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诡楼逸事最新章节 > 诡楼逸事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诡楼逸事 连载中
分享诡楼逸事

诡楼逸事全文阅读

诡楼逸事作者:莫言春秋

诡楼逸事简介:大学刚毕业的他,独自到珠三角一个偏远小镇找工作,经网友介绍,租住在一栋诡异的出租楼里。阴差阳错,他竟然与一个性格古怪、不近人情的“伪哥”租住了同一套房……更令他惊奇的是,这座诡异的出租楼还有许多性情古怪的家伙,他们都是有故事的人…… https://www.uukanshu.com
-------------------------------------

诡楼逸事最新章节三十八圈内规则
三仇人相见
诡楼逸事全文阅读作者:莫言春秋加入书架

  林伟阳一边揣摩韩雪话语里的言外之意,一边吃力地拖着行李上二楼。正对着楼梯口的两间房门上钉着的,就是“B”和“C”号牌。

  林伟阳毫不犹豫地走到“B”号房门前,门上有锁孔,没有读卡器,他估计,钥匙是用来开大门的,门卡大概是开房门的。

  他把钥匙插进锁孔,正合适,拧了几下,门没开,里面拴上了暗锁。

  林伟阳只好使用最原始的叫门方法——敲门!

  “谁呀?”林伟阳敲第五遍的时候,里面传出一个极不友好的询问声。

  “我,跟你合租的!”林伟阳答道。

  里面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拖鞋声,接着,门被打开,一张白森森的脸伸了出来!

  林伟阳被吓得惊叫一声,往后倒退几步,脚下的行李一绊,他一屁股跌坐在地。

  白森森的脸似乎意识到自己脸上的面膜把人吓到了,连忙过去把林伟阳从地上拉起来,又七手八脚把林伟阳的行李搬进屋内。

  忙完,白森森脸凑到林伟阳的身前盯着他看了一阵:“咦?怎会是你?公车上的猥琐男!出去!”

  “喂!我叫林伟阳,是来这里租房子住的,不是什么公车猥琐男,你认错人了!”

  “哈哈哈,阳痿淋?阳痿,还得了淋病?你在游泳池中的枪吧?怪不得在公共汽车上猥猥琐琐!”白森森脸的狂笑,是林伟阳听过的最粗犷、最饱含鄙夷的狂笑。

  “喂!朋友!我好像不认识你也!你别含血喷人好不好?”林伟阳有点生气了,他虽然脸皮不薄,但被人这般当面羞辱,他还是有点受不了。

  “不认识我?不见得吧?”白森森脸把脸上的面膜一点点扯去,用肩上的毛巾把残渣擦干净:

  “你敢说你不认识我?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点,小爷是谁!”

  林伟阳感觉此人的声音很熟悉,但确定自己没见过此人。当那张令他一辈子无法忘却的脸凑到他面前时,他惊呆了!

  “你是公车上的‘伪哥’?”

  “哼,你不是说不认识我吗?还记得下车时,我对你说过的话吗?再让小爷见到你,小爷削你!”

  “朋友,我没招惹你好不好?你能不能讲点道理!在公共汽车上,你是怎么侮辱我的,你总该还记得吧?我骂你了吗?我对你动手了吗?”

  “你还说没招我!你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旁边站着一个老人家,你坐在位子上视而不见,你是个人吗?不让座也罢了,你干嘛调戏旁边的小姑娘?你把九零后的脸都丢光了!”

  “没有!我承认我没给老人让座。但我有苦衷。我从梅县老家来顺德,乘的是那种全封闭的豪华汽车!坐我邻座的一个哥们把鞋子脱了,他的臭袜子熏得我一路呕吐。我的胃现在还难受呢!公共汽车上,你没见我捂着肚子吗?我要是站起来,肯定呕吐!”

  “那你也不能摸人家小姑娘的大腿呀?”

  “谁说我摸她大腿了?那是膝盖好不好?”

  “哼,终于还是承认了!你果然是个猥琐男!吐得七荤八素,还有心思性骚扰,要是好好的,还不当众猥亵呀你?”

  “大哥,我裤子上的秽物脏了她的裤子,我是征求过她的意见,才用纸巾帮她擦掉的!你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她,她还在我的衣兜里放了一张卡片呢!如果我是猥琐男!你就是变态狂!用语言骚扰了我足足四十八分钟零两秒,期间变换了六种方言骂我,包括我的家乡话——客家话!把客家话说得这样烂,我鄙视你!”

  “既然我骂错你,你干嘛不还口?”

