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巫术法则最新章节 > 巫术法则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巫术法则 连载中
分享巫术法则

巫术法则全文阅读

巫术法则作者:不问先生

巫术法则简介:每个人所坚持的信念,又何尝不是人类社会混乱与秩序之争,以及人性善与恶之辨。
  瓦尔克拉斯大陆虽是故事的开端,但却不是人性最后的救赎。
  神灵之间的争夺与谋划,夹杂其间,且绵延千年。
  这,是一个穿越客在流浪路途上,追寻足以掌握自身命运的力量的故事。 https://www.uukanshu.com
-------------------------------------

巫术法则最新章节第45章 我为深渊唱赞歌(上)
第2章 商旅
巫术法则全文阅读作者:不问先生加入书架

  深秋的风是如此地干冷。

  无休无止的搜刮着贫瘠干裂地表上,矮小沙棘灌木等植物所能吸收到的仅有少量水分。

  不过,姗姗来迟的雨云已经赶来。

  那布满天际的浓云从山峰后攀爬而起,像恶兽般低低的匍匐在绵延数百里的高耸禁灵山脉上。

  使人往四下望去,便只能见到天地间一派暮气沉沉之色。

  山下的山间小径上。

  贾尔斯的小商队在这条碎石路上,颠颠簸簸的艰难爬进着。

  自从十二天前进入这片山区,全队二十八辆牛车的车轮已经大半都陆续修整了一两次了。

  崎岖高低不平的山路。

  那些不规则石块不但破坏着铁皮包裹的结实车轮和轮轴,也在持续破坏着队伍的士气。

  商队伙计们开始变得沉闷而烦躁。

  因为说话的时候风会带着砂石灌入他们的嘴巴。

  而且他们不但得小心头上,不时在山间大风推搡下,飞速滚落的石块。

  经常还得出把力气,一起将那些横亘在道路上,妨碍行进的巨石和断枝等障碍清理掉。

  贾尔斯则正横骑在一匹矮脚马上,手搭着鞍扣上,前后伸长脖子张望着。

  这种矮脚马其实就和驴子差不多大小。

  这种马其实压根就跑不快,但好在耐力还不错。

  腿脚矮短,也使得迈步的时候,更是不容易上下颠簸。

  骑马的人都知道坐在马背上奔跑久了,真是让腰胯受罪受累,所以这种马最适合走四处奔波的行商或者行远路的旅人骑乘!

  看它那被风吹得黄棕色杂毛,随着肌肉扑簌抖动。

  那一副马脸像人似的眯着看路,来躲避迎面打在脸上的凌厉山风和沙石,再加上骑在它身上,像是阿拉伯黑色长袍罩面装束的贾尔斯,活脱脱一副沙漠版的东郭先生模样。

  贾尔斯的商队太小,所以没有耗费本钱请专业的佣兵和护卫人员随行。

  他给手下二十多个伙计们都发了一两件简陋的制式武器,虽然大多是半旧淘汰的刀盾长枪这类,但也能让他们在野外行走时壮胆了。

  当然,这样的武力除了驱散一些小群的狂猿和毒蛇猛兽、巨虫外,根本起不了什么太大作用。

  现在他只能带着队伍离开平坦的大道,小心翼翼的在这荒无人烟的山区道路上艰难前进,和一群四处流浪的流民驼队别无二致。

  他们必须远离那些笔直连接城镇之间的平实官道和驿站。

  因为那里布满了规模不一、种族身份各异的强盗拦路。

  大到身高四五米的可怖古革巨人,小到大群的狂猿、羊人、食人族部落,还有会多种法术的中级巫师和仆从、专精操控尸体的死灵大法师,还有那些打扮地道貌岸然的领地税官,带着兵丁设的关卡。

