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沧海终成水最新章节 > 沧海终成水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沧海终成水 连载中
分享沧海终成水

沧海终成水全文阅读

沧海终成水作者:循古人

沧海终成水简介:这不是一部悲剧,也不是众人津津乐道的忏悔。应该算是回忆吧。是对那个时代,那个环境的深刻反思。它不具备教育意义,只是一个人对过往的娓娓道来,对一个地地道道的社会经历的诠释。在这个主角身上,找不着出路,因为从一开始,路的名字就换成了歧途。 https://www.uukanshu.com
-------------------------------------

沧海终成水最新章节12
1
沧海终成水全文阅读作者:循古人加入书架

  四方通白,天花板上悬着白炽灯,模模糊糊,有重影,左边是窗帘,光线通过窗帘透入。

  这是我醒过来时,目所能及的景象。床边倒挂着输液瓶,还有半瓶的量,结合房间里完全不是我生活作风的干净整洁,我迷迷糊糊的意识告诉我我正躺着医院的床上。看到这些,我无动于衷,既不想喝两声让某些人知道我醒了,也不愿像以前一样摔打触手可及的饰物。我挣扎着起身,却发觉浑身没劲,几次尝试都以失败告终,只好作罢。下意识的,我感觉喉咙干渴难耐,便吞咽口水,谁料口腔极其吝啬,不愿开仓放粮,只得悻悻退下。就在我无谓的挣扎中,我身躯的其它部分,都像赶着上班一样,竞相疼痛起来,真正是“百家争鸣”。

  疼痛感让我情不自禁地嚎叫了起来。我心里暗自认为,听到声音,外面自然会有人进来服侍我,就像现在的电视剧一样。然而,在我满心期待有人焦急的闯进来,然后对我嘘寒问暖细心照料,却被我面露凶色极不耐烦毫不客气地训斥照料不周到时,那扇门却还像个傻子般镇定自若的立在那,实在该死!

  好了,不会有人来了。我心想。我早该知道的呀!或许我还是有一颗慈悲心,仍对她们抱有希望。这样想着,我也释然了。痛就痛吧。心情渐渐平复下来,我开始回忆我躺上这张床之前所发生的事情。

  

2
沧海终成水全文阅读作者:循古人加入书架

  一柄匕首直冲我脑门而下,我躲闪不及,下意识双手护头等着捱那刀。当时不自觉的,我紧眯双眼,却发觉迟迟没有感受到刀落在我身上随之而来的剧痛。神经紧绷。

  猛睁开眼,借着两臂的间隙,我瞄见朝我砍来的那厮被踢翻在地打滚,脸上尽是惊恐与疼痛交织在一起的扭曲相。

  原来是贾天一将他踹翻。

  见状,我怒火中烧,浑身上下所有的伤口像得了失忆症般忘却了一切疼痛,举起甩棍就往那厮身上招呼,连砸带踹。

  那厮不及防备,连连翻滚逃避,慌乱间刀滑脱手,便欲朝同伴处奔去,以寻求帮助。

  看着他仓皇逃窜的背影,随即撇过头看向不远处的贾天一。只见贾天一身上那件白色T恤背部此时已经裂开一道筷子长短的口子,血止不住的往外流,整个背都是红的。

  我心一缩。

  假如我们不是在小巷而是在有人的任何地方,我想,任谁看到这样一副鲜血淋漓的景象都会止不住地颤栗。假如不是我们双方的摩托车车灯都亮着的情况下,我想,在这深夜漆黑的小巷中,贾天一不失血过多直致昏迷我会一直不知道此刻他还在强撑着。

  攥着那柄军用匕首,我奔向逃去那人,由于那厮一心只顾着逃跑,我挥刀向他砍去时,他全然不知。愤怒之下,他的背部也瞬间血肉模糊,呻吟两身后便摊在地上不省人事。

  见那厮瘫倒,我手攥军用匕首朝贾天一走去。贾天一一人对俩儿,加上流血不止,已显吃力。对面两人见我气势汹汹持刀前来,吃不准会不会插手,心有顾忌,放不开手脚,已生退意。

