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化仙志最新章节 > 化仙志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化仙志 连载中
分享化仙志

化仙志全文阅读

化仙志作者:午后方晴

化仙志简介:硝烟起边塞,荒原出五棺。魔劫乱天下,血海堆骨山。
有人欲做鬼,有鬼欲化仙。
一个从卑微处崛起的少年,有点小聪明,有点小机灵,能吃苦,不怕痛不怕痒,不算好不算坏,没有胸怀拯救宇宙的大志,只想好好地在这个混乱的世界里生存下去。 https://www.uukanshu.com
-------------------------------------

化仙志最新章节第八十八章 洞房
第二章 小白的从前
化仙志全文阅读作者:午后方晴加入书架

  江宁不是自己给自己取的名字,是他父亲替他取的名字。

  江宁出生时,月朝已向唐国用兵数年,唐国军队节节败退,故江父替儿子取了这个名字。

  宁,安宁,宁静。

  希望唐国平安……

  江宁是活着,但不叫江宁,而叫刀寒白,小名叫小白……

  ……

  “出历城北门六百里,路有岐,数万山壑横卧,潦水潺潺,崇岭重重,短松屈曲,漫山遍野,一黛如碧,便谓石梁山……”

  石梁山风景是好的,但可不是一个好地方。

  然而江宁写的这篇文字确实优美,叶晨徐徐将这篇言辞古拙清丽的《石梁山记》读完,叹道:“刀寒白,你的文采当为历城第一。”

  江宁站了起来,屈身拱手,长袖及地,说道:“城主夸奖了。”

  他的脸上却是波澜不兴。

  叶晨扫视他一眼,心想,刀小胖长相虽不英俊,气度是好的,不亚于那些名门子弟。

  他拍了拍江宁的肩头:“天色不早,你回去吧。”

  江宁与几个负责修著《历城地志》的同僚们走出城主府,一个同僚略带嫉妒口吻地说:“刀寒白,城主越来越赏识你。”

  “在这个武者为尊的世界,文笔再好,又能如何?”江宁反问一句。

  仅是一句,几人全部冷场。

  一个身穿劲服,浓眉大眼的青年迎了过来。

  “大哥。”

  “刀捕头。”

  “各位好,”青年冲其他文士拱了拱手,然后看着刀寒白,几个文士会意,立即辞别。

  “大哥。”

  “小风他们晚上又要带一大伙人去如意酒肆吃饭……”

  江宁皱了皱眉头。

  他不会知道现在有许多人在找他,不过眼下,也非是像苏母所说的那样,脱颖而出,而是过得很不好……

  当年泰平州城破之日,金灿祖父下达了屠城之令,江宁机警的躲过了月朝士兵的追杀,被浓眉大眼青年的父亲,月朝卫将刀承保收留,刀寒白就是刀承保取的名字。

  可是泰平州攻防战太过惨烈,在攻城中,刀承保也受了重伤。泰平州拿下后,月朝军队继续攻克唐国其他州府郡城,刀承保不能参加战斗,只能随着一批伤员返回故里。

  泰平城是唐国的大城,位于现在月朝的中南部,历城位于月朝的西北,是边塞之地。

  两城相隔遥远,为了照顾养父,临行前,在刀承保部下陪伴下,江宁替刀承保买下了李婶、李檬母女两,让李婶一路上照料刀承保。

  回到历城后,因战功月朝授于刀家世袭子爵,又给予了大笔赏赐,可是两年后,刀承保却因伤病加重去世。

  按照正常规距,刀家有了如今的地位,全是刀承保用战功与性命换来的,大半财富也是刀承保战功与性命换来的,刀家家主未来得由刀承保的儿子、江宁的义兄来继承,当然,作为刀承保的义子,也要继承大量的财富。

  问题来了。

  刀承保还有一个哥哥与两个弟弟,刀家老三也就算了,可是刀家老太太、也就是刀承保的母亲,平时最喜欢刀家老四,刀家老四与刀家老大沆瀣一气……先是江宁。

  在老太太的思想里,若不是泰平城人顽固不化,负隅顽抗,儿子就不会受重伤,也不会死。用刀家老四的话来说,只要刀承保不受伤,不退出战场,坚持一两年时间,月王朝平定唐国,刀承保会获得更多的战功,刀家也会获得更大的封赏。还有其他的原因,刀承保的妻子,江宁现在的义母……

  老太太不喜,后面又有人挑唆,连带着整个刀家家族的人都开始憎恶起江宁。

  不久,江宁被赶出刀家,发往郊外刀家的牧场放牛放羊。

  千年战乱,人族死伤惨重,人烟凋零,许多城池都空旷一片,更不用说郊外。

  历城位于边塞,一半是人族,一半是荒族,郊外更是荒族的天下。

  荒族悍野,还有许多盗寇流窜,刀家全族对江宁厌恶,百般虐待……往死里虐待,没有其他人庇护,那一两年年幼的江宁几乎是游走在死亡线上。其实刀家这么做,就是想将江宁置于死地的。只是欺江宁年幼不懂事,没有说出来罢了。

  继续呆下去,即便江宁机灵,能在郊外保住性命,刀家也会有人直接真的往死里整。

  正好历城城主招聘文人墨客修著《历城地志》,那时江宁才十一岁,听到这条消息后,偷偷跑到城中,前去应聘。

  应聘时,他被无数人取笑,叶城主也感到好笑,只是一会儿,他的文笔与字,就让其他人啧啧惊奇。这件事也是历城的一件美谈,因为那天他穿的是一件粗聘的白麻衣袍,有人便说白袍入城主府。

