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42章 在下献丑了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感谢聪明的傻子的推荐票和打赏,感谢疯狂的桌子兄弟的推荐票)

  听到沈轻纱的话,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好大的口气,难道不知道陈与义陈公子的大名?”

  “你看他长得,黑黑瘦瘦的,还能做诗?哪里有陈公子长得好看。”有女子看向杨辉,拿他与那陈与义进行对比,出言嘲讽。

  目光聚焦在杨辉的脸上。

  “我怎么看着有点面熟。”人群中有人发出声音。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啊,我想起来了。他不就是去年在灵隐寺当众演示法术的那个孩子?”

  “什么?”旁边一人凑过去,问道。

  “对,绝对是他。沈括沈大人的关门弟子。”

  人群中刷的一声炸开了锅。

  “原来是沈括的弟子,难怪敢如此说。“

  杨辉翻了翻白眼,我特么怎么说了我?又瞪了沈轻纱一眼。沈轻纱巧笑嫣然,似乎对于大家的表现有些满意。

  陈与义年岁不大,走到哪都是被人赞扬,年幼时就有神童之名,没想到到了钱塘做了一首词,竟然被人如此挤兑。

  不过毕竟是书香门第,士林大家子弟,该有的涵养还是有的。

  他走上前来,拱手行礼道:“在下洛阳陈与义,不知公子是?”

  其实他已经听到人群中有人说杨辉是沈括的弟子,只不过想要确认一下而已。

  “杨辉。”

  “原来是杨贤弟,不知这两位是?“互通了姓名之后,他又看向沈轻纱与沈立德二人。

  沈轻纱脸朝旁边一转,瞥了他一眼,根本不回答。

  “沈立德,这位是舍妹沈轻纱。”沈立德颇有礼数。

  陈与义见沈轻纱不搭理,愣了愣,也不以为意。

  “刚才听人说杨贤弟是沈大人门下?”

  “家师正是沈括沈大人。”

  “呵呵,沈大人文武双绝,在下佩服。他的弟子,定然不差。刚才沈小姐说在下的诗词不过如此,两位公子来参加这重午诗会,想必是有所准备的,何不让在下见识一下?”话带机锋的陈与义看了看杨辉与沈立德,一脸笑意。

  “都是舍妹年少无知,还望公子勿怪。”沈立德说道。

  “哪里的话,说起来我这次与父亲同到钱塘,正遇此诗会,也想好好长长见识。都说江浙才人辈出,今日能遇几位,也算是有缘,何不一同把酒言欢、谈文作赋?”

  被人逼到了这个份上,再要拒绝,可就丢了沈括的面子了。杨辉心里暗自琢磨着。

  对于陈与文刚才做的词,杨辉到现在都还一脸懵逼,压根没见到,也不知道具体好坏,不过大家都在说好,想来不差。又见陈与文信心满满的样子,不觉也升起了一股较量之心。

  不为别的,只为沈括的名声。陈与文是洛阳人,都打到家门口了,还能认怂?

  “既然陈公子有意,那我等就不客气了。”杨辉笑了笑。

  “正该如此,我辈文人,岂能惺惺作态,矫情虚伪。“

  见杨辉答应下来,沈轻纱看了看他,两个酒窝露出,笑得格外开心。

  陈与文看了看她,瞬间的走神之后,将自己写的那首词拿了过来,递给杨辉:“这是我刚才心有所感,做的一词,请杨贤弟过目。”

  他这话说得就有些水平,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姿态,一来他毕竟是洛阳过来的,不能太过骄傲,否则就容易得罪了整个江南士林;二来也是为了给场中的人一个好印象。

  杨辉接了过来,看了看。

  “高咏楚词酬午日,天涯节序匆匆。榴花不似舞裙红。无人知此意,歌罢满帘风。

  飘然一身心不已,戎葵凝笑墙东。酒杯深浅去年同。试浇桥下水,今夕到杭中。“

  沈立德在一旁也看了起来,眉头紧皱。这首词确实是很好的,开篇就透露出一种重午节日的思绪,又隐晦的表明了自己并非钱塘之人,是以用天涯匆匆抒发心中之意。至于后面,用了鲜艳灿烂的榴花比作鲜红的舞裙,两相对比之下,心中之情跃然于纸上,喷涌而出。

