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7章 应答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眼珠悄无声息的转了转,想着应该从何处切入。沈括在他的记忆中,除了知道是大科学家,写了一本梦溪笔谈之外,别的知道得并不多。

  这时,沈括开口了:“一别几十年,没想到再次见到,你杨家竟已经变成了如此模样,沈爷爷我心中有愧啊。”

  “占我便宜。算了,反正他比自己年纪大得多,按照后世算起来,都不知道是祖宗多少辈了。“

  右手伸出,摸了摸杨辉的脑袋,有些痛心、愧疚的沈括说着表示歉意的话。

  “嗯,古人果然有良心,诚不我欺也。隔了这么多年,都还能记着恩情。”

  他心中想着,如此一来,可就好办多了。

  跟随沈括前来的,都是他的子侄辈,由于这些年沈括一直在朝中,所以沈家得其荫蔽,已经发展成了整个镇江有数的几个大地主之一。如今虽然沈括因为永乐城之战牵连被贬,但朝中关系还在,所以这些人对他几乎可以说是言听计从。

  几人见到沈括的神情,就知道他心底里的想法,于是其中一人开口说道:“既然大伯与杨家有旧,如今我沈家家大业大,杨清又是咱们家的佃户,若是大伯有意,给他些银两,借以度日,也算是报了往年的恩情。

  杨辉看向说话的那人,正是沈家的二房长子沈乐祥。不由心中暗骂,平日对底下佃户不好也就罢了,如今我好不容易要抱着大腿,有机会摆脱这穷苦日子,吃香的喝辣的,居然打算给点钱就完了?

  面上连忙做出一副愁苦表情,可怜兮兮,拉了拉沈括的衣袖,说道:“沈爷爷,我爹时常提起您,说沈爷爷在朝中刚正不阿,清正廉洁,做了大官也没忘了家乡百姓,真的是一个好官。”

  沈括脸上带着笑意,轻轻抚摸着杨辉的脑袋,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沈爷爷可没有你爹说的那么好,刚正不阿,呵呵,朝中如今奸佞肆意妄行,我驻守边疆,抵御西夏,不过是作了分内之事而已。“

  杨辉打着父亲的名义,胡编乱造了一通,他还不知道沈括驻守边疆的事情,不过反正就是拍马屁,捡着好听说准没什么大错。在沈括看来,小孩子自然不会骗人,他虽然嘴上谦虚着,但心底里对于这种评价,还是有些高兴的。

  杨辉察言观色,已经看出了沈括比较在意别人的评价,不由趁热打铁,继续说道:“沈爷爷说的,自然是对的,不过我爹还说了。沈爷爷不但抵御西夏有功,算是我朝不可多得的将领,并且对于格物一道,亦是少有人及。“

  “哦?你爹真这么说?“沈括看了看他,有些激动的问道。自己幼年随父宦游各地,熙宁年间又兼任提举司天监,集贤院校理,对于格物自然是有些心得,但彼时不论是朝廷,还是民间,对于这一类都不太重视。

  如今听得杨清如此评价自己,竟是比说他清正廉洁还要来得开心。

  杨辉想的是,既然沈括在历史上以科学大家之名流传后世,想必对于格物一道,定然感兴趣,否则也不会在晚年写出《梦溪笔谈来》。正是因为这样,他才大胆假设,以父亲说的名义,来恭维沈括。

  至于后面爹知道了是否会穿帮,目前来说根本没必要担心,先解决自己的吃饭问题最为要紧。再说了,这样的恭维夸奖之言虽不是出于杨清之口,但评价却是中肯的。到时候就算是穿帮了,也无伤大雅。

  “是呢,我爹还说了,格物一道其实甚为重要,万事万物,自有其理。《礼记·大学》中说“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就是说的探究万物之理的方法。先贤圣人,其实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只不过如今很多人没有太过重视而已。“

