉将信将疑,拿起汤勺准备自己尝一口。

  “嘿嘿嘿!本座说的你不信是不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啊?”

  老汉只是用舌尖沾了一点,细细咂摸了一会儿。“嗯,确实没毒,就是太补了。二蛋尚且年幼,再加上饥饿体虚,所以才受不了的。”

  “你懂药理?”

  “略知一二,略知一二。”老汉不好意思地捋一捋胡子。

  小黑可不跟他客套。“松蕈都不认识,也就是略知了。”

  朱老汉老脸一红,毕恭毕敬地问道:“那请教上仙,如何能缓解一下他的痛苦?”

  “仙?不要折辱本座。算了,不知者不怪。看在这松蕈汤他也出了力的份上,本座就大发慈悲,让他好过一点。”

  “多谢上仙,不,上神。”

  “把你采来的野蜂蜜用米醋兑了喂他喝一碗吧。”

  老汉稍惊讶了一瞬间,他从山上刚采来的野蜂窝扔在门外还没拿进来呢,祂怎么知道?不过想到对方是自称神仙般的存在,知道这个似乎也太微不足道了。

  一碗米醋加蜂蜜喝下之后,二蛋很快就安静下来,呼呼地睡了。

  二蛋被抱回房里,爷爷回到厨房,看着一大锅鲜美的汤,咽了咽口水。但是一转头看着在喝汤的小黑,不好意思地问了问:“上神,您看这汤还有这么多,凉了就不好了吧?”

  “你可以舀上两勺,兑一碗水。”小黑并不在意的样子。

  “谢上神恩赐。”他还是只舀了一勺,然后兑了一大碗,端起来,仔细看了看,然后一闭眼喝了下去。

  这汤除了鲜香之外,并没有任何别的味道,但是就是像琼浆玉液一般让口舌为之沉醉!汤一下肚,便觉从腹中升起一股暖流,将全身滋养一番。不只是长期的饥饿感瞬间全无,而且隐隐感觉这四肢又有了年轻时的力量,真是舒坦!

  老汉喝完一碗汤,还沉浸在飘飘然的状态中,被小黑厉声叫醒了。

  小黑估计是饱了,至少肠鸣已经停下去,它难以再趁势催动腹语。

  朱老汉可听不懂猪叫声,不过看小黑的眼神和摇头晃脑的样子,似乎是还要汤。可准备给它盛汤,它却摇头示意不对,几番尝试之后,终于搞清楚它的意图:它想泡在汤里面!

  怕它在锅里被淹没,于是朱老汉搬来一个大木盆,将锅里的汤倒进去,然后再把小黑抱进去。汤刚好能淹到趴着的小黑下巴,它一低头就能喝到汤。

  小黑滋遛滋遛地喝着汤,小肚子眼看着鼓起来了。奇怪的是,没过多久那鼓起的肚皮又消下去,然后再喝上一肚子,等会再消下去,如此周而复始……

  朱老汉看得有点呆,默默地看着小黑把一锅汤都喝完了。他纳闷喝那么多水,难道不会肚子胀吗?

  接下来看到的场景,看得他目瞪口呆。

  只见手脚在出生时被折断的小黑,竟然像四肢健全的小猪那样站了起来!而且全身像大了两全圈,原本瘦的皮包骨头的,现在已经肥嘟嘟的了。接着它一边哼哼地叫着,一边在盆里就地小便起来!那冒着热气的黄色透明液体味道直冲鼻子!

  朱老汉赶紧说了句“上神得罪了”,便抱着小黑出屋去西墙的树下解决,根本会冒犯到神仙。

  小黑解决完,轻叹一声“可惜了”,便径自跑到二蛋房间里,跳进二蛋给它做的窝里,也呼呼睡了。

  朱老汉摸不着头脑,好歹二蛋没事,而且一家的肚子都填饱了,于是也休息去了。

  第二天一早,二蛋醒了过来,感觉肚子饱饱的,全身都充满了力气,而且精神抖擞,头脑很兴奋,完全没有之前萎靡不振的无力感。

  “二蛋,你起来啦?感觉怎么样?”

  “爷爷您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感觉非常好。”

  “看来上神没有骗我们,那松蕈真是神品灵药啊。”

  “您看到小黑啦?”

  “嗯,祂还没起吗?”