  我瞅出端倪,作势持刀向前,那俩阵脚已乱,迅速后撤,奔向摩托车。我和贾天一向前冲去,拽起坐在后面一人就往地上摔。同他们一伙的人见此,也匆匆骑上摩托车,纷纷夺路而逃,一溜烟不见踪影。

  贾天一仍然不依不饶向前追去,在追完那伙逃窜的人回来见我杀红了眼,挥刀猛砍着摔在地上那人,迅速朝我奔来制止。那厮见自己的人统统跑路,又看我不依不饶的踢打,知道自己跑是跑不了了,便跪下向我求饶。

  此刻我已被愤怒点燃全身,什么话都听不进去,正欲将其踹倒继续“旁敲侧击”,被贾天一大声喝住:“再打就死了”夺过军用匕首,用双手将我箍住。

  情绪渐渐恢复,浑身伤痛令我极为清醒,瞅见那厮浑身是血,不是血的地方就是淤青,软弱无力的瘫倒在地上。

  我见状不妙,知道要出事,要出事的话这里有一个算一个,一个都跑不了,就让贾天一打电话叫救护车。“阿阳,咱们得寻个地方处理一下伤口。”说话的人是文立,绰号蚊子,和我同班同学,关系极铁,“现在是晚上,这附近也没人,今晚先找个旅馆,明天一早就得走”说完将昏厥的那人拖到路灯下以便能让救护车及时找到后,我们一行七个人便骑车撤了。

  我躺在床上,双手枕头,眼珠直直的盯着天花板出神,心想我怎么进医院了呢?难道我被打傻了出现幻觉了?不对呀!刚刚我浑身真真是“百痂争鸣”啊!那难道是在地上打滚跪下下求饶的是我,是我被打得进医院?不会吧。我心想,那这样的话我真丢人丢到家里了。那究竟是个甚么情况,莫非还真是我被揍得记忆混乱。

  我下意识用手摸头,原本以为宝头无恙,下手就不顾轻重,这刚一接触,疼又让我痛不自禁的嚎叫。真是疏忽,原来天灵盖上都缠着绷带呢!我知道没人看管我,此次嚎叫除了疼痛外,还顺带上了怨恨,越发放肆无所顾忌。

  继续回忆我进医院前的记忆。

  我,蚊子,贾天一和四个道上的“朋友”分别在两处不同的地方入住。这个主意是我想的,生怕半夜被片儿警一锅烩了。于是我们先送四的道上的“朋友”去城西巷子里的小旅馆,安置好一切后,便和蚊子贾天一三人一辆摩托车开出巷子违法驾驶骑行在凌晨二点三十四分十六秒的城市的柏油路上。路灯专门为我们照亮前方的路――谁都知道路灯每天准点亮起;路两侧的树看到我们飞驰的车旋即识相的靠边站――树不靠边难不成栽在大马路中央――被我们远远的甩在身后;风呼呼而过,灌满我们的耳朵,以至于蚊子和我讲话时我丝毫听不见他的声音。

  蚊子拍了拍我的后脑勺,我知趣减速,知道他有事说,问他什么事?他说,我们去哪?去我家。我道。蚊子知道我什么意思,没有再问下去。在旅馆这种地方能窝多久,哪有家里安全。

  对了,我在这里要解释一下道上的“朋友”。所谓的道上的“朋友”,其实就是谁给钱帮谁办事的打手。所以,傻子才把这钟人往家带。还有,谁跟她们是朋友,只有他们自己那伙六亲不认的人才惺惺惜惺惺,梁山好兄弟。这“朋友”二字纯粹只是道上的通称。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心头浮现这句话。

  

