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32章 冤大头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唐府大门外,唐润正半蹲着身子,愁眉苦脸的,手里拿着纸牌,一脸沉思。

  在他周围,围了四五个人,指指点点。

  “闭嘴,没见你家二爷我正在思考?”唐润有些不满,转头狠狠的骂了一句。

  众人悻悻然不再说话,这已经是唐润与杨辉对赌的第三次了。从最开始的选择看似稳赢的地主牌,到后面换成了农民牌,再到现在又是拿着地主牌,一连输给了杨辉两次,他很是不服。

  “小六子,去给少爷我搬个椅子出来。”

  跟班小六子一溜烟的跑进唐府,不多时就让下人抬了个椅子出来。唐润坐下之后,揉了揉额头,看向对面的杨辉。

  “唐少爷,可说好了,这是最后一局了,小弟还得回家呢。”杨辉抬眼看了看不远处沈家排来的护院,见他正朝自己打手势,不由提醒道。

  “知道了知道了,着急什么。”唐润有些不耐烦,玩法简单,自己每次觉得自己能赢,一想好了出牌的顺序,可是一玩起来,总是输在杨辉手下,这让他感觉很是没面子。

  这是杨辉答应的最后一局了,第一局唐润输得很快,杨辉本想着赢了拿着御飞白字就走,哪知道唐润死活不干,非说自己第一次对规则不熟,还得再来。

  第二次他换成了农民牌,依然输了,这下就感觉有些奇怪了,照说以自己常年吃喝玩乐的本事,断不至于被一个小孩子给打败才是,更何况这玩法又公平,要拿哪一方的牌,都是自己选的。

  杨辉被他缠得无奈,只好再答应了。当然,他也不是白白答应的,毕竟赢了一次,这唐纨绔还想玩,那得有另外的筹码才是。

  唐润刚开始说还是用字画,不过既然得了御飞白字,目的已经达到了,杨辉的重点自然不会再放在那上面。字画虽然珍贵,可不好出手,又不象现代一样,动不动就古董名家,价值高昂,还不如钱来得实在。

  唐润也没想到这一层,只想继续玩下去,杨辉的筹码未变,唐润第二局直接赌了五贯钱,可他没想到的是,任凭他想了半天,还是输在了杨辉的手下。

  现在已经是第三局,再输了,可就丢脸丢大发了。三局也是杨辉所认为比较合理的,毕竟这牌玩起来,是有套路的,需要考虑两边出牌的可能性,其中暗藏陷阱,稍有不慎就容易出错。但是就如同街头残棋一样,若是研究久了,还是能够看出一些门道来。

  这最后一局,唐润出牌极为缓慢,真的算得上是深思熟虑,他倒不是怕输了钱财,而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输给一个孩子,让他如何受得了这个气?

  见唐润皱着眉头,额头上的汗水都快掉了下来,他说道:“唐公子,可想好了啊。”

  唐润听他这么一说,刚要甩出来的牌又连忙收了回去,眼睛死死的盯着杨辉。

  “等等。”

  杨辉也不着急,只是看着他,感觉这人虽是唐家的二少爷,又是出了名的败家纨绔,但只要一涉及到这玩,还真有一种山崩于前不眨眼的气势。

  隔了一会儿,唐润终于下定了决心。

  “一张大鬼。”这扑克里面有大小王,又叫斗地主,杨辉之前为了避嫌,稍稍改了一下。他可不想就因为一个名称就被人给抓住了把柄,要知道古代避讳的多,一个不小心就容易着了道,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文字狱了。

  终于,第三局完了,这一次,杨辉直接放了水,让唐润赢了。这也是他深思熟虑的结果,冤家宜解不宜结,两人没什么深仇大恨。这唐润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没必要一直让他难堪。再说了自己就算输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不过是一副麻将和其玩法而已。说起来这娱乐方式还真得需要这么一个纨绔去好好推广一下,毕竟现在的娱乐实在是匮乏啊。想想以后大了些,挣了钱,买个大宅子,再娶几个美人儿、三妻四妾的,凑他两桌麻将,下雨天就在家打打麻将,多惬意的生活。

  说不得还能增加点生活情趣,再进一步,不是还可以玩玩某种羞羞的麻将么?

