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46章 人工呼吸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感谢老铁公鸡的12张推荐票,非常感谢)

  “什么?”听得这话,杨辉哪里还顾得这些。“快带我去看看。“

  他一把抓住沈立德,就朝着亭外跑。

  周邦彦也连忙站起身来,与唐恪二人跟在后面,快步朝着沈轻纱落水的地方跑去。

  到地方的时候,几人才发现沈轻纱已经被人救上岸来。重午节有龙舟比赛,虽然比赛是结束了,但是龙舟还在,加上很多人居住西湖边上,水性是有的。一听到有人落水,自然有人操舟去救。

  杨辉长舒了一口气,人没事儿就好。

  来的路上沈立德已经告诉了他落水的原因。原来沈轻纱见杨辉与陈与义二人在凉亭之中睡着了,就扶着沈立德找了个地方歇息。

  沈立德睡着之后,她就有些无聊,于是就打算去西湖边上走走,这才一个不小心失足落水。

  现在可不是责怪的时候,再说这事儿其实自己也有原因,若不是非要去酒楼里大吃大喝,哪里出出现这样的事情。

  杨辉心中有些自责,看了看沈立德:“这事儿都怪我不好。”

  沈立德刚被人叫醒不久,心中亦是焦急自责,不由叹了一口气。

  沈轻纱是被救上来了,不过此时的情况似乎并不乐观。

  “县令大人来了。”人群中一声喊,围着的人群自动朝两边分开。

  “快救人。”周邦彦连忙说道。

  “大夫呢?”

  “回大人,已经有人去请大夫去了。”对于这个县令大人,很多人都是认识的,不由七嘴八舌的回道。

  杨辉走上前去,只见沈轻纱全身湿淋淋的,被放在湖堤上,双目紧闭,脸色苍白。往日的古灵精怪,俏皮可爱,顿时浮上心头,一时百感交集,心中自责不已。

  伸出手在她鼻下感受了一下,只觉呼吸十分微弱,不由心中大急。

  “张大夫来了。”

  杨辉连忙起身,就见到一个头发花白,肩上斜挎着药箱的大夫在一人带领下快步走来。

  “见过县令大人。”

  周邦彦点了点头:“快救人。”

  杨辉拉着那大夫就蹲了下来,嘴里说道:“大夫,快救救她。”沈立德在一旁亦是十分焦急。

  “多少钱都行,大夫,快。”

  那大夫被杨辉拉了一个趔趄,心中还有些不满,抬眼看了看二人:“你们是大夫,还是我是大夫?”

  两人生怕耽误了救治,自然不好说话,只是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张大夫检查了一番,而后诊起脉来,杨辉看得着急,双目通红,有些不客气的道:“倒是快救人啊。”

  那大夫斜着瞟了他一眼,检查完毕,这才站起身来,朝着杨辉道:“去牵头牛过来。“

  杨辉愣了一下,这时候还牵牛做什么,心中充满疑惑。

  张大夫见他愣着,想了一下,沉吟道:”找牛的话来不及了,还是搬个凳子吧。”

  杨辉心中颇有些怀疑这大夫的水平,这溺水之人,当然是先要控水,也不知道这大夫要凳子做什么。

  但人家毕竟比他要专业,他也不好说什么,连忙去明殿园里搬了个椅子过来。

  等他搬过来才知道,这位大夫正是要用这椅子行控水之术。

  之前沈轻纱被人救上来的时候,口中就横着插了一根木棍,为的就是防止呼吸不畅。

  好不容易清除了口、鼻腔中的水、泥之后,张大夫又掐了掐人中,见没什么效果。而后又从药箱中取出一根艾叶制成的艾炷点燃,而后在肚脐处熏烤起来。

  杨辉见状,不由嘀咕道:“这溺水还能用艾灸?”

  张大夫年龄虽大,但是耳聪目明,听得杨辉质疑自己的医术,不由很是不满。

  “老夫行医四十载,先祖又是朝廷御医,你个小娃娃读了多少书,懂得什么?”

  杨辉只好沉默不语。

  张大夫得理不饶人,一边熏烤着一边道:“老夫专研医术几十年,可谓熟读医书。《同寿》书中曾言:人死而心头尚暖者,用艾灸脐中,数十壮即活。如未苏,连灸至百余壮,无不活也。你一个小娃,还来质疑老夫的医术?”

