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科幻灵异小说 > 雄霸阴阳最新章节 > 雄霸阴阳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雄霸阴阳 连载中
分享雄霸阴阳

雄霸阴阳全文阅读

雄霸阴阳作者:一路暖阳

雄霸阴阳简介:当鬼门开启的那一刻,男主林立,凭着从千余年前学到的五行法术,一步步闯过地狱十八关,一次次战胜阳间顶尖大高手,最终由一个一无所长得屌丝男,成长为雄霸阴阳的无敌至尊。 https://www.uukanshu.com
-------------------------------------

雄霸阴阳最新章节第七百五十章 爱人会伤心
第二章 第1个对头来了
雄霸阴阳全文阅读作者:一路暖阳加入书架

  因为时间还早,理发店肯定不会这么早开门,所以林立先打个电话给秦娟。

  秦娟担心了十多天,一听到他的声音,惊喜之下,居然在电话那头哭了起来。

  那就令林立再次确定,父母对他,是真的当成亲生的一样,以前他对父母冷漠,实在是很不应该。

  所以他诚诚恳恳在电话里向秦娟说道:“妈,对不起,这是最后一次,以后我再也不会惹你们生气,更不会无缘无故一跑出去就好几天不回家!”

  之前林立只要跟父母起了冲突,就会一气离家好多天不回来,这也是这一次离家十多天,秦娟跟林勤为虽然心焦,却并没有慌着报警的原因。

  而在得到林立的保证之后,秦娟更是在电话那头哽咽着说不出来话。还是林勤为接过手机,口气虽然一如既往的稳沉严肃,但说出话来,却倍觉暖心。

  “回来就好!以后惹不惹我们生气倒无所谓,你只要记住,你是我们的儿子,这一点怎么样都不会改变!”

  “我知道,爸,出去这几天,我也经历了很多事,已经懂得什么才是我最重要的东西!”林立说,依旧诚恳。

  “好!好!”林勤为竟也忍不住在那边略现哽咽。

  林勤为一向不苟言笑,这几乎是林立第一次听到他的哽咽之音。林立感怀之下,再次感觉自己实在是对不起父母。

  因为怕方婶问长问短,林立早饭也不吃,先出门找地方理了发,等到回来,方婶仍旧问长问短,林立只能随口扯谎。

  之后林立去了秦娟的精品店,因为秦娟出去进货,精品店里只有一个姓黄的女店员在照看。林立虽然很少会来精品店,不过小黄还是一眼便认出他来。

  “小立来啦?有些日子不见,感觉像是成熟了好多,而且像是长高长壮了!”

  林立自然不会跟她多做解释,只是微微一笑。正好有客人走进店门,小黄就赶忙走开接待去了。

  林立自个儿在店里转了一转。他在千年以前生活了整整三年,现在看什么都感觉十分新鲜。

  “我前两天订的货,说好今天来取货,订金都交了,为什么到现在货还没到?”有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吵吵起来。

  “今天肯定会到货,只是要等到下午才行!我们老板去进货,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要不先生您下午再来一趟吧?”小黄好言好语。

  林立转脸去看,虽然已经离开了整整三年,他还是一眼认出,正在店里跟小黄大吵大嚷的那个男生,是他的同班同学,也是他高中时期的死对头胡明伟。

  胡明伟身高超过一米八,是学校里的一个霸王。林立比他矮了半头,即便是三年后的今天,也才一米七三七四的样子。

  但林立打起架来不要命,两个人打过无数次架,相互有输有赢,所以不单林立当胡明伟是对头,胡明伟更当林立是仇人一样。

  但林立今非昔比,自然不会将胡明伟再放进眼里,他明知道自己一旦出头,胡明伟只会吵得更凶,而这里毕竟是自己家的店铺,吵闹起来影响不好,所以林立背过脸去,任由小黄去跟胡明伟掰扯。

  但胡明伟天生就是个贱逼,小黄越是退让,他反而更加嚣张。

  “下午再来一趟,我TM的只顾跑腿了!我女朋友晚上就要过生日,我也不用等了,你赶紧退我三倍订金,我到别的地方买去!”

  “我们可从来没有说过会退三倍订金,况且我跟你保证下午一定会到货,你要现在退货,订金就不能退给你!”

  “你敢说订金不退?”

