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 连载中
分享史上第二个穿越…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作者:冻蚕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简介:销售总监意外穿越北宋末年,是神棍,还是神童?是做官还是做科学家?在金元入侵之际,当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该如何做。
  人生何必分贵贱,岂能说是遭天谴。
  今朝自我拔剑起,复我华夏万万年。
   https://www.uukanshu.com
-------------------------------------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第101章 天师的企图
第2章 学堂先生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纷乱的思绪,胡思乱想了一会儿,耳中听得父亲进屋睡下之后,他也在疲惫中沉沉睡去。

  阳光从破洞之中照射进来,天已经亮了,清晨总是比较凉爽的。他下了床,走了出去,正见到父亲杨清眼眶里隐有血丝,正在外面的空地上忙碌着。

  破烂的大半个瓦罐,被架了起来,立面翻腾滚烫的鲜白鱼汤,随着热气散发开来,带着一点点的腥味儿。

  “爹。”他脆生生的喊道,对于目前这种小孩子的声音还有些不习惯。

  “谦光醒了啊,再等等,鱼汤快好了,一会儿吃完了好去学堂。”杨清见到儿子,满脸欢喜。

  生活的艰辛让原本只不过三十多岁的杨清脸上已经有了皱纹,身子有些佝偻,鬓角也有些发白,手指粗大布满老茧,呈现出黄黑色。

  见到父亲的模样,杨辉的眼眶变得有些湿润,红红的,泪水都快掉了下来。如今的身体只是八岁,有些单薄瘦小,破烂的麻衣短褂穿在身上,晃动着仿佛片片纸张。

  跑到河边,捧起清凉的河水胡乱的洗了脸,这才跑回家帮忙。年龄虽然还小,但骨子里的灵魂可不是小孩子了,以前或许不懂,但如今却是明白得紧。

  看杨清的样子,就知道他这些年过得如何的艰辛,又当爹又当娘的将自己拉扯大,从富家公子到穷苦农民,他的内心承受着多大的打击。即便如此,为了自己,依然含辛茹苦,没有半点怨言,让见惯了人情冷暖的杨辉如何不感动。

  这年头铁锅很贵,他家自然是没有的,好在还有两个粗瓷碗,不至于吃饭都没有盛具。

  杨清见得瓦罐里的鱼汤熬好了,先将下面的柴禾拨到一边,然后才拿起木勺,盛了一碗鱼汤递给杨辉。

  “谦光,小心烫。”

  “谢谢爹。”

  有些宠溺的看了看儿子,杨清将瓦罐里冒出的热气朝着旁边吹了吹,木勺在里面搅动了几下,捞出半条已经煮烂的鲫鱼来。

  杨辉将手中的碗伸过去接住,嘴里说着:“爹,你也吃鱼。”

  “谦光,你吃,里面还有呢,吃完了去学堂,爹昨晚捕了不少,今天去集市上卖了,到时候攒钱给你买书。”

  他点了点头,对于父亲的脾气已经了解了,拒绝是不可能的。明明知道瓦罐里根本没有,却还要假装不知道,让他心里有一丝心酸。

  许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

  喝完了鱼汤之后,还得去学堂,本来村里有村塾,但是杨清为了他以后的发展,硬是憋足了劲儿,咬牙将他送到了离家两公里外学堂去。

  学堂是官立小学,主要是负责对儿童进行启蒙教育,但也有一个特点,就是兴废无常,所以真正的富贵之家,都是自己花钱聘请的先生。

  以杨辉家目前的条件,自然请不起私人的教书先生,但官办学堂的收费,也并不低,不过先生倒是比村塾要好了不少,所以杨清这才铁了心让儿子在这里念书。

  来到学堂的时候,刚好过辰时,也就是九点过一点。李夫子正左手捋着颌下那一撮山羊胡子,慢条斯理的在学堂里踱着步。

  见到杨辉到来,不由瞪了瞪眼睛,一脸严肃的说道:“子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谦光,你可知道现在几时了?“

  对于自己的这个学堂先生,杨辉前两日已经有所了解,说话慢条斯理,做事循规蹈矩,若是学生做得不对,总是要引经据典的说两句,以彰显自己的学识渊博。很明显,现在轮到了自己头上。

