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科幻灵异小说 > 鹤道人怪谈笔记最新章节 > 鹤道人怪谈笔记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鹤道人怪谈笔记 连载中
分享鹤道人怪谈笔记

鹤道人怪谈笔记全文阅读

鹤道人怪谈笔记作者:八大可人

鹤道人怪谈笔记简介:鹤道人一直维持着不老的容颜。他喜好收集人间巫书,但由于巫书要由持有的凡人舍弃后,他才能拥有,所以他总是等待着,在奇诡的事件期间,找个合适的时机取走巫书。 https://www.uukanshu.com
-------------------------------------

鹤道人怪谈笔记最新章节第44章 妖怪森林之虫男 (二)
第2章 咧嘴笑的遗像(二)
鹤道人怪谈笔记全文阅读作者:八大可人加入书架

  周家的后院聚满了人,刚从井里捞上来的死尸是小童周豹。

  井边都是走来走去的鸟儿,但是任人聚得再多,鸟儿都不飞走,而是像家禽一样到处乱跑。

  一个哭得几乎瘫软在地的女人,是蔡氏。她是周豹的亲生母亲,是周家二少爷周明川的妻子。

  除了周家老爷子周田、大少爷周用南和负责外地事务的周明川,周家其他人都在。

  周田之妻张氏一脸冷漠地坐在后院的石凳上,坐在一旁的另外一个老太太姜氏哭得泪眼婆娑,姜氏是周田的妾,周家三个儿子:周用南、周明川、周之鼎都是她生的。张氏则生了三个女儿都已出嫁。

  周田带着衙役干了过来,正询问情况。

  “奇怪的是井边有一个弹弓,上面刻着‘周勿’两字,请问周勿在哪里?我需要问他话。”官府的人问张氏。

  张氏很困惑:“我们是周家,但是没有人叫周勿。”

  周之鼎惊讶地轻声一唤:“啊?”

  “怎么了?你知道周勿?”官府的人问周之鼎。

  “不,不,我就是觉得奇怪而已。”周之鼎说。

  这时蔡氏大喊着抓住周用南之妻沈氏的衣裙,由于双腿无力所以几乎氏挂在沈氏身上:“我的孩子好好的给你养,是你没照看好我的孩儿,还我豹儿!”

  没等旁边人来劝,高大壮硕的沈氏一把就把纤瘦的蔡氏拎开了,将她往地上一甩:“我总不能所有时间都用来看着他吧?他自己顽皮跑去井边,我又不是没告诫过他井边危险不要去。我一次次告诫他不要没事就到处乱跑,大家又不是不知道,上次灯会李管家也差点把他看丢了!成天跟个猴儿似的!拉都拉不住!”

  衙役询问身边的周家家丁小邓:“为什么是沈氏养周豹?”

  “因为大少爷的妻子和三个妾都生不出孩子来,所以周豹过继给大少爷做儿子,由大少奶奶养。”小邓的眼睛咕溜溜地转,没一点悲伤的模样,反倒是显露出几分兴奋和快乐。

  李管家和丫鬟小茹将连哭都没声了的软绵绵的蔡氏扶起来,她摊在两人身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沈氏。

  周用南地三个妾倒是抹着眼泪一脸悲伤。

  周之鼎和新婚妻子丁氏也都面色暗淡,神情悲恸。

  灵堂很快就布置好了,兴奋的小邓对小茹说:“前几日办的三少爷婚事,我们下人得了不少钱,现在又办丧事,又有钱拿了。”

  “你怎么说这种话!”小茹一脸愠色。

  “我最喜欢红白事了,总是会有很多这个——,对吧?”他搓了搓手指,这个精瘦得尖嘴猴腮的家丁是这家里唯一显得开心的人。

  “小邓!蔡氏叫你去她房里!”有个人喊。

  “嘿!来咯!”小邓向小茹眨了眨眼。

  蔡氏躺在床上,脸上还有泪痕,拿了钱和一大盒珠宝给小邓:“你去请来唐岭来给豹儿画像。”

  “好咧!”小邓转头就走。

  蔡氏见小邓一脸欣喜,就补充了一句:“你要是敢私吞我一星半点钱财的话,我就送你去陪豹儿。”

  小邓在门口回头正对上蔡氏一双恶毒的眼神,这样一个平日温柔的女人突然显露恶毒的表情,反而比那平日就很凶恶的沈氏要可怕好几倍。

  小邓惊恐地瞪着大眼睛,搓了搓尖尖的鼻子:“不会的,不会的,二奶奶!我保证!”

