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94章 秘旨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李师师如此一问,赵佶怔了怔,停下了脚步,看着她:“师师姑娘是说将本王送与你的词谱曲传唱?”

  李师师道:”还望王爷能够恩许。”

  赵佶想了想,说道:“师师姑娘灵心慧质、能歌善舞,若是由你来谱曲,自然是好的。”他说到这里,看了看杨辉。这两首词乃是杨辉借用的纳兰词,他作为大宋的端王

本章节内容更新中...


第95章 震惊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一条通达江、淮的水道,从西到东运河,贯穿整个汴京。在这条烟波浩瀚的河流上,舟船如织,往来日夜不停,两岸土地肥沃,物产富饶,城镇林立,这便是汴河。

徐风吹过,泛着白鳞鳞的浪花儿的河面上,传来一阵阵豪放的歌声,渔夫欢笑着将网儿撒进河里。一行白鹭自远方的芦苇地中振翅飞起,直上青云。

汴河又称广济渠,是隋唐大运河的重要一段。始建于战国时的鸿沟,经历代开凿之后,才有了如今的恢弘景象。《宋史·河渠志》中曾载:“宋都大梁,以孟州河阴县南为汴首,受黄河之口属于淮泗,岁漕江淮湖浙米数百万,及东南之产,百物众宝,不可胜计。又下西山之薪炭,以输京师之粟,以振河北之急,内外仰给焉。“由此可见其重要性。

此刻的汴河之上,一艘船体被漆成黑色的单桅快船正在急速前行。若是官场中人,一下就能看出来,这船乃是驿舟,亦是大宋朝廷官员赴任常坐的船只。其上可以乘三十人上下,内含货仓,在这涛涛汴河之中,急行如飞,片刻不停。

官员赴任,河中商船客船定然是要让路的,更何况还是漆黑如墨的这种快船,若不是重要人物,一般乃是漆成红色,依稀记得上一次乘坐这种船的还是那王文公放弃京试入馆阁的机会,调为鄞县知县的时候。

“前方船只,速速让路。”

快船之上,站立三四个彪形大汉,清一色的短装劲衣,腰悬长刀,身背劲弩,见到前方不远处,几艘渔船正在一片水流缓慢的浅滩之处慢慢转舵,不由大声喝道。

那渔船上的老汉听得此话,口中喃喃嘀咕道:“又是哪个权贵公子出京了不成。”心中虽有不满,但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满,加快转舵的速度,将航道让了出来。

快船之上,从船舱中传出一个听起来有些稚嫩,实际上又给人一种沉稳感觉的矛盾声音:”渔夫们也都不容易,此去钱塘,也不着急这一时半会儿,就不必如此张扬了吧。“

竹帘一掀,一个身着淡蓝长袍,头戴方巾的年轻书生从船舱中走了出来,许是还有些不适应这驿舟的速度,竟差点跌倒了下去。

书生算不上翩翩佳公子,也没有所谓的儒雅之气,面色也有些黑,但整体算得上眉清目秀,不过与玉树临风是无论如何都沾不上边的。

见得这年轻书生走出船舱,站立两旁的四个劲装大汉立马躬身拜道:“参见县令大人。”

这年轻书生,正是新科状元,将赴金溪上任的杨辉。他好不容易站稳了身子,迎着江风,看了看远处已经避开的渔船,摆手示意不必多礼,而后才轻言问道:“到钱塘大概还需多久?”

一个大汉上前一步,拱手回道:“回禀县令大人,以此舟速度,加上驿馆停留,恐怕扔需半月左右。”

杨辉皱了皱眉头,口中道:“这速度可真慢啊。”

“大人,小的有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

杨辉道:“姚兴,你等四人被陛下派来跟在我身边,有话直接说便是。”

“大人赴京赶考之时,乃是杭州转运司负责,不知为何大人此次赴金溪,却是选择了这驿船。虽然速度是快些,但毕竟没有陆上舒坦。“

杨辉听姚兴如此问,不由眉头一凝,姚兴还以为杨辉生气了,连忙跪下拜道:“大人,小人冒犯,请责罚。“

杨辉见他如此,只是摇了摇头,嘴角带着笑意:“我不过小小县令而已,你们虽是武官,但真正论品级,却是与我不相上下,快快起来。”

看着面前的姚兴以及其他三个护卫武官,杨辉的思绪不由得回到了那日在文德殿中面见皇帝赵煦的一番情景。

“金溪县令杨辉,听旨。“赵煦的声音言犹在耳。

”此去金溪,除了任职金溪县令之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需要你去做。“赵煦神色严厉。

“微臣定当竭尽全力,完成陛下交代的事情。”还未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的杨辉跪地接旨道。

赵煦点了点头:“爱卿请起。”

而后,赵煦指了指那个檀木小盒,道:“你在沈括门下,想必格物之道涉猎众多,这盒中之物,可认识?”

