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27章 动机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派去寻找丁毅的人整整过了一个时辰才回来,待他看到深斋此刻这么多人的时候,不由吓了一跳。

  杨辉看了看他,正是那日朝庄外扔东西的那人,目光注意着他的表情,并没有发现什么,这丁毅的惊讶表情看着并不像作假,当然,其中原因要么是他隐藏得太好,要么就是他还未发现此事的严重性。

  “姐夫。”

  丁毅小心的看了看沈乐吉,心中有些害怕,低声喊了一声。

  沈乐吉并未回答他,只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周邦彦见找到了丁毅,长舒了一口气。

  “是你最先发现御飞白字不见的?”

  ”是小的发现的。“丁毅低着头,老实回答道

  “什么时候?”

  ”未时。“

  周邦彦思考了一下,继续问道:“既然发现不见了,为何你心里不但不着急,反而还离开?”

  丁毅听到此话,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县令大人在怀疑他,不由连忙跪地,说道:“小的,小的发现东西不见之后,就立刻告诉了姐夫。小的可不敢有半点隐瞒。“

  他说完,脸上带着求救表情,看向沈乐吉。

  沈乐吉拱手说道:“内弟虽然不成器,但这么大的事,想来不会骗人。“

  沈括看了看他,也不说话。

  周邦彦道:”那你告诉你姐夫之后,这段时间去了哪里?“

  断案自然要有证据,在周邦彦看来,这事儿实打实就是沈家内部人干的,既然沈家不想张扬,他也只好当场审问了。若真是沈家子弟的事儿,这追究责任与否,还得看沈括。若是下人奴仆,自然会严办,毕竟偷盗主家财物,罪责不轻。

  “小的,小的。”丁毅吞吞吐吐,目光不停的看向沈乐吉。

  沈乐吉却是直接将头转了过去,根本不看他,一副痛心模样。

  见求救无望,丁毅趴在地上,说道:“小的将此事告诉姐夫之后,就,就去了松竹院。”

  “什么?你......你......“饶是沈括官场多年,沉得住气,听得此话,也不由气打一出来,胡子不停颤抖着。

  这松竹院听起来似乎是文人墨客雅士聚会的高雅之地,实际上却是一个青楼烟花场所,叫他如何不气?

  周邦彦愣了一下,没想到沈家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这丁毅竟然还有心思去妓院寻欢作乐。

  转念一想,继续问道:“你月俸多少?”

  “九贯铜钱。”

  周邦彦暗道,这沈家果然财大气粗,要知道他作为县令,一个月也不过十五贯铜钱而已。当然,这说的是正俸,并不包括禄粟、职钱、职田、茶汤钱、给卷、薪炭等等这些福利。

  ”以你九贯钱的月俸,如何能去松竹院那等销金之地?“周邦彦脸色一变,声色俱厉,官威尽显。

  到现在,眼见不说实话可不行了,丁毅连忙说道:“回禀县令大人,小的月俸确实只有九贯,但小姐姐,每月会额外给小的一些银子。”

  沈乐吉长叹一声,转头看向这个不争气的小舅子,说道:“事到如今,你还不老实交代。”

  丁毅看了看他,畏畏缩缩:“姐夫、大人,我,我真的没有偷那御飞白字。“

  “不是你还能有谁?这深斋除了你来过可有其他人来过?”沈乐祥见丁毅还在狡辩,不由指着他鼻子说道。

  沈家大房二房平日暗地里就有较劲儿的意思,这也是大族的一下通病。能找到这么个机会,也不容易,所以沈乐祥说的时候,反而还有些高兴在里面。

  “二爷,小的是喜欢去烟花柳巷,可是小的真没偷那御白飞字。小的就算再不成器,也不至于那这事儿乱说。更何况小的月俸虽少,但是有家姐接济,去松竹院还是够的。”

  沈乐祥见丁毅顶撞自己,不由怒道:“好啊,我早就知道账房每个月有些钱对不上,原来是嫂子暗里给你了。”

  “咳咳。“沈乐吉听这弟弟越说越不像话,竟是从这偷盗之事要扯到家庭矛盾来,不由连忙咳嗽两声,提醒道。

  沈乐祥见状,看到沈括不悦,加上县令又在场,明白过来有些不妥,恨恨的瞪了丁毅一眼,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杨辉在一旁听着丁毅的话和看他神情,心里暗自琢磨着。

