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碎梦歌最新章节 > 碎梦歌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碎梦歌 连载中
分享碎梦歌

碎梦歌全文阅读

碎梦歌作者:哎呀我炸泥

碎梦歌简介:墨家三代单传,到了墨问风这辈儿,愣是耐不住寂寞,总想在江湖上搞点儿事,可墨问风自从见了沈不忘之后,便整个人都变得不太正常了。
  这江湖,便被这俩人翻了个底朝天,且看墨沈二人的恩怨情仇,快意江湖。 https://www.uukanshu.com
-------------------------------------

碎梦歌最新章节第60章 店中插曲
第2章 东越墨家
碎梦歌全文阅读作者:哎呀我炸泥加入书架

  墨问风很郁闷。

  当然他郁闷的原因可不只因为这沈不忘放了他的鸽子,但要说没有,想来也不大现实。

  否则他断然不会将手里那张带有沈不忘名字的草纸揉了又揉,捏成了渣,撒了一路。

  “沈……我怎么从未听说过这江湖上有哪家姓沈的有如此能耐,一眼便能看出我是墨家人。”

  墨问风斜斜躺在马上,苦苦思索了这个问题——从襄州到东越,足足五天行程。

  还有就是,这次的历练比预计的时间晚了一天,想来墨老头子又会吹胡子瞪眼睛了。

  “唉,若不是非要贪嘴尝尝道武门的桂花挂糖,想来我也不会迟这一天。”

  想着,墨问风抬眼儿便看到了家门儿,翻身起来轻夹马腹,直直冲了进去。

  “臭小子!还敢回来!”

  墨问风刚一冲进家门儿,便听见一声暴喝,顺着声迎面儿飞来一拳大的碗,躲闪不及,只得伸手来挡。

  “哎呦!”

  这碗力势拿捏的正好,速度极快,可其中的力量却是柔劲,墨问风抬手竟没挡住,那碗砸在墨问风头上,却是只砸出一道红印儿。

  墨问风从马上下来,一只手揉着额头,低着头走到投碗者的面前,委屈的唤道:“爷爷……”

  “你小子,让你去道武门办事儿,偏偏要招惹什么杀字堂的人,那笑蝎子和你是无冤无仇,怎得非取了人家性命,手脚还不利索,偏偏放跑了影徒,若不是李伯跟着,想来这会儿杀字堂的人早在咱家门口儿堵你了!”

  墨老爷子便是墨家当代家主墨长空,果然如墨问风所料,吹胡子瞪眼睛,气的掐着腰,毫无长者风度。

  墨家乃东越望族,当年老祖宗墨子涛以一手碎梦决独步武林,来到东越这百家黑之地。

  所谓百家黑,顾名思义,这地方当年就是一锅大杂烩,屁大点儿地方,啥人都有,小门小派不胜枚举,更不用说一些干着打家劫舍营生的地痞土匪,虽然乱,但也不乏一些高手名流,若不是有这些人坐镇,这地方早就被人平了。

  老祖宗当时也是一心想求个地方安身立命,也不知怎的就转到了东越来,一眼爱上了这边的碧海蓝天。

  可这要是个普通人吧,这事儿也就这么地了,毕竟谁都不想和这百家黑上杠,偏偏老祖宗就是个轴人,自恃功夫高,直接在旧城广场摆一擂台,台上立了二十金条,声称要和着百家黑赌一赌。

  赌什么?

  就赌这台上的二十根金条儿,还有挑战者的去留。

  “赢了,拿走金条儿,我滚蛋;输了,自己带着自己的人,滚出东越!”

  当时,百家黑自然也有百家黑的门道,要说这可是二十根金条,哪家不红眼睛?

  于是这第一个上手的,便是百家黑的头头儿,绰号狗头刀的钱来。

  然后怎么呢?你这要是问个外地人,他只会说:“那姓墨的打的钱来像一条狗一样,趴在地上汪汪叫!”

  不过,东越人就知道的比较清楚了,哎,你就问问街边儿那小孩儿,看他怎么说。

  “要说墨子涛老爷子,当年在这旧城广场摆擂的时候,第一场和钱来老狗对上的时候,先是那么一躺……”小孩儿说着还学了起来“然后,就这么一拉,直接拿掉了那老狗的刀,随着这么一打……哈哈哈……他就真成了狗在地上趴着汪汪叫啦!”