  “我干嘛还口?跟疯子对骂永远无法取胜,因为,你会把我从正常人的思维拉到疯癫的状态!我何必理会?”

  “你说我是疯子?你侮辱我,小爷削你!”

  “要削快削,圆的方的尖的你随意,削完了,我要收拾房间!”林伟阳把双眼一闭,等着对方削他。因为,他眼前的这位小爷,是一位如假包换的纯娘们!他不喜欢跟娘们较劲!

  “别以为你闭眼等死,小爷就会给你活路。告诉你,落在小爷手里,我一定弄死你!”言毕,她汲着拖鞋,吧唧吧唧地走到客厅的沙发上躺下,重新对着镜子敷面膜。

  林伟阳终于摆脱了纠缠,他感觉自己累得快要散架了,用门卡把一间房门打开,把东西搬了进去。顺手把门边的电闸拉上。

  这是一间收拾得挺干净的小房子。不大的衣柜,质量挺不错的小床、书桌、小书柜,椅子……除了没厕所,什么都不缺。林伟阳相当满意!

  把行李归置好,他在小床上躺了一阵,觉得非常有必要跟外面的“伪哥”沟通沟通,缓和一下两人的关系。

  他从行李袋中拿了一包牛肉干走出厅子,把牛肉干放到茶几上,他想起韩雪对他说的话,客厅已经被对方租了。

  “朋友,我能坐下跟你聊聊吗?”

  “伪哥”点点头,向他伸出了五根手指。林伟阳会意,对方只给他五分钟的时间。

  林伟阳赶紧坐下:“朋友,虽然你五小时内骂了我两回,但都是误会,我不怪你。有缘千里来相会,以后同住一间屋子里,还请多多原谅、多多包涵。”

  “伪哥”含混不清地嘟囔了几句,林伟阳一句也没有听明白。坐了一阵,感觉已经够五分钟了,赶忙站起来要回房间。

  “伪哥”从长沙发上蹦起来,噼里啪啦走到他面前,向他伸出巴掌。

  “五元!”她说的这两个字,林伟阳竟然听清楚了!

  “什么五元?凭什么给你五元?”

  “伪哥”把嘴角周围的面膜扯掉:“我刚才不是对你做了一个手势,用客厅一天五元吗?你坐下了,代表你已经答应。别给我耍赖哈,小心小爷削你!”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林伟阳只好说:“等着。我去给你拿。”他从房间的荷包里把摩的司机找回的五元零票全放进“伪哥”的手里。

  “伪哥”拿着零票,扔进茶几下的一个饼干盒里,里面有不少一元、五毛的零票。

  看看台面纹丝未动的牛肉干,一个报复的计划浮上林伟阳的心头。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

  “秦戈,秦戈,开门,是我,韩雪!”

  “伪哥”过去把门开了,韩雪溜进屋内,把林伟阳推进房间,急急地说道:

  “阳痿哥,我们快点,要是让我姐知道了,她会把我斩立决的……”

二被迫合租
诡楼逸事全文阅读作者:莫言春秋加入书架

  “妹妹,你说的‘很合适我’是什么意思?四楼住的是个男的?”

  小姑娘一脸邪笑道:“不是,她是女的。”

  “女的?女的跟我一个大男人合租一套房子,她不怕我是一头‘嗷呜——’!”面对年轻貌美的女子,林伟阳的幽默感从来都是黄河泛滥,他仰头做野狼吼叫状。

  “帅哥哥,这年头色狼没有雌雄之分的好不好?谁被谁‘嗷呜’掉还说不准呢!”

  “妹妹,能不能向我透露点,那位女的长啥摸样?漂亮吗?”

  小姑娘从柜台的抽屉里拿一张纸巾递给林伟阳:

  “帅哥哥,擦擦你嘴角的口水吧!看你帅帅的,原来坏坏的!你不是来租房子的吗?难道专为招惹母色狼而来?”

  “不不不,妹妹,你误会我了。你不是说可以男女合租吗?我既然没有选择的余地,也只好认了。不过,我总可以预先了解一下同居租客的信息吧?”

  “对,你的要求很合理。告诉你,帅哥哥,四楼那位姐姐很漂亮哟,身材高挑,气质高雅。更难得的是,她已经付清了整套房子三年的房费,要是你令她满意,说不定她不要你的房租喔。”

  “不要房租?那她凭啥愿意跟我分享她的空间?难道她是……”林伟阳做鸡啄米状。

  “帅哥哥,你想什么呢?你的灵魂好污浊也!我家的‘爱琴港湾’不是‘猪笼城’,对租客是很挑剔的好不好?没有本科以上学历,是不能租进来的!这里不会有你想的那种女人!四楼姐姐失恋,想找个男的合租解闷,没什么不妥吧?”

