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文人不弱最新章节 > 文人不弱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文人不弱 连载中
分享文人不弱

文人不弱全文阅读

文人不弱作者:熊猫没有凶

文人不弱简介:周易重活一世,穿越成了大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在这个对文人不友好的时代,他发明了搓衣板解放了妇人;他改造了屋顶脊梁的构造,他创建了风水学,让大商的房子更为坚固,外形更为好看;他创造了新的酿酒技术,使得酒的纯度又上了一个台阶。
大商危难之际,他两度出使,不负所望而归。
他就这样不知不觉地改变了大商朝百姓对文人的看法。
他叫周易,最后被百姓称为周圣! https://www.uukanshu.com
-------------------------------------

文人不弱最新章节第52章 圆满成功
第2章 搓衣板
文人不弱全文阅读作者:熊猫没有凶加入书架

  接下去的几日,周易旁敲侧击地从他这便宜老弟的口中知道了不少关于这个朝代,关于这个家的情况。

  这个朝代不是他印象中的唐宋元明清,也不是秦汉两晋,更像是异时空的某个朝代,只是像极了华夏的古代。

  这个朝代国号为商,武人当家的朝代,在这个朝代,武人的地位极其的高,书生的地位极其的低,两者的地位差距可堪比华夏的宋朝明朝那文人和武人的差距。

  周易所在的村子是商朝的一个偏远小镇,叫作落花村,村里大概百十来口人,他爹姓周,叫周庄,不是化蝶的那个,只是个匠工,有些砌房子的手活,又颇有人缘,拉了一只队伍四处给人砌房子,地位大概相当于是现代的包工头,所以时常不在家。

  他的婆姨,也就是那个脸涂得比墙还白的女人,叫做梁翠芳,周易没有猜错,这个女人还真不是他的生母,他的生母在他出生不久便得了一场疾病死了,而梁翠芳则是在他四五岁的时候他爹给他找的后妈,之后两人通力合作又产下一子,便是那个身体壮的跟牛犊子一般的青年,叫做周焕。

  周易从小便较同龄人瘦弱几分,如何吃都不长肉,他爹周庄便没有让他习武,只是送去私塾念了几年书,打算等得学成,便跟在他的屁股后面管账,这一生也算是不受什么窝囊气。可当初娶梁翠芳的时候,她弟无所事事的,便央求着跟在周庄的后面做管账的,这一做做到了现在,周庄碍于情面,不好说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队伍越来越大,也不好随意将周易安排进来了。

  这么一来,周易反而成了闲人,也曾出去找过工,可他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瘦弱的样子,别个家的人如何都不敢收他做事。

  就这般,周易整天在家闲着,挨了那梁翠芳不少的白眼。

  那一大捆的木柴虽然让她有些震惊,可那也只是暂时的,惊讶过后,对周易依旧鼻子不是鼻子,嘴巴不是嘴巴的!

  好在周易两世为人,书读的又多,也懒得跟她较劲了,到底不是亲生的,指望她像对待周焕一样对待自己,那也是不可能的。

  “兄长,您要的木板和锯子我给您准备好了!你看合适不?”

  这天一大早,梁翠芳正在院里洗衣服呢,只见得周焕从外面拿着一块手臂长,身板宽的木板进门来,一进院门便冲着门内喊了一句,这话让得正洗衣服洗得满头大汗的梁翠芳一阵不爽,心道:我这替他洗着衣服,我儿子替他东奔西走,这也太不像话了吧!拿我们母子两当佣人了吗?!

  常说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便是这气量二字,女子家便比不上这男子,多数的事情,便是这般自己憋着气想出来的。

  越想越气,梁翠芳丢了手上捶衣服用的木棍,往着周易看去,她倒想看看,这家伙想干些什么!

  “兄长,这是不是就是您说的柚木,可是不便宜啊!花了一两银子才买到这么一块木板!”

  “什么?!一两银子弄这么一块破木板?周易你这么糟蹋钱,可是要我与当家的说说,看他听了不打死你!”