  周邦彦有些尴尬,本想着查案,竟是问到了这些家族内部的矛盾事情上。

  “沈兄,依你看,这事儿?”他看向沈括,问道。

  沈括被丁毅和沈乐祥给气到了,直接说道:“你是县令,你做主便是。“

  周邦彦苦笑道:“这丁毅不像说谎,事情可就有些难办了。”

  既然丁毅的嫌疑暂时排除了,那么这嫌疑就转到了打理深斋的丫环身上。

  又仔细询问了一番,并未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这丫环在沈家多年,一直没出过什么事,家中又没亲人,在沈家也能混个温饱,加上主家平时对下人也不算很差,这偷东西也根本没有动机,说不过去。

  难道真要报与衙门,让捕快来挨个查?

  要知道宋朝强调重典治盗贼,在《宋刑律》、《贼盗律》中有明确提及。自仁宗开始,制定了《重法》,几乎与谋反大罪的处罚相差不远。若是在重法地区境内,更是“凡劫盗罪当死,籍其家以赏告人,妻子偏置千里“可想而知其严重性。

  若是让衙门查出来,后果是很严重的,由于是沈家的事儿,他不得不考虑,万一查出来是沈家子弟的,到时候办是不办?

  周邦彦看了看沈括,本想听他的意见,结果沈括又直接将皮球踢了回来,如今有些骑虎难下。在县衙中断案还好,毕竟下面有捕快去查实,若是不招,还能用刑,但是在这里,很明显不太合适。

  丁毅的话不似作假,但是嫌疑还不能完全排除,这丫环亦没有偷盗的动机,如此一来,他可就有些犯难了。

  杨辉在一旁听得清楚,琢磨了半天,最开始他以为是丁毅偷的,不过细细一想,可能性非常小。丁毅是沈乐吉的小舅子,即便缺钱,也不会不知道御飞白字的重要性,再说,就算是他偷的,拿出去又能卖吗?那可是皇帝亲赐的,谁敢收赃?

  丁毅发现东西不见的时候是未时,但丫环打理深斋的时辰是巳时,中间隔了一个午时,这段时间,正是案发的时间,亦是此案的关键之处。

  至于动机,更加有些难以琢磨。

  图财?除了下人之外,沈家谁还缺钱?要将御飞白字出手,更是困难至极,典当行不收,字画店不要,除了得个御赐之物的名之外,还能得到什么?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这么大的罪名,到底是什么原因值得这么做?

  想来想去,他也没想明白其中的关键,只好静静的看着周邦彦继续问话。

  

第28章 破案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周邦彦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与在县衙之中不同,这里没有捕快,没有衙役,还不能用刑。想到此节,不由得眉头紧皱。

  丫环与丁毅二人,已经询问了两三遍,并未发现其中的破绽,不论是时间,还是银钱,都能对得上,难道另有其人?

  他来回踱着步,低头深思着。

  就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杨辉眼前一亮,目光却是直接看向沈乐吉两兄弟。

  这深斋虽是丫环打理,但平日能来的人,并不多,除了沈家直系子弟之外,其他人可不能随便进。既然丫环的说的话里没什么漏洞,自然就得朝着其他能够进深斋的人想。

  丁毅那日是朝外扔了个包裹,但听他刚才这么一说,里面最多也就是金银首饰之类,毕竟常去松竹院那种地方,钱财花费必定不少。不过御飞白字出手极难,罪名太大,想必以他的胆子,还没有到这样的地步。更何况他那姐姐,平日对他甚好。

  他这么一看过去,就见到沈乐祥刚好目光也看了过来,见到杨辉正看着自己,只见他不由的把手放了下来,立刻将目光移开。

  杨辉心中暗暗计较,想着沈乐吉说的话,这沈乐祥平日与丁毅搅和一起,两人必定相熟,但看现在沈乐祥的样子,似乎丝毫没有那种朋友之间的关切不忍之感。

  他虽然与沈乐祥不熟,但是对他的风评可是知道的,听说沈乐祥极为好赌,时常进出赌坊,与钱塘县的地痞流氓混在一起,仗着家中势力,吆五喝六,混账事儿没少做。

  为了这事儿,没少与沈乐吉争吵,两房的关系并不太好,当然杨辉所想的这些,其实整个村里的人都是知道的。

  此刻沈家出了这事儿,事关沈括,他不得不去思考其中的厉害关系。

  他心中虽然对沈乐祥有了怀疑,毕竟接触的时间有,进入深斋的条件也符合,至于御飞白字的出手,常年与泼皮在一起,自然知道一些隐秘收赃之地。

  只是,还有一点他未想明白,沈乐祥是沈家二房,照说钱财不缺,这御赐的东西若拿去换了钱财,可就有些说不过去了,毕竟干系太大,就算以他的身份,被发现了也少不得要吃些苦头。再者说,沈括一生清正,哪怕是他的儿子犯了错,恐怕都会秉公办理,这么大的风险,若是只图财,可就说不过去了。

