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三垣最新章节 > 三垣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三垣 连载中
分享三垣

三垣全文阅读

三垣作者:大儒侃尔

三垣简介:混沌尚在,真仙未出,世间万物皆处洪荒,待一人出世,以鬼谷之能搅动风云,破万千世界,成亿万仙侠 https://www.uukanshu.com
-------------------------------------

三垣最新章节第五章 无极灵根(2)
第二章 白衣少年
三垣全文阅读作者:大儒侃尔加入书架

  熊皞见其如此,便好言劝慰道:“别想那么多啦,我相信你爹自有安排,上次阁主女儿嫁过来,你爹不也搞定了吗?你现在愁眉也没用,也帮不到他什么,等到了七月,紫薇殿派人前来收徒的时候,我们便去报名考核,考核通过的话,就能成为紫薇殿的记名弟子,到时候,令官大人想必也不敢再小瞧咱们福满轩。”

  紫薇殿便是紫薇垣的权利中心,右垣宫主,中宫主,左垣宫主与各地方星阁阁主均由紫薇殿直接委派,相传紫薇殿的第一任殿主少擎是有熊氏出身,是有熊氏初代氏族长少黎的长子少麟的嫡系后代,此人在武道上非常有天赋,从有熊氏祖上遗传下来的《甘石星经》残卷中,悟出一套技击之术与一套阵法。其中技击分九经,名曰:少擎九经;阵法分三阵,世人皆称之为:紫薇三阵图。之后紫薇殿历代殿主便是依靠着这九经三阵逐渐重新光复其有熊氏的名号。紫薇殿每隔三个年头,都会到各地郡县及附属小国中招收年龄8至12周岁不等,且资历极佳的少年成为其殿中的弟子,修炼星垣之术。待到16周岁再进行考核,考核通过者,便可成为其殿内入殿弟子,考核不通过者,也可以按其能力安排到各地郡县成为一方官员,或到军中服役。当然,如果两者都不想的话,可以自谋出路,紫薇殿还会按照其星官等级发放一枚紫薇殿徽,不同的紫薇殿徽可以证明各弟子在紫薇殿中修行后修为的高低。所以说,不管出身如何,只要能进入紫薇殿,便可以算已博得了一个功名。

  听了熊皞这么说,张崇收拾了一下心情,坚定的应道,

  “你说的也是,看我爹今早脸上并无甚大忧虑之色,现在想来,他必是已有解决之法,我现在也不能替他做点什么,等到了七月,只要我成为了紫薇殿的记名弟子,想必范少令也会对爹爹客气几分。”

  见张崇心情已经恢复,熊皞一手搭在他的肩上,准备多鼓励他几句,突见,小阿侬正行在大路中央,往对街的糖葫芦摊走去。熊皞摇了摇头,正欲把这嘴馋的小女孩给拉回来。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大路另一头传来,领头的骑士,是一个年方16的少年。

  其身后还跟着几名侍从,不一会儿,雷鸣般的马蹄声由远及近。

  张崇和熊皞二人脸色霎时由红转白,因为此刻那一伙马队距离小阿侬已不过十丈之地,而小阿侬听见那马蹄声时,非但没继续往行走,反而停下,定定的看着那即将撞来的高头大马,似已不知所措一般。二人立马惊醒,抢步上前,欲把阿侬从马路中央拉开。

  待到那领头的高头大马距离阿侬还有数丈之地的时候,少年终于看见了这个站在马路中央的小女孩。少年脸色微变,双手连忙运气,使劲将套在马上的缰绳往斜后方一拉,红鬃马嘶鸣着人立而起。此刻熊皞与张崇已经来到马前,熊皞双手护住小阿侬,张崇则挡在两人前面。

  好在马上少年骑术了得,红鬃马也不似一般劣马,马蹄落地后,没再往前一步。

  “少。。。少主,你没事吧?”

  少年身后的侍从中,一个看似头领的人物惊慌的问道。

  “我没事,你们不必惊慌。你们是谁家的孩子,此时怎的在马路上戏耍?难道不知危险么?”