  唐岭是有名的画师,学过西洋画,是清宫中有名的肖像画师,画出的画和真人无二样。他的画是用绢本设色的写实肖像,由于颜料是他自己从矿物、植被中提取的,所以上色的则价钱高昂。他是东江人且正巧已辞官归隐回乡。

  小邓在路上,边寻思着到底要扣下多少钱才合适,他嘟囔着:“我这干多少年活儿才抵上他一幅画……”。

  路边有一堆人在围观着什么。

  小邓赶时间没打算进去凑热闹,但是他听见有人说:“这画得也太像了吧!真奇妙啊。”

  他心里一个念头一动,他把珠宝盒中最贵重得几样收进口袋里,然后拿着珠宝和钱,挤进人堆里。

  只见一个年轻俊俏的男子,正在给一大爷画像,画中人物栩栩如生,神情和大爷一模一样,大爷两个眼皮耷拉的形状略微不同,连根根眉毛都画得丝毫不差,甚至可以看出大爷的性格来。

  小邓心想:“难怪可以画一幅像拿如此多得钱,我是服气了,但唐岭怎么跑到路边画像来了?”他对着年轻男子说:“您是唐岭,对吧?”

  旁边有人笑了:“唐岭不是快作古的老人吗?这怎么会是唐岭,哈哈哈。”

  “我师父叫鹤道人。”一个眉清目秀的娇小男子说。

  “喔。”小邓有些恍惚,一来是因为娇小男子要不是男装,他一定认为是绝世美人。二来的确眼前这位画师有些过于年轻。

  没想到鹤道人先开口了:“我愿意免费给你家小童画像。”

  小邓欣喜若狂,压根没去想为什么鹤道人知道他需要一幅小童的画像。

  到了周家门口他才想起来:“鹤道人,能否自称是唐岭画师呢?”

  “可以呀。”

第3章 咧嘴笑的遗像(三)
鹤道人怪谈笔记全文阅读作者:八大可人加入书架

  鹤道人照着死尸画了一幅遗像,画完便拂袖走了。

  由于画得与真人一模一样,还是睁着眼睛的,让人毛骨悚然。只有蔡氏,几乎像是再次见到儿子一样,抱着画像,痴痴地端详,想要抚摸周豹的脸蛋,又怕弄坏画。

  相比尸体周豹,画中地男童更有活气,眼神像是活人在凝视所看画人的眼,那种凝视的感觉,非常真实。

  蔡氏抱着遗像又拿了些钱给小邓:“谢谢你,能请到已经不出山的名画师。”

  “应该的,应该的。”小邓忍住快乐的情绪,皱着眉头,边收下钱边鞠了几个弓。

  东江的风俗是需要守灵四天,蔡氏向张氏请求安排她守灵,张氏便安排第一日小茹,第二日小邓,第三日蔡氏,第四日李管家。

  “你现在都站不稳,过两日给你守。”张氏虽然有点冷淡,但是口吻里透出点心疼。

  蔡氏一直是一个温柔的女人,而且周家的两个男孙子都是她生的。她在人前从没生过气,丈夫长期不在家,她就时常陪着张氏和姜氏。而沈氏和大少爷的三个小妾,总是聚在闲扯,虽然共侍一夫,但是她们之间丝毫没有隔阂,相反,她们似乎视沈氏为大姐,几个人形同姐妹,但不爱和老人相处。

  周明川是个严肃拘谨的人,着装颜色沉稳朴素。

  周之鼎总穿着花衣服,皮肤也比周明川要白净,往常总能从他脸上看到嘻哈笑颜。

  周用南非常壮硕,比一般男子要高出一个头。皮肤黑黄,五官虽然和另两个兄弟很像,但由于少年时打架,脸上有一些疤痕,正巧在眉心中上方。沈氏平日里虽然凶悍,但和三个小妾一样,一看见周用南就卑躬屈膝,不敢说话。他跟在两个兄弟后面。

  三人进了灵堂,周用南径直朝沈氏走了过去,一个大耳光子乎在了沈氏的脸上,打得沈氏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眼冒金星。周用南也没说什么,在众人震惊的眼光中,坐到另外两个兄弟身边的椅子上。

