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71章 省试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绍圣二年春,杨辉在杭州转运司的解送下,与应试士子一起,自钱塘出发,到东京汴梁城参加省试。由于省试通常在春季举行,是以又称春试或者春闱,与秋闱相对应。

  主持这一次省试的,乃是户部尚书、翰林学士蔡京。

  蔡京是什么人,杨辉并不陌生,他的书法在这个时候,是与苏轼、黄庭坚、米芾的书法齐名的,并称“苏黄米蔡”四大家。以杨辉对他的了解,更多的还是在电视剧里面看到的形象,现在也还不是太师,就连户部尚书也不过是代理的,看来其要真正的掌权,应该还在后面。

  远远看去,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老人,更看不出所谓的老奸巨猾和凶狠狡诈。杨辉来的目的,主要是参加省试,对于蔡京如何,暂时并不关心,考中之后,以后若是打交道的话,再说吧。

  省试比州试要重要得多,题目也会更难,并且在考试之间的礼节也更加的繁琐。

  在礼部贡院的台阶前方,已经设置好了香案,作为这次皇帝亲自指定的知贡举,蔡京看了看下方密密麻麻站立的应试学子。

  “圣上差老夫做这次的知贡举,老夫责无旁贷。诸位也都是我大宋的人才,经过了州试一关。如今这省试,大家还需更加尽力。朝廷开科取士,为的就是选取有用之才。老夫在此预祝诸位能金榜题名,待得日后同朝为官,天子下臣,卫我大宋之基,替百姓谋福。“

  一番话,说得下方众人心潮澎湃,齐齐称是。

  说完之后,朝着所有学子拜了一拜,众人回拜,礼节上就算是完成了,接下来,也就是正式的省试。

  在范仲淹改革科举考试以前,省试的场数一般并不确定,有时候要考三十场,有时候则考十五场,还有考七场的。到得后来,王安石以为‘今少壮时正当讲求天下正理,乃闭门学做诗赋,及入官,世事皆所不习,此乃科法败坏人才,至不如古。’于是又推行新法,罢明经及诸科,进士罢诗赋,代之以五经试士,并为三场或者四场。

  这次的省试,是要考四场,考试与州试上又有了一些变化。之前说的是不考诗赋,可是这次省试,又加入了进去。

  具体来说,第一场依然是试本经义两道,从《论语》、《孟子》中出题;第二场的兼经改为了赋和律诗各一首;第三场试论,第四场为试子史时务策。

  沈括跟杨辉曾说过,进士分了两种,若是只考经义则为经义进士,若加入诗赋,则为诗赋进士。这两种进士的差别也就在于第二场的考试之上。通过这一小小的细节,实际上也隐隐能够看出朝堂中的一些事情。一直就听说朝中党争比较严重,看来已经渗透到了这科考题目之上。

  省试连着考三天,在贡院之中,每一个考棚都设置好了编号,以便考生寻找入座。

  帘幕之上,第一题的题目是“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焕乎其有文章。“

  省试的题目很明显比州试要难一些,不过第一道,也都是考本经。

  在杨辉看来,这道题出得中规中矩,取自《论语·泰伯》中孔子称赞尧的名段,大意就是说尧这个人太伟大,百姓已经找不出词来形容对他的赞美,其功绩卓越,堪比太阳之光。

  杨辉想了想,大致猜测出出题人的目的,想来就是为了颂扬古圣先贤的化育之功,指出尧在位之时做哪些有利于百姓之类的事情。

  其实,这并不算真正的目的,其隐藏的含义,实际上就是要夸赞当今皇帝的英明神武,顺便表示一下自己的忠心。

  这一道题,回答起来并不难。但是若要答得好,还是有些讲究的。

  夸夸其谈或是一味的赞扬保不准又被所谓的正义儒家子弟视为逢迎上意,溜须拍马。若是一味贬低,又不符合出题人的意思,毕竟到时候审阅考卷并不是一个考官。如此一来,可就需要答题人去费力权衡了。