赵煦目光如炬,一直盯着杨辉,杨辉只感觉后背一股凉意升起,竟是不知道如何作答。

那古朴檀木盒中之物,他知道,若是他都不认识,那么整个大宋,这个时代,这个天下,恐怕没人会认识。

只因为,盒中,乃是一枚铜币,上面四个大字清晰无比,正是“中华民国”。

这种民国时候才出现的钱币,为何出现在大宋皇帝赵煦的皇宫之中,还被这么一个古朴檀木小盒慎重装着?

杨辉此刻心中虽有一万个疑问,但在这个一言能决天下兴衰的九五之尊面前,也不敢问出。

本想说不认识,但是赵煦的目光一直看着自己,先前自己的失态恐怕早就被他看在了眼中。若是说认识,又该如何解释?

一时之间,杨辉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呆住了。

赵煦见他不答,继续道:”盒底下还有一物,你可曾听闻或是见过?“

杨辉回过神来,心中暗道:既然赵煦能够将自己召到这等隐秘之地才说此事,听他刚才的口气,也没有怪罪的意思。想来其心中也拿捏不准,最多也只是猜测而已。毕竟自己的根底在钱塘几乎可以说是人尽皆知,一查就很明了。又给了自己一道秘旨,看来却是让自己去查此事。只是,现在自己该如何回答。

脑中乱做一团,又听说盒中还有一物,刚才打开盒子的瞬间,自己就被那钱币之上的几个字给震惊到了,还未注意下面。此刻不由得手探入其中,将钱币下面的绸布拿开,取出了下方之物。

“这......”

一本古朴陈旧,皱巴巴的书册出现在杨辉的眼前,书页之上的一行字,更是让他比之前见到那刻有‘中华民国’四个大字的近代钱币还要来得震撼。

“中华文库--初中第一集。”

第96章 江上思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江风徐徐,杨辉脑子里浮现出的一幕让他久久未曾回过神来。那檀木小盒之中的物件给他带来的震撼,即便已经过了这么久,依然还没有消散。

难怪皇帝赵煦要屏退左右,如此慎重,难怪他又亲自将自己点为了状元,所有这一切,不过都是为了这两件东西而已。

他的策论写得是好,但说要中状元,单单文理来说,都差了一些,并且以他的年龄来看,如今不过十三,除了甘罗十二为相之外,还有哪个人在这个年龄有此殊荣?

别说大宋的状元不值钱,即便是如今科教发达如斯,士林读书人众多,但要在这么多人之中脱颖而出,单单凭着两篇策论文章,几乎是不可能的。

底蕴、见识、文理、时运、缺一不可。

原来这一切,不过是为了给自己一颗甜枣,而后再给一棒子而已。

想起来还有些可笑,本以为是自己的文章震撼到了赵煦,没想到真正的原因竟然是这样。

以他如今的年纪,得中状元,必是少有的少年英才,加上其在钱塘的神童之名,更兼之懂格物之道,这才是皇帝看重的根本原因吧。

更何况,让其去金溪任职的根本目的,却是查这么一件事。若是派年龄大的人去,定然令那人生疑。有他这么一个年级不大的人去,一则不会让人太过注意,毕竟年龄摆在那里,你再被称为神童状元,岂能有那些老奸巨猾的人玩得转?至少这一层面上,就能够麻痹别人。

另外一点,却是关于格物了。在赵煦看来,这钱币铸造之事,乃是工部的事儿,这古朴铜币之上,刻的乃是‘中华民国’,这到底是什么朝代,他是不知道的,但是历朝历代,哪个皇帝岂容有人私铸钱币?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若不是当日将这盒子呈送自己的人病危将逝,又念其对朝廷的贡献,恐怕自己早就雷霆大怒,誓查到底了。后来一直由母后掌管朝政,自己不过是一个傀儡而已。现在好不容易自己亲政,这事情,定然要查个水落石出。

