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硅谷之巅最新章节 > 硅谷之巅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硅谷之巅 连载中
分享硅谷之巅

硅谷之巅全文阅读

硅谷之巅作者:瑞文君

硅谷之巅简介:仰望星空,脚踏大地,人置身其中何其渺小。
  为了达成巡游太空,俯瞰地球的梦想,他走上了硅谷之巅。 https://www.uukanshu.com
-------------------------------------

硅谷之巅最新章节第35章 万维世界的开端
序章2
硅谷之巅全文阅读作者:瑞文君加入书架

  ——分割线——

  0-2

  吃瓜群众问:如何才能穿越到平行宇宙呢?

  上帝兼作者说:请先死一次……然后,掷一次骰子吧!

  ——分割线——

  1-2

  另一宇宙,地球,美利坚合众国,加利福尼亚州,当地时间1989年10月15日下午5点01分,以洛马普列塔峰为中心的大片地区地动山摇。

  不知过了多久,谢尔顿(Sheldon)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站在一个陌生的广场上,一抬头,他吓了一跳,因为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广阔的虚空,空中挂着他所熟悉的地球。

  “怎么回事,这是哪里?”谢尔顿想起了什么,摸了摸自己的两条小腿,讶异道:“我记得发生地震了,而且我好像被埋在商场里了,腿也断了的……”

  就在谢尔顿一头雾水的时候,在他向前不足一米的地方突然闪现出一个男人来。这人穿着白色病服,脖子上满是红色的血迹,胸前的衣服也沾染了大片的红色。

  谢尔顿又被吓了一跳,半晌才大着胆子问:“你是谁,这里是哪儿?”

  那人出现后,先是观察四周,看到胸前的血迹,微微有些惊讶,但也仅此而已,看起来对这个诡异的环境习以为常。听到谢尔顿问题,男子略带惊讶的回道:“测试还在继续呀!你是新来的测试员吗?我是谁?这个问题应该是为了考察自我认知……”

  说着,夏东成伸出右手,做出请的姿势,道:“嗯,我叫夏东成,你继续!”

  听完男子的回答,谢尔顿十分疑惑,心想:“测试?这是在测试吗?测试什么?他叫夏东成,好像把误认为测试员了?要不要否认呢?”

  谢尔顿一愣神,没有听到夏东成后面的话,突然看到夏东成朝自己伸手,误以为要和自己握手,为了不被察觉出异常,谢尔顿下意识的伸出右手握了上去。

  两只手相触碰的一瞬间,两人身体如遭电击齐齐一颤。在那瞬间,海量的信息强行闯入了谢尔顿的脑袋,恍惚之间,谢尔顿好像体验了另外一个人的一生。

  下一瞬间,两只手掌弹开,两人立刻后退几步,接着互相看着对方。

  从对方的表情上,谢尔顿立马知道刚才的异常也在对方身上发生了。

  也就是说,他暴露了。

  我该怎么办?

  就在谢尔顿犹豫不定的时候,夏东成开口了。

  夏东成说:“我们谈谈!”

  谢尔顿想了想,点头道:“好!”

  夏东成提议道:“一人一问,一问一答?”

  “好!”

  夏东成问:“你叫谢尔顿·摩尔(Sheldon Moore),孤儿,以1972年的圣诞节为生日,6岁被查克·摩尔教授(Professor Chuck Moore)收养,加州圣克鲁斯高中K12年级学生,疑似经历地震,时间10月15日,我说的对吗?”

  “都对!”谢尔顿点点头,轮到他了:“你叫夏东成,中国人,2000年5月6日生于沪市,大学毕业于复旦大学,硕士毕业于斯坦福大学,供职于美国某公司,10月15日在朋友周一杰的公司测试产品时疑似出现事故。我说的对吗?”

  夏东成同样点头。

  得到确认,谢尔顿瞪大了眼睛,心想:“对方是未来人?怎么可能?《费城实验》,《终结者》里的幻想成为现实了吗?还有,这里是哪里?”