  或许在权谋之上,杨辉不见得能够赢过这些古人,但是在见识上,那是远远的超出了。

  所以这一道题,他在做完了基本的回答之后,又加入了一部分。这一部分,就是他的见识,主要就是展望一下未来,在皇帝的英明领导之下,以后的一个大致情况,什么歌舞升平、威震宇内,万国来朝之类。

  当然,如果只是这么简单的说,起不了什么效果,考官哪里知道以后的社会具体是什么样子啊?所以,他将现代的一些景象很是具体的写了进去,稍加润色修改,大体就勾画出了一个结合了宋朝目前实际情况,但是又有些朝前的一个理想社会。

  看了看,感觉比所谓的尧舜时期更加诱人,更加令人神往。

  要说杨辉在这个时代最擅长的是什么?不是科考,也不是格物,而是吹牛。吹牛谁吹得过他,在这个时代,谁见过那些现代的东西,或是美轮美奂,又或是千奇百怪。乃至于对社会的进程了解,对各个国家的一些大致情况,真要有人听他吹,估计能吹得天花乱坠不可。

  当然,在彼时的人们眼里看来是吹牛,在杨辉眼里,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东西。

  这试本经一共是两道题,第一道题杨辉自觉回答得还不错,但是看到第二题的时候,不由得有些蒙圈了。

  “春秋无义战。彼善于此,则有之矣。征者,上伐下也,敌国不相征也。”

  这一句出自《孟子·尽心下》,说的是春秋时代没有合乎义的战争。那一国或许比这一国要好一点,这样的情况倒是有的。所谓征,是指上讨伐下,同等级的国家之间是不能够相互讨伐的。

  字面上的意思杨辉很明白,但是怎么作答,他感觉有些头疼。不得不说,这省试却是还是有些难的。

  杨辉想了半天,一直没有什么头绪,主要还是不知道从何开始,说到战争,当然有很多可以写的,比如兵法上的交战之时该怎么样怎么样,或是练兵,或是种种计谋。但这是省试,是考文官的,用武将的思维来回答肯定是不行的。

  不由得抬头看看了看四周,想要寻找一下灵感,无奈相邻之间,也不过是考棚而已,里面的考生都看不见,唯有几个监考官在场中来来回回的巡视着,以防有人作弊。

  

第72章 任性1回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杨辉坐在考棚里,想了许久,突然眼前一亮。如今出这道题目,与去年一直传扬的西夏攻宋之战不是正好对应上了么。如此看来,这出题之人的想法,或许就是要论西夏与宋之战争的一些局势应对。

  心中有了想法,顾不得自己猜测得是对是错,在这一道题之上花费了太多时间,如今看来,也只能如此了。

  万幸的是,他这一猜测,还真就符合了出题之人的意思。宋时长期边事不宁,这也导致了一个现象,就是宋人对于国家大事,一般都比较关心,所以在省试之上,出这一类的题目,并不鲜见。

  按照心中的想法写了出来,还需要紧贴题意。题目中说的是春秋无义战,与如今的西夏和大宋的关系一对比起来,可以写的就比较多了。

  他首先详细的写了关于春秋时候战争的一些理论知识,少不了引经据典,多是根据儒家名言来发散展开。至于具体的战争谋略,是不需要写的。

  而后,又详细分析了一下如今西夏与大宋之间的关系,两国的局势。最主要的是,他在其中对西夏进行了狠狠的抨击,不论是其军事主张,还是内政,都毫不客气。这还不算,批完了西夏,当然得捧一下大宋才行,说到底,这篇文章,还是有些拍马屁的成分。

  不过目前杨辉并不想太过特立独行,傻傻的要表露自己的所谓高风亮节,阿谀奉承的人说白了,在任何时代都混得不会太差。反而是那些刚正不阿,不知变通的迂腐之人,满口仁义道德,迂腐不堪,到头来也就只是停留在嘴上而已。事实上一件真正有意义的事情或许都没有做过。

  写完之后,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感觉马马虎虎,算不上绝佳,但也绝对不会是垫底的。至于成绩,那就要看到时候评审官的意思了。