  他夸夸其谈,还不忘学李夫子引经据典一番,沈括经他这么一说,连连点头,因为被贬这些日子以来的郁郁之情,竟然感觉舒畅了不少。

  不但对杨辉能够记得这么多东西,在自己面前侃侃而谈有些惊讶,更对他爹杨清起了好奇之心。

  在他看来,能够说出这些话的人,自然是有才学的,不由抬头又看了看站在自己身后的几个子侄,有些痛心。这些子侄只知道囤地收租,享乐,满身铜臭,却毫无上进之心,实在是不成器。

  他哪里知道,此时面前的这个小娃娃,说了这么大一堆话,就是奔着沈家的铜臭去的。

  谈到了格物一块,杨辉之前的主意可就算是成功了一半了,如今,只剩下最后一步。

  ”小小年纪,竟然博闻强记,难得、难得。“沈括一脸慈祥,带着关爱的眼神,看向杨辉,嘴里说道。

  与杨辉和他爹杨清这么一比,自家的那几个后辈,可就差得多了。没想到恩人家道中落,故人之后,竟有如此见识之人。

  杨辉此时哪里容得沈括在那里感慨追忆,不由说道:“沈爷爷,我爹时常提起你的事,所以......所以我也自小就对格物很感兴趣,还望沈爷爷能够教我。”

  顺杆子往上爬必须得快,看准机会就得抓住,趁着沈括高兴,他不由得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沈括愣了一下,仔细打量着面前的杨辉,随后笑道:“好个精灵的娃娃,老夫现在才看出来,你前面说了那么多,怕就只有这最后一句才是目的罢。”

  杨辉目光清澈,看向他,一脸无辜的表情,丝毫没有被沈括看穿的尴尬。

  一字一顿的说道:“沈爷爷若是不行,大可考校谦光,一试便知真假。”

  “哈哈哈。。“沈括爽朗的大笑着,周围的几人也笑了起来,当然,他们更多的是附和沈括而已。对于杨辉,打小就知道这孩子家里穷,又有个不争气的爹,一直过着苦日子,哪里会懂得什么格物,笑声里带着的自然是一丝听到了笑话一般的意味。

  杨辉何尝不知道?自己家租种的就是沈家的土地,夏税征麦、秋收征米,这些人可从来没有过半点怜悯之意。

  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这些了,只想着能够攀上沈括这棵大树,以后的日子或许能好过些。

  “谦光啊,那沈爷爷就考考你,答不上来不用勉强,爷爷相信你便是。”沈括笑完之后,说道。他是打心底里有些喜欢杨辉了,应对得体,不卑不亢。如果说之前只是抱着接济恩人旧识之后的想法,在见了杨辉之后,也就慢慢的变了。

  杨辉连忙点了点头,准备迎接这位伟大的、和蔼慈祥的古代科学家的考校问题。

  

第8章 穿帮了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沈爷爷,这大热天的,暑气有些重,要不进屋里坐坐。”杨辉长揖一礼,心里打着小心思,一手扶着沈括的胳膊,一边说道。

  沈括看了看近在眼前的窝棚,朝里面瞅了一眼,说道:“苦了你们了。”心中的愧疚感更甚。

  杨辉心里却在暗笑,这沈括果然是单纯善良,根本没有察觉到他此刻的小心思,还以为杨辉不知道屋内更加闷热。

  天色逐渐暗下来,周围的草丛里,蚊子也开始出没,发出嗡嗡的声音。

  沈括皱了皱眉头,起身说道:“谦光,此处蚊子太多,跟爷爷去庄子里。”

  旁边几人此时虽然不敢拒绝,但是嘴上还是劝着道:“大伯,你看,时候有些晚了,您这舟车劳顿的,也有些疲惫,要不等明天再说?”他们打的主意自然是希望明日沈括对于这样的心思能够淡化下来,到时候也就更加的好劝了,给杨家一部分银子了事,省得如此麻烦。

  杨辉知道几人平日里就不待见他父子,总觉得他家太穷,一介书生竟然落魄到这等境地,总是没本事的人,如今还想攀附他沈家,自然不愿意给他机会。

  “沈爷爷,您小心点儿。”杨辉的右手捏住沈括的衣角,根本不放手。

  他的小动作自然不会让其他几人看见,沈括却是能够感觉到,心中本就有愧疚之心,再看到他乖巧懂事模样,不由心中暗道:“即便不考考他,自己无论如何也得让他不再过如此清苦的日子。”

