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80章 听曲儿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听闻眼前这个绝色女子就是正史野史之中均有记载的李师师,杨辉暗道:“记得李师师曾深受宋徽宗喜爱,并得到一代词宗周邦彦的垂青,更传说曾与《水浒传》中的燕青有染,容貌才情均非常人所及,没想到今天一见,倒真有倾国倾城之貌,也难怪能名噪京师了。

  既然问明了情况,他又跑去与化作书生赵乙的赵佶一说,赵佶大喜,连忙走了过来。

  在杨辉看来,这赵乙不过是富家子弟,带着纨绔的气息,与那唐润差不多,至于是否做过什么坏事,可不是他管得着的了。

  赵佶卜一走进,就见到李师师,两眼直放光,他此时也不过十三四岁,宫中美人虽多,但也未曾见过如此女子,心中一惊,两眼竟是直勾勾的盯着李师师,再不移开。

  杨辉在一旁心道:这小子,还不知道这李师师乃是大宋日后的皇帝赵佶的相好吧。虽说看起来他也有些来头,但怎能与赵佶相比,那可是皇帝啊。”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谁知道这李师师是否看得上他,再说了,即便以后二人争风吃醋,跟自己又没什么关系,这趟浑水还是少插足为妙。自从知道了那女子是李师师之后,杨辉心中就没了其他的想法,与皇帝争女人,那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么?

  李师师虽然长得极为标致漂亮,但对杨辉来说,也不过是个女人而已,自己如今事业未成,儿女私情还是先放一放再说,更何况大宋女子万千,找一个青楼女子,以他以后士林学子的身份,还是不太妥当。

  他这边没什么兴趣,但是赵佶的兴趣却是十分的高,惊讶于李师师的美貌之后,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在其他暗娼柳莺面前,他还能把持得住,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一见到李师师,反而不淡定了,就连说起话来,也有些吞吞吐吐。

  赵佶面带笑容,脸颊微红,笑着说道:“刚才听闻姑娘唱曲,声音轻柔婉转,仿若空谷幽兰,现在再见到姑娘,端的是人如其声,妙不可言。”

  那书童跟在身后,眼睛悄悄打量着李师师吗,也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只不过再看向赵佶的时候,眼前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

  三人步入坊门,走进青楼,一个年约四十扭着水桶腰,见客上门,老远就笑着欢迎道:“几位客官,快里面请。”

  杨辉见赵乙一双眼睛一直盯着李师师,只好上前说道:“安排个雅座便是,赵公子要听曲儿。”

  入得这等销金窟,不花钱是不可能的,好在赵佶早就有备而来,见李师师自去后堂准备,目光回转,朝着小书童道:“高俅,礼物拿出来。”

  杨辉听他这话一出,差点儿下巴都给惊掉下来:这,这是高俅?那个水浒传中的大奸臣?又转念一想,书童是高俅,那,这书生打扮的赵乙......难道就是......

  赵乙,赵乙,赵佶......杨辉脑子里一片混乱,暗自有了猜测,心中却并未表现出来。

  楼中老鸨李姥见高俅从怀中掏出一大块金元宝,更有黄金首饰之类的礼物,不由大喜,这些礼物贵重无比,一看此人就是个有钱的主,当然得要好生伺候才是。

  赵佶是来看美人听曲儿的,哪有心思与这老鸨多费唇舌,说了几句就有些不耐烦了,时不时的眼光四顾,只等着那仙女一般的李师师出现。可是不知怎地,李师师自从进去后堂之后,竟是半天未曾出来,把个赵佶等得是抓耳捞腮,好不焦躁。

  杨辉见此情景,直接道:”赵公子家财万贯,钱财自然不缺,今日前来,主要是听曲儿,刚才的师师姑娘一曲《少年游》,唱得极好,你且下去安排便是。“

  李姥笑意连连,将三人引入了一间装饰典雅的小轩之中,里面朴素雅洁,情调别致,窗外翠竹点缀,奇花绽放。

  赵佶点了点头,甚是满意,爽然就座,意兴闲适,心情舒畅地等着李师师的到来。杨辉陪坐一旁,此时心中然波涛汹涌,但还未确定的事情他也不好表露出来,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旁敲侧击,想要问出赵乙的真实身份。

