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晚明枭臣最新章节 > 晚明枭臣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晚明枭臣 连载中
分享晚明枭臣

晚明枭臣全文阅读

晚明枭臣作者:文老六

晚明枭臣简介: https://www.uukanshu.com
-------------------------------------

晚明枭臣最新章节第170章 请君赴死,死不旋踵
第2章 9出13归
晚明枭臣全文阅读作者:文老六加入书架

  等等,咒水之难?也就是说这儿就是他和便宜老爹黔国公沐天波人生的最后一站了?

  想到这里,他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

  见沐忠亮醒来,小姑娘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拧成一团的小眉眼儿舒展开来。

  “太好了,公子身子总算大好,公爷回来一定很高兴。”

  说罢,她似乎想到什么,嘴又撅了起来,刚有的笑模样又换成担忧之色,“公子您别伤心了,公爷说了,莫再轻掷有用之身,有愧沐家世代皇恩。”

  “嗄?轻掷有用之身?”这话是几个意思?记忆刚刚融合,穆亮的反应还是有些慢。不过姑娘的嘴倒是够快。

  “公子您忘了?您前天到江上说是赏月,然后说了一句什么?对了,‘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然后就……”丫头瞧了瞧,见他依旧一脸探询之色,才小声吐出几个字,“投河了,幸好菁菁的水性好……”

  李煜的诗句,彻底激活了沐忠亮的记忆。

  甲申天变,父亲朝北大哭长跪;沙普之乱,母亲在火海中深情的最后一瞥;随驾流亡缅甸,寄人篱下受蛮夷所辱;眼见残余文武甘于短衣跣足,坐地谈笑,毫无半点体面和斗志,他心中的绝望;直到前两年,收到长兄蒙难,二兄被清廷所俘的消息。

  幻灯片般的记忆片段渐渐鲜活起来,国破家亡的悲凉和恨意袭上心头,和穆亮的意识真正交融为一体。

  眼角不自觉一阵湿润,溢出两行清泪。菁菁大为慌乱,连连道歉,“都是婢子不好,我再不提了,不提了……”

  从记忆回到现实,沐忠亮尴尬地擦擦眼角,“那什么,这屋里的漏水太厉害,都滴到我脸上了,赶明儿我去补补房顶。”

  赶紧岔开话题,“呃……”穆亮,现在的沐忠亮,从记忆中将她的名字和眼前人对上号,白菁菁,沐府家将白镜平的女儿,沐忠亮现在唯一的丫鬟。

  “菁菁,今天是什么日子?”得赶紧问问性命攸关的正事,还有多少时间。

  “今天是七月十九啊?十六那天公子不是还去赏月了吗?”

  “七月十九?今年是……”他回想,“永历十五年,也就是1661年。”

  “不好!”沐忠亮脸色大变,扳过菁菁的肩膀,几乎贴着她的脸咬牙切齿地问道,“父亲呢?去哪了?”

  菁菁有些被他狰狞的神色骇着,喏喏答道:“公爷方才和诸位大人们一起,说是和缅人到河对岸佛塔下饮咒水盟誓去了。”

  咒水之难,缅人将手无寸铁的南明文武随从,骗去盟誓,包括沐天波等大臣42人全部被杀,随即缅军赶往永历皇帝朱由榔住处,追杀官妻妾百余人。就此,永历帝被俘,南明朝廷彻底覆灭,而永历帝本人也在不久后被献给吴三桂,在昆明篦子坡被弓弦勒死。

  而历史上的沐忠亮,自然也是在这一天被缅兵杀害。

  “饮咒水?饮咒水,哈哈……好啊,感情这就是一日游是吗?MMP,老子没充钱,不但不让我变强,还把我弄到这十八层地狱的难度,这还怎么玩?”

  沐忠亮发誓,要是以后有机会,他一定要杀到这个什么“淘穿越”的公司总部去,让他们体验一下饮牵机药前的李煜、被绞死前的杨广、被绑在断头台上的路易十六这种“别样”人生。

  见沐忠亮嘟囔着一嘴她听不懂的话,白菁菁不禁又担心起来,“公子?你没事吧?那个淘什么是谁?他怎么了?”

  “是个王八蛋!”

  丛林的雨水,来得快去得也快,屋内外的雨势毫无征兆地停下,阳光透过门窗和千疮百孔的草屋顶,驱散了屋内的霉气。淅淅沥沥的压抑雨声被虫鸣鸟叫替代,传进简陋的草屋。

  充满阳光和生气的自然之音,让沐忠亮满心愤懑稍解,冷静下来。

  “不行,我就不信没有办法了。”

  永历君臣早已被解除了所有武装,而且除了过河盟誓的官员和男丁外,留在这边的绝大部分都是皇帝和文武的家眷老弱,根本没法和历史记载中三千缅兵为敌。

  而据后世史料记载,此时最近的南明军队白文选部驻扎在附近的锡波江,但具体位置他却无从得知。

  沐忠亮的身体并不好,作为明朝开国名将沐英后人,勋贵子弟,他偏偏喜好读书,不谙武艺,就算能逃出缅兵的包围,恐怕在找到白文选前就得命丧丛林。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难道今天就非得交代在这了?