  他们一个个都等在山林要道之间,拣选着合适下手的目标。

  别以为大路人多安全,这世道越是大路,敢打劫的人反而越强越狠越要命。

  那些蛮族部落喜欢搜刮他们需要的东西,官吏则只要钱,最多拔层皮。

  还有些更狠的异族盗匪,不但吃死尸和人肉,而且有的连灵魂都不会放过——要么抓去宰了祭神,要么做成各种死灵仆从。

  而像现在这样交通不便的小道,反而相对相对安全。

  至少只要小心些还是有可能平安无事,就是碰上小股盗匪也有抵抗或者跑路的机会。

  贾尔斯和他的伙计们依然保持着相当的警惕,有几个机灵的散在商队前后几十米范围内,不断到土坡巨石顶上张望周围的动静,看看有没有大批生物活动的动静。

  虽然他坚信财富女神普露托眷顾着自己,但要是仗着这一点就拿自己的全部财产开玩笑,那也是对神的一种轻慢。

  忽然队伍后面传来了一阵嘈杂声。

  跟在马车旁卖力推动车体的伙计们纷纷朝后看去,这让车队直接停在了一条上坡路的半道儿上。

  急着赶路的贾尔斯,心里顿时直接虚火”噌噌噌“往上窜升,连踢带踹地催着那个驴子大小的矮脚马,本来在队伍后面压阵的他,连忙从队伍后面向前赶去。

  队伍的末尾是装载货物和食水的货车。

  越过这些车厢,他看到了十多个买来的奴隶货物被手铐锁着,又被绳索连成了几条长串,正拥在一起不断往后缩,似乎是发生了什么骚乱。

  而前队正在开路的伙计中。

  正有几个穿着褐色葛布衣服的伙计,正在挽着袖子用鞭子,将几个试图趁乱往路边树林里乱跑的奴隶,抽了回来。

  其他一同买来的奴隶,畏畏嗦嗦的挤成一边,害怕地看着正泄愤般抽打着的伙计,并不停往前面张望。

  贾尔斯的眉头拧的更厉害了。

  这些伙计们越来越难管教了,一群人只知道在这里折腾可怜的奴隶,却没有一个人到队伍前面去把事情报告给自己。

  他略含怒气的大声喝道“该死的!都聚在这里干什么?到底出了什么事?”

  一个身着短袖毛皮,似是猎人般装束的人赶忙转身上前,讨好着回道:“是刚到前面探查的伙计报告,发现了一个中型宿营地和篝火残留的痕迹,还有几副被吃剩下的狼人尸骸。”

  这伙计原本就是个给领主种田的农夫的小儿子。

  这小子从小就不太老实,喜欢在农庄里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五个月前就因为偷猎领主林子里圈养的野味,被领主的卫兵抓住赶出了领地,差点沦为乞丐。

  后来一路上跑到了附近的城镇里,靠着灵活的”身手“过活。

  结果因为”不守规矩“和”捞过界“,差点被当地控制着未成年乞丐和偷儿的黑帮抓住砍了十根手指。

  他这才害怕起来,瞅准机会连滚带爬逃出镇子,在路上就加入了商队。

  贾尔斯也是看他有着股机灵劲儿,不但会拍马屁,身手也挺敏捷。

  这才让这小子和其他几个伙计管着后面的奴隶。

  没想到这都没几天,只是和其他人混熟了后就也跟老油条一样油滑起来了,使唤起来他也不太怎么卖力了。

  

第3章 月下凶影
巫术法则全文阅读作者:不问先生加入书架

    贾尔斯闻言心头一颤。

  立刻作势让队伍保持警惕,然后叫上几个拿着刀盾的伙计,一起小心翼翼簇拥着挪过去。

  远比人类粗长的颌骨和牙槽,表明了这是一具原本高大的狼人骨骸,随意丢弃在一个遗弃营地的篝火旁边,还似乎已经被路过的小型野兽再次啃食了一番。

  看那些骨渣残骸,被小动物撒地营地地里到处都是。

  不过在被动物糟蹋之前,这尸骸应该早就被人煮食过了。

  只见那明显有着刀斧工具劈开痕迹的头骨里面,干净地像被舔过一样,或者应该说是连脑子都被挖出来吃了。

  所有的大块骨头都被硬物将两端砸开,连骨髓都被吸了个干净。

  “是狼人!”

  伙计们纷纷惊恐地低呼起来。

  一个个都伸长脖子,像惊恐的待宰鸡鸭般,颤慄不安的东瞧西望,一副马上会有狼人跳出来拖走他们的架势。

  贾尔斯皱着眉头鄙视了这群惊惶失措的胆小鬼们,自己则沉吟道:“但又是谁杀了他?”

  “我看是其它狼人杀的?”

  一个伙计随口猜测道。

  “也许是狂猿、食人族之类的蛮族或者魔物杀的?”

  另一些人也纷纷各抒己见,似乎只凭凭空臆想就可以推测出答案。

  “或者是附近镇子里的士兵们干得?其他一些蛮族可是贪婪地很,有些连骨头都会嚼碎了,这些骨头都用火煮熟了,但上面又没有太多齿痕,表示对方虽然吃的仔细,但却吃地很有讲究,不时饥不择食的野人。”