  其实周家虽然算不上大户,可不差钱,这种时代,卖力气便能赚钱,更何况周庄的队伍不小,一年赚个几十两银子不是什么大问题,可在梁翠芳的心里,这钱是留给将来周焕在官场铺路用的,周易用一分那都觉得肉疼,更不用说现在用了一两银子,再者说,你用就用呗,一两银子买一块板子,当真是傻到家了。

  “娘,兄长这木头可是有名堂的,兄长说这是防水的,拿水泡不烂!”周易还没说话呢,周焕先替着他哥解释了一通,这听在梁翠芳的耳朵里更觉得便扭了,心道:你是谁家的儿子啊!胳膊肘怎么往外拐,真是儿大不中留。

  越想越气,可这气她是不会冲着自己儿子去的,而是冲着周易急道:“我还真没听说过有什么木头是放在水里泡不烂的,也就你这种迂腐的读书人才会信,榆木脑袋不开窍就是不开窍!”

  周易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只是心里不禁念叨了一句:这时代是有多看不起读书人啊!

  将板子打量了一眼,从房里找了一根毛笔在上面画了几个记号,而后拿了一把尺子,量好了距离,朝着周焕道:“你按照我所画的,拿锯子锯开,注意间距,还有斜度,没问题吧?!”

  “兄长放心,我都跟父亲大人学了这些年了,虽说赶不上父亲的手艺,可只是这么一块木板,不是什么大问题!”

  周焕乐呵呵地拿起锯子,正准备开锯,一边的梁翠芳看着自己的儿子又被周易使唤着干活,急道:“哎哎,有你这般做兄长的吗?!都不知道照顾一下自己的兄弟吗?就算他不是你亲生的兄弟,可好歹也要念手足之情吧!”

  “娘,您这是再说什么呢!”依然是周焕先开的口,语气中带着无奈,看了一眼周易,最终忍不住道,“娘,兄长其实不让我说,但我觉得还是说与你听比较好,兄长是看您每天用那木棒洗衣服太累了,回回要敲上半天,便发明了这块搓衣板,这是为您准备的礼物,你就不要再说兄长了!”

  “搓,搓衣板?为,为我准备的?”梁翠芳怎么也没有想到,闹了半天这块板子是为了她而买的,目的竟然是因为她每天搓洗衣服太费力了。

  这一刻梁翠芳的心情有些复杂,她想看又不太敢看周易,只是嘴里依旧逞强道:“这,这能好用吗?万一不能用,可就浪费了一两银子呢!”

  “您放心吧!娘,兄长是个读书人,他懂的肯定比我们多!”周焕哪里看不出来自家的母亲在逞强,乐呵呵地回了一句嘴,开始卖力地干活,而梁翠芳这回则是没了什么抱怨,只是埋头捶着手上的衣服,只是从她那心不在焉的敲击声中可以听出来,她的内心还是有些波动的。

第3章 搓衣板的魅力
文人不弱全文阅读作者:熊猫没有凶加入书架

  周焕一膀子的傻力气,不出半个时辰便将这搓衣板的雏形制作了出来,周易看着那雏形又提了些意见让周焕修改了几番,便是这般精雕细琢之下,一块不亚于现代手艺制作的搓衣板便做成了。

  周易又弄了些树脂涂在了搓衣板的表面,清风一吹,很快便干了。

  将这块搓衣板拿到梁翠芳面前的时候,后者低着头,怎么也不敢抬头看周易,只是语气中带着些心虚:“放,放这吧!”

  周易敢打赌,这是他前身一辈子都没有听过的语气,而他来了不过才几天便听到了。

  “二娘,这搓衣板的用法很是简单,您将皂角抹在衣服的污渍处,而后将那一面对着搓衣板,上下搓动,很快便能将污渍搓掉。”周易并没有真的只将搓衣板往地上一放便走了,而是在一旁自顾自地给梁翠芳演示了一番如何用搓衣板洗衣服的方法,紧接着还给梁翠芳讲了一些去除污渍的小常识,比如用淡盐水浸泡时间长一些,便可轻松去除衣服上的油渍,再比如用煮熟的米饭可以去除衣服上的墨迹。梁翠芳一开始因为心虚没敢抬头,可她听着周易说的这些,越听越感兴趣,不自觉地便抬头看了一眼周易,不知为何,这一次,她觉得面前这孩子看着说不出的顺眼。

  “小易啊!你懂得还真多,这些年的书真是没白看,以后娘绝对不会再烧你的书了!”

