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佐安的奇幻旅程最新章节 > 佐安的奇幻旅程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佐安的奇幻旅程 连载中
分享佐安的奇幻旅程

佐安的奇幻旅程全文阅读

佐安的奇幻旅程作者:大聖王578

佐安的奇幻旅程简介:怪物与怪物与怪物的旅程。
  异世界猎人佐安、位面旅人马格里安以及传奇佣兵昂旅途中发生的故事。 https://www.uukanshu.com
-------------------------------------

佐安的奇幻旅程最新章节一十八.男爵悲梦(3)
二.旅者与佣兵(2)
佐安的奇幻旅程全文阅读作者:大聖王578加入书架

  英雄王迪瑞迈,混乱公国最近百年时间里名字流传最广的一名人物,塞尔斯人大概不会知道混乱公国里那些国王们叫什么名字,但肯定会知道迪瑞迈这个极具英雄主义的名字。

  相传因为红心军团的军团长斯狄瑞以及整个红心军团覆灭在迪瑞迈的军队手下,暴怒的法富勒侯爵布雷夫亲自带领三大军团兵临迪瑞迈所在的格顿城,在多方围堵之下,迪瑞迈的军队战至最后一人,也就是迪瑞迈自己。

  当然,最后迪瑞迈也是牺牲于此役,拄着名剑西斯勒姆,站着死去。

  即便是英雄王迪瑞迈这样的人物,下场也不过落得一死。人,总会死,英雄王不例外,佣兵也不觉得自己会例外。

  但这要看在是为了什么而牺牲,英雄王是为了背后的家乡,格顿城是他所要守护的东西,那么自己呢?佣兵不禁想了想,似乎还真的没有出现需要他用生命来守护的事情,或者说人物,哪怕是曾经魂牵梦绕的那人,佣兵也舍不得舍弃自己的生命。

  要不哪来的今天。

  佣兵笑了笑,这是自嘲,当时的所谓山盟海誓,在生死之间根本不堪一击,现今还在魂牵梦绕,大抵是因为对自身此前的愧疚吧。

  ————————

  “我的朋友很少,但是我去过的地方很多。瑞安山脉的山顶湖,大陆最北边的塔塔木半岛,传说中有巨龙出没的山谷,噢!还有南岛阿兰塔兰。”红发男孩站在巨大的蜗牛壳上,舞蹈起来。

  蜗牛壳边,拿着巨斧的男子坐在一颗石头上,左手拿着巨斧,伫在地上,右手托着下巴,他的胡须不长,不过也能稍微遮掩他嘴角边的细微动作。

  拿着巨斧的男子便是佣兵昂,他和这个居住在蜗牛壳里的男孩刚在附近的河边遇见,聊上一两句后男孩便邀请他到男孩的‘家’里来。

  所谓的家就是这颗巨大的、有三四人高的蜗牛壳,里面的蜗牛还是活的,塞尔斯人总是有许多办法和动物或者昆虫甚至植物交流。不过佣兵并不会,这种需要天赋的技能,显然不是他这种‘笨拙’的人能够学会的。

  “给。”男孩给他投过一枚水果,“这是小生命树的果实,我可是好不容易才从精灵祭司那里换来的。”

  说起来很难得到,不过佣兵没有在红发男孩脸上见到一丝不舍的表情,就好像酒吧侍者麦奎推给他一杯朗姆酒一般。

  佣兵看了一眼这枚不比樱桃大的水果,异常鲜红,就像血一般。他听说过小生命树的果实,据说吃下一颗能够获得不少好处,但至于是什么好处,佣兵就不得而知了。

  现在就有着这么一颗神奇的果子在佣兵面前,佣兵几乎没有经过思考,直接吃了进去,呃,只感到一股甜甜的味道,然后就没然后了,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

  “看来那些道听途说的东西真的不能相信啊,就只是好吃一点的水果?”佣兵有点失望,毕竟是被人们传成很神奇的东西,结果自己就把它的真面目给揭穿了?