  少年宽慰下侍从,回过头来三人责问道。

  张崇今日为父亲之事烦恼,心中原本烦躁,正要劝哄几欲哭泣的小阿侬,就听见那少年如此严声厉色,心中来气,回头对着那少年喝道,

  “喂!是你先在大路上骑快马的,怎的先怪起我们来了?再者说了,我们又不是故意的,你们这些世家子弟,仗着自己有点身份,总是欺负我们小老百姓。”

  少年没想到张崇反来怪罪于他,一时语塞。那侍卫头领见自家主子被一个10岁不到的小毛孩子冒犯,当即往前一站,严声喝道,“大胆!你可知我家少主人是谁吗?敢如此讲话?你是谁家的孩子,待我替你家大人好好管教管教!”言罢,正欲向张崇出手。

  熊皞眼见那头领站出为自家主子出头,急忙上前一步,拉了一下张崇的衣袖,向着那少年与侍卫头领拱手道,

  “大人且慢!这位公子,方才确实是我等的不是,家妹年幼不知世事,请您见谅,我记得年前本县督令大人曾发出公告,非军机要务,县内急报要务者,不得在马路上疾驰,看公子这身行头,想必也是有要务在身,家兄方才定是没有注意,方才顶撞了公子,小的这就代家兄向公子陪不是了。”

  年前义县范督令下过一道禁令:非军机、县内急报要务者,不得在马路上策马疾驰,违者严惩不贷。本来这义县不属于军事重镇,官方一般情况下不会有什么军机要务之类急报,少年一行人遇事之时,张口便责备张崇,一般军机使者更不似如此,但熊皞在张崇与少年出言交恶时,察觉到那少年面如冠玉,唇红齿白,锦衣华丽,腰佩三尺剑,不似一般世家弟子,故才站出来为张崇道歉。方才的一番话,也是话中有意:我们在马路中央是不对了,公子你既然敢违反少令大人禁令,想必是有要务在身,如果你没有要务在身,那就是触犯了律法,是要受到惩罚的。我现在都向你低头赔罪了,不如你就承认自己有要务在身,我们两家就各退一步,别在纠缠了。

  张崇随着熊皞话语也注意到了少年的衣着相貌,熊皞讲完话之后,他就明白熊皞话里的意思了,两人自小便在一起,互相都知道对方的那点心思,张崇也不是不明世事的人,当即也拱手道,

  “方才小人阻挠了公子办理公务,还请公子恕罪。”

  这少年一行人来到义县原本就只是探亲,并不是有军机之类要务在身者,方才在城中骑快马也只是因心中愉快,一时兴起。那少年似是听出了熊皞话中的意味,虽说他自身也是有身份之人,但也并不想因此多事,当下叫回侍从,顺着熊皞的话意,对二人说道:“也罢,两位不必如此,在下虽有公务在身,但也非急要,此事就此作罢,方才家将也是护主心切,出言多有冒犯,也还请两位小兄弟也不要多有计较。”

  “草民不敢。”

  “草民不敢。”

  二人齐声附道。

  “嗯,两位告辞。”

  “公子慢走。”

  言罢,少年骑上红鬃马,领着众家将远去。

  

第三章 乾坤眼
三垣全文阅读作者:大儒侃尔加入书架

  “呸!仗着自家有点身份,便目无法规,这种世家子弟我最看不惯了。”

  待得少年一行人远去,张崇低声啐道。

  “你就别埋怨了,我们这种老百姓还是不要去得罪那些富贵人家的好,你没见那少年胸前佩戴的紫薇徽吗?督令!如此年纪的,便与咱们义县星官范大人一个境界,可知其背景大不一般,这身份就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还好人家还算通情达理,要是碰上些蛮横子弟,咱们俩今天可是吃不了兜着走了。”熊皞见张崇心有不平,便上前宽慰道。

  星官是自三垣争霸以来,大陆上对修为达到一定境界并拥有官位的人的一个统称,

  “哼,区区一个督令罢了,阿暤,你忘了?前年我爹带我到鹏城的观星者那里测我星相,那观星者是怎样说的?说我至少能做衙统以上的星官,衙统可比他那督令大两级呢,到时候我还怕他?”

  督令是三垣统一的实权官职,自三垣势力初呈之时,三垣会盟划分势力范围后,便定下统一文字与官言的盟约。有熊氏在时,星垣各地有方言数十万种,随着各势力不断的吞并,底层民众不断融合,各地方言逐渐缩减至数千种。而三垣为了相互间的便利与往来,其基层的实权官职之称,便也做了统一的,即沿袭有熊国之官位,分十二等,其职责与自身实力对应也大同小异,如紫薇垣便是如下般:

