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二次元小说 > 我为人神那些年最新章节 > 我为人神那些年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我为人神那些年 连载中
分享我为人神那些年

我为人神那些年全文阅读

我为人神那些年作者:龙湫

我为人神那些年简介:治个病跟玩儿穿越似的,妹妹脑中构想的世界竟跟他七年来在病床前一点点读出来的内容重叠,君某人表示一定是自己使用仪器的方式不对。
  当初构想自己是主角,好死不死的顶替了给主角当垫脚石一样的角色。
  后宫王?得了吧!妹妹还是自己养的好。
  可是自从抢了这个萝莉回来,日常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肆意狂奔,拦都拦不住。
  这小萝莉既冷淡又嘴毒、吝啬里面带着霸道,但是越看越稀罕怎么破…… https://www.uukanshu.com
-------------------------------------

我为人神那些年最新章节第962章 出路 二
第2章 初见小萝莉
我为人神那些年全文阅读作者:龙湫加入书架

  属性确实什么的,他无可奈何,不过这谜之智力值……

  有点奇葩。

  君狂觉得好像也没什么可纠结的,不过就是妹妹的一个梦而已。能够进入秦筱的梦境,并且中途没有被霍九剑坑死,他就觉得应该对上苍感激涕零了。

  没有血条、真气槽、怒气槽、精力槽之类的,放在游戏里,撑死也就是个NPC,而且还是那种不需要声望的。

  君狂连叹气的时间都没有。

  如果他不能快点了解这个世界的构造,找到秦筱的角色就遥遥无期了。如果时间太长,他相信霍九剑一定有办法强行唤醒他,万一唤醒的节点不对让他功亏一篑,那真是哭都没地方哭。

  正思绪纷乱,系统屏幕自己弹出一个对话窗。

  【怎么样?还行吗?】

  不用想也知道,这肯定是霍九剑发过来的。君狂没有找到打字的地方,摸了摸系统面板发现也不是手写的,于是索性压低声音说:“还行,健在呢,有点摸不清状况,回头再说。”

  对方没有再回复,君狂将目标锁定在前方,发现有一个人型生物,于是使用了鉴定。

  鉴定结果让他有点意外。

  姓名:霍九剑

  种族:人

  年龄:49291

  职业:文书官/玄修(所属:玄宗)

  血量:471万

  玄力:279万

  武力:4423481

  智力:140+

  属性:不吐槽会死星人

  技能:吐槽(但容易被反噎回来)

  爱好:吐槽狂帝/蔑视狂帝,在吐槽与被噎之间翻滚,乐此不疲

  人物小传:修为至尊境巅峰期。修行五百年追随狂帝,历任第一位文书官和第不知道几千位……

  备注:这是唯一没有被狂帝气跑,也没有被气死的文书官。

  ‘霍九剑?’君狂意识到自己可能到了一个自己非常熟悉的世界。想想自己所在的这个房间,应该是一辆外表看来很朴素的马车,而内里的空间却是与小空间相连的,因此可以根据需要扩展。

  没想到秦筱梦中的世界,竟然跟六年多以来他每天在她床前读出的文字向重合。而且构建得如此形象,不得不承认秦筱的绘画造诣令人羡慕。

  ‘如果没有那场事故,她恐怕已经成为少年画家了。’君狂这样想着。

  他现在所在的场景,君狂有些印象,是在故事开篇不久。

  秦筱母亲晏初媃并非秦家正妻,她并非嫡出却因为晏初媃上位心切撒下弥天大谎而不得不一直做男孩打扮。秦筱在府中多受刁难,索性请求其父秦樊为她赐字、放她出府,其父秦樊虽爱屋及乌但终归伊人已逝他亦受命远征,不得已点头同意,而男主君谦便化名晏青跟随秦筱出府。

  出府后,两人一路往南,打算在南方庄子安顿下来,再让秦晓入学堂。

  君狂接手角色的时候,两人应该已经过了两三重险关,并且结交了一批绿林好汉。

  有些情节君狂自己都已经记不清了,不过对狂帝和秦筱第一次见面他倒是印象深刻——毕竟碰瓷连碰三次的,也是没谁了……

  君狂用系统翻看了一下日历。

  玄黄历17衍纪末年,“狂帝”正式登位的第10万个年头。

  车行了许久,看着窗外几乎一成不变的景色,君狂忍不叹了一句:“小贱贱,多少天了?”