要查这件事,时间已经过去了七八年,很多线索恐怕已经断了,自然需要一个聪明之人去,不但要聪明,更要懂得格物。只因为这铸造钱币,可没有那么简单,涉及到冶炼,能够将钱币做得如此精致,定然是一流的工匠。但工部之中,一流的工匠不少,可没见人能够做出这样精密细致的东西来。

能安排去的人左思右想,也不过那么两三个,但所有条件都符合、也最为适合的,却是新科状元杨辉。

领了皇帝的秘旨,基本上也有点类似于钦差了,只是这一份差事,杨辉一想起来,除了头疼之外,还有些疑惑。

或许是赵煦也觉得心里微有愧疚吧,抑或又是有其他的原因,宣读完了旨意之后,又给他安排了几个武艺出众的大内卫士。不过在杨辉看来,是不是保护自己到江西上任倒不重要,但是监视之意,定然是有的。

一旦想通了这其中的所有关节,杨辉嘴角微微笑了笑,这件事你赵煦感兴趣,又何尝知道我杨辉比你的兴趣更加大。

姚兴见这位年轻的状元大人笑容有些神秘,心中暗道:这状元公少年得意,脾气还真是不好琢磨。一会儿对那江上渔夫客客气气,一副悲天悯人的姿态,但是对咱们这几个护卫,却又藏着掖着,一副神秘模样,看来以后可得小心应对才是。

他哪里知道杨辉现在想的却是当日文德殿发生的事情。回过神来,说道:“若是由杭州转运司来,恐怕少不了一番铺张,搞得天下皆知我杨辉这个新科状元回乡了。这只是其一,其二则是杭州转运司多走陆路,时间漫长不说,路上崇山峻岭的大家伙儿也不好过。这走水路就不同了,沿着运河南下,时间快了不少,也少了舟车劳顿,更能沿江看看风景不是。”

明知道这位状元县令有所隐瞒,姚兴还是恭敬的道:“大人考虑周详、小人佩服。”

杨辉看了看他,又转头看了看其他三人,不由道:”距离钱塘还早,官家让你四人做我护卫,倒是屈才了。路途之上,怕是也没什么事儿,显得无聊,倒不如说说几位?“

姚兴愣了一下:“大人乃是文官,我等不过是懂些武艺而已,岂能说是屈才,以后跟在大人身边,我等四人定当护大人周全。”

其他三人亦是齐声说道:“我等定护大人周全。”

看着几人,不管几人是否存有监视之意,但在事情未查清之前,这护卫之责,定然是会尽心尽力的。只不过看几人的神态,对这大宋的重文抑武的国策更加的觉得明了。

自己是状元不假,但如今授职下来,也不过是小小县令而已,还不是属于京畿地区,品级上来说,与这个大内高手也不过在毫厘之间,但看几人恭恭敬敬的,就算皇帝赵煦不给他们下旨,恐怕对自己也是客客气气的。

表完了一番忠心,姚兴才说道:”大人,在下本为余杭新城人士,自小家中穷苦,后听闻朝廷募兵,这才入了厢军,总隶属侍卫步车司、上官乃是侍卫亲军步军都指挥使王权王大人。他们三位,也都是王大人治下。“

杨辉点了点头,心中暗道,这四人原来是厢军,并不是禁军,先前还以为是大内高手呢。只是这赵煦,派这么几个人作为自己此去金溪上任的护卫,难道只是为了监视自己?看来几人定然还有其他本事。

姚兴见杨辉若有所思,与其他三人暗中对视一眼,又继续说道:“不瞒大人,我等四人虽属厢军,但各有所长。“

“哦?”杨辉这才心下了然,不由等待着下文。

“下官虽是厢军,但在王大人治下,却是属于军器库,至于这位赵立赵兄弟,乃是徐州人士,却是属于弓弩院。“

而后,其他二人也都说了来历,杨辉这才明白过来,这厢军之中竟然分得如此细,几人也出自不同的部门,看来赵煦的意思,远不止护卫这么简单。

一想到这些,结合那道秘旨,他的心中不由得微微有些不安。

看来去这金溪上任,实在不简单啊,只是那人,这么多年以赵煦九五之尊的权力,都未曾查到那人的后续之事,自己此去,真的能找到么?假如自己真的找到了,又该如何?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除了偶尔上岸停留补给之外,大部分时间杨辉都在赶路,如此隔了十来天,终于是到了杭州境内。