  开灵启智后可为一等入微,领五百户,建村设堡,教化众生。

  修身锻体后为二等令者,领一千户,建乡设镇,成一方头目。

  成七窍之心可为三等督令,领两千五百户,投县城,立府设衙。

  一心化二后可位致四等督统,领五千户,设城邑。掌兵一千,保境安民。

  金丹修成后可位致五等衙统,领万户,设州府,掌兵两千,领五城之地。

  结莲花,成元婴后可位列六等统领,领一万五千户,设郡城,掌兵五千,许战骑五百,成一方门户。

  元婴出窍后可位及七等骑丞,领三万户,掌兵两万,战骑两千,厉兵秣马,以备战需。

  元婴分神后可位及八等垣候,领六万户,掌兵五万,战骑五千,成一方诸侯。

  神婴合体后可位及九等垣将,领七万户,设磐石重堡。领兵十万,许战骑一万。

  呈洞虚之体后封宗号,于境内开宗立派,广收门徒,或于紫薇殿中任职,桃李遍天。

  神体大乘,封圣号,入四辅内阁,掌天下民生,守四方之国门。

  如入渡劫之神境,封尊号,落座紫薇主宫,护国之要害,渡大限之劫,成仙之大道!只不过,那成仙之说,虚无缥缈,哪怕当初有熊氏之时,也未曾有何人成就。

  总的来说,一般而言,三垣各地境内修士,只要稍有修为的普通子弟,必都愿到紫薇殿各地分堂自领官位,成一方之星官,享紫薇殿每月分发下来的各种俸禄,再做修炼。除非......除非那些个家大业大的富贵人家,方才那白衣少年,便似如此。噢,对了,还有某些个从小便有着天赋异禀之姿的变.态。

  “哥哥要做衙统大人,以后我们就不怕刚才那些人了!”惹祸的小阿侬在一旁高声叫道,全然忘了刚才的那一出是谁惹出来的了。

  “是是是,未来的衙统大人,还有咱们未来的衙统妹子,咱们还看不看舞狮了?再不去,估计人家就散了。”

  “噢!是喔,差点忘记这事了。”张崇拍了拍额头,转头对阿侬说道,“阿侬,来,哥背你,省得你又给我惹事来。”经过了刚才那事,张崇生怕小阿侬又给他惹出什么祸端来。言罢,背上阿侬和熊皞一起往福安街行去。

  待到三人远去,就离方才路边不远处的一个墙角边上的一个墙角,两个人影探出头来,看着熊皞三人远去的身影。

  “师父,你确定是那孩子?”其中一个身形稍矮的人影疑惑的问道,虽然隐藏在斗篷之下,但还是能听出此人是一女子,声音清澈动听,似黄莺出谷,让人听来倍感舒适。

  “嗯,不会错的。乾坤目,亿万人中才出一个。”此人却又是一老者,“啧啧啧,没想到居然让我碰上了,要让我那死鬼师父知道了,还不得气的从墓里跳出来?诶,对了,听那孩子说,是要去参加今年紫薇殿中的,我破解的无字天书里面有云:乾坤者,有鬼谷之资,搅风云之能,唯无修大道之本。”老者转头背对着女子低笑道:“嘿嘿,筱晓,你盯着他,咱们等他参加完那紫薇殿考核,再来找他。”

  女子起初觉得疑惑,但她并非榆木之人,沉吟了片刻,便明白了自家师父的意图,随即轻笑道:“是,师父。”看来,自己是要多一个师弟了,也好,自始至终师父身边就只有自己一个弟子,自从师母仙逝之后,那天枢山上就只有他们师徒两人,这下多一个师弟与自己为伴,倒也不错。

  就在熊皞三人与白衣少年纠缠之时,义县督令府内,年纪轻轻,便已修炼出七窍玲珑心的督令范茂,正在院中与其夫人一同赏花。

  “督令大人。”这时,一个年约四旬的中年男子进来道。

  “噢,陈师爷啊,什么事?”范茂回身道。

  “大人,鹏城来信,据说您的师弟,鹏城少主已开启灵窍心,入督令之境。”说完,陈师爷从怀中拿出一封书信,递与范茂。

  “哦?给我看看。”范茂从师爷手中接过书信,马上展开。

  范茂看完书信,面露喜色,转身对一旁的自家夫人笑道,

  “哈哈,师妹,师弟果然不负城主厚望,上月月末,通过紫薇殿考核,成功进阶督令,已获入内阁修行之资。”

  “师兄,看你高兴得,表弟6岁时,内阶山的狄老先生就曾断言,其日后成就定高于舅父。表弟如今尚未及行冠之年,便开启灵窍,并无甚奇矣。”邱氏自幼也是对自己这位表弟关爱有加,对其报的期望也是极大。

  范茂听完,也是呵呵一笑,

  “师妹说的极是。鹏城的来信中说道,师弟今日将要来访,现在估计已入义县境内。前几日成家堡送来了一些东南果品,正好拿出来招待师弟。”

  “师兄所言甚好,我立刻去吩咐下面。”邱氏笑道。

  言闭,便笑咪咪的吩咐师爷安排下人去准备。

  

第四章 沁香苑
三垣全文阅读作者:大儒侃尔加入书架

  “啪啪啪啪....”“咚咕隆锵,锵起隆咚隆咚咚......”

