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黔风传说最新章节 > 黔风传说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黔风传说 连载中
分享黔风传说

黔风传说全文阅读

黔风传说作者:芍药花

黔风传说简介: https://www.uukanshu.com
-------------------------------------

黔风传说最新章节第三十九章 山中寻路记
楔子 黔风城之战
黔风传说全文阅读作者:芍药花加入书架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走。

  世事变换难言语,谁知江水为谁流?

  九州大地,共存着黔风城、天星国与苑月国三个大国及不少小部落,他们世代交好,和平共处,风流倜傥的黔风城主黔风泽看上了苑月国公主,娶为妻子,两国间更是亲如一家!二人的相爱着,一年后,产下龙凤胎,这兄妹俩的出生,牵动着天下所有人的心,众人都在为其喝彩,为之振奋,黔风城内更是举国同庆,黔风城主下令“大赦天下,八月十王中秋之夜,但凡黔风城子民,均可到城中免费食金童玉女宴。”有的人是含着草出生,有的人则是含金而生,这黔风城主的一男一女,出生后就已注定荣华富贵一身,世人无不羡慕。

  八月十王,黔风城内,灯火通亮,照得天上的明月黯然无光,全城上下欢呼雀跃,城主黔风泽与妻子抱着刚满月的龙凤胎出在在城楼上,城楼下更是一片欢腾,“城主万岁!城主万万岁!”

  黔风泽微笑着向城楼下的子民挥手示意,看着自己的城民如此高兴,加上他喜得龙凤胎,自然高兴不已,他看着妻子,看着自己的一对儿女,笑了笑,说道,“但愿天下永远太平,城民安居乐业!”

  身边一大臣拱了拱手,说道,“有城主的英明领导,有我们大家的共同努力,相信我们黔风城会生生不息,永葆太平!对了,城主,公子和公主还没有取名呢,已有一月,理应赐名!”

  城主黔风泽笑了笑,说道,“焦将军,你虽是我的侍卫,但论知识文化,你你都不有我之下,这样吧,这两个孩子的名字还是由你来取吧!”

  姓焦的听后,吓得面黄土色,扑通一下跪在地上,连连磕头,说道,“城主折杀在下了,在下只是一介武夫,怎能给公子和公主取名?”

  城主黔风泽走上前,笑了笑,将其扶起,四只手搭在一起,说道,“你我虽为君臣,但胜为兄弟,你的大儿子比他们长一岁,名字不也是我取的?你取个名字又怎么了?以后呀,他们肯定少不了劳架你的!”

  姓焦的感激地说道,“犬子命好,得到城主的垂爱,自是他的福气,他公子和公主却不然,在下哪能赐名。”

  城主摇了摇头,说道,“你我怎么还这么客气?黔风城上上下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你是最忠实于黔风城的,你给两个孩子取名,有何不可呢?”

  姓焦的听后,胀红了脸,为难极了,正准备开口之时,突然听到有人喊话道,“你们看.....”

  随着那叫声,所有的人不由得朝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天边黑压压一片直袭黔风城,还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只听见城下惨叫声一片,只见前来吃喜酒的城民血肉飞天,那黑影每到之处,无一幸免,这时他们才意识到,有外敌人入侵!有一将军模样的人上前道,“城主,不好了,有外敌人入侵!”

  黔风泽道,“你可否知道是何人?”

  那将军道,“他们所有人均以黑布蒙脸,尚未知晓他们是何人!”

  黔风泽转身对妻子道,“你先带孩子回去,让我去看看情况!”

  可还没有等他的妻子离去,只见一阵寒风袭来,转眼间,已有数十黑衣人一跃而上了楼城,冷冷地说道,“黔风泽,就算了吧,你今天无论如何也是跑不了的!”

  黔风泽明白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的道理,能在此时此刻度来到黔风城的人,定是预谋已久之人,他镇静地看了看来者,冷冷地笑了笑,说道,“不知各位是什么人,怎会来到黔风城?”

  一黑衣人道,“黔风泽,你就不别多问了,也不必多说,我等到这里,不为别的,就是为了黔风城而来,就是要灭了黔风城!”

  此行人倒也干脆利落,直截了当说出了他们的目的,姓焦的在一旁听后,冷冷地笑了笑,说道,“你当我黔风城是什么地方,虽称为城,但也是一个国家,且容尔等想灭就灭的?你也不看看你们是什么人!”

  黑衣人将手挥了挥,轻蔑地笑了笑,说道,“焦作武,黔风城第一侍卫,你的武功了得,这我们早有耳闻,但你看看,我们兵,个个骁勇善战,就是你是三头六臂,又怎么能低档得了我们的进攻?就算你能逃脱得了,可黔风城的老百姓呢?你看看,就是我们说话之时,又有数百人倒在血泊之中!”

  黔风泽看了看城下的百姓,他们都是来这里吃喜酒的,可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永远倒在这里,他大声呵斥道,“住手!”可他的声音是那么的缥缈无力,是那么的脆弱,这些黑衣人根本不听他的,继续砍杀着手无寸铁的百姓。看着自己心爱的臣民,他眼睛湿润了,声音降低了不少,说道,“各位,我求求你们了,放过那些无辜的百姓吧,我有什么地方对不住你们的,你们可以直说,你们可以找我,怎么能这般残杀无辜百姓呢?”

  “不,他们不算无辜,要怪就怪他们是黔风城的人,今日我们到这里来,从来没有想过放过任何一个黔风城的人,黔风泽,你也别埋怨别人,不破不立,不灭不生,你放心,不久的将来,这黔风城定会繁荣昌盛,一定比现在还好!”黑衣人说着,将手一挥,只见四周黑压压一片,挥动着明晃晃的利器,直扑黔风泽等人而去。

  焦作武大吼一声,“好大的口气,说大话也不怕闪了你们的舌头,你也不问问焦姜尚袁四大侍卫,来呀,给我狠狠揍这帮不知天高地厚之徒!”随着他一声令下,从城楼里涌出无数侍卫,他们可都是黔风城里最厉害的侍卫。

  双方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话语,他们要的只是武器与武器的对话,只听叮叮铛铛响个不停,焦作武挥动着大刀,时而向左,时而向右,终于靠近了黔风泽身边,他一边砍杀着黑衣人,一边冲黔风泽道,“城主,这里有我们,你快快带公子公主离开此地!”

