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女生同人小说 > 妃谋之独宠一世最新章节 > 妃谋之独宠一世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妃谋之独宠一世 连载中
分享妃谋之独宠一世

妃谋之独宠一世全文阅读

妃谋之独宠一世作者:昭宥

妃谋之独宠一世简介:

盗墓行家陈琛一身逆天技能,却意外在一座古墓中发现和自己一样的千年画像,未能逃出被烧死。
  穿越到动乱的王朝,被宰相父亲追杀,却意外被滇北王爷以郡主身份嫁入皇室,成为王妃。
  女主身份特殊,制毒,机关,风水,冷兵器样样精通。
  洞房之夜被人在酒中下毒,得罪了夫君。
  可谁知她的夫君三皇子,处事冷静,手段残酷。
  变身王妃的她还要和王爷斗智斗勇,谁说这王爷不苟言笑不近女色.......
   https://www.uukanshu.com
-------------------------------------

妃谋之独宠一世最新章节第87章 借尸还魂
第2章 墓中遇险
妃谋之独宠一世全文阅读作者:昭宥加入书架

  来到墓**,一行人带着工具准备着,陈琛看着墓穴的入口被刨开一条大路。秦墨走上前给她一只高亮探照灯。

  陈琛没有接过,从行李中拿出一个背包:“我要用的都在这里。你那些落后的东西你自己留着吧。”

  秦墨并不生气道:“那就走吧。”

  “不急,我妹妹在哪里?”她不慌不忙的问道。

  秦墨示意手下,Aimee被两个人绑着从一辆车上带下来。

  看见陈琛,Aimee愧疚的眼眶红了起来。

  “放了我妹妹我就跟你们进去。”

  “你们姐妹一起进去。”秦墨眼眸中露出看不出的情绪。

  Aimee被解开手脚,跑到陈琛身后。

  秦墨的手下拿着枪指着她们,陈琛不慌不忙的转身走进墓穴。

  前面的路已经被他们打开,里面有亮光,一行人随即跟着他们进去,秦墨在墓穴外,这老狐狸在不知道是否安全之前才不会亲自下去。

  墓室只有一条墓道,看来墓室平面为‘甲’字形。

  墓道两侧的石壁绘有城墙,宫阙,门楼,车骑仪仗。她抬头看见过洞顶部绘有天花彩画。这墓主人是个帝王。

  走到一扇大门前,陈琛环顾四周,布满血迹,她心中一惊。看来之前他们贸然打开这扇门死了很多人。随行的杨博士看出她的心思,想到她刚才的嘲讽让他们这些老学究没有面子,他故意讽刺道:“哼,光有那些嘴皮子功夫有什么用,待会你先去探,若没有真本事呀,你也会像他们一样死在这里。”

  “闭嘴!”Aimee怒斥道。

  杨博士伸手想要打她,却被陈琛一把抓住,她只用了一般的力道,杨博士身子就疼得下倾:“你有本事,你来。”陈琛指了指大门看着他。

  “都别吵了,赶紧打开那扇门。”那女人跟了下来,她是替秦墨下来盯着的。他手上拿着手机,秦墨正看着里面的一切。

  陈琛环顾四周发现这扇大门的工艺实在是精巧,这条石路中,四处都有机关,如果没猜错门中的貔貅才是关键,貔貅的眼睛是墨绿色的,额间有一颗紫色的石头。她拿出窥测仪,发现貔貅的眼睛中的绿色是气体,这是一种毒气,不过它还有个作用,就是可以折射出光。门是死门,用的是断岩石,任何利器都无法打开,贸然开启,四周会有暗箭飞出。

  “让我看一下之前飞出的箭!”她转过身说道。

  那女人甚是惊讶,这里已经被清理的干干静静,陈琛却一眼就看出四周的暗弩。她将另外一个人手中的木盒递了过来。

  陈琛打开木盒,箭头的血渍澄紫黑色。看来还是毒箭,她蹲在地上用她自己背包里的仪器取下部分血迹,血色澄紫黑。

  “她们死前有什么症状。”

  “毒箭穿心,能有什么症状!”一个看不惯她神神秘秘的专家没好气的回道。

  陈琛不予理会,看着那女子:“我想知道中毒后他们有什么反应。”

  那女人回道:“他们死之前有人出现抽搐,晕厥,还呕吐。”

  陈琛断定,这毒药定是古代最常见的毒箭木,见血封口的毒物。

  “这毒物是乳白色的,一点进入血液就有生命危险,这墓主人设计的门上貔貅是可以移动的,但如果操作不对,四周就会有毒箭飞出。”

  秦墨在另一头满意的看着,之前确实有人擅自动了貔貅,暗弩飞出,死了很多人。

  石门的四周有些奇奇怪怪的符号,她问道:“这些符号是哪个朝代的文字吗?有人能解释吗?”

