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58章 第1场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没想到整整一天的时间,连在考棚里不写都会被人注意。杨辉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主题目是以楷书写在帘幕之上,悬挂在整个考场的正前方。

  “刑赏忠厚之至论”。

  杨辉想了想,这一句典出自《尚书》。孔安国曾注文:“刑疑付轻,赏疑从众,忠厚之至。”改换成现在的说法,这题目说的就是“论疑罪从轻”。

  脑子里想好之后,这才正式动笔起来,速度自然不慢。不多时,一篇文章就已经做好,而后又誊录了一遍,这才算正式完成。

  向克明见杨辉动笔之后,拿起桌子上记录着杨辉个人信息的家状仔细看了看,记住了他的名字,而后这才重新坐了回去。

  杨辉将作好的考卷拿在手中,来回翻看了几次,感觉还不错。

  向克明自从见到杨辉胸有成竹的样子之后,就一直关注着他。对于杨辉这个名字,他也隐隐听人提起过,有一丝印象。此刻竟然在考场之上遇见了,不由得注意了起来。

  见杨辉似乎已经答完了题目,向克明又一次站起身来,走到杨辉所在的考棚面前。

  “大人。“杨辉行礼问候道。

  “恩。”通判向克明点了点头,伸手将杨辉的考卷拿过来,仔细的看了起来。

  洁白的一张试卷之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小字。

  “书法不错。”向克明笑了笑。

  杨辉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其实刚开始到这里的时候,对于书法,他实在有些写不习惯,若不是融合了以前那个杨辉的灵魂,单单这书法一项,恐怕就要难住他。

  后面自从跟随沈括之后,他也刻意的好好习练了一番,到得如今,已经过去了快两年,自然比之前好了不少。

  “尧、舜、禹、汤、文、武、成、康之际,何其爱民之深,忧民之切,而待天下以君子长者之道也。有一善,从而赏之,又从而咏歌嗟叹之,所以乐其始而勉其终......而开其新。故其吁俞之声。”

  向克明平日就有接触狱讼听断之事,所以对于这个题目,心中还是有一些想法的。

  要知道这狱讼听断,本就是属于法律上的事情,而这题目,也正是讲的这一块。

  向克明一边看,一边嘴里还轻轻的读出声来,时而皱眉,时而展颜。

  “先王知天下之善不胜赏,而爵禄不足以劝也;知天下之恶不胜刑,而刀锯不足以裁也。是故疑则举而归之于仁......“

  杨辉这写出这么一篇文章,还是费了不少的心思,如今见到通判大人的神情,心中还有些忐忑,也不知道符不符合考官的意思。

  这试经义就是直接从儒家经书之中截出那么一句话,考生需要做的,就是要阐述其中所包含的一些道理。

  之前也有说过,宋朝崇尚“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考生可以自由解经、传注、质疑古说、阐发新见,所以杨辉这才大胆论述。

  在梦溪园的时候,张夫子当日见他文章,评价不好,但是沈括给的评价又很高。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一对比起来,杨辉当然是听沈括的,毕竟他是进士出身,而张夫子可就没那么好运了。

  将杨辉的考卷看完之后,向克明也不说话,面上神色恢复了正常。将考卷重新放到了木板之上,这才慢悠悠的走开了。

  杨辉感觉这通判大人有些莫名其妙的,不过肯定不会当场说,只是在心中腹诽,也不知道是不是哪里惹到了他,怎么这注意力竟是一直在自己身上。

  试卷做完之后,时间还有许久,百无聊赖之际,他只好躺到了木板之上,径直的睡起觉来。

  其实宋朝对于州试,乃至于殿试,每一次录取的人数并不少。唐朝的时候,每一次录取不过二三十人,到了宋朝,太祖时还稍微严格一些,少的时候几人,多的时候两三百,到得杨辉这年代,基本上每次录取进士,都能够接近七百人。有此可见,在州试之上的录取率,定然不低。