  杨辉在这边暗自琢磨,而周邦彦却是眉头紧皱,想了一阵,也没有找到破案之法,不但面子上下不来,更是对沈括不好交差。

  周邦彦这边没什么进展,但是杨辉此刻,脑中急转,不再纠结于到底是谁偷走了御飞白字,而是将重点放在了如何才能找回来。

  在他看来,与其将所有的心思和目光都放在是谁偷走的上面,还不如试着看能否找回来。毕竟先帝御赐之物,真要查出来,那罪过可就大了。拿走御飞白字的人或许还没有体会到这一点,又自觉做得隐秘,这才没有露出马脚。

  想到这儿,他不由得慢慢走上前去,看着沈括,说道:“沈爷爷,这御飞白字或许还能找回来。”

  沈括本来心中正急,听他如此一说,不由道:“辉儿有办法?”

  “虽然不能说有十层把握,但是至少有六成把握。”

  沈乐吉听到他说这话,不由怒道:“黄口小儿,大人说话,岂容你胡乱插嘴。”

  虽然知道杨辉得沈括看重,但这样的场合,他一个幼童冒出来说有办法,让他如何肯相信?并且这时候杨辉出来,也确实有些不合适。

  不过杨辉可不管这些,见到沈括焦急模样,心中不忍,这才打算说出自己的办法,看能不能解决此事。

  周邦彦听到杨辉的话,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朝着沈括问道:“想必这位就是沈兄新收的弟子杨辉了?”

  沈括点点头,还未听到杨辉的具体办法,不过以他对杨辉的了解,一般不会胡乱瞎说,所以心中已经有些相信,升起了一丝希望。

  “呵呵,刚才还说要见一见,没想到现在就碰上了。”周邦彦笑了笑,看向杨辉。

  “你说你有办法?”

  “是的,不过不敢保证能成。”杨辉老实回道。话不可说得太过绝对,重要留有余地才是,至于他们是否要用自己说的办法,是他们的事儿,万一后面不成功,也赖不到自己头上。

  他可不想好心办坏事儿。

  “你说说看?”周邦彦见到杨辉,有些惊奇,在县城的时候就时常听闻街坊邻居传杨辉在灵隐寺施仙家妙法的事儿,又说是文曲星君下凡,此时见到真人,又刚好遇到沈家丢了御赐之物的事儿,不由对杨辉起了兴趣。

  杨辉看了看沈乐吉两兄弟,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丁毅和旁边的丫环下人。

  周邦彦明白他的意思,知道杨辉的办法必定不能让这些人知道,于是朝着沈括说道:“去深斋里说。”

  沈括也想听听杨辉的办法,点了点头,两人进入深斋,杨辉紧随其后。

  “现在可以说了吧。”沈括说道。

  “回沈爷爷,周大人,学生的办法其实并不复杂,只不过转换了一下思路而已。”他看了看两人,侃侃说道。

  “周大人刚才审问之时,学生就一直在琢磨着这事儿,御飞白字被人偷去,这已经是事实,目前有嫌疑的人并不止那丫环和丁毅二人。”他说到这里,停了一下。

  “哦?还有谁?”周邦彦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一脸笑意。

  杨辉想了想,也不知道该不该说,毕竟是沈家子弟。沈括见他模样,知道他有些忌讳,直接道:“小小年纪,就不要卖关子了。”

  杨辉这才回道:”想必周大人也有这样的想法。“他还不忘拍一下周邦彦的马屁,自己聪明不要紧,可不能把别人说得那么蠢,总得有个台阶下。

  “若说能够接触深斋的,除了那打理丫环之外,恐怕也就只有沈家的直系子弟了。这是深斋所处的位置决定的。”

  周邦彦和沈括同时点了点头:“继续说下去。”

  “在学生看来,丁毅虽然是最早发现的,但实际上嫌疑最小,毕竟他接触的可能性比较小。”

  “这你可说错了,他若是接触不到,又如何会发现御飞白字不见了,还去报与乐吉?”

