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隐形富豪最新章节 > 重生之隐形富豪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重生之隐形富豪 连载中
分享重生之隐形富豪

重生之隐形富豪全文阅读

重生之隐形富豪作者:萝卜剑

重生之隐形富豪简介:大龄单身、一事无成的老杨重生了。34岁生日晚上的伶仃大醉,杨安回到了十八年前。重生必开金指手,改变世界,叱咤风云?
不,杨安还是决定低调点,闷声发大财,泡美女,开邮轮,买飞机,游遍全世界,做个隐形的富豪多好! https://www.uukanshu.com
-------------------------------------

重生之隐形富豪最新章节第1602章 温0科四之钱不是问题
第2章 18年后又是1条好汉
重生之隐形富豪全文阅读作者:萝卜剑加入书架

  “杨安,醒醒,卧槽,你小子很屌嘛,以前都不知道你这么能喝。”

  头疼,感觉睡了好久。好亮,杨安将手挡在眼前眯着眼睛下意识的问一句:“今天几号了?”

  “七月二号呀,你喝酒喝傻了呀。”不知道谁说道,接着“哄”好几个人笑了。

  杨安摇摇头,果然是喝酒喝傻了,昨天是自己生日嘛,七月一号。咦,不过这些人是谁,不是在屋顶吗,谁把自己搬到床上的?还有这些人的声音怎么听起来这么陌生,感觉就是一群公鸭在呱呱叫。

  杨安揉揉脑袋,觉得自己真的酒醉以后变傻了,看来以后要少喝酒才是。

  “喂,杨安,你小子倒是说句话呀,你这副表情是什么意思?”讨厌的公鸭嗓有响起了,还用手拍着杨安的脸。

  “啪啪啪,啪啪啪。”

  居然被打脸了,杨安忍不做,噌地坐起来,闭着眼睛横眉冷对千夫指:“你谁呀,今天不上班,我再睡会!”

  “上班?”

  “哈哈哈……”房间里又爆出一阵哄笑。

  嗯?上班这有什么好笑的,自己都加班多少天了,昨天刚刚过完生日,难道还不允许自己睡个懒觉?杨安,决定睁开眼睛看看是那个家伙,就算把自己搬到床上,扰人清梦也是不可饶恕的,谁还没有个起床气呀。

  杨安瞪着眼睛看着床边的几个人,有的人趴在旁边,有的人只露出一个脑袋,现在和杨安大眼瞪着小眼。

  然而,杨安真的是震惊了。瞪着眼睛心里掀起狂风巨浪:卧槽,卧槽,这是哪里,这绝对不是我的宿舍,这些小朋友是谁,我这是在哪里?杨安的心里有十万个为什么,却没有一个答案。

  垂死梦中惊坐起,杨安决定站起来说话。

  “砰!”

  “哎呀。”

  杨安捂着脑袋,躺在床上,看着就在眼前的天花板,脑袋已经一片空白了。

  “哈哈哈,杨安,你不会还没醒吧,算了,那你在睡一会,要不要帮你带早餐,还是酸菜饼是吧,一块五,你别忘记了。”公鸭嗓显然认为杨安这样自残和傻逼的行为是宿醉后遗症,说着话准备离开了。

  床上一阵晃动,显然刚才趴在床上的几个人也都准备离开了。杨安起身看来一下环境,这是一个双层铁架床,他在上铺,来不及多想,杨安“噌”跳下床铺,随时抓住最近一个人,用肘子将他压在铁架上:“今天是什么日期。”

  那人显然没反应过来,其他人也懵了,他们何曾见过这样凶狠的杨安。

  “说,什么日期。”

  那人有点吓傻了,指了指墙壁上的日历,说:“七月二号。”

  “哪一年,哪一年的七月二号!”杨安扯着嗓音大声喊道,这时候的他显然也没意识到自己的嗓子也和公鸭一样。

  那人吞了一口口水,再次指了指日历:“1998年7月2号。”

  这个时候刚才那个说话的公鸭嗓才回过神来,过来掰杨安的手:“卧槽,杨安你干嘛,不是都说了嘛,七月二号,我们今天要发期末考的成绩和考卷,昨晚就去喝酒了,明天七月三号文理分科,你真的喝酒喝傻了啊!”

  杨安愣愣的松开手臂,那人连忙离开,远离杨安,一边用惊慌的眼神看着杨安,一边不断咳嗽,刚在杨安“疯了”压得他喘不过气。

  这时候的杨安却没空理屋子里的人,他冲到日历前,看着日期发呆,谁叫他都没听到。“啪”杨安一把扯下日历,不断上下翻动。突然,杨安停下来,拿着日历愣愣发呆。

  “杨安?”公鸭嗓小心的叫了一声。

  “杨安?”

