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无风岁月最新章节 > 无风岁月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无风岁月 连载中
分享无风岁月

无风岁月全文阅读

无风岁月作者:流郑

无风岁月简介:那是一段无悔的青春。也是父亲最为骄傲的日子。走过了,不遗憾 https://www.uukanshu.com
-------------------------------------

无风岁月最新章节再见少春
变故
无风岁月全文阅读作者:流郑加入书架

  秋天,在中国广大劳动人民眼里,是收获的季节,忙碌了一个春夏,亲眼看着丰硕的果实从无到有,从小家碧玉到落落大方,从采摘的那一刻开始,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汗水,果然是个神奇的东西。

  父亲早都给耗子找到了房子,也早就告诉他这房子很适合他,让他来看房,耗子一直没来,说是公司一直加班没时间。父亲不疑有他,没说什么。

  父亲一直保留着那套房子,在耗子家附近,这是跟房东一直保证说客户一定会要这个房子才留下来的。父亲太了解耗子了,从小他就爱贪小便宜,在房子上,价格肯定越便宜越好,虽然他对装修没有要求,其实他是想要精装修的,这样可以省得他再跑来跑去买这买那。

  下了班之后父亲来到了那个小区,他想在看一眼哪个房子,过了那么久,其实谁都失去了耐心,不可能一直给他留着的,父亲想着如果他在不来,这房子就给别人。

  这房子在四十九栋18层,总层数32层,一层四户,是标准的现代建筑风格。难得的是它的户型,南北通透,大范围采光,从早上十点一致可以采光到下午三点左右。

  这时从里面出来三个人,一男两女,其中一个女人挺着个孕肚牵着男子的手,一脸微笑。

  “那就到这里吧,我们改天再见”那男的说。

  “啊哟,客气了,你老婆挺着个大肚子也不容易,咱这事要是成了,大家都省心,你老婆也能安心在家养胎啦。”

  “哈,说的没错,那祝我们合作愉快。”说着那男子伸出右手与那女人握过手之后离开了。

  看着他们走远,那女人也准备进去了。

  父亲就站在不远处,悄悄地看完了眼前的这一幕,他们怎么会在这?那一男一女,不是别人,正是耗子和他媳妇!而那个与他们道别的女人,正是那套房子的户主,父亲只感到脑中“嗡”的一声,心跳也快了半个八拍。

  “忙吗?”电话中父亲尽量平复自己的心情,沉声问道。

  “不忙,怎么了?”

  “耗子,你房子买了吗?”父亲眼睛瞪得很大,不多会就眯了上去。

  “房子的事不是交给你办了吗?之前你说让我来看,我这不是一直在加班没时间嘛。”

  “知道。我也正要与你说起这个事,那个。。。那套房子房东不卖了。”

  “啊?”电话那头传来惊疑声“什么情况?”

  “就是不卖了,具体我也没问,以后再有好的在告诉你,我还要去看房,那就先这样?”父亲先挂了电话,他的心里出现了这样一个想法,或许,我不用在给他找房子了。

  之后父亲就再也没有给耗子找过房子,耗子也在也没有因为房子的事找过父亲,两人都很有默契的绝口不提。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父亲都在这一行混的风生水起,他有一个好名声,客户称之为“良心”,店长说他“实在”。不管怎么样,一个人能够在杂七杂八的人圈里出位,还是有点本事,父亲不为所动,还是老样子。

  房地产的热潮逐渐褪去,头顶的烈阳不再那么燥热,人们在追逐不动产的问题上动了不少脑筋。

  针对地产问题,中央红头文件必不可少,各地区,县政策都不一样,总的来说,“限购”是一个大的方针。

  俗语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小情侣买房,上男方姓名,贷款上女方,避免限购,事后男方以分手为由争夺财产。

