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62章 解元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杨辉想起这包道乙的来历,不由心中大惊,一直觉得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原来却是方腊作乱之时的手下大将,小说中更是斩掉了武松一条手臂的那个狠人。

  脑中有些乱,方腊是具体在哪一年作乱他并不清楚,不过这包道乙竟然让自己遇见了,现在看他的样子,还年轻,也没有造反的意思,想来也是以后的事儿了。

  几人吃完了饭,也没有再找地方玩乐,而是各自回家。

  等他回来时,杨清正坐在屋内,脸上带着笑容,即刻起身迎了上来,嘴里呵呵笑着:“辉儿考得怎么样?解元有几分把握?”

  看着父亲脸上的皱纹,杨辉道:“这个,或有七八分。”

  杨清皱了皱眉头:“可是考题太难?怎地才七八分。“在父母眼中,不是十分的把握,总是有些不太放心。杨清早年考了多次,一直落榜,如今将希望寄托在了杨辉这个儿子身上,自然十分关心。

  他想了想,又道:“不过能考上,也不错了,就算不是解元,到时候省试之上,再努力便是。”他话虽这样说,但是脸上的神情,杨辉多少还是能看出来的。

  感觉有些哭笑不得,自己说的七八分都已经很高了,没想到父亲还这么不知足。

  父子二人说了一阵话,杨清一边收拾着屋子,一边将之前购买的鱼肉打算拿去厨房。

  “这州试累了吧,爹今天给你做一桌好吃的,补补身子。“

  看着父亲因为常年干活已经变得有些佝偻的腰,杨辉不由得眼眶有些湿润起来。

  “爹,孩儿与几个同窗一起,已经吃过了。”

  杨清愣了下,回了句:“吃过了啊,那就好,那就好。”转头又乐呵呵的道:“那明日再做便是。”

  在家呆了几天,本来想着帮父亲一起去做做农活的,无奈杨清死活不肯,只说儿子是读书人,以后可是要做官的,哪能做这些粗活。殊不知他自己以前亦是秀才,只不过轮到儿子身上,格外在乎起这些来。

  杨辉无奈之下,也只好作罢。期间沈轻纱和沈立德来过一次,依然是询问了一番州试的大致情况,无非考得如何之类。

  自从沈括去世之后,他也不太方便再去沈家,一来两家家境相差太大,二来这先生都过世了,若还一直住着,就有赖着不走的嫌疑。

  他可不想让人在背地里说闲话,虽然沈氏兄妹并不介意。如今杨家的房子已经修过,倒不至于像先前那般一个小小窝棚,若是往年这个时候,正是寒冷时节,住窝棚里,晚上都能透风。

  日子在逐渐的好起来,对于沈括的遗言,他也依然记得。只是这段时间忙着州试,反而是落下了。

  接下来还有省试和殿试,依然要准备,好在相隔的时间不会太久,等考试过后,在写梦溪笔谈,也还来得及。顺便也能在这段时间里,做一个以后的大致计划出来,总不能整天浑浑噩噩的,除了读书就是应试。

  这也是之前的杨辉养成的一个习惯,做任何事情,总得有个规划,否则太过杂乱无章,总是耗费时间,得不偿失。

  放榜的日子是在考试以后的第四天,结果是以榜文的形式贴在贡院的照壁之上。

  这可不是殿试,不管你是考中了还是未考中,也不会有专门的差役过来通知,还得自己去看才能知道。

  杨辉来到之前考场地点的时候,照壁前方已经围满了人,声音有些嘈杂喧闹,多是这次参加应试的学子,也有一些看热闹的。

  “张兄,恭喜恭喜。”

  “李兄同喜。”

  这样的声音层出不穷,当然,也有那落榜之人,一脸郁郁。亦有不时的说着自己哪里没有考好,又或是自觉考得可以等等之人。

  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杨辉不由想起自己高考成绩出来的那时刻,当时的心情与这些人,也差不多吧。

  他还未看清楚榜文上的名次,只不过刚走到近前,人群哄的一声。

  “还不让开,解元公来了。”

  “看什么看,你都看了半天了,在上面找到你自己名字了吗?”

