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37章 胡编乱诌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两人的问答并不算很正式,所以杨辉说起来也没有什么顾忌,再者说宋朝本身君臣之间的风气还是不错的,大臣与皇帝争得面红耳赤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自汉高祖刘邦倡言“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后,其说多为汉、唐以来许多皇帝所继承。但真正要说到‘共治’,恐怕也只有到了宋代,士大夫参政、议政的积极性才算是到了巅峰。不再是以前“牧民”的范畴。

  其中,熙宁年间的范仲淹、神宗时候的包拯等人可以说就是其中士大夫的代表。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一种氛围,才让范仲淹说出了“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言辞。

  如今虽然正是党争交锋之时,但也多时在朝廷施行政策上的一些分歧,对于这一块,依然还是保持得相对较好。

  听完杨辉说的‘为君之道’,作为儒家弟子的张夫子不由满脸笑意,现在想来,杨辉的经义写得虽然有些偏颇,但如今听他这么一说,倒也算是掌握了儒家的精髓之所在。

  “不错,为君之道,仁也。“张夫子点着头,越看杨辉,越觉得这个弟子满意,连带着之前的不愉也一扫而光。

  “君之道你理解的不错,那臣之道你有何想法?”心情变好的张夫子继续发问。

  “依学生看,为臣者有四:一曰唯上,二曰唯利,三曰唯理。四曰唯命。”

  张夫子沉吟道:”你且详细说说。“

  “唯上者,愚臣。对圣意言听计从,自视犬马,阿谀奉承;唯利者,奸臣。擅擦眼观色、事必权衡、取你所好,成你之事;唯理者,忠臣。言出必践,以理服人,公正严明,不为外物所动。唯命者,弄臣。遇事明哲保身,踌躇不前。《孟子》曰’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

  杨辉侃侃而谈,竟是将以前在论坛上看到的一堆说辞添油加醋的说了出来。既然张夫子问起,暂时做一个文抄公也没什么,反正也没人知道不是?若是让他自己来说,引经据典做不到,最多也就是夸夸其谈,说不得牛头都不对马嘴。

  他胡编乱诌一通话说出来,效果的确不错,张夫子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这些道理,就算是让他这个读了这么多年圣贤书的人都不一定能够总结出来。没想到杨辉小小年纪,竟然有此见地。

  这个时候,看向杨辉除了高兴之外,还得加上一个词,那就是两眼放光。能说出这话的人,能对君臣之道有此理解的人,还担心在州试上落榜?

  不过年轻人,可不能太过锋芒毕露,哪怕他是沈括的学生,韬光养晦,谦虚谨慎,才是真正的为官之道。

  “恩,你能有此见地,的确不易,也不枉沈大人一番教诲。”张夫子自然而然的将其归结到了沈括的教导之上。

  杨辉点了点头,看夫子的神情,想必这一关是过了,心中舒了一口气。

  张夫子还待要敲打一番,照他的意思看,如果杨辉在州试上以这样的水准写经义策论,肯定没什么问题,但如果还是如同昨日那般,那可就说不准了。毕竟如今正是旧党当道,当今圣上又有意恢复前朝旧制,那等文章一出,若是旧党之人见到,恐怕会大难临头。

  不得不说,张夫子对待学生,还是很好的,属于我允许你与我有学术上的分歧,但不允许你犯政治上的错误的这一类人。有这么一个前途无量的学生,可不能让他在这事儿上摔个大跟头。

  正待开口之时,沈括却是差人过来叫杨辉过去。

  跟着丫环来到壳轩,缓步走了进去,就见到沈括正站在书桌前,眼睛看着桌上的纸,一脸沉思。

  “沈爷爷,您身体不好,多加休息才是,不要太过操劳了。”以为沈括又在编著《梦溪笔谈》,杨辉轻声提醒着。

  见他进来,沈括招了招手:“你过来。”

  走上前去,看了看桌上,只见一张洁白宣纸上,并不是写的关于格物的东西,而是一行龙飞凤舞的大字,犹如利剑出鞘,锋芒毕露。

  “朝之大患,由国家视其民为奴隶。”

  正是他之前所做经义中的一句话。

  “学生......学生......”以为沈括因为这事儿与张夫子一样,杨辉有些嗫嚅着想要解释。

  沈括抬头看向他,面容依旧消瘦,皱纹也更加明显,不过此时看起来,浑浊的眼珠里,似乎隐隐透着亮光。

  重复着念叨了一遍:”朝之大患,由国家视其民为奴隶。”