  于是,这钱来便成生生让人改了名,曰:钱滚。

  带着自己的一票手下,灰溜溜的逃出东越。

  这剩下的黑户见势不对,依附的依附,跑的跑,都知道这东越来了个硬茬子,他们,惹不起。

  不过依附过来的百家黑也是鱼龙混杂啥人都有,而且毕竟墨子涛怎么都是自己一个人儿,有些人口服心不服,还挺庆幸着蹦出来一个冒头的,都想踩着墨子涛上位,混几天老大当当。

  但是我们老祖宗岂是一善与之人?他不光武功高强,还拥有极其强悍的铁腕,活活把这些人杀的杀,劝的劝,理顺的服服帖帖。

  自此,这东越,便只有墨家。

  而老祖宗的来历却是无人知晓,尽管是身为墨家后人,对此也是知之甚少。

  后来老祖宗便传下了自己的家主之位,也就是现在在这瞪眼睛的老头儿,四方云游去了,临走留下一书,便是武学《碎梦决》。

  墨家自墨问风爷爷墨长空开始,便是三代单传,这碎梦决,也只传内不传外,只传男不传女。

  也怪不得这墨长空在这瞪眼睛,这要是宝贝孙子出点儿啥事儿,他可受不了。

  墨问风生来便拥有不俗的天赋,你可要知道,这碎梦决为何许武学?

  碎梦乱风华。玉石俱焚,一场大梦!

  这碎梦决,便是江湖上被江湖人称为“十年拳不如三年刀,十年刀不如一年飘”的身法武学。

  而这墨问风年方一十九,便已初窥门径,怪不得这家里人恨不得把他宠上天。

  但是这也就罢了,宠倒是没事儿,别蹬鼻子上脸。

  我们墨问风偏偏还就是一个这么爱“上脸”的主,自小谁都管不住,一个恍神儿没见着这小子,就马上捅个窟窿给你填。

  墨家虽为望族,但是却不是什么蛮横无理的土匪,于是墨老爷子自墨问风小时候,就天天拉着他去左邻右舍道歉。

  “哎呀,真不好意思啊刘婶,你家的缸我马上叫人给你换口新的。”

  “呦呵老李,你家的鸡马上给你送来,就是这臭小子……”

  于是墨问风便在这家里人又爱又恨的目光中一天天长大,大家想着这小子终于成人了,没想到这第一次出门儿办事儿,就捅了这么个洞。

  “那笑蝎子与我无仇,可是,爷爷,这次真不是我多管闲事儿,他就是奔着我来的啊!”

  墨长空挑挑眉,看着墨问风道:“怎么回事?”

  “我哪知道,我就是去讨口酒喝,这笑蝎子藏的太浅,一眼就让我识破了,我留着他?”

  “好了,你去给你父亲请安吧,这事儿我会叫人查清楚。”

  墨问风飞似得跑开了。

  “李伯,叫人查查,万万不要出了意外。”

  “是,老爷。”

第3章 又露杀机
碎梦歌全文阅读作者:哎呀我炸泥加入书架

  徐海,杀字堂。

  “堂主,派出去的影徒......栽了......”

  “哼,这都五天了,影徒还没回来,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他栽了。”

  杀字堂堂主眯起了眼睛,端起眼前的酒轻轻抿了一口。

  “我从老堂主手里接管杀字堂这么多年,还从没碰见这么棘手的点子,有意思,这事要是算不清楚,江湖上血算盘的名字,就是白叫了……罢了,你先退下吧。”

  “是。”

  “等会儿……你把师爷叫来。”

  “是!堂主。”

  血算盘抿抿嘴唇,放下手中酒杯。

  拿钱办事儿,这是杀字堂的规矩,要说不管对方是谁,杀字令只要一出,就算不死不休。

  非要说让杀字堂停手,也只有一种办法:打碎雇主手中的杀字令。

  只要这杀字令一碎,不管怎么碎的,这活儿干到哪了,杀字堂都会立刻停手。

  “堂主,唤老朽何事。”