  见得杨辉到来,原本拥挤哄闹的人流瞬间变得安静了下来,人群自动朝着两边分开,留出了一人行走空隙。

  “杨解元。”

  羡慕、嫉妒、不屑、欣赏、夸赞、人群之中,每个人看向杨辉的表情都不太一样。

  杨辉不由摸了摸鼻子,明白过来,这些人说的是自己。对于考中解元,说不高兴,那就太假了。一个有着现代灵魂的人,来到这宋朝,第一次参加科举考试,就得了第一,任凭他再气定神闲,云淡风轻,总还是有一丝成就感在里面的。

  这种成就感,说简单点儿,就是淡淡的装逼成功。

  即便之前已经有些把握自己会中解元,但是当真的实现的时候,内心里还是起了一丝波澜。

  杨辉并没有表现出欢呼雀跃,反而是人群中几人,似乎比他还要来得高兴。

  “杨辉,厉害啊。”

  “这第一次就直接得了解元,不愧是沈括的弟子。“

  钱塘学子众多,能够获得第一名,在这些人眼里,那可是相当的不容易,此刻仿佛能够得到杨辉的回应,就算是沾了光一样。

  “之前就说他是文曲星君下凡,这下我看是坐实了。”

  杨辉自己也没想到大家会有这样的反应,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走到了照壁跟前,抬头看去,只见巨大榜文之上,密密麻麻的写着这次州试考中了的人名。

  第一列,正是杨辉的名字。

  州试第一名:解元杨辉。

  与此同时,在钱塘城中某一个阴暗小巷之中,一个身着儒衫的书生快步的拐过转角,来到了一个有些斑驳的木门前面。

  只见他轻轻的握住了门环,眼睛朝着四周看了看,确定无人之后,这才叩门。

  大门打开,一人张头张脑的亦是看了看四周,道:”麻七克令,一路之上,可曾有人跟踪?”

  如果此刻有人官府之人能够听到二人的对话,定然能够明白,此二人,正是西夏的奸细。

  麻七可不是大宋有的姓,而是西夏国独有。

  那儒生摇了摇头,低声道:“小的十分谨慎,绕了好几次,确定无人之后这才过来。”

  里面那人点了点头:“进来。”

  身影一闪而没,进入宅院之中,若是有人现在跟着进去,就会发现这宅院里面,竟是破败不堪,蛛网密布,破旧的木桌凳子上,早就铺满了厚厚的灰尘,里面更加阴暗。

  ”怎么样?可曾买到药了?“里面接应的人小心翼翼,一脸期待的问向他。

  麻七克令自怀中取出碗大的一个黄纸包,递给宅院中的接应人,嘴里说道:“李大人,城中搜查得实在太紧,大凡在药铺之中购买解毒之物,都必须先向衙门禀报才行。这些雷公藤,可费了小的不少功夫。”

  ”恩,知道了,你小心行事。这事完了之后,会给你记上一功。”被称作李大人的汉子道。

  “不知没罗大人怎么样了?”

  李大人咬牙切齿,恨恨道:“那贼道士也不知道在剑上涂了什么毒物,若不是没罗大人早就带了些解毒之物,有所准备,恐怕性命难保。不过如今有了这些药,应该没什么大碍。”

  李大人又问道:“可还有其他消息?”

  “有一件事,不知道对大人是否有用处。”

  “什么事,我好报与没罗埋布大人,他自会定夺。”

  “回大人,今日是钱塘此次州试的放榜之日。整个钱塘学子,多来了贡院看榜。“

  李大人沉吟了一下,道:“百无一用是书生,不用管这事儿,咱们的目标可不是那些书生,而是周邦彦那老贼。”

  麻七克令点了点头,就待离开。李大人又叫住了他,淡淡的问了一句:“解元是谁?”

  “是杨辉。”

  “哦?那个号称神童,沈括的弟子?”

  “就是他。”麻七克令从这位李大人眼中看出了一丝玩味的表情,老实回道。

  “呵呵,有意思。你去查一下,鹿鸣宴定在哪个酒楼。”

  “鹿鸣宴”是为州试后新科举人而设的宴会。起于唐代,一直传到明清,宴会上要唱《诗经·小雅》中的“鹿鸣”之诗,并且因为鹿与禄谐音,新科中举乃是入“禄”之始,因此而得名。其与殿试之后的琼林宴,武科州试放榜后的鹰扬宴,殿试后的会武宴并称‘科举四大宴’。

  宴会一般是在放榜之后的次日举行,由地方官吏主持,除了新科举子参加之外,亦有内外帘官,这样的宴会,作为钱塘县令,周邦彦自然是要参加的。

  麻七克令点头应道:”小的这就去查。“

  

第63章 鹿鸣宴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宋时的礼节颇多,在州试放榜之后,大凡榜上有名的考生,都会相约一同前往主考官的府邸,以示感谢座主拔擢之恩。若是殿试之后,更是一堆繁文缛节,不但新科进士一连几天都要去谢恩,还要去中书省都堂拜见宰相,是为‘过堂’,而后还有期集等一系列的活动。