  这话让周易扯了扯嘴角,难不成他的前身和以前的他一般,也是个一心扑在书上的书呆子?若不然为何这梁翠芳无论是吓唬还是讨好,用的都是书呢?

  梁翠芳迫不及待地试了试那搓衣板,起初两下有些生疏,可大抵妇女的天性便是对洗刷用具上手快,没一会儿便熟练了起来,看着毫不费力地刷了两下,便将衣服上的污水挤出了好些,她的心里说不出的开心,这还真是省力啊!

  有道是与人方便,便是自己方便。梁翠芳看着周易顺眼了,中午的菜也丰富了很多,而且还破天荒地给周易夹了两筷子菜,这改变之大,周易也是始料未及。

  只能说梁翠芳,只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妇人,对她好些,她便会感动,以往的周易不懂这些,只知道一心死读书,而如今的周易重活一世,就算以往不懂的事情,现在也就懂了,做那搓衣板也是那般用意。

  第二天一早,周易还在睡觉呢!便觉得自己的房间来了人,朦朦胧胧地抬头瞧了一眼,是梁翠芳。

  “哎呦,小易啊!你这些衣服好些日子不穿了,怕是都要上虫了,我给你拿去洗洗!”梁翠芳春风满面,堆着笑,朝着周易叨叨了一句,还没等周易说什么呢,已经捧着衣服出去了。

  “这是怎么了这是!”周易摇了摇头,又重新躺了下来。

  这一睡,便是日上三竿,周易再醒来之时,太阳光已经透着窗户晒到了他的床沿,舒服地伸了个懒腰,他出了屋,此刻周焕正在院里练武,虎虎生风的,这几天接触下来,他知道周焕在为不久以后的武举做准备。

  大商朝的武举好比明朝的科举,但凡想要走仕途的,便要寒门苦练十余年,而后参与县试,考中了武秀才之后再等两年便可以参与乡试,中了武举人那便是光耀门楣的事情。至于文人,不提也罢,这个朝代,相比与武人,文人即使学成也没有几个能走仕途的,大多成了师爷或者账房,好些的成个幕僚,已经算是最好的归宿了。

  这个朝代,武人和文人的地位差别可见一斑。

  周焕两年前县试第一,已经中了武秀才,只等得今年八月的乡试考中武举人便可达成祖坟冒青烟成就。

  也就是了解了这些,周易对梁翠芳先前的做法也越来越理解了,本来就不是自己的孩子,再者自家孩子又有那般出息,怎么着也不可能做到对待周易比对周焕好的,毕竟妇人的局限性在那里摆着,总是偏心于小的,有出息的那个。

  周易在旁边洗漱,古代的洗漱方式很有意思,讲究些的,一根杨树枝,一碗淡盐水,再加一碗清水,先拿杨树枝放在嘴里咀嚼,古语晨嚼齿木便是这个意思,因为杨树枝被嚼烂了,便会生出很多的小须子,那些小须子便像牙刷一般可以去除牙齿间的牙垢。

  吐出杨树枝的末,紧接着拿淡盐水和清水漱口,整个的刷牙过程便是如此。

  这种刷牙的方式第一次见识的时候周易觉得很新鲜,可在尝试的时候,嚼杨树枝嘴里那苦涩味,令他五官都皱巴在了一起,那绝不是一次两次便可以习惯的味道,所以这些天回回刷牙都会令周易想起他小的时候喝那苦药水,很抗拒却又不得不喝。

