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22章 梦溪笔谈之名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杨辉笑着道:“其中道理,沈爷爷应该也是知道的,不妨回去问问。”

  将事情推到沈括身上,是最好的办法,沈括一生学识,对这样的事情想必有着自己的解释。

  马车行驶,沈立德率先问起,三人也逐渐变得熟悉起来,没有大人那么多的勾心斗角和尔虞我诈,沈立德与沈轻纱都比较单纯,再加上杨辉的八面玲珑,自然聊得十分开心。

  在学堂中彼此读书,可没有这样的机会,如今三人同一辆马车,聊起读书习字,杂耍把戏,各自想法,也其乐融融。

  到集市上购买了一些锅碗瓢盆之类的生活用具,通通放到马车之上后,这才一起回家。

  都说高下尊卑有别,沈家算是士大夫阶层,杨辉家如今是农户,又是租种的沈家土地,若是以往,他也只能看看那精美的沈家庄而已。现在拜入了沈括门下,他的地位也在逐渐发生着变化。

  加上杨辉的开朗健谈,也没有之前的胆小懦弱,就算是与沈括在一起,明面上是当做老师在看,内心里依然是一种平等的关系。

  在他想来,若是慈祥温和,尊敬老人也是应该的,若真是那种卑鄙狡诈之人,他也不会心慈手软。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以自己的手段,走到哪里都不会饿死,也没什么可怕的。

  回到家中,杨清慢着收拾窝棚里的物事,将东西摆放好之后,这才开始生火做饭。

  杨辉今日走了许多路,感觉有些疲惫,坐在窝棚外,感受着不远处吹来的细细微风,看向炊烟缭绕,烛光开始亮起的梦溪园,有些出神。

  第二日,如往常一样,父亲杨清忙着种地干活,杨辉来到梦溪园。

  壳轩中,沈括拿着毛笔,在纸上写着什么,杨辉被他叫过来,也不知道什么事情,请安问好之后站在房中。

  “辉儿,听轻纱和立德说你在灵隐寺可是大出风头啊。”沈括今天的精神不错,放下了手中的毛笔,笑着道。

  “沈爷爷。”杨辉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沈括说这话到底是打算夸奖自己还是训斥,不由回道。

  “你做得好。”沈括说出此话,算是为接下来的事情定下了基调。

  “原本我也没想拆台的,只是见我爹都快把钱掏出去了,这才......”杨辉说起昨日情形,不时看看沈括。

  “作德,心逸日休。作伪.心劳日拙。你能如此做,也不枉为我的弟子。”

  这句话出自《尚书·周官》,说的是积德做好事的人,心地坦然,无忧无虑,事事顺心,若是藏奸饰伪、弄虚作假,就会越来越窘迫困难。

  杨辉点了点头,说道:“沈爷爷,昨日我可借了您的名头。”

  “不碍事,我老了,声名又算的了什么,如今只想将这《梦溪笔谈》早日完成,以慰平生,不留遗憾。”

  看着这个学识渊博,一头白发的沈括,杨辉一时之间竟不知道如何接话。

  “那观性法师的定身术,你是如何知道的?”沈括见他不说话,问道。

  杨辉早就想好了说辞,回道:”昨日学生细细观察,加上之前见到相邻捉鸡的时候也偶有出现这种情况,这才大胆一试。至于后面的解释,乃是学生自己胡编乱造的。“

  沈括愣了一下。

  “你有此机辩,实在难得。听立德这孩子说了当时的情况,再与你说的解释一对照,应该大差不离,只是却没办法证明了。“

  杨辉点了点头,这事儿还确实没办法证明,毕竟条件有限,就算是捉了一只鸡,将它头脑破开,凭现在的手段,也无法知道其内部构造和所起的作用。

  ”至于你后面的称杆提米,早年听人说起过。“沈括看了看他,继续道。

  “你在与我解释一遍听听。”