  牵着杨辉的小手,几人来到了沈家的庄园,里面早有丫环奴仆站在大门旁边,见到沈括将那穷苦秀才的儿子带了回来,一个个下人不由猜测着其中的含义。

  两家虽然隔得不远,但是家境相差极大,一个是红墙绿瓦,绿柳环绕的大庄园,一个是遮风挡雨都不够的小小窝棚。沈家是主家,说起来也算是乡邻,但彼时门户之见比较重,所以平日里可以说是几无来往。

  当然,除了每年收租交税的时候。

  记忆里之前的杨辉,曾经无数次在夜晚,看向邻家的漂亮庄园,幻想着里面的人应该是怎样的生活,是否每天都有米饭吃,每天都不用担心蚊虫的叮咬。

  胆小懦弱的他,从来没有向父亲问起过,只是在无人的时候,会悄悄注视着,哪怕只能听见从庄子里传出来的人声。

  此时的杨辉自然也有些羡慕,但更多的,还是一种对自己的鼓励。

  无法选择家庭,但是可以选择自己,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心中早就有数。

  从大门进去,穿过一个漂亮大院子,院子里假山上潺潺水流发出悦耳的声音。再经由一条宽阔的穿堂,就会看到一个长方形的大天井,犹如后世的四合院一般。

  天井四边摆放着个大大小小,奇形怪状的盆栽,这已经是来到了沈家的内院了。再顺着天井看出去,就是两栋独立的二层小楼,此刻若是站在东面的那层楼上,透过窗子,就能清楚的看到杨辉家的窝棚。

  一路上自由仆人丫环相随,之前的几个沈家子弟却是被沈括找了理由支开了。想必他也看出来了,几人对杨家的态度并不算好,与其在这里添堵,倒不如不见的好。

  并没有带着杨辉直接到大厅,而是来到了书房。里面檀香缭绕,插花挂画,除了一张大楠木书桌,就只有两把黄梨木椅子。

  “谦光,先坐下。“

  房间里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并不显得闷热,反而有些凉爽,杨辉随意的坐在了椅子上,看着沈括。

  沈括仿佛忘记了对他的考校一样,先吩咐了下人,端了一些吃食糕点进来。

  杨辉虽然饿得厉害,但还是礼貌的拒绝了一下,毕竟在这个关口,可不能给沈括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知礼,懂事,这是沈括心里对杨辉很是满意的原因。

  吃了几块绿豆糕,终于感觉没有那么饿了,沈括这才笑了笑,坐在椅子上。

  “可吃饱了?“

  “嗯。”杨辉假装不好意思,点了点头。

  沈括道:“你可读过《墨经》?”

  杨辉老实回答道:“未曾读过。”

  “那《考工记》呢?

  “没有。”

  “《开元占经》?”

  沈括依次问起,其实他说的这几本书,主要都是与格物有关。比如《墨经》,就是战国时期墨家的著作,亦称《墨辩》。其中不但包括了力、力系平衡和杠杆、斜面等简单机械的论述,还记载了关于小孔成象和平面镜、凹面镜成象的观察研究。至于《考工记》与《开元占经》则主要讲的是工艺技术和天文观测这块的知识。

  他之前听杨辉说对格物很感兴趣,又让自己考校,以为杨辉对于这几本经典的格物著作定然有所了解,这才如此问起。

  得到了杨辉的否定回答之后,他不由有些失望。毕竟这几本书籍,乃是学习格物必看的书目,没想到杨辉竟是一本没有读过。

  心中稍稍有些失望,不过转念一想,毕竟杨辉如今年纪尚幼,没读过也能勉强接受吧,能够有此兴趣就算不错了,当年的自己不也是因为兴趣才逐渐到如今的地步么。

  杨辉此时已经反映过来,见到沈括脸上的失望表情,暗道:糟了,原来考校已经开始了。沈括说的几本书他的确未曾看过,一时不察,这才没注意到沈括的问题。

  不过,他立马就想到了挽救的法子。

  “沈爷爷,您说的这几本谦光都未曾读过,不过其他的格物这块的书目,我确实读过的。”无论如何,先得挽回一些,虽然没读过,但论起知识的庞杂程度,即便是沈括这样的科学大家,想必也比不上自己。“

  听杨辉如此说,沈括脸上重新浮起了笑容,问道:“你都读过格物这方面的哪些书籍?”

