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回到北宋当皇帝最新章节 > 回到北宋当皇帝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回到北宋当皇帝 连载中
分享回到北宋当皇帝

回到北宋当皇帝全文阅读

回到北宋当皇帝作者:天剑客

回到北宋当皇帝简介: https://www.uukanshu.com
-------------------------------------

第一 比试(1)
回到北宋当皇帝全文阅读作者:天剑客加入书架

  宣和六年(公元1125年)的春天,大宋在每年的冬天都有全国大练兵的惯例,由乡里组织各村有武艺的师傅充当武教头向本地青年传授武艺。

  到第二年春天,再把这些人集中到县城里参加比赛,选拔前三名进行奖励,而且在下次征兵中这些人会被选中被征入禁军序列,上前线与西夏、辽作战,建功立业,各州府每年也会组织一些比武活动。

  每年的春天,禁军都会组织一次大型的比武活动,选拔优秀的禁军充任官家的近卫“班直”。

  阴历二月初六这日,禁军要举行大比武,宋徽宗赵佶是个爱热闹的人,经常在宫中唱戏,蹴鞠。

  这一次官家心血来潮,感觉蹴鞠、歌舞不够刺激,想去看看禁军比武的场面。

  这一天,官家传下圣旨,各位皇子、各宫妃嫔帝姬要随驾去看比武。皇子们高兴极了,资善堂里死气沉沉的,早呆烦了,现在能走出那个苦海已是幸事,又是去看禁军比武,可以大开眼界。

  平时虽也学习骑射,多为纸上谈兵,没什么实战,能到校场亲自看看,也可提高骑射水平,怎么会不高兴呢?

  比武的场面非常热闹,感染了场内外的许多人,就连看台上的官家也来了兴趣,皇子们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一场赛罢,三皇子郓王赵楷已经有些忍不住了,有意在官家面前露露脸,讨得官家的欢心和大臣的注意,便起身施礼道:“父皇,难得今日父皇闲暇,皇兄皇弟们也学了许久的骑射,儿臣想和众兄弟们到场里去试试,一来检阅一下儿臣们的学习成绩,二来也为今天的比赛助助兴,不知父皇意下如何?”

  皇帝赵佶正在一旁兴致昂昂的观看着操演,闻言宠溺的看了爱子赵楷一眼,神情颇有些意动。

  赵佶一生多子女,仅被俘前就生了三十二子,三十四女,在众多皇子中,最扎眼的有两个,一个是已故的王皇后所生的皇长子赵桓,另一个是王贵妃所生的赵楷,二者相比,赵桓是皇长子,且为嫡长子,在年龄和出身方面占了优势。

  赵楷尽管比赵桓小了一岁,但其才华在众兄弟中无人能及,他爱好广泛,无所不逮,学造深渊,文擒瞻丽,其诗、文、书、画造诣直追赵佶,故声望极高,群臣对他的赞誉之声不绝于耳,赵佶对他也是宠爱异常。

  对比于赵楷,赵桓除了身份高贵,别无是处,且为人古板木讷,少学术,人缘也不好,然而,赵楷毕竟是嫡长子,赵楷只能算是庶子,在确立接班人的问题上,赵佶不好冒然逾制,政和五年(公元1115年),赵佶违心地立赵桓为皇太子。

  身份问题让赵楷暂时失去了这次机会,虽然无缘太子之位,但赵楷的学业日益精进,皇帝对他的偏爱和器重也与日俱增。

  政和六年,赵佶先是打破“唐以来,皇子不兼师、傅官”的惯例,破格任命赵楷为太傅,不久又无视“宗室不领实权职事”的祖制,任命赵楷为提举皇城司(类似明朝的锦衣卫,权责极重),命其拱卫京城,侦查臣民动静,大力扶植三子赵楷的政治势力。

