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车间传最新章节 > 车间传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车间传 连载中
分享车间传

车间传全文阅读

车间传作者:吹南风

车间传简介:随着铸造车间平凡岗位上的青年工人——新的一批技校学生到来,在看惯以往技术工人纷纷离开车间,难以留在一线工作的现象而不报希望的时候,郭国柱和他的同学,以及工人师傅们,在车间的生活里,收获着不同的幸福和酸甜。 https://www.uukanshu.com
-------------------------------------

车间传最新章节第87章
第2章
车间传全文阅读作者:吹南风加入书架

  大臭说他去送钢样,说着从长脸年轻人手里接过倒了钢水的模子,又说,顺便去取缸子喝点水。绕道奔化验室正门去了。

  精瘦长条个头的刘师傅匆匆回来,问大臭呢,长脸年轻人说,去送样子去了。刘师傅说:“嗨,敲敲这个门就可以送,还非要跑那么远。”他说的是,化验室有一扇小门直通炉前,敲敲就开了。但实际上,那扇门一般不开。他说着话啪地翻下鸭舌帽上的墨镜,望望敞着的炉门。如果不戴遮光墨镜,炉门其实就是一团燃烧着的火云。他操起一把地上的铁锨,刺啦就是一铁锨石灰,然后往前急跨两步,两胳膊一前一后往前一送,呼一下,左臂松开,右臂展开一递,那铁锨稳稳地,像一个被射出去的箭头,平直地投向炉门,一铁锨石灰丝毫不差地扔进了炉膛。动作干净利落。炉膛内橘黄色的钢水,把石灰吞没的同时,燃起一阵火焰。他嘴里还自言自语:“别把炉衬腐蚀坏了。”

  他是说给两个年轻人听的。

  这时候,大臭慢慢腾腾回来,刘师傅马上说:“我还以为你挖井去来,咋地这么

  半天了?”

  大臭慢腾腾说:“喝点水,还有其他人了呀?”刘师傅没好气地说;“废话呢,其他人,今天一早去体检去了,一会儿回来。我操,快点再加点石灰。”大臭示意长脸年轻人。刘师傅怒道:“可你妈的,他们刚来的技校生,知道个啥呢!”

  大臭的把式显然不行,他往炉门里扔石灰的时候,好像没吃饭,半铁锨石灰,有一些被扔在了炉门外。刘师傅乜斜着眼睛,看也不想看他。他靠在铁柜子上,见一个女高车工正从外面进来,往电炉北面一侧的高大的水泥支柱走去。

  这座老厂房的的内部,四周竖立着一圈几十米一根几十米一根的,落满黑灰尘土的,直通厂房顶的水泥支柱,横着连接着水泥大梁。高车架在最上一层的有着凸出外檐的粗壮的梁上。年轻的女高车工走向铁梯子时,并不去看一眼炉前。就好像干一件与电炉及其炉前工毫无关系的事。刘师傅抱着双臂,自言自语来一句:“夹着个疙揽似的。”大臭顿时来了兴趣,马上说:“呀!就是啊,走起来腿中间像夹着个东西。你是不是对人家有意思了?”

  “去球的哇,这些开高车的,牛逼的快到了天上去了,还......”

  “本来就在天上了呀。一上高车不就上了天了。”

  “喂,你两个,你叫啥呢,好像你说过,”大刘觉着,身边有两个刚来的技校生,不便于和大臭多扯淡。就岔开话问长脸年轻人。

  “我叫郭国柱。”长脸年轻人说。声音不高。

  “郭国柱?咋没有叫个蝈蝈蛋了,呵呵呵。”大臭和郭国柱几个同学原来就比较熟悉。郭国柱他们半年前已经在这个班组实习过。那时候,大刘没有太注意这几个技校生。郭国柱呵呵笑,没接大臭的话。他笑着问大刘:“刘师傅,听说,明天有一炉特殊钢。”

  大刘啊哦一声,没正面回答郭国柱,但马上嘴里啧一声道:“这他妈的,不行,还得去和段长说说,明天咋办了么。”说着,又急匆匆朝车间走,边走边回头嚷着:“大臭,一会儿于文就回来了,你看的点啊。我马上就回来。”