  杨辉又将昨日在大悲楼前所讲说了一遍,沈括听完,闭着眼睛,想了一会儿。

  “应该就是这样了。能将格物一道用在这上面,也算是举一反三,学以致用了。“

  “沈爷爷,《梦溪笔谈》已经开始写了吗?”杨辉不想在这事儿上面纠缠,转移话题问道。

  “你过来看。”沈括听他问起,不由说道。

  杨辉走了过去,只见书桌上,一张白纸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小楷,遒劲丰润,端正方圆。

  沈括的书法当然很好,不过杨辉此时的目光并没有聚集到这上面,而是看着这些字的内容。

  “予退处林下,居梦溪园,本欲深居绝过从。然得遇幼童杨谦光,其言当以《梦溪笔谈》为名,余深以为然。圣谟国政,及事近宫省,皆不敢私纪......“

  杨辉默念着纸上所写,不由大惊失色。这还只是作的一片序言,沈括一代大家,竟是直接将自己的名字写了进去。如此以来,自己岂不是后世留名于其上,得传天下?

  其中说了这《梦溪笔谈》的名字,是他与杨辉交谈之中说起,没想到这么一件小事,沈括居然打算将自己写进去。

  杨辉没有读过梦溪笔谈,对于其中是否有提到自己的名字也不敢确定,不过现在沈括的这篇序,将自己加了进去,是否会造成什么影响,他可不好说。

  想了想他,他连忙说道:“沈爷爷,这,学生的名字就不要加入里面了吧,一来学生年纪尚小,二来这书,是沈爷爷一生所见所闻所想,学生也愧不敢当。”

  沈括笑道:”不过是说了这名字的由来而已。“

  杨辉继续坚持说道:”这是沈爷爷的心血,辉儿不过是顺口说了名字而已,岂敢邀功。再说,如此一来,可是将辉儿置于风头浪尖之上了。“

  沈括略一沉吟,想了想,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修改一番。”

  杨辉连忙点了点头,又说道:“沈爷爷,昨日辉儿的事情可别写进去啊。”

  沈括笑了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目前来看,还真有不太合适。不过等你长大些,到时候在后面加上也可以。从昨日你的表现来看,对格物确实很有天分。你那两种解释,就是我都未曾想到过。”

  杨辉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说道:“沈爷爷见多识广,辉儿不过是胡乱猜想而已。”

  “不然,初看起来,不觉得有什么,但细想起来,你说的米遇水膨胀,加大压力等等,都是很有道理的。上次考校你算学的时候,你写的那些,也是甚为神奇。“

  “我写的?“杨辉一时没想到,满脸疑问。

  沈括走过去,在书架上找了找,抽出一张折好的纸来。正是当日杨辉为了应对沈括考校,再心算不及之时,用笔写下的一堆现代数字符号和计算公式。

  

第23章 放大镜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当日沈括考校杨辉,出了不少题目,在算学的时候,最开始凭着心算以及乘除法的口诀还能应付,到得后来,沈括改动了其中题目,增加了难度,更包括了一些需要列方程才能得出答案。杨辉当时为了做出答案,在纸上列出了一些计算公式和后世简易的数字符号。后来他走得匆忙,也没在意,没想到沈括竟然收了起来,直到此时。

  他脑中想了想,打算编个理由糊弄过去,直接安到外国人的身上。

  “这法子,确实简便不少,看起来倒像是外邦之人的写法相似,不过有略有不同。”

  杨辉正想着说辞,沈括先说了出来,也是,他毕竟游历过不少地方,又对算学一道颇有研究,想必与番外之邦亦有接触,这才了解一些。

  长舒了一口气的杨辉暗道侥幸,连忙说道:“这的确是外邦之人的算法,学生偶然见到之后,觉得比我朝算法更为简便快捷,这才稍稍改动了一下,以便计算。”

  沈括点点头,道:“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即便是外邦蛮夷,亦有其可取之处。“

  一老一少又谈了一会儿,这才施施然来到远亭授课听讲。

  自此开始,杨辉白日里就跟随沈括读书习字,听他讲课授学,闲暇十分,就被叫到壳轩之中,跟随沈括学习格物之道。偶尔回家一趟,也多是与父亲相聚,杨清得了财物,加上儿子如今似乎学习得不错,也没有以前那般操心,他原本也就只是中年,太过劳累所以看起来总有些垂垂老气,现今心情舒畅之后,连带着人也看起来精神了不少。

