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大芒列国传:风雨飘摇最新章节 > 大芒列国传:风雨飘摇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大芒列国传:风雨飘摇 连载中
分享大芒列国传:风…

大芒列国传:风雨飘摇全文阅读

大芒列国传:风雨飘摇作者:KualaL

大芒列国传:风雨飘摇简介:大道三年,大燕参军江皓月一族一夜之间被抹去,相连九族尽诛,屹立大燕八十载之江家化为灰烬,朝内朝外人心惶惶,矛盾日益突出,拉开了风起云涌岁月的序幕。 https://www.uukanshu.com
-------------------------------------

大芒列国传:风雨飘摇最新章节第13章 为天下布衣正名
第1章 风萧萧兮
大芒列国传:风雨飘摇全文阅读作者:KualaL加入书架

  大道十二年冬,漠北塞外,大雪皑皑,林海中一小木屋中篝火正盛,一约莫十岁孩童正守在床上一人旁。

  床上人约三十,咳嗽连连,气若游丝。孩童跪坐于一旁,紧紧看着此人,眼中可见晶莹。

  “我怕是熬不过了,咳咳..”这一下咳出一口鲜血,孩童惊得扑上前,“无妨...时候到了便要走了,我..也算是没有辜负了。”

  “秦大叔!”孩童紧紧攥着拳头,“我很害怕...”

  “害怕?!”秦大叔猛地坐了起来,咳嗽声消失,面色竟开始有了血气,他盯着孩童,“你给我记住!你姓江!大燕江家!江家没有一个人会害怕!”

  “我撑不了多久了,我走后江家就只剩你一人,你是江家最后的希望!”他缓缓地说着,脑海中的一幕幕仿佛重现在眼前,“当年只要一提江家的名字,北方戎狄便退却三百里,秋毫不敢犯,那是何等的威风!”

  “临安那一晚后,江家被抹去,只剩下了你。”他眼中有些黯然,“想不到今日你害怕了...”

  “我...”孩童低下了头,但旋即握紧拳头,咬了咬牙,“我是江家人!”

  “说得好!”秦大叔哈哈大笑,泛出泪花,“江云何在?!”

  “在!”

  “大燕万胜!”

  “大燕万胜!”

  “哈哈哈哈哈,江家不亡,我可以去见你们了....”

  江云恭敬跪坐于地,给秦大叔叩了三个响头,擦干泪水,于茫茫大雪中,葬其于后山。

  大道十八年开春,漠北疏勒城栈道冬雪初融,已有行商组建马队,收购城中货物,开始又一年的行走。疏勒城中也是渐渐地热闹起来,不少摊贩贩卖各式物件,吆喝声渐渐地也多了起来。人们的面上多是笑容,但也有人愁眉苦脸,伫立城门旁来回走动。

  “怎么还没有回来?”一着厚棉衣的肥胖男子甚是焦虑,“这批药材若是不能按时回来,那么我可是要关门了!”

  “老爷您先别急,这回护送药材的可是龙门镖局的,他们的实力可以说是这城中数一数二的了!”龙管家在一旁说道,顺道也给了守城门的军士一些钱财,嘱咐他们一有消息就通知。

  “那可是花了大价钱的!”提到龙门镖局,刘老爷心里也平和了不少,“不过这疏勒城外的山贼也越发猖狂了,上次张掌柜的三十车粮食就被劫去大半,若不是遇一奇人相助,怕是分文都不剩了。”

  说罢,只见不远处有人影越来越近,随从眼尖一下子看见,“老爷您看!”

  刘老爷连忙往前一看,这人影越来越近,但是却越看越奇怪,“怎么不大对劲?”

  二人带着家丁连忙往前去,却只看见一衣衫褴褛,全身各处有伤的人摇摇晃晃地过来。

  “哎哟!那不是龙门镖局的欧阳镖师吗?!”龙管家大喊了一声,欧阳镖师也被他托住。

  “我的货怎么了?!”刘老爷连忙问道。

  “山..山贼....”说罢,欧阳镖师便重重地倒了下去,背后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完了!”刘老爷一下子昏倒了过去。

  “快送老爷回去!...”

  夜深,刘府。

  刘老爷躺在床上,有气无力,“怕是这一次真的要关门了。这批药材有大部分是官府订购的,若是就这么没了,我怕不止关门,小命都不知道会怎么样。”

  “老爷,我倒是有个方法,不知道行不行得通。”龙管家思索了一会。

  “说,赶紧说。”

  “龙门镖局的欧阳镖师的实力已经算是城中数一数二的了,但是今日险些丧命,而且就这么一闹,恐怕其他镖局也不愿意接我们的单子。但是老张家之前不是有奇人相助嘛。而且听说那奇人一人就打败了十数名山贼,如果能够得到他的帮助,说不定我们可以拿回这一批药材。”

  “但去哪里找那奇人?”