  可轮到杨辉表现的时候了。

  他坐直了身子,朗朗说道:“《齐民要术》、《九章算术》、《黄帝内经》、《水经注》、《抱朴子》、《梦溪笔谈》、《本草》......本朝很多也读过。”

  “差点把《本草纲目》都给搬出来了。“杨辉有些哭笑不得,这一时说顺口,差点露馅。

  沈括却是愣了一下,然后问道:”《梦溪笔谈》是什么?“

  “还是穿帮了。“杨辉心里暗道不好。

  

第9章 不能太装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他连忙清咳一声,想了想,答道:“我是看外面写的梦溪园,想着沈爷爷又对格物一道十分在意,倒不如也编著一部关于格物的著作,以此流传后世,若是取名《梦溪笔谈》想必不错。”

  他的这个谎言圆得并不算好,不过沈括此时的注意力并没有在这上面,再加上本来对杨辉就比较信任,自然不疑有他。

  “《梦溪笔谈》?呵呵,谦光,你说的这书名不错,说起来,我也正有此意,这书名就依照你说的,叫做《梦溪笔谈》。”

  “啊?”他脑中一阵翻腾。“这,这,《梦溪笔谈》是我取的名?”

  历史有着既定的轨迹,他的无心之语,竟是在这一刻,成为了那一只扇动翅膀的蝴蝶。

  沈括思索片刻,就将自己打算写的著作名字给定了下来。

  “《齐民要术》讲农事,《九章算术》说算学,《黄帝内经》却是写的医道;而《水经注》那可就是讲的地理了。这些书你都读过?”

  沈括眼睛盯着他,杨辉年龄如此小,竟然说看过这么多的格物书籍,他有些不敢相信。

  “都有读过,不过于医道一块,却是晦涩难懂,若是沈爷爷要考校这块,我就只能是一知半解了。”

  确实,医学一途,他也只是懂得些许养生知识和基本的常识而已,若是装大发了,被人弄成神医什么的,让他看病,那可就害人匪浅。

  算学天文地理以及农事化学这几项,对于他来说,哪怕大学并不是学的这方面的专业,但以初高中的水平,应付这个时代的人,想必问题不大。

  所以,他先将自己的漏洞堵住,一则可以给沈括一个自己谦虚谨慎的印象,二则免去了日后的麻烦。

  沈括听他如此说,笑着点了点头,他也知道,医道繁复,无论是诊断,还是用药,若没有师父带着实践,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便是他,也还未达到如此地步。

  这样一来,他心中对于杨辉的观感又上升了一些。不过既然说好了要考校一番,想了想,就开始问起。

  “既然你看过《九章算术》,那爷爷就问问,你也不必介意,有错则改,无则加勉,你小小年纪,能有这个态度,爷爷已经很满意了。”

  他一脸慈祥,脸上带着笑意。

  “沈爷爷请问。”

  沈括想了想,问道:“今有十八分之十二。问约之得几何?“

  杨辉立刻回答道:“三分之二。“

  沈括出的,其实就是一道简单约分题,对于杨辉来说,太简单不过。

  ”不错,才思敏捷。“见得杨辉想都没想就得出了答案,沈括夸道。

  “今今有股四尺,弦五尺,问为句几何?“

  ”三尺。“

  杨辉不假思索的得出了答案,开玩笑,这种小学生的数学题对她来说,根本不是难事,完全都不需要计算。

  他心中如此想,但是在沈括眼里,可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且不说杨辉能够立刻说出答案,或许是小孩子记性比较好,将这《九章算术》牢牢的背了下来。单凭他在这个年龄,能够对算学如此感兴趣,将这枯燥繁复的算术完全记住,都需要很大的毅力和恒心。这一方面说的自然是杨辉聪慧好学,但另一方面,可就是与他本身的性格有关系了。

  经过这么多年,他也知道,格物一道,入门容易,若是想要精通,可就难了。不但需要孜孜不倦的求索精神,更重要的,还需耐得住寂寞。

  多少人穷其一生都毫无建树?研究出来成果岂是如此容易?