  “应该还睡着呢。”

  “能吃能睡,果然不同凡人啊。”

  “小猪不都这样吗?”

  “嗨!二蛋,不可对神仙不敬!”

  二蛋吐了吐舌头,“爷爷,我去茅房了。”

  “等下!二蛋,你跟我过来!”朱老汉带二蛋到西墙看了看昨天小黑方便的地方。

  只见西墙根下原本光秃秃的一块地上竟然芳草萋萋,还开了几朵花。而旁边那棵树更是一夜之间枝繁叶茂,还长高了几丈!

  这可真是咄咄奇事,二蛋那天翻墙的时候,这里明明什么都没有。

  “哎,难怪上神说可惜了,这要是施在庄稼地里,那肯定得大丰收啊。”

  二蛋想要去茅厕的,结果被爷爷叫住,一定要他尿在马桶里。

  爷爷像捡到宝一样,把马桶收好了。

  二蛋跟爷爷说了要去找小白菜的事,爷爷本来是不同意的,但听到是找小白菜要给神仙要回法宝,而且有白大叔一起,便放心让二蛋去了。

  他给二蛋装了一葫芦稀释好的松蕈汤,他还不放心,在里面还特意加入了醋和蜂蜜。

  二蛋见小黑还没起,也不好去打扰,于是背着葫芦上山往白家去了。

第5章 虎毒不食子
天神重生之吃睡双修全文阅读作者:铲屎校尉加入书架

  二蛋走到白家时,白大叔已经准备好行装,在院子里坐着等他了。

  “小子,你要是没带吃的就回家吧。在山上走得饿了乏了,我可不会分吃的给你。”小白菜她爹冷冷地说。

  二蛋拍了拍身上的葫芦,说:“大叔,你放心吧。我饿不着的,这葫芦里的东西可以管饱。”

  “行,那我们走。”

  白大叔自顾自地走着,脚下生风,二蛋只能巴巴在后面跟着。几次想叫白大叔慢走一点,但是欲言又止,怕被嫌弃、抛弃。

  快步走出二十余里,白大叔丝毫没有歇气或者慢下来的意思。二蛋吃力地小跑着,已经被拖了快半里路,再不敢上的话,等会遇上岔路口就要跟丢了。

  白大叔这边见二蛋竟然还在后面跟着,也是有点吃惊。本来都不指望二蛋真能跟上来,料想他被甩掉之后自己就知道回去了,哪想到还穷追不舍的。自问在这般年纪时,自己的毅力和耐力怕也比不上他。

  二蛋心焦地满头大汗,口干舌燥之际拿起葫芦喝了一口汤。咦,这汤味道不一样了。昨晚的汤让他记忆深刻,入口没什么味道,下去之后烧的很。临行前爷爷只说这汤已经稀释过,不会再烧了,但他应该还放了别的东西吧。冰冰凉凉、酸酸甜甜的,入口便觉口舌畅快、两颊生津,这一定是爷爷调制的味道!二蛋喝下这口汤,全身顿时一轻,焦灼的心情也为之一松。收好了葫芦,脚步如飞,很快便追上了白大叔。

  白大叔回头一看,二蛋离他也就几丈的距离,着实吃了一惊。这小子怎么回事?!不但没有被甩掉,竟然还追上来了。这一路一口气不歇地走来,已经稍稍用上了筑基的修为。难道这小子也修炼过,或者有什么别的古怪?算了,就快到了,有什么古怪可以问师尊。

  白大叔渐渐慢下了脚步,进了前面的寺庙里。二蛋走近一看,庙上有块破匾曰:十王庙。

  这庙残垣断壁,破窗烂瓦,一进门便感觉有森森的阴气袭来。他壮着胆子赶紧往里走,找到白大叔就没事了。

  白大叔正在一座大殿中的供桌前面。供桌上摆了香案烛台,白大叔手持一张黄纸点燃,在空中晃了晃,口中念念有词。只见那殿上一尊身着官服、面目狰狞的神像眼睛竟然好像亮了起来。二蛋站在殿外,不敢进去。

  白大叔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道:“禀师尊,弟子此次前来,是有件私事相求,还请师尊慈悲相助。”

  “哼!本座不是告诉你专心修炼,好好办差,不要再多管人间的闲事了吗?”那神像

  “可是,毕竟是小女,弟子牵挂得紧。她若有不测,弟子……恐难以……”

  “混账话!你以为本座收你区区一个凡人为徒是为什么,你当初选择这条路时口口声声说已经想通了,现在又婆婆妈妈的。本座这个暴脾气!”