  “先生,昨日学生看书看得晚了,早上醒来却是错过了时辰,还望夫子莫怪。”他解释说道。

  “下次记得,先进去把。“

  入得学堂,见大家都已经正襟危坐在堂中,摇头晃脑的读着书,寻了自己的位置坐下之后,也装模作样的读了起来。

  如今他已八岁,蒙学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彼时学堂之中主要的教学,还是以经术行义为主,与汉唐时期的地方儒学并无二致。不过有一点,却是让他有些头疼,那就是练字。

  要参加科举考试,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必不少,前世习惯了硬笔书写的他,使用起毛笔来,别说龙飞凤舞、铁画银钩,就连握笔都觉得别扭。不过既然到了这里,也只能慢慢适应了,现在还小,并不着急。

  学堂里总共有十多个学生,基本上都是周边人家的孩子,虽说都不是士绅地主之家,但相比起杨辉来,可是好了不少,穿着打扮,所用的笔墨纸砚,都比他用的要好一些。明白家里的情况,父亲为了自己能上这么个学堂都花费了不少,哪里还能再为家里增添负担。

  其实从他第一次到学堂,他就已经发现了,其他的同学并不待见他。不论是课后玩耍,亦或是放堂回家,他也基本上都是独来独往的。好在如今的灵魂里自己早就过了这样的年龄阶段,也觉得没有什么,若是让他成天跟一帮小孩子待在一起,反而会觉得不太习惯。

  如果说学习是枯燥的,那么遇到一个死板的老师来教枯燥的内容,那就是一种痛苦的折磨。即便心中对于那个起早贪黑供自己念书入学的父亲有着天大的愧疚,也挡不住杨辉此时的滔滔困意。

  “杨谦光。”李夫子发现了上下眼皮都已经挤成了一线的杨辉。

  “夫子。”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惊醒,他连忙站了起来,弯腰行礼,恭敬的道。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你可知道什么意思?“山羊胡子抖动着,眼睛盯着杨辉,一脸的怒意。”

  “知道。”

  “你说说看。“

  “语出汉乐府民歌,说的是年少之时若不努力,长大之后即便后悔悲伤也没有用了。“

  “你既然知道,为何还在学堂之上昏昏欲睡?”对于杨辉的解释,夫子是比较满意的,脸上的愤怒表情稍微缓了缓。

  杨辉心道:谁让你讲课摇头晃脑跟催眠曲似的。当然,这话他是不敢直接说出来的。

  心中想了想,说道:“夫子刚才讲得太好,学生听得如醉如痴,正在回味之中。”

  李夫子没想到杨辉竟然说出了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愣了一下。听杨辉油嘴滑舌的狡辩话语,心中本有怒气,不过若是此刻若是再加责备,岂不是自己承认了自己讲得不好?

  无奈之下,李夫子只好点头说道:”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你若能体会为师所讲精义,对于以后的县试,是有帮助的。“

  他虽如此说,但心中对于杨辉,却是起了一些疑问。之前的杨辉,平日可没这么精明,由于家庭的关系,时常在学生之间受些排挤,他是知道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其性格胆小懦弱,平日里对于自己,那可是尊敬得很,断然不会如同刚才这样狡辩。不过毕竟杨辉年龄小,他心中虽有疑惑,也只不过是归结到转了性子开了窍而已,并没有过多的在意。

  杨辉坐下之后,正好看到旁边一个与自己目前年龄相仿的孩子用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似乎有些鄙夷。

  他也不与小孩子一般见识,哪怕在别人眼里,他也只是个小孩子。

  哪知道他想息事宁人,别人可不答应,所以放堂准备回家的时候,他就被几个同学堵在了小路上。

  

第3章 谁是傻子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长得明显比同龄人要高大一些的叫严文,正是几个孩子中的小头目,跟在他右手边的,叫做张安,也就是在学堂上对自己表示鄙夷的那个同学。

