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51章 搓麻将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从来只有他唐润欺负人,什么时候轮到有人欺负他唐润了,抱着这样想法的唐润不由面色一寒。

  “那小子,诚心跟你唐二爷过不去是不是?”

  陈与义哪里会怕他,两眼在唐润身上看了看,觉得不过是一个世家子弟,又转头看了看沈轻纱,心中顿时来了底气,就待要继续讥讽一番。

  杨辉见状,连忙上去打着圆场。他可不希望两人因为这事儿起了冲突,唐润虽然不学无术了些,但在杨辉眼里,也没做什么大恶,就是嘴欠。而至于陈与义,跟自己也合得来,若是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儿两人真让唐润下了狠心,那可就没必要了。

  “唐二少爷,你这对子可以是可以,就是意境差了些。”

  见得杨辉并没有因为自己对的下联而生气,也没有冷嘲热讽,唐润朝着陈与义冷哼一声,转头看向杨辉。

  “你能对出来?”

  杨辉拱了拱手:”这对子确实难,不过也不算什么绝对。“

  “那你对试试。”唐润哪里肯信。

  吟诗作对,自然少不了美酒,此时亭中的桌子上,就摆放着几个酒杯,杨辉眼睛看了过去,假装眼前一亮:“有了。”

  “啊?这么快就有了?”人群中’哄‘的一声,自然听出了杨辉的意思。

  “这小子是不是人啊,昨天将大儒罗从彦驳得吹胡子瞪眼的,听说后来还是周大人请客才将火气压了下去。现在看他的样子,竟然连着一代大文豪东坡先生都没能对出来的下联能给对出来。“

  有人抱着怀疑的态度,上下打量这杨辉:“照我看,他定是虚张声势。就算他被称为神童,也没这么神吧,想我余杭多少才子,这么多年都没对出来,他一来就能对?”

  “不急,先看看再说。”

  杨辉缓步走入亭中,声音随着脚步低吟而出:“提锡壶游西湖锡壶掉西湖惜乎锡壶。过九畹擎酒碗酒碗失九畹久惋酒碗“。

  “这......”

  安静,很安静。

  杨辉的下联一出,场中顿时安静了下来。

  死一般的寂静之后,就是雷鸣般的掌声响起。

  “好对。”

  “对得好。”

  有人还在琢磨杨辉说出来的下联,听得大家轰然交好,不由疑惑道:“好在哪里?”

  “这你就不知道?你没看大家都说好么?”

  陈与义也是第一次听到,稍一思索之后,说道:”确实妙对,这九畹出自《楚辞·离骚》’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这离骚可是屈子所作。这几天又正是端阳节,杨贤弟这下联,不但对得极好,更是暗合这重午节日,实在是难得。“

  杨辉愣了一下,听陈与义说起这典故,心中暗道:这都是什么玩意儿。鬼知道这九畹指的是啥啊,我会告诉你这下联也是我抄的?

  本来大家还沉浸在杨辉说出来的下联,想着其中到底好在何处,毕竟这对对联要求颇高,不但字数平仄相合,更重要的是词性要相对,内容要相合。没想到的是陈与义倒是率先开始帮杨辉给大家解释起来了。

  ”贤弟这下联实在是高,为兄自愧不如。“陈与义这下子算是打心底里对杨辉有些佩服了,不由鞠躬行礼。

  “啊,那个,在下也只是心有所感,还未注意到这一节。”

  陈与义看着杨辉,心道:装,继续装,看你装得这么圆润湿滑,想必是早就想好了下联,刚才还故意做出一副眼前一亮的样子,竟是差点把自己都给骗过去了。

  唐润本来是当面挤兑杨辉,没想到再一次的算盘落空,看向杨辉的表情也逐渐变得有些古怪。

  之前唐恪一直说杨辉是神童,他还很是不屑,这继而连三的表现,让他这个二世祖都不由得有些怀疑了。

  “算你厉害。”唐润在杨辉耳边轻轻说了一句。

  杨辉笑了笑:”这吟诗作对,二公子可不是强项,何必在意这些事。“

  唐润没想到杨辉竟然对自己编排他不但不生气,反而还带着一丝安慰:”哈哈,这倒是,若不是昨日梦中真的有了下联,我岂会来这凑热闹。“

  杨辉会意的看着他,点了点头。

  “怎么样,今日有没有兴趣,打几局麻将?”一提到别的,唐润顿时心情大好。自从麻将做出来之后,他一直没跟杨辉玩过,昨日邀请也被他给拒绝了,今日遇到,不由再次出言询问。

