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夜沫最新章节 > 夜沫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夜沫 连载中
分享夜沫

夜沫全文阅读

夜沫作者:仪敬

夜沫简介:一星一夜沫,沧海归星辰。
天下但有修行者,夜沫终将永恒。 https://www.uukanshu.com
-------------------------------------

夜沫最新章节第8章
开篇
夜沫全文阅读作者:仪敬加入书架

  陵江穿过茫茫苍山突然改道东去。

  改道之处,竖立着一座并不算高大的小山,山上除了野草蓬蒿之外别无它物,这样一座连野狗都嫌弃的无名小山竟是陵江改道的唯一缘由。

  在凡夫眼里,这小山仅仅是一堆无用的土石堆而已。然而,对大修行者而言,却一探便知其土石荒草之下另有一番世界。

  千百年来,无数修行者来看过这座无名的小山,但是,山上的一草、一石却从没人敢动过。

  斗转星移,小山之上的野草蓬蒿也不知经历了多少岁荣枯,经过了多少次轮回,却从未出现过衰败、荒芜的迹象。

  较之江面上的漩涡,这点神迹就又算不得什么了呢。

  要知道,这江面被激流、崖石所催逼阻留,不停地同时形成着几十百来上千个漩涡,你方唱罢我登场,千百年来日夜不息。

  可据说,那大大小小漩涡拧出的水沫子会出现每二百年一次的突然消失无迹,消失的时间有长有短。

  这陵江第一弯的水沫子更迭消散起来啊,总跟天下大势之分合有一拍即合的默契。

  ……

  没有水沫子的今朝江面,连一个个漩涡也好像神仙笔的画符,笔到划到,笔起,江面再次平如镜。

  “龙兄,怎么你又比兄弟早到?”

  背长剑的少年头也不回地盯着这被“漂洗干净”的江面,脸色异常沉重。

  这二人分别是后赵东林书院和无忧谷的天下行走。

  这是他们晋升天下行走后、奉师命第七次来到陵江第一湾。

  “看来,此劫来势不轻啊!”龙剑师望向江面的视线突然转向夜色渐浓的天空。

  “不知道又有哪位大修行降临世间,连金星都这般暗淡无光?!”背木剑的少年转向小山上的荒草,极认真地接着讲道:

  “这金星暗淡,生平俺还是头一次见到……师父说,这样的天象只在他师父的师父的师父的师父飞天的时候出现过一次。”

  剑师还是没接少年的话,在最后一缕太阳光消失在西边群山之间前,他默默转身。

  不想,他背上的长剑厉声而出,笔直地高高悬于头顶。

  剑身发出冰冷的淡淡蓝光。

  剑师以看似极缓慢的步伐离开了江边。

  只一息功夫,蓝光便消失在大道的尽头。

  此间本无道路,后来修行者多了,便生生踩踏出一条足可以使两只骡子并行的大道来。

  木剑少年望着夜色中消失的蓝光,骂了一句:

  “贪图小道,难成……”

  他最后两个字还没脱口,右肩突然下沉了一下。

  一只比他脚掌还厚实的手搭在肩膀上。

  “九诛,你怎么才来?”木剑少年小拇指轻轻弹去落在右肩的肥大手掌。

  “Duang——”

  九诛将手中的玄铁棍杵在地上,木剑少年只感觉到脚底颤抖了两下。没人知道九诛手中的玄铁棍有多沉,死在此棍之下的剑师摞起来恐怕比身长八尺的九诛还要高。

  “这货要是换在陵江之外,早已沦为棍下之鬼。”九诛对着远方说。

  二人并排站在江边,良久没说一句话。杵了一会儿,各自分道离去。

  江水依旧如死灰一般,打着漩涡流向遥远的东方。

  小山上的野草蓬蒿趁着夜色争相伸张着,这里的野草蓬蒿只在夜间生长。

  三个少年离开不久,小山上发生了一件极不寻常的事情。

  从未开过花的蓬蒿叶柄根部生出三三两两的小花苞。

  所有的花苞纷纷朝向一个地方,后赵都城兴州。

  花苞在黎明时分绽放,在第一缕阳光冲破地平线时陨落。

  ……

  千里之外,后赵国都兴州尚未苏醒。

  一快骑从天启门进来,横穿长阳街,以雷霆之势撕破黎明前的静谧,直奔皇城而去。

  帝国皇宫乃后赵雄踞天下诸国第一的身份象征,故而,即使是八百里加急,信使也必须在外宫门就下马。

  “什么事儿啊?还非得杂家亲自!养你们这些废物有什么用。”