  “君上,您没事吧?”车速慢了下来,九剑掀开车帘看着歪在贵妃榻上,手持玉杯的君狂,“您刚才好像给我起了个绰号?”

  “不不,没有的事,你听错了。”君狂一愣,好像随口叫了霍九剑的外号。

  “回君上:今天是您单身第37501023天。”九剑说,“早上为您梳头的时候您已经问过一次了,您这是承认自己老年痴呆了么?”

  “当我没问。”君狂撇了撇嘴。‘你特么是结束话题小能手么?’

  不就是单身狗么?我单身我自豪,你特么也是单身还来找我互相伤害,什么鬼?!

  “恕我直言,您确定不回去吗?”九剑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调侃,“恕我直言,以往都是您一个人翘班,起码大臣们还有个人可以哭诉,现在连我也一起跑了……”

  “打住!”君狂狠狠地皱了一下眉头,感觉没听九剑说几句,头就像要炸了一样。‘果然还是小贱贱好,这个家伙废话起来,我真吃不消。’

  没等君狂头疼完,九剑又开口了:“您年纪也不小了,该退位让贤了。您退休了,我也就可以继续闭关了。”

  “你都半步大帝了,百十来万年死不了,有必要那么急吗?”君狂嗤笑一声,“听你这话,好像还挺喜欢留在泱京听那些老头子絮叨?”

  “不知道谁比较老。”九剑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若是董大人知道您在他家地界转悠,还不得弄个全镇人民夹道欢迎?”他放下车帘,做回车前,“再说了,明儿真能见着秦小姐么?”

  君狂轻哼一声:“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他决定结束没营养的话题,末了还不忘叮嘱一句,“路上人多,你避着点”

  “我省得。”九剑一笑。

  照九剑的话,隔天他们就能见着秦筱了。

  君狂和秦筱的第一次照面,是在投宿的客栈,隔天第二次照面,就是碰瓷儿。

  这也就意味着,晚上他们会和秦筱投宿在同一家客栈。

  如果这个梦境是秦筱一点点根据他的小说构思出来的,那么小萝莉是秦筱的可能性就十拿九稳了。

  一想到要和秦筱见面,君狂心里的激动难以言表。

  这种时候,他尤其感激霍九剑。哪怕纯粹拿他当小白鼠也无妨,他能够进到秦筱的梦里,知道还有唤醒秦筱的机会,已经足够感激。

  小镇不大人却不少,天色渐晚,车又行了一阵停了下来,九剑告诉他,找到一家看着还干净的客栈。

  君狂微微颔首,跳下车,迈步走进客栈;九剑在塞了块碎银,安排了店伙计将马车牵走之后,也跟了进去。

  听见清脆的童声,君狂回头看了一眼,视线就再不想从那小娃娃身上移开了。

第3章 自家妹妹怎能放心让他人养
我为人神那些年全文阅读作者:龙湫加入书架

  小娃娃约么六七岁,皮肤如同细瓷一般,一头缎子似的乌发在头顶扎成一束,用银质发扣固定。

  身上穿的是一件复古风的亚麻质地男装,仿唐装的样式,黑色质地、红色盘扣,只在左侧衣角处绣了一朵红色莲花。

  外罩是一件同款唐装棉麻披风,领口袖口有刺绣的红莲点缀,过场的下摆拖到脚面上,隐约从开口处露出裤脚装饰的金红色四线。除此以外,再无其他装饰。

  君狂哪还听得进旁人讲话,就连九剑问他要不要去镇上有名的菜馆请一桌十两的席面都没听见。

  他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小娃娃身上,直到对方感觉不适地皱了皱眉头,转身跑回房间。

  “君上?”九剑从来没见过他家大帝这般痴态,轻咳一声,用手肘捅了君狂一下。

  刚巧小娃娃回屋,君狂回神,瞪了九剑一眼:“什么事儿是你做不了主的?”