  小夫妻买房,办理离婚手续,整得购房资格,上男方姓,贷款上男方,事后,圆满的是还在一起,不圆满的纠纷不断。

  异地购房,一地已经达到限购限制,另一个地区无此限制,办理户口转移,事后在转移回户籍所在地,达到购房需求。

  这样的大作战,在“限购令”出现的时候应运而生,两者相得益彰,过得相当的和谐,偶尔传出不和谐的声音,没持续多久,最后不例外的死在了那一个平米的草丛里。

  父亲对这样的事抱着听故事的心态去了解的,他觉得搞笑的是居然还有这种神奇的操作,如果是他绝不可能完成,这背后的大神值得他略微尊敬一下。

  父亲的母亲是很少与他通话的,在父亲闯荡的两年里,前后通话不过20次,逢年过节,嘘寒问暖,他知道自己这个做儿子的并不称职。

  此时来电话或许是因为想念关心。

  “这个月底放假吗?”电话那头传来奶奶的声音。

  “就算不放也可以请假。如果有重要的事。”父亲回答说,他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你大伯的身体不好你也知道,快一年了,前两天走了。问你能不能回来参加葬礼。”

  “这还不算大事?”父亲有些生气又有些失落,一向和蔼可亲的大伯生前十分硬朗,有说有笑,他依然记得大伯喜欢玩“经济三十分”。

  “这不是你在外面工作嘛,家里出个人做代表过去参加,我和你父亲,你要是没时间,可以不去,话我和你父亲会带到的。”

  “我去!”父亲留下那句话就挂了。

  时间仿佛还停留在当时大伯要和众人玩“经济三十分”的和蔼可亲的笑脸上,距离上一次见他也是在三年前,记忆已经变得模糊,但是大伯的样子在他的脑海中是挥之不去的,那是来自童年的深刻烙印,年轻时候的谆谆教诲。父亲开始思考一个亘古不变的问题,“死亡,可怕吗?”

  以前从未想过这个问题,现在回想起来,不禁让他后背冒出一身冷汗,显然,他是怕死的。

  同年十一月底。父亲如约参加大伯的葬礼。

  大伯家一早便已开始了准备,来自四面八方的亲戚,乡友,能喊上的都喊上了,他们匆匆忙忙赶来,离得近的一早就来帮忙了,喧天的锣鼓,也一早就把睡梦中的人们惊醒“这是谁家死了人了?”

  中国古来的习俗,一个人死了,要办的隆重大方,鸡鸭鱼肉不得少,人要多,要热闹,本就悲情的一件事在这样荣重的环境下,似乎减弱了几分,父亲不在意这些,只是觉得吃什么喝什么都不重要,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要过得更好才对得起死去的人的寄托,当父亲看到大伯的遗像的时候,他的双腿下意识得一软,不自觉的跪了下去,那是真实存在的死亡,他意识到,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爷爷奶奶把他搀扶回椅子上坐着平复心情。

  他眼里有些晶莹的东西在闪烁,滴溜溜的打转,忽上忽下的,脑海里也一直嗡嗡作响。

  整个丧宴持续到晚上才散场,这其中没有过多的语言交流,来的人都很小心翼翼,出力的出力,出钱的出钱,流程和形式,走的有条不紊,泪水和那些哭喊声做成了这一天当中最为灰暗的颜色和音符。

  父亲对于死亡的思考持续了很久,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面对死亡,当时的他在看到遗像的时候,分明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像是被什么东西勒住,紧紧的让他喘不过气来,如果真的有阎罗地府,那判官就真的在向他招手。

  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父亲都处在心神不定当中。

  

大单
无风岁月全文阅读作者:流郑加入书架

  年关将至,行业的冷风也已经吹起,在备战了一年之后,上头准备大反攻,贮备客户量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如果什么都要靠人来推着,拉着,那么恭喜,快过年了。”他们的想法类似于过年时候忙碌的屠宰场屠夫,看着客户的眼神由原来的温和变成了殷红,个个怒目圆睁,恨不得手头上的资源一个一个的全部消化干净,到了来年,在储备一些新的血液。

  同行之间的斗争往往不是同行自己引发的,他们深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铁律,这是一门风气,谁也不会傻乎乎的去招惹别人,尽管上头护犊子的手段更加雷厉风行,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想出这个风头。

  只有一种意外,那是行业的尊严。

  父亲的师傅何亮,近日要开大单,客户和房东都说好了三天后来门店谈判,这是一个547万的豪宅,何亮跟这个客户跟了两年。走到现在这一步实在不容易。

  “师傅,采访一下,您即将开大单,现在是什么心情?”