  哪知道赵佶虽然为人放浪,但也不是傻子,这等事情岂能胡乱说,只是笑笑不语,杨辉一时之间也没办法。

  又过了一会儿,桌上的瓜果吃了不少,但是李师师依然迟迟不出现,也不进来陪酒助兴,赵佶心中好奇之余,更是焦急难耐。

  书童高俅何曾见过有人如此怠慢自家主子,连番出去催促了两次,那李姥这才慢悠悠的走了进来,面露难色的看着赵佶和杨辉二人。

  杨辉微有愠色,直接问道:”可有何难事?难道是这银子还不够不成?“

  李姥想了想,回道:”回二位公子话,不是老身不同意,实在是......“她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说道:”实在是这孩子天性好干净,还望二位公子勿要见怪,还请入室沐浴更衣之后,再行见礼。“

  杨辉皱了皱眉,逛个青楼还这么多讲究,对这李师师如此摆谱也觉得真是有些奇了。不过转念一想,或许也正是如此,才有其迷人之处吧。

  赵佶虽心有不满,不过既然都等了这么久,岂会因此放弃,再说这等美艳无双的女子,有些洁癖亦属正常,只好随着李姥去了浴室沐浴。

  二人沐浴完毕之后,再次回到轩中,又等了半晌之后,才见李姥拥着李师师,姗姗而来。

  此时的李师师一片淡妆,未施任何脂粉,身着素雅浅淡的衣服,面色白中带红,显然亦是刚新浴完毕,看起来娇艳典雅,宛若芙蓉出水一般。

  赵佶愣愣然看着,不免目瞪口呆。

  初次见到李师师,杨辉也可算是惊为天人,不过现在看起来,虽然更具风情,全然没有风尘女子的那种妖艳之气,但自从知道了其名字之后,脑子里有意无意想的却是宋徽宗赵佶的事儿。

  李师师步伐轻盈,入得轩中,看了看赵佶,对于赵佶一脸急色的模样颇有些不满,眼中带着轻蔑之色,神色有些倨傲,淡淡的说道:“公子想听什么曲儿?”

  赵佶早就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对于李师师的倨傲神色也不介意,连忙说道:“师师姑娘随便弹奏一曲便是,你唱的在下都爱听。”

  杨辉瞥了他一眼,心道:如此急色,哪能给人留个好印象。

  李师师平静转过身,取下墙上的琴,在桌旁坐下,旁若无人地弹了一曲《平沙落雁》。她轻拢慢捻,流韵淡然悠远,出神入化,听得赵佶如痴如醉。

  一支曲子过后,又是一支。三支曲子将尽,外面已是天色渐晚,赵佶一脸精神模样,再看杨辉,早都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第81章 殿试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待得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赵佶似乎还意犹未尽,不过毕竟不能被人发现未回宫中,在书童高俅的催促之下,只好回宫。临走之时,又拿出了一些金银钱财之物,赏赐给了李姥和李师师二人,不过李师师似乎完全就当他当做了顾客一般,到走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好脸色,搞得赵佶心里忐忑不安。

  一出了青楼,赵佶定了定身,神情凝注,神色飘逸,恢复了之前的从容神气。

  “杨辉,你可真是没趣,师师姑娘如此美丽的人儿抚琴唱曲儿,你竟然睡着了。”

  杨辉笑了笑,他其实主要还是走得累了,李师师唱得虽好,但在他听来,与睡眠曲无异,这才小睡了一会儿。

  道别之后,赵佶与高俅二人自然回了宫中,杨辉行走在充满凉意的汴京街头,只感觉说不出的落寞。

  家中人丁不旺,也就自己与父亲二人,实际上又不是真正的父亲,这种感觉一直压在心头,总是不太好的。

  借着春意,将心头的愁绪驱散开去,这才回了客栈,简单的洗漱一番,也就合衣睡下。

  接下来的几天,他哪里都没去,只是待在客栈,准备着后面的殿试。

  或许大家都在准备着殿试,几天时间下来,前来问候或是搭讪的,基本没有,杨辉也乐得清闲。如今解元、会元都已到手,接下来的殿试,可是直接决定着状元归属,一旦得中,就真正算得上是举国皆知了。当然,他还不知道彼时的皇帝赵煦早就已经看了他的省试试卷,对他的印象亦算是十分深刻。