  “那,她有没有提什么条件?”

  “男的。身高176厘米以上,要健壮帅气,最好皮肤带点热带风情。帅哥哥,你适合她的要求哟。”

  林伟阳得到小姑娘的赞扬,心头很是得意,他做了一个很“谢四哥”的表情强调道:“哦?真的吗?”

  小姑娘大概没有看过绿帽王父亲主演的电视剧,不知道谢四哥是个什么东西,所以读不懂林伟阳的表情。小姑娘的反应让林伟阳觉得自己挺“奥特”。

  “帅哥哥,你的身高超过176,肤色健康中带着临过期朱古力的色泽。挺‘面’的!”

  “妹妹,是‘men’不是‘面’。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临过期的朱古力色是什么颜色?”林伟阳矫正小姑娘的读音。

  小姑娘脸一红,对林伟阳道:“行,你等一下,我帮你打电话问问她,让她下来看人。”

  小姑娘从抽屉拿出手机打电话。林伟阳从她的电话里听到对方已关机的提示。

  “帅哥哥,不好意思,那位姐姐的电话关机了,我帮你安排二楼的那套房子如何?”

  林伟阳也有些失望,他低声问道:“要不,我在这里等等?一个小时后,你再打她电话?”

  小姑娘笑道:“帅哥哥,你该不会有恋母情结吧?那位姐姐已经快四十岁了喔,你真的愿意为了省几千元,跟一个四十岁的女人合租?”

  “四十岁?妹妹,你怎么不早说?害我跟你费了那么多口水。算了,你帮我安排二楼的吧。”

  “行。你把身份证、学历证拿出来,我帮你登记一下。”

  “租房子不需要学历证吧?”

  “要。‘爱琴港湾’的规矩,不租给学历本科以下的租客,我姐定的!”

  林伟阳眼前一亮:“你有姐姐?她多大了?”林伟阳把身份证和学历证拿出来,摆在柜台上。

  小娘娘说:“我姐姐不让我对外人提及关于她的任何情况。”

  “神秘美女!”林伟阳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姑娘突然如中了魔障一般捂脸狂笑起来。

  林伟阳有些愕然,伸头进去问道:“妹妹,你没事吧?电视播的是‘熊出没’,有那么好笑吗?”

  “不,不,不是电视。帅哥哥,你的名字,你的名字好……太好笑了。哎哟,笑死我了。”

  林伟阳顿时明白了小姑娘狂笑的原因,他脸微红道:“谁让你倒着读的?小姑娘,你是未成年人,可不许瞎想。”

  “是,阳痿林!”小姑娘停下笔,掩嘴窃笑!

  “妹妹,我警告你,我叫林伟阳!不是阳痿林!严肃点,不许笑!”

  小姑娘捂住嘴,强行忍住笑,她点点头,继续写,期间停下笔四五次。对付这种因他名字引发的骚动,林伟阳非常有经验,他转过身去,背对着小姑娘。

  五分钟后,小姑娘用笔轻戳林伟阳的胳膊,让林伟阳把身份证和学历证收回去。

  “阳痿哥哥,那套房子,租客已经付了八千四百元,客厅由她做主,你只要付剩余的六千元就行。”

  “六千元!一次交六千元!能不能分期付款,给了你六千元,我身上已经只剩几百元了,我要吃饭、坐车、找工作……”

  小姑娘一脸无奈道:“没办法呀,我姐的规定。所有租客一视同仁。哥哥,要不,趁天色还早,你到其他出租屋看看,两三百块钱一个月的单间很容易找到的。”

  林伟阳考虑了一阵,忍痛把六千元放到柜台的台面上,小姑娘伸手要拿钱,林伟阳把钱按住道:

  “妹妹,别急呀。你还没跟我介绍与我合租租客的情况呢!男的还是女的?”

  “她说她姓秦,她让我们叫她秦爷!”

  “他说?为什么用他说?”

  “尊重租客意见,她确实是这样说的。”

  “秦爷?他多大年纪?”

  “没问,应该跟你年龄差不多。”

  “你不是要帮客人填表的吗?你不知道?”

  “租客资料保密,尤其涉及个人隐私。”

  “他有多高?帅不帅?什么时候住进来的?”

