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大王饶命最新章节 > 大王饶命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大王饶命 完结
分享大王饶命

大王饶命全文阅读

大王饶命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简介:灵气复苏了,吕树眼瞅着一个个大能横空出世。
  然后再看一眼自己不太正经的能力,倒吸一口冷气。
  玩狗蛋啊!
  ……
  这是一个吕树依靠毒鸡汤成为大魔王的故事。 https://www.uukanshu.com
-------------------------------------

大王饶命最新章节推几本书
二、吃货
大王饶命全文阅读作者:会说话的肘子加入书架

  吕树一边权衡着眼前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边随时准备拉着吕小鱼跑路,至于跑不跑得了……只能说尽力了。

  然而身穿黑色风衣的这群人似乎并没有打算跟他们纠缠什么,更不像是那种电视剧里演的标准坏人,动不动就滥杀无辜什么的,竟是直接走了。

  到了这个时候吕树有点安心下来,难道对方真的是官府的?

  他忽然想起之前那些灵异事件消失的视频与人……难道这个表演者跟那种事情也有关系?官府里什么时候多了黑色风衣这种制服了……看起来还不错。

  如果对方这个时候忽然出示一个神秘部门的证件,搞不好吕树还真的信了。

  至于对方所说的消防大队……就算了吧……

  遇到这种事情,吕树吕小鱼这一大一小两人也没心情继续看庙会了,回家吧。

  离开的时候吕树低头沉思着,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

  吕小鱼抬头看了他一眼:“吕树,你在想什么?”

  “你叫我一声哥哥能死是吧!”吕树当时就有点火大。

  “我们有血缘关系吗?”吕小鱼一脸鄙夷,人小鬼大。

  这个时候,忽然有个年轻人拦住吕树和善笑道:“你们刚刚从后台那边出来吗,能不能告诉我里面发生了什么?”

  吕树警惕道:“你谁啊?”

  “你好,我叫知微,很高兴见到你,”帅气的年轻人笑着自我介绍。

  “有多高兴?”吕树问道。

  这个叫做知微的年轻人差点就尿了,这货特么的怎么这么不按常理出牌?!

  “额……总之是很高兴吧……”然而知微刚想继续解释,就看到对面的这个少年理都没理他,拉着可爱的小姑娘就走了,小姑娘还在他身边一蹦一跳的……

  “呼……算了不跟你计较!”知微有点无奈了,还是自己去看看吧,里面应该还有不少目击者,那些人应该会比这个少年更好打交道才对。

  吕树走了一段路之后回头望着那个年轻人的背影皱起眉毛,吕小鱼平静道:“吕树,你今天有点不对劲。”

  “小鱼,如果说这个世界上多了很多比正常人更牛逼的人,你会怎么办?”吕树问道,如果说那位表演者真的有问题,那么自己心脏之中的悸动是不是代表着……自己也有问题?

  “当然是要比他们更牛逼了呀,”吕小鱼理所当然的说道。

  吕树听了之后沉吟片刻,然后像是想通了什么事情一样展颜一笑:“你说的还真简单啊,不过很有道理,走吧,回家。”

  吕小鱼自顾自的说着:“吕树你身体这么弱肯定不行了,跟同学打个五分钟篮球你就喘的不成样子了。不过没关系,你不行,但我可以啊,以后我保护你,你就专门给我做饭吃就好了!”

  “呵呵,”吕树黑着脸:“莫名其妙的自信。”

  吕树和吕小鱼住的地方在洛城行署路四号院,这里是传说中的市委家属院,然而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现在的四号院是公认的贫民窟,在当下这个时间里,还是1层的小平房,破破烂烂的没有燃气没有暖气,也不怪别人说这里是贫民窟。

  吕树他们住在这里是租的房子,一个80平米的小平房,在这三线小城市里每个月500块钱,不包括水电费。房东没有卖房子的打算,纯粹是想等着拆迁的时候有个不错的补偿条件。

  这里早就说要扒掉了,结果说了好几年也没扒,因为院子里的住户都比较难缠。

  很多人嫌弃这里,吕树倒是挺喜欢,因为每家平房门前都有一个小院子,大概也能有个十来平,还能种点大蒜、韭菜之类的东西,毕竟买着也需要钱啊。

  吕树缺钱,因为他是孤儿,打小就被扔在孤儿院门口了。

  吕小鱼也是。

  一般情况下孤儿在孤儿院成长到16岁还没有人领养的话就得进入社会自力更生了,吕树就是这种情况。

  他从小身体就比较虚,哪家会愿意领养一个病秧子回去?