  这个说法听起来靠谱多了,一个穿着简易皮甲、手持一柄正规大剑的高大中年人如此说道。

  他是贾尔斯的副手马辛达。

  马辛达当过雇佣兵,曾一直和几个冒险者伙伴为梦想四处闯荡多年。

  后来其他伙伴死的死散的散,就转而加入各个小商队里跟着走南闯北,也有二十多个年头了,所以见识分外不同。

  他接着补充道:“狼人也是智慧种族,虽然不大喜欢使用工具,但见到大队人马立刻就会逃走,只有遇到难以抵抗的强者,才会措手不及被干掉。“

  ”而且地上还有些烧剩下的破烂兽皮布帛,这表示这个猎食者根本看不上这些破烂,只当作是引火的燃料了,而那些穷狠得要死的蛮族,却一定会拔地很干净,然后拿去缝到自己衣服上,为自己过冬做准备。”

  “而这里虽然距离卡鲁索镇只有半天多的路程,但更有可能是碰上了路过的独行强者。因为这地方周围不是戈壁,就是盐碱地!贫瘠穷苦地很,没什么特别的产出,是吸引不到什么强者镇守的。”

  贾尔斯用赞同的目光看了他一眼,旋即又有些困惑:“两年前我们经过卡鲁索镇时,他们还被狼人骚扰的龟缩在山坳里不敢出来。应该是路过的高手,恰巧遇到了吧。“

  ”不过这些畜生的报复心很重,对方拍拍屁股走了,也许到时这笔账就要被算到周围的镇子头上了。”

  贾尔斯接着又转头对伙计们说道:“今晚要安排可靠的人轮流值夜班,加强警惕,现在这一带有狼人,千万不能放松警惕了!它们最喜欢在有月光的晚上活动,稍不留神大家都要被那些畜生掏心挖肝地生吃!”

  夜晚的冷冽寒风,吹过山谷中的大小石缝,发出悲凉可怖的呼号声。

  似乎。

  风,都在预示着贾尔斯用来警告手下伙计的话。

  贾尔斯商队的几十辆大车,在一片稍微平整的林地边缘,围成了一圈。

  他们依靠着升起的几堆篝火,才没有把人在这冷得见鬼的晚上冻僵。

  篝火,在寒风中不停的摇曳着,忽暗忽明。

  人和马车的影子,都映照在周围的石壁和树干上,显得有些诡异暗沉。

  但这些看似妖异影绰的景象。

  对于本就是穷苦出身的伙计们来说,已经视若无睹,有看周围景色的功夫,还不如靠在这些篝火旁多睡会觉,要知道明天也还有不少路要赶。

  除了几个外围守夜的人以外。

  其他人都钻进帐篷和货车空位内,然后裹着毯子,很快陷入了酣睡之中。

  一群奴隶也获得了两条原本用来包裹货物的帆布,用来给他们遮挡严寒,因为他们也是有价值的货物。

  奴隶们将整条大帆布折叠一番。

  然后将帆布一半垫在身下,另一半盖在身上,所有人比大通铺还要严实地挤成了一团御寒。

  各自身上发出的种种恶臭怪味,早已被习以为常,他们只剩下被凄惨奴隶生活折磨完之后,最后仅余下一点行尸走肉般的生存本能。

  被挤到边上的希格丽慢慢痛醒了。

  透入帆布的刺骨寒风,引起了她身上阵阵战栗,淤伤、鞭伤导致的伤痛,不断的啃噬着她瘦弱到极点的残躯。

  她试着转动一下干尸般的身体。

  使自己更加靠近同伴身上传来的一丝温暖,眼珠子转动了一下,从呆滞的眼神中意外地传出了一丝对自由光明的渴望。

  “自由解放的先驱者,格赫罗斯神啊!”

  她在心中麻木地喃喃自语着:“三年了,我受了那么多屈辱,承受着被畜生撕咬般的痛苦。我一直没有放弃对您的信仰,可为什么我还没得到你的一点儿回应?甚至没有看到一丁点儿自由的希望?难道是神将我抛弃了吗?”

  她呼吸急促起来,绝望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黝黑的天幕。

  “难道连我的灵魂已经被这肮脏的躯壳玷污?所以得不到神的怜悯。”

  她又一次惊恐起来,感受着自己犹如老妇般黑瘦的污秽身体,心中哭泣着:“是啊,我已经被在那些恶心的王八蛋手里,被四处转卖三年多了。众神啊!为什么我要承受这样的结局?这种日子还要持续多久?”

  黑夜是如此地静默,宛如黑暗的命运般深沉。

  希格丽的耳畔,传来起伏呼啸而来的风声。

  还有丛林中黑鸦夜鹰,在不时骚动不安地扑簌翅膀,即将熄灭的火堆里传出的木柴“吡卜”烧裂的声音。

  “沙沙沙……咯呲……”

  滚石?