  黔风泽一边招架着黑衣人的功势,一边说道,“不,焦兄,我不能离开这里,我是城主,我离开了,就意味着黔风城不复存在!你速带侍卫保护好夫人他们离开此地,我要与城共存亡!”

  “不,你是城主,你看这黑衣人,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这么多,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呀,城主,快带公子和公主离开!”

  黔风泽笑了笑,说道,“焦兄,带上你的侍卫队,护送夫人离开这里,这是我的命令,不得违抗!你若再不走,我就自刎谢罪!”

  焦作武明白城主的脾气,从来不下达第二次命令,他一旦决定的事情,谁也拦不下来,他大吼一声,“第一、二卫队,跟我来!三四卫队,保护好城主!”

  话刚喊完,背上被深深地划了一刀,他顾不上自己的伤痛,直奔城主夫人而去。

  城主夫人见焦作武到来,直奔而上,将两个孩子塞进焦作武怀里,哭泣着喊道,“焦将军,两个孩子就托付予你了,拜托!”

  焦作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愣了愣,问道,“夫人,这是.......”

  夫人笑了笑,说道,“我是城主夫人,理应与黔风城共存亡,夫君尚在这里,我要留下来,与城主共存!焦将军,拜托了!”说着,顺手提了一把剑,纵身一跃,只见她挥动着手中之剑,形成一道白光,直扑黔风泽而去!

  黑衣人越来越多,城下早已尸横遍野,早已无一活口,更多的黑衣人涌上了城楼,但见黔风城卫队一一倒在了血泊之中,可黑衣人的攻势却越来越猛!黔风泽见焦作武还在带着卫队朝他这边拼杀,大吼一声,“焦作武,连你也不听从我的命令了?还不快快带孩子离开?”

  正在黔风泽与焦作武说话之时,只见一把长长的银枪直逼黔风泽身后而去,眼看就要刺进了黔风泽的后背,说时迟,那时慢,城主夫人猛地起身,直扑黔风泽身后而去,那明晃晃的银枪深深地刺进了她娇小的身躯,黔风泽转身看到自己心爱之人倒在血泊之中,猛剑将那黑衣人劈成了两半,他紧紧地抱起夫人,眼泪簌簌地往下流,他撕心裂肺地呼喊着,“小月,你可不能睡呀,小月!”

  可任凭他怎么呼喊,城主夫人就是一声不应,此时,黔风城卫队早已将城主及夫人紧紧地围在中间,护佑着他们的主子。

  焦作武见黑衣人攻势太猛,将两个刚满月的孩子绑在自己怀里,大吼一声,“一二卫队,铜墙铁壁。”随着他的喊声,一二卫队的人员一一朝他靠拢来,围成了三个圆圈,他们手拉手,连成一片,猛地起身,凌空而起,上面的人用双腿夹起下面的脖子,形成了一个球体,将焦作武与两个孩子围在中央,突然球体开始滚动,但见他们直奔黑衣人而去,任凭黑衣人如果砍杀,球体永朝一个方向而去!

第一章 城源村来敌
黔风传说全文阅读作者:芍药花加入书架

  悠悠城源山,山中奇石冲天,高耸入云,鸟兽无踪,山下树木葱郁,泉水横流,多有鸟兽栖息于此,在城源山的庇护下,城源村平静而祥和,他们男耕女织,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村西山岗上,有一书院,名为四象书院,城源村的孩童们都在这里读书识字,教书的是个外地人,名叫紫玉真人,长得清瘦,花白花白的胡子给他带来不少精神,谁也不知道他是哪里人氏,他除了教孩童们读书识字外,还教孩童们舞刀弄枪,这里的孩童十分喜欢他,经常玩弄他的胡须。

  “天之于地,地之于人,皆有大德,德……”

  “不好了!不好了……”紫玉真人正在讲解天人合一之理时,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闯了进来。

  “江国安,何事如此惊慌,大丈夫处事,理应处事不惊,要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你怎么如此慌张?成何体统?”

  江国安可不理会紫玉真人的这些大道理,气喘吁吁地说道,“有很多官兵到了村里,在村里烧杀抢掠……”

  江国安还想说什么,紫玉真人脸一绷,眼睛微微一闭了一下,将手一摆,打断了江国安的话,侧耳倾听,那清瘦的脸显得异常严峻,花白的长胡须在风中动了动。

  堂下的孩童们从来没有看到过紫玉真人如此严肃过,都屏住了呼吸,静静地看着先生,屋里的空气一下子凝固了,让人无法想像的安静,死一般的安静。

  有一个子高大的人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看了看紫玉真人,轻声问道,“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紫玉真人此时才从深深的沉思之中醒了过来,他看了看堂下的一双双天真无邪的眼,看了看那个高大的个子,轻轻按了按手,示意让他坐下,随后冷冷地说道,“祸患之于民,源于兵,兵患之灾,无处不在呀,这是苑月国的军队,他们为了壮大自己的势力,到处掠夺村庄,到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那还等什么,走,下岗,让我们去会会什么苑月国的军队!”一个长得高挑英俊的少年“霍”地站了起来,准备动身了。

  “放肆!穆阳,你给我站住!”紫玉真人的声音像睛天霹雳一般,镇住了蠢蠢欲动的这群少年。

  穆阳并没有退缩,他一针见血地说道,“我们的家人正在山岗下惨遭官兵的杀戮,我们怎么能心安理得在这里读书呢?我们得去救家人!连家人都保护不了,我们读书习武又有何用?”