3
沧海终成水全文阅读作者:循古人加入书架

  至此,我得介绍自己了。

  我的名字叫项江阳,生于农村,长于农村。我的整个童年都在农村度过,和一辈子都待在农村的爷爷奶奶生活。

  我的父亲项山,母亲张小花在我出生后不久就南下深圳了。那个时候的深圳名声在外。

  其实,我一直认为,我的父母是很配的,就从名字来看是这样的。项山张小花,可取山上开满了小花之意。后来,我爸发迹,我的农村生活也随之结束,在上初中时转入县城中学念书。我的人生转捩点也从上初中开始出现变化。当然,这是后话。我得先谈我在农村的童年生活,毕竟,这些不可捉摸的微妙事物,都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在堆积到一定数量时,就无法阻挡的产生质变。

  我生活的村子叫水田村,是个不折不扣地南方山村,村子不大,坐落在一个不达标不合格的小小盆地中。在南方,水田多自然不为怪。整个盆地中,有两个村子,一个小学,我的小学生涯就在那捱过。另一个村的村名叫方子村,我去的少,就不作介绍了。

  学校的名字我到如今都不知道叫什么,或许没名字,为这事,我特地请教过我奶奶,她轻描淡写地说,就叫水田小学呗。听到名字平凡无味如此,我很是失望。之前,我还满心期待满怀好奇地想听见一个名震天下的名字,结果却让我失落而归。学校就在我家后的山坡上,但我的成绩并不出色,因此,打小我就质疑孟母三迁的故事,因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稍稍长大点,我就有些迷信了。关于我成绩不佳的问题,在某段时间,我倾向于是学校的围栏太高,挡了风水。对于迷信,现在想来,应该是打小和爷爷奶奶生活所致。老一辈的人一直呆在农村,未曾见识过外面的花花世界,这无可厚非。

  我天生自卑怯弱,得益于我是留守儿童的身份。爸妈不在身边,受了欺负也没底气还手,只得寻个僻静处哭一顿再默默归家。上学时,我的性格自然让我成为众人欺凌的一位。那段时光很抑郁,但唯一一个值得说得就是贾天一。

  贾天一住我家隔壁,他的爷爷奶奶和我爷爷奶奶关系很好,多年来互帮互助,也造就了我与贾天一的坚实友谊。贾天一念到四年级就辍学了,他胆子极大为人极重义气,在学校里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是个一呼百应的人物。有他罩着,我的地位也随之拔高牢不可破。

  说到童年,可真有得说。其中最令我钟爱的就是书了。或许是孤僻的性格使然。那时金庸很火,受他的书的影响,我与贾天一不同,他重义气,我重情义。不得不说,这为我之后的改变打下了相当不好的基础。情义本身没错,但置于不同环境时,那就会酿成大祸以至于惹火烧身。

  说贾天一。

  贾天一年龄与我相仿,在他还未在水田小学称霸时,就是我被除武装进攻外所采取的一切敌对行动的对象。他和我不在一班,刚开始并不知道我已沦为何种地步。简直就是阶级敌人,每天都遭批斗。

  扬名立万的故事发生在2004的冬天,当时我们同上四年级。恰巧那天飘雪,为这个可歌可泣故事设置了良好的氛围。水田村的水田围着一个池塘,水在冬天不深,估摸刚没过漆盖。当天放学,我们统统来到池塘岸边玩。所谓的玩,就是将池塘上结的一层薄冰扳下来,越大越好。由于条件限制,我们只能在池塘沿岸获取这些资源。当时群众热情高涨,岸边能站的地方都站满了,我只有待在岸边田垄上扫视这大雪纷飞的世界。

  不多时,众人将翻起的冰块统统堆在岸边,由于是就地取材,只能如此。长途运输,唯恐产品破碎。片刻,堆在一起的冰块已成冰山之势,好不壮观。

  这个时候,肯定有人质问:大冬天的,不回家就算了,还把手插入冰池,忙活半天,只是为了堆一座出太阳就化的所谓冰山?!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的确,那时农村生活的的确确这么单调乏味,只能玩这些。而足下若只把我们想象的只是为了看冰山才这么大费周折的话,那足下就真真正正是“城里人”。

