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17章 和尚会法术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外城城门外,是类似于现代的大型生活用品批发市场,里面米粮店、瓜果店、肉制品、各种山珍野货应有尽有。

  杨辉抬眼看了看,并未驻足,那里并不是他来县城的主要目的。第一次踏上这个被评价为积贫积弱但又商业科技发达的宋朝街道,他的眼睛四处张望着,充满了好奇。脚底下是宽而平坦的青石路,街道两边,多是鳞次栉比的两三层小楼,还有低矮的茶舍酒馆,摆在小巷里的面摊。

  一路上目不暇接,走到西湖边的时候,只见湖边沿岸,楼台亭阁沿湖林立,园林斗艳争奇,寺观众多。不愧是“一色楼台三十里,不知何处觅孤山”。

  除了打算见识一下这个时代城市的繁华之外,最重要的当然是打算给那破旧的家里添置一些东西。家里只有一条长凳,窝棚狭小,大的东西又太贵且不好搬动,但锅碗瓢盆之类,总得添置一些。

  时间还早,杨清带着他四处逛了逛,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前世的杨辉没有去过杭州,此时自然要好生的游玩一番,西湖是必去的地方。

  在他印象中,对于西湖的了解,除了知名的旅游景点之外,更多的,是《白蛇传》里的金山寺,杭州城里的白娘子。

  心中起了兴趣,朝着远处夕照山的雷峰看了看,问道:“爹,那就是雷峰塔么?“

  杨清回道:“那可不是它的本名,这塔本是吴越钱俶为祈求国泰民安而建,距今不过一百多年,它最初的名字是叫皇妃塔,不过由于地处雷峰之上,这才在被人称为了雷峰塔。“

  杨辉点了点头,眼珠转动,说道:“爹,如今我随沈爷爷念书习字,当日拜师礼都免去了,不如去那寺庙之中,求个平安符,回去送给沈爷爷,想必他会很高兴。“

  杨清想了一下,琢磨道:送礼肯定沈伯父不会收,先前看沈轻纱与沈立德对辉儿不冷不热,莫不是辉儿在沈家被人瞧不起?这才想了这个办法。灵隐寺离此地不远,去求个平安符也来得及,到时候对沈伯父说起,也算是辉儿的一份心意。

  相通此节,他点了点头,朝着杨辉说道:”辉儿此话有理,咱们这就过去。

  灵隐寺始建于东晋咸和元年,历史悠久,地处西湖以西,林木耸秀。据传其开山祖师为天竺僧人慧理和尚。经过梁武帝的大规模扩建,到如今,内有有九楼、十八阁、七十二殿,僧众多达两千余人。

  到灵隐寺的人络绎不绝,佳人士子、百姓官员、有乘着轿子的,有坐着马车的,也有如同杨辉父子二人这般步行的。

  从人群中挤过去,就见到一宽阔的大理石广场,两边古树参天,广场上方,即是灵隐寺大门。

  “辉儿,进去记得右进左出,可不别冲撞了神明。”杨清学的虽是儒家经典,但对于这种宗教上的事,还是相信的,不由叮嘱杨辉道。求符重在心诚,杨辉虽然骨子里是个唯物主义者,但这种精神上的事情谁说得清?何况他的神魂穿越都透着一股邪门,此时自然一脸肃穆,连连点头。

  问了庙祝具体的流程步骤,两人领了平安符出来,又到主炉绕三圈过了香火,这才将平安符收入怀中。

  走了整整一个上午,杨辉觉得脚有些生疼,天热又炎热,只觉得口干舌燥,好不难受。杨清见状,不由得有些心疼,说道:“辉儿,你在那边去歇歇,爹去寺里找点儿水给你解解渴。”

  杨辉点了点头,找了个地方,歇息起来,眼睛四处看看,有些无聊。

  “你怎么在这儿?“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右前方传来。

  杨辉一看,却是沈轻纱与沈立德二人,不由愣了下,回道:“与爹过来给先生求个平安符。”

  在二人面前,当然不太好直接喊沈爷爷,于是改口称沈括为先生。

  沈轻纱其实心里对马车的事还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在杨辉面前,一直强行装着而已。此时听他说起是给大爷爷求平安符,心中对他稍稍起了好感。

  “你爹呢?”