  这群少年再次被穆阳的话打动,又一次准备动身,“对,我们得保护我们的家人,保护我们的家园!”刚刚的那个高个子也跟着站了起来。

  堂下的少年一下子骚动了起来,大家都纷纷要下山岗。

  只听“啪”地一声,堂下的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紫玉真人瞪着双眼,像一头发恕的狮子,大声吼道,“都给我坐下!”这群少年从来没有见到先生如此生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所措。

  “谷浩南,你是最大的,你怎么也跟着起哄?你们可知道山岗下有多少官兵?他们来的目的是什么?就凭你们也能打退他们?教你们要遇事三思而行,为什么要去打无准备的仗?”紫玉真人毕竟是先生,考虑得十分周到。

  但穆阳并没有被先生的话恐吓,他一针见血地说道,“先生,你教我们读书习武,其目的在于明事理,保家园,可眼下我们家园正在遭受官兵的蹂躏,家人正在遭受敌人的杀戮,你让我们在此三思而后行,等我们三思后,恐怕我们的家园早已被苑月国的官兵所毁,我们的亲人恐怕早已被敌人杀害!大丈夫处理,理应当机立断,怎么能在这里优柔寡断举棋不定?”

  “对,我们应该马上下山,救我们的亲人!”

  ……堂下又一阵躁动,紫玉真人明白,此时这帮少年已经无法控制下去,他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大家的心情,自己的家园正在遭受敌人的攻击,亲人正在与敌人作殊死相搏,我的心情与你们一样,也想去,但你们知道他们有多少人吗?刚刚我听了一下,他们一共来了近千人,整个城源村男女老少加起来不到百余人,更何况他们手中还有兵器,我们怎么能与他们抗衡呢?就算我们下岗去,又怎么能抵挡得住近千人的官兵呢?”

  穆阳摇了摇头,毅然决然地说道,“敌人虽多我等数10倍,但那是我们的家园,那是我们的亲人,我们岂能袖手旁观?先生一直教育我们要爱家,现如今强敌来犯,却让我们躲在这里,这又是何道理呢?”他转身,对堂下的人道,“兄弟姐妹们,我们的家园正在遭受强敌攻击,有没有信心与我一同下岗,去与那官兵一决高下?”

  “有!”众人齐刷刷地站了起来,异口同声地喊话,透过那声音,听到了这帮少年的爱家情怀,面对强大的敌人,他们毫无畏惧!他们纷纷离开桌子,直朝门口涌去,说时迟,那时慢,只见紫玉真人闪到门口,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大声呵斥道,“我看你们谁敢出去!”

  众少年初堵在了门口,穆阳走了过来,冷冷地对紫玉真人道,“一直以来,我总觉得你是最好的先生,你教我们读书识字,教我们习武练剑,让我们懂得什么是真,是什么是善,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可我今天算是看明白了,你与其它先生一样,只会嘴里教书讲道理,事情摆在眼前,你却成了地地道道的伪君子,一个人,连自己的家人、连自己的家都保护不了,算得上什么英雄好汉呢?”

  一个十五六岁少年,面对自己老师,竟然毫无畏惧,如此顶撞老师,面对如此学生,紫玉真人只有摇头,他除了摇头,语重心长地说道,“我不是不去你们去保卫家园,去解救你们的亲人,可敌人实在太多,他们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徒,你们这样去,岂不是白白送死吗?”

  穆阳笑了笑,大声说道,“就算去死,我们也要去救我们的家人,谷山大叔,江大伯他们还在村子里,我们岂有不救之理?”

  他早已下定了决心,要走出书院,要去村子,要去救他们的亲人,他转身大吼一声,“走,兄弟们,给我冲!”

  说着,带头冲向紫玉真人,紫玉真人毫不退缩,伸出手来,双手将门死死地拦住,穆阳哪里肯就此罢休,只见他猛地撞过去,硬生生地闯过去,可他毕竟只是个孩子,怎么可能从紫玉真人手中闯过去呢?

  只听“哗”地一声,大个儿的谷浩南侧身朝书院窗户撞去,“穆阳,走这边!”说着,第一个纵身跳出了书院,紧跟着,书院的人都从窗户跳了出来。

  只见他们来到院里,冲向练武场,拿的拿刀,取得取剑,稀里哗啦朝山下赶去。

  此时的城源村,早已浓烟滚滚,大火冲天,喊杀声连成一片。穆阳一行顾不上这么多,他们操了家伙,直朝山下而去。

  苑月国的军队正在村里屠杀,他们将能拿走的拿走,不能拿走的直接点上一把火烧掉。

  穆阳他们来到村子,各自奔向自己的家,谷浩南与谷长琴,还有穆阳三人来到自己的家中,只见数十名苑月国官兵正围着山谷大娘与山谷大叔。

  谷浩南见了,纵身一跃,凌空绝起,像一条蛟龙般直扑苑月国官兵而去,只听“啊”地一声,靠近山谷大叔的那个苑月国官兵被活生生地劈成了两半!

  穆阳与谷长琴也不示弱,双双挥剑而上,只听“唰唰”数声,乖乖数十名官兵瞬间倒在了地上,连妈都没有喊一声,就一命呜呼了!看样子,他们在四象书院,跟着紫玉真人练武现在还真派上了用场

  山谷大叔大娘见他们,他们并不高兴,山谷大叔厉声吼道,“谁让你们下山来的?还不快快离开城源村!”

  谷浩南迎上去,扶起山谷大叔,说道,“爹,没事儿的,我们会赶走苑月军队的!”

  山谷大叔瞪了他一眼,吼道,“真不知天高地厚,别以为你们跟紫玉真人学了几天武,就可以打退苑月官兵,他们人多,你们又怎么能打得过呢?”

  穆阳也将山谷大娘扶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拍着大娘身上的灰尘,还不时安慰道,“大娘,不会有事儿的,只要有我们在,就一定不会有事!”

  山谷大娘抚摸着穆阳稚嫩白皙的脸,苦笑道,“好,好,好,但你们也要保重自己!”

  “不,不行!”正在此时,谷浩南大喊大叫起来,穆阳与山谷大叔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两父子吵了起来。

  穆阳扶着山谷大娘走了过去,山谷大叔道,“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你是最大的,怎么还这么任性?我与你娘也是风烛残年,就算苑月官兵不来,我们也活不了多久,听话,带着妹妹和穆阳,离开这里,走得越远越好!”

  谷浩南摇了摇头,说道,“不,要走我们一起走!我不会丢下你们二老的!”