  拿到官府的薪酬后,江宁先是在城主府边上购买了一个小宅子。另一边,刀家不会有人想置李婶母女于死地,但只是卑微的奴婢,特别是江宁白袍进入城主府后,城中也有一些人讥笑刀家,因为同是泰平州人,恨屋及乌,李家母女在刀家遭到了更多的虐待。

  在江宁义兄刀寒青帮助下,也就是眼前这个浓眉大眼的青年,江宁花了很多钱,才将李家母女赎了出来,然后在他家附近开了一家如意酒肆。

  历城有一个宗门三山门,每年会招收一批资质好的弟子。李檬看得眼热,央求江宁,江宁带着她去考核,居然被三山门录取。随后江宁继续在历城担任书薄之职,李檬则在三山门修炼。

  李婶从泰平城周转到历城,见了太多的人情冷暖,本身也有一手好厨艺,还有江宁的照抚,如意酒肆的生意一直不错。

  刀家也有好几十号人,可挤身于品门世家,还得到大笔财产,是因为刀承保战功,朝廷的赏赐,也就是这样了,毕竟相比于历城其他品家,刀家底蕴太浅。

  按照朝廷封赏,是刀寒青得到子爵世袭,无疑,未来刀家家主肯定是刀寒青。不但家主,就连主要财产也应当由刀寒青继承,毕竟刀家大半财产是刀承保用战功与性命换来的。

  矛盾由此激化。

  刀承保一死,老太太在刀家老四的挑唆下,不但将家主交给了刀家老大。

  那时江宁才十岁,刀寒青也不过十四岁,江宁被发配到郊外放牧,刀寒青在刀家也遭到了打压。

  江宁没有成年,可去年刀寒青成年了,成年就要分配财产。事实刀寒青母子根本没有分到什么财产,即便分到的可怜的财产,不久也被刀家其他人侵吞得一干二净。

  原来刀寒青修为达到了半步先天大成,因为手中没有财富,没有财富,就不能换来修炼资源冲关,然后一直卡在这一关卡上,整卡了四五年之久。

  刀家只是侵吞了刀寒青的财产,也完全属于刀家内部的事。

  但是江宁独立出来,其他人也不是瞎子,于是江宁成了刀家种种龌龊的最好证明。

  只要是顶级的文明,不一定非得有国家,但一定会有管理机构。

  不一定有高尚的道德,但一定会有相关的秩序。

  不一定有成熟公平的法律,但一定会有震摄不法之徒的“王法”,不然整个世界必然会大乱崩溃。

  大月王朝有国家,有皇帝,有官府,有大臣,有军队,也有律法。

  也许这个律法不太公正,可是江宁进了城主府,是城主的人,刀家不敢随便下手。江宁自己也小心,就连他的家,以及酒肆也刻意选在离城主府很近的地方,让刀家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如意酒肆的存在,让刀家的人感到了巨大的恶心……

  去年年末,不知是刀家那个人想出的损主意,他们让刀家的孩子时常来到李婶酒肆大吃大喝,点的还是比较珍贵的酒肴,吃喝完了,又不付账。

  世道艰难,酒肆这个场所什么样的人都有,又是孤儿寡母的,好在江宁在官府里做事,普通人多少会给一点面子,加上李婶擅于察言观色,这几年才平安地将这个小酒肆守住,生意越做越好。

  问题是刀家的人上门白吃白喝,江宁眼下继续是刀家的养子,未出重大伤亡,是家族内部的事,官府不能插手,所以刀家来了这一出,让江宁与李婶很苦恼。

  “大哥,我已经将如意酒肆转到了李婶名下。”

  “恐怕还是麻烦……”

  “再等几天吧。”

  “那件事……”

  “大哥,不用再劝了,这是你的转机,也是我的转机。”

  刀寒青喟然长叹。

  日渐暮。

  江宁来到如意酒肆。

  “小檬,你回来啦,”江宁看着李婶身后长相清秀的小姑娘,亲热的说道。

  “白少爷,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小檬突破先天了。”

  “真的吗?”江宁欣喜地问。

  玄修前面几个境界是普通武者,半步先天,先天,气海,拓脉,这几个境界中最重要的两个关卡便是半步先天与先天。一步入先天,从此脱凡尘,只有进入先天期,才真正进入玄修行列。

  不仅仅是先天,只要李檬突破了先天,今天晚上的麻烦就会迎刃而解!

第三章 红森原
化仙志全文阅读作者:午后方晴加入书架

  “白少爷,还要托你的福……”

  江宁进入城主府,以他的智慧,早就察觉到刀家其他人对他的敌意。

  进入城主府,无疑也等于打了他们的脸。

  这种情况下,他是不敢去刀家的,更不敢去刀家吃与住。

  先前,他是在城主府边上租了一个小房子,然后买了一个小宅子,除了中午在城主府吃饭外,余下的便自己做饭,或者去街上买一点吃的。

  当他听到李婶母女遭遇后,找到刀寒青,没有用江宁的名义,而是用其他人的名义,将李婶母女赎出来,随后不久,开了这家酒肆。

  江宁基本上就在如意酒肆吃晚饭了。

  李檬进入三山门,修炼天赋不错,这时酒肆盈利情况也渐渐变好,江宁索性将利润化为各种修炼资源,支持李檬。如果不是江宁这么做,李檬资质再好,也不可能这么快就突破先天。

  “李婶,泰平州离历城十几万里,只有我们三人……”江宁声音越说越小:“这些年,我们三人,相依为命,不是家人,胜似家人,不用说客气话。”

  “哥……”

  “什么时候突破的?”

