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三世证道最新章节 > 三世证道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三世证道 连载中
分享三世证道

三世证道全文阅读

三世证道作者:因杨生柳

三世证道简介: https://www.uukanshu.com
-------------------------------------

三世证道最新章节第83章 求人不如求己
第2章 自制系统?
三世证道全文阅读作者:因杨生柳加入书架

  再看此时的柳狰,其正古怪的半蹲于倒毙的幽鬼狼身侧,一副默默好奇翻看着什么般模样。

  只是被其右半边身躯密实挡住视线的何夙未能看到的是,半蹲在地的柳狰,与如常右手自然翻看动作大为迥异的那重伤近残的左手,不仅明显刻意的全然浸在这不断外溢的浓浓猩血之中,更血肉模糊的手掌与小臂之上,竟所有血管、无论大小粗细,尽都妖异无比的好似吞咽吮吸着一般,不断微微鼓胀起伏不停!

  而随着他左手‘吞吸’动作的不断持续,这方才离体,理应仍鲜活异常的大片猩红血液,竟隐隐好似被加速了不知多少倍时间的开始急速腐朽起来一般……

  更何夙无法看见,甚至根本不能理解的是,柳狰如此举动同时,其眼前只他自己方可洞悉感知,一面好似已一直存在不知多久、三维光影成像含义莫名的虚拟光屏之上诸般数字之中的几组,亦开始飞速变动起来。

  其前一刻还显示为:

  【万世之源】

  仙识:(0/0……九/九……0/0)

  灵识:(10787658/10787658……九十六/九十六……138/171)

  ……

  【万劫之本】

  罡元:(0/0……零/零……0/0)

  气血:(2/4……一百二十九/一百六十三……241/1710)

  ……

  【万妙之启】

  仙元:(0/0……零/零……0/0)

  灵力:(0/0……十九/十九……6/171)

  ……

  转瞬却就变为:

  【万世之源】

  仙识:(0/0……九/九……0/0)

  灵识:(10787658/10787658……九十三/九十三……142/171)

  ……

  【万劫之本】

  罡元:(0/0……零/零……0/0)

  气血:(2/4……一百二十九/一百六十三……1287/1710)

  ……

  【万妙之启】

  仙元:(0/0……零/零……0/0)

  灵力:(0/0……十九/十九……37/171)

  ……

  并同时,柳狰脑海中还如此诸般念头飞快连转:“整整十五年!始料未及,自己上一世千辛万苦锤炼得来,如此庞大、如此精纯,更无数次助自己化险为夷的庞大灵识乃至仙识,到了这第三世,竟差点成了再世为人的最大障碍。”

  “这幽鬼狼也无愧二阶中期的特殊荒兽,虽除隐踪遁形外,战力相对只在一般,比之很多一阶后期乃至中期荒野亦有所不如,却也即便激战后被彻底斩杀,血液中仍蕴含如此充沛的气血之力,若能将其生擒活捉,只竭泽而渔的一次性自其全身血液中,怕至少便可吞吸到万数缕不止的气血之力。”

  “若有如此之多气血之力,便只运转现下掌握的粗糙炼化之法,亦必可在这具身躯所消耗部分三十四滴本源气血补充完满基础上,再一口气将上限总数的一百六十七滴,抬升到一百八十滴有余。”

  “并其中,自己之前数年力不从心、只顺其自然勉强积累下的4滴‘精炼’后更精纯甚多的气血之力,也一并可增到双数不止的近20滴去。如此,不仅‘表征’看来距这锻体境二层所需的两百滴本源气血相差更近,且离自己真正目标的全为精炼后气血突破,亦小小的前进一步。”

  “无奈,为保险起见快速补充获得气血之力,进而施展的这早年意外获得神秘功法残篇【戮神夺天决】,虽仅耗费灵识之力现下便勉强可以运转,无奈所消耗灵识速度,却实在略略奢侈了些。”