  “没、没什么……”九剑嘴角抽了抽,示意店伙计前面引路。

  见到想见的人,君狂也没心情听九剑唠叨,随便洗了把脸就躺到床上,让对方自便。

  洗脸的时候,他从水面上看到了自己的脸。不似如今那般无精打采的消瘦,而是七年前那样意气风发,容貌略显清秀。

  九剑本来是想劝劝,让君狂睡不习惯不如去马车里住,独立开辟出来的一方小空间,里面起居用品一应俱全,豪华程度不亚于泱京的宫殿。他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君狂要舍近求远,专程投宿。

  君狂闭上眼睛,开始整理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一路走来,他看到的建筑物大多有点古意,但仿古的味道太过浓厚,反倒是商业氛围多一点;摊位也好像那种关东煮和粢饭摊位的翻版,连道具精良的古装剧场景都不如。

  建筑物内部的环境也是如此:装饰大多仿古,却不像真正的古代装饰一样讲究风水和朝向;来来回回的客人就那么几个,仿佛游戏的UI一样,做着机械的往复运动。

  这些更证明了,他就在秦筱的梦里。

  就算秦筱美术方面造诣再怎么高,创造力再怎么强,没有见过、没有过任何概念的东西,她是很难凭空构想出来的。

  这个世界的构建,是根据秦筱所见过的场景来布置的,灵感大多源自于所见所闻,所以建筑的风格、城镇的风貌和人物的衣着都显得有点粗糙,经不起仔细推敲。

  但就是这样,才让君狂倍感亲切。

  小娃娃的脸,他保证他没有刻意美化。那就是他家秦筱的脸,跟七岁时候一模一样。

  至今君狂医院的床头柜上还摆着秦筱男装的照片,戴着小礼帽,端着玩具枪,一副民国特工范儿。

  而一直站在秦筱身侧的陌生男人,恐怕就是晏青,脸是搁在人群中很容易就被埋没的大众脸,绝对不可能是君谦。

  ‘这跟我的构思,好像不是很搭边吧。’君狂在心里叹了口气。一偏头看见九剑还坐在外间,他突然想到要问问那台仪器的发明者。

  他戳了戳小光点召唤出系统,就看见一条来自霍九剑的留言。

  【怎么样?见到我媳妇了没?】

  君狂眉头一条,压低声音说:“谁是你媳妇?!告诉我,为什么我在这里是大Boss,而男主角看着像个路人甲?”

  他等了一会儿,才等到回复。

  【看来,在她心里,你就是大帝,男主什么的根本无所谓,她哥必须是大帝。】

  君狂转念一想,确实是那么回事儿。

  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一条。

  【你不是喜欢买买买么,我给操作系统设置了模拟某东的功能,你的日子不会无聊了。】

  “谢了!”君狂笑了。

  他倒不是爱好,只不过觉得别人家女孩子都有的东西,他妹妹也该有,而且得是比别人更好的。

  虽然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但总归秦筱要比君谦来得可爱得多。而且她从小就是个美人坯子,将来谁把她娶回家那才叫人生赢家。

  这样想着,君狂又不放心了。‘本来就是养成系的,我才是男主,现在男主换成了不认识的家伙,万一他对我的秦筱动手动脚怎么办?不行,我妹必须我自己养,我要把她培养成独一无二的小公主。’

  打定主意,君狂开始思索,要怎么才能名正言顺地把秦筱抢泱京。

  君狂翻来覆去睡不着,因为实在是太兴奋了。狂帝修为很高,就算几年不睡觉也没问题,因此隔天一早他又精神百倍地上路了。

  “小贱贱。”君狂依旧躺在他的贵妃榻上,拎着一壶仙酿往嘴里倒,“车赶慢点,仔细碰着人。”