  低沉苍老的声音打断了血算盘的思绪,他慢慢睁开眼睛,望向堂下站着的老头。

  “谢师爷,近来身体可还安好。”

  “多谢堂主挂念,老朽身体尚还康健,堂主有什么事儿直说就是。”

  “好,谢师爷,我也不与你拐弯抹角。”血算盘再次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前些日子堂里接了一个襄州的任务,恰好笑蝎子在那边办事儿,便交由他去做了……”

  “碰见点子了?”谢师爷打断血算盘,开口问道。

  “是,笑蝎子毙命,我派了影徒出手,可这影徒还是没能活着回来,便想着问问谢师爷,这目标到底是何方神圣。”

  “哦?连影徒都没拿下他?”谢师爷有些好笑的看着血算盘。

  “哼,你们杀机处的情报一定有问题,若是个点子,为什么不早说,还让堂里折了两个精英。”

  “哈哈哈,堂主莫要动怒,实际上老朽也奇怪得很呢!”谢师爷哈哈一笑。

  “怎么说?”

  “这目标是东越墨家的一个娃娃,实际上,老朽也想不到这事儿会栽了。”谢师爷说着,便自顾自的坐在旁边的一张侧坐上。

  “墨家?可是墨子涛一脉?”血算盘骤起眉头,喃喃问道。

  “正是。”

  “无论是谁,这杀字令既然出了,这事儿,就必须办明白,谢师爷,还请你派人出手,也算弥补你们这次情报失误的问题。”

  “是,堂主。”

  ……

  东越。

  “风儿,此次出去,怎得晚了?”

  “哎呀,爹,您就别问了!”

  墨问风又郁闷上了。

  从爷爷那里刚刚跑出去,来给父亲墨休请安,这直接就被父亲拉住东西南北的一顿乱问。

  “是杀字堂的人主动招惹的我!”

  “麻烦,这杀字令一出又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唉!这些年墨家在东越安分的很,到底是招惹了什么人,对一个外出历练的娃娃下手。”

  墨休蹙着眉头,左思右想不得其解。

  “罢了,你最近小心点就是了,去吧。”

  ……

  墨问风从父亲那出来,便直直奔出墨宅,向着旧城东边疾步奔去。

  借着这碎梦决,墨问风全速移动起来堪比猎豹,常人要走三刻的路程,墨问风最多也就用了不到一刻时,其速度可想而知。

  到了城东头儿的一家民房前,墨问风左右看了看,发现无人注意,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墨问风刚一进去,就立刻被一只手揪住了耳朵。

  “哼哼哼!你还知道来看看本小姐!说这几天去哪了!”

  “哎呀呀呀,姑奶奶姑奶奶,我错了!疼疼疼!”

  “快说,要不我饶不了你!”

  墨问风疼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还偏偏不敢反抗,好像之前轻描淡写杀笑蝎子的人不是他了。

  “我爷爷让我去了趟襄州,走的急,没和你打招呼,姑奶奶,我也不是故意的!”

  “当真?”

  “当真!你看,我还给你带了道武门的桂花挂糖!”

  墨问风献宝似的从怀中掏出捂了好几天的糖,递到女孩儿手里。

  “嘿!还算你有心,原谅你!”女孩儿说着一把躲过糖,塞进嘴里。

  “唉,翔翔,你这糖也吃了,有没有消消气儿?”

  “哼!”

  叫翔翔的女孩儿哼了一声,自顾自的吃着糖,不搭理墨问风。

  这女孩儿全名叫敖翔,在墨问风十五岁那年独自来到东越。

  女孩儿武功不俗,当年墨问风在后山打猎时,和这女孩儿同时盯上了一头野猪,于是两人便开始争逐,墨问风愣是没从这女孩儿手里讨得半分好,最后还是两个人协商,便把这野猪分了。

  于是自那天两人便开始一同去后山打猎,一来二去便熟识了。

  也不知怎么地,敖翔对她的身世只字不提,也不许墨问风向他家里人提起她。而每每墨问风提起,敖翔总是一语不发,非得三天不搭理他才算了事。

  于是墨问风对敖翔的身世便有了浓厚的兴趣,可是怎么套也套不出来,没想到一来二去的把自己绕了进去。

  可能就是那天阳光侧侧的打到敖翔脸上,墨问风一时竟看得痴了。

  恰好老爹逼婚,让墨问风对有些东西有了概念,于是……

  “嘿,翔翔,这糖好吃不?”