  山谷大叔将手一甩,异常生气地瞪着谷浩南,恶狠狠地喊话道,“你这个逆子,怎么连爹的话都不听了?这不是一般的土匪,而是苑月国的官兵,你们怎么可能敌得过他们呢?你记住,不管是什么时候,你都要保护好穆阳,就算是要你的命,你要也保护他!”

  谷浩南头里一片空白,说道,“都是什么时候了,爹,你怎么还说这种话呢?你已经说过千遍万遍了,现在怎么又说起这事儿呢?”

  山谷大叔像平常一样,并没有解释,说道,“你是村里年青人中最大的一个,此次苑月国来到村里,来者不善呀,你要将村里的江国安,孙成化,德元、秋香、秋生带出村去,他们是城源村的希望,以后城源村就全靠你们了!”

  “爹娘,你们和我们一起走吧!”谷长琴迎了上来,拉着山谷大娘的手,伤心地说道。

  女孩的伤心语言,最容易得到同情与认可,可山谷大娘摇了摇头,说道,“好孩子,和哥哥一起去吧,尽你们全部,保护好穆阳,他虽不是你的亲哥哥,可比你的亲哥哥都要重要,记住,就算用自己的命,也要保护好穆阳!”

  谷长琴与谷浩南不止一次地问过原因,山谷大叔与大娘都说同样的话,“以后你们自会知道!”

  正在此时,“轰”地一声,门倒在了地上,一大队官兵闯了进来,领头的骑着高大的红马,看了看地上横躺着得数十名官兵,又看了看山谷大叔老少五人,冷冷地说道,“这是谁干的?”

  他的话在山风里摇曳,虽音调比较小,但一字一句就像一把把匕首般捅入人心。不等谷浩南、穆阳三人起身,山谷大叔一个箭步走了上前,双手拱了拱,说道,“军爷,你就饶过我们吧,我们这都是山野人家,家中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值不得各位官爷到此呀!”

  那领头的官兵还没有说话,身边走出来个高个子,猛地提脚,狠狠地朝山谷大叔胸前踢去,“扑通”一声,山谷大叔被踢出两丈多远!

  谷浩南、穆阳、谷长琴上前扶起奄奄一息的山谷大叔,“爹,你没事儿吧!”

  山谷大叔“哇”地一声吐了一口血,顾不上自己的伤痛,紧紧地抓着谷浩南的手,吃力地说道,“浩南,记住爹的话,保护好穆阳!”

  谷浩南含着眼泪,连连点头,却不句话也说不出来,山谷大叔缓缓转身,看着穆阳,说道,“穆阳,记住一定要练好万人敌的功夫,你肩上的任务可重了,不要辜负我们对你的期望,我已经不行了,不能保护你了……”嘴中的血不停地往外浸,使他的话不能连续起来。

  穆阳忙伸手试着堵住他外流的血,山谷大叔猛地抓着他的手,莫名其妙地念道:

  黔风城里好名望,

  焦姜尚袁事忙忙,

  尹东裘西陈代南,

  漆军一统定乾坤。

  ……

  还没有等他念叨完,头一歪,手重重地落了下来,“爹……”“大叔……”

  ……

第二章 大战苑月军
黔风传说全文阅读作者:芍药花加入书架

  (新书,希望各位收藏推荐支持!)

  三个年青人就这样看着山谷大叔离去,谷浩南轻轻地放下父亲的尸体,慢慢地转过身,眼睛里放射出可怕怒火,好握了握手中的剑,大吼一声,凌空而起,挥动着手中剑,像一道闪电般直扑那领头的官兵!

  领头的官兵笑了笑,轻轻从马上越起,连剑也没有拔,在半空中划了一道圆,猛地朝谷浩南而去,只听“轰”地一声,半空中火光四溅,谷浩南被震回了原处,那领头儿的官兵轻轻地像一只春燕一般落在了他的大红马上,点了点头,笑了笑,说道,“不错,不错,有两下子。”

  谷浩南可没有那么轻松,他只觉双臂发麻,手中的剑不由颤抖着,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一颗滚落了下来,但他并没有退缩,双手握剑,飞奔而去。

  领头的官兵伸出手,说道,“小子,不错不错,勇气可嘉,但凭你现在的武功,你能打得过我吗?”

  此时穆阳也走到了谷浩南的身边,执剑说道,“你杀我亲人,毁我家园,此不共戴天之仇,大丈夫岂能不抱?”

  领头的官兵点了点头,说道,“好,年青人,不畏强暴,我喜欢,不过,杀你们亲人的是他,你们理应找他报仇!”

  随后转身对那个脸上有疤痕的高个子说道,“我要活的,你可不能将他们杀死了!”

  那个高个子点了点头,笑了笑,走了出来,谷浩南与穆阳挥剑朝前,像两只饥渴难熬的老虎一般,直奔那高个子而去。从那脸上的疤痕,从他粗如柱子的手臂来看,他早已是久经沙场的老手,只见他不慌不忙取出一把九环大刀,突然凌空而起,一冲上天,谷浩南与穆阳紧跟其后,直奔高个子而去。三人一前一后,掠过树梢,穿梭在空中。

  “哈哈,刀疤子被两个毛孩子追得漫天跑罗!刀疤子熊罗!刀疤子熊罗!”突然官兵们起哄了!开始奚落起那个高个子来!

  这场打斗,对于谷浩南与穆阳来说,是生死搏斗,但对于有实力的苑月国官兵来说,这就是老鹰促小鸡的游戏而已,刀疤子一边挡着谷浩南与穆阳的剑,一边回应道,“你们懂什么,王爷要活的,我可不想将这两个毛孩子一刀劈成两半儿!”

  “哈哈,你是抓不住他们吧!”官兵继续嘲笑刀疤子,刀疤子猛地转身,直冲谷浩南与穆阳而去,他哪里是逃,分明是没有用全力与谷浩南、穆阳交手,只见他右手挥刀挡过二人的剑,伸出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眨睛间点了二人的背俞穴,两人瞬间动弹不得,只见刀疤子左抱谷浩南,右抱穆阳,将两人轻轻地落在了地上,笑了笑,说道,“你们这些笨蛋,看看,我是被他们打跑的吗?”

