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我有一座山最新章节 > 我有一座山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我有一座山 连载中
分享我有一座山

我有一座山全文阅读

我有一座山作者:老街板面

我有一座山简介:于飞离婚了,离开了大都市那种快节奏高压力的生活,带着乖巧的女儿回到老家,打算在家种种田,养养鱼,过那种父辈过了一辈子的农民生活。直到那次收拾老屋…… https://www.uukanshu.com
-------------------------------------

我有一座山最新章节第298章 我跟你1块去
兄弟
我有一座山全文阅读作者:老街板面加入书架

  于飞口中的二哥是在上初中认识的,叫陈凯强,那个时候,在一个班级上学,在一个院子住。初中离家有点远,所以那个时候都是在学校附近租房子住,于飞比较方便,于飞上初中的时候我姐已经嫁人了,在镇上教小学,于飞的大姐夫也是一个小学教师。小学老师只要结婚的可以三家住一个院,房子有点类似于四合院的那种,当时于飞就住他姐家里,陈凯强住他爷爷那里,他爷爷是退休老校长,当时还有一家姓魏的老师。小学对面就是中学,就隔了一个菜市场,从那个时候起他们就在一起玩了。

  在初中还有能玩到一起的还有四个,那个时候受香港电影的影响,他们几个就拜把子了。于飞年龄最小,排了老六,陈凯强排第二,他们俩的关系最好,他一直很照顾于飞,下学以后他们经常联系,陈凯强在县城的医药公司上班。于飞结婚的时候他也去了,此刻听到我打电话说离婚了,感觉不敢相信

  “真的假的?你现在在哪?”

  “真的,这种事我骗你干吗?”于飞苦笑到说

  “你现在在哪?我找你去?”陈凯强问道

  “我在民政局门口”

  ”在那别动,我马上到”说完那边就立马挂掉电话。

  于飞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忙音,不禁苦笑着摇摇头,几年没见陈凯强的脾气还是没变,做什么事都是风风火火的,人不错就是性子太急,于飞想到应该给家里打个电话说一下,跟父母说了一声离婚证已经办了,去县城朋友那散散心去,父母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叮嘱他注意安全,做什么事别冲动,于飞一边有点心不在焉嗯嗯的点头,一边看着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

  挂了电话没多久就看到一辆黑色奔驰冲着自己直冲过来,于飞疑惑的左右看了一下,旁边没有其他人,貌似就是冲着自己来的,心里还想着自己似乎值不得别人用这车来买凶吧?!再说用这车似乎有点不划算!

  离得还有十几米远的时候就看到副驾驶窗户打开,伸出一个脑袋,冲着他大喊:“老肥!”于飞一听就知道,除了那几个把兄弟没有人这么喊他,上初中时他是哥几个里面最胖的,虽然只是比别人胖了那么一点,胆也被冠上了老肥的外号,用其他兄弟的说法就是这样喊着比较亲切,在于飞抗议多次无效的情况下,也就默认了。

  自从下学分开后就很少有人喊他这个外号了,今天突然听到有人在喊,顿时感到很亲切,定眼看了看,那头发吹的跟马杀鸡似的,正是自己的四哥范辉,不错的一个人,要不然当时也玩不到一块去,就是人有点逗比属性。那就不用问了,开车的肯定是陈凯强,于飞记得就就陈凯强一个人有驾照。这时车停到于飞面前,范辉先跳下来给他一个拥抱,双手在后背使劲砸着,嘴里喊着:“老肥,你想死我了,啥时候回来的,咋没有提前打电话?”

  于飞夸张的咳嗽,一边把他往外推着:“你想谋杀啊,四哥!“

  这时陈凯强下车,一脚把范辉踹到一边,不管他的唧唧歪歪,对于飞说:”你刚刚在电话里说,你离婚了,到底咋回事?这事我感觉咋那么不靠谱呢?你们闹着玩呢?果果都多大了?都上幼儿园了,不在家好好过日子离啥离啊?“

  “下人家不愿意在这个家待了,嫌我没出息,挣得钱不够多,”于飞说道,“而且人家在外面眼界也变宽了,对于价值的理解也跟咱们不一样了,既然她铁了心要走,咱也不能把她拴起来吧,就算能留住她的人,也留不住她的心,迟早都会离开的。何况她连孩子都没打算要,既然都这样那就放手吧。”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范辉在旁边问道“果果在一天天长大,你应该考虑的事情很多,把你该担的不该担的责任都要担起来”

  ”行了,别多说了,上车,咱们找个地方坐坐,好好聊聊。“陈凯强说到

  三人上了车,这时于飞才想起来问道:”二哥你这两年发了,我记得我结婚的时候,你上我们家开的就是辆面包,这才多久就鸟枪换炮,改开奔驰了“

  “二哥现在混成老板了,都有了自己的办公室了,我现在就跟着二哥混的,就指着二哥吃饭呢!”范辉接道,“要不老肥你回来吧,咱们在一起干点事情,最起码比你在外面打工要强点,还能经常回家看看孩子。”

