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这一定是假的鬼王最新章节 > 这一定是假的鬼王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这一定是假的鬼王 连载中
分享这一定是假的鬼…

这一定是假的鬼王全文阅读

这一定是假的鬼王作者:方匣

这一定是假的鬼王简介:严洛:“为什么别的鬼王手握千军万马,我就是一个光杆司令?我一定是假的鬼王。”
  作者:“你有生死簿和判官笔!”
  严洛:“我是光杆司令!”
  作者:“别哔哔了!请问,你的梦想是什么?”
  严洛:“搞事情!”
  千百年后,阳间依然流传着严洛的传说:
  “他是一个高尚的人,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是一个需要人民真正感谢的人。” https://www.uukanshu.com
-------------------------------------

这一定是假的鬼王最新章节请假请假!这1段时间都不会稳定更新了。
第二章 镇魂碑旁的死者
这一定是假的鬼王全文阅读作者:方匣加入书架

  几个地痞流氓找上叫花子的时候,正是三日之期的第三日,也是下午的六点左右。意味着,再过三十个小时左右,叫花子就要去镇魂碑旁等死了。

  正如警察猜测的那样,叫花子就是一个傻子,对学校有执念的傻子。他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甚至不会去想这些事情。跟着几个地痞流氓走到一个餐馆门口的时候,指了指餐馆,又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发出“啊啊”的声音。

  一个地痞流氓骂道:“你他娘的还没开始办事呢,就想吃好的了?”嘴上说的难听,却还是将叫花子带到了餐馆之中,好吃好喝的伺候着。看起来,他们的良心还没有坏透。

  看着吃的正香的叫花子,几个地痞流氓却突然心生不忍。他们都没有杀过人,也没有什么大恶,最多是收点保护费。让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而死去,他们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

  网络上,一条狗被打死了,都能让无数人义愤填膺的联合签名,人肉打狗者的地址,更何况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即便这个生命是一个叫花子,是一个傻子。其中一个人悄悄离开餐馆,和自己的大哥通电话了,没有隐瞒人选是叫花子的事实,想要看看大哥的意见。

  电话另一头的大哥沉默了片刻,说道:“既然答应了给他买新衣服,带他吃好的喝好的,也别等事成之后了,今晚就带他去吧。我们虽说被人看不起,但我们也不能昧着良心欺骗一个傻子。不管他能不能听懂,真相也告诉他吧!如果他离开了,那也不要勉强。王校长的事能帮就帮,不能帮就算了。”

  离开餐馆之后,一个地痞流氓直接就说出了实情。除了叫花子听到“我们带你去希望高中的镇魂碑旁边”的时候,叫花子因为可以进入希望高中内,眼睛很清亮,像是一个正常人一样。

  其他时候,无论是听到“镇魂碑下面是有鬼的”,或者“只要你去了,就可能会死”,还是“你现在如果反悔,可以随时离去”,都是之前那副状态,张着嘴“啊啊啊”的,也不知道要表达什么。

  叫花子也没有离开,而是跟在五个人的身旁,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看身后的希望高中方向。然后,几个地痞流氓又带着叫花子又去了一趟正经的洗浴中心,还找了一个搓背的,给叫花子洗的干干净净的。

  他们突然发现,叫花子并没有六十岁那么老,充其量只有四十岁,长得虽说算不上很帅,但也是很耐看的。当给叫花子换上新衣服的时候,叫花子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的时候,似乎变成了一个正常人,脸上的络腮胡,看不透情绪的双目,让人觉得他是一个饱经沧桑、心思沉稳的大叔。

  一个地痞流氓叹了口气:“唉,如果他不是一个傻子,肯定不会答应这种事情的。鬼啦,风水啦,对于咱们这些普通人来说,还是很渗人的。可惜他是个傻子,可惜要死了。”

  另一个地痞流氓插嘴道:“什么鬼啦,神啦,都是不存在的,或许叫花子能活下来呢。”

  又有一人道:“虽说好吃的好喝的,还有新衣服都给叫花子了,但如果他真的死在了希望高中,我的心里还真的会过意不去。”也难得的文绉绉了一句:“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啊!”