  而吕小鱼是自己偷跑出来的,孤儿院对此习以为常,这个时代里小孤儿受不了孤儿院的生活偷偷跑出去,偷东西抢东西当乞丐的情况多得是,所以到了现在连报警都懒得报了。

  孤儿院也没电影里面那些‘模范孤儿院’那么有责任心,孩子跑出去了是死是活,谁管那么多?

  吕树是想把吕小鱼送回孤儿院的,毕竟她条件不错年纪也还小,肯定有人愿意领养她,但吕小鱼每次都会再次跑出来。

  久而久之,吕树也习惯了。

  吕小鱼有点不正常,相比同龄的孩子她有点早熟了,当然吕树其实也未必有多正常,平常还不怎么体现,但今天跟知微的那段对话也只是一个缩影罢了。

  他们租的屋子在一排平房的最里面,路过一个平方的时候,一位邻居大婶正在熬中药。

  吕树晓得这家有一个老人,常年都处在病症的折磨当中,这位邻居大婶也是那位老人的儿媳妇,病好像是遗传的,老人还没走呢,儿子先被病痛给折磨走了。

  儿媳妇倒也算孝顺,这么多年一直照顾着老人。林婶虽然看起来四十多了,脸上也有不少皱纹,可吕树还是能从对方脸上的轮廓看出对方年轻时是如何的风华正茂。

  这样的女子愿意一个人守着寡照顾丈夫家的老爷子,这个社会里这样的人真的不多见了。

  “林婶,晚上好啊,”吕树笑着跟大婶打招呼。

  “小树和小鱼啊,你们回来啦,”大婶笑着应承。

  然而就在吕树准备拉着吕小鱼回家的时候,吕小鱼忽然蹲下身子眼巴巴的看着小煤炉上的药锅:“林婶,我能喝点吗?”

  林婶乐了:“这是药呀小鱼。”

  吕小鱼想了想:“那我就喝一小口!”

  吕树当时脸就黑了:“走走走,添什么乱呢你,别人的药你也喝!”

  太特么丢人了啊,吕树这年纪,正是少年自尊心增长的时候呢,带着这么个小吃货,简直了!

  那中药闻着就不好喝的好吗?!

  “奥,”吕小鱼心不甘情不愿的继续往里面走,一步三回头,明显还有点惦记那一锅中药。

  林婶身后的屋子里传来低低的咳嗽声,有老者叹息:“年轻真好啊。”

  林婶笑着应承道:“是啊,年轻真好。”

  吕小鱼不再回头看那一锅中药了,而是眼巴巴的看着吕树:“吕树,我想吃泡面,红烧牛肉的!”

三、你摊上大事了!
大王饶命全文阅读作者:会说话的肘子加入书架

  “吃什么泡面啊,我给你煮面条吃,”吕树不情愿了,这么冷的天还得出门买泡面,这大过年的想要买泡面都得去隔着两条街的24小时张东来便利店才行。

  “你煮的挂面一点味都没有,我不吃,你去给我买泡面!”吕小鱼不乐意了。

  “我不去,”吕树说着就要换鞋了。

  “那你把你脖子上的小核桃敲了给我吃,”吕小鱼眼睛里闪着光。

  “敲你妹啊,别惦记这个了成不成?”吕树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自己脖子上的带的玩意不是什么核桃,只是上面的纹路看起来像而已,只是有些发黑,圆的也有些不正常。

  这是随着自己一起被遗弃在孤儿院的,看起来平平无奇。虽然吕树经常诟病那个孤儿院里的员工都有点不负责任,但吕树必须承认他们的人品还是挺端正的,不然这玩意也留不到现在他还带着。

  这东西对别人没什么用,可对吕树来说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念想。

  万一……他是说万一,他的父母如果通过这个又想找回他呢,这不就是一个凭证吗?