  心中问题一大堆,但不是谢尔顿的轮次,守规矩的他只能忍着。

  夏东成心里同样如惊涛骇浪一般无法平静,他环视四周,迟迟没有发问,心想:“怎么回事,刚刚的那个接触,对方的记忆像灌顶一样进入我的脑海,现在也没有消失的迹象。虽然Diver是有成为记忆学习机的潜能,但刚才的速率,明显不是人类能承受的,可现在我一点事情都没有。还有,对方好像是真人,可他的记忆表明,他应该遭遇地震被埋在购物中心了才对,而且,年龄也不对,1972年……如果还活着……近60岁的年纪,外表怎么可能像现在这样年轻。”

  “周一杰为游戏设定的虚拟角色?不可能,那么多的记忆,资料详尽,没有漏洞,如果是人工设计出来的,得累死编剧。”

  “也就是说……真的是真人?”

  夏东西紧闭嘴巴,上下打量着谢尔顿,接着收回视线看着自己胸前的血迹,

  “刚刚看到周围熟悉的环境和胸前的血迹,我下意识的以为还处于Diver状态,现在想来,我应该错了。我得好好想想……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等等!”突然,夏东成注意到一个奇怪的地方,猛的一抬头眼中露出兴奋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焦急等待的谢尔顿,问道:“谢尔顿,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只需要点头摇头就好了。你确定记忆中最后一个时刻是10月15日,地点在圣克鲁斯太平洋花园商场?”

  “我确定!”谢尔顿见夏东成如此郑重,确认一遍后才回答道。

  这时,夏东成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果然不一样,托妈妈的福,要不然我虽然知道加州是地震高发地带,但哪里能记得以往历史上加州发生过哪些大地震。如果我的记忆没有错,我所知的加州大地震发生时间是10月17日,和谢尔顿经历的差了两天。”

  “所以……我们两个所在的时间线,或者说,世界,是不同的么?”

  “那么,现在,需要确认的就是:是谢尔顿死后他的记忆,或者也许是灵魂,穿越到了‘the Diver’里?还是说,是我死后我的记忆\灵魂穿越到了谢尔顿的世界?”

  “异或是,前面两个都不对,而是我们都死了,现在在天堂?主神空间?”

  看到夏东成先是露出了解的表情,接着又面露难色,谢尔顿明白他已经有了线索,于是放弃了心中酝酿已久的问题转而问道:“夏先生明白了什么?”

  夏东成皱着眉头,回道:“我是有些头绪,不过不太确定,而且即使我想对了,对现状的帮助也不大。另外,我也怕你接受不了……算了,还是告诉你吧。”

  话音刚落,一声突兀的声音响了起来,两人头顶的地球突然有了变化,先是极速缩小,接着往两人所在的位置飞快的靠近。

  两人齐齐抬头,呆呆的看着地球起来越近,没过多久,一个葡萄大小的地球停止在两人中间。不知怎么回事,两人双眼无神,待地球安静后,不约而同的伸出右手,抓了过去。

  指间触摸到地球的一瞬间,两人一齐消失。

  下一秒,加州,圣克鲁斯,多米尼加医院,病房,一个青年男子睁开了眼睛。

第1章 奇迹
硅谷之巅全文阅读作者:瑞文君加入书架

  多米尼加医院,病房。

  原本宽松的病房因为地震的缘故,伤病员大量涌入,不得已紧急增加床位后显得十分拥挤。

  因为经受住地震的考验,完好无损的多米尼加医院成为政府指定的治疗机构。

  房间里充斥着病人的嚎叫声,家属的安慰声,医护人员处理时的叮嘱声,以及无孔不入的药水味道。

  因此,房间最里边的病床上,静静躺着的脑袋裹着一圈纱布的男子既显眼又普通。

  说他普通是因为,他是一个病人,在地震后的医院里,病人是最常见的。

  显眼之处则有两点:一,他的安静和其处所环境的吵杂形成强烈对比;二,其存在本身就很显眼。

  病房里,来来去去,不拘是坐着、站着、还是躺着的,有白人(这是大多数),有黑人,但只有他一个人的肤色是黄色的,头发是黑色的。

  他就是谢尔顿·摩尔(Sheldon Moore)。

  “嗯哼!”

  谢尔顿无力的睁开眼睛,露出他那淡蓝色的瞳孔,回复意识后忍不住闷哼一声。刚刚醒来的他有些迷糊,脑海空空如也,半晌后才回想起一些蛛丝马迹。

  “好像突然发生地震,我被商场的货架压倒了……痛……身体动不了……所以,我是在医院么!”