  ……

  五个地痞流氓的大哥,得知叫花子知道真相后并没有离开,就将事情告诉了王校长。王校长很是振奋:“以后你家孩子来希望高中上学,学费、学杂费我全包了,也一定帮你培养出一个重点大学的好孩子。”

  地痞流氓大哥提醒:“王校长,希望高中风水的事情您肯定也知道。那几个道士还是很有名气的,他们说的可能是真的,不妨先听听他们的意见,没有必要让人以身犯险。如果真有人死了,咱们做的这事太缺德,太丧良心。”

  王校长不以为意:“老弟,这事你不用管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神了鬼了的?不过是那几个道士神神叨叨的想骗点钱,这种事情我听过的多了。那几个道士想从我这里骗钱,还差了点,真当我是傻子不成。”

  ……

  当天晚上,叫花子住在一个有空调的酒店中,睡了一个没有寒冷和饥饿的安稳觉。如果有人在场,一定能发现,叫花子似乎是梦到了什么,表情在不断的变化着,口中也说着梦话。

  脸上时而喜悦,口中说着:“我考上重点大学了,等毕业以后,一定能找到一份好工作,能给你幸福的。”

  时而愤怒,大吼着:“怎么能这样?为什么要这样?真是目无王法,真是欺人太甚!我要和他们拼了。”

  时而疯狂,说着:“我上不了大学,女朋友离开我了。都是因为你们。你们不让我好过,你们也别想好过,我一定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

  第二天,一则消息传出,希望高中出事了。高三年级一个班主任老师,在学生下了晚自习,查完学生宿舍之后,开车回家的途中,撞上了镇魂碑旁边的花坛,车翻了,这个老师也死在了车祸之中。

  警察已经封锁了学校,查看学校的监控。

  根据监控显示,死亡班主任在校园中开车的时候,即便是晚上校园中空无一人,速度也不超过30迈,开的很稳。然而,经过花坛的时候,却很不合情理的,在没有任何人和物阻挡的情况下,突然转向,撞在了路边的花坛上。

  当时还从车中传出了死亡班主任的怒吼:“你们是什么人?这个时间来希望高中干什么?”

  更可怕的是,车辆仿佛摆脱了地心引力,打破了牛顿的这定律那定律,很不合常理的在地上翻滚了三次,期间还有一次离地有一米多高。因此,整个车体也瘪了下去,而这也是导致车中班主任死亡的原因。

  当时,王校长跟在警察一起看监控,看完之后一阵毛骨悚然。因为车祸地点是镇魂碑旁,而事故发生的时间是晚上十二点零三分。这一切,是巧合,还是真的有鬼?

  想到了道士之中为首者,离去之时说的话,王校长有些犹豫了,不知道该不该请来几个道士,详细的咨询一番。片刻之后,咬了咬牙,等到今晚过去之后,等到“不怕死的人”在镇魂碑旁呆上一个小时再说吧。

第三章 鬼门关
这一定是假的鬼王全文阅读作者:方匣加入书架

  警察看着视频,也是头皮发麻。作为国家公务人员,他们是坚定的无神论者,自然不相信鬼神之说。但不代表他们没有听过希望高中闹鬼的事情,也第一时间联想过去了,心底有些发怵,这他娘的不会真的有鬼吧?

  为首的警察是一个副队长,自然知道众人在想什么,开口道:“都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继续去调查吧!这起案件一定是人为的凶杀案件,不管是谁做的这件事,做的又是如何严密。须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之后就去调查了。关于死亡班主任平时和谁有过矛盾摩擦,死亡当天是否疲劳驾驶、酒驾等,并在封锁的现场中寻找可能导致车辆不合常理翻滚的线索。另一边,法医则为死亡班主任进行尸检。

  王校长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中,给地痞流氓的大哥打了个电话,出了这档子事,他不知道那个不怕死的人会不会突然反悔。得知对方并没有反悔时,才略微放轻松了些。到底是不是真的闹鬼,今晚就见分晓了。

  与此同时。王校长通知副校长以及各年级的年级主任,给学生们放两天假。很快通知就下发下去了。大致意思是,学校有危险人物混入,放假是为了防止学生出意外。实际上,担心真的是闹鬼。