  虽然他对父母这个词汇并没有什么概念,自己这么多年一个人也活的好好地。

  当初有家长来孤儿院想要领养孩子,院长牵着他的手走到那对陌生夫妇面前时,他还对父母这个词汇有过一丝期待。

  然而当对方嫌弃他体弱多病之后,那一丝期待也随之烟消云散。

  自己好像,真的不太需要父母了吧,吕树偶尔会这样想想。

  但总归真的要扔了它时……还是有些不舍得。

  “我再说一遍这玩意肯定不能吃,”吕树没好气的说道。

  “别人的中药我都敢喝,这有什么不敢吃的!”吕小鱼不服气。

  吕树当时就尿了,你特么说的好有道理啊!

  “吕树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吕小鱼平静道:“去年你还帮我……”

  吕树当时脸就黑了:“吕小鱼你够了啊……我给你说,你再看爱情肥皂剧,我就砸电视了!”

  “那你得赔房东800块钱,”吕小鱼冷静分析道。

  “我去我去,我去给你买泡面!”吕树转身就出门了。

  站在门口的吕树紧了紧自己的领口,洛城的冬季确实有点寒冷。

  忽然眼皮上感觉到了一点湿润,他抬头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开始飘起细密的雪花。

  细碎的雪像是绒,缓慢的由天空向大地坠落着,飘零在地面上,屋檐上,吕树的身上。

  自己和吕小鱼的关系为什么会这么好?吕树站在门口看着天际落下的白色雪花想着,其实他也不太清楚。

  大概是自己14岁过年时在孤儿院发烧的那天,吕小鱼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自己被孤儿院里的其他人欺负时,吕小鱼总是替自己喊来院长?

  也许是大家都无依无靠,抱团取暖?

  又或许是吕小鱼毫无道理的信任他,依赖他,让他有种莫名的责任感。

  “管他为什么呢,”吕树笑了,既然这世上已经没有父母没有亲人,多一个妹妹又有什么不好的?即便这个妹妹整天给他闹幺蛾子。

  冬季的天色暗下来比较早一些,因为是大年初三,街上已经没什么行人了,只有一些偶尔路过的货车,过年还在跑货,大家的生活都不容易啊。

  不知怎么的,吕树忽然又想起来今天白天那位杂技表演者被带走的事情来,那位表演者会是现在网上大家猜测的异能者吗?修道的人是不是真的存在?

  为什么这一切在过去都只是个幻想,却在今年忽然像是要马上走进人们的生活一样了。

  今天还有一个人让吕树记忆深刻,就是自己出了后台以后遇到的那个叫做知微的年轻人。

  吕树想着那个有可能存在的、更加璀璨的世界,有点走神了。

  就在此时,风声犹如破碎了一般向吕树身前席卷着,漫天的飞雪在两束巨大的灯光下显的格外绚烂。

  那灯光来自身后,当吕树回头望去,刺目的车灯让他些晕眩。

  可即使是这样,他依然能够辨认出那是一辆巨大的货车,如同猛兽一般咆哮着向他冲来。

  刹车片与轮胎摩擦而起的尖锐声、轮胎抓地的尖锐声,一同响起。

  可是猛兽已经失控。

  只是刹那之间的时间流逝,空气被挤压的几近扭曲,就在这漆黑的夜色里吕树已经被巨大的猛兽给撞了出去。

  他的身体犹如断线风筝般撞破了身后的雪幕,吕树的世界似乎变的缓慢了,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记起有人说,人死之前会瞬间回忆自己的一生。

  吕树闭上眼睛想要抓住那一瞬的机会,看看把自己送到孤儿院的父母到底是个什么模样……然而什么都没有看到。

  吕树觉得自己生命正在消亡,就像是世间所有美好事物都终将消亡一样。

  此时他胸前的吊坠骤然间化成了灰尘,不,只是那坚硬到吕小鱼拿锤子都砸不开的外壳,化成了齑粉。

  终于露出了里面的一粒说不上来是什么的东西,有点像是一颗杏仁,又有点像是一枚星辰。

  那枚星辰汇入他的身体里,随着血液河流一路漂泊,最终停留在了吕树的手掌之中,在它最终吐出一股暖流之后,彻底消失在了吕树的感知之中。

  那股暖流犹如太平洋上由南向北而去的大洋,汇入吕树的心脏。

  咚!