  此外官家宴请蔡京、王黼等宰执大臣,以及到大臣府中赐宴时,作陪的都是赵楷而不是赵桓,以至于朝臣们暗自揣测“官家已有废立之意”。

  仅仅有了权力还不行,为了增加赵楷的声望,赵佶特意让其在群臣面前展示才华,政和八年,赵佶又作出一项重大决定,让赵楷参加殿试,“有司以嘉王楷第一”。

  殿试第一名,就是状元,赵楷“廷策第一,唱名第一”,成为历朝历代皇子科举夺魁的特例,赵楷的才华摆在那里,货真价实,赵楷本应为状元,但皇帝怕天下人说闲话,便让赵楷做了第二名,此后赵楷声望大增,更是春风得意,出入禁省,不复限朝暮,大有取代赵桓之势。

  宣和四年(公元1122年),宋金联合伐辽,皇帝赵佶本令赵楷担任宣抚司副使,协助宣抚使童贯伐辽,捞取军功资本,因前线战事不顺,恐爱子有失,未能成行。

  如此形势下,王黼、童贯、梁师成、蔡京、蔡攸等权奸早已心如明镜,纷纷见风使舵,不断地在皇帝面前说赵楷的好话,赵桓太子之位已经岌岌可危。

  众皇子一听,十分高兴,也一起附和道:“请父皇检阅儿臣们的成绩。”

  赵佶含笑抚须,环顾了一下身侧的众皇子,见众人都是一副兴致盎然,跃跃欲试的样子,惟独侍立在身侧的太子赵桓一脸平静的低着头,似乎丝毫不为所动,心下微有些不快。

  “太子怎么不说话?可是不愿意?”赵佶收起笑容,面色微冷的道。

  “皇兄莫不是担心技艺不精,让父皇失望?”赵楷一脸挪瑜的说道,似乎很乐意看到这样的场景。

  “是啊,皇兄快答应吧,切莫扫了父皇的兴致。”其他皇子们也都纷纷鼓动道。

  赵桓平静的扫了众人一眼,目光在赵楷身上微微停留了一下,旋即对着赵佶深施一礼道:“儿臣并无异议,一切听父皇安排。”

  他是赵桓又不是赵桓,准确的说,身体是原主人的,灵魂却来自现代——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有志青年,名字碰巧也叫赵桓。

  自从一年前魂穿到大宋的皇太子身上后,赵桓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慌张,为了不使身份泄露,惹出麻烦,他全力扮演起了大宋皇太子的角色,处处低调示人。

  一段时间下来,身边的亲信包括皇弟皇妹们都没有发现他的异常,侥幸蒙混过关了。

  皇帝赵佶一向不大待见这个皇长子,见其应对还算诚恳得体,也就不再追究了,看着跃跃欲试的众皇子们,只是笑道:“皇儿们一定要小心,不要伤着人,比武就算了吧,只是拉拉弓,射射箭,让朕看看皇儿们学得如何。”

第二 比试(2)
回到北宋当皇帝全文阅读作者:天剑客加入书架

  圣旨一下,皇子们十分高兴,等众皇子换好行藏,起身下场,各宫的娘娘们都过来叮嘱儿子要小心,不要磕伤了,碰伤了,又帮儿子整理好武牟服,提心吊胆地看着儿子们争先恐后的走上了禁军校场。

  场外的禁军和百姓们见诸皇子上场助兴,自然是一阵阵的欢呼,此时,早有禁军将佐把弓箭靶子准备就绪,十几个成年皇子们均射了三十步的靶子,大多射中了。

  场上一片雷动欢呼,众皇子们后退了数十步,开始射四十步外的箭靶,这一次射中的只有太子赵桓、三皇子郓王赵楷、还有九皇子康王赵构三个,其他诸王连射了两场,均立在一旁休息,见到太子赵桓又闲庭散步似的悠然向后退了十余步,赵楷很不服气,这场比试可是他发起的,目的就是为了显摆一下自己近年来苦练出的武艺,若是能顺便再打压打压这个已经很不受宠的太子哥哥,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没想到这个大哥还真有两把刷子,竟然撑过了两轮没有当场淘汰!赵楷自然不愿丢了面子,也跟着后退了。

  九皇子康王赵构知道自己的极限不过是四十步左右,再远恐怕就射不中了,见两个兄长在这边较上劲了,心想与其到时候出丑,不如就此收手,落个大方。便笑笑放下了弓矢退立在一旁观看。