  认识到这点,他活动此时唯一能动的器官,慢慢看向令自己痛苦的源头之一——被白色纱布层层包裹并被固定住防止乱动的双腿,谢尔顿一时失落万分。

  “梦终究是梦!在那种情况下,能活下来就是上帝保佑了,怎么可能还奢望身体完好无损呢?”

  如此想着,谢尔顿收回目光。

  “慢着……梦?”

  “我为什么会想到梦?”

  “我为什么又会失望?”

  “等等!这是什么……夏东成……Diver……周一杰……2029……互联网……智能……中国……”

  一个一个关键词像强盗一样破门而入,强行闯入谢尔顿的脑海,令他痛苦万分,但他的身体好像打过麻药,因为还处于药效内而无法动弹。也因为如此,虽然病房内不缺少医护人员,却没人注意到谢尔顿的异常。

  谢尔顿不知道这份痛苦持续了多久,也许很长,但绝对不短。他只知道,当他意识再度回复清明时,窗外的天空已经换上了黑色的幕布。

  谢尔顿记得,第一次睁眼的时候,天空是亮着的。

  不过,此时弄清时间不是谢尔顿最关心的。

  因为他已经明白了这份痛苦的来源以及它的后果。

  “刚才……用中国的话来说,我好像是被灌顶了?”

  “嗯……我看看,记忆清晰无比,就像是在用第一视角看电影,情感和体验真实无比,纤毫毕现,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我本人?”

  “这个记忆的主人叫夏东成,生于2000年,记忆从他出生的一刻开始,止于2029年10月15日。”

  “这份记忆被单独存储,只有在特意去想的时候,记忆才会出现……嗯,用夏东成的记忆里的东西来解释就是,这份记忆存储在名为‘夏东成的一生’的移动硬盘里,我的大脑是电脑,想要读取里面的数据,需要先连接上移动硬盘才行。因为默认状态下移动硬盘是脱机存放的。”

  病房比白天安静了许多,也没人打扰,谢尔顿花了一些时间大致了解了夏东成的一生,由此,谢尔顿虽然无法知道记忆出现在他脑海里的原因,但对于这件事的特殊之处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首先,夏东成和我所处的世界不是同一个世界。这点可以从许多事件发生时间不同推断出来,最明显的就是这次地震发生的时间,除此之外,还有‘挑战者号’航天飞机失事的时间也不同。可惜夏东成生于二十一世纪,对二十世纪的重大事件除了教科书上明确写明的以外了解不多,否则应该有更明显更重大的差异才对。另外,两个世界不同这个现象好像可以用世界线理论或者是平行世界理论来解释。”

  “其次,夏东成和我所处的世界相似度非常高。如果这是真实的,那么夏东成的记忆将会有巨大的价值,我需要验证和小心利用。”

  “最后,在夏东成的记忆里,有许多幻想小说描绘了这种状况,这种小说甚至单独成类,受众庞大并且流行了很长一段时间。”

  想到这里,依旧浑身动弹不得的谢尔顿咧嘴一笑,想道:“小说里都是未来人重回过去,要么改变人生,要么功成名就、大富大贵,到了夏东成这里回去是回去了,可惜回去的只有记忆而已。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一生顺风顺水,将最后的运气用光了,因此便宜了我,还是因为我终于……转运了?”

  命运这种东西,神秘莫测,谢尔顿虽然受过洗礼,信了上帝,一样无法判断也无从知晓。

  不过,一想到从小到大的遭遇,哪怕转运只是说一说,想一想,谢尔顿也觉得十分高兴。

  更何况,奇迹已经活生生的在自己身上发生了!

  谢尔顿一遍又一遍的确认“夏东成的一生”确实存在,一点一点对比夏东成的世界和自己的世界的不同之处,一次又一次体验“夏东成的一生”,笑容越发灿烂,不知不觉间热泪盈眶。

  “我从小体弱多病,随便一感冒就要在医院住上几天,这次遭遇地震被埋,却仅仅只是断了双腿而已,所以我要说:‘真是太好了!’”

  “虽然腿断了,努力四年才锻炼好的身体一朝回过去,像王赣骏、张福林(注1)一样上太空的梦想也就此断送,但我也因此亲身体验到有父母的感觉是如何的温暖,所以我要说:‘真是太好了!’”