  “还早,一切尚未成定数,忌骄忌躁”何师傅显然很激动,他也在尽量让自己平静。

  “好吧。”

  他跟的这个客户其他中介也有人在跟,这套房子其他人也有,这本来不是什么新鲜事,这个时代,本就是资源共享的时代,我有的你也有不算什么,我有的你没有,那我就赢了。

  店长徐超是个从业七年的元老了,每当店员即将开单,他总会给他们指点下注意事项,说是指点,其实就是提问,确保心中有数。

  “老何,过来一下。”

  店长在会议室等老何过去,会议室隔音很好,没人会去偷听,按照以往的经验,不出意外的是如下对话。

  “客户和房东确定三天后过来的是吧?”

  “是,客户上周过来的,准备在这过年,所以客户这里没问题。房东那里也已经协商好,约定的是上午十一点但我们门店,客户十一点十五分左右到,这十五分钟,我们要先和房东通气。”

  “房子的情况了解清楚了吗?留言跟进我看了一下,有同事说尚家也有这套房子,而且看房很是频繁”

  “这个我知道,我也跟房东说过,保证房东收益的情况下,客户的利息我也会尽量保证,价格目前是最合理的,不说最低吧,至少双方都能接受。永远是昨天的最便宜,不是吗?”

  “话是这么说。产调看了吗?”

  “看了,有个一抵在银行,二抵在机构,总值260万,还有168万没还,客户那里首付只要出到30%就没问题。而且30%是目前我市首套房的比例。”

  “没问题就好。去吧。”店长面带微笑,手上的笔不停的转就没停过。

  待到何师傅出来,众人纷纷上前“说的什么?”

  “秘密。”

  “切”几个女生不屑的回到座位上工作,男生们则出门抽烟去了,何师傅无奈的笑了笑,也跟着出去抽烟。

  三天的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不慢,只有当事人知道自己的心跳的有多快。父亲知道,他的师傅即将迎来他的春天,那将是他的荣誉。

  当天中午十一点,房东一家人来到店里,是一对夫妻,年龄不是很大,四十多岁,女人的丈夫比她高处半个头,女人大概一米六五的样子,两个人的身材相近,偏胖类型,衣装是今年流行的款式,统一的黑色,女人的黑色显性感,男人的黑色显神秘,相得益彰,一点也不违和。

  “房东好,里面请坐。”说着拉开会议室的门,等到房东两人进去后,快步来到饮水机前,拿了水杯泡了茶进去侯着。

  “客户还没到,你们在这稍等片刻”何师傅笑着说。

  “没关系”说话的是那个女人,男人从一入座就一直低头玩弄着他的手机,未言只语。

  何师傅在自己的位置上忙着他自己的事情,不时看看手表,当手表上的时间走到十一点二十三分的时候,客户到了,买这套房的是一个年龄五十多岁的老人,他和他儿子一起来的。

  “毛先生,许久不见。”

  “啊,哈,许久不见,小何,房东他们都到了吗?”

  “到了到了,在里面呢!”

  客户和房东见面之后便是一顿寒暄,何师傅泡了茶进去,一众人就这样坐在那里谈天说地,原本紧张的气氛莫名其妙的变得随和起来。

  “这位想必是您的儿子吧?”女子问道,

  “是啊,来,叫叔叔阿姨。”毛先生拉了拉他旁边那位低头玩手机的儿子。“这孩子”见他不为所动,毛先生说了他一句,“啊,他就这德行,不爱说话。”毛先生笑着发烟,也不管人家抽不抽,一人一根,兀自点着抽了起来。

  “您这房子买了多久了??”毛先生问道。

  “快三年了,我和我老公当初在这里打拼,用了15年攒下了这一套房。”

  “那这个总价?还能不能在降点?”