  “别听他瞎比比,就是在医药公司租了一个办公室,平时跑跑业务之类的,没有老四说的那么夸张,买这辆车其实就是撑个面子,要不然你去谈业务连门都不让你进。”陈凯强在前面头也不回的说

  “我现在还没有想好,其实我现在了脑子很乱,你看我现在跟个没事人一样,实际上自己都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感觉想的很多,但回过头一想就觉得啥也没想,”于飞看着窗外的车辆上说道,或许觉得坐的不舒服,调整一下姿势又说到:“我现在挺羡慕你们的,在挣钱养家的同时也能和家人在一起,我这几年一直在外面打工,很少有时间陪果果,这次又整出这个事,果果还不知道,想想都不知道给怎么面对果果”

  说到果果的时候,于飞又有点哽咽,他自己心里清楚,不是为了这段夭折的婚姻,而是想到果果跟自己要妈妈时的场景,他能脑补到果果站到自己面前问妈妈去哪儿,睁大那双清澈的眼睛期待自己回答的画面。心里有点扎

   “没事,你还有咱爸咱妈,你还有咱们这帮兄弟,眼前的困难只是暂时的,什么事都要向远处看,相信果果长后也会理解你的,”范辉拍了拍于飞的肩膀:“况且果果又不只是你一个人的闺女,她也是我们兄弟几个的闺女,没事多带她出来玩玩,小孩子哄哄就好了”说完又狠狠拍了两下。

  “范老四,你想拍死我啊”于飞嗷的一声,“特么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吗?”这两巴掌把于飞的愁绪拍的支离破碎

  “哈哈哈,你看这不就好了,别那么娘娘唧唧的,咱是个爷们,多大点事,不值当的,咱们兄弟在一起好好干一番事业,套用某位成功人士的话,今日你看我不起,他日我让你高攀不起”

   这时正在开车的陈凯强说到:“老肥,刚刚老四说的话你考虑一下,现在虽说我做的不是很成功,但最起码衣食无忧,现在我这边也需要人手,你来帮我吧。咱们兄弟在一起,不说大富大贵,最起码在一起互相有个照应。”顿了一下继续说到“你现在不用那么着急说行不行的,等过了这段时间,你调整一下,正好也在家好好陪陪闺女”

   话已说到这个份上,于飞再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望着窗外不再说话,陈凯强跟范辉的眼神对视了一下,无奈的摇了摇头。

  “五哥呢?他不是在县城开了家渔具店吗?生意怎么样?”于飞转过头来问道。老五叫张红召,是个老实人脾气,不过娶个媳妇倒是比较精明,这两年在县城开了一家渔具店。有时候跟于飞通话的时候顺带说上两句,生意在他媳妇的打理下倒也不错。

  “在来的路上已经跟他打过电话了,他今天出去钓鱼了,跑的比较远,这会正往回赶呢。平时他钓鱼他媳妇都喊不回来,听说你回了,立马就收杆赶回来了。你不是也喜欢钓鱼吗?这两天让老五带你去玩几天,现在县城已经玩不下他了,经常满世界的跑着钓鱼。”陈凯强头也不回的说到。

  于飞笑道“嫂子没让他跪搓衣板,钓个鱼还上天了,县城那么多河流,黑坑,还靠着沙河,他跑那么远干嘛?纯粹是没事找抽。”

  “老五说这边的都是小鱼,钓着不过瘾,去水库里钓大鱼才过瘾,只不过去了N趟了,一回也没见他能钓回来大鱼来,回回老五的媳妇都会在门口放个大盆,然后大盆里面放着收拾鱼的家伙刺激他,弄得老五现在看到盆都会下意识的绕着走”范辉乐着说

  “噗”于飞脑补着老五背着渔具,对着空空的大盆,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关键还有盆对面还有自己自家媳妇戏谑的目光,忍不住乐了。

  车停了,于飞这时下车有点蒙了,不是说找个地方说说话吗?怎么把车停在KTV门口了,还别说,这几年一直没在家,这时才发现家里KTV的样子也有点沿海城市的样子。“不是说找个地方说说话吗?怎么来这里了?”

  “现在要是找个饭馆,你这样子也吃不下饭,来这里喝喝酒,放松一下,从上学认识你到现在还没有见你放纵过呢,今天咱们就放纵一回,什么事都放到明天去”陈凯强笑着说

  “走走走,赶紧的,今天非把二哥灌趴下,这几年你不在我一直不是他的对手,今天咱俩联手非把他放倒。”范辉迫不及待的说。

  从小一直是旁人眼中乖孩子的于飞有点跃跃欲试,况且今天确实也想把自己放空,今天就对自己奢侈一次,不是金钱上,而是心灵上奢侈的放纵一下。

  啤酒,白酒,还有说不上了名字的洋酒,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歌曲,一首接着一首的声嘶力竭的唱下去,于飞感觉自己似乎行走在云端,脚下没有有一点踏实的感觉

  中途老五赶到,兄弟相见,老五抱着于飞拍了拍他的后背,不是善于言语表达的人,或许感情更醇厚,啥话不说连干三瓶啤酒,说了句以后有兄弟呢!于飞一下就哭了。

  于飞醉了,自打会喝酒以来第一次醉的那么彻底,那么甘心情愿的醉

现实
我有一座山全文阅读作者:老街板面加入书架

  痛!头痛的像是有人在脑袋上拿大锤哐哐的在敲,嗓子像是火烧的一样难受,这是于飞醒来的第一感觉,睁眼看看陌生的环境,于飞一脸懵比:我是谁?我在哪?