  周易洗漱完,周焕也练完了拳,朝着周易憨笑了一声,先前练武中,他还真没有注意到周易,此刻见了他,赶忙拱手行礼,恭敬地问好。古人对礼节很看重,长者便是长者,怠慢不得。不过周易很纳闷,梁翠芳这样的妇人是如何教出周焕这般谦逊守礼的孩子的,这很不科学。

  两人坐在院前闲聊,梁翠芳这时候拿着木盆满面春风地回来了,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些与她这般岁数差不多的大婶,包括昨天在河边讥讽了周易的那大婶也在里面,不过今天周易打量到她的时候,她却是满脸堆笑,说不出来的善意。

  “小易,这些都是与娘交好的婶子,你也都认识,今天都跟我回来是想与你问问这搓衣板可否替着她们也做一些,刚刚在河边见了我那块,都颇为惊奇,所以便央求着我与你问一问!”

  打量完这些婶子,梁翠芳也说明了这些人的来意,周易哑然失笑,他没想到一块搓衣板竟然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响,不过转念一想,这也正常,在这个劳动力低下的社会,任何一种可以省力的工具,必将会引起众人的追捧。

  搓衣板也不例外。

第4章 高兴的梁翠芳
文人不弱全文阅读作者:熊猫没有凶加入书架

  做,自然是可以做的。不过这些都不能白做,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免费的午餐,更何况,做搓衣板本来也是一门手艺,有手艺不拿着换钱可是有些太对不起自己了。

  不过,周易没有急着开口,他要是朝着这群大婶婆婆要钱,不太合适,毕竟矮了一辈,东西还没做呢!先提钱,容易落下话柄。容易给人一种钻钱眼里的感觉,到时候再经这些人嘴里添油加醋一传,估计名声得臭出十里地去。

  但钱不能不收,费半天劲给他人做嫁衣,也太吃饱了撑着没事干了,况且这一批做完,再有求上门来的怎么办?总不能一直无偿下去吧!

  所以周易觉得钱必须得收,当然他不会开口,让得合适的人开口便没了弊端。

  “二娘,这件事情便全劳您做主了,您说了算!”

  这个人选自然是梁翠芳了,而且周易敢保证,她特别乐意做这个事情,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大清早地跑去他房间找衣服去洗了,早上他还不明白,可现在他是想清楚了,敢情是拿着搓衣板去显摆了。

  周易没有猜错,梁翠芳一听周易这话,二话不说便应了下来,拉着那群婶子去一边讨论了。

  一开始周易还怕梁翠芳不懂行情乱开价,可他到底低估了一个已婚妇女对钱的敏感性,只是之前听着周焕提了一嘴一两银子买了根木头,她便将整个的价格整得明明白白了。

  提供材料的,只收取手艺活的钱,一钱银子一个人;不提供材料的,会收取材料费再加上手艺活的钱。

  两种情况,轻轻松松地谈妥了那群大婶。

  “小易啊!你可真是厉害,书没白念啊!一个上午就给二娘赚了差不多三两银子,这都赶上你爹出一次工了!”

  梁翠芳数着那群婶子交的定金,细细盘算了一下,顿时乐开了花,这个时代文人赚钱太难了,一般人家即使不学文,读书写字差点意思,但识字都不生疏,根本用不了读书人,所以读书人在这个朝代跟废人没什么区别,反正从南到北打听一遍,像周易这样,能一个上午赚三两银子的文人,怕是没几个。

  而且定做搓衣板的不会仅仅是这一批,其他妇人看到了肯定也会跟着打听,毕竟这玩意比起用大棒子敲,实在是省力太多了。

  到时候一批接着一批,财源不断。

  别人家养着个吃白饭的,自己家这个是招财猫。也不怪梁翠芳如此兴奋了。

  周易倒没什么感觉,一开始只是想拿搓衣板与梁翠芳搞好关系,可哪成想无心插柳柳成荫,成了这么一单生意,当真是世事难料。

  “对了,刘大头昨天回来了,听他说你爹今天下午也回来了,估计晚上就到家了!”