  崔达很不耐烦地嘟囔着,小太监们一个个像犯了死罪似的缩着脑袋。

  “崔总管,这是南天阁呈上的秘奏,末将必须亲自交给王上。”

  一把镶金长剑横在眼前……

  崔达有气无处撒,冲小太监们骂道:

  “一群没用的东西,难道认不得这把剑吗?都给杂家看清楚喽,这把剑在我后赵只有两把,见此剑犹如见王上。

  “将军快请,别跟这般没见识的奴才见识。”

  穿过层层宫门,秘奏终于来到王上的寝宫——曲台。

  一个时辰前,位于城南百里之外,紫金山上的南天阁天文台,首阁莫晃正一脸紧张地望着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星。

  他观测金星已经整整七年。

  乐康十七年中秋之后,他首次观测到金星周围出现光斑,就犹如江面上的水沫。

  光斑似有遮蔽金星的势头。

  作为后赵首席观星师,过去七年间,他从未睡过一个安稳觉。

  ……

  此时,天下已经大白。

  信使将怀中的木匣交予女官,他偷偷瞥了一眼书桌后面的后赵王上,乐康帝丁琦。

  丁琦睡意未散,气宇不减。

  捧着从木匣中取出来的竹简,很快,他双手开始不住颤抖起来。

  “退下吧!”

  信使离去后,丁琦即刻命女官传圣旨,告知文武百官今日议事免去。

  同时,他急召丞相、左右将军及南天阁首阁三人到御书房。

  ……

  南天阁首阁莫晃一夜未眠。此时,站在王上和两位要臣面前,更让他大感不安。

  右将军从丞相钱文手中接过竹简,一行字让他平静已久的心开始颤抖起来。

  “金星陨落,天将变。”

  这一行字让他想起了什么。

  “宫泰,你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王上,几天前我做过一个不祥的梦。”

  丁琦和其他几位大臣一样,一脸想知道下文的表情。

  “我梦到那个孩子坐在王上的位子上。”

  丁琦听后陷入长久的沉默中,半响后才问道:

  “那个孩子现在何处?”

  “王上,他还在城南一家面馆,和一个老光棍相依为命。”

  ……

  “老胡,我去补觉了。”

  贰九打着哈欠对老胡说道。

  “你这孩子,最近是咋了?成天价看星星,连觉都不好好睡。”

  “昨晚午夜有一颗大流星划过天空,掀起一大片星光沫子,沫子照亮整个夜空。”贰九尽说着些老胡完全听不懂的话。

  昨天夜里,贰九不仅看到了流星掀起的沫子。

  沫子之后是无尽的黑暗,这黑暗让人心里直发毛。

  他只有十二岁,从小没念过私塾,只跟着半文盲的老胡学过怎么写自己的名字。

  贰九只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对天象巨变、世道兴衰、朝代更替一概不知。

  至于他只会写的这两个字所蕴含的意义,他一样不知。

  一道风把临街酒坊里的酒香吹了过来,贰九这一觉不知道又要睡到何时才能醒来。

第1章 下山
夜沫全文阅读作者:仪敬加入书架

  “哞——”

  青牛厉声朝天,冲散山谷上空的薄薄雾气。

  青虹之下,一挂瀑布已在此间生生不息地流淌了数万年。较之夏丘大陆上最早生起的部族,这挂瀑布的存在还要早个几万年。

  瀑布之源头,坐落着号称天下第一宗门的无忧宗。

  青牛这一声,正好唤醒了酣睡在幽静深处的斗天阁等一应亭台楼阁。

  当第一缕晨光落在斗天阁飞檐顶端的鹤嘴上时,青牛已驮着牧童回来,进了山门。

  牧童望着眼前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一砖一瓦,正要发出一句感叹“终于回来了”,只听得一声暗哑的声音:

  “山希,把牛赶到后山去吧,然后,就到我房里来。”

  山希这才看见台阶顶端站着的白衣老道——广安真人。

  “师父——”山希满脸的不情愿。

  “还不快去。”

  见那缕白须在无风的早上不怒自威地轻颤,山希识趣地默默将青牛赶至后山。

  ……

  几股阳光挤进来,落在案子上一鼎紫金香炉上,让那缕缕青烟变得无比透亮。

  山希透过眼前这几股阳光,除了看见上升的香炉青烟外,没有一粒肉眼可识别的尘垢在屋内飘荡。

  他心想,“这老家伙,我不在的时候倒也勤快。”

  “山希,你看到了什么?”