  “在下失礼冒犯,还望恕罪。”现在可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沈轻纱生死不知,情况不明,还得好生救治。

  “《外台秘要》上说:用纸裹皂荚末,纳下部,须臾出水即活。可是咱钱塘,却不产皂荚,老夫这才用同寿书中的方子。”

  沈立德悄悄拉了下杨辉的衣袖,让他此时不要争辩,杨辉连忙道歉不已。不过目光却是直勾勾的盯着沈轻纱,看她的反应。

  等了一会儿,见沈轻纱依然没有反应,杨辉不由着急起来。本以为这张大夫医术精湛,看他说起救人之法,讲得头头是道,难道就是胡吹大气不成?

  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杨辉蹲下去探了探呼吸,见没有丝毫好转,不由双目通红,仿佛一头择人而噬的小老虎。

  ”你到底有没有把握?“强压着心中的怒气,看着张大夫。

  “不得无礼。”说话的却是周邦彦。对于这个张大夫,他是知道的,在整个钱塘,可算得上是名医。就连沈括之前病重,就是他给诊治的。

  此时见杨辉如此,不由呵斥了一声,而后又朝着大夫问道:“为何还未醒转过来?”

  大夫被杨辉那么一问,不由气急,见得县令大人再问,不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站起身来,回道:“回禀大人,此女溺水太久,脉象极弱,呼吸心跳均不通畅,依草民来看,恐怕有些困难。”

  听到这话,杨辉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怒气,朝着他大吼道:“你个庸医。不会就别浪费时间。”

  “你,你,你个无知小儿。”张大夫行医多年,哪里受得了杨辉如此说话,被杨辉气得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事情闹到了这个地步,杨辉哪里还能让他再医治。

  刚才见大夫忙活了半天,到如今,浪费了太多时间,本以为这大夫来得快,工具有齐全,救人的把握自然大些。没想到折腾了半天,原来竟是装模作样,心中早就觉得不可救,只是尽人事听天命而已。

  想到这里,他是又气又急。心中暗道:如今也顾不得什么礼教大防了。

  “你做什么?”

  沈立德一把拉住了正要解开沈轻纱领口的杨辉,怒目而视。他心中本来就一直在自责,连带着对杨辉叫一起喝酒的事儿也隐隐出现了一丝记恨之心。此时见到杨辉竟然要解开沈轻纱的领口,不由吼道。

  杨辉这时候哪里还给她解释,本来就被那庸医耽误了一阵,若是再不救,恐怕就真的回天乏术了。

  杨辉想到的急救办法,当然就是人工呼吸法。至于为什么之前不用,一来他也只是在电视上见过,并没有实践过;二来还是因为这是宋朝,对一个女的做人工呼吸,那不是轻薄耍流氓么?若是遇到贞洁烈妇,恐怕就算救活了人家也得跳河。没见电视剧里男主通常用这法子救人之后就挨一耳光么?现代尚且如此,遑论程朱理学兴起的这个时候。

  一手捏住了沈轻纱的鼻头,脑袋凑到她胸口听了听,抬起头来,深吸了一口气,嘴唇慢慢的印了上去。

  

第47章 贞洁观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感谢书友1509的打赏)

  见到杨辉的动作,周邦彦惊呆了,周围的人无不面面相觑。

  “这,他,这是做什么?”

  “真是有伤风化。”

  “我看似乎在救人。”

  “救人?没听张大夫都说没什么把握么?他才多大,能有大夫厉害不成?”

  杨辉的这一番动作,彻底打破了这个时代人们的认知,一个个猜测着,议论着。

  此时他可没心情去理这些人,救人要紧。

  两手交叉,压在沈轻纱还未怎么发育的胸脯上,做了一个心肺复苏术,而后又不停的做起了人工呼吸。

  周邦彦在一边看着他的动作,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沈立德面带怒意,唐恪一脸疑惑,陈与文更是摸了摸头。

  人工呼吸了半晌,见得沈轻纱的呼吸逐渐变得有力均匀之后这才停下了动作。

  悠悠醒转过来的沈轻纱咳嗽了几声,明亮的双眼缓缓睁开,就见到杨辉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先前自己落水的一幕缓缓浮现出来,她只记得不小心掉下西湖去了,隐约间看到有人游了过来,而后连续呛了几口水之后就昏迷了过去。