  杨辉有些摸不着头脑,也不知道到底是好是坏,当时就是一时意气,也没怎么考虑后果,这才写了这么一篇看起来有些危言耸听的文章。遇到张夫子与沈括都这般神情,心中上下打鼓。

  “怎么?写得出这句话,还担心我训斥你不成?”见他吞吞吐吐的样子,沈括将桌上写就的那副字卷了起来,放到了书架一侧。

  “弟子年少无知,请先生责罚。”杨辉连忙行礼。

  “责罚你什么?”沈括只是看了看他,面容慈祥,并未生气。

  ”老师不觉得弟子离经叛道?“善于揣摩人想法的杨辉此时可有些不明白沈括的意思了。

  “离经叛道?呵呵,老夫在你年轻时候,何尝没有这样的想法?“沈括知道杨辉说的是前面关于三纲五常的那些话,摇了摇头。

  杨辉愣了一下,暗道:原来不是这事儿,吓我一跳。又抬头看向沈括,联想到刚才沈括念叨的那句话,心中一时恍然大悟。

  这倒不是他没想到,而是经过张夫子那些话先入为主的缘故,想当然的认为沈括也是如此想法,没想到沈括叫他来的目的却是意不在此。

  “你入我门下已久,为师一直没有问过你对朝廷大势的看法,昨日见你写的经义文章,才知你心中想法。这一句‘国家视其民为奴隶’你做何解?”

  “学生不过是胡编乱造。”

  “胡编乱造能写出这文章?”沈括有些不满杨辉的敷衍,“真是胡编乱造也就罢了,观你所写,除去前面不说,后面这些话,几可谓是字字珠玑,在老夫看来,犹如醍醐灌顶。若不是熟知天下大势,心有所感,岂能说出此等惊世骇俗之语?“

第38章 内政外交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国家视其民为奴隶’这句话其实是清末梁启超所写,杨辉将其借用写到了经义之中,没曾想竟然得到了沈括的重视。此刻听沈括问起,他也只好硬着头皮回答了。

  “一国一朝,若想强大,自然离不开人民的支持,《孟子·尽心下》中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是故得乎丘民而为天子,得乎天子为诸侯,得乎诸侯为大夫。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说的其实都是一个道理。”

  ”恩,先贤圣人之语,自然如此。不过你说我大宋的大患,乃是在此?“

  壳轩中,沈括目光炯炯,看着杨辉,问起他此事。

  杨辉想了想,道:“今观我朝,北有西夏、辽、金三国,南有大理吐蕃。西夏虽早年间向我朝称臣,然而最近几年,年年犯边,李乾顺灭梁氏而欲亲政,励精图治,对我朝虎视眈眈。“

  沈括听他说起如今的外部形势,不由点点头:“不错,李承乾有野心,不得不防。”

  杨辉继续道:“辽与我朝互称南北朝,自’檀渊之盟‘以来,关系友好,百年无战事,更在边境互设贸易之市集,我朝年年给其岁币财物,百姓虽苦不堪言,然辽有衰败之象,天祚帝胸无大志,只知享乐而不知进取,实不为虑。”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这些事情说起来,有的是他自己看书了解的,而有的却是自己前世的一些记忆。如今沈括问他形势,他也只好一通搬了出来。

  沈括眉头皱了皱,沉思了一下,而后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大理与我朝交好,其地小人稀,无与我朝对抗之力。至于吐蕃,元祜二年与西夏结盟,联手攻击我朝,当小心为上。“

  杨辉说完,看向沈括。

  沈括沉思了一会儿,赞赏的点了点头:“分析得有理有据,难得。那你认为如今我朝最需要防备的就是西夏?“

  杨辉心中一想,其实北宋乃是被金国所灭,但是如今东北的完颜阿骨打正是处在统一女真各部的阶段,如今朝中想必根本没人重视这一茬,自己若是冒然说出,那可就真的算是危言耸听了。

  “不错,西夏李乾顺虽年幼,但其自幼雄才大略,早有灭梁氏而亲政之心,其一旦亲政,必整顿吏治,励精图治,于我大宋不利。”

  说完了外部形势,见沈括并未接话,杨辉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开口。

  心中想了一想,迟疑问道:“学生不过是纸上谈兵,还望先生勿怪。”

  沈括听他如此说,看了看他:“西夏的事,你说的不错,前些年我与西夏打过不少交道,对其国内形势,还是知道的。西夏虽有崛起之象,然而这些年与其交战一来,两边均有胜负,其若想一并吞我大宋,可没那么容易。“

  “先生所言极是。”杨辉点头表示同意,这时候的战争可不像现代,西夏地处西北,想占中原之地,难度还是很大的。

  关于一国之大势,无外乎内政外交两个方面,既然朝廷的外交方面沈括早就明白,那就得说到内政这一块了。

  “其实西夏不足为虑。”杨辉话锋一转,“如今最重要的,实际上是我朝内部。”

  沈括眼前一亮:”内部?”