  对了,那个系统好像说了有需要呼唤它,怎么呼唤?

  他尝试默念“淘穿越”三字。

  “叮!”脑中一响,一个网页样的界面突兀地在眼前展开。

  “势力资料收集完毕,商城开启。欢迎使用穿越商城选购,小淘将自动安排合理的方式,将商品迅速送达。”

  沐忠亮连忙打量了眼白菁菁,看她依旧是一脸茫然,确定她没有看见这些页面,听见系统的声音,这才安心继续观察这些页面。

  商城首页上名目繁多,什么刀枪剑戟斧钺钩叉,还有不少神火飞鸦、百虎齐奔箭、三眼神铳这一类名字唬人的玩意。

  翻找了半天,越往下翻,沐忠亮就越失望,这里头连一支燧发枪都没有,而且就凭他身边这几号人,恐怕得来几杆加特林才能杀出重围。

  “很抱歉,由于系统联网功能失效,商城只能购买您当前势力的装备武器,加油升级科技,小淘将为您提供更多的商品。”

  “好,很合理……”金手指失效,沐忠亮的兰博梦破灭。这时他看见页面上方还有两个子菜单。

  “军事单位、民用分类?没时间细看了,先来军事吧。弄个万把人先推平了缅甸,再北伐鞑清,力挽天倾,再造华夏!”

  这回弹出的项目就少多了,打眼些的只有京都的三大营,神机营、五军营、神枢营。剩下就是云南卫所军士,还有一些水师船舰。

  这是什么意思?关宁军,戚家军呢?近在咫尺白文选的原大顺军都没有吗?

  系统似乎听到了他的吐槽,“经扫描,当前您的兵种来源于您所属势力中的明朝皇帝朱由榔、黔国公沐天波,需要更多兵种,可在自行组建后解锁。”

  “另外请您放心,本系统合成的兵源,体力、智力等指标均略高于普通士兵,训练充足,初始的士气和忠诚度均处最高值。”

  好吧,先这么着,沐忠亮用意念,先点开神机营,显示出简略的介绍。

  “明神机营,禁卫军中三大营之一,是明朝军队中专司火器的特殊部队,装备:鲁密铳,明直刀,泡钉棉罩甲,六瓣笠型铁盔。”

  行头还不错,鲁密铳也算是明晚期最好的火绳枪了,在这个时期,就算与欧洲的火绳枪相比也不逊色。

  “那就这吧。”

  不料,重点这才出现。“亲,您的余额不足。”

  “啥?”他这才看见简介后面跟着的小字,单价黄金0.5公斤,成建制购买附赠基层军官、士官。

  “啥?一个人就要一斤黄金?你还不如去抢!”

  仿佛在回答沐忠亮的疑问,“本系统定价严格遵照当前位面物价水平,本商品价格内包含下列项目:20岁士兵的抚养费用,黄金4两;精锐士兵训练4年需发军饷,黄金10两;期间装备耗费,黄金1两。合计黄金15明两,约等于0.5公斤。”

  这么一条条列下来,这天价竟然被系统解释得似乎很合理。沐忠亮无语,转头问菁菁。

  “咱们家里还有什么值钱玩意吗?”

  白菁菁像看神经病一样盯着他,默默摇头。

  也是,看她穿的青色褙子都洗得发白了,加上这草扎的“国公府”,可见他们家现下基本是属于家徒四壁。沐忠亮万人平推缅甸的美梦即告破灭。

  不过沐忠亮也小看了“淘穿越”的套路,似乎了解到他窘迫的现况,欢快的女声再次出现。

  “您是否还在为经费不足而困扰?是否还需要最后的力量一锤定音?用‘淘淘买呗’,解您燃眉之急。”

  “买呗”?是借贷吗?

  系统接着说道:“新用户买呗额度为黄金300公斤……”

  他刚想夸夸系统业界良心,慷慨霸气,借出的黄金都是数以公斤计,下一句话却让他破口大骂。

  “评定用户信用等级,垃圾级,借款付款率九成,周息三成。提高信用等级可以获得更优惠的利率喔。”

  沐忠亮想了半天,明白过来,不禁破口大骂,感情系统说的利率就是九出十三归的意思,还特么是复式周息,这简直堪称史上最恶劣的高利贷!

第3章 行操莽之事
晚明枭臣全文阅读作者:文老六加入书架

  骂归骂,最后系统问“是否激活?”时,他还是没别的招,不得不从。

  时间紧迫,他稍稍考虑,便按照当前军队建制,购买了三个总旗(一总旗56人)的神机营铳手,两个总旗的五军营长枪手,最后咬咬牙加了一总旗稍稍贵一些的神枢营骑兵。

  最后系统显示他就用掉了179公斤黄金,系统按九成付款,他的债务就成了199公斤。

  先这样吧,也有三百多号人了。希望系统实诚一点,只要一分钱一分货,这些人足够精锐,那就列一个仿照瑞典三十年战争期间的长枪兵在中,火器在外的方阵。

  用这个时代陆战最先进的战术,就算人少一点,该也足够从三千缅甸土邦士兵中突围了。

  沐忠亮一咕骨碌跳下床,菁菁见他终于不再发呆,高兴地拿起一套他平常爱穿的宽松道袍,要给他披上。

  街道上突然传来一阵阵惊呼声,一阵整齐划一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踏到门外,随即鸦雀无声。

  已经到了吗?推开菁菁手上的道袍,“今儿不穿这件,公子我要着甲!”

