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12章 沈括授课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拜师礼自然是免去了,不但如此,在沈括的吩咐下,更是拿出了不少财物粮食,说是为了报答往日恩情。杨清推脱一番,也就接受了。

  遣了个伙夫挑着担子,父子二人手里各自拎着东西,满心欢喜回到家中。待伙夫离开之后,杨清又叮嘱起儿子日后的学习来。

  “辉儿,蒙沈伯父厚爱看重,你去了沈家学习,可得努力才是,莫要辜负了爹的一番苦心。”

  杨辉点点头,道:“爹,您就放心吧,沈爷爷学识渊博,孩儿在他门下,自当好好学习。倒是爹,可不要太过辛劳了。“

  看着懂事乖巧的儿子,杨清红了双眼,宽慰道:”爹还年轻着呢,不妨事。“

  有了沈家送来的这些财物,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不用担心饿肚子的问题,杨辉也开始准备起学习来。

  财物看似很多,坐吃山空肯定远远不够,以后的日子主要还是得靠自己。

  既然到了这大宋,不管怎么样,总得搏一搏才是,混吃等死可不是他的风格,更何况如今也没那资本。

  学堂李夫子那里还需知会一声,李夫子听他说入了沈括门下,自然替他高兴,说道:“明师之恩,诚为过于天地,重于父母多矣。你既能得沈大人亲自教导,自是你的造化。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昌黎先生又曾言‘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你当牢记。“

  见到夫子捋着山羊胡子又要长篇大论,杨辉连连点头,而后找了个理由回到家中。走到那日与严文张安等同窗打赌的地方,想起这几个刚收的小弟,他不由得笑了笑。

  看来,是没机会当大哥了。

  既然要去沈家,总得准备一下,虽然看起来好像也没什么可准备的。

  杨清从窝棚的一个角落里,抽出沾满灰尘的黑漆漆的小木箱,里面是几本已经泛黄的书籍。他虽科举累次落榜,但即便再艰难困苦,这几本书可舍不得丢弃典当。如今再翻出来,却是要传给儿子了。

  看着泛黄的书册,心中感慨万千,小心翼翼的将书取了出来,朝着杨辉说道:“去了沈家,格物自然要学,不过还是要分清主次,以科举为要。”

  杨辉不忍违了父亲的意,点头道:”孩儿省得。“

  宋朝科举早期沿袭唐制,分了三类,分别是制举、常贡、学选。内容又分常科制科,文科武科、童子科成人科,比较复杂。最开始主要以诗赋取士,熙宁年间王安石变法改革科举制度,罢诗赋,帖经,墨义,改为“用经义取士代替诗赋取士“。到得如今,更是将进士科分经义、诗赋两科,以策论成绩为主。

  将书册结过,仔细看了看,分别是《诗经》、《左传》、《公羊传》、《论语》、《尔雅》,想来是父亲当年科考之时留下的。

  要参加科考,四书五经、经史子集肯定是要学的,想想都有些头大。

  希望沈括讲课,不像夫子那般无趣吧,他心里暗道。

  翌日,杨清一大早就将杨辉送到了沈家,又叮嘱了一番之后,这才去田间劳作忙碌。

  沈家庄是村里人的称呼,庄子外面的大门之上,雕刻的却是梦溪园三个字。当然,文人自然是称梦溪园,毕竟听起来更具风雅。庄子占地极大,里面建筑众多,除了会客厅,亦有亭台楼阁,如岸老堂、萧萧堂、壳轩、深斋、远亭、苍峡亭等等。更有一条庄外小河的支流溪水流经园内。

  授课的地方,就在梦溪园里的远亭。

  在佣人引领下,到得亭中的时候,里面已经坐好了七八个半大孩子。最小的看起来不过五岁左右,最大的却是约莫已经到了舞勺之年(十三--十五岁)。更令杨辉惊奇的是,里面竟然有两个女孩子。

  要知道在这个奉行‘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时代,女子若要读书习字,是比较难的,主要还是学习针线女红。当然,也有例外,若是父母极为疼爱女儿,抑或是达官贵人,会读一些诸如列女传之类的书籍,好让其知书达理。不过像现在杨辉看到的,与男孩子一起读书学习,那就十分难得了。