  “杨师弟,你看着我做什么?”注意到杨辉的目光有些奇怪,似乎夹杂了激动,自责,还有欣喜。

  嗯?怎么感觉胸口有些凉。

  她顺着看了下去,就见到自己洁白如雪的肌肤,正暴露在杨辉的眼前,里面粉红的束胸都露了出来。

  仿佛受惊的兔子一般,迅速的将领口拉了上去,眼中一丝怒火就要燃烧起来。

  好在没有听到打耳光的声音,因为沈立德及时的凑了过来。

  “妹妹,你没事了。”现在他才知道杨辉刚才那一番动作起了什么样的效果。

  “哥。”沈轻纱低低的喊了一声,目光却是在杨辉的脸上。

  “没事就好,差点吓死哥哥了。”沈立德喜极而泣,紧紧握住沈轻纱的手。

  “这......这......”说话的是张大夫。

  此时的他一脸无法置信的样子,眼睛死死的盯着杨辉,嘴里还喃喃的说着什么。

  见沈轻纱没事儿了,杨辉这才放下心来。

  两人在梦溪园的时候,关系是最好的,虽然有时候沈轻纱显得太过活泼了一点儿,但实际上身边有这么一个可爱的人时常唠叨啰嗦,感觉也挺不错的。

  当然,在杨辉心中,一直都是将她当做妹妹在看待的。哪怕自己现在的年龄比沈轻纱还要小。

  至于在沈轻纱眼里,到底是怎么看杨辉,他可没功夫去想这些问题。都是小孩子,难道还玩一出暗恋不成?

  人是活过来了,不过杨辉现在的处境,可有些不好。

  “这虽然是救人,但怎能肌肤相亲。”人群中有那守旧古板之人就开始说了起来。

  “就是,《孟子.离娄上》中说:“男女授受不亲,礼也。”《礼记.曲礼》又曾言道:“男女不杂坐,不同施枷,不同巾栉,不亲授。”

  “好好的一个读书人,竟然做出这等有伤风化的事情。“

  “依我看啊,八成那小子是借坡下驴,趁此机会占便宜呢。”看热闹不嫌事大,这种人古来有之。

  “听说还是沈括沈大人的弟子,这成何体统了。”

  救人的事儿算是告一段落了,但此刻,对于杨辉的口诛笔伐,又冒了出来。

  杨辉冷冷了看了人群中叫得最欢的那几人,也不说话。径直走到周邦彦面前。

  “县令大人,小生刚才失礼了。”

  周邦彦深知人言可畏的道理,自然要帮他解释,也好为这事儿定下调子来,省得日后有人借此兴风作浪。

  “人命关天,事急从权,有何失礼之处。”

  他这一番话,明面上说的是杨辉刚才做的人工呼吸这件事儿,暗里也算是对那些嚼舌头的人的一个回应。

  县令大人都这样说了,还能有什么问题?

  杨辉心中感激,拱手行礼:”大人明辨是非,乃我钱塘之福。“

  “哼。受圣人教化,岂能做此有辱门楣之事?”

  不过,他还是低估了这时代的人对于礼教的重视。一个尖锐有些刺耳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对于周邦彦袒护杨辉的做法表示不满。

  杨辉朝说话之人看去,却是一长眉须发、面颊清瘦的白发老人。

  见杨辉朝自己看过来,那老人目不斜视,亦是直直的看着杨辉。

  “老夫说的有错?”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杨辉走上前去:“小生还未请教?”

  “老夫罗从彦,世称豫章先生。”

  他这一自我介绍,周邦彦听到,连忙走上前来,行礼道:“原来是豫章先生。”

  杨辉未曾听过此人,见到周邦彦的样子,知道此人定是有些来头。不过刚才罗从彦的一番话,他可是听得清楚,对这个老头没什么好感。

  这罗从彦早年师从吴仪,以穷经为学。前几年又与二程的首传弟子杨时讲易,后来拜入杨时门下,算是二程的门生。

  周邦彦虽然也是一代大家,但与二程相比,还是有些差距。两人年龄相差不大,亦都有耳闻,没想到是在这样的场合见面。

  “豫章先生到此,在下有失远迎啊。“

  “不敢当,不敢当。”对周邦彦刚才和稀泥的做法,他还看不过去,心中有气,与其说话之时,也有些孤傲。

  “听说这娃娃是沈括的弟子?”罗从彦指了指杨辉。

  “正是沈兄入门不久的弟子。”

  “既然是沈括的弟子,为何不尊礼教,难道他沈括老得连个弟子都教不好了吗?”