  咚!

  咚!

  强烈的心跳声,于是心脏之中有一团白色的火苗重新燃烧了起来。

  是的,曾在他体内熄灭却又重新燃烧的炽烈火苗,那种久别重逢的喜悦让吕树从未如此舒爽过。

  这炽烈的火苗本就该属于他,似乎从天地出现以来,就是这个亘古不灭的道理。

  啪的一声,吕树摔在了地上再无声息。

  货车司机跳下车子,一脸犹豫的看着地上趴着的吕树,他后悔如果不是自己疲劳驾驶就绝对不会出现这么一档子事。

  司机慢慢挪向地上的少年,他这车买的是全险,几百万都赔得起,也不至于见死不救。忽然间少年动弹了一下,司机师傅惊疑之下走过去。

  结果还没走到跟前,只见吕树慢慢撑起了身子,满脸都是血污:“你摊上大事了!”

四、车祸与树
大王饶命全文阅读作者:会说话的肘子加入书架

  吕树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死,甚至身上连疼痛的感觉都没有,但身上的血迹是真的,那股热流也是真的,手心里那颗树苗的标记也是真的。

  可能发生了什么吕树自己都不太清楚的事情,但问题在于他近段时间一直都在琢磨关于那些奇异事件的新闻,甚至也想拥有那样的能力。

  此时此刻,一切征兆都好像在告诉他:他确实是与普通人不同的。

  当下里的心情,一部分是遭遇车祸之后的心悸,毕竟被这么大一辆货车给撞翻,谁都会有害怕的感觉。

  另一部分的心情则是内心深处的小小窃喜,少年人都希望自己与众不同,如果每个少年在17岁的时候面临一个是否能够拥有匪夷所思力量的选择时,在是与否的抉择之间,恐怕90%的人都会选择是。

  而最后一部分的心情则是……不管自己有没有事,自己走的是人行道,这里也没有红绿灯,对方撞了自己就是不对的。

  闲着没事大晚上出来给吕小鱼买包泡面结果就被大货车给撞了,这上哪说理去?

  这不碰个瓷说得过去么?况且这也不算碰瓷,自己是实打实被撞了的。

  只是有一个问题……自己身上的伤能验出来吗?那一股热流过后自己全身上下都是正正常常的,这一点吕树自己非常确定。

  那么如果去了医院对方发现自己完好无损,这赔偿的事还进行得下去吗?

  而且白天那位表演者被打麻醉针带走的一幕还在眼前,如果到了医院,明明出了车祸却屁事没有,万一自己身体的异常被人发现了,自己会不会也被带走?

  这个时候吕树有点担心被带走之后将会发生的事情,也有点担心如果自己被带走了,吕小鱼无依无靠的怎么办?

  如果吕树今天没有看到杂技表演后台发生的一切,他或许会傻大胆的去医院检查一下,可他偏偏看到了。

  明明这个时候可以让对方投保的保险公司付出一笔巨额赔付,然后让自己凭借这笔钱走上人生巅峰,可是吕树自己却退缩了。

  既然正常理赔程序走不了,那就得走走不正常的程序了……

  “你摊上大事了!”吕树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

  司机看到一脸血污从地上起来的吕树时,整个人都惊了,竟然还能起来!当时他就想跑了,眼前这一幕实在太诡异!

  “公了还是私了……”

  然而吕树刚说一半,司机大喊一声鬼啊,二话不说就跑了,车都留在原地不要了。

  吕树静静的站在原地……

  “我特么……”他擦了一下脸上的血迹眼睁睁的看着那位司机逃跑的身影,这还上哪要赔偿去。

  吕树转身就走,着实是白天杂技表演者被抓走的一幕太吓人,谁知道对方会不会很快就出现在这里?