  杨辉暗自高兴之余,更加用功,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在沈括眼中,几乎已经达到了可以直接参加解试的地步。

  宋朝科考分了三级,分别是解试,省试和殿试。解试又称州试,由地方学正监考,历考三天,共考三场。

  省试即礼部试,在京城举行,由尚书省的礼部主持,每三年一次。

  殿试为科举考试中的最高一段,乃是由皇帝亲自监考,第一名就是大名鼎鼎的状元。

  杨辉如今才八岁,虽然宋朝对于参加解试的年龄并未做限制,但确实是小了些,所以沈括与他商量之后,打算的是到得十岁之后再参加。一来可以再巩固学习一番,二来则是好好学习格物。

  如此一来,杨辉的课程就做了一些改动,上午依然是科举考试需要学习的一些课程;下午就是跟随沈括一起学格物。

  患了眼疾的张夫子在上个月也好得差不多了,继续回到沈家授课,沈括由于身体的关系,目前也就是偶尔过来一趟,大多数时间还是在编著《梦溪笔谈》。

  时间已过九月,在九月初八这一天,终于盼来了一场大雨,热气蒸腾的钱塘打地稍稍降了暑气,凉快了不少。

  杨辉这几个月大部分时间都是待在沈家,伙食比自家好了不少,身子骨也逐渐长了起来,以前几乎可以说是瘦骨嶙峋,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到得现在,也隐隐能够看到手臂和脸上的肉了。

  此刻,他正坐在壳轩中的一张黄梨木椅子上,眼珠乌黑明亮,看着正一脸严肃提笔书写的沈括,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

  外面淅淅沥沥,雨还未停歇,回廊角檐处,水珠顺流而下,滴滴答答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

  许是写得有些疲累了,沈括将手中的笔放下之后,看了看正无聊的杨辉,嘴里说道:“前几日你说的那个物质由分子构成,我想了许久,觉得甚有道理,只是无法证明,若是写进去,恐怕无人相信。”

  杨辉这段时间跟着沈括,两人相熟之后,自然免不了探讨一番,不论天文地理,或是农事算数,每每说起,杨辉也在有意无意之间说出一些自己的看法。

  他年龄虽小,其实没办法解释这种事情,但沈括对他也没怀疑,只觉得他聪慧异常,几达生而知之的境界。一些事情,从杨辉口中说出来,即便以他的见识,也觉得如醍醐灌顶。

  久而久之,在编著《梦溪笔谈》的时候,若是遇到不明白之处,也会提出来与杨辉说说,两人到如今,除了在文学一道上,杨辉是完全听从沈括的,其他的一些方面,倒是沈括听他的意见比较多。

  沈括不是没有怀疑过,毕竟就算杨辉从娘胎里开始看书,也不可能有如此多的见识,其所知的庞杂,就连自己都有些不如。但一涉及到具体的这个时代的一些问题事情,杨辉又属于半吊子水平,想来想去也没个结果,到得后来也就不再去想了。

  反正怀疑也没什么用,杨辉家世清白,在这个山村的人基本上都是看着他出生,看着他上学的,连钱塘都未曾出去过,能有什么问题?

  杨辉想了想,说道:“据学生所想,证明是有些难,不过若是能够将物体放大之后,或许能有所发现。”

  “放大?”

  “沈爷爷,都说见微知著,以小见大,比如一只细小的蚂蚁,若是不抵近了观看,谁又能看轻它的小脚呢?若是能制作出一件东西,能够将事物放大十倍,百倍,或许就能看清楚其内部构造。”

  沈括点头道:“确实如此,只是要找到这样的东西,恐怕并非易事。”

  杨辉提醒道:“学生从书上看过这方面记载,据说将宝石或者水玉研磨成镜,能达到放大的效果。”

  他口中的水玉,即是水晶,将水晶研磨成透镜,的确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只是影像并不算清晰,远没有后世的放大镜精巧清晰。