  殿试的前一天,需要请号,也就是参加考试的凭证,号以白纸半片为之,有字数行。尚书据案坐于庭中,吏部按照省试的排名成绩依次唤应考士子上前,自书姓名,押字于历记,同时给与了一本《御试须知》。不但如此,更是严厉的告诫一番,诸如’收号入殿,不得唐突冲撞之语‘。

  杨辉领了一本,前一天仔细的看了一遍,对于殿试的流程也做了大致的了解。

  翌日一早,就来到了集英殿,在集英殿举行殿试,已经算是历来的规矩了,持续了几十年,从未曾变过。

  大殿之外,一根很高的木杆之上,悬挂着混图,上面注明了考生的具体位次。

  殿试非比寻常,比那州试殿试都要来得庄严慎重,不但文武百官在此,就连当今皇帝,亦是高高坐在上方。

  最开始当然是百官朝拜,杨辉隔得太远,根本就看不清皇帝的相貌,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只觉心潮澎湃。

  一个人只要拥有权力,总会给人一种特别的气势。当他见到文武百官齐刷刷的跪在庭前,一个个大气也不敢出,头也不敢抬,就明白了古代皇权至上的观念是多么的深入人心。

  百官朝拜完毕,自有人将所有应试学子引入进去,再行朝拜。

  入乡随俗,这时候不跪肯定是不行的,这等场合不但要跪拜,还特别的繁琐,之前杨辉就见到百官一直跪拜了九次。想起以前有人说宋时士大夫与皇帝之间,是无需行跪拜之礼的,今日见到之后,才觉得那根本就是扯淡。

  会元杨辉以下,躬拜、再拜,而后才躬身而退,全程竟是连头都没抬,也就无从看清楚皇帝的具体长相了。

  不过杨辉还是在躬身后退之时,借着眼角余光悄悄的打量了一番。只见坐在上方的赵煦年约二十,很是年轻。长着一副鹅蛋脸,高鼻梁,剑眉星目,颌下几缕性感的小胡子,按照后世的说法就是,有点忧郁的美男子气质。

  朝拜完毕之后,各个考生依照坐图行列而坐。坐席之上,有牌一枚,长三尺,幂以白纸,上面写着考生的姓名、籍贯、座次等等信息。

  所有人坐好之后,由中官发放殿试试题,考生要将殿试试题全部抄录于卷头的草纸之上,然后还要将殿试试卷装入黄纱袋中,再套在脖子上,为的防止将殿试题污损。一旦污损,则为不恭,纳之不受。

  殿试可与州试不一样,州试上是可以上请的,也就是遇到题目不懂的,可以询问考官,但是殿试之上,总不能一堆学子挨个去问皇帝题意,所以在景佑年间就已经废止了。

  在熙宁年间之前,殿试题目一般为诗赋和明经诸科,到得现在,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改为策问一道。相比于诗赋的浮华寡实而言,策问可以让考生自由发挥见解,更加避免了死记硬背,更能选出经世之才。时人真德秀就曾言‘以布衣造天子之廷,亲承大问,此君臣交际之始也,一时议论所发,可以占其平生。’

  杨辉拿到试卷的时候,先看了一下,只见开篇写着:“朕德不类,托于士民之上,所与待天下之治者,惟万方黎献之求,详延于廷,諏以世务,岂特考子大夫之所学,且以博朕之所闻。”

  这一段话当然是为了表明皇帝的谦逊和礼贤下士,其后又是要求考生不得阿谀奉承,要直言不讳之类的话。

  审题是很重要的,所以杨辉仔细看了下来,看到其中的几句话时,心中已然有数。

  其正是“......然而贤鄙之未明,徭赋之未平,法令之屡更,戎羌之不诫,蛮徼之未清,颇欲革而正之,安得无扰而定也......“

  这已经很明显,皇帝有励精图治之心,但深感内忧外患,国度法令之变更频繁,所以想要求革正之法而已。

  杨辉看到题目,对于那个年轻的皇帝,心中微微有了好感,居于上位而不往居安思危,真正替这个自己治理的国家在着想。虽然前有王安石变法,后有元祐更化,内部百姓徭役颇重,外部番邦敌国环伺,但只要有这份心,已经算是不错了。