  “李老板!恭喜发财!恭喜发财啊!”

  “哟嗬,展爷,您怎么来了,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怎么着儿?看你这意思是,我来这还意外了?你这义县最大的窑子开业,我不能来逛啊?”

  “哎哟!瞧您说得这是!我这地儿开门做生意,迎的就是跟您一样的财神爷!”酒店门前,一位年逾四十的男子,身着一身黑金长衫,膀大腰圆,光是瞧他左手五指间戴了三枚小儿指般大小的玉戒,便知其身家之富贵,其中最大的一枚就数其大拇指处,质地脆嫩,圆滑通透,那是世间难得的翡翠,可又存续若干纹路在其之中,完美又带着诸般瑕疵,如若凑上跟前仔细一瞧,仿佛有如蛟蛇在此中遨游,让人不胜惊奇。

  “你这个死胖子,这么多年了,做事总是悄墨迹迹的。想当年,你才到鹏城的时候,我和你斗,每次都斗不过你,后来我索性不和你斗了,直接找你合伙。嘿不说,老弟你还让我挣了不少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大买卖,让老哥不得不佩服你啊。”说话的是一位长相并非出众的中年男子,看其年龄不到五十,身长九尺有余,足足比那圆胖男子高出一个头颅,脸上一道两次左右的疤痕在其右脸,却又没给那张历过沧桑的国字大脸带来任何不谐,反倒似一道见证过什么的刻印一般告诉人们,此人经历过何等不平凡的往事,却并未击垮这目光坚毅的男子。

  “老哥哥切莫如此抬举,我这自家知道自家的事,莫不是我那上东家赏识,凭老弟这瘸腿汉子,岂能跟老哥哥相提并论?”讪讪的说完,胖男子轻轻的拍了拍左边那条藏在长褂之下的假腿。

  “屁话!兄弟的本事这鹏城方圆五百里谁人不知?况且,你这腿是为你自个儿瘸的吗!?”大汉听了胖子谦虚的话语,却颇有为其愤愤不平。那也是,别人不知,他可是知道,胖子原来可是紫薇垣近卫六甲军中的一员猛将。

  “好好好,老哥哥切莫再为了弟弟的事情不平了。‘’胖子连忙安抚住大汉那激动的情绪,一只手按住那快要高出他额头的肩膀,另一手指着身后的沁香苑,颇有些贼笑道,‘’今儿是个高兴的日子,这里面的姑娘,哥哥随便瞧着,资要是要看上的,喜欢的,今夜尽管往府上领!我这新开的沁香苑,什么都不多,就姑娘多!”说完,颇有些自得的昂起那张肉圆肉圆的胖脸。

  大汉想必也不愿再那事上多言,今日本来就是来祝贺的,“行,老哥我今天就看看你个死胖子这回又搞出些什么歪名堂,我可先说好了,青楼我逛得不少,你可别拿那些个歪瓜裂枣忽悠老哥噢。”

  “嘿,哥哥就尽管瞧好了嘞,苑里有些个好玩意儿,可是我前些日子在大理城那学到的,保准儿新鲜!苏姐,快,让语笑嫣然四位姑娘出来陪展爷!”

  只听得胖子刚说完,后面便迎来一位年轻少妇,且看那女子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碧玉龙凤钗。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

  “啧啧啧,胖子,有你的啊!”,大汉看到这女子,顿时眼前一亮,平日里绷紧了的神经,顿时松弛下来。

  胖子刚要答话,只听得那苏姐,小步走到大汉跟前,伸出双手,薄纱式的长袖微落,露出那截皓白的小臂,甜甜的笑道:“展爷~早听胖哥提过您了,今儿一大早,妾身就在这,只为了等您。”正说着,右手一招,从一串玉帘里走出四名模样年不过十五六七的年轻姑娘,再定睛看去,模样几乎不差,竟是传说中的四胞胎。虽说这楼里的其他姑娘姿色均都不俗,但这四个几乎一模一样的幺妹儿出现,顿时给满堂的姹紫嫣红带来了一股清新气,可真是羡煞了这楼里的其他男宾。

  苏姐踮起脚,像要凑到那大汉的耳根前,轻声笑道,“展爷,瞧着,妾身这几位妹妹,可还合不合您眼缘?”