  胡明伟凶悍地上前一步,直逼到小黄面前。

  小黄原本是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哪能经得这个惊吓,若不是林立抢上一步将她扶住,她已经向后跌倒在了地上。

  “哥们儿,恐吓一个小姑娘,是男人做的事吗?”林立说,强压怒火。

  “哦?”胡明伟一眼就认了出来,吊儿郎当斜起眼睛看着林立,“这不是林立吗?一个多月不见,怎么晒得跟个黑炭头一样,怎么?去非洲做苦力了?”

  林立不愿理他,只是回头看着小黄。

  “他的订金呢?退给他!”

  “不能退小立!”小黄压着嗓门叫,“他订的那个货不好卖,还贵得要死,你妈马上就进货回来了,让他再等等就行了!”

  林立再忍忍,抬起眼来看着胡明伟。

  “你也听见了,下午货一定会到!要不这样吧,你下午过来,如果没有你要的货,我五倍订金赔你!”

  “哦?看来你还是这个店的小老板了!可我也说了,我不想来来回回的跑,除非你下午亲自给我送过去,要不然现在就退我三倍订金!”

  “行,下午我给你送过去,你先留个地址!”林立拿过纸笔递给胡明伟。

  他当然知道胡明伟不怀好意,不过他也不在乎。只要不在精品店里闹起来,到了下午胡明伟敢给他羞辱,他正好让胡明伟尝尝他现在的拳头是什么味道。

  胡明伟大大咧咧写下地址,又冲着林立扬一扬脸。

  “下午四点,如果你没有送到,别怪我晚上要带人过来砸了你家的店子!”

  话一说完,胡明伟挑衅地嘿嘿一笑,昂首阔步走出了店门。

  小黄惊魂未定,连连问林立:“这个流氓是谁呀?你怎么会认识他的?”

  林立苦笑一下,没有回答。

  到中午秦娟跟林勤为赶了回来,看见林立,夫妻俩也很奇怪,怎么才十多天不见,儿子竟像是长大了几岁,不仅沉稳成熟了,而且像是长高了一些。

  林立早就编好了谎话,说这段时间去参加了一个野外求生的活动,吃了很多苦头,所以才会晒黑了很多,也懂得了一些道理。

  林勤为夫妻将信将疑,但见儿子不再像从前那样桀骜叛逆,对父母也比从前亲热了很多,夫妻俩终究是欣慰远多过了疑惑。

  到了下午将近四点,林立骑上摩托车,将胡明伟订的那样礼品打好包装送过去。

  胡明伟留下的地址是一家室内游泳馆,馆内不仅有一个供大众消费的大泳池,还有两个收费较高专供有钱人使用的小泳池。

  胡明伟家庭富裕,今天女朋友过生日,他更是要充一充大款,所以包下了一个小泳池。

  林立推开小泳池大门的时候,正好听见一阵笑声传入耳中。坐在泳池边的一个女孩儿回过头来,看见林立,愣了一愣。

  (请看第0003章《扑扑嗵嗵踹下水》)

第三章 扑扑嗵嗵踹下水
雄霸阴阳全文阅读作者:一路暖阳加入书架

  那女孩儿身段玲珑,长相娇美。她也是林立的同学,名叫屈玲玲,胡明伟买的生日礼物,就是送给她的。

  说起林立跟胡明伟的仇怨,屈玲玲也是原因之一。因为在高一的时候,林立就曾经喜欢过屈玲玲,但屈玲玲嫌林立身材不够高大,家庭也不富裕,最终投入了胡明伟的怀抱。

  之前每次见到屈玲玲,林立总会有一种屈辱感,但在穿越到千年以前整整三年后的今天,林立的心绪早就平复,再次看见屈玲玲,他眼中只有淡漠,没有怨怼与不平。

  “林立,你怎么来了?”屈玲玲从泳池边的沙滩椅上站起身来。

  她身上穿着一件比基尼泳衣,玲珑的身段很容易让男人眼馋。

  不过林立在千年以前早就见多了天仙化人,屈玲玲跟那些女人比,简直就是天上地下。

  所以林立的眼光没有在屈玲玲身上有片刻停留,直接转向正在泳池中跟几个男男女女嬉笑打闹的胡明伟。

  “我是来给胡明伟送货的!”林立冷淡回答。

  正好胡明伟从泳池里转过头来,立刻哈哈大笑。

  “林立来了!玲玲你知不知道,我们去买东西的那家精品店,居然是林立家开的!怪不得就他这个条件也敢追你,原来人家还是一个小老板呢!”