  “当然不是,对佣兵先生你也是有点小影响的,当然,现在还看不出来这点小影响的作用,不过以后佣兵先生你就会明白的。”男孩停下舞蹈后,手捧着一杯绿油油的东西,佣兵看了都没胃口,不知道男孩是怎么喝得下去,但男孩确实很甘之如饴,连均一点给佣兵的意思都没。

  佣兵也没要问一点来尝尝的心思,佣兵甚至没有把话听完。作为曾经名噪大陆的传奇佣兵,附近的风吹草动都能够轻松感觉到,佣兵扭了扭脖子,对红发男孩说到,“看来我们有新客人到了,是你来迎接还是我来。”

  “还是佣兵先生你来吧,新客人们是冲着你来的。”红发男孩没有什么惊奇的表情,新来客们可不是抱着友好的心态到来的,淡淡的血腥味隔着这么远都还能闻到,不用说,准是为了金钱而蜂拥而至的佣兵。

  前面说到佣兵们都是贪钱者,虽然会衡量自身的能力再贪图可观的金币,但也保不准还是会有那么些人被远超出预期的金币冲昏头脑的人。正来势汹汹地赶来的这些佣兵,大概就是这类被冲昏了头脑的家伙吧。

  佣兵昂站了起来,拿着他的巨斧,朝着看似无人的方向慢慢走去,昂走得很慢,一步一步,不多一会便有人受不住刺激,跳了出来冲向昂。跟大多数佣兵一样,这人手中也是拿着足有半人高的双手宽剑。

  “挺有勇气的,不过可惜用错了地方。”昂摇了摇头,会因钱财而冲昏头脑的人,实力其实也就那样,一个照面便人首分离,昂的身上沾到了不少血,“又得擦洗了……”

  “你们是打算让我过去一个一个将你们解决,还是打算一哄而上杀掉我。”昂在说话,但脚步没有停下,说实在的,这些二流佣兵就算几十个涌上来他也不惧,“说实在的,你们这种人要是一哄而上或许还有点机会,论起单挑,呵呵。”

  或者是昂的话将这些佣兵给刺激到了,他就一个人居然不把这么多人看在眼里。不需要什么默契,所有隐藏着的佣兵都窜了出来,拔出武器冲向昂。

  昂笑了,“这才够意思嘛。”

  ————————

  “这就是另外一方世界?”白发青年实在想不出用什么表情来表达自己的情绪,经久没出现过波动的内心现在貌似有点兴奋。

  没错,是兴奋,在原本自己的那方世界,他已经是最强者了,可以说完全没有了追求,但来到这里,似乎,又有点新目标了。白发青年从来不会畏惧任何挑战,他的发家史便是一部奋斗的历程,即便是曾经最看好他的人,也从未想过他会达到如此的高度。

  同样兴奋的还有他腰间的断刀,刀中有灵,那是他祖先的残魂。若是有机会,残魂依旧还能凭靠外物,重新涅槃为人,但白发青年不会留这样的机会,他以前的世界也没有这样的条件。

三.旅者与佣兵(3)
佐安的奇幻旅程全文阅读作者:大聖王578加入书架

  “你应该就是我这一遭的目标吧。”

  白发青年来到蜗牛屋旁,红发男孩靠坐在蜗牛壳边,看着巨斧佣兵不断地解决那些想要找麻烦的二流子。

  或许量变会引发质变,但前提是数量要足够多,显然这几十个人还远远不够。要知道,西边有位银枪骑士可以一人对付数百士兵,昂自认为自己不会比那位银枪骑士差太多。

  战斗很快就到了尾声,随着最后一名佣兵想要逃跑离开被昂的巨斧一掷砸中脑袋,问题便解决了。昂伸了个懒腰,这点活动他都不知道应不应该称之为战斗。昂望向蜗牛屋方向,眼睛眯了起来,白发青年的到来他一点感知都没有!