  猛的,杨安将日历摔在桌上,跑了,完全没听到背后的叫声:“杨安,你要去哪,等下要发卷子了,喂,杨安,我操,喝什么**酒。”

  杨安憋着一口气,他不敢喘气,他害怕。从楼上下来,跑出宿舍区,沿着记忆中的那条下坡。记忆就像在下坡的自行车,车上的人放开了手把,记忆就这样肆无忌惮的冲了出来。左边这是老师的宿舍,右边,只是一块空地,种着一株铁树,他毕业都没看它开过。哦,这是食堂,有杨安最爱吃的酸菜饼,还有糯米饭包,这个比较贵,杨安只能偶尔买一个。

  正对食堂有一个台阶,台阶左边是一个巨大的厕所,几乎所有上学和放学的同学都会去方便一下。沿着厕所的这条路右边是高二高三理科所在地,左边则是学校的主办公楼,几十米的尽头是一个假山。左拐,就是图书馆大楼,三到五层则是高二高三文科教学楼。

  这是实验楼,这是高一教学楼,哦,那就是杨安高一六班的教室里。沿着高一教学楼前的草地,一眼望去,在杨安的脚下,下沉的区域,就是体育场,现在几乎没什么人,都放假了。体育场里工地繁忙,这是学校在建的室内体育馆。杨安还交了50块钱的赞助费。

  沿着体育场边缘散步,来到一中几棵标志性的大树下,这里放着几张石桌,幽静清凉,多少个周末和清晨,杨安在这里读书看题,也见证者高中校园里的简单爱情,分分合合。

  一片树叶落下,杨安突然哭了。

  抽泣着杨安坐在一个石凳上,还没从这荒诞的境遇回过神来。

  重生了。杨安从2016年的7月1号回到了1998年的7月2号,他生日的第二天。是的,那以前,或者说前世那段压抑不得志的日子,他有无数次幻想过如果这是一场梦多好,回到过去,改变自己,升职加薪,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成为人生赢家。

  然而,真到了这一刻,杨安却是恐慌,害怕,无法介绍。这超乎了他的认知,他甚至怀疑,这才是一场梦,是因为他太想回来了,所以上天给了他这样逼真的梦。

  疼,钻心的疼。杨安掐了自己一把。

  温和的风,冰凉的石凳,绿色的树叶沙沙作响,黄色的落叶在石桌上打着转。体育场里稀稀疏疏的草,黄不拉几的泥土,校外汽车轰轰的声响,工地上热火朝天的工人。

  真,太真实,多彩的颜色,喧闹的人群,都说梦中是看不见颜色,也听不见声音的。

  杨安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宿舍,宿舍没有一个人。哦,今天发成绩单,发卷子,杨安却一点都无所谓。端起桌上不知道是谁的杯子,一口气喝掉,杨安爬上自己的床铺,看着白色的屋顶,眼睛里却没有一点神采。他想让自己睡去,或许就能结束这荒诞的梦境。无论从前多么糟糕,杨安只要真实的世界。可惜,脑袋里好像没有一点念想,却又充满着思绪,怎么都睡不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宿舍门开了。

  “刘波,你小子考得不错呀,怎么样想好去文科理科没有?”

  “侥幸,侥幸,我考前都没怎么看书,我以为自己要完蛋了。理科,当然理科。理科多简单,只要记住公司,其他都好办。”公鸭嗓有些矜持的嗓音透着骄傲。

  “唉,你倒是说的容易,我明明背了公式,却发现一个都套不上去。算了,好还是报考文科吧。”刚才问话的人说道,他有点胖胖的,带着眼睛,绕着头无奈的说道。

  那个加刘波的转头问另外几个人:“你们呢,怎想的?”

  一个高高瘦瘦的说道:“刘波说的有道理,我看到历史书就先睡觉,那么多年份背来背去记不住。”

  另一个在梳着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显然很满意自己的颜值,他就是今天背杨安顶在铁架上的人,他放下梳子,看着几人说道:“要我说呀,我还是去文科,因为文科女生多呀。啊,美好的高中,纯洁的爱情。”

  “啊呸!”

  “周毅你真不要脸。”

  小白脸周毅遭到宗人唾弃。周毅不理几人,却问最后一个没回答的:“胡志峰,你呢。你文科理科都是年段前十,你怎么想的?”

  胡志峰是一个有些沉默寡言的人,身上的衣服都很简单,但很干净,他看着几人,神情淡然,或者说有些坚定:“理科。学校多,好找工作。”

  “胡志峰,你真是……”

  “服!”

  几个人起哄,胡志峰是属于那种一心只读书,不闻窗外事的人,虽然几个人都是从下面乡镇来的,但就算胡志峰和杨安两个人家境最不好,所以胡志峰这么说大家都理解。

  这时候不知道谁说起杨安,刘波摇着头说:“唉,杨安这次没考好,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他有预感,今天才不对劲……”刘波话没说完,就感觉有人扯他的衣服。

  “喂喂,周毅,你干嘛,有事好好说话,你他妈也傻了呀。”刘波回头看见周毅一边扯他一边杨安的床,刘波有些烦,不过当他看到所有人都看着那个方向,他就知道不对劲了。刘波回头一看,只见杨安坐在床边,面无表情的看着几人。

  短暂的一阵沉默,还是刘波,谁让他和杨安关系最好,刘波递上卷子,对着杨安说:“呐,杨安你的卷子,今天老师问起来,我说你家里有事赶不过来了。你,你这次考的不太好,数学和物理有几道题你估计看错题目,老师也说你太粗心了。你早上是不是……”

  “谢谢。”杨安跳下床,接过卷子,然后转头对周毅说:“周毅,早上对不起,我心情不好。”