  刘大头是周庄队伍里的一员,他的消息自然是错不了的。

  “今天可真是双喜临门啊,娘现在就去买些菜来,晚上我们一家子乐呵乐呵!”

  说着话,梁翠芳挎着个竹篮屁颠屁颠地出门了,周焕看着自家母亲的样子,无奈地一笑:“今天娘怕是高兴坏了!”

  周易也点了点头,能不高兴吗?大儿子能挣钱,二儿子往后说不得便是个武举,以后这周家要钱有钱,要势有势,不兴奋才怪了。

  梁翠芳走后不一会儿,有几个自己提供材料的大婶拿着木板来了,她们倒是着急,周易看了一圈她们提供的木板,将丑话说在了前头,“你们拿来的材料好坏决定了搓衣板的寿命。”毕竟木材防水性差,肯定会影响搓衣板的使用寿命,若是都拿回去了,这个用了半年,那个用了六个月,怕是心里便扭,肯定会闹出些矛盾来,早说清楚也好。

  几个婶子听完虽然心里有些嘀咕,可面上还是笑呵呵地答应了。周易不管她们到底如何想,那管也管不了,又给各家开了张纸条,告知她们到时间拿着纸条来领货,若是损坏或者涂改了纸条,概不承认,这是为了防止她们拿着纸条回去擅自修改了搓衣板的材质,再惹出麻烦,不好收场。

  大婶们领了条,脸上有些绷不住了,周易的做法显然让她们有些难堪了,周易只得解释道:“搓衣板定制的人太多,小子也是记性不好,万一弄混了,还得挨家挨户讨还,倒也麻烦,便只能出此下策了,各位婶婶有怪莫怪啊!”

  这话说完,这帮大婶们总算脸色好了不少,拿着纸条各自回家了。

  周易和周焕则是继续忙活,打算利用上午这点时间将这些搓衣板都做出来。

  “等会儿吃罢了饭,寻些油漆来,这些木板大多防水性太差,只是用树脂肯定用不长多少时间,万一一两个月就坏了,还真麻烦!”

  周易还怕这个时代没有发明出油漆,到时候都得自己弄些油漆,好在周焕听到油漆二字并未有何表情的变化,想来这个朝代,油漆是已经出现了的,仔细想想,这倒也是他自己多想了,家里的桌椅板凳哪样没刷油漆,若是没有的话,那这些桌椅板凳用这么久哪里还能不起毛呢?

  因为是夏天,白天的日头很长。

  周易和周焕两人,一个划线一个用锯,配合得很是默契,梁翠芳买菜还没回来,这边一块接着一块的原木变成了一个个的搓衣板雏形,再精雕细琢一番,刷上油漆便可以大功告成了。

  要说周焕这从小练武的就是不一样,“吱吱嘎嘎”锯了这么久,依旧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哪像周易,画几条线硬是画累了。

  “这身体太差了,得做个计划练练体力了!”周易微微喘着气,心里盘算着改善自己体质的方式,他自然不可能去练武了,耗费太多时间不说,练不练得成也要好些时候,他决定制定一套科学的锻炼时间表,以适合自己体质的力度来进行改善,潜移默化间使自己变得强壮起来。再者也不是说抗拒练武,只是周焕每天拿着个小牛犊子般的身子祸祸,回回也要好久才恢复,他这身体若是跟着他祸祸的话,第一天练完他就得晕倒在那里不可。

  所以最好的未必是最适合自己的,周焕那一套显然是不适合周易的。

第5章 周庄回来了
文人不弱全文阅读作者:熊猫没有凶加入书架

  午膳只是简单吃了些,毕竟重头戏是晚膳,梁翠芳匆匆吃了些,便去忙着收拾晚膳的吃食了,周易与周焕兄弟两也没怎么吃,他们也有要忙活的。

  周焕去村里的孙老头家换了些油漆来,他家是做木匠的,满满一桶的油漆,这是周易要求的,他们不可能只做这一批搓衣板,先不说手头定好的那些还没完全做完,往后也不会愁没单子,一次性多准备些油漆也不怕用不完。