  那些专家若没他提醒,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字。所有人盯着那奇怪的符号,惊奇却不解。

  Aimee把这些字拍了下来,从陈琛背包中拿出一个手掌大的电脑。三分钟后她欣喜的回道:“姐,只能翻译个大概,这不是历代王朝的文字。”

  陈琛看着这翻译的内容,陷入沉思。

  这只是个警告,单单几个字中,看到的都是机关名,应该是提醒后人勿闯。陈琛神色忧虑,这千年前的古墓为何提到天宝龙火,这是北宋晚期金人古墓里才用到的,这古墓建造时期,怎么会有这等技术。

  但若真是门上警告的所言,墓穴中真有天宝龙火琉璃顶,这些人难道没有发现。

  “陈琛小姐,这上面说了什么。”那女人看她神色忧虑问道。

  “这些文字都是警告用的,不过……”

  “不过什么?”

  陈琛看着身边的老学究们,说道“这里提到天宝龙火。”

  身旁的考古学家们瞬间回应了嗤鼻冷笑:“小姑娘,别在这里危言耸听了。你来这里之前连最基本的知识都不知道吗?天宝龙火琉璃顶是哪个朝代的?我们面前的这座古墓至少千年,你跟我们说晚宋的东西。”

  “是啊,这里怎么可能出现琉璃顶?”

  “对啊,你要是说暗弩,流沙,落石,翻版,我们还能信!”

  “若你们不信大可不听我说的。”陈琛不再理会。

  他走到门前看着貔貅,这是个旋转的暗器,她抬起头,看到顶部有个同样纹路的貔貅,她抬起头正看着出神,Aimee拍了拍她叫她看脚下,他们站着的地方还有一只貔貅。

  陈琛在思索着,她不知道这三个貔貅的意义何在。

  她在四周找寻,确实墓穴里只有这三只貔貅。她不解的抬起头看着,定睛一看,居然发现顶上的貔貅眼睛是红色的。

  他拿出一面镜子,轻轻一甩,镜子分成两瓣,可以折叠成任何角度,她仔细观察红色的气体。她把特质的仪器的光照在顶上的貔貅眼睛上,红色的光束居然微微倾斜打下来。这让她不解,他发现顶上的貔貅眼睛设计的稍稍偏离,同样的方法,门上的貔貅眼中的绿光也直射出来。

  他俯下身擦了擦脚下的貔貅眼睛,是黑色的,仔细看来里面也是那种气体状态。她用一样的方法将三束光重叠在一起。

  只听一声巨响,石门微微一震,所有人吓了一跳向后挪去,重叠的光点映在石门中心的貔貅上,它额间的紫晶石瞬间发出奕奕光泽。

  石门一震,震落好多灰,随即它缓缓打开。在场的人倒吸了一口气,看着四面八方的暗弩。秦墨瞪大眼睛,惊讶的看着这一切。

  没有一只暗弩飞出。古墓的大门竟然这么容易打开了。

  一行人走进墓穴,墓穴正中间放着一尊石棺。石棺上镶嵌着各式各样的宝物。有人已经迫不及待的去其他石室搜寻宝物。

  “太不可思议了!”秦墨走了进来。

  陈琛看着他问道:“如今这里的问题解决了,我们可以走了。”

  “且慢”秦墨拦在他们面前,笑道:“别着急,你费尽心思打开的古墓,你不想看看里面有什么宝贝吗?”