  “一米五至两米二之间!帅得很,帅得一路掉渣!前天刚来。”

  小姑娘的回答,让林伟阳把姚明与他合租的可能性首先排除掉了。小姑娘年纪轻轻,说话竟然滴水不漏,林伟阳自忖无法获得更多的资料。

  他把钱交给小姑娘,小姑娘点了两遍后,把门卡钥匙递给林伟阳:“阳痿哥哥,二楼,B号房。”

  林伟阳接过门卡钥匙苦笑道:“我今天真是个二B!一整天都在踩狗屎!”说完,他提起行李准备上楼。

  “阳痿哥哥,我还没介绍我自己呢。我叫韩雪。今年读高三,晚上我上去找你。”

  林伟阳瞅瞅小姑娘如花的笑脸,看不到任何不纯洁的东西,他问道:“你姐叫韩霜吧?”

  韩雪诧异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你认识我姐?”

  “我猜的!假如你姐真的叫韩霜,她一定是个冷美人,你三更半夜来找我,她知道了,不抽你?”

  “我告诉她?我傻呀?记得等我!”

  韩雪一脸坏笑,笑得林伟阳毛骨悚然……

一这是诡楼
诡楼逸事全文阅读作者:莫言春秋加入书架

  摩托车尚未停稳,林伟阳就从摩的跳下,他瞅瞅身后的车站,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兄弟,你坑爹呢?车站到这,扯直了不过四百米,你带我绕一大圈子,还收我六元,你抢啊?有点职业道德好不好?”

  摩的司机也不气恼,一边帮林伟阳把行李箱,行李袋从摩托车的尾架卸下来,一边笑眯眯地说:

  “我说哥。首先,你不是我爹,我坑你,不算坑爹。其次,我不姓李,没有可坑的爹。再者,就算我爹有资本让我坑,我也不敢坑;他只比我大二十岁,今年四十二,我敢坑他?他不直接挖个坑把我坑杀了?”

  “兄弟,你也不能太黑不是?收我六元我不怪你,你直接从那边穿过马路,可以省去我十来分钟的宝贵时间啊。”

  “哥,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呢,我开摩的,是家族职业。我爸常说,在灰色地带游走混饭吃,客人安全最紧要。你没戴眼镜,应该不是近视眼,请看那条马路,双向两车道,中间的线是黄实心线,机动车不能穿行。我虽然初中没毕业,但也是个低学历高素质的公民啊。你不能鼓励我贪一时方便而违法乱纪不是?”

  林伟阳抬眼望去,那果然是一条黄实心线,不过,许多摩托车和小汽车都从车站那边斜穿过来。

  面对眼前这个服务态度超好,公民素质超高的低学历摩的司机,林伟阳油然升起一股崇敬之情。

  “兄弟,这里就是‘爱琴港湾’?”林伟阳瞟瞟路边的西餐厅,一个偌大的招牌写着“爱情港湾”,他疑窦顿生。

  摩的司机已经把林伟阳的行李放在地上,麻利地把胶带缠在摩托车架上,搓搓双手,看着林伟阳手里的荷包。

  “对,这就是均安镇最有名的西餐厅‘爱情港湾’!”

  “兄弟,你搞错了吧?这是‘爱情港湾’不是我要去的‘爱琴港湾’!你给我摆错渡了!”

  “没有,你上车之前,说的就是‘爱情港湾’,我的普通话杠杠的,绝对不会读错,耳朵也好使,也绝对不会听错!”

  “不是,兄弟,我明明说的是‘爱琴港湾’。‘爱’是恋爱的‘爱’;‘琴’是钢琴的‘琴’。我中文系毕业,我的普通话也是杠杠的,不会说错。”林伟阳心头有点急。

  “哥,我矫正你一点,你不是猿类,不能有学历歧视!我虽然初中未毕业,但行走江湖五六年,‘情’和‘琴’两个字的读音,我相信自己能够区分清楚。一个拼音里有‘g’一个没有。你是广东人吧?”

  “当然,我是梅州人,客家人。”林伟阳语气里颇为自豪。

  “这就对了!广东人说普通话,‘四’‘是’不分,‘情’‘琴’一个读音。是你刚才没说好,不能怪我。”

  “我刚才明明说的是‘爱琴港湾’嘛。难道我说错了?”

  “哥,要不,我帮你捋捋,你回忆一下,把你在车站跟我说的话重复一遍好吗?要是我错了,我分文不取。”

  林伟阳张嘴欲言,可瞟了瞟西餐厅那块牌子,“爱情港湾”四字让他心里发虚。他嘴巴一哆嗦:

  “兄弟,能带我去‘爱情港湾’不?”