  “就是今天,我汇报了赵长老后,便回来通知你与娘亲。”

  江宁感到很欣慰,这叫不忘初心。

  不过李檬还很小,江宁也没有多解释,说:“我们进去吃饭。”

  三人走了进去。

   酒肆里亮起数盏油灯,绽放出昏黄的暖意。

  天还未黑,但里面开始涌进了几个食客。

  “刀书薄……”

  有食客热情的向江宁打着招呼。

  文人在这个世界地位是低下的,可江宁多少披着一层官府的身份,至少普通人对他不得不尊重。

  只是他们看着江宁,又看着李氏母女,眼中闪过一丝暧昧的含义。

  江宁将李婶母女赎出来,又资助李檬,历城一些知道内情的人便胡乱的猜测议论,传出一些流言蜚语。

  寡妇门前是非多,也不能辨,越辨反而越黑。

  江宁没有在意,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何必解释什么?

  李婶亲自去后堂给江宁与女儿做菜,江宁与李檬找了一张桌子随意地坐下。

  “刀书薄,红森原案子有没有破?”又有人问。

  红森原位于石梁山的西北边,是月朝一处有名的禁地,也是一处很神奇的地方。据传在千年战乱前,强大的大炎帝国派出数百万精兵猛将,结果在红森原十折之八九,也没有将它征服。

  不过里面有许多奇材异宝,更有许多大药宝药,每年还会有许多不怕死的修士前去冒险。前些天,历城有十几个修士去了红森原,几乎折了一半人,从里面带回一株大药。

  药材分为普通药材,灵药,珍药,大药,宝药,达到大药,几乎就价值连城了。

  死了几个同伴,得到了一株大药,还是值得的。

  就在几个修士兴冲冲返回历城时,没想到走漏了消息,半路上遭到别人劫杀,大药丢掉了不说,只逃回来一个人。此人负伤来到城主府,请求将凶手捉拿归案。这些修士在历城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人,叶城主十分重视,派出许多衙捕破缉此案。

  江宁的义兄刀寒青在家族打压下,被迫无奈,去年进入法曹,担任既辛苦又得罪人的捕头。

  在诸多侦案的衙捕中,也包括刀寒青与他的属下。

  江宁说:“我只是书薄……”

  另一名食客小声地说:“不要议论红森原的案子。”

  其实在城主府大规模盘查之下,这个案子有了一丝眉目,但已经查不下去……

  方才说话的大眼食客又说道:“红森原里面有什么呢?”

  广袤的红森原分为三层,第一层是外围,又叫死亡流沙。

  只要有生灵进入,这一层的沙丘便会自动刮起死亡沙暴,每一粒沙子刹那间化成一把把尖刀,即便是人仙,也会九死一生。除了死亡流沙之外,还有八个死亡沼泽组成的门户。

  大炎帝国数百万军队便是从四个门户进入内围的,虽然最后失败,当年为了方便大军进入所填的几道长堤,继续给后人一丝进入内围的机会。

  第二层便是内围,里面有许多强大的妖兽与凶兽,但它们不是最恐怖的存在,最恐怖的是种种不详,并且里面都是禁飞区域,所以就连人仙到了里面,也只能在边缘一带活动。

  内围的最里面是连片的红森林,据说过了红森林,才是真正的核心区域。可是当年大炎军队在红森林就几乎全军覆没了,加之千年战乱,许多珍贵的典籍流失,已经没有人知道红森原核心的真面目。

  大眼食客说的里面,指的就是红森原过去的核心区域。

  当然,若有能力到达哪里,肯定收获不菲,谁有这个能力?

  “胡三,里面有宝药,明天你去吧,”另一个大胡子食客说。

  几个食客一起笑了起来。

  别说宝药,就是有仙药,也只有望洋兴叹的份。

  “哥,听说那是一株千年地龙参?”

  三山派就在历城城中,与世俗有着密切的来往,酒肆这个场所同样能听到许多八封消息,李檬也知道了这件案子。

  江宁摇了摇头:“千年,大约不可能吧,多半只有几百年,究竟有多少年,甚至是不是地龙参,没有别人看到实物,谁能弄得清楚?”

  “哥,凶手是谁?”小檬低声问。

  “可能是……”江宁摸了摸头发,小声地说了三个字。

  “嘶嘶。”

  李檬倒吸两口冷气,若是这家人做的,确实查不下去。

  “哥,红森原很危险吗?”

  江宁看着她一副好奇的样子,郑重地说:“红森原是一个超级宝藏,只要平安出来,都会有收获。然而太危险,以你现在的修为进去,没有丝毫生机。”

  “若是组团去呢?”