  “得嘞您,这一大清早的菜农没出摊呢,我碰谁去啊?!”九剑不以为意,鞭子一甩,就想加速。

  “我瞧着,这两匹墨脊赤麟驹我给收了,你在前面拉车跑,成么?”君狂轻哼一声。

  “我的爷,您可真是开不起玩笑。”九剑撇撇嘴,无奈放慢车速。

  一路畅通无阻,眼看着就能见到镇子口的高牌坊,九剑伸了个懒腰,想回头抱怨两句君狂有意拖延行程,没想到余光一撇就看到正前方一个人影一般的东西冲出来,连忙勒马。

  这两匹不是凡马,别说是个凡人,就是一位大能来了,也只能勉强接下他们一蹄。

  八条马腿一通乱踩,刚才要是真撞着人了,怕是早被踩得血肉模糊。

  “出师不利吖……”出们没两天,事儿没办妥,就背上一条人命,九剑觉得鸭梨山大。

  刚才分明看见一个小孩一样的东西倒在马蹄下,仔细一看,哪还有小孩的影子?

  九剑只当自己眼花了,跳上车,犹犹豫豫地不敢走:“君上……”他觉得一定是自己修为不够,那么君狂修为高,应该看得更清楚。

  “我听董仁笙说过,他老家镇子上闹鬼,天蒙蒙亮的时候经常有归巢游魂经过。要是不仔细冲撞了,一整年都要倒霉运。”君狂的声音略显慵懒,带着几分玩笑的意味,“先前你撞到那东西,有脚吗?”

第4章 队友却总在反对我翘班
我为人神那些年全文阅读作者:龙湫加入书架

  之前就那么一个黑影,九剑忙着勒马,哪顾得上那么多?

  仔细想想,好像是没有啊……

  “完了完了,真是撞鬼了!”九剑越想越不对劲,“我这一年才开个头就要交代在这儿了啊。”他掀开帘子冲进车内,就差没直接抱着君狂痛哭流涕了,“君上。咱有没有办法补救啊?”

  “补救?”君狂不动声色,心里却在发笑,“撞的是你。我跟‘鬼’连个照面都没打过,跟我有什么关系?”他还有意在“鬼”字上咬了重读。

  “您怎么能见死不救呢!”九剑抓住君狂的袖子,看起来情绪还真有点激动。

  君狂本来也是觉得逗九剑好玩,没想到对方竟然信了,而且一副心如火焚的样子,不由得嘴角抽搐:“你是越活越回去了。一个玄修,至尊境巅峰期。半步主宰的修为,有大气运加身,几万年的积累竟然还怕这么点小霉头……”说着,他还不无可惜地叹了口气。

  九剑听后一愣,觉得确实有道理,瞬间就放松下来,还很好心地替君狂展平衣袖上的褶皱。他跳回车前,转念一想,突然有觉得有点不对……

  “君上,您每次都这样,不觉得过分吗?”

  君狂轻笑一声,但笑不语。他离开贵妃榻,掀开车帘往旁边一个阴暗逼仄的小巷里看了一眼。

  “君上?”见君狂探出头来,九剑连忙询问。

  “没事,走吧。”君狂缩回车里。‘小小胆子也忒肥了,一不个留神就冲过来,要是真出点什么状况怎么办?’

  所以说,碰瓷最好先踩个点,省得把自己搭进去。

  君狂随意地在袖子上擦掉手心的薄汗。他看似风轻云淡,实则全身紧绷,随时准备出手。

  哪怕是破坏了剧情,也比秦筱受伤来得好。

  这是由秦筱的梦境构成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他君狂是无敌的。

  他是狂帝、是百族共主,一切都应当由他摆布!

  必须是!

  然,狂帝这个角色,他是一点都不了解。原因无他,实在是这个角色在小说里出场的自出屈指可数,台词寥寥几句,超过十个字的就一句“我为人之共主,独掌天地乾坤,生杀予夺是为人神。”还是为了装逼来的。

  不像男主角简单的一句“跳梁者,虽强必戮之。”简简单单地就把一个人皇大帝给否定了,取而代之的是跳梁小丑的标签和踏脚石的作用。

  问题是,始作俑者还是他自己。

  ‘就当是攻略游戏吧。’君狂自嘲地笑了笑。

  他当初写的时候,只考虑自己排遣,却没从秦筱的角度考虑,这算是一个败笔,但现在这样就刚好。

  刚才那么一下,算是碰瓷失败了。很明显小萝莉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所以当时君狂给她量身打造了第二次和第三次碰瓷。