  “水玉好说,想必钱塘县城的银楼里面就有。这样,稍后让下人取些钱财,去县城一趟,不过这磨镜面的事儿,可就交给你了。”沈括来了兴趣,朝着杨辉说道。

  ”......”。

  沈括对于编著《梦溪笔谈》几乎已经到了忘寝废食的地步,听杨辉说起凸透镜的神奇之处,不由就想立刻得到这凸透镜,以便好好观察一番。

  杨辉无奈,只好点头应下,没事儿给自己找了个苦差事,心中苦笑不已。

  要将水晶磨成凸透镜谈何容易,事已至此,杨辉也没办法,除了上课之外,剩下的时间就是磨镜面。

  整整花了三个半天的时间,大宋朝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放大镜在他手中出现了。

  

第24章 西夏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小小的一块水晶,花了杨辉不少功夫,做出来的样子有些不尽如人意。凸透镜太难磨了,水晶质地坚硬,又没有趁手的工具,其实这种事情若是拿给银楼的工匠去做,恐怕效果要好很多。但既然沈括发话了,杨辉也只好自己动手。

  此时,沈括手中正拿着杨辉制作出来的放大镜,凑到书上,细细的看着。

  “这放大镜果然神奇。”沈括嘴里说道。

  杨辉笑了笑,道:“沈爷爷,有了这放大镜,看东西可就方便些了。”

  沈括将放大镜放到一边,想了想,笑着道:“这东西好用倒是好用,就是贵了些。”

  杨辉点点头,没办法啊,现在的玻璃工艺可不象后世那样,做的晶莹剔透的。全靠人工磨出来的,放大效果是出来了,就是有些模糊,想用它来研究细微的东西,还远远不能达到要求。

  两人还待商谈一番关于写《梦溪笔谈》的事情,此时却有下人进来,说是那钱塘县令周邦彦登门拜访。这段时间以来,自从知道沈括归乡隐居在梦溪园,来拜访的乡绅官员士子很多,其中杨辉当日在灵隐寺遇到的唐恪也来过,与沈括谈起杨辉,亦是赞不绝口。

  来的人多了,沈括也觉得烦,他本来年岁就大了,又一心想写完《梦溪笔谈》,哪里有太多时间去应酬这些官面上的事情,后来更是不厌其烦,直接下了令,一概不见客,如此一来,与杨辉待在一起的时间也多了些。

  命令归命令,有些人还是要见的,比如现在来的这位钱塘县令周邦彦就是其中一个例外。

  这周邦彦也是钱塘县人,在神宗是就是太学生,那时候写了不少歌颂新法的文章,因此被被擢为太学正,累官庐州教授、到现在却是回到钱塘做了县令。

  与沈括的关系也算是亦师亦友,他比沈括年龄要小,但颇有些志同道合的意思。这人,当然还是需要见一下的。

  周邦彦的大名杨辉是听过的,但至于具体做过些什么事,他可就不清楚了。见识了沈括之后,再一次遇到史书上的名人,也没什么特别的想法,路要一步步走,抱大腿也有选择性,总不能做那墙头草,今日这里,明日那边的。

  两人不知道是叙旧还是谈正事,杨辉也不好去旁听,只是在房中静待,看着沈括的手稿,想着一些事情。

  他正看得入神,沈轻纱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狠狠的桌子上一拍,吓了他一跳。

  抬眼看着这个小母猫似的美人胚子,瞪大了眼睛问道:”干嘛?“

  自那天从灵隐寺归来之后,沈轻纱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有意无意间总会来找杨辉说话。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几个月,小姐架子也在杨辉面前根本没用,反而倒像是在黏着杨辉一般。

  通常都是在无人的时候凑过来说话,此时想必是知道沈括去了会客厅,竟然跑到了书房来。

  “你在做什么?”沈轻纱做出一副高冷的样子,盯着杨辉的眼睛,问道。

  “我还能做什么?我说沈师姐,你不好好念书习字,跑沈爷爷书房来做什么?”