  想想都觉得人生美好啊。

  唐润赢了牌,高兴不已,都快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之前连输两把的郁闷顺扫耳光。

  “哈哈哈,本公子赢了。你们看到没有?”手舞足蹈、唾沫横飞的朝着周围的狐朋狗友、闲人街坊大声说道。

  “我就说第一次是不熟悉这规则,看看,本公子这天赋。”众人自然是一片附和之声。

  “唐二公子一直聪慧,老奴早就见识过了。”

  “唐兄果然不凡,这才三局,就直接赢了。”

  杨辉将扑克收了起来,朝着唐润行了一礼,说道:“唐公子果然不凡,小弟这牌局,自与人玩开始,还是第一次遇到三局就赢了的。”

  一众下人朋友的恭维奉承之语,哪里有杨辉这个对手的夸奖来得心里舒坦?唐润大笑。

  “还别说,你这牌局玩法确实不错,几乎是一步一个圈套,若不是本公子对纸牌早就熟悉,恐怕还真玩不赢你。就算是我那号称钱塘第一聪明才俊的族弟,来了也是白搭。”

  唐润心情大好,自夸自擂一番,对杨辉也有些另眼相看。

  “小娃娃不错,如此发展下去,以后我钱塘纨绔之林,定有你的一席之地。”

  杨辉笑了笑,愿赌服输,虽然他放了水,但是这麻将的玩法还是要教的。

  时间比较匆忙,还没来得及制作麻将,不过他只是讲解一番,唐润就听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这有何难,不就是一副麻将,你且说说具体玩法,回头我就让人做一副去。”

  他刚一说完,又想了想,自言自语道:“不行,得做得好一些,可不能掉了本公子的身份,小六子,听清楚没有?回头就寻县城最好的雕刻师傅,做一副象牙的麻将出来。”

  杨辉听得暗暗乍舌,对这个败家子纨绔的唐二少爷实在是有些佩服,心里琢磨了一下,看他这架势,似乎可以当做自己的冤大头啊。

  得了之前两局唐润输给他的御飞白字和几贯铜钱,告辞之后,这才回家。

  唐润这边不过输了一副鸡肋的字和一些钱财,得来了两种新奇玩法,心情大好,吩咐了下人制作纸牌和麻将,当然,材料可不能差了,他唐家不差钱。

  正在厅中与几个狐朋狗友大肆吹嘘自己刚才的聪明才智,他之前口中的族弟就走了进来。

  “唐二哥,什么事如此高兴?”

  “哦,钦叟老弟啊,刚才还提起你,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来的正是唐恪。

  唐润听这个弟弟问起,不由又眉飞色舞的将之前与杨辉打赌玩牌的事情说了一遍,面带得色。

  唐恪听完之后,愣了一下,顿了顿才问道:“二哥说的那小孩儿可是有些瘦小,眼珠漆黑明亮无比?”

  “你怎么知道?”唐润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这个聪明的族弟。

  “他就是上次小弟与二哥提起的杨辉啊。”

  唐润还未回过神来:“那个杨辉?”

  “你是说你在灵隐寺遇到的那个神童?“他终于有些印象了,紧接着,猛地一拍额头,又大骂一声,吓了唐恪一跳:”好你个小兔崽子,你唐二爷还是着了你的道。”

第33章 代笔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这件事情不便宣扬,沈家选择了低调处理,当然,对于赢回了御飞白字,解决了一大难题的杨辉,沈家这次算是大大的破费了一次。不但差人在杨辉家的窝棚旁边另外修建了两间瓦房,还给了不少财物。

  小赌养家糊口,大赌发家致富的说法在杨辉这里得到了验证,不过即便尝到了从唐润这个败家二世祖那里赢钱的快感,他还是有着自己的坚持和想法。

  这样做,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宋末的悲惨历史他记得很清楚,钱塘虽处江南,但是金元入侵,可不是到江南了事。

  暗自算了算时间,感觉应该还来得及,所以在房子建起来之后,他就再也不参加赌博之事了。

  值得一提的是,让唐润这个纨绔去推广麻将,的确是一个好得不能再好的主意。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整个钱塘县城,就掀起了一股麻将之风。

  不管是青楼妓馆,还是高门大户,乡绅氏族,但凡玩过几次之后,就对麻将产生了兴趣。

  这股风气,最开始还多是在一些纨绔之中流行,到得后来,竟然已经传入了士林学子之中。江浙文人士子众多,以前聚在一起,多是写诗作赋,有品位的就是焚香点茶这类的雅士之艺,而现在,已经演变成了麻将大会一般。

  杨辉对这些并不关心,现在的条件也不能让他学那些富家公子做派。对于自己不经意间带来的这些变化,他还是有些担心的。’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这样的诗句,就出在这个年代,而今享乐之风早就开始盛行,他可管不了那么多。