  这个白发青年很危险,这是佣兵昂的第一感觉,佣兵觉得,对方对付自己,跟自己对付这些倒在地上的小喽啰没有太大的区别。

  昂能够成为一段传奇,实力固然是有的,但更让人推崇的还是他的眼力,他能够一眼判断出一个人的实力水平,因为这一点,他才能够当了这么久的佣兵还没有死去。但现在,昂完全看不准白发青年的实力。

  “这个世界,大概是疯了吧。”这是昂唯一的想法。

  “如果您就是那位异世界的来客,那么我就是您这一趟旅程的目标。”红发男孩递过那杯绿油油的东西给白发青年,白发青年也接了过来,小抿了一口。

  “对灵魂很有好处。”说着,腰间的断刀便不断地抖动,白发青年扶住断刀,似乎是在跟断刀说话,“你又没有嘴,怎么喝。”

  “能告诉我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吗,我现在对你很好奇啊,少年。”佣兵走了回来,拄着巨斧,身上的鲜血都没来得及擦拭,看起来比较狰狞,只是两人对于佣兵的这副模样完全不介意。

  “先是有位贵族挥舞着金币,大把大把的金币,说要你的人头。然后这位,所谓的异世界来客,实力之高让我完全看不透。要是下一秒出现一头巨龙,我想也不会惊奇。”

  “我是谁暂时对于佣兵先生你来说并不重要。当然,佣兵先生你要是想见巨龙,也不是没有可能,只是你真的想要见吗?”红发男孩露出了个微笑,看起来人畜无害,男孩转过身来望向白发青年,“您好,异世界的客人,吾名马格里安,职能嘛,大概是搅乱这个世界的时间线。”

  “宫田佐安,与你相反,我是来纠正时间线的。”

  “你们在说什么鬼,怎么我完全听不懂。这个世界还真有什么神,不都是传说来的吗。”佣兵也是糊涂了,饶是经历过那么多,他也是没有想过有关于神这种东西,传说是有,流传甚广,塞尔斯、奥普陆斯、提亚斯以及南岛阿兰塔兰都有关于神灵的传说,但问题是,佣兵真的没有见识过任何……神。

  神迹倒是有,塞尔斯国都世界之树便是神迹,一棵树形成一座足以容纳千万人的城市,不是神迹还能如何称呼。

  “这位宫田佐安小哥便拥有接近神的实力,他的身上已经有成神的迹象了,大量的信仰之力堆积在身上,其实已经足够引起质变了。若果说之前为什么没有成神,大概是因为他所在的世界容纳不下吧。”红发男孩摆手耸肩,“每方世界都有着其所能容纳的最大实力上限,如果出现了超出其上限的家伙,世界可是会崩溃的。”

  “神吗……”佣兵不可思议地望着宫田佐安,即便是早已知道这个白发青年的实力远超于自己,但要说到神这种以前对于他来说还很虚无缥缈的东西,佣兵暂时还不是很愿意相信。

  “无所谓啦,佣兵先生,你是打算继续逗留呢,还是跟着我们一起上路。”红发男孩咧嘴笑着,“很危险的哦。”

  ————————

  “嘿,茱莉亚。”男子依旧把他的巨斧摆靠在椅子边,巨斧的锋芒上尽是凝实的血迹。

  酒吧里已经空无一人,除了侍者和她,都在他进来的时候灰溜溜地逃往店外去了。他也乐意这样,这些‘绅士’们看不起他,他又何尝不是看不起他们呢,有手有脚四肢健全,他们和那些在农田里耕作的人没有两样,只不过这些人好运一点,得益于他们的父辈,才不至于和那些人混为一谈。

  男子一步步地走到吧台,侍者照例递给他一杯朗姆,男子举着酒杯对侍者说着,“麦奎,不得不说,你这杯酒还真厚道,别人的都是八成满,我的从来都是十成满。”

  “那是因为我要赶你走,又不想直接说出来。”酒保麦奎继续拭擦着玻璃杯,他没有望着男子,并不是因为惧怕,事实是他从来就没惧怕过这名男子,能够在这种地方成为侍者,没有些许实力可压不住客人们。