  “不错,不错......”,只见大汉的目光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四朵金花,竟是看得有些呆了。

  “苏姐,还不快快给我家哥哥备好酒菜?”胖子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对对对,四位姑娘,快带展爷入厢房,姐姐我去吩咐下面伙计准备酒菜去。”苏姐回头看到门外的其他男客,顿时明白过来,连忙那大汉请入二楼厢房,君不见,这九尺大山站在门口,后面的人却没一个敢先他一步进来吗?实乃“擎天柱”的名号太过响亮了。

  正在这时,熊皞三人,刚好走到这人山人海之中。

  “呵呵,哈哈哈!哥哥,哥哥,你们快看,狮子狮子!”小小的张侬正骑在张崇的肩上,欢快的拍着小手,乐得那是一个手舞足蹈。

  “悠着点儿!看给你高兴地,要是摔下来,伤着了,回去爹又要逮着我打。”张崇一只手抓着小阿侬的右脚,一只手抓着她的腰,生怕其一不留神掉了下来,方才的事情已经让他后怕,这一路走来更是片刻不让这妹妹离开自己的身边。

  “额......阿崇,我觉着......我们还是回去吧,这舞狮不太适合咱们看......”就在这时,旁边的熊皞有点不自然的说道。

  “嗯?为什么?有什么不对吗?”听了熊皞不自然的话,张崇纳闷的透过人群往里望去。

  只见,那人山人海中间,鞭炮劈啪作响,六头瑞狮时而迎着人群,时而迎着那新开的酒楼上蹿下跳,酒楼门前一名中年胖子正喜笑颜开的恭迎着络绎不绝的各路财神,当张崇看到那胖子身后的酒楼门内的时候,脸色也渐渐的有些不太自然了。只见一群莺莺燕燕,束细腰,拽红裙,鬓边插着香花珠翠,衬托着那耳下雪白的柔荑,又一个个美目盼兮的看着来往宾客,恨不得将来到此处的男子一个个吃进嘴里。简直...简直...“妖媚横生!”张崇脑子里霎时间蹦出这么个词儿来。

  “额......”张崇此刻也是不知所措,与熊皞一般,两个十一二岁的男孩,虽不经世事,可也时常听到那些大人们私下里那些个放肆的话语,便知道此处正是让那些男人们流连忘返的青楼。

  “惨了,如若给爹娘知晓我领着阿侬来看青楼开业,那可不得打的我屁股开花?”此刻张崇脑子里立马关心起自家的屁股的事情来。

  “走,走,走,快回去,不能让我爹知道我们来这,不然他非得把我吊起来打。”正在张崇纳闷的时候,熊皞焦急的提醒道。

  “对对对,快回去,家里人要是知道了,就说我们来给阿侬买冰糖葫芦吃,没有去看。”张崇也灵机一动,立刻将小阿侬放下,牵着她的一只小手,轻声安抚道“阿侬,咱不看了哈,回去也不能跟爹娘讲,哥给你买冰糖葫芦吃。”

  “好,哥哥,我要吃大串的!”小女童并不懂看到了什么,只是,冰糖葫芦似比那舞狮来的更有诱惑,只此一会便将那上蹿下跳的瑞狮给抛到了脑后。眼罢,便伸着稚嫩的小手拉着自家大哥向着街尾那冰糖葫芦走去,颇有些为了冰糖葫芦,不管前方有何妖魔鬼怪,都一马当先,奋勇向前的气势。

  熊皞和张崇互相看看了,无奈的笑了笑,只得一人牵着阿侬的一只小手,跟着她,尴尬的离开这锣鼓喧天之地。

  

第五章 佝腰老妇
三垣全文阅读作者:大儒侃尔加入书架

  “阿侬,好不好吃?”张崇溺爱地揉了揉妹妹的小脑袋。

  “好#*-*........”小张侬一边点着可爱的脑袋,一边咬开着那颗比她嘴巴都还有点大的糖葫芦,鼓着小小的嘴巴,含糊不清的答道,也没管糖油粘得满脸都是,幼小的心里只觉得眼前这大葫芦串非得天下间最好吃的东西不可了。

  “慢点吃,你也不怕自己噎着。”看着小妹那滑稽模样,张崇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走,咱们去皞哥那里。”

  这时的熊皞,正在对街的书摊上,捧着一本山海经,嘴里跟着书中默默念叨着:“北山经之首,曰单狐之山,多机木,其上多华草......”,这山海经是紫薇境内一本举国通用的地理书籍,列举的是紫薇垣境内各地风貌,珍奇异兽,天材地宝,也算得上是此时民间的一本开蒙启智之书,也是此时修士必读之书籍。摆书摊的是一位看起来似年逾七十的老妪,虽佝腰驼背,一身简单的布衣,此刻却没管熊皞,只是拿着一本不知是何地文字的古文书籍自顾自的在一旁品读,不似其他小贩般,凡遇客人,便殷勤推荐,恨不得将自己所摆的物件倾囊相售,却颇有些对前来买书的客人不管不管顾,爱买不买的姿态。