  领头儿的笑了笑,猛地飞身上前,点了谷长琴的穴,转身飞奔上了大红马!扭头扬长而去,山谷大娘大喊着,“长琴,浩南,穆阳……”

  可她的声音对于马蹄与脚步声,是那么的苍白无力,谁也没有理会他,直奔而去,官兵在村子里,烧杀抢掠,能搬走的,都搬上了马车!

  领头的大吼一声,“能带走的都带走,但凡年青的,一律带走!”

  众官兵从各处小巷大巷里钻了出来,什么鸡鸭鹅,什么牛羊马,扛的扛,拉的拉,都汇在了一起,刚刚领头儿的官兵道,“走,打道回府!”

  说着,率众官兵走出城源村,正当走到村口时,路上出现了五个少年,他们不是别人,正是与谷浩南、穆阳一起下山的江国安、孙成化他们,只见一个个手执刀剑,毅然决然地站在那里,山风呼呼地刮着,缭乱的头发上,都扎上了白布,那是至亲离世才戴的,那是对亲人死去的吊唁,对死去亲人的思念。

  领头的官兵见了,将手一挥,示意后面的停下脚步,冲孙成化他们吼叫道,“怎么,你们是想报仇吗?难道你们就不怕死吗?”

  江国安他们一句话也没有说,挥刀就上前,狠狠地朝官兵砍去,正在此时,只见天空出现一道亮光,将江国安他们活生生地拦了下来,随着一声“无量天尊!”,从天而降一道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穆阳他们的恩师紫玉真人。

  紫玉真人横在江国安等人跟前,单手合在胸前,对领头的官兵道,“无量天尊,上天有好生之德,还请这位官爷放过这帮小孩儿吧!”

  领头儿的官兵笑了笑,说道,“不知真人仙居何观,怎来此是非之地?”

  紫玉真人道,“贫道云游四海,居无定所,此这山村闲野,官爷怎称此为是非之地?”

  领头儿的官兵道,“天下之大,无非为苑月、黔风、天星三国,此处哪里也不属于,自然是是非之地,你一修道之人,自然该去吃斋拜礼,怎到这里来?”

  紫玉真人冷冷地笑了笑,说道,“这城源村原本属于黔风国,只因天星国将其所灭,才沦到了今天,你苑月国与黔风之国本有婚姻关系,黔风城主之妻为你苑月国公主,你身为亲王,该不会不知道吧,黔风国被灭,你们却不念旧情,前来抢这城源村,这于情于理都讲不通吧!”

  亲王听了,哈哈大笑,说道,“你这道士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不错,苑月国与黔风国从来交好,并没有任何战事,但现如今黔风之国已不复存在,就算我苑月国不来,天星国也照常到这里来抢劫,他们来了可不是抢东西那么简单,我们只要东西,至于这些少年娃娃,放在这深山之中,纯属是一种浪费,我将其带回去,精心培养,假以十日,他们定能成为我苑月国有用之材!”

  原来,他们抓谷浩南、穆阳他们,其目的是将他们训练成自已的人,这是以战养战,紫玉真人笑了笑,说道,“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天下。其事好还。师之所处,荆棘生焉。大军之后,必有凶年。若亲王所言,所有的年青人都被你训练成了有用之材,都成大将军之类的人,那又有谁来种地供粮呢?”

  亲王道,“就算种田,也不少于这几个年青人,我看道长还是少费口舌,去你的道观修你的仙,这几个年青人我定会带走的!”

  紫玉真人看看谷浩南、穆阳,又转身看了看江国安他们,说道,“你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快离去?”

  江国安刚一开口,一个“我”还没有吞完,紫玉真人瞪了他一眼,说道,“这里不是你们该站的地方,还不快快离去?”

  说道,将手的拂尘一挥,只见一股强大的气流朝江国安、孙成化等人袭去,只见江国安等五人像随风的落叶一般,被那强有力的气流赶到了树林里。

  亲王见了,点了点头,说道,“道长的‘映江拂尘神卷’果然名不虚传,此法劲儿大,却不伤人,不知道长与昆仑山北阳观紫金真人是何关系?”

  紫玉真人笑了笑,轻描淡写地说道,“什么昆仑山,什么北阳观,什么紫金真人,什么映江拂尘神卷,贫道听不懂亲王阁下的话,贫道只是一个云游四海的道士而已!”

  亲王点了点头,说道,“好,真人不愿透露道号也罢,只是眼下天星国对我苑月国虎视眈眈,在下不才,还请道长到我苑月国,本王力荐,定能给真人一个国师的地位如何?”

  国师,一国之师,这可不是一个小官,这个亲王也够下血本了,见紫玉真人使了一招“映江拂尘神卷”就给一个国师的地位!

  紫玉真人看了看被擒的谷浩南、谷长琴与穆阳,点了点头说道,“贫道乃是一介道士,吃斋拜礼尚可,要当一国之师,这可为难贫道了,不过伏兵于莽,升高其陵,三岁不兴,贫道也想去苑月国走走,如果亲王阁下能放掉那三个孩子,我自当与亲王阁下随去苑月国!”

  此时穆阳他们才知道,紫玉真人到这里来,其目的是为了救他们,穆阳想着在四象书院时,想着他顶撞恩师的情景,眼泪不由流了下来,那泪是发自内心深处忏悔的泪,那泪是此时他激动的泪!

  “呵呵,你这道长,给你三分颜料,你就像开染房不成?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何本事,让亲王爷如此看重!”说道,提着他的九环刀,凌空绝起,直扑紫玉真人而去,只见刀疤子的九环刀像一道闪电直奔而去,紫玉真人哪敢怠慢,纵身跃起,闪到一边,只听“轰”地一声,那平坦的地上,被刀疤子深深地砍了一道裂缝!