  “我那可是全套的进口家居。光一个卫生间就花了15万。这已经是最低价了!”

  “我知道。不贵。但是总价上还能不能再让点?520万,立马签合同。”毛先生由点燃了一支烟,缕缕白烟飘到那个男人的脸上,他虽然到现在都没说话,但是坐在他对面的何师傅明显看到他的脸抽动了一下。

  也就在这个时候哪个男人抬头看了一眼那个女人,一丝不易察觉的无奈让他的皱纹竟然凭空多了几条。

  何师傅也在这时突感压力上头,547万要砍到520万,一句话27万?

  “毛先生,其实是这样的,这547万呢在别墅一类当中呢确实不算贵,这里的地价已经超过一万五一平,412平的精装带地暖,两个车库,前后双院,天台,方圆三公里内学区,大型购物中心,高架,地铁,一应俱全。这些组合起来简直完美,我无法再用语言来形容了。”

  “没错,这是最低价了。”那女子继续说道。

  “你看,我呢也是诚心买,你呢也是诚心卖的,既然大家都这么诚心,何不来个有缘价?520万,多好?”

  ”呵,说笑了。”

  何师傅知道,在这个关头,要用点手段,既然双方都不肯让利,那就只能自己这边让点,他正打算根毛先生说中介费让1.2%,还没开口呢,毛先生的电话响了。

  ”不好意思啊,接个电话。“

  ”喂。。嗯。。好的。。是吗?。。哪里?。。好,知道了。嗯。“毛先生挂完电话,朝着房东和何师傅说了声有事要先走一步,房子的事改天再聊。

  ”什么事?“何师傅急切的问道,他几乎想要一把抓住毛先生的手问个清楚,但是职业操守让他刚有这个念头就很快打压了下去。

  ”急事“毛先生回了句,就拉着他那还在低头玩手机的儿子除了门去,他看到店长的时候,脸上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不好意思啊,有些急事要去处理。“

  店长没说什么,这是个烂摊子。

  ”我们如约而至,诚信卖房,你就给我介绍这样的客户?“

  ”实在不好意思,房东,这,毛先生也是有急事。对吧?情有可原,情有可原“客户虐我千百遍,我待客户如初恋,深呼吸,深呼吸。

  ”我们没机会再合作了,走了,死人。“那女子掐了一把坐在旁边的男人,起身走了出去。

  ”可。。。。“何师傅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却都哽在了喉咙里,说不出半个字来了。

  完了。他想,这都什么事啊!

  这时店长走过来,低声跟何师傅说:“尚家翘客。”

  “这帮直娘贼,忒不要脸了。”何师傅怒骂,“店长你是怎么知道的?”

  “晴晴吃完饭回来看到由两个尚家的业务员在店门口鬼鬼祟祟,其中一个正在通话,讲的是房子的事,她进店后不久毛先生就出去了。这会那两个人已经走了,我知道后让晴晴多个心眼,跟上那两个人去了。”

  “为什么不直接弄死那两个人?”何师傅恨得牙痒痒,眼睛里都要冒出火来。

  “这个事我已经告诉了区经,到时候,只要逮到现行,呵,我们不怂。”

  “没错,谁怂谁是孙子!”

底气
无风岁月全文阅读作者:流郑加入书架

  国有国法,行有行规,家有家法。三大环境,三种不一样的制约。身在国家社会之中,要遵守以宪法为基础的法律法规;身在某一行业,就要遵守这个行业的职业操守,即使没有刻意的去学习这些知识,大环境的沉淀,会让自己潜移默化的遵守这些规定;身在家中,父慈子孝,三德四从,家庭的包袱无形的压在身上,与其说家法,不如说责任。

  晴晴来了电话,店长接的。

  “怎么样?”

  “男同志们”店长大喝一声:“出发,鸿景尚家!”

  “得了”小伙们早都咽不下这口气了,何师傅客户被翘,大家都是一个店里的自然众志成城,这颜面怎么也得找回来!