  “阿皞,走了,别看了,这山海经我爹那里有呢,四经全齐,你要看,回去我拿给你看个够便是。”张崇这时牵着小妹走了过来,拍了一下熊皞的肩膀。

  “嗯?好,顺便把你家的那本《太微杂录》再给我看看。”边说着,熊皞边将书放回摊位,回头来,就看见满脸都是糖油的小阿侬,顿时有些忍俊不禁,却又无奈的掏出手帕,向张崇责怪道,“啧啧啧,你这亲哥当的,也不给她擦擦,就这满脸大花,成什么样子嘛。”说着,便伸出帕子细细的擦拭掉这小花猫满脸的糖腻。

  张崇无奈的笑了笑,正欲回嘴,只听得一旁一声:“咦?”回过头来,却见那摆书老妪,不知何时已经放下手中那不知名的古书,眼中颇有些疑惑,那眼神所到之处,却是两位少年中间的那名女童。老妪貌似惊奇的擦了擦双眼,却听得她嘴里又喃喃道,“诶~果然是,没想到这么快就遇上了,看来师姐所言不差,只是......只是这年纪也太小了吧,师兄的卜算之数又有差错了......”

  少年两人听得这老妪自言自语,有些不明所以,但却不自觉的悄悄护住某个正在香喷喷的吃着糖葫芦的小女孩,是以把这不知来历的老妪当成那传说中四处掳掠童男童女的北河马贼了去,听闻那北河马贼手段了得,经常扮作年老之人四处诱骗不经世事的小孩儿呢。

  熊皞他们此时正欲就此离去,只听得那老妪拿起身边一根独木藤杖,站起身来,颇有些为方才失礼懊恼,带着尴尬地向二人说道,“二位且慢,老朽方才有些失礼,两位小兄弟想必有些许误会。”言罢,定了定神看向二人,“这小女孩儿身赋异禀,不知二位可愿听老朽一言?”

  二人听闻之言,颇有些奇怪,具是对此摸不着头脑,只觉眼前这老妪,一双布满鱼尾纹的老眼此时却如星空之夜般深邃而又不失神采,给人感觉似乎是只要她看着你,便能从里到外将你看个通透,仿佛这天下间就没有人能在她眼前藏得住事儿的那般。

  二人低头看看了还在欢快地吃着糖葫芦的小阿侬,最后还是熊皞率先拱手问道,“小子熊皞,见过先生,方才先生所言,我家小妹身赋异禀,只是家妹如今尚且年幼,灵智未开,少不经事,未知先生所言从何而来,小子愚钝,还请先生赐教。”

  “呵呵,小兄弟多礼了,老身可当不得先生之名号,只是略懂些相人之术罢了。”只见那老妪摆摆手轻声笑道,随即话锋一转悠悠的说道,“我观此女乃先天狐惑之体。”

  二人闻言又再次不甚明白,非是不懂,只是他们年纪尚轻,未曾开灵启智,入那修真之道,更是对这体质之说具不了解,非但他们二人,饶是有别的修真之士在此,也对这先天狐惑之说也未曾有所耳闻,只觉得这狐惑二字颇有些怪异。

  但是毕竟事关自家小妹,这次是张崇带着疑惑地问道,“小子愚钝,不知先生所言为何,且不说我家小妹如何,单是这狐惑二字,小子却未曾听说,如先生不吝赐教,小子二人愿洗耳恭听。”

  却见得那老妪嘿嘿一笑,从腰间取出一物,二人看去,却是一根火红羽毛,不知是何兽所出,“天机虽泄,却不可多言,否则天雷必致。呵呵,区区小雷老身自是不惧,只怕二位无法承受。”说完便将那根火羽递给张崇,“此羽名曰:及时羽,小兄弟可收好了,他日汝妹如遇危难,可将之点燃,自会有人来护其周全,八年之后,老身自会再来相见。”

  两个少年看了看那根长约五寸宽约两寸不足,又似鸡毛般的火红羽毛,只知这定非凡俗之物,又低头看了看那个又吃得满嘴糖油的小花猫,方一抬头还想说点什么,却发现原先还站在眼前的老妪已不知所踪,原先摆满了书的摊位,也已是空无一物。二人四顾自望,奈何此地所处街尾,方圆十丈之地,已无他人。