  ……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希望高中又开始“闹鬼”的事情已经传开了。大多数人并不相信真的有鬼,依然只是将事情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

  有些人则不是这样想的,他们正是三年前立下镇魂碑,如今再次上门的道士。

  在学校附近的一个连锁酒店中。

  几个道士身穿道袍围坐在一起,坐在蒲团上,有些道士的味道。此时,一个个的神情凝重。

  一个十八九岁的小道士抖机灵:“师伯真是料事如神。”

  他口中的师伯正是为首的道士,名为八德道长。八德道长皱眉道:“没想到希望高中出事的时间,比贫道想象的还早了一天。”

  小道士直接揭过这个话题,继续恭维:“几天前王校长拒绝了师伯的提议,还说我们是骗子,那是有眼不识泰山。现在出事了,他肯定会哭着闹着求我们回去的。到时候,师伯给他们解决了问题,道观里又能有很多香火钱了。”

  八德道长摇头:“这事情贫道解决不了。”

  小道士不解:“师伯道行高深,怎么可能解决不了?”

  八德道长叹了口气:“这不是道行高不高深的问题,就算是道德天尊来了,这事情也不好解决,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希望高中搬迁。”

  小道士的师父,一个中年道士皱眉道:“师兄,希望高中的情况真的那么严峻?”

  八德道长点头:“这几日贫道一直在翻阅典籍,基本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希望高中为什么会闹鬼,甚至连贫道也无法镇压。”

  小道士嘴快:“师伯,到底是怎么回事?”

  八德道长道:“诸位也知道,希望高中建成之前,并未有恶鬼伤人事件发生。贫道猜测是有什么东西吸引鬼魂,但贫道无法寻找到此物,只能让恶鬼无法感受到这一物件。但是贫道忽略了一件事,希望高中所在地,很可能就是——鬼门关!”说鬼门关三字时,很是严肃,语气也不平静,显然对于这个猜测,他自己也是很震惊的。

  其他人都惊的从地上站起来了,齐齐惊呼:“什么?鬼门关?”他们无法保持淡定和平静,显然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鬼门关顾名思义,是一个针对鬼魂的关卡。所有人死亡之后,魂魄都要经过鬼门关进去阴曹地府。而鬼节当天,阴曹地府之门大开,鬼魂也是通过鬼门关进入阳间。

  一个道士道:“鬼门关不是在桂省北流县吗?”

  八德道长道:“据典籍记载,鬼门关不止有一个。具体多少,已经无从考证。”

  一个道士又问道:“师兄是如何确定的?”

  八德道长道:“不知道诸位是否注意到了,自从在希望高中立下镇魂碑,中原地带恶鬼作乱之事多了?”

  众道士回想,还真是如此。

  有地方发生车祸,人员伤亡惨重,看起来是一起意外交通事故,实际上是有恶鬼在其中作祟。

  而有地方,有人跳湖轻生,却在入水后高呼救命,也不是突然怕死了,而是他们本来就没有想着自杀,是有恶鬼作祟。

  ……

  此类事情层出不穷。在普通人来看,这些事情都是经常发生的,并没有什么特别值得关注的地方,但在他们看来,却是恶鬼在作祟。当然,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恶鬼作祟,只是一部分。

  这一切。如果说是鬼门关被“屏蔽”,鬼魂无法感受到鬼门关的存在,无法进入阴曹地府引起的,倒是说的过去。配合典籍记载,事情也就有了五六成的可能性。

  小道士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师伯真是厉害。更厉害的是,师伯居然能将鬼门关镇压三年。师伯,您真是我偶像。”马屁拍的倒是很响。

  八德道长没有接话茬,轻声道:“颛顼遗都又名帝丘、中华帝都、华夏龙都,这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城市。颛顼帝当年定都于此,或许也是为了监管此地鬼门关。”又是对自己猜测的论证。

  小道士的师父,中年道士道:“师兄,听说王校长已经找到人,要在午夜静守镇魂碑,我们要不要阻止?鬼门关被镇封,鬼魂无法入阴曹地府,无法转世投胎,怨气可不会少了,现在终于感受到了鬼门关的存在,他们会将怨气发泄在镇魂碑旁的人身上。”