  男子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便是哈哈大笑。充满悲怆情绪的琴声响起,“那是悲怆奏鸣曲呀。茱莉亚,为什么你总能够知道我的心情呢。”

  琴声由慢转快,依旧悲怆的旋律中透露出一丝坚定,弹琴的她在哭泣,她不知道为何要哭泣。为了眼前这个仅见过几次面的男子,这位被别人评判为粗鄙野夫的男人?连自己都不知道,若是哭泣,总得有缘由吧。

  一曲弹完,茱莉亚抬起头望向吧台。

  拿着巨斧的男子已经离去,酒吧里又充斥满纷扰腐朽的人群,侍者依旧在给客人们倒酒,拭擦酒杯,仿佛他就没在意过男子的去留。

  吧台,男子刚才所在的位子前,只留下一枚塞尔斯通用的印有世界树尤德拉斯尔的银币。一枚银币远远超出一杯并不昂贵的朗姆酒的价格,不过周围的‘绅士’们都很有礼貌地没去理会那枚银币,一枚银币而已,‘绅士’们,或者说‘绅士’们背后的家族不缺这一丁点的钱。

  茱莉亚拿起这枚银币,叹了口气,她猜到了什么,大概,这个男人没有‘下次再见’了。

  “不回来了也好,省心。”侍者麦奎依旧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

四.怪物们(1)
佐安的奇幻旅程全文阅读作者:大聖王578加入书架

  他是个非常优秀的佣兵,曾经非常著名。

  他的名字能让一个行省的领主颤抖:以一人之力,完成过好些个其他佣兵无法达成的任务、深入兽化人大后方探查情报、戏弄过巡游的女王陛下……噢其实还有很多事迹,有些甚至不怎么光彩,尽管都能算得上绝大多数佣兵没法完成的事。

  但是经过那一件事情后,他便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以及吟游诗人的唱词里。

  时间久了,就没人记得他的名字了。

  ————————

  没人会想过这么一名胡须腌臜、拿着一把血迹擦拭不干净的巨斧、上身盔甲破损情况还颇为严重的中年佣兵就是那位曾经名噪一时的传奇佣兵。

  在那些吟游诗人的唱词里,那位佣兵使用的是一把几近跟佣兵等高的巨剑以及别在腰间的护手剑,巨剑的特征很明显,靠近剑尖的剑身处镶有天蓝色的刚玉,而剑身通体黝黑。

  巨剑的使用跟巨斧的使用完全不是一回事,没有明显的关联点,这也是为什么没有人怀疑过昂就是那位传奇佣兵。传奇佣兵使用巨剑出神入化,而昂使用巨斧的实力也是非常不赖,至少,以昂这个名字生活的日子里,他未有败绩。

  只是,这么一名富有传奇色彩的佣兵,在这一行三人的队伍中,完全耀眼不起来,因为另外两人听起来真的有点高大上。说的都是什么神啊时间线啊世界意识啊之类的话题,佣兵完全介入不了这两人之间的对话,这些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是一个崭新的世界。

  “不过,这才更加有所期待了。”尽管不是很热衷于权力与实力,不过眼前的这条道路,佣兵还是很乐意踏上去,以前所经历过的事情都已经是过去时,他根本提不起一丝兴趣,因为没了挑战性,而现在,出现了对于他来说极具挑战性的事情,佣兵似乎找到了更加充实的生存意义。

  旅程不会总都是惊心动魄的冒险,大多数时候,旅程就是很寻常地,赶路、去到一处地方、继续赶路、再到达一处地方。佣兵早就已经习惯了,他本身就是一位旅人,塞尔斯各个行省都遍布他的足迹。

  红发男孩马格里安和白发青年宫田佐安似乎也是如此,旅途开始了几近半个月时间,路过的环境风景虽然很不错,但一般人在这样赶路的情况下,估计早就受不住了。然而两人一丝表情变化都没有。