  “老张家或许可以,但老爷您恐怕要付出一定的东西了。”

  刘老爷闪过肉疼的神色,“罢了,小命要紧,你赶紧去吧。”

  张府。

  “事情就是这样。”龙管家恭敬地作揖。

  坐于主位的张掌柜望了望龙管家,“我们也想帮忙,但是...”

  张掌柜露出为难的神色,龙管家咬了咬牙,“但说无妨!”

  “那奇人我们也不是很相熟,上次也是幸亏他路过才顺手帮了我们一把。”

  “不过呢...”张掌柜看着龙管家,“如果那月息方面能减免一半的话,或许我们也可帮你想想办法。”

  张掌柜笑眯眯地看着龙管家,心想你们也有这一天,平日里仗着有几个钱财也是威风得不行,今天还不是要低声下气地来求我。

  “小人得志!..”龙管家小声嘀咕了几句,但仍挤出满脸的笑容,“成交了。”

  “龙管家跟我来一趟吧。”张掌柜哈哈一笑,盘算着缩减的月息恐怕足够他盘活几盘生意,至于云公子愿不愿意帮忙就不关他的事情了。

  张掌柜想到这里也觉得有点奇怪,他本来是打算直接推掉的,但是那位云公子一听到刘叁这一个名字便改变了主意,表示想要见一见这位刘老爷。难不成他们之间认识?但是张掌柜也不再深究下去,毕竟云公子对于自己来说是个大恩人,若不是他出手相助,只怕自己都没有粮食度过这一月了。况且这云公子生得高大,仪表堂堂且身手不凡,若是能把他拉入府中,便是得了一大助力。可惜自己没有一个女儿,到了这时候他便是有些恨自己重男轻女的毛病了。

  幸好刘老爷也没有女儿,不对...他好像有一个女儿,不过居于临安。难不成云公子看上了他的女儿?那我如果再摆着架子,说不定会让云公子不快。

  想到此,刘掌柜对龙管家的态度竟是和缓了几分,让龙管家暗自称奇。

  “到了,云公子已经在里面了。”张掌柜笑了笑,轻轻地敲了敲门,“云公子,刘府来人了。”

  “让他进来吧。”

  龙管家便轻轻地推开了门,只见一白衣少年正端坐在那里,烨然若神人。

  龙管家细细打量了一番,暗道此人果真非同凡响。

  “云公子,实不相瞒,我这次前来便是想请云公子帮忙取回药材。”

  “你这取回怕不是这么简单吧。”

  “这批药材对于我们的刘家十分重要,可以说是刘家的性命也不为过,恳请云公子可以帮我们这个忙!事后一定重重酬谢!”

  “那么..这份酬谢有多重呢?”云公子玩味地看着龙管家。

  “刘家付出什么都可以!只要云公子肯帮忙!”

  “真的什么都可以吗?”

  “是的!我可以代表我家老爷的意思!”

  “人命..也可以吗?”龙管家看着云公子的平静的眼睛,内心却如坠入冰窟,让他不禁后退了几步,不敢发出一句话。

  “哈哈,仅仅是玩笑罢了。”云公子忽而微笑,“药材我可以帮你们拿回来,但是有条件。”

  “请尽管说!”

  “我要一百八十七坛上好的女儿红,并且还要刘老爷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龙管家忍不住问到,随即他意识到自己失言,“还清云公子体谅。”

  “一个小小的问题而已。”云公子想了想说道,几缕凉风拂进。

  “这塞外的风,满萧瑟的啊。”

第2章 煮酒
大芒列国传:风雨飘摇全文阅读作者:KualaL加入书架

  深夜疏勒城,各户搭上门栓,喧叫的狗子被拉入柴房,有小儿啼哭无法入睡,其母耳语几句“北戎来了。”,小儿便就能入睡,不再发出声响,甚为有效。一队军士于城中四处查看,按道理说不应看见其他人走动,但那火把所示方向却赫然出现人的倒影。刚入伍十五日的军士即刻拔刀,紧紧盯着人影方向。行伍中其他军士并无太大反应,新兵右旁一老兵按住他的刀柄,领头的小统领也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停在原地等待着。

  那人越发接近,看见巡逻军士神色没有什么变化,伛偻着身子,从袖口中摸出一小袋,恭敬地递给了领头人。领头人掂量了一番分量,将那袋子扔给身后副官,带着队伍继续前进。

  龙管家一直在旁候着,等最后一位军士离开后,即刻没入黑暗中。

  “老爷,那姓云的答应了。”

  “他的条件是什么?”