  州试虽然简单一些,不过最基本的礼节还是要有的。作为这一次州试的解元,杨辉自然要去拜访县令周邦彦。

  其实不单是他,只要是上榜学子,也都已经来到了周府。按照名次排好队之后,杨辉出列致辞,无非是一些感谢之类的话语。

  完毕之后,周邦彦才说起晚上的鹿鸣宴。

  这一次的鹿鸣宴,举行的地点是在赵府,乃是杭州知州赵霆的府邸。

  来的人很多,除了中榜士子之外,亦有州县的一些官员,还有通判向克明等人。

  喧嚣的人声中,整个赵府红墙绿瓦,飞檐画栋,灯火通明。天气已经很凉了,不过有这样的氛围,凉意也变得少了许多。偌大的赵府中,鹿鸣宴逐渐开始。

  杨辉是第一次见到知州赵霆,记忆中的历史对他也没有什么印象,只是来的时候听人说起,此人一手篆书写得柔中带刚、挺遒流畅。

  宴会需设宾主、陈俎豆、备管弦,要杀羊,歌《鹿鸣》之诗,行乡饮酒礼。一方面是为中榜学子后面的省试践行,另一方面是表祝贺之意。

  杭州知州赵霆和钱塘县令周邦彦坐在上首,本来以周邦彦的官职是不会安排在上首位置的,毕竟整个杭州,并不止钱塘一县,不过周邦彦在整个宋朝文坛之中,很有声望,有一代词宗之称。大宋又重文,为了表示尊重,这才安排在了知州旁边的位置。至于其他同僚学子,也都按官职名次依次入席。

  卜一入席,大家也都热闹了起来,即便之前不熟之人,以后亦可能同朝为官,免不了打交道,所以也都交谈起来。

  杨辉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宴会了,对于这样的情况,早就驾轻就熟,不时的接受着其他学子的恭维。他也只是笑笑,并未表现得太过飘飘然,偶尔也会恭维一番其他人。

  花花轿子人抬人,其中或有不了解他为人的,之前还以为这解元文章做得好,必定是个心高气傲的人物,没想到真正交谈起来,倒也显得随和惬意。

  学子们彼此聊得开心,而坐在上首位置的知州赵霆,面上喜悦之下,却是隐藏着一丝忧虑。

  以他的知州身份,若说还有让他感觉到担心的事情,恐怕也就只有前两日出现的西夏铁鹞子了。

  周邦彦见他出神,不由提醒道:”大人,鹿鸣宴开始了。“

  赵霆回过神来,看了看下方的一大群人,站起身来,高声道:今日鹿鸣宴,群贤毕至,少长咸集。诸位在州试之上,能一举得中,说明我杭州人才济济,钟灵毓秀,多余的话本知州也不说了,诸位都是我大宋以后的栋梁之才,日后位居庙堂,皆为同僚,当为我大宋鞠躬尽瘁。“

  一番话说得慷慨激昂,在场之人无不称是。

  知州说完话,而后周邦彦又简单说了几句,大体是一番勉励之语,看了看杨辉,示意他这个新科解元也说几句。

  杨辉想了想,站起身来,礼毕之后说道:”在下杨辉,得考官大人看重,此次侥幸得了解元,以后还望各位学兄多多关照才是。“

  他作为本次的解元,这番话说出来,自然显得谦恭有礼,本来大家对他的印象就不差,如今在这么多人面前,也算是锦上添花了。

  赵霆笑着点了点头,朝着旁边的周邦彦道:“这解元,确实不错,他是沈大人的弟子吧?”

  “正是。”周邦彦点头道。

  “可惜沈大人一生为国,没想到前些日子竟是过世了。”对于沈括,一方知州赵霆心中还是有些感慨。

  “是啊,好在老来收了杨辉这么一个弟子,得承衣钵,如今中了解元,沈大人泉下有知,也该欣慰吧。”

  两人说着话,不时的看看杨辉。中了解元,想不引人注意都不行,也算是有利有弊吧,杨辉心中想着。

  这样的宴会,氛围其实不错,都是同道中人,彼此聊一阵也就熟悉起来。到得中场的时候,就是中榜学子挨个敬酒的时候了,杨辉如今酒量并不算好,跟周邦彦,知州赵霆,通判向克明敬完酒之后,也就随意的吃了些东西。此时再有其他的人来敬酒,他也只好浅尝辄止,淡淡的抿一小口。

  敬酒的人络绎不绝,或是敬周邦彦,或是同窗好友之间,席间更有赵府下人丫环,在人群中来回穿梭倒酒。

  这么多人一走动起来,整个场中就难免显得有些哄闹,火光萦绕间,人来人往。

  就在这时,一个书生似乎有些醉意,走起路来摇摇欲坠的模样,想是要去给县令周邦彦敬酒,在经过杨辉身旁的时候,竟是不小心撞了他一下。

  这种场合,人与人之间偶有碰撞实在太平常不过。

  那书生模样的人看了看杨辉,口中说道:“杨解元,不好意思,喝多了,冲撞你了。”