  迷糊了半天才想起来昨天跟哥几个KTV喝酒来着,貌似自己最后喝多了,好像还干了什么丢人的事情,但具体是什么却一直想不起来了,甩甩头,算了,不想了,在自己兄弟面前不算是丢脸。

  看起来这好像是一个酒店,以于飞对陈凯强的了解,肯定订的是县城最好的酒店,果然,拉开窗帘,看到酒店门口有一个源华酒店的横幅,这个据传是县城唯一的三星级酒店。三不三星不知道,但是县城最高的楼房是真的。

  于飞看着高高升起的太阳,感觉自己又活了回来,在浴室里冲洗了一下,刚刚穿好衣服,就有人敲门,于飞打开一看,原来是老五带着媳妇来了,于飞叫了一声:“五哥,嫂子”老五的媳妇叫丁慧,长得很精致,给人一种小巧小巧的感觉。

  还没来得说其他的,丁慧就开口了:“老六,这事你做的不地道啊,你离婚竟然不跟嫂子说一声,你的孩子都那么大了,非得走那一步吗?我是女人,比你们了解女人,我去劝劝梦飞,肯定比你们说话管用,你倒好,直接就把离婚证办了。”

  于飞苦笑道:“嫂子,梦飞是铁了心要离婚,既然留不住,那就让她走吧,变了心留也留不住,我也没打算留。”

  “好好的一个家就这样散了,可怜果果那孩子这么小,就没有妈疼了,那得多难受啊?”老五跟丁慧结婚以后一直没有小孩,所以对我们兄弟的每个孩子都很好,跟亲生的一样“我给果果买了几件衣服,还有点零食,你带回去给她,这些是给我闺女买的,你不用说啥,我也是她妈妈不是吗?”看着于飞想说什么,丁慧很快的说到,于飞也就只能点点头

  “老六打算在这玩两天吗?咱们钓鱼去。”老五不顾自家媳妇的白眼说到,不过顾忌于飞在场丁慧没有多说什么

  “不了,我今天就回家,先把家里安顿好了,反正这次我也不打算出去了,就在家好好地待着,当我的农民去,果果灭有妈妈了,我应该给她双份的父爱,”

  “那行,待会我直接开车送你回家,我去年刚拿的驾证,今年刚买的车,”老五有点小兴奋的说,丁慧在旁边撇了撇嘴说:“如果不是为了钓鱼能跑远点,你能舍得买车。懒得说你!”

  老五挠了挠头:“主要不是还得进货吗?媳妇今天在老六面前能不能别把老底揭的那么彻底”

  是不是你家大盆的事,于飞在旁边忍不住了,老五一脸懵比:“你咋知道?”

  丁慧说到:“昨天是二哥跟四哥去接的老六,你说他能不知道吗,你啥糗事能在老四那里过夜。”

  老五:“回头我锤死,这货,啥事都往外撂,不给我留一点面子。”

  于飞说到:“以后有的是机会锤他,你先送我到车站,我直接做公交车回家,几十分钟的事也不能耽误你的生意,以后我在家,咱们有的是时间聚会,二哥跟四哥那边我就不过去了,等我把家里的事情安排好之后,我再来,咱们几个坐一起吃顿饭,好好地唠唠。”

  “没事,不耽误生意,我送你还比较快,”老五坚持道

  “不用我自己做车回去,路上自己还能捋捋头绪,我现在脑子里有点以后的想法,得一点点的串起来。”

  “那行,以后该怎么办,自己好好想想,有什么困难记得跟哥几个说,能办到的哥几个义不容辞,办不到的哥几个想办法也要给你办”老五拍着于飞的肩膀说。

  “我知道,有需要的时候我一定会跟你们说的,”

  三人一起下去,到前台退了房,老五背着丁慧晃了晃手里的卡,“看到没,二哥用他的金卡给你办的入住,一般都是招待客户用的,可惜你昨天醉的啥都不知道,不然你肯定会很享受!”

  于飞突然想到一件事“我昨天喝醉后是不是跟了什么丢人的事了?我今天早上醒来一直就是没有想起来。应该知道吧?”

  老五忽然换了一个诡异的表情“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真的喝断片了?我以为你知道呢?”

  于飞看到老五的表情,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有种很不详的预感:“昨天喝醉后,我究竟干了什么丢人的事?丢人到什么程度?赶紧告诉我,看我需不需要戴个面罩出门?”