  在省试之上,杨辉写出了格物兴国论,具体的写明了大力发展格物能够带来的一些好处,因此而得了会元,让他心中的信心也渐渐升了起来。

  这策问已经不是单纯的某一个问题了,而是治理国家的一个大致方针政策。在杨辉看来,若是写得太过详实,恐怕十万字都不够。

  联系着后世的一些经验和见识看法,他脑中仔细的想着,良久之后,才提笔写下。

  伏读制策曰:古者极治之时,法度修,教化明,学术正,论议一,士之习于学者皆原于道德之意,天地万物之理。及人材得其位也,辅佐人主治天下国家,与夫修身正心,一以六艺为法,以保民则惠,以发政则平,以制用则上下足,以更化则刑罚措。方今承六圣之烈,太平百有余年,兵革不试,泽流无穷,功化之盛......

  开篇免不了要歌颂一下皇帝,虽说已经写明了必须直言不讳,但他可不傻,后面具体的政策当然可以直接说,若是前面就直接指出哪里哪里不好,皇帝打开试卷一看,傻子都能想到会是什么表情。

  

第82章 策问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杨辉虽有神童之名,但实际上他自己也知道,除了一身见识和对于格物的造诣之外,并无经天纬地之才。

  殿试考的的是国策,是能够直接影响皇帝的想法的,也是有可能成为以后正式颁布的政策的,所以这文章绝对不能胡乱拼凑。不但如此,还要完全符合彼时的一些基本情况。否则就是夸夸其谈,不切实际的空想了。

  当然,关于治国来说,圣人之言已经说得够多了。从大的方向上来说,一般也就三个方面,分别是取士、富民、强兵。方向基本上是个读书人都知道,但是至于具体如何做才能实现,绝非三言两语能够说清。即便说清了,实施起来其中亦有不少的弯弯道道,有时候更是困难重重。

  杨辉首先想到的,也是这三个方面,都说大宋积贫积弱,实际上在杨辉看来,并不准确。

  首先,从这个时代的最高掌权者皇帝来说,自太祖起,经真宗、仁宗、神宗、英宗等六位皇帝,或许小节上有亏,但大义之上来说,总体都是正面的。诸如仁宗,启用范仲淹等大臣,施庆历新政,到王安石的变法,都是发现了国内的积弊之症所行的改革措施。能够锐意改革,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其内心来说,都是好的,总比任凭大宋这棵参天巨树腐烂要好得多。

  其次,关于朝廷的重臣,或有贪污腐化之流,但是这种情况,哪一个朝代没有?即便是以吏治清明著称的现代来说,也不缺这样的人,这就是人性的弱点了,更遑论还出了不少名臣良将。

  这还仅仅只是一两个方面,再说一直被后世诟病的重文抑武,这样的情况出现,自然有其原因之所在,也并非凭空臆测就做出的决策。

  不管是军事、政治,抑或是文化,大宋都不差,但为何会造成国家的灭亡?

  这个问题,或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杨辉自己也想过这个问题,以至于现在的殿试,其根本也是要讨论这个问题,并且还需要给出对策。

  即便杨辉有着现代的见识,在他看来,依然是一道很难的题。

  案上墨香盈鼻,杨辉正襟危坐,待得脑中的所有能想到的对策变得清晰无比,理顺了缘由因果,这才正式下笔,一个个精致小楷在笔尖颤动之下,仿佛一条清澈溪流,涓涓而出。

  “学堂之设、其旨有三、所以造就国民,造就人才、振兴实业。国民不能自立、必立学以教之、使皆有善良之德、忠爱之心、自养之技能、必需之知识。讲求政治法律理财外交诸专门以备任使、此陶铸国民之教育也。分设农工商矿诸学以期富国利民、此振兴实业之教育也......”