  八德道长沉默良久,摇了摇头:“由他去吧!死一个人,能让他认清鬼门关的可怕,也总比上千师生遭劫好的多。牺牲一人,换来上千人平安,静守镇魂碑之人也是死得其所。”

  顿了顿说道:“不管此人是何原因答应静守镇魂碑,等其死亡后,贫道亲自为其超度。”

  ……

  一天时间过去了,天暗了下来。

  这一天。警察在现场并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死亡班主任的尸检报告也出来了,并没有酗酒,身体也没有暗疾。同时,得知其是一个老好人,并没有什么死对头和仇人在。

  这就让警察觉得为难了,简直是没有任何线索证明是有人作案。

  鉴于希望高中闹鬼的传闻,天黑后,他们心里也是发怵,也是早早的离开了。只是封锁了现场,留待第二天继续寻找线索。

  ……

  凌晨十一点半,破叫花子被带到了镇魂碑旁。叫花子第一次进入到希望高中,虽然只能在镇魂碑旁走动,依然很兴奋,但身体素质限制了他的兴奋时间,不到十二点就抱着镇魂碑睡着了。

  

第四章 牛头马面和黑白无常
这一定是假的鬼王全文阅读作者:方匣加入书架

  破叫花子睡着了,盖着厚厚的羽绒被,睡得很安静,嘴角还带着笑意,似乎在做着考上了大学的美梦。

  羽绒被是王校长提前给破叫花子准备的,这大冬天的,他担心破叫花子不是被鬼杀死的,而是冻死的。

  原本王校长在知道地痞流氓找的人是破叫花子时,第一念头是拒绝的,但事情到了现在关头,也没有了更好的选择,总不能自己亲自上吧!只能让叫花子上了。

  转念一想,破叫花子可能是最好的选择了。作为一个傻子,一定不会因为希望高中闹鬼的事情,自己吓自己,至少不会自己把自己吓死。这样才更能确定,希望高中镇魂碑旁是不是真的闹鬼。

  破叫花子睡着之后,王校长还没睡,正在家里面对着电脑屏幕,观看着镇魂碑旁的监控。心里因为闹鬼的事情很膈应,就将监控接到了家里的电脑上。

  风很大。

  路灯下树影重重。

  像是恶鬼在舞蹈。

  00:00到来的时候,监控突然失去了画面,变成了白花花的一片。王校长心中大惊,一个激灵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差点一激动把电脑砸了。这他娘的是鬼出现了吗?

  这一夜,对于王校长来说是很煎熬的。有监控可看的时候煎熬,没监控可看的时候更煎熬。

  有心拿起手机拨通八德道长的电话,却是手机拿起了又放下。这个时候,还没弄清楚真正的情况。如果联系八德道长,那就真的要被这群道士牵着鼻子走了。

  他心中还有一点希冀,监控只是今晚出了意外,可能是某个地方的线路坏了,也可能是摄像头在寒冷的冬天冻坏了,还有可能是风吹倒了电线杆扯断了监控的电线,也可能是网络供应商服务器崩溃了……给自己找了很多个理由,却仍然无法说服自己。

  最后决定,这不是还不知道叫花子死没死吗?还是等天亮后看看破叫花子是否还活着,再决定接下来怎么处理希望高中的事情。于是,开始在煎熬中等待着天亮。

  天亮了。

  一个大晴天。

  王校长怀着忐忑的心情,驱车来到学校,远远的就看到羽绒被碎成一地的场面,以及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破叫花子,心里咯噔一声,破叫花子死了吗?

  风依旧在。

  羽绒被填充物在飞来飞去,像是恶鬼控制着傀儡在舞蹈。

  王校长被恐惧填满的心沉到了谷底,颤抖着说了句:“还是死了吗?”

  这时候,车中响起了一阵好听的rap:“我不是修仙者,只是为正义而存在的,除暴安良,惩恶扬善,将正义的种子撒播。”

  王校长一个哆嗦,才明白过来是手机响了,一看来电显示,是八德道长打来的,像是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着急忙慌的接通了电话。

  电话中传来八德道长的声音:“王校长,结果出来了吗?”

