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异界最强奶爸最新章节 > 异界最强奶爸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异界最强奶爸 连载中
分享异界最强奶爸

异界最强奶爸全文阅读

异界最强奶爸作者:狂奔的章鱼

异界最强奶爸简介:“爸爸,对方比我高两个境界,我该如何打败他?”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儿子,接法宝!”
“爸爸,对方有一头天曜级别的荒兽,我看上了怎么办?”
“遵循心意无须废话,抢过来即可!”
“爸爸,对方有十位天尊护道者,二十位宗师保镖,五十多位高阶随从,我该怎么办?”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什么意思?”
“跑啊!”
......
(欢迎加入本书书友群:546530899) https://www.uukanshu.com
-------------------------------------

异界最强奶爸最新章节第23章 我会对你负责的
第1章 爸爸,爸爸,爸爸!
异界最强奶爸全文阅读作者:狂奔的章鱼加入书架

  “我的天,受不了了受不了了,这身材,这皮肤,什么嫩模啊,明星啊,天后啊,完全没法比......”

  陈阳擦了擦鼻孔里冒出来的鼻血,眼睛亮的跟宝石一样。

  “就是啊,若曦阿姨那可是全镇有名的的大美女,不少叔叔们都在打她的主意......”

  冷不丁地,背后传来了稚嫩的声音。

  陈阳直接被吓的跳了起来:“我曹!”

  回过头一看,就见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正呲着牙:“爸爸,你偷看若曦阿姨洗澡~”

  噗~

  陈阳一口老血喷出来,直接把这小子从耳朵上拽起来,啪啪啪屁股上一顿拍打:“你这臭小子,让你好好练武,你偷懒,跑到这里偷看阿姨洗澡,小小年纪不学好,谁给你教的这些!”

  提着小屁孩,陈阳义正言辞,头也不回地朝外面走去。

  不知道情况的还真以为是在教训小孩。

  只有陈阳感觉到了,身后窗户里面透着一股杀人的冰冷气息,让他冷汗不禁刷刷地往下流。

  还好,他机灵,拿儿子当挡箭牌。

  小屁孩气的两只小腿在半空中乱蹬:“你胡说,明明就是你偷看若曦阿姨洗澡!”

  啪啪啪!

  屁股上又是一阵狂拍,陈阳咬着牙:“不光会偷看阿姨洗澡,还学会说谎了?真的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回去好好收拾收拾你这小鬼!”

  小屁孩快要气哭了:“就是你,我陈梦武对天发誓,就是你偷看阿姨洗澡,要是我说谎的话,我父亲不得好死!”

  噗!

  陈阳一口老血咽都没咽下去,就喷了出来。

  有你这样的儿子吗?随随便便拿你老爸发誓!!!

  直接从那小短腿上提起来,一巴掌要拍下去的时候,陈阳听到了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刷地,额头上密密麻麻地冷汗掉了下来。

  急忙捂住小屁孩那又要张开发誓的嘴巴,陈阳撒腿丫子就要溜。

  “若曦阿姨,刚才确实是我爸爸在看你洗澡,他还说你皮肤好白,要是有机会捏一把,恐怕都能捏出水来,还说你那个......好大好大,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圆润饱满......”

  正要跑路的陈阳,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在了地上。

  艰难地回过头,便看见一个银发小萝莉,正拽着李若曦细腻嫩白的纤手,小声嘀咕着什么。

  陈阳一脑门都是黑线。

  他清楚地看到了李若曦精致地俏脸上,先是飞过两片霞云,紧接着脸色便阴沉的可怕,那如深潭一般幽静的明眸,此刻却如万年不化的寒冰,仅仅让人看一眼就感觉通体冰冷,手脚都哆嗦了起来。

  “可怕!”

  陈阳咽了咽口水,艰难地吐出两个字。

  却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树荫中走出来了一名俏丽的少女,一身素白色的长裙拖地,虽然年龄不大,但已经发育的十分饱满,该翘的地方翘,该凸的地方凸起,的确是一个美人胚子。

  只不过这个少女身上迷雾朦胧,有种出世的缥缈感,清丽如仙,让人看的极不真切。即便她不像冰山美人,让人觉得骨子里都在发寒。但是她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却是另一种寒意,飘渺如仙,难以接近,无形的抗拒,如脱离俗世的青莲一般,亭亭玉立,只能远观而不可亵玩。

  少女走出来后说的话不多,但是每一个字都让陈阳嘴角一阵抽搐:“这不是第一次了......”

  “陈!阳!”

  紧接着,刺耳的声音就落入到了陈阳的耳中,他甚至是听到了李若曦贝齿都咬碎了的声音!

  噗!噗!

  再也忍不住了,陈阳一连吐出了两口老血,身体一阵摇晃,差点就晕过去了。

  “老天!”

  “能不能给条活路啊!”