  “啊,没关系。”周毅显然没料到杨安会说对不起,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杨安翻着自己的卷子,的确数学和物理他太粗心,两门功课刚刚及格。收起卷子,看着熟悉而陌生的几个人——公鸭嗓刘波、小白脸周毅、坚定的胡志峰、瘦高个刘超、小胖子陈宏达。杨安咧了咧嘴笑了,不过在几人看来有点强颜欢笑,看起来怪怪的。

  杨安放下卷子,来到阳台,打开窗户,夏天傍晚的风还带着一点闷热,杨安闭着眼睛闻着空气中属于这个世界的味道,猛然睁开眼,张开手臂大声喊道:“啊,我怕个屁呀,来都来了,十八年,十八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

第3章 癞蛤蟆与天鹅肉
重生之隐形富豪全文阅读作者:萝卜剑加入书架

  1998年,7月3日。

  安城一中文理分科的日子。别小看文理分科,很多人的命运从今天也将走上不一样的道路。向左走或者向右走,不仅仅指的是在安城一中,文科在左边,理科在右边,更是人生路上一个不小的选择,固然高考又是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然而一旦路开始偏了,要回到正轨,就越来越难了。

  在安城一中巨大的食堂里,因为只有等待分科的97届高一寄宿学生,所以显得有些空荡荡。柜台里负责打饭的阿姨也没什么兴致,只顾着聊天。杨安忍着刘波一路上的唧唧歪歪买了酸菜饼、糯米团、鸡蛋和一杯豆浆,转身坐在长条椅子上,打算离他远一点。

  “我操,杨安,你大款了啊,居然是三件套,还加了一个鸡蛋,你……吃的这么多,是因为你确定要去文科?”刘波这家伙不知怎么的,一直跟着杨安,他这脑袋怎么想的,用杨安的说法,这脑洞也太大了了,峰回路转,前一刻还在感慨杨安的早餐,下一刻就无缝连接到文理分科。

  杨安瞥了一眼刘波,说:“我吃的多因为我饿,因为我要长身体,我去文科,因为我喜欢文科,我讨厌数学。还有,你能离我远一点吗?”

  说道张生态,杨安一肚子苦水,前世杨安才169CM,就差那么一点,被广大女性同胞拒之门外,杨安是个老实人,169CM就169CM,坚决不说170CM,额,偶尔看到特别喜欢,还是会虚报的。所以这辈子既然还有机会长高,现在杨安大概165,争取到根号三吧。

  杨安正想着,刘波皱着眉头说:“可是文科也有数学啊!”

  “文科数学简单。”杨安头都不抬。

  “你真的考虑好了?这次考不好,只是一时的困难,杨安,你要相信,只要肯努力,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而且你主要是太粗心了,改改就好……”刘波依旧不敢相信,他固执的认为杨安是因为没考好才一时想不开,一早上已经劝了杨安不知道多少遍了。

  杨安喝掉杯子的豆浆,说道:“刘波,你真的很烦,我最后和你说一次,我完全想好了,我经过深思熟虑觉得读文科。还有,即是努力了,也不一定能克服困难。还有,粗心有时候是性格问题,没那么容易改的。最重要是,这一次,我想做点不一样的事。”说完,留下一脸懵逼的刘波,扬长而去。

  杨安走着,嘴角咧开笑容,这个刘波。刘波是安城另外一个乡镇考上来的,在安城一中能进来的只有两种人,一是成绩好,考进来,这些人都是各个乡镇中学以及安城其他中学数一数二的。二是花钱,差一分就要10000块,97年的一万相当不少了。当然还有分数差的更多的,除了花钱还要找关系,找关系也好花钱,所以还是花钱。

  刘波算是杨安比较玩得来的,主要是他们都是乡镇来的,生活水准也差不多,比较有话题。杨安记得前世的时候他和高中同学几乎没有任何联系,除了有限的几个。杨安是乡下来的,成绩虽然还不错,但生活条件真的太苦了,总觉得和这个城市这个高中格格不入。所以三年下来他和高中同学感情很是淡薄。即是刘波,前世的杨安也不记得有多少联系。不过这一世吗,如果有机会,杨安不介意帮他一把。

  杨安走在校园里,和昨天完全不一个心情。昨天想一个梦,到处都透着一股不真实的感觉,而今天,当回忆中的场景渐渐和现实融合,杨安更像一个旁观者,冷静、带着一点点雀跃,慢慢熟悉着。

  杨安停下了脚步,毕竟十几年了,他有点记不得自己在哪个教室,看来还得等一下刘波。杨安站到一边,看着不断走向教室的青春少女……与少年。

  只可惜,20世纪九十年代的小女生还是太朴素了,也太青涩了,毕竟杨安的灵活是个来自18年后的34岁的老男人。所以,杨安虽然看着少女们三三两两的路过,笑语盈盈暗香去,而实际上他是在发呆的,就连两个女生走到他面前都没有发觉。而在女生看了,这个猥琐的男同学都看傻了。

  “喂,你看够了吗?”