  店长,何师傅,父亲,还有七八个年轻精壮小伙,驾着各自的小毛驴风风火火的出发了。

  晴晴那里得到的消息和亲眼所见,毛先生出了自家店门就跟着那两个鬼鬼祟祟的男人径直到了鸿景尚家,直接进去了。

  另一面,区经那里得到这个消息后气的头发都直了,“欺人太甚!等着,都给我等着!”

  店长众人来到尚家,停了车就快步来到店门口。

  “你们在门口等我,有动静再进来”店长向众人交代了一声就进去了。

  “如果里面有什么动静,我们上去就是干”

  “好”

  “你们店长萧文海在吗?我是U房的店长徐超,我有事找他”店长不紧不慢的对眼前一个小伙说道。整个店面分两层,楼下办公,楼上会议室休息室,十几个业务员正低头打着电话,谁也不在意眼前的这个所谓的店长。

  这时从里头走出来一个男子,一米七的个子,长得瘦瘦的,一双桃花眼甚是妖媚,也不知道怎么弄得,一个大男人搞得跟女人一样,也不知道有多少良家少女上了他的贼船。此人并非善类!

  “啊哟,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呀?稀客稀客,瞧瞧,我这些不长眼的小伙伴们也太不懂事了,来了客人也不知道泡杯茶给你喝,真是抱歉,正巧,前两天我刚到一盒正山小种,我亲自泡与你尝尝。”说着便转身向里走去。

  “不用了。我不渴。我们废话少说,我要见毛先生。”店长直入主题,并不想和他多废话。

  “毛先生?哪来的毛先生?谁是毛先生?”萧文海一脸疑惑的问道

  “今天我店店员与毛先生谈判,谈到一半你们店里的店员就给毛先生打了通电话,之后他就来到了你们店里”

  “无稽之谈!按你的意思,是说我店员翘你店员的客喽?”萧文海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缝,大有睥睨天下的意思。

  “我店员亲眼所见,难道会有假么?我要见毛先生。不然我可要闯了!”

  “这里可不是你U房!想怎样就怎样,你店与我店相距四公里,而我店员个个都在这打电话,你说我店翘你的客?笑话。眼见不一定为实,耳听不一定为虚。”

  “呵,我懂你的意思。掩耳盗铃,欲盖弥彰呗。自己拉的屎,难不成还要别人给你擦?”

  “我警告你,嘴巴放干净点!”

  店长早都不顾这些个年轻壮小伙听见不听见了,他要给自己手下讨回公道,在难听的话也说的出口。

  “我来这里,一是要见毛先生,二是教教你什么叫做规矩。”

  “呀呵,口气倒不小,规矩?你凭的什么?抓小三扔泥巴玩?你看看你自己吧,行业里黑色的旗帜可是鲜明得很!三年前的跟头看来栽的还不够惨,你死性不改,跑我这哭丧来了?”

  “我自横刀向明月,不像你,懦夫!”

  “红头文件早就明文规定,虚假交易和情报不受保护,严重的判三年!你当年不就吃了这个亏?怎的,替罪羊没当够?现在又要跑出来乱咬人?”

  “狗咬我一口难道我还要反咬一口?”

  “你那么会说教不如去跟我那些小兄弟讲讲行业准则,或许,在听完你的一套说辞之后,他们立马会大彻大悟,说不定还会感激你以身说法。”

  店长面色铁青,心中怒火中烧,三年前的八百万虚假交易是他不为人知的痛,偏偏这个人是他的同门师兄弟,如今旧事重提,无疑揭开了那一层伤疤,流下的不是血,是痛恨!