  他原本是打算直接回家的,然而想了想继续朝超市那边走,这片区域在大年初三晚上还营业的也只有那一家张东来超市了。

  “老板,一包红烧牛肉面,”满脸是血的吕树递了一张五块钱,超市的中年老板张东来惊疑不定的看着吕树……

  吕树从货架上拿起两包红烧牛肉面就走,他也知道自己的模样太吓人。

  雪还在下,当雪花坠落过程中飘过昏黄路灯时,这一幕场景就像是熟悉的电影片段。

  吕树在薄薄的积雪上行走着,留下一串长长的脚印,白色的雪与黑色的地面,昏黄的灯光与深邃黑暗的天际,突兀却又和谐。

  忽然之间他回头看了一眼刚刚经过的一切,仿佛从此生命里有什么东西开始变的不一样起来了。

  ……

  “吕树!你怎么了!”当吕树打开家门的那一刻,吕小鱼惊慌的问道。

  实在是这一身的血污太过显眼,刚才吕树在路上还遇到两个行人,对方也是被吓到不行,躲得远远的。

  “没事,被车撞到了,不过没有受伤,”吕树解释道。

  吕小鱼看吕树就像是在看一个弱智,这一身的血还叫没有受伤!?“所以你是把车给撞死了是吧?!它流了这么多的血?!”

  吕树脸当时就黑了:“什么叫我把车撞死了,会不会说话!我去洗澡了,你自己煮泡面吃……给我也煮一碗!”

  他不再跟吕小鱼解释什么,因为他知道这事压根就解释不清楚。

  热水冲刷着吕树的身体,吕树站在淋浴下审视着自己,蒸腾的水汽把卫生间的镜子都蒙上了一层水雾。

  “并没有什么不同,”吕树小声嘀咕了一句,此时他的身体依旧跟原来没什么两样,起码从外表看是这样的。

  如果不是手心里多出的那一颗树苗纹路,他恐怕真的以为刚刚那都是一场白日梦而已。

  吕树凝视着手心里的浅白色树苗印记,骤然间他的脑子里忽然打开了一个界面:主菜单。

  主菜单下面还有两个选项:购物商店、抽奖中心、收入记录。

  吕树在脑海中点开购物商店看了一眼,列表里面只有一个商品是亮着的,其他全都灰蒙蒙一片,连东西是什么都看不清。

  而这一个可购买的东西就有点灵异了。

  星辰果实,售价1000。

  然后商店下面则是一行小字:余额,497.

  吕树有点纳闷了,这697是怎么回事,这商店里的货币又是什么?自己怎么会有余额在里面呢。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697忽然跳动了一下,变成了701!

  吕树记得商店外面的主菜单还有一个收入记录选项,他赶紧点进收入记录看了一眼,这里面都是一些收入的明细。

  来自张东来的负面情绪,+131,+27,+5,+1,+1.

  这玩意好像是持续的,可这个来自张东来的负面情绪是怎么回事啊,张东来不是超市的那个胖老板吗?难道是因为自己一脸血污吓到了他,所以他的负面情绪就变成了自己的收入?

  话说这么特么不是传说中别人越恐惧,他就会越强大的大魔王属性吗?只是人家是直接就强大了,自己还得买东西练级才可以?

  (新的一天,求推荐,求收藏)

五、负面情绪
大王饶命全文阅读作者:会说话的肘子加入书架

  吕树往上看去,来自曲洋的加了十多点,来自李林的加了十多点,这应该是自己遇到的那两个路人?

  来自张存果的有几百点,这难道是撞住自己的那个货车司机?不然别人也不会贡献这么多吧,吕树已经大概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来自吕小鱼的一百多点,估计自己刚才吓住她了吧。

  这时候吕树重新把记录的列表拉回最底下,赫然看到一行小字凭空出现:来自知微的负面情绪,+1.

  吕树当时脸就黑了,知微不是下午的那个年轻人吗,自己不就怼了他一句,这咋到了现在还有怨念呢?这人是得有多记仇?!

  不过这么看来,不仅仅是恐惧才能增加自己的收入,好像只要是负面情绪都可以的,怨念也可以啊!

  想到这里吕树忽然松了口气,他刚才还以为得扮鬼出去吓唬人呢,结果现在看来是不用了,现在的世道好像忽然乱起来了,自己要是扮个鬼,忽然跳出来一个正义的大能出来拿雷劈自己一下可就不好了。

  既然异能都有了,除魔卫道的人恐怕迟早也会有吧。

  至于让人产生怨念……这事吕树在行啊……

  吕树终于搞明白这收入是从哪来的以后,回过头来点开最后一个抽奖中心的选项,里面是一个转盘,有指针,有按钮,按钮旁边一行小字,每次抽奖100.

