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明天开始更新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抱歉,出差了几天,明天正式开始更新。

第54章 我只管吃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前厅之中,对于这次重午诗会的评定也已经正式开始。与往年的流程没什么大的差别,都是由几位宿老名儒和县令周邦彦来点评!

  “这首诗不错!”桌案上摆了不少,此时几人一边看,一边嘴里还说着话。“重午菖蒲酒,西湖杨堤柳。千帆竟渡飞,细雨满白头。”

  “呵呵,勉强,勉强。”周邦彦笑了笑,似乎不以为然。旁边的罗从彦皱眉道:“不过一首打油诗而已!”

  “正是,意境全无。”这样的对话并不缺少。只因为读书人作诗,可并不都是动不动就千古名篇,其中不乏一些随口而吟、意境遣词都属一般的作品。当然,若只是一般的诗词,或许大家听起来也差不太多,但真要遇到才情俱佳之人,那定然是不一样的。

  杨辉百无聊赖,这次来的目的已经达到,对于钱塘学子的一个大致水平也有了了解,后面的州试说实话,他并没有太大的担心。自从科举改革之后,主要的成绩判定,还是在策论经义这上面,至于诗词歌赋,只要做得比平均水平稍好一些,也就可以了。

  几个人评比起来,速度并不慢。

  罗从彦是大儒,对于诗词,自然是精通,更何况场上还有周邦彦这位诗词大家,稍稍一读,也就能够了解作品的大致水平。

  总体说来,这一次诗会,好作品并不多。当然,这也是有原因的。

  在周邦彦与罗从彦说完了杨辉醉酒之时所作的那首临江仙之后,两人现在看摆在面前的这些诗词,左看右看,都觉得有些味同嚼蜡。不管是意境,还是抒情手法,抑或是人生感悟,总之就是各个方面,都与杨辉所作相差太远。

  这也就造成了两人看这些诗词,怎么都觉得一般。其中当然不乏写得稍好的,但是比杨辉作的,那差了根本不是一点半点。其实,这也就是一个先入为主的了。就比如你吃饭,一上来就是正餐,后面再给你上一些普通的东西,又如同玩游戏一上来就放大招一般,让后面的怎么活?

  这些,都不是杨辉所考虑的问题。得不得第一对他来说并不重要。脑子里的诗词并不少,什么纳兰性德、元好问、杨慎等等,再不济我朝太祖的那一篇,大气磅礴,稍加改动写出来也是霸气侧漏不是?

  他的目的可不是在诗词之上与这些人争个高低。秉承着务实的想法,诗词做得再好有什么用,难道后面的靖康之难就靠着笔杆子,嘴皮子就能赶走那些野蛮无人性的人?

  事情,终究还是要落到实处,没见现在科考都是以策论为主了么,这也算是一种改变。

  评审完毕之后,周邦彦抬起头来,大家也知道他要公布这一次的佳作了,一个个也就目不转睛的看着。

  他笑了笑:“诸位,这次重午节,佳作不少,刚才我与罗公几人,也都看过了。根据我等几人的意见,现在选出了五首诗词,大家也都一起听听。”

  看了看罗从彦,罗从彦点了点头,开口一首首的将五首诗词念了出来。虽说他前日与杨辉不太对付,但实际上学问还是有的,只不过太重礼教了一些,他也知道,大凡有才气之人,总会有一些心高气傲、恃才傲物的臭脾气。其实他年轻之时又何尝不是如此。此时点评起来,也都说到了点子上,听得大家称赞不已。

  前面的四首,很多都是之前就有才名才子所作,就比如那位张竹君念念不忘的那个叫曹组的才子,就有一首在其中。以杨辉目前的文学素养水平,听起来也觉得不错。

  轮到最后一首的时候,罗从彦却是停了下来。先前的几首,他挨个做了点评,其中具体的优点,不足,也都一一指了出来。场中的诗词作者,都是很赞同的,能够得到周邦彦和罗从彦几位的一致认可,哪怕其中稍有瑕疵,但是能当面指点一番,也不枉来此一趟了。更何况,还能在才名之外,更上一城楼,至少在士林之中,算是当场露了脸。

  “这最后一首词,大家集体品评一番。至于词作者,经过我等几人商议,就暂时不公布了。”

  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这还是头一次这样,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的,都觉得最后一首词,按排名来看,也不过第五而已,为何还让大家一起品评。