  王校长有些结巴起来:“他他他……”一连几个“他”字还是没说出“死了”,这时他突然瞪大了眼镜,透过前挡风玻璃看到破叫花子从地上站了起来,迷茫的打量着周围,嘴巴一张一合的,似乎在说:“我是谁,我在哪?”

  王校长心里大喜,这是没有死?还是不敢确定。到底是没死,还是有恶鬼借尸还魂?不然羽绒被怎么会碎?

  八德道长又道:“王校长,他是死了吗?”他自然知道,王校长口中的“他”是那个不怕死的人。听起来,王校长被吓得不轻,一定是这人死了。

  八德道长心中叹了口气:唉,作孽啊!然后,又道:“王校长,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当王校长将发生在昨天以及眼前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八德道长后,八德道长语气震惊的道:“什么?”

  王校长复述了一遍后,八德道长道:“你先不要靠近镇魂碑,等贫道过去。”

  王校长凝重道:“好,我等你。”不用八德道长说,他也不会靠近镇魂碑,不会靠近破叫花子的。

  八德道长打电话时,开的是免提,挂掉电话后,一众道士面面相觑,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爱拍马屁的小道士打破安静:“那人一定是被恶鬼附身了,待我等前往,看师伯如何轻松抓鬼。”

  八德道长教育道:“不要轻易下结论,待事情水落石出,再做决定。”他不相信自己的猜测是错的,也不相信破叫花子能活下来。

  ……

  希望高中门口。

  王校长不想靠近破叫花子,破叫花子打量了一圈周围后,却径直向着他走了过来。

  王校长看着破叫花子,仿佛是在看一个恶魔,一个哆嗦,发动汽车就想逃走。

  破叫花子喊道:“等一下!”

  王校长开车走了,留下破叫花子一个人,在原地嘀咕着:“怎么看我像看鬼似的,这么着急忙慌的走了?”

  王校长跑掉之后,嘴里嘀咕着:“果然被恶鬼附身了,这只会啊啊啊的傻子居然能说话了。”如果有人给他说,叫花子没问题,打死他他都不会相信的。破叫花子在希望高中附近呆了三年,他对破叫花子还是很了解的。

  远远的看着破叫花子,只见破叫花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抬了抬胳膊,伸了伸腿,露出满意的表情和迷之微笑。

  基本确定,破叫花子被附身了,这是在检查自己的身体呢,看起来还很满意。

  赶忙给八德道长打电话说明情况,八德道长很是严肃:“如果真是你说的这样,这恶鬼的来头会很大。”

  王校长脱口而出:“有多大?”

  八德道长:“黑白无常或者牛头马面这一等级的。”

  王校长倒吸一口冷气,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看起来很弱,但他们可是连齐天大圣孙悟空的魂魄都能勾走的人。这一等级的恶鬼,可不是他一个凡人能对付的了的。如果他离的近了,岂不是会轻而易举的被杀死?

  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恶鬼出现,心头恐惧却是真的,叫道:“八德道长,您道行高深,一定要救救我,救救希望高中。”

  这时,破叫花子惨叫一声,抱着脑袋倒在了地上。

  

第五章 我是阎罗
这一定是假的鬼王全文阅读作者:方匣加入书架

  暗中观察的王校长被吓了一跳,还以为破叫花子要发大招呢,差点一脚油门撞到树上。仔细一瞧,破叫花子蹲在地上,痛苦的叫了起来,时不时看到的面孔也写满了痛苦之色。

  一定是破叫花子在和附身在身上的恶鬼抢夺身体的控制权。没用询问八德道长,就得出了如此结论。王校长年轻的时候也喜欢看网络小说,最喜欢看的是《我不是修仙者》,还是知道夺舍一说的。

  为什么八德道长在第二次上门时,他觉得八德道长是骗子,可能是因为,八德道长和《我不是修仙者》中的八德道人重名,而八德道人是一个坑货。

  ……

  在一辆赶往希望高中的别克GA8上,爱拍马屁的小道士是司机,八德道长等人坐在副驾驶或者后排,一个个神情都有些凝重。

  八德道长道:“能在白天附身的恶鬼,不一定是阳间的恶鬼,很可能是鬼门关走出来的。没准真的是牛头马面或者黑白无常,甚至地府判官都有可能。”