  白大叔重重磕了三个响头,恳求道:“师尊,亡妻临终前将小女托付给弟子。弟子只求师尊告知小女是否阳寿已尽。她如果还在人世,弟子自行将她寻回,便彻底了结凡尘牵绊。”

  “哎!寻来又能怎样呢?时值荒年,你又不能专心打猎养家,寻回来怕也要饿死吧?你们村里近来易子而食的风气,想必你也察觉了,你难道想让她回来给别人充饥?本座记得你还续弦再娶,那后娘还会拿自己亲儿子与别家交换?”

  二蛋听见这话,不由得脊背一阵阵发凉。他一直以来虽然都相信村里小孩子失踪是被妖怪抓走的,但是又隐隐发觉了村里人的异样。小孩失踪事件都是两个两个发生的,而且丢了孩子的人家大哭一场之后便不再怎么见人,而偶然露面时竟面色红润,不像长久饥饿后又遭了大难的样子。

  “这么说,小女还在人世?”

  “本座什么也没有说。凡人寿命是生死簿上的天机,私自泄露可是犯忌的!你给我记好了。”

  “禀师尊,那婆娘还算有点良心,没有打算与人交换小女,也万万不敢私下吃掉小女,只是骗了她上山寻我。”

  二蛋听到这内情,稍稍轻松了一点。

  “你快些去吧,现在走兴许还敢得上。”那尊神像一边说着,一道像是右手一样的虚影扬起,指了指西北方向。“殿外那小子葫芦里的东西,你找到地方之后,可以喝两口。”说罢,神像眼中的亮光消失,又恢复成泥塑的样子。

  “多谢师尊厚恩!”说罢又磕了三个响头。本想问问那朱家小子有什么古怪,见师尊已经走了,便不便请他再出来。他葫芦里的东西?想必是有什么用吧,看来师尊对着小子也是放心的。西北方向?一定是那金霞山了。

  张大叔起身出了大殿,走到二蛋跟前。“怎么样,小子,可还有力气?”

  “大叔,没事,我还能跑一段。”

  “好小子!跟紧了。”说罢,张大叔便狂奔起来,这次他使出了筑基期全部的修为。

  二蛋回应过来,也向外追了出去。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抽空喝了一口汤。很快就跟上了先起步的白大叔。跑了一个时辰,便和张大叔两人上了金霞山。

  “小子,你这葫芦里装的是什么?”

  “是汤,喝了涨力气,跑着不累。”

  “噢?让我喝两口吧。”

  二蛋殷勤地递上葫芦,提醒道:“大叔,这汤好是好,但不能多喝。”

  “哼,你这小子,和你两口汤你还不乐意了,那么小气做什么?”

  才一口喝下肚,他变感觉法力有增强的势头。喝了几口之后,他吃惊地发现修为转瞬间达到筑基巅峰,而且隐隐有突破之势。不过这状态好像不能持续太久,片刻便渐渐消退。

  “朱尔旦,和你打个商量。”白大叔竟然这么客气。

  “大叔您尽管说。”

  “你这葫芦先放我这里,等找回素素便还你。日后你要对素素好,不能欺负她。”

  听到这话,就算再老实的二蛋也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小心脏突突地,兴奋得难以自已。

  “大叔这葫芦您就拿着吧,我反正也不敢再多喝了。”二蛋吸了口气,壮了壮胆子,说:“您放心,我就算拼了命也会照顾好素素的。”

  白大叔只是一笑,将葫芦系在腰间。这金霞山那么大,山头岔路又多,两个人在一块能搜索的范围很有限。

  “下面我们分头找素素吧。”他递给二蛋几样东西,道:“这是传信烟花和火折子,发现素素或者遇上危险就点燃它,我很快便过来。在经过的树上用这匕首割一道记号,就不怕迷路了。”

  “好!”