  这吕树就开心了,起码现在就能试一试啊,他点了一下开始,转盘哗啦啦开始转了起来,吕树脑海里一喊停,转盘开始减速。

  “谢谢参与!”

  尼玛啊!吕树当时差点就给浴室里的洗脸盆砸了,这特么啊!你是神奇的系统啊,怎么还会有谢谢参与这么坑爹的选项在转盘上!还能不能行了!

  这还转个狗蛋啊!

  他总共就701的负面情绪值,结果这就挥霍了100,然而真要他现在停手他也不甘心,毕竟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在这个系统里做的事情了。

  呵呵!抽了!

  转盘又转了起来……谢谢参与!

  谢谢参与!

  谢谢参与!

  我参与你妹啊参与!吕树又连续点了5次,都是谢谢参与!

  自己脸这么黑吗?谁能告诉我这个谢谢参与出现的几率到底是多少?

  吕树现在连转盘上其他那些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好吧,净看见谢谢参与了,这是个多坑的系统啊?!

  最后一次,转盘再次转了起来,吕树毫不犹豫的再次喊停,当转盘停下来的时候,吕树赫然看到转盘的指针所停位置的迷雾散开,不是谢谢参与,而是一枚红色的果实,长的特别像是李子一样的东西。

  “洗髓果实已存入物品栏,物品栏内物品可随时凭意念提取。”

  “提取。”

  洗髓果实,吕树瞅着出现在手心里这个看起来就好吃的果子,话说是吃下去可以易筋洗髓的意思?

  吃还是不吃?肯本就不用犹豫,吕树把果子放进了嘴里,那枚果子入口便化成一股热流进入到了吕树的身体里。

  原本这小平房没有暖气,所以冬天洗澡还是有点冷的,结果吕树瞬间一点都不觉得冷了,只觉得身上热烘烘的,开始暴烈的出汗。

  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的身体通透了一些,很神奇!

  往日里因为身体不好所缠绕着吕树的虚弱感已经荡然无存,就仿佛这枚果实帮吕树打开了身体里所有的枷锁。

  且不说自己是否能成为传说中那些移山填海的大能,仅仅是这一枚改善了他身体的果实,就已经能够让吕树喜出望外了。

  平日里在学校,体育课老师都会主动好心让吕树站到一边不用跑步,同学之间打个篮球踢个足球,吕树自己都不好意思参与。

  病怏怏的样子,跟女同学说话都觉得有点底气不足……

  用吕小鱼的话说就是,这么虚的身体,还要什么女同学……

  这个时候吕树再次点开自己的余额,只剩下1了,来得快,去得也快啊。

  他又点了开收入记录,忽然又多了1点收入:来自知微的负面情绪……

  真是记仇啊……吕树觉得这个系统也挺神奇,起码知道谁对自己有怨念不是?

  “吕树,出来吃面!”吕小鱼在外面喊道。

  吕树下意识的喊了一句:“记得帮我放点葱花,”他们自己院子里种的就有葱,不放白不放。

  然后吕树就眼瞅着收入记录里,来自吕小鱼的怨念+10,+10,+10……

  吕树倒吸一口冷气,忽然就有点牙疼了……要是一般人恐怕得赶紧出去哄哄外面的小姑娘,但吕树不是一般人……

  “再放点香菜!”吕树大吼一声。

  +10,+10,+10……

  吕树琢磨着,吕小鱼这熊孩子估计能承包自己日常生活里一半的负面情绪值?!

  想着想着吕树就乐呵呵出去吃泡面了,越瞅着吕小鱼板着的脸就越乐呵。

  “吕树,以前都是你煮泡面给我吃的!”吕小鱼黑着脸。

  “没事,以后都让你煮,”刚说完,吕树看着自己记录里又增加的20,乐的不行。

  不过他也不能老欺负这孩子,毕竟这偌大的世界,也只有他们两个相依为命了。

  窗外的雪越下越大,整个世界变成了白色,那寂静的雪花慢慢落下,就像是一声叹息。

  是啊,全世界也就只有他们两个相依为命了。

  “吕树,我们等会儿去堆雪人吧?”吕小鱼试探道。

  “好啊,”吕树笑道:“堆个什么呢?”