  “虽然你已经听不到了,也许是我自作多情,也许这就是命运,也许仅仅事实只是个偶然,但我还是要对你说:‘谢谢你,夏东成,你能选择我,真是太好了!’”

  谢尔顿心潮澎湃,紧咬牙齿,双手十指攥着床单,眼泪止不住的溢出,淌过太阳穴,浸湿了枕头。

  这时,有人来到他的床前,用中文关怀说:“怎么了?哪里痛吗?”

  声音悦耳动听,如清泉,如天使,如春风。

  沁人心脾。

  注1:王赣骏、张福林是两位华裔宇航员,分别于1985,1986年乘航天飞机进入太空。

第2章 梅丽莎
硅谷之巅全文阅读作者:瑞文君加入书架

  “怎么了?哪里痛吗?”

  声音如此熟悉,谢尔顿侧过头,映入眼帘的是白色连衣裙以及保满的胸部,占据了几乎全部视野,垂在胸前的两缕乌黑秀发颇为碍眼。谢尔顿是个纯情少年,有些不好意思,视线没有多做停留,慢慢上移,滑过洁白的颈部后看到了声音的主人。

  果然是她啊!

  只见女子肤色微白,三庭五眼,骨肉匀称,脸部线条流畅平滑,一双眉毛虽浓,眉骨却生得极好,是个古典意味浓郁的东方女孩。她好像也受过伤,头上包着一圈纱布。但她依旧弯腰低伏,面露关心,一双眼睛不大,却像会说话一样看着谢尔顿。

  谢尔顿不认识眼前的女子,心中却生出一种久别重逢的感觉。

  地震发生的那一天,因为通过了ACT(美国高考),递交了大学申请,无所事事的谢尔顿独自一人在圣克鲁斯市中心街区漫步。走到太平洋花园商场的时候,他听到了有人在说中文,而且那人还是一个东方美女,于是跟着对方进了商场。也就是在那儿,地震来临时,谢尔顿在货架倒塌的时候,奋力拉开了她,自己却被压断了双腿。现在看到对方安然无恙,谢尔顿心里高兴不已。

  女子不停的用中文询问谢尔顿,见谢尔顿没反应后才反应过来,转而用英语问道:“Are you Ok?”

  因为自己的东方血统和外貌,谢尔顿在学校和生活中没少受欺负,但在养父的教导下,谢尔顿对神秘的东方没有一般美国人常有的偏见,反而十分的感兴趣。甚至于他上高中以后还专门选修了中文作为第三外语。

  之所以选中文而不是其它亚洲文字,是因为抛弃他的父亲或者母亲最有可能来自中国。据收留他的福利院的记录,刚出生几天的他被遗弃中福利院门口时他的身上包裹着来自于中国的襁褓。这是9岁那年谢尔顿开始有探寻身世的举动时养父告知他的消息,也是唯一和他身世有关的线索。

  总而言之,谢尔顿是听得懂中文的。可惜因为缺少对话交流,谢尔顿的中文就像大多数中国人的英语一样,能看能听不能说。

  懂中文的谢尔顿没有第一时间回应,没有特别的原因,只是像普通的18岁少年一样,春心萌动了而已。

  对于美国的青少年来说,这时动春心甚至可以说迟到了。

  女子改用英语后,谢尔顿这才回过神,用英语回道:“I’m OK,(以下自动翻译)只是因为……刚醒,有些激动!”

  “真的吗?”女子还是很担心,再三确认道:“没有疼痛?没有异常?”

  “真的是真的!”

  看到谢尔顿再三眨眼确认,女子这才拍拍胸口,才吁一口气。这时,她才发现谢尔顿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眼神中透着探寻的意味。女子稍作思量,笑着说道:“你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商兰英,来自中国,我的英文名字叫Melissa。”

  作为回应,谢尔顿也自我介绍说:“我叫谢尔顿,谢尔顿·摩尔(Sheldon Moore)。”

  “Mr.谢尔顿,你好,现在我们算是认识了,不过,在此之前,请允许我向你致以真诚的感谢!”说着,商兰英向后退了一小步,深深的朝谢尔顿鞠了一躬,道:“感谢你不顾危险拉开了我,救了我一命!”