  敖翔斜了一眼墨问风,道:“干嘛?”

  还下意识的把剩下的糖捧在怀里。

  “你看,这糖做我们结婚时的喜糖怎么样?”墨问风呆呆地看着敖翔,问道。

  “臭不要脸!我看你是皮痒痒!”敖翔突然炸了毛。

  “切,要脸有什么用,要脸娶不着媳妇儿!”

  墨问风鼓着嘴巴愤愤道。

  “行了行了你,等会儿带你上山捉只老虎算谢谢你的糖,不要总想打我的主意!”

  敖翔拍拍手。

  “去襄州有什么好玩儿的么?快来与我说说。”

  “额……”墨问风想了想,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好玩儿的。

  “被杀字堂的人盯上了。”墨问风闷闷道。

  “徐海那个?”敖翔好像不太把这当回事儿,随意一问。

  “嗯。”

  “行了,别闹心了,走,姐带你去打老虎!”敖翔把最后一块糖塞进嘴里,从墙边取了刀,扭头便走。

  “大小姐你等等我!”

第4章 猛虎之争
碎梦歌全文阅读作者:哎呀我炸泥加入书架

  墨问风随着敖翔出了门儿,两人便疾步向着后山奔去。

  其实墨小子还是很有恶趣味的,仗着碎梦决,有意加快了脚下速度,一直保持在敖翔前面半个身位,显得游刃有余。

  敖翔可是个不服输的主,眯起大眼睛,不停奋发提速,想要超过墨问风。

  其实在武功上,墨问风是真真斗不过敖翔的。

  俩人在一起混了这么久,没少切磋过武功,但每次都是墨问风差了半招。

  墨问风当然不服,于是苦练各类武学,虽然墨家只有《碎梦决》这一本身法武学排得上号,但是毕竟也是东越第一望族,这些年也没少搜罗各种刀法剑法拳法掌法的,每次墨问风觉得自己有点儿进步,就去找敖翔切磋,可次次,都是差那么半招。

  墨问风觉得很奇怪,平时也不见这小妮子练功,但是却好像摸不透她的底。

  有趣的是,敖翔用的功夫,还就是不露底,什么五寸刀,开山掌,碎石拳的,那都是江湖上随便拉出一会武功的,都能使出的招式。

  “差在哪了呢?”墨问风想到。

  随之又不自觉的瞟了这小妮子一眼。

  这一瞟不要紧,可是这小动作偏偏就被敖翔捕捉到了。

  于是敖翔秀眉紧蹙,开口问道:“你看什么看!小心本小姐挖了你的眼睛。”

  墨问风呆了半天没说出话来,只是脚下速度又不自觉的加快了些。

  “你你你我看你能跑到哪去!”敖翔眉毛一挑,全力追赶。

  只见这俩人飞速前进,没多大功夫就到了后山。

  ……

  “唉唉唉唉,姑奶奶我不是故意的,错了错了,疼疼疼……”

  “叫你跑,你跑啊,不是跑的挺快么!”

  到了后山,墨问风放下脚步,却被赶来的敖翔一把恏住了耳朵。

  “这次饶了你,下次要是再敢轻薄本小姐,看我怎么收拾你!”

  “是是是……”

  两人所处的位置是东越南边的一片山脉,山中珍禽猛兽数不胜数,这里便成了东越猎户们最爱的狩猎场地,两人便是在此熟识相遇,共同狩猎。

  “往前面走走,外围没啥好东西。”敖翔开口道。

  墨问风点点头,便抽出别在腰间的匕首,谨慎的跟在敖翔身后。

  两人缓步进山,逐渐的走进森林林之中,天上的太阳不知道何时被参天古树挡住了光。

  周围不停的传来野兽的低吟鸣叫,切切察察的惹人心烦。

  这时,一只麋鹿闯进了两人的视线。

  墨问风反握住匕首,抬脚就要施展碎梦决冲上去,却被敖翔伸出手拦在了原地。

  “怎么……”墨问风刚要说话,便被敖翔捂住了嘴巴。

  敖翔使了个颜色,示意墨问风别动,静观其变。

  只见这时,一声虎啸震满山林,那声音还没消散,便观一头猛虎直直的将这头麋鹿扑到,一口咬在了这鹿的脖颈处。

  那鹿只动了几动,便不再挣扎,断气死了。

  “这个才是我们今天的目标。”敖翔斜了一眼墨问风,轻笑着道:“我们来打个赌?”