  沈括听杨辉分析,立马找出了他此话的漏洞,笑着说道。

  杨辉愣了一下,先前光顾着琢磨丁毅的话,这一细节还真被他给忘了,灯下黑的道理还真是古今通用啊。

  他有些不好意思,继续说道:“目前最重要的,其实并不是谁偷了或者拿了这御飞白字,而是要想办法找回来。”

  见他略过了自己的问题,沈括不由笑了笑,这段时间两人时常探讨格物之事,他虽然学识广博,但是在杨辉那里,可没讨到什么便宜。不论是哪一门类,任何事情,只要杨辉说出他的见解,总会给他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搞得后来,提的一些问题,就是他也回答不了。此刻抓住了杨辉这么一点漏洞,心里竟然还有了一丝满足之感。

  周邦彦说道:“你说说,到底用什么办法?”

  

第29章 仙人跳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杨辉道:“此事本可以从两方面入手,一是周大人这边派人明察暗访,主要以钱塘的黑市为主,毕竟御赐之物可不好出手。”

  周邦彦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沈括直接问道:“另一方面是什么?”这事儿说起来发生在沈家,张扬出去可不好,所以对于杨辉说的第一条直接略过,主动问起了另一方面。

  “这另一方面,就是从所有能够接触到深斋的沈家之人入手。”

  感觉杨辉说了两句废话,沈括有些不愉,不过他涵养颇高,知道杨辉必有后手,也不着急。

  ”依学生的分析,那偷盗之人,要么是知道御飞白字重要但不会想到具体罪名会如此之大;要么就是根本就不是被盗。“

  “不是被盗?”沈括听杨辉如此说,身子正了正,一脸疑惑。

  周邦彦也问道:“既然不是偷盗,那拿此物有何用处?”

  “这个学生就不知道了。不过既然有这两方面考虑,那么要找回此物,就可以从这里入手。”

  杨辉看了看二人,继续说道:”学生的想法是,假如那人真的是因为这两条原因,就可以让人说如今已经报官,御赐之物的重要性以及所涉及的罪名刑罚,以此震慑。并且说明,只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将御飞白字交还,就不追究其责任。毕竟事关沈家声誉,若真是沈家子弟所拿,这样于公于私都有好处。“

  周邦彦听完,想了一下,目光看向沈括。只见沈括亦是沉思起来,不多时,看向他说道:“辉儿的办法可行倒是可行,不过若是两者都不是,那又当如何?”

  他想的毕竟要深一些,假如御赐之物找不到,那么连带沈家,可都是大罪,虽然宋朝推崇‘与士大夫共治天下’轻易不治文人的罪,但这等大事,毕竟有些不同。

  周邦彦说道:“若是如此找不回来,那也只好严防死堵,可不能让人传扬出去。”他与沈括交好,竟是连这等法子就说了出来。

  “沈家叮嘱一番或许还好说,但若是流入外人手里,恐怕难堵悠悠之口啊。”沈括长叹一声,说道,发生这样的事儿,他也有些焦头烂额。

  杨辉直接道:“学生想的这个法子,还有一点需要注意,就是说出去之后,这几天一定要将深斋的人撤走,不能留一人在此。否则那人心有顾忌,恐怕不会归还。若是根本无人察觉到他,想着这么大的罪名,能够归还的可能性还是挺大的。”

  沈括点了点头,说道:“为今之计,也只有如此了。”看了看周邦彦,又道:“我这就吩咐下去,县令大人以为此法如何?”

  “听起来此法倒是可行,不过,真不打算追究那人的偷盗之罪?”