  说完,他自己先崩溃了,无可奈何地从荷包里掏出一张十元票子递给摩的司机。

  摩的司机接过战利品,极为职业地搓搓钞票,放进车头的铁箱子里,从里边拿出四张一元的零票找给林伟阳。不过,在林伟阳接钞票的瞬间,他又从铁箱抽出一元,把五元钱放进林伟阳的手里。

  林伟阳懒得数,全塞进荷包里。他叫住准备离去的摩的司机:

  “兄弟,请问‘爱琴港湾’跟‘爱情港湾’是同一个地方么?”

  摩的司机挠挠头皮,一脸无奈状:“嘿嘿,应该不是!不过,一字之差,大概是邻居!”

  林伟阳更加崩溃了,他有气无力地问道:“海南和南海,两字还一样呢!难道它们是同一地方?”

  “哥,你中文系毕业的,当然比我懂。天色还早,要不,你问问别人?”

  “你是摩的司机,每天在大街小巷穿行,你不知道啊?”

  摩的司机嘿嘿一笑:“哥啊,我是摩的司机不假,可我不是导航仪。就算导航仪,不及时升级地图,也会把你带沟里。况且今日是我接我叔的班第一天上岗,你是我拉的第一个客人。也罢,送你一份小礼物,我叔自己画的地图,你不妨照着地图找找看。不耽误你时间,你走好。”

  摩的司机真的从铁箱里拿出一张折成巴掌大的纸递给林伟阳。

  林伟阳没心思打开来看,接过后,塞进口袋,摩的司机已经走远,这素质蛮高的公民从马路这边斜穿过对面。马路中央是一条双黄实线!

  林伟阳苦笑一声,拖着行李箱,背着行李袋,沿着公路向人打听,走了一个小时,林伟阳终于在一条阴暗的巷子的尽头找到网友告诉他的“爱琴港湾”!他往右一看,其实他要找的“爱琴港湾”正门对着一条河涌大道,那是一座蛮当眼的建筑物!

  他已经累得快要虚脱了。

  “哟,帅哥哥,你要租房吗?”看到林伟阳探头探脑进去,一楼厅子里面,一个妹子从柜台探出头来向他热情地打招呼。

  眼前的妹子貌美如孙俪,甜笑如陈好,林伟阳立刻感到一股脱俗的清新扑面而来,身体的疲劳顿时消失大半。

  “妹妹,你这是‘爱琴港湾’?”

  “帅哥哥,我这里是‘爱琴港湾’,不是‘爱情港湾’。‘爱情港湾’是个西餐馆,拉直线,距离这里六百米!你是来锯牛扒呢?还是租房子?”

  林伟阳晓得自己又“琴”“情”混淆了。他脸一红,回答道:“我来租房子!”

  “一套每月一千二,水电煤气费另计,网络费、电视费全免;可以合租,房租一年一交。”妹子口齿伶俐,吐字非常清晰,犹如风铃的声音在林伟阳的耳边轻响。

  “妹妹,没有单间?”

  “没有。你要是明天来,可能连合租的都没了。‘爱琴港湾’的房子供不应求。”

  “嗯,我从网友的介绍听说过‘爱琴港湾’。可是,跟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合租,合适吗?”

  “哟,帅哥哥,你不是刚出土的吧?合不合租,不还隔着一道墙吗?楼上楼下也只隔着一层楼板呢!”

  林伟阳想想也是,他犹豫地问道:“那,有合适的吗?”

  “还有两套单租的。四楼的单租客,恐怕很合适你哟!”小姑娘清纯的俏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暧昧,两颗大大的眼睛盯着林伟阳健壮的上身……

四初次较量
诡楼逸事全文阅读作者:莫言春秋加入书架

  韩雪猴急猴急的举动,把林伟阳吓傻了,一时竟不知道如何应对。

  虽然眼前的韩雪青春靓丽,貌美如花,身材也是一等一的好,该凹的凹该凸的凸,玲珑剔透,连额头的几滴汗水,也透露着丰满的性感。

  林伟阳不知所措地望了秦戈一眼,却被韩雪硬生生地推入了房间。

  秦戈也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她以为自己在做梦,可是面对眼前紧闭的房门,一切又显得那么的真实。

  她把耳朵贴在林伟阳的房门上听了一下,里面并没有响声,她骂了一句:“无耻下贱猥琐男!”