  等赵楷哗哗哗退到赵桓旁边后,看了看靶子大概已在五十步开外了,心中已无十足的成算,也不敢太过托大了,这才止住了步,把手中的黄桦弓一扔,向旁边一伸手,那边早有禁军送上一张一石的精良铁胎反曲强弓。

  他握紧了铁胎弓,伸手抽出一根箭,搭上弓弦,仔细瞄准后,方射出一箭,不一会儿,那边传来一声击鼓声,已知中靶了,而且距离靶心只差一线,不由大呼了口气,稍稍心安,他斜眼看了看身边不远处的太子赵桓,目露挑衅之色。

  赵桓见赵楷箭中靶心,也不心慌,他前世就是个体育运动员,专司骑马与射箭的训练,有着数十年的苦功,退役前也曾获得过不少国家级荣誉,拉弓射箭本是他的拿手好戏,根本就不担心输给这个便宜弟弟。

  手中握着一张六斗的黄桦反曲弓,拉了拉弓弦,感觉射五十余步箭靶力道已经轻了点,他也把手中的弓一扔,伸出空手,一名禁军早已手提一张新弓立在一旁,见赵桓伸手,忙递了上去,赵桓拉了拉弓弦,又低头看了看,感觉尤有余力,把新弓向旁边一扔,道:“拿张一石五斗的。”

  这禁军稍稍一惊,然后清醒了过来,忙跑了去,不多时双手捧着一张更大的弓走来交给赵桓,赵桓看了看,又拉了拉弦,一石五斗的弓至少需要一百五十斤的气力才能拉得动,赵桓拉了几次弓弦后就感觉双臂有些吃力,知道一石五斗目前已是他的极限了。

  看着手中制作精良的铁胎弓,赵桓似乎很满意,抽出箭矢,搭上弓弦,稍稍瞄了下,随着箭矢如闪电般飞驰而出,瞬息之后,只听“嘭”的一声,那边传来了一声巨响,箭矢不仅正中靶心,更是一箭把靶心击穿,木屑纷飞!

  一阵寂静过后,靶场外突然传来了山呼一般的击掌赞扬之声,禁军和百姓们纷纷高呼太子神射,欢呼声瞬间淹没了靶场!

  赵楷的俊脸憋得通红,再看向高台上,不仅宰执王公们交头接耳,频频点头,连官家赵佶也是手抚短须,目露着一丝赞赏的微笑。心下更是妒意大生。

  狂热的欢呼过后,赵楷来到赵桓面前小声道:“我们比举沙袋,你敢不敢?”羞愤之余,赵楷连对兄长的敬称都省了。

  赵桓微微笑了笑,也没出声,就随着赵楷向场那边走去,其他皇子们见风头正盛的老三和太子较上了劲,也不参赛了,站在一旁看热闹。

  赵楷和赵桓每人手里都提一个一石的沙袋屈腿挺身,随着裁判的一声令下,二人均提起了沙袋,双臂平举,向前走去。

  开始三十多步还没感觉到什么,可到五十步时,赵楷就有点喘粗气,到了九十步,他的双臂再也举不平了。

  好不容易到了终点,赵楷忙把沙袋放下,一边喘气一边看太子赵桓,只见此时的赵桓,仍两臂平举,不紧不慢向前走,越过了终点,仍向前走了十几步,赵楷这才意识到太子哥哥的臂力过人,非自己所能比,于是红着脸,对着赵桓阴阳怪气的道:“看大哥平日里一声不吭的,没想到竟有如此箭术和臂力,藏的可真够深的,到是让小弟看走眼了啊!”

  赵桓平复着呼吸,对那边赵楷投来不善的目光微微一笑:“呵呵,微末之技怎入得了三弟之眼,三弟平日里公务繁忙,箭术和臂力不及我,想必只是生疏了而已,万万不可过谦啊!”

  赵楷也哈哈一笑,道:“大哥可真会说话,论武艺么,小弟承认不如你了,不过论文采么——嘿嘿”说到这里,赵楷傲然一笑:“小弟至今还没输过谁!以后咱们兄弟有的是切磋的机会,大哥到时候可不要让小弟失望啊!”