  集英殿宽敞宏亮,参加殿试的人数以百计,坐在上方的赵煦目光如炬,不时的看着下方众多学子,见许多人不时皱眉沉思,不时嘴角浅笑,心中叹道:希望这一次能够出现济世之才吧。猛地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之前看到的那份省试试卷。

  朝着内伺招了招手,内伺躬身上前:”官家。“

  赵煦轻声道:“让蔡爱卿进来。”

  不多时,内伺引着蔡京进来,赵煦看了看他,道:“当日省试会元杨辉,是哪一位?”

  蔡京在殿中看了一番,将杨辉所在的位置指了指。赵煦顺着方向看过去,就见到杨辉正低头奋笔疾书,不由微微颔首。

  这个小插曲杨辉自然没有注意,他此时的卷子上已经写了不下千言,这还只是说的取士立学一项,并且还不算太具体。

  相比于其他考生的殚精竭虑、挠头抓脑来说,杨辉现在简直就是思绪奔涌,感觉前所未有的舒畅。

  将取士写完之后,他顿了一下,感觉照此下去,富民强兵两项恐怕要写得更多。虽说殿试策问不限字数,但总体时间是有限的,总不能到时候大家都交卷了,把皇帝晾在那里等自己最后一个写完吧。

  “夫立国之初、每鉴前代得失、以定一朝之制、时势所迫、出于不得不然、非能使子孙世守以维万世之安。秦始皇收天下之兵聚之关中、自以为天下万世归其手,然外无信臣精兵以制其内、赵高一儒遂把持大柄、玩孺子于股掌之上、令天下禁声。至魏文帝行侵削诸侯、辅监国巡查之法,然此祸亦循环未解。正所谓防一害必有一害新生,当知天下大势之所趋、行因时制变之法,方能庶天下而久安长治、无倾覆之忧。“

  既然知道了皇帝出题的大致目的,杨辉当然会朝着这方面去写,先是分析了一番之前朝代的症结所在,其后又归纳出政策需因地制宜,随时而变,无不变之法的道理。

  当然,这些都是大道理,廷对策论,还需要写出具体的解决办法,比如你说需要改革,那到底该如何改,这才是皇帝真正所看重的东西。

  “然此根本之所在,实为人未得其所,未安其份。重文轻武以至士兵地位底下,奉养微薄,自不愿卖力作战,将校虽有改观,然有受受文官排挤之嫌,长此以往,难免积蓄怨气。“

  他洋洋洒洒,痛陈利弊,一发不可收拾,单单只是军事一项,就洋洋洒洒写了不下两千余字。对于具体的解决办法,无非就是改变实行“枢密掌兵籍、虎符,三衙管诸军,率臣主兵柄,各有分守”的制度。

  杨辉在其中所列举的问题,其实相当尖锐,但是提出的解决办法,却又比较温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若是中了状元,文章铁定会传扬出去,彼时早就已形成了文武对立的局势,若是太过激进,只会适得其反。到时候自己两边不讨好,左右不是人,这种情况他可不愿意看到。

  如果详细写起来,实在太过复杂,所以他只是提了几点建议出来,诸如建立专门的类似现代军校的学堂,培养士官,行募兵制等等。

  取士、强兵写完之后,他看了看,感觉还算比较满意,又开始写起富民来。

  要知道大宋商业发达,但是赋税徭役很重,典型的属于国富民穷,这样的形势只能说是因噎废食,试问你朝廷即便再富有,百姓手无余粮,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又有何用?百姓不富,用什么去消费,钱财货物如何流通?这实际上就是一种舍本求末的法子,前期或许还能够支撑,但是越到后期,只会拖累整个社会发展。

  又是几千字写完,杨辉看了看,场中还未交卷的仅有四人而已,长舒了一口气,提笔在结尾处写道:

  “一法之置立,曰吾为天守制,而不私议兴革;一钱之出纳,曰吾为天守财,而不私为盈缩。一官之设,曰吾为天命有德;一奸之锄,曰吾为天讨有罪。盖实心先立,实政继举,雍熙之化不难致矣!臣不识忌讳,干冒宸严,不胜惶恐---臣谨对。”

  