  第一天的试本经很快就过去了,由于第二场做了改变,不再考兼经,而是改为了诗赋,所以杨辉之前的准备算是没什么用处了。

  若是让杨辉使出抄袭大法,比名篇佳作的话,估计这时候没人能比过他,但是这省试之上的诗,又有些不一样。

  这,是有诗题的。

  这一次的诗题就是《款塞来享》,出自汉宣帝《议孝武庙乐诏》:“夏五月诏曰:‘朕以渺身奉承祖宗,夙夜惟念孝武皇帝躬履仁义,选名将讨不服,匈奴远遁,平氐羌、昆明、南越,百蛮乡风款塞来享。

  杨辉审视了一阵,知道这题有颂扬天下一统之意,出这么一道歌舞升平的诗赋题目,其意不言而喻。

  没办法抄袭了,也没地方可以抄,只能自己写了,他仔细琢磨了一下,看来还得歌功颂德才行。

  前朝夏州守,来款塞门西。圣主敷文德,降书付狄鞮。毡裘瞻日月,剺面带金犀。殿陛闲干羽,边亭息鼓鼙。永输量谷马,不作触藩羝。声势常相倚,今闻定五溪。

  彼时的省试做诗,一般多是歌颂赞扬的居多,毕竟拍马屁就算拍到了马蹄上,那也比直接损人骂人在面子上要好看一些,基于这个目的,杨辉才作了这么一首诗出来,不但紧贴题意,更是对如今的圣上夸赞了一番。

  宋朝由于长期边事不宁,这也就造成了宋人比较关心国事,特别是书生,在省试之上,写的诗除了歌功颂德之外,最多的就是表尽忠臣节、诤言直谏。

  不过科考上毕竟关系到应试士子的仕途前程,所以讽谏还需得体,不可太过,正所谓过犹不及,若是太过激进,任凭皇帝在宽容大度,心底总是有些不舒服的。

  律诗做完之后,还有赋,赋的题目是:李白月夜著宫锦袍,泛舟采石,赋以「顾瞻笑傲,旁若无人」为韵。这道题就不是写排律了,难度也颇大,每一段的最后一句必须用顾、瞻、笑、傲、旁、若、无、人八个字作韵脚。

  这些文字上的东西,对于杨辉来说,也是挺难的。他的优势其实是在于宋之后的东西,与这么多人同场竞争,不拿出点真材实料可不行。

  这些书生哪一个不是自小蒙学开始,就熟读诗书?真要做起诗词歌赋来,比杨辉只好不差,他的优势,也不过是在这个时代以后而已。

  省试若想拿到会元,少不得要想一些投机取巧的法子,否则他这半吊子水平,可比不过这些人。

  这赋有八个韵脚,也就是说需要做八段出来。不但如此,还要把诗仙在采石矶夤夜泛舟、醉酒捉月的风彩写得淋漓尽致才能得高分。

  杨辉又是一阵头大,他的目标是会元,若是照往年的考法,依然考兼经的话,他脑子里还有一些比较出名的文章可以抄袭一下。没想到今年直接改成了诗赋。

  只要是这个时代以前的,根本就没办法抄,这个时代以后的呢,又没有符合这个题目的。他想要自己写一首,恐怕以他现在的水平,在这么多人之中,能够进入前五十就已经顶天了,更别提他的目标会元了。

  难道就这样放弃了?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古人都不是傻子,更不是笨蛋,诗词歌赋偶尔作一下,没有题目还好说,一旦加入了题目,自己的水平应付起来,实在是有些难了。

  省试上连着两次卡住,让他心中微微有些失落,本以为靠着自己的见识,大杀四方稳当得很,没想到在这里碰了钉子。

  怎么办?

  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摆在眼前,抄袭不成,自己写水平又不够,难道就此放弃?