  不,不对。

  这声音很有节奏。

  多年前曾经的宫廷卫队的护卫生涯,让她学会了辨别潜行目标的能力。

  她耳朵贴着地面分辨出。

  这是有什么中等以上体型生物在鬼祟地直立行走。

  但因为身体太过沉重,而使得碎石被踩踏地互相挤压摩擦发出的异响!

  

第4章 北风呼啸
巫术法则全文阅读作者:不问先生加入书架

  这时。

  商队营地旁。

  已有十几个四肢匍匐的怪影接近。

  这些怪影怪就怪在影子犹如蠕动的活物,又像一层薄布“套”在了怪物身上,让他们在黑夜里完全模糊成了一团黑沉的浓雾。

  最接近的一只怪影已经摸到了附近。

  一个守夜的伙计正拄着长矛,倚靠在身后的货车上,摇摇欲坠地打瞌睡。

  他的身侧已经有一个如黑熊般高大的黑影人立而起。

  就是它刚才发出的轻微声响,才让希格丽隐约有所察觉。

  虽然用她躺着的余光发现了这一点,但也半点没有准备出声警示的意思,反而内心隐隐有股异样的兴奋和快感。

  杀吧!

  杀戮吧!

  最好把这些人形的畜生都杀光,反正奴隶贩子也都是披着人皮的禽兽,就当是它们禽兽之间相互残杀了吧!

  直到一道恶臭腥风,刮到了外围守卫的头顶。

  才让他迟钝地做出了仰面回首的探察动作,但下一瞬就是一声凄厉可怖的惨叫发出。

  ”呲~!”

  “啊啊啊!!!“

  数道恐怖的爪痕,出现在守夜伙计的面部到颈部,他连眼珠子都被抓爆了出来,“刺溜”地一串血珠飞溅。

  从他惨叫到飞跌在地面殒命,只在不到半息之间。

  就像发出了“鬼魅”军队的无形冲锋号一样。

  所有潜行的狼人立刻不再遮掩身形和动静,而是一连串地陆续矫健跃上大棚货车,跨过障碍,朝着那些刚从帐篷里冲出来的“两脚羊们”扑去。

  这些狼人身形高大,多在1.8米到2.3米之间。

  虽然挥动的只是天生的利爪,但对上并不算训练有素的伙计们,反倒还犹有余力。

  狼人们矫健的身形,在慌乱的人群中来回矫捷蹿动,犹如武林高手般指东打西,反复扰乱想要报团据守的商队伙计。

  这些人都刚从暖和的被窝里爬起来,很多连皮甲都还没穿戴整齐。

  在这凌冽的夜风中。

  商队伙计们忍着寒风刮骨的气温,只凭借一股拼命的蛮劲在支撑,很快就被狼人抓伤打死了数人。

  好在不过数息之内。

  那个住在厚厚毛毡毯里的商队老板,也挥舞着一把闪着莹蓝色魔法的弯刀,充入了战团。

  只是虚晃一下。

  “嚯喔!”

  他就寻得机会剁下一只血淋淋的狼爪。

  于是,立刻振奋了些大家不多的士气。

  这个看起来不起眼干瘦老头的商队头子,居然是一个深藏不露的5阶战士。

  只是现在贾尔斯已经老了,或者说他年轻的时候,曾经也是一位走南闯北的老佣兵。

  年轻的时候,听着吟游诗人传唱的英雄史诗,和几个满怀梦想的伙伴一起外出闯荡,在战场上打生打死一辈子。

  其他人不那么幸运的同伴,最后的归宿也不过是一抷黄土罢了。

  最后他凭着年轻时攒下的一点老本,回乡带出了一只小商队,也算是过的还有点滋味。

  不过比那些被领主扫地出门的流民一样,不但暴尸荒野,连尸骨都被野狗啃去了要好的多。

  这就是个不平的世道啊~

  只见贾尔斯威风凛凛地杀入右侧,救下两个武器都被打地脱手的伙计,回首举起左手食指上的巫术宝石戒指,就是一发一阶【火球术】。

  头颅那么大的烈焰球,直接轰在一个狼人战士的面门上,炸出一团爆裂的红色怒焰。

  当场让它凄厉惨嚎一声,后仰在地。

  还在不断用狼爪拍打脸部仍在灼烧的炙热火焰。

  没死的商队伙计们,都已经跑了出来结阵对敌,凭借密集的队列一时也让狼人不好冲垮他们。

  毕竟他们知道狼人可是有智慧的蛮族。

  它们可不是吃饱了就走的野兽,只要他们抵挡不住,就算投降,八CD会被拖回去晒干,做成过冬备用的腊肉。

  但饶是贾尔斯和他的副手马辛达拼力抵挡,地面上也已经躺下五具人类尸体,为他们付出了守夜疏忽大意的代价。

  ……

  就在战场之外,其实还有两伙人就躲在贾尔斯他们营地侧后方。

  其中一伙,就是另外十几头肌肉块头更加膨大结实的精锐狼人,这些狼人大多都穿戴着用粗绳披挂着硬皮甲,一起簇拥着一头须发有些灰白的老狼人,观察着不远处的战况。

  老狼人的颈项挂着一串白骨骷髅头和骨珠、彩石串成的项链,眼眸中映着营地内的篝火光芒,不时反射出一道狡诈谨慎的眸光。

  他就是英明的老狼人萨满葛里戈!