  “Miss Melissa,请起来!”谢尔顿扬了扬手,示意她不用如此,无法起身的他也只能如此。三秒后,商兰英直起身,谢尔顿看着她笑道:“其实你不用这么郑重,让我感觉自己不是躺在病床上而是在棺材里。”

  “啊,真抱歉!”商兰英一听到棺材这个字,像受惊的小兔一样,慌乱道:“我只是为了正式一点……”

  谢尔顿知道是自己开错了玩笑,赶紧抬手打断说:“抱歉,刚刚只是一个玩笑,我吓到你了吗?”

  “啊,是这样啊!”商兰英明白是自己理解过度了,对方只是在开玩笑的,于是放松下来,道:“谢尔顿,你都这样了,还有心情玩笑?”

  谢尔顿回道:“都这样了,不开玩笑放松心情,还能怎么样?”

  商兰英闻言一愣,觉得这话有道理的同时,又隐约感觉到一丝伤感。她半天没说话,场面顿时一冷。

  谢尔顿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又把人噎住了,暗自苦笑自己是不是有“话题终结者”的天赋。

  商兰英回过神来,生硬的转移话题说:“对了,谢尔顿先生……”

  “直接叫我谢尔顿就可以了。”谢尔顿插话说:“这样我就可以直接叫你Melissa了。”

  “哦!可以!”虽然两人才认识,但商兰英还是从善如流,毕竟对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道:“谢尔顿,你才醒来,要我帮你叫医生过来吗,对了,还有你爷爷。”

  “不用急!”谢尔顿先是摇头拒绝,接着一愣,疑惑道:“爷爷?”

  商兰英解释说:“我下午就来找过你,那时你还没有醒,旁边有一个老人家陪床……”

  谢尔顿明白了,道:“他是我的养父。”

  商兰英闻言,点点头,道:“这就对了,难怪你们长得一点也不像。”

  “这是当然的,我是混血儿。看看这肤色和发……”谢尔顿指了指自己的脸,又指了指满头的自然卷,道:“虽然不清楚混的是哪两国。”

  “确实!”商兰英站得有些久了,挪动双脚,换了个姿势。

  谢尔顿看在眼里,指向旁边的一条凳子,道:“要不,坐下来接着聊?”

  “好啊!”商兰英没有多想,很乐意的答应下来,虽然道谢的目标已经达成,但此时朋友不在,她只能留在医院无处可去,还不如和眼前这个华裔男孩说说话:“只要你不觉得累。”

  “我不累,对了,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商兰英搬来四脚圆凳,坐下后,道:“17号19点多了,地震过去两天了。”

  “余震多么?”

  “比较多,有几次级数很高,到今天下午才消停。”

  “头上的伤?”

  “我没事,医生说轻微脑震荡,不让出院。”

  “那就好!”

  “真的不需要叫医生来吗?至少也通知一下你的养父吧!”

  “不用,这个时间,他老人家肯定是在叫饭,用不着着急。”

  话音未落,一个满头白发,没脸皱纹但身手矫健的白人老者向谢尔顿床位扑了过去,口中同时喊道:“噢!谢米,你终于醒了!”

第3章 查克的眼泪
硅谷之巅全文阅读作者:瑞文君加入书架

  “噢!谢米,你终于醒了!”

  老人抱住谢尔顿的脑袋在他脸上一顿亲吻,丝毫不顾他的白眼,直到谢尔顿忍不住叫道:“查克老爷(Lord Chuck),你刚才喝过酒了吧!”

  查克老爷是谢尔顿对查克的称呼,只会在他不耐烦或者生气的时候使用,平常谢尔顿都直呼查克的名字。

  听到谢尔顿如此叫自己,查克这才放手,爽朗的笑道:“谢米,你醒来真是太好了。”

  对喝酒的事避而不谈,查克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略显局促的商兰英,问道:“这位美丽的小姐是谁?谢米的女朋友吗?快点给查克介绍一下!”

  商兰英闻言,正要自我介绍,谢尔顿抢先答道:“她叫Melissa,是个中国人,我们那天都在商场,刚刚才认识。查克老爷,你要想我有女朋友,最好正经一点!”