  “去给我找水喝去了。“

  三人闲聊了几句,都是些无关痛痒的废话,杨辉不由问道:”你们是来游玩?“

  沈立德道:“听说灵隐寺来了一位法师,会些法术,卜算又十分灵验,这才与舍妹过来瞧瞧。”

  杨辉翻了翻白眼:法术?不知道又是什么坑蒙拐骗的伎俩。要说卜算,还不如找沈括呢,毕竟星象占卜他也懂。

  “隔得不远,你要不要一块去瞧瞧?”破天荒的,沈轻纱邀请杨辉,看着他说道。

  “我要等我爹。”杨辉直接拒绝,都快渴死了,这么热,他才没那闲心去看那骗人的事儿。

  两人也不再劝,只是道:“就在大悲楼那边。你若是过来,到时候咱们可以一块儿回去。“

  对于沈轻纱的态度转变,杨辉还不明所以,只是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不多时,杨清手里端了一小碗水回来,长衫摆动,面色匆匆的小跑了过来,一边将手里的水递给杨辉,一边说道:“辉儿,今日可撞了大运了,听说这灵隐寺新来了一位法师,很是了得。赶紧喝完了水爹带你去瞧瞧,看能不能求法师给算算你以后的前程,也好让爹心里先有个盼头。“

  ”爹说的是大悲楼那边的那个?既然爹要去,那就一块去看看吧,说起来,辉儿也有些好奇他的法术呢。“

  他自然是不相信所谓的法术的,古人的认知有限,对于很多无法解释的事情,总会牵强附会一番,贯以仙佛鬼神之名。这也就造成了很多人将魔术称为法术,将把戏杂耍误认为神通,进而对那人争相膜拜。其中有那狡猾奸诈之人,借此敛财行骗,更有甚者借此迷惑百姓,聚集百姓,行造反之举。

  心中有了计较,见父亲似乎对此很感兴趣,望子成龙的心情他懂,但若是因此被人骗了钱财,那他可就不愿意看到了。穷日子过了这么久,可不能随便霍霍。

  

第18章 我也会法术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大悲楼是佛教寺院传统建筑之一,亦是众僧集会演说佛法之处。整楼格调独特、雄伟壮观,殿内供奉千手观音,圣像清静庄严,慈悲圆融,又称为大悲殿。

  大殿前方,汉白玉精雕细刻而成的菩萨塔双九龙壁栩栩如生,四周回廊大理石柱栏杆护持,雕龙刻凤、典雅大气。

  杨清去要个水的功夫,不知道从哪里听说大悲楼来了一高僧法师,通法术命理,急匆匆的拉着儿子杨辉就跑了过来。

  两人到的时候,只见到大悲楼外,香客游人已经围了许多人,其中士子佳人、官员乡绅、贩夫走卒,已经围成了一个人墙,一个个伸长了脖子,朝着人群里面张望着。

  杨辉个头小,拉着父亲的手游走在人群缝隙之间,穿来穿去,不多时就来到了人群前方,只见众人围城的人墙里面,坐着一个身穿法袍的和尚,此刻正看着人群,慈眉善目的,颇有些得道高僧的意味。

  杨辉先朝四周看了看,在左前方不远处,正是沈立德与沈轻纱二人。见到杨辉此刻也过来了,两人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继续看着那人。

  “这就是那法师?”

  杨辉移动脚步,慢慢挤到了沈立德和沈轻纱旁边,轻声朝二人问道。

  沈轻纱瞪了他一眼,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生怕杨辉的怀疑被那法师给听到。

  杨辉悻悻的不再问,对这个师姐翻了翻白眼,暗道:“头发长见识短,好歹还是沈括的孙女儿,竟然相信法术这么荒唐的事情。”

  他看了看那法师,只见他一身打扮,倒是与杨辉看过的黄飞鸿里那个白莲教的九宫真人还有些相像,就是自称无生老母亲传弟子然后被人发现在胸前顶着一铁板的那位。

  虽然心中十万个不相信,但这里毕竟不是现代,万一古代真的有神通法术,以前在电视上可没少见到,如今自己就在现场,要是真的,那可就大开眼界了。

  见围着的人越来越多,那法师朝着旁边的一个弟子示意着点了点头。

  那和尚走上前来,朝着众人说道:“观性法师本是延寿大师的弟子,九年前云游各地,寻道访友,于五台山中获仙人传授《玄空》妙法,如今大师归来,深怜世人皆苦,今焚香开坛,弘扬佛法,以展神通。“

  杨辉听这话语,倒是与电视剧里道貌岸然的那些所谓正派人士开场白差不多,这不就先是自我吹嘘一番,依附名人下面,然后行骗么?