  其实屈玲玲早就听说过林立的老妈开了一家精品店,只是没想到这次去消费的正好就是那一家。

  耳听胡明伟出言嘲讽,屈玲玲脸上一红,小声跟林立说道:“你把礼品放下,赶紧走吧!”

  “走?没给钱他怎么走?”胡明伟的耳朵尖,屈玲玲那么小声,他居然听到了。

  “那你赶紧起来给钱呀!”屈玲玲大发娇嗔。

  胡明伟呵呵一笑,从泳池里爬了起来,先当着林立的面,故意搂住屈玲玲亲了一口,这才斜着眼睛问林立:“多少钱?要不要小费?”

  “你给我就要!”林立冷静回答。

  “那行,我给你就要!”胡明伟找出钱包,抽出三张百元钞票,往水池里一扔,又向着林立扬一扬脸,“下去捡,捡到都是你的!”

  林立禁不住双眼一眯:“你在挑衅我?”

  “挑衅你?”胡明伟哈哈一笑,回过脸去向着泳池里的几个狐朋狗友挤眉弄眼,“哥儿几个,这位林小老板说我在挑衅他,你们说我是不是在挑衅他?”

  游泳池里的几个男生女生,其中两个女生是屈玲玲带过来的同班同学,男生们则全是社会上的青年。这些人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听胡明伟一说,顿时嘻嘻哈哈纷纷起哄。

  “我看你确实是在挑衅!不过挑衅他了又怎么样?不服气,就发个火儿试试!”

  “可不是!林小老板,你发个火给我们看看,说不定我能帮你把钱捞起来?”

  有一个青年阴阳怪气话未落音,只听“扑嗵”一声响,林立一脚将胡明伟踹进了水池里。

  “好小子,你还真敢打!”

  几个小青年骂骂咧咧,纷纷从泳池里爬上岸来,吓得屈玲玲连连叫嚷。

  “你们不能这样!林立,你赶紧走!”

  林立哪里把这些人放在眼里,只听“扑扑嗵嗵”连声响,几个人根本到不了林立跟前,就被林立一脚一个,全都踹回了泳池里。

  “我TM的还就不信了!”

  胡明伟再次爬上岸来,拎起泳池边一张高脚椅,高高抡起,向着林立砸了上去。

  林立一伸手抓住椅子腿,眼光冰冷看着胡明伟。

  胡明伟用力争夺,却纹丝不动。

  “你记住,这是你惹我的,以后别再惹我!”

  林立一手抓着椅子腿不丢,脚下轻轻一扫,只听“扑嗵”一声,胡明伟结结实实摔在地上。

  不等胡明伟翻过身来,林立紧接着脚尖一挑,胡明伟整个身体忽然飞了起来。

  胡明伟手舞足蹈哇哇乱叫,当真如天马行空凌云飞渡,紧随着“扑嗵”一响水花四溅,胡明伟再次落在了泳池里。

  只不过这一次落下的地方,离林立站立的位置足足十五六米,若是林立使劲再大点,几乎就要掠过泳池,直接落在泳池的另一边。

  所有人都惊得呆了,无法相信胡明伟一百五六十斤的体重,居然被林立轻轻一脚踢出了这么远。

  几个小青年本来还想爬上岸去继续向林里攻击,这一下栗栗危惧,全都缩在水里不敢动弹。

  林立再不理会众人,自己找出胡明伟的钱包,从里边抽出五百块钱,向着一旁目瞪口呆的屈玲玲扬了一扬。

  “礼品全额八百八,扣掉订金四百,还差四百八。多出来的二十块算是送货费。看清楚了,我可没多拿!”

  他将钱包扬手扔进水池里,转过身来,潇洒出门。

  屈玲玲看着他的背影,再回头看看仍在水里扑扑嗵嗵大肆呛水的胡明伟,心里忽然有一种感觉,她选的这个男朋友,很可能是选错了。

  林立骑着摩托车回去,把钱交给了秦娟。秦娟说道:“刚你爷爷打电话过来问你回来没有,我说你回来了,你爷爷说他这两天有些不舒服,让你过去看看他。”