  之前与沈括定好参加科考的时间是十岁,还有一年多的时间,他要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学习上。每天按部就班,待在梦溪园里,与沈轻纱打打闹闹,跟沈括学习经史策论,闲时回家看看,显得悠闲自在。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年的四月份,彼时的大宋皇帝赵煦召资政殿学士李清臣回京,任命其为中书侍郎,同时任命兵部尚书邓温伯为尚书左丞,提出”绍述熙丰之政“。而后改年号为”绍圣”。恢复熙宁元丰以来制定的一切规章制度,废十科取士法,改革元祐科举制度。同时任用熙宁元丰时期的变法人物章惇、林希、曾布、李清臣、邓温伯等人为执政大臣,大肆排挤打击元祐诸大臣。

  这种新旧两党的斗争自元祐元年就已经开始存在,照说已经与归隐的沈括并无关系,但是去年十一月份的时候,西夏又一次开始犯边,朝中有大臣就提及永乐城之战。言其在明知永乐城“路险而远、不利协防与救助;且地理位置险要,敌军必争”的情况下,沈括选择迎合徐禧,损兵则将,这才导致如今西夏对大宋侵扰年年不断。

  这话一传入沈括耳中,让他如何能够安心?永乐城之战本就是他的心结,如今已经多了好几年,没想到再一次被人提起。自责与愧疚,加上长期整理多年的笔记,编著《梦溪笔谈》,不多时竟是抑郁成疾,一病不起。

  大半年的时间,杨辉对沈括也有了情感,最开始是抱着攀附的想法,看能否找到终南捷径;到得如今,已经变成了带着敬重和钦佩。眼见沈括病重,心底亦是暗自着急。沈括病重的日子里,编著的事情也改为了他亲自口述,由杨辉代笔。

  格物在这个时代是被人轻视的,常冠以奇技淫巧之名,在这样的环境下,沈括能够达到如今的地步,可想而知其毅力所在。

  “造舍之法,谓之《木经》,或云喻皓所撰。凡屋有三分:去声。”沈括半躺在床上,口述了一段话,感觉有些气喘,不由停了下来。

  挥动的笔的杨辉紧跟着也停下记录的动作,走到他床前,将被子朝胸前提了提。

  ,

  ”沈爷爷,先歇歇吧,身体要紧。“

  沈括伸出手,在杨辉的头上抚摸了两下,脸上强自带着一丝笑意。

  “辉儿,爷爷这身体怕是不行了,刚才说的这’技艺‘一卷,你自己顺着往下写。”

  “这怎么可以。”杨辉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让他代笔记录没问题,但是现在沈括竟然要他来编写,这可就在他的预料之外了。

  不是他不能写,而是自己对于算学的理解,与沈括是不同的。如果他口述还好,若是让他自己顺着写,以自己的性子,估计会加入不少现代的数学知识进去。

  这样一来,《梦溪笔谈》岂不是变成了自己编著的?

  他可不想占这样的便宜,连忙摇头:“学生,学生才疏学浅,难以担当这等大任。”

  沈括急促的咳嗽了两声,颌下的胡须颤抖着:“老夫时日无多,如今这整个沈府上下,除了你还有谁能担此重任?”

  见沈括生气,杨辉有些愧疚,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不是学生不愿,实在是,怕写出来不符爷爷心意。“

  “都什么时候了,还担心这些,自你入梦溪园以来,爷爷可曾说过你?如今西夏寇边,老夫不能披甲上阵,保百姓平安,唯有此心愿而已,你还要推辞?”

  杨辉一时不知如何接话,默默的看着这个耄耋老人,重重的点了点头。

  “辉儿这就写。”

  听他答应,沈括这才微微点了点头,仰头躺了下去,静静的看着上方,疲累虚弱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睡了过去。

  杨辉走到书桌前,提笔想了半晌,竟是不知从何下笔。

  身着几层絮绵对襟褙子的沈轻纱轻轻推门走了进来,抬头看了看正睡着的沈括,眉头皱了皱,一脸焦虑。

  杨辉抬头看了看他,见她进来,并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沈轻纱先是走到沈括床边,站了一会儿,这才走到杨辉面前,轻轻拉了一下他的袖子,示意与她出去。

  杨辉正愁无从下笔,随她出来,将房门轻轻关上,二人寻了个僻静地方。

  “师姐找我何事?”杨辉想着沈括交代的事情,看向沈轻纱,开口问道。

  “杨师弟,大爷爷的病,你有办法么?”沈轻纱一脸期待,看着他。

  杨辉心道:原来是这事儿。

  沈括作为沈家家主,朝中又有关系,如今病倒,整个沈家自然担心无比。

  “之前不是请了钱塘名医过来诊治了么?我能有什么办法。”杨辉虽然心里也有担心,但还是老实回道。

  沈轻纱看了看他,眨了眨眼睛,两个酒窝显现出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本来有酒窝显得十分可爱的沈轻纱,现在在他眼里,反而透出一种浓浓的怀疑味道。

  “你不是会法术吗?”