  蔡氏用眼睛撇了一下委屈的沈氏,继续看着儿子栩栩如生的肖像。

  除了周田,周家其他人都在场,张氏说:“都散了吧,天都黑了。”

  哭哭啼啼的人们很快就离开了。

  留下小茹一个人在灵堂。

  三更时分,偶尔会有突然的猫叫声划破死寂,像孩子在哭一样。灵堂算亮堂,有很多成排的红烛,小茹想到周豹生前虽调皮却时常很深沉的模样,那样子和画像中完全一样。

  她知道周豹一直受到沈氏的虐待,有次她撞见沈氏用香戳周豹的屁股,周豹的嘴被布堵着,整个人被绳子绑着,沈氏边在他屁股上一下一下戳,边嘟囔着一些话。那时候沈氏背对着她,而周豹抬头看到屏风后的她了。他那时候的眼神,和现在画像中的眼神一样。

  小茹有些惊恐,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也不敢说,我也害怕……”。

  小茹盯着画像,越看越真实。

  她想扭开头或者闭上眼,但是有一股奇怪的力量让她只能睁大眼盯着画像,她心想:“完了,动不了了,完了……”。

  过了很久,她满头是汗,画像微微开始上扬,令人恐惧的还是他的眼睛并没有因为微笑的脸部肌肉而变化,还是睁着圆咕隆咚的大眼睛,这种嘴笑眼不笑的感觉十分怪异。

  小茹想要尖叫,长大了嘴,但是发不出声。

  不知道小茹是什么时候昏倒的,但是她和咧嘴笑的周豹对视了很长一段时间,周豹好像还说了什么,嗡嗡嗡嗡像咒语。

第4章 咧嘴笑的遗像(四)
鹤道人怪谈笔记全文阅读作者:八大可人加入书架

  “大少奶奶用大香头烫豹儿!大少奶奶用大香头烫豹儿!大少奶奶用大香头烫豹儿!……”小茹的尖叫声响彻云霄,家族每个走道、每座房子、每个房间、大厨饭、花园、后院……下人停下手上的活儿,周家人从床上坐起来,每个人都仔细听这到底喊的是什么。

  沈氏长大了嘴,瞪大了眼,躺在床上一下子没缓过神来,就被睡在旁边的周用南扇了一个耳光。她没有躲也没有哭,还是维持一样的表情,不相信那个尖叫的声音喊的是自己虐待周豹的事。

  “你给我说清楚!”周用南又给了沈氏一个耳光。

  沈氏坐起身来:“还不是你平时总用香烫我,我和她们三个哪个没被你烫过?我浑身是疤,我不就只在他屁股上烫了几次,和我们比起来,他那个算什么!?”

  “你还有脸说!”周用南一拳把沈氏打得滚下了床,“你们不给我生个孩子,你们对我来说一点用都没有!我烫烫你们是给你们点教训!豹儿一个孩子,什么都没做错,你竟然背着我烫他!”

  周用南开始打沈氏。

  除了这对夫妻还在他们的屋子里,其他人早就聚到灵堂了。

  灵堂上的人们都沉默着看着小茹,只有蔡氏的尖叫声和小茹的尖叫声撕裂每个人的耳朵。

  “沈氏你给我出来!沈氏你这个恶人!……”蔡氏抱住小茹,虽然没有小茹疯狂痴癫,但是也是歇斯底里。

  小邓平日里是很喜欢小茹的,他看着平日里乖巧可人的小茹,嘴角都是白色唾沫,双眼红肿,眼睛充满红血丝,神志不清地尖叫发抖,他实在忍不住了,冲上去摇晃小茹:“小茹!小茹!你看着我!我是小邓!你看着我!”