  “不错,在学生看来,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在内政之上。”

  ”你且说说看。“沈括带着鼓励的语气,说道。

  “首先,土地兼并现象严重,开国之初,即施行‘田制不立’,‘不抑兼并’之策,长此以往导致田地都集中在大户手中。到得如今,更可以说是达到了“富者有弥望之田,贫者无立锥之地”的地步。孔圣人曾说‘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如果百姓连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都没有,如何能够忠君爱国?“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说得太过严重,不过都是后世了解的一些信息,想来总结得定有道理,此时在这样私下的场合说出来,无非就是抱着回答沈括的考校而已。

  “介甫大人之前也有提过这个问题,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这才设置了方田均税法。”

  “介甫大人的方田均税法自然是好的,一来增加了朝廷财政收入,二来又减轻了农户的负担。”杨辉想了想,评价了一番王安石的这个办法,确实还是很具有科学性的。

  “但是以司马光大人为首的官员朝臣官员强烈反对,而后又屡行屡辍,时断时续,可以说是朝令夕改。“沈括叹了一口气,抬眼看向轩外。

  “如此一来,朝廷信用脸面何存?长此下去,百姓何来生路可言?”杨辉一说到这里,心里有些激动,连带着语气也有些加重。他是真的有些看不惯这种情况,他家里就是农户,父亲杨清整日地里劳作,辛辛苦苦,这些年过的什么日子,他可以说是一清二楚。

  隔了一会儿,心中的怒气平息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其次,乃是冗官、冗兵、冗费问题,这些年老师身在官场,想必是最清楚的,学生就不多说了。“

  沈括点了点头,被杨辉的一番话勾起了心中所想,不由有些心意阑珊。这些问题其实不止是他,就是已经去世的范仲淹、王安石等人,又何尝不知道?否则也就不会有‘庆历新政’,不会有‘熙宁变法’的出现了。

  “哎。”沈括长叹一声,终于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你说的这些,州试之上可不要去写。“想起了杨辉就要参加州试的事情,如今正是新旧两党角力的时期,谁也说不准考官大人到底是属于哪一派,对于这个得意弟子,沈括很在意,好心提醒道。

  话说到这里,基本上谈话也就差不多了,杨辉打算出来,沈括如今的身体不太好,又听他说了这么一些让人郁闷的话,可不能再继续了。

  “经义文章方面,以你的资质,想来没什么问题了。如今科考虽然已经改制,以经义策论为主,但诗词歌赋还是要考的,这方面可有问题?”

  “应该能够应付。”杨辉老实回道。

  沈括点了点头:“端午就要到了,你可以去看看,多结识一些士林学子,以后总是要走官场的,对你有好处。端午有诗会,到时候可别丢了我这老脸。“

  “呃......”杨辉愣了一下,心道:如今钱塘学子聚会,不都是打麻将么?这诗会,罢了,到时候随便作一首就是。

  

第39章 包道乙的法术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经义、策论、练字、写《梦溪笔谈》,是接下来大半个月杨辉所做的事情。任凭谁每天一觉醒来,就是念书习字,也会觉得有些枯燥。好在端午节来得快,可以去见识一下这个时代的文人风采。

  这时候还不叫端午节,而是称作重午节、端阳节。钱塘属吴越之地,所以对这节日很是重视,本身在宋朝,民风醇厚,就算是过节,也热烈而张扬。

  时间其实已经从五月初一就正式开始了,一直要持续到五月初五。大家得了整整五天的假期,都商量着到时候一起去县城里玩玩。

  既然是节日,风俗习惯必不可少,天还未亮,杨清就将艾草编成人形插在了门上。杨辉已经约好了几个同窗,一起去县城,与父亲说了一声,就朝着梦溪园行去。

  沈轻纱玉颈雪肤,脸上两个小小的酒窝隐现,身着淡粉色锦罗襦裙,飘带上悬挂着玉环绶,正与沈立德站在梦溪园外,看着步行而来的杨辉。

  沈立德身着儒衫,头戴山谷巾,斯斯文文,远远的朝着杨辉点头。

  “其他几位呢?”走得近了,杨辉看了看两人身后,并未见到沈立正和沈妙言几位同窗,出言问道。

  “他们说不想去县城。”沈轻纱回道。

  “哼,姐姐,你就是不想我们跟着。”她话音刚落,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传来。只见沈立正白腻的小手臂上缠着艾虎,嘴里嘟囔着,右手紧紧的握着头戴钗头符的沈妙言从园中走来。