  “......”说出来的一句话差点没让杨辉直接扑倒在地。不得不说,自从灵隐寺归来,沈轻纱就一直对杨辉会法术这事儿念念不忘。经过了很长时间的解释,好不容易让她不再相信法术的事儿,没想到如今沈括一生病,这丫头又回到了之前的样子。

  或许是想有一个希望吧,杨辉心里想道,自己又何尝不想真的会法术呢?那样岂不是就能治好沈括了。

  事与愿违,沈括的情况他是知道的,除了年纪变大身体机能的退化之外,还有心力憔悴以及各方面的综合因素造成的。

  他想了想,有些郑重的说道:“沈爷爷的病,我。我真的没办法。”

  沈轻纱听他如此说,脸上带着失望,轻轻叹了一声:“李大夫说大爷爷是心力交瘁,疲劳过度加上年纪大了的缘故。我还有些不信,这才来问你看是否有办法,毕竟你比我们几个聪明得多。”

  杨辉看了看她表情,心有不忍,脑中快速的想了一下:“沈爷爷自己懂医术,想必他自己是知道的,断根的法子固然没有,不过只要日后不操劳,多调理静养,想必不会有什么大碍的。”

  他这话,更多的就是在宽慰了,跟随沈括这段时间,沈括的身体状况他是看在眼里的,若是所料不差的话,恐怕最多也就能挺个半年的时间,这还是再不能写《梦溪笔谈》,不能劳累,只安心静养的情况下。

  沈轻纱眼眸明亮,盯着他上下看了看,确定他没有撒谎之后,才抿着嘴点了点头。

  “等大爷爷醒了,还请公子多劝劝,可不要太过惦记着编书的事儿了。”

  他先称呼杨辉为师弟,是提同门之谊,现在改称公子,就是带恳求之心,足可见这事对她的重要性。

  ”姑娘放心,沈师醒来之后,我一定劝阻。”

  沈轻纱见他答应下来,行了一礼之后才缓步离开,走了几步,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回头朝杨辉看了看。

  捂着嘴扑哧一笑:”小弟弟,你正经起来很讨喜呢。“

  ”呃......这丫头。“摇了摇头,走进了屋。

  

第34章 改编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答应了沈括的要求,总得完成,回了房中,安安静静的写了起来。刚才还有些无从下笔,没想到经过沈轻纱这么一打岔,心中定时有了想法。

  沈括口述到‘技艺’,这一篇主要讲的是沈括在生活中所遇到的一些算法问题。若是完全按照沈括的思路,多是以记录为主,局限性也就显露了出来,毕竟是这个时代已经出现的东西,只不过沈括做了归纳整理而已。

  这一年多在沈括门下学习以来,他也了解了不少这个时代的一些与科学有关的问题。如今动笔,就是打算顺着自己的思路来写。

  脑子里的记忆显现出来,一些现代的算法口诀、天文、地理、化学、生物等等各方面的知识汇集在一起,如今既然编著《梦溪笔谈》的重任落到了自己头上,那就大胆的改一改好了。

  翻了翻前面的手稿,上一篇主要是谈书画鉴赏的,其中对书法、绘画理论及技巧也有涉及,这方面杨辉并也懂得一些,但相比起沈括来,还是差了不少。

  他的优势主要还是在于自然科学的一些基础知识,若是太过深入,自然也是不行的。

  心中打定了注意,于是开始动笔起来。

  脑海里酝酿了一番,提笔写下《算学》两字,这就是他打算专门做好分类来进行记录了。之前沈括每一篇里面并未进行系统的分类,其中不但有一些小故事,亦穿插着一些随笔之类。

  他是知道进行分类的重要性的,否则现代大学也不会细分了那么多的专业,毕竟术有专攻,每个人精力有限,不可能所有科目都能做到精通。

  在《算学》一篇里,他先是介绍了沈括本人的数学成就,包括隙积术、会圆术等等。而后,又提笔写下了自己记忆中的一些现代基础知识,包括圆周率、乘法口诀、方程解析等等自己能够回忆起来的任何与算学有关的东西。