  杨辉眉头微微皱起,这个严文今年已经十岁,其父严敬义是钱塘大地主沈家的账房先生,杨辉家种的地,也都是沈家的,所以平时两家也算是有一些交集。

  说起来,两家都是为沈家做事,本应该能和平相处才是。可是早些年杨清家道中落,在租种了一年沈家的土地,轮到交租的时候,与前来盘点的账房先生严敬义起了冲突。那时候杨清还没有现在的圆滑世故,毕竟是读过书的人,骨子里还带着一些清高,一气之下,竟是将严敬义给骂了个狗血淋头。

  自此,两家交恶,后来杨清转了性子,但每年交租的时候,还是难免要受到严敬义的刁难。不过这些年,由于儿子杨辉的关系,倒是变得隐忍了不少。

  如今,父辈之间的恩怨,自然而然的传到了儿子这一代。冤家路窄的两人,在学堂遇到,自然关系不好。严文仗着个子高大,平日里也没少欺负杨辉。

  之前的杨辉胆小怕事,唯唯诺诺,即便在学堂受了委屈,回家之后也不会与父亲说起。而严文虽然欺辱于他,但也多是踹几脚,挤兑嘲讽几句,做得也不算特别过分,所以忍忍也就过去了。

  至于其他几个,也都是他的同学,家境比杨辉家好一些,对他自然怎么看都有些不太顺眼,所以也时常跟在严文身后,呐喊助威。

  此时几个孩子呈半月形,将杨辉围住,一脸不善。杨辉被逼着,背靠一块石头,静静的看着几个孩子。

  硬来肯定是不行的,如今自己的身体比不上这些人,认真算起来都属于营养不良的那一类。若是服软,那岂不是成了笑话,自己好歹灵魂可是二十多岁的青年,被几个小孩子给欺负了,以后想起来自己都觉得丢人。他脑筋急转,盘算着该怎么应对。

  跑回去告诉夫子?且不说这种事情夫子会怎么处理,恐怕以后还会被报复。

  溜之大吉?开玩笑,这么几个人将自己围住,朝哪里跑?

  他正想着对策,严文见他脸上竟然没有往常的那种恐惧害怕表情,不由奇怪,居高临下的看了看他。

  “别以为在学堂上得了夫子夸奖,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要学你那不争气的爹考科举?想出人头地?呵呵,你爹不是秀才吗?他怎么不亲自教你?哦,我知道了,肯定是他自己知道学识不行,连小孩子都教不好,对不对?“

  严文一边出言嘲讽,一边转头看向周围的几个小跟班,右手指着杨辉。

  “大家都知道吧,他爹可是秀才,哈哈。“

  杨辉听着这些话,没有丝毫波澜,只是静静的看着他,面无表情的,也不生气。

  “怎么?我说得不对?你爹不是杨家的大秀才么?”严文没有见到杨辉露出自己期待的愤怒害怕表情,继续道。

  杨辉站定了,不紧不慢的说道:“不错,我爹是秀才。”

  严文愣了一下,旁边的张安也愣住了,这可是杨辉被他们欺负时第一次开口辩解。

  “听到没有?他承认了,哈哈哈,连自己的儿子都教不好,整天吃糠咽菜,也好意思称秀才。”

  “君子动口不动手。”看到严文的右脚提起,对于他的回答有些气急败坏,正要踹他的时候,杨辉开口说道。

  严文自然是君子,至少在整天李夫子的教导之下,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所以,他讪讪的收回了即将踹出去的脚。

  “好,君子动口不动手,既然你说你爹是秀才,那你证明给我们看看。”严文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嬉笑着朝杨辉看了看。

  ”对,就让我们见识见识,秀才公的儿子,学习怎么样,哈哈哈。”

  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几人显然还有些兴奋,不由附和着叫喊。

  杨辉转了转眼睛,只要是能说话解决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更何况自己好歹也是要当上销售总监的人物,还不能说服几个毛头孩子不成。

  他欲擒故纵,故意假装不确定:“真要我证明?”