  下午的几个时辰过得很快,周焕将那些搓衣板精修了一番,周易则是拿着刷子刷漆,后来几家的妇人又送来了些材料,说是还要再做一副搓衣板,周易来者不拒,也不管他们做那么多有何用,都收了钱,给了纸条。

  然后继续赶工。

  一个下午,院子里便摆了一行需要晾干的搓衣板,场面看着倒也有些壮观。

  “兄长,明天上午我起个早,去镇上的木材店将需要的木材买来,再赶一天,想来这一批搓衣板便可以完成了!”周焕甩了甩有些发酸的胳膊,便是他这样的身体忙活一天也是有些吃不消。

  周易点了点头,拿出上午梁翠芳记的账本,照着这些晾晒的搓衣板,核对了一下给出去的纸条,数目无误,便将账单给了周焕:“明天再吹一天,便可通知那群大婶来拿货了,不过二娘嘱咐过了,吴家的两块搓衣板必须亲自送上门去,你莫忘了!”

  “兄长放心,兄弟都记着呢!”

  这时节,院门外响起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似乎有很多人经过,两人还没探头呢!梁翠芳拿着去河边刮洗的鱼兴冲冲地跑回来了:“快快快,你们的爹回来了,赶紧跟我去门口迎着!”

  古时男子便是家里的顶梁柱,一家之主的地位可是不低,家主回来,自然是要出门迎接的。周易跟着周焕和梁翠芳的身后来到了门口,往着来人看去,那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正是来自于他父亲一行人。

  周易看着那一行人,虽然没有了过往的记忆,但他的直觉告诉他,为首的那个身材精瘦,皮肤黝黑的男子便是他的父亲周庄,除了因为那长相有几分相似与周焕以外,还有那一身包工头的气息扑面而来。

  古人言相由心生。脑袋大脖子粗,不是大款就是伙夫,也不仅仅是一句笑料,仔细想想,大款与伙夫的形象不就是脑袋大脖子粗吗?再不济便是个开出粗车的。

  所以包工头自有包工头的模样。

  周易没有猜错,那中年汉走到梁翠芳身前,往着周焕和周易看了一眼,便没有再走停下了身子,往着身后众人拱了拱手:“各位,这段时间都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再过两天便来我家集合,可别忘了!”

  工头说话,其余几人哪里敢怠慢,连声应着,而后与周焕嬉笑了两句,多是抬举,少有那几人又招呼了一声周易,便往着各自家中去了。

  周庄将一切看在眼里,微微摇头,各人对自家两个孩子的差别还是大了些,也难怪,一个是武秀才,说不得哪天就飞黄腾达了,还有一个百无一用的书生,不讥讽还是看在他是工头的面子上,假装看不见也正常。

  周易将那些个与他打招呼的一一记在了心里,这些都是老实人,以后若是有机会带一把便带一把,至于其他人,往后再如何冲他笑,他也权当看不见。

  读书人都是有傲气的,周易也不列外,梁翠芳是自家人,小事化了是最好的做法,可这群人如此看轻他,令得他心里有些不舒服了。

  “怎么样,我走这么多日,家里没什么事吧?”

  “哪里能啊!好着呢,不过刚刚您和他们说两天后集合,怎么?又接到活了?这么快?”

  “嗨,哪啊!你想得也多了些,我是想着我们这房子也该翻新了,住这么多年了都。。。。。”

  两人后头商量着事情,周庄进院门忽地看到了那一排摆在院中间晒着的搓衣板,有些好奇地打量了半天,搞不懂是何用场,梁翠芳赶紧解释,顺带着将周易这搓衣板的用途以及之后引起村里大婶们追捧,赚得的银两都与他说了一通,说得周庄眼里闪烁着阵阵惊讶,不由得朝着周易看了一眼。

  读书还是有用的!周庄的脑海不知为何冒出了这么一句,悠悠然说了一句:“如此我也就放心了!”