  此时,广安真人背对山希,侧卧在床榻上,眼睛微微闭着。脸上的光彩虽不减当年,岁月却还是刻刀般在这张原本俊俏的脸上留下无数深浅不均的沟痕。

  “师父,徒儿只看到了青烟。”

  “哎,就你这样子,为师如何能放心让你独自下山呢?!”

  “下山?真的嘛?师父,你肯让徒儿下山了?我不是在做梦吧?”

  说着,山希已经将肥嘟嘟的手指伸进嘴里,两眼游离到窗外,魂不守舍啦。

  此时,广安真人已起身下地。

  他望着山希手指上四颗浅浅的牙印,再看看他那圆鼓鼓、红扑扑的小脸蛋和那一双纯净的不能再纯净的眼睛,一时之间,惆怅涌上心头。

  若非掌门师兄亲自找他,他说什么也不愿意让这个“傻徒弟”到那吃人不吐骨头的红尘浊世去走上一遭的。

  无忧宗光本山弟子就有四千人之多,再加上其他诸山山峰的,总数上少说也得有个一二万吧,其中,不乏慧根深厚的青年。

  可偏偏龙七那老家伙就是相中了憨厚老实的傻根山希,还在诸掌门面前宣称:此次下山任务,非山希不能胜任。

  广安真人在窗前来来回回地徘徊良久,之后,再次把目光落在年仅七岁的山希身上。

  “你可都记好啦,你要找的人在后赵国都,与无忧谷相距千里……还有,就是南人诡诈,切不可掉以轻心。

  “其实,比起渊地异人,南人的诡诈又算的了什么呢?山希你一定要记住喽,异人从长相上与我们没有什么两样,唯一的区别就在于他们的那双眼睛,是比寒冰还冰冷的眼睛……”

  山希见师父说着说着,又深陷沉思当中,一时涌上心头又到嘴边的话,也就咽了回去。

  “虽说,五十年前师兄率领众师弟联合东林书院已将异人赶回到他们自己的北冥渊地。但时下这光景……”

  广安真人望着窗外那隐约于云间的主峰,似乎感知到了空气中有些个什么不可知的异能在暗暗侵入。

  山希学着师父,也在脸上挂起来一付别别愣愣的严肃。

  在回来的路上,他就已发现,本山方圆千里之内,凡我无忧门下在家弟子一个个都剑不离身,大有大敌当前的态势。

  无忧谷属北汉。

  北汉不同于后赵那样的、礼数森严的泱泱大国,民风自是剽悍。

  然而走在大道、街市之上,能身持利器的,在北汉,也只有无忧宗的弟子拥有这样的特权。

  “你把我床底的那个木匣拿出来,为师有东西送给你。”

  木匣一出,屋内瞬间尘垢游荡。

  “打开。”

  “你可别小看这桃木棍,这可是为师第一次行走天下时身上唯一带的东西。”广安真人见山希刚冒出的欣喜表情转瞬被失落所代替,只得这样连忙安抚,他接着讲道:

  “这是从西境神树上取下的木料,天底下,只此一根。原本想在你晋升天下行走的时候拿出来的,现在……看来是等不到那时候了。”

  ……

  师父并没有同意山希带着青牛下山。

  山道上,一个矮小的身影背着一根竖起来比他个子还高的桃木棍,在慢慢地走着下山。

  这木棍可是被他精心地用抹布包了一层又一层的。

  和往常一样,师父没有送他出山门,山希也没有一步一回头的不舍。

  山希是个孤儿,是广安真人把他养大,二人之间没有那种相依为命、谁也离不开谁的人世感情,也没有过互相嫌弃、气息互撞的什么冲突。

  他们是特别正常的师徒关系,用时下流行的话说,就是“没毛病”。

  奇怪的是,山希在即将走出无忧谷的时候,抽不冷子、莫名其妙地回头望了一眼瀑布之巅的无忧宫。

  “小师弟,你这可不是本山师兄的做法。”一个怀中抱着长剑的少年不知从哪钻出来,正站在路旁,对山希说话。

  那少年剑柄有两朵浮云,估计只是个无忧宗的俗家弟子,看这两朵浮云的标准,地位远在山希之上。

  “我叫段陵,是麻当镇人。”

  山希仅仅用了一个不温不火的微笑相待。

  “你别走啊,我请你去镇上最著名的火锅店吃火锅,怎么样?”

  “火锅??火锅是什么玩意。”山希心想。

  山希自是不懂得这些江湖上的套路,也懒得去深究其中的意味。他一心只想着顺利抵达后赵国都兴州,找到掌门师叔要找的人,把他带回山交差。

  段陵心中嘀咕:“难道这家伙是个哑巴不成?”