  他见沈立德兄妹听得认真,不由问道:“延寿大师是谁?”

  对于他的无知,沈立德和沈轻纱只是恨恨的看了他一眼,本不想解释,又怕他不停说话打岔,于是轻声道:“延寿大师乃是莲宗六祖,禅净双修的得道高僧。:

  杨辉见他俩神情,撇了撇嘴,不好再问,心中暗道:这延寿大师是佛教高僧,观性法师是他弟子,看这身打扮,可不是佛门的。

  一时无事可做,他也只好耐心的继续看下去,再抬头看向父亲,只见早年苦读圣贤书,科考屡次落第的父亲正看着场中那位观性法师,一脸激动。

  那和尚介绍完了法师来历,继续说道:“今日,师父说与各位有缘,这才打算在此现场演示一番仙家妙法。完毕之后,诸位香客心中疑难杂事,自可来寻我师解难去愁解忧。”

  说完之后,朝着众人双手合十,口念‘阿弥陀佛’站在了那观性法师身后。

  杨辉心中不以为然,怎么听怎么觉得这就是是骗人钱财之前的一套说辞,

  观性法师站起身来,念了一声佛号,声如洪钟,还真有些气势,朝弟子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其中一位弟子连忙小跑而去,不多时,手中竟是捉了一只鸡过来。

  “佛门可是禁杀生的。”杨辉还不知道他具体要做什么,心中想道。

  观性法师道:“仙家妙法。当用来拯救世人,普度众生。“又是一通扒拉扒拉的道理说明他的伟大志向,就差说自己堪比先贤,颇有‘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架势。

  终于,见大家一脸不知道是懵逼还是被他的伟大誓言所感动的样子,法师一脸肃穆庄严,也不说话,焚香起坛,嘴里念念有词,手中拿着一张符纸,在香烛上点燃之后,放入装满了水的白瓷大碗中。

  杨辉隔得近,心中本有怀疑,自然看得十分仔细,不过目前也未发现其中是否有猫腻。

  而后,弟子将那只鸡提了过来,故意的给大家展示了一番,确实活蹦乱跳。

  观性法师一通咒语念完,右手深入碗中,随手一带,整个手上沾满了符纸灰和水,在那鸡头上胡乱的抹了几下,就算施法完成。

  一弟子递过来一根青色竹杖,横在法师面前。法师见状,将母鸡接,左右夹着两边翅膀,慢慢的放在了那竹杖上面。

  刚才还扑棱翅膀乱动的母鸡爪子抓住了竹杖,一动不动,任凭法师弟子将那竹杖左右转来转去,竟是丝毫没有要飞下来的意思。

  这样神奇的一幕展现在众人面前,游人香客哪里还有怀疑。这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作法,可不是那些神神秘秘,非要待在自己屋里不让人看的把戏。

  杨清在一旁看到,亦是心里震惊,对于这法师的法术没有丝毫怀疑,如此大庭广众之下,可没有办法作假,看他模样,就差大声惊呼,顶礼膜拜了。

  沈立德一脸疑惑,也是十分不解,脑子里转动着,似乎想找出答案。

  沈轻纱却是目瞪口呆,看着这神奇的一幕,小脸通红,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事情。

  杨辉见观性法师展示了这所谓的法术,心中的疑惑更甚。

  后世的诸多见识,让他对此充满了怀疑,从最开始那和尚的一番话,无不在暗示作法完之后大家要找他消灾解难。这不就是骗子常用的忽悠套路么?

  不信是不信,但此时他脑子里也还没想通其中的道理,只是隐隐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一样。

  那鸡做不得假,是他亲眼所见,要么出在那碗符水之上,要么就是出在那观性法师的手上。

  既然现在拿不出证据,他也不好拆穿,并且在他印象中,能够让动物这么一动不动的,除了后世的麻醉药之外,还真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心中想着其中的各种可能性,加以推敲琢磨,有些不得要领。

  若是法师手上或者碗里有麻醉药,但是只是在短短的一分钟之内就不动了,这又该如何解释?