  刀疤子见一刀砍不着侧身将刀一翻,那刀光从地上直射半空的紫玉真人,紫玉真人运足力道,将手中的拂尘一挥,两道金光在半空相遇,只得“轰”的一声,两人双双被强大的爆炸声震出一丈多远,紫玉真人刚刚站定,只见刀疤子已凌空而起,来到了他的身边,拳是壮的强,这刀疤子仗着自己年青,猛地抡刀朝紫玉真人砍去。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只见紫玉真人猛地抽身,一跃而起,躲过刀疤子的刀风,刀疤子也抽身而起,两人在半空中你打我挡,打得难分难解,两股气流频频相撞,发出阵阵爆炸之声。

  此时的穆阳才真正明白紫玉真人为什么不让他们下山的原因,这个刀疤子的武功尚且与紫玉真人相当,那个亲王阁下就更不用说了,他深深地明白紫玉真人的用心良苦,他不是虚伪,他不是口是心非的伪子,他是知道敌人的厉害,这才不让他们下来受死!

  他忍着眼泪吼叫道,“臭道士,你在这里逞什么能?这深山老林我们早就不想呆在这里了,能与大将军一起去苑月国,有什么不好呢?你怎么在这里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呢?还不快快离去,可别坏了我们的好事?”

  谷浩南与谷长琴惊愕地看着穆阳,都觉得他的话太过份了,但又不知说什么好,他们明白,此时此刻千万不能让这帮官兵明白那是他们的老师,否则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紫玉真人并没有生气,他心里明白,谁也不想被别人俘虏,谁也不想当阶下囚,这是穆阳小子在劝他离开,是真心担心他。

  亲王转身看了看穆阳,笑了笑,说道,“小子,你真想去我们苑月国?”

  穆阳道,“当然,谁不想去大都市?我们从出生到现在,还没有走出过大山,谁不想去大都市开眼界呢?”

  亲王点了点头,说道,“年轻人有想法就不错,不过那大都市是为有实力,有本事的人准备的,没有本事,就算你去了大都市,也是枉然!”

  穆阳佯装点了点头,说道,“那是当然,相信我一定会练一身好本领的,成为大都市的主人!”

  亲王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说得好,成为大都市主人,你有这样的想法,只要努力,就一定会成功的,以后就跟着我干!”

  随后转身喊话道,“这位真人,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既不愿意去苑月国,我们也不勉强,只要你想来,你就来找我!刀疤子,咱们走!”

  他话音刚落,刀疤子就回到了身边,一边气喘吁吁,一边说道,“不错不错,好久没打得这么痛快了!”

  他们已在大战了几百回合,看样子紫玉真人也累得够呛了,他依靠在一棵大树前,微微笑了笑,说道,“苑月国高手如云,果然名不虚传,今日贫道也算开了眼界,感谢亲王阁下看重,若贫道需要之时,自会到苑月国拜望阁下。”

  亲王点了点头,说道,“好,到时本王定会亲自迎接真人到来!”

  说着,率众官兵扬长而去,官兵一走,紫玉真人就支撑不住了,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他伤得不轻。

第三章 智取信任心
黔风传说全文阅读作者:芍药花加入书架

  亲王殿下带着谷浩南、穆阳一行往回走,这里崇山峻岭,怪石嶙峋,古老的树木相互缠绕,直插云霄,山间云雾缭绕,谁也不知山下到底有多深。山路异常崎岖,有时还得下马行走。

  “打这食也太累了,走这么远的路!”刀疤子说道。

  亲王殿下牵着马,笑了笑,说道,“这可不是简单的打食,这可能是我们向西走得最远的一次,以后还有类似的探索!”

  原来苑月国此次到城源村,并不是简单的打家劫舍,这分明就是一次探路,其目的是为了下一步的行动,他们的打算并不是城源就结束!

  森林里静悄悄的,突然一阵狂风掠过,不由让人打了一个寒战,山的深处,传来沙沙的响声,官兵的马不由惊叫起来,引起了军兵的不阵骚动。

  亲王殿下猛地将手一摆,示意身后的官兵停止前进,他侧耳倾听,除了呼呼作响的山风外,什么也没有,刀疤子机警地看了看四周,却什么也没有发现,上前小声地问道,“亲王殿下,这.....”

  刀疤子将手一摆,铁青的脸突然云开雾散,他走向谷浩南,笑着问道,“刚才的那个老道是什么人?他为何要救那几个小青年?”

  谷浩南将脸猛地转到另一边,嘴里哼了一声,做出视死如归的样子,一个字也不说!刀疤子上前,狠狠地踢了谷浩南一脚,大声吼道,“臭小子,亲王问你话,你就哑巴还是聋子?”

  谷浩南理也不理,倔着头,像一头老公牛一般,气得刀疤子直打哆嗦,“臭小子,你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穆阳心里十分清楚,他不是说大话吓谷浩南的,对于他来说,弄死谷浩南三人,就像弄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他忙喊话道,“停停停,让我来告诉你们吧!”

  众人不停将目光移到了穆阳身上,谷浩南瞪了他一眼,目光里放射出憎恨的目光,大声吼道,“你这没长良心的东西,你怎么....”

  “都什么时候了,为什么不能说,总不能让他把你活活打死吧!”穆阳打断了谷浩南的话。

  谷浩南毅然决然地说道,“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大丈夫顶天立地,就算死又有何妨,怎能为了自己的生死去出卖别人呢?”

  穆阳笑了笑,说道,“什么舍生取义,什么大义凛然,那都是鬼活,你要做君子,你要效仿古人,做一个迂腐的人,我可不想就此送了卿卿性命!”

  穆阳不再理睬谷浩南,笑了笑说道,“这道士呀,谁也不知道他是哪里人氏,他是今年春天到我们村的,当时来的时候,饿得快要死了,村里人救了他,从此以后,他就在村里,每天教我们读些狗屁不通的东西,有时还教我们打打架之类的,这臭道士脾气可不一般,他说一,你绝不能说二,大家都叫他地煞星道士!”

  “长臂猴,你怎么能这样说我们的恩师呢?他好歹也教我们读书习武的,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怎么能这样说老师呢?”穆阳的双手超长,村里的伙伴们都叫他长臂猴!

  穆阳并不示弱,说道,“他?他一个道士也算得上老师?什么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他能像山谷大叔那样关心我们吗?他能像山谷大娘那样照顾我们吗?真是迂腐,从书中学得一些一知半解的东西,在这里自欺欺人罢了,什么仁义道德,什么礼仪廉耻,一切都是虚无缥缈的,人不为已,天殊地灭,识时务为俊杰,你老是喜欢与我抬杠,老是喜欢搽脂抹粉进棺材,死要面子!”