  两人在岔路口便分开了,各自稍稍放慢脚步,一边走一边仔细搜寻,并且喊着素素的名字。没多久,两人便越走越远,双双进入金霞山深处。

  走着走着,二蛋发现自己好像来来回回在同一个地方打转。这才刚和白大叔分开,不会就迷路了吧?点燃传信烟花叫他过来?不行,这也太窝囊了,他怎么放心把素素交给自己照顾?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走着,只后悔没把小黑抱来……

  傍晚时分,小黑终于醒了。它已经长成胖嘟嘟的小肥猪,四肢健全,一身黑鬃油光锃亮。

  朱老汉端来汤和木盆,可小黑都不感兴趣。

  老汉忽然听到一个声音道:“猪头小子去哪里了?”那声音不知从哪里传来,但仿佛就在耳边,非常清楚。这便是小黑的传音了。

  “上神,二蛋跟着白家老大上山寻他大女儿去了。”

  “噢,对了,我想起来了。你就放心让他去?”

  “那白老大早年是行走江湖的侠士,锄强扶弱,一身的本领。二蛋跟着他我放心。”

  “行走江湖的武功,对付山妖鬼怪可没用的哟。嘿嘿!”小黑开玩笑似的笑了一声。

  “白老大近年虽说干的是打猎的营生,但是我听说他近两年常在十王庙出入,而且少了杀生,人也越来越仙风道骨,想来是结了仙缘吧。”

  “十王庙?那是什么地方?”

  “供奉地府十殿阎罗的,就在二十里外。”

  小黑心道,这小子竟攀上这样的老丈人。想来昨晚也是太饿了,也没看出什么来。不过现在回忆起来,他像是修了地府功法的样子。

  小黑在屋里转了两圈,百无聊赖。那已经煮过两轮的松蕈汤,实在下不了口,得出去再觅些好东西才行。

  “这样吧,本座出去转转,顺便寻寻那痴小子。”

  “多谢上神!”朱老汉满是欣喜。

  小黑出了门,一路循着二蛋的味道,朝金霞山而去。

  二蛋见天就快黑了,不由得着急起来。昨天有小黑带路还好,而今天却在离家近百里远的陌生山上。走着走着,二蛋忽然闻见一股食物的香味,不由自主地循着那气味奔过去。既然前面有食物,一定是有人在!找到了前进方向,不由得心里有了底。

  穿过一片树林,前方豁然开朗,出现了一片草地,草地旁是一条小溪,远处还有一栋小房子。

  二蛋朝那小房子走去,靠近一看才发现刚才闻到的味道原来是小屋前的一棵树上飘来的。那树上长的不是果子,而是挂着一个个粽子!有肉粽子,也有糖粽子。小溪里流淌的也不是溪水,而是酸梅汤!那房子更像大个糖果,门上露出镶嵌的花生、瓜子和其他各种干果,墙壁是整块的黑芝麻糖饼,地上还铺着酥糖。

  二蛋看得匪夷所思,他肚子并不觉得饿,但是看到这些,口水也不由自主地往外流。他没有偷吃的坏习惯,就算要吃也要先问得主人同意。他小心翼翼地在那糖做的门上敲了几下,“请问,有人在吗?”

  没有人回应,而且门竟然自己开了。

  “请问,有没有人在家?”二蛋礼貌地问道,探着头往屋里走。

  屋里暗得很,只有一个大火炉冒着火光,将火炉前的那一片照得通红。

  他朝那火炉走着,继续问道:“请问,有没有人在?”

  这时,他听到了一个朝思暮想的声音:“二蛋?你怎么来了?”是小白菜!

  他循着声音看过去,只见火炉旁边有一个方形的铁笼子,小白菜被关在里面。

  “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被关在这里面?”

  “别说了,二蛋,你快跑!妖怪就快回来了!”

  “不,我要救你出去!你别怕,你爹他也来了。”

  “我爹他来救我了?”

  “嗯,我这就发信号让他过来,很快的。”

  就在这时,那小屋的门突然关上了,外面的光亮看不见了。

  一个难听的声音狞笑着,道:“太好了,又来一个!今天的晚餐有点太丰盛了。”

  二蛋头皮一麻,真的有妖怪来了,后悔刚才发现小白菜却没有即刻出去点信号烟花……

  小黑在天黑之际已经到了金霞山,也不知它那小胖短腿怎么可以跑得这么快。

  “不对呀,这里怎么还真有妖怪!难道就不怕被饿死吗?”