  罗从彦大声说着,目光看向杨辉。

  说罗从彦可能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是说起他的后世弟子,有一人自然不可不提。

  那就是朱熹。

  这人学问是有的,性格也不坏,真要说起来,也属于谦恭节俭的大儒一类。但有一个特点,就是礼教看得极重,提倡名节忠义和廉耻。否则后面也不会有朱熹的’存天理、灭人欲‘的学说出现。

  “请问这位先生,我哪里不尊礼教了?“杨辉见他咄咄逼人,可不管他是什么大儒老人。本来就因为沈轻纱的事儿憋着一肚子火气,没想到好不容易救活过来,又冒出个这人,直接一顶大帽子就扣到了自己头上。

  “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你既然是沈括的弟子,难道连这圣人教化都不知道?”

  见到杨辉不以为然,隐隐还很是不服的样子,他更加来气。

  “圣人教化小生倒是知道,不过圣人可没说见死不救。”杨辉心中来气,说话也开始不客气起来,直接开始反驳。

  “岂不闻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听到罗从彦说出这话,对于将贞洁看得比人命还重要的狗屁说法,他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

  ”哦?是吗?“杨辉一步步走近,眼神也变得越来越冷。

  

第48章 礼义廉耻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感谢魔力小幕的推荐票,感谢夜里行走的黑的推荐票)

  杨辉打心底里讨厌这种把贞洁看得比命还要重要的说法,以前就听说古代有男女之间不小心碰到手之后,女的就回家将自己手砍了下来这样的荒唐事,当时还不太相信。不过现在听这罗从彦的话,还真有一种那样的意思在里面。

  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人。

  “是吗?”他一步步逼近,走到罗从彦面前,目光清冷。

  罗从彦是什么人?那可是一代大儒,岂会被一个半大孩子给吓到。

  “圣人之言,岂能有错?”

  杨辉摇了摇头:”圣人之言当然没错,但你刚才说饿死是小,失节事大,可就大错特错了。“

  “何错之有?”罗从彦听杨辉大肆反驳自己,怒极反笑。

  他著书立学多年,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讥讽质疑,没想到在这钱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个十岁娃娃竟然当面说自己曲解圣人意思,让他如何不气。

  “那照你的意思,在刚才的情形之下,该如何做?”杨辉反问道。

  “自然是让大夫医治。”

  杨辉点了点头:“那好,如果大夫医不好又当如何?”

  “自然是另寻高明大夫。”

  “若是时间来不及又如何?”

  “那就是时也命也,断不可不尊礼法胡乱行事。”

  “呵呵。”杨辉拍着手。“既然如此,那如果刚才落水之人是你的至亲,你是不是也是如此?”

  “那是当然。所谓三纲五常,夫妻之间若是如此做,倒也勉强说得过去,老夫且问你,你可是他的夫君?“

  “不是。”

  “你可是他的至亲?”

  “不是。”

  “你既不是她至亲,又不是她的相公,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肌肤之亲,置礼教为何物?视男女大防为何物?“罗从彦目不斜视,口里振振有词。

  ”敢问三纲五常是何物?“杨辉不紧不慢的问道。

  众人听他如此说,不由大哗,就连周邦彦和唐恪,看向杨辉的眼神也变得复杂起来。

  罗从彦怒道:“无知小儿,岂不闻“仁、义、礼、智、信”?”

  “哦。原来如此。”杨辉见罗从彦生气,反而笑了笑。

  “不知这位先生,哦,罗先生,敢问可曾读过《孝经》?”

  不知道杨辉为何突然问起这事儿,罗从彦瞪着双眼,胸膛急剧起伏:”老夫三岁蒙学,求学几十载,儒家十三经自然倒背如流。“

  “但是,依小生看,先生似乎并没读过。”杨辉不紧不慢,缓缓说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罗从彦有些气急败坏。

  “既然你老这么大年纪了,又自诩通读儒家十三经,那《孝经》曾说道‘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可还记得?”

  “这与你刚才做的事有何关系?”