  几人见他模样,来了兴趣,说道:”少废话,叫你证明你就老实做,省得说我们几个同学欺辱于你。“

  杨辉想了想:“既然你们几个不信,那你们尽管出问题,只要我有答不上来的,就算输,怎么样?“

  他说出来的话,几人仿佛听到了笑话一般,不由大笑起来,又听杨辉继续说道:”这样还不够有趣,倒不如我与你们赌一赌。“

  这种有趣的事情几人什么时候见过,以前欺负他多次,都快觉得没意思了,如今见杨辉竟然还打算与几人对赌,不由兴致大涨。

  “赌什么?”严文自认在学堂功课不差,加上自己这边人数占优,杨辉又年纪尚小,总有回答不上来的问题,一脸笑意。

  “若是我输了,以后在任何地方见到你们几个中的任何一人,都行大礼,以示尊敬。若是你们输了,我也不会为难你们,只要你们认我做大哥就行。“

  他一脸笑意的说道,等着几人的答案。

  “认你做大哥?哈哈哈,你才多大,还没到我脖子高。”严文连忙说道。不过转念一想,觉得自己的赢面几乎是十成十的。并且能够让打了老爹的仇人的儿子主动认输,岂不是心中畅快?万一以后杨辉再参加科举,中个秀才什么的,到时候见到自己还是要行大礼,那自己岂不是比秀才还更加有面子?

  严文权衡了一番其中利弊之后,眼睛盯着杨辉道:”傻子,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咱们几人随便问,你要回答不上来,就算你输,以后你可别后悔。“这时候,还不忘假装一下好人,劝道。然后,他做了一个这一生都有些后悔的决定。

  以后每每想起此事,都会拍着自己的脑袋,心中暗道:说到底,自己才是那个傻子啊。

  

第4章 打赌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严文答应了杨辉的条件,若是以前的杨辉,怯懦胆小,在学堂的成绩也只能说勉强算得上中等,平日里表现出来的,也没觉得什么出奇,反而由于家里穷苦的关系,显得自卑,父亲杨清又整日忙着养家糊口,更没有时间教导他学业。但是现在的杨辉已经不是原来的杨辉了,无论如何是不会甘心被一群小孩子欺负的。

  杨辉见激将法起了作用,严文毫无防备的答应了,心中暗喜,于是说道:“你们谁先来。”

  张安见他没了以前的胆小,似乎还有些迫不及待,便道:”你是着急着向我们行大礼?”

  杨辉道:“出了结果才知道,你先问好了。“

  严文翻了翻白眼道:“我看你是怕输得不够快。”

  ”我且问你‘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出自哪里?“最先问的是一个叫贾思的人,由于名字与假死谐音,在同学中有个外号叫做油炸豆。油炸豆也就是现代的金龟子,善于假死,因此得名。

  与杨辉家之前的情况相差不大,也算是书香门第,后来因为一些原因逐渐落魄,不过现在还是比杨辉家要强上一些。贾思在学堂的成绩不错,或许想重现家族以前的荣光,这贾思学习尤为认真刻苦,

  对于杨辉的父亲作为一个秀才,甘愿堕落,很是有些意见。自古说文人相轻,但那是文人与文人之间,在他看来,杨辉变成如此模样,那是因为杨清没出息,丢了读书人的脸面。这还不算,关键是连儿子都教不好,现在依然一副不争气的样子。

  杨辉饶有兴致的看了看他,回答道:“语出《孟子·尽心上》。”

  他大学可不是白学的,加上平时见客户三教九流的,那时候可没少下功夫。做得好的销售有很明显的特点,就是见多识广,不管是时政、天文、地理、军事、历史,什么书都看,毕竟客户层次学历不同,打交道,总得有相同的话题才是。

  心中暗笑道:“果然是一群小孩子,问的问题都这么简单。”

  见没有难住杨辉,贾思有些尴尬,还待要问,站在一旁的张安等不及了,直接开口道:“咱们以后参加科考的,四书五经、先贤之言乃是必学,你问他这么简单的问题?”