第83章 点状元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直到写完最后一个字,杨辉才搓了搓手,倒不是冷的缘故,而是写这么多手都已经变得有些僵硬麻木。转头朝周围看了看,整个集英殿中自己应该算是倒数第四个答卷完成的,不由摇头苦笑,没想到这殿试竟是过了如此之久。

  宋朝在太祖时期,这殿试的名次选定之法,说起来都有些可笑,直接就是谁先交卷,谁就定为状元。到得真宗时期,更是以应试考生的相貌作为标准。仁宗时,亦出现过以言辞是否逢迎来作为评判之法的。

  好在现在这种情况几乎已经消失,否则杨辉单是这答题时间一项,都直接就排出了状元的人选之列。

  殿试考完之后,首先由内臣统一收卷,交于编排官,去掉姓名。籍贯等考生信息,而后再交予封弥官,缮录校勘,初考官定等讫,再送覆考官再定,还有参详官等等,总体说来流程颇多,时间大概都在十天以上才能完成。

  借着这段时间,杨辉好好的休息了一下,到大宋已经两年有余,一直都在刻苦读书习字,为的就的参加科考,如今好不容易考完,心情也略微放松了一些。

  三月十八日的集英殿中,灯火通明,翰林学士蔡京、宰相章惇二人,作为这次殿试的详定官,此时正努力的看着已经定了初等的五百六十九份考卷。

  ”咦......“

  宰相章惇发出惊讶之声,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桌上的一叠考卷,都已经糊名,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的考卷,但是上面清晰的有着两个字---中次,正是初考官所定下的等讫。

  他皱了皱眉头,朝着一旁的蔡京说道:”蔡大人,你看看这一份考卷。“

  详定官,顾名思义,就是阅其同异,参详著庭,除了皇帝之外,考卷到得这一步,已经算是定等第的最后一个流程。

  蔡京接过那份考卷,只见约莫写了七八页,上面清一色的精致小楷,整整齐齐、密密麻麻。他是书法家,所以初见这一手小楷,心中不由得夸赞了两分。很显然,宰相章惇给他看这份考卷,自然不是为了这书法而来。他先是仔细看了一遍内容,这一看,就花了大概一个时辰,只见他时而皱眉,时而眉毛上扬,时而咧嘴,到像是遇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一般。到得最后看完,手中的试卷竟是久久未曾放下。

  “中次。”轻声念了一下上面定下的等第。

  “蔡大人觉得这份考卷回答得如何?”毕竟二人同为此次殿试的详定官,即便身为宰相,章惇还是朝着蔡京问道。

  蔡京想了想,并未直接回答,反而说起了这定等第的参考条件。

  “嘉祐年间这等第划分就有了具体的参考,学识优长,词理精绝为第一;才思该通、文理周率为第二;第三谓艺业可采、文理俱通。若真是按照此等划分之法,这考卷被评为中次亦无不可。“

  要知道随便这划分的参考条件看似十分详细,实际上主要说的还是文理才情。至于具体的对策之法,并未提及,所以蔡京一时拿不准章惇心中的真实想法,这才如此说道。

  “蔡大人,你我之间,就不必如此绕弯子了吧?”章惇看了看蔡京,他对蔡京其实并无什么好感,一直觉得此人有些浮夸,好钻营投机,一身学识并未用于正途。

  蔡京道:”这考卷虽说按道理评为中次并无不妥,然而其中所列对策,却是言之有物,并不空洞。不但如此,此子见解之深刻,条理分明,所思所想,无不给人茅塞顿开之感。依在下看,给个上次也说得过去。“

  对于蔡京的滑头,章惇并未说破,想了想,说道:”原来蔡大人也有这种感觉。“

  蔡京心中暗自琢磨着章惇的想法,点头道:“此卷行文看似平淡如此,然平淡之中暗隐才气,想来是其故意为之。”