  “看来先生不但年岁大了,还有些老糊涂啊。”杨辉摇了摇头,一脸笑意。

  他心中本来就有气,现在有这么一个赶着往上贴的出气筒,哪里还会客气。

  可不管你是什么大儒,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真以为自己不说话,是个不认识的人就可以跳出来朝自己狂吠了么。

  “你。你。”罗从彦被杨辉这一番话,气得三窍生烟,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手指着他,嘴里呼呼喘息着。

  “我什么?难道小生说的不对?既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那落水之人,若是死了,是为不孝。”

  他顿了顿,见罗从彦暂时没法反驳,又继续道:“见人溺水危难将死,知施救之法而旁观,谓见死不救,是为不仁;在下乃是沈师的弟子,她是老师的孙女。若是在此溺死,老师必定伤心欲绝,我若是无动于衷,是为不义。“

  要说扣大帽子,一心只做学问的罗从彦如何比得上杨辉,他可是在大学里混迹于各大论坛,靠一张键盘苦战无数无脑喷子练就出来的。

  这一番话说出来,之前还觉得杨辉似乎真有些不尊礼法,视男女大防为无物的一些人竟然纷纷觉得他说得有道理。

  周邦彦与唐恪刚才还在担心,现在一颗心却是落了地,没想到杨辉这一通话,说得有理有据,以圣人之言,驳罗从彦的圣人教化,活生生将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好个口齿伶俐的无知小儿,老夫著书立学几十载。”罗从彦被杨辉气得只会重复了。

  “行了,行了。您老就别卖弄,别倚老卖老的了。看你年纪大,小子不与你一般见识,省得一会儿又说我不尊老爱幼。这事儿我也不与你多说,你且自己回去想想,若是你的父母、你的子女、或者是你自己,出了这样的事,濒临绝死,你还会不会坚持你刚才的说法。“

  他不想再将时间浪费在这种口舌之辩上,现在沈轻纱已经性命无碍,惊吓之后正是需要人安慰的时候,可没功夫陪他人瞎扯淡。

  罗从彦哪里肯听,杨辉却是根本不搭理他,转头就走到沈轻纱身边,见她脸色逐渐变得红润起来,心中放下心来,将她扶起,就打算离开。

  “没想到沈括老来名节不保,教化无方,竟然教出这么一个伤风败俗、不知礼义廉耻的弟子。”见得杨辉几人离开,罗从彦大声喊道。

  周邦彦连忙上前劝解:“罗兄稍安勿躁,切勿生气,此子虽然孟浪放肆了些,但其才华横溢,可没你说的那么不堪。”

  “就他这德行也才华横溢?”没想到周邦彦这个县令不但不帮自己说法,看他这样子,反而是在偏袒杨辉一边,罗从彦不由看了看他,更加来气。

  周邦彦苦笑了一下,嘴唇凑到罗从彦耳边,低语了几句。

  “竟有此事?”罗从彦脸色变得有些奇怪。

  “罗兄,你远道而来,就不要为这些俗事生气了。今日由我做东,咱们去六福楼共饮几杯。”

  “哼。”看着杨辉在人群中扶着沈轻纱逐渐离去,罗从彦哼了一声,心中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唐恪看向杨辉的背影,一丝笑意浮上嘴角。紧接着,转头走到周邦彦与罗从彦二人身边,行礼道:“久闻豫章先生大名,今日得见,三生有幸。”

  看到杨辉几人已经离开,罗从彦也不好再发脾气:“你就是唐恪?”

  杨辉经此一事,也没了继续闲逛的心思。重午节才第一天,不可能每天都回家再来,所以就临时在城中找了个客栈住了下来。

  

第49章 少卖关子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江南的这个时节多雨,昨日还阳光明媚,今日就细雨绵绵,天空阴沉沉的。不过这样的细雨并没有影响大家的热情,反而显得别有一番风情。

  “都说吃了端午粽,还要冻三冻。看来这阴雨,估计得持续一段时间了。”

  陈与义昨日喝醉了,经过了一晚,今天倒是格外精神,心情大好。

  “冷水黄梅可不太正常。”沈立德看着沈轻纱小心翼翼的提着裙摆跨过一个积水小凼说道。

  “这有什么,俗话说,端午前的雨,涨龙舟的水,这可是‘龙舟雨啊!大吉大利。”