  他看了看杨辉,将贾思拉到后面,开口问道:“你可听好了,我问的问题可是难得很,回答不上来就趁早认输。”

  “你直接问吧。”

  “逼则反兵,走则减势。紧随勿迫,累其气力,消其斗志,散而后擒,兵不血刃。此乃三十六计中的欲擒故纵之计,我的问题是,三十六计具体名称,只要只能说出五计,就算你回答正确。“

  张安平日斯斯文文,其实内心对于兵法战阵之事很感兴趣,张家先祖本是宋朝武将,但由于大宋以文治国,对于武事实在不太重视,所以到了张安这一代,也不得不放弃了兵法武艺,打算走科举的道路。

  虽然如此,但他平日里就爱看兵书,幻想能成一代名将,不过平日可没机会让他施展。如今得了个机会,自然显摆出来,想要考杨辉。

  杨辉愣了一下,他可没想到这看起来斯文的张安,骨子里竟然对军事感兴趣。

  张安还以为他回答不上来,不由得意的笑道:“怎么?是不是太难了些?想来也是,你那没出息的老爹以秀才自居,定然看不上他眼里的粗鄙武人,哪里会与你说这些。“

  他刚说完,杨辉却是直接开口回道:“这有何难,别说五个,就是十个都没问题。”

  “瞒天过海、围魏救赵、借刀杀人、以逸待劳、趁火打劫、釜底抽薪、浑水摸鱼......够不够?”他一口气说了其中的七个计策,竟是张口就来,中间无一刻停顿。

  “你。”张安目瞪口呆的看着杨辉,满脸的不相信,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看了那么多兵书,对于这三十六计耳熟于胸也就罢了,面前这个平日里不显山露水的怯懦同学居然也知道。

  眼见两人出的问题都没有难倒杨辉,严文不由有些急了。如果说贾思出的题目太过简单,那张安出的题目,已经算得上是偏门了。要知道宋朝重文轻武,自开国以来,就施行了“枢密掌兵籍、虎符,三衙管诸军,率臣主兵柄,各有分守”的军事制度。为的就是不让武将势力做大,打仗之时,更会以文臣宦官为监军,节制武将。没想到杨辉小小年纪,竟然对兵法亦有涉及。

  原本胸有成竹胜券在握的严文见得有些不妙,不由沉思了一番。若是己方这么多人还难不倒杨辉,以后可就得叫他做大哥。到时候自己苦心经营起来的老大形象可就要彻底崩塌了。

  脑子里急速转动着,想要找出能够难道杨辉的题目,再看了看杨辉,见他气定神闲,似乎早有准备,心中只觉来气,脸都涨得通红了。

  脑海中想出来的题目在看到杨辉的神情之后,总觉得没有把握,一时之间急得有些抓耳挠腮。

  此时,被杨辉的回答惊得愣住了的张安轻轻扯了扯严文的袖子,将他拉到一旁,在他耳边轻声细语。

  片刻之后,刚才还心急火燎的严文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拍了拍张安的肩膀,以表示自己对他出这个主意的嘉奖,走上前来,细细打量着这个与之前有些不一样的杨辉。

  杨辉任凭他看着,明知道张安肯定给严文出了什么歪主意,但他自信能够应对。

  “呵呵,没想到短短几日,你倒是变了不少,看来先前我们还小瞧你了。”严文看向他,开口说道。

  杨辉语气平淡,回道:“古人都说,三日不见刮目相看,想来就是说的我这样的。“

  “哎,在一群小孩子面前装,可真是掉我身价了。”他心中暗道。

  严文听他如此说话,有些啼笑皆非:“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啊。”

  杨辉看了看他,也不回答,免了皮肉之苦,可不能激得太过了。毕竟这个年纪,一力降十会,若是严文被逼急了,动起手来,可就得不偿失了。

  严文得了张安的计策,心中大定,不由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第5章 别跟我比数学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严文假装清了清嗓子,问道:“今有股四尺,弦五尺,问为勾几何?“

  问完了问题,严文一脸得意的看着杨辉,两手交叉抱在胸前。严文的父亲严子敬乃是沈家的账房先生,平日里负责收租算账之类的活计,自然精于算学一道。

  严文虽然没有系统的学过,但耳濡目染之下,也懂得一些,并且家里也有这方面的书籍,没事的时候也会翻看。

  在他看来,就算杨辉的父亲是秀才,但于算学一道,肯定没有自己父亲厉害,并且接触的可能性也比较小。刚才张安给他出了这个主意,他就觉得可行,这才从自己看的《九章算术》中选了一道题目,用来考杨辉。

  杨辉愣了一下,翻了翻白眼,感觉严文有些白痴。

  在一个现代人面前说数学?