  杨辉摆了摆手,道:“无妨。”

  抬头看了看,心中一惊,只觉得此人有些不太正常。要知道酒醉之人的言行举止,杨辉见得不少,但观此人,虽有醉酒之态,但其行走之间,步伐并不乱,看起来竟像是上身故意左右摇晃而已。

  不但如此,其说话更是调理分明,右肋之下,隐隐有些凸起。

  杨辉心中一惊,又见到那人正摇晃着朝周邦彦走去,连忙起身,将手中的杯子直接朝那书生的后背砸了过去。

  “当。”

  酒杯砸在那书生后背,掉落地上,碎裂开去。

  经过杨辉这么一动作,那人眼中厉色一闪,再不复刚才的醉酒模样,整个脚在地上重重一跺,身体仿若离弦之箭,右手在怀中一掏,一把一尺来长的锃亮匕首出现,朝着周邦彦所在的位置急奔而去。

  这一切说来话长,从杨辉扔出手中酒杯,到那人掏出怀中匕首,实际上不过转瞬之间的事情。

  周邦彦作为钱塘县令,又是在知州大人府中,哪里会想到有人会在这鹿鸣宴上行刺自己,一时之间还未反应过来。

  眼见周邦彦不防之下,就要葬身匕首之下,杨辉心中大急。

  “有刺客。”

  此时众人也已经看了出来,口中大叫着上前阻拦,想给府中护卫争取阻挡时间。那刺客目光凌厉,冷哼一声,不管不顾,手中匕首只是斜划两下,就将挡在前方的一个书生刺死。

  鲜血汩汩而出,奋不顾身的书生两手捂住喷血的脖颈,双目圆睁,缓缓倒下。

  

第64章 韩世忠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前一秒还在与你谈笑风生,饮酒作乐的书生,后一秒就鲜血直流的横尸当场。这种杀人场面所带来的震撼,让杨辉脑子里嗡的一声。一切仿佛变得不真实,呐喊声、尖叫声、呵斥声在这一刻汇聚而来,乱糟糟的一团。

  从最初的震惊,到接下来的害怕,这是杨辉心中最真实的反应。从不曾见过杀人,真正见到的时候,所带来的那种感觉,是没有办法说清楚的。

  此刻,已经来不及去想这些,眼见那刺客决然的再一次冲向周邦彦,犹如疾风利箭一般,他仿佛已经看到匕首的剑尖就要刺入那个慈祥老人的胸膛。

  杭州知州赵霆大惊失色,对于西夏派来的奸细,这两日城中一直在搜捕当中,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竟然还敢直接入府行刺。这一点是他没有想到的,见到刺客的目标是周邦彦,原本担心自己性命的他稍微镇定了一下,而后才想到旁边的这个老人,明面上是钱塘的县令,比自己官职低了不少,但实际上在整个大宋词坛之中的地位,又是他远远不及的。

  若是周邦彦被西夏混进来的人在这里刺杀成功,他所要面对的,恐怕不只是朝廷的怪罪。更多的,还是整个文坛士林的口诛笔伐,万人唾骂。

  情势危急,闪亮的剑光随着奔突的刺客身影距离周邦彦不过三尺距离。

  “大胆。”

  伺立在席间外围的军士此时也已经反应过来,其中一人身材高大魁梧,面庞黝黑,急速的朝着那刺客冲了过去。

  那刺客被几个书生一阻挡,耽误了片刻时间,但这知州赵霆乃是文官,不足为虑,周邦彦年纪大,行动又慢,凭他的身手,取其性命不难。

  眼见自己的计划就要得逞,心中只觉热血沸腾,这可是宋朝一代词宗,杀了他,整个大宋文坛,都将因此而震动,距离大人指定的计划又近了一步。

  他轻蔑的扫了四周一眼,冷哼一声,凭这几个衙役军士,哪里会是自己的对手。

  自己不过杀了一个书生而已,看看这些人,一个个都畏惧不前,只会嘴上叫喊。

  就凭这些人,想与我西夏为敌,真是不自量力。经义文章顶个屁用,能救得尔等性命?