  周易听得一怔,周焕和梁翠芳听不懂这话的意思,他重活一世,曾经也为人父,哪里听不懂这话的意思,这是在说他周易有了赚钱的法子,令得梁翠芳的态度变化成了如今这般,他在外再也不用担心家里留他一人会如何受气了。

  这就说明周庄不是不知道梁翠芳在家给他脸色看,也不是不知道周易在家的日子如何的艰难。

  这是典型的父亲式的关爱,永远摆在心里,若是不细想,恐怕怎么样都感觉不到这份沉重如山的爱。

  周易有些感慨,天底下父亲大抵如此,如果他的前身知道自己的父亲不是不关心自己,而是爱在心里,怕是会别有一番滋味吧!

  而周庄如果知道周易已经换了个人,虽然外表没变,可灵魂却早已成了另外的人,他又会作何感想?

  周易不知道,但他知道这滋味肯定不好受,所以他心里忽然涌现出一个念头来,便是将周庄真的当成自己的老父亲,养他老,送他终,完成他前身应该尽的义务。

  就当是他占用了这具身体的报酬吧!

  晚膳很快就做好了,鸡鸭鱼肉一样不少,几人山南海北地聊着,不知时辰,吃得很尽兴,吃过了饭,收拾了饭桌,屋外的天已经黑了。

  “我去一趟刘大头家看看,昨天他先回来了,钱还得给他送去呢!”周庄从他带回来的包裹里拿出一个装着散碎银子的干瘪钱袋,便要出门。

  走到门口,忽地他停下了步子,转头看了一眼周易,道:“小易,天色有些晚了,你陪着为父走一趟吧!刘大头家离着可有些远!”

第6章 看风水
文人不弱全文阅读作者:熊猫没有凶加入书架

  梁翠芳劝了一句:“天色已晚,那还不如明天一早去,这会儿去万一碰到哪伤到哪,可就不值当了!”

  周庄摇了摇头,指了指周易,道:“别瞎担心,有小易陪着,不会出什么事的!”

  “那要不让小焕跟着?他好歹有些武功在身。”梁翠芳又道。

  “嗨,我这去刘大头家,不是去寻事,两儿子都带着,旁人看了还以为怎么了呢!你别添乱了,焕儿,你跟着你娘一起收拾,留着门啊,我们一会儿便回来!”

  言罢,周庄招呼着周易与他一同往着刘大头家去了。

  走出院门不少路,周庄道:“为父与你说件事情,你可莫要说与你二娘听,要不然的话,也是给她添堵!”

  周庄点点头,脸上丝毫不见半点惊讶,他是早猜到了,梁翠芳有一句话没说错,天色已晚,那还不如明天一早去,这也不急等着用钱,周庄为何还要彻夜出门,还带着他!摆明了就是有事,而且还与他有关系或者是他能帮上的事情。

  “昨天刘大头跟我说家里老爷子腿摔伤了,要提前回家,所以便早了我们一天,昨天就回来了,可他这一走,我又一细琢磨,里面有事啊!”周庄将他在心里嘀咕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原来,那刘大头前些年便跟着周庄跑建房了,也算是老兄弟两,年前家里要重建,也是周庄张罗了队伍给他家帮忙的,今年四月刚刚建成的新房子,很是漂亮,算是村里最大气的房子了,可这房子建成以后便出了怪事:先是他家小儿子突然被自家的狗咬了,再是他那口子在农田忙活突然晕倒,好些天都身子提不上劲来,再之后,便是他家老爷子的腿又摔伤了,总之这两个月他家里就没消停过。

  “你说,他是不是犯了什么忌讳了?你是读书人,懂得多,这也是邻里乡亲的,能帮一把是一把了!”

  “嘿,真行,爹啊,我说怎么非叫我与你一起呢!敢情拿我当跑江湖的算命先生了?!真有你的!”周易听清了周庄的要求,面上露出一丝哭笑不得的模样,嘴里嘟囔了两句。

  周庄听得他这话,也是老脸一红,不过嘴里回道:“你这叫什么话?怎么跟你爹说话呢!我说你是算命先生了吗?你就是想当,当得上吗?行了,你到时候懂,你就看看,不懂也别插嘴,反正也是邻居,就当去探望了,你又不是你兄弟,他以后弄不好便是让人巴结的,你没那命,就把家里这些左街右邻的照应好,以后还指望着他们多帮衬呢!”