  小茹安静下来盯着小邓。

  这时候周用南拖着被打得不能站立的沈氏来到了灵堂。

  除了周用南的三个小妾外,所有人都用愤怒的眼神看着沈氏。

  蔡氏直接扑上去开始打沈氏已经鼻青脸肿的脑袋。

  周明川和周熙载父子上去拉开蔡氏,周明川说:“不用打她了,打死了便宜她了,送她去官府。”

  “不要啊,我错了。”沈氏哭着。

  “杀人偿命!”蔡氏大喊着。

  “我没有杀他!我真的没有杀他!我只是用香烫过他!我真的没有杀他!你们可以打我,怎么样都可以!但是我真的没有杀他!”沈氏大哭。

  “她可能真的没有杀豹儿,因为她一直和我们在一起直到大少爷回来,大少爷可以作证对吗?我们在下棋,分成两桌,大少爷回来的时候也看到的。”周用南的一个娇小的小妾细声说道。

  周用南大步上前一把把这个小妾提了起来:“你们四个合伙杀了豹儿!别以为我不知道!”说完一拳打到小妾的太阳穴上,当即小妾便晕倒在地不省人事。

  另外两个小妾吓得跪了下来,哭哭啼啼地喊:“我们没有,我们没有……”。

  “小邓!小邓!啊啊!小邓!”小茹的尖叫声再次响起。

  “小邓最喜欢红白事!因为有钱拿!豹儿死了小邓有钱拿!豹儿死了小邓有钱拿!小邓去赌博!小邓去赌博!……”小茹尖叫着。

  小邓一下子松开抱着小茹的手,大喊:“我没有!她疯了!她乱讲!”

  这时官府的衙役已经带走大声喊冤的沈氏,坐在上坐的张氏心烦意乱:“小邓,你今晚守完夜,明儿也跟着去官府一趟,你也需要审一审。今天该办的仪式,我们就开始办,其他的事情就给官府办。”

  她说话期间小茹没有停止尖叫。

  “把她嘴堵上,关起来。好好待她,不能有三长两短。”张氏让人把小茹带走。

  受了一天白眼的小邓终于等到夜幕降临,他一个人坐在灵堂里。心想:“早知道不理这疯女人了,我真是自讨苦吃。”

  他抬头看了一眼画像,说:“你呀你,死了还不给活人好过。你要是安分点,自己也活着,大家也都好过。对吧?”

  话音刚落,外面就有一只猫大叫了一声,像小孩的怒吼。

  “哟,吓我一跳。”他抬头对着画像说:“对不起喔,对不起喔,我也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死了就死了,反正也没办法。我也不想你死的,对吧?”

  “这画也太逼真了,还不收钱,想起来这鹤道人也挺怪的。”他心想。

  他起身去桌上拿瓜子吃,边吃边观察画像。

  他想:“我没看错吧?”

  画像的嘴角慢慢咧开,他搓了搓眼睛,画像的确咧嘴笑了,并且咧着的嘴发出嗡嗡的声音。

  小邓吓得心脏疼,他没法移开他的视线,也没法转身扭头。他想用手捂住眼睛,但是好像有一双冰凉的小手握住他的手……

第5章 咧嘴笑的遗像(五)
鹤道人怪谈笔记全文阅读作者:八大可人加入书架

  拂晓时分又是一声尖叫。

  小邓斜靠在椅子上,脸色铁青,身体僵硬,睁大了眼睛,但是瞳孔已经涣散,张大的嘴边粘着一个瓜子壳。

  人们顺着他的眼睛看去,看到的是周豹的遗像,而遗像由于太过逼真而显得异常恐怖。

  灵堂里一片沉寂,可以听到外面风吹树叶的声音。

  没有人敢靠近小邓,周用南上前轻轻推了一下他的肩膀,没有反应,于是周用南用了点力再推了推他。

  小邓保持着坐着的姿势,从椅子上倒在地上了,依旧保持着张大的嘴和瞪大的眼,在他倒下的一瞬间,周用南的三个小妾中有个惊叫了一声。

  周用南用手探了小邓的鼻子,转身对众人说:“他没气了。”

  蔡氏病殃殃的,但是声音却很大:“大哥,不会是你杀的吧?”

  周用南一惊:“你别胡说!”

  “是不是小邓知道些什么呀,莫不是豹儿是你和大嫂一起推下井的?”蔡氏眯着眼问。

  “你别胡说!”周用南气得满脸通红,握着拳头,但是又没法像揍自己妻妾一样揍蔡氏。

  几个人过来抬小邓,试了很久,没法把他的身子掰开,他的身子坚硬地维持着死前地状态,眼睛也合不上。

  除了蔡氏外,女人们都由于小邓死状太恐怖而陆续离开了。

  衙门来的人问了些话后将小邓带走了,蔡氏和其他人一起给周豹做了第二天的仪式。

  这一夜和前两夜没什么分别,猫叫似孩子哭,时断时续,灵堂被大量烛火照得既明亮又有摇曳的投影略微闪烁。

  蔡氏搬了张椅子坐在画像前,近距离地端详自己的孩子,越看她越觉得,那个没盖上的棺材里面的尸体不是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孩子正在眼前。

  她惊讶地发现,她的豹儿活过来了,他正咧开嘴向自己笑,虽然笑得很诡异,以前的豹儿笑的时候眼睛会随嘴角的变化而变化,而眼前的豹儿睁大了眼笑。

  “豹儿,我的豹儿?”