  这还不算,江南本身就出士子,读书人更加多,这录取的比例相比于其他偏远贫瘠地区,又上升了一些。

  所以,对于是否能够考中,杨辉到没有太大的担心。他心中担心的,实际上是能不能中解元。

  自从沈括卧床之后,就时常与杨辉谈起关于文坛之上的问题。他对于这个弟子本身是很在乎的,加上杨辉的性子又比较对他胃口,更为难得的是,杨辉对于格物的看重,有时候沈括听多了,觉得怕是自己都远远不如。

  在别人眼里是奇技淫巧,但是在杨辉眼里,那就是促进整个社会进步的根本动力。

  他有在大宋兴格物的想法,但是要在重文抑武的年代,提这些,恐怕难度很大。对于这个问题,他也专门与沈括探讨过,后面两人才一致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若想兴格物,首先就得从上层入手。

  若想达到这样的目的,仅仅只是当今圣上支持还不信,更重要的,是需要得到整个士林的支持。

  而这一点,才是最难的所在。

  当然,沈括侵淫官场多年,也有一些自己的独特的见解。他给杨辉出的办法是让其必须在整个士林之中站稳脚跟。这还不算,还要能够在士林之中至少要做到一方大儒的角色才行。

  文坛领袖的作用不需要多说,已经去世的司马光就是很好的例子。以他为首的一帮守旧派,与王安石的变法一系,完全就是分庭抗礼,到得后期,更有左右朝堂局势之力。

  所以,两人商量出来的对策和办法,就需要从科考之上逐渐入手。

  只有获得了大多数士子大儒的认可,才能在其中占据有利的位置,否则最后只能是以失败告终。

  沈括的分析以杨辉的想法来说,应该算是最符合实际的一条道路。也正是因为这样,在沈括病逝之后,他才起了争夺这解元之心。

  考棚左右两边,都是完全隔开出来,也算是独立的。答完了题目之后的杨辉,脑子里想着这些有的没的,躺在床板之上,右手从考篮之中拿了块点心,细嚼慢咽起来。

  

第59章 策论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待在考棚的时候,总感觉时间过得很慢,美美的睡了一觉之后,才等来了收考卷的时间。

  将考卷交上去之后,剩下的,就是等待明日的考试了。

  第二场的考试主要是考兼经。宋朝的科举,分了常科和特科两大类,常科之中,犹以进士科为主要。其他的诸如主要还是特科、童子举、博学宏词和一些临时设置的科目。

  沈括和杨清一直要求和期望的就是杨辉在进士科之上能够金榜题名,所以他考的自然是进士科。

  这第一场的大经义考完,对于这个时代的科考,也有了更深一步的认识。很多事情,自己没有经历过的时候,不管别人怎么说,总是感觉领会不到其中真正的含义。

  如今自己参加过了,对于这第二场的兼经和第三场的策论,杨辉心中已经大抵有了个数。不过先生和父亲的期望以及自己对自己的要求,都是希望能够在这州试之上中解元,所以还不能松懈。

  回到客栈之后,拿出书本,又仔细的温习了一遍,就等着明日的第二场考试了。

  考试的模式没什么变化,只不过出题的范围变了而已,又整整考了一天。

  杨辉觉得还不错,感觉第一场和第二场的发挥,几乎可以说已经是超水平发挥了。不过钱塘士子很多,能不能得第一,心中并无十分的把握。

  第三天的时候,就轮到科考的重头戏了。

  这一场,乃是考策论。

  自从科考进行改革之后,如今朝廷最为看重的一项,也就是这策论,前面两场就算考得再好,若是在策论一项之上出了差错,也是不行的。

  这也就体现除了宋朝科举的一个特点,就是基本上你不能偏科。类似于现代的诸如你数学好,但是语文差,两相抵消之后,若是平均成绩也不错的话,依然能上一个不错的大学。但是在这个时期就不行,既然选择了进士科,那就不能偏重其中一项,否则也不会讲诗词歌赋取消了。就是因为诗词歌赋主要还是看天分灵感,考场上灵感迸发,做出一首好诗词的情况并不鲜见。

  这策论就不太一样,乃是对于应试学子治国能力的一种考试。不但要在文章中议论当前的一些政治问题,还要提出自己详细的解决方案。

  这些,可不是随便背诵基本经义文章就能够作的好的。要知道多少人受限于自己的见识眼光,只知脚下三尺之地,对于整个朝廷的形势,一些内政的问题,都不能很好的看清楚。更何况还要写出对策?