  作为家将的女儿,听到这话,菁菁娇憨的小模样立时一正,转身跑到角落的大箱子里,翻出几件尘封的披挂,用最快速度给沐忠亮打扮停当。

  红缨金翅盔,对襟麒麟山文甲,虎头卫足战靴,最后菁菁还给他系上一袭猩红披风。天知道沐家是如何落魄至此还能留着这些高级货的。

  不过换了身行头,沐忠亮原本显得过于文气的俊秀脸庞却是英武了许多。眉如弯刀,目若朗星,透出凛冽的杀气。

  菁菁随侍在后,一脸崇拜地看着与往常完全不同公子。完全不知道这所谓的杀气完全就是一个欠下巨款的老赖萌生的光棍之气,俗称发穷恶,又称穷狠。

  只是公子怎么刚迈出一步,就停下不动了?

  “那个菁菁,”沐忠亮脸色涨红的像猪肝,好几十斤重的甲胄压得他的小身板喘不过气来,只好瓮声瓮气地问道,“有没有那个,更轻便点的?”

  白菁菁看见他的样子,也绷不住了,“噗嗤”一笑,转身回到箱子里翻捡起来。

  沐忠亮赧然,装作煞有其事地拿话找补,“笑甚?你姑娘家家的懂什么,为将者,当虑及天文地理,此地甚是瘴热,如此披挂,怕是未曾杀敌,便已中暑了罢?”

  门外是一个丛林中的小村庄,一间间简陋的草房横七竖八地分布着,这便是南明残余君臣的驻地。这帮四体不勤的大人们来到这里,能把村子建设成这种水平已经很可以了。

  在沐忠亮草屋门外正好有一片空地上,三百多号人整整齐齐地列着队。

  雨后,地面的水汽在朝阳下开始向上蒸腾,即便才刚辰时,已然有些酷热难耐。但他们一个个都纹丝不动,就连战马都稳稳地立在原地,没发出一丝声响。

  沐忠亮推门出来,这回他倒是轻便多了,头顶八瓣笠型黑铁盔,披一件轻薄的镶钉棉罩甲,脚踩黑皮靴,虽然低调,却实用了不少。

  见他出来,一员低级将官打扮的小伙出列正要顿首,沐忠亮止住,“介胄之士不拜,请以军礼见。”

  “诺!”小伙闻言,起身肃然拱手,“末将神机营把总苏诚,参见公子。我部自山中迷失,方今才至,请公子治罪。”

  话音刚落,另外站出两名两名将官,“末将五军营百户方柯,神枢营百户刘靖,请公子治罪。”

  这应该就是系统安排的所谓商品的合理送达方式,用来糊弄旁人和这些军人自己的吧。

  不管那么多了,耽搁了这么久,此刻黔国公应该已经过河了,要不了多久皇帝也会被包围,而这会正在围观他们的文武家眷十有八九都将没命。

  “军情火急,汝等之罪暂且记下。现在听我的命令,我念一句,你们重复一句。”

  他转身面向看热闹的群众,大声喝道,“缅人凶顽,不念国朝恩德,勾结建奴,今布甲兵欲叛!汝等宜速随某见驾,本公子自有安排,可保诸位性命。”

  围观群众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直到兵士们再次齐声大喊沐忠亮刚说的话,这回远近都听得真切,这爆炸性的消息立时让人群纷乱起来。

  信者有之,一些不信者则嗤之以鼻,还出言冷嘲热讽,此时一名年轻女子却立马向沐忠亮扑了过来。

  苏诚大喝,“站住!什么人!”接着抢前一步一刀鞘将她劈翻在地,看得沐忠亮直皱眉头。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精神。

  女子被按倒在地,抬起头,却是位圆润白净的少女,一瞬间沐忠亮就想起了她是谁。

  “沐公子,”此刻她被苏诚的刀鞘按在地上,原本整齐的发髻溢出几根青丝掩在脸前,显得颇有些狼狈,她却浑然不觉,只满心焦急地追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既然认出了她,虽然心里有些腻歪,但还是呵斥苏诚松开,上前作势虚扶,身后的菁菁连忙赶上去伸手扶起她。

  “马小姐,手下无状,多有得罪。”

  她是锦衣卫都指挥使马吉翔之女,马荇儿。这也是沐忠亮对她有些腻歪的原因,虽然印象中她人还不错,经常帮助那些生活困难的女眷,可是他爹却是这个流亡朝廷里最大的权奸。除了附从马吉祥的奸佞,剩下的忠臣无不对他爹咬牙切齿,自然对她也是敬而远之。

  马荇儿还没来得及说话,一位一身体面袄裙的妇人便站出来喝骂:“沐家小子,你还不是国公,便敢对马小姐如此无礼,今天必须给个交代。”

  “对,必须给个交代。”

  “交出乱兵!”