  待得罗从彦说完之后,大家才明白了他这一番话的含义。

  杨辉也没想到从罗从彦嘴里念出来的,竟然是自己抄的那首临江仙。

  陈与义看了看他,翘着大拇指:“贤弟,你这首词一出,其他人可就无地自容了。”

  杨辉有些无奈,说到底这首词并不是他作的,脸皮再厚也觉得有些发烫,这可是赤果果的抄袭。算起来,也不知道算是抄的后辈,还是按现代算抄的古人,总之,就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儿。

  “诸位以为这首词如何?”周邦彦发话了。

  他的话刚说完,场中就有人接道:“此词绝妙非凡,气度如虹,意境深远,弟子不如。“

  这种当面直承自己比不上的做法让罗从彦点了点头,说道:“诗词只是一方面,除了才思之外,有时候也需要灵感运气。你能自言不如,谦恭有礼,已有君子之风。“

  他这一夸赞,场中又多了几人冒出来。

  “此词当可为此词诗会第一。”

  “有东坡之风,豪迈雄浑,实在是佳作。”

  “我等自叹弗如。”也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出自真心,还是在县令和几人面前为了显示自己的谦虚,留个好印象。一时之间,颇多赞誉之词。

  让这些人作出这样一首好词出来或许有些困难,但要这些人夸人,那可真是让杨辉开了眼界。

  以前还自认为自己做销售的,这拍马屁的活计自己怎么也不会太差,但现在看来,词汇实在匮乏。

  至于真正的效果,那就不好说了。

  在一旁佩服古人的词汇量的杨辉听得咂舌不已,周邦彦看了看,压了压手,说道:“诸位都是我钱塘俊彦才子,后面的科考,大家还需努力才是。如今朝廷开科取士,以策论精要为主,切不可为了诗词而荒废其他各项才是。“

  众人点头称是。

  “弟子斗胆,想问此词乃是何人所作?”那位叫做曹组的才子站起身来,问道。

  他颇有些心高气傲,虽然这首词确实好,但与他作词的风格并不相符。他所作乃是继承了柳词的婉约细致,所以此刻倒是问起了词作者来。

  周邦彦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正手里拿着瓜果不停朝嘴里塞的杨辉。

  “这首词乃是杨辉所作。”

  “是他。”

  “杨辉?”

  “又是他!”

  

第55章 歪瓜裂枣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没想到这首词竟然是杨辉所作。”有人窃窃私语,与身边之人说起这事儿,目光不时看向杨辉。

  贾思听得这话,面带沉思,心中暗道:自从那日之后,这杨辉怎地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时不时就听人提起,难道真是开了窍不成。

  各人心思自有不同,但对于这首词的好坏,大家是分得清楚的。先前的四首也算好词,但与这一首比较起来,那就差得太远了。而关于词的作者杨辉,有认识的,亦有不认识的,此时知道之后,更多的,除了艳羡之外,还是抱着一丝警惕之心。

  这样的人走到哪里都是万众瞩目的,更何况罗从彦和周邦彦二人专门将其拿到最后让大家一起评审,其目的不言而喻。

  大家猜测着其中的含义,对于杨辉,也不由得有些刮目相看。听说还是沈括的弟子,那日后自然前途无量,说不得时常也得多走动走动,州试就要到了,能够得两位大儒的青睐,考场之上,总不至于落榜,万一日后发达了,也算是一个门路。

  心思活络的,已经开始在暗地里打着巴结杨辉的主意,不屑一顾的,此时也不会表现出来,总体看来,其乐融融。

  始料未及的杨辉还有些不太习惯众人的注视,不由得停下了吃东西的动作,朝着众人拱了拱手,打了招呼,也正襟危坐起来。

  陈与义在一旁道:”说起来有些好笑,咱们这些人,整天聚会饮酒作乐,为的不就是个关系,哪像你,作一首好词,经过两位大人这么一宣扬,全钱塘的人都知道你杨辉的大名了。想想,都有些不公平啊。“

  杨辉笑了笑:“这样的事情,可不见得是好事,你要喜欢,你拿这第一我又没什么意见。”

  “真这么大方?”