  “不用了。”陈琛硬要走,面前拦了两个男人,她眉间一簇,从腰间取出一条软鞭轻轻一甩变成一把利刃,戳在其中一人腹部。再一眨眼,她用软鞭勾住另一人的脖子,她跳到他身后,用指甲上的暗器刺向他的动脉,两个男人瞬间倒地。她回过头看着秦墨,软鞭一甩又变成一把利刃。

  秦墨显然被她吓到,瞬间所有的保镖都拦在她面前。此时杨博士一行人打开了正中放着的棺椁。

  “不对!棺椁是空的”

第3章 墓中画像穿越回0年
妃谋之独宠一世全文阅读作者:昭宥加入书架

  在场所有人为之一惊。陈琛也未料到这居然是做空墓。秦墨快步上前恼怒的拿出棺椁里的衣裳,居然是个女子的衣服。

  陈琛懒得理会,于面前的几个男子交手起来。他们拿着枪都看不清陈琛的鞭子。很快她就摆平了面前的一行男人,回过头却发现秦墨恼怒的拿着枪指着Aimee。

  杨博士为首的几个考古学家失望的叹道,他们费了这么大的人力财力时间,最后却一无所获。

  秦墨已经气的青筋暴露,他怒斥道:“你今天必须死在这里。”

  “该死在这里人是你!”陈琛用飞镖打中门边的石狮子。一道石门降下来就这样堵在了门口。

  秦墨大惊道:“你放下暗门,不会想和我们同归于尽吧。”

  “当然不。”

  “那么我们谈个条件,我放了你妹妹,你把这门打开。”秦墨把枪拿到一边。Aimee跑到她身后。

  Aimee自然也懂如何打开这简单的机关门。

  “老板,您看!”那女人拿来一副画,秦墨一行人惊讶的看画又看了看陈琛。

  陈琛不解的看着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陈小姐,若不是你此时此刻就站在我眼前,这发生的事我断然不会相信。”秦墨把那副画扔了过来。

  陈琛接住,打开。

  她和Aimee惊讶的一时语塞,这画中的女子竟和陈琛长的一模一样。

  秦墨趁她出神,想要跑出墓穴,临走前他开枪打到墓穴顶。西域的火龙油见着空气就着,这里竟然真的有天宝龙火琉璃顶、墓穴的顶部瞬间燃烧起来,那些专家无一人幸免,陈琛用鞭子勾住秦墨的脖子,把他甩了进去,屋顶的油火瞬间烧到他身上。陈琛站的地方顶部是石头,还算安全。

  那女人突然用枪指着Aimee,火势越来越大,墓穴马上就要塌陷。

  “你若是杀了我,你妹妹也会死!”

  “你敢”陈琛想要动手,那女人很狡诈的躲在Aimee身后。

  “事到如今我有什么不敢的。”她像是个疯子的带着Aimee向身后的大门挪去。

  陈琛看着Aimee,没有出手。那女人带着Aimee迅速离开这里。她迈出门用脚踢走了那三个折射的仪器,光束消失,大门再次关上。

  陈琛生平第一次失手,竟要命丧此处,都是因为那副画,害她乱了心神,她捡起那幅画,看着画中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女子,火势越来越猛。身边的大火让她缺氧,她渐渐失去了知觉。

  第三章重生逃命

  醒来,陈琛依然觉得头很疼。她应该已经死了,在那个墓穴里,被烧死了。

  她像是坐在一辆颠簸的马车上,耳边还有个女子轻声的呼唤着。她好像在说云汐,谁是云汐?

  迷迷糊糊中她又昏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她再次恢复知觉,她还在颠簸。她突然意识道自己正在一辆马车上,清醒的坐了起来。

  眼前的一个中年女人穿着一身古代的长裙,被她这么一吓,愣在那看着她,她的左手边还坐着一个小女孩,也一身古装。

  “云汐,你终于醒了,吓坏为娘了!”那中年女子抱着她哭诉道。

  云汐是谁?陈琛不悦的一把推开她。

  刘氏被她这么一推,一脸错愕。那小女孩拉着她的手道:“姐姐你怎么了,娘亲是担心你啊,你晕倒以后一直是娘亲照顾你。”

  陈琛看着四周,自己为何会坐在马车里。

  “这是哪里?”

  “姐姐你不记得了吗?”那女孩摸了摸她的额头,突然哭诉道:“娘亲,姐姐一定是被打失忆了。”

  “云汐,你怎么了?”刘氏关心的看着她。

  “你叫马车给我停下!”她吼道,她实在无法理解,自己明明在古墓中丧命,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她重生了?

  “马车不能停,你父亲派人追杀我们,你险些捡回一条命,怎么醒来却变成这般模样。”刘氏边说边哭。

  陈琛一脸不解的看着他们,父亲为什么要追杀自己的妻女,就算这一切是重生,为何她醒来就在逃命。

  这是怎样的宿命!