  “现下可是不比以前,漂泊到这武道流昌盛的‘大梵昊天界’超星系群,想顺利成长起来,前期就务必按着他们的主流修炼模式一步一步修炼下去,如此,虽可大大弥补上一世心中耿耿于怀的诸般遗憾,但这‘蜕凡境’之前的‘禁灵’期,却也将无奈使得,这神秘以极‘冥天碑’唯一勉强留存、极其重要得来不易的灵识之力,无根浮萍般半点没了凭依及恢复途径,只无奈坐吃山空的不断本源消耗折损下去了。”

  “虽说这消耗折损,相比上一世所积攒下远超同阶的庞大基数,暂时还并多值得一提,但回想当年历尽艰辛方一点一点淬炼得来,对自己臂助甚多、效用无匹的庞大灵识,无奈就只能这般越来越少的只减无增下去,仍怎么也难轻易释怀!”

  “回想过往,虽说当初自己于‘无御圣道界’超星系群大乘期万余年后,终于决心开始步入渡劫期,凝练出除不知为何天生自带那唯一一滴仙元之外的第二滴仙元后,终于以莫大代价,尝试加深了对这冥天碑的了解掌控,进而有限的将自己早年初得这冥天碑时,自欺欺人也是幼稚妄想所做的,体质、敏捷、力量、精神、灵力等等参照地球时网游中一般无二属性设定,统统以自己其后多年感悟给汇改为了更贴切的,对应仙识灵识诸般灵魂根本凭依、历万世而存真我的万世之源;对应罡元气血诸般肉身所蕴所含、当世渡御无尽劫难立命之基的万劫之本;对应仙元灵力诸般修为明晰显化,施展浩瀚玄法妙术前提凭依的万妙之启;这三个总览大项。”

  “不过,在这上一世经年根本的法躯已毁,不仅短时禁灵期难渡半点灵力不得修炼动用,更无谈修炼获得罡元、仙元、仙识等仙家非常手段的当下,貌似却是又显得有那么些不伦不类起来。”

  而就在柳狰脑海中如此诸般念头,电闪流过的须臾之后,其眼前那光屏上的数组,已是最终停止变为了:

  【万世之源】

  仙识:(0/0……九/九……0/0)

  灵识:(10787658/10787658……八十六/八十六……123/171)

  ……

  【万劫之本】

  罡元:(0/0……零/零……0/0)

  气血:(2/4……一百二十九/一百六十三……3051/1710)

  ……

  【万妙之启】

  仙元:(0/0……零/零……0/0)

  灵力:(0/0……十九/十九……86/171)

  ……

  而几乎就在随后,震惊非常呆愣片刻的何夙,终于略略醒转过神,三步并成两步的急冲到柳狰身前,一脸无法置信的断续关切问道:“争……争儿?这幽鬼狼,你……你做的?哦,不对,娘想问的是,你是怎……怎么做到的?”

第3章 燃血强杀
三世证道全文阅读作者:因杨生柳加入书架

  “趁它飞扑而至无力变向之际,持剑高举过头、半蹲在地,借‘腰盘剑’之锐,顺势将之整个胸腹彻底刨开,如此而已。”柳狰自然站起身,不动声色的将染血左臂,小心掩在宽松衣袖之下,同时轻甩下灵蛇般弯抖不休的软剑腰盘剑上所沾染血珠,轻声如此回道。

  柳狰如此回答,实在不能说不细,甚至清晰得好似将刚刚整个击杀画面,都于眼前活灵活现的再又呈现了遍一样,但何夙木木的望着,那垂手提着都会自然弯曲下垂的腰盘剑,却是怎么也想象不出,该如此将这简简单单的‘持剑高举过头’,做得如爱子柳狰所说的那般‘轻描淡写’!

  “娘,这里血腥味太重,儿以为,咱们还是快些离开为好。”柳狰说完,示了下意,当先快步远去。

  见此。何夙目中又是几丝复杂中,貌似还隐隐夹杂着些许喜色的神情飞速流过,不过嘴上却是沉默的也并未多言语什么,当即便很是有些‘老来从子’模样,亦步亦趋飞快跟在了柳狰身后。

  二人疾行片刻,无奈发现,这平素虽称不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却也至少仆从遍布的堂堂侯府偏宅,此刻却是除他们母子二人与不时可见的血迹残尸外,竟再无任何一个可见的活着之人。

  “……救……啊——!”