  心中觉得有些可笑,回答道:“为勾三尺。”勾股定理小学就学过了好吧,居然拿来考自己,还以为他想出了什么难题呢,神神秘秘的,没想到却是几人中最简单的问题。他连眼睛都没眨,想都没想就给出了答案。

  “你......你怎么知道?”严文一脸的难以置信。

  杨辉看了看他,一脸镇定,说道:“我不但知道这题的答案,还知道你这题出自哪里。”

  “这,怎么可能,你,你居然学过?”

  这时候,张安、贾思与其他几人也都有些不相信的看向杨辉,在一旁怂恿着。

  “他肯定是听人说起过,这才回答了出来,要不不可能,严文,你再出一道,考考他。”

  严文还沉浸在杨辉不假思索给出答案带来的震撼之中,此时经人提醒之后,想了想,说道:“刚才那题我出错了,且重来,我再出最后一题,若是你答对了,以后我就认你做大哥。”

  对于这种小孩子耍赖的情况杨辉前世可见得多了,听得严文如此说,不由笑着道:“你若是反悔,我也拿你没办法不是。”

  严文怒道:“我严文岂是言而无信之人?你且听我最后一题,”

  杨辉心想,你现在不就是言而无信?

  “你问吧。”

  “今有善行者行一百步,不善行者行六十步。今不善行者先行一百步,善行者追之,问几何步及之?“

  “额。”没想到这严文出的题目,依然是一道算学题,不过很明显,比刚才那勾股定理难度大了不少。

  “怎么样?这道题答不上来了吧。哈哈哈。“严文见他愣住,还以为被自己难住了,刚才内心的一丝沮丧立刻消散,大声嘲笑起来。

  “就是,我就说刚才那题肯定是他在别处听过,还是严兄厉害,这道题别说他,恐怕就是你爹,都不一定能算得出来。”油炸豆勤奋好学,以至于说起话来,总感觉有些呆板。他这一句话,前半句是说严文出的题目厉害,但是后半句,似乎又在说严文他爹不厉害。

  拍马屁拍到马蹄上的油炸豆脑袋上挨了严文一拍,站到了后面。

  “你会不会说话。”严文瞪了他一眼,又看向杨辉,说道:“知道答案?”

  杨辉心里翻了翻白眼,刚才没有回答只不过是在理解这道题的含义而已。毕竟半文不白的,一时还没有怎么反应过来,到现在他也算出了答案,回道:“这有什么难的,不就是二百五十步么?”

  严文出的这题,在宋朝来说,若是没有看过算学方面的书籍,确实是比较难的,毕竟已经涉及到了现代的二元一次方程。

  但那是相对于其他人而言,对于杨辉,可就实在是太简单了,连纸笔都不需要,直接心算就得出了答案。

  读书的时候可没少做这样的题目,类似于一车在前先行,速度多少,后面又一辆车速度多少,问需要花多少时间能够追上。还有那种一个水池里多少水,用大水管,小水管放水,需要多少时间等等。说起来都有些好笑,明明直接把池底的水眼打开不就行了么,搞得这么麻烦。

  见到杨辉说出了答案,几个孩子呆呆的看着他,只觉得不可思议。

  “这,你都知道?”几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他,问道。

  严文有些不甘,这么难的题目杨辉都能回答出来,那还有什么能够难住他?

  面面相觑,好不容易回过神来,这才想起似乎还剩下最后一个人没有提问。不由得将希望寄托在了那人的身上。

  将目光看向了最后一位,说道:“你,可想好了题目?”

  名叫青川的少年立马摇了摇头,身子朝着后面退去,嘴里说道:“我,我回家,我娘等我回家吃晚饭。“话刚说完,撒开脚丫子一溜烟的跑了。

  其他几人都问完了也没有难住杨辉,最后一题让他来问,若是难住了还好,若是没难住,那岂不是将气都撒自己头上了?