  杨辉说道:“当然,一来可能是沈家子弟不小心拿走,二来归还也说明其还有救,不至于不分轻重,亦可以给他留些面子。”

  “如果不是沈家子弟呢?”周邦彦对这种大罪还是有些看重的,不由说道。

  “如果不是,只要将此物归还,沈家也没什么损失,只等事情过去之后,再慢慢查访便是,总会有露出马脚的一天。”

  杨辉分析说完之后,静静的站着,等着两人决定。

  周邦彦与沈括对视一眼,看了看杨辉,笑着道:”这法子可以先试试,若是不行,后面再做打算。“

  沈括也点点头,有了杨辉的办法,好歹也有了些希望,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些,朝着杨辉说道:”你小小年纪,分析问题条理分明,若不是知道你杨家的情况,恐怕都要将你当做妖怪来看了。“

  杨辉讪讪的笑了笑,说道:“还不是沈爷爷教导得好。”

  “哈哈哈,好个机灵的娃娃。”周邦彦大笑着道:“沈兄老来能收此弟子,日后传扬出去,也算是一桩美事。”

  ”这些日子我观此子所言所为,实在当得起神童之名。“沈括开口夸道。他是打新眼里觉得杨辉比他见过的那些孩子都要聪明得多,此时也不介意在县令大人面前多夸一夸。杨辉是要参加科举的,现在给周邦彦一个好印象,对日后也有好处。

  “说起神童,我倒是想起一人,沈兄想必也知道。”周邦彦说道。

  “你是说那金溪方仲永?”沈括问道。

  “不错,介甫大人曾专门作了一篇《伤仲永》写此事,我大宋重文,士林学子众多,各地不乏神童出现。”

  周邦彦说到这里,看了看杨辉,语重心长的道:“你可莫学那方仲永。”

  杨辉点了点头,回道:“谢大人赠言。”

  几人又说了一会儿话,眼见天色已经不早,周邦彦还得赶回衙门,也就不再逗留,只说过几日再来看结果。

  临走之时,又不忘叮嘱杨辉一番。

  沈括已经按照杨辉之前说的办法吩咐了下去,如今也只有耐心等待结果了。

  事情的结果出现得比沈括和杨辉预料的时间还要快,只是这结果却有些让人哭笑不得。

  原来,就在沈括按照杨辉的办法做的当晚,那拿走御飞白字的人就私下找到了沈括,连跪带哭的求着沈括原谅,又细细说明了其中原委。

  第二天一早,杨辉就听沈括说起,具体是哪一个人拿走的,沈括并没有说。

  他不说,杨辉也没有问,既然人是找到了,想着这御飞白字应该也找到了,那么这件事也就算是了结。

  没想到的是,人虽然找到了,但是这物品,说起来还有些难办了。

  按照沈括与杨辉说的,乃是那拿走御飞白字的人在与钱塘县城的唐家人打赌之时,被人设局给坑了。说白了就是赌博输了出去。如此一来,可就有些难办了,本来以沈家的势力,加上沈括的关系,在整个钱塘也是能说得上话的,断然不会要不回来。可是难就难在,这唐家与沈家势力仿佛,并且平日里就与沈家不太对付,人家可就更不愿意归还了。

  怒其不争已经没有什么意义,当务之急,却是如何将这御飞白字给要回来。强抢自然不行,沈括一时之间也没有好的办法,想了想,又想到了杨辉头上。

  

第30章 2世祖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听沈括说完,杨辉想了想,说道:“既然是赌博输出的,那就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咱们再用赌博赢回来便是。”

  沈括叹了一声,想了想,说道:“这法子老夫也曾想过,只是老夫虽通格物音律,但这赌博一道,实在是不擅长,并且我沈家,也无擅赌之人。“

  “不知那人赌的是什么?”杨辉想到其中关键,问道。

  “赌的还能是什么,无非就是投壶,弹棋,射箭,象棋,斗草,斗鸡之类。”沈括说道。

  杨辉暗道:还以为是赌的牌九呢,若是牌九,自己经常陪客户打麻将,若是将麻将制作出来,不愁那人不上钩。可如今这几项,自己并不擅长。

  投壶自不必说,压根没练过,射箭亦是,至于象棋,开玩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撇脚马是怎么回事儿都还迷糊,再说斗鸡斗草之类,一时之间也难弄。

  沈家不知道哪个不争气的家伙踩了人家设好的局,中了仙人跳,若不是看在沈括这个老好人的老师份上,自己才懒得管。

  虽然如此想,但这办法还是要出的,绞尽脑汁想了半天,又让他想到了一个办法。

  既然常规的这几项不行,自己也不擅长,那就自己发明一项出来,风靡后世的东西,不愁在这个时代没有吸引力。

  杨辉想的办法,竟然就是斗地主,这斗地主看起来简单易学,但是路边摊上骗人的伎俩可不少,最容易让人上当的,就是一人手里一副准备好的牌,而其中有一副,看起来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赢的。他前世在路边摊被人骗了几百块钱,后来细细的研究过之后才发现,里面圈套众多,一个不小心就着了道。