  大刘进了敞着门的车间,左手的主任办公室还是关着,工会办公室依然是岳红枫一人在埋头刻蜡板。没等大刘说话,他身后马上挤进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工人,笑模笑样地说:“呀,红枫,还没有刻完呢?真叫个认真呢,干脆把你调到工会算了。嗨,我和你说啊,咱们俩要是合在一起的话,你看啊,我爱当个哥哥,你么,爱叫个哥哥,这不是合到一块了么。我么,爱扫个地,你么爱吃个瓜子,这不是合到一块了么.....”

  大刘插着话问了一句,没见俺们段长。红枫还是埋着头,说:“你们段长和主任到厂里开会去了,刚才还打来电话了。”大刘拿起桌上电话拨号。只有车间办公室有对外的电话。正在这时,又进来两个女工。说:“呀呀!看人家红枫,写的真好呢!真的和印上去的差不多,啧啧啧。唉,梁三清,在这儿干啥呢?”

  旁边三十多岁的梁三清一本正经地说:“呀,这是谁家的门开咧?”说着便低着头满地找,佯装着找寻什么。一脸狐疑的样子,真好像啥地方开了个口子。大家正在纳闷,他随即马上道:“这是从哪儿钻出来咧?”两个女工反应过来,哈哈笑。其中被说的一个胖女工,在梁三清背上捣了一拳。梁三清马上用手比划着:“这儿,这儿,这儿还痒痒了。”胖女工又在他所指的地方捣一记,他又一转身,“还有这儿。”“这儿?”“呀,把虱子捣死咧!”“是不是?来,再给你捣一个,省得你回去捉了。”“呀,又跳到这儿咧!”

  红枫低着头笑。大刘不笑,电话没打通,急匆匆走了。

  他刚走出车间办公室,就看见段长正往回走,他拉着段长着急上火地说:“呀,段长,明天咋办?就放在俺们班?”

  段长是个矮个头的中年人,大着嗓门道:“咋办?一个班组,定员六个人,明天分工合作,你是班长肯定要全面工作,还是按照老样子,一助手负责还原期,二助手负责氧化期,三助手负责熔化期,材料员、水泥工具员、配电操作员都安排好就行了。明天完成特殊钢任务,一定要安排好,到时候,炉长当班长,班长当一助手,以此类推……留出一人做机动。这样不就行了么!而且,明天你们班组正好是早班。”

  炉长其实是副班长于文。

  第二天一早。技校生郭国柱按照刘师傅的安排,清晨七点就换好了工作服,提前来到炉前。班长大刘和炉长于文,已经早来了。

  大臭懒懒地说,炉长于文半夜四点就来了。大刘可能是五点就来了。他们随段长先去合金库,检查了刚刚备好的十来种合金,把超大块的用铁锤砸成合适的块状,把小块的一一拣出。接着去了辅料库,将即将要用的石灰石、萤石、三氧化二铁矿石遴选了一遍。后来,又到工具库,将两炉钢要用的工具一件件检查挑选一遍。

  早晨八时,工人们各就各位。按照班长大刘和炉长于文商定的冶炼方案,按部就班紧张有序地进行着。

  一切正常,前面顺利的很。但在出钢前的十几分钟,负责出钢槽维护和操作的材料员老鬼,忽然惊慌失措地跑到炉长跟前叫到:“于师傅,出钢口掏不开了!”