  赵桓也不卑不吭的回道:“三弟若有兴致,大哥一定随时奉陪!”

  比试结束,场内自然又是一阵阵喝彩声。

  这场比武,皇子们出色的表现让皇帝赵佶大涨颜面,场中的禁军将佐和王公大臣们每人都得到了一比不菲的赏赐,群臣在皇帝面前少不得为皇子们吹嘘几句,特别是太子赵桓,平日里一向低调示人的他,如同一匹突然闯出的黑马,引起了皇帝和宰执王公们的注意。

  皇帝虽然不怎么喜欢这个皇长子,但这一次在公卿百僚面前毕竟是给自己涨脸了,太子勇武过人,作为老子的他与有荣焉,心中不由生了几分好感。

  这场比试也让他对这个皇长子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原来他并不是唯唯诺诺,一无是处的,至少力大过人,箭术高超,在勇武上已经不输前朝太子了。

第三 考校
回到北宋当皇帝全文阅读作者:天剑客加入书架

  等观操结束,众臣和皇子宗亲们相继散去后,赵桓也准备打道回府,恰在这时,官家的御用大内监张迪朝他快步走了过来,尖着嗓子道:“太子殿下请留步。”

  赵桓闻声止步。

  张迪紧跟着说道:“官家召殿下到睿思殿问对。”

  “知道了。”

  赵桓应了一声,二话不说便跟着张迪朝着睿思殿的方向行去。

  走在路上,因为不知道官家召见的意图,赵桓心下不禁有些忐忑,看了眼迈着小碎步在前面引路的张迪,他快步赶了上去,脸上布着温询的笑意:“敢问张都知,可知父皇召见孤所谓何事?”

  张迪年逾不惑,腰宽体胖,眉骨微微耸起,一对细眼时常半眯着,看似慵懒,实则精华内敛,充满着狡黠市侩之气,闻言放缓脚步,斜视了赵桓一眼,不冷不淡的回道:“圣意难测啊,奴婢不过是秉承上意宣谕,哪会知道那么多?等入了睿思殿,殿下自会知晓了。”

  碰了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赵桓知趣的闭嘴不再询问了,张迪是官家跟前的宠臣,又是内监头子,在宫内和宫外两方面都声势烜赫,自然用不着巴结他这个随时面临着被废黜的太子,有这态度并不奇怪。这种赤裸裸的势利刚开始赵桓还有些不适应,不过在宫内呆久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魂穿后的赵桓深深的明白自己的处境并不乐观,身体的原主人是个平庸懦弱之辈,虽然贵为皇太子,存粹是生得好,数十年下来却没能积累到多少政治资源,反而越来越不受宠,随着三皇子赵楷的强势崛起,双方的力量此消彼长,随时面领着被废黜的危险。

  所谓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处在他这个位置上实在太尴尬了,退一步粉身碎骨,进一步登顶九五,从古以来没有哪个被废的皇太子能活着看到新皇登基的,他几乎无路可退!

  所以想要改变这种被动的局面,只能想办法得到父皇和群臣的认同和赞许,这样才有号召力,能聚拢政治力量,积累出人脉,才有和其他皇子们抗衡的资本!

  穿越后的这一年多以来,赵桓表面上低调谦卑,内地里却没闲着,他一直在苦读诗书,钻研文字和画画,亏得有身体原主人的记忆和书画老底在,省了不少功夫,他知道,想要得到便宜老爹赵佶的认同,就必须要投其所好,必须和三皇子一样,懂画画,能写一手好字。

  以后在切磋字画诗书的技艺中,才能得到官家的赏识,才能稳固他的储君之位。

  这段时间,赵桓除了认真写字,作画,空闲的时候,也会时常看看古时的名人墨宝,揣摩前人的技法,一番心血下来,总算有所斩获。

  站在睿思殿外的飞檐下,在等候垂询的过程中,赵桓还有点时间梳理思绪,但越想心下就越沉重,索性不再想了,站在一旁看着朱红殿柱上的花纹。

  等副都知张迪宣其进殿时,赵桓略略紧张了一阵,到了殿内,值殿的小内监看见太子殿下被带进来了,用十分轻柔的动作,轻轻打起珠帘,让太子进去,一股氤氲而又浓郁的香气,从博山炉中喷射而出,弥漫在整个殿堂中。

  殿内除了官家本人以外,只有两名宫女远远地伺候在御案之侧,显得异常空阔。

  小内监把太子一直引到御前,低声唱道:“太子殿下宣到!”