  “这关大方什么事儿。”

  陈与义长叹一声:”算了,为兄可作不出这样的好词来。不过现在你得了第一,再加上前两日的事情,这诗会的风头,可全都让你给占了。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你可得防着这些人啊。别看他们表面上恭敬有加,指不定背地里不服气,怎么编排于你。“

  杨辉不以为意,但心里还是有些认同的,嘴上却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不是。“

  “哈哈,这想法贴切。”

  诗会进行到这里,也已经进入了尾声。杨辉拔了头筹,也没见多高兴的样子,对于大家过来轮番的道谢恭维,也只是笑笑,谦虚一番。面子上的功夫总得做,不管这些人存着什么样的心思。人活于世,必要的交际肯定是需要的。

  “想不到这才半年未见,杨辉你变化如此之大。”贾思端着酒杯,走上前来,与杨辉说道。

  “贾学兄说笑了。”

  “之前的事情,还望别放在心上。“贾思斟酌着用词,憋出一句话来。

  杨辉看了看他,笑道:“学兄说的哪里话,小时候的打打闹闹,难不成还往心里去不成,咱们也许久未见了,今日不提这些,喝酒便是。”

  “正是,正是。”陈与义在一旁说道,他也看出来这贾思心有所想,不过毕竟不知道两人之间有什么恩怨,这才居中接口调和起来。

  见他二人如此,贾思点了点头,一饮而尽。

  ”其他几位学兄怎么未曾遇到?“想起严文张安几人,杨辉不由出言问道。

  贾思愣了一下,没想到杨辉会主动问起以前欺负过他的几个同窗。

  杨辉见他神情,猜想几人是因为自己名声愈加响亮,怕是见面太过尴尬,这才避开,于是也不再继续追问,打了个哈哈算是过去了。

  这样的应酬,对于杨辉来说,简直就是驾轻就熟。不时的在场中走走,不论是见过面的,还是未曾见过的,打打招呼,给个微笑。彼此介绍一番,谈谈诗词,讲讲国政,或是说一些乡野趣事,插科打诨。本来这些人对他就多少有结识之心,再加上他这么一弄,不多时,整个场中要找一个不认识他杨辉的,还真是困难。

  周邦彦见他在场中四处转悠,仿佛如鱼得水一般,不由心中甚慰。一方面,是替沈括这个好友老来能收到这样一个弟子感到高兴;另一方面,对于杨辉的人情世故,才情见识,也有了一个更加全面的认识。

  值得一提的是,经过了这一番举动,罗从彦对杨辉的观感,却是有了很大的改观。

  其实从周邦彦告诉他杨辉作了临江仙之后,他就觉得此子不凡,但他毕竟是正统儒家,对于不尊礼法的事情,心中多少有些介怀。此时再见到杨辉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番气度,也不由得高看了几分。

  杨辉对于这事,倒没有太放在心上。不过是观念和所受的教育不太一样而已,好人与坏人,有时候并不一定能够很清晰的分开。罗从彦能够成为一方大儒,肯定有他的可取之处。抱着冤家宜解不宜结的态度,他也跟罗从彦敬了一杯酒,算是赔罪道歉。如今沈轻纱已经没事了,日后说不得也需要借助这些人,现在闹得太僵,并没有什么好处。

  他的目的,不是求财,也不是求名,求的只是一个心安。理念上的不同,可以慢慢辩论,没必要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求同存异,才是生活的精要所在,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该放下的就得放下。

  不得不说,他的这种态度,在罗从彦看来,已然是有大家风度了。

  好不容易应酬完毕,杨辉跟周邦彦和已经认识的人道了别,这才离去。

  前厅的评比结果一出来,后面阁楼之中的小姐佳人们,也都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

  沈轻纱听得杨辉得了第一,心中高兴不已,再这么一看崔念月,就觉得有些不太顺眼了。

  她本就性子活泼,也没什么小心思,也就更别提城府了。

  “张家妹妹,还不赶紧找机会去见见你那曹公子?”崔念月捂着小嘴,看着张竹君,嘴里笑着。

  “姐姐就会取笑妹妹,曹公子这次只是得了第三,估计不会太高兴,恐怕不会待见我。”张竹君皱了皱眉,脸上带着愁绪。

  “第三已经不错了,除了杨公子那首临江仙,其他几首水平也就差不多,这有什么不待见你的。”崔念月安慰说道。

  “姐姐的意中人得了第一,当然这么说了。我说姐姐,既然心里这么对杨公子有意,何不趁此机会,去与他见一面,只在这里笑话妹妹,也不怕错过了机会。”

  ”妹妹说得轻巧,杨公子与沈家小姐,如今都有了肌肤之亲,两人又时常在一起,我怕是没那等福分了。“崔念月说到此处,之前还带着喜悦的脸色一下暗淡下来,轻叹了一口气。

  不知怎地,刚才还心中有气的沈轻纱听到崔念月这一番话,心里没来由的一甜。乃至于二人说起杨辉对她做的那等羞人之事,也觉得理所当然一般。

  ”哼,就凭你这样的歪瓜裂枣,师弟怎么会看得上。“

  她心中哼了一声,目光看向崔念月的前胸,而后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脑子里情不自禁的冒出杨辉与她说过的一个词语。