  ……

  很明显,出来叫骂的俱是衣钗体面,而默不作声的则粗衣素服。沐忠亮却不怒,反而勾起嘴角,露出几分讥诮。

  这帮不知死活的家伙,果然是生命不息内斗不止,誓要将大明党争的优良传统进行到最后一刻。

  当然,部分警醒的人已然悄悄跑回家收拾细软去了,但在大量喝骂的人群中是那么的不显眼。

  “菁菁,什么时辰了?”

  白菁菁看了看天,“公子,约莫不到辰时二刻。”

  “不等了,刘靖!”

  “末将在!”

  “分出三骑,带着愿意走的现在立刻往河边去,不愿走的随他去吧。”

  又想了想,“再派十骑,去帮马小姐‘收拾’家私好上路。”反正要跑路了,不如打打我们富裕的马大人的秋风好了,总好过最后便宜了缅甸人。

  不得不说,在巨额债务的压迫下,沐忠亮的思想渐渐向流寇靠拢。他这死要钱的习惯在后世野史上颇被诟病,就连正史不得不都隐晦地提了这么一嘴。

  马荇儿被兵士押着带往家中,围观的家眷见沐忠亮如此跋扈,顿时鸦雀无声。

  沐忠亮轻蔑一笑,正欲起行,马荇儿却转身喊他,“沐公子,我相信你,只望你能不计前嫌,见到家父时救上一救,荇儿感激不尽!”

  “这种奸佞还救个毛线!”沐忠亮想要这么说。但看见马荇儿殷切的目光,沐忠亮不忍直接拒绝,只微微点了点头。现下他自己都还没多大把握,各凭天命吧。

  “全军随我来!”有些生疏地跨上骑士让出的战马,一夹马肚。无视聒噪的人群,我们的小公爷带队,杀气腾腾地直奔永历“行宫”。

  这架势乍一看,所有人都以为他是逼宫去了,还有人大喊“黔国公反了!”

  沐忠亮知道,他接下来要干的事实际上还真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先前沐忠亮已经想好,既然穿越一遭,自然要过上点好日子,然而这个时代,生活质量最高的恐怕还是中国,就算欧洲也还差得远。

  且不说漂洋过海到欧洲会不会被种族歧视,单单布鲁诺在几十年前还被教廷烧死,就让他这个异教徒瑟瑟发抖。

  但要回中国,满清就是躲不开的大敌,何况沐忠亮今生的国仇家恨也让他无法坐视神州陆沉、衣冠沦丧。他必须复仇,解放同胞。

  而想要杀回中国,这个著名的跑路皇帝朱由榔虽然废柴,也是他不得不保全的一杆大旗。所以哪怕挟持皇帝,效仿操莽,他也在所不惜。

  全员小跑,没有多久就赶到了皇帝的“行宫”,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件大一点的草屋而已。

  “臣沐忠亮请求觐见!”

  也不等通传,示意左右将守门的小太监架开,带着苏诚便闯了进去,其他人则刀枪出鞘,候在门外。

  一进门,一名着明黄团龙常服的中年男子端坐在大堂正中,仅有的几名内官侍立在旁。现下朝中文武俱已过河,剩下的就只有跛子总兵邓凯,和着亲王服色的吉王朱慈煃还在堂上。他们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应该已经听到外面的动静了。

  沐忠亮不自觉地以现代人的习惯,正好奇地打量着皇帝。他才年不过四十,鬓发却已斑白,龙袍的隐蔽处还露出了一小块补丁。

  想必他这皇帝过得也足够窝囊,被沐忠亮这般直视,眼神竟然有些躲闪。邓凯见了,也只隐隐叹了口气,没有作声。

  吉王约莫三十岁左右,还有些火气,见沐忠亮面君无状,大声呵斥,“大胆,小儿竟敢如此无礼?”

  或许是从前的记忆作祟,沐忠亮差点腿一软便跪了下去。可他很快就清醒过来,只神色复杂地朝上弯腰一揖。

  “你……”吉王还要发作,被皇帝伸手打断。

  他苦笑了下,“卿想必有要事告知朕,不必拘礼,直说便是。”

  抛却脑内正在和今生记忆的观念斗争,沐忠亮直言,“陛下,缅人已叛,小臣请陛下速走,迟必生变。”

  吉王嗤之以鼻,当即呵斥道:“胡说,今日既叛,昨日何故来请吃咒水盟誓?岂不是多此一举?”

  沐忠亮对这帮人的麻木早有心理准备,平静地拱了拱手道:“不管信与不信,陛下不容有失,来人啊!”

  门外涌进来十数名军士。吉王立马吓得不敢说话。

  “陛下,多有得罪,还请随小臣走一遭。”

  “爱卿,这……还有太后她们?”皇帝怕是觉得沐忠亮要拉他出去宰了,讲话都有些磕巴。

  “还请娘娘们速速自行跟来,再晚便来不及了,”说罢,转身对军士们说,“我们走。”

  突然他又想起了什么,“你,”点出两名军士,“邓总兵腿脚不便,你们两个背着他走。”

  顺从地爬到军士的背上,邓凯眯着眼睛,看着沐忠亮前行的背影,娓娓问出一句话,声音不大,却异常清晰地传入众人的耳中。

  “汝欲行操莽之事乎?”

