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霄云传奇最新章节 > 霄云传奇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霄云传奇 连载中
分享霄云传奇

霄云传奇全文阅读

霄云传奇作者:鱼读月

霄云传奇简介:盘古开天时期,女娲座下有神兽凤,号鸣九者,自矜羽翼丰满、容色艳丽,常行为肆意,不受约束。一日,鸣九受命入凡间珠玉山,取五彩琉璃宝珠,遇猞猁妖女,诞下舒云、闻霄两子,一子似仙,一子近妖…… https://www.uukanshu.com
-------------------------------------

霄云传奇最新章节第11章 5姑娘夜闯白夜城
第2章 初识璎络
霄云传奇全文阅读作者:鱼读月加入书架

  珠玉山不远处有个小土地庙,庙后山坳里有一种神仙草。神仙草的汁液可以止疼,总是能卖上一个好价钱。可惜这山坳里有一种毒蜂,个头超级大,被咬一口又疼又痒,那滋味好酸爽!璎络并不曾被咬过,这些都是爷爷传下来的心得。爷爷很老了,走不动几十里山路,这是璎络第一次自己出远门采药。璎络随身只有一只大黄狗,这黄狗勇猛异常,却又很乖,不准它发声的时候,它一定一声都不叫。

  第一日,璎络只敢在远离毒蜂的地方活动,也只采到很少的神仙草。晚上回到小庙,煮上一锅野味汤,香味传的好远。常年行走野外,璎络为了防身,总是一身乞丐装。

  射箭的技艺是精熟的,百里穿杨就不行,百步射只山鸡野兔,还是小菜一碟。锅里传来山鸡野菜令人愉快的咕噜咕噜声,供桌下,闻霄的肚子也在咕噜咕噜叫个不停。自下山已经半个月,珠玉山看着不高,层层障眼法可不少。绕来绕去好多天才走到了这里。开始是气急败坏,后来是茹毛饮血,再后来试着架火烤着吃,却总是掌握不了火候吃烧焦的,他彻底受够了。直到那天看到了这个小丫头。

  她穿了男装,可他一眼就认出这是个女孩,她那么纤弱,和阿娘截然不同!可又说不出哪里很像。他打算先跟着她。小心的闪避着她身边的野兽,有几次那野兽朝他藏身的方向咆哮,她就搭起箭来,认真的神情看着这边,他不禁在心里小小地嘲笑起她三脚猫的功夫来,心里先就喜欢了她,尽管那时她还蓬头垢面。等到他见到她在小溪边洗净了手脸,看清她肉嘟嘟的小脸,圆圆的眼睛眨巴眨巴,逗着那野兽银铃般笑个不停,他生气的发现,她竟然这么美丽,比起阿娘都还要好看!她会像阿娘一般对自己好吗?

  他想走到她面前理直气壮地要肉吃,他想让她摸着他的头发,对她撒娇。可最后,他只是灰溜溜地钻进供桌底下等着她,她知道晚上她是一定要到这个唯一的小庙来过夜的,他本想保护她,却被那锅该死的汤馋的肚子咕噜噜叫。他生起气来,决定先吓一吓她。

  他先用真气吹熄了架着汤锅的柴堆,又一下吹灭了供桌上唯一的一根蜡烛,庙里没有风,看得出她有点害怕起来,哆哆嗦嗦地重新点燃蜡烛,他又吹熄,她又点燃,等到她第三次走到供桌前,他干脆一把抓住了她纤细的脚腕。说时迟那时快,还不等她尖叫出声,他就笑嘻嘻点住了她的穴道,把她打横放到地上。那扁毛的畜生好像感知到陌生的脚步声,在门口不停抓挠地叫起来,暗夜里格外响亮。他本想一粒小石子结果了它性命,却想起她白日里格外亲昵这野兽,便解开她的哑穴,对她说,“你不许大叫,让你的野兽也不许叫,不然我就吃了它。”

  璎络想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他说的野兽是阿黄。她吹一声口哨,阿黄便乖乖的不再出声。璎络躺在那里静静地看着这个衣衫褴褛的人捞净了锅里的肉,喝干了锅里的汤。也没想明白他是怎么突然冒出来的。

  不过没要紧,璎络嘴角露出一抹坏笑,这汤锅里早下了大计量的泻药。一个女娃家出来行走江湖,这点眼力劲儿都没有的话,那还是乖乖待在家里的好。白日里看不见你藏在哪儿,难道连肚子咕咕叫的声音我也听不出?开玩笑!这可是我最熟悉的声音之一啦!