  杨辉在这边怀疑的同时,人群中对于观性法师的演示作法,可就炸开了锅。

  这可不同于街头的杂耍把戏,而是实打实的,并且先前也说了,观性法师还是延寿大师的弟子。延寿大师是什么人,那可是了不得的得道高僧,他的弟子又怎么会骗人呢?

  就在杨辉见到爹也跟随在人流之中,拥挤着想要为大悲楼多加香火钱,找观性法师卜算自己前程的时候。

  他终于想起来了这似曾相识的一幕在哪里见过。

  不由朝着杨清大声喊了一声:“爹,您别着急,孩儿也会这法术。”

  

第19章 文曲星君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在见识了观性法师法术的神奇之后,群情涌动,一个个朝着前面挤去,为的是能抢先让大师给算算。或是日后前程、姻缘、家里的不顺,总之就是上赶着掏钱的。

  当然,在那观性大法师的嘴里,可不是这个说法,而是称作结个善缘,至于给多给少,就要看事主的诚心程度,给多了就眉开眼笑,说一通事事顺心如意,若是给得少了,自然就是家里最近有大灾,当如何如何给钱才能消除厄难。

  杨辉扯着嗓子这一声喊,吓了杨清一跳,连忙转过来,拉着他的手,嘴里不满的道:“辉儿,你别乱说,你看看,大家都亲眼见到了,可别惹得大师不快,到时候不给咱们卜算。”

  杨辉年龄不大,还是童音,清脆嘹亮,他这一嗓子,在人群中显得如此的突兀刺耳。

  见众人全都不满的看着儿子,杨清连忙拱手道歉:“吾儿年纪尚幼,有些顽皮,各位切莫见怪。”

  杨辉有些不满,直接说道:“爹,那法师的法术我真的会,若是不信,我亦可当场展示。”

  他心中对这种坑蒙拐骗的勾当实在有些看不惯,若是没遇见也就罢了,这么多人,这所谓的善缘恐怕不是一个小数目。再说了,人群中虽有富家子弟,但贫苦百姓亦有不少,这可都是血汗钱,父亲的苦他都是看在眼里的,其中不乏与父亲一样的穷苦之人,怎能眼睁睁看他们受人哄骗?

  人群中也并不是个个都是傻子,先前是因为没人出头质疑,加上心中委实也没想到其中缘由,自然不好随意开口。

  一位爽朗清举的年轻书生走了过来,看了看杨辉,面带笑容,问道:“你说你也会这法术?”

  杨辉点头道:“不错,其实这根本不是法术,只是解释起来有些困难,我也是会的。”

  那书生见他小小年纪,言之凿凿,笑了笑,说道:“那你可愿当场展示一番?”

  杨清连忙在一旁道:“犬子无状,公子万勿当真。”

  那书生看了看他,拱手行礼,说道:“无妨,其实在下对这法术也心有存疑,只是苦无证据,不明其理,听得令公子说也会,这才出言相询。”

  “敢问公子是?”

  “在下唐恪,字钦叟。”

  两人互通了姓名,杨辉对这个叫唐恪的书生有些好感,不由说道:“当场展示自然可以。”

  唐恪问道:“可需准备?”

  杨辉摇头直接道:“现在即可开始。”

  走在人群后面的人听得两人谈话,见这么一个小孩子竟然大放厥词,说自己亦会观性法师的仙家妙术,不由出言讥讽道:“小小年纪,不好好读书习字,竟然说此大话。”

  杨辉也不与他争辩,大声说道:“子不语怪力乱神,君子当正道在心,于鬼神要敬而远之,岂可轻信?”

  唐恪饶有兴致的看了看他,能够随口说出这样的话,想来不凡。

  杨辉继续说道:”我年纪虽小,但我师乃是沈括,各位若是不信,我现在便可展示一番。我不但会这所谓的定身术,还会称杆提米。“

  众人见他年幼,但说起话来却是好不示弱,不由起哄道:“你先展示一番。”

  不多时,注意到这边争论的人越来越多,亦是将杨清父子二人围了起来。眼神中有嘲笑,有疑惑,有赞赏,对杨辉的话更多的是不信,但毕竟牵扯到自己腰包里的钱财,杨辉刚才的一番话倒是让众人打了个激灵,一时之间,也没有那么激动了。