  “我到死是谁?为何我的父亲要追杀我?”陈琛问道。

  刘氏听她这么一问,哭得更伤心了。妇道人家就知道哭哭啼啼,陈琛不耐烦的戳了戳她旁边的女孩。

  “姐姐,你当真什么也不记得了?”那女孩眼眶红红的看着她:“这一切都是卿本门害的。”

  “卿本门是做什么的?”陈琛问道。

  “我们的父亲是当朝的左丞相,暮邵华。我们的母亲家刘氏一族曾多为宫中的御医,母亲嫁给父亲,你曾是嫡女。可是,新朝初立,太子被封的第二日就被杀了,人心惶惶之时,卿本门这个前朝乱党又间接通过御医之手害死了长公主,也就是皇上的亲姐姐,皇上怀疑和卿本门有关的御医都杀了,我们那个贪生怕死的父亲,害怕母亲连累到他的仕途,要杀我们,要不是乳母得知偷偷让我们逃跑,我们三个已经没命了。”她狠狠地说道:“我们父亲真是个贪生怕死之徒。”

  刘氏一巴掌打在女孩脸上,斥道:“他再不对也是你的父亲,你可不可辱骂他。”

  陈琛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她的丈夫都要杀了她,她还护着。真是死不足惜。

  “你们停下马车!”陈琛想了想打算离开。

  “姐姐,这荒郊野岭的你要去哪里,更何况你还有伤。”经她一提醒,陈琛突然觉得头很疼。

  “这个伤是怎么弄得?”

  “被父亲打得。”那女孩低下头。道:“父亲险些打死你,母亲拼死护着,逃跑时,你昏迷着什么也不知道。”

  陈琛心里暗骂,这什么世道,这种人还配叫做父亲,真是一口一个恶心。

  她掀开帘子看向窗外,黑漆漆一片,这马车赶了一天路:“我们这要去哪里。”

  刘氏叹了一口气道:“我们也不知,不过这个方向快到滇北了。”

  陈琛自然不知道滇北是哪里,可她身上有伤,确实不适合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独自行动。

  夜深,她们都睡下了,陈琛坐在马车里发呆。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她不知道她来这里以后该怎么办。

  一夜未眠,马车停在一个湖边,赶马车的家丁去打了点水回来。

  刘氏喝了起来。”姐姐,你快来喝点水,我们还有点干粮,可以打发一下。”

  家丁看了看广袤的草原,高兴地说道:“夫人,我们应该已经到滇北境内了。”

  陈琛刚接过水,却发现水面上有人影。她警觉地观察着四周,看来追杀她们的人这么快就追上了。

第4章 被救回王府试探她
妃谋之独宠一世全文阅读作者:昭宥加入书架

  “你们快上马车!”陈琛察觉到异样,立刻让她们回到马车上。她没有任何武器,刺客至少十人,她身上有伤,一定不是对手。

  果然,马车刚要走,四面八方的刺客就冒了出来。

  “云汐,当心!”刘氏在马车里喊道。

  陈琛回过头一个刺客拿着连弩对着她。她随手捡起地上的石头,精准的扔在他手踝。那人没拿稳,陈琛一个箭步,夺下她的连弩。

  她箭无虚发,轻松地干掉了4人。刘氏的心还是悬在嗓子眼,其他刺客看到她居然会武功,都来对付她。她忍着身上的伤痛,与他们周旋。

  “小心!”刘氏大喊一声,推开了她,陈琛摔倒在地,一个刺客的刀刺透了刘氏的心脏。

  陈琛看着刘氏嘴角的血,还勉强的挤出一丝笑道:“云汐,要小心!”

  语罢,她颓然倒地。

  陈琛发疯似的捡起一旁的箭,那人正要刺向她,她一个翻转,一箭刺向那人的喉咙。

  突然一个男子出现,陈琛没看清他是怎么出手的,剩下的刺客相继倒地。

  那个小女孩从马车旁跑了过来,抱着刘氏大哭。陈琛急忙跑到刘氏身边,方才,刘氏是为了保护她,被那刺客刺穿了心脏。

  “娘亲。”那小女孩撕心裂肺的哭喊。

  刘氏口含鲜血,却已经说不出只言片语,她想要抚摸小女孩的额头,却只能无力的捶着自己的手,她艰难的转过头,看着一脸难过的陈琛,勉强的挤出一丝微笑,像是告诉她千万不要责怪自己。