  佐安走过的旅途,可能是昂穷尽一辈子都达不到的距离,在这副青年外貌之下,昂可能也想象不出来佐安是一个什么老怪物。带有古龙血统的佐安,在寿命这一点上很好地继承了源自于母亲的悠长寿命。

  而人类守护者的这个身份,迫使佐安不能停下脚步。他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守护娜莉所喜欢的那个世界。

  至于背着蜗牛屋的红发男孩马格里安,他是个迷,就连这里的世界意识都没有完全猜透:他自哪里来、来到这里所为何事或者说能够从这里获得什么收益。

  但男孩确实也是一名旅人。

  ————————

  “容我想想,阁下是准备来驱逐我出去的?”马格里安表情有点严肃,这是昂第一次见到男孩摆出这么严肃的表情,即便是初次见到宫田佐安时,男孩也没有严肃起来。

  昂只能得出一个结论,来人的实力很强,甚至远超自己身边这位大概实力已经很接近神的白发青年。也就是说,来人可能就是一位神灵。

  “虽然我很喜欢严肃点,但过于严肃就不必了。”蓝宝石般清澈眼神的男子嘴角边勉强挤出个微笑,只能说是勉强,看起来很是别扭,“我知道你,以及你,还有许多异世界的生物到来这里。你们或许有着不同的目的,但很明显,你们不属于这个世界。”

  “但我不会出手,因为这不符合规矩。”男子的语气很冰冷,给佣兵的感觉就好像这个男子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人,而是像某些行省挺流行的拟人傀儡。

  说实在的,佣兵没有从男子身上感到一丝危险的气息,连酒吧中那些不入流的佣兵都还比不上,但马格里安和宫田佐安都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开打的节奏。佣兵觉得很不可思议。

  “我认识你,杰?诺瓦,你是这个世界的人。”男子似乎知道佣兵心中所想,这句话带有着解释的意思,但在男子说出杰?诺瓦这个名字后,佣兵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了。

  杰?诺瓦这个名字正是佣兵曾经使用过的,这个名字在东大陆塞尔斯几乎任何一名佣兵都知晓,同时也是很多佣兵奋斗一生的目标,但昂想要摆脱掉这个名字,这个名字注定属于曾经,现在的他,叫做昂。

  然而,一位陌生人,噢应该说是陌生的神,居然随口说了他这个想要摆脱掉的名字,这让昂开始觉得有点不自在,鬼知道这位陌生神还知道点什么其它的东西。

  “我知道你的全部事情,杰?诺瓦,但我没必要在这里说出来,虽然这并不在我的规矩之内,但我选择闭口。”男子再次似乎看穿了佣兵心中所想。

  但饶是如此,佣兵依旧不是滋味,这种由里到外都被人看透了的感觉让他极其不爽。

  “我能对付他吗?”佐安望着马格里安,毫不忌谓地用手指指着男子。

  “拿下你得吊坠,短时间内,你们应该能够平分秋色,不过你的信仰之力源于其它世界,补充起来可没有他容易。”马格里安这时候已经恢复轻松的神态,到了这种层面,说出的话基本就是实锤,男子说过不会出手,就是不会出手,马格里安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你可能对我有点误会,只要还在这个世界,我的实力便是最强的。”男子的语气依旧冰冷,没有因为佐安两人的话语而被激怒。

  因为他是秩序代言人,世界意志的代理者,即便是这个世界的神,他也可以将他们拉下神坛。

五.怪物们(2)
佐安的奇幻旅程全文阅读作者:大聖王578加入书架

  怪物是一个象征。每个时代的那些杰出人物,都拥有着怪物般孤独而悲壮的命运,特立独行,不被理解,不可一世。

  ————————

  “你应该出手的。”说话的女人戴着白色面具,让人看不出她的模样,只是她的声音让人肃然,她的视线也一直停留在对面这位男子的背影。

  “这并不是我的职责。”男子留下的只有这句话。

  “那你的职责又是什么,等人类都消失了,你才能放下你的职责吗。”白色的面具下,她的声音却是带着悲伤。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塞尔斯帝国还没建立,那个时候的塞尔斯大陆还不叫这个名字,仅仅只是旧大陆崩坏脱离出来的一片新大陆而已,人与神之间还没有那么远的距离,人们还是有机会见得到所谓的神的,哪像现在,神们只存在于吟游诗人的唱词和枯燥无味的史书之中。