  “替我收了这三个折磨人的小妖精吧!”

  陈阳声音悲怆,声泪俱下。

  有这三个小鬼,平日里什么事都干不了,现在连偷看美女洗澡都不行了......还让不让人有点私生活啊!

  陈阳的眼神无奈中透着绝望,这就是异界的生活吗?这就是穿越者的下场吗?这,这,贼老天你就是在玩我啊!

  ......

  陈阳原本是地球上的一名资深宅男,就是一个月都出不了一两趟家门的那种,平日里打打游戏,吃两桶泡面,悠闲的日子过得很舒心。

  却没有想到一次出门买泡面的时候,出了车祸。

  等到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穿越到了异界,而且是魂穿过来的,不像玄幻小说里写的那样,什么开局老爷爷,什么废柴,什么装逼打脸系统、天道图书系统、无限刷钱系统、美食供应系统......这些统统没有!

  唯一有的就是那骑在脖子上、挂在肩膀上,三个喊着“爹爹爹”的小妖精......

  大女儿陈梦漪。

  二儿子陈梦武。

  三女儿陈梦瑶。

  二十多岁的陈阳,平白无故多了三个孩子。

  而且,孩子他妈还不知道搁那去了,反正穿越过来就没有见过。他也没有像小说中写的一样接受到原身体主人的记忆,对于这一切脑海中一片空白。

  怎么办?

  走?

  但是丢下三个孩子,陈阳真的于心不忍。

  咬了咬牙,啥话不说,养呗。

  这一养就是两个月的时间过来了,除了有着高冷女神潜质的大女儿陈梦漪,不会给他添乱外,梦武和梦瑶两个小滑头简直快折磨疯他了,一个成天到处打架,闯祸,没个消停,另一个动不动就哭鼻子,而且古灵精怪的,简直拿她没辙......

  陈阳几次打算要离家出走,但是回过头看着眼巴巴地三个孩子,只能叹口气,该干嘛干嘛,离家出走什么的不存在的。

  只不过有的时候他真想大吼一声:“你他娘的你们的娘跑特么哪里去了?”

  想他一个大老爷们儿,在各种大气运、大机缘、大造化之下穿越到了异界,本以为人生的轨迹得到改变,有一天会成神作祖,俯视天下,结果就是来抓娃了?有没有搞错?你说这悲不悲催?

  史上应该没有比他还悲催的穿越者了吧?

  陈阳欲哭无泪。

  好在有一点收获就是,在自己含辛茹苦的教育之下,这三个小鬼终于不喊“爹爹爹”了,他们喊爸爸,爸爸,爸爸!

第2章 坑货
异界最强奶爸全文阅读作者:狂奔的章鱼加入书架

  翌日。

  太阳还没有出来,陈阳就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头发都乱成一头糟了。

  三女儿梦瑶挂在他的肩上,柔顺的银发垂落下来,水灵灵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爸爸,你偏心,人家发烧的时候你都没这么着急......”

  陈阳一头黑线。

  我的乖女儿,咱别说这风凉话了好不好?

  这时候,门外大女儿梦漪露出侧影:“大夫来了。”

  来了?

  一听到后陈阳急忙赶出门外,就看到一个约莫五十多岁,大夫打扮的中年人提着一个榆木医箱走了过来。

  “李大夫,我终于把您老人家盼来了,快快进来,看看我儿子到底怎么回事,从昨晚夜里就高烧不断,到现在了还昏迷不醒......”

  李大夫打了个哈欠,睡眼朦胧,瞥了陈阳一眼:“知道了。”

  虽然不喜李大夫的态度,但也没辙,有求于人家,陈阳也只能点头哈腰地迎着李大夫进去......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陈阳就跑去敲李大夫的门,当时李大夫很恼怒,说:“着什么急,过一会儿就来!”

  没想到这所谓的“一会儿”,居然快到天亮了!

  这段时间可把陈阳急坏了!

  不是大夫们嘴上挂的都是“医者父母心”吗?怎么到你这里就不顶用了?

  虽然憋着一肚子气,陈阳也无可奈何。

  当然,对于李大夫来说,大半夜要来看病,心中肯定是不情愿的,他也憋着一肚子气。

  这也归于两个人的立场不同,对于事情的轻重缓急也有着不同的考量......

  陪着李大夫到了房间里,就看到梦武稚嫩的小脸红的跟着火了一样,尤其是眼皮位置,都虚肿起来了。

  李大夫不急不忙,坐到了床边,先是把梦武额头上的汗巾拿掉,翻了翻眼皮,又捏开嘴巴瞧了瞧。

  随后才开始把脉。

  陈阳在一旁干着急,嘴唇都发白了。

  而肩膀上的梦瑶眼珠子转来转去,跟好奇宝宝一样,半天后突然开口:“爸爸,李伯伯头上的头发跑哪儿去了?肿么光光的?”