  “什么赌?”墨问风饶有兴致。

  “就赌这头蠢虎断气在谁的手里,如何?”

  “我若是赢了呢?”墨问风笑道。

  “你若是赢了,我答应你一个要求,反之亦然,如何?”

  “好,那么……”

  墨问风话还没说完,敖翔便抽出长刀直直冲着这虎冲了出去。

  “卑鄙啊……”墨问风咬牙切齿,也施展碎梦决奔了出去。

  这时碎梦决的威力一展无余,没几步墨问风便赶上了敖翔,两人几乎同时到达猛虎近处。

  到了这会儿这头老虎才注意到敖墨两人,放下口中的麋鹿,冲着二人暴吼一声,作前扑状,准备将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崽子撕成碎片。

  “嘿!蠢虎!”敖翔笑呵呵的叫了一声,随之以无匹之势怒劈一刀。

  这老虎能当这百兽之王,绝对不是吹出来的,它见势不对,往旁边一滚,险之又险的避开这一刀。

  可惜这一滚,却直直滚到了墨问风身边。

  墨问风心头一喜,举起匕首便冲着老虎头部刺去。

  敖翔见状不对,伸出刀挡下了墨问风的匕首。

  “喂喂喂,你耍赖!”

  “我耍什么赖!谁知道你走了什么狗屎运这蠢东西就滚到你面前去了,我又没说不能阻止你……”敖翔讪讪的道。

  口中说着话,可两人手下动作却丝毫不停,你来我往的既想先一步干掉这老虎,又要阻止对方先自己一步解决这虎。

  这老虎那受过这般委屈?

  它趁势爬了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了。

  “追!”

  两人不再交手,极有默契地一同追起老虎。

  要说这两条腿的,还真不太好跑过四条腿的,这老虎逃起命来就像离弦之箭,嗖嗖带风。

  墨问风笑了,笑得很开心。

  毕竟这碎梦决也就这速度拿得出手,只要敖翔跑的没自己快,那这老虎,不还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哇哈哈哈哈!”墨问风得意的笑,脚下速度又快了几分。

  “墨问风!你要是敢先本小姐一步到这蠢虎旁边!你就一辈子别打老娘主意了。”

  ???

  !!!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墨问风再怎么说也是顶天立地堂堂九尺男儿,他果断……怂了。

  那话怎么说来着,要脸娶不着媳妇儿是吧。

  于是墨问风认命的减慢速度,和敖翔一同追逐着猛虎。

  渐渐的,这老虎体力开始不支,速度慢了下来。

  两人速度不减,一步一步的靠近老虎。

  “翔翔,你不能这样,怎么能用这么恶毒的手段来威胁我呢?”墨问风见两人靠近老虎,心下没底,道:“况且这样你良心过得去么?”

  “哼,我是女人!又不是你们这些假惺惺的君子!有什么过得去过不去的!”

  老虎慢了下来,两人终于靠近老虎,同时挥出手中兵刃,欲先取这老虎性命。

  可是这时,一支箭猛然冲着他们这边射来,墨问风恰巧看到。

  “翔翔小心。”

  敖翔也注意到了那只箭,转身一刀便给挡掉了。

  “什么人!”

第5章 似逢醉花
碎梦歌全文阅读作者:哎呀我炸泥加入书架

  “什么人?”

  敖翔有些动怒,立身横刀直直看着箭射来的方向。

  两人极有默契的同时放弃那头老虎,墨问风更是干脆,将碎梦决催动到极致,直接冲着射箭方向冲了过去。

  “嗖!”又是一支箭射了过来,墨问风侧身一躲,脚步丝毫不停。

  墨问风隐隐见到了那边射箭人的影子,越发接近,紧紧地反握匕首。

  墨问风动了真怒,NND,敢动老子心上人,找死吧!