  他是狡诈的葛里戈,狠毒的葛里戈,也是谨慎的葛里戈!

  偷袭从来不是人越多越好,所以他派出部分普通族人去偷袭扰乱敌人,试探对方的反抗能力,如果这些人类只有这点抵挡能力,那么接下来覆灭已成定局。

  只见葛里戈带着神棍常见的虔诚神色,抬起明显手中的铁木杖一挥。

  一股红色的法术荧光像粉尘一样挥洒到了空气中,被笼罩的狼人本就布满血丝的嗜血眼眸,直接变为了猩红一片,粗长的呼吸更像是拉风箱一般粗重,呼出道道白雾。

  “感谢神赐予我们的食物,为了伟大的拿哥特阿鲁神!嗷~”

  “嗷呜~嗷呜~嗷呜~!!!”

  随着老狼人这一声的低沉嘶吼,一群狼人就跟公路上的飙车党一样嗷嗷狂叫着,大踏步奔跑冲锋了起来。

  虽然只有十多个人,却发出了像是小股骑兵奔袭的气势。

  即使是在激烈搏杀之中,贾尔斯也是立刻有所惊觉地后退了两步,缩回手下协力僵持和焦灼厮杀的防线。

  等他回过头向背后的营地外侧一看,就这一眼就让贾尔斯浑身一颤,差点被手中的附魔弯刀也失手抖落到了地上,他发出了轻微嘶哑的呻吟!

  惨也!苦也!

  竟然还有十几头精锐狼人战士背后包抄过来!难道伟大的财富女神普露托嫌弃我不够虔诚,或者平时供奉太少,而不再眷顾我了吗?!!

  ……

  就在狼人萨满右侧百余米处,在这块树丛掩盖的土丘上,还匍匐着几个人!

  那正是跟踪商队数日的陈萨满等人。

  他们身后再过去两百余米。

  在一个背风的丘陵后面,地面被什么巨大的法术力量裂开了一道半米宽的地缝,但原先似乎挤在这坑道里面取暖的一群士兵,已经猫着腰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

  这群人则都是一副制式镶钉甲和遮耳硬皮头盔穿戴,连带头的菲德利塔斯骑士为了在丛林间行动方便,上身都只穿了一件半身甲和骑士裙甲护裆。

  毕竟就连冈姆王国的正规军,都只有骑士和军官才有钱装备地上全套全身铁甲。

  附近的小贵族也都没那个钱和那个心,去用全套铁铠甲装备整个卫队。

  这是个人命不值钱的世界。

  普通的炮灰士兵,死了最多给点抚恤金,再招一些就是了。

  不过正因为领地士兵的的无力。

  以至于各贵族领地内流窜的各族强盗,也是越加猖獗,完全没法彻底清除干净,只能定期派人将其驱赶出境。

  

第5章 圈套?
巫术法则全文阅读作者:不问先生加入书架

  换句话说,就和很多现代人的心理一样。

  只要不在自己的家乡附近肆虐,本地领主哪会管隔壁领地的人民,如何水深火热?

  反过来如果隔壁领地盗匪猖獗。

  商人反倒可能绕道经过自己领地,增加自己的领地关卡收入和税赋,提升本地领主自己的生活品质,那岂不是非常美妙的一件事情?