  蔡氏惊讶又惊喜,还夹杂着一丝恐惧,她眼泪一下流了下来,她离画像很近。

  她和周豹脸对脸,她听到周豹咧着的嘴里传出嗡嗡的声音,像是腹腔里发出的,哦不,这是画像,那就是画像后面传来的。

  蔡氏听出嗡嗡声里面夹杂着三个字:“周熙载……周熙载……”。

  她想伸手移开画像,但是她发现自己身体僵硬,没法抬手。

  她惊讶地看着对自己咧嘴诡笑地孩子,一直听着他嘟囔自己另一个孩子的名字……

第6章 咧嘴笑的遗像(六)
鹤道人怪谈笔记全文阅读作者:八大可人加入书架

  在公鸡啼叫的那一刻,蔡氏的身子一下子松软了下来,倒在了地上。

  扫地的人刚好看到蔡氏倒下,立马尖叫起来。

  蔡氏坐起来,还没反应过来,西南处又一声尖叫。

  由于灵堂怪事频发,所以所有人都赶到灵堂来看蔡氏了。最后有人冲进来说:“熙少爷死了!熙少爷死了!”

  蔡氏一下就昏了过去。

  人们就往西南方向的臧文阁赶去。

  臧文阁是周氏家族存放书籍账本的地方。此楼有三层,只有周田和李管家有钥匙。

  周熙载是从楼上掉下来,后脑勺砸到一块尖锐的石头而死。死的时间大概是昨夜三更。县衙的人检查完尸体后,又开始一一审问在场的人。

  “是不是周家有杀人魔?这样频繁地死人真的太可怕了。”丁氏说。

  听到丁氏这么说,三个小妾和其他几个人不约而同地瞥了一眼周用南,周用南面红耳赤。

  小妾们便躲到角落里开始商量。

  “回娘家吧我们,我想都死了这么多人了,沈姐姐也被官府抓走了,娘家人不会拒绝我们的。”

  “不然我们迟早没命……”

  周用南大步走向她们,吼了一句:“你们说什么!”

  张氏旁边站着抹着眼泪的姜氏。

  张氏一脸平静地问:“上次给周豹画像的鹤道人呢?”

  旁边有人回答:“可能找不到他了,因为这是个外地人,是小邓找来的,小邓已经死了,听说这些天很多人想找他画像,但是这个人失踪了。”

  “对,要是能给熙儿也画一幅豹儿那样的像,也算是留个念想给我们。”姜氏说。

  这时已经苏醒的蔡氏被人抬着来了,她一晚上没睡加上过度伤心,已只能靠人抬着了。

  “那幅画知道些什么……昨晚豹儿在画里笑了,还和我念叨了一晚上熙儿的名字……”蔡氏对张氏说。

  “我就觉得这画有问题。”张氏说。

  张氏叫人去全城寻找鹤道人。

  周用南一把抓住哭得很伤心的李智,吼道:“是你杀的熙儿吗?”

  没等李智否认,蔡氏倒是用尽力气虚弱地喊了一声:“不可能!你自己干的好事,别推给李管家。”

  所有人都看着周用南,他非常羞愧地看着蔡氏:“真的不是我,我除了打我那几个娘们外,我什么事都没做过!”