  杨安被这一句河东狮吼震得回过神,首先看见一双粗壮的大腿,杨安缓缓抬头,一个包租婆一样的肥妞指着杨安。

  杨安后退两步,才看清的她的全身。杨安歪着头:“看你?”那口气,从瞒着“王的藐视”。这是从包租婆的背后出来一个人。杨安眼前一亮,同样是简单朴素的着装——白色t恤,蓝色牛仔裤,一双白色小布鞋,清纯不庸俗,在广大女同学中显得鹤立鸡群。

  “哼,还说没看,你看你,眼睛都直了。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做梦。”包租婆抓住杨安打量女生的机会,迅速展开反击。

  杨安朝漂亮女生点了一个头,才转头对包租婆说:“唉,本来不想和你说话,不过看你表现欲这么强,我也不介意打你脸。第一,我没看,你别说话!就算我看,也不是看你,轮不到你说话。第二,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时间很正常的事,每个人都有对美好事物的向往,这没什么,有了欲望,人才能进步嘛。总比你好,你呆在天鹅旁边无非也是想沾沾天鹅的光,哦,我告诉你吧,就算你和美丽的天鹅在一起,你也成不了天鹅,丑小鸭就是丑小鸭,基因注定了。第三,你又怎么知道我是癞蛤蟆,你又怎么知道我想吃天鹅肉,就算我是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你又怎么知道就是做梦?第四,关你屁事。”

  包租婆被懵了,差点就要哭了,原本有些黝黑的脸上都白了。漂亮的女同学终于说话了:“你,你怎么能这样说。李萍,我们走。”女同学皱着眉头拉着失魂落魄的包租婆同学,哦,李萍同学走了。

  “哇,杨安,没发现你这么能说。哈哈,屌,我们最讨厌那个李萍了,整天绕着陈杨静婷转,还一副生人莫进的样子,烦死了。不过,杨安,你这些惨了,得罪了校花陈杨静婷,有你受的。”公鸭嗓一响起来,杨安就知道刘波到了。

  “陈杨静婷?”杨安当然记得,不过也没太多印象,毕竟前世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杨安摇着头说道:“其实我也不想那么刻薄,女大十八变,没准那个李萍就变了。但,她那副嘴脸实在讨厌,所以说了就说了。至于陈杨静婷,呵呵,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哈哈,说得好。杨安啊,我怎么觉得你这两天不太正常,变了好多,难道真的是喝酒的原因?”刘波犹豫着说道。

  杨安停下站住,哈一笑,又继续走:“是呀,我也觉得自己变了好多。喝醉以后,我想清楚了很多事,既然有重来一次的机会,我肯定要活的不一样。所以,我觉得这样挺好。发什么呆,走吧。”

  “走?去哪,我们的教室到了。”刘波估计还在想着校花的事,没听到杨安说的什么重来一次的机会,不然,他肯定会打破沙锅问到底的。

  杨安尴尬一笑,跟着刘波进了教室。

第4章 回家
重生之隐形富豪全文阅读作者:萝卜剑加入书架
    “哎呀,气死我了!”这边校花和包租婆一进教室,包租婆就大叫大喊起来,陈杨静婷无奈地做到李萍身后。

    “哟,是谁把我们的护花使者气成这样,你可以有校花撑着,谁敢惹你呀。”校花同桌听了李萍的抱怨,似乎还有些幸灾乐祸,看似关心的刺了李萍一句。陈杨静婷掐了一把同桌的腰肉,小声说:“你就别凑热闹了,不理她一会儿就好了。”

    同桌一听,果然有新闻,靠过来问道:“怎么了怎么了,说说呗,看她这样还挺开心的。”校花与同桌两人感情挺好,不然也不会坐在一起。不过走在前面的李萍可谓横刀夺爱,脸皮厚,体型大,硬生生把校花给抢走了,只要有校花的地方,必然有李萍。瞅李萍长那样,站在校花面前真是把校花衬托的美丽了三分,主要是对比太过强烈了。

    校花看了眼同桌,压低嗓音说道:“她被一个人骂了?”

    同桌眼睛一亮:“谁!”太激动,不自禁喊了出来。

    李萍回头:“谁知道是哪个班的,穿的土不拉几,塞讨厌(实在讨厌,安城特色口语)。”校花幽怨的看了同桌一眼,犹豫着说道:“虽然,他说的不好听,不过,有几句话还是有道理的。”

    “什么?!”李萍原地爆炸了,“静婷,我被人骂了,你还说他有道理,我要和你绝交。”李萍一副西子捧心的神情,只不过是东施效颦,不堪入目。

    “什么李萍被人骂了,什么人这么屌,快过给我听听。”同桌不禁大声喊道,今天真实太刺激了,原本因为只是分科,没想到遇到这么有意思的事。结果,她一叫,几个八卦的女生都围了过来,居然把体形庞大的李萍都挤出圈外,可见八卦对女生的吸引有多么强大。

    当然,也有几个假装矜持的女生身长这儿的,还有那些不好意思上前的男生,这是在周围走来走去,获取第二手新鲜八卦。

    “……也,也没什么。”校花看到瞬间围过来的时候,突然有些紧张,说话都有些结巴,这对于一向优雅淡然的陈杨静婷同学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

    “……就是,他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时间很正常的事,每个人都有对美好事物的向往,这没什么,有了欲望,人才能进步嘛。他还说,还说……”陈杨静婷想看看李萍在哪,不过怎么可能看得到,她一咬牙,说:“他还说李萍呆在天鹅旁边无非也是想沾沾天鹅的光,就算和美丽的天鹅在一起,也成不了天鹅,丑小鸭就是丑小鸭,基因注定了。”陈杨静婷还是害羞,尤其这里的天鹅指的是她自己,然而此时的教室安静,就像作文里写的,针掉地上都听得见。