  不过这埋伏在最后的这批人,都敬畏地看着前方——身着棕黑色皮袍的陈萨满。

  在他穿越到这世界后,现在的身体已经变成了,一个短发高壮的卡鲁人中年男子。

  众人都在等待着他发号施令。

  连陌生人都能从骑士队长毕恭毕敬的态度上,看出陈萨满至少也是一位6阶的高等施法者。

  因为同阶施法者的法术破坏力较大,大陆上施法者的地位一直都是比只能拼蛮力的任何武者,要来的要高一些。

  只是这人的身旁。

  还蹲着一只约半人高的红毛猴子,那是他的自然伙伴”拇指“——两者的关系其实就类似巫师的魔宠。

  他的法袍背后,印着一个奇怪的“卐”型图案。

  据说那是上古时代许多部落萨满巫师,所使用的一种符咒。

  这具身体原先有个古怪拗口的名字,已经直接被陈旭元给改掉了,反正原先部落已经散掉了,也没有人会对他的身份再产生怀疑。

  他在这世界生活数年,都没有露出任何马脚。

  这也归功于这具身体的施法者身份足够高,别人就是奇怪他的行为改变,也无从查问——许多人心里面,估计都习惯了大陆上各类施法者,自身所拥有一些特立独行的怪癖。

  只要不是喜欢死尸臭味和趁热来一发的那种惊悚死灵师,就不会过于让人惊惧和排斥。

  不过这些都不是他们这些人,目前所要关心的事情。

  实际上他们已经跟踪面前这支逃税的小商队很久了。

  直观地说。

  是从对方进入领地边界,发现这支商队踪迹开始,就把对方当作了诱饵,用来钓出这些领地内流窜的活跃狼人强盗部落。

  只是这小商队完全并未有人察觉到,身后还缀着两股不同的力量。

  就在众人有些烦躁不安的等待之时。

  那个黑发卡鲁人施法者侧过头,缓慢按下举起的右手,沉声对周围的人命令道:“放低声音,狼人的耳朵比人类厉害十倍!要是被它们听见了,我们的计划就泡汤了!到时候我回去就打他二十军棍,只要先干掉狼人施法者,就算其他的狼人能逃走几只,也绝对不会再有威胁到村镇周边安全的能力了。”

  狼人萨满葛里戈十分小心,他没有立刻跟在第二批突袭的狼人身后冲出去。

  它一再确定了这伙人类商队中并没有强力的高阶职业者。

  这才带着两个狼人护卫下,靠近营地内仍然凭借燃烧的货车和篝火,作为障碍顽抗的人类和狼人战场。

  它见场中狼人和人类不断来回厮杀,虽然对人类造成了部分伤亡。

  但因为有些人类伤员被同伴及时拉到身后,所以只要不是开膛剖腹的严重伤势,伙计们也是用衣服上撕下的布条一裹,就拿起武器继续在旁边伺机协助同伴。

  毕竟他们这是为了自己不被吃掉而搏命,即使没有经过什么正规军事训练,战斗意志决不比任何正规军来的差。

  见迟迟没有拿下。

  葛里戈也心中不耐烦起来,呵斥着攻势不利的族人们,使得它们更加奋勇作战。

  但也许是因为逆风,以及正面战场搏杀吸引了注意力的缘故,才让狼人没有注意到背后摸近的另外一批人类靠近声音。

  第一批冲进去的狼人。

  已经搬开两辆作为屏障的马车,给狼人和后面萨满让开了进攻的道路。

  那些后来冲进了人群的狼人勇士们,像一群饥饿的野兽,同样嗷嗷叫着,杀伤着人类有生力量,只要拿下这些人类,他们就可以用他们的血肉,填补自己家人在冬天嗷嗷待哺的肠胃了。

  肥美的人肉正在眼前等待着狼人勇士们!

  甘甜而温热的鲜血似乎在喉咙里流淌,

  香甜而油滑的骨髓似乎在口齿间滑动。

  丰美而嫩滑的脑浆和心脏

  ……

  听说食用这两个器官,能增长任何人的智慧和生命力。

  这是得献给葛里戈萨满大人首先食用的珍贵部分,至于那个因为狼口过多,而把他们赶出领地的狼人酋长,已经不是他们要效忠和考虑的对象了。

  恩!