  林立有些不想去,但爷爷既然发了话,如果他不去,就得他爸妈亲自过去了。所以林立略一踌躇,还是骑上摩托车过去。

  林家是一个大家族,林立的爷爷林守信八十年代跟着两个哥哥下海经商,如今三兄弟各有成就。林守信开了一间商贸公司,虽然不是特别大,一年也能有上百万尽赚。

  林守信有两个女儿三个儿子,其中排行老大的大女儿林勤秀嫁给了外地一个富商,排行老三的小女儿林勤月则嫁给了本市一个门当户对的工厂老板。

  三个儿子有两个都跟着林守信做贸易,唯独排行老四的林勤为厌烦商场上的虚假客套,从师范大学毕业之后,一直在高中教书。

  偏偏林勤为与妻子秦娟结婚五年,一直没有生育,到医院一查,问题出在秦娟身上。

  林勤为没有因此厌弃秦娟,反而跟秦娟一起,到孤儿院领回了当时年方八岁的林立来抚养。

  可如此一来,林勤为二哥林勤奋跟小弟林勤学又不肯了,说林立是个外姓人,日后老头子有个三长两短,是不是还要分一份遗产给外姓人?

  林勤为心中厌烦,在跟秦娟商量之后,主动放弃了财产继承权。秦娟也退出了贸易公司,自己开了一家小店铺。

  又偏偏方过三年,秦娟居然生下一子,林勤奋林勤学生怕他夫妻反悔,更是处处排挤防备着林勤为夫妻。但凡商贸公司的事情,决不允许林勤为夫妻触碰。

  林立更是自小受尽了叔叔婶婶们的白眼,若不是爷爷待他不错,他这辈子都不会愿意再跟林家人碰面。

  不过他现在已经懂得体贴父母,宁愿自己受白眼,也不愿意让父母到爷爷家里来看叔叔婶婶们的脸色。

  (请看第0004章《煅金锁灵咒》)

第四章 煅金锁灵咒
雄霸阴阳全文阅读作者:一路暖阳加入书架

  林家是土生土长的中山市本地人,林守信发家之后,从林家祖屋搬出来,自己在村里买了一块地皮,盖起了一栋四层大别墅。

  不过林守信喜欢清静,厌烦几个儿媳之间争斗吵闹,所以老早就将几个儿子全都赶出去另外买房住,如今大别墅里就只有林守信一个人住,雇了几个佣人照顾他日常起居。

  林立骑着摩托车进了院子,当真怕什么来什么,还没停稳摩托车,林勤奋的老婆朱小凤跟林勤学的老婆余青青就从屋里走了出来。

  “好稀客呀,这不是林立吗?上一次吵架,你不是说再也不登林家的大门了吗?怎么今天这么有志气,自动自发的又跑过来了?”

  余青青首先开口,朱小凤立刻接嘴。

  “可不是呢!听说这一次一跑出去好多天,我还以为再也不回来了呢!没想到就这么几天的工夫,又到老爷子跟前讨乖来了!”

  “他不回来还能去哪儿?难道这么大年纪了,人家孤儿院还能收他?”林勤学也从屋里走出来,冷冷冰冰看着林立,“这十几天跑哪儿去啦?你当我们林家是个韭菜园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连个招呼都不打?”

  林立早就习惯了这些人的冷言冷语,若是从前,他必定反唇相讥大闹一场,但如今经历的事情多了,心中虽然有气,也暂时隐忍不发。

  “是爷爷打电话叫我来看他!”林立说,不冷不热。

  “老爷子叫你来的?老爷子这几天正不舒服,我看你还是走远点,免得将老爷子活活气死!”林勤学说。

  林立眼瞅这几人没有半点长辈风范,有心给他们一点教训,可终究他们是长辈,真要闹将起来,说不定真会将老爷子活活气死。

  他心中暗动念头,忽然起了一个促狭的主意,当时不怒反笑,开口问林勤学等人:“小叔小婶还有二婶,你们相不相信人在做,天在看?”

  “什么意思?”林勤学双眉一竖,愈显凶恶。

  “我的意思就是,你们这样对待一个晚辈,会有报应的!”

  “报应?我还从来就不信报应!”林勤学说。眼看林立可恶的笑脸,恨不得冲上前去抽他一巴掌。

  林立点一点头,脸上笑得愈发开心,嘴里却默念一遍五行法术中的煅金锁灵咒,忽然低喝一声:“锁!”