  老五瞬间把诡异的表情收回去,又变回了那个有点憨憨的模样:“没事,啥事都没有!”

  “赶紧说,不说我捶你。”于飞拽着老五

  “没有,真没啥事,就是你昨天拉着KTV的服务生,非得要跟人家拼酒。”

  “真的?”

  “真的!”

  于飞看着老五的表情,觉得这货没有说实话,但在大堂里,人来人往的不能闹得太过分,如果换个地方,今天绝对把他的嘴撬开,算了,下次有机会再问吧!

  于飞踹了他一脚,让他赶紧开车去,老五立马麻溜的跑没影了,于飞看着他有点欢快的步伐,隐隐觉得有点牙疼,昨天的糗事绝对不小,不然老五不会那么的撒欢。

  到了车站,丁慧从后备箱拿出两大兜东西,都是给果果买的衣服和零食“有时间带果果来县城玩,我带她去玩,你个大老爷们,不比我们女人,我们天生就有带孩子的技能。”

  “好的,我替果果谢谢你。”

  “都是自家人,没有必要说什么谢不谢的。”

  “好,那就不多说了,我走了,过段时间我带着果果来找你们玩”于飞对着坐在车里的老五说,转身上了车,车子开动的时候还能看到老五的车在那停着,老五落下车窗,对着于飞挥挥手。

  车上于飞一直在调整自己的心情,还有脸上的表情,家里的那个宝贝很聪明,不能让她看出来点什么。还有以后不打算出去了,在家单纯只是种地的话,别说父母不同意,就是现实都会有意见。

  于飞的家乡颍州处在内陆腹地,跟产量大省中州搭界,每年种两茬,一茬小麦,一茬黄豆,这时主要的农作物,其余的还有玉米,红薯,棉花之类的种的很少。一亩地每年下来就等于只是净落一季小麦,黄豆的收入只够化肥,农药,还有机械的支出。就算每亩能收一千斤左右,根据粮食收购价,也就是一千多一点,这还是自家的地,要是租地的话,每亩每年最少还要支付四百到六百的租金,一旦来点天灾人祸就全完。

  最难的还有一点,现在虽说很多年轻人都不愿意种地了,但自己的父母那一辈人,对于土地还是很看重的,把地承包给别人种的,虽然有,但也不是很多,他们最多在家带带孙子辈的,然后就是侍弄侍弄自家的几亩地,对于他们来说,土地就是最大的财产。所以你要想承包土地很难承包到连在一起的大块地,然而零零散散的有很麻烦,人力,支出都会上升一大截,很不划算!

  这时于飞才发现自己以前的梦想很难实现,现实必须是农夫!山泉!!有点钱!!!

老宅
我有一座山全文阅读作者:老街板面加入书架

  “爸爸,你回来了,妈妈呢?”于飞刚到家,女儿连忙迎着于飞跑了过去,于飞伸手把她抱在怀里,笑着说:“妈妈出去给果果挣钱买好玩的玩具,好吃的零食还有漂亮的衣服去。你看就像这样的,这时丁慧妈妈给你买的。”于飞一边说一边拿出老五媳妇给买的礼物。

  “哇哦!好多好吃的啊!果果喜欢,我要去谢谢丁慧妈妈!”果果高兴地说到,没过几秒又满脸纠结的说到:“我已经有了这么多好吃的了,就不用妈妈再出去挣钱了吧?让妈妈在家陪果果玩好不?”

  于飞鼻子一酸,对果果说到:“那爸爸就不出去了,在家里陪果果玩好不好?”

  “好呀好呀!那爸爸陪果果玩!那爸爸一定要说话算话哦!”果果紧紧的搂着于飞的脖子说到

  “恩!爸爸说话一定算数,你拿着的丁慧妈妈买的礼物去找奶奶好不好?让奶奶帮你换新衣服穿,让爸爸看看我们家的小公主换上新衣服会不会变得更漂亮?”于飞亲了亲女儿那粉嘟嘟的脸,把她放到地上。

  “好,奶奶!奶奶!丁慧妈妈给我买新衣服,我要穿上给爸爸看!”果果提着跟她差不多大的提兜往屋里蹒跚着跑去,我的这一帮哥们,彼此的父母都知道对方的存在,也都认识。

  这时,旁边于飞的父亲说到:“慢点,果果,别摔了!”回头又对于飞说:“都办好了?梦飞也没有说回来看看孩子?”