  被拆穿了心思的沈轻纱俏脸一下就红了,转头狠狠的瞪了一眼:“这马车可坐不下这么多人,我们是去参加诗会的,你两个这么小,凑什么热闹。”

  杨辉虽然已经是沈括的弟子,但沈家子弟之间的事情,他不好插嘴,只好站在一旁,看着几个人斗嘴。

  ”我不管,我就要去。“

  “那你去吧,我不去了。”

  “不行,你也要去。”

  几人打打闹闹了一会儿,沈立德年岁最大,出言说道:“你们若是非要去,就后面跟着大爷爷一起来吧。“

  他表面上斯斯文文,不过大家也都知道,一旦他开口下了定论,基本也就没什么可商量的余地。

  撅着小嘴儿的沈立正只好眼泪花花的拉着小姐姐沈妙言去找沈括撒娇耍浑去了。

  杨辉笑了笑,沈家虽然有三房,但在孩子这一块,几家的关系还是不错的。

  端午节的钱塘县城,比往日更加热闹,大街小巷之上,还充溢着叫卖端午“节物”的人,主要有桃枝、柳枝、葵花、蒲叶、佛道艾等物品,街道两旁商铺林立,行人众多,洋溢着节日的气氛。

  这算是杨辉第三次来钱塘县城,第一次是去了灵隐寺和西湖边,第二次是帮沈家去唐府赢回御飞白字。前两次都没有好好的逛一逛,这次有五天的时间,他自然不想错过。

  头插金钗的贵妇,腰挂五色珠儿福袋的富家子弟,手拿折扇的书生,叫卖筒粽的商贩,看得他目不暇接,什么都充满了好奇。

  “时间尚早,要不一起去钱塘观潮?”

  说起钱塘,最著名的自然是钱塘潮,杨辉以前也只是在电视上看过,如今到了这里,第一次想见的自然是那壮丽的江潮景象。

  沈轻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沈立德愣住了。

  “你不知道八月才是观潮的最好时间么?现在可没什么看头。”

  “呃。”杨辉被她这么一呛,呆了一下,光想着看潮了,竟然忘了这事儿。

  悻悻然转过头,朝着沈立德道:“立德兄可有好的去处?“

  沈立德想了下:“既然咱们都是来参加诗会,不妨先去诗会的明殿园。“

  “对对对,就去明殿园。”沈轻纱拍着手,雀跃着。

  “明殿园?那里有什么特别的?“杨辉表示疑问。

  “那里距离西湖很近,又是重午节,肯定会举行龙舟比赛的。”沈立德解释说道。

  “原来如此。”

  杨辉想了想,西湖十景自己还未曾现实见过,既然就在西湖边上,又能看龙舟比赛,想必也不错。至于京杭大运河的瑰丽风景,钱塘潮的壮丽雄浑,看来只有改日再去了。

  西湖本就风景秀丽,否则苏大文豪也不会写出’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这样的诗句。从明殿园中,就能尽观西湖风景。算得上是整个钱塘最为繁华热闹的地段。

  上次没有机会细细的观察,这一次时间充裕,自然免不了游玩一番。

  西湖上一艘艘色彩艳丽的画舫横行,堤上人流如织,有那平坦空处,杂耍戏法的表演层出不穷。

  在这样的氛围里,杨辉算是见识到了宋时的风采,别有一番韵味。

  一路上啧啧称赞,不时与二人闲聊几句,更多的,却是眼睛四处张望着,仿佛刘姥姥初到大观园。

  来此的目的除了观赏游玩之外,最主要的,当然是诗会。彼时的明殿园中,亦有许多身着儒衫的书生,打扮俏丽的富家小姐,想来大多是为了诗会的事情。

  沈轻纱对诗词兴趣不大,这一点从她之前一直缠着杨辉要叫他所谓的法术就能看出来。本身又是个活泼性子,此刻没有长辈在身边,倒是没有了大家闺秀的样子。

  “你们看,那道士,好厉害,手都伸到油锅里去了,他也不怕烫么?”