  官家这会儿正俯身御案上,似欲提笔写字,见赵桓进来,官家放下了手中的鼠毫玉管笔,对赵桓莞尔一笑,说道:“太子今日在校场表现十分不俗,朕心甚慰。”

  赵桓躬了躬身,谦卑的说:“都是父皇教导有方,儿臣不敢居功。”

  赵佶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向来喜好文艺的他并不想在这上面多费口舌,他用谈家常似的口吻询问起了赵桓的日常生活:“朕听闻太子最近读书颇为勤勉,不知都读了些什么?”

  “回父皇,儿臣《春秋》《汉书》、《后汉书》、《史记》等都已经读完了,正准备拜读本朝大学士司马相公(司马光)的《资治通鉴》。”

  “嗯,字呢?写得怎么样了?现在是在写楷书,还是写行书?”

  “儿臣迟钝,写字长进不大,翰林先生们说我基本功不够扎实,多写写小楷会有好处。”

  赵佶听后似乎很满意,看了看赵桓又道:“当今书法家,可曾知道?他们的作品见过没有?”

  “儿臣早听说我朝书法家辈出,自成一家者就有苏轼、黄庭坚、米芾、蔡襄诸人。他们的字,孩儿曾有幸见过几幅。”

  赵佶听完,饶有兴致的道:“太子,你看他们的字有何特点?能否说给朕听听?”

  赵桓闻言,略为踌躇一下,慎审地回答道:“父皇,赎儿臣学识浅陋,对他们的字也未及细看,不敢妄谈。儿臣只谈谈对他们字的肤浅看法,说错之处,望父皇宽恕。”

  赵佶稍稍点头,赵桓得了鼓励,神情有些焕发,他的奏对也越发流畅:“依儿臣看苏学士是画字,黄庭坚是描字,米芾是刷字,蔡襄是刻字。”

  赵桓还未说完,赵佶脸上的微笑渐渐消失,露出一丝惊讶之色,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赵桓道:“此话怎讲?太子可细细道来。”

  赵桓稍稍斟酌了一下语句,便娓娓道来:“那苏轼生性狂放,所书尤擅行、楷,用笔丰润,挥洒自如,浓淡相间,疏密有致,如同绘画一般。

  黄庭坚写字如同描红,笔笔用力精雕细描,虽略显得呆板但也透出潇洒飘逸。

  米芾的行草,颇得献之之风,飘若浮云,矫若惊龙,端秀清新,浑然天成,如握刷在手,一挥而就。

  蔡襄的字如同在石板上刻的一般,苍劲有力,力透纸背,有些笔画虽细若蚊足,仍是入木三分。”

  赵桓一口气说完,刚停下来,赵佶便击掌赞道:“说得好!太子对本朝诸位名家书法的见解颇有独到之处,朕闻后颇有启发,可见太子平日里对写字还是颇用功的,朕心甚为喜悦。

  读书写字的好习惯要继续保持,读书可以修身,写字可以养性,多读多写定能受益匪浅!”

第四 赏赐
回到北宋当皇帝全文阅读作者:天剑客加入书架

  “儿臣一定谨记父皇教诲,方才是儿臣情急之下的胡言乱语,如有不妥,请父皇原谅。”

  “罢了,罢了,太子不必如此谦虚。”赵佶深深地看了赵桓一眼,说道:“太子见识不凡,读书写字大有长进,朕心甚慰,有赏!”

  这时大内监张迪突然从帘后如同猫儿般钻了进来,迈着轻柔的步伐快步走到了御座的后面.赵佶回过头去,随口吩咐道:“张迪,太子射艺不俗,平日里练习骑射,少不得一匹良马,你可陪同太子前去天驷监,让太子自己挑选一匹良驹,连同朕前日用的那副八宝鞍辔,一并赐与太子,你可要小心伺候,不得疏忽!”