  “没有,她走的很干脆,对于我跟果果没有一丝留恋!算了,爸,不说这些了,既然离婚了,就不想那么多了,我打算以后好好的带果果,把她抚养成人,我就满足了!”于飞看着女儿小小的背影说到

  “说什么混账话呢?我跟你妈身体好好的,果果暂时不用你操心,你好好的干出点事业才是真的,你今年都多大了,难到你想打一辈子工吗?再说你还年轻,遇到合适的,眼里能容下果果的可以试着接触一下!”于飞的父亲瞪眼说到

  于飞缩了缩脖子,小时候挨的打到现在自己都是孩子的父亲了,心里却依然有阴影。对于父亲从爷爷那继承的棍棒底下出孝子的理念,他一直是不敢苟同的!但不妨碍他从小挨到大。

  “你已经是个大人了,已经是个孩子的父亲,你可以有一段糟糕的婚姻,但不能放纵自己过一个烂透的人生,你还有果果,还有我和你妈,还有所有关心你的人”

  “我知道,爸,我只是这几天想放松一下,调整一下心情,不会就这样一直下去的,再不济大不了投靠那几个兄弟去,不会一直沉沦下去的。”于飞点点头说到:“最穷莫过乞丐,不死终会出头,这是我打工的时候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我相信我不会差了!”

  “我相信你,也相信自己的儿子不会比别人差!”于飞的父亲笑着说“你收拾一下,待会去老宅,你爷爷奶奶不在了,老宅的屋子也没人修整了,都快成塌了,把有用的东西收拾出来,等你几个叔叔回来,谁有用谁就拿回去”

  老宅啊!从于飞开始上学就很少去的地方,但却几乎承载了他小时候所有的欢乐时光,那时候父亲教书,母亲下地或外出的时候就会把他放在老宅院里,跟几个大大小小堂兄弟姐妹一起玩

  爷爷奶奶做的是刷纸手艺的,就是清明,忌日的时候烧的那个纸折的元宝用的原材料,原本草灰色的一张纸在蘸了金黄色颜料的刷子下一点一点变得金光闪闪,那个时候于飞最喜欢的就是帮爷爷奶奶搅拌颜料,,看着原本透明无色的水放进一包粉末状的东西,搅拌一会就变成了黄颜色的颜料,感觉很有成就感。

  于飞每次都会弄得身上到处都是,回家省不掉一顿揍,但下次依然会继续。那个时候小孩子都比较皮,基本上往哪一放就是一个上午一个下午的,所以于飞上学之前的时间基本都是在老宅院里过的。

  “不用收拾了,我这身衣服也该换了,刚好收拾好之后在回来洗个澡就好了!”于飞低头看了看说

  “那行,走吧。”

  到了老宅,看着眼前那破败的模样,于飞不禁唏嘘不已,记忆里那个充满欢声笑语的院子似乎再也无处可寻,院墙倒塌的只剩下一点根基,大门虽然依然顽强的屹立的那里,但似乎并没有起什么作用。院里面随处可见的各种家禽的粪便

  院里的那棵桃树因为无人修剪,树枝长得过于茂盛,本该挂桃的季节,却没看见有几个桃子,一个石磙在树下孤零零的耸立着,小时候于飞他们几个没少站在这上面打桃子。

  门口西边那个用来搅拌颜料的池子已经塌了大半,三间正房倒还保存的相对完整,虽然房子的主体是泥坯的,但爷爷奶奶在世的时候翻修了几次,墙体表面混合着泥土的高粱穗子排列的整整齐齐。只是屋顶上偶尔可见一两颗不知名的野草,随风摇曳着,宣示着老屋的破败。

  于飞的父亲打开门,于飞看到满眼的灰尘和破败的家具“爸,这有啥好整理的?家具什么的都不能用了,而且就算能用,你觉得现在还有谁会要用过的家具吗?又不是什么珍贵的木料,真要不行就当柴火烧了。”

  “我就是这么打算的,能用的东西你几个叔早就分完了,今天来就是打算把这些没用的家具抬出去,劈劈当柴烧,我要早说来劈柴,估计你也不会来了!”于飞的父亲跟变戏法似的从门后拿出一把斧头,边递给他边说

  于飞有些无语的接过斧头“爸,您一把年纪怎么也学会套路了,这不是你的风格吧!”

  “嗖”一个抽屉从于飞面前飞过,在地上翻滚了一下也就彻底散架了,于是他聪明的选择了闭嘴

  “哪那么多废话,让你干点活咋那么费劲,进来,把这几个柜子抬出去。”于飞的父亲在里面说到

  得!再说估计就得挨揍了,啥话不说,进去赶紧干活吧!

  在父子两人的努力下,没多久屋子里仅剩不多的家具就都搬出来

  于飞在空荡荡的屋里转了一圈,想满足一下小时候的寻宝梦想,别说,还真找到几样玩意

  气死风灯,有的地方叫马灯,就是一个煤油壶的底座,两边有个跟底座连在一起的架子在顶上连在一起,上面有个提手,中间有个大肚子的玻璃罩,点着灯芯后,把玻璃罩盖上,这样就形成一个上下透气半封闭的空间,不怕风迎面吹,过去是相当好用的照明工具

  还有老式的收音机,估计已经不能用了,只能当个装饰品,在一个角落里,竟然还发现还有一瓶的玻璃弹珠,用一个大罐头瓶装装着,都是彩色的,估计是哪个堂兄弟放这的,都忘了。

  有了弹珠的发现,于飞更上心了,弹珠似乎把他的童趣给勾出来了,虽然父亲在外面催他赶紧干活

  窗台上一个尖尖的东西吸引了他的目光,拿东西只露出一个角,剩下的似乎镶在窗台里面,于飞过去用手晃了一下,还挺结实,不过墙体都是泥的,再结实能结实到哪去?