  “你们这样的修为,即便一千个人组团进去,也未必有十个人能活着出来。”

  红森原有八个出口,就是这八个出口,也是一条死亡之路。

  沾了大炎帝国的光,在四个出口分别填出了一条道路,其中有一个位于历城郡。

  为了修历城地志,几个文士包括江宁在内,在官兵保护下,考察了历城郡郊外各处地形,江宁曾考察过石梁山,顺便也去了红森原,还在那条长堤上来回走了两遍。然而里面太过危险,江宁不敢进去。

  “即便能在天空飞翔,进去后,也不过一半的生机……”

  到了里面,是禁空区域。

  江宁所说的能在天空飞翔,是指修为的,最少达到开窍期,才能御器飞行,即便李檬现在就突破了先天,离开窍期还很遥远。

  “你修炼的进速已经很快了,切记不能贪婪,更不能好奇。即便你不要命,也要替你娘亲想一想。”

  就在两个人说着话的时候,外围涌进来十几个人。

  “两个小野种,都在啊。”一个青年看着江宁与李檬说。

  李檬气愤地站起来:“刀寒风,你说什么!”

  江宁一把拉住她。

  “啧啧,小野种,母女两一道伺候你,舒服么?”

第四章 影风8步
化仙志全文阅读作者:午后方晴加入书架

  刀家四兄弟,老大刀承胜,现在刀家的家主,老二刀承保,收留江宁的义父,老三刀承忠,老四刀承亮。

  刀承胜有三个儿子,说话青年叫刀寒风,是刀承胜最小的一个儿子,其他人,有两个外姓子弟,余下的有刀承忠的儿子,刀承亮的儿子,还有刀承保堂兄弟的几个孩子。

  刀寒风比江宁大一岁,其他青年有的比江宁小一两岁,有的差不多大,有的大一两岁。

  主要是刀家忌惮叶城主公开出面,但这些孩子与江宁一般大,真闹大了,都是半大不大的孩子,对人情世故半懂不懂,还属于“刀家内部”的纠纷,叶城主也不便说什么。

  李婶与李檬气得浑身发抖,因为江宁的关照,外面是有这样的传言。传言对于李婶来说,也无所谓了,以前那段艰难的时光,什么样的苦没有吃过,况且传言。

  可据江宁所知,李婶今年才勉强三十出头,长相也漂亮,刀承保死后,李婶才二十几岁,于是在刀家受到了一些下人的凌辱。为了女儿,李婶还不得不活着!

  刀寒风当众胡说,让李婶母女又想到了以前那段羞耻的时光。

  江宁强行阻止着李檬拨剑的动作,另一只手从怀里掏出一张契约:“刀寒风,我将这家酒肆转给了李婶。”

  “咦?”

  “不要咦,李婶,他们以前在这里大吃大喝,一共欠下六千五百枚响币,他们不偿还,明天你去城主府告他们去!”

  以前酒肆是江宁名下的产业,是刀家“内部的事”。江宁将酒肆包括债务转给了李婶母女,那就是外部的事,城主府也有权来插手处理。可能这样会加重酒肆的开支,因为以前是江宁的产业,江宁在城主府做事,会减免税务,现在转给了李婶,税务必然多起来,但是刀家逼的!

  大月王朝货币共有两种,一种是黑铁币,一种是铜币,铜币是由青铜以及其他多种金属,用特殊方法铸造而成,放在嘴边吹气,会发出清脆的响声,故称响币。

  一枚黑铁币能买一个包子,一枚响币相当于一百枚黑铁币,不到半年,刀家的人便白吃掉六千五百多枚的食物,以至让这家酒肆几乎处于亏损状态,这样白吃白喝下去,那还了得?

  “哈哈哈,”几人如听了一个笑话,一起大笑起来。

  江宁胖胖的脸蛋很平静,等他们笑完说:“李檬已经是先天期了。”

  对于族中某些人的举措,刀寒青很看不下去。他听到刀家又要派人来吃喝,刚才找到江宁打招呼。

  江宁说,我将如意酒肆转到了李婶名下。

  如意酒肆成了李婶的产业,与刀家没关系了,刀家的人也没有权利过来白吃白喝。

  刀寒青认为依然不妥。

  族中这些人的德性,这些年下来,刀寒青还不清楚吗?

  刀家也怕事情闹大,闹到城主府哪里,叶晨多半会替江宁讨一个公道。

  问题是这些都是小事,叶晨不能真将刀家这些人怎么样。

  不能怎么样,下一回刀家还会继续来,顶多换一个花样。

  是小事,叶晨不能次次替江宁出面,那还是管理二十几万户百姓的一郡之主吗?

  是小事,江宁一次次不能处理,几次下来,江宁在叶晨心中的位置必然会大跌,而且《历城地志》也要修结束了,城主府不需要那么多书薄……

  以前,刀寒青替江想出一个驼鸟式的办法,如果他听到刀家有人来吃喝,先通知江宁,再让江宁通知李婶,叫李婶先将一些贵的食材藏好,普通的食材吃就吃吧,吃撑吐了,也没有几个钱。

  这是没办法的办法,刀寒青心情复杂,不是驼鸟式的性格,江宁更不是驼鸟式的性格,否则不会有接下来那么危险的计划……

  但是……

  先天期不能算是高手,仅是江宁知道的,刀承胜与他的四弟就是拓脉期修士,似乎刀家还有六七个长辈是先天以上的修士。作为八品家族,仅是这点修为,已拿不出手了,可对付现在的李檬,仍绰绰有余。

  但是……!

  李檬今年才十四岁,十四岁的先天……

  不仅是十四岁的先天,李檬进入三山门修炼才三年时光,可想她的修炼天赋。这样的天才即便放在大宗门,也会引起重视。可想而知,随着李檬突破先天,在三山门引起的轰动与重视。

  刀家是八品家族,喜欺下媚上,引起许多人痛恨,不过与城中一些臭味相投的品家交好,虽然底蕴浅,也不是一般人能得罪起的。

  然而刀家也不敢与三山门作对!