  “儿臣并无殊功,怎敢觊觎父皇的非分之赏?”赵桓闻言变色,忙躬身推辞道。

  御赐鞍马对臣下是一种莫大的殊荣,太子即便是储君,没登基之前依旧是官家的臣下,赵桓此前虽为太子,只是占了嫡长子身份的便宜,从小到大几乎从没得到过官家的赞赏,自母妃王皇后病逝后,在宫中失了庇护,一直战战兢兢的谨慎活着,似乎已经习惯了被冷落,被忽略,面对突如其来的恩赏,颇有些诚惶诚恐。

  可是恩典既然降下了,官家就绝不允许太子再有半点儿异议,他连声催促太子快去选马,不得推辞。

  赵桓退出殿外,心中暗喜,便宜老爹对自己的对答甚为满意,感慨一年多的苦心钻研没有白费,总算为身体的原主人挣回点面子。

  他带着一丝欣喜的心情,与张迪一同前往天驷监去挑选良驹,一路上张迪不复之前一脸冷漠的表情,一张老脸笑得如同七月里的菊花,当他看到官家恩赏赵桓后,态度立马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对于官家给予恩宠的人巴结、讨好,这已成了他与生俱来的一种本能。

  在宫廷政治中混了几十年,他牢记恪守可四句格言,要牢牢捧住得势的人,要坚决踢开那些霉官儿,要念念不忘地记得应该牢记的事情,要了无痕迹地忘记应该忘记的事情。

  这四句格言看似简单,却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到的,需要把人情、道德、脸皮全部丢弃,眼中只有纯粹的利益关系才行,放眼宫内宫外,能做到的可谓寥寥无几,他们一个个不是位列宰执,就是内监大佬!他张迪能有今日的地位,靠的就是这四句格言!

  这种丝毫没有保留地形之于辞色的行为,已让赵桓领教过了无数回,这厮简直就是个变色龙!趋炎附势的本事真是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了!

  “殿下今日圣眷不凡,得赐良驹,咱家能与殿下一道挑选良马,甚是有幸啊!”

  “哪里,哪里,天子厚赐,本宫也甚是惶恐呢!”赵桓不愿得罪这个官家跟前的红人,不得已虚与委蛇道。

  “殿下休得过谦!官家前些日子一直忧心国事,今日因为殿下的一番出彩应答,一扫阴霾,圣颜大悦,咱家这心里瞧着也开心呐!”

  赵桓谦虚一笑,岔开了话题道:“待会去天驷监,还要麻烦张公公指引了。”

  “省得!省得!这事儿啊包在咱家身上!说句掏窝心子的话,那天驷监里可着实有不少好马,清一色的塞上和河湟地区的河曲大马,禁军都分不到一匹哩!有咱家搭手,保准殿下能挑到匹千里良驹!”张迪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说道。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在张迪的刻意亲近下,双方的关系似乎一下子亲密了许多,赵桓表面上客客气气,内里不免还要与这个老狐狸划开点距离,不然哪天指不定被他卖了,还要帮他数钱呢!

  当两人路过一片马球场子时,突然听到一阵嘈杂声夹扎着阵阵的惊叫。

  赵桓闻声看去,在马球场子中间一个穿着娉娉婷婷的骑装的年轻少女正在努力驾驭着一匹白马,那匹马的全身都是白色,光泽发亮,就像缎子一样,四条腿修长有力,充满着狂野、高贵的气息。

  不过此刻她显然陷入了进退两难的麻烦之中,那匹白马并不是个安分的主儿,两只前蹄不停地在地上刨,头也拼命地向上仰着,年轻的美丽少女显然有些驾驭不住,只能死死的拽着马缰绳,随着马儿左右跳跃,几次险些摔落下马,眼看着就要被甩出去了!