  冰山垒的有半人多高,我们便开始分边站队伍。毋用赘言,没人愿意和我一队。队伍其实不用分,全是根据私下关系亲疏来定的。说心里话,我尽管孤僻,但还是很希冀与伙伴们一同玩耍的。看到众人纷纷后退,我也识趣不言。贾天一当时尚未发展势力,见我萌生退意,便与他那队的头头交涉,那厮(那厮是我现在称呼他的,当时不敢)面露不喜,眉头皱起,像是轻蔑地在说这是坨垃圾。最终在贾天一的或许是劝说或许是恳求下(当时我远远杵着,只可远观而不可听见),我方才入队。

  我们玩的正是变相的飞镖游戏。把冰块扳成称手模样,然后使劲飞出,两队较量,比的就是高与远。

  事情的转变也从现在开始。看似无厘头,实则早已是双方积压已久的矛盾激化,贾天一在那刻的表现着实令我惊愕。而事情爆发的导火索,是我。

  

4
沧海终成水全文阅读作者:循古人加入书架

  我垂着头朝贾天一走去,以求站在他边上。一边的人看我畏畏缩缩,窃笑频频。那时年龄小,尚未有那么强烈的自尊心,只做未曾听见状。用余光瞥见“学霸”――学生中的恶霸。感知他正用一种凌厉的毒怨的憎恶的轻蔑的目光瞪着我,我忽觉我项江阳怎么这么弱,人人都可欺负。忽觉的意思就是忽然觉得,然后觉不觉就不知道了无所谓了。

  此刻,我心中有种强烈的预感。不知是此刻格外凝重的氛围所扰,还是众人横眉冷对的目光所致,又或者是在这两者的共同作用下,我心中的胆怯在作祟。

  终于等到游戏开始,众人忙活起来,把我抛在九霄云外。也好,当时我心里好像这样说道。看着大家玩得兴致勃勃,我也朝冰山走去,捡起一块遗漏在地上的冰块,稍稍运气,脚跟后撤,猛一使劲,甩出了适合我的成绩。我惯性扫视四周,看看有没有谁在笑,结果发现谁都在笑,但不是嘲笑我,而是沉浸在游戏中的笑。看来没人注意我。我们都不整齐的站在岸上,冰山距池塘不远。我手上又起了一块,看了看天上,知道自己弱的很。就想着自己在一旁玩玩吧。正当我全神贯注欲使劲甩

  出飞镖时,有人搡了我一把,重心一偏,我无法控制的侧倒在冰山上。倒下的瞬间,我看到推我的人,正不紧不慢地离去,我心一提,认出了背影。

  是贾天一。

  我压倒冰山,众人纷纷侧目。循目光而去,我在人群中定位贾天一的方位。知道自己不能拿他怎样,况且,我心中一点愤怒都没有。

  那是什么原因让我非要在人群中找到他?是想问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好像是。又好像不是。就是没有经过思考感觉应该这样,不知为什么。此刻的狼狈在我以后回忆起,都能让一颗欢欣的心立马变得低沉落寞。因此我不愿回忆这段记忆。荒唐的是,这段最最不愿的记忆,在我脑海中的印象是那么深刻。就像一部录像,随时都可以调出播放。

  双手撑地试图站起,一脚出乎意料袭来,将我踹翻在地。此脚下脚极重,翻滚在地时我浑身麻木,有灵魂出窍之感。

  接下来的场面被我看到时已经进行了大半了,为了知道前奏,事后我特地向人了解了发生经过已弥补我未看到的那部分。

  看到我压毁冰山,那个“学霸”――名字不想提,叫他浑蛋好了――猛上前将我踹翻在地。与此同时,令当时在场所有人,也令事后听到此事的我惊诧不已的是,贾天一上演了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旋即将“浑蛋”踹翻,接着二人扭打在一起,双双摔入寒冬结着冰的池塘。“浑蛋”腾地站起,牙齿打颤,焦急的往岸上爬。贾天一浑身也颤抖的厉害,瞅见“浑蛋”欲上岸,曲腰就托起“浑蛋”的双脚脚踝往池塘拖,再次缠打一番。这时,拼得就不是谁打架厉害,而是看谁更狠更蛮横了。俗话说“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浑蛋”畏冷,已无还手之力,只顾上岸,浑身破绽。见他涕泗纵横,哭声呼天抢地,贾天一方才罢休,任他离去。“浑蛋”见贾天一松手,转身即撤,旋即不见踪影。