  靠近那人之后,墨问风瞬间闪身到了那人身后,举刀欲刺。

  那人是个约莫三十多岁的汉子,带着面巾,看不见其容貌。

  不过他反映却是极为灵敏,视线中墨问风突然消失,他马上便回身射出一箭。

  墨问风有些愕然,没想到这人还有这手段。

  思绪飞转之间这箭直逼墨问风面门,墨问风微微侧脸,险之又险的将其避了过去。

  这人见这一箭落空竟也丝毫不慌,抽出短刀与墨问风交锋起来。

  墨问风自小最爱的便是匕首,配合着碎梦决的诡谲身法,这种缠斗方式总能令与他对战的人难以招架。

  “东越地界,你也敢如此放肆,小爷我今天不好好教教你做人,都是我们墨家少了这把刷子!”墨问风嘀咕。

  两人你来我往交战四五回合,墨问风心中却是仿佛掀起了滔天巨浪。

  这人就像是耍弄墨问风一般,也不回攻,而每次墨问风运用碎梦决换了方位时,这人总能准确的预知到墨问风的方位,挡下墨问风的攻势。

  这时敖翔也赶到了,二话不说举起长刀怒劈三刀,刀刀势沉,似有万钧之力,把墨问风看的一愣一愣的,心下又犯起了嘀咕。

  “好好的一个小姑娘就不能学一些温柔点儿的招式,怎么尽是这些大开大合威猛无比的功夫呢。”

  想归想,但这会儿可不是发牢骚的时候,手下杀机不减,刀刀奔向此人要害。

  这时这人便显得有些吃力了,既要挡下敖翔手中的狂猛刀势,又要分出精神注意旁边墨问风的左劈右刺,一时显得分身乏术。

  两人却抓住机会,动作一波快过一波,颇有些得理不让人的架势。

  这人见势头不对,向前虚晃一刀,逼退两人,疾步向后方退去。

  墨问风纵身向前,欲向这人追赶而去,却被敖翔一把拉住了衣角。

  “别追了。”敖翔开口道。

  墨问风有些疑惑,道:“为什么。”

  “此人尚未尽全力,若是把他逼急了你我两人联手也不是他的对手。”

  墨问风冷静下来些,又问:“你可看出来什么端倪,可能知道这人什么来头?”

  敖翔略加思索,却是轻轻摇了摇头。

  “此人在这百十招中变换了六七种不同的内劲,在外却没有显得出来,你没有和他硬碰硬,自然感受不到,但是颇有几分醉花宫的味道。”

  “醉花宫?可是东海那个?”

  “正是,”敖翔苦笑了一下“所以你我不用以身犯险,这人想来也没有什么恶意,不然今天咱们两个怕是......”

  墨问风咬咬牙:“就算是醉花宫的人,也不能来东越如此撒野吧!”

  “行了,咱们回去吧。”

  ……

  这一趟出来两人无功而返,回程的路上很是有些郁闷,也没有了来时的兴致赛赛脚程什么的了,只是闷着头各怀心事的往回走。

  “喂。”敖翔突然叫住了墨问风。

  墨问风正在想着刚才的事,突然被打断了思绪吓了一跳,回头看着敖翔:“怎么了翔翔。”

  “若是有一天我走了,你回不回来找我?”敖翔眼睛里的神采显得有些黯然。

  “走,你要去哪?”墨问风急了“你别任性,爹爹说等我二十岁就要离开东越去闯荡江湖了,等到时候我们一起去闯荡一番不好么。”

  “嘿,看把你吓得,我不走,我是说假如。”敖翔突然笑了。

  “假如啊……”墨问风摸了摸下巴,思索了一下“你要是走了,我肯定会去找你的啊,就算把这个江湖翻个底朝天,我也要把你揪出来!然后把你锁起来,让你跑跑跑!”

  “变态吧你!”敖翔感觉有点儿窘迫“不要脸,流氓!”