  一个道士道:“鬼门关被师兄镇封了三年,没有游魂进入地府,地府自然会感到奇怪。这一次,还真有可能是地府的人来了阳间。”

  八德道长不相信自己对于“鬼门关”的猜测是错的,自然认为破叫花子被恶鬼附身了。

  他们此时所说的,则是八德道长为什么会说附身在破叫花子身上的恶鬼来头很大了。如果真的惊动了地府的人,这一次的事情变得很棘手。或许,希望高中现在开始搬迁都有些晚了。

  道士们自然知道其中轻重,一个道士问道:“师兄,现在该怎么办?”

  八德道长沉声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届时诸位先不要动手,看我眼色行事,地府的人不会是不讲理的,和来人说明情况,或许可以免起争端。”

  道士们知道,事情处理不好,他们或许会折在其中不少人,由不得他们不凝重。

  ……

  如果破叫花子知道他们在想什么,肯定会指着他们的鼻子骂一句:你们这些戏精,只看我的一点动作,怎么能联想到那么多的?去他娘的鬼啦鬼门关的,世界上有鬼都他娘的是胡扯,世界上数以十亿计的人都是无神论者,怎么还有你们这些渣滓妖言惑众?

  破叫花子不过是在醒来后,突然变成了失忆的状态。和之前傻子的状态不同,而是有着变傻之前的正常人的本能,却没有丝毫关于之前的记忆。所以,会在醒来的第一时间迷茫的打量四周,想着“我是谁?我在哪?”这种充满哲理的问题。

  因为学校的保安和门卫已经被撤走,他视线之内的人,也只有车辆停靠在校门口的王校长了。见王校长发动车子想要离开,自然会开口喊住王校长。

  低头看身上,露出迷之微笑,则是看到自己没有缺胳膊少腿的,穿的还不错,应该是混的还不错。虽不知道为什么会睡在破碎的羽绒被之中,但这些不重要。

  为什么会突然抱着脑袋,痛苦的蹲坐在地上,是因为他的脑海中突然涌现了无数的画面。信息量太大,而大脑还处于关机状态,一下子涌入的数据没有存储的地方,自然会享受到刺骨的痛楚。

  ……

  在王校长等待八德道长时,在小心翼翼的暗中观察时,突然看到破叫花子从地上站了起来,中气十足的大喝一声:“我是严洛!”然后,又蹲坐到地上,抱着脑袋痛苦的哀嚎起来。

  被吓了一跳的王校长喃喃着:“严洛?闫洛?阎罗?”瞪大了眼镜,惊呼道:“阎罗?”这么重的口音,不知道是因为叫花子是颛顼遗都的人,还是阎罗本身说话就带口音。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附身在破叫花子身上的恶鬼,说自己是阎罗!

  瞪大眼睛喃喃着:“这怎么可能?”脑海中满是《西游记》里阎罗王的形象,虽然这位在孙悟空面前很慈祥,但实实在在的是一个大人物。俗话说: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不就是一起闹鬼案件吗?怎么阎罗王也被牵扯进来了?被恐惧和迷惑充斥心间的王校长,急忙拨通了八德道长的手机。

  八德道长问道:“出什么变故了吗?”

  王校长颤抖着道:“道……道长,那个恶鬼……不,那个附身的大人物,说……说……说……”他是真被吓得不轻。

  八德道长皱眉安慰:“不要害怕,贫道已经快到希望高中了,他说什么?”能被王校长改口“大人物”,那个附身之魂一定说了了不得的话。

  王校长为了能说出那几个字,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近乎于大吼的喊道:“他说自己是阎罗!”

  八德道长的心停顿了那么一刻,手中手机“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即便他见惯了大场面,遇到过很多恶鬼伤人的事,也收了不少恶鬼,依然被震撼的不轻。

  阎罗?

  地府来人是阎罗王?

  一个可以说是鬼王,掌握天下鬼魂生死,以及天下万灵生死的大人物?

  一个鬼门关被“镇封”三年而已,至于惊动这种大人物吗?