  最开始,沈括还只是单纯的想了解一下杨辉对于格物到底知道些什么,但是问得越多,就越觉得心惊。

  慢慢的,他的心思也有些变了,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考校,而不是如最开始那样,出的题目简单明了。

  杨辉回答得兴起,在一个出名的大科学家面前,不论他怎么故作镇定,心中都难免还是有一丝的表现意味。说明白点儿,就是装逼。

  沈括以为杨辉是将整个《九章算术》背了下来,所以出的题目,也越来越难。这还不算,他还自己做了改动。比如,他现在正问的“今有甲持钱五百六十,乙持钱三百,丙持钱一百五十,凡三人俱出关,关税百钱。欲以钱数多少衰出之,问各几何?“

  原文中却是“乙持钱三百五十,丙持钱一百八十。“如此一来,答案也就不再相同。

  这,其实就是真正的考校了,看杨辉是否只是死记硬背,还是真正的理解了其中算法,又能否做到举一反三。

  他却不知道杨辉根本就没看过《九章算术》,对于沈括问起的问题,也多是自己按照后世的方法心算得出的。如此一来,改动已经没什么意义。

  杨辉也不知道沈括悄悄改动了其中的题目,反正不论他怎么问,自己就算。

  到得后来,沈括问得越来越难,以他的心算能力,也有些承受不住之后,见得书桌上摆放着笔墨纸砚,径直走了过去,拿起毛笔,刷刷的在纸上算写着。

  沈括跟着他,也不说话,看到杨辉提笔在纸上写出的一连串他自己都不认识的数字、符号,不由呆住了。

  不多时,杨辉得出了答案,与沈括一说,沈括稍一看,就知道杨辉所算出的答案完全正确。

  他看向杨辉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古怪。

  算学没有考到杨辉,他又考校起了《水经注》来。《唐六典·注》说其“引天下之水,百三十七”,其中不但包含了大小一千多条的河流,更涵括了一些民谣风俗。实在是一部古代的地理巨著。

  但是,他依然低估了杨辉这个具有现代人灵魂的孩子。说起地理,谁能比得过?现代的百度地图、高德地图、地球仪、哪一个不比古代的来得高级详尽?

  不过杨辉还是知道适可而止,对于沈括的问题,有的即便知道答案,也会说不知道。

  这涉及到一个度的问题了,过犹不及的道理他是明白的。生而知之近为妖,他可不想被人当做妖孽来看待。更何况若是装得太过,怎么去解释又是一个问题。算学还好说,可以说自己得了计算方法,但地理,难道自己小小年纪,已经走遍了大江南北?

  

第10章 父与子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一番考校之后,杨辉在沈括心目中的形象,已经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高度。

  不论是算学、地理,抑或是天文、农事,每每问及,杨辉总能回答一二。当然在他的刻意掩饰之下,也有一些错误和不甚详实的地方,但仅仅是说出来的那些,已经能够让沈括给他一个较高的评价。

  这个评价,并不单单只是对于格物的了解,还包括了杨辉的秉性以及天分。

  一老一少坐在书房中的黄花梨木椅子上,颇有些相谈甚欢的祥和感。

  夏日的白天,总是要长一些,两人不知不觉间,竟是已经从傍晚谈到了天色全黑。

  天井里清风拂来,书房里清幽凉爽,比家里的窝棚可好得太多。沈括心情大好,与杨辉谈及这些事情,这个只有八岁的孩子,说到关键之处,他自己的想法,读书的心得,却总能在有意无意之间,给他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沈括是谁,那可是整个大宋朝都鼎鼎有名的科学大家,能够给他这种感觉,可想而知杨辉聪明到了什么程度。

  当然,聪慧,是沈括给他的评语,他也找不出其他的理由来解释这个只有八岁,还是个孩子的脑子里的那些奇思妙想。所以只能归结于杨辉读了太多的书籍之后,开了窍。

  沈括看着小手正拿着绿豆糕,送到嘴里慢条斯理咀嚼着的小杨辉,心道:“想不到我老来之际,竟能遇此早慧神童,看来冥冥之中似有天意。”

  他四十岁进京述职,参与变法,后来出使辽国。其后又因变法之事被贬,戍守西夏出任知延州,期间种种,犹在眼前。自己一生所学,主要还是在这格物上,如今家族有凋敝之象,得遇杨辉,若能传扬于后世,一生何憾?