  走到沙发上坐下,看到台面的牛肉干,秦戈猜测,那是林伟阳给她的见面礼。她最喜欢零食了,不再犹豫,马上拆开,一边细细嚼着牛肉干,一边倾听房内可能传来的异响。

  不到五分钟,林伟阳的房门打开,韩雪笑眯眯地走出来,林伟阳一脸茫然的跟在她后面。

  “秦戈,打扰了。我走了。伟阳哥,明天见。”

  韩雪突然而来,突然而去,像一阵风一般。

  “你的速度够快的!佩服!”秦戈的眼神、语气充满鄙夷、不屑和奚落。

  “我和她不是你想象的那样。韩雪来,是跟我请教私人问题。希望你能替我保密。”

  “我把你和她想象成怎样啦?你和她如何与我有一毛钱关系吗?笑话!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猥琐是猥琐者的通行证!”

  秦戈把一块牛肉干放进嘴里,对着林伟阳示威般嚼得特别起劲。

  “喂,‘伪哥’,你吃的那包牛肉干好像是我的?没经我同意,你怎么就拆了呢?我打算送给韩雪的。”

  “你……你不是拿牛肉干来向我道歉吗?送给韩雪,你干嘛不放在你自己的房间里?分明是阴我!小气猥琐男!”

  “嘿,是你没有问我好不好?我在沙发坐五分钟,你收我五元!比殡仪馆停尸费还贵!我跟你计较了吗?钱不是给你了吗?你还想怎样?吃免费牛肉干?白萝卜吃多了你!”

  秦戈把牛肉干扔到茶几上,把装零票的饼干罐子拿到茶几上,捡出十张一元的钞票递给林伟阳:

  “十元够了吗?不够,还有,自己拿,平常我都这样打发乞丐。”

  林伟阳没有去接,他说:“一包牛肉干确实只要十元,不过,我不要钱,我要租用你的客厅两天。”

  秦戈斩钉截铁地说道:“不租!请你收钱!”

  说完,秦戈把钱塞进林伟阳衬衫的口袋里。

  然后秦戈在空中做了一个抓、摔的动作:“我把你卑微的灵魂,扔到地上踩踩踩!”她在地上连跺三脚,拿起手提电脑,气愤地回房。

  “砰——”一声,关门的声音把林伟阳惊得怔在厅子里。

  一天经历的事情,让林伟阳仿佛做了一场奇怪的梦。他瞟一眼身处的环境,确实像做梦,而且好像尚未醒来。

  他坐到沙发上,闭上眼睛把一整天的事情回忆了一遍,最令他难以置信的是,他现在跟一个美得让他不敢正视的“伪哥”同租一套房子!

  胃里早没有可供消化的东西,林伟阳看到洒在台面的牛肉干,不禁有些心痛。他把牛肉干一块块放回包装袋里,然后,一边吃,一边琢磨韩雪在房间对他说的那些话。

  “小气猥琐男,牛肉干味道咋样?”一个声音在林伟阳的身后响起,林伟阳给吓了一大跳,回头看是秦戈,他拍拍胸口道:

  “喂,有没有搞错?你想吓死我呀?你飘过来的吧?”

  “嘻嘻,做亏心事的人都胆小。说吧,吃我的牛肉干,是赔我一包新的,还是给钱?”

  “大姐,牛肉干是我的好不好?我凭什么给你钱?”

  “你的?”

  “当然,梅州特产牛肉干。我妈妈亲自买给我带在路上吃的。”

  “你不但小气猥琐,还很无耻!小气无耻猥琐男!你摸摸你的衬衫口袋,是不是有十张一元的零票?我已经买了你的牛肉干,亲手给你的钱!牛肉干是我的!”

  林伟阳这才想起来,他心头一沉:这下坏了!遇到如此难缠的“伪哥”,他不知道对方会让他赔多少钱!他不禁心慌起来!

  “你扔在台面上的,我以为你不要了,所以……”林伟阳支支吾吾,想蒙混过去。

  “对呀,我是扔在台面。扔在台面怎么啦?它碍你什么事啦?就算我不要了,扔在垃圾桶,我一天没把它倒到外面去,它还是我的。我喜欢什么时候捡回来是我的自由。”

  “可是,你把牛肉干扔在台面,裸露在空气中,不但会招惹虫蚁,还可能滋生细菌……”

  “我愿意!你管得着吗?我喜欢虫蚁细菌吃过的东西行不行?这是我租的客厅!老实说,吃了多少块?”

  “大概,大概三四块吧……都是小块的!”

  “不论大块小块,每块五十元,就按四块计算,四乘五十等于一百五十。拿来,一百五十元!”

  “喂,‘伪哥’,你别蹬鼻子上脸!我卖你一包牛肉干才十块钱,我吃你四小块,你竟然要一百五十?你太狠了吧?”