  现今这个时代的人很幸运也很不幸,幸运的是他们不用经受神们的欺凌,神对于人的压榨绝对不止信仰这个简单,但不幸的是,没有了神,人们的实力也都被安上了桎梏,即便理解再如何深刻、即便实力再如何累积,人们的实力也终究没法突破那层枷锁,成为新的神。

  ————————

  “你还是没有出手呀……”女人半躺着在男子的怀中,白色的面具因为刚才的冲击而损坏,露出了她的容貌。对于她的容貌,男子在好多年以前就见过了,此刻依旧是如此的完美,就连流失的生命力也不能改变。

  她抚摸着他的脸颊,他那张彷如女士般精致的脸,他那双比蓝宝石还要美丽的眼睛,他那副仿佛她要死去也依旧没有一丝动容的表情。

  “我不能出手。”男子低沉却显得浑厚的声音,“我曾经为了一个人,施展了一次魔法,后果却是,整片大陆分崩离析,连同我想拯救的那个人也一同毁灭在空间破碎的余波中。是秩序赋予了我力量,若是我破坏了秩序,世界便会崩坏,崩坏的秩序会造成人类、或者神都无法预测的后果。”

  “是么。”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很难过,“就算如此,你能为那个人而战,却不能为我而战。输掉了呢。”

  女人苦笑起来,男子的嘴角也稍微上扬,似乎,也是苦笑。

  “那是少不更事,那时候的我还那么年轻……”

  “没时间了。”

  男子也知道,她的生命力流逝的速度是那样的快,像是德克莫克湖那么大的湖,也能在几次眨眼的时间里蒸发干净。

  “我死后,要葬在最美的森林里,我会在那里看最美的风景;我死后,会有吟游诗人歌颂我的故事,我会在那里听最动听的故事;我死后,就再也见不到你,就再也不用牵挂你了。”

  “我死去之前,你能吻我一次么?”女人似乎在哀求,生命力的流逝,已经让她变成满脸皱纹的老人,犹如风中残烛,稍纵即逝。

  女人停止了呼吸,男子还是没有如她所愿。

  那是个多么奢侈的愿望呀,男子心想,若能吻上自己心爱的女子,在千百年前甚至更远久之前他就一偿心愿了。

  可惜他不能。

  “对不起,失态了,只是想到了一些年代很久远的事情,那时候,我也像你们这么年轻气盛。”男子的语气终于有了点波动,这个时候,佣兵才觉得眼前的这人才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

  “年轻者才敢于冒险,不是吗?”红发男孩马格里安咧开嘴笑着,似乎刚才男子的分神也让男孩稍微轻松了少许,只要不是那种完全舍弃了七情六欲的神,就没有太大的问题了。

  神之所以为神,便是因为神性压制住了人性,几乎所有能够影响到自身的情感,都被神性所压抑下来,而保留下来人性的一面,就是神最大的弱点。

  “这一点我不否认,但,除开杰?诺瓦先生,两位应该都不算年轻了。”男子看上去像是摆了个讥笑的表情,但他的脸没有任何变化。

  “好吧好吧,这位,观察者先生,您这次到来不总会就是为了跟我们嚼舌头的吧?”红发男孩似乎有点不耐烦了,被人望穿的感觉不怎么美好,这一点对于谁来说都是一样的,无论是男孩马格里安抑或是宫田佐安。

  要不是刚来这方世界不久,对这个世界还没了解清楚,说不定首先给男子的见面礼就是佐安的断刀。请不要怀疑这一点,在曾经的那个世界里,佐安便是最为强大的存在,只要他认为谁或者什么怪物能够威胁到世界生态,根本无需开口,砍了再说。