  杨辉跟沈括学了这么久,就算作不出好词,但看肯定是看得懂的。

  先前没有见到陈与文的词,还不好说。如今看到,不觉有些头疼。

  看了看旁边沈轻纱这个可爱的猪队友,脑子里想着办法,努力回忆着自己的记忆。

  “我就说吧,是不是没你做得好?”沈轻纱见两人看着陈与文递过来的词不说话,还以为自己猜对了,在一旁继续添油加醋的坑杨辉。

  “呵呵。”陈与文只是笑了笑,目光却不离杨辉二人,看着他俩的表情。

  ”陈公子这词大气开阔,感触深厚,实在是一首好词。“见了词之后,还睁眼说瞎话,那就是傻子了。

  他想了想,既不能说不好,又不能让沈括落了面子,还不能让沈轻纱觉得自己完全就是偏袒人家,实在是有些不好办啊。

  “词是好词,只是......”他斟酌着该怎么说。

  “只是什么?”听杨辉也如此说,陈与文心中也有些忐忑,他自觉做得很好,先前还以为是沈轻纱为了钱塘学子的才名而反驳,现在看来,其中似乎还真有不妥之处。

  “只是这意境,似乎与公子不太搭配。”杨辉终于发现了一点,不管是否牵强附会,反正说出来再说,毕竟他读起来,里面还是有一点悲愤之意。

  “意境不搭配?”陈与文愣了一下,没想到杨辉说的是这个。

  “刚才听陈兄说是与令尊一同来钱塘,但是你这首词中,飘然一身用得似乎稍显刻意了些。”

  其实这也是很多人的通病,作词作诗都会出现,有的是为了押韵,有的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学识引经据典,写出来看似极好,但仔细一看,其中意境却因为某一两个词而大变。

  杨辉成了精的人,什么没见过,这陈与文不过十多岁,写得词竟含慷慨悲壮之意,自然有些不合。

  陈与文将写好词的纸拿了过去,细细看了看,点头道:”杨贤弟说得正是,这一句确实是有些刻意了。“

  众人大哗,没想到还真让杨辉找到了其中的不妥之处,一个个看向他的眼神变得惊奇不已。

  墙头草,顺风倒。

  有人就一脸惊异之色:“不愧是沈大人的弟子啊,这一下就看出来了。”

  “刚才我还说读起来似乎有一点点别扭,可就是说不出问题在哪里,原来是这一句的原因。”有那读书人恬不知耻的附和。

  “杨公子不但是文曲星君下凡,长得又一表人才,你看看,那小腿儿,那小胳膊,真可谓骨骼惊奇,不行,也不知道是否有心仪的姑娘了。“

  “你刚才不还说他长得黑黑瘦瘦么?”

  “没听读书人说此一时彼一时么?”

  杨辉满头黑线,彻底体会到了某些人变脸的本事。

  ”贤弟一番话,在下受益匪浅。贤弟既然是参加诗会,想必亦精于诗词,就作一首让我等也见识见识。“

  “对,沈大人的弟子,可得露一手啊。”

  “不错,作一首给大家瞧瞧。”

  “杨师弟,作一首让他们看看你的文采,可别丢了师姐的面子噢。“

  沈轻纱也在一旁怂恿着。

  ”那......在下献丑了。“杨辉狠狠的瞪了沈轻纱一眼,朝着众人道。

  

啊啊,求端午的词啊。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本来自己写了一首,但是感觉太烂了。这一章好难写,因为不太想抄袭,但是自己又写不出来那种意境,纠结死了。。。

  大家看看,这一章后面会删除的。

  西湖水助千舟渡,又春风,去如虹,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今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是直接改了一下的,另外一首是:

  天凉好个秋…几许惆怅几许忧…眉眼如画月如钩…一颗相思扣…倩影独上雕西楼…凝神顾盼待回眸…是离愁?还是心门扣?乱了流年,一个轮回周…

  大家有好的诗词,麻烦在评论区留言,我会写进文章里面。。。。。

第43章 下里巴人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感谢魔力小幕的书评)