  一旁的道士,也都目瞪狗呆。这他娘的,地府的大哥大出面了?只是为了鬼门关的事?

  开车的小道士也没有心思拍马屁,身体一个哆嗦,双手没控制好方向盘,将车开上了马路牙子。

  他们都知道,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

  开车的小道士说了声“对不起”,然后问道:“师伯,我们要不要跑路?”语气很是急迫,现在离希望高中不足五分钟路程,逃的慢了可能就走不掉了。

  八德道长沉默片刻:“多少人一生降妖除鬼,却只能死后得见阎罗王。如今,我等有机会见到阎罗王,自然不能错过这种机会。开车,去会一会阎罗王。”

  阎罗王到来,是好事,也是坏事。好的是,阎罗王这种大人物不会不分青红皂白的降罪于他们,会给他们说明事情缘由的机会。毕竟,他们的存在和地府都是为了维护人间的秩序。坏的是,阎罗王可以轻松的搞死他们。

  ……

  此时,破叫花子,也可以说是严洛,脸上浮现自信的笑意。王校长看到后一愣,仿佛看到了一个尖子生,藐视万千学渣,一览众山小的学霸姿态。

  

第六章 你们都该死!
这一定是假的鬼王全文阅读作者:方匣加入书架

  王校长摇了摇头,一定不是这样的,一定是他感觉错了。很认真的说服自己,这是阎罗王俯视人间的王八之气,是藐视人间的上位者姿态。

  这位大人物就是阎罗王,没跑了!

  殊不知,严洛的脑海中已经将自己的这一生,如看电影般看了一遍,从记事起到几个地痞流氓带他来希望高中,一个片段都没有落下,包括成为傻子、叫花子的那些年。当然,睡着后羽绒被是如何破碎的,被他完美的错过了。

  此时,严洛脑海中浮现的是自己的学生时代,他是班级里当之无愧的尖子。从小到大都是班级、年级的第一名,市里县里的统考也都在前三甲内。如此学霸人物,有一种迷一般的自信和藐视学渣的霸气,也是应该的。

  很快,严洛的嘴角浮现了一抹笑容,脸上尽显柔情。脑海里有一幅画面定格,那是他的青梅竹马林思雨。他们学前班认识,一直到高三,都在一起。林思雨也是尖子生,是学霸,和他在一个班级的时候,保持着班级和年级第二的位置,而和他不在一个班时,则保持着班级第一和年级第二的成绩。

  那是一个高高瘦瘦,喜欢穿牛仔裤、扎马尾的姑娘,身上洋溢着青春与阳光的气息,喜欢甩着他的胳膊,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说:“严洛,等我们长大了,你娶我好不好?”

  两个人感情很深厚,和林思雨的身世也有关系。林思雨的妈妈年轻时从事出卖肉体的工作,后来扫黄打非回到老家找了个老实人嫁了,生下林思雨后没几个月,就跟着别的男人跑了。留下林思雨和她的父亲。

  所以,林思雨受到了小孩子们的歧视和嘲笑,“她是妓女的孩子”,“她妈妈是妓女,跟人跑了”,“妈妈说,有什么样的家长就有什么样的孩子,她妈妈是小姐,她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大家都不要和她玩!”小屁孩们什么都不懂,却把林思雨说的跟万恶的源头似的,都自发的远离林思雨。

  林思雨当时可没少一个人偷偷的哭鼻子。严洛认为,林思雨是一个很单纯,也很可爱的女孩子,哪里不好了?于是,整天凑到林思雨的身旁,也会维护林思雨。后来,长大了,更是觉得上一代人的事情为什么要牵扯到下一代人?

  两个人就这样,一路走来。严洛维护林思雨,林思雨依赖严洛。从幼儿园,到高中。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了。如果没有意外发生的话,他们会一直走到婚姻的殿堂,然后走到白头。

  恰好赶到的八德道长看到严洛嘴角的笑意,长舒了一口气。阎罗王的心情还不错,看来事情没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爱拍马屁的小道士恭维道:“师伯道行高深,今日更是正面与阎罗王相对,谈笑风生之间解决事情,他日定然能名垂青史。”

  八德道长提醒道:“修道之人须知世上没有捷径可走,一定要明心见性,如此才能得证大道。如今,事情还不明朗,不要轻易下结论。”口上说的严厉,让小道士不要拍马屁,心中却是舒缓了很多。

  下一刻,道士们就脸色大变,头皮发麻,一颗心沉到了谷底。只见,严洛面对着他们,脸上流露出愤怒与疯狂,仰天一声大吼:“你们都该死!”