  “嘿嘿,要脸娶不着媳妇儿。”墨问风眨巴眨巴眼睛。

  “切,别瞎扯了,赶快回去吧。”

  ……

  到了城里墨问风把敖翔送回了家,见天色不早了,也匆匆回了家。

  和爷爷爸爸打过招呼,墨问风便回了房间,躺在那里,静静的思索着两个月后的成人礼。

  再有两个月,就是墨家的成人礼,也就是墨问风弱冠之年了。

  这一天,全镇要成人的小辈都会经历成人礼的洗礼,然后是去是留,全由自己选择了。

  成人礼也是很简单,不过就是父母加冠,小辈各自展示自己的能力,可以是各种方面的能力。

  千万别小瞧其他人,这里再怎么说也是当年大名鼎鼎的百家黑之地,其中当然不乏墨家人也敬佩之极的奇人异士。

  墨问风早就期待着成人礼结束之后要去江湖上闯一闯了,这次去襄州也是墨家为了给墨问风一个机会练练手,省得到时候他突然出去适应不了外面的生活。

  墨家?

  墨家在东越这小小山高皇帝远的地方,还算好霸王,但要是往中原去了,这墨家的实力,还真的排不上号。

  江湖上素来有一教四盟八荒之说。

  一教,寒雨教。

  四盟为杀万里、月寒江、摧帝王、惊水龙。

  八荒为道武门、醉花宫、丐帮、唐门、藏剑阁、血刀、圣毒、药王谷。

  更有如千千万万如墨家一般的家族散修。

  可以说是龙蛇混杂,近些年更是闹出了点事情,愣是把这江湖搅得鸡犬不宁。

  先是前些日子在杭州地区活动的流沙门突然惨遭灭门,随之四盟开始蠢蠢欲动,很多年没有冲突的四盟竟然有了开战的趋势。

  八荒弟子也是频繁下山,也是搅起了不明的风云。

  山雨欲来风满楼,这些家族自然也有些坐不住了。

  是的,动乱是动乱,随着来的,那就是机会。

  想着想着,墨问风进入了梦境……

第6章 神机沈家
碎梦歌全文阅读作者:哎呀我炸泥加入书架

  你知道一教四盟八荒。

  好的,你行走江湖时总有个基本的认识,知道什么人该惹,什么人不该惹。

  那你知道这江湖上武功最强的人是谁?

  对于这个问题,恐怕剑仙寒月峰与刀魔周不疑各自的支持者能论战上三天三夜。

  没有定论,没有交锋,自然就没有个结果。

  但是你要说这江湖上,最不能惹的是谁?

  还真就不是这两位,也不是这一教八荒四盟。

  你惹了他们,若是寻几个熟人,这事儿牵扯不到人命——纵然是牵扯了人命,只要不是太严重的,都是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

  而这最不能惹的,就是号称神机亭的神机沈家。

  你若是问我惹了沈家有什么后果,那我就坦然的告诉你,你惹了沈家,什么事儿都不会有,你放心,沈家绝对不会找人杀你。

  不过,他不找,不代表不会有人来杀你。

  这沈家,可以说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号称江湖百晓生,这江湖上的风吹草动,要么你别做,只要你做了,就一定逃不过沈家的眼睛。

  所有人都希望能与沈家交好,他们巴不得你去得罪一下沈家,他们好提着你的头去请功。

  就算你实力强横,没人能杀得了你,那也罢了,你以后可千万别有什么问题去请教沈家,要不,你能得到一丝消息,都是你头比较铁。

  沈家的实力,在江湖上也是众说纷纭。

  有人说这沈家族内没有什么可以称道的强者,只是在江湖各地都遍布这各种各样身份的探子,唯一摆的上这台面的,就只有这消息灵通一点了。

  还有人说:“这沈家,能在江湖上留存这么多年,肯定不是什么泛泛之辈,家族里肯定也是人才辈出,强者如云,要不漏了这么多秘密,不早就被人端了!”

  说这话的人是一看起来邋里邋遢的瘦子,正端着酒杯在开封某个茶楼里喷吐着自己的唾沫,把旁边的人听的一愣一愣的。

  不过他浑然没有注意到旁边桌的白衣酒客,你要是仔细瞧瞧,就会发现他正是墨问风在襄州冰店碰见的沈不忘了。

  “这沈家,真有这么神?”

  “那是自然!”那瘦猴子见到有人搭腔,谈兴上来了,又开口说道:“寒月峰你们都知道吧?”