  另一边,九剑经历了之前的碰瓷以后,驾车更加小心,不敢有半点分神,就连君狂都感觉周围的气压变低了——即使他所在的是一方独立小空间。

  他又躺回贵妃榻身上,翘着二郎腿,随手捻起一颗葡萄丢进嘴里。

  他们车速不快,但是等到日上三竿都不见秦筱追上来,君狂心想是不是墨脊赤麟驹脚程太好了。

  “小贱贱,停会儿!”他扬声吩咐。

  九剑眉头一跳,对“小贱贱”这个昵称十分排斥:“您确定这荒郊野外,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要停?”顿了顿,他又说,“再一个时辰就到典吴城了,吴城主已经准备好了筵席,给您接风。”这要是不去,会不会不太好?

  “让她等着。”君狂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声音有些不耐,“我从泱京翘班出来,可不是来会那半老徐娘的。”

  “但是……”

  “你向她透露我的行踪了?”君狂从车里钻出来,挑眉睨了九剑一眼,丝毫不掩饰不满的情绪。

  “我哪敢擅做主张啊。”九剑心下一凛,明知是被迁怒,无奈地扯了扯嘴角,“这不是有规定么:人皇微服私访,必须秘密通报当地官员。”

  闻言,君狂不屑地轻哼一声:“我在这儿,我就是这大陆的规矩!”他微眯着眼,看着九剑,“你可记住了:我君狂想做什么,根本不需要考虑他们。往后再有这种事,一律缄口。”

  “是。”九剑忙不迭地应声,“我马上通知各城主,以后就照这个规矩来。”

  君狂一听,眼睛就瞪起来了:“你这套省省吧,我知道你聪明着呢。”装的什么蒜啊,你还非得嘴皮子上争个高低不可?

  “您要老老实实在泱京带着,批个奏章用不着一群人三催四请、围追堵截,挨到最后都转来围攻我,我也不至于这样。”九剑睨了君狂一眼,很是怨念。

  君狂在九剑身边坐下,抬手搂住他的肩膀拍了拍:“快五万年了,你也该习惯了,奏章你看着办就好了。”他自嘲一笑,“你也知道,我归真境的修为摆在那里,现在最向往的就是融入天地领悟万道,要让我关顾那些琐碎小事,还真提不起劲。”这话说得诚恳,仿佛发自心灵的感叹。君狂心里正为自己一连串的高逼格行为窃喜不已,毕竟想是一回事,他能表现得这么自然仿佛自己真是这天地的主宰一样,恐怕要得益于这个世界的构架是从他笔下诞生的。

  “我希望君上能够出台一个规定,让那些大臣少写点溢美之词好,鸡毛蒜皮的小事别往奏章里写。”九剑对那些八股文样式的奏章,也是受够了。

  “我记得你跟我混的头两年,我就出过这个规定,四万多年没见执行过……”君某人怀疑是自己魅力不够。

  “算了,我不挑了……”九剑觉得,他的前途一片灰暗。

  趁着九剑叹气的当口,君狂打开地图看了一眼,顺便看了一眼典吴城的介绍。

  “你进去休息会儿,等会我们直接骑马进城。”他说,“城里街道虽宽人却更多,马车行走其中多有不便。”

  “您是不想城主认出这马车吧?”九剑越过君狂,对其背影送上两颗卫生球。

  “这不是挺聪明吗?”君狂轻笑一声。

第5章 碰瓷的还想1碰再碰
我为人神那些年全文阅读作者:龙湫加入书架

  “不都是您说喜欢聪明的吗?”九剑无语地看了君狂一眼,心想揣测上意,那绝对是个技术活。

  “对,确实是聪明的好。”君狂似笑非笑地看了九剑一眼,饶有兴味地叹了口气,“可惜总活不长。”

  ‘这几个意思?!’九剑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

  要机灵点,还不能太聪明,他甚至产生一种错觉,他家主子变得阴晴不定了?

  这还是那个整天跟他称兄道弟的主子吗?