  人们都质疑地看着他。

  “只有爹和他有阁楼的钥匙,不是他是谁!?”他补充了一句,希望把焦点转移到李智身上。

  遗憾的是人们依旧质疑地看着他。

  只有官府的人把注意力转移到李智身上:“臧文阁的的锁是锁着的,意味着小孩进楼死后有人又把门锁上了。”

  “熙儿和豹儿平日喜欢爬树从窗户进臧文阁看书,因为里面有一些带图的书周老爷不让我给任何人看,所以我没答应给他们带,我带的书他们又不喜欢……”他边说边哭,样子倒是伤心欲绝。

  “你别装了!为什么豹儿死的时候你没有哭成这幅模样!一定是你杀了熙儿,所以要在这里给我装哭!”周用南厉声厉气地说。

  “你们给我把他带回去审!一定能审出点东西来!”周用南补充。

  “要抓也得先抓你啊!”蔡氏大喊着,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可以从她绷红的脸和太阳穴处白皙皮肤下爆出的青筋看出,她已经用尽全力了。

  周用南本想转移焦点到李智身上,但是蔡氏这么一吼,他委屈得不行。

  “是我的错,我娇惯了孩子,我想他们喜欢看,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李智一脸诚恳和自责。

  周田在李智提到带图的书的时候就一惊了,虽没说什么,但是神色凝重。

  这夜,周田躺在张氏身边:“当初那一箱巫书,我没舍得毁掉,都藏在臧文阁里。”

  “我不是告诉我烧了吗?”张氏很担忧:“那书带图的页面都是死后留残魂下咒的方法,如果不懂事的熙儿活着的时候照做了,死后会有残魂的,那我们家还得死人。”

  “小孩会做什么?我怕是李管家使用的其他页,原本觉得他不是一个爱财之人,也没有贪欲,所以放心他不会利用那些书做坏事。”周田说。

  “我也觉得李管家是个对钱财没有欲望的人,从他十五岁开始,我们用他二十年了,待他像亲生儿子一般。我真不敢相信他会这样害我们周家。”张氏说。

  “忘恩负义的人多了。”周田带着怒气叹了口气。

  外面传来细碎的争吵声,周田和张氏便坐起来套上衣服。

  在花园的假山后面有人在吵架。

  是背着一小包行李的李智和蔡氏在争执,由于只有几个卧室的屋子在花园边上,争吵声音也不是很大,所以只有周田、蔡氏、周之鼎和丁氏两对夫妻过来了。

  “既然他们来了,我也不怕说出来了,反正我不想活了,这事儿我也不想藏着了”拉着李智胳膊的蔡氏,看着在场的另外四个人,“熙儿是我和他生的,他现在要走人,不愿意给豹儿守最后一个夜,就是因为我说豹儿会在画里活过来,会说话,他是不是心虚!”

  李智原本不舍得对蔡氏动粗,这下胳膊一用力摔开蔡氏,蔡氏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她便在地上咬着呀指着李智:“豹儿过继给大哥,所以虽然他年纪比熙儿小,但是以后周家家业是他继承,所以你杀了豹儿,想让熙儿继承家业,对吗?”

  李智羞愧紧张得磕磕巴巴:“你们难道不了解我吗?我自己有点钱都会拿给乞丐,接济穷人的,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们不了解吗?”

  “熙儿是你和蔡氏生的,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可不了解。”丁氏声音细柔温婉,但一脸不屑与轻蔑。

  “那些书你看过吗?”周田走近李智,脸对脸问到。

  “没有,绝对没有。”李智坚定地回答。

  “你今晚守夜。”周田对李智说完,转头对蔡氏说,“你和他一起守。你们都不能离开周家,直到事情有个眉目。”

  蔡氏没有离开,而是跟着李智去了灵堂。

  “你要是早说你陪我来,我就会来了,我就不会逃走了。”李智对蔡氏柔声说道。

  “你前面坚持要走……”蔡氏有些内疚,“我知道你不会杀我的孩子的。”

  “我要带你走,你不随我。我怕这豹儿的画像。我觉得我在灵堂守一夜会没命。”

  蔡氏又开始坐在画像前,将脸贴近画像端详,一脸对孩子的依恋。

  李智背对着画像坐在灵堂门口,闭着眼睛,将呼吸调整到最细微的程度,虽然灵堂很大,闭着眼的他却能感受到窃贼躲在柜子里的感觉。

  画像和前几晚一样,咧开嘴笑了,嘴里传出嗡嗡声。

  蔡氏很幸福地看着她的孩子活过来,她逐渐听出来嗡嗡声里夹杂着:“丁氏……丁氏……。”

123456789下一页
扫码
作者八大可人所写的《鹤道人怪谈笔记》为转载作品,鹤道人怪谈笔记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鹤道人怪谈笔记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鹤道人怪谈笔记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鹤道人怪谈笔记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鹤道人怪谈笔记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鹤道人怪谈笔记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