  大刘冲过来喊道:“咋了?这他妈真是,眼看着就完成任务了。”于文镇静地对他说:“这种特殊合金配比,就会造成钢水温度比平时多几次大幅起落。用石灰块堵、镁砂填缝的出钢口,就容易结成硬块。”又一转身,对老鬼说:“赶快打开钢口,过了出钢时间,钢水就要重新还原,合金成分、化学成分都要重新调整了。”

  老鬼一脸愁容,说:“咋办?我试了一下,不行呀。”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于文和大刘几乎是同时,一起去抢一把钢钎。于文先夺在手,急促地向一个机动工人示意一下,但未等机动人员反应过来,大刘已经一把抄过大铁锤,他们两个一前一后狂奔向炉尾出钢槽。炉长于文执钎,班长大刘抡锤,一下一下砸了起来。

  “一、二、三。快!”于文一边叫号,一边移动钢钎点位。大刘抡起铁锤,一连狠砸了十几锤,被烧结成硬块的填塞物终于破裂、松动,一块块被迅速掏了出来。

  看着一团团一股股钢焰冒出出钢口,所有的人都深深地吐了口气。

  交接班完毕后,全班组的人一个都没走,都静静地等待着中心试验室最后一次钢锭质量检测报告。

  大刘甩开瘦削的身板,旋风般地往返于车间办公室——这炉特殊钢,的确是特殊,以往,从紧挨着电炉的化验室就可以得知结果。终于,大刘小跑着回来了,兴奋地嚷道:“合格。真他妈的,真要命!”于文轻轻解下脖子上的毛巾,轻

  轻说一句:“行了,合格就好。”大刘接着大声说:“大家下班!”

第3章
车间传全文阅读作者:吹南风加入书架

  技校生郭国柱骑着自行车慢慢拐过厂大门的传达室,正要下车子出门。迎面冲过来一辆自行车,差点和他相撞。

  “唉!国柱,去哪儿呀?”其实,迎面来的骑车人早已远远看见了郭国柱,他故意不去减速,“还不到下班了呀。”

  郭国柱愣一下,笑了,慢悠悠道:“呀,武英强,你咋现在来了?不是回老家去了么。”而且,郭国柱还以与其他同学常有的嬉笑怒骂习惯,加了一句,“吃胖了啊。”

  武英强也是郭国柱的同学,他对这个谁都能合得来的班长,随便地笑道:“刚十几天,哪能就胖了,开玩笑呢哇。我昨晚上刚回来,今天我是到厂里看看,也不知道咱们班组该上啥班呢?”

  “嗨,你可是来对了,正好,走走,别给人家挡住大门。”

  郭国柱慢悠悠地推着车子,往大门外走,他并不急着劈腿上车子,一双黑布面白塑料边的懒汉鞋,拍得柏油地面啪啪响。武英强问:“去哪呀?回呀?”

  “嗷,”郭国柱顿一下,要是换做和其他同学说话,他这时候肯定说“可你妈的,一大早就加了个班,刚突击完一炉特殊钢,还不赶紧回去歇歇!”,可这时候是武英强,他就说:“走哇,你也别去车间了。咱们班组今天临时加班,突击特殊钢,明天上二班。你是回你姥姥家去来是哇?”说着,又看一眼武英强,“就是胖了,脸圆乎乎的。”

  武英强看上去细眉细眼,这时候笑起来有点腼腆。他挺喜欢郭国柱的。郭国柱说话总是慢慢悠悠,和班里啥样的同学都能捣歇。

  “你家挺远的,正好和我到我家捣歇捣歇去哇。捣歇会再回哇。”郭国柱提议。

  武英强前两年没少去过郭国柱家。当技校最后一年的下半年实习开始时,武英强一时陷入了不知所措。他简直还没有做好准备,技校毕业的当天,就被安排在大刘师傅的班组,当晚就要上二班。下了二班是夜里十二点钟,武英强想直接骑车子回家,但是他妈妈急了,半夜三更怎么能骑自行车回,回到家需要一个小时,太不安全了。这年武英强不到二十岁,郭国柱比武英强大近两岁。

  郭国柱家在老城主街道,也就是大马路的旁边。他不是大厂的子弟,和武英强一样,之前和一机厂没有任何关系。他们都是恢复高考第三年的高考落榜者,都没有再复读重考的概念,无奈地进了第一机械技工学校。

  武英强有点羡慕郭国柱家住的地方,尽管进这个院子时有点曲折

  临大街一个不起眼小门,如果没人进出,没人会以为这里面住着几十户人家。小门和家里房门差不多宽,但高度好像仅够两个人挨着进。进入后绕着两边形状各异,低矮简陋的小棚屋往里走。当走到一棵并不粗壮却透着一股遒劲的槐树跟前,武英强笑说:“我上次来,走到这儿,就不知道咋走了。”