  一边,王校长正壮着胆子走来,看到道士们脸色还不错,心头也变得舒畅起来。此时一个哆嗦,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

  阎罗王说他们都该死?

  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要死了,真是要死了!

  此时,严洛想起的是导致自己上不了大学,导致自己和林思雨分开,导致自己变成傻子和叫花子,导致父母抛弃自己的事情。

  他想杀的人,是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严洛是1980年出生,18岁第一次参加高考,落榜!19岁第二次参加高考,落榜!20岁第三次参加高考,落榜!

  这是很不科学的。

  他和林思雨同样学的理科,报的同一所大学。

  第一次高考完,和林思雨对成绩,觉得要比林思雨的还好一些。然而,林思雨考上了清华,他清华落榜。

  林思雨不顾父亲反对,毅然决然的放弃进入清华的机会,陪严洛复读,并不断的安慰和鼓励严洛。

  第二次高考完,严洛和林思雨对完成绩后,觉得自己考的很好,然而,林思雨考上了北大,他依旧落榜。

  林思雨依然选择陪他复读。林思雨被南开录取,而他落榜。

  他很不服气,也有很多的疑惑,高考前每一次模拟考试,他都是名副其实的学霸,成绩比林思雨好,就是高考试卷,也没有出什么瑕疵,依然比林思雨做的好。为什么报同样的学校,他落榜,而林思雨被录取?

  林思雨依然准备陪他复读,他劝说林思雨不要这样了,去大学里等他,林思雨不听。严洛只好约定了一个日子,准备一起去学校办理复读手续。

  严洛不准备让林思雨陪自己遭罪了,约定日期前一天去了学校。学校的老师看他又来复读,心有不忍,告诉了他真相:“只要高考不改革,你又依然在本地参加高考。你再考下去,依然是会落榜的。”然后告诉了严洛真相。

  严洛如闻晴天霹雳,居然是有人顶替了他的名额,属于他的大学通知书成为了别人的。

  为什么会这样?

  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操作?

  高考不是公平的吗?

  为什么每一次倒霉的都是我?

  我那么努力,为什么成全的是别人?

  这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他失魂落魄的回了家,告诉了林思雨真相。林思雨没有责怪严洛瞒着他去学校报道,而是准备和他一起去帝都“告御状”,讨一个说法。

  两人约定好了日期和地点,约定的那天严洛从早上等到午夜,都没有等到林思雨。去林思雨家中时,得知林思雨一家搬走了,而林思雨没有给他留下任何书信。

  她为什么要离开?

  如果有迫不得已的理由,怎么也应该留下一纸书信,或者告诉他之后再离开?

  林思雨的离开是他万万没想到的,也是让他想不明白的。那个整日里缠着他,要嫁给他的女孩子,怎么就不告而别了呢?难道就是因为他没有考上大学的可能了吗?

  在2000年的时候,大学生还没有像如今这么泛滥。虽说在1996年的时候取消了大学生的工作分配,但考上大学依然代表着有一份好的工作。

  大学录取通知书被顶替已经让他足够崩溃了,林思雨离去事情让他彻底的承受不住了,晕倒在了地上,醒来后就成了一个傻子。

  一旁,八德道长看到严洛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越来越愤怒,是彻底的心惊了。阎罗王现在似乎在感应着什么东西,难道他看到了让他万分愤怒的东西?是他三年前在此地的布置吗?比如:镇魂石碑。

  王校长也看清了当前的形势,颤声问道:“八德道长,阎罗王愤怒了,还要杀死我们,我们该怎么办?”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方匣所写的《这一定是假的鬼王》为转载作品,这一定是假的鬼王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这一定是假的鬼王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这一定是假的鬼王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这一定是假的鬼王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这一定是假的鬼王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这一定是假的鬼王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