  这些事情,说起来容易,但真轮到动笔的时候,就有些麻烦了。毕竟没有现成的关于这方面的书籍,没办法借鉴不说,脑海里又含着之前那个杨辉的记忆,加上学习经史子集、诗词歌赋等等的一系列知识,要从中筛选出来,是一个很庞大的工作量。

  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也不过刚刚写完一些现代小学里学习到的只是而已。

  揉了揉酸麻胀痛的胳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写。

  抬眼看了看沈括,不知何时老人已经醒了过来,有些浑浊的眼珠正看着自己。

  他连忙走了过去:“沈爷爷,您醒了。”

  沈括点了点头:”把你写的拿过来我看看。“一醒来,他想到的竟然是这个,让杨辉心里一酸。

  待得看完杨辉在他沉睡期间写下的半篇《算学》,原本浑浊无神的眼珠里,散发出了一丝明亮的光彩。

  “好,好,好。”一连说了三个好字,似乎耗费了他极大的心力。

  没想到沈括的反应这么大,杨辉心里高兴不已。之前还有点担心这事儿,如今看来,却是多虑了。

  能够得到大科学家沈括的夸赞,即便是他,也有些压抑不住心中的激动。

  沈括挣扎了下了床,杨辉连忙扶住,嘴里说道:“沈爷爷,这,辉儿做了一些改动。”

  “你写得很好,有理有据,比老夫想的还要好很多。”

  他说完之后,又看了看杨辉,说道:”其实自第一次见到你开始,就觉得你有些与众不同,相比起同龄孩子来说,实在是太过聪明了些。“

  杨辉有些不好意思,知道他接下来有话要说,静静的听着。

  ”在京城司天监时,老夫对星象卜算亦有涉猎,细细查访之后,才发现著名的卜卦之人就是那些总举人考不上的人。他们依靠一句“你考不上”居然能够骗一辈子,终身获利,想起来真是匪夷所思。“

  不知道沈括提这事儿的目的何在,杨辉也不好接话。

  沈括继续道:“后来老夫略一研究,其实不过是一个概率问题,朝廷开科取士,学子众多,考不上的人自然是占了多数。他们逢人便说‘你考不上’自然言中的也就多了,如此一来,如何说他不准。“

  杨辉笑了笑:“这也是世人愚昧,总去相信这事。”

  沈括转头看了看他:“此话虽有道理,但根本原因还是在于他们不懂。就如同你在灵隐寺那般,若是懂的人,当然能想明白其中道理,若是不懂,即便你解释了,他们依然有些无法相信。”

  两人走出房门,四月的钱塘,天气还有些凉意,有伺候的下人见沈括出来,就要走上前来,沈括摆了摆手。

  杨辉搀扶着他:“沈爷爷,如今身体要紧,这些事就不要去多想了罢。”

  ”与你说这些,是想告诉你,世间万物,皆有其内理,若是能够拨开迷雾见其本质,从不同的角度去看问题,就会得出全然不同的结果。“

  “恩。”杨辉点了点头。

  “你天资聪颖,遇事又能不乱于心,老夫能有你这个弟子,此生无憾了。”沈括抬头看了看远处的青山绿水“《梦溪笔谈》以后就由你来写吧。”

  ”这,这,学生。“

  “不用推辞,刚才见你所写《算学》,老夫就已经下定了决心,你于格物一道,天分很高不说,这么长时间,老夫也对你有些了解,恐怕很多东西,你并未说实话吧?”沈括说完,若有深意的看了看他。

  杨辉一时愣住了,心道:难道他看出来自己是穿越的?又摇了摇头:不可能,就算沈括心中有所怀疑,也不会如此认为,毕竟他可是连算卦这等事都不相信的人。

  “你不必担心,接下来的时间,我会详细的与你说,老夫之前的打算,后面还有许多内容,若是慢慢口述,恐怕来不及,就捡一些你不会的吧,至于算学这些,内容就由你慢慢写便是了。“

  原来是这个打算,杨辉长舒了一口气,还以为接下来所有的都有自己写,吓了他一跳。

  若说让他增加一些现代的基础知识,充实一下内容还行,让他全部写下去,那可就差得远了。毕竟沈括学识渊博,对每一项都有涉及,这才能够编出这么一部科学巨著来。

  自己懂的,是超出了这个时代的东西,作为一些学堂基础教学书籍勉强合适;何况诸如医学、音律等方面,自己并不擅长。

  当然,这只是杨辉所考虑的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是因为《梦溪笔谈》毕竟是沈括流传后世的著作,自己如果大肆修改增添,那就变成了自己的书了,他再厚颜无耻,也不至于去抢沈括的这个名声。