  四周围了一群宫女和小内监,一个个想上又不敢上,只能在一旁拼命的呼喊,还有几个穿着窄窄小小骑装的帝姬公主们,看到这情形,一个个吓得花容失色,早已乱了方寸,不知如何是好了。

  形势危急,赵桓已来不及多想,他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过去,奋力拨开人群,在离马只有数尺之远时,一把抓住了马络头,双脚一顿,腾身跃起,在空中一个转身,落到了马上,在握住马缰绳的同时,把美丽的少女也搂在了怀里。

  白色骏马猛然间被人遏制住,仿佛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不由得狂性大发,不停地颠跳腾挪,赵桓的骑术虽然十分不俗,无奈怀中抱着一个人,行动范围大大受限,几度险象环生,怀中的美丽少女也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整懵了,失去了应变能力,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身后的青年身上。

  白马颠跳了好几次,见依然甩不掉背上的那对男女,愤怒的打着响鼻,她撒开蹄子,一下子向前狂奔了十几步,然后一个急刹车,突然停下,后臀猛然耸起,马上的赵桓和年轻少女经这一整,顿时失去了重心,头下脚上,眼看就要被甩下去了。

  千钧一发之际,赵桓一个甩镫,把美丽少女死死抱在了怀中,自己则充当了肉垫,慌乱中连忙缩头,双肩一拢,肩部最厚实的部位最先摔到了地上,一时间腹中内脏剧烈翻滚,紧接着便是一阵头晕,天旋地转,在昏厥前的一瞬间,赵桓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今日难道要挂在这里了吗!”

第五 柔福
回到北宋当皇帝全文阅读作者:天剑客加入书架

  翌日,太子府。

  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紧闭着双眼,躺在床榻上,他眉骨奇高,面目英挺,只是有些消瘦,白皙的面庞隐隐染上了一层蜡黄之色。

  床榻旁有个朱红色几案,几案两旁各放置了一个蒲团,蒲团上跪坐着一个襦裙少女和一个宫装少妇。

  “太子哥哥是为了嬛嬛才落马的,若是太子哥哥有个三长两短,嬛嬛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襦裙少女一脸自责得道。

  她是王贵妃的爱女,郓王赵楷的同母兄妹,爵封柔福帝姬①,虽然只有十六岁不到,但是,已经出落成一个大美人了,长得很漂亮,瓜子脸,面白如雪,浓浓的眉毛下长着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只是此刻眼眶通红,显然刚哭过不久,我见尤怜。

  宫装少妇拍了拍柔福帝姬的手臂,安慰道:“郎中已经为殿下诊断过了,说殿下脉搏正常,气息平稳,就是脑子受了些震荡,只要能醒来便没有什么大碍了,帝姬不要再自责了。”

  “太子哥哥真的不会有事儿么?”柔福听后心情果然好了很多,只是还有些放心不下,当下又转过头望向了床榻上的青年。

  突然,青年“嗯哼”地轻声呻吟了一声,眉头微皱着似有苏醒的迹象。

  “太子哥哥好像醒了!”

  柔福揉了揉眼睛,确定没看错后,不由得一阵惊呼。

  床榻上,赵桓的脑子在一阵刺痛过后,意识重新回到了身体里。

  “我竟然没死?”

  赵桓不信邪的睁开了眼睛,入眼的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帷帐,旁边一个宫装少妇和一个襦裙少女围着床榻正一脸激动地看着他。

  “太好了!太子哥哥你终于醒了!”

  柔福帝姬并没有注意到赵桓的一丝窘迫,因为过于激动,香腮雪里泛红,一笑露出了两个小酒窝。

  “上天保佑,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看到夫君醒了,太子妃朱氏长舒了一口气,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喜气,心口压着的一块大石终于放下。

  赵桓有些尴尬的道:“那个,让娘子和帝姬担心了……”

  朱氏坐在塌边,用手轻抚着赵桓的头顶,笑说道:“妾身还好,倒是帝姬,这次确实为你担惊受怕了好久呢!”

  “咳咳,是么?”