  人群里面的观性法师见此情景,亦是在弟子陪同下走了过来,众人自动分开,让出路来,看他如何说。

  “小施主有礼,施主说亦会本座的定身术?”他虽心中对杨辉搅扰了自己的事不满,但面上依然一副镇定祥和,一副世外高人模样,看向杨辉问道。

  “大师的定身术自然神奇,不过我在沈师座下,对此亦有些了解。大师以普度众生为念,杨辉佩服,不过这法术嘛。”

  他欲言又止,也不点破这观性法师的骗人伎俩。

  众人哪里肯依,反而被他的话勾起了兴趣,唐恪上前一步,拦在杨辉面前,朝着观性说道:”大师得仙法,小生大开眼界,不过现在这个孩子也说会此法,何不让他展示一番?“

  那观性被他这么一挤兑,看了看杨辉,心中料定了杨辉定然不会,毕竟这可是他云游‘三苗之地’学来,不由退后一步,双手合十,说道:“既然小施主有此慧根,那贫僧就好好看看。”

  杨辉听他说话,其中漏洞百出,一会儿道、一会儿佛的,心中更加笃定他是骗子,不由胸有成竹。

  他也不废话,说道:”烦请各位找一只鸡来。”

  ”就刚才大师施法的那只。“有人说道。

  “这可不行,万一那只是由大师之前施法所致呢?”有人出言反驳。

  “这有何难,我来此放生,正好带了一只。”有人说道。

  “你可别跟他是一伙儿的吧?”

  杨辉看了看那人,正是先前在大师施法时候,出言鼓动的人,一看就是个托儿。

  ”你才跟他一伙,大家看看,这鸡可有假?“那人见有人质疑,将手里提着捆绑的一只鸡绳索解开,直接放到了地上。

  那只鸡得了自由,径直在地上跑来跑去,众人见此情景,自然释疑。

  将那只鸡捉住之后,杨辉又借了一根拐杖,这才假装施法起来。

  他的施法与观性大师可不相同,只是取了一碗,其中大半碗水,右手伸进去,胡乱的捣鼓了两下,而后又在鸡头抹了几圈,朝着众人说道:“大家看好。“

  唐恪在一旁看得仔细,心中还是有些奇怪,学着之前观性大师弟子的动作,将拐杖横着举起,杨辉将手中的鸡慢慢的放到那拐杖之上,说道:”我这定鸡术,不但能在这拐杖之上,就算是爆竹刀刃之上,它都不会动。“

  人群中自然有人不相信,走上前来,摸了摸那只鸡,,没想到刚才还在地上的鸡竟真的丝毫不动,温顺的立在那拐杖之上,犹如施了定身法一般。

  如此一来,大家哪里还不相信,看向杨辉的表情也变得恭敬起来。

  这孩子可是连咒语符纸都没用,就凭半碗井水,就完成了观性大师的定身术。孰高孰低,还用比较?

  “这怎么可能?”观性大师与几个弟子也是看得目瞪口呆,对于杨辉为什么会这法术,绞尽脑汁也没想出来。

  杨清亲眼见到自己儿子当众展示了观性大师的法术,心中大惊,他也不知道杨辉什么时候学会的。

  唐恪想起之前杨辉的话,问道:”称杆提米又是什么?“他对于杨辉的表现非常赞赏,自己都没想明白的事情在杨辉这里竟然如此简单。听他的意思,除了这定身术之外,竟然还会其他的法术,不由充满了好奇。

  就在这时,刚才看起来还镇定自若的观性大师仔细打量了一番杨辉,脸上表情大变,嘴里大声说道:“原来是文曲星君下凡。”

  杨辉愣了一下,念头一转,就知道这观性大师心里打的什么主意,连忙摆了摆手,大声道:“这定身术,并不是什么法术。”

第20章 科普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杨辉此话一出,众皆哗然。世人愚昧,遇到自己不懂的事,总喜欢牵强附会,朝神佛之上引,刚才观性大师与杨辉的定身术,可是当众演示,实打实的做不得假。

  在他们看来,这法术可与街头卖艺的杂耍戏法不一样,杂耍中有魔术,时常也看不懂,觉得神奇,但是心里都明白是假的,多是博人一乐而已。

  观性大师直接开口说杨辉是文曲星君下凡,是他亲眼见到杨辉施展了自己的定身法术之后所做的补救措施。目的有二,一是为了说明自己的法术并不是假的,杨辉之所以也会,是因为他乃星君下凡;另外一点则是通过夸赞杨辉的方式,隐晦的提醒他不要拆穿自己,以便给自己留个台阶下。