  说简单点儿就是,这策论一项,基本可以说是专门对付死读书的那些人。

  试想一下,一个学子,若只是一个书呆子,不知天下事,如何能在策论之上考好?

  杨辉虽然也很看重策论这一项,不过说起来,他应该是最有信心的。毕竟他的见识,已经超出了这个时代。

  当看到帘幕之上的题目时候,他会心一笑,本来还以为很难,没想到这题目,自己却是看过。如此一来,倒是可以借鉴一下那位状元的文章了。

  题目是:晋武平吴以独断而克,苻坚伐晋以独断而亡;齐桓专任管仲而霸,燕哙专任子之而败,事同而功异,何也?翻译成现代的话,就是“论述专权的优劣”。

  也不知道是哪位出的题目,想来是对于当时王安石与神宗推行新法有所感悟,王安石在当时颇受神宗宠爱,时称“既得政,每赞上以独断,上专信任之”。也就是出现了专制的苗头。而此题目,考官的意思自然是想引导考生对君相“独断”时局的注意与思考。

  不得不说,宋朝的一些思想还是很开放的,杨辉笑了笑,看来朝廷之中,能够思考这些问题、想要看清楚形势的人大有人在。之前与沈括学习的时候,对于大势,师徒二人也有过分析,大体也都差不多。加上杨辉本身对宋朝还是有些了解的,后世分析的文章一大堆,各种专家学者说出来的一些解决办法,亦是不少。没想到的是这出题之人,竟然会如此直言不讳。

  其实这也并不算什么,主要还是杨辉接触得少了。整个大宋,有远见卓识的人并不少,诸如新法一派的那些官员,哪一个不是抱着救国救民的拳拳之心,对于朝廷的一些弊政如何看不出来。再加上宋朝文风昌盛,秉承不以言获罪的原则,所以文人士子说起国家大事来,真可谓是毫不避讳。

  科举的目的就是选官,网罗天下人才,为了赵氏王朝的统治服务,这一点,不论朝野都没有异议,只不过在取士之上,会有一些思想上面的分歧。

  比如这一道题,肯定不会出现在守旧派主政的州县,也只有类似于钱塘这种商业很是发达的地方才会有。

  题目看到了,杨辉想了想,记起了一篇相似的文章,稍微整理了一下脑中的思绪,就齐刷刷的写了起来。

  自从第一场通判向克明注意他一来,昨日第二场考试,依然是十分注意杨辉的一举一动。原因无他,只因为每一场考试,他似乎都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

  初始时,还以为他只是敷衍胡乱写就,待得看了杨辉所写的刑赏忠厚之论后,他就觉得此子真如传言中的那般,不单是神童,更有可能是这一届科举的状元人选。

  有了这样的想法,久未升迁的向克明自然是对他比较注意。

  不过杨辉现在可没时间去注意通判大人,此刻的他,脑子急速转动起来,一篇条理分明的策论,慢慢浮现。

  这策论,有一定的格式,开篇需要点名考试题目,亦包含其含义。

  这一项对于杨辉来说,简直就是毫无难度,结合之前沈括所教的一些东西,很快就完成了。

  后面的对策想起来,稍微麻烦一点。因为这道题目其实沈括授课之时偶然提了那么一点,当时还讲了一些他本人的看法,不过杨辉的目的是解元,自然不会按照沈括的思路去写。

  这策论不同于殿试上的策论,殿试之上,乃是皇帝亲自出题,一般光是题目,都比这个要复杂,并且考的也多是综合能力,包括对时局的判断,所需对策,有时候更是涉及一些其他的知识。

  这毕竟是州试,题目还是要简单一些,心中拟定好了对策之后,接下来,还需要注意一些表达方面的东西。

  这可是讲的君相独断,虽然大宋没有文字狱,但是写得太过激进,没有注意其中的用词的话,恐怕给考官的印象不太好。

  “伏读制策有曰:晋武平吴以独断而克,苻坚伐晋以独断而亡。此诚独断之大弊也。民间疾苦,惟守令知之最真,故欲平治天下,必广开言路,澄清吏治。言路通即政通人和,言路闭便逸豫亡。昔南郭先生对吹竽术一窍不通,终有滥竽充数之语,空有数百乐师而未知,何也?实为宣王治下,言路闭塞、乐师欲求明哲保身之故。若能博采公论,慎选贤绅,于治必有裨补。