  杨辉和沈立德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正是几个街头卖艺的再开始表演。

  知道其中的原理,杨辉没什么兴趣,他打算去看看著名的西湖三堤。

  “哥,咱们去看看。“沈轻纱拉着沈立德的袖子,就直接朝那边小跑了过去。

  摇了摇头,杨辉只好跟在后面。

  “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啊,大家看一看啊。”一个面容黝黑的中年汉子,’当‘的一声敲响了手中的锣,卖力吆喝着。

  “这位,乃是灵应天师。其幼年出家,师承金华山,得学仙法,今日我等师兄弟初到贵地,盘缠用尽,特在此卖艺,望大家慷慨解囊,以资盘缠归乡。”那汉子嗓门颇大,朝着旁边一道士模样的人指着介绍道。

  “灵应天师?”杨辉心里念叨着,看着架势,跟之前灵隐寺那位差不多,只不过混得可就差多了。人家好歹还能在灵隐寺里某个名头,这倒好,直接街头卖艺了。

  抱着看热闹的心态,他站在沈立德兄妹旁边。

  “在下包道乙。“表演完了油锅取物的道士展示了一番自己毫发无伤的手指之后,又拱手说道。

  

第40章 唐家兄弟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感谢忘忧无量,2014wh,魔力小幕的推荐票,非常感谢。)

  “包道乙?”杨辉轻声重复了一遍,总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可就是一时想不起来。

  “你知道他怎么弄的么?为什么手没有被烫伤?”沈轻纱兴致勃勃,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出言询问。

  经她这么一打岔,杨辉脑子里的疑惑消散开去,看着那油锅下的熊熊大火,笑了笑。

  他当然知道这是个什么道理,里面的油其实是食醋与油混合而成,并且还加入了水垢,看起来热气腾腾,实际上刚开始的时候温度并不算太高。

  当然,说起来简单,实际上做起来,还是有些门道的,包括油与醋的比例,火的大小,手伸进去的时间控制,都需要精准,否则还是会被烫伤的。

  听得沈轻纱问起,他嘴唇凑了过去,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沈轻纱恍然大悟,一脸崇拜的看着他。

  沈立德皱了皱眉头,杨辉的话他倒是没有听见,不由得看了看二人,也不说话,暗自琢磨着其中的道理。

  包道乙等人后面又表演了几个小戏法,像什么烧灰拼字,吹灯复明等等。

  每一个戏法表演出来,总会博的满堂喝彩,以前街头卖艺,多是以什么胸口碎大石,劈砖、舞刀弄棒等等,这几人可不一样,看起来还真像是会法术的样子。

  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不多时,就收了一大堆的打赏钱,几人笑逐颜开,也不贪心,得了银钱就收了摊子离去了。

  意犹未尽的沈轻纱看着几人离去,朝着杨辉眨眨眼,看了看,娇滴滴的说道:“这些戏法杨师弟也都会?”

  沈立德目光一转,看向杨辉。

  杨辉摸了摸鼻子,假装咳嗽一声:“除了最开始的油锅取物之外,其他几个暂时还未想通。”

  沈立德听他如此说,深吸了一口气,放下心来。杨辉自从入梦溪园来,一直给他的印象就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神童样子,现在看来,也不尽然。

  ”我倒是知道那吹灯复明是怎么回事。“由于之前没想明白油锅取物的道理,杨辉又只跟沈轻纱一人说了,这时候知道杨辉没想出其中道理,不由接口道。

  “哦?”杨辉看了看他,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同窗之间,虽然关系较好,但是难免有时候会起比较之心。沈立德是沈家子弟,几人中年岁又最大,一直被杨辉压着一头,心中多少还是有一丝情绪。此时得了机会,不免起了表现之意。

  对于杨辉的这个表情他比较满意:“那吹灯复明我倒是知道一些。想来那道士先在指甲盖里藏了一些硫黄末,把蜡烛吹灭以后,马上就弹在蜡烛的芯子上,硫黄有引燃之效,烛火刚灭,自然又再次点燃。”

  “恩。”没想到沈立德平日看起来只知道读书,竟然对这一块,也有涉及。他的这个说法与自己想的没什么差别,应该就是这样一回事了。

  几人又闲逛了一会儿,就朝着举行龙舟竞赛的那边走了过去。年岁都不大,对于这种热闹的事情,都是比较有兴趣的。他也想见识一下,这时候的龙舟比赛,是否与自己记忆中的一样。