  “你才是哑巴呢!”

  “还会同心之术,”段陵一双黑亮的眼睛在眼眶里转遛,见山希转身要走,忙嬉笑着说道:

  “开个玩笑,别当真。”

  山希还是不理会,凭他对师父嘱咐的理解,主动热情的人,即便是同门,也多半是不怀好意的。

  他想尽快躲开眼前这个让他感到不自在的家伙。于是,他低着头往前走了两步。然后,他停了下来。

  “我该走哪条路呢?”山希一时没了主意,师父只说出了山谷一路向南走。

  他转过身来,看了一眼身后偷笑着的段陵,尴尬地问道:

  “请问,哪条路可以南下?”

  ……

  麻当镇并不大,只有两条长不足二百米的街道。

  段陵所说的火锅店是西街第一家店。

  山希一只脚刚踏进火锅店,他背上用麻布包裹着的长棍便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很快,他便发现,大家仅仅只是觉得他这一身装扮滑稽可笑而已。

  望着锅里翻滚的腊肉、菌子和偶尔飘到面上来的花椒粒,山希忍不住口中生津。

  在热气腾腾的火锅面前,他终于放下了所有的戒备。

  当他的小手抓到筷子时,桌上的碗碟开始有节奏地分别跳了起来,锅里红艳艳的汤汁也飘了出来。

第2章 你是谁
夜沫全文阅读作者:仪敬加入书架

  红艳艳的火锅汤汁挂到了炉壁上,发出火热到令人不安的哧哧声,各种底料在里面翻江倒海,味道充斥着眼前热气弥漫的空间……

  此时,除了锅里咕嘟咕嘟的沸腾声和炉子下火苗细微的嘶嘶声,以及桌上碗碟被莫名的力量给震颤得微鸣以外,四下里再也没有其他的声响。

  少年段陵用筷子将碗中已沾满蒜泥、香油的豆腐给拦腰夹断,他一筷子、一筷子,从容地将豆腐小块一一送入嘴里。

  隔着团团热气,少年山希看着对面的段陵吞咽中微微抽动着的咽喉,还有那满脸受享的表情,他压制住不安的心情。是啊,自己好歹是无忧宗本山弟子,决不能在这个俗家弟子面前表现出半点不得体的地方。

  山希用余光扫了一眼左右邻桌以及外面的大街,这会儿,除了自己和这个自称叫段陵的家伙之外,余光所到处之处,哪还有什么人影?!

  用另一只手去摸了摸桌下,当确定师父送的桃木棍还在时,山希这才故作镇定地拿起筷子,伸向翻滚的火锅。

  刚夹住一块菌子,杯碟震颤得越加厉害。

  “尝尝,这虎掌菌可是好东西。”段陵望一眼山希停在半空的筷子,催促道。

  ……

  一道白光在山希眼前划过。

  白光落在一个骨瘦如柴的少年肩上,那陌生的少年看起来挺面善的,只是不知为什么,那双眼睛看起来有点不大对头。

  没等山希联想到师父对渊地异人的描述,那少年便已沦为段陵长剑下的孤魂。

  “欺我麻当镇没人了吗?”剑在凳子上,段陵重新拿起筷子,嘴里嘟囔着。

  他见山希小手紧紧握着麻布包裹着的长棍,一双小眼睛呆呆地望着倒在地上的异人弟子,笑着对他说道:

  “第一次见到异人弟子吧?这些家伙越来越猖狂了,竟然都跑到镇上来了。”

  他瞥了一眼山希手中的长棍,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又没立刻说出口。

  “难道他真是冲我这木棍来的?”山希第一次开口说话,就直来直去的,简直让段陵大跌鼻梁。

  “先吃火锅吧!毛肚都已经老了,夹着吃。吃完,再解决他……”

  不知什么时候起,周围已恢复如初。

  食客们陆陆续续进来,坐在左右邻里座位上,他们大声说着话。火锅店好像从未发生过什么异样的事情。

  ……

  一个少年背着长剑、扛着外族人的尸体向前走着,身后,跟着个纯净无染的娃儿,娃儿背了根长棍……

  这样的组合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有些个不搭调。

  即便麻当是个无忧宗本山脚下、见怪不怪的镇子,即便偶有异人弟子横行过市……这都算不上什么新闻,然而,一高一矮两个少年带着兵器从街上走过,倒是个众人眼里的稀奇。

  山希望着那颗在自己前面晃来晃去的死人的脑袋,他怎么也想象不出,有着这样一张良善脸庞的人会是异人弟子。

  “咱们这是要去哪?”他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了。

  “去找个没人的地方把他给烧了。”

  “难道不是埋了吗?烧了多糟蹋空气啊?!”山希突然停下来,歪着脑袋问道。

  段陵扭头看了他一眼,无奈地“呵呵”了两声。

  山希并不觉得他想问题跟别人不太一样。广安真人说过,就算是想问题不一样,这并不是坏事。

  ……

  渊地异人的原身比段陵想象的要弱上很多,仅仅不到一刻钟的功夫,便随着火熄消散一空。

  “陵师兄,你们还没走啊?”