  “哼,女子无才便是德,读那么多书干嘛,又不能参加科举做官。”沈轻纱反驳道。

  沈轻纱或许是无聊,又或许是觉得杨辉说话有趣,看了看他,继续道:”这段时间你总跟大爷爷待在一起,到底在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学习格物啊。“

  ”格物?不都学了这么久了,还没学会?你不是很聪明么?连定身术都会。“

  一说到这事儿,沈轻纱就两眼放光,她其实对这些也比较感兴趣,不过沈括却是从来不让她碰。当日杨辉展示了定身术,她就一直想要亲手试试,回家之后苦于没有机会,这才动不动对着杨辉发些小脾气。

  哪知道杨辉根本不吃她那一套,若是两人真的一般儿大,或许还能玩到一起去,可是杨辉骨子里可是二十多岁的人了,整天跟个女娃娃能玩个什么劲儿。再说目前以读书为主,还得参加科考,男女又有别,他是能躲则躲,可不想因为这事儿出什么岔子,给沈括添麻烦。

  杨辉看了看她,没好气的道:“你以为格物那么简单?”

  “那不然呢,我看你当时说起来挺简单的啊。“沈轻纱不以为然,撅着小嘴儿说道。

  杨辉不再理她,实在是没什么可说的,骂又骂不得,打也打不得,只有修闭口禅。

  沈轻纱见他闭口不言,心中来气,恨恨的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

  见杨辉还是不搭理自己,不由得眼珠转了转,凑了过来,走到杨辉身后,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你再不理我,我就喊非礼。”

  “啥?”

  杨辉仿佛一条被踩着了尾巴的蛇一般,从椅子上噌的蹿了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沈轻纱。

  “怎么样?怕了吧,看来还是这招好使。”沈轻纱见他如此惊讶,笑颜如花,两个酒窝看起来十分可爱。

  这几个月其实杨辉已经知道了沈轻纱的性子,若是有外人在的时候,就是一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模样,若是没有人在,那就是一个古灵精怪的调皮鬼。

  她可是说得出就做得到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沈家就他与沈妙言这么两个孙女儿被宠坏了的缘故。

  沈妙言与沈轻纱的性子又完全不同,虽然出生在沈家这样的大户人家,但是性格,却是与杨辉之前的性格差不多,胆小,懦弱。每天除了按部就班的学习吃饭之外,就是待在阁楼里学针线女红,几个月加起来,与杨辉说的话还不超过十句。

  两人在书房中打打闹闹,而在梦溪园里的会客大厅萧萧堂里谈着大事。

  “月前有邸报传来,鄜延路经略使赵呙上书朝廷,言道西夏派人送来了公文,要求重新划定双方边界线,如今枢密院已经同意此事。”

  钱塘县令周邦彦喝了一口茶,缓缓与沈括说起此事。

  沈括点了点头,说道:“听说是在塞门寨三面、以及河东路、鄜延路各取二十里划定边界。”

  “依我看,此事恐怕不会如此简单,想那西夏狼子野心,李乾顺三岁即位,虽是他母党专政,政治腐败,军队衰弱,但听说这李乾顺颇有雄才大略,早就有灭梁氏而亲政之意,如今选在这个时间点提起此事,恐怕别有居心。“

  

第25章 御飞白字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兵法战事,朝中诸公自有人看清,如今我年岁已大,只想安享晚年。”

  沈括听周邦彦说起西夏之事,他之前戍守边关,就是与西夏交锋,而后因永乐城之战被贬,此时说起这些事,有些心灰意冷。

  “沈大人,你在边境多年,对那西夏十分了解,当此危机之时,岂能独善其身?”周邦彦毕竟年轻,文采风流,意气风发,对沈括如此这般有些不以为然,劝解说道。

  沈括轻叹了一口气:“先帝变法之时,何尝不想励精图治,以振朝纲?到头来呢?还不是以失败告终,朝中变法一系,人心离散,可有人落了好下场?”