  很神奇的,就在他一喝出口,林勤学余青青再加上朱小凤,突然呆愣愣地站在原地,彷如泥塑木雕般,再也无法动上一动。

  尤其余青青正准备张口喝骂,这一下嘴张开了,却说不出话,也无法再闭上。涎水很快顺着她嘴角淌了下来,衬着她还算娇美的容貌,显得即滑稽,又可笑。

  原来这煅金锁灵咒,有点像《西游记》中孙悟空使的定身术。只不过锁灵咒不能定住人身,而是将精妖鬼怪、乃至活人的精气魂魄锁住。

  但魂魄一旦被锁,人自然而然也动弹不了。而且在事后,被锁人根本不会知道发生过什么事情。

  林立生怕多耽搁一会儿,被佣人们走出来看见,所以他很快靠近林勤学,先将林勤学搬动一下,使他贴近旁边的朱小凤,并且将林勤学的两只手,环绕到朱小凤的腰上。

  之后他用手扯断林勤学的皮带,再解开林勤学的裤扣跟裤链,使林勤学的裤子勉强挂在腰上不至于落下来。

  转过身来,林立又将余青青的鞋后跟捏碎,这才退回到他原来站立的地方,口中低喝一声:“解锁!”

  林勤学等人猛然醒转,朱小凤骇然看见林勤学紧贴着自己胸口,只吓得张口就叫:“勤学你这是想干吗?”

  一边说,两手照林勤学身上一推。

  林勤学被推得向后一个踉跄,“呼啦”一声,他的裤子直接掉到脚脖上,露出里边还挺性感的一条鲜红色三角小内裤。

  朱小凤脸上显出难以置信,涨红了脸大呼小叫:“我的天,这是咋回事?”一边赶紧转开眼光。

  余青青刚把嘴角的涎水擦掉,猛然看到这种情形,也跟着尖叫起来:“林勤学,你怎么能这样!”

  谁知她一句话方出口,本来踩得高高的鞋后跟突然断裂。余青青“妈呀”一叫,不由自主仰身向后,“扑嗵”一响,整个人结结实实摔了个仰八叉。

  林勤学顾不得他老婆怎样,只慌着弯腰去提裤子。

  余青青被摔得“咿咿呀呀”爬不起身,只剩下朱小凤难以置信地瞅瞅左边的林勤学,再瞅瞅右边的余青青,一张嘴惊大成了血盆口,却发不出来半点声音。

  林立忍无可忍,“哈哈哈哈”笑起来。

  “我说小叔,你就算暗恋二婶,也背着人点,这光天化日的,太不讲究!”

  一边说,一边笑。朱小凤猛然间醒悟过来,一手指着林立,尖声叫道:“原来是你这个小野种使坏……”

  她一句话还没骂完,林立脸色一沉,一步蹿到她的眼跟前。

  “你再骂一句,小心我让你变哑巴!”

  朱小凤何曾见过他如此阴森而凌厉的眼神,只吓得一下子闭上大嘴。

  林立面色一缓,说道:“二婶哪只眼睛看见我使坏?方才我可是站得离你们远远的没动!我说了,这都是报应,二婶不赶紧积积口德,小心报应落在你身上!”

  话一说完,林立再不理会朱小凤,一边“哈哈”又笑,一边从朱小凤等人身边走过,径自进屋去看望爷爷。

  林守信的卧房在二楼,林立推开卧房门,看见林守信正坐在窗口一张太师椅上,神情虚弱,面色苍白。

  抬头看见林立,林守信勉强一笑。

  “小立你来啦?下边吵什么呢那么响?”

  “没事爷爷,是小叔他们跟我说了个笑话,把我笑得都快不行了!”林立说,忍不住又笑。

  “他们还能说笑话给你听?”林守信半点都不相信,不过他没有追问,而是向着林立一瞪眼睛,“你小子咋回事呢?前几天打电话给你爸,你爸说你又跑出去了!小孩子,跟爸妈意见不合是常事,动不动跑出去是怎么回事?”

  “爷爷你先别说我,怎么你病了不去医院看看呢?”林立嘿嘿一笑,直接扯开话题。

  “我何尝没去医院看过呀,可医生检查过了啥事都没有!许是老了,该到入土的时候了!”

  林守信长吁短叹,林立看看林守信的脸色,忽而皱了一皱眉头,说道:“爷爷让我帮你把把脉吧?”

  “你小子还会把脉?”

  “试试看呗!”