  杨辉的字典里从来没有放弃二字,他沉思了一阵,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第一场的试本经和前面的律诗都已经拍够马屁了,这作赋,我就任性一回看看,就算不能得会元,也得让这些人见识一下。

  谁说科考之上就一定要作赋,一定要迎合考官的意思?我杨辉可是从千年以后来的,现在老子灵感来了,管你什么狗屁题目。我就要在这省试场上,大胆的抄一篇,看看天下人的反应。

第73章 正气歌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投机取巧没办法,那就只有剑走偏锋,杨辉下定了决心,要在这省试之上,不作赋,而是写一首长诗。

  他没有那种虎躯一震,天下豪杰来投的王霸之气,也没有所谓的救国救民的宏大志愿。自从来到这个时代,他一直以来的想法就是能够过上一个比较好的生活。

  不用担心挨饿,不用担心挨冻,吃得饱、穿得暖,乃至于以后的娶妻生子,也只是打算顺其自然而已。

  在沈括门下的日子里,算得上是比较开心的一段时光,没有商场之上的勾心斗角,也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学习而已。

  而后沈括去世之后,他才感觉到,时间变得越来越紧迫,但他并不着急。事情总要一步步来做,所以他又按照计划参加了科考,得了解元,距离目标又稍稍近了一些。

  如今的省试,他是非常看重的,毕竟省试之后就是殿试,只要到时候表现好点,就是进士了,那可是大宋的精英阶层,不再是平明百姓,也算得上是有一点话语权了。

  可是如今这作赋一题,他实在是写不出来,胡乱写一篇的话,估计直接就落榜了,倒不如剑走偏锋,用其他一名篇来应对,至于跟题目的关系,管他呢。

  一篇非常好的文章,虽然不应题,但总比一篇应题的烂文章要来得好一些。

  抛下了心头的担心,他奋笔疾书起来。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苍天曷有极。哲人日已远,典刑在夙昔。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

  没错,杨辉想到的,就是这首文天祥的《正气歌》。

  《正气歌》本是南宋诗人文天祥在狱中写的一首五言古诗。全篇感情深沉、气壮山河、直抒胸臆、毫无雕饰,说明了浩然正气贯日月,立天地,为三纲之命,道义之根。

  本来前面还有很大一部分,说的是当时文天祥被囚的处境,但是很明显,杨辉若是这时候写出来,那就差得太远了。所以他直接将前面的一大部分删除,只留了后面的部分。

  既然写不出赋来,那就表示一下自己的凛然正气,总不至于犯什么****。

  前有张载‘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横渠四句,今有他杨辉省试之上抄袭的《正气歌》,倒是要看看,评审官到时候如何来评。

  写完之后,杨辉伸了个懒腰,脑子里也变得清明起来,全然没有了之前的头疼之感,只觉通体舒泰,说不出的惬意。

  第二场的诗赋考完之后,接下来就是最为重要的子史时务策。

  第三天的考试对于杨辉来说,算是最为简单的,毕竟可以随意发散来写,主要就是关于一些社会问题,时政的应对。

  有了州试上的经验,他在这一题上感觉答起来犹如行云流水,一丝停顿也无。

  比如史论的题目“周唐外重内轻,秦魏外轻内重各有得论”以及后面的“致天下之民,聚天下自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义“。他感觉答得都很不错。

  毕竟有现代的一些见识,回答起这种题目来,可以说是得心应手,其中更是包含了不少心意,就连他自己返回去读一遍的时候,都有些洋洋自得。

  如此文章一写出来,还怕那考官看不上?杨辉心中大定,对于这次省试的结果,也变得放松了起来,不复之前的忐忑担心。

  由于省试是在礼部贡院之中,所以考完之后,他就直接回到了客栈之中静等省试的放榜。

  一般省试结果出来之后还需要等十天殿试才会举行,所以他打算趁此机会,好好看一看大宋的京城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以前对于大宋的了解,多是从影视剧里看到的,现在能够实地的看一看,也算是十分难得。至于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他也只是在书本之上大致的看过,不过实在是小了一些,所以看得并不真切。相比起钱塘来,汴京除了面积更加大之外,主要还是其中的一些风土人情更加的有意思。

  汴京有汴河,乃是大宋的漕运枢纽,交通要道。沿着汴河而行,就能看到河中商船云集,船只往来,成首尾相接之势,或纤夫牵拉,或船夫摇橹。有的船上满载着货物,有的又靠岸停泊,伙夫正在忙碌的卸货,一派忙碌景象。