  陈阳脚下猛一个趔趄,张了张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正把脉的李大夫手都抖了一下,回过头白了一眼。

  不过咱是成年人,不跟小孩子计较。

  继续把脉。

  半天后,李大夫站了起来,神色看起来有点沉重。

  “李大夫,梦武怎么样了?不严重吧?”看到李大夫的表情,陈阳心都快跳到了嗓子眼处了。

  就见李大夫伸出了手:“五个铜币!”

  “五个铜币?”

  陈阳张了张口,脸色有些为难,迟疑了一下说道:“李大夫稍等,我这就去拿钱。”说完,便匆匆忙忙去了另一个屋子......

  这五个铜币是诊断费,对于陈阳这样的家庭来说,着实是贵了一点。

  这样一笔钱,足足他们一大家子四五天的蔬菜瓜果费用了。

  而且,家里钱已经不多了。

  一共也就八个铜币......

  出来后,陈阳虽然心里墨迹了半天,但是手上却一点儿也不迟疑,急忙将钱交给李大夫:“李大夫,我儿子的病情到底严不严重?”

  陈阳非常焦急,想想要收五个铜币的诊断费,那可绝对不是小病!

  诊断费,顾名思义,就是诊断病情的额外费用,病情越严重越复杂,收的费用也就越高。像平常什么拉肚子啊,感冒啊,这些小毛病都不怎么收诊断费。但是一旦收取诊断费,那就意味着梦武一定患了大病,而且价格到了五个铜币,可能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陈阳要说不急那是假的,他现在的心里都跟烈火焚烧一样。

  而李大夫掂了掂手中的铜币,却罕见地露出了笑容:“不严重,也就是受了点风寒而已。”

  呼!

  顿时,陈阳长出了一口气,心里的大石重重落下。

  但旋即,他的脸色就变了,一个健步上去抓住李大夫的领口:“老东西,你这是敲诈!一个风寒病你就收了五个铜币的诊断费,你知不知道,这顶多就一个铜币!”

  这种小病一般大夫很少收诊断费,就算那种见钱眼开的大夫,也就收一个铜币意思意思,没想到这李大夫张口就五个铜币,而且作出那副沉重的模样,当时真把陈阳吓到了。

  肩上的梦瑶也嘟囔着:“坏人!”

  李大夫却是一点儿也不慌,指着陈阳抓住自己的那只手:“放开,风寒再小也是病,你要是这样拖延下去,你儿子病情恶化,到时候可别怪到我的头上!”

  陈阳的脸色变了又变。

  最后冷哼了一声,松开了手。

  见此,李大夫冷笑了一声,随后去捣弄带来的药箱:“药材我都带来了,一共六个铜币,当然,你要是嫌贵的话,我可以开方子,你去药铺抓药......不过离这儿最近的药铺都要半个时辰的脚力,来来回回一个时辰,你要是不怕你儿子的病情被耽误了,可以去药铺。”

  “你!”

  陈阳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这已经很明显是在敲诈了!

  治风寒的药材怎么可能贵到六个铜币?

  可是附近的大夫就这么一个,梦武虽然只是受了风寒,但也不能耽误......

  现在碰上这种坑货能怎么办?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啊。

  只是......

  陈阳咬了咬牙,尽量忍住心中的怒火:“李大夫,能不能少一点?家里只有三个铜币了,你看这......”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李大夫愤怒地打断:“不行,这些药材都是我辛辛苦苦从山里挖来的,风里来雨里去,有一次肋骨都摔断了两根,你现在跟我讲价,我告诉你,一个子都不能少!”

  “我......”

  陈阳脾气算是温和的了,但是碰上这档子事,再好的脾气都快要爆炸了。回过头看了眼还在昏迷的梦武,陈阳拳头揑的咯嘣直响,最后却无奈地叹了口气:“能不能先记个账,改日我把余下的钱都补上。”

  “概不赊账!”

  李大夫找了个椅子坐下来,翘着二郎腿,语气非常强硬。

  但旋即,李大夫话锋一转:“不过......”

  “不过什么?”陈阳急忙问道。

  却见李大夫讥笑了一声:“我老家平阳村有三亩地,最近要上庄稼了,你明日去挑些粪便把那些庄稼都上了,我少你三个铜币!”

  “你......”

  李大夫冷眼看着陈阳:“怎么?不愿意?”

  陈阳攥着的拳头骨节都发白了,牙齿咬的咯嘣直响,但一看到梦武苍白的跟张纸一样的脸色后,人就像泄气的皮球一样:“行,我明天就去。”

  “爸爸~”

  挂在肩上的梦瑶大眼睛里噙满了泪水,白嫩的小手不停地抓着陈阳的衣服领子。

  陈阳握了握女儿的小手,笑了笑,随后回过头将仅剩的三枚铜币扔给李大夫:“现在可以把药材给我了吧?”