  见此情景,杨辉心中对于沈括,更加钦佩起来。

  几个孩子见杨辉到来,也没表现得太过惊讶,想来父母已经提前说起过。

  杨辉只认得其中最大的那个少年,叫沈立德,是沈家二房的长子,看起来斯斯文文,眉清目秀。

  他寻了位置坐下,左右看了看,如同后世第一次入学一般,周围都是不认识的同学,新奇而陌生。他实际年龄比这些孩子大了不少,如今与这些人一起,总感觉有些怪怪的。好在几人得了嘱咐,没有为难于他,反而是朝他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过不多时,沈括身着儒衫,慢悠悠的走了过来,见到几个孩子正襟危坐,说道:“之前请的那位张夫子得了眼疾,以后你们的学业就由我来教导。不过我可提前说清楚了,你们虽是我沈家子弟,但学业一途,不可轻怠。大爷爷也不会徇私,若是谁不好好学,可是要打手板的。”

  慈祥的老人一脸严肃的说完之后,看了看杨辉,又道:“想必大家也看到了,今天来了一位新的同窗。”

  朝着杨辉点了点头,杨辉站起来,行了礼之后,又朝着其他几个孩子拱手说道:“在下杨辉。”

  随后,挨个自我介绍一番,无非是‘在下某某某,小女谁谁谁’。

  杨辉心里不觉有些好笑,这沈括的第一堂课,竟是与自己记忆中的第一次上学,如此相像。

  有意思的是,轮到那个最小的孩子的时候,只见他一脸稚***声奶气的说道:“在下沈立正。“

  在场的一帮孩子中,除了沈立德与那个名字有些搞笑的沈立正之外,给他印象最深的,却是那位叫沈轻纱的女孩子。

  一双乌黑水灵的大眼睛,嘴角还带着两个迷人的小酒窝。内穿深烟色牡丹花背心,外罩白色轻纱,轻盈若羽,剔透似烟,实在是一个大大的美人胚子。

  杨辉脑子里浮现出萝莉两字,而后又冒出了禽兽一词,纠结的时候,心里却是在祈祷着:以后千万可别长残了。

  沈括的第一堂课,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正式开始了。

  

第13章 第1堂课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最开始的课程,依然是讲经义,沈括虽不算一代大儒,但毕竟曾中进士,于此一道,也有自己的见解。并且他讲课,连书本都不拿,可比学堂的李夫子的照本宣科高明了不少。

  杨辉灵魂虽是现代人,但实际上四书五经并未曾仔细研读,脑子关于这块的知识,主要还是继承了先前的那个杨辉。无奈之前的杨辉在学校时常受人欺负,骨子里对于读书学习,还是有些排斥的。若不是他还有孝心,加上父亲杨清的敦敦教诲,怕是暗地里逃课的事情都能做出来。

  沈括于亭中缓缓道来,几人端坐其中,听着他讲课,杨辉才真正体会到如坐春风的感觉。

  在学堂中读书,一般要经过三个阶段,一授二背三复讲,也就是授书、背书、复讲。每一次授书会选择不同的典籍,然后背诵,最后先生复讲。

  那种一穿越回去单单凭着几首诗词就王霸之气尽显,四方臣服的情况,在杨辉看来,是完全不切实际的。学生年龄大小不一,小到三岁孩童,大到十七八岁,都在一起念书。试想一下,一个三岁孩童在读《三字经》的时候,旁边十岁的同窗在读《论语》,等到三岁孩子到六岁,先生再教他《论语》,这时候他都听人读过几年了,就算不理解其中含义,但恐怕都差不多能背诵下来了吧。

  一个人自三岁蒙学开始,到得弱冠之年,所读所听所背,实际上已经远远超过了现代很多人。要考科举,必背十三经,单单是这些,就已经洋洋洒洒几十万字,遑论其他楚辞、乐府、汉魏六朝赋、古诗、唐诗、等等。正所谓‘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学子之间所差的,无非是灵感才情而已。

  沈立正年龄最小,刚过蒙学,识字也不多,所以沈括对他的要求最低,点书范读之后,串讲了一下简单的故事,就让他自己琢磨去了。而沈立德年龄最大,授书之后,就是自己复习,若是遇到不懂的,再行提问。当然,复习的内容可不是不仅仅是典籍本身,还包括注疏讲解,也是很费时间的。