  暮色中,走来一个和段陵年纪相仿的少年,他的剑柄上同样也有两朵浮云。

  “在镇上撞见一个异人弟子,真想不到他们来的这么快。”

  打从火锅店开始段陵脸上就一直挂着的严峻神情,此时方稍稍变淡。

  “李村的师兄已经全都上山了,我是看见这边有火光,所以过来看看,不想却是你们……”少年瞅了一眼山希,转向段陵接着说道:

  “你们赶紧上路吧,我也该上山了。”说完,那少年向山上走去。

  山希的眼睛在眼眶里直打转,直到那少年走远了,他才问道:

  “你是谁?你早就在等我下山,对不对?”

  “走吧!”段陵点头称是。

  “去哪?”

  “不是去兴州吗?”

  “兴州?!”

  山希这才明白,眼前这个叫段陵的少年是掌门或者师父安排来,跟他一起去兴州的。

  “可是?”

  “可是,我到底是谁,对不?异人弟子为何出现在镇上,对不?”段陵笑着反问,然后说:“走吧,咱们边走边说。”

  “不仅仅是这些,俗家弟子通常是不会上山的。一定有什么大事情在发生……不行,作为本山弟子,虽然只是一个区区牧童,我也得回去看看。”

  说着,山希便要转身,随那远去的少年上山。

  “你忘了自己下山的任务了吗?”

  ……

  门下弟子全副戒备,俗家弟子纷纷上山。

  多年未出现的异人弟子现身山下的麻当镇……

  自己刚进山门,便被师父派下山寻找一个自己并不认识的少年。

  山希越想越不明白,越不明白,越想去想明白。

  下山后的第一个夜晚,山希望着天空上越发暗淡的金星,突然发觉:此去兴州绝不是什么小事情。

  怪不得临行前师父神色那般沉重。

  段陵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既然掌门选择了你,你要相信掌门的眼光,咱们一定能够找到那个少年,并把他安全带回山上……”

  “或许……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山希接受了这种判断,他继续问:“段师兄,你去过兴州吗?”

  “呃……虽身为麻当镇‘天下行走’,我却也未去过镇子之外的什么地方。”段陵对山希突如其来的问话毫无准备,也没有时间遮遮掩掩,索性就承认了。

  “即使是麻当镇‘天下行走’,也该多出去走走才是,你怎么能像大黑一样懒惰呢?!”

  “大黑是谁?”

  “是我的牛。”

  ……

  无忧宗作为天下第一门派,门下弟子无论是俗家弟子还是出家弟子,一个个都有日行百里、夜行近千的功夫。

  说话间,二人已来到北汉和后赵的边境,此时如果有月亮的话,多半就该是月过中天的样子。

  时下,北汉与后赵断绝往来已达七年之久,两国民众互市、走亲访友都要冒着牢狱之灾的风险。

  没有月亮的夜晚,自然给他们偷渡提供了便利。

  进入赵地后,山希突然就觉得全没了依靠,第一次,他深切地感受到了对无忧谷的挂念。

  他不知道,再次回到北汉、回到山上该会是什么时候。

  对于这个陌生的国度,一切就像此时他眼前所看到的一样:漆黑一片。

  没有星光的夜晚,二人相互看了一眼对方,一起扎进了漫无边际的黑夜里。

第3章 别回头
夜沫全文阅读作者:仪敬加入书架

  “别回头!”

  段陵的语气和刚才大不同,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

  这话锋突转,让山希有点不太适应,他还和以前一样,在对方刚刚下达禁止的口令,就去照着做了。

  然而这次……

  那是一团生着青色光芒的、没有固定形状的气体,时而大,时而小,即使最小的时候,在黑夜中依然能被看得十分清楚。

  那团气极度诡异,无论是行迹的速度,还是运动的方向都让山希难以琢磨。

  很快,山希便丧失了一切意识。

  ……

  山希感觉自己仿佛身在蒸屉里,周身湿透,唯有脸部不时被小风袭过,只可惜,这风也是热的。

  他大小从未出过无忧谷,在山上,即便是在最炎热的时节,也要身穿一件单衣。

  “天上几个太阳?”他一跟头触地,爬起来,问道。

  正常人昏迷一整天,醒来后第一件事一定是问“这是哪里?”段陵再次被山希的三观给雷倒。

  “你自己看吧?!”段陵扔掉手中的芭蕉扇,长出了一口气,回答道。

  “咦,你怎么穿这么少?”