  “娘”小女孩哭着抱着渐渐气息微弱的刘氏。

  陈琛不明白,为什么她的重生,一开始就遇到自己父亲的追杀,看来这个身体的主人应该是被她父亲已经打死,她才有机会在她身体里重生,这个刘氏真是可怜,她为了救自己的女儿被自己丈夫派来的人杀死,可她不知道,她救得根本不是她的女儿。

  刘氏缓缓闭上了眼睛,陈琛无法忘掉她那样的眼神,她只是个可怜的母亲。该死的是那个叫幕韶华的男人。

  “你们是何人!”一旁的男子把剑架在陈琛脖子上了,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你若想杀我们,刚才也不会出手相救。”陈琛因为打斗耗尽体力,虚弱转过身鞠躬道谢:“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公子?”那男子眉梢微挑大笑起来:“本将军哪里像个公子?”

  陈琛头也未抬话风一转“将军大人,我们母女三人从京都逃到滇北,是因为仇家追杀,谢将军出手相救。”

  周逸文把剑收入剑鞘,问道:“你们母女三人,为何被人追杀。”

  陈琛只觉得头越来越沉,眼前的男子渐渐变得模糊,原本旧伤未愈,她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淡淡的熏香让陈琛缓缓恢复意识。

  “姐姐。”小女孩守在她身边寸步不离。

  “这是哪里?”陈琛警觉地坐了起来。

  “姐姐,你别乱动,你旧伤未愈,别再让我担心了。”小女孩扶着她,眼泪汪汪的看着她:“如今,母亲已经不在世上了,我现在唯一的亲人只有你了,姐姐,你千万不要出事,不然我以后怎么办。”

  陈琛看着她有些心疼的问道:“母…母亲的尸体呢?”

  小女孩擦干眼泪道:“这还要多谢将军大人,她帮我们安葬了母亲。”语罢,小女孩取出手中的玉佩递了过来:“姐姐,这是我的玉佩,是外公当年送给我的,说可以保平安,你带着,希望你身体快点好起来。”

  陈琛接过玉佩,她环顾四周,看来如今自己是在将军府了。

  “你叫什么名字?”她这才想到问她的名字。

  小女孩一愣,随即无奈的苦笑:“姐姐,您真的失忆了吗?我叫云翊,你叫云汐。”

  “我看我身体也差不多了,我们给将军道谢,还是离开这里吧。”陈琛虽然感觉这个将军不像是坏人,可是他们的爹是当朝的左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身份,这将军若是和他一派,那她们就是羊落虎口,想逃都逃不出去了。

  “可是您的身体真的好了吗?”慕云翊有些担心。

  “已经没事了。”

  “可是……”她欲言又止:“我们还可以去哪里啊?”

  陈琛楞了一下,随即笑道:“放心,姐姐带着你。”

  周逸文正在射箭,他在自家庭院摆了靶子。看着陈琛姐妹走了过来,这才放下手中的弓箭。

  “你醒了?”他看着陈琛笑道:“你知道你睡了几日吗?”

  陈琛摇了摇头。一旁的云翊小声说道:“已经3日了。”

  “你不会在我府上一睡醒就要来道别吧。”他洞察了她一切的心思,饶有兴趣的问道。

  陈琛被他这么一说,却一时不知如何应答。

  周逸文拿起弓箭,对着靶心连射三箭,箭无虚发每一箭都稳稳射在靶心上。一旁的云翊不由自主的发出惊呼,陈琛看着眼前莫名其妙开始装逼的年轻将军,嘴角勉强咧出一丝笑容道:“将军好箭法。”

  “哦?是吗”周逸文狐疑的看着她虚伪的表情叹道:“你这幅敷衍我的表情真是太假了。”

  陈琛急忙回道:“哪有,小女子是真的觉得很厉害。”

  周逸文指了指她身后的慕云翊,突然收起微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她那样才是觉得厉害的正常反应。”

  陈琛很无奈的看着他,这个人虽然年纪不大,身手却很好,年纪轻轻就是将军,看来是有点本事,不过他心思也太缜密了,和他说话,还真是辛苦。

  “你叫什么名字。”

  陈琛被他这么一问,一时语塞。她不敢承认自己的身份,就如她所猜想的那样,万一他知道他们是慕家追杀的人,她们岂不是又会陷入危险。

  “小女子洛云汐。”