    “哈哈哈!丑小鸭!”笑得最开心的就是校花同桌了,她觉得真解气,那位不知道名字的男同学说的太好了,说出来她长久以来被压抑的怨念:叫你整天围着陈杨静婷身边,你看,别人嫌你多管闲事,还说你是丑小鸭。

    “切”除了校花同桌其他人多少有些失望,原本以为是什么好玩的,也没什么嘛。不过,这个杨安不知名的男同学已经在三个人心里留下深刻印象,虽然他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杨安此时正在正听着班主任在讲台上讲话,分别说读文理科的注意事项,很多人听得津津有味,杨安心不在焉,心里只想着早点结束,他要回家。

    这个家,他已经十八年没回去过了,那里有他最怀念的那个夏天,狗和田野、村子里的炊烟,绕着村前的小溪,还有那群有点模糊了面容的亲人。杨安不敢想,可是脑袋的思绪却扯不断,一个个熟悉而陌生的脸不断跳出来,一句句家乡的方言不停的在脑海里响起。

    “哎,到你填了,你真的想好了?写了就改不了了。”刘波又在念念叨叨,杨安可烦了,一把抢过他的笔:“罗不罗嗦,好了,我走了。”

    刘波看着杨安填的文科两个字,一脸便秘的表情,一回头,杨安已经不见了。

    ………………

    杨安背着包好不容易找到车站,十八年安城的变化太大了,最关键的是高中毕业后,他就几乎没有回到安城,凭借着不停地问路,杨安堪堪在发车之前买到车票。

    “上车喽上车喽,马上就走啦,还有三个位置,来来,去和平镇了哦,今天最后一班车了,只有三个位置啦。”

    听着售票员不停的吆喝,杨安才记起来十八年前的今天,其实去镇上的人几乎不再车站买票,直接进入停车场,还可以省2块钱,因为这些是属于私下的收入。售票员还在不厌其烦的说着话,不停的拉客,杨安看看票上的时间,说好一点走,都一点半了。

    杨安走上前和司机说道:“师傅,还走不走啦,都过了半个小时了,我到镇上还要回家呢。”司机瞥了一眼杨安:“走了,马上走了。”说着把车子启动,然后就不动了。

    杨安知道,这貌似是大家默认的,但杨安这辈子决定不惯着他们,杨安再次对司机说:“师傅,走吧,在不走,我就投诉了,你们本来应该1点走,都超过半个多小时了,我想,车站肯定是不允许的吧。”

    司机被杨安顶着,没办法,挂挡松手刹慢慢驶出车站。不过杨安还是低估了这些人的恶心程度,刚出车站,车子就在路边停下了。杨安忍无可忍:“喂,师傅,怎么又停了,天又热,你又不开空调,也不走。还不走到镇上就晚上了,我还要回村里呢,走吧”

    其他人也纷纷帮腔:“走吧,真的,我都等了一个多小时了。”

    “我也要下村里,再晚点可真没车了。”

    “走吧,走起来还有点风,太热了。”

    ……

    司机见犯了众怒,决定“擒贼先擒王”也是看杨安还小,上前一把抓着杨安的领口,往车下扯:“小子,你给我下来!”

    “喂,你要干嘛,打人啦,打人啦。长途车司机晚发车还要打人啦!”杨安自然不能坐以待毙,大声喊起来。他穿着安城一中的校服,这样一喊,很容易引来关注,而且这里离车站还不远,司机是个欺软怕硬的,被杨安一喊,连忙松手,看着周围看过了的人群,连忙上了驾驶室。

    “真是倒霉,碰上你个倒霉鬼!走啦走啦。”

    这次司机真的服了杨安,马上开车走人,乘客看着杨安的目光,都很慈祥,好像再说:“安城一中的学生就是了不起。”

    车终于开了,即使是夏天,空气流动也给车里带来一丝凉意,杨安抱着行李,靠在椅子上准备睡一觉。原本杨安不会这么高调,可是,他毕竟太想回家了。车速渐渐快了,看着窗外房屋与树木飞快向后倒退,杨安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下来。

    杨安坐在靠窗户的位子,他旁边也是一个安城二中的学生,估计也是刚分科结束,早早的坐车回去。挺文静的一个人,杨安朝他点点头示意一下,二中同学也点点头,两人都没说话的欲望。

    午后阳光,有风,加之车子摇摇晃晃的,杨安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客车在盘山公路,左边峭壁,右边山沟沟,车子还开得飞快,一个急转弯,杨安要换的脑袋装在了窗户上。

    “我操!”杨安下意识就喊了出来。

    揉着脑袋好一会儿,杨安才反应过来,看着周围人见怪不怪,讪讪的坐好。看着窗外的青山绿水,客车仿开在在悬崖边上,就像在刀尖跳舞,杨安也没在意,上辈子都这么过来了,每个人都习以为常,就是这九曲十八弯,晃来晃去,一会刹车一会油门的,弄得杨安有点恶心,想吐。
第伍章 1切都是熟悉的味道
重生之隐形富豪全文阅读作者:萝卜剑加入书架

  “呕~”杨安一手捂着嘴,一手领着行李,车刚停就跑到角落狂吐。原本杨安咬着牙坚持下来了,后来修路以后再没走过这样的路,今天再次体验,果然还是熟悉的感觉。然而在最后一下刹车的时候,一个惯性往前冲,而胃里的东西仿佛也惯性朝上涌,杨安最后还是奔溃了吐得一塌糊涂。