  “好说,好说。”

  接过钱后,李大夫脸都笑开花了,一边吹着口哨,一边从药箱里面往出取药材。

  “乔银花,二两。”

  “罗莹草,一两。”

  “七安根,二两。”

  “花苞草,三两。”

  ......

  “这些药材放在一起熬一刻钟后,分早晚服用,过后煎一煎药渣,再喝两三天,就没大碍了。”

  李大夫将药材放到了桌子上,随后便挎着药箱准备离开了。

  经过陈阳的时候,他拍了拍后对方的肩膀,一脸美滋滋:“记着答应我的......嗯?”

  话还没有说完,李大夫突然惊咦了一声,就见陈阳此刻的脸色遽然间红的可怕,像是染了血浆一样。

  他紧盯着桌子上面的药材,身躯正剧烈地颤抖。

  而他的眼神,如刚从地狱刚爬出来的魔鬼一样,十分恐怖渗人!

  “爸爸,你怎么啦?你说话呀,不要吓唬瑶瑶~”梦瑶就在陈阳的背上,第一时间发现了父亲的异常,小手慌乱地抓着陈阳的耳朵,使劲摇晃,见陈阳没有反应,顿时呜呜呜大哭了起来。

  梦漪也急忙来到了陈阳身边,那如仙女下凡的气质此刻却烟消云散,情绪非常的慌乱:“爸爸,你没事吧?”

  一旁的李大夫喃喃:“完了完了,这家伙中邪了!”

  提了提裤腿,啥话都不敢说了,匆忙就朝着外面走去,脚步都非常混乱。

  然而李大夫还没有跨出门槛,就听身后传来了陈阳有些沙哑地声音:“等等......”

第3章 说这么多话会死人的
异界最强奶爸全文阅读作者:狂奔的章鱼加入书架

  唰!

  一下子,李大夫后背全是冷汗。

  他感觉双腿都在发软,那要跨出门槛的右脚迟迟也落不下去,整个人的脸色更是变了又变。

  “你快要死了......”

  说完这句话,陈阳揉了揉梦瑶的柔顺的银发,随后便拉着梦漪去给儿子熬药。

  而李大夫脸色阴晴不定,自陈阳说了这样一句话后,就像是有魔力一样,让他一时间心跳加速,心绪起起伏伏。

  “你......什么意思?”

  好半天了,陈阳都已经生好火,准备熬药的时候,李大夫才传来有些颤抖的声音。

  陈阳没有回答,继续熬药。

  梦瑶和梦漪就站在一旁,她们虽然不知道陈阳刚才为什么会说那样一句话,但是看到父亲没事,两女孩心中顿时安心了好多。

  梦瑶眨巴着大眼睛,拽了拽梦漪的小手:“姐姐,爸爸说的没错,我也觉得李伯伯快要死了......”

  “为什么?”梦漪低头看着妹妹,心中迷惑。

  而门口的李大夫也急忙看了过来,很想知道这个小萝莉接下来要说什么。

  就听梦漪怯怯地说道:“我听街上的赵爷爷总是拽着别人说,印堂发黑,恐有血光之灾。姐姐你看李伯伯脸都跟黑炭一样,他会不会一出门就......”

  说到这里,梦瑶嫩白的小脸慌了一下,急忙扑到了梦漪的怀里。

  梦漪:“......”

  陈阳:“......”

  门口的李大夫:“我去你的印堂发黑!”

  现在熊孩子脑袋里想的都是什么啊!

  不过被梦瑶这样一搅和,李大夫心中踏实了许多,喃喃自语:“什么快要死了?全是假的,我好的很!”

  准备离开前撂下一句狠话,然而话没有出口,李大夫就愣住了。

  他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陈阳:“怎么可能?他对入药的顺序这么熟悉?”

  渐渐地,李大夫脸色变了:“他为什么不入花苞草?对了,花苞草和罗莹草药性相冲,放在一起熬煮后喝了会拉肚子......”

  “还有......”

  到了最后,李大夫竟有些惊惧了起来:“他,他不会学过医术吧?”

  但是,回想起之前梦武受了风寒后陈阳就紧张成那个模样,那并不是装出来的,可以说明他根本不懂医术,但是现在看了陈阳熬药的手法和入药的顺序,还有每种药材放进去后对于火候的把握......这都是一位入流医师才能做出来的啊!

  而李大夫,只是野路子出身的医师,算起来也就“不入流”的级别。

  你说他看到这一幕能不震惊?

  心中一时间难以平静,李大夫再一次收回了脚,仔细地盯着陈阳熬药,每一个步骤,每一个细节,居然让他获益匪浅。

  ......