  沈括心中感慨,杨辉猜测一番,觉得自己一通回答,已经能够让沈括对自己有很深的印象。

  见得天色已晚,目的已经达到,杨辉起身行礼说道:“沈爷爷,我爹快要回家了,我先回去了。”

  沈括笑着道:“辉儿,明日你与你爹一起过来,我与他谈谈。”

  杨辉连忙点头,也不拖拉,径直起身朝外面走去。

  他记性极好,庄园虽大,走廊众多,但是道路依然记得,里面的奴仆丫环见他从房中出来,想起刚才沈括进来之时牵着他手的模样,不敢怠慢,领着他走了出来。

  快要出院门的时候,又被人给叫住了。

  “主家仁慈,这里有些糕点,你拿回家去。“那下人手里拎着一个精美食盒,从后面小跑而来。

  杨辉也不客气,作揖道谢之后,高高兴兴的回了家,虽然没有能在沈家蹭顿饭,但目的已经达到,对于明天的事情,心中也有自己的计较。

  父亲杨清从地里干完农活回来,一身汗淋淋的,手里却是拎着用绿色草叶串起的一串蚂蚱。

  家里缺少米粮,一年收成大部分要上税交租,平日里地里的野菜,草里的野果,可没少吃。

  “爹,回来了。”杨辉这一声爹叫的杨清是全身舒畅,一整天的疲惫劳累也都感觉轻松了些,有些宠溺的看了看他,将手里的一串蚱蜢提起,朝着杨辉说道。

  “谦光,你看,爹今天在地里抓了不少蚱蜢,今晚可以烤来吃了,给你补补。”

  蚱蜢在农村比较常见,全身碧绿,个大,喜食豆叶,可油炸可烧烤,里面的蛋黄更是好吃。

  杨辉心道:“这蚱蜢是蝗虫的一种,常随旱灾一起出现,这可不是个好现象。好在如今攀上了沈括,也算是寻了另外一条出路。“

  架起柴火,将一串蚱蜢略加收拾,直接串在一起,就在火上烤了起来。又将鱼汤热了,父子二人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爹,今日沈爷爷给了糕点吃食,让明天我与爹过去一趟呢。”吃完之后,见到父亲提起竹篓,又要河里捕鱼,他立刻说道。

  这事儿可得提前商量一下。

  “哪个沈爷爷?”杨清却是没有反应过来,问道。

  杨辉提醒道:“沈括沈爷爷。”说完,又跑进窝棚里,将食盒拿了出来,递到父亲眼前。

  能够帮父亲减轻一些负担,不管过程是什么样子,心里也稍微好过一些。虽然身体还小,但是灵魂可是大人了,天天见到父亲劳苦疲累模样,总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杨清接过了精美的食盒,却没有打开,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深陷的眼眶,枯瘦的脸颊,有些斑白的双鬓,看向杨辉的表情,充满了愧疚。

  是啊,自己一介书生,早年何曾不是意气风发,丰神如玉,如今不但整日田间劳作,面容苍老不说,更连给儿子一份精美的零食糕点都舍不得买。

  不甘、愤怒、自责,种种情绪在他心里交织,最终只不过化成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沈伯父回来了?“回过神来,食盒暂且放到一边,朝着杨辉问道。

  “嗯。”

  将下午两人的谈话删改之后说了一遍,对于自己爱好格物算学这事儿,明日肯定沈括是要提起的,不能不说。但傍晚时分在沈括面前的惊人表现被他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