  “等会儿再说,还没想好呢,”吕小鱼继续低头吃泡面了,她愿意从孤儿院里跑出来跟吕树呆在一起,不是因为吕树对她有多么好,就是觉得跟吕树在一起像是一家人一样,简简单单。

  家人,这种词汇距离他们太过遥远了。

  最终两个人也没堆起来什么像样的雪人,这一大一小都没什么艺术天赋,人家堆雪人都是好看的不行,还有各种动漫造型的。

  结果到了他们这里,小栅栏拦起来的院子里只有两个一大一小的雪人,歪七八扭的只能大概看出来个人形。

  一大一小两个雪人就紧紧的挨在一起,孤零零的伫立在这个寒冷的世界里。

  (新的一天,求推荐,求收藏)

六、漂流瓶
大王饶命全文阅读作者:会说话的肘子加入书架

  “吕树,我怎么感觉你好像一点都不累啊,”两个人堆完雪人回到屋里的时候吕小鱼有点疑惑,平时吕树出去买袋十斤的米都要累的气喘吁吁。

  吕树自己想了一下,好像还真的是有很大的改变,小说里总是写根骨好的人才能修炼更快,那自己现在吃了洗髓果之后,是不是就算有好的根骨了?

  想到这里吕树自己先笑了,他还不知道那个不一样的世界到底是个怎么回事呢,就开始异想天开了。

  谁知道未来怎么样呢,走一步看一步吧,眼下自己这个新得到的系统也得继续研究研究。

  回到屋里,吕树窝在沙发上乐呵呵的玩着手机,吕小鱼好奇的看了一眼结果啥也没看到:“吕树,你在干嘛?”

  “聊天啊,”吕树继续盯着手机。

  “让我看看,”吕小鱼扒着吕树的手,正好看到吕树在发微信,聊天窗口上三个字:漂流瓶。

  吕小鱼鄙夷道:“吕树,你竟然玩漂流瓶!”

  吕树懒得理她,重新捡起来一个漂流瓶:有可爱肥宅小哥哥吗

  对方:大哥哥要不要。

  吕树:你是肥宅吗?

  对方:嗯。

  吕树:肥宅还特么不减肥还有心情在这捡瓶子?!

  对方直接懵逼了!你特么是不是有病!?

  而吕树则乐呵呵的看着自己收入记录里:来自卢孟宇的负面情绪,+50……

  可以可以,收获不小,吕树乐呵的不行,这玩意来负面情绪值很快啊!要说吓人,吕树可能还没什么头绪,但怎么能让人产生怨念,吕树简直就是行家里的行家!

  又捡一个漂流瓶,对方上来就问:“睡不着,谁有片子发来看看。”

  吕树:“我有,胸部特写的。”

  对方:“快发来,好人一生平安!”

  吕树从网上搜了一张拍胸腔的X光片给对方发了过去。

  对方:???

  “来自李明乐的负面情绪,+20……”

  吕树抱着他去年忍痛花了几百块钱买的国产神机玩的不亦乐乎,先甭管这收入最后能买到什么,抽到什么,当下吕树是很快乐的。

  就像是自己的才能有了光明正大可施展的地方一样……如果这也算是才能的话……

  吕树自从离开孤儿院以后,在洛城外国语学校高中部上学也有两年了,到现在也没太多朋友的原因,可能就是他的性格有点不太正经,容易噎死人……

  “来自知微的负面情绪,+1……”

  呵呵,吕树算是服了这货了,忒记仇了点。

  他一般情况下不会考虑自己说话有多么噎人,习惯如此……

  眼瞅着一晚上就又快凑够自己的负面情绪值最巅峰的700了,一颗星辰果实是1000值,吕树有心想尝尝这个果子是个什么效果,但又转念一想,话说自己还不懂怎么修行呢,这玩意都不晓得到底是个什么用处的,而且也不知道这东西有没有保质期,会不会放坏。