  一刻钟的时间很快,熬好药后,陈阳将药汁盛到陶碗里,待到凉了些后,这才喂给梦武喝。

  随后,陈阳又在梦武身上几个穴位处进行按摩,一盏茶的功夫后,梦武终于醒了过来。

  他这时的双眼依旧虚肿的厉害,用了半天的力才睁开了一道缝,他吃力地看着陈阳,小手紧紧地抓住陈阳的袖子,声音非常微弱:“爸爸,就是你偷看若曦阿姨洗澡~”

  陈阳:“......”

  没想到这小家伙醒来后第一句话居然是说这个......不知不觉陈阳眼睛有些湿润了,小孩子嘛,喜欢较真。

  “爸爸承认了,是爸爸偷看若曦阿姨洗澡,我的乖儿子,你先好好休息,爸爸这就去给你煮你喜欢喝的南瓜粥。”陈阳摸了摸儿子的额头,说道。

  “嗯嗯。”

  梦武吃力地点了点头,难得听话地闭上了眼睛。

  ......

  趁着熬了药的火还没有熄灭,陈阳添了些柴火煮上了粥,让梦漪和梦瑶两个孩子看着。或许是今天出了这样的事情,梦瑶也表现的很乖巧。

  随后,陈阳才看了一眼李大夫。

  见对方还没有离开,陈阳来到了门外,经过对方的时候,低声说道:“你跟我出来吧。”

  虽然不知道要干什么,但是李大夫却下意识地跟上了陈阳的脚步。

  或许是因为刚才陈阳熬药时的表现震惊了他,或许是疑惑一个不懂医术的人为什么转眼间会让人觉得他是一位入流医师,又或许是之前陈阳说了句“你快要死了”,让李大夫心里不安吧......

  出来后,见陈阳一直没有说话,李大夫眉头蹙在了一起,半响后开口:“虽然你让我看不明白,但是答应我上庄稼的事,你别想赖掉......要么再付我三个铜币,要么明天一早乖乖去平阳村上那三亩地的庄稼!”

  陈阳回过头,表情严肃:“说这么多的话会死人的......”

  “什么!”

  李大夫急忙后退了两步,与陈阳拉开了距离,一脸警惕。

  心想着:“这小子是不是被坑了,心里不爽,要揍我一顿?”

  眼看陈阳朝他走近了一步,李大夫再一次慌乱地后退:“陈阳我给你说,我虽然是一名不入流的医师,但还是受到医师公会保护的,你要是对我出手,擦破皮伤了骨什么的,赔偿费就算把你三个孩子卖了都不够,你可要想清楚!”

  陈阳皱了皱眉:“我是很认真的跟你说话!”

  李大夫更加地慌了,但是嘴仍然硬的跟死鸭子一样:“你说这话什么意思?你还想杀我?我告诉你,虽然咱黄墩镇远离城市,管理疏松,但是我有个侄子那可是清河城城主府的人,你要是伤了我的性命,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都逃不过被抓捕处决的命运!”

  陈阳一头黑线:“你再说话你真的要死了……”

  李大夫这下嘴不硬了,他有点怕,这小子根本不吃硬的:“陈阳,冲动是魔鬼,你好好想一想,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你的三个孩子想想啊,你看看他们才多大点,这么年幼就没了娘亲,现在又会因为你的冲动而失去父亲,以后谁照看他们?万一饿死在路边了怎么办?你这是让他们当孤儿啊!”

  陈阳感觉内心都要崩溃了:“你别说话了行不行?你要是真想死,我不救你了,滚出去死行吗?别赖在我们家给我们添麻烦啊!”

  “啊?”

  李大夫一愣,他发现完全搞不懂眼前这小子了。

  “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李大夫抓狂:“我滚,我滚,我滚好不好?我不待在......噗!”

  突然,话还没有说完,李大夫一大口鲜血就喷了出来,脸上的血管中隐隐有黑气游动,而他人也摇摇欲坠,站都站不稳了。

  就听陈阳唉声叹气:“给你说了不让说话你非不听,现在......要死了吧?”

  噗!

  再一次,李大夫喷出一口血液,人一下子就摔倒在了地上,不停地抽搐。脸上更是惊恐万分,但是他倒不忘记,紧紧地捂着嘴巴,生怕忍不住又多说一个字出来......

第4章 绝语
异界最强奶爸全文阅读作者:狂奔的章鱼加入书架

  “这不就对了?”

  陈阳揉了揉太阳穴:“给你说了几遍了你不听,还叽叽歪歪个不停,现在好了,把自己半条命说没了......”

  “你这种人......”陈阳刮了李大夫一眼,表情很无奈。

  李大夫哪有心思听陈阳说话啊!

  他现在胸腔里就跟一团火燃烧一样,浑身更是如同爬满了毛毛虫,烈火焚身,奇痒难耐,非常的难受!