  狼人确实比人类力量与敏捷更强,不过因为五指曲张没有人类灵活,所以它们并不擅长使用常规武器。

  所以身体更加强健的普通狼人才会和商队的伙计,还能打得看起来有来有往。

  但这在加入了又一批更加强力的狼人有生力量以后,情况就变得更加危及了。

  贾尔斯为了抵抗狼人强盗的进攻,心中忍着肉痛,连续将其中几车点燃的布匹兽皮等,倾倒在场中,以阻碍对方的攻势。

  不过那些包围圈中人类已经多数带伤,血流不止,眼看着不久就要败亡在即。

  ……

  陈旭元见外侧包围圈的士兵已经暗中就位,直接撸下左手带着的一串石头法珠。

  他开始闭目念咒施法。

  只两三个呼吸后,手中的法珠就发出了一层明显的莹白光芒。

  若能仔细端详,就可以发现它每个法珠就好似十六面骰,每面都有着一个清晰的符文刻画其中,就像半透明玻璃球中的彩釉般,让人隐约可见。

  他再次挥手一抛,那法珠带着一团盈白法力光华,飞到半空就开始迅速膨胀。

  不到一息间。

  每颗珠子就已经涨地有脸盆大小,十多颗法珠犹如磁铁般互相吸引,在落地前就变作一个比最高大的狼人,还要高出半个头的粗壮石人傀儡。

  它只是“轰隆”一声落下,就直接在陈旭元的法术指令下。

  挥舞着两条石臂,大步震荡着地面冲撞到狼人之中,磕得两个狼人筋断骨折直接吐血倒地。

  这还不算完。

  他又取下腰间悬挂的一根石制短棍,像是标枪一样投射出去,直飞狼人破开的商队营地豁口处。

  只见石棍上面浑身闪过一道嫣红的血色法术光芒,照亮了上面镌刻的繁复图腾纹路。

  那落地的石棍不偏不斜直立在地上。

  接着就像吹气球一般,不可思议的变成犹如一人合抱的树干粗细的炙热图腾柱。

  那图腾柱并且喷出一道道火舌,烧的靠近的狼人狼毛焦黑,发出了货真价实的鬼哭狼嚎声,阻挡住了大部分狼人再从营地缺口逃出来。

  

第6章 人、狼喋血
巫术法则全文阅读作者:不问先生加入书架

    一些想要破坏这个大型【火舌图腾】的狼人,立刻被周围冲锋上来的数十个人类战士围攻。

  营地外面的狼人们,这时自己都尚且自顾不暇,哪还有空去救出里面的同族。

  不过里面的人类商人尚未剿灭,外面就来了更狠的一群人类战士和施法者,狼人们自然要立刻作出应对。

  事实上虽然它们被分割成内外两部分。

  但狼人也可以依托着背后的货车壁垒,同样防止了人类四面围攻它们。

  葛里戈太阳穴犹如被棍棒敲打,脑子一阵阵抽搐发紧,灵魂中危机感就像阵阵波涛急速袭来,就像是它的狼人族神——拿哥特阿鲁神在警告它:“蠢货!还不走就要死在这里了!”

  但是。

  他不可能立刻就放弃手下部族中的精锐狼人战士,就这么逃回去的话,他身为萨满的威信就完了。

  而且所在的部族只剩下大部分老弱妇孺的话,实力也会一蹶不振,毕竟他们不是什么狼人大部族。

  而是因为饥荒而被群狼荒原的其他同类,排挤出去流浪的一个小部落。

  “这是人类卑劣的圈套~!快杀出去!!!”

  它一时间怒火攻心,急忙大吼一声,接着拔出腰间的一根棱齿大钉锤。

  惊惧和愤怒在葛里戈体内燃烧着,但也带给它残忍狡诈的战斗意志!

  事实上,没有一个萨满是单纯的施法者。

  因为它们的大部分法术很原始粗糙,没有完整的法术理论体系支撑,多靠神灵恩赐或图腾神从自然领悟后,再灌注传授给他们几个零星的法术,又或者自己在平时依靠观察自然之中,缓慢领悟而来。

  而能够灵活应付在各种场面的法术往往不足。

  这就导致了每个萨满近身时也要当半个战士用,有些天生体质强横的种族萨满,更是直接兼职了半个蛮战士,完全不惧和人近战厮杀。

  ”至圣的拿哥特阿鲁!“

  只见葛里戈高呼着神的圣名!

  场上快速筛过一股无形的神术力量。

  四周所有人的伤口,甚至是溅射到地面的鲜血中都浮现了一抹血光,无数道血光汇聚狼人老萨满的身上,立刻像是获得了【变巨术】法术加持一样,直接增大了一个级别体型。

  他挥动大钉锤冲过去,拦住了在狼人队伍里横冲直撞的大型巨石傀儡。

  “哐当”地一声巨震,大棒也砸到了和他身高差不多大小的对手身上。

  顿时一片石屑飞溅,巨石傀儡身上多出了一个凹坑,但傀儡笨拙的身形却没有抓到狡猾敌人的衣角。

  这类元素生物天生就在小范围腾挪闪避上吃亏,不过好在用于正面冲锋很好用。

  陈旭元紧皱着浓密的眉头,不过并没有对自己的法器受损,作出半点迟疑和肉痛表情。

  他不管法器上逐渐多出的细密裂痕,继续指挥着士兵围堵驱赶狼人回到货车的圈内,同时分出精神力指挥巨石傀儡在狼人中乱闯,成功扰乱了对方的阵型。

  这导致了十来个组成两排刀盾阵型的士兵,成功逼退试图突围的狼人,推进到豁口处堵上。

  其实不但狼人想冲出来,连商队的人也不想和这些狼人一起,困在营地包围圈里面搏命。

  只是两三个心生怯意的商队伙计,不小心靠近了狼人萨满和巨石傀儡的战团,就见到葛里戈胸口的骷髅项链邪光一闪,喷出一团暗影能量化成了黑烟似的暗影虫群,就直接笼罩了那几个人类。