  “除去张家要去的五分月息,姓云的却不要钱财。”

  “哦?他要了什么?”刘老爷有些奇怪,躺在床上思索着。

  “一百八十七坛上好的女儿红...”龙管家缓缓说道,“他还要老爷回答他一个问题。”

  “一百八十七...”刘老爷像是听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猛地从床上坐起,脸上血色减少大半,“不可能的...”

  “老爷!”龙管家连忙上前,“要保重自己的身体!”

  刘老爷神情变化不定,嘴角嗡动,眼睛有些空洞。

  “他...他今年多大了?”

  “姓云的并没有说,但是就小的看来,约莫十六七的年纪。”

  “十六七...”刘老爷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那般,竟是倒了下去。

  “老爷!快来人!”

  两个时辰后,刘老爷方才缓缓睁开双目,但神采不再,看上去似衰老十载。

  他示意龙管家,龙管家即摆手让仆从都离开房间。

  “老爷,你醒了。”

  “阿龙啊,你跟我有多久了?”

  “十五载了。”

  “莺儿出生的那一年你就来了吧。算算的话,莺儿也快可以嫁人了。”刘老爷眼中泛出一丝喜悦,但旋即消逝。

  龙管家没有发一言,低头不语。

  “该来的总会来的,也该是时候了。”刘老爷艰难地坐了起来,龙管家连忙在一旁搀扶着,“阿龙啊,帮我研墨吧。”

  刘老爷坐于床榻,环顾四周,那青萝丝幔帐整洁如斯,桤木影纹桌列于左右,一方端砚早已研好,狼毫笔宣城纸东阳镇。

  相顾无言,刘老爷修书一封,着龙管家亲自送到临安。

  翌日晨,城门开,人流涌动,来往商队较昨日减少大半,但仍有人选择驮运物件出关贩售,一来一回之间,若是能回来,所赚得利润将远超出货物。临行前夕,刘家商队停于城门后一市,作临行前物资补充。早市人尚少,但吆喝声不止。

  “一文钱十个馒头了哎,上好白面了哎...”

  “上好刀伤药,五十文一瓶了...”

  隔壁茶摊老板忙着熬制茶汤,坐于此地二人则是不急不慢地喝着茶水。

  二人皆着粗布棉衣,呼吸间白气飘散。

  “云公子,兵器已经放好了,除了我们自己没有人能够发现。”

  “等到了地方就开始吧。”江云说道,“去把。”

  “是!”萧一古听罢就去安排后续,江云则是盘算着等下怎么取回那批药材。

  这批人乃是江云从刘家要来的好手,但是比上镖局的镖师仍是差了不少,不过胜在人多,此次刘老爷给了他足足三十五人,几乎是把整个刘府的壮丁都拉上了,可以看出他对这批药材有多看重。

  不过一切仍旧如此平静,城中没有什么变化,吆喝声还在,升起的水雾飘忽。

  不远处摊子,老板于冬果处割开口子,轻轻放入瓷瓶中,底下柴火醇厚,温热酒液香气咧出。孩童好奇地看着,老板也不驱赶,反倒是洗净几个递给了他们。其中有一童想碰触瓷瓶,却被老板抓住小手,“酒液正温,不可嬉戏。”

  江云找了个座位坐下,“冬酒两壶。”

  店家看了江云一眼,“不是本地人吧。”

  “不是,忙完这阵子就回去。”

  “回去好啊,这里不像以前了。”店家轻轻托着温着酒液的瓷瓶放下,“雪退了,北戎也快要来了。这日子不好过。”

  “倘若是从前,北戎怎么会敢犯边。”店家缓缓地说着,“那时候我和我兄弟常出塞外,不用害怕太多,但自从戎患回来,死的死,逃的逃。”

  江云默默无言,“恐怕没有北戎,这周围也不太平。”

  “我们这些平头百姓能做些什么呢?”

  “不过苟且偷生罢了。”

  江云饮了一口酒液,浓厚的酒香扑鼻而来,辛辣的酒液灌入喉中,添了几分热气。

  萧一古咽了咽口水,江云笑了笑,“这一瓶是你的了。”

  萧一古忙道了声谢,端起酒就狂饮。

  “那三个镖师来了没有?”