  看到在地上爬过来滚过去,又捂紧嘴巴不敢大叫的李大夫,陈阳摇了摇头,转身去屋子里提来了一桶冷水。

  “唔~唔~”

  李大夫瞪大眼睛,看着陈阳一步步走来,神色惊恐,不停地抽搐。

  哗啦!

  不顾及李大夫的内心感受,陈阳直接一桶冷水泼下去,顿时,李大夫浑身一个激灵,过后,身体居然逐渐地松弛了下来。

  “怎么样?舒服了吧?”陈阳询问。

  “是,是,啊,唔~唔唔唔~”

  李大夫刚想张口说话,忽又记起来之前的事,急忙捂紧了嘴巴。

  陈阳:“......”

  随后又找来纸张,写了一个药方:“按照这上面的药材,每天服用三顿,月后你的病就好了。”

  顿了一下:“你现在可以说话了,不过尽量少说点,对你身体好。”

  一听到能说话,李大夫顿时长喘了一口气。

  他很想问问自己到底患了什么病?而陈阳又是如何看出来的?难道他是一名医师?如果是一名医师为什么他儿子受了风寒的时候那么紧张?

  心里有好多问题,但是明白自己不能多说话,只能挑最重要的问题:“我,我这,什么病啊?”

  说话的时候李大夫也尽量少用词,越简短越好。

  陈阳叹了口气:“你是不是经常感到胸口发闷,尤其是早上起床的时候,呼吸非常艰难,就好像马上要窒息了一样?”

  “啊?你怎么知道?”

  李大夫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盯着陈阳,但旋即又捂紧了嘴巴,不敢多说一句话。

  心中非常悔恨自己过于吃惊,唐突地多说了一句话。

  陈阳没有回答继续问道:“你是不是在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的时候,总感觉心悸难受,头晕目眩,眼前一片昏暗?需要适应很久才能缓过来?”

  “你......”

  话还没出口,李大夫就急急忙忙地后退,脸上更是一脸惊容,那眼珠子都快要凸出来了,似乎见到了令他无比恐惧的事情。

  这些事情可都是他的隐私啊,除了自己的媳妇谁都没有告诉过,这陈阳又怎么会知道?

  而且说的一字不差!

  李大夫现在的心中如巨浪翻涌,完全平静不下来。

  就听陈阳又问道:“尤其是夏天的时候,无论白天黑夜,还是清晨黄昏,你是不是都觉得非常地烦闷,这种烦闷不是普通意义那种心理上的烦闷,而是肉体机能上的‘烦闷’,就好似外界有种无形的庞大压力笼罩在你身躯上面,稍有不慎,恍惚就觉得会将你直接碾成粉末?”

  “你!你!你!”

  李大夫接连说了三个“你”,人更是同见了鬼一样,表情都有些惊悚了起来。

  陈阳形容的太恰当了,就连他自己都说不上来的这种感觉,居然被陈阳一语中的!

  他现在身躯都在剧烈地颤抖,心中完全冷静不下来。

  足足过去了好久,李大夫才压制住内心的恐慌与震惊,问道:“我这究竟是什么病?”

  陈阳迟疑了一下说道:“说它是病倒不如说是一种毒!”

  “毒!”

  一听到这个字眼,李大夫再一次蹬蹬蹬后退了三步,身体一阵摇晃,直接就瘫坐在了地上,脸色更是苍白的和纸一样。

  陈阳又道:“这种毒无形无色,一般会在酷热或者是早晨冷热交替的时候发作,症状就是我说的那几点。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早晨冷热交替这种特殊环境下,你一旦多说话,就会刺激毒素大量地分泌,稍有不慎,可能会直接身亡!”

  “所以,这也是我之前劝你不要说话的原因!”

  “刚才你在屋子就说了好多话,毒素已经开始大量分泌了,没想到我让你出来,你又说了那么多的话,险些害自己死掉......”

  陈阳的语气很无奈:“如果你有所耳闻,应该听说过‘绝语’这个名字吧?”

  “绝语!居然是绝语!”

  李大夫瞬间面如土色,眼神之中充满了绝望。

  “绝语”这是一种非常特殊的毒,说它是毒却与其他普通毒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它不需要各种毒物毒草炼制,只要提炼几种荒兽的气息,利用修士所养之气作为引子,种入别人身体便会演化成毒。

  这种毒虽然没有见过,但是作为一个医师,李大夫还是有所耳闻。至于“绝语”的症状,的确和他身上所发生的一般无二。之前他倒是没有往这方向联想过,现在看来,基本是“绝语”无疑了。

  而且平常早晨的时候,李大夫因为毒素影响,身体难受,都很少说话,所以也没有发现说话多会影响毒素的分泌。

  除此之外,李大夫知道,染上了绝语,他这辈子就算是完了。

  突然,他眼睛异常地明亮,忙手忙脚地抓着陈阳给他的药方:“这个,这个真的能解‘绝语’的毒?真的能救我的命?”