  “嗷,嗨,俺们这地方,就这条件。来哇,慢点啊,我家在后面,一过这棵树就到了。”

  武英强不知怎么想到了什么,说:“刚实习那个月,要不是你让我住在你家那个小房里,我当时下了二班就没地方去了。”

  “哪个房子,嗷,嗨,你说的是在上马街那间房子,那是我叔叔家的一间没人住的房子,顶棚都塌下来了,你也真行,就那你还能住。”

  “啊呀,当时全靠你了,不然我就只能往回骑车子。”

  “嗨,不值得一提,没事。”没事,简直就是郭国柱的口头语,有时候慢的拉腔拉调,让武英强心里好笑。

  刚走到他家那扇挤在角落里低矮的房门,门一开,有人呵呵笑着出来,边笑边将右手越过脸,去摘左耳朵上的口罩绳。

  “嗨,我操,老熊,我还以为谁呢,你啥时候来的?”郭国柱不紧不慢地问。

  被称作老熊的,已经把左耳朵的口罩绳优雅地摘下:“我来了一会儿了,不见你回来,准备回呀。”跟在后面的中年妇女———郭国柱的母亲说:“等你不回来,人家正要走呢。”

  武英强推着车子,只是一个劲对着老熊笑。老熊做作地好像刚看见武英强:“呀!英强,你这是去哪儿呀?”

  郭国柱赶紧说:“说的些啥话呢,本来人家英强都进了家了,还问去哪儿呀。你这不是说胡话了。”

  老熊呵呵笑。武英强的脸上虽然有点挂不住,但只有干笑。老熊,全名叫熊二波,郭国柱和班里同学都习惯叫他老熊,这倒不光是因为他比郭国柱还大几个月,在班里年龄最大,还因为老熊最有本事。

  老熊也许是见武英强在,就说:“我就不进去了,还有几个朋友等着我呢———我过来告你一下,我调到省医药公司了。”

  “我说么,咋这么长时间不见你了,也不来厂里上班,也不来我家,我知道你留不下,还是你有办法。”

  老熊也许有意遮掩一下自己按捺不住的得意,也许真的有朋友等他,又用右手将挂在耳朵上的口罩绳缓缓地越过脸,挂在左耳朵上,只露出一双黑洞洞的眼睛,说:“嗨,就那么回事,呀,不行,赶快走,别失约呀。”说着,啪一声,潇洒地踢开一辆亮哇哇的26自行车,扭头对武英强点点头,说声再见,大腿一跨,坐在车座上,一溜烟,沿着院里的小路走了。

第4章
车间传全文阅读作者:吹南风加入书架

  进了郭国柱家,先是一间两三步大小的过庭———武英强觉得只能称作过道,他没好意思说出自己的感受。因为可看出,这间房显然是自己加盖的,比里面低矮,顶棚用白纸裱糊,中间突出的一长溜鼓出的粗棱,显然是一根房梁。随着郭国柱再进一个小门,面前就是一溜炕。门和炕之间,也就是一步距离。

  “坐哇,喝不喝水?”郭国柱微笑着说。武英强原来来过几次,对郭国柱家还有炕并不感到惊奇,实际上,武英强原来第一次来郭国柱家时,也没有像班里几个咋咋呼呼的同学那样,流露出大惊小怪。武英强有时候的确是很不喜形于色,也由此,有时候给人有点内向的印象。

  “不喝水不喝水。”他想打听一下,哪天正式上班。“我记得是今天上班,所以一回来赶紧就来了。”

  “没事,昨天第一天上班。”

  “昨天就上班了?”武英强有点急。

  “没事没事,”郭国柱安慰到,“这两天正好车间领导都忙的都找不见,哪能顾上咱们了,而且,咱们班组,基本上都去参加培训了,昨天白班,第一炉,就刘师傅,大臭,还有我和李太根四个人,其他人都去培训去了。可他妈的,第一炉快到了那啥时候,人们才回来,可把刘师傅着急坏了。”