  并两人小心翼翼几个拐转之后,好容易看到的一个小厮模样存活少年,下一刻便被其后紧随冲出的再一只幽鬼狼,一口咬断了脖子惨死倒地。

  “荒兽凶猛疾速,跑脱全无可能,唯杀而已!”柳狰语速极快的几句简短交代,人已悍然当先冲杀上去。

  何夙下意识就要相随,不过,随之恨恨的脚步又再一顿,理智并未冲上去添乱,只关切无比却又不敢高声的不停祈祷般低念:“争儿小心,一定小心,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呼!”

  “呼呼呼!”、“呼——!”

  “呼呼!”

  没了‘诱饵’,独自面对这明显并非只简单靠那野兽本能战斗攻击的荒兽幽鬼狼,柳狰明显没了方才那,闪电将之一击毙于剑下的机会乃至能力,只同样如何夙之前那般,又或者说更略略有所不如的与其,闪躲避让为主、间或防守反击一记的周旋起来。

  只奇怪的是,若细细观察、闻听,却是可以发现,柳狰他这明显很是疲软无力的被动应对之中,不仅目中神色始终很是淡然的平静以极,更呼吸节奏亦明显刻意且古怪非常的开始以着,某种不可名状的特殊规律,飞速的变化调整起来。

  长短间错、断连无序,即便如此高强度激战不停,仍有时一口气闭了许久仍不呼出,有时短短片刻亦急促非常的数次短吸……

  【万世之源】

  仙识:(0/0……九/九……0/0)

  灵识:(10787658/10787658……八十六/八十六……118/171)

  ……

  【万劫之本】

  罡元:(0/0……零/零……0/0)

  气血:(2/4……一百二十九/一百六十三……2989/1710)

  ……

  【万妙之启】

  仙元:(0/0……零/零……0/0)

  灵力:(0/0……十九/十九……85/171)

  ……

  而与此同时,自之前那只所斩杀幽鬼狼血液中吞吸得来,超出当前经脉正常承受上限1710缕,无奈流失些许余下的2989缕气血之力,更飞速下跌锐减起来。

  【万世之源】

  仙识:(0/0……九/九……0/0)

  灵识:(10787658/10787658……八十一/八十一……65/171)

  ……

  【万劫之本】

  罡元:(0/0……零/零……0/0)

  气血:(2/4……一百二十九/一百六十三……247/1710)

  ……

  【万妙之启】

  仙元:(0/0……零/零……0/0)

  灵力:(0/0……十九/十九……24/171)

  ……

  很快已是仅余247缕的近乎跌到谷底。

  紧张无比注视在侧的何夙,首先察觉到宝贝儿子变化。

  她见柳狰竟不知为何,不仅整个面庞,更连耳根脖子甚至手掌所有裸露在外的可见部位,尽都严重充血的飞速涨红起来,并这充血程度更急剧恶化的愈演愈烈,仅仅片刻,已红近极限的隐隐发黑起来。

  “争儿,你快跑,不要管为娘,快跑啊你!不要再打啦!”惊恐至极深怕儿子但有半分闪失的何夙,再顾不得其他,如此高声尖叫着完全不管不顾,就这般空着手向猛攻柳狰的幽鬼狼怒冲上来。

  这幽鬼狼虽并非完全只靠野兽本能,不过所拥有智慧却也相当有限,即便惊慌失措赤掌冲来的何夙,明明对它半点威胁也无,其仍近乎本能的当即侧向避了一避。

  “呔!”

  但这幽鬼狼万万没有预料,柳狰这本已被自己‘充分’探清虚实,须臾便要化为口中肉食之人,竟卡在它分心两顾避让刹那,骤然一声震耳欲聋的高声怒咤,并周身醒目以极的淡淡血红猛然一闪。

  柳狰身形首先左向虚虚一晃,骗得这耳鸣神慌中的幽鬼狼下意识左转偏身之时,骤然又再一个急急变向,电射般怒射至其脖颈要害右侧咫尺之处,手中软剑轻轻一挥,已是“嗤!”的一声,将之整个狰狞狼头,一剑斩落在地。

  “咻!”