  “还没有。”萧一古有些无奈,“他们一个时辰前便说等等。”

  江云皱了皱眉,“那便走吧。”

  “可是...”

  江云翻身上马,正欲离开,却见街道口三人摇摇晃晃地走过来。

  “不是说了等等嘛!”张三没好气地说道,“我们还没有爽..哦,我们还没有准备好。”

  自从龙门镖局的欧阳镖师被打了个半死不活以后,龙门镖局宣布不接任何护送货物的单子,如今唯一敢接的就只有云海镖局。

  这一趟跟着江云他们商队的便是还有云海镖局的三位镖师,张三,赵四,马五。

  “对啊,要是你们不等我们,万一路上遇见什么,那可就和我们云海镖局没有任何关系了。”赵四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乳臭未干的臭小子。”

  “你们这个样子,遇上山贼,恐怕也没有多少活路。”江云看着满身酒气的三人,淡淡地说道。

  “那可不一定,我们可是疏勒城第一的云海镖局。”马五摇摇晃晃地走到商队,脸上还有着脂粉印,“但是如果把我们三个惹不开心了,可就没有人能够保你们走出这镇远关。”

  萧一古握紧拳头,但仍旧把三人招呼到商队中,连他们趁机摸走几坛女儿红也当做看不见。

  商队缓缓离开,身后店家收拾着酒瓶,而后割开几个冬果,细细放入酒液,候着酒液温好那一刻。孩童不知去了何方,地上有几枚冬果的核。

  疏勒城出外一百里即为有重兵把守的镇远关,出了关就是北戎游牧地,北戎需关内的茶叶棉衣等物事,行商常以此换取牛羊等,来去互通,可赚取大量利润。但这疏勒城与镇远关之间的一百里地,雄奇险峻,山势参差不齐,数处关隘口极其险要,故山贼出没期间,又因环境的复杂,往往来去无踪,无法追查。对于这种情况,疏勒城与镇远关的将士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偶尔山贼太猖獗便是扫荡一下。

  在昨日刘老爷商队被劫去后,今日商队一下子少了不少,也有不少人怀疑刘老爷的头脑,毕竟自己的商队昨天刚被劫完,今天还继续派出商队。但不约而同的,除刘家商队以外的其他商队,纷纷停在栈道入口。江云没有说什么,径直地走了过去,刘家商队也跟着走了过去。等到刘家商队走出十里地左右,其他的商队才缓慢地通过入口。

  那三名云海镖局的镖师躺在马车中呼呼大睡,江云望了望马车,再看了看上方险峻山形,把萧一古喊了过来。

  “离上次你们被劫的地方有多远?”

  “不远了,只有约莫五里地。”

  “那好,你听我说..”江云对萧一古吩咐了几句,萧一古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但仍然点了点头,悄悄地嘱咐其他人一番。

  江云说完看了看马车,又看了看上方险峻处,骑着马缓步前行。

  走到此处,栈道越发狭窄,只能容十人同时通过,峭壁高耸,冬雪初融时不时滴落些许水滴,发出啪嗒的声响。四周十分平静,或者是寂静,更无林中鸟叫,只有风刮过时的霫霫索索的声音。

  “嗖——”尖锐破空的一声打破所有静谧,只见声方才一出,底下的一名刘家好手被刺中肩部,应声倒下。

  “吼——!”山崖两旁出现震耳欲聋的吼声,大量人影刹那间从林中冒出。

第3章 萧墙
大芒列国传:风雨飘摇全文阅读作者:KualaL加入书架

  上方山崖齐刷刷冒出数十条人影,静寂被打破,四面八方射来利箭,一轮箭雨过后,刘家带来的好手们又倒下七八个,剩下的人则躲在货物的后面,手中握着刀,紧紧地盯着四周。受了箭伤的人发出痛苦地叫喊,江云看了看箭头,上面还残留着绿色的汁液。地面遍布着箭矢,唯有云海镖局三人所乘坐马车光洁如斯,没有任何一支箭矢插到上面。

  “杀!”山上一声大吼,二十多个山贼冲了下来。剩下的刘家好手们也与之厮杀了起来。

  与此同时,马车内闪出三条人影,正是那云海镖局的张三赵四马五。

  “你们竟然真的!...”萧一古大声痛骂,“一群白眼狼!”

  “哈哈哈哈,你们今日就死在这里吧!”只见三人拔出利剑,“这批货物我们要了!”