  于飞用力晃两下,有门,动了,继续使劲,跟我犟,非把你薅出来

  终于在他以拔萝卜的尽头下,把那个东西拔了出来,看了一眼,似乎是一个座山的模型,很小,还没有他的四分之一手掌大小,还没有来的及细看就听到咔咔的声音

  于飞楞了一下,抬头看了一下,拔腿就往外跑,山墙上的房梁倾斜了

  在农村住过老房子的都知道,房子房顶就靠房梁和一根根梁柱撑起来,房梁就靠山墙撑起来,房梁一动,整个房顶就危险了

  所以于飞一看房梁开始歪的时候就赶紧往外跑,边跑还边喊:“爸,躲远点,屋子要塌了!”

  于飞刚跑到父亲身边,就听“轰”的一声,房顶整个就塌来了下来

怪异
我有一座山全文阅读作者:老街板面加入书架

  “你干啥了?”父亲一脸呆滞的问道,看到于飞灰头土脸的随即脸色一变“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看到房梁动了我就赶紧往外跑了!”于飞心有余悸的说到,真是惊险啊!跑慢一点就有可能砸在里面。

  父亲看着倒塌的房屋,一脸无奈的对他说到:“你到底干啥了?我来了几次也没见有什么要倒的迹象啊?怎么你一来就塌了呢?”

  于飞也很无奈啊!就是找了几个老物件,也不至于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啊?整的山墙都歪了!山墙???于飞的脑海里似乎有道闪电划过,似乎就是自己在薅出那个山样模型的物件的时候山梁才动的,想想似乎又不可能,那么小的一个东西应该没有那么大的威力。

  就算伽利略能站在地球外面,你给他个牙签,让他去撬动地球他都得捧着牙签哭

  东西呢?望着自己空空的两手,于飞记得这个东西自己一直拿在手里的啊!咋就没有了呢?随即低头到处找,转几圈也没看到地上有啊,又把兜都翻过来,还是没有,又顺着逃生的道路往回走两步,还是没有。

  想了想可能自己当时太紧张了,跑的时候一不小心甩出去了

  “这是咋弄里?屋子咋塌了?”

  于飞听见有人说话,回过头看见自家堂弟带着一个女孩站在院墙外面往里看,这个堂弟是自己五叔的儿子奥伟,听说这两年在家学修车呢,旁边那个女孩估计是他女朋友。

  对于这个小时候老是粘着自己的跟屁虫,于飞向来都是呼和来呼和去的“今天咋这么闲,赶紧过来劈柴禾,晚上我请你喝酒!”

  自己兄弟平时也习惯了,奥伟笑眯眯的来到院子里说:“俺哥啥时候回来的?回来也没给我打个电话?兄弟给你接接风啊!”

  又对于飞的父亲说到:“大爷来老宅收拾东西啊!你吭一声也不用你动手啊!我们几个小辈来干就可以了!”

  “今天学校没有课,我这又没有什么事情,刚好你哥在家,我就带他过来收拾一下,还没收拾利索房子就塌了,也没收拾出啥东西,这些旧家具啥的只能烧锅了,谁闲着没事就来劈劈弄回家去!”父亲微笑着说。

  “嗯嗯!等回头我拿个斧子过来劈劈就行了!”

  “诺!这有!”于飞说着把父亲刚刚找到斧头递给奥伟“现在就能劈!”

  “这?”奥伟下意识的伸出手来,立马又缩回去“还真有斧子啊?”

  立马一脸严肃的说:“哥,我要把我女朋友送回家,待会还得回我师傅那儿,时间很急,”又冲着于飞的父亲说:‘大爷,我先走了!’

  一边说着,一边急忙往外走,拉起那女孩的手就跑

  于飞看了看跑远的两人,又瞅了瞅手里的斧头,心里哀叹到:好不容易来一个苦力,结果比自己跑的还快。

  好在父亲看了看塌掉的房子,似乎感觉不太安全,说到:“回家吧!过几天再来收拾吧!回头墙别再倒了!”

  听到这话,于飞顿时有种大赦天下的感觉,立马就往外跑,不是不愿意帮父亲干活,而是这天确实有点热,身上又弄得到处都是灰,这会出点汗,身上有种和泥的感觉,很不好受。

  回到家刚进大门,就听到果果在喊:“爸爸回来了!爸爸回来了!爸爸你看我的新衣服好看吗?”

  于飞就看到女儿穿着红色公主裙,冲自己跑过来,刚蹲下伸出双手打算把女儿抱起来,女儿在他一米远的地方停住,尽力绷起一个严肃的表情:“爸爸身上好脏,不能抱果果,你会把我新衣服弄脏的!”