  “大臭,是不是那个小眼睛,经常讲些笑话的那个?”实际上,武英强印象里,大臭并不是爱说笑话,而是爱说荤话,只不过他不好意思直说。他和郭国柱在这个班组实习时,就是跟着大臭上夜班的。

  “是呢,就是他。大臭那家伙一般,不是一般,可以说就是混呢,一天就是胡说八道,干活不咋地,大刘,刘师傅,那人可以,还有就是于文,于师傅是咱们组的炉长,炉长的技术一般来说最好。嗨,今天早晨,可真叫个玄乎呢。”郭国柱说着说着,就开始感叹起来。

  “咋了?”武英强问。他不知道怎么,对车间里,尤其是对班组里的事情,不像郭国柱那么热情。

  “今天早晨,是车间安排的特殊钢,好像厂里都特别重视。一大早,大刘,于文,还有段长也来了,尤其是于文,一大早四五点就来了,我是按刘师傅要求的早晨七点来钟来的,关键还不是这,关键是一大早折腾的总算到快出炉呀,突然发现,出钢水的出口堵了。可把大刘和于文着急坏了,哈哈。”郭国柱无论说起啥来,无论多着急的事,都是不急不忙,看他样子也着急,可说出来的话,给人感觉并不是什么大事。

  “后来咋了?”

  “后来,大刘和于文两人,一人拿大锤,一个人拿钢钎,叮嘎叮嘎叮嘎,一顿猛砸,好家伙,如果晚了,一炉钢就完了。”说完,郭国柱又叹口气,“唉,太佩服了。咱们啥时候能做到于文,于师傅那水平就出徒了。”

  武英强哈哈笑了。他没说出口,但心想,郭国柱不会就在炉前干下去吧。他想到这儿,本来有件事顺便想对郭国柱说,但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不想说了。

  他黏糊糊地坐在那儿,心里不由自主地翻腾着,说不清什么滋味。有一阵,他猛一下子想说什么,但一下又咽回去了。武英强有时候的确是有点自卑。郭国柱特别能理解人,他把武英强的犹豫,理解成下二班后去哪儿住这个老问题。就说:“没事,虽然我家那个小平房顶棚要翻修呀,你如果下了二班回不去,还住那也行。”

  “不用不用,实习那时候,是刚开始到炉前干,一下不适应,现在没事了。”武英强客套地推脱着。实际上下二班到哪儿住,他已经不放在心上。主要是习惯了———听说班组里的那些老师傅,有许多家在几十里以外的,多少年都是自行车风几十里路,风里来雨里去,有个在大厂的工作,已经很美了,从没有担心过跑远路,习惯了。

  武英强有时屁股很沉,想站起来走,但他没站起来,却又问了郭国柱一个问题:“国柱,咱们班除了老熊,还有谁调走了?”这句话一出口,他又有点后悔了,因为他觉得郭国柱对留在车间干,还挺有兴趣的。

  郭国柱说:“好像,咱们班除了老熊,其他还没有听说,倒是机加班李生华,不对,是李生华的对象,调走了。听说去了哪了?呀,没记住,反正是走了。”

  “李华生?嗷对了,想起来了。他对象是哪个?”武英强问。

  “他对象也是他们班的,就是那个长得像个洋娃娃似的……”

  “嗷,想起来了。”

第5章
车间传全文阅读作者:吹南风加入书架

  炼钢工段更衣室的门大开着,从外面往里面看,光线暗淡,一盏昏黄的光秃秃的灯泡一天到晚亮着。有人骑着车在门口停下来。进门是个下陷的台阶,进门的人不知道在想什么,不下心差点踩空,哎呦一声,抬头一看,里面有人正在换工作衣,和刚进门的人互相看看,都没有说话。

  隔着一大跨厂房的电炉,这时候安静的像个冬眠的老虎,平时那嘎嘎嘎像撕扯一块坚硬的玻璃的怪叫声,消失了。

  紧接着,更衣室又进来一人,是郭国柱。郭国柱说:“呀,来的早啊,“郭国柱先对第二个进来的人说。又马上接着对里面说,英强,你也来的挺早的。”