  杨辉正犹豫间,沈轻纱走上前来,斜着瞪了唐润一眼,就要拒绝。

  杨辉想了想,对于这麻将,他是再清楚不过,前世的时候就经常陪客户玩,现在想起来,还真有点手痒痒。

  见他模样,唐润就知道有戏,这可得趁热打铁,于是低头凑到杨辉耳边,轻声道:“怎么样,赌两把,还是你之前说的那些规则,一点儿没变,只不过在麻将之外,可还有更加有意思的耍事。”

  杨辉看了看四周,这舞文弄墨,抚琴对弈之类的文人雅事好像还真的不太喜欢。不过心中又想着沈括之前的话,他来这雅集,自然是打算多结交一些钱塘士林子弟,这都过了一天,除了与陈与义交谈甚欢之外,算起来也就这唐家兄弟了。

  更倒霉的是,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得罪了罗从彦。

  见他还在犹豫,唐润似乎看出了他心中所想,直接道:“这麻将可是从你手里传出来的。”又朝着亭中的人看了看,”你还不知道吧,别看这雅集大家都在玩什么投壶射谜、吟诗作对,你以为他们不会打麻将不成?不信你等我问一问他们。“

  说完,他就朝着人群大喊了一声:“各位,这重午节可是五天时间,难道大家就一直在这吟诗作对不成?”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个刚才出了丑的唐家二少爷又要搞什么幺蛾子,一个个看着他。

  “不如大家去那湖厅之中凑他几桌麻将去,今天的茶水本公子包了,怎么样?”

  “对对对,说起这麻将啊,我可有一段时间没玩了。”

  “自从之前听人说起,然后去试了几局,还别说,可比那投壶游戏好玩多了。”

  “不瞒你们,小生昨日晚间还与许兄几人玩到了子时。”

  “就不怕你家娘子说道?”

  “哈哈,怎么会,我娘子如今可比小生玩得好多。”

  唐润这一提起麻将,杨辉看着众人的反应,不由呆住了。原以为这种毁人心智的东西在文人之中会玩得少一些,没想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麻将的威力。

  不由有些心痒难耐,搓了搓手,朝着几人说道:“那个,咱们也去玩几局?”

  沈轻纱哼了一声,没有说话。陈与义见杨辉有兴趣,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到钱塘没多久,还不知道如今流行的是这个。至于沈立德,他基本上就是不发言的,跟着几人,所以也不反对。

  几人来到湖厅之中,摆好了桌子,杨辉和唐润又将规则详细的讲解了一遍。

  沈轻纱还未怎么明白,杨辉看了看她,他是不太喜欢女孩子打麻将的。

  “师姐不懂也没什么关系,就当凑个数吧。”

  沈轻纱哪里受得了这一激,伸出手就在桌子底下狠狠的揪了杨辉的大腿一下,脸上却是装出一副无辜可怜的表情。

  杨辉只好说道:“这规则讲起来难懂,玩几局就会了。”

  沈轻纱这才作罢。

  “嘿。开杠小三元,双番。”玩了几句,陈与义就得心应手了,看着手上的牌,高兴不已,大叫道。

  “哈。平胡清一色,单吊。”杨辉想都没想,接口道。

  唐润看了看两人,一脸郁闷,嘴里不由道:“你俩这打个麻将都能打出楹联来?”