  章惇看了看他,暗道:没想到他也看出来了。

  自此,二人商议了一番,决定将这份考卷改为上次,也就是一等。

  殿试的等第一共分为五等,能够得到一等的等第,也就意味着这考生距离状元更近了一步。

  二人讨论的这一份考卷,正是杨辉所做。恐怕杨辉自己也没想到,认为考得不错的答卷,竟然在初评之时,只不过得了一个中次而已。若不是章惇看其字数写得很多,看得十分仔细,恐怕到最后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所有考生的名次定下来之后,还需要由皇帝御览,在这一环节,仍然有可能会有意外出现。比如在神宗元丰年间一次殿试,神宗皇帝之前读过黄裳的文章,甚为喜欢,但是临到呈上殿试前列的士子文章时,却并未发现黄裳的名字,于是神宗直接将黄裳改为了第一,不但如此,更是惩戒了当时的考评官。

  这次参加殿试的考生一共有五百六十九名,当然不可能所有考卷皇帝都要亲自看,毕竟人数太多,看起来也很费事。所以只需看定下来的一等前三名的试卷即可。

  “官家,这次殿试的一甲前三的试卷章大人已经呈上来了。”内伺躬着腰身,朝着赵煦禀道。

  赵煦自九岁登基,其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由高太后垂帘听政,一直深感压抑。因此亲政以来,就暗暗发誓,要成为一代雄主,励精图治。

  此时虽然已经深夜,但各地如雪花一般的奏折都还未批阅完,听得内伺禀告,他一边批阅着奏折,一边说道:“就将前三名的试卷念一遍吧。”

  内伺拆封之后,将三份试卷逐一读了起来。

  听完第一份试卷,赵煦凝神片刻,说道:”此文学识优长,辞理精绝,继续往下念。“

  第二份考卷读完,赵煦皱了皱眉头,沉思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发人深省。”

  待得三份试卷全部听完之后,赵煦将手中的奏折放下,就待钦点此次的前三甲名次,也就是点状元、榜眼、探花了。

  当然,这个时候所有的试卷,皇帝并不知道具体是谁所写,他只需要根据呈上来的三份考卷听完之后,点出第一第二第三即可。

  提笔就要点下,突然他脑中浮现出杨辉在殿试考场上的样子,不由问道:“那杨辉的考卷可在其中?“

  内伺愣了一下,回道:“官家,奴婢不知。”

第84章 朱笔伺候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赵煦想了想,沉吟了一下,道:”之前省试,杨辉所做策论乃是《格物兴国论》,朕倒是想知道他在这殿试之上,又是写的什么?“

  三份考卷虽然都糊了名,不知道具体考生的姓名,但是赵煦之前读过杨辉的省试考卷,对于其行文说话的方式印象深刻。刚才内伺虽然读了前三名的考卷,但很明显,都与杨辉的写文方式有很大的差别。要知道杨辉虽然来到这个时代有了几年,但是骨子里,依然还保着一些现代的说话方式。科考场上的文言写法,远远没有彼时的这些考生那么行云流水,其中更是夹杂着一些白话文。看起来或许不伦不类,但是该写的重点还是有的。这也是他的策论给初评官的印象并不算特别好的一个原因。

  后面虽经宰相章惇和翰林学士蔡京详定改为了一等,但朝廷取士,自有一套流程,二人也不敢做得太过。毕竟当今圣上已经成年,很多事情也有着自己的看法和想法。能够破格提为一等,已经算是对杨辉策论中所写内容的一种极大认可了。

  内伺所读不过是前三名,也就是蔡京和章惇二人定下来的,没想到皇帝竟然指明了要听杨辉所做文章。

  “官家,奴婢这就找找。“内伺可不敢忤逆皇帝的意思。虽说糊名了,但是这种情况又不是第一次见,所以不敢怠慢。在一叠考卷之中翻找之后,取出了杨辉的策文。

  赵煦许是批阅奏折有些累了,脑袋朝后面靠了靠,两手揉了揉额头,等待着内伺读卷。

  内伺将杨辉所写打开一看,不由吃了一惊,赵煦注意到他的神情,心中也有些疑惑,直接道:”还不念来?“

  “官家,这,杨会元的考卷,怕是得读很长时间才行。”他当然不是怕自己读的时间太长,而是感觉圣上其实已经很累了,这些日子以来,关于西夏的情报,国内的一些内政,奏折众多,赵煦几乎都没有好好休息过。