  西湖的有一面上,没有画舫停留,就作为了这次龙舟比赛的场地。

  岸上人山人海,一个个目不转睛的看着湖上的几艘龙舟,等待着比赛正式开始。

  钱塘县令周邦彦带着一众官员,也来到了现场。一声令下之后,顿时一艘艘精美龙舟在穿上众人合力之下,齐齐朝预定好的目的地划去。

  岸上围观的人群看得兴起,不时的发出呐喊加油声,为自己喜欢的队伍助威。整个西湖边人声鼎沸、呐喊齐鸣,算是正是拉开了重午节的庆祝序幕。

  百姓们看的是赛龙舟的热闹,喜欢的是那种摇旗呐喊的声势气氛,而文人士子自然会显得更具风雅一些。

  重午节的诗会,多是以节日为题,江浙地带自古文化发达,文人雅士众多。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自然有人已经开始做诗词了。

  诗会并没有一个具体的时间限制,只要是在这五天的时间里做出来,都是算数的。初开始时,一般都是见到了什么事情,看到了什么景色,或者心有所感,随心而写。至于好与坏,还得等到五月初五这一天县令周邦彦和几位名流大家的评定才能确定。

  文人喜欢附庸风雅,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既然大家能够同台较艺,肯定会存有较劲的心思。谁不想做一首好的诗词,名震天下。几百年的传统可没那么容易改变,虽然如今科考主要以策论为重,但诗词,才算得上是文人雅士真正认可的东西。

  往年的情形也都差不多,最开始出现的诗词,通常来说都不是最好的,但也偶有例外,比如现在,就有诗词开始在人群中传了出来。

  想来那人是见到赛龙舟的情景,心有所感之下写就,整首诗看起来颇有气势。

  “万顷碧湖一带开,岸边杨柳几千栽。夕阳未落清风起,惆怅龙舟去入怀。”

  人群中开始传扬开来,杨辉细细品味了一番,觉得似乎自己也能写出来,只是笑笑不作声。

  诗会的时间没有固定,但是形成久了,也会有一些习惯。比如平日交好的几人,自然会聚集在一起,对于有些看不惯的文人做出来的诗词,就会大加品评一番。

  就比如现在,这首诗刚传出来,就有人嘴里念叨了一遍,而后有些不以为然,文人相轻大抵如此了。

  “这诗,可比你做得差远了。”声音有些突兀,不过听在杨辉耳中,却是显得有些熟悉。

  他忍不住朝着那人看去,原来正是唐家二世祖唐润,在他的身边,除了几个交好的纨绔之外,还有一人杨辉也认识。就是当时在灵隐寺遇见的唐恪。

  见得杨辉朝自己这边看过来,唐润眼尖,注意到了他。“让开,让开,说了让开,你说你,怎么就不听呢。”他右脚一起,蹬开了一个挡在他身前不远处的青年,显得理直气壮。

  被他蹬开的青年正待发作,抬头就见到唐润几人一脸不屑,一个个做出凶神恶煞的模样,狠狠的瞪了自己一眼,知道几人不好惹,不由畏畏缩缩的躲了开去。

  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感觉,唐润大踏步的有些粗暴的分开了人群,来到杨辉面前。

  沈轻纱没见过他,见他模样,还有些害怕,紧紧的握住了沈立德的手。

  杨辉对唐润并没有太坏的观感,他是纨绔,又是富家子弟,并不是街痞流氓。再加上跟在其后的唐恪给他的印象也不错,所以只是站在那里。

  “哈哈,好你个小子,竟然带了个小美儿出来。”一边大笑着,一边还朝着杨辉竖了一个大拇指。

  “原来是唐二少爷,许久不见,风采依旧啊。”杨辉拱手行礼,嘴上笑着。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唐润虽然被杨辉坑了一把,但他财大气粗的,也没那么小气。事后听唐恪说起来,反而还觉得有些意思,只是后面杨辉一直待在梦溪园里并未出现,也没有遇到过,心中还有些遗憾。没想到竟是在这里又遇到了。

  “杨贤弟别来无恙。”说话的是唐恪,他一脸笑意,丰神如玉,举手投足间,尽显文人做派,云淡风轻,与唐润根本就是截然相反的两种性格。

  “唐兄近来可好。”见面了,彼此都是寒暄一番。

  唐润受不了这种故作姿态的问候,大大咧咧朝着杨辉道:“怎么样,今日赌两把?”