  

请假几天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明天一早要出差,停更几天,回来再说。估计现在也没什么人看的,哈哈,不过还是要在这里说一下,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收藏涨了就掉,纠结。。估计更新时间周日左右。不好意思了。

  非常感谢魔力小幕每天的支持,不管怎么样,我会写完的。

第52章 半阙词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两天之后,就是真正的重午节,也就是五月初五,这一日相比起前几日来说,更为热闹。

  阴雨绵绵中的西湖,笼罩着一层朦胧白纱。西湖岸边,花花绿绿的油纸伞在细雨中起伏不定。

  即便在这样的天气里,赛龙舟依然会按时进行。前两日几人一直在明殿园中游玩,从最开始的麻将,到第二日的吟诗作赋,投壶弄琴,杨辉也都挨个玩了一遍。

  之所以说是玩了一遍,那是因为他是抱着结交士子的目的专程去的。

  钱塘的学子众多,当然不可能全部认识,不过对于这一次即将参加州试的一些学子,还是认识了不少。

  相隔两天,杨辉几人再一次在明殿园中见到了周邦彦和罗从彦。因为是端午的最后一天,也是最重要的一天,所以每一年的这一天,基本上周邦彦这个钱塘县令都会宴请一些本地的知名学子,乡绅大族,今年也不例外。

  这样的场合,沈轻纱自然没有机会来,女眷都被安排在了另外的大厅之中。在座的,除了歌姬舞女之外,清一色的男人。

  杨辉是沈括的弟子,又有神童之名,自然在受邀请之列。除此之外,还有陈与义和前两日结识的几位有才名的学子。

  本来沈括也是要来的,或许是下雨的缘故,这两日他的病情却是更加严重了起来,来的人自然就变成了沈乐吉。

  刚开始得知沈轻纱落水的事情,自然是狠狠的将沈立德给训斥了一顿,而后又从周邦彦那里得知是杨辉救了沈轻纱,只不过这救人的方式,太过了些。也不知道他这个做父亲的,到底怎么看这件事儿。

  杨辉一走进大厅,就看到里面摆满了相同大小的案几,上面的摆设都相同。一壶菖蒲酒,一份糕点,一盘瓜果,三个沙糖粽。

  周邦彦今日穿着一套绿色公服、圆领大袖,腰束革带、头戴官帽幞头。配上他那一副长相,看起来派头十足。

  这种场合,他自然是坐在最上首的位置,而后其他人则按照长幼尊卑依次入座。

  杨辉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宴会,四处看了看,只见坐在案几后面的每个人都一脸正经,整整齐齐,双目直视,就连盘腿的姿势也都一样。

  他有模有样的学着众人的样子,寻了个靠后的空位也盘腿坐了下去,心中暗道:这么盘腿坐着喝酒?那岂不是一会儿站都站不起来?

  既然是重午,最开始当然是追忆一番屈子,什么上下而求索,词赋之祖,拳拳爱国之意等等。

  不得不多,这周邦彦不愧一代词家,仅仅是一番开场白,说的都很有水平,在杨辉听起来其用词精准优美,倒像是在做一篇赋一样。

  说完之后,之前等候在厅外,抱着琵琶的舞女歌姬鱼贯而入,顿时声乐响起,丝竹琵琶声不绝于耳。

  伴随着歌舞,重午宴会正式开始。

  待得歌舞完毕,坐在首位的县令周邦彦从盘中拿起了一个金黄小杏儿,开口道:“出林杏子落金盘,齿软怕尝酸。”

  他这句一出口,大家自然知道,今日的正题来了。

  杨辉看着周邦彦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这老头,还挺有意思。还知道这杏儿吃多了牙软,看来也是个吃货啊。

  我说,你就不能悠着点吃么?