第4章 而今而后 庶几无愧
晚明枭臣全文阅读作者:文老六加入书架

  屋内顿时鸦雀无声。皇帝和吉王噤若寒蝉,生怕沐忠亮暴起发难。

  而即便是系统制造的军人,脑中灌注的记忆和三观也都是这个时代的古人,这种近乎封建时代最严厉的指控虽然不能动摇他们的忠心,但也忍不住想听听沐忠亮的回答。而他的回答,很大程度也会影响他们今后的三观。

  沐忠亮怔了怔,慢慢转过身,目光扫视屋内众人,“不论为操莽,或周公,空口亦是无凭,在下只能说,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邓总兵的眼神微不可查地闪了闪,随即又眯缝上,依旧是一副病恹恹的样子。

  挟持皇帝来到河边,在来“行宫”之前,沐忠亮又花掉了30公斤的额度买了六艘苍山船,这会已经赶到河边。

  这种苍山船长七丈,宽八尺五寸,舱深七尺五寸。二桅,大桅高七丈,吃水六七尺,排水量200吨,满员载50人。

  这种船只的体量可在这条直通印度洋的伊洛瓦底江通行无阻。

  按沐忠亮的计划,他取消掉原先配属的水兵,就留下了操船的水手4名,这样超载一点一船装个80人也是可以的,足够搭上他的所有部队和残余的小朝廷。

  他尤其看中的是船首尾配的两门千斤弗朗机炮,只要他们的速度够快不碰上大量军船,缅军少量的内河船只也不足为患。

  只是这么一来,沐忠亮的欠款就达到236公斤黄金,在周息三成的情况下,下周他的欠款将超过现有的额度,300公斤。

  按系统提示,届时将强制清盘,所有系统提供的装备将强制报废,并注销他的账号。也就是说下周前必须弄到10公斤左右的黄金冲账,不然这些火枪刀剑船只都会变成一堆垃圾。留下他的人赤手空拳。

  在这乱世里赤手空拳,和送死没有任何区别。

  然而这周10公斤,下周就30公斤,往往复复,无穷匮也。想到这个沐忠亮头都大了。他现在只有一个粗略的还债计划,至于成不成,就得看天意了。

  他摇摇头,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留下二十名长枪兵在河这边,他带着剩下的军队上了船,驶向对岸,在眼前,还有个老爹必须要拯救。

  拢共数百个男人,正在缅兵的押送下送下蹒跚向前。

  这南明朝廷仅剩的一群男人,却还在内部分成了两个集团,其中一个集团短衣跣足,一副缅人打扮。当先一人正弓着身子,陪着小心向一位官员模样的缅人左一句右一句地打探着什么。

  似乎听见了什么肯定的回答,他都露出了谄媚的笑容,见他笑了,身后的那些同样打扮的男人也都露出了同样的官僚职业笑容。

  可惜缅人似乎不吃这一套,只转头傲慢地用鼻孔扫了他们一眼,半分笑容也欠奉。欢乐祥和的气氛顿时消失,只留下尴尬的笑容在众人脸上来不及褪下。

  另外一拨人要少得多,他们俱都穿着大明朝服,少数几个没有官身的也尽是右衽,虽已破旧不堪,但他们仍然腰板挺直,衣冠端正。

  为首的男人眉眼间与沐忠亮有几分相似,但梁冠下露出的发鬓已满是风霜,看见马吉翔兄弟和这些往日同僚的丑态,他既不屑,又揪心。

  “想我泱泱天朝,今日竟沦丧至此,天波无颜见列祖列宗矣。”这名男子正是沐忠亮的父亲,黔国公沐天波。

  不多时,他们已走出林间,眼前豁然开朗,一座佛院出现在不远处。佛院大门紧闭,院墙后露出一座高耸的石塔,上头篆刻着一尊尊慈眉善目的小佛像。

  抬首望去,升起的朝阳,给诸佛镀上了一层金边,为祂们平添几分怜悯之意。

  似是心有所感,沐天波心中只余四字,“天日昭昭!愿头顶苍天罪我辅佐不效,也莫放过这等狼子野心的蛮夷。”

  这时,院门开启,“大人们,请吧!”缅人通译转过身来,操着怪异的口音命令道。

  沐天波把目光从神佛上收回,仔细地整理好红袍,扶正冠帽。纵使落魄,国朝体面,大明的尊严不能蒙羞。

  做好这一切,他回头看着自己的同僚。

  只有靖东将军魏豹、总兵王启隆、总兵王升、家将白镜平,还有少数几个官员、随从跟在他身后,和他一样默默整理自己的袍服冠带。

  他眼中根本没有那些被发左衽,甘披夷服的所谓同僚,只深深看着仅存的华夏衣冠。在队列的末尾,一名仅十三岁的少年,名来安,虽只是一身侍童装束,却昂首挺胸,气度远胜那些曾高居庙堂的大人们。

  衣冠已正,袖手肃立,沐天波一字一顿,“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惟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众人轰然应诺,“愿从国公大人,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勋贵、武人、仆役,尽是文人口中的粗鄙之人,在此刻竟用文山先生所言,用孔孟仁义自勉。

  这讽刺的一幕,旁边那些饱读诗书的大人们却无一人敢出言驳斥,反而个个低头,自惭形秽。

  “珍重!”深深一揖,沐天波洒然甩袖,当先朝院内走去。

第5章 猴子与蛮女
晚明枭臣全文阅读作者:文老六加入书架

  这时,突然一排火铳架上了院墙,枪机上夹着的火绳“呲呲”燃烧着。

  眼见缅人图穷匕见,沐天波悲愤呐喊:“尔等蛮夷,须知天日昭昭,诸君,吾等今日在此尽忠可也!”