  其实接下来那个计划,也与李檬的先天有关。

  让江宁与刀寒青感到意外的,不需要他们的帮助,李檬便突破到先天期。

  既然李檬已经突破到了先天期,那就撕破脸吧。

  谁也不想受窝囊气。

  “先天期,怎么可能?”

  几个食客,与如意酒肆的几名伙计,看着刀寒风,仿佛在看一个白痴。

  这种事,江宁与李檬敢瞎说吗?

  刀寒风也醒悟了,他眼睛珠子滴溜溜地转了几下,忽然指着江宁的鼻子说:“小野种,你敢让她们告刀家!”

  李檬与她的母亲多半不好欺负了,江宁还是一个“软柿子”。

  “为什么不敢,对了,我是城主府的人,你居然敢骂我小野种。”

  江宁身体一旋,似风一般,就在别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便闪到了刀寒风的身前,大手伸起,一个大耳光就落了下去。

  啪!

  刀寒风一张白脸立时青肿起来。

  “你敢打我。”

  “我是替叶城主教训你这个没家教的家伙!”

  “你找死!”

  城主府,你能代表城主府么?

  更让刀寒风生气的是江宁修为连一个半步先天都算不上,自己也快要到半步先天大成,居然让江宁出其不意地打了一个大耳刮子。

  他一声大喝,随着一记饱拳砸向江宁。

  “刀家战拳么。”

  为了保障宗门与品家的利益,大月王朝律法规定,若无宗门与家族的同意,私自传授或偷学宗门与品家武学者死。

  刀家也有自己的武学,刀寒风使的便是刀家的战拳。

  刀承保也会刀家的武学,不但刀家武学,刀承保与李檬一样,并且比李檬更小的时候,便投入三山门学艺。因此刀承保还会三山门的武学,有的不让教,但有的“大众武学”,三山门也不计较各个弟子流传开去。那时,月朝也没有明文禁止各家各门,不得私授功法。刀承保在平唐战争中,又得到了一些功法,送回了刀家。

  只是刀承保收留江宁后,便卧床不起,至于刀家其他人,怎么可能传授江宁功法?

  不过……泰平城破之时,江宁才六岁,很小,只学习了一些基础功法,也熟记了一些功法,虽不多,但一个是不入流的刀家功法,一个是唐国最顶尖的江家功法,两者差距之大,非是刀家众人能想象的。

  这些年江宁修炼出了严重问题,无人指导,又缺少修炼资源,连半步先天都无法突破,然而他修为虽浅,战技却勤练不息……是江家的战技!

  江宁轻蔑地一笑,朗声说:“小檬,看好了。”

  李檬能在三年内突破先天,不仅是她资质好,来自宗门的支持教导,这家酒肆利润所购买的修炼资源,暗中江宁还传授了一些江家的功法与修炼心得。

  可能南方那个残剩的江家未必会承认江宁的地位,然而名义上,作为江家嫡系唯一活着的人,江宁才是江家的主人,他传授李檬功法,是不会触犯大月律法的,只是让他可惜的是,他所记的功法太少了,并且都是基础层次的功法。

  不过对付刀寒风足矣!

  眼看这记带着拳风的拳头就要打过来,江宁仅斜斜的迈出一步,刀寒风的拳头便落空了。

  它是江家的一套腿法,影风八步。

第五章 侮辱谁
化仙志全文阅读作者:午后方晴加入书架

  若是江宁修为能跟得上的话,足以能支持江宁修炼到开窍期。至于开窍期以上的境界,那已经是渐渐进入大修士行列,即便天赋好,没有十几年二十几年的修炼,也不可能突破的。除非是天骄……上哪儿找那么多天骄?

  两人交起手。

  修为上刀寒风比江宁高出不少,毕竟他的修为与刀寒青一样,达到了半步先天的巅峰,每一拳打出来,呼呼生风。

  然而江宁胖呼呼的身体,却化作游龙惊凤,几十个回合后,刀寒风连江宁的边都没有碰到。

  李檬看着,以一个先天期的眼界能看到更多的东西。

  她想到了以前江宁对她讲过的一段话。

  “小檬,对于现在的你,修炼为了什么?”

  “更强。”

  “不对,是为了活着。”

  “不强大如何能平安地活着?”

  “强大是能保障平安活着的基础,也能活得更好,可是强中自有强中手,普通修徒,半步先天,先天,气海,拓脉,玄元,真液,开窍,真玄,神光,天门,玄胎,灵婴,人仙,真玄期才能称为大修士,勉强有话语权,想要真正有话语权,你所说的活得更好,必须有玄胎以上的修为。但想成为一名玄胎以上的大修士,且不说功法、天赋,堆砌多少修炼资源,那得要几十年几百年,才能修炼而成?但为什么有的先天到玄元期的少年子弟,就已经名响一方,所过之处,万众呼拥?”

  “他们是名门子弟或大宗门弟子,或者是真正的天才。”

  “为什么人仙老怪不对这些天才下手?”

  “天才只是天才,在人仙眼里,还是与蝼蚁一样,谁会无聊地整天去掐死蝼蚁?况且对他们下手会惹出一大堆麻烦。”

  “是啊,名门子弟与大宗门弟子肯定与你无关,你所能努力的便是做一名真正的天才,可什么谓真正的天才?”