  至于杨辉与其他几个年龄相仿的沈家子弟,过了开蒙年纪,又未到沈立德的地步,所以沈括更加用心一些。

  每一个人每天授书的次数不同,像沈立正那种,一天也就两次而已,更多的时间,出了吃饭睡觉,就是被佣人丫环带去嬉戏玩耍。不得不说,这个年代的读书人,是比较苦的,背过十三经,掌握高头讲章,仅仅也只不过算是起点而已。

  沈括的讲课并不枯燥,他所学庞杂,讲起课来旁征博引,趣味丛生,中间无论是市井八卦,亦或是朝堂旧事,都娓娓道来,听得杨辉连连点头,竟是了解了不少史书上未曾记载的八卦趣事。

  快到中午的时候,是沈括安排的一次会讲,由他出题,大家自由发表个人意见,也算是检验学习的一种方式,最后由他点评。其实大家年龄都不大,根本还没有到会讲的地步,但沈括的授课方式,自然有些超前,所以也搞了这么一出。

  ’会讲‘与‘问答’是这时代文人交流的一个重要方法,类似于现代的学术大辩论。史载,朱熹与张栻、陆九渊在岳麓书院和鹅湖寺的会讲,都是历史上的著名盛事,各地学子自四面八方赶来,人流络绎不绝,讲堂被围得水泄不通,辩论连续三昼夜不辍,被人形容为“一时舆马之众,饮池水立涸”,由此,可想而知这会讲的魅力影响。

  毕竟都是些半大孩子,达不到朱熹陆九渊的学识程度,沈括出的题目并不难,主要目的,还是想激起大家的学习兴趣而已。彼此讨论的也并不深入,无非就是关于学习兴趣的一些经典名言理解。

  “朱张会讲”所展开的“中和之辩”,以朱熹接受湖湘学派的“性为未发心为已发’而结束。沈括在远亭之中举行的会讲,却是以沈立正一句‘大爷爷,我饿了’的稚嫩童音收尾。

  沈括与杨清的商量是让杨辉直接住到沈家庄,上午的课程完毕,中午是有休息时间的,总共一个时辰,也就是两小时,包括了吃饭,午睡等。

  沈家的饭菜比杨辉家的好了不少,不但有米饭糕点,还有零食瓜果。他虽初来乍到,但脸皮不薄,如今正是长身体的时期,也不与人客气,只管吃饱便是。

  寄人篱下的日子对于他来说,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心中早就有了自己的打算。先在沈括这个老好人门下学习读书,大不了以后发达了加倍偿还便是,现在可不能死要面子活受罪。

  好在沈家如今是沈括做主,丫环奴仆对他也不敢表示出什么不满,这才得以相安无事。沈立德斯斯文文,熟读圣贤书,对沈括的话言听计从,沈立德年纪又小,还未有是非观念。至于其他几个同窗,除了沈轻纱与沈妙洁属于女孩子,单独在阁楼用餐之外,更是没有什么异议,反而觉得能够见到外人一起,有些热闹。

  趁着午休时间,沈括却是将杨辉叫到了壳轩,也就是沈括的卧室和读书写字的地方。

  沈括坐下之后,说道:“于科举一途,沈爷爷虽有些心得,但主要的还是靠你自己。先前在学堂,十三经背得如何了?”

  杨辉老实回道:“辉儿愚钝,到如今不过勉强能诵《论语》、《孟子》、《孝经》而已。”

  沈括点点头,将手伸到书桌上,却是拿过一本书册过来,递给他道:“这是我早年科考时的一些随手笔记,你可拿去看看。若有不懂,再问我便是。其中所注解,也并不见得就正确,但作为参考总是可以。”

  “谢谢沈爷爷。”杨辉拜谢说道。

  他接过书籍,道谢之后,见沈括经过一上午的课,有些疲惫,转身就要离开。

  沈括叫住了他,道:“这两日开始,爷爷打算动笔写《梦溪笔谈》。你既有志科考,当通五经贯六艺,若是闲暇,可过来一起学习格物之道。“

第14章 鸡鸣狗盗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六艺,原本指的礼、乐、射、御、书、数。《周礼·保氏》中说“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其有大小之分,书与数被分为小艺,一般是庶民之家所学,另外四艺,却是贵族之家的必修科目。