  果然,没一会儿,这个比自己更像乞丐的家伙,开始捂着肚子啊啊怪叫,再一会儿还在地上打起滚来,璎络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你已经中了厉害的毒药,解了我的穴道,我就留你一条小命。”闻霄这才搞明白原来是这小丫头捣的鬼。他的眼睛瞪的吓人,拳头攥的紧紧的,可终究没舍得落到这咯咯咯娇笑的姑娘身上。到跑完第五次茅厕,他腿都软了,再也硬气不起来,终于一粒小石子解开了璎络的穴道。

  “说吧!”璎络躺在这冰凉的地上半天,可没想轻易放过这个搞砸她晚饭的小贼。

  “说什么?”不仅腿抖,这会儿连说话都发抖了。

  “说说你跟着我一整天想要干什么?说说你姓啥名谁,打家劫舍做了多少次了?”

  “我没有,我只是……天气太冷,我又饿”这话说的可真是实话,一个大汉倒在眼前,说自己又冷又饿,还是有那么几分楚楚可怜。外加上他那冒着冷汗英俊的脸。啧啧,璎络赶紧咳嗽几声,不让自己再想下去。

  她早知这人没有恶意,要不又怎会明知她是女子也没有轻薄,怎会把一锅汤都喝光,怎会放过她的阿黄,尤其是他把她放到地上时候可小心极了,轻手轻脚,没有弄痛她。这个连狗都不认识的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她有点恼恨自己泻药放太多,谁能想到他连汤都喝光了?

  璎络想到这,便从口袋里掏出止泄的丸药,递给他服下。“我还是心太软!”她暗暗地想。又见他冷汗岑岑而下,不自觉地掏出手帕帮他擦了又擦。

  “阿娘……阿娘!”他在睡梦中犹自呻吟。

  “真是个没长大的小娃娃!吃坏了肚子也要哭爹喊娘”璎络心里却羡慕起来,璎络没有爹娘可以喊。

  天空渐渐露出了朝霞,闻霄从睡梦中缓缓睁眼,见到一双乌溜溜的圆眼睛正从上至下打量着他。

  “你想吃饭吗?”那圆眼睛在问话。

  “嗯”他下意识的点点头,又突然想到昨夜的腹痛难耐,赶紧摇摇头。

  “那么,谁是老大?”那圆眼睛变成了弯月亮,噙满了温暖的笑。当多年后,他想起这一幕,还是觉得有趣极了。

  “谁是老大?”这问题可有趣的紧,他的手脚都给绳子紧紧的缚着,这死丫头下手可没留情,勒出了道道红印子。可闻霄只懒洋洋地伸下懒腰,那些绳子就自动脱落了!璎络就那么不可思议地眼看他坐起身,刚返身想跑,就感觉一股气息打中腰间,自己就不可抑制地傻笑开了。先是站着笑,后来蹲着笑,终于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捂着肚子坐在地上,咧着嘴巴边哭边笑。连阿黄都从门口探进头来,歪着脑袋想不透为什么主人总冲着这人笑个不停,然而它还是冲闻霄摇摇尾巴,显然,连阿黄都已经搞明白了谁是老大!唉~

  “说吧?”闻霄解开了她的笑穴,笑吟吟地望着她。

  “您是老大,您是老大!”璎络赶紧表忠心,狗腿的拍马屁。

  “我是问你姓甚名谁?家住哪里?下毒害人的勾当做下第几回了?”闻霄揉着手腕上的血痕挑着眉毛问。

  “没有没有,我是……我是自卫!”

  “嗯?”

  “不对不对,我是害怕。我以后不再下毒害你了!发誓!”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对付我?”

  “啊!被他识破了!”璎络心里吓了一跳,本来打算今天引毒蜜蜂蛰他满身包,看来还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吧。

  “不会不会,冤冤相报何时了嘛!”璎络连仅会的几个成语都记起来了。

  “圆眼睛,你叫什么名字?”

  “我……”圆眼睛里的黑眼仁转了几个圈,还是垂下来老实报上了自己的大名“程璎络”

  “好拗口,还是叫你圆眼睛好了!”

  “圆眼睛好听,很好听。”璎络脸上挂着笑,银铃般悦耳的回答。心里已经问候遍对方二十世高祖母。“这真是一个弱肉强食黑暗的社会啊”她不禁小声嘀咕道。

  “你说什么?大声些,我没有听清。”

  “我是说,老大,您该用早膳了!我煮了白粥,这个绝对干净安全,童叟无欺。”

  “嗯!圆眼睛,你先喝一碗!”