  一旁的云翊一脸惊愕的看着她,却也不敢多说什么,急忙低下头回道:“小女子,洛云翊。”

  周逸文没有看她们,仿佛对他们真实的身份并不关心,他吩咐身边的下人去办事,不一会那个下人拿来一个苹果安排一个女丫鬟站在靶子前。

  “我看你身手不错,来让我领略一下你的本事。”

第5章 代替郡主嫁入皇室
妃谋之独宠一世全文阅读作者:昭宥加入书架

  他把弓箭递了过来,这是一把牛角弓,陈琛接过弓箭。

  这名贵的牛角弓,由牛角,竹木胎,牛筋,动物胶等材料经过百十道工序加工制成,技术难,周期长,可惜现世的古董中却极是罕见,因为它的保存年限最长不过百十年。

  陈琛知道,这位将军是要试探她,用此弓的人,定是她惹不起的主。

  “将军,您是要我射活靶子吗?”她看着那个女丫鬟颤颤巍巍的拿着苹果。

  “对呀,射靶心这种小把戏在你眼里不是幼稚无趣吗?那本将军给你机会好好表现。”周逸文坏笑的指着远处的丫鬟。

  陈琛并不畏惧,这些在她眼里确实不在话下,可她若是轻易展现了自己的身手,这性情古怪的将军继续追问下去,她将更难解释。

  “小女子只会些拳脚猫功夫,这种高难度的事情,恐怕做不到。”

  “若是做不到,就永远别想走了!”他扔下狠话。

  陈琛看着他俊秀的侧脸,猜不透他的心思。

  周逸文吩咐身边的随从下去。良久他言道:“本将军不会问你出处,不过你们的命也算是我救的,要想杀你早就动手了。”

  “那将军今日为何要试探我?”

  “试探?”他突然大笑起来:“这不是试探,是测试。过关就留下,过不了,就杀了你们。“

  云翊在她身后倒吸了一口气,她的姐姐哪里会什么武功啊,以前针织女红倒是做的很好,那日看她徒手对付刺客,她已经觉得非常不可思议了,可这射活靶子的本领,怕是太刁难了。

  他继续道:”我可不是你眼里的好人,我需要一个女子,身手好,聪明,漂亮,并且年纪大概十七八的样子,而你,基本符合我的要求。”

  陈琛狐疑的看着他。

  “不然我不会救你回来,而你早就被狼吃了!”

  他吩咐丫鬟把苹果拿在胸前,陈琛更是不解,看着那个丫鬟颤抖的拿着苹果,抽搐的一直在动。

  “射箭!”

  陈琛难以置信的看着他,这个疯子不让丫鬟把苹果放在头顶,而是让她放在胸口,这不仅要考验她的箭法还有力度,若是射出的力度太大,就算刺中苹果也会刺穿这个婢女的胸口。

  “我不要拿人命做赌注。”

  “你有的选择吗?不然换你妹妹去那里。”

  陈琛不语的瞪着他,她知道,若是眼前这个男人让她死,她带着云翊根本无法逃走。可就算她做到了,也只是正好符合他的要求,她怕是要卷入这个混蛋的诡计里了。

  看她依然犹豫,周逸文一把抓住云翊,道:“你去换那个婢女。”

  云翊吓得腿软,差点栽倒。陈琛一把将云翊拽到自己身后,眼里不有一点犹豫道:“让她站好,如果再动,死了也要不怪我!”

  周逸文满意的撇了撇嘴角,看着不在远处的丫鬟道:“听到了吗?”

  “是”丫鬟眼泪汪汪的点了点头,伸直了手,眼睛紧闭的把苹果放在离胸口最远的地方。

  陈琛别无选择举起弓,她看着远处的目标,她的眼里只有那个目标。力道要收,但若是太小,怕是击不到目标。

  她用了拉起弓弦,箭飞了出去,云翊捂着耳朵颤巍巍的看着。

  飞出的箭击穿了苹果,却在丫鬟胸口1尺的地方停了下来。那个丫鬟惨叫了一声吓得瘫坐在地上。

  陈琛把弓箭扔在地上,一旁的周逸文满意的大笑起来。

  看着面前如此变态的男人,陈琛鄙夷的瞪着他。

  “来人,送洛家二小姐回房休息。”

  云翊不愿离开担心的拉着她的手,陈琛笑了笑,让她放心。

  “你……跟我走。”