  既然最后提问的人跑了,这打赌自然也就算是结束了。杨辉看了看严文,说道:“怎么样?愿赌服输,你们输了。”

  夏日的傍晚,夕阳斜照在几个孩子的脸上,互相看了看,最后将目光聚集到了严文的脸上,有震惊,有不甘,亦有一丝愤怒。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边费尽心思想出来的题目,对于面前的杨辉来说,竟是如此的简单。

  严文这才想起刚才说好的打赌,一脸郁闷,见杨辉和几人看着自己,只觉面上无光。不过他总以君子自居,既然之前立了赌约,违反约定可不是君子所为。

  此时的杨辉脑海里并没有过多的心思,不过是些小孩子,并且也是自己的同窗,能够以这样的方式的解决这种事情,也算得上是两全其美。

  严文眉头皱了皱,眼睛死死的盯着杨辉,心里还有些不敢相信这个怯懦的少年,竟然有如此学识。

  本想着找个理由跟一样溜之大吉,但大家都看着自己,真要这样做了,以后在同窗之中可就抬不起头来了。

  心中有些恼怒,纠结了一番之后,还是朝着杨辉行了一礼,拱手说道:“大哥。”

  杨辉脸上带着笑意:“大哥就不必了,你我都是同窗读书,以后能够不再欺辱于我,彼此互帮互助,维系好这份友谊,就算得上践行咱们之间的赌约了。“

  严文没想到杨辉竟然如此大度,对于之前被自己这些人欺负的事也不多提及,心中有些羞愧,点了点头,拱手离开。

  看着几人的离去的背影,肚子里却是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连忙大步朝着家里跑去。

第6章 境界有高低
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作者:冻蚕加入书架

  钱塘地处江浙,道路平坦,一路之上,他并没有因为解决了同窗之间的矛盾而高兴,反而心情有些沉重。

  穷,在任何时代都不能说是一件好事,柴米油盐、衣食住行都需要花钱。父亲杨清能够从一介秀才变成今天这样的模样,当然有家族的原因,但更重要的,其实还是自己的原因居多。

  当然,身为人子,诽谤父亲的话是不能说的,何况父亲为了自己,已经改变了不少。

  依然是那个小小的,恐怕连雨雪都遮挡不住的窝棚,若不是正值夏季,恐怕栖身都有些困难。

  父亲还没有从地里回来,煮饭这事儿就落在了他的头上。

  屋里装粮食的米瓮已经不用去翻了,前几日就已经看过,里面的粳米已经见底,这两日又吃了一些,更加的少了。

  半个瓦罐里还有一些鱼汤,在这夏日放了一天,都已经有些异味传了出来。

  他搬了个小板凳,坐在窝棚外面,小小的胳膊支撑在膝盖上,眨巴着眼睛。虽然肚子里已经饿得不行,还是强行忍住了煮一锅干饭的冲动。

  没办法,谁让自己穿越到这么一个穷得揭不开锅的人家呢?说起来父亲还是个秀才,可横看竖看,称为锈柴还差不多。

  隔壁不远处的庄园里,已经有炊烟升起,空气中混杂着食物特有的香气,钻入他的鼻孔之中,嘴里吧唧了两下,舔了舔舌头,仿佛一条闻到美食的小狗。

  隔壁的大庄园他是知道的,那就是沈家,是整个钱塘都排得上号的大地主,听说家里还有人在朝廷做官。

  顺着视线朝庄园看过去,只能见到里面几株葱绿的杨柳,还有那漂亮的几栋小楼。

  心中虽有不少挣钱的法子,但鉴于目前的年龄以及家里的窘迫状况来说,都不太合适。

  他摇了摇头,站起来,就待热一下鱼汤,以好勉强填一下肚子。

  不远处的庄园里,四五个人簇拥着一位身着青灰色衣衫的老人走了出来,其中的一个中年汉子,右手正斜指向自己家所在的位置。

  空旷宁静的山村,那人声音虽然不大,但是以杨辉的耳力,还是隐隐能听清。

  “大伯,那边就是您问起的如今杨家的后人。“

  听那边说起杨家,他不由欠了欠身子,耳朵竖起,静静的听着。

  “大伯,都这么多年了,杨家早就落魄了,以您老目前的身份,还是别太在意了吧。”