  镇上杨安比较熟悉,每年都回来几次,都要经过镇上。路过小卖部掏了一块钱买了瓶水,杨安身上只剩下5块钱,这是一次很奢侈的消费。漱完口,喝了清凉的水,杨安的精神总算好过来。

  口袋里的五块钱,这已经是杨安抠下来的,家里条件不好,每一天的伙食费的是算好的。这次因为要分科,还聚了一次餐,居然还能剩下五块钱,已经难能可贵了。摸着这五块钱,杨安恨自己记不得中大奖的彩票号码,摇摇头苦笑着,杨安朝镇镇府走去,所有往地下村里的车和人,都在镇政府前面的大广场等着,杨安要去那里坐车。

  镇政府在镇上靠近北边的位置,这里不远处就是一条大路,村里的都要经过这条路。这里人潮涌到,车子随便停着,杨安费劲的找着去杨家村的车子。

  “师傅,到杨家村吗?”

  “不去,请问到杨家村的车在哪?”

  “你也不知道,哦,谢谢了师傅。”

  真是十几年没过的体验了,杨安还真有点不习惯。突然,杨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老三,你回来啦。”

  杨安转头一看,哟,是大伯家的堂哥:“大哥,你怎么来了?”杨安父亲有三兄弟,下面有小字辈的共5人(男性)杨安排行老三,眼前的杨阳排行老大。

  “我这是特地来接你的,我和你二哥都不是读书的料,我们老杨家可指望你成为大学生的,可不得来接你。我都来了好几天,你怎么才回来?”杨阳接过杨安的包,搂着杨安的肩膀朝前走。

  “哦,我今天才分完文理科,就赶回来了。”杨安看着有些憨厚朴实的大哥,心里有些难受,上辈子大哥开拖拉机出事了,他那会还在上大学,都来得及赶回来。等他放假回家,原本壮实憨厚的大哥已经瘦的只剩几十斤,脸上也没有了笑容。

  “对对,我也问了好几个人,就是说这个事,我就搞不懂,我说家里说了,你肯定是有事,所以我这几天就在这等着你。”

  杨阳搂着杨安,一脸的笑容看起来那么干净,杨安突然想哭。

  “哥,你辛苦了。”杨安有些哽咽的说道,连忙咳嗽几声掩饰。

  “苦什么,不就呆在这说说话。倒是你,上学累吧,你看你,又瘦了,是不是吃不饱,和你哥说呀,你哥我现在开拖拉机,每天也能赚些钱呢!”杨阳领着杨安来都一个自制拖拉机,俗称土炮,都是修车店自己造的,一个柴油发电机,一个传动抽,一个车架,四个轮子,在农村特别流行,便宜,动力大,载货多。

  杨安看着这个铁怪兽,有点不敢上去。杨阳倒是利索,把杨安的包放在车斗上,三两下就爬上了驾驶室:“上来呀,看看你哥的土炮,可有力了,一次能拉五吨。”

  “那不是超载了?”杨安瞪着眼睛,看着不大的土炮。

  “不超载,不超载光过路费都赚不回来,上来吧。”

  杨安只好拉着把手上了副驾驶室,别说,虽然是自己造的,座位还挺舒服。

  “哟,阳子,你弟回来啦?你可等了有四五天了吧?”一个师傅估计这几个和杨阳混熟了,问了一句。

  “是呀,回来啦,老三可是考上安城一中的,以后肯定上名牌大学!”杨阳高兴地说道,甚至有些骄傲,杨安那一个惭愧,还好上天给了自己一个重来的机会。

  “一中,那不错,小伙子有前途,不像我们家那小子,考试给我考个鸭蛋回来,恨不得抽死他。”

  “哈哈,行啦,老哥,我先回去了,不然晚了路不好走。”

  “那行,有空再聊。”

  “突突突”土炮的背后冒着一团浓黑的废气,在镇里缓慢的突围着,渐渐开上公路,速度也踢了起来。

  “大哥,你这拖拉机不错呀,就是不太安全吧?”杨安紧紧抓住把手,找了找安全带,没有,他默默地将另一只手也抓紧,并用脚顶住,大声对杨阳说着。不大声点,不行,柴油机太响,风又直接灌进来,杨安必须扯着嗓子说话。

  “咋不安全,你看,刹车可灵了。”

  “哥你小心点!好了好了,我信了,我信了。”在半路上,杨阳居然来了个急刹车,用来证明土炮的安全性,杨安差点飞出去,这车,是安全带和没有玻璃的。杨安连忙表示相信,太可怕了,来自未来的杨安坚持不敢想象,而且这车应该没有ABS,算了,杨安还是觉得不问,问了可能更麻烦,而且解释起来也费劲,就这么着吧。

  杨安估算了一下,按照土炮的行驶速度,估计半个小时就到了。杨安想了想,决定找些话说,不然这半个小时太漫长了。

  “哥,你开这拖拉机,哦,土炮,一天能赚多少钱。”

  “能赚不少钱呢!现在镇上好多人建房子,我帮忙运砖头水泥什么的,一趟就能赚个100块钱,有时候赶一赶时间,一天能跑两趟呢!不过要说赚钱,还是运煤碳运矿石比较赚钱,一次能赚两三百,我这车能装,赚得多。但机会不多,他们都有熟人有关系,像我这样的只有偶尔忙不过来了才叫我帮忙,也就偶尔能跑上一趟。”