  亲王殿下见他们你一句,我一句顶撞,不由好笑,走到穆阳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腿,说道,“好,真诚,坦率,我越来越喜欢你了,人活着,就要真诚坦率,有什么就说什么,千万别憋在心里,活着,不是为别人而活,而是为自己而活!”

  亲王一边说着,一边朝前走着,穆阳忙催马追上去,迫不及待地问道,“亲王,亲王,既然如此,你看能不能帮我们解开穴道,你看这山路如此难走,你让我们骑在马上,万一....”

  亲王笑了笑,挥手示意刀疤子给穆阳解穴,刀疤子犹豫了一阵,亲王笑了笑,说道,“你担心他们会跑吗?你看看这四面都是深山老林,他们能逃到哪里呢?再说还有你在,三个乳臭未干的孩子,又能跑到哪里去呢?”

  刀疤子点了点头,伸手解开了穆阳的穴,穆阳从马上跳了下来,与刀疤子并肩走向谷浩南和谷长琴跟前,一一解开他们身上的穴道,穆阳一一将他们扶下马,说道,“你看,这不要轻松得多吗?事已至此,我们又何必与亲王殿下他们过意不去呢?再说,我们又能怎么样?”

  刀疤子骄傲地点了点头,说道,“还是你小子懂事,你说得没错,识时务者为俊杰,只要你们乖乖听亲王殿下的话,到了苑月国,你们就和我们一样,都是苑月国的子民了,有数不尽的荣华富贵等着你们呢!”

  穆阳搀扶着谷长琴,笑着说道,“放心,我们长大了一定不会比你差的,一定要成为苑月国的大将军!”

  刀疤子听了哈哈大笑,说道,“好小子,难怪王爷说越来越喜欢你,好,有志气,我等着你!”

  说着,得意地跨步走到亲王殿下身边去了,大部队继续沿林荫山路前行着。

  待刀疤子走后,穆阳拉着谷长琴,走到谷浩南身边,谷浩南看着他,理也不理他,说道,“我真不敢相信,你是这样一位没有骨气之人!”

  穆阳低声地说道,“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一会儿你们走慢一点儿,最好走到队伍的最后面,山里将会出现大暴雨,山洪会爆发,你们一听到响声,就迅速往回跑,越快越好,尽快离开这里!”

  世间之事,往往与你看到的,听到的相反,谷浩南一直误解了穆阳,他故意讨好亲王殿下,其目的就是这了解开身上的穴道,这样行动起来要方便得多。

  谷长琴知道,穆阳对天气异常敏感,在城源村里,人人都知道,穆阳说今天要下雨,就一定要下雨,这可是逃命,又有谁不想逃走呢?可她舍不得离开穆阳,一起在四象书院读书的人都知道,谷长琴深深地爱着穆阳,谁要是欺负他,就算是她哥哥谷浩南也不例外,“你要是再欺负穆阳,我定让你死得很难看!”这已经变成了谷长琴的口头禅了,她低音地说道,“那你呢?”

  穆阳笑了笑,说道,“我还得跟着那个刀疤子和亲王,尽可能拖着他们,这样你们逃出去的机会会更大一些!”

  “不行!”谷长琴突然激动起来,前后的官兵都朝他们看了过来。

  穆阳笑了笑,提高声音道,“不行就算了,你好好记住我的话,到了苑月国,你不愿做我媳妇儿那是你的错,行,大丈夫何患无妻?”

  说着,大步流星地朝前走,追上了刀疤子和亲王殿下,刀疤子笑着说道,“好小子,人小鬼大,到现在为止,也不忘找女人,真有你的!”

  穆阳笑了笑,说道,“这个臭婆娘,真不识好歹,早知如此,我就不让你给他解穴了,让她在马背上好好颠簸颠簸!”

  刀疤子和亲王听了,不由哈哈大笑,刀疤子道,“小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婆娘这玩意儿呀,就是服打,你不打她,她就不听你的话,到了苑月国,我好好教教你如何驯服婆娘的!”

  “好好好,还请多多指教!”穆阳连连点头道。

  队伍继续前进着,穆阳一边走,一边不时朝身后看,他想看看谷浩南两兄妹是不是按他所说的那样走到队伍的后面,谷长琴兄妹俩也不时看他,三双眼里放射出不同的感情,谷长琴双眼朦胧,那是舍不得的目光,谷浩南则是焦虑的心情,穆阳则是着急万分,巴不得他们兄妹俩迅速离去!

  谷浩南小声对妹妹道,“听穆阳的,我们....”

  “不,哥哥,难道你忘了爹娘的话了吗?二老千叮嘱,万嘱咐我们,要我们保护好穆阳,哪怕是丢了性命,我们也得保护他呀!”

  谷浩南知道,穆阳对于他妹妹来就,就是世界的一切,她对她关爱有佳,远远超出了对自己的爱!他轻轻地叹了口气,小声说道,“我知道你心中有他,但现在是非常时期,你要相信穆阳,他就千方百计来给我们带信,就是想让我们离开,我们可不能辜负了他的用心良苦呀!好妹妹,听话!”

  说着,拉着谷长琴的手,靠在了路边,如此陡峭的山路,又有谁会理睬他们兄妹俩呢?

第四章 知风雨本领
黔风传说全文阅读作者:芍药花加入书架

  (求收藏推荐支持!谢谢!)

  队伍继续前行,风也跟着停了下来,天渐渐暗了下来,亲王对刀疤子吼叫道,“快,快让大家找个避风的地方,看样子要下大雨了!”

  刀疤子转身对众官兵道,“大家注意了,快下雨了,大家找个地方避雨!”

  众人抬头望天空,只见狭长的半边天早已被乌云遮住,本来就暗的路,显得更加暗了,就像天快黑了一般。众人听了忙成一团,大家都在找能避雨的地方!