  “啪”店长用力拍了一下桌面,好让外头的人听到,他明白好虎架不住狼多,先把自己的人叫进来再说。

  呼啦啦的一下从外头窜进来十多个人,正是何师傅,父亲,和七八个小伙。个个怒目圆睁,双方小弟你瞪我我瞪你,场面突然陷入了尴尬之中。

  “动手?”萧文海一脸不信。这可是在自家店内,有监控,他不相信徐超会作出那样举动。

  “就是你!”何师傅先动手了,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客户被翘,失去房东信任,已经让他大受打击,从那一刻起,他就把尚家的人都当做仇人,如今仇家见面分外眼红,不管是谁,先揍了再说。

  眼前他和一个身材瘦小的小伙已然扭打在一起,何师傅一手拉过他的衣领一手往他鼻头上挥舞着。

  小伙也不吃素,被抓着的同时,双拳直往何师傅肚子上甩,像极了泼妇。

  他们这一打起来,场面瞬间失控,对方小伙再也忍不住了,哇哇哇的冲了出来,直扑父亲他们。

  两位店长头子也扭打在了一起,有意思的是,他们都抱住对方的头颅,分别往对方脸上挥拳。不多时便分了开来,这下他们学聪明了,展开了游击战术,萧文海靠近徐超,徐超就退,徐超靠近萧文海,萧文海就跑,偶尔徐超的拳头打到了萧文海的胸口,偶尔萧文海的拳头打到了徐超的眼睛,一时难分上下。

  父亲和其中一个身材略胖的人纠缠在了一起,那个小伙当然使出了一个类似于日本相扑的招式,想要把父亲过肩摔,奈何没抓到,又冲了上来,双拳并成一条直线又分开,像一把剪刀,直奔父亲的脖子。他这是下了死手!父亲心头一惊,好家伙,力气没他大,他又胖,打不动,当下躲避不及挨了那小伙一拳,紧接着又一拳挥过来,又没躲过去,这下父亲被打的晕头转向,后退了几步强行镇静了下来,小伙速度飞快,已经跟在眼前,挥舞的拳头像是满天星星,炫的父亲一阵眼晕,之后父亲就什么也不管了,什么也不顾了,他打不过他,不能白挨了打,要讨回来。随手往台面上一抓,抓来个键盘,用力一扯给扯了下来,只听“啪啪啪啪啪啪”父亲一手抱住那小伙的头部,用抓来的键盘使劲在他脑门上拍打着,那小伙奋起反抗,双拳挥了上来,直打的父亲后背阵阵刺痛,他也不管,还是拿键盘在他脑门上拍打,小伙怒的抱住父亲的腰部,大腿一弓,朝着父亲肚子上就是一腿,父亲疼不过,只得松手,手里的键盘早已破烂不堪,父亲又顺手扯了个好的。

  其他几个小伙也是在斗架当中,一个个使出了吃奶的劲,什么都用上了,呼喊声,怒喝声,“乒乒乓乓”一时间整个店面已经被砸的七七八八。

  这里这么大动静外头怎么可能不知道,当这里快进行到尾声的时候,某个勇敢的人类拨打了报警电话和120。

  双方的区经也赶了过来,看着眼前的一切登时忍不住了,在店外面瞬间又展开了一场火拼,场外比场内还要惨烈,几乎是抓着什么就使,拖把,扫帚,水盆,椅子,还有力气大的,愣是把汽车修理店的小轿车轮胎举过来参加战斗。

  双方一时间重伤无数。在警车到来之前,出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息事宁人的态度,场外快速清扫现场,场内也快速清理。至于U房一众,则是瞬间快速跑路。留下尚家一家收拾摊子。

  这一仗,U房区经汪子强算是默认的,他自己也参加到了其中,算是同伙之一。

  回去后,U房整个白山区与战人员放假三天。算是补偿。

  

再见少春
无风岁月全文阅读作者:流郑加入书架

  毛先生的事过去了有两个月了。才有知情人士透露在尚家的里屋有个隔间,隔间里有扇通往外界的小门,也就是说毛先生是通过那扇小门出去的。

  店长倒是不愿再提起此事,就像三年前的那个悲痛,他倒是很愿意跟何师傅一起吞没在岁月的长河中。

  过了年,就是新的开始,季节的寒冷不在其次因为过了年就将迎来春天,他们的眼里对季节倒不是很敏感,一向只对笔记本上一个一个手机号码和文字感兴趣,那对他们来说,就是钱。

  行业也迎来了它的第二个冬季,与马上到来的春天格格不入,房价一直居高不下,买的人期望它跌下去,卖的人期望它还能再涨涨,历史是何其的相似,去年的这个时候人们挤破了脑袋都想往那个圈子里钻,什么钱都拿来鼓捣,几乎是房价涨10%就多20%的人,这多出来的人,哪怕没有钱,也要跟着这个浩浩荡荡的大军来凑热闹,这就造成了整个售房中心人满为患,部分没买到房的人们为了一个号码大打出手,对此,上头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倒是开发商活跃了起来,这是个绝好的现象和机会,不是吗?