  今之为治,当以开创之势,不当以守成一统垂裳之势治天下。盖开创则更新百度,守成则率由旧章。《易》曰:穷则变,变则通,岂可一守太祖皇帝之法。

  如今我朝外有西夏,吐蕃诸国环伺,虎视眈眈,诸国争雄,实乃大宋之危局。

  于此州试之际,余大胆进言,以下三策,言独断之利弊。

  一曰:重言路以开公道之门......

  

第60章 同窗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二曰:收君子以寿正道之脉,废苛捐杂税,束皇亲国戚,扬文不可抑武。自范公始,终感新政易颁,旧弊难除,何也?君之道,当任贤选能,明己正身。苻坚伐晋之际、人言其神武应期、威加海外,虎旅百万,然其独断专行,视朝臣进谏之言于无物,更言校其强弱之势,犹疾风之扫秋叶。知利而不明弊,一意孤行,终以独断而亡。

  杨辉洋洋洒洒,一片完整的策论在纸上逐渐完成。本来他还想发散一下自己的思维,重点写一些如今朝廷的弊政,诸如重文抑武所带来的危害等等。

  不过转念一想,这不过是州试,虽然宋朝的考试考生可以随便写,但是跟这出的题目就明显有些不合了。题目是要论述上位者独断专行的利弊得失,最好还是要紧贴题意才行。

  当然,关于这个观点,真要写起来,恐怕以一篇策论的字数,根本不可能说清楚。好在最主要的,还是后面的策,也就是提出的解决办法。

  别的杨辉不敢说,但在这一方面,他简直就是信手拈来。

  他的这一篇文章之中,提出的解决办法主要有四点,其根据也多是按照后世一些大型企业的项目决策模式来写的。一个是企业,一个是国家,内容虽有不同,但是在这一块来讲,是共通的。毕竟以现代的眼光来看,一个大型的企业管理起来,不见得就比国家轻松很多。

  杨辉能够想到的,主要是明晰上位者的职责,比如在制定决策之时,提出一个大的框架想法,至于将其具体细化,当然是下面的人来做。

  第二点主要是让上位者将权力下放,以此避免权力的过于膨胀和集中。

  第三点是善待黎明百姓,以得民众支持,注重培养人才,建立良好的人才环境。

  第四点,也是整篇文章之中篇幅最多,论述最为详尽,利弊分析最为清楚的一点,就是关于建立权力约束机制这方面的一些构想。

  当然,杨辉也注意到了一点,那就是现在是宋朝,不管怎么样,皇权至高无上,这一点是就觉得不可以突破的。所以在第四点上,他主要还是从朝堂大臣,民间乡野两方面来提了一下民主监督的制度设想。

  写完之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杨辉又逐行逐句的检查了两遍,主要就是看看是否有错别字,结构是否紧密,用词是否恰当,中间是否有太过激进的地方等等。

  等到完全确定了文章读起来若行云流水,该高昂之处慷慨激昂,抑郁顿挫也十分合适,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前面的两场考试因为是论述,并不要求提出解决的策略办法,所以相对容易一些,这最后一场,难度大了不少,可不能在这件事上搞砸了。

  他是奔着解元来的,到时候若是因为这最后一场而前功尽弃,那就有些不划算了。

  连续三天的考试,都待在这个狭小的考棚之中,不但费时,还很费脑,如今完成了这最后一项,心中才稍微轻松下来。

  刚才的这一篇文章,费了他不少心思,腰间还隐隐有些酸麻的感觉。他不由得站起身来,在考棚之中做了一套简易的舒展动作,感觉舒服了不少。

  这考试一考完,心中也轻松起来,其实以杨辉本身的个性来说,参不参加科考都能谋生,以他脑子里的一些挣钱想法,假以时日,在大宋做个富家翁妥妥有余。但是由于杨清,由于沈括,这一年多的时间,他心里也是在逐渐发生着变化的。