  沈括说的六艺,并不是指这些。宋朝重文抑武,原本的六种技艺改成了《易》、《书》、《诗》、《礼》、《乐》、《春秋》,亦称儒学六经。不过为了方便,说起来依然会贯以五经六艺的称号。

  出得房来,杨辉心中想着沈括要写《梦溪笔谈》的事情,有些犹豫。沈括所记录的,是他这些年来游历、做官的所见所闻还有一些见解阐述,放在这个时代,自然是划时代的巨著,但不可否认的是,依然有其局限性。

  自己算不上有多聪明,但是对于历史运行的轨迹,以后的进程,他是知道得很清楚的。

  他具有超出这个时代九百多年的见识,无论是天文地理,还是算数化学,哪怕只是一些基础的知识,若是能够写进沈括的《梦溪笔谈》里,对于后世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连他自己都有些不敢想象。

  但是,怎么样让沈括相信,以及是否应该写进去,他也有些顾虑。

  脑子里想着这些,一时之间还有些拿不定主意,低头走路间,竟是碰到了一个软绵绵的身体。

  一股淡淡的香气钻入鼻中,回过神来,深吸了一口气,紧接着,就看到沈轻纱腮帮子气鼓鼓的,一脸怒气,双眼圆睁,正死死的盯着自己,仿佛一只将要发怒的小猫。

  这才发现刚才想得入神,在转过廊角的时候,没有注意看,一个不小心竟与沈轻纱撞到了一起。

  见到沈轻纱生气的样子,他不由愣了一下,然后连忙道歉:“原来是沈姑娘,刚才小生想得入神,一时冒犯,请姑娘莫要介意。”

  他学着电视剧里书生道歉的样子,有板有眼的正经说道。

  沈轻纱得了他道歉,神色稍霁,整理了一下衣衫,说道:“园中女眷众多,虽分内院外院,你初来不熟,还是要注意一些。”

  杨辉点了点头,心里好笑道:这丫头,年龄小,倒是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嘴上却是回道:“多谢姐姐指点。”

  “姐姐?”沈轻纱愣了一下,对于杨辉的称呼有些不适应。

  杨辉仔细的打量着她,看得沈轻纱双颊通红,不由得低下了头,娇羞无比。

  宋朝初期,对于妇女贞节的观念很宽泛,同唐朝差不多,自二程理学兴起,对于贞节的观念才逐渐严格起来。

  如今,程颐、程颢还在世间,正是理学逐渐兴起的时候,所以杨辉的这番作态,在沈轻纱看来,已经有些调戏的意味了。不过她毕竟年龄不大,又初次遇到杨辉这个得了大爷爷亲自嘱咐要好生对待的人,一时也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办。

  杨辉可没管这些,在他心中,大家都是黄口小儿,总角之年,又是一同读书,遇见了打个招呼,也属平常。即便礼教森严,也不至于大发雷霆才是,自己所做所为,哪里有丝毫不敬之处。

  “不喊姐姐喊什么?哦,在下今年八岁,正是龆年,不知小姐姐贵庚?杨辉没脸没皮的继续说着。

  沈轻纱抬起头来,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转移话题问道:“沈爷爷在房中?”

  见她问起,杨辉也正经道:“嗯,不过他老人家有些疲惫,怕是不好再加打扰。”

  沈轻纱脸上带着失望神色,“哦。”了一声,不再理会杨辉,转身离去。

  “都没发育完全,又不是破瓜年华,在我这成年人面前,装什么高傲公鸡。”他心里腹诽着,摇了摇头。

  由于离住的地方比较远,他在园中四处转了转,寻了个阴凉处,准备午休了一会儿。下午还得继续上课,可得养足了精神才是。

  已经有许久未曾下雨,天气本有些炎热,但梦溪园营建之时,花费甚巨,园林倚山傍水,长廊曲桥,格局风水,规划都属一流,对于这点也早有设计。

  一上午的课程看起来不多,但总是儒家经典,文言理论,即便沈括再是因材施教,趣味十足,此时身子骨还未长完全的杨辉也有一丝疲惫。

  此刻,他正斜靠着一颗葱郁大树,半躺在幽幽绿草上,微风袭来,感觉好不惬意,脑海里也逐渐变得清明起来。

  他半眯着眼睛,沈括给的那本注解笔记被他垫在脑袋下,正打算午睡一会儿,目光所及的不远处,透过浓密花草,却见到一人弓着身子,轻手轻脚的快速穿了过去。

  看不太真切,那人走路声音很小,若不是他如今耳聪目明,怕是都完全注意不到。

  大户人家中,总有一些隐秘事情,他如今刚到沈家,还是以学生身份,对于这样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反正与自己无关。