  “修炼天赋好……”

  “修炼天赋好还不行,人仙老怪与你不会有什么接触,连真玄以上的修士也不会找你一个小修士的麻烦,你所能接触的层面不过是与你所修为所相仿的修士,包括战斗。但如何能在这些战斗或者其他冲突里活着,不仅是修为,还有战斗力。战斗力强弱,有修为,有实战的经验,反应速度,战技的强弱,等等,如果各方面能跟上的话,就能保证你能拥有相当于比你高一个大境界甚至两个大境界的战斗力,即便败了,也能平安逃走。只要机警,你所面临的不过是比你高一两个境界的战斗,那么在遇到突发事件时,就能摆脱危险,就能活着,就能继续平安成长。”

  当时李檬才进入三山门不久,三山门肯定比刀家情况好得多,不过三山门也有争斗,有一些无耻的人。

  江宁说这番话,是让李檬进入三山门得机灵一点。

  他在修炼天赋上什么也不是,可他是江家子弟,即便国破家亡时,他才六岁,眼界也非是李檬等人所能及的。

  这些指导,以及江宁私下所传授的一些功法,让李檬能在未进入三山门与在三山门修徒期时,给予了极大的帮助。

  眼下的战斗也是一个最好的证明,一个是普通修徒,一个是半步先天大成期,整相差了一个半境界。

  起初江宁还有一些困难的,江宁是城主府的书薄,缺少实战经验,酒肆里的桌凳也不利于这套步法的施展。

  看似江宁步伐飘逸好看,一步入先天,从此脱凡尘,以李檬的眼界还是能看出来,江宁步伐的生涩……不是生涩,而是困难,有几次险险地被刀寒风的拳头打到。

  仅仅几个回合,便让江宁碰倒掉三四张桌凳,连一名食客的放着菜肴酒壶桌子也被江宁碰倒掉了,碗碟掉在地上,咣咣作响。

  几个食客不得不站起来,跑到墙角边躲避,他们也不生气,这场热闹上哪儿能看到?

  李檬很机警地看到了问题所在,她立即起身,将各个桌椅搬到酒肆的边角处,给两人腾出了更多的打斗空间。

  这一腾,江宁迅速地摆脱了困窘的局面。

  李檬又想到了江宁以前的讲解。

  “小檬,何谓影风八步,你不要记住它的步法,还要知道它真正的内在。影风八步,如风似影,何谓风,春风和煦,不知不觉让你沉醉,夏风暴烈,催毁一切,秋风萧瑟,万物沧凉,冬风寒冷,无影无形,涔人骨髀。风有四季之风,有微风,大风,暴风,旋风,能快能慢,变幻不定。任何事物都有影子,无论你有多快,它都如同附骨一般地跟着你。如风似影,变幻莫测,无迹可寻,这才是影风八步的真义……”

  有一条江宁没有说,这几年天下各家各门忽然兴起一个热度,便是对天下功法进行了分级,分为天地玄黄四个等级,每个等级又分为上中下三品。

  三山门宗门不大,拥有最好的功法不过是玄级中品。

  然而风影八步放在基础功法里,能达到天级中品的等级!

  泰平城破前,江宁才六岁,年幼,骨弱骼嫩,不适合修炼江家霸烈的海上明月功,不过作为江家的小少主,能接触到的功法,必然是最顶级的功法。

  这些,江宁没必要也不能解释,只是叮嘱了李檬千万不能将这套步法私授其他人。

  战局进一步扭转。

  李檬挪走了几张碍事的桌凳,空间也大了起来,尽管还不利于风影八步的施展,对付刀寒风足矣。

  刀寒风又是一记羞恼的暴拳打出,江宁左脚稍做移动,身体又巧妙地让了过去,这一让,不仅避过了刀寒风的拳头,刀寒风的头部离江宁也变得很近,同样刀寒风拳势已老,身形不稳。

  江宁这才正式伸出了他的拳头。

  月蟾拳!

  不但有月蟾拳,还有月蟾刀法,皆是世间顶级的基础功法,非江家嫡系弟子不得学之。当然,到了现在,不可能存在这种说法了。

  崩!

  一声拳肉相碰的闷响,江宁的拳头就狠狠地落在刀寒风的脸上。

  一个是表面上无杀鸡之力的书薄,一个是时常练武的修士,一个是拥有许多修炼资源的刀寒直嫡子弟,一个是无根无亲的野小子。

  刀寒风被打懵了。

  就在他愣神时,江宁又是一个大巴掌打了过来。

  刀寒风还没有清醒过来,江宁连环的大耳光子已经落了下去。

  啪啪啪。

  十几个耳光打下去,刀寒风两边脸迅速被打成了一个猪头。

  “你敢打我?”刀寒风捂着脸,兀自不相信地问。

  江宁也不废话,一记重重的侧踢,刀寒风便飞了出去,狠狠地落在地上,江宁大步踏上,一只脚踩在刀寒风的胸口上。

  刀寒风羞怒地叫嚣道:“上,一起上,打死这个小野种。”

  “谁敢!”李檬拨出剑,娇叱道。

  她又补了一句:“这是我家的店!”

  十几个青年一起犹豫起来。

  如果是以前,江宁将这家酒肆转给了李家母女,他们都有胆量将这家酒肆给拆掉。可是现在……十四岁的先天,仅修炼三年的十四岁先天,若是发生重大冲突,三山门能不管不问?

  在地位上,他们已经差不多了,又在这家酒肆里,只要李檬不将他们打死,打了也只是白打了。

  李檬加入战斗会有什么结果?

