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但唯独眼泪脱离了这个魔咒,远远地,传来了鞋哒哒的声音,这个声音听着像是来自遥远的地方一样,然后慢慢的慢慢的,到来了这里。林黛和安歌,高雅南不知道是谁先看到了,但也像是同时看到了一样,她们连愣住的一瞬间都没有,就这样冲到了病床前边,高雅南一把扯下了白布,露出了那张所有人都再也熟悉不过的脸庞,这张脸庞上的表情是这个身体从来都没有做过的表情,他紧闭着双眼,嘴唇紧紧的抿着,五官皱在了一起,眉头都快要挤在了一起了。

  “你们都不知道,我从来还没有见过这样的家属呢!老爷子心脏病复发,没救过来,一家子都站在病床前,没有一个人敢揭开白布看一眼,最后那老爷子的三个孙女从一边过来,一个看着像是最小的孙女揭开了白布,没有一个人说话,最后那老爷子的其中一个儿子直接扛起了老爷子,说是要回家。没一个哭的,那一家家的都穿的挺好的,每个人都有车,个个人模人样的,真是不知道老爷子受了多少苦啊!这不在了也是好事,这不孝子女看着都糟心。”医院前台,一个护士绘声绘色的讲着刚刚听其他人讲过的新晋奇闻,其他护士都是一脸的同情,这时候,有患者家属抬着患者哭着冲了过来,护士们投入到了自己新的工作中。

  在人们纠结房价的时候,墓地价格的涨幅远远超过了房价,从2008年一开始,墓地价格平均上涨幅度都在百分之二十五以上。胡同里的几位爸爸在火葬场开起了会议,几位妈妈十分有眼色的陪着高奶奶跟骨灰盒里的高爷爷说着话。“老人家肯定不知道现在的行情,我去买一块风水宝地,咱就随便说个数给老人家就行了。然后就说我们三家是应该有份出力的,就不让老人家出这份钱好了,现在的物价上涨多快啊!这雅南还要上高中,还要学画画,还要上大学,这老爷子一不在,那这退休金就没有了,就只剩下这老人家自己这一点退休金了。”林黛爸爸抽着烟斜着眼说着。温暖爸爸摇了摇头说道:“不妥,老人家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肯定是要把钱还给我们的,不行不行,这个也不保险。”林黛爸爸把烟头一扔,依旧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温暖爸爸拍了拍林黛爸爸的肩膀,说道:“我知道了,我去老爷子单位,把钱给老爷子单位,让单位来做这个好人,单位给的,而且还是奖励老爷子的贡献,念及家庭情况的特殊,老人家会接受的,我就先走,你们在这有事给我打电话。”温暖爸爸就直接离开了,望舒爸爸和林黛爸爸站在那里,看到一旁看着温暖爸爸离开的五个孩子走了过去。

  林黛爸爸刚刚要开口,望舒爸爸就说道:“雅南,你是一个好孩子,现在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不是谁的错,更不怨谁,你们小的时候,我让你们看的那本书《活着》,你们都还记得吧?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活着,懂吗?“高雅南看着望舒爸爸的眼睛,无畏的说道:“望舒爸爸,我问您一个问题,您能诚实的回答我吗?”望舒爸爸点了点头,高雅南立即说道:“我的爸爸妈妈到底在哪里?我不怨恨他们,我对他们没有任何的感情,我知道现在的处境,我只想让他们尽到一点为人父母,为人子母的义务,只要每个月给我们一定的抚养费就好,望舒爸爸,您能告诉我吗?”望舒爸爸眼神中似乎闪着泪花,但似乎都不是,没有人能够说清楚。他抿了抿嘴唇,说道:“好,我告诉你,你的爸爸妈妈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哪里。”高雅南听到之后缓慢的点了点头,说道:“知道了。”

  林黛爸爸和望舒爸爸走了过去,安歌突然说道:“我没有爸爸,哥哥也不知道去哪了。假如一个人不知道该去哪里,也不想让你知道,那没有人会知道的。“温暖将高雅南拥入怀中,说道:“你总会发现,有人更加关心你,他们会心疼你,会看到你的开心喜怒,在你的人生中陪着你,所以又何必要花时间去想那些不在乎你的人呢?雅南,我们怀念想念,但也要勇敢坚强。”安歌扑到了温暖和雅南的身上,拥抱着她们两个,望舒和林黛对视一眼,也拥抱在了一起。

  葬礼如期举行,天空没有下雨,晴朗的蓝天白云分外清晰,阳光也是如此的灿烂温暖,照耀着每一个人,甚至是逝去的人。雅南奶奶接受了单位的好意,雅南爷爷的工作单位以一个超低价购入了一块墓地,再用这个超低价馈赠了雅南爷爷,表彰雅南爷爷之前挽救单位的资产,这是他应得的。为了不影响单位的正常运作,防止其他人也来到单位申请墓地,这个计划的原本真实面目也被所有人的知晓,温暖爸爸预料到了这一后果,但也无能为力,毕竟善意的谎言也是谎言。

  死亡-埋葬。慌乱的程序走完之后,人们开始了伤感,开始了怀念,当胡同人家站在胡同面前后,高雅南放声大哭了起来,这一哭,所有人都哭了,没有人再隐藏了,也没有人会将悲伤掩盖,只怕伤到弱小者的心灵,在这一刻,一群人悲切痛哭,引来了众多的人围观,甚至有人过来询问,没有人还有空闲说话,因为他们都被悲伤所掩埋了。高雅南哭着哭着,突然抬起了头,左手扶着自己的奶奶,右手拉着林黛,开始往家走,一群人跟了上去,不管其他人说些做些什么,直接回到高雅南家,所有人都围坐在那张很老很旧有些年代的大木桌周围,当黑夜完全降临的时候,没有人起身开灯,所有人都这样坐着,等着,等着那个弱小者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