  “只能怪你们自己命不好了!”赵四砍倒前方一位好手,“都给我上!干完这票回去找你们的女人们!”

  “吼---”山贼们眼神中冒着狂热,争先恐后地冲下来。

  山贼们和云海镖局三人里应外合,让刘家好手和江云一下子处于极度危险的局面。

  萧一古奋力砍倒两个山贼,往江云这边靠去,剩余的十多位刘家好手也纷纷靠向江云,形成团状。

  “还有多久?”江云挑翻靠近的山贼。

  “我放了能药倒一头牛的分量,那可是私人珍藏,办事必备!”萧一古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把你们的刀片子丢下,兴许还能留你们个全尸。不然的话,拿你们去喂这山中饿了一冬的野狗!”赵四恶狠狠地盯着剩下的人,“我给你们三个数的时间,过时不候!”

  “放屁!你们云海镖局勾结山贼,传出去你们也活不了!”萧一古大声喊道,更加握紧手中钢刀,显得十分害怕,好像对三人充满恐惧。

  “哈哈哈哈,你说的没错,传出去我们谁也活不了..但是你们今天有谁能活下来吗?”赵四轻蔑地扬起嘴角,“方才的声响已经他们已经看见了,那些胆小的商队早就跑了,至于其他..没有人会来解救你们的。”

  “此处与镇远关不过数十里,你们难道就不害怕吗?”

  “哈哈哈哈!你难道就没有想过我们为何能逍遥至今日?”

  “还有你...云江,上次的事情我们还没有完。”赵四剑尖直指江云,“杀人偿命!”

  “那可不一定。”江云望着赵四,“如果我说,你们的演技太差了呢?”

  “时候快到了,你们该上路了!”江云大喝一声,长枪挑起一具山贼尸首扔向赵四。

  赵四闪身一躲,拔剑想要冲上去,却发现自己的四肢失去了力气。

  “你..你下了毒....”

  张三赵四马五三人纷纷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剩余的山贼失去主心骨,被江云带着剩余刘家好手杀个大败。

  剩下的山贼都被捆了起来,江云安排了人清理栈道,带着萧一古来到这些匪徒面前。

  “你们的山寨所有的情形。”

  “别妄想了,我死也不会跟你们说的!”一名山贼大声喊道。

  “咚-”江云刀起头落,这名山贼头颅保持着死前那一刻的滞然,他甚至没有想到对方真的就杀了他。

  “下一个。”

  “我..我什么也不知道啊!”

  “咚-”

  “别杀我!..我真的..”

  “咚-”

  地面上多了三个头颅,江云表情依旧平静淡。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发抖,哪怕是萧一古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想要呕吐的冲动越来越强烈。

  “呕--”有一位刘家好手忍不住跑到一旁,甚至还有几个山贼昏倒了过去。

  “马五。”

  马五低着头,牙关紧咬,身体在颤抖,但没有发出一句话。

  “倒是个汉子。”

  “咚-”

  马五身子重重倒在地面,血液不断喷涌而出,染红雪融不久的栈道泥土。

  江云正欲找下一个,且只看见张三哇地一声叫了出来,“别杀我!别杀我!我什么都说!..”

  根据张三所说,他们青泉寨藏在栈道以上的密林中,寨中除去他们今天出来的,还有五十人,其中二十为精壮汉子,剩下的都是些老弱妇孺。从他们现在这位置上去,两个时辰内肯定能到达。上次劫去的那批药材就放在了山寨的洞穴里面,他们还没有动过那批药材,打算等过几日再处理。寨子里面有三个当家,三当家上次被江云杀了,二当家就是赵四,大当家外出未归。

  “走哪个方向。”江云看着张三的眼睛,“如果说错了,你知道会怎么样的。”

  “往南..你要相信我!”张三不敢与江云直视,扭头偏向一旁。

  “你个杀千刀的!”赵四狠狠啐了一口。

  “去给他一点教训..记得留着他的命,还有点用处。”

  两位刘家好手便带着赵四到一个角落,江云则是吩咐萧一古几句,而后闭目眼神,对一切不闻不问。

  “奶奶的,你杀了我的兄弟!”一人重重踹在赵四胸口,“要不是不能杀你,你的头我要了!”

  赵四猛地吐出一口血,缓过神来时他看了看周围,这个角落只有他和这两个人,而他的无力感在渐渐地消失。他咬着牙,恶狠狠地盯着方才踹他的那人,“给我等着。”

  “妈的还这么嚣张.”那人被盯得发毛,“我们好好招呼他!”