  一步入先天,从此脱风尘!

  别看他们多是半步先天的修为,两者却是天壤之别。

  江宁继续踩着刀寒风的胸口问:“刀寒风,你口口声声说我是小野种,你是说我是小野种呢,还是说叶城主有眼无珠,居然用一个小野种担任城主府的书薄,或者说,你是侮辱我呢,还是想侮辱谁呢?”

  几个食客一起哑然失笑。

  怪不得刚才江宁说,我是替叶城主教训你这个没家教的家伙!

  这些小的鸡毛蒜皮的事,又属于“刀家内部”的争执,叶城主不便出面。

  可据一些流传,叶城主对江宁还是很欣赏的。

  江宁将争执往叶城主身上引,有些勉强。

  然而只要引成功了,让叶城主找到一个借口出手,刀家这些人就惨掉了。

  “白麻袍入城主府……谁敢小视?”一个食客喃喃说了一句。

  他说的小视是指智慧。

  如同现在的齐天九家,有的以财力见长,有的以子弟众多见长,有的以权势官员数量见长,有的以修为见长,然而有一家,永家,却是以智慧见长,连续地出了数名智慧惊人的谋臣,迅速地在短短四五百年间,将永家带入到最顶尖家族中。

  刀寒风嘶哑道:“小野……你是说歪理。”

  可种字,他不敢说出来了。

第六章 更广大
化仙志全文阅读作者:午后方晴加入书架

  “说歪理?”江宁气乐了。

  谁在说歪理?

  为什么这些家伙敢来白吃白喝,按照刀寒风以前的说法,江宁是刀家的人,如意酒肆是江宁置办的产业,也是刀家的产业,他们有资格来白吃白喝。

  这得多不要脸的人,才能说出来的话?

  然而刀寒风居然正大光明说了出来。

  不说现在吧,就说以前。

  以前刀家对李婶母女如何似乎能说得过去,因为那时李婶母女至少名义上是比下人还要低一等,没有任何人身自由的奴婢。有的品家对待奴仆奴婢更惨忍……

  但也不能将真相剖开,因为当年买李婶母女的钱,不是刀承保拿出来的,而是江宁拿出来的。

  只是江宁处于弱势地位,有理也说不出来。

  这是说不出来的,可有能说出来的,如刀家对刀寒青母子的苛刻,对江宁的迫害,还有平时对其他人各种欺下媚上的行为。

  有人也打抱不平,可次次刀家不要脸地说歪理,然后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应付过去。

  “滚!”江宁大喝一声。

  刀寒风灰溜溜地爬起来,他心中还不平,可看着江宁有持无恐的样子,还有李檬手中亮晃晃的剑,他与十几名青年先是犹豫不决又见到李檬逼了上来,他们只好退,退出酒肆,狼狈地逃走。

  江宁点了一下头:“小檬,做得不错。”

  如果江宁让李檬出手,十几个青年今天下场会更惨。但那样,便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不是害怕,李檬正处在迅速成长时间,对于李檬来说,最迫切的便是时间。若有一天,李檬突破到玄元期、真液期,再加上背后有三山门的支持,不说刀家,即便其他的八品家族也不敢得罪李檬。

  “这世间虽有律法,可骨子里是一个很残酷的世界。”江宁心中一声哀叹。

  “打得好,打得好!”几个食客开心地说。

  未必所有品家都是恶劣的,可是欺下媚上、忘恩负义的刀家肯定让许多普通人痛恨,其实在历城,有许多风门好的品家同样鄙视刀家的做法。

  江宁一拱手:“各位,打扰你们吃饭了,今天你们全免费。”

  “那就谢过刀书薄,李婶。”几个食客客气地说道。

  李檬一入先天,连带着李婶地位也水涨船高。

  大眼食客又说:“没想到江书薄身手也不凡哪。”

  “殷哥,你是笑话我吗?”江宁一拱手说。

  大眼食客小名叫胡三,但不姓胡姓殷,因为他有点喜欢胡说八道,在家排行老三,有人便呼他为胡三。殷胡三家离这里不远,时常来如意酒肆吃饭,江宁与他不是太熟,可知道他的一些情况,他是气海期修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修徒,岂敢在他面前卖弄身手?

  江宁以前聘请的俞厨师重新到厨房做菜,李婶带着伙计将地下打扫干净,然后担忧地坐在江宁与李檬面前。

  “李婶,你不用担心,小檬是先天了,十四岁的先天,仅修炼三年的先天,明天不但会成为三山门的内门弟子,也会引起三山门的重视,说不定现在就有许多长老想收小檬为徒弟呢。以刀家欺上媚下的性格,敢不敢再欺侮你们?”

  “哈哈哈,”几个食客一起笑起来。

  历城不算太大,可是一郡之城,从三个六品品家到九品品家,大大小小的品家也有近百户人家。有好的,有坏的,有善的,有恶的。

  刀家这种欺上媚下的行为,是最让人瞧不起的。

  李檬十四岁,她才是真正半大不大,半懂不懂的,以前与母亲一起,每天过着胆战心惊的生活。

  在这一刻,也有点扬眉吐气,小得意的样子,咧开樱桃小嘴,乐了起来,问:“哥,明天我们向他们要债吗?”