  贾天一浑身打着寒战,行至我面前。见他浑身冒着白气,面部肌肤冻的紫红,我搀扶着他,在众人庄严肃穆的目光下,跌跌撞撞回了家。

  池塘水面变得浑浊。

5
沧海终成水全文阅读作者:循古人加入书架

  在家待了三天,终日浑浑噩噩无所事事,偶尔抽过书架上的书趴在床上翻翻,觉着不合口味又起身更换。金庸武侠小说有一整套,读过不知道多少遍,已感无味。尽管李敖口出狂言,说金庸写的不现实,但我项某人岂会因李敖三言两语而改变立场乎?!

  已近下午,快到晚餐时间了。这几日,由于受伤和避风头,窝在家中,每到饭点就任务性的叫外卖,口感之差,已然了得。若再窝着,实是严苛。

  “今晚出去吃吧?你们的伤好得怎么样了?”我转头看向背对着正在我卧室用电脑看电影的蚊子和贾天一两人。

  贾天一说:“还不错。”

  “我这个身体连这点伤都好不了那还得了?!”蚊子扯开嗓子,打趣道。

  不得不说说蚊子此人,说话极为诙谐幽默,善于拿官话说笑,为人也豪爽,从不斤斤计较。还有,他和我在县城风林中学同班,他的女朋友和我的女朋友同是好友。关于这个问题,我得多提一句。起初,他和隔壁初二6班的郑佩芸先在一起。由于我经常和蚊子走在一块儿,赵雨晴和郑佩芸走一块,在一种大趋势发展无法逆转的情况下,我青春期来临,恋爱心萌动,决然写下一首情诗,凭借自小的文学阅读积累汲取舒婷顾城等朦胧诗派的精华在反复增删屡次修改煞费苦心下,呕心沥血审时度势讯速出击掳获芳心,实有“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之慨。

  情诗如下:

  雨晴

  雨

  溅湿窗檐

  晴光

  撩拨起姑娘的芬芳

  夜夜都有昙花

  月有牵挂

  檐下

  细雨将我拍打

  晴光

  落在我的心上

  另外,我们讨论问题要具体周全,不得片面,不得大肆夸耀外因而否定内因。有时起决定作用的往往是内因。内因就是我项江阳虽然长相不如文立,身高不比姚明,可咱也是有七分气质八分魅力的人物。重要的是七上八下。

  出门来到街上,热气依存,车蓬顶上的热流隐约可见。夕阳远远的放出一道长长的光照射在我仨脸上,没有显出青春的阳光,他娘,颇印画出老年的沧桑。

  手臂上的汗水流入伤口,痛得脸几近扭曲。撇头看向蚊子与贾天一两人,亦是如此。吃完饭你们先去我家,我去诊所买点消炎药,否则这伤口非得溃烂。我说。顺便买盒创口贴,这伤口太丑,得遮羞。蚊子用手指着受伤处,面露嫌弃,咧开嘴说道。贾天一和我仰头大笑,然后我说,以前没发现你审美水平这么高啊!你也敢小觑我?你不知道的我文某人的优点海了去嘞!在下佩服。我一本正经地佯装严肃配合气氛,又惹得两人捧腹大笑。贾天一这时也说,蚊子你别的不行,就这张嘴能说会道,堪称一流。蚊子眉头一皱,像想起什么似的,顿时笑道,俗话说的好,一流的嘴巴讲得出二流的话,但二流的嘴巴永远讲不出一流的话。闻言,我拱手说,此话精辟!说罢,三人一路玩笑向饭店大步走去。