  杨辉仔细的看了一会儿,除了看这些人物百态之外,重点就放在了此时的船只上。

  他一直对格物比较感兴趣,所以对于这些更加的主意,现代的巨轮铁船此时还没有,不论是商船还是客船,也都是木质,比现代的船只也小了不少,不过他倒是看得津津有味的。

  前方不远处,一艘客船正在靠岸,船顶之上,几个工人正在收帆放桅,将缆绳从虹桥上抛下之后,自有人将客船牵引到码头,再拴牢在岸上的栓船柱石上。左弦上的水手用船蒿把船撑向码头,以增加向码头靠近的动力,船头有两位水手一面把船向右撑,一面扭头注意码头,用以使客船对正码头调整撑船力度。另一位船工手拿撑蒿右手向前挥动、指挥码头的船工接应。船工各司其职相当熟练,动作协调,一看就是常年累月做这工作的。

  客船的仓体与仓面有封闭与阻隔,亦有仓门便于客人出进,十分的方便。在码头上还有不少人向客船上招呼,旁边一只小一点的客船上也有人挥手呼喊。

  脑子里大致与后世的一些码头做了对比,嘴角笑了笑。这汴京不愧是大宋的都城,水路和陆路都十分的发达,已经成了一个大的交通枢纽。汴河更是承载了南来北往的货物中转站。

  在码头不远处看了一阵,他又四处走了走。一路之上,见到过西域来的骆驼队,驮着货物的马帮,树丛中的农家小院,接亲娶妻的队伍,凡此种种,真如一副美丽动人的画卷一般,在他的眼前徐徐展开。

  过了几家店铺,就是城中的主要道路汴梁大道,两旁车水马龙,店铺林立,熙熙攘攘的人群。这时候,就与影视剧里的场景相差不大了,道路上亦有摆着地摊的小贩,卖货郎,或是剪刀铺,商品琳琅满目,俨然一个集市一般。

  再以高大的城楼为中心,两边亦有茶坊、酒肆、脚店、肉铺、庙宇、公廨等等。各有绫罗绸缎、珠宝香料、香火纸马等的门店,另有药铺,马车修理店、看相算命、各行各业。

  大街之上,人流摩肩接踵,有做生意的商贾,有看街景的士绅,有骑马的官吏,有叫卖的小贩,有乘坐轿子的大家眷属,有身负背篓的行脚僧人,有问路的外乡游客,有听说书的街巷小儿,有酒楼中狂饮的豪门子弟,有城边行乞的残疾老人。男女老幼,士农工商,三教九流,无所不备。轿子、骆驼、牛车、人力车,有太平车、平头车,形形色色,样样俱全。

  

第74章 奇怪的会元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见识了大宋京城的繁华富庶之后,终于等来了放榜的日子。

  不管是‘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还是‘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亦或是‘择而优则仕‘,无不说明了在这个时代,科考的重要性。

  作为检验读书人学识和选拔人才的一种手段,省试是尤为重要的。一旦通过,即成进士,如此这般才能参加殿试,也就是常说的考状元。

  殿试可是由皇帝亲自监考,在这个’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四海之滨,莫非王臣‘的皇权至上年代,能够参加殿试,已经算得上是光宗耀祖了。

  省试放榜除了张贴出榜文之外,还会将榜单登载于’进奏院状‘之上分发各地,传扬天下。若是在宋初时候,更有礼部专门给考中的学子发放由知贡举画押押字的’金花帖子‘,只不过如今已经取消了。

  榜单依然是贴在贡院外面的照壁之上,一张黄纸之上,榜头乃是淡墨书写的礼部贡院四字,其下才是中考的考生姓名。

  这一天,几乎整个汴京仿佛在经历一场盛世一般,整个贡院之外,更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个水泄不通。

  在科举的道路之上,犹如王岩叟那样连中三元的才子毕竟不多,更多的其实是经过了多次考试之后才走到这一步的。或几年,或几十年,每一次都在为了那一张小小的榜单而勤学苦读。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所带来的诱惑是巨大的,当应试的学子走到礼部张挂榜单面前的时候,力量或许已经耗尽,但是心情肯定是亢奋的。

  很快,忐忑无比的看完了榜单的应试学子们,流露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表情。幸运之人和落榜之人在这一刻见了分晓,几乎也预示着他们以后人生的判若云泥。