  地铁文化逐渐在这个城市盛行,与普通公共交通不同的是,它的速度可以达到每小时两百五到三百公里,大大缩短了从一点到另一点的时间,这个城市是要开五条轨道交通的,在城市建设如火如荼的进行的时候,各大地产商拿着大把的资金进入到这个市场,他们瞄准了还在建造的地铁四号线和五号线,不多时这附近的三块地就迎来了它们的拍卖日。

  拍卖日当天,父亲只看到它的起始价格正逐步超过现在的房价,只能理解为行业大好。

  父亲在一家面馆里吃面,红油高汤加上一些葱花和肥肠,味道美极了。他就坐在门口的位置,加上沿街的店面让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外头的人和物。这是在忙碌的背后难得的清净。

  父亲看到少春的时候,他正在相距不远的一桌,父亲便端着碗筷走了过去,在他对面坐下了。

  “真巧,今天你不用看店吗?”父亲随口问到。

  “有老婆在看着呢,我出来有事的。”

  “什么事?”

  少春放下筷子,咽下了嘴里的食物。像是再问父亲“你知道欧典家园吗?”

  “知道”

  “是了,一转眼在这已经六年,我们不能再那么下去,店面马上就要转让了。你知道吗,我是多么的不舍。”

  “转让?”父亲显然很惊讶,在他印象当中,那个烟酒商店蛮不错的,怎么突然要转让呢?“怎么回事?生意不好吗?”

  “这年头生意难做,不是吗?再说了,店面又不是我的,是房东的,给你脸让你做,不给你脸就让你滚。尽管不是这样,背后的原因实在让人心酸。”

  “让你滚你还替人家说话,我只能说佩服。”父亲双手抱拳,倒像是江湖中常见的问好模样。

  “唉。”

  “那房东怎样了呢?”

  “房东。。。可能进去了吧”少春无奈的说道。

  “啊,你们关系好吗?”

  “关系,就房东和租客啊,平时没什么往来,那天房东太太来店里跟我说了这个事,这个店面保不住了!”

  “看来情况十分糟糕。那后来呢?”

  “你想想,一个女人突然背上了380万的债,怎么办?那个店面你给估估,值多少?”

  “多少平来着?”

  “37平”

  “最高55万”父亲停顿了一会,告诉他这么一个数字。

  “那还差325万,那房子呢?房子。”

  “多大?什么装修?位置,楼层,户型,采光,周边配套等等。”

  “均价均价,欧典家园。119平。”

  “均价总价175万封顶”

  “那还差150万”

  “你怎么了?”父亲殷切的问他。

  在看少春时他的脸上突然多了几分落寞,与这样的环境格格不入,就像不是这个社会的产物一样。

  “非亲非故的他们为什么帮你?”

  “你不懂。在我父亲病重的时候,房东一家出过大力。”

  少春接着说道:“当时走投无路,没有办法,我卖了我的后半辈子。”

  “你也是狠”父亲说道。

  “那我能怎么办?我总不能看我父亲一直生活在痛苦之中。”

  “接下来怎么办?”

  “你知道的。店开不下去了。马上要没了。我的后半辈子,是那个女人的。”

  “你老婆呢?怎么办?”

  少春喝了口面汤,呼出一口气,面色纠结,思虑良久后,他问父亲“身体上出轨和精神上出轨,哪个更糟糕?”

  “都不行!”父亲脱口而出,“你疯啦,你的一生可不是这样,如果真像你刚问我的,无疑自取灭亡。”

  少春笑了,“下午有时间吗?出去走走?”