  摇头苦笑,没想到现在穿越了,倒是派上了用场。

  “沈爷爷,辉儿想了个办法,或许可行。”他朝着沈括说道。

  听到他这么快就想到了办法,沈括一脸惊讶,问道:”什么办法?“

  “依然是赌,只不过赌的方法不同而已。“

  “何时学会了赌博?”这种不学无术的事情在沈括看来,可要不得,直接问道。

  杨辉未曾想到这一层,连忙说道:”沈爷爷,我这个方法可不太一样。“

  “有何不一样?”虽然明知道杨辉是为了御飞白字的事情,沈括还是想详细的了解清楚。杨辉是他看重的弟子,可不能让他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学坏了。

  杨辉想了想,觉得还是说出来,在纸上简单的画了草图,而后讲了一下玩法规则。

  经他这么一讲解,沈括很快就懂了这玩法,规则简单,无非就是三带一、三带二、顺子、对子、单张,趣味十足,并且玩法新颖,隐隐又包含有算学和谋略在里面。

  沈括连连点头,说道:“这玩法倒是不错,你从何处学来?”

  杨辉现在最怕的就是沈括动不动就问起自己的知识来源,他也不好明说,只是找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沈括知他奇思妙想众多,远远不像个八岁孩童,说不定这法子还真能奏效,也就没过多追问。

  隔了两日,杨辉用盒子装好制作出来的扑克牌,来到了唐府外。

  唐府位于钱塘县城东南角,面积虽然没有沈家的恢弘庞大,但清幽典雅,外面是正红朱漆大门,大门上方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铁画银钩的两个大字‘唐府’。

  杨辉选的地方就在大门外面左边不远处,那里有一棵古树,枝叶繁茂,郁郁葱葱,下方常有摆着棋摊的老者对弈。

  时间还未到晌午,为防出事,沈括还专门派了一个懂些拳脚棍棒的护院跟着,不过被杨辉给赶到了另外一边,装作商贩模样。

  将盒子打开,里面正是这两日做出来的扑克牌,选的是大小尺寸一样的竹片为骨,背面请画工绘了相同的简易图案,正面又贴上等宣纸,做得十分精致。

  看着不远处唐府敞开的大门,杨辉将一副扑克牌摆放在了一张洁白绸布上,静静的等待着。

  唐润是唐家的二少爷,和很多富家少爷一样,整天花天酒地,不学无术。读书读书不行,武艺武艺不行,十足一个二世祖。

  不过他自己并不这样认为,在他看来,纨绔也分了很多种,有的爱好美色,调戏良家妇女;有的爱好美酒,整日无酒不欢;也有的爱好欺凌弱小;或者投壶、斗鸡之类的赌博。

  而自己,可是这方面的集大成者。

  读书武艺不行,在这些方面,放眼整个钱塘县,可没有人能比得上。之前还听说沈家的二少爷沈乐祥与自己乃是同道,算得上是志趣相投。一直都想会一会,无奈两家一直不怎么对眼,即便有时候碰到,也不过是互相正眼不瞧的走开,他一直深以为憾。

  直到前几天,才终于让他遇到了机会。

  结果让他有些失望,沈乐祥这个人在眼里,连纨绔都算不上,自己不过略施手段,堂堂沈家的二少爷,就把他大伯早年获得的御赐之物都给输了。

  想起此事,不但没有高兴与兴奋,反而有种淡淡的失落。这叫什么?这就是无敌的寂寞。

  此时,唐润手里就拿着御飞白字,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这种诗词书法之类的物件家里的多的是,左看右看也欣赏不出个什么玩意儿,随手将其往桌子上一扔。

  “你们说说,这玩意儿能干嘛?看又没什么看头,吃又不能吃,若拿去换钱,那点钱还不够咱们去松竹院里快活一晚。”

  房中有三四人,都是跟随唐润一起的钱塘富家子弟,也算得上是狐朋狗友一类,听他如此说,几人大笑起来。

  “那沈乐祥恐怕现在正不知道该如何跟沈括说呢,哈哈哈。“

  ”竟然与我等兄弟赌,他也不去打听打听唐兄在钱塘的外号,真是可笑。“

  “这有什么,或许人家自认为自己精通呢,哈哈哈。”