  荒年来的时候,山上、水里但凡能吃的东西都被人吃干净了,连人都吃起人来了,妖怪哪还有什么可吃的?妖怪一般也要“逃荒”,移居到没有遭荒的地方去。而修炼有成的妖怪则可以选择闭关修炼,等荒年过了再出来。

  小黑一下就想明白了,这一带荒年人吃人都出名了。趁机抓几个人吃,根本不会被注意到,还以为是被人类自己吃的,不会有捉妖的来多管闲事,反倒是安全。

第6章 迎风飞翔
天神重生之吃睡双修全文阅读作者:铲屎校尉加入书架

  小黑刚经过二蛋和白老大分开的岔路口,便觉得前方妖精的骚臭味越来越浓,而且发现了刚刚经过的痕迹。二蛋八成和那妖精遭遇了!

  这小子,竟敢自己单独行动,难道是因为爱变得更蠢了吗?

  小黑心念一起,这时候特别想骂骂他,于是运功向二蛋传音。但是这山重水复的,传音的范围很有限。

  终于,二蛋猛然听到耳边响起那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猪头小子,你在哪里?听到快回答!”

  “是小黑神仙吗?”二蛋非常惊讶,虽然他不大能辨认出这是谁的声音,但是只记得小黑会这么叫他。“您在哪里?您快走啊,这里有妖怪。”

  “你跟谁说话呢?”小白菜见二蛋忽然自言自语起来,感到很奇怪。二蛋示意她不要说话,并且做出仔细听的样子。

  “哈哈,你小子果然被妖怪抓了。本座就在这金霞山上了,离你不会超过一里。”

  “您离得这么远,我听您说话怎么就像在耳边一样?”

  “没见过世面,此乃传音术。多亏那珍品松蕈,我总算恢复了些许神通。”

  “太好了,求您快救救我们。”

  小白菜在旁边听到二蛋的话,虽然有点不敢相信,但也大概猜到点端倪。

  “本座为什么要救你们?你……们?还有谁跟你一起?”

  “还有……小白菜!”二蛋一提到小白菜,就怕小黑取消,赶紧转移了话题。“话说,您为什么到这金霞山来了?您是怎么来的,爷爷带您来的吗?”

  “你管本座来干什么呢?我的腿也已经长好了,随便逛逛不行吗?”

  “您能自己走了啊,真是太好了。”

  “不用像傻子一样抱着一头猪到处跑,你是不是开心了?”

  “不,我喜欢抱着小黑神仙,喜欢跟小黑说话,就算被别人当傻子。有小黑作伴,我就不是一个人了。爷爷一直忙得没有时间陪我。我唯一的朋友就只有小白菜和小黑你了。在知道你说神仙之前,我一直都把你当成自己兄弟。”

  “咦!能不能别说这么肉麻的话?”

  “呵呵。”二蛋憨笑了两声。“您刚才是在到处找我吧?”

  “想得美,传音就是想骂你了。现在不想骂了,本座去也!”

  “不要啊,小黑神仙就救救我们吧。”

  “凭什么让本座就你们?你小子害得我差点虚脱而死,这笔帐我还没跟你算呢。还有我的法宝。对了,我那法宝呢?你快点问那小妮子,我法宝在哪里?”

  二蛋乖乖地问:“小白菜,我送你那猪宝,说小黑神仙的法宝。它,它问那法宝现在在哪里,它说它要拿回去。”

  “哼!送给我的东西,就是我的了。他要是吧?你让他自己来拿吧。”

  “小白菜,这样不好吧?”

  小白菜对二蛋使了使眼色,道:“这法宝就在我这里呢,让他来取。再不来,我就它给妖怪了。”

  二蛋只好向小黑复述了小白菜的话。

  “好个不讲理的小丫头,怎么这么顽劣!看本座不教训教训你,竟然还把我的法宝给妖怪。真是大胆!”说罢,小黑气呼呼地大声喘气,接着平静下来,闭上眼睛,凝神聚气。

  忽然,“乓”的一声巨响,小黑身后喷出一股黄烟,身体嗖的蹿到天上。可它却没有掉下来。只见小黑那两个耳朵迎风便长,瞬间便长得有荷叶般大小。那对硕大的耳朵伸展开来,小黑肥嘟嘟的身体显得特别小巧。这时的小黑像只蝙蝠一般,在风中滑翔前进,耳朵不时噗嗤噗嗤地扇两下,飞得更快了。想来这一百多里路它竟是飞过来的,难怪这么快!

  “小子,你们在哪里?我怎么找不见你们?”