“爹,沈爷爷,辉儿没有辜负你们,中了状元,回来了。“想起临行前杨清的依依不舍和沈括去世之前相处的日子,杨辉在心里默念着。

第97章 师姐很可爱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状元回乡,对于钱塘来说,自然是大事。更何况这个状元还有些不一般,不但三元及第,并且在整个钱塘早就声名远播。

    虽然信息的传递没有现代发达,但是仅仅靠着口耳相传,杨辉的名字也已经想起响砌了整个钱塘。

    距离杭州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杨辉就下了船,码头上,前来迎接的不是别人,正是通判向克明。

    “参见杨大人。”如今杨辉功名在身,向克明自知仕途上升的路已经很窄,表情变得甚是恭敬。

    “向大人,你这是做什么?”杨辉连忙搀扶其手,口中说道。他虽然中了状元,也被授了官职,但心底对于官场礼节多少还没转变过来,见得向克明见礼,反而感觉没有以前的那种熟悉感。

    当日州试之上,向克明作为监考官,对于杨辉的印象是很深的,及至于后面的鹿鸣宴上,杨辉被野利志海挟持后安然脱险,加上传出来的一篇篇文章,他现在对于杨辉,几乎可以说是极为佩服的。

    如此年纪,连中三元,立国以来,都不曾有过,这样的人,以后前途必定不可限量。

    ”向大人,你啊,还是叫我杨辉吧,这样我可不习惯。“杨辉笑着道。

    “这哪行,杨大人,你可是咱们钱塘的骄傲啊。”向克明一边笑着,一边不经意的看向跟在杨辉身边的姚兴赵立几个护卫。心下一凛,以前他不是没见过状元回乡皇上安排护卫的,但是一下就是四个,这就有些少见了。并且四人的眼神更是凌厉异常,站在杨辉身后,腰板儿挺得笔直,那精气神,远不是普通的州军禁军的那种神态。

    从汴京到杭州,花了整整大半个月,杨辉现在可不想搞这些繁文缛节,直接道:”咱们还是先回钱塘吧。“

    向克明笑了笑:“杨状元,这次你归乡啊,可得做好准备了。”

    “哦?”杨辉眉眼一挑。

    ”历来状元回乡,都是各州的大事,更何况你这次连中三元,如今赵大人和周大人他们早就在城中等着呢。“

    “赵大人?”杨辉愣了一下,想起原来他说的是杭州知州赵霆。对于这个人,杨辉的观感并不算好。毕竟之前他被野利志海挟持的时候,赵霆那厮可是直接说抓人要紧,完全没把他的小命放在心上啊。若不是周邦彦在一旁说和,恐怕早就死了,又哪里会有如今的三元及第。

    向克明也知道他对赵霆有些不满,他作为下属,也不好说什么。转移话题说道:“不知大人何时去赴任?“

    “也就十多天吧。”杨辉说道,本来正常的流程是中了状元之后有个假期回乡,而后才是去吏部走流程,再去赴地方上任。不过杨辉这次流程不长,也就简化了,并且吏部的文书官印之类这次也带在了身上,到时候只需要直接赶赴江西即可。

    向克明点了点头,道:”还是先去城中吧,怕是大人他们都等得着急了。“

    杨辉笑了笑,他对这种接风的宴请仪式之类本来不敢兴趣,加上在路上呆了这么久,也很是疲惫,不过既然周邦彦亲自迎接,无论如何都是要给面子的。

    到得城中,杨辉才发现,自己想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

    卜一入城,骑在马上的杨辉就看到了整个街道两旁前来迎接的人群。为首的,正是自己的父亲大人,另外亦有很多他之前认识的人。比如沈家的沈轻纱、沈立德以及沈乐吉,还有昔日同窗张安,严文,就连那个被自己坑过的纨绔唐润都在人群中,身后几个狐朋狗友。看到杨辉骑着高头大马,不由朝着身旁的人炫耀道:“看到没有?之前我就说那小子不是凡人,这下说对了吧,连中三元啊,比我那三弟还要厉害。”