  还得靠武力啊。

  电光火石之间,一团巨大黑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呵呵,不过是一个粗鄙军汉而已,想拦我西夏铁鹞子。

  匕首横切,左拳挥击而出,就要将那军汉斩杀。没想到那汉子身材虽然高大,但并不笨重,反而十分灵活。他手中并无兵器,双拳紧握,贴身搏杀,片刻之间又化拳为掌,次次都能避过自己的匕首锋锐之处。

  如此一来,那刺客心中大奇。要知道他是西夏铁鹞子,历无数战阵。这样的单打独斗不同于战阵之上的人命堆积搏杀,但都是经过战场洗礼的,一招一式也都是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对手,毫无花俏手法。

  别看很多人自称什么大侠之类的,真要遇到了这等铁血军士,以命相搏之下,并不见得能够占据优势。

  但眼前这大汉,竟是在自己占据兵器之利下还能游刃有余,这就不是不同的侠客了。

  他瞳孔不自觉的收缩,想要速战速决,若是被此人缠上,其他护卫一上来,自己就算武艺再高,也插翅难逃。虽然自己来之前就已经抱着必死之心,但如今目的还未达成,岂能就此放弃。

  “来者何人?”

  刺客在那大汉的进攻之下,口中大喝一声,匕首在身前急速挥舞,以拼命的姿势将其逼退一步之后,问道。

  没想到魁梧汉子根本不回答他的话,再一次欺身而上,之前他使的也是战阵之上的搏杀之技,现在却是用江湖中人常见的小巧功夫。

  没想到在这鹿鸣宴上,竟有这样勇武之人,再耽搁下去,成了合围之势,想走都走不了了。

  自己身死不要紧,可是这任务并未完成。那刺客被大汉缠着,心中越来越急。

  他虽然武艺精湛,但心中有顾虑,又时刻想着自己的计划,加上对敌之人武艺明显在自己之上,不但会军队搏杀的技巧,亦懂江湖行走的功夫,如此一来,就落了下风。

  那汉子越战越勇,双拳击出,已经隐含风雷之声,刺客虽有匕首在手,但还是左右难支,竟是在一步步被逼着后退,距离周邦彦的距离,也已经到了三米开外。

  这一番纠缠之下,府中护卫已经反应过来,一个个手拿兵器,将二人团团围住,一时不敢上前。

  “好大的胆子。”知州赵霆现在才说了一句,对于之前自己想要避身逃走的动作丝毫不提,一脸怒意。

  作为目标的周邦彦倒是镇定了下来,叹道:”这刺客竟然混入了鹿鸣宴,幸好他的目标乃是老夫,若是场中的这些学子,那可都是我大宋未来的栋梁之才啊。“

  杨辉的席位在前面,对于两位大人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从之前赵霆的表现,相比于周邦彦脱险之后的话语,二人对于这场突如其来的刺杀的态度,高下立判。

  一个现在想的是自己受了惊吓,失了朝廷脸面,反而作为目标的人想的却是这些学子。

  心目中对于周邦彦,不由得有些钦佩。

  第一次见到杀人,第一次见到如此这样的搏杀,好不容易镇定下来的杨辉看着场中的二人。

  作为现代人,特别是男人,以杨辉本身的年纪来算,小时候没少接触武侠片,即便长大之后,也还是时常观看这类的影响。对于武艺来说,有着天生的男人兴趣,或许这就是说的骨子里的尚武吧。

  这不同于擂台上的那种竞技,而是真正的以命相博,他一边看着两人的动作,一边与记忆中的印象对比。

  “捉活的。”赵霆怒气冲冲,对着一帮护卫喊道。

  “你是谁?想不到小小杭州,还有你这样的人物。”夜色下,喘息着的刺客挥舞着手中的匕首。

  如今己方已经占据了优势,不管是将他活捉或者是将他杀死,都不过是时间问题。

  以那大汉的武艺来说,手中没有兵器,杀他也还是需要费点功夫,更何况知州大人刚才还说了要活捉。毕竟铁鹞子的声名做不得假,每一个都是厉害至极,若是遇上大宋的普通衙役护卫之类,在旷野之中,恐怕几十人都不是对手。

  他退后三步,也不再逼迫,看着那刺客。

  “我大宋人才济济,在下不过是一介粗鄙军汉而已。倒是阁下,想来以你的身手,就算是在铁鹞子中,也不会默默无名吧。”

  那刺客见合围之势已成,自己今晚恐怕是难以逃出升天,此次的计划也已经泡汤,以后想再找这样的机会,可就难上加难了。心中死意已决,不由停下手中动作,警惕的看着周围。

  “都说宋人无知,果然如此,以兄台的身手见识,做个将军也是可以的,没想到竟是普通军汉。”他此时还不忘挑拨道。

  ”与他废话什么,还不活捉了他?“赵霆突然这么一句话,倒像是坐实了刺客的说法。

  那汉子不为所动,只是看着那刺客,道:“敬你是条汉子,挑拨离间对我可没什么作用。“

  “罢了,今日前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只是还不知阁下姓名,也好让我死得明白才是。“