  有‘春风得意马蹄急,一日看尽长安花‘的意气风发,亦有’家园好在尚留秦,耻作明时失路人‘的失落,更有’对饮悲歌泪满襟,一回春至一伤心‘的无奈惆怅,俨然一副读书人的人间百态。

  杨辉个头还不高,好不容易挤了进去,抬头看向张挂出来的榜文。

  第一名:杨光军

  第二名:毕渐

  第三名:胡安国

  杨辉顺着榜文依次看下去,在其中寻找着自己的名字。在他想来,自己除了在第二场上写了一篇不符合题意的《正气歌》之外,其他的两场考得应该都不差,中进士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隐隐觉得胡安国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过,不过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看来是个名人,能够得第三名,也算是名副其实了。

  一个个人名在眼前掠过,可是直到他看完了最后一个人名,在这榜单之上,也没有发现自己的名字。

  这时候,他就有点不淡定了。

  省试可是三年一次,若是这次没中,就得再等三年,那就相当于白白浪费了三年光阴。不但如此,自己是州试的解元,结果省试连榜都没上,回去怎么跟父亲说?

  面对父亲的敦敦教诲,他如何开口?面对沈括的殷切希望,他如何自处?

  或许是看漏了吧,杨辉心中想道。定了定神,又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

  周围嘈杂喧闹,有人在捶胸顿足,有人垂头丧气,有人痛哭流涕,这些都没能影响他。

  直到再一次确定了榜单之上的确没有他杨辉的名字,他才轻轻叹了一口气。

  看来还是小瞧了古人啊,自己也太过托大了。在他看来,自己落第的根本原因,定然就是出在第二场的《正气歌》之上。

  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即便你写得再好,但是偏题太远,如何能得到考官的青睐。

  失落、悔恨,种种情绪袭上心头,看了看人群,没人注意他,他不由得转过身来,就要离开。

  嗯?杨光军?

  就在他打算离开的时候,脑子里嗡的一声,光军?不就是个辉字么?

  难道说......

  摇了摇头,这榜文乃是礼部所写,主考官审核之后才张挂出来,人名怎么可能会弄错。

  看来自己真的没中榜吧。

  杨辉看完了榜文在这边暗自神伤,而此时其他人看完之后,其中也不乏疑惑之人。

  “这毕渐我倒是听说过,如今怕是都七十岁了吧?没想到考了一辈子,老来终于考上了进士。”人群中一个十分富态,身着华服的中年男子道。

  “别胡说,人家才六十多。”有人纠正道。

  在宋时,省试放榜日极为热闹,特别是汴京,人流汇集之地,对此更是十分的在意。长此以来,也渐渐的形成了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榜下择婿’或者‘榜下捉婿’,说简单点儿就是来给自己闺女选女婿来了。

  豪门贵族,富商巨贾,这些人盯着的,可都是中榜的人,平日接触的读书人也多,对于大部分有名的才子也都有所耳闻,此时看到榜上的一些人名,自然会评论一番。

  “怎么,周员外,又来给你家闺女挑女婿不成?“有人调侃起那人。

  周员外大腹便便,只是笑了笑:“我就看看。”

  那人撇了撇嘴,不置可否。

  “照我看啊,毕渐毕才子你是没戏了,人家都六十了,难道你家闺女还愿意做妾不成?”听到二人的对话,哄笑一声,有人插嘴进来。

  周员外瞪了那人一眼,道:“别说了,李员外你打的什么主意,咱们还不知道?上次省试都来过一次了,怎么的,你家闺女这隔了三年还没嫁出去?”