  既然来了,何不做出一番自己的事业。有多少人幻想过真正到了古代,自己会如何如何,怎么怎么厉害,现在给了他这么一个机会,若是只满足于当一个土豪,那有什么意思。

  通判向克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考棚里写完了文章的杨辉,见他做完了一套动作,心中暗道:这是什么道理,五禽戏又不像,看他动作,倒像是军队里的操演动作一般,这小子,还真是有些不同凡人。

  州试考完之后,考中的学子要等到明年,才会参加省试,若是省试再考中,那就可以在同年参加殿试,那就是由皇帝亲自出题了。

  由于今年的州试延迟了两个多月,不知道明年的省试是否也会推迟,杨辉在考棚中有些无聊,想着这些有的没的。

  一声锣响,宣布了此次州试的结束。

  还未走出考场,他就遇到了几个熟人。贾思、严文、张安几个昔日同窗,这一次也参加了州试,遇到杨辉的时候,见他气定神闲,不由彼此闲聊起来。

  既然是州试完毕,交谈的话题,也多是与此次州试有关。

  “没想到这次州试这么难。”说话的,是严文,他之前与杨辉同在一个学堂的时候,成绩就不太好,这次州试,对他来说,确实是有些难了。

  “杨辉,你考得怎么样?”几人之间的矛盾过了这么久,也大抵都过去了,自然没有人在提起,更多的,还是以昔日同窗的身份在交流。

  杨辉道:“勉勉强强,马马虎虎吧。”

  “你小子,就别谦虚了,如今咱们钱塘县城,谁不知道你杨辉的名字?”严文拍了拍他的肩膀。

  “张兄考得如何?”杨辉欠了欠身,被人这么拍着套近乎还有些不习惯,头一抬,朝着张安问起。

  张安平日斯斯文文,看起来的性格,与沈立德差不多,给杨辉的感觉也不错,此时再次见面,不由询问了下。

  张安叹了口气,嘟囔道:“我也觉得有些难,这次,恐怕不能中了,要是再等三年,都不知道怎么跟父母双亲交代。”

  严文看了看他,二人本就熟悉,自然没有什么安慰的话说出,反而是斜着眼不以为然,直接道:“怕什么,不就是个州试,你张家不是武将吗?反正你对这些文章诗词本就没什么兴趣,若是真落榜了,倒不如跑去军伍之中试试。”

  杨辉看了看严文,没想到这家伙看着没什么脑子,但这个建议,其实还真的挺适合张安的。

  张安愣了一下,他也没想到严文会这么说,其实他内心对于兵法战事的兴趣比诗词歌赋经义之类要大的多,不过宋朝对于武将,实在是不怎么样。就算行军打仗之时,也会派遣文官作为监军。作为一军主将,时刻被一个不懂的人掣肘,可想而知是一件多么憋屈的事情。

  杨辉见他在思考,又想起以后的形势,暗自琢磨了一番,这从军,说不得也真算是一条出路。能不能当上主将自然不好说,但照形势来看,这条路的确走得。

  几人走走停停之间,说起州试,说起以后各自的打算,竟是越聊越觉得投机。

  “杨辉,我看你胸有成竹,莫不是这次解元的名头都有可能得到吧?”说话的是贾思,他在端午诗会之上,对杨辉当时做的词和得到周邦彦、罗从彦的夸赞一清二楚。

  “贾兄说笑了。”

  严文年龄大些,又不怎么喜欢读书,不过其性格大大咧咧,这种人在杨辉看来,倒是一个交际的好手。

  见大家兴致颇高,不由提议道:“杨辉,你可发达了,今天你做东。咱们几个也许久未曾聚过,不如找个地方喝几杯怎么样?”