  “如今旧党当政,废除新法,内行旧制,外割疆土,长此以往,我大宋危矣。“

  周邦彦只是钱塘县令,但他对变法之事还是支持的,心中颇有忧国忧民之心。

  “书生意气能抵什么事?”沈括看了看他,不想讨论此事,直接呛了一句。他二人关系很好,同是变法一系,谈起话来,也不拐弯抹角。

  周邦彦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既然沈大人再无心朝堂之事,那在下也就不多提。你我二人可是有多年未见,今日得见,可得好好谈谈。“

  既然不谈朝廷大事,沈括也轻松起来,开着玩笑说道:“老夫可没闲谈之心,我还得教我几个孙儿读书习字呢。”

  周邦彦笑了笑,回道:“说起此事,我倒是想起来一事,听说你门下有个叫杨辉的?可有此事?“

  “不错,正是我新入门不久的弟子。”沈括点点头。

  “那就是了,这几个月县城可是传得沸沸扬扬,说此子聪慧异常,乃是文曲星君降世。先前我还不解,待寻人问起,这才颇为惊奇。既然真是你的弟子,那就说得通了。”

  听周邦彦说起杨辉,沈括笑道:“此子即便是我,也觉得多有神奇之处。”

  “哦?“周邦彦眉头一挑。

  “此子今年不过八岁,乃是杨中和大人的孙子,杨家当年落魄之后,这迁到这里,以耕田种地为生。老夫之前与杨大人有旧,念及旧情打算帮衬一番。”他说到这里,顿了顿,喝了一口茶。

  ”有何神奇之处?能得你看重。“

  “此子虽年幼,但于格物一道,天分非凡,见识广博,若不是我亲眼所见,乡邻知根知底,恐怕我都有些不相信。”

  沈括一脸笑意,说起杨辉,他确实是打心底里高兴。老来仕途不顺,没想到归乡之后,竟然能收这样一个聪慧的弟子,得传衣钵。

  “既然你这么说,那想必传言不假,今日既然来了,可否让我一见?“周邦彦问道。

  “你可是钱塘县令,见一个小孩子,不怕传出去笑话。”沈括说道。

  “你我相交多年,还不知道我的性子?我在乎那些闲言碎语?说起来介甫大人去世之后,咱们这些新党同僚,可聚得少了。”

  “此事还是少提为妙,新旧之争,朝中正盯着,你如今还在官位上,可不要因小失大。”沈括提醒道。

  见周邦彦要点名要见杨辉,沈括叫人去唤杨辉前来,等了一会儿,杨辉没来,反而是沈乐祥来了。

  沈括是沈家家主,沈乐祥的父亲本是沈括的二弟,不过前几年已经去世了。家中大小事宜之前是沈乐祥的长兄沈乐吉掌管,如今沈括归来,自然又将权力交了出来。

  ”大伯,县令大人。“沈乐祥快步走进来,朝着二人行礼道。

  ”何事?“能够在两个长辈交谈的时候进来,想必是出了什么事情,加上沈乐祥眉头微皱,沈括这才问起。

  沈乐祥看了看周邦彦,犹豫了一下。

  “周大人是县令,又是我至交好友,有什么事直接说便是,难道还要避讳不成?”沈括不悦,有些不满的道。

  这沈乐祥做事急躁,毛手毛脚的,全没个章法条理,在沈括眼中就是个不太成器的人。

  沈乐祥开口说道:“大伯,家里,家里出事儿了。”

  沈括瞪了他一眼,说道:“看你这样子,我还不知道出事儿了?”

  ”禀大伯,御......御飞白字不见了。”沈乐祥有些不敢看沈括,吞吞吐吐的道。

  “什么?”沈括刷的一声从椅子上站起,只感觉脑中一阵晕眩。

  周邦彦听到之后,亦是大惊失色。

  “这,这怎么会?”

  沈括摇摇欲坠,沈乐祥见状,连忙上前扶住了他,待沈括缓缓坐下之后,才继续说道。

  ”大哥三弟他们如今正在寻找,特让我来报与大伯,还望大伯切勿着急。”

  御飞白字是先帝神宗皇帝亲赐,更是当年沈括跟随王安石一起,参观龙图阁、天章阁、赋诗得来,一直视若珍宝。要知道神宗皇帝性格虽有些优柔寡断,摇摆不定,但对下面大臣,可是好得很,颇有仁君之风。