  听着几人的恭维话,唐润看了看众人,面色一变,脸板了起来,左手在桌子上重重一拍,众人立马住了嘴,看着他。

  而后,唐润看着众人震惊中隐隐有种害怕的神情,脸上的笑容一点点的重现。

  “真是无趣啊。”

  几人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片刻之后,大家脸上的笑容也堆了起来。

  “唐兄说的正是,实在无趣啊。。哈哈哈。”

  唐润捉弄了几人一番,心情大好,正待与几人一起找个地方寻欢作乐去。

  “二少爷,二少爷,有人来拆你台了。”

  “大胆,在钱塘县,谁敢来拆我唐二公子的台?“他眼睛一瞪,看向进来报告的自己的小跟班。

  “嗯?拆我什么台?”他这才想起自己可没搭什么台子,顾不得几人要夸赞自己学识渊博的眼神。听说有人找自己麻烦,作为自认钱塘第一纨绔的唐润瞬间来了兴趣,觉得天也不热了,心情也舒畅了、也不无聊了。

  他立马说道:“带本少爷去瞧瞧。”

  

第31章 跟我斗地主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唐润在下人带领下走到杨辉摆的地摊前面的时候,狠狠的给了那个小跟班一巴掌。

  “你说的就这个乳臭未干的娃娃?“

  小跟班捂住了半边红肿的脸颊,连连后退着说道:“公子,就,就是他。”

  “你瞎了?这么小娃娃能做什么?还拆你二大爷的台?滚。”将小跟班骂了一通,这才打量起杨辉来。

  “欲明事理请看扑克大小点,洞察春色最是轻歌上下床。“

  唐润看着杨辉在地上白绸布上写着的一副字,念了起来,脸色变了变,说道:“好个小娃娃,这副对联倒是不错,道尽我辈心思。只是你这扑克是什么东西?后面一句不错,你小小年纪就想女人了不成?“

  纨绔唐二少爷第一次见到这么一个小孩子摆摊,还写着这么有意思的话,不由说道。

  此时他也看出来了,杨辉哪里是来拆台的,就是一个来博取自家注意力的。又看到杨辉穿着一般,想必是家里太穷,这才想了这么一个法子来引人注意。

  不过有些对他的胃口,至少那两句话是不错的。

  杨辉看了看他,指着制作出来的扑克,说道:”这就是扑克。“

  唐润蹲下身,仔细看了看,说道:“不就是纸牌么?”

  据文字记载,中国早在宋初时就出现了类似扑克的纸牌游戏。当时有四个花色,每个花色有十四张牌,既作为纸币使用,又用来进行牌戏。唐润作为一个博学多才的纨绔,对于很多的玩法,是知道的。

  杨辉没想到他竟然认识,说道“这扑克就是纸牌的一种,只不过玩法不同。“

  听得还有自己这个全钱塘城最会玩的人不知道的玩法,唐润立马被勾起了兴趣。

  “小娃娃,你说说看,若真是好玩,老哥我赏你一吊银子。”对于这些耍事,唐二公子从来都舍得花钱,再说能用钱砸人,再看着人家一脸羡慕的样子,心里也挺爽的。

  没想到在他眼里的小娃娃杨辉却是直接说道:”我不要钱。“

  “不要钱?”唐润仿佛听到了大笑话一般,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杨辉,直到从他脸上的神色确定不是在开玩笑之后,他才说道。

  “那你要什么?“

  “听说唐家唐二公子自小聪明异常,对各类吃喝玩乐之事一学就会,一听就懂,一赌就赢,所以,我今日是来与唐公子打赌的。”

  跟随唐润一起的几人大笑道:“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娃娃,你是不知道唐兄的厉害吧?还专程跑来与他对赌,也不怕你家长辈骂你。”

  杨辉摇摇头,说道:“此事你们不必操心,我只问唐公子敢不敢赌。“

  唐润时常踩人不假,但要让他一介富家公子跟一个娃娃赌博,他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别捣乱,二爷我给你些银钱买糖吃去,还跟我赌。你要输了,我有什么好处,还落得个欺负小孩子的名声。”

  “那万一二公子输了呢?”杨辉眨巴着眼睛,一脸笑意的问道。

  “我输?小娃娃,趁二爷我高兴,你赶紧收摊子离开。”唐润一脸不屑,让他跟个小孩子较劲儿,还真有些拉不下脸面。

  杨辉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跟他赌,岂能被他说动,想了下,说道:“那就是二公子不敢跟我赌了?“

  唐润涨红了脸,觉得不赌吧,传出去估计就变成了堂堂唐家二少爷被一个小孩子给打败了;若是赌吧,又会被说成欺负小孩子,一时眼珠转动,还真难住了他。

  旁边一人见他犯难,上前一步,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唐润听完点了点头。

  “小娃娃,你先跟二爷说说,赌什么?”唐润得了主意,朝着杨辉问道。

  “就赌这纸牌。”杨辉指着摆放的扑克,说道。

  “怎么个赌法?”