  说罢,忽地暴起,他身后的武官们也扑向离他们最近的缅兵。

  此刻那缅人官员和缅兵正懵着。“按原先的计划,不是进了佛院再动手么?”

  墙头的火铳“噼噼啪啪”地接连打响,子弹的目标却越过这些前明余孽,飞向后方。

  不待缅官转头去看,“锵”,腰间佩刀不知被谁抽出,随后脖颈一凉。他倒在地上,生命中看见的最后一幕,只有那国公官袍上的麒麟补子。

  麒麟的身躯大半已斑驳剥落,圆瞪的双眼却依旧骄傲睥睨,仿佛在嗤笑着他,即便一时跌落尘泥,上国神州,又岂是番外蛮夷可轻侮!

  沐忠亮带着部队,在丛林中疾行。林中骑马不便,沐忠亮只能跟着部队腿着,一路紧赶慢赶。系统到没有忽悠他,这些军士素质颇高,跑了这么久,他们的气息依旧均匀,反观沐忠亮这个公子哥却已经气喘连连。

  擦擦额头上的汗,沐忠亮咬咬牙,正欲继续奔跑,苏诚却抬手,“停!”

  刚才,苏诚派出了一名善跑的士兵脱了甲胄,先跑到前头打探,这时他折返了回来。

  “报!”他压低了声音,“已探得国公踪迹,就在一里外寺庙处,有一处不小的空地。缅兵近千人正押送国公一行约600人。我观寺庙两旁林中时有飞鸟腾起,恐有伏兵。”

  作为斥候,这名军士可谓十分称职,敌我、地形的情况都回得清清楚楚,沐忠亮看了他一眼,这军士略显瘦小,正面搏杀也许有些吃亏,但他猿臂蜂腰,身上腱子肉细长细长的,显得十分精干,一看就身手敏捷,是个干斥候的好材料。

  “你叫什么名字?”沐忠亮有些好奇。

  这瘦猴顿时喜形于色,一个头磕在地上,“小人何渭,谢过公子。”

  苏诚皱了皱眉头,当即呵斥,“没大没小的东西,给我滚回去。”

  转回来低头拱手道:“公子,这小子向来办事没谱,不过还是颇为机灵,都怪末将管教无方,还请公子恕罪。”

  沐忠亮也回过味来,看来这上位者的话也不能随便说啊,自己要学习的还有很多。

  不过这猴子倒是会顺杆子爬,想了想,沐忠亮说道,“苏把总何罪之有,这何渭倒也机灵,我记下了。”

  何渭又准备来叩头,被苏诚踹了一脚,才摸着屁股讪笑着走到一边。

  不过被他这么一闹,沐忠亮临战前绷紧的神经也松动了不少,思路也清晰起来。

  沐府世镇云南,原本的沐忠亮当然接触过缅军,他们的战力并不算强,虽然也有少量火器,但品质和神机营的鲁密铳完全没法比,有不少还是洪武年间那种火门枪。

  唯一值得称道的就是象兵和丛林战能力。

  既然是伏兵,容易暴露行藏的象兵自然不会带,战场又是一片空地,如此这些大明精锐以一当十一段时间也不是不可能。

  “苏诚,还有方柯、刘靖,本公子有个方略,如此这般……速去安排。”

  沐忠亮今生虽然不喜练武,但兵书战策却也看过不少。把后世从各大战略游戏和网上学来的知识,和今世读的兵法及跟随父亲得到的战场经验印证一番,他琢磨出一个自觉还算靠谱的战术。

  苏诚迅速布置停当,沐忠亮也喘过气来,准备出发。

  “公子!等等我!”他回头一看,却是白菁菁,正提着裙角从后面追了上来。

  “你来干什么,这要打仗了,女孩子家家的快回去!”刚才一直没见她,还以为她在船上,没想到竟追上来了。

  “公爷和爹爹都说了,我要保护公子,寸步不能离!”话音刚落,沐忠亮就想把她的嘴捂上,让这么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保护,让军士们听了简直是威严扫地。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兵士们齐刷刷转头向两人行注目礼,虽各个都板着脸,但嘴角的弧度暴露了他们的内心。