  他在前面带路,陈琛跟在他身后,虽然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着什么药,可她一向冷静,倒也知道寄人篱下,别无选择的道理。

  来到很大的一座庭院,书房里坐着一位年逾半百的男人,虽然年纪较大,可却一身霸气,脸上利落的胡须也掩不住他侧脸的刀疤。

  看着周逸文走了进来,他放下笔。

  “父王”他躬身行礼。

  陈琛看着眼前的男人,倒也大概猜得出他的身份。

  “就是这丫头?”滇北王爷看着眼前的陈琛,这小丫头虽然年纪还小,可眼神里的英气却不输男子,那与生俱来的气质,让他第一眼就很是满意。

  “正是,不过父王,这小丫头不太懂规矩,您见谅。”

  “规矩在我这里倒是无妨,可要是进宫了,怕是得有人来教啊。”王爷笑了笑。

  进宫?陈琛难以置信的抬起头看着他们,他们究竟是想利用她做什么。

  “你叫什么?”王爷看着她笑道。

  陈琛犹豫了一下回道:“洛云汐。”

  “洛云汐?倒是个好名字,不过从现在开始,你就叫周逸然了。”

  陈琛不解的看着他们。

  “知道你是什么身份吗?”

  陈琛不语。

  周逸文在一旁补充道:“从今天起你就是本将军周逸文的小妹,平遥郡主周逸然,十日后你将会代替舍妹嫁到宫中,而你的夫君是当朝的三皇子。”

  陈琛看着他们不改面色的回道:“王爷怕是说笑呢吧!”她冷笑:“这当今的郡主身份尊贵,岂是谁都可以冒充的?若被发现,王爷这可是欺君之罪。”

  “大胆!”周逸文怒斥道。

  王爷摇了摇手制止了他,继而笑道:“你可知我为何出此下策。”

  陈琛冷静道:“怕是王爷想让我进宫做个什么细作,好给王爷通风报信,又或者这当朝三皇子人品不佳,王爷怕郡主嫁过去受苦,这才找人冒名。”

  滇北王也摇了摇头大笑起来:“这丫头还真是直性子,甚讨本王喜欢。不过呢,你虽然聪明,可却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

第6章 为救妹妹卷入阴谋
妃谋之独宠一世全文阅读作者:昭宥加入书架

  语罢,王爷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本王这女儿从未去过京都,见过她的人极少,她自小娇惯,喜好习武善于箭术,常年都和他哥哥在军中。我倒是也不管她,任由她的性子,可谁知她和我军中副将居然暗结珠链。”说道这里他有些羞愧的苦笑道:“皇上赐婚自然无法推却,可这丫头居然怀了那副将的孩子,本王一怒之下打了她,如今孩子是没了,可她这样的身子怕是也无法嫁入宫中。”

  陈琛心里暗自叹道,这古代的女子居然也可以如此奔放。这王爷连家丑都告诉她了,怕是她不同意,也活着出不去了。

  “可王爷,您若是想找个女子顶替,自然不是难事,哪怕是个会武功懂箭术的人,您也可以找到,可为何偏偏是我呢?”

  周逸文插言道:“没错,年纪相符,未有婚配,身手好懂箭术的人不难找,可漂亮的就不多了!”

  陈琛心里咯噔一下,她还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长成了什么样,这将军都说漂亮,看来慕云汐还是个美人胚子。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想偏了,急忙回过神。

  “派人进宫这一步走的甚是凶险,我们需要去的人聪明能应对,如今时间不多,所以我会安排郡主从小到大的嬷嬷来告诉你府中的大小事宜。”

  “你信得过我吗?”陈琛问出这句话就明白了,她知道她有把柄在他们手上。如今慕云翊是她在这里的唯一亲人,慕云汐的身体给了她,一定希望她能替她活下去,而她们的母亲为了救她死了,现如今,她一定要保护好这个妹妹。

  “当然,你毕竟这么疼你妹妹呢!”周逸文坏坏的笑道。

  周逸文拍了拍手,两个丫鬟走了进来:“她们是音离和管彤,是你的贴身婢女,会随你嫁入宫中。”

  “奴婢,音离”

  “管彤”

  “拜见郡主。”