  陈与义一路之上不时的与沈立德斗起了嘴,似乎觉得跟这个闷声葫芦、斯文学子的人抬杠很有意思。

  ”陈兄、沈兄,你俩都说了一路了,也不嫌累。“杨辉抬眼看了看二人。

  ”哈哈哈,怎么会累。“陈与义看了看走在最前方的沈轻纱。

  经过了昨日的事情,几人还心有余悸,此刻见到沈轻纱仿若不觉的样子,不由彼此对视一眼,笑了笑。

  ”昨日贤弟的一番话,为兄可是记得清楚,想那罗从彦一代大儒,硬是被你驳的哑口无言,只知道吹胡子瞪眼,想起来都觉得痛快。“陈与义提起昨日的事情,仿佛是他自己做的一样,还有些意犹未尽。

  ”他毕竟是长辈,也不知道这事儿会不会让他记恨。“沈立德有些担心。

  “记恨?”陈与义不以为然,“估计他现在都没脸说出去。”暗自朝着杨辉竖了个大拇指。

  杨辉想了想,说道:”记恨倒不至于,只不过大庭广众之下,我那番话,也算是彻底的得罪他了。“

  陈与义看向他:“怎么,后悔了?”

  沈轻纱在前方走着,听到这里,不由转过头,看向杨辉。

  摇了摇头:”后悔什么,难道我说得不对?他本来就是曲解圣人意思。再说了,哪怕真的违了礼教,若能救得一人,那也是应当做的。“

  沈轻纱眨了眨眼睛,一脸笑意,等着三人走近之后,这才跟在杨辉的右手边,抿着小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佛家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在我看来,人最宝贵的东西就是生命。生命对于我们只有一次,若是性命都没了,要贞节何用?”

  “贤弟的这想法倒是奇特。”陈与义笑了笑,并不反驳。

  杨辉看他面上表情,就知道他对自己这话并不算是特别认同,不想纠缠在此事之上,于是住了口。

  过不多时,几人再次来到了明殿园中。

  天气阴沉沉的,有些凉意,不过园中依然有许多人。相比起昨日来,西湖边上的游人还是少了不少,来的也多是些学子佳人。

  “这雅集,还有些来历。”陈与义见杨辉不说话,找个话题开口道。

  “雅集?”

  “就是贤弟说的诗会了。”

  “这说法,我知道。”沈轻纱在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插嘴进来。

  杨辉看了看她,自从昨日给沈轻纱做了人工呼吸之后,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当然,说的是沈轻纱,而不是他自己。

  对于杨辉的话,时常假装没听见,也不像以前那般活泼了,并且时不时的自己发呆。一见到杨辉看她,就不自觉的低下头,要不就是快速的转过身去,搞得杨辉有些莫名其妙。

  “元丰初年,驸马都尉王诜大人曾邀同苏轼、苏辙、黄庭坚、米芾、圆通大师等十六人集会西园,时人画为《西园雅集图》,传为文坛之不朽盛事。“对这典故来历,沈轻纱倒是知道得很清楚,见杨辉有些疑惑,不由出言解释。

  “难怪称为雅集,果然是文人雅士之集会。“杨辉点了点头,赞道。

  “大家都说这可是能与书生王羲之的’兰亭集会‘相提并论的。”

  兰亭集会杨辉是知道的,没想到这西园雅集竟然如此出名。听沈轻纱提起苏轼,也不知道如今苏轼是否还在世。对于这么一个大文豪,他还是有些崇拜的,一首明月几时有,传唱千年而不衰,足见其影响力。

  “我还以为就是文人相聚,一起吟咏诗文呢。”

  “哈哈,贤弟看来是第一次参加雅集啊。”陈与义在一旁大笑着。

  “这雅集可不光是吟咏诗词、议论学问,还有也会有弹琴、品茗、闻香等其它雅事,只不过但是以吟诗著文为主的而已。”

  “弹琴、品茗,我倒是没什么兴趣,可还有其他的?”