   眼见杨辉这个沈括的入门弟子要当众作词,大家顿时来了兴趣,翘首以待。

  “万户家中缠米粽,灵隐寺外吟君赋。祭圣贤,忠义荡乾坤,伤君去。逢佳节,粼粼波上,百舟争渡。奸当道,谣言布;遭放逐,悲难诉。叹家亡国破,汨罗归处。志洁行廉争日月,辞微文约传千古。子沉江,鹤驾泪淫淫,何其苦。“

  杨辉缓缓吟诵出来,这首词自然写的就是端午。当然,他是抄的。

  没办法,谁让沈轻纱给他出了这么一道难题呢。本来还想着自己作一首,结果发现陈与义那首词实在好,自己若是作出来,恐怕还比不上人家。无奈之下,只好使出了抄袭之法。

  这可是他唯一记得的一首词,还是绞尽脑汁才想了出来,若是后面诗会还要写,那可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能自己写。

  话音一落,人群中唏嘘声顿起。

  “好词。”有人鼓掌喝彩。

  “妙啊。”也不说妙在哪里,有人一边低低吟出,还不忘给个评语。

  “我就知道他是文曲星君下凡,这词大气磅礴,寓意高远,实在是难得的好词。”

  陈与义皱了皱眉头,提笔记下,朝着杨辉道:“贤弟高才,为兄不如。”

  其实他这就是有点先入为主了。他本身的那首词并不差,但是由于之前杨辉说了一通他词的不妥之处,而后又见到众人对杨辉声名交口称赞,又是沈括的弟子,下意识的就在心里觉得杨辉做出来的词定然不差。

  而今词一出来,确实也有那么高的水准,看起来似乎比自己的好了不少,这才觉得自愧不如。

  杨辉汗颜,这抄袭的事情还是得少做,他也不知道做这首词的那人现在是否已经出生,反正只觉得应该是属于南宋末期的,应该问题不大。

  “陈兄见笑了,不过是粗浅之作。”这么无耻的抄袭别人的诗词,朝自己脸上贴金的事情杨辉还做不出来,谦虚着回道。

  “哪里的话,如果这词都算粗浅,那我等可就没脸在这明殿园参加这诗会了。”

  “杨师弟,好样的。”沈轻纱在一旁见到大家集体夸赞,虽然他只喜欢婉约凄美的词,但是既然大家都在说好,那定然就是好的。

  谁让杨辉是她的师弟呢。

  杨辉实在是怕了沈轻纱了,可不想让她再惹出什么事儿来,对于这个可爱的丫头,非要让自己喊师姐也就罢了,现在没事儿还给自己添堵,真是有些头疼。

  “师姐,咱们去那边看看。”他连忙说道。

  “啊,那边有什么好看的?”沈轻纱还没明白过来,一脸疑惑。

  “......”

  文人相交,多谈诗词歌赋,以显风雅。有了这么一出,陈与义见杨辉虽然瘦小,但说起话来,进退有度,有礼有节,不由起了结交之心。

  杨辉见陈与义年岁不大,但举手投足之间,却是十分的自信豁达。初开始时由于诗词的缘故,两人算是比试了一番,虽然陈与义说杨辉赢得漂亮,但杨辉自己心如明镜。

  如果让他自己来作,断然是写不出那等好词的,两人心中各有打算,刻意相交之下,倒也十分投机。

  他以前本就是搞销售的,虽然结交的人年岁都要比陈与义大了不少,但是对付一个少年,哪里还需要那么多的算计。

  只需在说话时候,偶尔夹杂那么一两句恭维之语,不显山不露水的,就将陈与义这个初出茅庐的少年哄得眉开眼笑。

  不多时,两人就已经达到了真正称兄道弟的地步了。

  “贤弟,要不咱们找个地方喝酒去?为兄可知道钱塘的花雕女儿红乃是一绝。”

  “说起这酒,陈兄可就外行了吧。这花雕女儿红,一定得喝绍兴产的。“

  “哦?还有这说法?”

  “哈哈哈,若是再搭配着这西湖莲藕,余杭酱鸭,那才叫别有一番风趣。”

  “这,咱们文人也可以如此俗气?“

  两人这一熟悉起来,说话就没什么顾忌。陈与义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杨辉。

  大块吃肉,大口喝酒,那可是江湖豪客、绿林义士的标配,什么时候文人学子也这样了?