  对,就是歪瓜裂枣。

  笑颜如花的沈轻纱两手捏着裙角,起身快步朝着前厅小跑而去。

第56章 沈括病逝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秋雨绵绵,微有凉意,梦溪园中,屋檐下滴滴答答的水声,拍打在青石板上,溅起阵阵珠花。

  中秋已过,重阳未至,萧瑟的秋风,在绵绵细雨中吹拂,地上湿漉漉的一片,园中的花草也有些泛黄的,夹杂着秋叶,让人感觉有些思绪不宁。

  重午节诗会归来以后,杨辉就一直待在梦溪园中,沈括的病情越来越重,也不知道能否挺过这一年。相处的时间虽然不算太长,但感情已经建立起来。如今亲眼看着耄耋老人躺在床上,心中多少都有些不安。

  梦溪笔谈的写作已经完全交到了杨辉的手上,至于他要如何去接续,已经不是如今的沈括需要去关心的问题。

  不知道是不是杨辉的到来,在逐渐改变这历史,又或者说,这并不是杨辉记忆中的那个宋朝,除了一些大的历史事件之外,很多细枝末节,都在逐渐的发生改变。

  刚过了中秋这个阖家团圆赏月的日子,沈家上下,都有些异样的情绪。

  杨辉正手捧书卷,仔细的看着,旁边沈轻纱立着胳膊,支着下巴,静静的看着他,眼中的灵动也少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仿佛弥散开来的愁绪。十一二岁的女孩子,在这个时代,再过两三年,就已经到了结婚的年纪,在秋雨侵扰之下,原本活泼可爱的人儿,也给人一种多愁善感的感觉。

  当然,这一切在杨辉看来,也不过是这个年龄段女孩子长会出现的问题而已。只要没有什么大的影响,以后回想起来,或许自己也觉得有些可笑。他一直是将沈轻纱当做妹妹在看待的,沈轻纱的心思,他多少也能看出来一些。这种懵懂的感情,还是顺其自然吧,说不定真正懂事之后,也就慢慢的淡化了,目前可不是想这些儿女情长的时候。

  著书的事情被他延后了,一则是因为要准备不久之后的州试,二则是因为在沈括病危之际,他已经决定将梦溪笔谈作一番极大的修改。

  在他的构思中,是希望能够将其真正作为一本流传后世,对于日后的格物发展有着极大作用的基础书籍,而不是仅仅作为一种记录。

  有了这样的想法,写起来就有些格外的难了,各个学科的基础知识,都需要整理。怎么样做到浅显易懂,并且还要让人产生兴趣,都需要好好的去想。

  格物,在这个时代,一直都被称为奇技淫巧,并不受重视。哪怕朝廷也专门设立了军器监、司天监等等部门。更多的,还是靠师徒相传,工匠记忆之类,并没有形成一个系统的理论基础,更别提分门别类的去阐述其原理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杨辉在成长,思想也在一步步的变化之中。如今虽然衣食不缺,但总是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比如交通,最好的也就是官道而已;又比如娱乐、照明之类,即便已经来了一年多,依然还是有些不太习惯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目前的希望是能够通过自己假借沈括的手,写出来的梦溪笔谈,能够从根本上解决一些问题。只有让这个时代的人充分认识到格物的重要性,才能有所发展。毕竟人力有时而穷,如果只是靠他一个人,恐怕一辈子也都办不成这些事。

  最紧要的,当然是州试。父亲的敦敦教诲、沈括的语重心长,都让他没办法产生松懈的念头,哪怕他心中对于州试,已经算是胸有成竹,此刻也不得不一遍一遍的温习。

  他是这样的性子,也是这样去做的。不管从哪一个方面来说,重文抑武的年代,有一个好的身份,办起事来,也方便些。

  看到杨辉并未理睬自己,沈轻纱看了看亭外,又转头轻叹了一声,嘴里道:”也不知道大爷爷的病能不能好。“

  听她说起沈括,杨辉心中一动,看了看她愁眉苦脸的样子,安慰着:”张大夫这段日子不是一直在府中么,你不要太过担心了。“

  “但是......”话虽如此,心中依然是担心的,这样的安慰话语,最多也就是聊胜于无而已。沈轻纱欲言又止,只是皱了皱眉头,见杨辉兴致也不高,只好不再说话。

  见得沈轻纱离去,他才将书卷放下,目光朝着亭外看去,雨下得有些大了,淅淅沥沥,一片朦胧。

  沈轻纱的担心,他又何尝不知道。自从重午归来,沈括就一直卧床不起,整个钱塘县城的名医都请了过来,针灸、按摩、药物,该用的,该做的,也都试过了,依然没有什么好的效果。先前还以为能够慢慢好起来,如今看来,时日已经不多了。