  ”若说其他的嘛,那可就多了,怎么?贤弟这都不知道?“陈与义看着杨辉,满脸不信。

  文人学子,谁不知道雅集啊,不过这也不能怪杨辉。他到这个时代,家里就一贫如洗,哪里有这等机会。在学堂也都是学的儒学十三经之类的,并未学习到这些。至于后面去了梦溪园,沈括主要还是看重他的格物天分,又想当然的以为他知道,竟是从未提及过此事。

  杨辉只好摇了摇头:“陈兄你就别卖关子了,且说说。”

  “既然这样,那今天为兄就带你涨涨见识。”

  陈与义昨日与杨辉比词没比过,后来又听他在梦中做的那首词,更加觉得在诗词一道上没办法比过杨辉了。加上如今旁边有沈轻纱这么一个美人胚子,虽然昨日当众说了自己,但毕竟说得有道理啊。现在竟然听到杨辉还不知道这些,不由起了显摆之心,拍着胸脯说道。

  对于雅集,沈立德自然是知道的,不过他本来话就少,若是杨辉不主动问,他基本上是不会主动说话的,最多也就是碰到了提及一两句,远没有陈与义来得大方自然。

  ”看到那边没有?“陈与义手一抬,朝着一个亭中指了过去。

  杨辉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亭中围了不少人,不过却不像是在吟诗作对。

  “那就是投壶了。除了投壶,亦有抚琴、对弈、书画、射谜。“

  杨辉垫着脚尖,仔细看了看,点头道:“原来如此。”

  “挥毫用墨、吟诗赋词,抚琴唱和,打坐问禅必不可少,当然,还有一个最主要的。”

  “那是什么?”

  “呵呵。不可说。”陈与义悄悄看了一眼沈轻纱,又转向杨辉,一脸神秘,摇了摇头。

  见他表情,杨辉觉得定然不是什么好事,就不再追问下去。

  陈与义本来想着是吊一下杨辉的胃口,好看他急不可耐的样子。没想到杨辉压根儿就不问了。对于杨辉的不按套路出牌,差点没把他给憋死。

  这一招,杨辉可是用得熟得很。对于那些总是卖关子,吊人胃口的人来说,实在是好用。

  不就是想让我问,你再说出来显摆么?我就偏不问,看你憋不憋得住。

  仿佛一股大力打在了棉花上的陈与义不由轻声道:“不想知道?”

  回答他的是杨辉加快了脚步,朝着园中走去的脚步声。

  “你......贤弟......真是不懂幽默。”他跺了一下脚,嘴里嘟囔着,跟了上去。

  “不就是狎伎么?”一向沉稳寡言的沈立德瞟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你还真以为他猜不出来?“

  

第50章 对对子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亭中众人正在玩投壶游戏,见杨辉过来,一个个不由窃窃私语起来。

  “他不就是昨日在湖边那个少年么?“

  “食色性也,小小年纪,就一亲美人方泽,实在是我辈楷模啊。”有那不太正经的人说道。

  虽然见大家的目光有些不太正常,杨辉也不好说什么,管他呢,昨日已经解释过了,没必要一直纠结这件事情。别人的想法自己改变不了,再说了,自己又没什么错。

  投壶既是一种礼仪,亦是一种游戏。举行时,宾主双方轮流以无镞之矢投于壶中,每人四矢,多中者为胜,输的一方就要饮酒作罚。不但继承了射礼的仪节,还继承了射礼正己修身的礼义。

  他看了一阵,知道必须要将箭矢的端首掷入壶内才算投中;并且还需要依次投矢,抢先连投者投入是不算数的。只觉得这种游戏似乎并没有什么意思,也就摇了摇头走开了。

  陈与义和沈立德倒是看得津津有味,轮流上去试了一次,不过都以失败告终。

  “这对联可是东坡大人都未曾对出来的绝对。”远远的,听到一个声音传来。

  杨辉听闻,来了兴趣,连忙顺着声音起处走了过去。

  这里举行的不是投壶游戏,而是一群文人正在作对,也就是对楹联。

  见几人前来,或许是大家正沉浸在对对子的气氛中,这一次没有人再指指点点。

  “原来是这个。”杨辉轻轻说了一句。

  只见亭中挂着一幅上联,以行书写就,龙飞凤舞,煞是好看。

  “提锡壶游西湖锡壶掉西湖惜乎锡壶”

  杨辉笑了笑,这个对联他是听过的。相传乃是苏轼任杭州知府时,有一天与文人学士乘船游西湖,一歌女提锡壶给苏拭等斟酒,不慎失手将壶掉入湖中。那文人顿时来了灵感,据此吟出此联。