  九剑自问虽然不算聪明,但总归有些悟性,君狂这话说得模棱两可,他却能读出一点调侃的意味。

  烧脑这种事情,他觉得还是留在公务上好,有得休息就快点睡。主子有脾气没什么不好的,反正他背锅也背习惯了,君狂再多点任性也没差。

  打从出了门,九剑就一直忙前忙后打点君狂的行程,每日的定额修炼都没做足,现在君狂给他时间,他毫不犹豫地就入定了。

  玄力没走满一个大周天,九剑就被掐醒了。

  他用力地眨了眨眼睛,发现君狂一双明亮的眸子里充满了兴奋。

  “快点下车,他们过来了,大概还有一里路。”君狂不由分说提着九剑下了车,模仿着玄幻小说大帝的感觉,挥手就将马车收了,顺手给两匹马换上鞍。

  不等九剑反应过来,人已经坐在马上了。

  君狂翻身上马:“我们慢慢走着吧。”说着,他在隔壁马屁股上轻拍一下。

  见君狂驱马向前,九剑也连忙跟上,时不时地回头看看,不知道还以为在路上停车等人的是他。

  “别总回头,一会儿露了马脚。”君狂在九剑肩上拍了一下,“瞧着吧,没多久便能追上。”

  “那您……”到底是在等谁啊……

  “没必要考虑他们。”君狂觉得,那样有点太做作了,“让他们看见我们即可。我们赶在天黑前进城。”

  九剑应了一声,连忙跟上。

  君狂清楚地记得,这小萝莉第一次碰瓷不成,倒是把男主角吓得半死,她不知收敛胆还更肥了,不止想蹭点钱,连马车都瞧上眼了。

  收了马车,就是想看看小萝莉的反应,也许会很有趣。

  君狂带着九剑一路骑马进了典吴城,倒是没急着往城主府跑,而是找了城南一家客栈住下。

  眼见天色已晚,君狂仍旧没有离开房间的打算,九剑忍不住问了问:“君上,今日便不去城主那里了吗?”

  “明日天亮再说。”君狂翻身向床内打了个呵欠,“我先睡了,什么人来都别叫我。”

  “那若是……”九剑在心里疯狂比中指。

  “一样。”心知小萝莉绝对会咬钩,君狂才不担心。

  之所以不去城主府,便是因为去了之后,城主定会盛情款待,届时亲自带他在城内游览,好不容易得来点清净就全泡汤了。

  一旦进了城主府,便不好随意出府,更没机会见着小萝莉了。

  他之所以安排在早晨天亮后行动,便是专门送给秦筱“碰瓷”的,只是这点他不想告诉九剑。

  典吴城的街道,比之一般的大城镇要宽了一倍不止,人流却多了三倍有余。

  大街小巷都洋溢着浓浓的商业氛围,各种叫卖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甚至有些临近的铺子较劲一般,直喊道嗓子哑也不肯向隔壁示弱。

  “每次看到典吴城,都比以前更加繁华。”九剑骑着马,跟在君狂身后。

  君狂笑而不语,却不停地用余光打量周围的情景,似乎是在找什么。

  “君上有什么属意的小玩意吗?”九剑见君狂似乎没什么跟他搭话的心思,于是便问,“我去为您买来。”

  君狂依旧笑笑,对着九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继续骑马不紧不慢地走在前头。

  墨脊赤麟驹毕竟是上等灵兽,自然更多几分灵性,也不需人控制,便能够掌握速度随着人流缓缓前进,哪怕是隔着前面那人只一两步距离,也决不会失蹄伤人。

  九剑已经感觉自己麻木了,也只能跟着,一边还要注意典吴城那位风姿绰约的女城主的座驾是否出现在附近。

  如果不是对方为凡界非常有名的灵修,灵力方面修为在他之上,他真想展开灵识,乐得省心。

  跟着人流行了一段,九剑远远地就看见有一个粉色人影,逆着人群在走,看起来行色匆匆,还时不时用袖子擦一擦眼角,瞧着像在哭泣。

  粉色人影抬头,是名年轻女子,姿色气质都在上乘,梨花带雨更显得出乎可怜,瞧着像是是哪个闺阁里不常出门的大小姐受了委屈任性地跑开了。

  饶是九剑见惯了美人,也依旧为此容姿愣了神。

  “小心着点,莫要伤了……那姑娘。”君狂轻咳一声,提醒九剑。

  九剑点了点头,抓起缰绳。即使明知根本不需要他去控制速度,既然他家主子交代他小心,他就会注意着点。

  不过几息的时间,粉色人影便到了两人面前,仿佛被骏马吓着一般,她一声轻呼,跌倒在地,正挡在九剑马前。

  九剑连忙勒马,翻身而下,快走两步到粉色人影面前蹲下:“姑娘,没事吧?”