  林立嬉皮笑脸拉过林守信的一只手,将几根手指搭在林守信的手腕上。

  (请看第0005章《枯血咒》)

第五章 枯血咒
雄霸阴阳全文阅读作者:一路暖阳加入书架

  林守信见林立似模似样半眯起眼睛,心中奇怪,却也没有打搅他。

  略过了一阵,林立正要收回手来,忽然房门一开,林勤学推开房门闯进来。

  “你这个小野种……”

  林勤学一骂出口,林守信立刻回脸喝骂:“你说什么?我早就说过,不准让我听到这两个字,否则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爸你不知道他……”

  “滚出去,有话也等会儿再说!”

  林勤学不敢违拗老爷子,只好向着林立恶狠狠地一瞪眼,悻悻地退出房门,并且将房门关上。

  “小立你别生他气,没必要!要怪只能怪我,是我从小惯的他!”林守信说。

  “有爷爷主持公道,我不生气!”林立回答。

  老实说林守信对待林立仍旧不如几个亲孙子亲孙女,但就凭林守信从不允许儿孙们当着他面骂林立“野种”,就已经让林立对爷爷充满尊重。

  “好了,不说扫兴的话了!你小子装模作样给我搭脉,到底结果如何?”林守信问,脸上现出戏谑之意。

  林立没有马上回答,因为怕说出来会吓到爷爷,所以他稍微想想,忽然问出一个很突兀的问题。

  “爷爷你信不信世上有鬼神?”

  “啊?”林守信一愣,“你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

  “爷爷你告诉我嘛,信不信?”

  “要说鬼神嘛,老实说,我信,要不然我也不会每天记着给财神爷敬香!”林守信轻轻一叹,目光悠然看着林立,“我知道你们年轻人讲究无神论,不过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知道,很多事情除非你相信鬼神,否则根本无法解释!”

  “只要爷爷相信有鬼神就好,那我就可以放心大胆帮爷爷解除诅咒了!”林立说。

  “诅咒?什么意思?”林守信微微一惊。

  “爷爷你先别管我是什么意思,你听我的话躺到床上去!”

  林立半耍赖地拉起林守信,林守信虽然莫名其妙,不过还是跟着林立走到床边躺下。

  “你小子神神秘秘到底是想干什么?”林守信瞪着眼睛问。

  “爷爷你闭上眼睛,感受我手掌上的热气,我保证很快就能把你的病治好!”

  林守信哪能相信他的话,不过天下的老人都一样,年纪越大,反而喜欢陪着自己的孙子辈闹腾。

  所以林守信一边嘴里唠叨着“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一边还是闭上眼睛。

  就感觉林立一只手按上他的胸脯,手掌里果然有一阵阵热气透入他的肌肤,让他感觉懒洋洋的十分舒服。

  同时林立嘴里叽里咕噜念念不绝。林守信想张口问他念叨什么,却感觉一阵睡意袭上身来,很快陷入昏昏沉沉似睡似醒的状态。

  直到林立大喝一声:“枯血远离,精气回归,林守信,快快醒来!”

  林守信猛然一惊,一下子翻身坐起,就感觉胸口一阵翻涌恶心,赶忙俯身到了床沿。

  林立顺手拿过垃圾桶,林守信向着垃圾桶吐了几口浓痰,等直起身来,很神奇的,只感觉浑身舒泰,好像浑身的毛病,一下子全都没有了。

  “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林守信难以置信地双眼看着林立。

  “爷爷你先起身走动走动,看看身上还有什么不舒服没有?”林立说,一边扶林守信下床。

  林守信依言下床,来来回回走了几圈。方才他浑身没有半点力气,可就这么一忽儿的功夫,不仅感觉精神抖擞,简直像是年轻了几岁一样。

  “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林守信坐回到床沿上,一把抓住林立的手不丢。

  “爷爷,你是中了枯血咒!”林立说,神情慎重。

  “枯血咒?那是什么东西?”

  “那是一种诅咒!爷爷我正想问你,你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啊?要知道这枯血咒虽然不是十分难解,但却非常恶毒,中咒者十日之内就会血枯而亡!若非有人恨极了爷爷,绝不会使出这种手段!”

  林守信目瞪口呆,哪里能够回答林立的问题,只是满脸迷糊喃喃自语:“这世上真有诅咒这样的事?难道世上真会有人懂得诅咒?”

  “当然有,而且并不稀少!”林立肯定回答,“只不过现代科学解释不了诅咒的成因,到了医院也检查不出来,所以大多数人被诅咒死了,也还以为是害了什么不治之症!”