  陈阳皱了皱眉头:“少说点话!”

  李大夫:“唔~唔唔~唔~”

  陈阳:“......”

  随后告诉了李大夫,按照这个药方的确能解了绝语。

  李大夫心中多少是有点不相信的,他知道中了“绝语”那基本上就完蛋了,但是看到陈阳成竹在胸的样子,他不由地多相信了几分。

  毕竟,这也算是一种心理安慰吧。

  说简单点,就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却听陈阳又说道:“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用针灸平遥穴,惇脉穴,后复穴,天阳穴,三交**,前三穴位行针各三寸,后**位行针两寸半。这五处穴位,会抑制你体内的毒素,但不能根治,要想根治,只能按照我给你的药方来。”

  听到陈阳这样说,将信将疑地李大夫打开了随身携带的药箱,其中就带着针灸的用具,依照陈阳所说依次行针,片刻后,李大夫脸色一阵红晕,血气上涌,吐了口乌黑的血液后,身体顿时感觉轻松了很多。

  “这法子可行......”

  这时候,李大夫看陈阳的眼神就变了。

  居然用针灸的方法抑制“绝语”的毒素,甚至能排除少许,这简直就是从没有听说过的事情,就算是入流的医师都没有这份见识与手段吧?

  既然抑制的方法都有了,那岂不是按照陈阳所说,用他的药方真的能根治“绝语”的毒?

  越这样想,李大夫越觉得有可能!

  他现在心情激动的简直不可言说,感觉人生充满了光明,年过半百的他又焕发了第二春。对于陈阳那也是格外的佩服,嘴里憋着大量的溢美之词,就是不敢倾诉出来,只剩下一对眼睛看着陈阳,分外地恭敬,甚至有几分敬仰!

  但旋即又想起之前坑陈阳的事情,心中顿时懊悔羞愧不已。

  被自己坑了,居然还费心费力帮自己,陈阳真的是怀瑾握瑜,君子之心,这份情,这份义,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

  陈阳自然不知道这一会儿的功夫李大夫都快要把他奉若神明了,而他之所以这样做,并不是说有一颗圣洁的圣母心,而是因为不想这老家伙从自己家出去后死了,然后给家里添上不少的麻烦。

  除此之外,陈阳想的更多的就是从这老家伙身上捞一笔钱,既然你坑我了,那我也坑你,互相坑一坑,谁也不欠谁,这样岂不是更好?

第5章 真君子
异界最强奶爸全文阅读作者:狂奔的章鱼加入书架

  想到这里,陈阳嘴角不由地露出一丝坏笑:“李大夫,你看,这个诊断费......”

  一听陈阳要诊断费,李大夫急急忙忙将那五个铜币拿出来,随后想了想又把另外三个铜币也拿了出来,一脸谄媚:“陈阳兄弟,刚才是我财迷心窍,对不住的地方还请谅解,这些铜币原数归还,希望陈阳兄弟不要怪罪。”

  说着就把铜币塞到了陈阳兜里。

  陈阳一头黑线:“我的意思是......”

  李大夫忙不迭地回答:“我懂我懂,平阳村那三亩地哪敢让陈阳兄弟去上,小的那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别介意别介意。”

  陈阳晕倒:“闭嘴!”

  “啊?唔唔~唔~”

  李大夫慌了一下,狠狠地点头。

  “看来还是这招管用。”陈阳嘀咕了一声,过后说道:“李大夫可能领会错了,我的意思是,关于‘绝语’这个的诊断费......你看看,这该收多少钱呢?”

  “啊?这个?”李大夫一下子愣住,旋即挠了挠头,有些尴尬地说道:“我出门的时候没带多少钱......陈阳兄弟,你看这十个铜币够不够?不够的话,加上这个玉佩怎么样?”

  随后李大夫又简短地介绍了一下这块玉佩的来历,说是早年从杂货摊上淘的,虽然不知道是哪一类的玉,但是玉质精粹,绝对是一块好玉!

  看到李大夫手中的那块玉佩,陈阳目光一闪,笑着接过来玉佩和十个铜币:“那......药方费就免了,如果没事的话,李大夫可以回去了。”

  一听免了药方费,李大夫顿时感激涕零。

  这药方绝对是无价之宝啊!

  想想能解“绝语”之毒,那它的价值该有多大?简直无法想象啊!

  这样贵重的药方说免就免,陈阳真的是慷慨仗义!

  李大夫激动的都快要哭了,语气哽咽,一时间说不出一句话来。

  自己居然坑这样仗义的真君子,糊涂啊糊涂!

  看着李大夫既是激动又是懊悔的,陈阳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最后却只摆了摆手:“快点回去吧,不要耽误了病情......”

  李大夫老泪纵横,抱了抱拳,恭敬地离开。

  ......