  “没什么事。也好。”

  他们出了面馆。少春想去吼山。就领着父亲去了那里。

  吼山山高273米,单就一个山峰,先前是吴文化的起源地,文化底蕴相当厚,在那周围,吴文化广场,吴传统美食,服装一条街,文化消费勾起了人们装扮自身的欲望,奈何位置偏远,这种装扮也逐渐在灯红酒绿的光彩下黯淡下去。

  两个人从山底的小路走上去,现在还不是传统的“巡游节”,爬山的人寥寥无几。

  “你父亲生的什么病?”父亲还是忍不住好奇。

  “甲型H1N1”

  “那不是有的治?”

  “是的,有的治。但是每个人都不一样,不是吗?过度害怕死亡,一个人在那隔离区接受治疗,这个病治好又让他患上了精神抑郁。”

  “。。。”父亲无话可说,太多的人自杀于抑郁症了,竟然没人说治好过。

  “现在是个无底洞。当初的事,竟然无人过问,我和我老婆两个人能做什么?积蓄花光了,在这又没有房子,如果是你,怎么办?”

  两人走到一处有石蹲的地方停下,捋了捋上面的灰尘就坐了下来。

  “他是你父亲。我没办法回答。”

  “如果是你爱的人呢?”少春紧跟着问道。

  “你要知道抑郁症的起因。心病还需心药医。我爱的人,如果真有,恐怕没什么比她健康快乐更重要吧。”

  少春显得很兴奋,他的眼里闪出一道精光,“那一切都是值得的”

  “可你要背叛。还值得吗?”

  “我的后半辈子,已经没有了。没有了希望,还有什么盼头?”

  “恐怕你心里跟我一样的想法!人活着可不只为了钱,还有亲情友情爱情,人情世故是一场极为复杂的棋局,一个不小心就会死无葬身之地!”少春说的很激动,他看着眼前焕然一绿的树丛,还有远处下山来的小情侣,“瞧他们多惬意,生活,会告诉他们,能走到一起多不容易。”

  “你接下来是要放掉你老婆,然后跟那个女人在一起,传说中的抛妻弃子?”

  “我没孩子。”

  “没孩子?”

  “十二年了。”

  父亲再次陷入沉默之中。他不知道该说什么。眼前的这个男人似乎遇到了他人生当中最为困难的选择。

  “这是一个坎。你应该和你老婆度过去。毕竟这么多年了。你也淡化了那种执着不是吗?”父亲也不知道怎么就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他很小心翼翼的说着。少春的表情又恢复了之前的无奈,眼神显得空洞。

  “房地产好做吗?”少春显然不愿意在继续聊这个,他被问的晕头转向,现在开始反问起来。

  “我感觉,一些东西虽然现在不能碰,但是马上就能碰了。在价格上占据了绝对优势,只要新的政策出来,马上又要开始一场大风暴。”

  “你指的是?”

  “中国大量存在的住房,安置房和经济适用房。价格低,户型好,虽然没有商品房来的高档大气,生活安全和物业也是没法比,但是因为是安置房,更加适合平民。”

  “这种房子私底下交易的可不少”

  “交易不稳定也不安全,更不被承认,到最后卖方只要一个反咬,买方几十万就打了水漂,也只有那些不怕死的才会干这事。我目前虽然有所动作,但也是合乎章法,不敢太冒进。”

  “原来你也是不规矩的人”少春笑着指了指父亲。

  “什么不规矩?这叫合理规避风险。你啊,还是先解决好你自己的事,关于地产这一块,有问题欢迎咨询。”

  “可以。等我处理完那一摊子事情,我们喝酒去。”说着拍了拍父亲的肩膀,好像离他们一起喝酒的日子不远了。

  “等你好消息”

  等到两人登上山顶已经是日落黄昏。斜阳下的两人不禁都回忆起了十多年前这里还是一个村一个村的时候,如今的变化只能用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来形容。没人会不说她的好,本身这就是大趋势大环境。

  

扫码
作者流郑所写的《无风岁月》为转载作品,无风岁月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无风岁月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无风岁月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无风岁月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无风岁月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无风岁月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