  “可是……是哪个王八蛋要这样害我?我的性格是很耿直,这辈子得罪的人不少,可也没得罪到要下诅咒害我的地步呀!”

  林守信气喘吁吁面色涨红,林立赶忙伸手帮他揉揉胸脯。

  “爷爷你消消气,别激动!”

  “我能不激动吗?这是有人要我死呀!……可也奇怪,你怎么能有这样的本事,轻轻松松就把这诅咒解了?”

  林守信两眼盯着林立,等着林立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林立稍微考虑一下,决定还是不能跟爷爷说出穿越的事情。毕竟穿越并不完全属于神鬼范畴,像林守信这个年纪,很可能理解不了。

  所以他换个方式问爷爷:“爷爷你看我跟上一次见你的时候有什么区别没有?”

  “你还说呢!”林守信立刻瞪他一眼,“我刚就想说,怎么有些日子没见,好像一下子长大了几岁!比从前稳重成熟多了,没有从前那么倔强反叛,好像比从前也要结实些!到底是怎么回事,赶紧跟爷爷说说!”

  林立暗暗点头,从爷爷的观察他就能够体会到,爷爷对他,虽然不如亲孙子,但也相差不远。

  所以林立满脸含笑,似真似假。

  “实话跟爷爷说,这十几天出门,我是遇到了一位高人,他教了我一些本事,是一些普通人不可能会相信的本事!”

  “哦?”林守信不太相信地斜眼看他,“什么本事,耍出来让我瞧瞧!”

  “给爷爷瞧瞧没关系,不过爷爷最好不要跟其他人说,要不然人家会当我是怪物的!”

  “这还用得着你废话?你以为你爷爷这么大年纪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我就知道爷爷最睿智了,要不然我也不会跟爷爷实话实说!连爸妈问我,我都编了一大篇谎话呢!”林立嘿嘿一笑,是实话,但也是好话。

  “行了行了,你小子也学会拍马屁了,赶紧耍出来让我瞧瞧再说!”

  林立点一点头,暗暗凝气运神,忽而口中念念有词。林守信正想问他念叨什么,林立抬起手来,同时口中喝出两字:“风起!”

  (请看第0006章《这个孙子了不得》)

第六章 这个孙子了不得
雄霸阴阳全文阅读作者:一路暖阳加入书架

  莫名其妙的,就在林立一喝出口之后,屋子里忽然刮起一股从地面直达屋顶的旋风。

  而且那旋风随着林立的手势,在屋子里东旋西转,吹得屋里的吊灯左摆右晃。直到林立再喝一声:“散!”

  同时手掌翻过,向下一按,那股旋风立刻消失无影,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林守信好几十岁的人了,也禁不住目瞪口呆状若呆傻。

  直到林立呵呵一笑,伸手在林守信眼前晃了一晃,笑问:“爷爷,你不会还是被我吓到了吧?”

  林守信这才省过神来,伸手一把,抓住了林立的手。

  “我的孙子,你竟然学会了呼风唤雨?”

  “这哪儿是呼风唤雨呀,这就是一些小把戏而已!真正的呼风唤雨,只有修炼成仙的人才能做到!”

  “可我觉得,这样的本事已经很了不起了!”林守信两眼看着孙子,惊骇之后,是无限的骄傲与满足,“我孙子真是好福气,居然能遇到高人学到这么一身好本事!既然你有这样的本事,能不能卜上一卦,看看是哪个王八蛋想要害死我!”

  “爷爷我可不会卜卦!”林立哑然失笑,“其实卜卦十有八九都是骗人的,连我遇到的那位高人,都没有预测未来的能力!”

  “这样啊?那怎么办?”

  “爷爷你放心,我虽然算不出是谁想害你,不过待会儿我帮你在屋里设置一个避邪阵,以后再有人想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害爷爷,绝不能够!”

  “真是这样就太好了!爷爷这条老命,就交给我孙子了!”