  沐忠亮和白菁菁恨不得挖个坑把两人都埋了算了。

  被这么多小伙子注视,她也羞得不行,“我……我……”嘴里支吾着,小脸越憋越红。

  沐忠亮心里突然没来由地出现警兆。

  可旁人却没这样的觉悟,比如猴子何渭。

  别人好歹多少顾忌下她是公子家的女眷,还稍稍掩饰,就数他,假模假样地捂着嘴,肩膀抖动得格外夸张。

  “糟了!”这会沐忠亮才想起,菁菁他们家本不是汉人,是从爷爷辈起开始跟从沐家的窝泥蛮(今哈尼族),经过两代,虽然已经基本汉化,平时显得柔柔顺顺的,但你要是把她惹急了,蛮女的彪悍还有自小跟她爹学的一身武艺爆发出来,可没几个人吃得消。

  为这个沐忠亮小时候没少吃苦头,但和别人家孩子打架时也没少叫她帮忙。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两人早都消停了,他才一时没想起这茬。

  果不其然,菁菁原本气急得快哭出来了,见贺伟笑得如此放肆,眼神突然一变,瞪得溜圆,直欲喷出火来,提起裙子一个提纵,单拳朝何渭击出。

  虽猝不及防,但何渭的身手也不是白给的,见她架势有板有眼,也不敢托大,当即抬起双掌,当胸交叠格挡。

  不料粉拳击来,却绵软无力,何渭不喜反惊。果然,菁菁这一拳竟是虚招,化拳为掌,把何渭力道已老的双掌向上一错,他当即中门大开。

  小姑娘随即侧身,肩头径直撞了上去。

  何渭满脸苦涩,被小小的身躯贴山一靠,竟蹬蹬蹬倒退了好几步,同时腰间“仓啷”一声,战刀已到了白菁菁的手里。

  “唰唰”两声,她提着手里的直刀挽出两朵漂亮的刀花,再环视众人,军士们早已收回了目光,一个个装模作样地整理起自己的武器装具,仿佛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咳咳,”沐忠亮没法装作没看见,只好不尴不尬地过去给了坐在地上的何渭一脚,“还不快滚!”

  何渭立马连滚带爬,掩面而逃。白菁菁算是给小伙心里落下阴影了,哪怕今后他官至将军独领一军,提起“白夫人”三字仍不免心里发怵。

  没多久,剩下一里地就即将走完,沐忠亮趴在丛林边缘,已经看见了俘虏和缅兵。他一边吩咐苏诚他们几个赶紧整好队,一边扒着一块蕨叶探着脑袋。

  眼见俘虏们就要踏进佛院大门,他知道不能等了,这支小小的队伍野战还行,可没把握攻下一座寺院。

  做了一个向前的手势,苏诚会意,即可下令。

  “点火!”

  一阵火镰声响起,鸟铳兵们一一点着了缠在手上的火绳,并填充好火药、弹丸。

  “前进!”

  鸟铳兵排成两排单薄的横列阵势小跑冲出丛林。

  随后不远,一个两翼鸟铳兵,中间长枪兵组成的空心方阵以稍慢的速度小跑跟上。

第6章 阵而战之
晚明枭臣全文阅读作者:文老六加入书架

  沐忠亮则和剩下四十余骑待在一起,牵着马继续隐藏在丛林中。

  他虽然是初次指挥战斗,而刘靖现在只不过是个总旗,冲锋陷阵应该没问题,把握战机恐怕只能靠他自己了。

  好在苏诚好歹还是个把总,看上去也算干练,自己该说的也都说了,现在也只能相信他了,自己带着骑兵准备一锤定音就是。

  以京营为模板的神机营一身明黄罩甲,刚冲出从林没多久就被佛院内的缅军发现了。他们本来就心怀歹意,而且大多都被李定国和白文选在数次勤王战役中按在地上狠狠摩擦过。此刻见到明军心里就是一阵发虚。

  那指挥官也顾不上知会外头,就立马命令手下,“打!快打!”

  于是缅军为数不多的火铳便率先开始射击。

  苏诚在队列中,看见缅人在百步外纷纷开火,嘴角轻微扯了扯,表示轻蔑,丝毫不为所动,命令部队继续前进。

  前方的泥地上“噗噗”一阵响,显然射出的铅弹大半只发挥了刨坑的效用。缅军的火器根本打不到百步之外,偶然有几颗子弹侥幸击中,也就在棉罩甲上听了个响,根本没法穿透。

  墙头上的缅军手忙脚乱地开始重新装弹,而佛院外的也慌乱起来。

  沐天波为首的武官开始与缅军搏斗,剩下那些就算不敢反抗的也大多拔腿向明军方向逃跑。一时之间,缅军有想要转身迎敌的,有要弹压俘虏的,各种听不懂的蛮语此起彼伏,乱成一团。

  苏诚也不客气,带队跑到离佛院五十步左右,下令停止,鸟铳手熟练地夹好闪着火星的火绳,抵在肩上,随时可以击发。

  “救命!救命!”几个缅人打扮的明朝官员慌不择路,朝着火铳阵列逃了过来。

  不少士兵开始犹豫起来,一个个望着他们的长官。

  苏诚剑眉紧皱,这时他想起了沐忠亮的命令。

  “务必钉死在佛院门前,没有命令,不得后退半步!”

  这里的地形就是一片丛林中开辟出来的空地,面积不算太大,一退就可能退到丛林里了,对于火器和长兵器为主,需要列阵而战的明军无疑更为不利。

  他只好大声呼喊,“绕开!绕开!不要冲击军阵!我要开火了!”