  第二个问题依然没有戳中要义,段陵彻底无言以对啦,他转身去拿水给山希喝。

  此时,太阳已经下山,被炙烤了一天的大地却丝毫没有要降温的征兆。

  “我只是听说,后赵一年中有四个月酷热难耐,却没想到,是这么个热法。”段陵一边扇着芭蕉扇,一边对望着地面上裂开的一道道口子,对山希说。

  “师父说:后赵是夏丘最富庶的国,可他们的土地被晒成这般,还怎么种庄稼……”

  段陵嘴上没说,心里却在想:“你所关心的,可真都是事不关你的事情。”

  “咱们走吧,天已经黑尽。”

  二人在兴州北门外的树林子里躲了一整天,这才重新回到了大路上。

  高大巍峨的城楼就屹立在夜色里,夜并没能将它的雄姿完全遮蔽。

  由两整块玄铁浇筑而成的大铁门此时紧闭不开,即使是在这个炎热的夜里,北门这两扇大铁门也让人感觉不到丝毫温煦通融,它铁青着脸,将山希和段陵拒之门外。

  入城,他们有自己的办法。

  城墙根下,山希麻利地解下缠在桃木棍上的麻布。

  城墙上的段陵焦急地望着山希的一举一动,可是,山希握着棍子一动不动,并没有学他,把长剑一端插入墙砖之间的缝隙里。

  难道是缝隙太细……不足以?!

  “这绝不可能。”段陵知道,山希手里那根桃木棍是个好宝贝,据说,它可以随意念任意地变细、变粗。

  “我昨晚怎么了?”山希大声地冲城楼屋顶上的段陵喊道。

  “嘘,先上来!我再告诉你。”这么大声,会惊动守城的后赵士卒。两人只是来找人的,没必要惹麻烦。段陵遇见这耿直、不长脑子的,也没啥子好办法,只得低声哄弄。

  桃木棍的弹力,外加麻布的结实韧劲,让山希轻松地上了城楼。

  站在兴州最高的城楼上,能够俯瞰到整个兴州城。夜色刚落下不久,这个百万人口的城才刚刚活跃起来。

  灯火把整个兴州城照得宛如白天,大街上随处可见衣着华丽的男男女女,杂货摊上的摊主吆喝声此起彼伏。

  “咦!那是什么东西?”山希指着一头大象,问道。

  兴州西城的一个广场上,一头小象正在表演“天女撒花”。柔软的象鼻喷出一股细细的水柱,水柱在距离地面一丈的地方散开,水撒在人们身上,引得众人欢呼雀跃。

  “有点看头,可惜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段陵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脸猛地转向坐在身旁的山希,进而问道:

  “你不想知道昨晚发生的事情吗?”

  “说。”

  “我都说了,让你别回头,你偏要看。”

  “不回头,怎能看到?”

  “你倒好,害得我背着你走了几百里地。你这个人情,可算是欠下了。”

  山希脸上露出一点抱歉的意思,但又什么都没说出口。

  “没猜错的话,咱们昨晚路过的地方就是村里老人所说的迷糊森林。”

  “迷糊森林很诡异,即使是入了玄门的剑师也不一定能躲过森林的迷惑。不过,只要你低头走自己的路,不去看它,它也拿你没辙。”

  “你没回头,怎么背上的我?”

  段陵总算听到一句有用的话。

  二人相处了两天一夜,他对山希的思维模式实在是……

  “我有掌门的送的枣。”

  “看来都是安排好的。”