  杨阳说道赚钱的事,眼睛一辆,非常兴奋,居然手舞足蹈,不停的比划着。

  “哥,哥,你小心点,抓着方向盘,松油门,松油门,开太快了。”杨安再次被惊到了,有些后悔起了这个话题,这都什么事嘛。

  “好啦,我都开习惯了,这有什么。老三,你呀什么都好,就是胆子太小,读书读的把胆子都读没了。”

  被鄙视了,不过的确,杨安性子比较懦弱,前世才会安心做个小职员。算了,还是睡觉吧,可是这土炮不比客车,实在睡不着。

  还在半个小时的确不长,很快宽敞的水泥路不见了,路越来越差,虽然也是水泥路,但是坑坑洼洼,本来就不是好路,还被想大哥这样的超载车压得不堪重负,但是能怪谁呢,不超载,光过路费什么的,开车就赚不了多少钱。上山的树木越来越少,竹林越来越多,山间有着大片的农田,杨安记得自家局好像有几块田地在这附近。竹林间,农田间,偶尔几间农家,烟囱已经开始冒出青烟。在没有农活的日子,村里的人吃饭总是早一点,这样就不用点灯了,能省一点电费,就省一点。小时候杨安在家,只有他做作业才点一盏灯,其他人都在户外乘凉,或者早早的躺在被窝里。

  乡下特色的房子越来越多,这意味着,马上就好到家了。近乡情更怯,杨安开始紧张。

  真他妈矫情,杨安在心里对自己说。

第6章 3个鸡蛋
重生之隐形富豪全文阅读作者:萝卜剑加入书架

  “到了,下来吧。”杨阳招呼道,帮忙拿了行礼,看杨安在哪里东张西望,“老三,只是几个月没回来,你看什么呢,不都老样子,磨蹭什么呢,快走,我都饿了。”

  杨安的确在磨蹭,他可不是几个月没回家,而是十八年没回这个家了。可这今生的记忆与前世记忆相差也太多了吧。

  这里不是一片田地吗,怎么种上荷花了,这里不是有条小路吗,还有这里,明明记得有一颗桃树,杨安还每年夏天都摘桃子吃的。怎么全变了?

  唉,看来记忆这都还真不靠谱。

  跟着杨阳进了自己的老屋,杨村这块地方建的房子其实很有特色,就像是一个简化版的四合院,与四合院不一样的是正房中间是一个大厅,高高的,最里面摆放着祖宗的排位,挂着祖宗的画像,摆着香案,供着香火。

  杨安父亲三兄弟,老大杨树木,老二杨树林,老三杨树森。杨安的爸爸排在老二。根据村里的习俗,爷爷奶奶和大伯住在左边,杨安一家和三叔一家住在右边。总共几十口人,这房子一共十六个房间,有一些房间只是储物间,住不了人,所以这一大家子住得非常拥挤。

  “哥!”

  杨安刚刚跨进家里的小院,一个十岁左右小姑年就飞奔过来,撞进杨安的怀里。

  “哥,你怎么才回来,我都等你好几天了。”小姑娘嘴巴一扁,就要哭了。

  杨安捏了捏杨乐的鼻子,说:“都十岁了,还哭,丢不丢人。”

  杨乐把头埋在杨安怀里,使劲蹭了蹭,抬起头,红着眼睛说:“哥,我没哭。”杨安一把抱起杨乐:“好了,我知道乐乐最乖啦。”

  “嗯!”杨乐眼角还挂着泪滴,笑了。

  “哥。”杨安的弟弟杨平上前小声的喊了一声。

  “嗯,吃饭了吗。”杨安一手抱着杨乐,一手摸摸杨平的头,心里特别满足。

  “我在做呢,等会就能吃了。不过,可能少了一点。”杨平不习惯哥哥突然摸他的头,低着头说着。

  “没事,再煮一份粉干就好。”

  “可是,家里没粉干了……”

  “这样啊,没事,我来搞定。”

  都说长兄如父,杨父杨母常年在外,这个家除了爷爷奶奶,伯伯叔叔的照顾,其实杨平杨乐更依靠杨安。不过杨乐和杨平表现却大不一样。

  杨乐是完全粘着杨安,有点像后世的哥控,总之杨安哥哥说的都是对的,杨安哥哥最厉害了。在杨安上高中前,甚至有时候睡觉都要抱着杨安睡。

  而杨平则是有点怕杨安,前世杨安一直不懂杨平为什么这么懦弱,后来有一次,杨安看不过杨平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两兄弟吵起来,杨安才知道,因为自己给杨平的压力太大了。杨安是哥哥,成绩又好,亲戚朋友总是对杨平说:“你要学你哥哥,好好学习,将来也考上安城一中。”

  这无形中给了杨平很大压力,而杨平成绩算不上好,他更喜欢其他的,后世杨安就知道,杨平喜欢电影、喜欢文艺这类东西。

  杨安掀开锅盖看了看,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米饭倒是管够,可是这菜的确太少了一点,两个人就一份青菜,还有一份咸菜,连青菜估计也是伯伯叔叔送的,没有肉也没有蛋。看着弟弟妹妹两个单薄的身体,杨安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以前自己也这么吃,没觉得多不好,但既然重来一次的机会,杨安还是想让生活变得好一些。