  一番拳打脚踢,赵四身上多了许多淤青,眼睛几乎睁不开,就这么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他这不会死了吧?”那人连忙上前探一探他的鼻息。

  “死吧!”赵四猛地往前一顶,将那人顶飞出去,后一脚踢开另外一人,转身迅速窜入密林。

  萧一古带着人想要追赵四,无奈赵四身形矫健,一下子便无影无踪。

  “没事,让他走。”江云笑了笑。

  这漠北的水,真不简单。

  “接下来,你该跟我说真正的东西了。”江云将刀刃抵在张三脖子,冰冷的触感让张三心头一跳,“唔?”

第4章 茫茫兮
大芒列国传:风雨飘摇全文阅读作者:KualaL加入书架

  萧一古打点着剩余刘家好手收拾,清点一下发现此次只剩下了一十七人,带来的三十三五位好手去了一半。他看着倒在地上的十八位兄弟的尸体,有些甚至还不完整。这十八位兄弟平素与他都是一起生活,在这一天以后,他们永远闭上了眼睛。

  江云拍了拍萧一古的肩膀,“诸位,取酒来!”

  冬雪初融,血染不散,箭矢无数,刀剑四落,萧瑟寒风。

  江云高举酒碗,清冽酒液不住摇晃。

  “送兄弟们一程!”江云双手举着酒碗高于头顶,缓缓俯身揖拜,凝望许久,将酒液轻轻洒于地面。其余人也跟着江云一起,对逝去手足给予最后敬意。

  “把他们带上来!”江云一挥手,立刻便有人把剩下的山贼俘虏带了上来。

  “是谁杀了他们?”

  “青泉寨!”

  “该当如何?”

  “杀人偿命!”

  “杀!”

  人头落地,血溅四方。

  在一旁颤抖的张三直接昏死过去,动弹不得。江云命人将他带上,然后把萧一古叫了过来。

  “你带几个兄弟先把张三藏好。”江云说完,又耳语几句,萧一古点了点头,带着几个人带着张三上山寻了地方藏起来。

  “算了算时间,也该到了。”江云所在地面开始发出嗡嗡的震动。

  一通忙活后,震动声越来越近,不久后一队约莫三十人的骑兵便出现在江云面前。

  领头的骑兵约莫四十岁,纵他已经戎马半生,看见面前场面也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十来个浑身是血,灰头土脸的人冷冷地盯着自己,角落处还堆着十多具尸首,人头散落一地,血染栈道。商队破损十之七八,被打翻的酒坛潺潺地漏着。

  李副将也是停住了。

  就是这么一群人,竟然还活着。往常他到的时候,山贼已经劫掠一空,剩下的都只有残缺的尸首还有破碎的货物,但今日这群人竟然败了山贼,而且瞧他们一个个经过这场战斗以后仍是有一股狠辣的气势。

  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位少年,虽着粗布棉衣,满脸血污,但身形丝毫不变,巍峨兮悍然无惧。

  李副将翻身下马,“我们来晚了..”

  江云俯身作揖,“在下云江,多谢将军来援。”

  李副将被江云这么一弄十分的不好意思,连忙扶了江云一把,“我乃镇远关副将李恒,若是我们赶早些来,死伤兴许能少些。此乃李某之责也。”

  “听闻你曾与那贼子大战一场而全身而退,若是不嫌弃的话,叫我赵大哥即可。”

  这李恒倒是个实在,也没有什么架子,连忙吩咐了军士帮忙打扫栈道,尽快恢复栈道交通。

  江云默不作声地向身后作了一个赵恒没有察觉的手势,“李大哥,实不相瞒,这一次我们损失惨重,带来的三十五位兄弟折去一半...”

  “这青泉寨山贼害我大燕子民!可恨矣!”

  “李大哥请这边说话。”江云示意李恒一番,将其拉到角落,“我们抓了青泉寨的一人,他说的李大哥或许会感兴趣。”

  萧一古便悄悄地将张三带了下来,张三此时仍是昏了过去,萧一古便取了一瓢水直接泼在他脸上。冰冷的水直接刺醒张三,他猛地扎醒过来。

  李恒望了江云一眼,江云连忙抱拳,“事关紧要,请李大哥恕罪。”

  李恒摆了摆手,“无妨,且听听这贼子怎么说。”

  听完张三所言,李恒握紧拳头,“这贼人一日不除,我大燕子民就要受一日害!”

  “除此贼人,不仅可减我大燕子民之害,但这仅是其一。”

  李恒闻言,“哦?”