  等到李大夫离开后,陈阳陷入到了沉思。

  说实话,解“绝语”毒的药方的确贵重,但也贵不到哪里去......在黄墩镇这种小地方确实搞不到,但如果是在大地方,可能花不了多少钱就能买到。

  不过药方上的药材那就真的贵重了,李大夫想要集齐,恐怕要费大功夫。不过以他医师的人脉,应该能找得到,而且陈阳也跟他说了“行针”之法,可以短时间内的控制“绝语”之毒,保证性命无大碍。

  当然,这些都不是陈阳要担心的问题了。

  他现在看着手中的玉佩,简直是爱不释手!

  这块玉佩里面隐隐有荒兽气息流动,如果陈阳猜测不错的话,李大夫中毒一事就和这块玉有着直接的关系。

  而且玉佩中依旧存留有大量的荒兽气息,如果有机会卖出去,那绝对要发一笔横财!

  除此之外,玉佩才是价值最大的宝物。

  能存留荒兽气息,根据这段时间内陈阳对于这个世界的了解,这可能就是一件空间法宝,类似小说中写的空间戒指,内置空间,可以存放物品。

  这种宝物十分稀有,市面上价值巨大!

  不过玉佩中存有荒兽气息,陈阳也不敢试一试空间宝物的妙处,免得自己也染上“绝语”之毒。

  于是便把它藏到了一个孩子们够不着的地方。

  这时候南瓜粥也熬好了,陈阳给儿子喂着喝了之后,梦武看起来精神了很多,体温不那么烫人了,眼皮也已经消肿了......能这么快的见效,主要是陈阳熬药的手法!

  一副药材能否在熬的时候保持药性充分融入药汤,而不要大量地挥发掉,这主要取决于药草的质量、合适的药具、以及熬药的手法这三个方面。

  李大夫这服药自然不是什么好药草,大都是些劣根残叶,但却见效这么快,大部分原因是陈阳熬药的手法起了最大的作用,使得药草百分之八十的药性都融入到了药汤之中,故而容易见效......

  这一切事了,陈阳就开始在屋子里到处乱翻,这个瞧瞧,那个瞧瞧,不知道在找什么东西。

  而且,翻箱倒柜的同时,陈阳嘴上还挂着坏坏地笑容,

  这一次陈阳和李大夫互坑了一波,显然陈阳成了最后的赢家。估一估荒兽之气和空间玉佩的价值,陈阳都快赚的盆满钵满了,能不开心的笑么?简直牙花子都合不拢了。

  又想起李大夫离开时各种感激,还不知道被坑了一手,陈阳就忍不住感叹:“坑人也能坑出一种境界,我就问一句,还有谁?”

  如果此时李大夫看到他心中伟岸高大,真君子的形象横亘心怀的陈阳,此刻有多么的得意忘形,可能会直接吐血身亡吧。

  ......

  “爸爸,我饿啦~”

  就在陈阳翻东西的时候,梦瑶忽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拽着他的胳膊摇晃:“爸爸你偏心,你都给哥哥煮南瓜粥,给我和姐姐不煮,你偏心偏心!”

  陈阳:“......”

  猛一拍脑袋,咋就把这两孩子忘了!

  这记性......

  三个孩子顾不过来啊!

  回过头揉了揉梦瑶的银发,就看到门口梦漪斜睨了他一眼,声音冷冰冰的:“我要吃糖醋里脊。”

  陈阳:“......”

  我的大千金,咱说话带点温度好不好?

  虽然冰山美女的冷是骨子里的,但是......我好歹是你爸爸啊!

  别老是这样对我啊!

  “声音甜一点,就是甜到那种心都快要融化了的程度......爸爸就给你做糖醋里脊。”陈阳翘了翘眉毛。

  “粑粑~”

  就见梦瑶一下子扑到陈阳怀里,贴着肥嘟嘟的小脸:“粑粑~瑶瑶最甜啦,瑶瑶也要吃糖醋里脊~”

  陈阳一脑门的黑线:“好好好,都吃都吃!”

  话刚落,就看到门口伸进来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子,眼睛亮的跟宝石一样:“真的吗?爸爸,那我也要吃糖酥里脊,还要吃冰糖葫芦,羊肉串,芝麻大烙饼,烤鸡腿......”

  看着那小子一下巴的口水,滔滔不绝地说着,又看到两女儿不满地嘟着嘴,随时都要放大招,陈阳一头冷汗,一把拽起梦武的小短腿:“烧都没退,不好好在床上躺着,谁让你下来的。你要是再这样折腾几次,还想吃烤鸡腿,鸡屁股都没得吃......”

12345下一页
扫码
作者狂奔的章鱼所写的《异界最强奶爸》为转载作品,异界最强奶爸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异界最强奶爸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异界最强奶爸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异界最强奶爸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异界最强奶爸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异界最强奶爸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