  他这样想,但是那出现之人偏偏却是来到了他眼前不远处。或许是知道这时候大家都是休息时间,又或许是早就熟门熟路,一时还不能改变习惯。

  梦溪园占地大,园内都是沈家子弟和下人,平时礼仪规矩众多,那人自然没有想到就在自己对面不远处的大树下,会有人在午休,更没有想到杨辉这个小孩正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从装束打扮来看,很明显是沈家的下人,但又不是普通的下人,因为他的腰间,还有一块小小的门牌玉佩。

  杨辉仔细看着,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他本不想看的,但是谁让那人这么明显呢。

  贼头鼠脑的那人轻轻学了两声猫叫,园子外面,亦是传来了一声犬吠回应。而后,见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小的包裹,朝着园子外面一扔。也不说话,又朝着四周看了看,见得没人,这才挺起了胸膛,大摇大摆的顺着来路走了。

  杨辉看得目瞪口呆,从那人扔包裹的力度和姿势来看,里面不是金银首饰,就是大米白面。

  他本想去通知沈家的人,但转念一想,又放弃了。毕竟看那人的神态,这样的事情恐怕不是第一次做。里面具体是什么东西,到底值不值钱,还另说。自己初来沈家,就撞见这样的事情,沈家除了沈括这个先生之外,其他大人对于自己,可并不待见。

  沈家家大业大的,想必也不在乎,更何况鸡鸣狗盗的事情,哪里没有,自己又何必去给人添堵。若是以后沈家问起,再说不迟。

  下午的课程照旧,授书、背书、复讲,各顾各的,时间就在这样的日子里,慢慢的逝去。

  此后数日,杨辉一边读书习字,一边与沈括学习格物。几天来未曾见到父亲,心里还有些想念。也不知道在家里怎么样,是否用沈家当日给的财物添置了些许家具,是否还白日劳作,夜晚捕鱼。

  毕竟还有着之前那个杨辉的记忆,脑子里出现的这些思念想法,让他一直静不下心来,对于沈括的授课,也时常表现出心不在焉的样子。

  任凭他怎么努力驱赶,也无济于事。无奈之下,只好与沈括说了,沈括并未责怪,反而给大家放了一天假。

  杨辉趁此机会,回了一趟家,见窝棚里依旧,知道父亲过惯了清苦日子,如今得了财物,依然舍不得花费在这上面。不由拿出了这个年龄段应有的装乖卖萌本事,非要拉着杨清去一趟县城。

  

第15章 意外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宋时,钱塘属两浙路帅府杭州治下,位于西灵隐山麓。钱塘县城与仁和县交界,彼此管辖地区呈交错状,所以有“钱塘不管,仁和不收”的谚语。比较出名的就是钱塘江,其名最早起于《山海经》,因流经钱塘县而得名,乃是吴越文化的主要发源地之一。

  杨辉硬要拉着父亲去钱塘县城,期间需要经过那座用圆木搭建起来的小桥,岸边不远处,就是沈括所在的梦溪园。

  走到桥上的时候,就听见从身后传来人声,回头望去,正是在沈括座下一起读书习字的两位同窗---沈立德与沈轻纱。

  大户人家出门,自然不会跟他一样。一匹全身枣红,长长的鬃毛披散着的高头大马拉着一辆马车停在庄子门口,大门处,沈乐祥正朝马夫叮嘱着什么。沈轻纱提了裙摆,小心翼翼入得马车中,沈立德紧随其后,朝着沈乐祥行了一礼,这才坐了上去。

  杨清见跑在前面的儿子正转头盯着马车看,还以为杨辉羡慕,不由快走两步,赶到了杨辉跟前,拉住他的手,嘴里说道:“辉儿,以后你若高中状元,到时候香车宝马随行、美人如玉相伴,那才是男儿一生所求。这样的马车又算得什么?“

  杨辉第一次听到从父亲嘴里说出这样画大饼劝自己学习的话,心中觉得有些好笑。

  被父亲拉着小手,杨辉心里总感觉怪怪的,仿佛两个大男人搞基一样,连忙转头,将小手从父亲手里抽了出来,朝前小跑着。

  “爹,咱们快点走。”