  看着张崇手中那根羽毛,顿时二人背脊一凉,立刻明白,方才定是见到了某位不得了的大能,如此神踪莫测,指不定是那传说中元婴之士!因为,也只有那元婴之士,方能有这瞬息间便消失于他人眼前的了得手段。

  “阿崇,收好羽毛,回去告诉你爹去。”熊皞率先清醒过来,只觉事前所听所见,太过骇人,如那老妪所言,似乎这狐惑之体并非甚好之事,否则也不会有后面那话,交到张崇手中的羽毛,似乎是预言张侬未来会遇劫难一般,与之以救命之物。

  “对对对,回去,只是不知家中是否对此有甚了解,方才那前辈所述,实在匪夷所思,只是不知是好是坏,我爹早年行商各地,相比对此稍有耳闻。”张崇将那火羽收入怀中,又将某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懵懂女童拉近跟前,将其抱起,边走,边点了点其脑袋,轻叹道,“我和你皞哥哥就想出来看个瑞狮,你这小丫头片子,怎地尽给我俩添事儿?”

  熊皞闻言,也是颇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也随着那一大一小往家中走去。

  待到,三人走远,只见方才那书摊之地,空间微动,一人突的显现出来,正是方才那佝腰老妪。只见那老妪看着三人的远去的背影,沉寂片刻,便转身向着那锣鼓喧天之地缓缓行去。

第六章 1师3徒
三垣全文阅读作者:大儒侃尔加入书架

  督令府门前,义县督令范茂,正驻步在此。先前就听到下面的人上报,自家那天赋异禀的师弟兼表弟已经进入县城。不稍片刻,便见到街头之地一支九人马队出现,慢慢由远及近,当头一白衣少年看到范茂,顿时面露喜色,伸出一只手向范茂招了招,大声高呼:“师兄!”

  范茂见了少年,快步走下台阶,也向着少年高声笑道,“哈哈哈,师弟!‘’

  只见那少年却不答话,面带笑颜,下一刻便纵身一跃,自马背而起,却是凌空抽出随身长剑,全身真气尽数灌入剑中,突的向着范茂直刺而去。此刻将至午时,那烈日之照将少年手中长剑映得直刺人眼球。面对突来一剑,却如泰山压顶般伫立不动,对那长剑之辉,却没有理会,双眼直直的盯着那少年。待到那长剑离得范茂还有一丈之地之时,却见这位已在义县立足多年的督令大人右脚探步向前,快如闪电般的伸出右手双指,旁边之人只觉其犹如盘中夹物,只此一瞬,便将那少年长剑七寸之地定住,无法再近一分,一道真气随之灌入,少年只觉似触电般虎口微麻,长剑险些脱手。

  此刻少年也已飘然落地,轻轻微叹道,“唉....还是过不了师兄一招啊...”

  范茂收回双指,摇着头笑,“你这臭小子,才三年不见,就已开启灵窍之心,可让我这个做师兄的好生羡煞。‘’言罢,又重重的拍了几下少年肩膀,又似鼓励,又似无奈的说道,“只怕用不了多久,我在你这师弟面前,就不够看了。”

  师兄弟二人往日也是情谊深重,听得范茂所言,少年当下也不谦虚,“是!师兄,我现在的目标就是超越师兄!”说完,便颇为自信地拍着那并不算宽阔的胸脯。

  范茂听其所言,笑着啐道:“屁话!超过我有什么了不起?你的目标是师父!到了他日,成洞虚之体,也去开宗立派,广收门徒!”

  少年听闻,只觉师兄所言甚早,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应道,“是,师兄。”

  就在这时,一妇人之声从门里传来,“懿儿!懿儿!”顷刻间,声致人到,只见一长衫少妇从门里走出,却是那范茂之妻邱氏,只见她小肚微凸,脚步竟不曾迟缓,待她见到白衣少年之时,随即面露喜色,眼中更似有泪光闪烁。也是,邱氏小时便家破人亡,幸得鹏城舅父收养,并尽心栽培,最后才得以入那紫薇殿中修习星垣之术,迈修真大道,有此前缘,方才能更在日后修行之时,结下与范茂之情谊,成修真之伴侣,光是这番,便足以让邱氏对舅父一家感恩戴德,报答终生。再者说,邱氏从小更是与这自家表弟一起长大,往日里更是对其疼爱有加,姐弟俩虽表字想称,却更似亲生。如今瞧得当年那柔弱少年,如今已长成翩翩君子,确是不禁喜极而泣。