  “那张三,也是云海镖局的镖师。”

  李恒脸色一变,江云继续说着,“此番我们雇佣云海镖局三名镖师,张三赵四马五,三人皆是青泉寨之人,其中赵四甚至为青泉寨的二当家。”

  “更为重要的是,此人自称认识关中人士。”

  听到这里,李恒眉头紧皱,这件事情超出了他的预料。他对于云海镖局在昨日刘家商队被劫以后仍然接镖隐隐觉得奇怪,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这青泉寨竟然勾结了守关军士,在疏勒城中甚至还与云海镖局有关联。这里面可是牵涉了很大的一张网啊。

  李恒正欲开口说什么,江云却目光如炬地看着他。

  “将军何不听我说几句?”

  “大燕连年边害不止,民不聊生,小小青泉寨在此盘踞已久,搜刮无尽民脂民膏,百姓怨声载道,除之,不仅可得人望,还可慰我戍边将士风尘之苦。此为其一。城中云海镖局亦是青泉寨耳目,与疏勒城脱不了干系,此事若传出,人头落地算是轻的,此为其二。其三,也就是最重要的,青泉寨与守关军士有所勾结,而能庇护其如此之久之人,绝非简单人士。但细想,青云寨便不会留下些什么东西吗?”

  江云之言字字珠玑,让李恒一下子想起自己戎马半生,不知不觉已然二十载,看样子是到头了,如今却有一机会让自己重燃希望。

  “所为何?”

  “无他,李大哥非池中之物也,若是就此沉沦,我大燕怕是失去一大臂膀。”江云笑了笑,“我所欲者唯昨日被劫去之药材而已。”

  “好!云贤弟此番让我等佩服!”李恒哈哈大笑,俯身向云江低语,“具体事宜我且去安排,但愚兄有一请求。”

  “且请尽言。”

  “此次事件非同小可,我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人。”

  “云江请从。”江云俯身作揖,李恒赞许地拍了拍江云的肩膀。

  一番收拾,栈道回复如初,李恒派了一名军士回疏勒报信后即匆匆带着军士回关,

  “公子,此人能信吗?”萧一古悄悄问道。

  “可信亦不可信,但这青泉寨也唯有指望他了。”江云望着李恒逐渐远去的方向,“死去兄弟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吗?”

  “都安排妥当了,但是有一事一古想不明白。”

  “李副将带走了那张三,公子之前又为何放走赵四?”

  “时候尚早,我们先回去,再与你慢慢道来。”江云笑了笑,萧一古仍旧是一脸疑惑。

第5章 暗流
大芒列国传:风雨飘摇全文阅读作者:KualaL加入书架

  一行人风尘仆仆地返回,沿路可看见车辕碾压的痕迹,十分杂乱,那群商队估计在看到他们遭到袭击之后即逃也似的离开了。行至近日落时分,方至疏勒城。疏勒城此刻已然戒备森严,城墙上士兵比以往多了将近三分之一,下方城门入口处士卒亦在仔细盘查过往人士。待到江云等人靠近,士卒看了他们一眼,命令他们停下,仔仔细细检查一遍后才放行,还以留样的名义要走了数坛女儿红。城中右方原本无比显眼的云海镖局此刻被一群兵士牢牢围着,不远处则是窸窸窣窣讨论着的百姓,其中曾经付了大价钱给云海镖局的商户更是满脸苦涩,指着云海镖局所在地一顿痛骂。城中各处张贴的告示以及通缉令已然清楚告知众人,“云海镖局私通青泉寨,知情者应予官府报案云云。”,曾经的疏勒第一大镖局算是倒了。

  告示栏中贴着各类通缉令,遍布全城,协助抓获一名贼人可得二十两银子。很多人跃跃欲试,毕竟一名贼人就可得二十两银子,这可是几乎顶得上十来年的花费了。

  不断行进中,沿途行人也是注意到了江云等人,议论纷纷。江云望着云海镖局的方向,听到不少百姓也在说这一次的事情,据说那云海镖局的主人便是青泉寨中人,官兵去到那云海镖局之时,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了。说罢那人小声嘀咕了几句,却被同行另一人掩住嘴巴,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旁边摊贩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收拾着木桌上碗碟,准备着收摊。江云默默地看着收摊的两人,走了过去寻个座位坐下。

  一浓眉大眼的汉子走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们已经收摊了。”

  江云打量一番这个汉子,“可还有茶水予我一口?今日死里逃生,未曾饮水。”