  杨辉成了精的人物,察言观色,听声辨人,否则也不会年纪轻轻就做到销售总监的位置。见观性大师将自己强行扯到文曲星君之上,不由当场说出了自己对这法术的看法。

  他并不怕观性大师恼羞成怒,自己是沈括的弟子,并且众目睽睽之下,料来这大师也不敢对自己怎么样。

  虽然他当众说出定身术不是法术,他也并不打算直接拆穿观性大师的骗子身份,要知道做人需留三分余地,砸了别人的饭碗,已是深仇大恨,若再得寸进尺,于己于人,也没什么好处。

  “这定身术,并非法术。”他一脸镇定,又重复了一遍,眼睛看向观性大师,明亮黝黑。

  “既然小施主说这定身术不是法术,那施主如何解释?”观性大师性子还是柔和,面上依然没有表现出懊恼之色,出言问道。

  杨辉缓缓说道:“虽然不是法术,但其中原理解释起来,亦有些困难。“

  说完之后,又轻声对观性大师低低说道:“想以此受些香油钱自然可以,只是愚弄百姓,还需有度,场中众人,贫苦人家不少,大师既慈悲为怀,何不将目光转向那些豪富之人?想必以大师的才智,自然不难。“

  唐恪一脸笑意,看了看杨辉,又看了看面色稍有尴尬的观性大师,朝着杨辉道:“今日大家见识了此种神奇之处,若是你不解释一番,恐怕难以服众。”

  杨辉看向众人,点了点头,说道:“刚才大家所见,我不过是沾水抚摸揉了几下鸡头,看起来比较简单,实际上其中也是有道理的。“

  众人静静的听他解释,观性大师其实自己也不懂其中道理,当年他初到‘三苗之地’见识了这神奇之术,亦是心中震惊无比。后来多方打听之下,也未曾有人说明其中道理,只说乃是法术。他这才学了回来,没想到现在杨辉竟然说知道原因。

  “抚摸鸡头的动作,主要是给这只鸡一种安全舒适的感觉,因此它才不会感到害怕,任人摆布。在最初晃动鸡头的时候,是改变了鸡耳朵里面的一个结构,打乱了它固有的平衡感,如此一来,就如同人一样,一直感觉到无法保持平衡。愈是有如此感觉,就越加让它不敢动作,只能保持这样的一个姿势。”

  杨辉解释了一番,看了看众人,只见那位叫唐恪的书生,爹,以及观性大师,在场的人,一个个都是一脸茫然,似懂非懂。

  “这定身术,原理就是如此。”

  “那你怎么证明是如此?而不是法术?”有人想了下,还是没明白其中道理,出言问道。

  “这个,我确实不能证明。不过诸位若是不信,大可以自己试一试。步骤方法刚才都已经展示了,如果大家都能做到,那自然说明不是法术。“如今他也确实没办法证明鸡耳朵的结构和其中的具体功能,这已经牵扯到生物、神经器官比较高端的知识。所以只好如此说道。

  得了他的解释,众人心中并未完全解除疑惑,不过已经隐隐有人相信其说法。如此一来,看向观性法师的脸色可就有些变了。

  杨辉见状,不由道:“各位也勿怪观性大师,想来他也是不知道其中道理的。其实大多数所谓的法术,都有其解释,若是明白其中道理,学起来并不难。“

  “小小年纪,懂得这么多,难道真如大师说的,是文曲星君下凡?”人群中,有人议论着。

  “这定身术大家可能理解有些困难,若是大家有意,我在给大家演示一个所谓的小法术。”

  “还有小法术?岂不是比观性大师还厉害?”

  “你这不废话,刚才他说的可是连观性大师都不知道呢。”

  “我看啊,这娃娃不简单。”

  听杨辉说还要演示一个法术,人群哄闹起来,互相交谈着,看向杨辉的表情也越来越亮。

  杨辉见众人模样,知道不讲清楚,以后可就有些麻烦,若自己离开之后后来之人不明其中道理,还是将其认定为法术,那这工作可就白做了。

  心中暗道:看来也只有好好给你们科普一番了。

  拉着唐恪商量了一番,唐恪对他起了兴趣,听他说起将要演示的法术和心中所想,连连点头。

  不大一会儿,唐恪就搬来了杨辉所需要的东西。一瓦罐米,一个称杆。

  “大家看看,这称杆,这瓦罐和米。”仿佛要展示魔术一般,杨辉将那称杆拿起,朝着众人道。

  将称杆拿在手中,一人传一人的检查一遍,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再是那瓦罐和米,有几人上前提了提,算是检查,都做得十分详细。

  检查完毕之后,杨辉看了看,说道:“我现在就展示一番用这称杆插入瓦罐之中,然后将这一罐子米提起来。先提前说与大家,这不是法术,后面我会解释给大家听其中的原理。

  “这一罐米起码有五斤,凭这光秃秃的称杆怎么提?”