  “韩!世!忠--”

  那刺客一边说着话,脚下却是缓缓移动,目光闪烁,只听他一声大吼:

  “杨解元,请祝我脱困。”

  

第65章 挟持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西夏以武立国,军队以骑兵和山地重步兵最为著名,骑兵中尤以重装铁骑平夏铁鹞子战斗力最为强悍。铁鹞子善马、重甲、刺斫不入,以钩索绞联,虽死而马上军士不坠。遇战则先出铁骑突阵,阵乱则冲击之,步兵挟骑以进。与大宋静塞军,辽朝铁林军、皮室军,金朝铁浮屠,并称当世四大铁骑。

  野利志海是铁鹞子第十队队长没罗埋布账下的护卫官,此时的他很郁闷。

  没罗埋布大人此次安排他刺杀周邦彦,本以为以他的身手,是十拿九稳的事儿。没想到竟然在这鹿鸣宴上遇到了高手。

  很明显,计划失败了。他看了看对面紧盯着自己的黝黑大汉,心里有些无奈。

  此人武艺,恐怕还在队长大人之上,有他在,自己哪里还有机会杀掉周邦彦。

  自己会死在这里吗?

  这一刻,一个奇怪的想法从脑海里冒出来,自己可是大名鼎鼎、威震天下的铁鹞子,是被眼前这些孱弱宋人称为’百里而走,千里而期,倏往忽来,若电击云飞‘的铁鹞子,更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凶悍的骑兵,是所有西夏敌人的梦魇。

  铁鹞一出,必横扫天下,卫西夏之基,斩来犯之敌,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可是,这次的任务,自己失败了。

  野利志海心中一股愤怒,这是对他的侮辱,也是对铁鹞子声名的侮辱。身为军人,当马革裹尸,战死沙场,可不能死在这里。更何况,任务已经失败,若能逃出去,得赶紧通知没罗大人。

  即便在众人合围之下,他也没有放弃心中的求生欲望,目光四顾,看着周邦彦,看着韩世忠,看着赵霆。

  脑中在片刻间回忆起自己失败的原因,目光却是转向了杨辉所在的地方。

  就是他。

  若不是他提早发现自己的身份,让这些人有了反应,自己只要在给周邦彦敬酒之时,趁其不备必可一击而中,待这些人反应过来,自己早就可以趁乱杀出去了。

  一想到此处,他心中的愤怒更甚,眼睛死死的盯着杨辉。

  杀不了周邦彦,我就不信杀不了你这个新科解元。反正李大人也说了,宋朝的人才都该杀。

  杨辉在人群之外,看到刺客的目光看向自己,心中一惊。已经猜到此人在绝境之下还想妄图反扑,竟是将仇恨转向了自己。

  他心中大惊,刚才已经见识到了这刺客与韩世忠的搏杀,以他如今的本事,杀头猪都困难,哪里能应付得了此人。

  本来刚才听到韩世忠的名字,心中还在想着,这可是大名鼎鼎的抗金名将,今天遇到了,说不得要好好的结交一番,总不能让名将蒙尘,助其早日发迹崛起,对于以后的事态发展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杨解元,请祝我一臂之力。”

  野利志海不是莽夫,相反,他的智谋,勇武,在整个第十队中,也算得上拔尖的,否则也不会被没埋布派来执行如此重要的任务。

  刚才对上韩世忠,都不忘挑拨离间。以知州赵霆的性格,刚才一番话实际上已经看出来了,完全就是将韩世忠当做普通的武夫下人在使唤,哪里会珍惜这样的人才。

  如今,他又故技重施。

  这一声大喊,围住他的军士衙役齐刷刷的看向了杨辉,还以为他是这刺客的同党。这一句话,在杨辉听来,更是亡魂皆冒,这可是通敌的罪名。自己刚中了解元,就与西夏铁鹞子扯上关系,让自己以后在学林之中如何自处?