  汉子面露为难,回头看了那端着碗筷的另一络腮胡须汉子一眼,胡须汉点了点头,此人便取出一壶茶水,为江云满上一杯。江云一直看着他的动作,手指轻敲木桌。

  “请慢用。”汉子笑了笑,转身欲离去,却被江云喊了一声。

  “店家很喜欢练武吧。”江云手指轻敲桌面,漠然浅笑。

  汉子愣了愣,“怎么可能呢,我们二人不过做些小生意混口饭吃而已,都是地地道道的庄稼汉子。”

  “小生意..比如说打家劫舍那种对吧。”

  只见那汉子大喝一声,孔武有力的右臂刹那间往江云打了过去,江云早有准备,身体一侧躲了过去,左手迅速搭上汉子右臂关节处一扣,汉子吃痛,正欲抽身离开,江云用力一卸,汉子关节处发出声响,竟是一下子脱臼,那汉子痛苦地喊了一声。江云往前一探,右拳用力击于汉子太阳穴,快要打到之时,一股凌厉的破空声嗡嗡地炸出,六枚飞镖直指江云。江云连忙往左侧扑去,胡须汉趁机一把挽起同伴,往无人处奔去。

  “嗒嗒嗒——”整齐划一脚步声从四周传来,手持长弓之士兵早早候在两人奔逃方向。

  “贼子休逃!”官兵中一统领喊道,“放箭!”

  箭矢应声放出,两贼人恍惚间扎成了刺猬,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连个活口也不留..”萧一古一脸震惊。

  一位统领带着士兵走向江云,“太守有请云公子到府中一叙。”

  太守府位于疏勒城中央,门口有精锐军士把守,屋顶各处隐有银光泛起,江云每行一步都觉得有许多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行走间进入太守府,江云只觉府内府外全然两个世界。府内入门处之屏风上所作为二百年前南朝画师明越榄所作《赋廉图》,漆版彩绘于上,亦是上好木料。绕过屏风,顶梁大柱勾纹雕刻,尽态极妍,地上所行之路为花岗平岩,行走颇为舒适。

  统领将江云带到内阁书房,轻轻敲了敲门,“大人,云公子到了。”

  “进来吧。”一声苍老而仍有劲的声音从书房外传来。

  江云缓缓走进,只觉书房内部装潢看似朴素,然每一样用料都上乘,如那黄花梨圆桌,太雅明栏灯。

  “大人。”江云俯身行礼,一位老者正坐于椅上,书写着什么。

  “今日之事,觉得如何?”老者未看江云,仍旧在写着东西。

  “今日我等被劫,幸捡回一条性命,只欲完成刘家嘱托,别无他求。”

  “那贼人,你怎么发现的?”

  “寻常摊贩,虎口怎可能有厚茧。”

  老者抬头看着江云,眼中泛着精光,“我乃疏勒父母官,对于青泉寨的祸害十分厌恶,今日幸亏云公子,才有机会彻底铲除这等贼子。”

  “说起来,老夫还要感谢你。”老者看着江云,微微地笑着,看不出任何神情变化。

  江云淡淡地看着老者,神色亦无一点变化,但能感觉到如芒刺背,此人看似平淡无奇,扔到街上恐怕只觉是普通老者,但言语间隐隐有一种气势,若是寻常人,恐怕不可与之对视。

  凝望许久,两人无任何言语,太雅灯依旧明亮着,唯有门外的黑暗更加深了一分。

  “很不错。”老者打破沉默,“告示中言协助抓获一名贼人可得二十两银子,你今日贡献甚大,等下到衙门处取八十两银子,算是对你的一点心意。”

  闻言,江云向老者道了声谢,门外一切恢复如初。

  衙门师爷在登记后,恭敬地把八十两银票递给了江云,江云将银票分成两份,一份二十两银票放入怀中,一份四十两银票交给萧一古,让其分发给兄弟们。

  “云公子..云大哥,这太多了!”萧一古表示不愿收下,刘府的抚恤金已经发了下去,死去的兄弟每人分了二两银子,足够他们的家人过好几年了。

  “听我的,拿去就是。”江云摆摆手回了自己所住客栈。此前他住于张府,但不可能总是住在那里,他便去了城中客栈,要了一间房住着。

1234567下一页
扫码
作者KualaL所写的《大芒列国传:风雨飘摇》为转载作品,大芒列国传:风雨飘摇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大芒列国传:风雨飘摇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大芒列国传:风雨飘摇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大芒列国传:风雨飘摇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大芒列国传:风雨飘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大芒列国传:风雨飘摇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