  ……

  四天前,段陵收到掌门的召唤赶忙上山,成为掌门钦定的去兴州的人选之一。

  对于从未走出过麻当镇的段陵而言,当他得知自己将去后赵都城兴州,一时间,欣喜中带着那么点忧忌。

  后赵有着跟无忧宗格格不入的南书院,那里,是他最向往的地方,也是他满心厌恶的地方。

  更准确地说,段陵是厌恶从那里走出来的书院弟子。

  七年前,自己的父亲——麻当镇前任“天下行走”就是被书院的坏蛋用骗术给害死的。

  在段陵的心里,书院弟子个个都刁钻歹毒。但是,书院,却是每一个无忧宗俗家弟子无比向往的地方,这一点,段陵不否认。

  无忧宗有一个规定:俗家弟子必须先从南书院毕业,才有机会日后成为无忧宗的正式弟子。

  其实,无忧宗和南书院一南一北的,本无仇怨,仅仅是近两百年来,两家矛盾开始演化得越来越深。

  原因也很简单,书院不服。书院不服的是,自己凭啥要给他无忧宗培养、输送弟子,说到底,自己也该是天下正宗。

  ……

  夜开始深了。

  整个兴州城被灯火照得通亮,唯独城东南地界儿漆黑一片,这儿,便是帝国最高学府——南书院的所在。

  居高临下,段陵无意间视线就望向此处。

  黑暗中,南书院的黑影似有无穷的魅力吸引着他,以至于他竟至忘记身旁还有山希。

  “嘎嘣——”

  直待脚下的瓦发出清脆的声响,段陵这才意识到自己身居何处。

  “你这是要去哪?”山希跟着段陵起身,问道。

  冷风从他们身上吹过,将贴在身上的衣服吹干。

  “该下去了,再晚,夜市也该关门了。”

  ……

  一入城,山希便满大街地询问着这城中最好的火锅店在哪儿。

  可是,兴州上流社会的贵族哪里会看得上这种没营养、没排场的伙食。

  终于,路遇一位容貌端庄、只声音比男人还粗的大姐,指给他们说:

  “喏,沿着长阳街一直往南走,进入城南后,第二条横街右拐。永安坊有一家不错,老板姓胡。”

  沿着长阳街一路向南,永安坊内第一家店面的招牌上果然写着——“胡一锅”三个大字。

  招牌底下还有一行小字——吃火锅就来胡一锅(注:此处为硬广:))。

  没等段陵看明白,山希已经抬脚进了店。

第1章 开篇
夜沫全文阅读作者:仪敬加入书架

  陵江穿过茫茫苍山突然改道东去。

  改道之处,竖立着一座并不算高大的小山,山上除了野草蓬蒿之外别无它物,这样一座连野狗都嫌弃的无名小山竟是陵江改道的唯一缘由。

  在凡夫眼里,这小山仅仅是一堆无用的土石堆而已。然而,对大修行者而言,却一探便知其土石荒草之下另有一番世界。

  千百年来,无数修行者来看过这座无名的小山,但是,山上的一草、一石却从没人敢动过。

  斗转星移,小山之上的野草蓬蒿也不知经历了多少岁荣枯,经过了多少次轮回,却从未出现过衰败、荒芜的迹象。

  较之江面上的漩涡,这点神迹就又算不得什么了呢。

  要知道,这江面被激流、崖石所催逼阻留,不停地同时形成着几十百来上千个漩涡,你方唱罢我登场,千百年来日夜不息。

  可据说,那大大小小漩涡拧出的水沫子会出现每二百年一次的突然消失无迹,消失的时间有长有短。

  这陵江第一弯的水沫子更迭消散起来啊,总跟天下大势之分合有一拍即合的默契。

  ……

  没有水沫子的今朝江面,连一个个漩涡也好像神仙笔的画符,笔到划到,笔起,江面再次平如镜。

  “龙兄,怎么你又比兄弟早到?”

  背长剑的少年头也不回地盯着这被“漂洗干净”的江面,脸色异常沉重。

  这二人分别是后赵东林书院和无忧谷的天下行走。

  这是他们晋升天下行走后、奉师命第七次来到陵江第一湾。

  “看来,此劫来势不轻啊!”龙剑师望向江面的视线突然转向夜色渐浓的天空。

  “不知道又有哪位大修行降临世间,连金星都这般暗淡无光?!”背木剑的少年转向小山上的荒草,极认真地接着讲道:

  “这金星暗淡,生平俺还是头一次见到……师父说,这样的天象只在他师父的师父的师父的师父飞天的时候出现过一次。”

  剑师还是没接少年的话,在最后一缕太阳光消失在西边群山之间前,他默默转身。

  不想,他背上的长剑厉声而出,笔直地高高悬于头顶。

  剑身发出冰冷的淡淡蓝光。

  剑师以看似极缓慢的步伐离开了江边。

  只一息功夫,蓝光便消失在大道的尽头。

  此间本无道路,后来修行者多了,便生生踩踏出一条足可以使两只骡子并行的大道来。

  木剑少年望着夜色中消失的蓝光,骂了一句:

  “贪图小道,难成……”

  他最后两个字还没脱口,右肩突然下沉了一下。

  一只比他脚掌还厚实的手搭在肩膀上。

  “九诛,你怎么才来?”木剑少年小拇指轻轻弹去落在右肩的肥大手掌。

  “Duang——”