  山间的雨说来就来,只见天空闪过一道亮光,撕破黑暗,随后就是一个震耳欲聋的雷声,那声音就好像在自己头上爆炸一般,震得人的心都颤动起来,这些杀人不眨睛的官兵,见如此雷声,有些心惊胆战起来,紧接着又是一道亮光,又是一声雷响,震得好像整个山谷都颤动了起来。

  除了雷声,还是雷声,所有的官兵都躲在了岩石下面,等待着大雨的来临,穆阳透过阴森的树林,不知谷浩南他们现在到了哪里,此时是他们最好逃走的机会呀!他不由担心起那兄妹两来。

  其实那兄妹俩早已趁乱,先是悄悄躲在树林里,随后趁着黑暗,趁着雷声,猛地往回跑!

  山间的雨,说来就来,只见瓢泼大雨从天而降,稀里哗啦地打在树叶上,山间立即朦胧一片,刚才还能看到二十步之远,现在只能看到十来步远了,雷声、闪电,雨声,混和在山谷里,山谷里顿时咆哮起来,让每个人都心惊胆战起来!猛地,起风了,使劲地摇撼着树,肆意地蹂躏着空中的雨,让雨更加疯狂,更加肆无忌惮起来,狠狠地打在每个官兵的脸上、身上,刚刚还是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官兵,此时都成了一大片一大片的落汤鸡!

  所有人中,只有穆阳默默在坐在路中间,他闭着眼睛,仰着头,任凭雨水泼在脸上,他的心早已飞到了另一边,他的心早已被这场大雨带到了几年前,这里,这里是城源山脚的鬼见谷,几年前,他曾经来过这里,他为了追逐一只受伤的兔子,来到了这里,也遇到了大雨,狂风暴雨让他迷失了方向,四周都是黑漆漆的,他大声喊叫,可与风声、雨声、雷声相比,他的声音是那么的渺小,那么的苍白无力!

  正在小穆阳孤苦无助之时,暴雨中,山谷大叔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在雨中,他矮小的身材是那样高大,他一头扎进了山谷大叔的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

  山谷大叔并没有责怪他,轻轻地拍着他的肩膀,关切地说道,“没事儿,这只是下雨,没事!”

  山谷大叔将他背在背上,一颠一簸地朝山下走去,他一边走,一边说道,“这山谷呀,名叫鬼见愁,进了山谷,遇到暴雨,就很难走出山谷了!”

  穆阳小声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到这里来了呢?”

  山谷大叔憨厚地笑了笑,说道,“我听说你进了这山谷,知道今天要下雨,我就赶来了!”

  好奇的小穆阳问道,“大叔,你怎么知道今天会下雨呢?”

  此时的雷声小了,雨也渐渐小了,他们来到了块大岩头下,大岩石是天然的避雨处,如此大的雨,里面还是干燥的,四周还有不少柴火。山谷大叔轻轻放下小穆阳,说道,“这在山里生活,就要懂得山间的规律!”

  他一边说着一边拾来柴火,点燃了,那熊熊的大火让穆阳感到无比的温暖,山谷大叔道,“在这山间行走,一定要知道山里风雨脾气,你看对面的山顶,只要你看到那山顶上有云雾,而且云雾在不停翻滚,那就证明要下雨,翻滚得越厉害,雨下得越大!”

  小穆阳顺着山谷大叔的指点,看着山谷对面的山,听得津津有味,此时他才明白,这大自然的神奇之处,“如果你早上看着山谷里涌出云雾,你可大胆进山,什么鬼见愁什么的都不怕,至少在一天之内不会有大雨来临,如果中午过后,你看见山谷里还有云雾涌动,不超过两个时辰,一定会有大雨来临!”

  对于小穆阳来说,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稀奇,是那么的深奥,他从来没有观察过大自然的一切,“其实很多东西,大自然都会告诉你的,只要你留心观察,一切都会有结果的!”

  小穆阳此时才明白,他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太多,于是他开始潜心学习起来,每天都会看山谷里的云雾,每天都会观察对面山间的云雾涌动,年复一年,他学会了观云测雨的本领,村里的男男女女都会向他请教,“穆阳,看看今天下雨吗?”

  “不会,至少在天黑之前没有雨!”只要穆阳有话,大家就可放心去田间地里劳作。刚刚进山时,他见山谷里云雾涌动,明白将有大雨来临,这才想办法通知了谷浩南兄妹俩!

  “喂,你不怕雨吗?”亲王阁下看着穆阳在雨中,不由问道。

  穆阳此时才从思念山谷大叔的思索里走了出来,他看了看大树下、石头下的众官兵,轻蔑地笑了笑,说道,“你们找到了躲雨的地方,现在不也成了落汤鸡了吗?你们烧杀抢掠,如此了得,怎么也会像我一样如此狼狈?哈哈哈哈!”穆阳见谷浩南兄妹俩离去,一切都放心了,此时他不再巴结这帮杀人不眨睛的官兵来!

  随着穆阳的笑声,突然,凌空一道闪电划过来,只听“轰”地一声,一块大石头被雷电劈开,乱石纷纷滚落到了山谷下面,躲在石头下的四五个官兵下下就没了,连一声“妈”都没来得及喊就一命呜呼!

  穆阳早就知道会有此一劫难,山谷大叔曾告诉他,正在打雷之处,不能站在岩石下,他多次观察才知道其中的道理,只有留心观察了才知道这其中的奥秘。

  “什么亲王?什么官兵?都是一些杀人不眨睛的魔头,你们不是很厉害吗?现在被老天收拾了,你们怎么不把老天也打几下?哈哈哈,报应呀,报应来了!”穆阳笑得更欢了,他希望,他希望所有的官兵都像那四五个一样,一一被雷击而死,以此解他心头之恨!

  亲王见事情不妙,一闪来到雨中,与穆阳并排站着,大声喊道,“大家不要站在石头下,小心雷击!”

  所有的官兵听到命令后,都闪到了雨中,穆阳看了看山谷,看了看天空,转身对着亲王,冷冷地说道,“没用的,一切都晚了,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试问你们的双手沾了多少平民百姓的鲜血,杀了多少无辜的百姓,就连老天也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就等死吧!哈哈哈!”

12345678下一页
扫码
作者芍药花所写的《黔风传说》为转载作品,黔风传说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黔风传说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黔风传说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黔风传说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黔风传说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黔风传说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