  “是啊,就算是用手抓着罐子都还怕摔坏了呢。”

  “大家看看就是,刚才的定身术你我不也不信?后来怎么地,还不是与观性大师一样。“

  人群中又分成了两派,有相信的,有质疑的。、

  杨辉将称杆插入盛满米的瓦罐之中,而后端起半碗水,在称杆与米接触的周围洒了一些,等了一会儿。

  “大家看好,我要开始了。”

  

第21章 沈立德的疑惑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随着他的话音刚落,右手握住称杆与米结合处,缓缓的朝上提起。只见那几斤重的装满大米的瓦罐轻易的就被他提了起来。

  “这,如何做到的?”

  “他竟然真的会法术。”

  “真的是文曲星君下凡不成?”

  即便杨辉之前说了不是法术,此时人群中,亲眼见到他用光秃秃的称杆就将那那么重的瓦罐提了起来,还是出现了不少这样的声音。

  杨辉有些无奈,放下之后,又说道:“这其实根本不是法术,原因就出在刚才撒的水之上。”

  “水都是流动的啊,怎么可能?”有人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就是,那才多少水,估计都流到瓦罐底部去了吧。”

  杨辉笑了笑,继续解释说道:”里面的米本来都是有空隙的,再撒了水之后。又隔了一会儿,所以米吸收水分膨胀。如此一来,就会积压在一起,围绕着这称杆,给与其一个力度,紧紧的压住称杆,让他不滑脱。这,就是为什么用称杆能提起这一罐米来的原因。大家可以来试试,千万不要左右移动,只能直上直下的提。“

  唐恪见到这神奇的一幕,最开始走上来,学着杨辉的办法,握住称杆底部,缓缓的提起。

  “果然如此。”他啧啧称奇。

  杨辉展示了两个小小的技巧,见众人对自己也有些相信,这才说道:“说到底,很多事情,都有其原理,只不过出于各自的认知,暂时没有想到和理解而已,一旦有人说透,这所谓的法术,也不过是一些技巧而已。“

  人群中,有人点点头,有人沉思,对于刚才大家一窝蜂的想要掏钱请观性大师消灾心中有些庆幸。

  不过,毕竟当面说出了其中的原理,也有些失望。如此一来,岂不是说观性大师并不会法术?那么连带着祛病除邪也都是假话?

  杨辉的做法,可以说对,也可以说有失偏颇。毕竟人活一世,重要有个念想,也就是生活的动力。而在这个娱乐有些匮乏的时代,给那些贫苦之人以希望的宗教抑或是戏法,也并不能说就完全是一种坏事。只不过,要看具体是谁来用,其主要的目的又是什么,是敛财,还是其他。

  这些,都不是杨辉目前所想的,他只是想让爹不受骗而已,沈括给的财物可是用来改善生活的、添置用具的,可不能花在这毫无意义的事情上面。

  杨清看向儿子的表情有些奇怪,听杨辉刚才所讲,都是与格物有关的事情,难道儿子跟沈伯父才这么几天,就学会了这么多东西?这得聪明到什么地步?

  此时没有时间去计较这些东西。眼见在这上面花费了太多时间,杨辉想着此行的目的都还没办,就打算拉着父亲离开。

  经过他这么一搅和,原本打算找观性大师卜算的人一下子走了一大半,临走之时,还不忘夸赞这杨辉的学识以及对大师敛财意图的鄙视。

  观性大师走上前,对杨辉说道:“小施主聪慧如斯,见识过人,老衲今日开了眼界。“

  杨辉看了看他,双手合十,睁大了眼睛,仔细打量着他,疑问道:“大师不觉得我坏了你的生意?”