  绝大部分的时间里,他除了看书之外,就是沈括叫到房中,谈一些事情。从格物到朝廷大势,从家长里短,再到经义文章,该说的,对他这个弟子该交代的,也都说过了。有时候趁着没人,杨辉也给沈括说一些故事,或是现代的一些制度,一些国家的风土人情,又或者说是对于日后的一些看法希望,当然,关键细微之处,也会做一些小小的改动。

  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必担心沈括会将这些事情说出去,沈括之前对他的来历就有过怀疑,依然没有穷奇根底,还是选择了相信。

  他又何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更何况这件事情,就算要查,那也是滴水不漏,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别人又如何查得出来。

  对于沈括,他是尊敬的,甚至可以说在了解了他的生平之后,内心还是有些崇拜的。他时常在想,假如自己不是穿越而来,在这个社会,该如何生存下去,是做个农户一生为了衣食住行而担忧,还是会如那些读书人一般,为了自己的人生而奋斗学习。

  想来想去,也得出了答案。如果他只是之前的那个杨辉,恐怕连生存都会愈加困难。

  在这样的日子里,时间在慢慢的逝去,而杨辉,也在逐渐的长大。

  到得十一月六号这一天,也就是州试开始的前三天,一代科学巨匠沈括,没能熬过病痛的折磨,亦没能等到杨辉科考及第,更没能亲眼看到梦溪笔谈的问世,离开了人世。

  如果说沈括的去世是杨辉州试的开始,那么此时在西北边陲发生的一件事,就是彻底开启大宋将变成乱世熔炉的巨大序幕。

  (第一卷完)

第57章 州试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绍圣二年十一月,与西夏大战多年的大宋朝廷,终止了与西夏关于订立两国疆界的谈判,采取进筑寨堡,拓土扩疆的战略,在泾原路、鄜延路、环庆路等西北沿边地区修筑了坚固的防御工事,建寨垒堡,成千里拒敌之防线。

  西夏梁太后大为不满,誓言要雪天仪治平元年战败之耻,举国上下,厉兵秣马,以备攻宋之战。

  朝堂上的事情闹得再厉害,也还没有影响到在梦溪园中的杨辉。沈括去世带给杨辉的,除了感慨生命的无常之外,更多的,是对于日后的一些打算思考。

  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忧郁,因为州试就在这样的日子里到来了。

  本来按照往年来说,州试的时间一般是定在七八九月的,今年却是延后了两月。

  州试的考法简单,首先需要各州县将应试的士子保送至本路考试官,再由州的通判主持进士科考试,参军主持其他科目考试。一共需要考三天三场。由于如今的考试想必早期,已经做了一些改变,主要就是废除了诗赋、贴经、墨义三项,改为了大经、兼经、策论。考试合格的士子称为贡士,第一名称解元。

  地点就在钱塘县城,都是以前搭建好的考棚,一到州试,又稍微翻新了一下,不过还是显得有些寒酸破旧。

  考棚里的摆设异常的简单,两块案板,一块做睡觉休息之用,一块就当做考试的桌子。最让杨辉不太能接受的是,里面还有一个恭桶,这么狭窄的空间里,正前方透风,其他三面可都是密闭起来的。除了需要忍受考棚本身散发出的发霉酸臭之外,还要面对自己的黄白之物三天,想想都能体会其中的滋味。

  即便钱塘在整个大宋来说,也算是繁华富庶的地区,但在杨辉看来,这样的考场,比现代的差了实在太多。

  杨清将杨辉送入考场之后,就回家忙碌去了,考场的规矩自不必说,前前后后都听了不下八遍,耳朵都快磨出茧子来了。沈立德已经是贡生,等的是后面的省试,所以这一次,就只有杨辉一人。