  赵桓轻咳了一声,掩饰了内心的尴尬。

  柔福闻言面色一红,声如蚊呐的说:“姐姐快别这么说,昨日在马球场上,如若不是太子哥哥,嬛嬛现在恐怕已然魂归地府了……”

  赵桓昨日所为对柔福来说确实是个救命大恩,只是赵桓刚刚苏醒,心神还不怎么稳固,不知道该怎么回复这个平日里交集很少的妹妹,场面一下子有些尴尬了起来。

  恰在此时,有内侍匆匆地朝寝室跑来,看到赵桓已然醒来,顾不得欣喜惊讶,朝太子妃朱氏和柔福帝姬揖了一礼后禀道:“贵妃娘娘那儿的田殿使来了,说要请帝姬回宫。”

  “让田殿使在正堂稍后,说妾身随后就到!”

  朱氏刚刚吩咐完,正要准备动身,寝室外已经响起了一片脚步声,等内侍返身推开室门,田文已经呆了一干小使宦官们到了卧室门首。

  “仓促拜访,多有叨扰,还望太子妃勿怪!”

  田文是内侍省衙班,凝元殿使,品阶虽然不高,在内廷中地位却是不低,兼之是王贵妃的心腹亲信,也算是一方大佬了,所以见到太子妃朱氏,田文只是微一拱手,便算是见了礼了。

  朱氏点了点头,道:“田殿使的来意妾身已然知晓,就看帝姬的意思了。”

  田文点了点头,走到柔福跟前行了一礼,说:“帝姬,天色不早了,随老奴回宫吧。”

  柔福撅着小嘴,有些不情不愿的说:“太子哥哥哥刚刚苏醒,嬛嬛不放心,不想回去。”

  “娘娘担忧帝姬安危,催得甚紧,务必让老奴把帝姬带回宫,帝姬别让老奴难做啊,娘娘的脾气您是知道的,老奴不敢不尊。”田文面带微笑的道。

  “可是……”

  一旁的朱氏看出了柔福帝姬的犹豫,赶忙上前打了个圆场:“既然贵妃娘娘催了,帝姬就早点回去吧,不要让娘娘担心。帝姬若是不放心殿下的伤势,大可明日再来探望,也不在乎这一时半会的。”

  柔福咬着嘴,犹豫了片刻,终于点了点头:“那嬛嬛明日再来吧。”

  有些犹豫不舍的看了眼床榻上的赵桓后,柔福跺了跺脚,随小使宦官们出了寝室。

  田文并没有跟着出去,他挥手召来了一个托着黑漆木盘的小内侍,走到床榻旁,对半躺在床榻上的赵桓道:“贵妃娘娘很感谢太子殿下,这是小小意思。”

  说完掀开了盖在托盘上的绸布,金亮的光芒喷涌而出,五十两一块的金锭整整齐齐的排了四排,一时间刺得人有些睁不开眼,初略一估,怕不是有千两上下。

  自东汉末起,中国的黄金产量就非常的少,在唐宋时期,全国年产金不过数万两,金价极贵,千两黄金足抵得上宰执大臣数年的俸禄、寻常人家数十年的花费,而且收藏价值远大于实际价值。

  赵桓看了眼托盘上刺目耀眼的黄金,又看了眼站在田文身后的太子妃朱氏,微微摇了摇头,说:“这钱本宫不要,烦请田殿使带回去吧。”

  田文笑眯眯的说:“这是娘娘的一点心意,殿下莫不是嫌少?”

  “田殿使误会了,柔福帝姬好歹算是本宫的妹妹,哥哥救妹妹本是应该的,怎么能要酬劳?”

  “只是,殿下若是不收的话,娘娘恐怕会不开心的呀!”

  赵桓歉意一笑,说:“本宫知道,感谢贵妃娘娘的美意,可本宫还是不要,本宫救柔福不是为了想要得到酬劳的。”

  ①帝姬:北宋徽宗时,曾改“公主”为“帝姬”。政和三年(1113年)因蔡京建议,宋廷仿照周代的“王姬”称号,宣布一律称“公主”为“帝姬”。这一制度维持了十多年,直到南宋初才恢复旧制,仍称帝女为“公主”。

123下一页
扫码
作者天剑客所写的《回到北宋当皇帝》为转载作品,回到北宋当皇帝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回到北宋当皇帝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回到北宋当皇帝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回到北宋当皇帝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回到北宋当皇帝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回到北宋当皇帝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