  谢尔顿避重就轻,隐瞒了自己救过商兰英的事实。他清楚查克的性格,看着是个十足的乐天派,养子受伤卧床都有心情喝个小酒,但如果被他知道谢尔顿受伤有商兰英的一份,未必会给好脸色看。

  谢尔顿一边假装报怨,一边给商兰英使了个眼色。虽然不知道谢尔顿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收到信号的商兰英还是照做了。

  “摩尔先生,你好!”商兰英装着若无其事的和查克打了个招呼。

  查克和她握了握手,道:“Melissa小姐,你好,请不要介意我的无礼,我只是太高兴了,我的孩子能够在地震中四肢健全,能够像现在一样和我开玩笑……”

  查克越说越激动,商兰英甚至能看到他的眼角已经湿润了。

  商兰英不禁有些愧疚,满怀歉意的道:“摩尔先生,是我该说对不起才对……”

  谢尔顿插话道:“查克老爷!”

  商兰英立即改口道:“毕竟现在谢尔顿需要休息,我却在打扰他。”

  查克没有察觉两人的小动作,看着眼前的东方女孩,越看越喜欢,摇头道:“没事,不如说这很好,你看谢米自己都不觉得累。刚才你们聊得一定很投缘,要不要继续?我可以回避的!”

  床上的谢尔顿听到查克在替自己拉皮条,暗暗翻了一个白眼。

  商兰英闻言,看了一眼谢尔顿后,对查克说:“不了!今天已经很晚了,接下来的时间应该属于家庭,而不是我这个刚刚认识的朋友。所以,我还是回去了。”

  然后,商兰英朝谢尔顿挥了挥右手,温柔的告别道:“谢尔顿,我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好的,谢谢,Melissa,”

  谢尔顿同样招手回应,接着问道:“明天你还会来看我吗?”

  他心里眼里都期待着。

  商兰英看到了他的热切,稍作思考后,笑着回道:“明天会是个好天气。”

  看着商兰英慢慢离开病房,谢尔顿这才收回视线,查克坐到商兰英坐过的凳子上,看着谢尔顿似笑非笑的道:“这是一个好女孩,希望你不要因为期待明天而失眠。”

  谢尔顿脸一红,埋怨道:“查克老爷!”

  查克顿时哈哈大笑,突然想起这是病房,这才赶紧收声。

  病房重新安静下来。

  查克双手握住谢尔顿露在外面的右手,两人轻声细语的说着话。大部分时候是查克在说,谢尔顿只是在听,不时附和几句。

  查克说:“这次地震烈度很高,地震局说是6.9级,历史第二,排在前面的是1906年的8.6级。”

  谢尔顿回:“哇!”

  查克说:“地震切断了交通,损害了旧金山国际机场,公路、桥梁、机场、海湾快速铁路都被迫关闭了一段时间。”

  谢尔顿回:“真是灾难!”

  查克说:“圣克鲁斯死了好几个人,房子塌了很多,大部是老房子,还好我们家一点事没有,就是附近的路多了几个坑。”

  谢尔顿回:“上帝在保佑我们!”

  查克说:“佩妮(Penny)打电话回来说Bay Bridge被震坏了,我担心Elisa被吓坏了。不过你不用担心,她们现在都很好。”

  佩妮是查克的亲生女儿,比谢尔顿大近20岁,两人名义上是姐弟关系,实际上关系极好,谢尔顿视其亦姐亦母。查克原先还有一个长子,可惜英年早逝,为此查克的妻子伤心,第二年跟着去了。查克自己也同样难过了许久,为了排解忧伤,不仅提前从加州大学圣克鲁斯分校退休,还听从了女儿的建议,从福利院收养了一个孩子。

  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说,佩妮是谢尔顿和查克两人结下亲缘的纽带。

  因此,谢尔顿格外关注佩妮的状况。

  佩妮已经成婚,丈夫是一名律师,自己则是当了一名服装设计师,目前已经是GAP集团旗下知名童装品牌的设计总监,GAP总部在旧金山,为了工作方便,佩妮一家迁居到了旧金山。

  听到查克提到佩妮一家无事,谢尔顿安下心来,说:“真是太好了!”