  这粉衣姑娘只是一个劲儿摇头,却不理他,直用袖子挡着脸,肩膀一抖一抖的,看样子还哭的挺厉害。

  “很抱歉,我一时不查冲撞了姑娘,地上凉,还请姑娘起来说话。”说着,九剑伸手要去扶。

  那姑娘一缩手避开九剑,轻叱一声:“你做什么?!”

  这一声娇喝,成功吸引了周围其他人的注意,路人纷纷缓下脚步,有意看看热闹。

  “姑娘,我没恶意。”九剑也有些懵了,连忙解释道,“姑娘本是逆着人群行走,方才在下已经及时勒马,相信姑娘只是受了些惊吓,还请姑娘先起来吧。”说着他又伸出手。

  粉衣姑娘依旧摇头,此时却从旁闪出一个约么四五岁的漂亮女娃。

  这女娃娃抬眉看了看九剑,轻哼一声:“男女授受不亲,便是我一个丫头片子都懂得,先生怎的就不懂了?”

第6章 果然给钱都是可以私了的
我为人神那些年全文阅读作者:龙湫加入书架

  “这……”九剑语结,本想求助君狂,只一抬眼看清了女娃娃的样貌,彻底僵了僵。‘怎么瞧着有点眼熟?’

  君狂憋着笑,睨了九剑一眼,便将目光转向女娃娃:“你这娃娃和这位小姐可有什么关系?”

  这女娃娃就是秦筱,君狂之前每天从水镜里面偷看的对象,九剑瞧着当然眼熟。只不过秦筱一般都是做男装打扮,他没见过她穿女装的样子,才会一时间脸没对上号。

  “这位正是家中亲姐,方才家里迫她嫁给远近闻名的纨绔子弟,她避不过才逃出来。”秦筱抬眼看了看君狂,“很不巧,刚跑出一段,就让两位的马给撞了。”

  “哦?”君狂挑了挑眉,好笑地看着秦筱。

  秦筱一副人小鬼大的样子,挡在粉衣姑娘前面,是双手叉腰:“就没见过如此无理之人,撞了人竟还不下马。”

  被秦筱这么一说,九剑可就傻了眼了。

  他可是早便勒马,这姑娘压根没往他马前撞,充其量就是被吓得摔倒。墨脊赤麟驹可不是凡马,要真是撞了,这姑娘现在可不能好生生地坐在地上。

  然,事情发生突然,周围净是些凡人,甚至连个武修都没有,谁又能注意到刹那间发生的事?

  如今这般,倒是他九剑有理说不清了。况且这小丫头言之凿凿,不仅说他撞人,更早便指出他不懂礼数,唐突了她姐。

  九剑心里憋屈,忍不住拿余光去向自家主子求救,不成想自家主子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即便小丫头叫他下马,依旧是一脸看笑话的样子,无动于衷安如泰山。

  君狂笑眯眯地看了九剑一眼,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又把目光转回秦筱身上。‘我家秦筱就是怎么看怎么可爱!嫁给霍九剑那家伙太浪费了,简直暴殄天物。’

  也亏他沉得住气,堂堂人皇被一个小丫头当街呼喝,也是没谁了。

  “你这人好生无礼。”女娃儿抬头看向君狂。

  君狂再笑。

  “你……”这秦筱一瞧也知道马上的那位不好相与,遂将矛头再次转向瞧着就好欺负的九剑,“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这个不懂礼数的。”

  “姑娘小小年纪说话便带刺,若是长大了,这性格可不好嫁。”九剑见他家主子不帮忙,就知道这事闹不大——至少不会引来城主。

  “这就不劳先生操心了,先生方才想要对姐姐行轻薄之举,我没看错吧?”秦筱绷着脸,挑衅地看着九剑。

  ‘讲点道理好不好啊……’九剑腹诽着,回瞪着秦筱。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旁边围上来不少看热闹的,就连一旁叫卖的小贩也都停下,伸头缩脑地想看圈子里什么情况。

  “我骑马缓行,冲撞这位小姐本是无意,搀扶也是自然为之,并无非分之想。”九剑无奈道。

  “口说无凭,便是撞到人了,怎的不赔礼道歉?”