  去县城的路与之前上堂(上学)的路是同一条,他十分熟悉,也不理会后面辘辘而来的马车,径直朝前方跑去。

  杨清跟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脸上充满了笑意。

  “辉儿,你慢点,小心摔着了。”

  马车虽快,但这条路毕竟不是官道,所以速度并不快,并且坐在里面实在颠簸得厉害,若不是为了面子,恐怕都宁愿下来走。

  还是辰时,阳光的热度还未起来,坐在马车里的沈轻纱左手撩起帘子,感受着凉爽晨风,身子随着马车的颠簸上下起伏。

  她皱了皱眉,目光顺着窗口朝着前面看去。

  “咦。”

  沈立德努力保持着坐姿,正半眯着眼睛养神,听到妹妹的声音。睁开眼,看了看她,问道:“怎么了?”

  沈轻纱将帘子撩到一侧,束住,嘴里道:“杨辉和他爹在前面。”

  “哦。”没什么大事儿,沈立德‘哦’了一声,继续闭目养神。

  走到学堂地域的时候,杨辉感觉有些累了,速度慢了下来,前一段路长期走,已经形成了习惯,如今再多走一阵,就有些吃不消了。

  右手揉了揉膝盖,转头父亲杨清跟了上来,这么多年的辛劳,这点路自然算不了什么。

  “累了吧。”

  杨辉心里暗骂这小小身体的弱不禁风,嘴上犟道:”爹,我不累。“

  杨清看了看他额头上的汗珠,笑着道:“若是累了,爹背着你走。”

  “我怕的就是这个好不好。”杨辉心里说道,好歹我一个大男人,虽然你是我爹,但被你背着,心里别扭啊。

  拒绝了父亲要背着自己的好意,反正时间还早,离县城也没有多远了,不急。沿着道路开始慢慢走起来。

  道路从学堂前方开始,分了两条,一条是通往仁和县的小路,一条就是通往钱塘县城大路。

  歇息的时候,他看了看学堂里面,竹篱围起来的院子有些高,看不到里面的夫子和之前的那些同窗。

  朗朗读书声从里面传来,脑子里浮现出严文、张安、夫子等人的面貌,有些出神。

  经过这么一耽搁,马车终于从后面追了上来,见到杨辉微微喘息,手扶着膝盖,沈轻纱眼珠转了转,朝着车夫道:”停一下。“

  “吁......”

  马蹄微微抬起,马车也朝后仰了一下,一个不注意,车轮竟是陷入了旁边的小沟里,整个马车歪歪斜斜,就要朝着边上倾倒。

  好在那车夫见机得快,又经验娴熟,见此情景,立马握紧了手中的缰绳,猛地一拉。那马经此一拉,强行憋着,这才止住了沉重马车的倾倒大力。

  但,也只不过是减缓了倾倒的时间而已,毕竟马车沉重,里面还有两人,重力与惯性之下,那马虽高大,还是承受不住。

  从马车里出来的沈立德与沈轻纱惊魂未定,好在并未受伤。马车也没有损坏,但是车轮进了沟里,那车夫一人却是抬不出来。

  一个是沈家小姐,一个是沈家公子,怎能干此粗活。这将马车抬出来的重任自然得由车夫来弄。可是任凭那车夫左看右看,东拉西拽,挽起膀子捣鼓了半天,马车却是纹丝未动。

  马不比得人,马车倾倒靠在石壁草丛中,它也没办法。车夫再是技艺娴熟,也不懂马语,一时之间,竟是僵住了。

  此事说起来长,但发生的时候,只不过片刻,杨清见到,自然上去帮忙,但那马车实在沉重。沈家为了面子,所用材料竟是比较沉重的黄檀木。虽然不是整个车身,但由于地势问题,恐怕至少得需要七八个人才能抬起。

  “辉儿,你去看看,附近有没有人,得再喊人来才行,太沉了。”

  ”麻烦杨公子了。”那车夫看到沈轻纱面上不悦,连忙朝着杨清道谢。

  沈立德和沈轻纱身份高贵,自然不能让他们去,所以那车夫也一脸期待的看向了杨辉。

  助人为乐的事情杨辉并不排斥,当然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对两个同窗的观感说不上特别好,也不算坏,不过沈括可是自己的老师,这个忙还是要帮的。