  他这提议一出,其他二人也是欣然赞成。

  “好。”杨辉也不啰嗦,感觉回去也没什么事可做。如今沈括已去世,他又参加了州试,自然不太方便再住梦溪园里。

  一顿饭还是请得起的,想都没想,杨辉就大方的答应了下来。

  

第61章 奸细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选定的酒楼离考场的距离不远,里面的装饰算不上豪华,名字叫做迎宾楼,亦算不上高雅。

  杨辉与几个同窗坐下来之后,在等待上菜的时间里,又聊了起来。

  这年月,文人士子的聚会很多,若是正规场合,当然是谈论六艺诗词,不过吃饭时候,大家年龄又相差不大,谈论的话题自然没有那么正式。

  杨辉几人这一桌,靠着的,是酒楼的右下角。由于正是吃饭的时间,空桌并不多,不过几人也不介意,左右是同窗聚一聚,聊一下,多是家道中落,或是寒门士子,没有那么多讲究。

  楼上是雅座,也有用屏风隔断开来的包房,多是达官贵人才会选择,毕竟价格较高。以杨辉目前的财力,没必要如此铺张浪费。

  严文在几人之中最是活跃,见饭菜未上,不由看了看张安,说道:“还是刚才那话,你若真对这科考没什么兴趣,倒不如去从军试试。”

  张安一直都在犹豫之中,祖辈是大宋的武将,对于重文抑武的弊端是深有体会,之所以参加科考,就是打算走的文官路子,如今又倒回去,如何跟父母交代。

  杨辉一直没有说话,张安到底要怎么选,说到底主动权还是在他自己的手里。

  严文说完之后,看他还在犹豫,不由又道:“如今咱们几人之中,最有出息的,恐怕也就只有杨辉了。我的话你可以不听,不过你问问杨辉,看是不是这个理儿。”

  张安抬起头来,看向杨辉。

  杨辉想了想,打算给他一点建议,只道:“路是自己选的,不过以在下看,别的或许不好说,但严兄刚才的一番话,还是有些道理的。”

  “你看看,我就说嘛。”严文仿佛表功一般,接口道。他在几人之中,算学是除了杨辉之外最好的,经义文章嘛,也就马马虎虎,说到底还是年龄大一些,这才成了几人的主心骨。不过自从杨辉的声名逐渐传开,性子有了变化,又成了沈括的弟子之后,几人再次见面,反而是隐隐以杨辉为首了。

  见杨辉也如此说,张安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下决心道:“不错,男儿志在四方,岂能一棵树上吊死,回去之后,我就与父母商议,父辈之中,总还有那么一点人情关系在,到时候入得军营,学那杨家一门忠烈,也未尝不能干一番事业。”

  “正是。”几人见他如此,不由附和点头。这杨家,说的自然是杨业一家,祖孙三代,镇守边境抗辽,在时人眼中算是大大的英雄。

  张安这边定下了以后的计划,其他几人也各自说了一番。贾思对于这次的州试觉得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想来能中,自然是打算走文官的路子。至于严文,他本就大大咧咧,文武两途的兴趣都不大,依然是想学他爹,当一个账房先生足矣。

  “咱们三个以后的路子恐怕也就这样了,倒是杨辉,如今少有才名,又得县令大人看重,想必以后金榜题名,不在话下。”

  “那是当然了,他可是沈大人的弟子,再不济也比咱几个好得多。”

  三人恭维了一番杨辉,见酒菜上齐,这才吃了起来。一时之间,推杯换盏,好不热闹。

  几人吃喝之间,酒楼中又连续来了两拨人,分作两桌。一桌四人,乃是几名书生,想来亦是参加州试的应试学子;而另外一桌,四人却是一身短打装束,腰间鼓鼓囊囊,显是带着兵器,其中一人额头上缠着纱布,里面隐有血迹渗出,不过他却恍若未觉,不以为意。杨辉还是第一次见到江湖中人,不由来了兴趣,目光朝那边看去,不由愣了一下。

  只因为其中一人,他却是见过的,正是当日重午节与沈氏兄妹游玩,在西湖边上表演戏法的那个号称灵应天师的包道乙。

  “妈的,没想到几个西夏狗竟然如此厉害,若不是包天师剑术惊人,救得在下几人,恐怕昨晚我等性命不保。“

  那额头带伤的汉子点了菜之后,坐下说道。

  几人的装束本来就引人注意,这汉子说话声音又大,酒楼之中吃饭的人自然全都听见了,听他说起西夏,大家的目光全部集中了过去。

  彼时宋与西夏,已成水火不容之势,梁太后更是放言欲要以举国之兵,一雪前耻。一些消息也开始逐渐在民间流传,大凡两国交战,各自必有探子先行探路,如今虽然还没有正式开战,但是私底下的较量,其实也已经在各地开始现出了端倪。