  他说的赌,可不是斗地主了,而是打麻将。

  杨辉摇了摇头:”麻将就不来了。“

  他来此的目的是结交学林士子,涨涨见识,顺便也感受一下文人的风采。在这种场合打麻将,若是被沈括知道了,可有些不妥。

  见他没兴趣,唐润看了看他,直接道:“怎么,准备来参加诗会?你也听到了,刚才不知道哪个臭屁文人写的什么玩意儿,简直是污了本少爷的耳朵。”

  唐家在钱塘势力大,所以唐润说起话来,也没什么顾忌,直接将刚才传过来的诗狠狠的贬了一顿。

  唐恪朝着杨辉几人拱手表示抱歉,苦笑着,对于这个二哥他也没办法。

  杨辉不以为意,朝着唐润揶揄道:“听唐二少爷的意思,想必能作出一首好诗词来。”

  “这还用说?”唐润眉头一挑,对于杨辉的不相信有些不满,“不过本少爷对诗词没什么兴趣,还是找几个松竹院的姑娘打打麻将来得快活。”

  沈轻纱在一旁听他说得粗鄙,也不知道杨辉怎么会与这种人交往,不由直皱眉。

  “对了,你不是沈括的弟子吗?又号称文曲星君下凡,做一首给我等兄弟瞧瞧?”唐润一脸阴笑,“做得好,本公子照样有赏,看到没有?”

  他掂了掂腰间的银袋,踩人是他唐二少爷的专利,踩神童,就更有意思了。

  在他眼里,杨辉可不像刚才被自己踹开的那人,本公子都还没说话,他就夹着尾巴跑了。先前还装出一副不怕事的样子,想想都有些失望。

  

  

第41章 猪队友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谢谢云小宝宝的推荐票)

  大宋有着重文抑武的风尚,彼此见面,谈论最多的,当然是诗词。唐润抱着激将之心,打算让杨辉当场作诗。

  唐恪对这个二哥实在有些无语,朝着杨辉抱歉道:“贤弟,我哥就这脾气,不过人并不坏,你别往心上去。”

  “唐兄说的哪里话,二公子乃是真性情,可不是那虚伪之人。”

  “哈哈,这话你倒是说对了,本少爷是真小人,可不是那些伪君子。”唐润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都说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小弟现在可没有灵感,之前也未准备好诗词,就不献丑了吧。“他看了看唐润,说道。

  唐润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琢磨着其话真假,其实他对这事儿根本就不感兴趣,主要就是想让杨辉出出丑而已,恶意倒也谈不上。

  “行,本公子就放过你了。不过后面的诗会,你小子要是还这般推诿,估计沈括的脸面可都要被你丢西湖去了。哈哈哈。”

  唐润大笑着,领着几人也不知道上哪里去凑趣逗乐趣了,于是又只剩下了杨辉三人。

  沈轻纱见几人离开,凑了过来,手悄悄的伸到杨辉的腰间,掐了一把,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搞得他有些莫名其妙。

  湖水碧绿,波光粼粼,湖上比赛还在继续,三人在明殿园中缓缓行走,四处看看。

  园中奇花异草争奇斗艳,古树葱葱,亭台楼阁,假山溪水,应有尽有,又在西湖岸边,景色优美,空气清新,感觉十分惬意。

  赛龙舟是整个重午节每天都会举行,所以几人看了一会儿,加上走了些路,也感觉有些脚疼,就打算找个亭子休息一会儿,喝喝茶,赏赏景致。

  正在寻找歇脚的地方,忽听不远处,一阵惊呼声:”陈公子这词做得好啊。“

  “好词,好词啊。”

  声音传来,杨辉抬眼看去,中间刚好隔了一座假山,顺着假山石缝间看过去,就是一个小院,里面有一座绿瓦红柱的亭子,里面隐隐有些人。

  “咱们过去看看。”沈立德来了兴趣,加快了脚步,走在前面,嘴里还说着。

  “又是诗词,有什么好看的。“沈轻纱哼了一声,不情愿的跟在后面。

  杨辉笑了笑,关于端午节的诗词他记得的不多,当日沈括让他来参加诗会,他后来也准备了一下,不过似乎都不太应景,放弃了一鸣惊人的心思。

  亭中有四五人,正中间的,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长睫卷翘,眉眼俊美,面庞略显瘦削。

  围在他周围的,是几个书生,脸上表情多是赞赏惊叹之色。、

  “陈公子此词一出,恐怕这次诗会,其他人可就不好再下笔了。“有人笑着恭维。

  “此词格调高雅,公子一挥而就,才情过人啊,不愧有神童之名。“

  “这还用说,陈家可是书香门第,公子才华横溢,日后定是栋梁之才。”