  听完,杨清有些目瞪口呆,他怎么都没想到,不过是这么一天功夫,杨辉竟然攀上了沈括。

  杨中和,也就是杨辉的爷爷,与沈括有旧的事情就连杨清也不太清楚,没想到这一段因果,如今着落到了自己与儿子身上。

  沈括他是知道的,其官职放在整个冗官冗员严重的大宋朝或许算不得什么,但是在小小的钱塘,哪怕如今已经算是致仕归乡,那也算得上是朝廷的重臣。

  听杨辉说来,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给他留下了一个很好的印象。

  眼眶通红,微微有些湿润。杨辉之前想多了,经过了这么多年的生活磨砺,父亲早已经不是以前的翩翩富家公子,也没有了读书人的心高气傲,取而代之的,是将自己的前程放在了最重要的位置。

  为了儿子,哪怕是吃再多的苦,受再多的累,他也觉得值。更何况遇此机会,明日就算是下跪乞求,也得让杨辉入了沈括门下。杨辉虽然聪明,但是科举一途,可不容易,得此终南捷径,尊严对于他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他心中想着这些,杨辉如何看不出来,不过如今可得好好与父亲说一下明日的应对才是,否则到时候穿帮太多,可就得不偿失了。

  “爹,今日沈爷爷还与我说了一些事,我说给你听听,明日见到,可得注意一下。要不然,孩儿今天给沈爷爷的印象,怕会大打折扣呢。”

  “对对对,你再详细说说,爹也好有个准备才是。”

  

第11章 入门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次日一早,杨清父子二人再次来到沈家庄园,经人通禀之后入得院中。这一次,自然不是在书房之中见面,而是在正式的会客大厅。

  彼此见面之后,免不了追忆往事,寒暄闲谈起来。昨日晚间杨清得了儿子的提醒,自然知道该如何应对。

  大人谈话,小孩子不能插嘴,见父亲说了半天,也没说到重点上,杨辉不由在一旁有些着急。

  沈括是朝堂重臣,杨清不过一介贫民,初次见面,虽有父辈的情分在,但难免有点紧张。宋朝上下尊卑、高低贵贱分得清楚,要不然也不会有士农工商之说。若是杨家未落魄之时,遇到沈括,以杨清读书人的秉性,怕不是眼高于顶、侃侃而谈,断然不会有紧张一说。

  此一时彼一时,不过已经算表现不错了,不能苛求太多。

  “没想到时隔多年,却不知恩人之后过得如此窘迫,说起来老夫惭愧啊。”

  “沈伯父说的哪里话,世事无常,伯父忙于朝堂之事,驻边御敌,这次回乡,能够记着我杨家,小民感激不尽。“

  杨清话虽如此,但他先称沈伯父,后又自称小民,隐隐之间无不在提醒沈括自己目前的处境。

  终于快说到重点上了,杨辉在一旁见父亲也变得越来越健谈,不由心里有些开心。

  交谈需要话题,也需要氛围,若是一方唯唯诺诺,一方趾高气扬,那就失去了平等交谈的意义。

  沈括点了点头,说道:”如今我已老了,致仕归乡,也不打算参与朝廷之事,不过是一老头子而已,你不用太过拘束。“

  杨清点了点头。

  杨辉在一旁顺势接道:“沈爷爷可不老。“

  沈括看着他,一脸慈爱,笑了笑,道:”今日叫你们父子过来,一是为了还往日你父亲的恩情,二是想与你说说谦光的事儿。”杨清揖道:“恩情之事伯父勿再提,倒是谦光昨日夜间与我说了一些,只是不知道伯父的意思是?“

  沈括看向杨辉,笑着道:”贤侄,你这儿子可不简单呐。“

  杨辉昨晚说起的时候将自己的应对一笔带过,在杨清听来,只能说是应对得体,有礼有节,但不简单这评价可谈不上。不过既然现在沈括如此说,他心里还是十分高兴的。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谁不愿意听到别人夸赞的话呢。

  “伯父赞誉了。辉儿自小对格物感兴趣,这倒是心性使然。”

  沈括点头道:“不错,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读书学习,兴趣是很重要的,若是不喜欢,即便强加于上,也只能是事倍功半。”