  查克补充道:“佩妮知道你受伤了,担心极了。本来她要立刻赶过来的,被我阻止了。我说现在交通不方便也不安全,让她过几天再来。”

  “我同意你的看法。”谢尔顿说,接着突然一笑道:“不过,佩妮姐绝对等不了几天的。”

  查克也点点头,说:“所以,我已经做好了她随时出现的准备了。”

  不知不觉,父子俩说了一个小时的话。查克注意到谢尔顿渐渐精力不济,眨眼的频率加速,于是有意放慢了说话的节奏,直到看着谢尔顿彻底合上眼睛。

  从始至终,查克的手没有放开过。

  感觉谢尔顿呼吸平衡后,查克才试图抽出手掌,刚有动作却感受到来自谢尔顿的阻力。

  查克抬头看向谢尔顿,只听闭着双眼的他用微不可察的声音说:“查克,我的腿……”

  查克一顿,接着用力握紧了谢尔顿的手掌,像是在给谢尔顿打气,然后趴到他的耳边说:“没事,已经做过手术了,虽然安放了钢支架,不过一定会没事的。你还可以用双腿走路,你还可以上大学,你还可以交漂亮的中国女朋友,你还可以生很多孩子,你还可以寻找自己的亲人,你还可以……”

  查克说着,眼泪无声流下,

  只是再也不能做宇航员,穿宇航服,上太空了。

第4章 相识的开始
硅谷之巅全文阅读作者:瑞文君加入书架

  成为一名宇航员,遨游太空,是谢尔顿·摩尔最大最重要的梦想,它甚至比寻找生父生母还重要。

  而这个梦想是在查克的亲手引导下,谢尔顿才萌生的。

  这个时代的美国,加入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是成为宇航员的唯一途径。而想要成为宇航员,最基本的条件是需要有二级飞行员的身体素质。

  做过手术,身体受过重大创伤的谢尔顿基本不可能达到这个标准了。

  这也就意味着,谢尔顿这四年一日不落的身体锻炼,一刻不休的学习,这些为了成为宇航员的准备成了毫无意义的事。

  因此,查克比谁都明白,此时的谢尔顿有多伤心。查克越是明白就越是后悔,当初为什么要给谢尔顿定下如此高远的目标呢?

  平平凡凡的长大,幸福美好的过完一生也很不错,不是吗?

  谢尔顿安静的睡去,查克拭去自己的眼泪,隔着纱布轻轻抚摸着孩子的额头,自言自语道:“真是一个好孩子啊!从醒来到睡去,一句话都没有提到自己的伤势。这样的好孩子为什么会如此多灾多难呢?上帝啊!你得认真看看这孩子啊!”

  这一晚平安度过,余震没有再来,看起来这一次加州地区积蓄的怒气已经发泄完毕,重新进入了潜伏期。

  第二天上午九点,医生给谢尔顿做完术后检查,表示恢复进展良好。检查做完,医生前脚才出病房,查克跟着去找医生谈话,只留下谢尔顿一个人时,后脚两个高挑的女孩走了进来。

  谢尔顿看到她们,露出灿烂的笑容,朝其中一人招手说:“早上好,Melissa,今天的衣服真好看!”

  商兰英今天换了一身衣服,不是昨天的长裙,而是宽松的白色T恤和黑色长裤的搭配。衣服看着很新,像是新买的。

  听到谢尔顿直白的称赞,商兰英脸色微红,陪她一起来的女孩眼冒星光,狐疑的看了看友人和友人口中的救命恩人,突然觉得颇为有趣。

  “哟,动不了的小帅哥,难道你眼里只能发现一个人的美丽吗?”女孩故意走到商兰英的前面,左手撑腰,右手在谢尔顿的眼前左右挥舞。

  谢尔顿半躺着,耸了耸肩,右手伸出食指指着右眼,笑道:“怎么可能!你没发现你正在我的眼睛里吗?”

  女孩闻言,骄傲的挺起身体,一甩头,金色的披肩长发飘荡起来,煞是好看,对友人说道:“和你说的一样,嘴巴利落。”

  商兰英微微一笑,推开了女孩,对谢尔顿说道:“谢尔顿,我介绍一下,这是我在美国最好的朋友,大学同学,伊丽莎白,伊丽莎白·H·华生(Elizabeth·H·Watson)。”

  谢尔顿闻言,朝伊丽莎白伸出右手,道:“Miss伊丽莎白,很高兴认识你,我是谢尔顿,谢尔顿·摩尔。”

  伊丽莎白也大方的伸出右手,和谢尔顿的右手轻轻一握,道:“叫我伊丽莎白就可以了,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勇敢而可爱的小谢尔顿。”

  “小……谢尔顿!”谢尔顿在“小”字上停顿了一下,问道:“伊丽莎白,我哪里小了?”