  杨辉见他上钩,心中暗喜,将斗地主的玩法说了出来,当然既然是两人之间的赌博,他说的也是二人斗地主的玩法。

  “有点儿意思。”唐润听完,笑着朝众人说道:“这等玩法还真是第一次见,那这就开始。”

  新奇的赌博玩法对唐润来说,吸引力十足。

  “且慢。”杨辉又说道。

  唐润瞪了他一眼:”怎么?怕输了?“

  杨辉道:“既然是赌博,当然也得有个彩头才是。”

  “不错。”唐润道,听起来这玩法是不错,不过若是少了点彩头,总觉得心里不舒服,差了一点感觉。

  他盯着杨辉说道:”金银钱财,二爷我不缺,你有什么筹码?“

  杨辉笑了笑,说道:“我虽然缺钱财,但是有一样东西,在我看来,可比钱财重要。”

  “哦?有意思,有意思,你说说看。”

  “听说唐老爷喜好书籍字画,如今小弟正打算参加科考,若是小弟赢了,那就请公子将府上最珍贵的字画给我。”

  “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算盘倒是打得精明。”唐润想了想,说道。

  “那若是你输了,又有什么给与本公子?”

  杨辉既然来转成设局,自然早就想好了此事,说道:“若是小弟输了,小弟再教公子几个新奇玩法,并且另外附送一副麻将。“

  “麻将?”唐润惊奇的问道。

  知道这唐家二少爷还不知道麻将为何物,杨辉又详细的解释比划解释了一通。

  听得还有这等新奇有意思的赌博玩法,唐润心底里的赌博馋虫彻底的被杨辉给吊起来了。

  字画对于他来说,算得了什么,反正家里多的是。杨辉虽然指明了要最珍贵的,但是要糊弄他还不容易。

  更何况,刚从沈乐祥那个败家子那里得了御飞白字,放家里也没什么用,卖又不敢卖,简直是个鸡肋,还不如就拿这个做个筹码,不但解决了自己的问题,也能间接的给沈家添堵,到时候就算沈家找上门来,也有说辞。再者说了,那可是御赐之物,难道杨辉还敢说不是最珍贵的?

  不得不说,唐润不是傻子,相反,还有着自己的算计,哪怕面对的是杨辉这么一个孩子,都不失了警惕之心。这样一个一石二鸟的的法子都能让他想出来。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认为可以用来糊弄欺骗杨辉的御飞白字,正是杨辉设下此局的真正目的。唐润在心中这一番合计,竟是鬼使神差、误打误撞的直接中了杨辉的圈套。

  也正是这一番话,他亦是在不知不觉间就已经将自己摆在了输的这一面,只是他还未意识到而已。

  杨辉见他沉思,也不着急,待他答应之后,又将规则详细的说了一遍。

  “知道了,这玩法简单新奇,这就开始吧。”唐润有些迫不及待。

  杨辉心中暗笑,他摆的可不是普通的斗地主的局,也不需要两边互相摸牌,而是准备好了的接头残局。

  地主牌是大小王,三个九以及两个勾,而农民牌正是四个三、四、五、六、七以及两个十和四个A。这玩法在后世的一些车站,人流汇集的街边、广场上可不少见。

  谁当农民谁当地主,并没有固定,全凭自选,但规则是农民先出,就看谁赢。

  唐润听明白了规则,但他还是有些谨慎的,仔细的对比了一下两边的牌面,又想了一会儿,自觉有了七八分的把握,这才选定了地主牌。

  “你且出牌。”唐润心里高兴着,嘴角带着笑意,假装大度的说道。

  杨辉拿的是农民牌,本来就该他先出,看了看唐润一眼,也不说话,直接开始玩了起来

  “三四五六七。”

  ”不出。“

  ”一张A。“

  ”不出。”

  

首页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冻蚕所写的《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为转载作品,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