  且还不止于此,柳狰一击奏功之后,消瘦身躯拖着周身四逸的淡淡血雾,竟脚下又再一错,扭身就直向正惊讶非常,不由渐渐止下急冲脚步的何夙所在,瞬间激射而至。

  “嗷——!”

  “噗!”

  停也不停,径直于作势欲迎何夙擦身而过瞬间,竟是一声明显被憋在喉中的半声狼嚎,以及另一声斩落闷响,随即再又接连响彻开来。

  “走!”

  等何夙急急扭身再想细看,却是迎面就被柳狰,提着猩红血液滴答不停软剑的右手,一把拦腰环抱而起,半点细节也未看清,已双脚完全离地停也不停的给裹带着狂奔起来。

  “嗷呜!”

  “嗷呜!”

  接连多番始料不及遭遇见闻,一时惊的很有些眩晕的何夙,还未反应过来不解发问,已是先一刻被身后如此两声接连响起,明显非同一幽鬼狼发出的高亢怒嚎,吓得瞬间面色惨白以近失语。

第4章 肃清
三世证道全文阅读作者:因杨生柳加入书架

  “争……争儿,放下为娘,你快……快跑,自己跑!带着为娘,你我母子必……”意识到,此刻宝贝儿子不知为何奔行速度虽是极快,无奈比之身后两只疯狂追击幽鬼狼,仍略略有所不及情况的何夙,颤声说着就要挣脱落地。

  无奈,默默狂奔中的柳狰却是根本不理,更在她挣脱意图愈加强烈之时,拦抱力道亦增幅更为明显的加大甚多,甚至近乎让她不由都有了微微窒息之感。

  见此,何夙心中虽焦急无比,却也更多的满足欣慰于心尖丝丝溢出,遂干脆心下一狠的颤声低念:“好!今日,你我母子死也死在一……”

  “轰!”

  而就在何夙如此绝望低念声中,侧向不远外的一面厚厚高墙,竟骤然一声暴烈巨响,猛的自中间炸碎四散开来。

  “二夫人、争(狰)少莫慌,末将岚山卫偏将田舫在此!”几近同时,那高墙破碎处,如此一声浑厚中年男声,随之‘天籁般’响起。

  “轰!”

  “嗷——!”、“轰!”

  几乎就在转瞬,身后这两只刚还凶威无尽疯狂追击的狰狞巨狼,已加一起也不过发出寥寥半声狼嚎,便至少半边乃至整个身躯,尽被轰碎的让这自称田舫的中年偏将,干脆利落的悉数毙于拳下。

  “噗!”

  而就在何夙欣喜的就要开口之时,刚还‘生龙活虎’默默环抱自己飞速奔逃的柳狰,竟突然猛的一口鲜血狂喷米许之远,不由分说、推金山倒玉柱一般,轰然摔躺下去。

  “啊!?争儿,你这是怎么了?不要吓为娘,快回应为娘一声,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啊!?……”何夙瞬间彻底懵了,慌乱的呼唤两声,随后经年的礼数都也顾不得的一把拉住,快步近前正欲探查的田舫那粗糙大手,救命稻草般颤声祈求不停:“田、田将军,快,快看看我的争儿,他这是怎么了?求你快救救他,快救救他!……明明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

  久经沙场,本并未多么慌乱仍理智尚存的田舫,倒是被何夙如此一遭,瞬间给吓得不轻,忙慌乱的狠狠一抽手,挣脱开来。

  掩饰的干干一笑,他这方忙矮身探查起,此刻貌似已彻底昏迷,更刚还面色明明血红一片,此刻却很是诡异血色完全退尽,惨白发青的柳狰具体情况来。

  “……结合二夫人所描述的情况来看,争少这八九应是妄动了某种很是禁忌偏门的燃血秘法,这才于之前短时内,以有限的锻身境一层中期修为,爆发出了接近锻身境中期四层乃至五层的非凡战力来。而如此强行大幅提升战力的燃血秘法,事后需些代价料想也是理应之事,二夫人可不必太过忧心,争少性命应是无碍。”