  “世界旅行者的本质我想你自己也明白,他们本身就是极具诱惑的甜点,少年,你也不例外。”男子似乎严肃了起来,但语气听起来也不像那么一回事,“由于你的到来,这个世界便会吸引不同的东西过来,人或者物,或者现在看不出那些外来品会带来什么坏处,但毫无疑问,它们绝对不会带来好处。”

  “宫田佐安先生便是为了解决那些被吸引过来的东西而被世界意识传唤过来的。那些各个世界被吸引过来的东西,都有赖您来解决了。作为秩序代言人,我不会出手,因为这不符合规矩。”

  “那就是说没我事咯?”佣兵捋了捋下巴没多少的胡渣。

  “别这样,杰?诺瓦先生,你是这个世界的人,有你在的情况下,我才能够清楚了解到这两位的行踪。毕竟,就算是神,也不是万能的。”男子笑了笑,是真的笑了,嘴角都咧开看到了洁白的牙齿,“怪物与怪物与怪物,这样的搭配你不觉得很好玩吗?”

  “好玩个屁!”佣兵似乎察觉到不妥,“我又不是怪物!这两个才是怪物吧,我可是真真切切的人,正常人!”

  “随你如何想吧,作为观察者,我出现的时间已经足够长了,那么,有缘再见吧。”

  如同不知男子如何而来,男子消失亦是无从考据,佣兵不由得感叹不愧是神。

六.怪物们(3)
佐安的奇幻旅程全文阅读作者:大聖王578加入书架

  “你有什么事情吗,泰格尔的雷克斯。”拥有着深邃的黑色瞳孔的少女,没有回过头来,依旧望着湖水,在她的后面,一名高大的男子站在离她不远处的地方,在男子还没开口之前,少女便已知晓他的来意。

  男子对此并没有感到惊异——那是阿塔兰塔的圣女呀,侍奉战神的女子们的其中一位。

  “是的,小姐。”被称为雷克斯的男子用平淡的语气和这位少女说话,他身上穿着侍从们最为正式的装束,不过这身装束他穿起来显得十分别扭,也不舒服,所以他并不乐意穿这套衣服,但这是工作——对于今日而言,穿这身装束是工作。

  “是时候回去了,您出来的时间已经快到三个小时了。”雷克斯换了个姿势,让他看起来更有礼貌一些,也让这件衣服更加舒服一些,“这是规矩,小姐。”

  “你觉得这湖被称之为日落之地,是为什么?”少女没有顺着雷克斯的询问,说起不相干的话,“有人和我说那是因为太阳会从这里降落到地平线下,可是这里并不是西边,不是么。”少女抽出她泡在湖中的双腿,一旁的侍女铺开拿在手里的毛巾,为少女擦干。

  少女并没有穿鞋,这是不符合规矩的,泰格尔想说,少女在泰格尔提出建议前就开口,“就这一小段路就好了,让规矩转身一会。”

  少女的话似乎不容置疑,只要她想,那就可以。所谓的规矩,其实更多的时候,是用来约束无权之人的,而作为战神圣女,少女手中握着的权柄很大。

  至于大到什么程度,雷克斯无法想象,这是见识限制了的。不过也无妨,他的任务,至少是他今天的任务,是好好侍奉这位圣女。

  马车前,少女停了下来,向着东北边望去,不是望着近处的风景,日落之地除开大湖根本没有什么好风光,她望向的是更遥远的地方。

  东大陆塞尔斯。

  “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了,我们的使命也真正要开始了,唉……”少女叹了口气,除开少女自己,身边的人完全不明所以。

  但也怪不得他们,毕竟他们对于一些密辛根本不知情,这是阿兰塔兰最高的机密之一,甚至小部分圣女都没有资格知晓,更不用说这些寻常的下人了。

  少女很特殊,圣女身份算是其一,然而在圣女之中,少女也是最为特殊的一位。圣女只是少女的其中一个身份,少女还有另一个只有阿兰塔兰岛主和战神大祭司才知道的身份。在这里,我们就不先剧透,反正少女很特殊。