  “州试还有半年,你也好好准备准备。”将事情定下来之后,沈括想起了这事儿,提醒道。

第35章 经义文章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远亭外,眼疾已好的张夫子手里拿着一卷书缓缓走来,其人身穿儒衫,面色红润,年约五十,精神矍铄。

  沈立正长大了一岁,贪玩的性子也收敛了不少,见得夫子前来,立刻起身行礼:“夫子。”

  张夫子微笑着点了点头:“立正啊,昨日教授的可曾默背下来?”

  沈立正白皙嫩藕般的小手挠了挠头,咧着嘴笑着:“回夫子的话,已经背下来了。”

  “恩,不错。”

  夸赞了一句,见亭中少了杨辉,不由问道:”杨谦光哪里去了?“

  “夫子,杨学兄说是家中有事,请了一天假。”

  ”眼瞅着他就要参加州试了,竟然还请假?“张夫子眉头一挑,有些不满。

  杨辉虽然平时多与沈括待在一起,但自从沈括病重以来,杨辉学习经义就改在了远亭之中。一来也是不想太让沈括费心,二来自觉也学得差不多了,应付州试应该问题不大,再者张夫子毕竟是沈家花重金聘请,在讲学上,也是不差的。

  对于杨辉这个学生,张夫子是比较在意的,他不像沈立德那般斯斯文文,对自己的讲解言听计从,反而在讲学时候经常举一反三,触类旁通,提出自己的见解。有些时候,提出来的问题,就连他都觉得不好解答。

  也正是因为这样,张夫子对杨辉的评价颇高,如今见得州试将近,竟然又请假,他自然有些不满。

  ”夫子,这是杨学弟所写的经义,说一定要交给夫子审阅。“

  张夫子点了点头,伸手从沈轻纱手里接过,细细的看了起来。

  宋时省试的科目虽然屡经变革,但有四个科目是必考的:诗赋,经义,论,策。用彼时人们的的话来说就是:“以科目网罗天下之英隽,义以观其通经,赋以观其博古,论以观其识,策以观其才。”

  杨辉要参加州试,自然免不了提前接触,所以张夫子昨日给他出了一道题目,也就是类似于现代的模拟考试。

  洁白的纸张上,一行一行的小楷排列,看起来遒劲丰润。经过这么久的读书习字,加上之前沈括的教导,杨辉的书法练得不错。此时在张夫子看来,颇有‘颜筋柳骨’的样子。他不由笑了笑,因为杨辉请假带来的不愉消散了些。

  张夫子让杨辉做的是经义文章,就是出题者从儒家经书中截取一句话,让考生阐述其蕴含的义理。在宋代,人们崇尚“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经义一项考生可以自由解经、传注、质疑古说、阐发新见,“借他题目说自家道理”,更有不乏“全不顾经文,务自立说,心粗胆大,敢为新奇诡异之论”者。

  题目是”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出自《论语八佾》。张夫子初看时,被杨辉的一手书法给惊了一下,待得看到其中的内容,脸色一变,不由得又生气起来。

  先前还只是觉得这个学生不同寻常,有些不拘一格,没想到这经义,竟然写出如此离经叛道之语。

  颌下的胡须颤抖着,面色涨得通红,张夫子气急,强压下心中的怒气,将杨辉写的经义文章揉成一团,随手朝着远亭外扔了出去。

  他这一扔,偏偏就扔到了一个人的脚下。

  来人正是沈括。

  只见他弯腰拾起脚下张夫子扔过来的皱成一团的文章,身体依旧十分虚弱,不过总待在房中也不是个事儿,杨辉又回家去了,这才在下人搀扶下出来走走。

  没成想,正好遇到张夫子一脸怒气的将杨辉做的经义文章扔了过来。

  “看来老朽来得不是时候。”他朝着张夫子笑道。

  见得沈括前来,张夫子连忙起身,行礼说道:“存中兄身体不好,多加静养才是。”