  不得不说,野利志海的这番话还是起了一丝的效果。

  有人在心中暗道:“难怪能够轻而易举的混入这鹿鸣宴,原来是有人做内应。”

  知州赵霆更是愤怒,指着杨辉道:”好大的胆子,竟敢通敌卖国。“

  这样的大帽子一扣下来,别说杨辉,就算是以周邦彦的身份,也承受不起。如今西夏举国厉兵秣马,誓言明年攻打大宋,两国都在备战时刻,这时候若是传出这种事情,任凭他有八张嘴也说不清楚。

  好在周邦彦不是傻子,在场的一些人也保持着应有的清醒。

  “大人切勿上当。”

  “此子不过是狗急跳墙,还想挑拨我等关系。”

  这时候杨辉还不辩解,以后可就更加难以自辩了。

  他卜一起身,就要与诸位大人说明情况。哪知道野利志海的真实目的,根本不在此处。

  只见他脚尖一点,趁着周围的人看向杨辉之际,径直猛地一冲,手中明晃晃的匕首朝着杨辉的身前而来。

  杨辉心中大急,没想到此人如此狠毒阴险,刺杀周邦彦失败之后,又把目标转向了自己。

  又急又气的愣愣的看着奔向自己的野利志海,匕首的光芒在自己眼前晃动。

  韩世忠之前阻止了刺客刺杀周邦彦,见众多护卫已经到来,也稍稍放了心。毕竟知州大人的话是要捉活的,或许是想问出其在杭州的巢穴所在,也不无道理。

  知州的话他不敢不听,周邦彦也没出事,如今捉拿这刺客,不过时间问题而已。有了这样的想法,对于野利志海的困兽犹斗,反而觉得不太在意了。

  哪知道刺客一击不中,直接转换了目标,对着新科解元杨辉而去,想要拦阻之时,已然来不及了。

  杨辉本就不会武功,在这样的狠人面前,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任凭野利志海冲到跟前,仿佛发呆一般。

  一股大力拎住了自己的衣领,将自己横着一拉,一把冰凉的匕首已经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之上。

  “别动。”野利志海控制住了杨辉,匕首轻轻一划,杨辉后背一凉,只感觉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哼,你以为抓了他,就能逃得出去?”知州赵霆冷笑道,心中对于手下这一群废物有些不满,更是将怒气撒到了刺客身上。

  “逃不逃得出去,就不牢你赵老儿费心了。”见大家停下了动作,盯着自己,野利志海心中镇定下来,有些得意,不忘讥讽赵霆这个杭州知州一番。

  “杀了他。”赵霆哪里受得了这话,大声喝令道。此时可不管什么铁鹞子同党了,杀了再说。

  “大人,不可。”说话的是周邦彦,他对杨辉的感情,说起来有些复杂,一方面杨辉是沈括的弟子,另一方面,经过了重午节的事,灵隐寺的事,他对于杨辉,亦是十分看重的。更何况还是这次的州试解元。

  在他眼里,武将不如文臣,铁鹞子算得了什么?只要大宋人才不缺,踏平西夏不是难事。

  杨辉所做的多件事情,已经表现出来,他是大宋不可多得的人才。

  这样的人,岂能死在这样的场合,自己人的手里。

  杨辉感激的看了周邦彦一眼,脖颈处的肌肤被匕首轻划,已经破了,隐隐流出了鲜血。

  之前看到那个死去的书生捂住自己脖子的神情样子,没想到转眼之间,又轮到了自己头上。

  心中顾不得感慨,脑中急转,想着脱险的法子。

  

第66章 交易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被人挟持的感觉不好受,被一个冷血身陷绝境的敌人挟持更不好受,因为你不知道他心底的心思。在这样的情况下,有的人选择以身成仁,为了目的宁愿舍弃自己的性命。而有的人或许会放手一搏,杨辉此刻的脑子里,虽然是想着办法,实际上是一片空白。

  一力降十会,在这种环境下,想要脱身,除非这西夏刺客能够良心发现。

  很明显,这样的情况不会出现。所以此刻的他,任凭这个凶狠的刺客将匕首横在自己脖颈之上,一步步的朝着府外退去。

  四周都围了闻讯而来的兵士,初开始还以为是知州赵霆遇刺,后面了解之后才知道刺客的目标是周邦彦,到得现在,竟然已经变成了州试的新科解元。

  这一波三折的变化让这些人一时拿不定主意。

  如果不顾及杨辉的死活的话,这么多人,直接就能将这个所谓的西夏精锐剁成肉酱。难就难在,周邦彦发话了,杨辉不能死。

  以知州赵霆的性子,哪管你什么新科解元,又不是状元,杀了也就杀了,就算他是沈括的弟子,这死了大不了往上报个为国捐躯便是。再说了,解元死了,不还有亚元吗,替补上来就行了,但这西夏刺客,是无论如何都要抓住的,活的不行,死的也可以。城中有这么一个不安定因素存在,那可是寝食难安,谁知道以后会不会把目标转移到自己身上。

  当然,这是赵霆的想法,周邦彦是明确表示反对的,他想的很明显要多一些。且不说杨辉一旦被杀自己作为钱塘县令所需要承担的责任,即便是以他的一身学识和在士林中的威望来说,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这么一个自己看中的人在自己面前被杀害。