  杨父杨母常年不在家,爷爷奶奶年纪也大了,偶尔也会给杨平杨乐买点肉,但毕竟老人私房钱不多,而且其他两家孩子也多,不患寡而患不均呀。伯伯叔叔也一样,都是有自己家庭的人,偶尔帮帮忙倒还好,可是这长年累月的,不是不是个办法。

  杨安看了看杨平,说:“家里有养**,鸡蛋有吗?去拿几个过来。”

  杨平欲言又止,杨安就转头对杨乐说:“乐乐,去拿几个鸡蛋过来。”

  没想到平时听话的杨乐居然也摇着头说道:“不能吃,哥,奶奶说要卖了换钱,要给哥哥上大学的。”

  杨安听了差点又留下眼泪,这狗日的,杨安仰着头,把眼泪逼回去,露出自以为好看的笑容,自信满满地说:“去拿,哥上学有钱,听哥的。”

  “真的?”杨乐眼睛一亮,她也想吃鸡蛋呀。

  “真的,哥什么时候骗过你。去吧,多拿几个。”

  “恩恩,好的。”杨乐飞快跑出去。

  “哎……”杨平想叫住杨乐,却来不及。

  “没事,你们都是长身体的时候,要多吃点。”杨安知道杨平的意思,还是不愿意吃鸡蛋。

  杨乐抱着三个鸡蛋走进厨房,在她看来三个已经很多了,一人一个嘛。杨安挖了一大勺猪油,“次啦~”猪油在融化沸腾。

  “哥,你咋放这么多油?”杨平在一边看着干着急,这些油省点可以用好几天呢,哥哥上了高中,就变成败家子了。

  “没事,油多煎蛋才好吃呢?”杨安浑然不在意,将三个鸡蛋磕进碗里,拿一双筷子打蛋,顺便还加了一点点水。

  油热了,鸡蛋下锅,杨安快速打散,然后加入咸菜干,翻炒了两下,连盐巴都不要放,味道刚好。

  “好啦,吃饭!”

  三人三个菜,白花花的米饭,幽幽的灯光下看起来有点凄凉,尤其是看着三人夸张的吃相——他们都是抢着吃。

  “哥,你什么都会,鸡蛋炒咸菜太好吃啦,比妈妈做的还好吃。”杨乐大口的往嘴里扒饭,眼睛直愣愣的看着那盘鸡蛋。杨平也是,使劲点头,根本没空说话。他刚刚心疼油多,现在吃的一点不比杨乐少,倒是杨安控制了一下,没吃太多。

  三人正吃着,杨阳端着一个小碗过来:“哟,已经吃上啦!这是我妈蒸的三层肉,你们尝尝。”说着将手中的碗放在桌上。碗里是三块肥瘦相间的三层肉,不大,也就两只手指大小,漂在半碗的酱油汤里面。这是杨安老家这里的特色菜,或者说穷人家的菜。肉切好放在碗里,然后往里到加油,刚好没过肉,加点香料拿去蒸,有的人加点咸菜。味道特别好,尤其是是肉汤特别下饭,浇一点在饭上,就能吃一碗。通常,肉都是没人动的,多蒸几次,等到肉已经快烂了,也没什么味道了,大家才分着吃掉。

  “哎,哥,大婶也太贴心啦。乐乐,杨平,说谢谢。”杨安连忙站起来,别看这份量好像不多,但大伯家一个月也才吃几次肉呢,大伯那边人口多,都是壮年都能吃,给给这样一碗真是不容易。

  “谢谢~”

  “自家人,客气什么,那你们先吃!”杨阳哈哈一笑,转身就走了。

  杨安送了几步,转身发现杨乐和杨平都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呢。

  “吃吧,看着我干嘛。”

  “哥,你先吃。”杨乐先夹了一块肉放在杨安的碗里,然后就迫不及待地捞起一块肉,以后塞进嘴里,咬几口,油滋滋地冒着,最后扒了几口饭,特别满足。

  杨安还在感慨着,“咚咚咚”三叔的儿子杨吉也端着一个碗过来,说:“哥快接一下,好烫。”杨安连忙放下碗筷接过来。这是一份老鸭汤,加上山上特有的树根,还加了一点家里的老酒,特别香。

  杨安放下碗,正想回头对杨吉说话,一眨眼,人都跑了。

  “哧~”杨乐喝完汤,放下碗,居然摸了摸肚子,一脸满足,对着杨安说:“哥,你回来真好,这是我今年吃过最好吃,最饱的饭啦。”想了想,杨乐还强调了一句,“比过年还好吃。”

  “那好,以后我们天天吃。”杨安笑着说道,他以为这样杨乐会高兴。

  没想到杨乐又是嘴巴一扁:“不可以的哥,天天吃,哥哥就没钱上大学了。要不,要不乐乐不上学了?”

  “哥,我也不想上学……”杨平居然也小声地说着。

  “……”杨安没想到是这个情况,一时不懂该说什么,“你们,算了,我先把碗洗了。”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萝卜剑所写的《重生之隐形富豪》为转载作品,重生之隐形富豪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重生之隐形富豪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重生之隐形富豪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重生之隐形富豪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重生之隐形富豪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重生之隐形富豪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