  “你怎知我没道歉了?”九剑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再说,也不是我撞的你姐姐,本就是她自己跑过来,被马吓得摔了。”他有些不耐,口气也不如先前儒雅。

  “这算什么?恶人先告状?”秦筱分毫不让。

  “……”九剑语结,一边安慰着自己不能跟小孩子计较,一边不停给坐在马上那位递眼色,指望他能开金口解个围,不然这事传到城主耳朵里也是麻烦。

  九剑这一停顿,倒让周围人觉得他理亏了。

  本身这粉衣姑娘容貌秀美,如今坐在地上,美人梨花带雨更给人一种柔弱的错觉。

  如此,便是九剑再有理,旁人也免不了觉得他有错,再说什么都是狡辩。

  “找不着托词了么?”秦筱更加理直气壮,骄傲地扬起下巴,直直地盯着九剑。

  “你这娃娃倒是伶俐。”在秦筱成功吸引了一众行人注意,让人流停滞下来议论纷纷的时候,君狂终于开口了,“只要从你嘴里说出来的话,小道理是一套一套的。”他睨了九剑一眼,“还不快给小姐道歉?”

  九剑一愣,要道歉,那不就等于变相承认是他的过失了吗?这要是传出去,有多大脸都不够丢的。

  在他愣神期间,君狂丢下一句“愣着干嘛?等城主来?”就直接跳下马去,对着粉衣姑娘伸出手,“方才多有得罪,还请姑娘见谅。”

  粉衣姑娘看了秦筱一眼,见秦筱也没说什么,才扶着君狂的胳膊站起来:“您言重了。”

  扶了人,君狂转身就要上马。

  “等等。”秦筱一把拉住君狂的衣角。

  “男女授受不亲,小小姐就不怕传出去,将来只能嫁给我了?”君狂挑了挑眉,好笑地看着秦筱。

  秦筱轻哼一声,拉着君狂的力度大了一些:“童言无忌,我还小着呢。”顿了顿,她又说,“倒是你们撞了人,就这么句听不见诚意的话,就能打发了?当典吴城是什么地方?”

  ‘什么地方?整个凡界不都是我的地方吗?’君狂用余光看了看一旁瞠目结舌的九剑。‘没用,关键时刻连个战力都算不上,整一拖后腿的。’

  周围人群已经开始小声议论,在你一句我一句的话语中,君狂捕捉到一条有用的信息——城主出巡了。

  拖到吴城主过来才是真麻烦。君狂也没心情跟秦筱玩下去了,他趁其他人不注意,点开系统查看自己的随身物品,发现都是些宝贝,如果给了秦筱反而要招灾。

  于是,他踢了踢一脸呆滞的九剑:“愣什么!”掏钱啊!

  九剑一惊,收到君狂飞过来的一个眼刀子。他看了看眼下的情形,判断君狂会叫他,估计是要给钱,于是毫不犹豫地拿了个金珠子,想了想又拿了颗银珠子握在手心。

  “今日冲撞了小姐,在下给两位赔不是了。”九剑握住秦筱拽住君狂那只手,顺势地将金珠子塞到她掌中,之后拉起她另外一只手,故意让银珠子露出个头,再塞给她。

  秦筱原本还想发难,垂眼看见手心里一颗金珠子,决定改变计划。

  她一副非常大度的样子,收起金银珠,大方地挥了挥手,示意两人可以走了。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龙湫所写的《我为人神那些年》为转载作品,我为人神那些年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我为人神那些年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为人神那些年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为人神那些年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为人神那些年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为人神那些年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