  于飞低头看了自己身上一下,伸手在女儿脸上轻轻捏了捏笑着说:“那爸爸去洗澡回来再抱果果哦!”

  “嘻嘻!爸爸赶紧去洗吧!奶奶都做好饭了!”女儿再也绷不住严肃的表情

  于飞家是那种典型的北方农村的格局,坐北朝南的三间正屋,宅子东面是两间门朝西的厨房

  结婚的时候正赶上要建设新农村,没有新的宅基地可以盖房,就跟父母住在一起。不过院子倒是挺大的,据说当初分宅基地的时候靠近一分多的机动地,最后也让父亲圈进院里来了,反正都是自己的地,也不多,村里也就没人说啥

  于飞结婚后就在媳妇的怂恿下在院子的最南边搭了一个简易的淋浴间,装了太阳能,虽然天冷的时候不能用,但天热的时候洗澡很方便。

  于飞一边洗澡,一边还在想,那个物件到底弄哪去了?这会回过神来想想,自己从老宅冲出来的时候,印象中确实没有把这个东西丢出去,一直攥在手里来的,出来会怎么就没有了呢?搞不明白

  这时女儿在外面拍门打断了于飞的思绪“爸爸洗好了没有,奶奶说你再不出来就不让你吃饭了!快点啊!果果把鸡腿分你一半!”

  “好了。马上就出来了。”于飞这时候也顾不得再想了,赶紧擦干水,穿上衣服,抱起女儿往屋里去吃饭

  吃完饭,于飞的母亲对果果说:“果果要睡午觉了,跟奶奶去睡觉好不好?”

  “不要,我要爸爸陪我睡午觉。”果果立马搂着于飞的脖子,跟个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

  “你个小没良心的,你爸爸不在家的时候,你不是最喜欢奶奶吗?怎么你爸爸回来就不找奶奶了?”于飞母亲故意逗着她说

  “奶奶最好了,可我想爸爸陪我嘛!爸爸不在家我再陪奶奶!”

  “好!我的果果最懂事了”母亲看着果果笑着说,笑着笑着却又忽然叹了一口气。

  “于飞你带她去你那屋去睡吧!空调别开那么低,不然容易感冒,给果果盖个薄毯子,搭着肚子就行。”母亲对于非说到。

  “好,我知道了,那我带果果睡觉去了,妈没事你也睡会!”

  于飞说着,抱着挂在自己身上的女儿去里间了,女儿这时候特别兴奋,似乎爸爸在身边让她可以肆意的撒娇。跟爸爸说着自己在幼儿园学到的东西,哪个小朋友又调皮了,自己又可以记住多少数字了,老师又夸奖她了。

  看着女儿高兴的跟自己掰着手指头一件件说着对于她来说可以炫耀的事情,于飞感觉这样陪着女儿慢慢长大,好像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自己心里那道裂缝似乎被女儿在慢慢填满

  回过神来才发现女儿不知道啥时候已经睡着了,看着女儿那稚嫩的脸庞,于飞心里满是暖暖的,亲了亲女儿额头,打算起来的时候,发现女儿一直攥着自己的衣服

  每次出门打工的时候都是趁着女儿熟睡的时候走的,女儿醒来找不到爸妈都会哭好久,这似乎在女儿心里形成了一种阴影了

  于飞没有硬把衣服拽出来,而是调整了一下姿势,自己轻轻搂着女儿,心里面想着对女儿亏欠太多,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对她,不一定要过的比别人好多少,但别人有的,她也不能缺了

  想着想着,于飞不知道啥时候也睡着了

怪梦
我有一座山全文阅读作者:老街板面加入书架

  看着眼前的东西,于飞懵了

  自己好像在家陪女儿午睡来着,做梦吗?这是感觉也太真实了,平时自己入梦的时候都是流畅版的,现在自己面前简直就是限量版4K的画面!

  自己面前一片湖,清澈见底,湖边耸立着一圈奇形怪状的石头,自己站在没被怪石环绕的一个缺口,脚下都是鹅卵石

  湖对面是一座山,只是这山似乎高的有点离谱,直耸云霄,在云雾间若隐若现,山上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树木

  在一片树木之间有一条小溪从山上哗哗的往下流淌着,最终流入于飞面前的湖里

  自己站在一个高不见顶的山脚下?自己以前应该没有见过这么高的山,为何在梦里出现?于飞郁闷了

  转过身,面前一片荒草,长满各种植物,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认识的也不敢认了

  这是高粱?你家高粱是一个根上长出N多个穗子的?咋看咋像放大版的狗尾巴草

  那个叶子上长满刺的应该是刺刺牙吧?光刺就有成人的手掌大小……

  在荒草间有一条小路,弯弯曲曲的,于飞沿着小路往前走,边走边缩头弯腰的躲避着两边伸出来的各种叶子

  走了大概有百十米的样子,来到一个地势稍高的地方,终于有一片空地

  说是空地,实际上也不太准确,地上长满一种他叫不上名字的花朵,黄黄绿绿的,很是好看

  往远处看去,满眼的绿色,在绿色尽头有一片不一样的植物

  应该是一片竹子,好大一片竹子,只是长的有点夸张,有了前面野草的打底,于飞心也变大了

  每根竹子长的都跟成人的腰那么粗,至于高度?于飞一直对于自己的目测没有什么期望,但估计也会至少会超过30米,至于竹林深处还有比这个更高的

  于飞又低下头看着脚边的不知名的野花,轻轻吁了一口气;还算有个正常的

  蹲下身,伸出手去摸野花,我去!这触感也太真实了吧!