  张夫子年龄比沈括小了十岁左右,本身又是沈家聘请之人,所以以平辈相称。

  “不妨事,这身体,一时半会儿好不了,出来透透气也是好的。“沈括笑着,尽显豁达。

  两人寒暄了片刻,自然提及到了杨辉所写的经义文章来。

  “此子有大才,但这文章,可算大逆不道。”张夫子一提起这事儿,就来气,不由看着沈括直言。

  “哦?先生何出此言?”沈括有些疑惑,若说起对杨辉的了解,恐怕他比杨清还要来得清楚,怎么会想到张夫子会如此评价。

  “存中兄将这纸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沈括慢慢的将已经皱成一团的纸摊开来,也看了起来。

  由于后世的影响,杨辉对儒家的观感一直不怎么样,说好听点叫’仁‘,说难听点就是软弱,不过自从跟沈括学习以来,这种想法还是改变了不少。

  首先说儒家崇文抑武,初看有道理,但儒家可是提倡重视武备,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句话实际上已经很明显了。至于有人说儒家提倡以德报怨,这又是典型的断章取义了,要知道原话可是“以德报怨,何以报德。”这后半句才是精髓所在。

  说到底,如果真的儒家软弱,那强汉盛唐又何来赫赫武功?

  杨辉心中虽然对儒家的观感在逐渐变化,但是毕竟后世接触到的多是程朱理学曲解过的思想,所以在看到张夫子出的题目时,心中还是有些反感。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一气之下,这才写了这篇文章。

  什么臣子要符合礼的规范,臣子侍奉君主要用忠心,都是扯淡。

  “君为臣纲,君不正,臣投他国;国为民纲,国不正,民起攻之;父为子纲,父不慈,子奔他乡;子不正,大义灭亲、夫为妻纲,夫不正,妻可改嫁;妻为夫助,妻不贤,夫则休之。子曰:当以仁慈待人,凡事需忍耐,以德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怨,何以报德?所谓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人存断章取义之心,混淆视听之意,儒已非夫子之儒。观春秋之时,思想学说百家争鸣,至今墨学湮灭,儒学独大,百家齐哀,精神凋敝,世风颓废。“

  ......朝之大患,由国家视其民为奴隶。积之既久,民之自视亦如奴隶焉。长此以往,待得西夏崛起,女真独大,朝虽经国耻、历国难,而漠然不以动其心者,非其性然也,势使之然也。”

  沈括看完之后,轻轻的将杨辉所做的经义折好,放入怀中,起身告辞,仿佛失了魂一般。

  “朝之大患,由国家视其民为奴隶。”他嘴里喃喃道。

  

第36章 君臣之道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大早,杨辉手里拿着一张豆饼,一边吃着一边优哉游哉的回到了梦溪园。

  一路之上,欢快的与下人丫环打着招呼,显得有些兴奋。昨日回家一趟,主要是看看父亲,毕竟有一段时间没有回去,如今家里房子已经修好,接下来又要准备州试,应该有一段时间不会回去。杨清一人除了种地干活之外,也没个人说说话,很是冷清,作为人子,还是需要尽一份孝心的。

  走到远亭的时候,朝里面张望了一下,见张夫子还没来,只有沈轻纱在静静的看着书。

  “昨日没什么事发生吧?”他看了看沈轻纱,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沈轻纱头也未抬,只是轻轻的‘恩’了一声,也不知在看什么看得正入神。

  杨辉有些奇怪,轻手轻脚的走上前去,凑着大半个脑袋看过去:“师姐看的什么?”

  “啊。你做什么?”沈轻纱终于反应过来,大惊失色,两手有些慌乱的将手中的书籍朝着怀中一拢,眼睛瞪着他,带着一丝怒意与惊慌。

  杨辉见她反应这么大,来了兴趣,继续上前一步逼近:“师姐若是不给我看,待会儿我就告诉夫子。”

  “你,你又不知道我看的《乐章集》,哼。”沈轻纱哪里受得了杨辉的威胁,立马反驳道。

  “哦,原来看的《乐章集》啊,哈哈哈。“捉弄了一下这个小小的师姐,让他心情大好。

  沈轻纱狠狠的看了他一眼:“昨日你做的那篇经义文章夫子看了可是生气得厉害,直接揉成一团扔了呢。“

  杨辉愣了一下,竟然忘了这茬,见得夫子还没来,问道:”夫子没说啥吧?“他心中还是有些忐忑的,当时只顾着意气,心中顺畅,竟是写了那么一篇文章。如今想来,有些后悔。

  倒不是后悔写了这文章,而是后悔写来给夫子看。若是让沈括看,或许他还能明白一些,至于张夫子,与学堂李夫子也差不多,都有些酸迂,指不定一会儿会怎么编排自己了。

  隔了一会儿,沈立德与沈立正兄弟俩一起过来,再过了一会儿,几个沈家子弟也一并到来。

  张夫子跟在最后面,他精神向来比较好,又是儒家正统弟子,深得儒家‘重文、重礼、重气节’的三重精奥,虽然科考场上没有高中进士,但是在教授学生这方面,可是实打实的尽职尽责。