  “末将虽并不十分清楚,这种秘法在动用之后,具体需要付出如何代价,但以末将的探查感觉,争少眼下除了周身气血严重亏虚之外,貌似并无其他大碍,呼吸平稳,面色虽差却也并无半分痛苦之色,不信二夫人您自己也可感觉一下。”田舫查看片刻,又细细对何夙问询了解几句,如此安慰意味明显的和声回道。

  完全慌着的何夙,闻言却是根本没有多想,当即努力平心静气,观察片刻,虽不十分确定却仍乐观念道:“果真如田将军所言。太好了,争儿没事,太好了……”

  念叨片刻,何夙这方终于渐渐稳定下情绪,不动声色的以余光,略略打量起身边这位田舫田将军来。

  确定对方确曾正宅夫家长兄侯爷院中有过几面之缘,何夙这方彻底不疑有它,关切向对方来路处望了眼,不解道:“田将军,为何,只你独自一人至此?”

  “不敢欺瞒二夫人,因此次荒兽侵城实在太过突然,事先根本半点预兆未显,我西荒郡城又多年未真历战火,故……”田舫恭敬一礼,开口就要细做解释。

  不过,何夙却是眉头一蹙的直接挥手将他打断,自顾又问:“其他田将军无需与我一个全并无半点军职的内宅之人多做解释,我只问你,是否此番侵入城中的荒兽都已肃清?……又或者我私心的再问直白些,侯府内它处可还存有荒兽?”

  见面前贵妇无论神态还是语气,焦急之意都已表露无疑,田舫当即再不多论其他,直言回道:“城中荒兽已正在肃清之中,半个时辰内必定可以清理彻底。至于这重中之重的侯府,末将与另一位同僚郑荣郑偏将,亦已将岚山卫第一及第二卫半数以上过十人,至少锻身境八层的高阶战力,尽都一并带了过来,相信彻底肃清必就在眼前。”

  “如此甚好!”何夙轻舒口气,跟着立刻又道:“田将军,还请随本夫人速速这边来,我的两个陪嫁侍女还在那……哎呦!”

  何夙说着,双手拦抱起昏迷中的柳狰,扭身就要向那两位劲装女侍激战处回转过去,却不想,这才方要跨步,突然发现两条腿竟莫名的半分力道也都没了一般,骤然一软的就向地上软倒下去。

  田舫浓眉轻蹙,忙身形一闪,瞬间到了何夙正前方处,双手似缓实疾的轻轻一探,已将对方抱在怀中的柳狰接了过来,同时半点未有直接碰触,连带将其间接扶直站起。

  顺着怀中爱子离身力道直身立定,何夙对田舫敛衽致谢一笑,深吸几口大气,努力的飞快舒缓下,剧烈战斗奔逃再加上心绪大起大落所造成的短时脱力不适,很快便再又微微踉跄却半点不肯稍待的竭力疾奔起来。

  冷静下来、思绪清晰,很快三人已回到了,之前何夙与两位女侍的诀别之处。

  不过,他们三人却是并非第一批到来之人,此刻这里已另有三个劲装大汉存在。

  其中一个,正左右双手一边拖着一具,看起来已同样半边身躯都已破碎,血肉模糊彻底成了尸体的两只幽鬼狼,缓缓离去,另一个,则一边给第三个肩头明显受了些伤的大汉进行着简单包扎同时,一边警醒的不时提防观察着周围情形。

  至于之前那两位,舍命掩护何夙逃离的忠心劲装女侍,则遗憾的都已半点气息也无的被残杀死去。

第5章 柳阔海
三世证道全文阅读作者:因杨生柳加入书架

  “……呜——!”