  夸赞的声音此起彼伏。亭中除了书生与那姓陈的少年之外,亭外亦有闻讯而来的一些富家小姐,来的人也越来越多,让杨辉真正见识到了这个时代对文风的兴盛。

  “就是那位公子么?长得好生俊俏。”一个长得丰盈无比,嘴边还残留着一小块绿豆糕的姑娘两眼发光。

  一个根本就是刚来,还没见到所作诗词的花痴少女在一旁也接口说道:“难怪能做出那么好的词。”

  也不知道长得好看跟写得好词有什么关系,杨辉摇了摇头,继续看着。

  “几位兄台可别如此说,这诗会,主要还是以文会友。在下这词,也就勉强能入眼,江浙文风兴盛,才人众多,在下岂敢尊大。”那陈姓少年谦虚的回道。

  “陈公子不但诗词做得好,这风度雅量也是无人可及啊。”

  杨辉三人来得晚一点,还不知道到底做了什么惊天动地让人惊叹的好词,惹得这么多人夸赞。

  沈轻纱除了对柳三变的《乐章集》有兴趣之外,对于其他人的诗词,可就有些看着不顺眼了。见到几个比自家哥哥还大一些的人在吹捧恭维那位姓陈的少年,心下有些不悦。

  她跟杨辉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知道杨辉会不少东西,并且又十分受大爷爷沈括的看重,更是被钱塘县令周邦彦大人都称作神童的。虽然似乎没有见他做过诗词,但既然是神童,这诗词还不简单?

  在他眼里,自己这个师弟才是真正的神童,什么时候轮到被这人给抢去了。

  两人时间久了,沈轻纱对于杨辉已经产生了一种盲目的信赖。不论是灵隐寺里的法术,还是帮沈家拿到御飞白字,再到前面的竟然懂得街头戏法的道理,都在她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似乎这个师弟,就是无所不能的。就算他自己否定了是文曲星君下凡,那也只是他不愿意承认而已。

  所以,这诗词,肯定也难不倒她。

  抱着这样的想法,本来对陈姓少年的诗词没什么兴趣的沈轻纱就因为看不惯那几人的作态而发话了。

  “还以为是什么好词呢,原来不过如此。”

  在场中人,自然有些人是看过了那诗词的,知道那首词大致的水平怎么样,或许没有那几人夸赞的那么厉害,但绝对算得上好词。

  沈轻纱这边一开口,这就显得有些突兀刺耳了,气氛顿时变了下来。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了过来,见得只是一个少女,不由愣了一下。

  女孩子家,都是没什么见识的,虽然能来这诗会的姑娘,大多是富家小姐,但这诗词一道,水平肯定比不上自己。

  可是,这么当众说出来,得罪陈家公子不说,岂不是显得自己太过浅薄无知?

  被众人这么当众一看,沈轻纱心中还有些害怕,不过现在杨辉都在旁边,她想了想,反而又挺了挺刚刚开始发育的胸部,作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因为她已经打算帅锅给杨辉了。

  “杨师弟,你说是不是?”

  杨辉愣住了,他本来就是跟着沈立德过来瞧瞧的,又有这结识学子的目的,如今沈轻纱这么一说,直接就将他摆在了众人的对立面。

  众目睽睽之下,他又不能去责怪沈轻纱,女孩子的心思最难懂,现在也只有硬着头皮帮他圆这个谎了。

  “这次也是好的,只不过比柳七公子的词还是差了些。”

  他知道沈轻纱喜欢柳永的词,一时脑筋急转,也只能想出这个办法了。

  众人听他这么一说,脸色稍微变了变,就连那作出词的少年,面色也好看了不少。

  柳七公子怪胆狂情,他的词能不好?那可是传遍了整个大宋的。

  沈轻纱没想到杨辉竟然如此说,她的本意可不是如此,所以,她又说了一句。

  “杨师弟,我可不是这意思,我说的是这词还没你做得好呢。”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很明显,在这个时刻,心里只想骂娘的杨辉毫不客气的就将沈轻纱划归到了队友那一类。

  揉了揉额头,这丫头,能不能有点眼里啊,非要把我往火架子上推。

  不知道我不记得端午有什么千古名篇吗?若是记得,还可以抄一首装一下,关键自己唐诗宋词也只是停留在高中的水平啊。

  

首页34567891011121314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冻蚕所写的《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为转载作品,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