    他口中的三弟,说的自然是唐恪,唐恪之前也中了进士,如今听说已经任榆次知府了。杨辉的官职虽然没他大,但胜在年龄小,名声大些。

    别看唐润时常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在这种场合,也不由得朝着杨辉竖了竖大拇指表示恭喜。

    也不知道是知州赵霆因为以前的事心中愧疚,还是大家自发前来迎接,总之,整个街道两旁,如今可以说是人山人海。

    相比于在汴京中的状元游街来说,更加的热闹。见到了众人,杨辉就要下马。

    “咣咣咣……恭贺杨辉高中状元郎。“忽闻一阵锣声震天响,迎面走来一群官人,身着锦衣,手牵枣红大马,带刀侍卫行走两侧,“肃静、回避”仪仗高举前后。

    “呵呵,!这是赵大人和周大人派来给你贺喜的“,向克明说道。锣声响毕,街道两边的茶楼,酒馆,当铺,作坊顿时热闹起来,挑担赶路的,驾牛车送货的,赶着毛驴拉货车的,驻足观赏景色的纷纷面露喜色,杨辉这次高中状元,这可是大事,并且连中三元,连带着整个余杭百姓都沾了光,要来讨个吉利。

    当然,这还仅仅只是第一步,游街夸官,而后还有入孔庙、拜孔圣人、走魁星门等等一系列流程,可以说是极为隆重。

    相熟的一些人自然紧紧跟在后面,杨清看着骑在马上的儿子杨辉,不由用袖子抹了抹眼睛。

    这么多年的辛劳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如今看着儿子光宗耀祖,衣锦还乡受众人夸耀,只感觉说不出的激动。

    人群之中亦不乏很多女子,比如之前重午节上的那个对杨辉有好感的崔念月,巧笑嫣然的看着马上的杨辉。

    沈轻纱穿着一身鹅黄的淡雅襦裙,外面依然套着白色轻纱,看向杨辉的眼神复杂难明。

    好不容易走完了这些流程,还得参加知州赵霆组织的宴请,杨辉没法推辞,只好让众人先回家,待明日再聚。

    到得酒楼的时候,知州赵霆和周邦彦等人正在候着,见他到来,赵霆从位置上起身说道:“杨状元,恭喜恭喜。”说完,又一脸无耻表情的朝着周邦彦道:“不愧是沈大人的弟子啊,这一下就是三元会首,哈哈。”

    杨辉虽然的这番作态有些作呕,还是说道:“多亏大人治下有方。”

    赵霆只是笑笑,不过周邦彦见到杨辉,却是打心底里高兴,围着桌子桌下之后,才说道:“沈兄果然没有看错人,若是泉下有知,亦当为你庆贺才是。”

    听他说起自己那便宜师父沈括,杨辉不由轻叹了一声:”沈师教导,杨辉不敢有忘。“

    赵霆撇了撇嘴,心道:这等高兴场合,提个死人作甚。面上不动声色,旁敲侧击的问起了汴京的一些事情来。

    他如今是知州,也算是一方大员,打的主意,自然是想了解一下朝中动向,毕竟杨辉这次可是亲自面圣了,又与宰相章惇等大臣有交集,若是能从其口中了解一些事情,对于自己今后的打算,也有个方向。

    哪知道杨辉回答起来,却是滴水不漏,要不就是顾左右而言其他,时不时的敬酒,与周邦彦闲谈起考场上的事,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

    宴会完毕,天还未黑,道别完毕走出门来时,几个护卫又寸步不离的跟在身旁。

    “大人,那小姑娘在那边等了你一个多时辰了。”姚兴神情有些古怪,似笑非笑。

    “恩?”