  甚至,其中一个整个躯干以及其中一条手臂,都已严重的支离碎散开来,留那鲜血遍布,勉强还可分辨面容秀雅的一具头颅,孤零零的离颈滚落在地。

  而何夙,此时则正痛苦悲戚的三步并成两步奔到那孤零零的头颅之前,双膝跪地半伸着手,意欲小心翼翼将之捧起,貌似却又不知该何处落手,间或又不时偏目侧望眼,数步外,另一具胸口正中洞穿着一个明晃晃拳头不止巨大血洞,明显同样死的不能再死的另一个劲装女侍,痛苦无比的低声悲戚抽噎不停。

  半生军旅,血雨腥风尽可说司空见惯的了田舫,见此也不由呼吸微微重了一重,沉默稍许,给了何夙些平复时间,他方开声劝道:“二夫人,请节哀!事已至此,还望二夫人务必珍重。末将观争少爷虽八九性命无碍,但如此妄动禁忌燃血之法,再加上之前持盾左手受创甚重,若处理不及时,怕日后……”说到这,田舫欲言又止的未再多说。

  何夙低嘶着又在抽噎几声,这方缓缓直起身来,悲戚中带着某种莫名情绪的涩声道:“田将军无需顾忌什么,之前争儿左手伤处,我也曾细细看过,怕是因他慌乱中用盾不当,除拇指与食指外,另三根手指已完全被那盾牌巨大的反震力道,彻底蹦碎飞散,甚至小臂骨亦有多处断折,更被盾牌碎片横向切开了大半,能将受创最重的小臂以下保存下来,日后无碍瞻观,怕就已经是万幸。”

  说到这,何夙沉默下,神态莫名的又道:“这对争儿,说不定也未必就是什么坏事,本来以他的天资还有……这修行路便就根本不适合他,遭此巨变,若能醒悟早早绝了那份心思追求,安安心心做个富贵闲人,也未尝不是什么坏事……”

  田舫目光闪了闪,却是明智的并未多说什么,只小心的抱护着怀中少年,同时招呼下已给同伴简单做好包扎的那劲装大汉,飞速去请城中最好的大夫前来。

  ……

  转眼,已是到了事发后的第三天。

  “夙娘,如何了?争儿他可是有好转了些?”房间外,一个风尘仆仆貌似方赶回家中衣着华贵的中年男子,同时也是屋内左臂重创柳狰的父亲,柳氏侯府二爷的柳阔海,如此对妻子何夙关切的压着声音问。

  貌似正思索着什么的何夙,反应了下,才拉着自家老爷远开几步,语调怪怪的同样压低声音道:“老爷,争儿他……”

  不过,何夙如此神情反应,却是有些吓坏了柳二爷,根本不等她后面话语出口,柳阔海便紧张非常的一把紧握住她的手,急声打断:“不是说争儿只是气血亏虚严重,兼左手受了些伤,其他并没什么大碍的吗?难道王堃那个庸医,给咱们争儿瞧错了不成?这可如何是好?!该死,该死,枉王堃这老东西还是我西荒郡凤毛麟角的半步蜕凡境修士,战力比大哥这境界低他甚多的破障境八层者还略有不如也就算了,连天天自吹自擂长在嘴上的医术也竟烂的如此一塌糊涂,难怪始终无望成功突破。庸医,庸医,就是个庸医……不行,我找他去!”

  噼里啪啦一顿抢白,半点不给何夙插话机会的如此一番说完,柳阔海转头就要急步出去。

  “你给我站住!”何夙好气又好笑的一声清喝,将面露不解很是焦躁的柳阔海喝住,继续道:“老爷,都四十出头的人了,你就不能稍微稳重些吗?”

  说到这,何夙又再狠狠白了眼柳阔海,“不是坏事,不过……是不是能算好事,一时却也有些不太好说。”

  事关宝贝独子,柳阔海哪里有那么好的耐心,忙急急追问:“什么啊,话能说的明白些不?夙娘,你这是要急死我啊你!”

  何夙却不紧不慢的自顾继续:“争儿自打出生起,便患有极严重的‘闭魂之症’,这是父亲还在世时,动用多方人脉关系,请了不下三四位蜕凡境高人联合诊断后的最终结论。也因此,争儿他自小到大,除坚持以争(狰)作为自己的名字之外,其他无论什么,可以说都不多么在意,甚至在他眼中,能给出个特别些反应的事务都很少。”

  “无端端的说这些做什么?争儿也是自小在我身边看着长大的,这些我又不是不知道。”柳阔海摸不着头脑的接口。

  “以前自然是这样,不过,经过三天前那次……之后,却是明显的有所不同了。”提到三天前事关自己两个情同姐妹贴身女侍双双玉陨之事,何夙目中又是隐隐水雾泛起。

  深知主仆三人感情至深的柳阔海,体贴的揽住何夙柳肩,缓了缓才继续又道:“夙娘,你说争儿不一样了?具体说说。”