  “哦?”赵煦疑惑道。

  内伺手捧考卷,呈到赵煦面前,说道:“杨会元的考卷,整整有十张之多,加起来竟是比前面读的前三名考卷的总和还要多。

  赵煦愣住了,这种情况他也是第一次见,大凡殿试考卷,多条理分明,言简意赅,从这也基本上能看出一个人的学识程度。否则本来就一个很简单的意思,你非要搞一篇长篇大论出来,那就是啰嗦了。

  “官家,这考卷,要不明日再看吧。”内伺对于皇帝的身体还是很关心的。

  “无妨,朕正值年富力强的时候,岂能贪图安逸,因此懈怠。”赵煦摇了摇头。

  内伺读了前面三篇之后,此时口中已有些口干,再一想到杨辉这怕不是过完的廷策,心中暗暗叫苦。不过官家都没叫苦,他也只好强忍着开始读起了杨辉的考卷来,心中却是暗暗说道:好个杨会元,竟是写了如此多字,可害苦我了。

  尖锐的声音稍稍变得有些嘶哑,内伺声音稍低,念道:“古者极治之时,法度修,教化明......方今承六圣之烈,太平百有余年,兵革不试,泽流无穷,功化之盛......”

  赵煦头靠着后面,半闭着眼睛,听到杨辉的开篇之时,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又是这些歌功颂德的话,之前还道其有真才实学,一篇《格物兴国论》自己深以为然,没想到一到了殿试之时,也免不了曲意逢迎。

  心中对杨辉的策论抱着极大希望的赵煦不由得感觉有些失望,若接下来依然是这些套话,那这一等说不得自己无论如何也得给他降下去,我大宋如今内忧外患,可容不得这等钻营之徒。

  沉住气,继续听下去,没想到刚念完这一篇,接下来又是一通长篇大论,几乎将如今的整个政策贬得是一文不值。赵煦越听越来气,双眼圆睁,没想到自己如此亲力亲为,想要重整大宋,在他杨辉眼里,竟是如此评价。

  那内伺看到皇帝的神情,不由顿了顿,在犹豫着是否要继续念下去。

  “继续念。”赵煦强压下心中的怒气。

  其实杨辉所写关于此时的一些政策弊端,在他自己看来,已经算是比较温和的说法了,立朝百年,到现在冗官冗兵、土地兼并异常重、重文抑武的观念、失河套河西燕云等地、对辽纳岁币等等。其中很多问题实际上是立国时候就已经制定下来了,到得如今变得越来越严重,跟不上时代而已。

  他如此写,但是作为皇帝,赵煦可没有如此看。他虽心中想的是革新,但也仅仅只是在之前的王安石变法的基础之上,做一些改动纠正而已,也就是说小的可以改,但是立国根本不能改,而杨辉提出的这些问题,基本就已经涉及到了立国的根本所在。

  内伺心中也有些恐惧,他万万没想到杨辉竟然如此大胆,在策论中竟然写出这等文章。

  不过接下来杨辉所写,倒是让他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因为下面,都是杨辉所列出来的一条条解决办法。

  当读到取仕之法的时候,赵煦原本有些愤怒的心情变得平静下来,取而代之的,却是眼前一亮,面上神情也放松了些,暗自点了点头。

  “嗯,总算是提了点有用的对策。这分设农工商矿诸学以期富国利民之法,倒是与其在省试之上的格物兴国能隐隐对上。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此话说得甚好。“

  内伺见官家心情好了些,仿佛感觉考卷是他所写一般,心中也稍微自信了一些,继续念了下去。

  “富民之法有三......”

  “强兵之法有......“

  “澄清吏治之法.....”

  “商税流通之法......”

  深夜的皇宫之中,内伺照着杨辉所做的策文,一条条建议,一个个解决办法,其中的利弊分析,逐一读了出来。

  整整一个时辰,内伺才将考卷读完,之后静立一旁。赵煦此时,心中的震撼之感,如江水滔滔,不断的冲击着内心,只觉困意全无。

  良久之后,他才回过神来,吩咐内伺道:

  “朱笔伺候。”

  

首页11121314151617181920212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冻蚕所写的《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为转载作品,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