  周邦彦见大家都注视着自己,继续道:“可惜半残青紫,犹有小唇丹。”

  “好词。”

  “周大人这词应景啊,老朽这牙啊,最近也不行咯。”半阙词一出,席间自有人开口应和道。

  罗从彦坐在左边第一位,亦是点了点头。

  一片赞誉之声响起,周邦彦笑了笑,双手下压:“今日,我钱塘俊彦尽聚于此,老夫这上阙权做抛砖引玉,诸位自由发挥,作出下阙来。”

  听他这么一说,杨辉才明白他的用意,感情这古代吃个饭都这么麻烦,还得作词作诗。

  转念一想,反正在场中有这么多读书人,就算挨个轮一次也不见得能轮到自己头上,心下释然,自顾自的剥了粽子吃了起来。

  既然县令大人出了上阙,大家自然十分踊跃。隔了片刻,右下方一个身着儒衫的年轻书生就念道:“西湖边,耕作田。雨绵绵,寒来暑往,皱上眉头,都在心间。”

  “好。对的好。”

  周邦彦一脸笑意,带着赞赏之意,看向那书生,点着头。

  杨辉也看了过去,发现此人自己也认识,正是以前的同窗贾思。这贾思也算是书香门第,在学堂的成绩一直不错,没想到仅仅过了大半年时间,竟然也出现在了这样的宴会之上。

  贾思得了表扬,心中高兴不已,行礼之后坐下,隐隐觉得有人在看自己,不由转过头去,刚好对上杨辉的目光。

  他之前在学堂跟着严文一起,也欺负过杨辉,不过自从杨辉离开学堂之后,两人一直未曾见过面。就连那次因为马车的事情,他也请假在家,及至后来,才从严文几人口中听到杨辉的事情。每每想起,还有些后悔。

  后面杨辉跟随沈括学习的事他也是知道的,本想着两人应该再无什么瓜葛,没曾想在这里还是遇到了。

  杨辉不觉得有什么,他也不可能去跟几个孩子一般见识。虽然目前来看,贾思比他还要稍大一些。

  微笑着朝贾思点了点头,贾思愣了一下,回了意,心中还有些忐忑,也不知道杨辉是否会记仇。

  “怎么?与他认识?”陈与义在一旁悄声问道。

  “以前的一个同窗。”

  ”哦。“陈与义倒了一杯酒,哦了一声,一饮而尽。

  ”这下阙其实不怎么样,总觉得太俗了些。“陈与义喝完之后,才说道。

  杨辉看了他一眼:”陈兄有下阙?何不趁此机会说出来,或许还能让县令大人刮目相看。“

  ”难道你就没想出来?“陈与义一脸不信,他现在对杨辉,简直就是把他当做怪物在看。

  前日几人一起玩麻将,两人竟是在牌桌上吟诗作对起来。比如陈与义说个上联,杨辉立马就能接出下联,不但应情应景,还对得极为工整。

  比如他出“开西风杠,杠出白板,众叹,杠未开花。”杨辉就立刻接“听红中碰,碰了四条,庄言,胡是诈胡!”至于“喜欲吃牌怒被碰,哀听绝张乐捞月”这样的就更多了。

  此刻若是杨辉心中没有这下阙,他是打死都不会相信的。

  眼珠朝着贾思看了看,而后又看向上方的县令周邦彦,计上心来。

  “县令大人,杨辉说他亦有下阙词。”

  

第53章 少女心思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周邦彦眼前一亮:“哦,贤侄可否说来听听?”

  又一个猪队友。杨辉心里暗骂一声陈与义,站起身来:“回禀县尊大人,贾学兄接的是‘西湖边,耕作田。雨绵绵,寒来暑往,皱上眉头,都在心间。’在下不才,只好在这基础上稍加改动了,还望大人勿怪。“

  “无妨无妨。”周邦彦一脸笑意的鼓励着。

  贾思目光炯炯,听说是改动自己接的下阙,不由看向他。

  ”南陌上,落花闲。雨斑斑。不言不语,一段伤春,都在眉间。“

  杨辉缓缓吟出,众人听完,才发现他接的下阙确实是根据贾思所接的而做了改动。但是也正是这一番改动,令得整首词的意境完全的变化了。

  之前贾思所接的,格调很明显要低了一些,想那周邦彦出的上阙乃是写少女尝杏儿的神态,而贾思的下阙,写的是西湖边耕作百姓的不易,整体看来,意境有些不对。不过他能在现场即兴作出,也算不错。