  “行行行,我知道了,知道了!”周易摆了摆手,不想再听这些唠叨了。

  原本以为是父爱如山,没想到是个碎嘴。

  两人便这么到了刘大头的家,还别说,新翻新的屋舍就是不一样,比起周易家里那简单用木头堆砌成的木头屋简直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了。

  不过房子是不错,可周易一进去,便感觉心里有些压抑。

  “该不会,真犯了风水吧?”周易生前极爱看书,五门八类,各种闲杂书都有涉及,曾经有一段时间尤其迷风水学的书,几乎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所以对风水的一些简单讲究还是懂一些的,何为一间好屋子,首先得让人身心愉悦,一进房间感觉压抑,就说明这间房子风水不对,若是不调整,必有大害。刘大头家里这接二连三的事情来得颇为邪性,估计还真有可能与风水有关。

  不过他就是个半吊子,一眼看不出个究竟来,只能将屋里一件件一样样的过一遍。

  “怎么样?小易,为父话已经放出去了,说我这长子,有大学问,跟那群没用的书生不一样,你可以一定要找出些弊端来给为父涨脸啊!”周庄这时候跟着刘大头寒暄完,兴冲冲地跑到周易的旁边,低声道,“要不然今天晚上你就住这里不要回去了!”

  “嘿,您真是给我作脸!”周易没好气地回了一句,绕着刘家的宅子进进出出看了好几遍,好歹是看出了一些问题来。

  首先是这内室,太多狭长,久住容易引起人生病,刘大头他婆姨,估计便是因为此才犯了这病!

  另外,方才周易留意了一下,不论是刘家婆姨或者是刘大头他爹的房间里,窗口封得都不严实,留了许多的缝隙,风若大些便会顺着这些缝隙溜进来,这溜进来的风在风水学上称之为贼风,缝隙对着的又是床头,人长久吹着贼风必然头晕脑胀。整天晕晕乎乎地,能有精神吗?能不摔一跤吗?

  “总之这些都是要重新建的,若不然这种事情不会少的!”

  周易在周庄耳边低声说了几处他发现的问题,后者脸色发沉,他一开始也就那么一说,没想到还真是他们建的这屋子犯了什么忌讳,令得一家老小犯病,顿时心里一阵愧疚,当初刘大头想着再缓两天翻新的,是他非要拉着队伍掺和,现在好了,人家受罪,他心里滋味也不好受。

  告知了刘大头哪里几处犯了忌讳的,后者倒是很感激,拉着周易的手谢了好半天,这热乎劲让周易还真有些不适应。

  周庄带着周易走了,回去的路上,周庄一直沉着脸,面上表情变化无常,明显是装着事呢!

  安安静静走了好一会儿,周庄语气很是沉重,开口道:“小易啊!其实为父建了这么多年房子,一直不懂什么规矩,冲撞了什么也不知道,这样的情况发生过好些次了,好在其他同行也都一样,摸着石头过河,这在我们这个行当里已经是不成文的规定了,谁家出了事,主人家自己请先生摆平,这些年倒也不算惹上什么岔子,可如今这犯忌讳的事情落在自己人头上了,反而有些担心了!你说我们这一行,拿人钱财,还替人添灾,这得多缺德啊!万一遭了报应,落在我头上还好,若是落在你们几个小辈的头上,我到时候可真得后悔死了!”

  周易在旁边安慰道:“哎呦,行啦,瞧您这想太多的,您放心吧!这方面的事情我还懂一些,若不然,趁您在家这段时间,我教您一些,反正用得上,您看如何?”

1234567891011下一页
扫码
作者熊猫没有凶所写的《文人不弱》为转载作品,文人不弱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文人不弱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文人不弱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文人不弱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文人不弱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文人不弱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