  何夙缓了缓情绪,接道:“争儿经此事后,反应明显比之前是要敏慧了太多太多,比如,这几天,每次我进去,他都会第一时间喊我娘亲,亲切的首先与我招呼,这种情况,虽说以前也不是半点没有,可却往往十次中有那么一两次主动叫人已是不错,频率与这几天却是断无半点可比性。”

  “再有,更明显的,争儿目中神采亦比之以前,明亮了太多太多,以前他目光总是散散的,甚至没几次会汇聚集中在某个人或某件事物上,但最近这几天,无论我和他说话,还是拿什么东西给他,他都看的非常仔细,目光炯炯有神的呢!”

  听到这,柳阔海当即大喜过望起来,满脸欢欣的连道:“哦?这都是真的?太好了,实在太好了!这么说,咱们争儿,终于好了?终于如当年几位高人说的那般,此‘闭魂之症’无药可医,但只要我们耐心陪伴、时时关怀,却也说不定哪时便可无药而愈,我当时还以为他们这都只是安慰敷衍我们的托词,没想到,竟真的有如此一天,太好了,实在太好了!”

  “争儿终于可以和别人正常相处了,再不会像以前那样,明明修行一途上没什么特别天赋,却偏偏除武道一途外,再旁的任何事都不感兴趣也不参与了,哈哈哈哈……”

第6章 纨绔
三世证道全文阅读作者:因杨生柳加入书架

  “瞧你这语无伦次傻乐样子,哪里像个四十出头当父亲的!?”何夙同样目中笑意浓浓的轻啐了句,不过接着便语气又再一转,杏眸一眯的淡淡冷道:“就算争儿恢复了,可他毕竟今年也才是个十五岁没长大的孩子,你平时赌兽、飙驹、喝花酒,等等这些乌七八糟的嗜好,我不限制你,也懒得限制你,但如果叫我知道,你敢带咱们刚刚大病初愈的宝贝儿子一起去,可别怪我和你翻脸!”

  柳阔海表情一僵,小心瞄了瞄何夙脸色,感觉应不是要与自己清算意思,隐隐轻出口气,忙近前柔声密语,又是捏肩又是捶背的笑脸讨好不停。

  “……这我还能说假的不成?不过,若说争儿再什么问题也都没有了,怕也不是非常合适,毕竟咱们不是医者,不通医道……”

  “……我不是说争儿的左手,争儿在修行一途上,本就没什么太大天资,这倒并不十分关键,昨天大哥过来,说过些日子会托些人脉关系,在‘神宗’求一种可以一定程度修复肉身的‘神药’回来,就算不能让争儿左手完全恢复如初,但至少也可做到不很熟悉外人,轻易不会看破的如常程度,平淡生活应是完全足够的了……”

  “……我意思是,争儿他貌似依旧不是很爱言语样子,这几天我与他说了许多话,虽然他都很认真在听,却很少言语回应什么,如果一直这样,日后与旁人相处,怕会给人造成太过清冷高傲的感官印象,这非常不利他与身份同等,又或者更要尊贵的同龄人相处交流,我们总不能让他日日只与下人或市井平民一起吧?……”

  “……是,这才刚开始转好,我自然也希望过些日子可以恢复的更好些,话语可以再多些,表情也能更丰富些了……”

  夫妻二人而后又在低声交流起来,并隐隐如此一些关于柳狰的担心话语,时不时自何夙口中淡淡传出。

  ……

  很快已又是半个多月过去。

  “争儿,今天出去又买了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回来?紫霄币可还够用?不够就与为娘说,为娘太多可能没有,百十个紫币还是拿得出来的。”见宝贝儿子与新配的长随胡哲,还有军中调来高达锻身境八层的贴身护卫佐汉则,三人又是一人一包,半抱半提的带了整整三大包东西回转侯府自家偏宅,何夙目中忧色浓郁的如此隐晦试探。

  “娘!”柳狰当即停步恭敬问候一声,简短道:“没什么,一些不值钱的稀罕小东西,紫霄币也还有多。”

  何夙等了等,见宝贝儿子‘如常’的还是只如此几句,再便没了其他半点解释,只神情淡淡静立着,一副等自己来再问些什么的样子,不由心中暗暗一叹。

  不过,仍不甘心的她又再继续试探道:“为娘之前真是万万没想到,我儿病愈之后,竟会有了如此‘特别的’兴趣爱好,呵呵!”