  少年见到邱氏,却不甚激动,收起出鞘的长剑,一甩两袖清风,负手在后,原地自转一圈后,向着邱氏装作一本正经的说道,“表姐,师父曾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且看弟弟如今,可有那国士君子之风?”言罢,还装模作样的拱手作揖一礼。此言却也道出了三人同师一人之缘。

  邱氏瞧他那一本正经的模样,忍不住噗嗤一笑,擦拭罢方才因高兴而溢出的泪花,笑骂道,“你这天杀的鸮鸟子,可恨你儿时我白疼你了,三年来书信也都多写几封,虽说咱不似那名门世家,录影符简可使个没完没了,但这飞天传书,总花不了你几个钱,平日里也不见得你多给几封。”

  少年闻言,却是急忙辩解道,“天地良心啊表姐!还不多啊?自你和师兄下山以来,我可每月都是有给你休一封家书上报日常的!你看师门里,有谁人似我这般勤奋给家人休书!”

  邱氏却不置可否,悠悠的回道:“哼,我说不够就是不够。往后,你必须每月休书两封,汇总平日里修炼的各种详情,如若遇上心动的女子,更要将其录简,让你表姐我给你把关,看看能不能入咱这姬家大门,如若连我的眼都不能入,哼哼,舅父舅母那边,你休想去过问!”这话说得,好似恨不得将这自家表弟终生大事揽过来一手包办了那般。

  这下可就使得这姬家独子急地不知所措,连忙拉着邱氏衣袖哀求道,“姐,姐,别,别这样,每月休书一封,师门里其他师兄师姐都笑话我了,你还让我休书两封,岂不是连底下师弟妹也都笑话起我来?还有那修真伴侣之说,我又不似那平常人家,修真本就为脱世俗,入大道,你瞧这普天下的修真之人,可曾还有谁寻找伴侣还再得经家里同意的?传出去,我还不得给别人笑掉大牙了嘛......”

  邱氏听其所言,有些动气,伸手一下揪起自家表弟的耳朵,疼得那名叫姬懿的少年嗷嗷大叫,竟是运了真气入手,这时却是丝毫不再心疼这表弟了,“好啊,你个鸮鸟子,还未及行冠,就觉得翅膀硬朗了?那小时候可真是白疼你了,表姐的话也不听了?让你敢不休书!让你敢不听我的......”说到最后,眼中竟又泛起泪花,颇有些委屈的觉得养了一白眼狼的模样,揪着姬懿耳朵的手,竟又重了几分,疼的那少年又是一阵嗷嗷大叫,连连求饶,却又不敢运气抵抗,就连周遭那些个随他一同而来的护卫与立在一旁的管事师爷,也忍不住皱起眉头,别过脸去,不敢再向这边看来,都露着他们什么都不曾见到的姿态。

  “师兄!师兄!救我~你快帮我劝劝表姐!啊~~姐,疼,疼,疼。。。”

  范茂瞧着这姐弟俩这闹得,连忙劝解道,“师妹,师妹,你就别再难为师弟了,你这一动了胎气,又得调养一阵子,对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好,”说着,又是对着那姬懿正经说道,“师弟,你可知你表姐每逢月末将至,便日日盼夜夜盼,就盼着你的书信,每每你的书信晚到几日,我这耳朵里,都是她唠叨出来的老茧,这每月两封家书,我可帮不了你。你那日后伴侣之事,日后再说,如今你还未及行冠,言之过早。”

  邱氏听完,也送开了揪着姬懿耳朵的手,狠狠的戳了戳这在她眼中已成了白眼狼的头,“哼,听到没,师兄都不帮你,就这么定了,每月两封家书,伴侣之事,日后再和你算!”

  耳朵得以解脱,姬懿立刻如蒙大赦,却不敢去揉,只得暗自运气,去抚慰那被揪得通红的耳朵,殷勤般揽住邱氏的双肩,“嘿嘿,就听姐姐的,就听姐姐的,姐姐莫要动气,如若动了胎气,我这做叔叔的,就要罪过了。”

  “就你贫嘴!”邱氏闻言颇为受用。“走,快进屋里去,前些日子,那成家堡使人送来东南果品,咱们这西北之地虽说不也缺那些个瓜果,可这东南果形似火焰,肉红籽细,还颇为甜腻,就算你在鹏城,也可是吃不到的,正好来尝尝鲜。”言罢,便领着姬懿往府中走去。

  范茂瞧得自家师妹这变脸之快,也只得笑着摇了摇头,似是早已习惯了一般,吩咐师爷带姬懿的随从下去休息之后,也无奈的跟着进了府中。

123下一页
扫码
作者大儒侃尔所写的《三垣》为转载作品,三垣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三垣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三垣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三垣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三垣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三垣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