  眼下好像只有洗髓果实对自己的用处是最大的吧,那就意味着,好像抽奖对他的用处最大。

  抽奖到底能抽出什么东西来?会有秘籍这种东西吗?想到这里吕树内心有点火热了。

  他已经猜到,自己所拥有的东西恐怕和别人是不一样的,毕竟当初为了找寻身世的时候他上网查了无数资料,但从来都没有人知道他脖子上带的这是个什么玩意,这好像就是一个独一无二的物品。

  而且在那些视频新闻里,有些说是忽然出现的能力,有些说是受到刺激以后出现的能力。

  也有人拍到有道士在山巅吞吐云雾与日月精华,由此看出,大家获得能力的方式好像都不大一样。

  但看起来,明显已经有人比自己先行一步,吕树很想知道自己的这个系统会不会给予自己修行的功法,这样自己才能迈出新世界的第一步。

  不过,如果真的是灵气复苏这种原因的话,那么那些人就算是比自己先行一步,估计也差不了太多吧,毕竟出现异常事件的时间也才几个月而已。

  吞下洗髓果实,似乎也不过是迈出半步而已,没有修行的方法,一切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而已。

  凑够700负面情绪值,吕树把吕小鱼撵回了自己的屋子,然后一鼓作气直接就梭哈All.in了,连抽7次!

  吕树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转盘连出了5次谢谢参与,脸都已经黑透了。

  别人都是直接获得能力,传说中受到刺激就能觉醒强大能力这种属性简直太让人羡慕了。

  特么的自己现在也在被刺激,但特么是被自己奉为至宝的系统刺激好吗,人家受了刺激就能得到能力,自己受了刺激只能得到谢谢参与。

  然而背运不总是在吕树这一边,第六次,洗髓果实,眼见到洗髓果实的时候吕树已经陷入了巨大的狂喜,这玩意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既然出现了第二颗就说明它出现的概率应该并不低吧,而且也意味着自己瞎捉摸出来的“根骨”能够继续提升?

  第七次,在转盘上出现的竟然是一张金色的纸页,上面写着吕树简直耳熟能详的东西,熟悉的程度,导致他甚至唱了出来……

  “一闪一闪亮晶晶,漫天都是小星星……”

  吕树:???!

  这是个啥?!

  谁能告诉我这特么是个啥!?我好不容易大半夜的捡了那么多的瓶子,扔了那么多瓶子,回收汽水瓶子的大爷都没我勤奋好吗,结果抽奖抽出来一个这玩意?

  我特么得亏是自己的怨念没法化成系统的负面情绪收入,不然我已经天下无敌了好吗!

  吕树当时就迷了,他特么觉得现在自己就已经受到了巨大的刺激,为什么还不觉醒能力?这系统就是为了来刺激他的吧?!一定是这样的!

  可是再往下看去,歌词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一闪一闪亮晶晶,漫天都是小星星。

  远浮于世烟云外,似若钻石夜空明。

  烈阳燃尽宙合静,落日不再星河清。

  漫漫长夜路何寻,直到炽焰长歌行。

  吕树试着把整段都给唱出来了,这金色的纸页也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正正经经念了一遍,也没什么反应。

  虽然词不同了,可你再不一样,这都是小星星啊,吕树手里拿着那张金色纸页有点无力吐槽了。

  此时隔壁的吕小鱼忽然隔着墙大喊:“吕树吕树,雪停了!”

  吕树骤然望向窗外。

  此时窗外雪后的天空上,星辉如同璀璨星河般灿烂,寂静无声的夜晚里银白色的星光透过透明的玻璃窗户照射在屋里,那张金色的纸页随着星辉的照耀燃烧起了白色炽焰。

  那火焰跳动如最炙热与丰盛的时光,金色纸页在火焰中化为纯白色的灰烬,而灰烬则直奔吕树手心里的树苗,融合在了一起。

  吕树忽然感觉,也许自己这个时候再唱这首不同寻常的小星星,会出现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

  (新的一天,求推荐,求收藏)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所写的《大王饶命》为转载作品,大王饶命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大王饶命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大王饶命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大王饶命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大王饶命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大王饶命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