  联语中的“锡壶”“西湖”“惜乎”声韵相同,正是这对联的奇特绝妙所在。

  “东坡大人一代文豪都对不出,我看你就别在这丢人现眼了。”

  有人在叫嚷着。

  ”你还别不信,本少爷做了一个梦,得人传授此下联,今日就是专程来对这对子的。“

  杨辉看了看说话之人,觉得有些好笑,原来竟是那唐家二世祖唐润。

  也不知道他发了哪门子的神经,好好的纨绔不当,不去投壶对赌,竟然跑这里来对这对子。

  “你说了半天,你倒是对出来啊。”人群中有人起哄。

  唐润狠狠的瞪了那人一眼:“本少爷这不是给忘记了么,昨日梦中说的什么来着。“

  “我说唐二少爷,你还是去打你的麻将吧,这吟诗作对还是你那三弟唐恪唐公子来才行。”

  陈与义在一旁看了看,朝着杨辉说道:“这对联,难。”

  杨辉看了他一眼,点点头:“的确是难对。”他可没打算在这上面出什么风头,对对子并不是他的强项。虽然心中也记得一些诸如’烟锁池塘柳,炮镇海城楼‘之类的,但这对对联可没那么简单。盖因为很多对联都是应景而出,或是心中灵感突起,心血来潮,一时冒出一个上联,让你当场对出下联,那可就太难了。

  看着唐润被一帮读书人挤兑,他不由哑然失笑。这也难怪,好好的享乐之事不去做,非要跑这里来凑热闹,那不是找不自在么。

  这些人可不像唐润之前欺负的那些人一样,而是真正的读书人,管你什么大家世族,一提到这文学上面,那可都是能争得头破血流的。

  也就是所谓的书生意气了。

  唐润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梦中对出的下联,不由有些下不来台,面色越来越难看。

  他着急间,不由四处张望起来,这一看不要紧,一下就看到了人群后面的杨辉几人。

  他眼前一亮,大声道:“有了。”

  众人见他模样,以为他又是糊弄大家,不由嗤之以鼻。

  “切。”

  唐润清了清嗓子,让大家别说话:“你们听好了。我对的下联就是

  揍杨辉,挫扬灰,杨辉手扬灰,杨辉扬灰。

  他念完之后,下巴一抬,嘴角含笑,洋洋得意的看着下方的一群人。

  “我说贤弟,你是不是跟这唐二少爷有仇啊?竟然这么恨你?”陈与义在一旁捅了捅杨辉的腰间。

  “呃....或许吧。”杨辉苦笑道,这唐润很明显就是作出来恶心自己的。

  沈轻纱在一旁可不乐意了,她本来就对唐润花花公子的做派有些不满,又加上两家之间关系也不算好,此时更是听到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杨辉,不由俏脸一寒,恶狠狠的盯着唐润。

  前一天自己落水,被救过来之后昏昏沉沉的,也知道杨辉被罗从彦给说教了一顿,不过她是女儿家,在大儒面前自然不好反驳,不过对于杨辉让罗从彦当众吃瘪的作法,她内心其实是很高兴的。

  没想到杨辉能为了自己甘愿被人污蔑教训。

  她虽然性格活泼,但一直喜欢看柳三变的《乐章集》,内心里对于那种才子佳人琴瑟相和的生活多少还是有一些向往的。不知不觉间,如今与杨辉有了肌肤之亲,还不知道以后两人如何相处,这一天来一直都有些心不在焉的。

  “这就是唐二少爷梦中所得的下联?“

  听得有人质疑自己,唐润脸色一变,刚才还在为自己的机智而暗自高兴得意的他不由朝着说话之人看去。

  “正是。“此时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

  “哈哈,那在下也能对出来了。”

  “撒网吧,捕王八,网缠王八,王霸忘爸。”

  “哈哈哈哈。”那说话之人大笑起来。

  被人这么一讥讽,唐润面色涨得通红,其实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就是瞎对,不过毕竟看着像那么回事儿,里面有人名杨辉,有扬灰,又有日光阳晖,更有杨辉韬光养晦的意思。虽然平仄不符,但应该也不至于如此不堪吧。

  说话的正是陈与义。他见到沈轻纱生气,恶狠狠的盯着唐润,不由心中打起了主意,这博得好感的机会当然得抓住,于是这才出言嘲笑起唐润来。

  

首页5678910111213141516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冻蚕所写的《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为转载作品,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