  “不敢,小施主慧根独具,能点名其中道理,老衲佩服还来不及。况且佛渡有缘人,观小施主面相,下颚丰满,眼明带笑,鼻梁坚挺,日后必定是位极人臣,大富大贵。“

  杨辉只是笑了笑,心中却道:跟我说面相,位极人臣,呵呵,科举自然要考,但我可不想整天在皇上面前跪来跪去,一个不小心就人头不保。再说了,那么能算,怎么算不到日后的靖康之耻?金元入侵。跟我比卜算,我如今可是知道上下五千年历史,你还差得远呐。

  观性大师见杨辉一脸笑意,以为他听了自己一番话,心中高兴,还待继续说,杨辉却是直接说道:“大师的话,我记下了。时候也不早了,就不打扰大师了。”

  杨清在一边听到观性大师的话,十分高兴,连声道谢,谁不喜欢别人夸自己的孩子呢?

  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已经过了午时,从灵隐寺到售卖物品的集市还有些远,心中有些着急。

  “小弟弟,见识过人,不知是哪位先生门下弟子?”

  见得杨辉拉着父亲朝灵隐寺外走,唐恪连忙赶上几步,跟在两人左边,问道。

  杨辉对他印象不错,回道:“家师沈括。”

  “啊,原来是沈大人座下,怪不得。”唐恪迟疑了一下,拱手说道。

  他即将参加进士科考试,对沈括的名自然是知道的,所以才如此说。

  杨辉点了点头,道别道:“唐公子丰神如玉,刚才多谢了。”

  “不碍事,在下早闻沈大人声名,一直敬仰得很,没想到他已经回了钱塘,还收了你这么个聪慧的学生。”

  杨辉笑了笑,谦虚道:“公子过奖了。”

  “还望贤弟能回去与沈师说一声,就说在下不日当上门拜访。”唐恪说道。

  杨辉点了点头,与他道了别,这才告辞离开。

  杨清看了看这个儿子,一肚子的疑惑,却不知如何问起。走路之时,一副沉思模样,竟是连杨辉几次说话都没有回答。

  “爹。”杨辉又喊了一声。

  “辉儿,什么事?”终于回过神来,问道。

  “去县城里买些东西回去吧,我这段时间一直住在沈家,爹可不能委屈了自己,给家里添置些东西。”

  杨辉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对于父亲心中此时的疑惑,他也不好解释,总不能直接说自己是穿越过来的吧,只能寄希望于杨清将所有这一切归结到沈括的教导之上了。

  两人说话间,一个温婉柔和的声音响起。

  “杨师弟,可是要去集市?我们也正打算过去采办些东西回去,一块过去吧。”

  正是沈轻纱,此时正坐在马车里,朝着自己打招呼说道。

  杨辉挑了挑眉,不知道是不是沈轻纱转了性子,还是良心发现,又或者说是刚才被自己的一番气势给慑服了?怎么突然想到邀请自己乘坐马车了。

  见他没有回答,沈轻纱继续道:“这里离集市还有些远呢,天气又热,再说你们买了东西怎么拿回去?”

  杨辉想了想,没有拒绝:“那就多谢沈师姐了和师兄了。”有便宜不占,那是王八蛋,沈轻纱的话也确实有道理,本来就是打算去买东西的,走了这么一上午,累得不行,买了东西与其让父亲大包小包扛回去,还不如让马车捎带回去。

  杨清本来觉得有些不合适,杨辉直接朝父亲说道:“爹,孩儿脚走疼了。”自己先上了马车坐进去,看了看,那位斯文的沈师兄眉头紧锁,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思考人生。

  杨清当然没有坐进马车里,而是坐在外面,与车夫一起,两人经过学堂前的事,也熟悉了一些,在前面闲聊起来。

  马车空间不算很大,三个半大孩子坐在里面,并未觉得拥挤,唯一有点难受的就是有些闷热。剩下的就是辛苦那匹马了,好在道路比沈家到学堂那一段平坦许多,增加了杨清父子二人,拉动起来后,凭着惯性,也不算太过费力。

  第一次坐马车,杨辉也有些好奇,一路朝县城集市行去。沈立德忙着思考,沈轻纱也没说话,杨辉觉得无趣,将头靠到了窗户口,朝外看着。

  走了一阵之后,思考人生的沈立德终于忍不住了,朝着正盯着外面看的杨辉问道:“杨师弟,在大悲楼前你展示的定身法和称杆提米,其中道理,真的是如你解释的那般么?”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冻蚕所写的《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为转载作品,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