  最里面的,已经换好工作服的武英强笑笑说:“我也刚来。”

  第二个进来的,是个中等个头,精干利落的后生,武英强不认识。精干后生麻利地换着衣服,和郭国柱打着招呼,换好衣服出去了。

  武英强问郭国柱,刚才那人不认识。郭国柱说:“是部队复原下来的,这次刚分来了几个,咱们班组分来两个。诶,今天下了班,半夜三更十二点,你咋呀?”郭国柱关心武英强今天下了二班,怎么办。

  武英强略略犹豫一下,说:“没事,我准备回去。”

  “回家?那可是远了呀,最起码骑车子要一个小时。”

  “差不多,没事,回去也就是一点钟。”

  “带饭了没有?”郭国柱说着拿出一个铝饭盒,长方形的灰白色饭盒,擦拭的干干净净,“晚上需要吃点东西了,不然的话饿的不行。”

  武英强也带了饭。他也从一个尼龙绳网兜里取出一个铝制品的饭盒,里面是他母亲中午提前做好的饭。母亲忧心忡忡地不断嘱咐他,今天上班第一天,带了油茶,还有几个上礼拜专门留的饺子。有没有热饭的地方,还有最不放心的就是下了班半夜十二点,路上可要小心呢。

  武英强并没有太在意母亲的话。他觉得没什么了不起,半夜十二点就半夜十二点,人家准备组的两个老师傅,骑车子几十里三班倒,已经十几二十年了,那就是个习惯,习惯了就好了。

  武英强虽然这么想着,可一看到郭国柱望着自己的犹豫眼神,心里一下涌上一股酸楚。

  “嗨,我家那间烂房房,实在是不能住了,顶棚全塌下来了,不然的话,你在哪儿凑乎下,唉,反正你这不是个长久之计。还得想个办法呢。”郭国柱解释着,好像自己亏欠了武英强什么似的。

  武英强笑了,他知道郭国柱的好意:“没事,没事,习惯了就行了。”

  郭国柱想起什么,关心到:“你的工作服还是实习的时候发的哇?后来又发了一身,你待会儿问问刘师傅,好像是到车间领。还有手套,帆布手套可是不能少了,全靠这身厚工作服了。”

  武英强也好像突然才意识到,现在已经是夏初了。可以感到,厚厚的帆布工作服套在身上,粗糙的布面摩擦到皮肤,就像挨着一层硬纸板。

  下午的太阳光,越过灰黑色的厂房后,跳跃地照在车间主路右侧技术组的平房墙上。从技术组出来的两个年轻小伙子,边说边笑,看两眼从身边刚走过的郭国柱和武英强,随和地开玩笑到:“不热?这工作服也太热了吧。”显然是在和郭国柱说话。

  郭国柱笑笑说:“没事,不热,习惯了。忙呢?”

  武英强惊讶,郭国柱刚上班不长时间,和这么多人认识。郭国柱又对两个年轻人说:“看你们高兴的,是不是发奖金了?”

  “哈哈,不是发奖金了,是有任务了。”瘦削个头戴眼镜的小伙子说。说完,不住地笑。

  “有任务了,有任务好呀。”郭国柱刚说完,旁边猛然响起闷雷样的声音:“我知道,厂里要上采煤机呀。”大跨步走过来的车师傅,还顺手摸一把技术组瘦削眼镜的头发。瘦削眼镜嘿嘿一跳,躲着:“呀,车师傅真是消息灵通啊。”

  车师傅经不住夸:“嗨,本来就是么。你看看,咱们主任这两天为啥到大厂开会?不就是为这事么?”

  “好像你也参加大厂的会议了,哪天也闹个师长旅长当当,哈哈哈。”

  大臭从炉前的大门洞出来,一眼看见了郭国柱和武英强,高兴道:“呀,蝈蝈蛋来了,呀,小武也来了?”