  看了看周围,除了沈立德、沈轻纱两个富家子弟,就是自己、车夫、还有父亲,能上哪里找人去?学堂里的大人也就李夫子一个,都老成那样了,难道还让他来抬马车?还怕他闪了腰呢。

  刚才的马叫声早就惊动了学堂,不过李夫子可是个刻板守旧的人。既然是在念书,两耳不闻窗外事才是他的作风,在训斥了几个张头张脑想要跑出去看热闹的学生之后,嘴里正说道:“东坡先生曾言不一于汝,而二于物,就是说读书要心无旁骛,不可二用。“

  杨辉眨了眨眼,看着学堂,想到了一个办法。

  

第16章 我的小弟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沈轻纱与沈立德站在边上,不时的皱着眉头,好不容易得了一天假,想着去县城逛逛,没想到遇到这种倒霉事。

  杨辉想到了主意,大摇大摆的进入了学堂之中,先是与夫子行礼问好,然后才说起自己进来的目的。

  “夫子,院外沈家的马车翻了,这周围暂时又无人经过,一时想不到办法,学生这才冒昧打扰,想与夫子借几个人去。”

  李子昌李夫子刚才还在说一心不可二用,没成想这个脱了学堂几天的杨辉这就找上门来了,听他说得有趣,并且还是沈家的马车,倒也没生气,捋着山羊胡子,朝堂下学生看了看,都是些孩子。那马车如此沉重,岂是几个孩子能够抬得动的?

  “借人?”他把目光转向这个似乎与往日不太一样的前弟子。

  “正是,还望夫子允许,耽搁不了多久的。”他胸有成竹,一脸镇定的做着保证。

  “你要借谁?”左看又看学堂中也只有自己是成年人,难不成是要老夫这个读书人去做苦力?夫子猜测这杨辉心中的想法,越想越觉得自己是对的,脸上的表情也逐渐变了,蕴含怒意。

  从杨辉进来开始,学堂里的学生就一直盯着他,眼见他到夫子面前,不卑不亢,说起自己的事情,有理有据,再不复往日的唯唯诺诺,一个个惊奇不已。

  待得杨辉说要借人,坐在堂下的严文与张安几人心中’咯噔‘一声,一个个齐刷刷的低下了头。

  当日几人放堂路上羞辱杨辉不成,反而是己方打赌输了,认了杨辉做大哥。虽然杨辉自己并未同意,但愿赌服输,严文如果没见到他也就罢了,真要见到了,万一杨辉当场提起,他还是要认账的,只是自己的颜面可就丢了。

  为了避免见面尴尬,在同窗之中抬不起头来,严文都已经打算装病待家里几天。可后来就听说杨辉入了沈家家主沈括门下,不会再到学堂上课,心中暗道侥幸之外,还有些高兴。

  可是事有凑巧,现在竟然又遇上了。

  杨辉见几人都低着头不看自己,心里暗笑,小手伸出,朝着当日打算欺负自己的几个人挨个指了过去。

  “夫子,那马车沉重,又无大人可用,小生想了一法子,觉得可行,只是差了几个人手,这才告与夫子,希望能得几位师兄弟协助,还望夫子准许。”

  “哦?既是如此,那你且带他几人去试试,若是不成,还需另想办法才是。”夫子为自己先前的无耻想法有些愧疚,他熟读圣贤书,这点道理还是懂的,直接点头同意了。

  只是,对于杨辉这个往日的学生,心中愈加奇怪。

  小小年纪,能想到什么办法?

  严文几人见夫子同意了,知道推脱不过,只好悻悻的站起,被一个比自己小的人指挥,这感觉可真是憋屈。

  杨辉见到几人,没有提起之前的事情,拱手行礼说道:“劳烦几位兄台了。”

  见他没有要求喊大哥,反而是照着往常的样子,几人自然也不会承认打赌的事情,对于他提的事情,也没有拒绝,只希望他能够赶紧把那马车弄出来之后离开,以免尴尬。

  杨辉在院子中看了看,寻了几根手臂粗细的长竹木棒,让严文张安等人各自拿着一根,又找夫子借了几根麻绳,这才带着几人走了出来。

  沈轻纱见他进去,到领着几个半大孩子出来,不过片刻,手中又拿着长短竹木棒与绳子,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带着奇怪的表情站到了一边。