  变法失败,神宗固然占有一部分原因,但更主要的,实际上还是地主阶级和反变法一系的强自阻挠。所以,神宗的声名,不论是在士林,还是在民间,都不算差。

  如今,皇帝所赐之物居然不见了,这叫沈括如何不急?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站起身,说道:“且带我去。”

  周邦彦听闻此事,也暂时放弃了要见杨辉的打算,直接说道:“我治下竟然发生这等偷盗之事,此事甚大,在下与沈大人一起去看看。“

  沈括点了点头,这种事情,本来是不方便外传的,毕竟弄丢了先帝所赐之物传出去,可是大罪。但周邦彦既是他好友,又是钱塘县令,有他在场,事情也好办一些。

  周邦彦走出来,与外面等待的差役交代了几句,就待让人回县衙带捕快前来,沈括却是摆了摆手,说道:“这事还未有定论,不知是否被人偷去还是家中子侄不小心拿去玩耍,报官的事就暂时搁置吧,先查明之后再做打算。”

  周邦彦想了想,觉得有理,于是让差役在外等候。两人在沈乐祥的带领下,来到案发地。

  杨辉还在壳轩之中与沈轻纱一起看沈括所写的《梦溪笔谈》,听到外面一个个下人婢女、奴仆厨子脚步匆匆,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人走出门来,刚好碰到过来寻二人的沈立德,差点撞了个满怀。

  “沈师兄,出什么事儿了?“

  “哥,发生什么事儿了?”

  顾不得与他俩细说,沈立德拉着沈轻纱的手就外小跑而去,嘴里还朝着杨辉说道:”快与我们一起去深斋“

  杨辉愣了下,快步跟了上去。

  

第26章 嫌疑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御飞白字不见了?

  跟在沈立德后面,一同来到深斋的杨辉听到这句话,愣了下,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第一天到梦溪园上课那日,午休时候遇到的事情。

  深斋外,十余人整整齐齐的站成了两排,有的一脸茫然,有的低头垂目,有的四处张望,都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好奇模样。

  这些人,都是沈家的下人,包括丫环、家丁、护院,也是能够直接接触到深斋之中所放物件的一群人。

  沈括与周邦彦此时正站在台阶上,沈乐祥与沈家长房、几个子侄辈,都安静的站在下方不远处,低着头,脸上带着焦急。

  沈括想了想,看向沈乐吉,问道:”什么时候发现不见的?“

  “大约半个时辰以前。”沈乐吉低着头:”大伯,此事都怨我管教无方,没有教好下人。“

  ”以前府中可曾发生过偷盗之事?“周邦彦在一旁沉吟了下,问道。

  他是县令,平日审案总也会遇到偷盗财物之事,对问案有自己的一套方法,如今老友家中有事,他自然不会旁观,何况还是在自己治下发生这种事。

  “以前......”沈乐吉神色犹豫了一下,说道:“以前也有发生过,不过......”他欲言又止,抬头看了看沈括。

  ”周县令是钱塘县令,又是我老友,有什么你直接说就是。”

  沈括见他神色,不由说道。

  “回县令大人,以前倒是发生过,不过所丢东西,也都是些金银布帛之类,有时候是手脚不干净的下人,有时候却是家中子弟取偷偷取了未说。”

  沈乐吉回道,毕竟有关家风,说起来也是有些惭愧,他这才心中有顾虑。要是传了出去,岂不是让人家看笑话,说沈家门风不好。

  不过在周邦彦看来,偌大一个沈家,子弟下人众多,真要管理好,也并不容易,对这些到觉得没什么。

  沈乐吉继续道:“以前发生这种事情,在下也详查过,手脚不干净的下人,自然送官查办,自家子弟,也会严加管教,算起来已经有一年未曾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那这一年之中,可有新来之人?”周邦彦想了想,问道。

  “这......。“

  沈乐吉又犹豫了一下,看了看沈括,说道:“这一年以来,只有一个新来之人。”

  “哦?是谁?“周邦彦仿佛抓住了重点,问道。

  “是......乃是大伯的新收弟子杨辉。”

  沈乐吉说完,把头转过去,正好看到杨辉站在沈立德旁边。他这么一说,在场所有人自然把目光转到了杨辉身上。

  “胡闹。”