  杨辉的下阙又明显不一样了,承接上面的少女尝杏到下阙的伤春之情,整体过渡自然,联系紧凑。更是从一个少女的眼中来描写周围的环境,从怕酸而攒眉,到伤春怀春而攒眉,可谓是妙合无垠,匠心独运。

  “哈哈哈,果然是词至美成,开合动荡。”周邦彦看了看杨辉,大笑起来。

  罗从彦捋着颌下长须,沉吟了一番,一脸复杂的看着,并未说话。

  杨辉坐下之后,陈与义举起酒杯道:“贤弟急智,古有曹植七步成诗,今有贤弟你片刻成词,实在不遑多让。”

  一杯菖蒲酒一饮而尽,杨辉朝着陈与义道:“陈兄,下次可能再坑小弟了。”

  陈与义愣了一下,不过见杨辉说得认真,还是答应了下来。

  整个宴会一直持续到了晚上才停了下来,期间也多是文人交谈,莺歌燕舞。周邦彦又说了一些关于后面州试的事情,无非就是勉励在场学子,以后要勤加学习,争取考个好成绩等等之类的话。

  既然是雅集,当然还是以诗词歌赋为主。到得此时,整个重午期间各学子做的一些诗词也基本完毕。

  这最后一项,就是点评这些呈上来的诗词。

  这边在点评的同时,大厅后面的阁楼中,多是此地的一些富家小姐,宴会完毕之后,亦是在一起谈天说地。

  这些人谈的最多的,当然不是针线女红。大宋以文治国,读书人的地位颇高。连带着女子们,平日谈论的,也多是琴棋书画之类的雅事。特别是对于诗词做得好的才子俊彦,大多也是充满了崇拜之心。

  透过薄薄的纸糊纱窗,对于前面大厅里传来的声音,还是隐约能够听见的。

  知道那边宴会进行到了最后的时刻,这边阁楼里的佳人们也变得兴奋起来。对于不能目睹前面大厅里的具体情况,多少也有些失望的神色。只是大家也都知道,那种场合,能进去的,也都是歌姬舞女,她们可没什么机会。

  富家小姐们聚在一起,自然免不了谈及诗词。或是听闻某某才子作了一首好词,某某公子得了县令大人赏识等等。

  几个歌姬在前厅表演完之后,也入了阁楼休息。刚进门,就有一个长相有些清秀的女子拉着舞女中的一人问道:”怎么样?可说哪一首词最好了么?“

  歌姬摇了摇头,笑着道:“张家二小姐,您这也太急了吧,前厅才刚开始评比呢。“

  清秀女子哦了一声,显得有些失望,不过转念之间,又喃喃说道:“曹公子工于诗词,定然会得第一的。”

  才子佳人的故事,历朝历代都不缺,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凄美的故事一直流传。这长相清秀的女子,名叫张竹君,平日最爱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在一众富家小姐中,算是比较出名的一位。

  “张家妹妹,你这莫不是思春了吧。”一个年约二八的少女,嘴里轻笑着。

  “才没有。”张竹君双颊刷的一下变得通红,嘴里连声反驳着。

  “这有什么,才子佳人本就是天作之合,若是郎有情妾有意,说不得又成就一番东坡大人那般的佳话呢。”

  她口中说的佳话,乃是指的熙宁年间,苏东坡任职杭州通判的时候,一日宴饮上,见到了轻歌曼舞的杭州歌姬王朝云,而后在四十岁将其纳为妾的事情。

  沈轻纱隔两人不远,听到两人的对话,脑子里情不自禁的浮现出杨辉的样子呢。这才隔一半天,怎么心里总感觉空空的。

  她目光朝着前厅看去,心中暗想:什么曹公子陈公子的,论做诗词,谁能比得过杨师弟,哼。

  张竹君与那娇艳少妇的对话还在继续。

  “曹公子仪表堂堂,又做得一手好诗词,妹妹何不主动些?”