  镇江交通方便,又十分富庶,有西夏奸细能够混入,并不为奇,只是没想到这进来的几个江湖人,竟是在昨晚与西夏狗交手了。

  “西夏狗俗尚武力,昨日晚间那两个奸细并不简单。“包道乙开口道。

  “不错,我等兄弟几人走南闯北多年,在这江南,也算是排的得上号的人物,没想到昨晚却是差点栽了跟头。”四人各坐一方,除了包道乙之外,三人竟是兄弟。

  “若是我没看错的话,昨晚你等兄弟三人遇见的,想必是西夏军中最为精锐的铁鹞子。

  “铁鹞子。”三兄弟‘嘶’的一声,震惊无比。

  ”什么,铁鹞子竟是已经渗入我钱塘境内?“酒楼中的众人听到之后,亦是大惊失色。

  西夏立国以来,就一直与大宋交战不断,对于其国内的军队,即便是大宋民间,也多有传言,这铁鹞子乃是西夏军中最为厉害,最为神秘的一只骑兵部队,军士个个骁勇善战,多是以一当十的铁血兵士。平素执行的任务,也多是刺探敌国军情,刺杀重要将领大臣之类,没想到竟然在钱塘出现。

  见到众人担心,三兄弟冷哼一声,说道:“那西夏狗虽然厉害,但想要在我江南刺探军情,我白家三兄弟可不答应。”

  他话说得慷慨激昂,不过大家看到他额头上的伤,加上刚才说的话,大抵之上也是觉得几人在胡吹大气了。

  杨辉一桌人遇到这样的事,是第一次,一个个听得起劲儿。张安对于这些最是有兴趣,不由出言问道:”既然如此,不知昨日那西夏狗可曾授首?“

  他这么一问,其他众人亦是看着白家三兄弟,充满了疑问。

  这才是最重要的,说得自己再厉害,若是放那奸细跑了,又有什么用?

  ”你们几个书生,手无缚鸡之力,那西夏狗乃是铁鹞子,哪里会那么容易死?不过昨晚受了包天师一剑,想来也逃不出这钱塘城。“

  包道乙喝了一口酒,笑着道:“不错,那铁鹞子虽然厉害,不过以我剑上的药力,若是没有解药,恐怕他二人撑不过三天。“

  众人听他如此说,这才松了一口气。

  “只是西夏狗既然暗里到了我钱塘,难保其不会有同党,若是城中混入了大批奸细,有人接应之下,周大人岂不危险?”

  张安对于这兵家上的事,却有一两把刷子,转念之间,又想到其中的关键处。

  白家兄弟横了张安一眼:“你一个文弱书生,手无缚鸡之力,懂得什么?那铁鹞子是何等厉害,以你这小身板,恐怕只是远远看到,都吓得你尿裤子,我等兄弟出生入死,岂会没想到这一节?如今恐怕早就有官府中人在搜寻了。这事儿要是不解决,又岂止是周大人危险?恐怕连知州大人,都会寝食难安。“

  说完之后,不再理会张安,他只好悻悻然住了嘴。

  “多谢包天师昨日出手相救。“

  “客气了,行走江湖当守望相助,何况西夏与我大宋势同水火。几位豪杰身手不差,只是初次对上军中好手,对其手段不太熟悉,这才吃了小亏而已。”

  包道乙与白家兄弟说着话,杨辉在这边暗自沉思,突然想起了这包道乙的来历。

  难怪总感觉在哪里听过,原来是他。

不喜欢的趁早,搞得烦人,1会儿掉1会儿掉的!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如果不喜欢看,请不要加入书架,加入以后,一会儿就删,很影响我心情!

首页8910111213141516171819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冻蚕所写的《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为转载作品,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