  众人行礼完毕之后,张夫子见杨辉,一想起昨日交上来的文章,就有些生气。

  他正待找机会发作,杨辉之前听沈轻纱说了一遍,就知道今日这训斥是少不了了,眼珠转动,看能不能先给糊弄过去。

  这夫子训话说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无非就是说道一通,但杨辉自从上次见识过了张夫子的训人之后,早就打定了主意绝对不能再来第二次。

  只因为这张夫子训人可不同寻常,你若是一个劲儿不回答,他就逼着你回答,你若是回答,他又是一通大道理,根本就是一个无论你如何应对,他都会继续下去的主儿。这还不算最让杨辉不能接受的,若是像李夫子那般引经据典也就罢了,偏偏这张夫子一身学问,在训人的时候,就会立马转变成一个市井小人模样,专捡难听的说,更是啰嗦至极,不说一两个时辰绝不停止。

  杨辉不是不愿意接受,而是他怕自己忍不住会找块搬砖照着夫子薄薄的嘴唇来那么一下子。

  “杨谦光,你来一下。”张夫子目光炯炯,面色红润,一脸正经的看着杨辉。

  沈轻纱见夫子叫杨辉,就知道是什么事情,她是女孩子,倒没有怎么吃过夫子的苦头,此时见到杨辉吃瘪,不由抿住了嘴,差点就要笑出声来。

  杨辉可不想再来一次,起身行礼,想好的对策说了出来:”夫子,学生有疑惑,请夫子解惑。“

  ”何处有疑惑?“这是夫子的本职,他立马本能的问道。

  ”敢问夫子《乐章集》写的是什么?“

  “你。“张夫子吹胡子瞪眼:”你小小年纪,不思进取,看那等

  羁旅悲怨之辞,闺帷淫媟之语,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没想到夫子的反应这么大,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书,连忙拱手道歉:“夫子,学生只是听人提起,还未曾鉴读,这才向先生询问。”

  他嘴上这么说,心里暗想:我一说夫子就这么大反应,还说是闺帷淫媟,那岂不是夫子之前就看过了?这可不行,看来得找机会从小丫头那里弄来品评一番才是。

  听得这话,夫子愤怒的神情稍微缓和了一下,不过经过杨辉这么一打岔,对于昨日的文章之事,稍微淡了些。

  “《乐章集》乃是那柳三变所编词集,其中尽收俚俗语,实在是有伤风化良俗。“

  原来是柳永所编,难怪沈轻纱这个丫头看得入迷,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呢。也难怪,柳词不就是雅俗共陈,多愁善感的么,否则也不会得那么多青楼妓馆女子喜欢。

  要想让夫子不训斥自己,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夫子记起自己的本职工作。

  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只有不断的解惑,才能让他淡化此事。

  所以,杨辉开启了连珠炮的发问模式。当然,问题也是有讲究的,既不能问得太过难,让夫子不好解答,又不能问得太过简单,显得自己肤浅不懂学问。

  既然夫子对自己的文章有意见,那就来问问夫子的具体看法好了。

  杨辉想了想:”夫子前日的题目是’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学生自觉昨日交于先生的文章谬处太多,想请先生为学生解惑。”

  张夫子被杨辉绕得团团转,隐约觉得自己最初的目的好像不是这样的,怎么这说了一会儿,就变成自己要来议经义了。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不过既然杨辉提出了问题,反正对他的那文章也很有看法,今天就与他好好说说这君臣之道。

  “依你的理解,君臣之道何如?”张夫子没有直接说,反而出言问道。

  这个问题其实杨辉早就接触过了,古今通用,只不过古代是皇帝,而现代是当政者。

  杨辉站起身来,朗朗说道:

  “为君之道者,当胸怀宽广、善用贤能、广言纳谏、体察民情、与民同进,于是江山可取、社稷可保、国强民富、天下太平。”

  张夫子听他说到这里,点了点头,这才是真正的儒家正理。

  “若君刚愎自用、独断专行、摈弃忠良、沉迷酒色、鱼肉百姓者,则导致民不聊生、祸生乱起、国破家亡、江山易主。“

  

首页2345678910111213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冻蚕所写的《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为转载作品,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