  饭店的名字叫安信饭店。这名字,说实话怎么看都不像是开饭店的,倒是像个卖保险的。也难怪一进门就见饭店生意冷清,要不是门上写着“空调开放”咱仨怎么着也不来这地。夏天的城市实在热不过,便推门而入,实有病急乱投医之感。点完菜,我便聊起这家饭店名字。贾天一首先发言,说,老板应该想说咱这饭店食品安全没问题,值得信赖。而且最近不是食品安全查到严吗?新闻上报道刚端了一个地沟油油厂。话音刚落,蚊子就发表不同意见,不客气的说,这是给没读过书的人看的,读书人看到这名儿,想到的是什么你们知道吗?见我和贾天一双双摇头,蚊子用食指敲着桌沿,绘声绘色说道,安能信任此家饭店乎?省略句啊!懂不?!你们这文化水平还不好好回家补补,尽在外丢人现眼了!

  我和贾天一的脸色都很难看,尤其是我,自恃打小看书,丝毫不比人差,此刻却被不爱看书的蚊子羞辱一番,心里着实不快。而贾天一很能开玩笑,自尊心没我这么强,只苦着脸缄默不语。我正欲同蚊子展开一场论文大赛,以期打压这厮的嚣张气焰,夺回尊严,菜恰好端上餐桌,闻到菜香,霎时口舌生津,擎起早已填的满满当当严重超载的饭碗开始风卷残云,这一刻,忽觉尊严这种东西也没想象中那么重要,男人主要还是要能忍,韩信那小子都受过胯下之辱,更何况我?这样想着,心中梗塞的不愤也畅通了。看来还是得多向历史上的成功人物学习,他们是我们的楷模。

  挺着肚子,走出饭店,热气散去不少,夕阳也见不着了。蚊子边打着嗝边对我说,江阳,咱哥俩儿就先撤了,你去买药,我和老贾在你家空调开放候着你。对了,再买盒霍香正气水,这大热天容易中暑,到时候你不行了摊地上了给自己灌两口。我吃的太撑无力揍人,嘴皮子也非他对手,只得应了。照平时,我非得扒了他的衣服,然后什么事也没发生又替他穿上。是这样吗?我…………能不能?……质疑这个…………事情啊?

  说着笑着,我目送二人离去,转身朝最近的诊所走去。

  最近的诊所其实真的不近,加上老夫暴饮暴食,腹部隐隐作痛,走一段就得歇一段,停停走走,从诊所出来,天色业已经暗了。

  城市的生活极不规律,夜晚才是沉闷了一天的它们苏醒的时间,路上车水马龙,街道人潮涌动,夜生活刚刚开始。

  浑身被汗沾得极不舒服,为迅速归家,我避开壅塞嘈杂的正面战场,转入小巷。

  在行至十多分钟后,我才后悔,隐隐约约感觉被人尾随跟踪,想起前几天揍过那帮人,估摸现在是来报复,又恰巧碰见我落单。这腿脚也没好利索,正焦虑的思量如何脱身,距我前方不远,摩托车声大作,吓得紧张的我猛一哆嗦,便露了马脚。我下意识转身开溜想冲破他们的阻拦,迈出两脚,又猛地缩回,心中说了句我操,这么大阵仗,今天得撂在这了。我呼吸急促,浑身汗毛竖起,敏感的盯防四周,生怕有人偷袭。

  前面一辆摩托车发动朝我奔来,强烈的灯光有仇似的专门针对着我的眼睛,让我很难辨认摩托车与我的距离,情急之下,我挥起手中提的药就朝前面砸去,不期望砸中他,纯粹想让他躲闪时减速让我有机会寻求空隙躲过撞击。出乎意料的是,摩托车突然灭灯,我的眼睛无法适应,在这一瞬间致盲,不自觉的捂住眼睛,随即感到头部遭到袭击,痛都来不及感受,便昏了过去。

  醒来时,才发觉自己躺在医院,为自己还活着暗自庆幸。

  

123下一页
扫码
作者循古人所写的《沧海终成水》为转载作品,沧海终成水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沧海终成水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沧海终成水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沧海终成水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沧海终成水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沧海终成水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