  ”我家闺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一般人可看不上。“李员外被人这么一说,面子上有些下不来,反而直接夸起了自己女儿来。

  “一般人看不上?这省试榜文之上,可有一般人?且不说这毕渐,那可是次次参加省试,到现在怕不是都有十次了吧,这次可让他中了亚元,学问自然也是一等一的。再说这第三名胡安国胡大才子。“

  周员外说到这里,捂住了一下嘴,继续道:“现在该称胡进士了,看老夫这嘴。这胡进士那也是大大的有名,李小姐虽然素有才名,不过恐怕还入不了胡进士的眼吧。”

  “那可说不好,胡进士也是有家室的人,就算他看得上,恐怕以我家闺女的性子,也不会同意。”李员外笑着接口。

  周员外道:“说到这,老夫还真觉得有些奇怪了,你看看,这毕渐和胡安国咱们也都听过,但是这今科会元杨光军,到底是何处的才子?怎地从未曾听人说起过此人。“

  “难不成是哪位大家的弟子不成?照说也不至于啊,若真是大家子弟,咱们早当听过才是。”李员外听周员外说起这事儿,也不由皱了皱眉头,满脸疑惑。

  说完,他又朝着周围的人问过去:“你们可曾听过这杨会元的名字?”

  “没有,刚才我还在纳闷儿呢,怎滴突然就冒出了此人,原来你们都不知道?”

  “这就有些奇怪了。”

  

第75章 格物兴国论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老夫也正疑惑,此人名不见经传,却在省试之上力压胡安国和毕渐二人,夺得头筹,莫不是哪位新进士子第一次参考不成?”周员外摸了摸鼻子,忍不住说道。

  “这也说不太准,如今朝廷开科取士,我大宋俊才齐聚,这杨会元能够一举夺魁,想来并非无名之辈。或许是我等太过孤陋寡闻了而已吧。”

  “你们在这胡乱猜测有什么意思?难不CD是打的过来招女婿的主意不成?杨会元的名字咱们这么多人都未曾听说,不会是搞错了吧?”

  “这,怎么可能?可是经过了知贡举和礼部审核之后才发文出来的,如何会错。“

  这边几人的争论传到了杨辉的耳中,他不由愣了一下,照说省试的会元,基本上也都是素有才名之人,而这么多豪门大贾都没有听说过,这就有些奇怪了。

  他抬头又一次看了看那第一名的名字,心中也不由得起了疑惑,难道说省试之上,还真有把名字搞错的情况出现?

  宋朝的科考是比较严格的,自从确定了省试,朝廷就会安排所有的监考官直接住到贡院,世人称为锁院。为的就是防止知贡举与参试举人相勾结徇私。考试完毕的试卷还会被糊名,也就是把姓名、籍贯全部密封起来。后面更有专门的誊录院,大批吏役抄卷,再送给阅卷官评卷,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防止徇私舞弊。

  不得不说,这一切都是尽可能的保证科考的公平公正性,在杨辉看来,这样的制度,已经算是比较完备的了。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省试榜文放出来,上面的名字之所以写错,亦跟这些步骤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若是让他知道了,恐怕觉得这是一件十分可笑的事情,但偏偏就发生在了他的身上。

  时间回到两天之前。

  汴京贡院,灯火通明,几十个吏役没日没夜的将这一次应试考生的试卷誊写完毕之后,所有的试卷都已经汇集到了这里。

  这评卷工作,也是分了三步的。第一步是初评,也就是将考生答卷封弥、誊录后,送初考官评定等次。第二步是复评,需要将考卷的初评意见封弥,送覆考官再定等次。第三步,由编排官审查初考、覆考意见的异同,如果意见一样,即按此定等;如果意见各异,则将考卷封弥后再送另一位考官评卷,采用意见重合的等次;假如三次评出来的等次各异,则采用最接近三评的那一个等次。

  这样的评定方法,能够最大限度的保证公平性。作为这一次的知贡举,蔡京亦在堂中评卷,不过能够送到他这里来的,基本上已经相当于最后的审核了。

  当他翻到杨辉试卷的时候,他忍不住愣了一下,由于名字都是被遮盖起来的,他并不知道试卷到底是谁的。但是前面的初评和复评都将这试卷作为了第一等,他还是需要看一下的。

  如今他是翰林学士,省试的第一名那可是会元,前途无量,以后也少不得要打交道,当然会格外注意一些。

  前面的试本经和诗都没问题,策论也没什么问题,唯独这赋,有些奇怪。

  他手中拿着试卷,朝着下方呈送试卷的复评官问道:“这一份试卷,如何判定的?”