  陈琛看着眼前两个小女孩,轻纱薄衫却佩戴着剑,看来这王爷府的丫鬟都会些武功。

  还有一个人,她是你的暗卫。话音未落,一位黑衣女子出现在她面前:“奴婢青时,拜见郡主。”

  “她会在你遇到危险时救你,在外人眼里你只有两个贴身婢女,进宫以后处处小心,你的一举一动我们都会知道,你的妹妹我会替你照顾好,只要你乖乖听话,你的妹妹就安然无恙。若是你做错什么牵动滇北王府,你这辈子也见不到她了!”周逸文有意提醒道。

  “好了你们退下吧,嬷嬷已经在你的住处等你了,这几日,好好学学规矩,你就不要想着见你妹妹了,这件事,她不能知道。”

  陈琛自知自己别无选择,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那两个丫鬟随即跟在身后。

  待她们走后,王爷有些担心的问道:“这丫头会乖乖听话吗?”

  周逸文拿起一杯茶轻轻抿了一下,嘴角微微勾起:“她的妹妹对她而言很重要,她是个重情义的人。”

  “可她为何会是你的人选?”

  “其实那日我的密探告诉我有京都的马车驶入滇北境内,原本这只是个不起眼的小事,可她们身后却有江湖势力在追杀。我过去的时候,她正徒手抢那些刺客的兵器,虽然受了伤却还是能看出身手不凡。若不是她转过身那一瞬间儿臣都……看着她的脸楞住,儿臣差点杀了她,这个倾国倾城的美人送到宫中怕是真的能成为我们以后的利刃呢。”周逸文想起她的脸还是满意的笑了笑。

  “可她们的背景查了吗?”王爷还是有些担心的问道。

  “时间紧迫,儿臣只查到那些追杀他们的江湖势力是任何人出钱都可以效力的小帮派,而她们身上没有任何能证明身份的物品。”

  “洛云汐?”王爷重复着她的名字,若有所思。

  “父王,这丫头机灵得很,怕是这名字也是她一时起的。不足信。虽然她的身份还有待调查,可如今我们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她们被追杀,说明这世上少了她也不会有人去查。”

  滇北王久久看着门外,心中依然有些不安,可事到如今,这女孩确实是他们能找到的最佳人选,她的谈吐行为最像平遥郡主,身手好,聪明,但愿她能从容应对。

  回到住处,一位老嬷嬷正在堂内等着,她背对着门,陈琛缓缓走了进来,盯着她的背影没有出声。

  音离和管彤立即行礼,那老嬷嬷回过头看着眼前的陈琛,好好打量了一番。这位老嬷嬷穿着华贵,一点也不像个下人,看来在王爷府中也是有些身份。倒是她的眼神就像看一件物品,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小姐,我是孙嬷嬷。您怎么称呼?”

  陈琛回道:“洛云汐!”

  孙嬷嬷眉头一皱,拿起腰间的鞭子在地上狠狠挥起,骂道:“蠢货,再问你一遍,你叫什么?”

  陈琛压着火,回道:“周逸然。”

  这孙嬷嬷的鞭子倒是吸引了她的注意,她以前也是善用鞭子的。不过她那时候的鞭子是特制的高科技产品可以软硬互换,这孙嬷嬷用的是九节鞭,方便携带,使用时可长可短,软硬兼施。她心里暗暗想,也该给自己备个防身的武器了。

  孙嬷嬷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其实我们见过面,在你昏迷的时候。”她把鞭子系在腰间道:“少将军让我给你检查身体,还好,是个处子身,不然也不会留你!”

  陈琛大惊,在她昏迷的时候她们对她的身体做了什么,她很反感的瞪着眼前的嬷嬷,这可是她的底线,她们居然能做出这种事,陈琛的脸有些滚烫。

  “今日起,老奴会告诉你关于小姐的事,包括府上的大小事宜,还有王爷以及少将军的事情。你要用心记,这一切到了宫中心理有数就好,至于规矩我会教你简单的礼仪,我们小姐本身就不是个娇滴滴的女子,所以对于规矩也没人约束她。基本礼仪的你要知道,不用太刻意。”

  孙嬷嬷事无巨细的讲给她,每天卯时就开始,一直到十天后。皇宫接亲的马车驶到滇北王府门前。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昭宥所写的《妃谋之独宠一世》为转载作品,妃谋之独宠一世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妃谋之独宠一世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妃谋之独宠一世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妃谋之独宠一世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妃谋之独宠一世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妃谋之独宠一世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