  说话的是沈括,他一脸怒意,看着沈乐吉。

  沈乐吉连忙退后两步,恭恭敬敬,道:”县令大人问话,我,我只是实话实说。“

  好一个实话实说,杨辉暗道,明面上是周邦彦问起此事,沈乐吉老实回答,暗里他却丝毫不提沈家子弟中的前科之人,而是在隐秘间将大家的心思朝着自己身上引。

  不过他毕竟心中无愧,坦坦荡荡,大家的目光聚集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反而挺了挺胸膛。

  “不错,我的确是新入沈家不久。”

  沈括摆了摆手,若有深意的看了沈乐吉一眼,又看向周邦彦,拱手说道:“这杨辉的确是三个月前入我门下,不过他品行纯良,此事绝对不会是他所为。”

  周邦彦笑了笑,说道:“此事还需细细查验才是,不过既然沈兄如此说,我自然相信沈兄。”

  杨辉看沈乐吉模样,心中冷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杨家虽穷,可也不会做这等下作之事。更何况沈括算起来对他还有恩,又是他所钦佩的人,那就更不会如此做。

  沈括看了看下方站着的一群人,想了一下,问道:”半个时辰前,是谁最先发现御飞白字不见的?“

  他这么一问,众人面面相觑,竟然无人承认。

  沈括把目光转向沈乐祥,沈乐祥上前一步,回道:”大伯,我,我是听大哥说的。“他看向沈乐吉。

  “乐吉,你又是如何发现的?”

  “回大伯话,乃是内弟先发现的。”

  沈乐吉口中的内弟,指的就是他内人丁氏的弟弟,也就是他的小舅子丁毅。

  沈家家大业大,所以连带着三房内人的娘家子弟均在沈家,说白了,就是养了些闲人。平日里从沈家账上支取一些银子,以作日常用度。有那稍微成事一点的,就随意安排个职位在府中做事。

  这一点,大家是知道的,只要平日没闯祸添乱,沈括也懒得去管。

  而这个丁毅,就属于那种搞不成低不就的类型,现在沈乐吉提起,沈括脑中才想起这么一个人来。

  “他人呢?”周邦彦与沈括同时问道。

  沈乐吉朝着人群中看了一眼,却是未曾见到,不由朝着沈乐祥看了看,说道:“二弟,你不是平日与他搅和在一起的时间最多,可知道他上哪里去了?“

  “大哥,我,我何时与他搅和在一起了?他告诉你御飞白字不见了,不是才半个时辰?他是你小舅子,你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反倒问我?”

  沈乐吉之前是沈家家主的时候,对沈乐祥没少训斥,如今沈括归来,沈乐祥也不再怕他,直接反驳说道。

  沈乐祥被这二弟几句话差点被噎死,此时县令在场,他也不好发作,强忍着朝沈括回道:“内弟一向本分老实,虽有些不成器,但偷盗之事,断然不敢做的。”

  他说完,立刻派人去寻那丁毅过来。

  杨辉在一旁听着,朝着沈乐祥与沈乐吉看了看,也没看出个什么,照目前来看,的确是丁毅的嫌疑最大。毕竟没有人会在发现贵重东西不见之后,直接消失不见的。这么大的事儿,沈括定然会查,选择在这个时间段消失,其中意思耐人寻味。

  现在最早发现御飞白字不见的丁毅没有找到,事关重大,总还需要多加询问,于是周邦彦看了看下方的一群人,继续问起。

  “日常负责打理这深斋的又是何人?”

  他话一说完,人群中一个丫环上前一步,低头回道“回大人,平日深斋是奴婢打理。“

  “这几日你可曾见到可疑之人?”周邦彦拿出了他平日审案的那一套,仔细问道。

  丫环想了一下,老实道:”不曾见到可疑之人。“

  杨辉在一边听着周邦彦问话,脑子里又浮现出那日朝庄外丢包裹的那人,仔细在人群中搜索了一番,却是没有发现。

  如今看来,也只有等找到丁毅才能确定了,毕竟听这些人说起来,丁毅的嫌疑是最大的。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冻蚕所写的《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为转载作品,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