  “这怎么行,杨家与我有旧,早年在京城落难之时,多亏了杨中和大人从中斡旋,这才得以保住仕途,岂能忘恩负义?”那老人声音猛地抬高,瞪着眼训道。

  原来是爷爷的旧识,杨辉心道,不过似乎从来未曾听父亲提起过。

  那慈祥老人一生气,其他围着的几人只好连连点头。老人转过头,朝杨辉家看来,正好见到杨辉呆呆的站在那里。

  “快,让我过去看看。“老人直接说道。

  几人虽心有不愿,但老人一旦决定了的事情,是不会更改的,便有人搀扶着老人的手臂,一行人朝着杨辉这边走了过来。

  由于已经听到了老人说的话,知道这人是过来探望自家的,所以杨辉也不害怕,跑进窝棚里,将唯一的一条木制长凳搬了出来。

  窝棚里这个时间段闷热不堪,更有许多蚊子,远不如屋外来得清爽。

  不多时,几人走到了跟前,杨辉仔细打量着老人,只见一脸慈祥,白发梳得十分整齐,没有一丝凌乱。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深褐色的眼眸,给人疲惫沧桑的感觉。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老人四处看了看,走到长凳边,坐了下来,又把目光看向杨辉,见他年纪虽小,却并不见生,一脸镇定,开口问道。

  “杨辉,字谦光。”

  “呵呵,谦,尊而光,卑而不可逾,倒是个好名字。”慈祥老人笑了笑,说起杨辉表字的出处,夸赞道。

  杨辉可不知道自己这表字还有这么多说道,只觉得名字马马虎虎,与自己记忆中的那个南宋数学家同名。杨辉三角他是知道的,只不过那个杨辉的表字具体是什么,他却不太了解。

  听得这个已过耳顺花甲之年的老人夸奖,他咧着嘴笑了笑,说道:“德蒙老爷爷夸赞,这表字是我爹取的。“

  他不知道这老人是谁,若是直接问,又显得太过没有礼貌教养,所以只好直接称老爷爷。

  老人听他如此称呼,笑了起来,额头上的皱纹都舒展了一些。

  ”老爷爷,呵呵,小小年纪,嘴倒是甜得很,不错,不错。老朽姓沈,名括,字存中,是你爷爷的旧识。”

  “沈......沈......沈括。”

  杨辉睁大了眼睛,脑子里嗡的一声。

  “大科学家沈括?《梦溪笔谈》?“

  心中不自觉的念叨着沈括的名字,脑子里也浮现出关于沈括的各种评价、记载。一时之间,有些出神。

  自己附身到了这个年代的杨辉身上,居然这么快就遇到了牛人?

  在听到沈括说出自己的名字的时候,他脑海里立刻出现了一个想法。

  抱大腿。

  此时不抱大腿,什么时候抱?读书人得有尊严,尊严是什么?能当饭吃吗?都没米下锅了,还不抱着这个大牛人,更待何时。

  别说自己如今年纪小,不能自食其力,哪怕自己年纪大,那抱大腿,依附名人,也是一个很好的途径。

  考科举,开玩笑,参加科举不就是为了抱皇帝的大腿?懂得审时度势,识时务者为俊杰,是作为一个好的销售的基本条件,如今都穷得裤衩都没得穿了,天降大腿,还不把握机会做什么?

  不得不说,原本的成熟稳重、气定神闲,在遇到沈括之后,急剧的发生着变化。

  生怕自己爹回来之后,一个不小心发扬他作为读书人的清高之气,杨辉打定了注意,必须得顺杆子往上爬。反正自己如今不过是个小孩子,就算被人鄙视,说出去也最多是小孩子心性而已。

  当然,攀附也是分境界的,最低等的,自然是恬不知耻的乞求,容易惹人反感;稍好一点的是拍马屁般的阿谀奉承,利弊参半;再高一点的层次,当然是除了乞求与奉承之外,还要加上一点。

  那就是自己在被攀附之人心中的地位。

  所以,他决定,先要提升一下自己在这个看起来慈祥可爱的老爷爷心中的分量。

  (杨辉这么穷,大家给点推荐票,让他买个铁锅煮饭吧?)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冻蚕所写的《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为转载作品,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史上第二个穿越者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史上第二个穿越者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