  “娘可是听说了,五天前,你把你王家远房表哥王怀理,特别喜爱的一只翠莺雀,给近乎生抢般的带回了侯府,并第二天却就‘不小心’的又给弄死,有这事吧?”

  “嗯,那翠鸟叫声的确很是悦耳动听,只是性子格外的有些烈。”柳狰不做半分辩解的如此回。

  好似一拳打在棉花上的何夙,深吸口气,再道:“前天,你又把咱们西荒郡幕官总长,陈松涛陈家三公子陈泽小妾的一支碧钗,生生给强买了回来,可有此事?”

  “回娘的话,买确实是买了,不过,却是并不能称之为什么强买,你情我愿之事,又何来的强买一说?”柳争貌似不解的眉头微蹙着回。

  “一枚青币,买人家大门大户的陈三少,最钟爱小妾头上正佩戴着的一支明显极是喜爱的碧钗这种事,争儿,这你情我愿之说,说出去,你觉得会有人信?”何夙盯着柳狰双目,肃声问。

  “我要买,问那妇人可作价几何,那妇人莫名其妙的就哭哭啼啼去问了他家老爷,那叫什么陈泽的,而后陈泽就过来对着我,也是莫名其妙的怪笑几声,最后怪笑完,道什么,如果我真喜欢,那就一个青色紫霄币把人领走云云,还又说什么山水轮流转之类的怪话。我不懂,也懒得多想,既然他同意,价格又不贵,我自然便给他了一个青币,之后叫阿哲取了那碧钗回来,这可是有什么不对的吗娘?”柳狰眉头蹙得更紧的不解道。

  闻此,何夙神情顿时近乎抽搐般的僵住,竟一时不知该再如何反应才好,过了好一会,方近乎羞恼的气问:“那你买回的那支碧钗呢?你费‘这么大’气力给买了回来,就屋里闲放着?带娘过去,你娘我倒要……”

  可惜不等何夙说完,柳狰却是表情明显略有不好意思的断续打断道:“那个,娘,不是孩儿吝啬不给您看,其实那碧钗买回来,本就是要送给娘您的。孩儿深感,那碧钗定会与您的气质仪态贴合无比才是。只是,只是……孩儿实在手笨,一时激动,竟不小心将那碧钗给……给碎了……”

  话到这,何夙可谓是心累的再什么也都懒得去管了,有气无力的挥挥手,直接将正满脸不解之色的柳狰给打发了去。

  只是她却半点没有留意到的是,柳狰闻言扭身离去之时,那嘴角笑意隐隐的一抹勾起。

  ……

  “二哥!”又是十数日后,侯府正宅大院之中,柳狰对着个十七八岁少年礼貌问候声,再道:“自前日大伯回府到昨日,公务一直繁忙不得闲暇,始终未能得见,不知今日小弟可否?”

  院中,不时变换摆出某种特定动作姿势,同时聚精会神辅以某种相配秘传呼吸之法的正院二少柳白,整整盏茶功夫过去,这方收势站定,接过随侍在侧一位很是貌美侍女,第一时间递上前来的长巾擦了擦汗,这方终于淡声开口道:“近日,城中流传对于三弟你的各种逸闻轶事,二哥我可是所闻甚多啊!都说我们柳侯府上的柳三少柳争(狰)少爷,纨绔之名竟短短半月已大有超越我那‘高处不胜寒’的二叔之势,成为咱们西荒郡新一代的纨绔之首!对此,不知三弟你,可是有什么好对二哥我说的吗?”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因杨生柳所写的《三世证道》为转载作品,三世证道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三世证道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三世证道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三世证道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三世证道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三世证道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