  “俗气什么,你可是不知道,这吃饱喝足之后,再来一壶上好的西湖龙井漱漱口,那才是人生一大快事啊。”

  要说人与人交往,最重要的是什么?是雅俗共赏,什么阳春白雪,下里巴人,说到底每个人心中都有隐藏的一面。只不过有的人平日里一直压抑着不曾表现出来而已。

  杨辉前世就见到过不少,看这样一个个斯斯文文的,一喝醉之后,那简直就是老鼠要找猫打架的架势。

  陈与义什么时候见到过这样的读书人?就连沈轻纱和沈立德二人,都是头一次见到杨辉如此,一个个不由瞪大了眼睛,伸长了脖子,看着他。

  上一刻还在诗词歌赋,下一秒就是喝酒吃肉,这种极致的反差竟然同时出现在了杨辉的身上,叫他俩如何不奇怪。

  “既然如此,那就找个酒楼把酒言欢,大口吃肉去。”听杨辉说得有趣,陈与义来了兴趣,也试着道。

  “正该如此。”杨辉大笑着。

  这都走了一上午了,词也做了,龙舟竞赛也看了,还能碰到一个要抢着付饭钱的,何乐而不为?

  三人出了明殿园,就一路寻找着酒楼。

  钱塘富庶繁华,街道上商铺林立,酒楼饭馆,面瘫茶舍众多,不多时就找到了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酒楼。

  位置就在西湖边上不远处,四人走了进去,自有跑堂伙计接待,服务周到,颇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几位客官,点的什么?”伙计察言观色,一眼就看出来陈与义比较有钱,说的是几位,目光却是看着陈与义。

  “绍兴花雕来一壶。”刚才听了杨辉的话,这酒肯定是要点的。

  “嗯,那个,西湖莲藕片、叫花童鸡、杭州酱鸭、桂花糯米藕......”杨辉也不客气,一口气点了几个菜,看得沈轻纱瞠目结舌。

  “在下与杨贤弟投缘,今日我做东,你们想吃什么,随便点便是了。”陈与义恍然不觉,看着沈轻纱与沈立德二人,大方的说道。

  “对对,陈公子大气豪爽,又做得一手好诗词,今天咱们放开了吃。”

  沈轻纱斜着看了杨辉一样,有点明白过来,不由抿着嘴偷偷的朝着他笑。

  

第44章 醉酒当歌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从酒楼里出来的时候,杨辉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自从到这时代以来,从来没有吃得这么爽过。

  陈与义也很爽,在与杨辉一桌子吃饭,才知道原来吃饭还可以这样。家里从小的教导是不能有辱斯文,而今天这顿饭,不但辱了斯文,简直就是斯文扫地。

  当然,代价也让他有些肉痛,一桌子好菜花了他整整半个月的零花钱。

  此时除了沈轻纱之外,三人都有些醉意,黄酒度数不高,喝的时候没感觉有什么,但后劲儿颇大。沈立德也是第一次这样,在杨辉的怂恿之下,用手抓着鸡腿吃得满嘴流油,连衣衫上都沾了不少。

  至于杨辉,他原来的酒量不错,奈何这具身体可不比以前,喝了一会儿就有些醉了。

  在沈家虽然也有吃肉,但富贵大家,各种规矩众多,每次都吃得不够尽兴。这一次有陈与义买单,自然放开了吃。

  衣袖抹了抹嘴边的油光,左手伸出,摇摇晃晃的搭在比他高了小半个头的陈与义肩头。

  “陈兄今日实在慷慨,小弟都有些醉了。”