    杨辉听他如此一说,抬眼朝着他示意的方向看去,就见到在转角处,露出半个脚掌和上面的襦裙,除了沈轻纱还能有谁。

    摇了摇头,示意几个护卫等着,轻手轻脚的走上前去。

    ”沈师姐,你怎么还在这?“

    耳中传来杨辉熟悉的声音,沈轻纱抬眼看着他,细细的打量着,轻轻说道:”师弟,啊,杨大人,我......我......“

    杨辉见她窘迫模样,不由开着玩笑说道:“师姐不会是怕回去找不到路吧?“

    “啊,对啊对啊。“许久未见杨辉的沈轻纱竟是连杨辉这撇脚的调侃都没听出来,怔怔的回道。

    而后,待她反应过来时,发现杨辉也正看着自己,不由俏脸绯红,恨恨的道:“师姐我是怕你这一中状元呀,连家都找不到了。”

    少女的心思都说难猜,但是沈轻纱本来就是个爽快性子,说起来,反而是她看不透杨辉。自己有时候都那么直接的暗示了,哪知道这能在科举场上中状元的聪明人竟是一点儿不懂。

    想想此事,沈轻纱心里都觉得有气,之前见杨辉骑在马上游街的样子甚是威风,一脸严肃,还道杨辉中了状元之后,这官威也渐渐起来,现在看来,还是之前认识的那个师弟。

    傻愣傻愣的。

    姚兴与赵立几个大电灯泡一直跟在后面,杨辉与沈轻纱并排而走。沈轻纱偶尔低着头,脚上踢一下小石子,掩饰着内心的小兔乱撞,偶尔又抬头看看杨辉的侧脸,时不时的说几句。

    “师弟。”终于,忍耐不住杨辉这个故意装出来的二愣子,沈轻纱捏了捏裙角。

    “恩?沈师姐,有什么事。”

    狠狠的跺了一下脚,沈轻纱嘟着嘴,朝着前方跑去,回头看时,就听到杨辉朝着几个护卫说道:”看到没有,我师姐,很可爱吧?“
第98章 挣钱计划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沈轻纱最近也挺烦躁的,因为她发现自己那个师弟杨辉自从鹿鸣宴归来之后就对她开始疏远。其实事情发生变化的时间点,真要追溯起来,应该是在大爷爷去世之后。只不过从鹿鸣宴开始,变得更加明显了而已。

    作为沈家第三代的长女,如今她已经十三岁了,这个时代,已经算是到了可以找婆家的时候了,家里的长辈这段日子没少说这事儿,只是脑子里总有那么一个若有若无的影子,挥之不去,让她懵懂的心很是烦恼。

    大家族中女子的婚姻,考虑的多是门当户对,沈家也不例外。知道父亲已经在开始给自己张罗这件事,她又急又气。倒不是对婚姻的排斥,毕竟从小学的的都是三从四德、《女诫》、《内训》之类的书籍,也知道以后自己的命运大抵如何。只是说是一码事,真要轮到自己头上,总是有些奇怪的想法出现,更何况她如今心中还隐藏着那个呆子。

    其实经过几次试探以来,她也隐隐发觉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杨辉看她的时候,完全就是在看小女孩子的眼神,其中或许夹杂着别的情绪,但具体是什么,她就有些不理解了。

    本来之前的重午诗会之上,二人已经有了肌肤之亲,说起来是迫不得已,但在这个时代,这这种事情,又岂是一个不得已就能够解释的?

    作为女人,谁还没有一点期待,对于未来相伴一生的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样子,什么性格,是好是坏,总还是有自己的想法的,谁不想遇到一个如意郎君,恩爱一生。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思想在这个叛逆的年龄段里,并没有太大的威慑力。

    听得杨辉的话,沈轻纱只感觉心里一酸,小手轻轻的抹了抹有些湿润的眼眶。

    他终究只是当自己是师姐吧。

    可爱,呵呵。

    杨辉还未意识到那个小师姐的情绪有些不对,依然与姚兴等人边说边走。

    沈轻纱看了看后面,正了正身子,有些柔弱的身躯在夕阳下显得如此的单薄和寂寞。

    “师弟,我就先回去了啊。”说完,又仿佛一个没事儿人一般,径直的朝着梦溪园的方向快步走去。

    “杨大人。”姚兴眼尖,已经隐约看到了沈轻纱眼角的晶莹,正要提醒。

    杨辉却是直接摆了摆手,看着沈轻纱的背影,若有所思。而后轻叹了一口气,用几个护卫都不能听见的声音喃喃道:“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似乎觉得自己吟出这么一句并不太应景,只好甩了甩手,回过神朝着几人道:”我家里可没你几个住的地方。“

    赵立几人看着杨辉这转变,不由愣了一下,而后才说道:“无妨无妨,大人不必费心,我们几个粗人,哪里需要什么好地方,柴房也都能将就了。“

    杨辉心中暗道:柴房也没有啊。

    还未到家中,只不过走到村里的桥头,天色就已经暗了下来,杨清正站在桥头,看着几人走来,也不知道在这等了多久。

    “爹。”杨辉连忙跑上前去,如今过了这么久,早就没有了初到大宋叫爹的那种陌生疏远感觉。取而代之的,是心底里已经认同了杨清这个父亲。

    毕竟不容易,这么多年辛苦过来,为的不就是自己能在科举场上有个好名次吗?