   这才是江宁最担心的地方。

  “小檬,我们说几句。”

  他瞥了一眼另一边几个食客,小声说:“小檬,刀家是品家,还有几个人修为达到先天以上,你眼下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只能说你突破先天,这种天赋会让你们宗门重视,这种重视会让酒肆拥有自保之力,所以我今天点到为止了。但这笔账会记下来,什么时候你突破到玄元,那时我带着你上门要这笔债,不但要债,连利息也要讨要回来。”

  “玄元,好遥远。”

  “遥远什么,以你的天赋,短则五年,长至多十年,十年后,你才二十来岁,难道等不及吗?”

  “好,我会努力修炼。”

  江宁点头,他说债务,确实是吃了这么多钱,但主要有了这个债务压着,一是不让刀家的人继续上门来白吃白喝,二不要以后打酒肆以及李婶的主意,没想到却成了李檬修炼的动力。无论学习或修炼,都一样,得有一个动力的源泉,有了源泉,才会放下身体努力奋斗。

  “首先我恭喜你突破先天。”

  李檬又开心地微笑起来。

  “其次我要说一件事,木秀于林,风必催之。你突破了先天,你们宗门那个外门赵长老一定很高兴吧?”

  “嗯。”

  “这是好事,也是坏事,你们宗门肯定有许多人妒忌你,明刀易躲,暗箭难防,未成长起来的天才,永远也不是天才。不能因为你天赋好,突破了先天,就开始骄傲自满。这世界很大,仅是大月帝国就有三百八十多个州,每一个州又有十几个甚至二十多个府,每一府又有十几个甚至二十几个郡,历城郡仅是垄州一百二十三个郡城中的一个,而垄州又只是大月帝国一个不是太重要的边塞之州,甚至京畿有些人都不知道垄州的名字。历城有三个六品家族,在城中个个都是庞然大物,但天下间却有九大一品世家,还有许多二品三品四品五品家族,六品家族仅是中品最下的家族。这只是品家的,还有宗门。”

  “当年泰平城江家算几品?”李婶问。

  “二品吧。”

  当年江家在唐国算是第一流家族,不过大月王朝一统天下后,原先大月王朝的几大家族都得到了壮大,唐国原先几个最顶尖的家族,如今个个沦为二品家族了,比如原来与江家交好的苏家。因为苏家也有些变故,苏家在大月王朝三十几个二品家族已经属于最次的一个家族。

  不过现在苏家如何,江宁已经不清楚了。

  江宁继续说道:“大月帝国东西南北皆长达近三十万里,可是在大月王朝之外,还有更多的广袤的地方。”

  李婶有亲身体验。

  当年江宁与李婶母女伴同刀承保返回历城,李檬还小,不是太懂,甚至许多都记不起来,但李婶记得很清楚,仅是返回来,虽然因为刀承保养伤,旅程断断续续的,可是整整长达两年时间,刀承保才回到家乡。

  泰平城现在变成了大月王朝中南部领土,在泰平城南边,还有许多领土,而在历城东北边,同样也有许多领土,仅是大月帝国就广大如此,可想这天下有多大?

  “小檬,你的天赋放在历城算是小天才,但放在天下,还有许多人比你天赋更好……”

  江宁还有一个战死的哥哥,在十四岁时已突破到了玄元期,战死前,江宁大哥二十三岁,已经开始在开窍畅脉。当然,两者情况不一样,江宁大哥从七岁时就开始正式修炼,也拥有远比李檬多得多的修炼资源。

  不过两者相比,李檬比江宁大哥还是差了不少。这是江宁所知道的,不知道的要多得多。当然,李檬天赋之佳也出忽了江宁预料。

  “你都先天了,我也没有能力教你什么。然而你要记住,即便你天赋很好,若是脾气乖张傲慢,三山门的各个仙长也未必喜欢。之所以看重这家酒肆,我要吃饭……同样的,它以后也能继续给你提供一些修炼资源。然而进入先天后,你所需的修炼资源会更多,仅是这家酒肆的利润,对你的帮助已经不大了。必须要你们宗门给予你更多的支持,想要你们宗门给予你更多支持,就必须要平时谦逊乖巧懂事。”

  有国家,有律法,有秩序,必然会有制度。

  江宁发现一种趋势,大月王朝越来越重视保护品家的利益,似乎大有与品家共治天下的苗头。

  当年,仅是江家,江宁记得就有多达二十几位修为达到玄胎以上的各位老祖、太上供奉。

  在这个大修士无比强大的世界,这种趋势会让强者恒强,弱者恒弱。

  这种制度是会让大月王朝更稳定长远,还是会带来更大的隐患,江宁就想不清楚了。

  他也不会认为自己比大月朝庙堂上的那些智者更高明。

  然而在这种趋势下,平民百姓想要出人头地会越来越困难。

   至于修炼资源,不用江宁多解释了。

  仅是一枚切好的,只有小半块骨牌大小的下品元石,价值就能接近一百响币。三山门弟子修炼时所用的益气丹,价值高达五六百响币,这种丹药在原来江家,大家都不屑用之,而五六百响币已经能保障一户普通人家在历城城中一年的生活费了。红森原劫杀案中的那颗大药,若是用钱能买到的话,能价值好几千万响币!

  江宁所说的这些,都是金玉良言。

   李檬认真的记下,她想了想又问:“哥,你这么聪明,为什么在修炼上一直没有进展?”

  “小檬,你胡说什么!”李婶喝道。

  “李婶,是事实,不用骂她,”江宁说,可是他心中却是满满的苦涩。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午后方晴所写的《化仙志》为转载作品,化仙志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化仙志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化仙志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化仙志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化仙志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化仙志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