  “没错,我买来时是十元。要是我卖回给你还十元,我缺心眼呀?批发和零售的价格是一样的吗?同样的东西,在大排档和五星级宾馆价钱能一样吗?五星级宾馆跟私人俱乐部价格是一样的吗?”

  “问题是,你这里既不是大排档,也不是五星级宾馆,更不是私人俱乐部,而是你我合租的出租屋!”

  “我踩你的灵魂!你出钱租的是你的房间和厨房、洗手间的部分使用权!我出钱租的,是我的房间、客厅和厨房、洗手间的部分使用权!客厅是我租的。它是我的私人空间,在我私人空间的东西,都是无价宝!五十元一块的牛肉干,我当拿去喂了狗!给钱!”

  林伟阳给秦戈的一番歪理弄得哑口无言,他盯着秦戈的一双大眼,一点招也使不出来。

  不过,他毕竟脑瓜子聪明,他眨眨眼睛,笑了。

  秦戈被林伟阳突然蹦出来的微笑吓了一跳。不知道这个帅帅的壮男想干什么。

  “喂,你可别乱来,韩霜的规矩你应该知道。你胆敢动小爷一下,小爷肯定大喊救命,后果自负哟!”

  “别自作多情了,我不喜欢你这种萝卜不像萝卜,青菜不像青菜的瓜!”

  “你想怎么样?退后!不许笑!我警告你,别乱来,否则小爷立马将你削成盆栽!”

五矛盾升级
诡楼逸事全文阅读作者:莫言春秋加入书架

  林伟阳退后两步道:“‘伪哥’,你还记得吗,我已经支付了五元给你。也就是说,今天的客厅,我也有使用权。”

  “那又怎样?你吃了我的牛肉干,必须按照我的要求赔偿。”

  “不对,你刚才不是说,在你的私人空间所有的东西都是无价宝吗?可是,客厅有我一半。你的牛肉干刚好落在我的私人空间里,对不起,我要没收你的牛肉干!把剩下的牛肉干都拿来,我代表人民政府没收你的非法经营所得!”

  林伟阳一把抢过秦戈手里的牛肉干。

  “小气无赖猥琐男,你要搞清楚,客厅的使用权,是我租让给你的,我并没有划定具体的空间给你,现在,我正式告知你,你可以使用的空间——沙发、茶几以外的空间。所以,你无权没收我私人空间的一切财物。拿来!”

  秦戈把牛肉干从林伟阳手上抢了过去。

  林伟阳被气得无话可说,愤愤的打算回房。却被秦戈拦住:

  “阳痿淋,你偷吃我私人空间里的私人食品,难道不应赔偿损失吗?一百五十元!拿来!”

  “没钱!欠着!”

  “欠着可以,但要打欠条!”

  “欠条明天给你!不过,我警告你,刚才你说了,除了沙发和茶几的地方,其他都是我的,现在我郑重的告知你,从我的私人空间通过,要交过桥过路费!两百元!拿来!”

  秦戈没想到林伟阳还有这一手,她被气得瞪大眼睛无法可说,过了一阵,她怒极而笑道:

  “好、好、好!算你狠。跟小爷斗狠,小爷奉陪到底!小爷我今晚不回房,就在沙发上过夜!我看你怎么收小爷的过桥过路费!”说完,秦戈真的躺倒在沙发上。

  林伟阳终于黔驴技穷,他对秦戈苦笑着道了一声晚安,钻进房间。在房间坐了一阵,他感觉身体腻乎乎的,才发觉自己还没洗澡。他拿了衣服毛巾,走出房门,却看到秦戈把沙发推到她的房间门口,她在沙发上悠然自得地吃着牛肉干……

  林伟阳从她的面前经过,秦戈对她呲牙咧嘴、挤鬼脸。林伟阳不敢再招惹她,走进卫生间洗澡。

  等林伟阳洗完澡出来,秦戈已经进了房间。沙发还在她的房门口——她把沙发当做回房的桥梁!

  林伟阳把沙发搬回原来的地方,进房间把手提电脑打开。

  登录QQ,一个好友请求不断闪烁。林伟阳点击后,请求加她好友的,却是韩雪!

  这个令他捉摸不透的小妮子!

  秦戈的房间,音乐的声音很大,直接毁灭了林伟阳“信骚扰”韩雪的欲望。他也把音乐开得很大声,企图盖过秦戈的音乐声。

  不一会,楼上传来一个嘶哑的责骂声:

  “喂,楼下的,你妈喊你睡觉了!把声音关小点,否者,老子下去赏你一板砖!”