  商兰英同意看了伊丽莎白一眼,表示不解。

  “我可没说错。”伊丽莎白抓起谢尔顿的手臂,指着绑在手腕上的信息卡说:“这里写的清清楚楚,1972年,未成年哟!”

  “哇!”商兰英听到谢尔顿还是未成年,惊叫出声,同时不由得对谢尔顿更加有好感了。

  正如伊丽莎白所说,在商兰英的眼里,谢尔顿不仅勇敢,是自己的恩人,而且有着和东方人相近的外貌,符合审美,再加上孤儿的身世,让身为中国人的她不由自主的生出亲近的意愿。

  商兰英眼睛温柔如水,看着谢尔顿浑身一震,精力提升不少。

  “伊丽莎白,你这是偏见。”谢尔顿不想被平白小看了,即使小看的是年龄,反驳道:“虽然没满十八周岁,可该长的都长成了。”

  两个女生一听,反应全然不同,商兰英耳朵都红了,嗔怪的看了一眼谢尔顿,没有说话。伊丽莎白却故意往谢尔顿下身看去,然后轻蔑的哼了一声,挑衅似的和谢尔顿对视说:“是吗?”

  谢尔顿到底是个没有经验的小男生,单凭着男性的本能可绝对不是伊丽莎白的对手,立刻败下阵。

  见谢尔顿不敢和自己对视,伊丽莎白哈哈大笑,转向抱住商兰英,说:“哈哈……谢尔顿真是太好玩了!”

  商兰英推开搞怪的伊丽莎白,责怪道:“你呀,就会欺负人,我们是来探望病人的,你却把它变成是来气人了。”

  被朋友指责,伊丽莎白突然夸张的捂着嘴巴说:“哎呀,Melissa,你居然为了别人骂我,亏我这两天为你鞍前马后的跑腿,找人,买衣服,真是……太让人伤心了!”

  说着,伊丽莎白如同一个被丈夫抛弃的妻子,“哭泣掩面”而去,让商兰英和谢尔顿看得目瞪口呆。

  半晌,谢尔顿回过神来,小声问道:“Melissa,伊丽莎白是表演专业的学生吗?”

  商兰英以前就知道伊丽莎白喜欢搞怪,也没想到她会来这一出,早知道就不带她一起了。听到谢尔顿的询问,她尴尬地摇摇头,一边找来凳子坐下,一边苦笑着回答说:“不,我们一个专业的,学的是管理。”

  谢尔顿回了一个“你不是在骗我吧!”的眼神。

  见他不信,商兰英在身上摸索了几下,拿出一个钥匙圈递了过去。谢尔顿接过一看,小声道:“Stanford?你是斯坦福大学的学生?”

  商兰英点点头,自豪的说:“对,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管理学专业硕士在读,信了吧!”

  “硕士?”谢尔顿十分讶异,一般来说,人读到硕士时24岁左右是正常的,隐秘的上下打量商兰英,觉得她年龄应该没这么大才对,于是开口说道:“我知道问一个女人年龄好像不太礼貌,不过,我实在好奇,Melissa你……芳龄几何?”

  商兰英低头,把几缕不听话的头发撩到耳后,轻声回答说:“我21岁,69年生的。”

  “哇!”谢尔顿闻言又是一声惊呼,崇拜的看着商兰英:“好厉害!”

  谢尔顿这副模样,让商兰英回想起自己刚到美国见到好莱坞明星时的表现,不禁有些不好意思。

  “没有啦!”商兰英不习惯被人当面夸奖,蹩脚的转移话题道:“好了别光说我了,也聊聊你吧。”

  “好啊,聊什么呢?”

  “话题……随便呀,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比如说,我想知道你那时候为什么要救我呢?”

  “我实话实说,当时是一时冲动,脑袋发热,不过我悄悄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

  “当时我在尾随你,正想着如何…嗯…搭讪?”

  “搭讪?”

  “对!当时,我听到你在用中文自言自语,有些好奇……”

  “原来是这样……你听得懂中文?”

  话题说开,两人说话渐渐自然起来。

  病房外,一老一大一小偷偷躲在门口看着有如久别重逢的朋友正聊得热火朝天的两人。

12345678下一页
扫码
作者瑞文君所写的《硅谷之巅》为转载作品,硅谷之巅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硅谷之巅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硅谷之巅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硅谷之巅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硅谷之巅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硅谷之巅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