  “贤弟客气了,你我一见如故,自当不醉不归。”陈与义双眼亦有些迷离,说话含糊不清。

  这人一喝醉了酒,总会与正常时候有些不同。有的是话多,滔滔不绝;有的是沉默不语,闷头大睡;有的又疯疯癫癫,一副天下老子最大的样子。

  杨辉此时就喝多了,一则是因为身体的原因,不如以前的酒量,二则就是他想喝多。

  自从来了大宋之后,每天除了读书习字,也没有什么可娱乐的,加上杨家目前的状况,让他一刻不得松懈。长久以来,都过得有些压抑。

  碍于自己的身份来历,很多事情没法解释,他也只能闷在心里。如今却是想着醉酒,彻底的放纵一下了。

  什么靖康之耻,什么金元入侵,什么封官进爵,在这一刻都不需要去想。

  “对对对,不醉不归。“

  三人酒气冲天,摇摇晃晃从酒楼中走了出来,看得沈轻纱直皱眉头,也不知道该如何办才好,只好跟在后面。

  “陈兄,咱们晚上继续喝。”

  “好,都听贤弟的,晚上继续喝。”

  也没什么去处,跌跌撞撞的,又来了明殿园,一路之上,大凡见到三人的醉酒模样,无不避之不及。

  “这,大中午的,竟然醉成如此模样。”

  “可不是,一看就是哪里的花花公子,不知道周大人此刻正在明殿园么?”

  “这下可有好戏看了,要知道周大人最是看不惯读书人醉酒,若是见三人这样,恐怕会直接州试除名。”

  “没这么严重吧?”

  “你们别不信,前两年不就有个读书人喝醉了在街上遇到周大人,那可是过了州试,马上就要参加省试的。”

  一路上有人指指点点,沈轻纱心下担心,朝着三人道:”周大人在明殿园里,你们几个都喝醉了,要不找个地方醒醒酒?“

  沈立德来劲儿了:“妹妹,哥没醉,哥还能喝。嗯,我的鸡腿儿呢,我鸡腿儿上哪儿去了?”

  沈立德醉得最厉害,嘴里念叨着,脚下一个不注意,差点摔倒在地。沈轻纱见状,连忙过去扶住了他。

  “你看看,三个都醉了,早就让你们别喝。”她微带怒意,看着杨辉。

  杨辉此时脑子里一团浆糊,哪里听得进去这些,只顾着手搭着同样摇晃的陈与义,在明殿园里找歇脚之处。

  重午节,来的人实在是太多,特别是明殿园这举行诗会的地方,大多数的亭子石凳都已经有人,一时之间,也没办法找到地方。

  杨辉双眼迷糊,四处看了看,见得前方不远处一个有些宽广的凉亭,里面似乎只有两人,不由得手一指。

  “那里,那里人少。“

  “还真是。”陈与义应了一声,拉着他就快步的撞了过去,也没注意亭中的人,见到两排石凳正空着,直接就一屁股坐了上去。

  杨辉也是不管不顾的,竟然直接就在一个石凳上躺下了。

  他俩这一番动作极快,待得沈轻纱看清楚凉亭中的两人时,想要出声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见过县令大人。”

  亭中的一人正是钱塘县令周邦彦,而另外一人,却是之前见过的唐恪。

  唐恪在三月的殿试之上中了进士,如今朝廷的任命还没下来,他是钱塘人,周邦彦是钱塘县令,算起来也有些关系。官场之上,有门生一说,二人在这种场合见面,自然免不了要坐下来交谈一番。

  以后同朝为官,私底下的关系并不会断,由于是私人谈话,周邦彦这才撤去了随从,没想到杨辉与陈与义酒醉之后,头晕得厉害,竟然直接就这么闯了进来。

  “原来是轻纱啊。”周邦彦看到沈轻纱,他去梦溪园的时候自然见过。

  沈立德被妹妹在腰间狠狠的掐了一下,又听得是县令周邦彦在此,不由得吓了一跳,酒都醒了一半。

  心中后悔不已,早知道会遇到县令大人,说什么也不会与杨辉二人喝酒了。

  周邦彦也有些奇怪,以前见到沈立德,可不是这般模样,斯斯文文的一个读书人,如今怎么也会醉成这样。

  他把头转向了正躺在石凳上呼呼大睡的杨辉,又看了看旁边的陈与义,不由皱了皱眉,颌下胡须抖动着。

  唐恪可是知道县令的性子,他对杨辉很有好感,连忙起身打圆场。

  “大人息怒,今日重午佳节,想必杨贤弟是高兴过度,这才多喝了几杯。”