  整个钱塘的应考士子还是比较多的,此时顾不得在人群中寻找自己的熟识之人,因为考试之前,总会有一大堆繁琐流程要走。

  进入考场之前,就有专门的差役负责检查,目的当然是为了防止考生作弊。而后又是县令周邦彦讲话,主要就是讲明考场纪律,朝廷开科取士的初衷,以及展望考中之后的前途等等。

  其实彼时的考试已经算是很严格了,因为要参加州试,首先就需要请解,也就是像州县递交家状,一般包括了自己的姓名、乡贯、年龄以及三代和参加过州试的次数等等。

  这一步就很难作假了,后面还需要作保状,也就是应试的学子三人互相作保,就更加的苛刻了。

  当然,即便是这样严厉的制度之下,依然会有出现冒籍之人,就比如在元祐年间的方勺,他自江西到杭州应试,被同保士子投诉,若不是当时知州苏轼在场,恐怕以后科考都不能参加。

  好不容易听几个官员轮番说完了话,这才开始唱名,又是一同挨个检查搜身,而后才依次进入考棚之中。

  终于熬到了正式开考的时候,待得试卷发下来,杨辉迫不及待的开始审起题来。

  这是第一场考试,考的主要就是大经,也就是直接从《易官义》《诗经》《尚书》《周礼》《礼记》几部书籍之中,随意选取一句出来,让考生进行论述,类似于现代的议论文。

  大凡能够来参加州试的,这一关基本没什么难度,但是要想得到考官的青睐,那就要各凭本事了。

  一天的时间,对于杨辉来说,有些长,他并不着急,先是审视了一遍题目,在脑海里慢慢酝酿起来。

  当所有的脉络变得清晰,每一条每一句都有了大致的方向之后,他才开始动笔写了起来。

  题目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见得,主要还是在立意之上,若能让考官眼前一亮,或是刚好能够符合考官的脾性,那是再好不过。差一点的,也就按部就班,照着平日里学习的来写,也不至于太差。

  整个考场之中,鸦雀无声,紧张肃穆的气氛,即便是杨辉这个久经考场的人,都能感觉得到。依稀能够听见旁边考棚之中的研墨之声,他想了想,端坐下来,摒心静气。

  对于不懂的题目,是可以询问考官的,也称为‘上请’,不过这次考场之上,这样的情况杨辉还未遇到,或许要到后面的考试才会出现吧。

  却说杨辉在这边优哉游哉,久久未动笔,相反的是,其他的考生要么眉头紧皱,要么沉思苦想,要么坐立难安,远没有杨辉这般气定神闲。

  他的这一番作态,自然都被监考官看在了眼里,主持这次州试的主考官乃是一个名叫向克明的通判。这通判平日除了掌除监州之外,还能裁决兵民、钱谷、户口、赋役、狱讼听断之事,乃是集行政监察于一身的官吏。当然,很多事情,也都是需要与知州通签文书方可施行。

  向克明自从任余杭通判以来,已经有了十多个年头,前几年苏轼还在余杭任知州的时候,他就已经是通判了。如今过了这么多年,一直未有升迁。不过以他的性子,倒是比较看得看。如今朝堂之上,党争甚烈,若是一个不小心站错了队,不但乌纱不保,就连性命都不一定保得住。与其挖空了心思爬上去受罪,倒不如得过且过。

  今日又是一年州试,他已经监考了多次了,早就驾轻就熟。只是,那个考生,怎么还未开始答题?

  由于杨辉的位置比较靠前,虽然不是正对着向克明,但是向克明坐的位置比较高,对于下方整个两三排的考生情况,几乎可以说是看在眼里的。

  不过既然杨辉自己没有上请,想来也不是遇到了考题上的问题。

  看他模样,难道是胸有成竹不成?

  他想了想,又摇了摇头,终于抵不住心里的好奇,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慢悠悠走到杨辉的考棚面前。

  杨辉正打算动笔,就感觉前方的光线一下暗了下来,不由抬头一看,就见到一个面容黝黑,带着坚毅神色的官员站到了自己正前方。

  “你可是有问题?”向克明向来对学林士子比较温和,出言问道。

  “啊?”杨辉愣了一下,还以为自己什么地方让考官看不顺眼了。

  “本官问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问题?”向克明重复了一遍。

  “回大人,学生没什么问题。”

  “没什么问题为什么不作答?其他考生要么沉思,要么早就开始动笔了。本官看了你半天,为何你反而在这里面晃来晃去?”

  ”呃......“没想到太过镇定悠闲也是一种错误,杨辉不由得心中苦笑。

  ”学生这就开始答题。”这时候,可没什么值得争辩的,脑子里也想得差不多了,他老实回道。

  

首页789101112131415161718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冻蚕所写的《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为转载作品,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