  其内不断传出隐约的呜咽和虫子啃噬声,等虫群再次化作黑烟散去,几个商队的伙计已经面色漆黑毒倒在地上。

  葛里戈轻吼一声。

  口中慢慢念叨着祈祷词,心中却急急的呼唤拿哥特阿鲁神的赐予。

  他意识迅速“连接”到灵魂深处的神力联结点,赞美着拿哥特阿鲁神的无上威能,乞求着它向那些卑微的凡物们降下最残忍的杀戮。

  刹那间。

  神欢愉的信号从灵魂深处涌动出来。

  邪恶的气息仿佛熊熊的火焰,从它身上强烈的散发出来。

  神的恩赐在虚空中显现,一股泛着血光的漆黑暗影邪炎从它手上的钉齿大棒上燃起,不但包裹了它的手臂,还直接延伸到武器顶端,形成了犹如巨大狼爪的奇型怪焰钩爪。

  那黑焰并不是纯粹的火焰,不但有着赤红色的电蛇在火焰中流窜闪现,还灼烧地空气噼啪作响。

  其中更是隐隐透出一种奇异的威压,逼得人不由自主的想跪下臣服——感觉就像是草食性动物碰到虎豹熊狮等肉食性掠食者一样,内心止不住生出一种大恐怖大惊惧来。

  “这难道就是神灵的气息吗?”

  陈旭元站在不远处“出神”地望着那赤电黑焰。

  他喃喃自语着:“它到底是如何从异位面神灵那里遥遥传递过来?又如何与自身法术力量结合的呢?为何能量可以呈现出如此稳定的实体物理性质?这其中也许有某种,我所不知道的独特法则作用在神术力量的附着上?”

  ……

  不过那邪恶的火焰,正发出惊人的爆鸣声。

  它嘶嘶的灼烧着空气,为惨烈的血肉飞溅景象而愉悦!

  葛里戈刹那间将它闪电般地大力挥舞起来,对准粗状的巨石傀儡重重劈下。

  这岩石组成的人形傀儡,也“隆隆”低沉呼啸冲锋着,一只灰石大手锤了上去。

  “当!”

  沉闷的木石敲击之声过后,狼人萨满被石头傀儡的沉重吨位,带来的冲击力暂时逼退了两步。

  但石头傀儡的拳面上,被邪炎划过的地方,燃起了几朵诡异黑火,陈旭元可以感觉到组成石拳的那颗符文石,所蕴含的法力在迅速减少,如果这样下去很快就会彻底损坏。

  就在葛里戈正准备继续追击的时候。

  它心中警兆一闪。

  立刻转头用眼角余光看到一道电光飞射而来,赶忙用邪炎狼爪一挡,黑焰电光能量像是炙热的金水铁汁一样四溅,但也让邪炎被打散了少许,焰爪长度明显有所缩减。

  等用闪电箭阻住对方攻势。

  陈旭元赶紧让巨石傀儡后退一段距离,并且耗费法力地调动土灵之力,将一层石化能量包裹在这石灵的手臂上,这才用湮灭了上面燃烧法力的跗骨邪炎。

  不过葛里戈也没有立刻攻上来,因为陈旭元不知何时已经靠近了他20米之内。

  对于高手来说,跨越这段距离突袭只在瞬息之间。

  只见他手里的怪异枪棒渐渐伸长,那枪棒似棒非棒,似枪非枪,不但有接近杯口那么粗,上面也纹着和火舌图腾上面差不多的神秘纹路,棍子的两头还各自镶嵌着一块圆锥形的钢锥,应该是用来增强戳刺杀伤力。

  葛里戈知道对面这个可恶的施法者,应该就是这场战斗的领头者,只要杀死他就能让敌人士气大损,获得安全逃脱的机会。

  他那凶恶的狼口顶着呼啸的寒风怒吼着:“拿哥特阿鲁神的恩赐!”

  他冲向拦在双方之间的那群士兵。

  ……

  人狼战场的另一侧。

  活跃着一个较其他狼人略为瘦小的女狼人。

  她迅疾舞动着,手里难得一见的一副奇门兵器——双持三刃钢爪,这玩意儿人类刺客中能用好的人都不多,真不知道这女狼人是从哪弄来的。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不问先生所写的《巫术法则》为转载作品,巫术法则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巫术法则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巫术法则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巫术法则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巫术法则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巫术法则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