  这种情况之下,形势暂时就僵持了起来。野利志海想挟持杨辉好让自己能够脱身,而以赵霆为首的宋朝官员又不愿意如此轻易的就放这个西夏刺客离开,但又畏于其手中的人质,这才没有下令强行捉拿。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百姓倒也罢了,偏偏挟持的又是新科解元,一边是害怕投鼠忌器,一边是暂时没有办法。

  总得来说,还是野利志海要担心一些,毕竟这么多人围着,若不是手中又人质,恐怕早就被擒住了。

  他一边紧贴在杨辉身后,手中的匕首片刻不离,一边脚下移动,逐渐朝着府外走去,双眼如鹰目,死死的盯着周围人的动作,只要这些人敢强行上来,自己就立刻杀了杨辉,到时候自己是死是活,也只有听天由命了。

  赵府外,就是一条宽阔的街道,挟持着杨辉缓缓后退的野利志海焦急的想着办法,而被挟持的杨辉也只不敢有大的动作。

  有的人在事情未发生之前,或许会说不怕死,但真正死亡临头的时候,还是会畏惧害怕之心,杨辉现在就是这样的状态。

  “你逃不掉的。”眼见这样僵持下去,自己的处境只会越来越危险,杨辉打算开始自救。

  办法他暂时还没有想到,但只要有一线生机,总得试试才行,这个铁鹞子挟持自己的目的,很显然就是还不想死。他不想死,杨辉也不想死,所以他得让此人说话。

  只有知道了其目的,自己才能好想办法,只有这样,才能随机应变。

  “逃不掉也会拉你垫背,呵呵,杨解元,委屈你了。”野利志海没想到杨辉在这个时候还如此镇定,不由道。

  “我死不要紧,想必阁下的任务不但完成不了,自己也会死在这里吧。”

  扶贫先扶志,攻人先攻心。

  没有什么好办法的杨辉现在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对于这个刺客,反而打心底里希望他能活着离开。只有他活着,自己也才有活的机会。

  野利志海丝毫不为杨辉的话所动,只是缓缓的移动,时刻注视着想要扑上来的敌人。

  杨辉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他跳动的心脏,略微粗重的喘息,还有那没有颤抖的双手。

  这是一个坚毅勇悍的西夏刺客,在这种困境之下,依然还保持着他的镇定。

  “这样下去,你逃不掉的,不如做个交易如何?”杨辉脑中想出了一个主意,轻声道。

  他可不能让那些人听见了,否则还真有通敌卖国之嫌,不过如今为了自己的小命,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什么交易?“

  其实野利志海心中还是有些着急的,只不过并未表露出来,距离接头的地点还有很远,这些人又紧跟着不放。听到杨辉的话,他不由也轻声的问道。

  “只要你保证我的安全,我就保证你的安全。”

  “哼,你如今自己都在我手里,如何保证我的安全?这些人会听你的?”野利志海冷哼一声,对于杨辉的话不太相信。

  “你信不过我,那就没办法了。”

  杨辉只好赌一赌,他赌的是刺客能够接受他的交易。

  “有话便说。”野利志海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

  “既然是交易,当然双方都得有筹码,你想活,我也想活,只是,我若助你脱困,你又如何保证能放了我?”事到临头,还是需要考虑周全的。

  万一这刺客到时候反悔,那可就亏大了。

  “那你又如何保证能助我脱困?”野利志海不是傻子,亦回道。

  “交易就得建立在彼此信任之上,这样下去,咱俩都讨不了好。不如这样,你保证我的安全,我助你脱困之后,你可以将我挟持去见你上司,由他决定,如何?“

  野利志海愣了一下,不知道杨辉打的什么主意。转念一想,看杨辉神色不似作伪,心中一时犹豫不决。

  杨辉又道:”我不是说要你直接放了我,而是待你脱困之后,不能先杀我,这样你还有什么顾虑?“

  那刺客略一沉吟,心中暗道:都说宋人整天只知道勾心斗角,不尚武力,总是在在笔杆子嘴皮子上下功夫,果然不假。不过这事儿对自己来说,似乎没什么损失,以自己的身手,一旦脱离这些人,要杀一个手无寸铁的书生,再容易不过。不妨先答应下来,脱困之后再做打算。

  “别耍花样,我的刀可不长眼睛。”野利志海心中打定了主意,警告杨辉。

  见得此刻答应了自己的条件,杨辉心中稍稍放下了心来,看来小命暂时是保住了。

  不过转眼之间,心下又有些犯愁。在这么多人的围攻之下,想要让其神不知鬼不觉的脱困离开,谈何容易。

  

首页91011121314151617181920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冻蚕所写的《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为转载作品,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