第6章
车间传全文阅读作者:吹南风加入书架

  “你们两个先去拉噜噜水去。”一进炉前大门洞,大刘就对郭国柱和武英强说。大臭对着郭国柱和武英强呵呵笑,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

  “你别他妈的光是笑,你带他们去一下。”大刘扭头盯着大臭,“真你妈的泱误了。”

  大臭似乎只有嘟囔:“还球早的呢,一会才装炉料了。”

  “可你妈的,现在马上要补炉呀!”大刘没好气地说。

  这时候过来一个壮实身材的后生,和大臭说笑:“唉,大臭,要不我和你去哇。”

  大刘扭头看他们一眼急匆匆走了。

  拉噜噜水的铁皮小平车,推起来有点沉,推到出车间的路口拐弯墙角处,大臭和对壮实后生说:“太生,你是顶替你老子来上班的,哈?”

  壮实的太生说:“是了,你是铁建的?”

  “嗷是了呀。他们两个是技校刚来的。”

  “嗷,那你们在铁建每天干啥呢?修铁路?”

  郭国柱已经在靠墙的一个高处地面水泥台上,揭开一面铁板盖。露出来的,是一个泛着像酱油颜色的水面。郭国柱把一个水桶沉下水面,舀出一桶倒进铁车兜子里。铁车兜并没漏出一点。

  有人骑车子经过,是个中等身材,圆脸女人。大臭望望女人的背影,说:“呀,………”

  “咋了?”太生问。“那谁么。”“谁了?”

  “化验室的。”“化验室的谁了?”

  大臭嘴里不停地呀呀的,一脸傻笑:“呀!是不是想……”

  太生嬉皮笑脸地笑问:“唉大臭,我给你说啊,你上次说你们插队的时候,在农民地里,一男一女在那儿正跌码子了,再给咱们说说。”太生并没有去理会郭国柱和武英强。

  大臭小眼睛一眨,满不在乎地慢悠悠道;“球,奈算个啥了,不用说了。”郭国柱无声地笑。

  太生不甘心:“唉没事没事,现在又没人,”他不把两个技校生当外人。当然他和大臭也许压根就觉得二十岁左右的技校生,嫩的呢,知道个屁。

  大臭显出索然寡味的样子,懒洋洋地说:“算了哇,看看,车间主任过来了,快点干活儿哇,可你妈的,一天到晚就想你妈的的这些跌码码,不想着干活。”郭国柱和武英强都笑了。

  通向铸造车间的过道上,正有两三个男人走过。大臭悄声说:“看,主任来的哇。”

  “哪个是主任呢?”太生好奇。

  “瘦干巴戴帽子是主任,大个子的是副主任。”

  “还有旁边那个呢?”

  郭国柱和武英强也注意到,走在身边的,除了一高一矮两个中年男人,还有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男子。年轻男子的步子迈的挺大,边走边和两个中年人说着话,显得轻松自信,矫健挺拔。

  武英强看在眼里,心里一动。悄悄想到,原来这么艰苦,破旧,甚至低下得有些丢人的地方,还有这样的人。什么样的人?武英强注意到,三十出头的大个子,高大端庄,阔面高鼻大眼,可谓相貌堂堂。武英强不由地脱口而出:“好家伙,咱们车间还有这么年轻的领导?”

  不用解释,他断定那个和主任副主任走在一起的,也是车间领导。

  郭国柱笑道:“嗷,你以为呢,咱们车间了有些人才了。”郭国柱还嫌不足,又加重语气说:“别小看这车间,藏龙卧虎了呀。”

  大臭和太生一听这话,马上呵呵笑了,大臭看几个车间领导过去了,指着郭国柱大声笑到:“哈哈,一看就是个小娃娃。铸造车间还有啥人才呢,全厂,也是最没人来的地方了,不就是干活么,挣不了几个钱还,还人才呢。呵呵呵,一看你们就是小娃娃。啥也不知道。”

  郭国柱似乎有点不高兴了,想反驳,但马上就一脸憨态,呵呵呵笑了。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吹南风所写的《车间传》为转载作品,车间传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车间传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车间传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车间传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车间传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车间传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