  “之前老夫还教导他不可得意忘形,这才多久?竟是醉成如此模样。“周邦彦哼了一声,心中犹自气道。

  沈立德战战兢兢,不敢回话,看向杨辉,见他正只顾着大睡,根本不知道县令在场。

  唐恪帮杨辉在周邦彦面前美言了几句,也觉得这样毕竟有些不妥,总得让杨辉醒过来才是。

  他慢慢走到躺在石凳上的杨辉面前,先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后又扯了扯衣袖。

  “唔...别打扰我睡觉。”杨辉迷迷糊糊的,嘴里不满。

  “杨贤弟,醒醒。”唐恪又推了推杨辉的身体,“这样成何体统!”

  “呼......呼......”

  杨辉醉了酒,心中长久以来的压抑情绪也得到了释放,这一觉睡得委实是酣畅。

  唐恪叫了半天,依然没能叫醒他,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道:这下我可没办法帮你了。

  杨辉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回到了以前,回到了上学时候的样子。自己正被讲台上的那位短裙漂亮语文老师提问。

  “老师,这首词我会背了。“杨辉在梦里低低回着。

  周邦彦见他醉得厉害,沉睡不已,对唐恪的叫喊充耳不闻,不由气急,起步转身离去。

  下一刻,刚走出凉亭的周邦彦,又转过了头来。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正做着梦的杨辉正被老师叫起来背课文呢,声音不由大了起来。

  两句一出口,生气打算离开的周邦彦就定住了。

  唐恪也愣住了。

  两人目光定格在杨辉的脸上。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第45章 1惊1乍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女老师很好看,穿着黑色小短裙,樱桃小嘴,鼻尖晶莹剔透,拢了一下遮住半个额头的刘海,正笑着鼓励自己继续背下去。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周邦彦的脸色变了。

  唐恪的脸色也变了。

  “嘶‘的一声,唐恪仿佛在漫雪飞舞的冬日吸了一口凉气,怔怔的看着睡得正酣的杨辉,一时不知道该如何。

  “恩。”周邦彦沉得住气,心中虽然震惊,但是面上的表情瞬间恢复。

  “这是一首词?”唐恪可是考中了进士的人,初次听到如此大气的词,还没回过神来,有些不确定。

  “没想到老夫有生之年,还能听到这么好的词。”周邦彦的话间接的给了唐恪答案。

  沈轻纱眼睛眨了眨,只是扶住了沈立德,站在一旁。

  周邦彦又走回了亭子,坐了下来,目光看向杨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唐恪见状,又推了推杨辉,想将他叫醒。

  “且让他睡醒再说。”这一次,周邦彦却直接阻止了他的动作。

  看了看沈立德,见他又摇摇欲坠,醉酒得厉害,不由说道:“读圣贤书,当知纵情于酒需有节制,先去找个地方醒醒酒。”

  沈轻纱看了看躺在石凳上的杨辉,一脸不情愿的扶着沈立德去寻地方醒酒去了。

  这一觉杨辉睡得很香,很沉。酒劲儿还未完全过去,头也有些轻微的疼痛,昏沉沉的。

  揉了揉脑袋,从石凳上翻了起来,见到陈与义已经醒了,神色有些古怪。

  他站起身来,抬头一看,就见到那位见过的县令大人周邦彦正盯着自己。

  头皮有些发麻,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衫:“见过县令大人。”

  心中想着醉酒之前的事情,好像就是在酒楼里与几人喝了点酒,然后来了明殿园里,怎么就遇到周邦彦了?

  不敢直视周邦彦,只好悄悄的斜着眼看了看,见沈立德与沈轻纱二人都没在,心中有些奇怪。

  “别找了,你睡得那么死,叫都叫不醒,他俩去别处歇息去了。”唐恪一脸笑意,看出了他心中所想。

  杨辉讪讪的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

  周邦彦此时板着个脸:“你小子,倒是睡得舒坦。”在听到杨辉睡梦中的词的时候,他心中的怒气就消了大半。否则也不会在亭中一直等到杨辉醒来了。

  沈家的御飞白字不见了,那件事当时他在场,对于杨辉的印象很深,加上有沈括这么一层关系,所以对他还是有些看重的。

  如今苏轼已老,司马光也已去世,真正有些才气的文人大儒,大多也过了知名之年,正是属于一个青黄不接的阶段。

  杨辉在这个时候冒出来,若是教导得当,以后定是栋梁之才。他是文人,是前辈,自然不会做出打压后辈的事情来。朝廷又正值用人之际,自己治下若能出一治世能臣,对于整个大宋来说,那都是好事。