  于飞还没来得及过多的感慨,就听到似乎有人在喊,好像是女儿再喊自己

  不行!得赶紧醒来,不能让女儿着急了,这样想着

  这个想法刚刚冒起,就觉的似乎有什么扭曲了一下,睁开眼,正看到自己女儿一脸气呼呼的看着自己

  “咋了?”于飞这时候感觉还没有醒一样,一脸迷糊的望着闺女

  “我要去上幼儿园了,让你送我,叫了好久你都没醒。都要迟到了!”女儿一脸委屈的望着于飞

  “哦!!!上学!”于飞瞬间就完全清醒了,天大地大女儿的事最大

  “你先去洗脸,我这就起来换衣服!”一边起身,一边对女儿说

  女儿哦了一声起来往外走,于飞起身时感觉手里有点异样,伸手一看楞了

  一朵黄绿的小花静静躺在手心里,花边有点褶皱,断落的花径还在往外渗着汁液

  这不是在梦里看到的那朵花吗?怎么出现在自己了手里了,这还是梦?

  于飞掐了自己一下,“嘶”疼!这不是梦,是真的那这朵花又作何解释?难道自己在梦里经历的都是这真是的?

  “爸爸!!!”女儿这时候叉着腰对自己喊道“我要迟到了”

  “哦!哦!好!”暂时放下疑惑,顺手把花放进兜里,赶紧去骑车,赶紧带着女儿去学校

  看着女儿背着书包,对着自己哼了一声,气鼓鼓的进学校,于飞对着在学校门口等着老师歉意的笑了笑,还是迟到了

  为了弥补自己刚刚犯的错,他打个电话回家说自己不回去了,等着果果放学一起回去

  不过不能一直在学校门口等着啊!得找个凉快的地方带着去

  果果的幼儿园在镇上,镇子上有条河经过,刚好把镇子一分为二,河的两边有近三米高的堤坝,幼儿园就在堤坝旁边,这个时候堤坝两边种满了杨树

  于飞找了个比较粗的树,把车子停好,他骑的是三轮电动车,后面带车斗的那种,农村都是用那种车来接送孩子上学

  把车斗后门打开,他往上一躺,伸手把兜里的花朵拿出来,放到眼前

  这确实是自己在梦里见到的那种花朵,难道那不是梦,是真实的,那自己还能进去吗?

  这样想着,忽然眼前一花,看着自己面前一片野花,再看看周围怪异的野草,这不是之前在梦里看到的吗?

  难道自己想着进来就进来了,是不是想着出去就出去了,这样想着,感觉自己又回到了车上

  看着自己空空如也手,自己刚刚把花丢在那片土地上,这次真的没有了

  进去,心里这般想到,看到自己脚下那朵快被自己折腾散架的花,于飞满脸惊奇

  自己还能不能带其他东西出去,这样想着,他沿着小路跑到湖边,拿起一个石子,心里想着出去

  躺在车上,看到手中的石子,于飞再傻也知道了,

  自己梦里见到的东西,那不是梦,一却都是真实的,似乎是自成一片空间,于飞虽然不是低头一族,但也是经常上网,看一些奇闻,看一些玄幻小说,很羡慕那些有储物戒指的,也曾想自己能拥有一片随身携带一个空间

  当自己真的拥有的时候,自己能随意支配的时候,他似乎又有点不敢相信,自己没有那么好运吧?自己买彩票可都从来没中过

  这时于飞忽然看到自己的右手心似乎有点不一样,掰着手指头仔细看了一下,手心里有片红红的印记,记得自己以前没有的,有点像个山的形状

  这时于飞忽然想到,自己在老屋薅出来最后却不见的那个物件,那个东西不就是这个形状?难道那东西没有丢,而是融进了自己的右手里

  那个东西其实是一个独立的空间,只是碰巧被自己找到,小说里的宝贝不是滴血啥的才能认主吗?自己也没流血啥的它怎么就跑进自己的身体呢

  不管了,进了自己的身体就是自己的,比进自己兜里还安全,最起码别人偷不走

  于飞想到,自己进入那个空间的应该不是身体,而是自己的精神,也可以说是灵魂,如果真有灵魂,自己的身体能不能进去呢?

  然后……

  于飞从车上消失了……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老街板面所写的《我有一座山》为转载作品,我有一座山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我有一座山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有一座山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有一座山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有一座山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有一座山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