  “回禀大人,下官正要说起此事。”堂下的复评官行礼,道:“此人前面的本经算得上中规中矩,无甚出奇之处。诗一道上紧贴题意,颇有东坡之风,算得上佳,至于后面的策论,几可成文采飞扬,有大家风范。唯独......唯独......“

  他有些吞吞吐吐,被几人推出来跟知贡举蔡大人说这事儿,心中还有些不安。

  “唯独这赋一道,却是远远偏离了题意对吧。”蔡京笑了笑,看向他,嘴里接道。

  拿起杨辉的卷子,蔡京口中念道:“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想必此子心中自有浩然正气,方能作此诗出来,都说以文观人,文乃人之精气神所化,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没想到他竟然在省试之上,做出这样一首诗出来。“

  而后,他轻叹了一口气,想到自己以前读书时候,心中所想,何尝不是辅佐圣上,尽职尽责,遵圣人之言,行圣人之事。只是现在想起来,自己那时候还是太过单纯天真了一些。

  思绪回过来,他沉声道:”从其他文章来看,让此子作会元,也算是实至名归,只是这赋一道,若是让其他考生知道,恐怕老夫可就要被人喊着徇私舞弊了。”

  复评官来的目的,就是这一点,所以才要知贡举蔡京来决定。这诗自然是好,但对于题意来说,实在不符,若是传扬开去,指不定其他士子如何说,但他们又实在不想错过此人,这才如此决定。

  蔡京想了想,道:“此事老夫还得禀报皇上才行。”

  如此一来,杨辉这份试卷竟是阴差阳错的就到了大宋皇帝赵煦的龙案之上。

  赵煦如今不过十七八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自从亲政以来,无时无刻不想着重现祖上荣光。满怀着这样的理想,他雷霆万钧般的出手了。先是召回了昔日父亲最为得力的干将章惇,任命其为大宋宰相,全面主持变法大业,王安石的新法被全面恢复,但是他还是有着自己的考量。比其父更加的理性,关于一些新法的政策,也做了修正。

  这样的一个皇帝,在古代来说,实际上已经算得上是明君了。但是管理这么大一个国家来说,即便是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的他,有时候也觉得有些力不从心,最主要的,就是缺少真正的人才。任凭谁事事亲力亲为,也会觉得头疼。

  当内侍拿了一大摞奏折摆放在龙案之上的时候,赵煦随口问道:“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需要处理?”

  “启禀皇上,这次省试的知贡举蔡京蔡大人差人送来了一份考生的试卷,说是有些奇怪,一定要让皇上您亲自阅卷才行。“

  “这个蔡京,难道说一个省试都搞不定了吗?”皇帝有些不满,不过说归说,还是将那一份摆在最上面的试卷拿了起来。

  他最先看的,并不是诗词,也不是论本经,而是杨辉做的策论。

  这一次的省试,他也知道其中夹杂了新旧两党的一些斗争,并不单纯,否则也不会重新考诗赋了,但是没办法,要平衡,要考虑的也多,这些小事他自然不会太过在意。

  策论乃是对朝廷一些政策的应对说辞评论,是他最为关心的,在他看来,也只有策论,才能看出一个人是否真正的有才华。

  他看得很快,内伺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注意到年轻皇帝的脸上,起了变化。

  时而紧锁眉头,时而沉思,时而皱眉。这到底是这样的一份试卷?竟然让皇上变得如此?

  看完了策论,赵煦一言不发,忍不住又去翻看了前面的试本经,诗赋。

  “嗯?这是赋?“他眉头一挑,“咦。”

  ”皇上,可是觉得有些不妥?“内伺在一旁出言问道。

  赵煦并未回答,呈送上来的试卷自然不必糊名,上面考生的姓名清晰可见。

  “好。”赵煦将试卷重重的往龙案上一拍,面带喜色。

  “此子当得此次省试的会元,不,就凭这策论和这《正气歌》,朕就能直接封其为状元。

  “你去告诉蔡京,此子乃状元之才,这会元之名,非他莫属。”赵煦朝着内伺吩咐道。

  “好一篇《正气歌》,好一篇《格物兴国论》”

  

首页11121314151617181920212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冻蚕所写的《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为转载作品,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