  “回去吧,泰格尔的雷克斯,从今天起,你就是专属于我的战士了。”少女说完便进去了马车。

  “专属战士吗……”雷克斯似雕塑的面容眉头皱了一下,对于他而言,这可不是个什么好词,所谓专属,便要为了守护这位圣女,在自身牺牲之前,不能允许圣女有任何一丝伤害。

  一般来说成为会圣女专属战士的阿兰塔兰人,都是最为英勇的战士,雷克斯姑且也算是英勇的战士,除了他的父亲雷加尔整个部落都没人敢说能够一定战胜他,但他还有着另一个身份,泰格尔部落的继承人,这样的情况下圣女们是不会召唤过去让之成为专属战士的。

  也不知道这位圣女突然发哪根神经,但既然她说了出来,除非岛主和大祭司双双否定,这个决定便无法被更改,即便他是泰格尔部落的继承人,即便泰格尔部落是阿兰塔兰最为强大的几个部落之一,战神神殿的宣告和岛主的命令是阿兰塔兰人不能违背的存在。

  雷克斯不害怕战斗,作为一名阿兰塔兰人,害怕战斗最为可耻,作为一名泰格尔部落的阿兰塔兰人尤为更甚。

  雷克斯也不是眷恋权势之人,所谓权势,在阿兰塔兰岛之中,能有谁比得上战神大祭司和岛主,而这两个位置,都不是雷克斯能够触摸的,至少当前是一定可能性也没有。

  雷克斯只是不想成为别人的附庸,尽管那个人是战神圣女。

  可惜现在话已说出,这是阿兰塔兰千百年来的传统与规矩,雷克斯不得不遵守这个规矩。

  雷克斯可不会想当然地认为岛主和大祭司能够为了他而双双否决这个决定。因为少女是第一圣女,这一点也还是靠着雷克斯在部落中的地位才知道的。

  “只能如此了。”雷克斯跟上马车的步伐。

  ————————

  距离跟那位所谓的观察者见面已经又过去一周,除去无聊还是无聊,佣兵都有点对这次旅程产生失望的感觉了。原以为会是一次很有趣的冒险,结果成了百无聊赖的苦修行,佣兵都快要记不得朗姆酒是什么味道了!

  酒对于一名佣兵来说就是生命啊!自昂成为佣兵以来,就没试过这么长的时间没有酒下肚,这可把佣兵给愁坏了。虽然红发男孩给佣兵尝试了某种替代品,一种裹着坚硬外壳的果子,里面的汁液喝起来非常像精酿的麦酒,但这压根就不是酒,佣兵喝了好些个果子,一点醉意都没有!

  “我现在离队还来得及吗?”河边,佣兵惆怅地向男孩和青年问着。

  青年没有理会,男孩倒是回过头来,笑了一下,“佣兵先生,你觉得还来得及吗。”

  “好吧,来不及了。”佣兵摊手,这贼船上了可就真的下不去了,若是换了两个人,佣兵倒是可以直接离去,然而眼前的这两人,都是佣兵完全看不清深浅的类型。

  “今晚我们应该能到那个地方吧。”红发男孩没有接着佣兵的话茬,这句话更像是跟白发青年说的。

  “如果感知没错的话,入夜前能到。”白发青年眉头紧皱着,来到这个世界对他来说感觉也是够糟糕了,在原本的世界,他的感知能够遍布新旧两片大陆,然而现在,别说一片大陆,也就是他们三人一天能够赶路的路程,再远的地方,感知便会变得非常模糊。

  兴许这也是世界意识刻意为之,就好像强制把他的实力压制下来一样。

1234下一页
扫码
作者大聖王578所写的《佐安的奇幻旅程》为转载作品,佐安的奇幻旅程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佐安的奇幻旅程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佐安的奇幻旅程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佐安的奇幻旅程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佐安的奇幻旅程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佐安的奇幻旅程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