  杨清道:“伯父所言甚是,如今辉儿年纪尚幼,科举自然是要考的,但是若能在闲暇之余,学个一技傍身,以后就算是仕途无望,也不至于像我这般无用,连累儿孙受苦。”

  “贤侄不可妄自菲薄,你能有此想法,就说明你的心性豁达,不再执着于科举,并不见得是一件坏事。再说,谦光聪慧异常,在老夫看来,以后成就不可限量。“

  杨辉道:“但愿如此。如今小侄无能,不能给辉儿好的条件,也只能希望他事事努力了。“

  沈括端起一碗茶,喝了一口,看着杨辉,见他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珠正看着自己,面容虽稚嫩,但神态镇定稳健,不由敞开了话题。

  “贤侄,老夫就不与你绕弯子了,听你刚才所言,与老夫所想,甚为相合。既然他本身对格物兴趣浓厚,昨日一番应答,其对格物的见解,让老夫倍感惊讶。但他毕竟是你的儿子,此事还需要经过你同意,这才打算与你商议一番。”

  ”伯父可是要收辉儿为徒?“

  “不错,老朽虽戍守边关,但实际上一身所学,乃是在天文、方志、律历、音乐、医药、算学之上。如今归乡,身体亦不如以往,若谦光能入老朽门下,老朽必定倾囊相授。“

  沈括说起这事儿,一脸激动,看向杨清,等待着他的答复。要知道一个因材施教学识渊博的先生固然难寻,但一个合适的门生更是难得。更何况沈括所学,本身在这个看重科举文章、诗词歌赋的年代就不算特别重视。

  “伯父严重了,辉儿若能入您老门下,是他的福气,只是......”杨清沉思了一下,犹豫着说道。

  听得杨清欲言又止,沈括有些不乐意了,瞪了他一眼,说道:”只是什么?难道老夫还做不得他的先生不成?“

  “沈伯父,小侄不是那个意思。”经沈括这一说,杨清犹豫着,也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

  杨辉见此情景,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沈括,说道:“爹,沈爷爷可是进士及第,学堂的先生可比不上。”

  杨清听他一提醒,恍然大悟,心中暗骂自己:光顾着说格物了,差点忘了沈伯父的出身。“

  原来,杨清想的是儿子若是与沈括学习格物,那经史子集一道,学习的时间可能会少一些。科考场上,毕竟还是以四书五经为主,这格物,既然是科考之后的后备,总得分个主次才行。

  杨辉看出了他的顾虑,提醒了一句,沈括自然也听出了其中的意思。

  “原来贤侄担心的是这个,贤侄且放心,辉儿入我门下,老朽岂能不悉心教导?我知道你当年科举落第一直耿耿于怀,这才将希望寄托在辉儿身上。”

  杨清点了点头,轻叹一声。

  “不过贤侄不必担心此事,辉儿日后就住在我沈家,不管是四书五经儒家经典,还是六艺格物,都由老夫亲自教授,在贤侄眼里,难道老夫还比不上学堂先生不成?”

  杨清连忙摆手道歉说道:“小侄不是那个意思,能得伯父亲自教导,小侄感激还来不及,又岂会看轻伯父之学识渊博。”

  沈括笑道:“那就是了,既然如此,事情就这么定了。想不到我沈括老来遇此璞玉,后继有人。明日就让辉儿住在沈家,与沈家子弟,一同读书习字。”

  “沈爷爷,这拜师礼......“杨辉在一旁笑嘻嘻的问道。

  杨清和沈括听到,都不约而同的愣了一下,杨家的情况三人都很清楚,拜师礼可是个难事儿。

  “小侄这就回去准备。“谈妥了事情,杨清也满怀喜悦,直接说道。

  彼时拜师,一般需要弟子赠送六礼束修,主要包括:芹菜,莲子、红豆、枣子、桂圆、干瘦肉,各自代表了不同的寓意。这样一算,对于如今的杨辉家,可支付不起。

  ”就你机灵,为师还不知道你家的状况?“沈括得了弟子,心里亦是高兴,朝着杨辉笑骂道。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冻蚕所写的《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为转载作品,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