  就比如面前的唐恪,那也是属于自己治下的人才,说不得以后也是朝中重臣,提携后辈,为朝廷取士,本就是他的职责。

  只不过,这杨辉似乎有些得意忘形了。

  杨辉不好辩解,对于长辈上司的训话,若是一味的反驳,只会适得其反。所以,他决定装聋。

  ”你是沈兄的弟子,怎能不知轻重?“

  “县令大人教训的是。”

  “当日老夫就与你说过,可不能学那方仲永,少有才名,可是后来呢?还不是泯然众人。”

  “小生知错了。”

  “读书人,当有读书人的样子。”

  “小生谨记大人教诲。“

  ......

  训了半天,周邦彦有些满意杨辉的表现,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看来还是可以教导的,也不是不分轻重的。

  再到得后来,周邦彦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训得太过了。毕竟重午节,遇到三两熟人,一起吃饭喝酒,也不是什么大事儿,现在很多文人还动不动去青楼妓馆,整日寻欢作乐呢。

  点了点头:”你能听进去老夫的话,也不枉沈兄一番教诲。日后多加注意便是。老夫刚才听你念了一首词,豪迈大气,颇有东坡大人的文气,你再说一遍老夫听听。“

  既然训完了,周邦彦就说出了留下来的目的,就是杨辉在睡梦中念叨的那首《临江仙》。

  可怜杨辉醉酒之后在睡梦中被老师抽查背诵的课文,这一觉醒来,直接忘了个一干二净。

  刚才自己念了什么?他努力的回想着。

  无奈,实在有些想不起来。这喝酒之后,本身就容易神志不清,头又疼,哪里能够想起来自己到底在梦中念了什么玩意儿。

  见他嗫嚅了半天不说话,周邦彦还以为他故意搪塞敷衍自己,又要开始生气。

  唐恪在一旁见到,不由提醒道:”滚滚长江东逝水。“

  杨辉猛地一拍额头:“啊,小生失礼了,大人勿怪。”

  陈与义被几人的对话搞得有些莫名其妙,杨辉在梦中还作了一首词?

  心中又有些懊恼,还带着自责的情绪。都怪自己喝得太多,睡得太死,连县令大人在这里都没有发现。这可是一个很不好的印象,以后的仕途前程,怕不是要被毁在这里了。

  他在这边忐忑不安、上下打鼓,杨辉在另一边将那首杨慎的《临江仙》又念了一遍。

  这一次,他说得更加清楚,又不像睡梦中那般背书一般毫无感情的回答。而是抑扬顿挫,还加上了自己的独有表情,时而皱一下眉,时而低吟,时而高昂,听起来更加的富有情感。

  两种念诵的方式,所带来的效果简直就是天差地别。背书是什么?就如同死鱼一般,呆板,平铺直叙。现在念出来,那可是夹杂了作者的一腔感情思绪在里面的,效果自然不一样。

  在场四人,周邦彦年龄最大,他本身就是一代词家,所作诗词浑然天成,精致工巧。虽多是写闺情、羁旅,但亦有咏物只做,又精通音律,对于一首词的好坏,几乎可以说是最有评价权利的。

  至于唐恪和陈与义,也都是苦读圣贤书,在诗词经义上也有自己的理解,如何听不出来其中的好坏。

  杨辉这一刚吟诵完,三人竟是异口同声的说道:“好词。“

  这时候是重午,其实这词与杨辉目前的情形,根本就不相符合。但三人从来未曾听过看过,其文又有东坡之风,还道是杨辉以前所写,哪里会起怀疑之心。

  杨辉正待谦虚一番,就见到沈立德急速的冲了进来,嘴里还大声喊道:“杨师弟,不好了,不好了,轻纱她......掉西湖里去了。”

首页456789101112131415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冻蚕所写的《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为转载作品,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