  杨清与车夫毕竟年纪大些,阅历也丰富,见到杨辉几人手中的木棒,以为他是要让几个半大孩子将马车抬出来,连忙说道:“这马车太重,抬的话这几个孩子可不成。”

  沈立德与沈括待过一段时间,虽然看起来木讷,但脑子可不笨。又想起大爷爷对杨辉的评价,不由沉思着了一下,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严文张安油炸豆等人跟着杨辉来到马车旁,杨辉仔细的看了看。车轮陷进去的泥沟还是有些深的,加上整个马车车厢斜偏着靠在石壁草丛中,底下虽然不是稀泥烂土,但是真要凭几人抬起来,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想了想,朝着严文几人道:”几位兄台劳烦去那边选几块稍大的石头过来。“手中比划着需要石头的大致模样。

  见几人去了,又朝着车夫道:”大叔,请将这几根木棒放在这个位置。“

  “爹,您把绳子绑在马车这里,然后另一头绑在马身上。”

  他有条不紊的指挥着,待得两人弄好之后,严文几人一人两手抱着一快石头回来了。

  在无意之中,几人都没有发现,他们竟然一个个都听从了杨辉的安排,压根儿就没有丝毫怀疑过这个只有八岁的孩子。

  杨清一直听沈括说自己的儿子聪明,心中当然高兴,自不会怀疑。此刻见到杨辉如此这般,越看越觉得喜欢。更加坚定了他心中要将杨辉供养成才的信念。

  准备得差不多了,杨辉让车夫将搬来的石头全部垫到了车轮处,然后朝着几人说道:“爹,严兄,你们几人各自将木棒一头拿好。”

  又叫车夫去赶那马匹,安排好了每个步骤环节,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其实杨辉的办法很简单,就是利用了杠杆原理,加上马的力气,强行将马车抬上去而已。

  那车夫常年赶车,其实也能想出这样的办法,只不过苦于无人而已。总不能让自家小姐少爷上阵,这才一筹莫展,想要让杨辉去叫几个大人来帮忙抬上去。

  严文几人年龄不大,但一则人数众多,二则车轮木棒之下垫着石头,此时只需要握住长长的棒子一端,凭着自己的体重和力气,朝下压去即可。

  沈立德年龄比严文还大,虽长相斯文,但力气还是有的,见此情景,也放下了大家公子的架子,跑过来帮忙。

  车夫在前面牵引赶着那枣红大马,用力拉拽马车,杨清严文几人用木棒将马车翘起。之前拿过来的那些短木棒此时就派上了用场。杨辉挨个放到车轮底下,排成斜着的一排,形成一个斜坡。

  如此一来,可就轻松多了,只听得几人大喝一声,一起用力,加上马拖拽的力量,那沉重车厢缓缓而起,车轮轧着斜坡,逐渐摆正,而后被拉了上来。

  饶是如此,经此一番,几人依然满头大汗,不过马车既然被上来了,心中自然高兴。

  沈轻纱看了看杨辉,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又径直坐进了马车中。

  这马车倾覆,本来就是因为她突然的一句停下才导致的,此时倒好,一声不吭的就进去了。

  沈立德与杨清几人拱手道谢之后,也随之离开,杨辉转头看到严文几人正看着自己,不由走上前去。

  “今日多谢几位兄台帮忙。“

  几人怕他提起之前的事,连忙拍着胸脯说了一通同窗之谊该当如此,不必道谢之类的话,继续回学堂聆听李夫子教诲。

  待得几人都走之后,杨清额头上一抹泥土夹杂着汗水,双眼正细细打量着杨辉,满脸笑意的夸赞道:“吾儿果然聪明,你那几位同窗,也是热心,看来以前在学堂的人缘不错啊。””

  杨辉笑了笑,心中道:“那是当然,他们可都是我的小弟。”

  官道宽阔,抬头已见不到沈家的马车,脸色又变了变,嘴里低声嘟囔着:帮了那么大忙将马车弄上来,竟然一声不吭的就走了,也不让我上去坐坐。

  一边看着道旁风景,两人走走停停,大半个时辰后,终于来到了钱塘县城。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冻蚕所写的《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为转载作品,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