  林守信连连点头,心里一千次的庆幸着,这些年对这个收养的孙子还算不错。如果当初听信小儿子林勤学的话,逼着林勤为夫妻将林立送回孤儿院,那今天他的这条老命,可就难以保全了。

  爷孙俩在屋里越谈越起兴。林立承诺会教给爷爷一套五禽健身术,保管爷爷无病无灾长命百岁,更把林守信高兴得恨不得把这个孙子抱在怀里亲上一亲。

  林勤学等人候在门外一个多小时,实在是等得不耐烦,何况方才那件事他们并不敢十分确定就是林立捣鬼,毕竟在他们看来,林立的的确确离得他们远远的没动过。

  更何况有老爷子护着,他们也没办法将林立怎么样,所以几个人气愤愤地先回家去了。

  林守信留着林立吃了晚饭,又打电话给林勤为,说要留林立在这边住几天。

  林立知道爷爷的意思,当晚先在楼上楼下走了几圈,将几样家具重新归置了一下,尤其是供奉多年的财神爷的位子,稍稍向左移动了三寸。

  用林立的话说,就这三寸之差,不仅可以保证林家财源广进,更能够令精妖邪魔不敢进门。

  林守信自然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再等到了第二天,林立就开始传授爷爷五禽健身术。

  其实所谓的五禽健身术,乃是萧长风从最古老的五禽戏中演化而来。以萧长风的本事,这套五禽健身术比之最原始的五禽戏对身体的健康调理更加显著,尤其适合老人修炼。

  结果短短的不到两天工夫,林守信居然感觉自己的身体比从前健旺很多。虽然其中肯定会有一些心理上的作用,但林守信欢喜之余,更是对这个孙子言听计从。

  依照林守信的意思,就想留林立住到学校开学再放他走,不过到了二十七号的下午,方婶打了个电话过来,说有一个叫褚金亮的打电话到家里找林立。

  林立自然不可能还记得褚金亮的手机号,不过家里的座机电话也有来电显示,所以林立让方婶将电话号码报给他,这才给褚金亮打过去。

  “你这家伙怎么回事呀?一下子消失这么多天,打你手机也不通?”褚金亮一开口就在那边大喊大叫。

  “我出门了几天,偏偏手机弄丢了,实在是没办法跟你们联络!”林立简单解释,立刻反问,“怎么找我这么急,有事吗?”

  “叫你出来喝酒呢!马上就要开学了,把刘胜叫出来一块儿聚聚!”

  “也行,你们在哪儿,我一会儿赶过去!”林立说。

  褚金亮报上地址,林立用笔记下,之后便跟爷爷告辞。

  林守信刚安排好车子送他,就听叽叽喳喳一阵吵吵,一男两女三个小年轻闯进门来。

  男的叫林杰,是林勤奋的儿子,他本来比林立要大一岁,今年已经十九。但林立穿越期间长了三岁,看起来已经比他稳重成熟很多。

  两个女孩儿大的今年十八,取名程晨,是林勤月的女儿。小的今年十五,叫林婷,是林勤学的女儿。

  这几个跟着他们的爸妈学,一向当林立是外人看待。猛见林立出现在这儿,三个人都稍微一愣,紧接着林杰就大声呵斥。

  “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这里能是你来的地方吗?一个没人要的野种,被我四叔闭着眼睛捡回家,不说老老实实藏在我四叔家里别出门,倒敢招摇到这儿来了!”

  林杰是除了林成以外林守信唯一的嫡亲男孙,而林成身体孱弱,早就被医生判定活不过十二岁的,所以林守信难免对林杰溺爱一些,惯得他无法无天把谁都不放在眼里。

  耳听林杰第一声就骂出“野种”二字,那正是林立自小最不能触碰的逆鳞,当即脸色一沉,就想给林杰一点教训。

  偏偏林守信在屋里听见,慌忙走了出来,张口喝道:“小杰你胡说什么?小立是我让他搬进来住了几天,他是你弟弟,你再敢这么胡说八道,以后你别往爷爷这儿走了!”

  这几乎是林守信第一次对这个亲孙子说出这般重话,林杰不由一愣,林婷已经嘟着小嘴叫出来。

  “爷爷你怎么啦?怎么还向着这个外人啦?他又不是当真姓林的,大哥骂他几句怎么了嘛?他一跑十几天不回家,本来也该骂嘛!”

  她才十五岁,却将她爸爸妈妈那一套学了个十足。林立不跟她一般见识,既然爷爷已经出来,他也就正眼不瞧那三人,直接向林守信道一声:“爷爷我先走了!”

  便昂起头来,从林杰等三人身边走过。司机已经将车子停在门口,林立拉开车门坐进去,司机立刻启动,将车子开出院子。

  (请看第0007章《印堂发黑》)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一路暖阳所写的《雄霸阴阳》为转载作品,雄霸阴阳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雄霸阴阳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雄霸阴阳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雄霸阴阳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雄霸阴阳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雄霸阴阳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