  九诛将手中的玄铁棍杵在地上,木剑少年只感觉到脚底颤抖了两下。没人知道九诛手中的玄铁棍有多沉,死在此棍之下的剑师摞起来恐怕比身长八尺的九诛还要高。

  “这货要是换在陵江之外,早已沦为棍下之鬼。”九诛对着远方说。

  二人并排站在江边,良久没说一句话。杵了一会儿,各自分道离去。

  江水依旧如死灰一般,打着漩涡流向遥远的东方。

  小山上的野草蓬蒿趁着夜色争相伸张着,这里的野草蓬蒿只在夜间生长。

  三个少年离开不久,小山上发生了一件极不寻常的事情。

  从未开过花的蓬蒿叶柄根部生出三三两两的小花苞。

  所有的花苞纷纷朝向一个地方,后赵都城兴州。

  花苞在黎明时分绽放,在第一缕阳光冲破地平线时陨落。

  ……

  千里之外,后赵国都兴州尚未苏醒。

  一快骑从天启门进来,横穿长阳街,以雷霆之势撕破黎明前的静谧,直奔皇城而去。

  帝国皇宫乃后赵雄踞天下诸国第一的身份象征,故而,即使是八百里加急,信使也必须在外宫门就下马。

  “什么事儿啊?还非得杂家亲自!养你们这些废物有什么用。”

  崔达很不耐烦地嘟囔着,小太监们一个个像犯了死罪似的缩着脑袋。

  “崔总管,这是南天阁呈上的秘奏,末将必须亲自交给王上。”

  一把镶金长剑横在眼前……

  崔达有气无处撒,冲小太监们骂道:

  “一群没用的东西,难道认不得这把剑吗?都给杂家看清楚喽,这把剑在我后赵只有两把,见此剑犹如见王上。

  “将军快请,别跟这般没见识的奴才见识。”

  穿过层层宫门,秘奏终于来到王上的寝宫——曲台。

  一个时辰前,位于城南百里之外,紫金山上的南天阁天文台,首阁莫晃正一脸紧张地望着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星。

  他观测金星已经整整七年。

  乐康十七年中秋之后,他首次观测到金星周围出现光斑,就犹如江面上的水沫。

  光斑似有遮蔽金星的势头。

  作为后赵首席观星师,过去七年间,他从未睡过一个安稳觉。

  ……

  此时,天下已经大白。

  信使将怀中的木匣交予女官,他偷偷瞥了一眼书桌后面的后赵王上,乐康帝丁琦。

  丁琦睡意未散,气宇不减。

  捧着从木匣中取出来的竹简,很快,他双手开始不住颤抖起来。

  “退下吧!”

  信使离去后,丁琦即刻命女官传圣旨,告知文武百官今日议事免去。

  同时,他急召丞相、左右将军及南天阁首阁三人到御书房。

  ……

  南天阁首阁莫晃一夜未眠。此时,站在王上和两位要臣面前,更让他大感不安。

  右将军从丞相钱文手中接过竹简,一行字让他平静已久的心开始颤抖起来。

  “金星陨落,天将变。”

  这一行字让他想起了什么。

  “宫泰,你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王上,几天前我做过一个不祥的梦。”

  丁琦和其他几位大臣一样,一脸想知道下文的表情。

  “我梦到那个孩子坐在王上的位子上。”

  丁琦听后陷入长久的沉默中,半响后才问道:

  “那个孩子现在何处?”

  “王上,他还在城南一家面馆,和一个老光棍相依为命。”

  ……

  “老胡,我去补觉了。”

  贰九打着哈欠对老胡说道。

  “你这孩子,最近是咋了?成天价看星星,连觉都不好好睡。”

  “昨晚午夜有一颗大流星划过天空,掀起一大片星光沫子,沫子照亮整个夜空。”贰九尽说着些老胡完全听不懂的话。

  昨天夜里,贰九不仅看到了流星掀起的沫子。

  沫子之后是无尽的黑暗,这黑暗让人心里直发毛。

  他只有十二岁,从小没念过私塾,只跟着半文盲的老胡学过怎么写自己的名字。

  贰九只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对天象巨变、世道兴衰、朝代更替一概不知。

  至于他只会写的这两个字所蕴含的意义,他一样不知。

  一道风把临街酒坊里的酒香吹了过来,贰九这一觉不知道又要睡到何时才能醒来。

123下一页
扫码
作者仪敬所写的《夜沫》为转载作品,夜沫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夜沫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夜沫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夜沫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夜沫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夜沫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