  “妈的,还说都是本科毕业生呢!这素质!比街上的流氓还流氓!爷是客家人,爷忍你!”林伟阳暗自骂道。

  但骂归骂,林伟阳还是把音乐的声音调小了。

  秦戈那边也把音乐的声音调小了。

  不过,林伟阳隐约听到楼上秦戈在声讨刚才发出威胁的嘶哑男。几分钟后,外门开了、关了,接着,秦戈的房门开了、关了。一切归于平静。

  林伟阳确实累得够呛,虽然没吃晚饭,他却很快睡着。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时。他躺在床上静思了一阵,明天才是面试时间,他没有必要那么早起床。

  但林伟阳有一个良好的习惯,做事情前一定把准备工作做透。

  明天就要面试,他今天内得把“前卫视界广告公司”的地址、上班时间、老板性别等了解清楚,以便面试的时候,争取到更多的主动。

  林伟阳下床做了一组简单的舒筋拉骨动作,发觉脖子有些僵,扭了两扭,脖子很痛,明显是落枕的症状。

  林伟阳打算漱口之后,用冷毛巾敷敷脖子,拉开门,迈腿出去,却感觉脚下踩着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他吓了一跳,连忙身体一歪,以卸掉脚下的力度。饶是如此,脚下的东西已被他结结实实地踩上了。

  林伟阳挪开脚,发现被他踩到的,竟然是塑料袋装着的两个面包!旁边还有一杯封了口的豆浆!

  林伟阳暗叫不妙!把早餐放到他脚下,分明不是善意的安排,“难道秦戈想用破坏她早餐的罪名来讹诈我?”

  林伟阳不敢怠慢,忙蹲下去,努力把踩扁的面包恢复原状,然后连同豆浆,摆回原位。

  他小心翼翼地跨过早餐,到洗手间快速地梳洗完毕,连脖子也来不及处理。回房拿了包,轻手轻脚关好房门,溜了出去。以躲避飞机轰炸的速度下了楼。

  走到一楼,林伟阳瞟了一眼柜台,没有看到韩雪。估计她这会应该在补习学校上课。

  走到街上,林伟阳随便买了几个包子,一边吃,一边沿一条河涌小道慢慢地走。

  桥上,林伟阳看到几个摩的司机,其中一个,竟然就是昨日搭载过他的“低学历高素质公民”。

  看到林伟阳,几个摩的司机发动摩托围了过来,那架势,跟学雷锋日小学生看到马路口的老奶奶一样汹涌。

  “低学历高素质公民”却没有参与抢夺的行动,他或许也认出了林伟阳,向林伟阳微笑招手。

  林伟阳对几个满脸堆笑的摩的司机道:“各位对不起,我跟他约好了。下次再搭你们的车,下次,下次。”

  好不容易从几个摩的司机的轮下逃脱,林伟阳并不急着坐上“低学历高素质公民”的摩托车,而是先问道:

  “兄弟,知道‘前卫视界广告公司’怎么走吗?”

  “知道,知道。这回你放心,我一定把地址问清楚了再带你去。你要是担心出意外,你把地址写出来好不好?我备了纸笔。”

  说完,“低学历高素质公民”真的从车头铁箱拿出了一本便笺和一支必备笔。

  林伟阳把地址写了。

  “哥,这个地方我熟,我今早刚帮‘前卫视界广告公司’送过东西和客人。这间公司不错,虽然不大,但生意很好。你要是真被录用,月薪五千肯定少不了。”

  “低学历高素质公民”的话,拨开了蒙在林伟阳心底的阴翳,他还担心那是一个野鸡公司呢。

  跨上“低学历高素质公民”的车,林伟阳问道:“兄弟,两天都搭你车,我们挺有缘的,交个朋友吧,我叫林伟阳。”

  “好啊,我顺德的朋友,不是民工就是民工的孩子,还没交到大学生朋友呢!林伟阳,名字跟人一样,英伟、阳刚,你父母是高知识分子吧?我叫胡卫国。”

  林伟阳心里暗道:“我的名字好?自上初中起,我的名字带给我的苦恼,绝对超过真正的阳痿患者!要不是童年做着奥特曼的梦,早让别人笑话死了!”

  “胡兄弟,刚才来客人你为什么不跟他们抢?你不怕别人把客人抢了你没生意做吗?”

  胡卫国呵呵一笑,他随后的一番话,让林伟阳感觉,胡卫国真是一个“低学历高素质公民”!

12345678下一页
扫码
作者莫言春秋所写的《诡楼逸事》为转载作品,诡楼逸事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诡楼逸事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诡楼逸事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诡楼逸事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诡楼逸事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诡楼逸事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