  “知道,大名鼎鼎的剑仙谁不知道!”

  “当年寒月峰以一人之力,一夜之间,怒把鲲鹏会上下五百人一夜之间屠了个干净,只是为了给父亲报仇,一时之间传为佳话,起了这剑仙之名,大快人心,你要知道这鲲鹏会可是个无恶不作的主,荼毒了当地百姓多少年!”

  “那和沈家有什么关系?”

  “嘿,别急,听我说完,”这瘦猴子买了个关子,端起酒杯痛饮一杯,接着道:“你们没听出这话里的重点么,当年寒月峰可是个无名之辈,江湖上完全没听说过这个人!”

  旁边的听众思索了一番,点了点头。

  “而且,这鲲鹏会是一夜之间上下五百人没有一个活口,那么,这消息,按理说是没人能传的出去的。”

  “可是这沈家,当夜便知道了消息,向江湖上扇了风,这剑仙之名,才从此起了。”

  “那这剑仙之前和沈家就有瓜葛吧?”一个听众疑惑的问道。

  “嘿,还是你小子聪明,”那瘦猴子赞许的看了一眼他。

  “可是,后来有了查证,这沈家和这剑仙,毫无瓜葛,完全是挂不上钩的,而这件事,也不过就是沈家传奇之事中的那么一件小事。”

  “那沈家为什么要帮这剑仙往江湖上吹风?”

  “这沈家,自早就与这鲲鹏会有瓜葛,所以这还是很好理解的。”

  ……

  沈不忘听后轻轻一笑,扔下酒钱,便径自走了。

  沈不忘就是沈家人,这事儿,他知道的再清楚不过了,这瘦猴子说的八九不离十,但是还是有所遗漏,可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再细究其究竟,倒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沈不忘出了酒楼,突然觉得燥热,抬眼看见一家冰店,猛地想起那日在襄州碰见的墨问风,想想那墨问风后来肯定是一脸气急败坏的样子,沈不忘便有些恶趣味的不自觉笑了起来。

  可是看着这冰店,他倒是没什么兴致进去吃一碗,转头向城外走去。

  开封繁华无比,商户络绎不绝,热闹无比。

  这时,一阵叫骂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不过他天性凉薄,这类琐事平时一概都是不会管的。

  可是人总是有好奇心的,于是他转头轻轻瞥了一眼。

  好像是一个小乞丐偷儿偷了谁家的东西吧,然后被抓了个正着。

  他摇头笑了笑,接着向外走去。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沈不忘皱了皱眉,总觉得这声音在哪里听过,远远绕在他的脑海深处,每每思索起来抓住头绪,他都觉得一阵头痛。

  于是,他又多看了一眼。

  他看见一双眼睛,流光溢彩,倔强中带着委屈;那么一张脸,不知道是吓得还是怎么样,惨白的让人心疼。

  他的心好像被狠狠敲了一下,闷闷的痛。

  可是怎么都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这张脸。

  这桩闲事,沈不忘决定还是管了,真是前无古人的第一次。

  他挤进人群,冲着抓住这小乞儿的人问道:“他偷了你什么东西。”

  “你看,他打坏了我的玉佩,今天老子要不把他打残废,老子都白活这么多年了。”

  沈不忘看了一眼这乞儿,恰好与之对视,这小乞儿就好想见到了什么不可名状的东西,挣扎的更厉害了。

  “女的……和我差不多大。”沈不忘心中默默道。

  “这玉佩多少钱,我替他给你就是。”

  “嘿,这位小哥,你管这闲事干嘛?莫非你俩是一伙的?”

  “别说废话,多少,说话。”

  “十两,你给得起么你……”

  这人说着,沈不忘已经掏出十两银子递了过去。

  这人眼睛滴流一转:“嘿嘿,口误,我这玉佩,怎么也得二十两。”

  “嗯,好,二十两。”

  “十两买你的玉佩,十两我要点别的东西。”

  “要什么?”那人接过银子,笑呵呵地下意识问道。

  “你的命。”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哎呀我炸泥所写的《碎梦歌》为转载作品,碎梦歌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碎梦歌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碎梦歌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碎梦歌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碎梦歌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碎梦歌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