  “小黑,这里有很多好吃的东西,你应该能闻到。”

  “哦,是了,是了,就在前面。”小黑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刚才鼻子已经被自己那惊世一崩刺激了,现在还没恢复呢,哪里能闻到什么好吃的东西。“你让那棵小菜等着,看我不一蹄子踩了她。”

  “哎呀,小黑你快点来呀!那妖怪像是快睡醒了,要来吃我们啦!”

  “它敢?!你和小白菜都是我的,谁也别想抢了去!那妖怪长啥模样,什么味道,你告诉我。你和他说话拖拖时间,顺便摸摸他的底,我马上就来了。”

  “我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

  “都说老虎屁股摸不得啊,更何况是妖怪。”

  “……!谁让你摸他?!”

  “您不说让我顺便摸他的底吗?”

  “你还是找块豆腐撞死算了!我让你探听一下他什么来历。”

  “哦哦,知道了。”

  忽然山间吹来一阵怪风,小黑一不小心被带偏了,还想逆风而起的,反而被那不知哪里来的劲风吹落地下。

  这时,白老大忽然见身前不远处掉下一只黑色大蝙蝠,立即绷紧了神经,弯弓搭箭对准那从天而降的畜生。那只“蝙蝠”忽然翅膀缩小,转眼间变成一只肥硕短腿的小黑猪。

  见到这异状,白老大手中的箭脱弦而出,倏地擦着小黑的尾巴扎进了地里。小黑也是猝不及防,半拍之后才吓得往前跳出去。它抬头一看,这不是白老大吗?

  它赶紧传音,“白老大,你干什么?”

  “妖怪!你怎么认识我?我女儿是不是被你抓了?”

  “妖怪你个头啊?昨天晚上才见的,就不认识我了?”

  白老大一脸狐疑,“胡说,我昨晚哪里见到过你?”心里仔细回想,一定要说猪的话,我这两天就见到朱尔旦那小子了,一个时辰前才分开的呀。

  “哎!昨天晚上,二蛋手里捧的就是我!”

  白老大好像隐隐约约记得他签注二蛋的一只手,而他另外一只手,好像还抱着个什么东西,而且有点猪臭味儿,就是天黑了没太看清楚。

  “见过你又如何?一定是你装成家猪,把那傻小子骗上山找我家素素,然后再设计抓了他。”

  “呸!胡说八道!你和你家那傻女婿都是猪头,难怪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呸!那小子还想做我女婿,白日做梦!我家素素怎么可能嫁给他那个猪头,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那你宝贝女儿怎么还让那小子喊她‘小白菜’呢?嗯?哈哈哈哈哈!”

  白老大听了,说不出话,气得脸通红,双拳攥得紧紧的,指关节吱吱作响。

  “哎呀,别烦了!刚才和二蛋传音,抓他们的妖怪就要开饭了,赶紧走吧!”

  白老大反应过来,“什么?妖怪把他们两个都抓了?在哪里?”

  “应该不远,二蛋说那里有很浓的食物气味。”

  “那你赶快问问在哪里啊。我师尊说过,猪鼻子比狗还灵的。”

  “你师尊倒是有点见识。”小黑非常神气。

  “别废话了,快闻闻啊。”

  “…………那妖怪,那妖怪耍花样,特意放出气味,干扰了我的搜索。”

  “那现在可怎么办?”

  突然,“砰”的一声,天上亮起一朵七彩烟花。那是白老大给二蛋的传信烟花!

  “在那边!快走!”白老大朝着烟花升起的地方奔去。白老大心理十万分焦急,这信号可不像是二蛋他们脱险发出的。

  小黑疾跑几步,跳上白老大肩膀,跟着一块刚过去了。

  小黑趴在白老大肩头,不停地试图给小黑传音。可是二蛋就是没有回应,它记得小心脏扑腾扑腾跳的非常剧烈。

  生生穿过一片荆棘丛生的树林,白老大和小黑发现了一个纤细瘦弱的身影。

  这一定是小白菜了,可是二蛋呢?二蛋怎么没在她身边?

12下一页
扫码
作者铲屎校尉所写的《天神重生之吃睡双修》为转载作品,天神重生之吃睡双修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天神重生之吃睡双修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天神重生之吃睡双修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天神重生之吃睡双修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天神重生之吃睡双修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天神重生之吃睡双修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