  然而慌不择路的官员们哪顾得上那么多,想着只要进入军阵他们就安全了。而且他们虽然不知道这些粗鄙丘八从哪来的,但也笃定他们不敢朝老爷们开枪。

  又呼喊了几次,见他们依旧充耳不闻,苏诚高高举起自己的右手,脸色冷如钢铁。

  系统制造的军人,他们大脑中都灌注了完整的自小到大的记忆,和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比如苏诚,他只知道自己是个孤儿,自小被沐家收养,接受军事训练,可以说是只知有沐家,不知有皇帝,而这些大臣就更不算什么东西了。

  眼看墙头上的缅甸火铳手快重新装填好。苏诚心下一狠,军令如山,既然几番劝诫无效,那也是咎由自取。

  右手狠狠下劈。

  响声如连绵爆豆。从战场上空看,此刻在宽阔单薄的两列阵线上腾起团团白烟。

  几乎同时,阵线的对面密密麻麻的血花接连盛开。

  鲁密铳本就已射击精准著称,在五十步的距离上,由两列百余名精锐火铳手发射,战场上立即像刮大风一样立刻齐刷刷倒下一大片人。墙头的火铳手也有一个算一个,几乎全数栽倒。

  当然少不了那些自愿堵抢眼的官员们,一个个脸上带着不敢相信的神情。历尽颠沛流离,百般羞辱,终于在异国他乡死在了自己人手里,落了个魂不得归故里的下场。

  此时,当面的缅军被这轮齐射算是打崩了,古往今来能承受三成伤亡的军队足以称为精锐,而缅甸这些农夫奴隶结合的军队被一轮排枪就打死近百人,加上天朝军队的积威之下,顺理成章地溃散了。

  明朝的官员们趁这机会一个个夺路而逃。当然有了前车之鉴,旁人逃命也不敢冲着苏诚他们来了。

  沐天波这会刚砍翻几个缅兵,见这阵势,拔腿就跑,不跑是傻子。

  佛院里和在两侧丛林埋伏的缅军不得不就此杀出。顿时,乌泱泱一大片的人一窝蜂地向单薄的明军线列侧翼扑上来

  这时方柯带着长枪兵及时赶到,空心方阵稍稍变化,撤掉“口”子上下两横,刚好形成两个“11”型的枪阵遮护住火铳手两翼。

  而跟在长枪兵两翼的火铳兵迅速向外打出一轮齐射,立刻从枪兵的缝隙钻进阵中重新装填。

  “预备!”

  “杀!”众长枪兵大吼,将四米长枪齐刷刷放平,精钢铸的银白色枪尖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两翼杀来的缅军先是在齐射中倒下数十人,随后又被明军枪阵的气势所摄,原本扑向薄弱侧翼来着,这下嘴边的肥肉突然变成一只刺猬。

  前排人员的脚步开始犹豫,但无奈被后面的缅军所裹挟,不得不离这冒着寒光的死亡枪林越来越近。

  “杀!”长枪狠狠递出,一片“噗噗”入肉声和惨叫声飘荡在这佛门净地,间中点缀几声火铳爆响。两军交界处,黄土地上很快被描出一条长长的血线。

  还没来得及展开优势兵力,装备简陋斗志又不足的第一线缅军就被大片大片地被捅翻,而他们简陋的刀牌和木枪甚至都难以破开长枪兵披的锁子甲。

  这也不能怪缅王,谁又能料到这帮手无寸铁,和乞丐差不了多少的南明君臣竟然会有这么一支明朝全盛水平的禁卫军呢?派三千人来纯粹就是怕这些手无寸铁的俘虏逃跑而已。

  当然缅军中也不是没有精锐,但是精锐自然有精锐的地位。他们当然不会和杂牌军一起猫在丛林里喂蚊子,而是在佛院内好整以暇地等南明文武前来送死。

  可现如今他们要比杂牌军还要憋屈。

  在押运队伍溃散的同时,佛院里的缅军指挥官就集结好部队杀出去。可是苏诚阴险地留了五十名枪法最好的火铳手就站在门外不远等着。

  第一批出来的十几个缅兵就遭到一通攒射倒在门口,后面也有胆大的陆陆续续冲了出来,但是院门就这么大,火铳手又是轮番射击,尽管他们的尸体在门口叠了好几层,都没能突破大门。

  又派出一批为数不多的火铳手上院墙射了一轮,然而还没来得及看清战果,就无一例外被打下墙头。

  这下就尴尬了。

  这佛院算是墙高院深,易守难攻,不然缅王也不会选这里来进行屠杀。可现在别人压根就没打算进来,就是要把他们封在里头出不来。

  这会已经没人敢杀出去了,连冒头瞧瞧外头的形势都不敢。现在指挥官只恨这院墙太结实,恨不得把它推平了才好。最后只能无奈下令绕侧门出去。

  沐忠亮见缅军阵势愈发不稳,时机应该差不多了,“上马!”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文老六所写的《晚明枭臣》为转载作品,晚明枭臣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晚明枭臣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晚明枭臣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晚明枭臣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晚明枭臣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晚明枭臣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