  张竹君轻轻瞟了她一眼:“崔姐姐,你就别笑话小妹了。谁不知道你对那陈公子有意思。怎么,要不要一会儿我帮你去与他说说看。”

  “谁说我对他有意思了?”姓崔的女子一口否认。

  “还不承认,之前在那凉亭之中,我还见你目光一直看着他呢。”

  “妹妹这你可就看错了。姐姐我可不跟你一样,喜欢人家还得闷在心里,也不怕憋出病来。”

  “不是看陈公子?“

  “不是姐姐说你,这喜欢呀,就得说出来。我也不瞒你,我看的呀,是陈公子旁边的那位。”

  张竹君愣了一下:“旁边那位?”随后捂住了嘴笑道:“哈哈,崔姐姐,你该不会是说你看上那小子了吧?”

  名叫崔念月的少女不以为然:”是又怎么样,在我看来,他可比那姓陈的和你那个姓曹的好多了。“

  仿佛听到了笑话一般的张竹君直盯着崔念月,半晌之后才道:“那姓杨的虽然有些才名,但杨家落魄都多少年了。若我是姐姐你,还不如选那位沈立德沈公子呢。”

  两人在这边一直说着话,沈轻纱算是听明白了,那张竹君喜欢的,是一个叫曹组的才子,听说作的词有柳词情韵;而这个叫崔念月的,竟是对自己的师弟杨辉有意思。

  她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个叫崔念月的女子。

说点乱78糟的心情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看,也不知道到底写得怎么样,或许很差吧,又或者说勉强,至于成绩什么的,目前来说也还太早,毕竟字数不多。对于现在第一卷的内容,也仅仅是我心中构想框架的十分之一。这几天出差,工作上的事情,一直都不太顺利,毕竟我是做销售的,大家如果有做同样工作的就会明白,这一行竞争的残酷性,当然,每个人的生活都不容易,但还是需要坚持,不是吗?不管面对什么困难,总有理由支撑着我们作为一个男人所承担的责任!

  自从毕业以来,家里就不太容易,本身是大山里农村出来的孩子,没有资源,没有人脉,我们能怎么办呢?当然还是靠自己的努力!09年毕业,前前后后的工作到现在,家庭婚姻事业,都不太顺利!父母年老了,10年父亲查出尘肺,洗肺住院花钱,11年父亲坐电梯缆绳断裂,12年母亲腰椎间盘突出严重,住院手术一个月,13年母亲车祸重症监护室一个多月,肇事方家里穷,陆续还是花了十几万,赔了三万,现在终身残疾,15年底结婚,遇到骗婚的,彩礼什么的又是打水漂,到如今的房贷,家中二老,所有的都要花钱。我写这些,不是说博取同情,而是想说,作为男人,能有什么办法呢?生活的艰辛,很多人都知道,不管怎么样,都需要朝前看!

  昨晚火车十一点多才到广州,整整一天,很累,早上七点又得出发,现在才回酒店,还得呆两天,或许有人明白吧,那种早出晚归,只为柴米油盐的感觉。有时候,也想过得轻松一点,自由一点,不用去想什么工作,房贷,家庭,可是谁做得到呢?哪怕只是半个月不上班,面对的,就是心里无尽的担忧和愧疚煎熬,所以,只能努力!

  抱怨与颓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工作再不如意,不还得继续吗?这本小说其实立意深远,只不过毕竟第一次写作,笔力不足,不过我会尽我努力坚持下去,写出自己想写的,一个屌丝的奋斗史,在于时代下,社会下,该怎么去适应,去挣扎,里面当然也有yy,毕竟不是真实的,哪怕我们的初衷很好。总也要保留一份希望,不是吗?

  这几天压力很大,容我请个假吧,后面我会加快写的。

  感谢魔力小幕每天的推荐票支持,愿所有看我书的朋友一生平安幸福!

首页67891011121314151617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冻蚕所写的《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为转载作品,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