    如今也算得上是光宗耀祖了,杨清看着归乡的儿子,满脸笑容,脸上的皱纹都似乎没有那么明显。

    对于这个有了出息的儿子,杨清越想越觉得这么多年的辛苦丝毫不算什么,呵呵笑道:“辉儿,如今你可是状元了,替爹大大的争了一口气。”

    杨辉有些哭笑不得,看了看屋里,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一边自怀中掏出赵煦赏赐的财物品,一边说道:“爹还未吃饭,孩儿在城中已经与周大人他们吃过了。”

    杨清笑着道:“没事没事,来,瞧瞧,这些都是乡亲们之前送来的一些贺礼。”

    见得父亲高兴,杨辉心里也高兴了起来,安排好了几个护卫之后,父子二人竟是一直谈到了午夜时分才各自睡去。

    翌日一早,用过早饭之后,又接待了一批又一批钱财道贺祝福之人,直接忙到了下午,搞得杨辉很是疲惫,

    此次回乡待的时间不会太久,好不容易得了空闲,杨辉才与父亲说起以后的打算来。

    “爹,这次孩儿要去金溪任县令,爹就与我一块儿去吧。”

    “这状元外放,不过三年,我儿以后定然是要安身汴京的,爹随你去金溪做什么?”杨清直接道。

    杨辉想了想,觉得这话其实也有些道理。不过三年时间可不短,官员虽有假期,但这个时代交通实在是一个大问题,若是父亲不与自己一起去,那以后回来的时间可就不能确定了。

    “再说了,爹在这已经几十年了,若是随你去,恐怕也不太适应。“杨清说的也是实话,都说落叶归根,特别是到了他这样的年纪,即便儿子有了出息,但也不愿意离开这片乡土。

    杨辉无奈,只好劝了一阵,说道:“爹,在这也不过是种地而已,还不如随孩儿一起去金溪,到时候孩儿也有一些赚钱的法子,想来这日子很快就能好起来。”

    杨清听他这么一说,瞪了他一眼,直接道:“辉儿,你虽然中了状元,又承蒙官家看重,但这徇私枉法,鱼肉乡民之事可不能做。“他还以为杨辉作了县令,打算去金溪大肆搜刮一番民脂民膏,不由郑重叮嘱说道。

    杨辉明白过来,笑着道:“爹,您想哪儿去了,孩儿说的是其他法子。”

    “哦?”杨清愣一下,知道自己的儿子聪明,但过不多久也算是要主政一县的官员,到时候定然公务繁忙,现在还说有挣钱的法子,不由奇道。

    对于以后的打算,杨辉这一路之上,也已经做了一个规划,如今士林的身份有了,并且还不低,除了办好皇帝交代的事情之外,首要之急当然是得多挣钱,让日子好过些。

    之前由于年龄太小,也没有本金,又忙着科考,所以一直耽搁了,导致家中全靠杨清的维持,如今有了身份,心中规划的一些事情,自然需要开始实施才对。

    说起挣钱的法子,杨辉估计能直接说出几十种,什么花露水啊,小吃啊,又或者说是一些现代小玩意儿,靠着自己的本事,赚个盆满钵满那是再轻松不过。但是他的计划却不止于此,要做,当然就得做好,做到最大,若是同其他小作坊、商户一般,那这神童状元,岂不是白叫了。

    一听完杨辉的挣钱法子,杨清睁大了眼睛:“还能这样?”而后又摇了摇头,说道:“咱们可是读书人,岂能操持这些,不行不行。“

    杨清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转变让杨辉愣了一下,而后才想起,这商业在这个时候,那可是低贱的人做的,有些哭笑不得。自己没考上状元时,父亲心底的书生之气早就被生活消磨得干干净净,如今自己中了状元,这傲气怎么又开始回来了。
首页11121314151617181920212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冻蚕所写的《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为转载作品,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