  “好嘞~”璎络自己昨晚也没有吃饭,端起饭碗,快活地喝起了白粥,像从来都没有烦恼。

  闻霄感觉这个早晨周身都很快活,不同于和母亲在一起的舒适,不同于和哥哥在一起的骄横,他几乎忘了自己是一只猞狸妖怪,每当月圆就会和母亲一样,靠幻术也遮掩不住地变回原型。这些烦恼他统统抛到了脑后,一碗暖和的白粥下肚,只觉得轻快地好像要飘起来。

第3章 是仙是妖
霄云传奇全文阅读作者:鱼读月加入书架

  舒云在最大的那棵雪松下找到了母亲,漫天的飞雪中,她背靠树干而坐,已变成一座冰雕。那仍睁着的眼睛,是还在诉说盼望吗?

  舒云不知。她在母亲身边坐下,凛冽的风像刀子割在他毫无生气的脸。那昔日温和的笑容似随风雪消融在他的唇角。从前阿娘处处偏袒弟弟他不曾难过,从前日日做不完的活计,他不觉艰难。可如今不再有人为难他,不再有人喊他怪胎,怎么反倒觉得这世界这样冷漠可怕?

  “阿爹是仙人,仙人也会做错事吗?”

  漫天飞雪,无人应答。整个珠玉山都寂静无声。

  “自己是仙人吗?”神仙没有烦恼,“阿娘,我并不是仙人呐。”

  他想要哭喊,可是哭喊不出声音,即便没有人会听见,他还是在沉默。

  等到每一个骨缝都冷的痛起来,舒云也舍不得埋掉阿娘,不愿那一双清澈的眼埋进泥土里。

  该去哪儿呢?已经没有了家。

  对了,去为霄儿寻五彩琉璃宝珠吧,阿娘说过,霄儿需要它。

  可神物属于神仙,如果神仙不给,难道与神仙为敌吗?

  那我又是仙还是妖?

  天地间我也只有霄儿一个亲人,无论他是好是坏,无论爱我,还是恨我,我也只有这一个弟弟。

  可神仙的事,又有谁会知道呢?他想一定有人知道的,他要去找通达这天地的人,他要去找这世间的智者。

  舒云不愿再想,也不愿再留。就在这漫天飞雪中,在阿娘的死去的目光里,一步一步离开了这万籁俱寂的珠玉山。

第4章 巫祝阿黛
霄云传奇全文阅读作者:鱼读月加入书架

  她有一张沉静的面容,人人都说,她是这栾州城里最美的女人,可她不知自己究竟是什么样。她只能听人说,却无法发问。

  在她幼小的时候,族人挖掉了她的双眼,因为人们不准她的眼睛去看世间五彩斑斓。

  又在她学会了拼写之后,割掉了她一块舌头,因为人们不准她的舌头去回应世间的嘈杂。

  这又盲又哑的姑娘,就是通达天地间的巫祝。她有一头黑色的长发一直垂到脚踝,她无时无刻不在梳理自己的长发,人们就用这黑色的长发称呼她,叫她阿黛姑娘。

  阿黛姑娘住在一座小小的竹楼上,人们不远千里来膜拜她,犹如膜拜下凡的神仙。她总是坐在珠帘后面不做声,无论世人是问她荣辱还是生死。人们并不知道她不会说话,没有人怪罪她不说话。人们还是一波一波的汹涌而来,因为大家都知道,阿黛姑娘,是这世间最纯净的巫祝,是连这世上的王都要跪拜的神。

  阿黛决定逃离这竹笼很久了。可她一直逃不掉。白日里,楼下总是跪满了虔诚的祁挂者,黑夜,又总有侍卫巡逻保护她安危。

  阿黛开心极了,她的头发那么长那么韧,今夜她要一刀剪掉这万千烦恼丝,用它做绳索,快乐大逃亡了。即便被抓住,那些来问卜的人怎么会相信这个又瞎又哑,一头短发的姑娘就是她们神一般的巫祝阿黛呢?她伸出缺失一块的舌头,去品尝风的滋味,自由是甜丝丝的。

  午夜,这个快活的盲姑娘出发了。她的口袋里有一瓶水,一块饼,除此之外,装满了从募捐箱偷来的纸币,这就算作她多年卜卦应得的吧。从未接触过钱的她,并不清楚募捐箱里都是穷人们投进的小钱,一口袋也抵不上一张大票子。

  不过没关系,她现在还并不知道这件恼人的小事,她觉得自己又富有又自由。踏哪一块竹板会发出声响,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她像一只无声无息的鸟儿,飞出了困住她之前全部人生的竹笼。这世界一切都是新的。

  东边是河,阿黛想沿着河岸走,她练了很久,手杖敲击水的深浅,来分辨水声。今天就要实践了。多么激动!

  突然一只柔软的手搭上了她的肩膀!“你要去哪儿?”

  人吓人,吓死人!还好阿黛不会说话,不然估计要尖叫非礼了。不知对方是敌是友,阿黛没有转过身来,只是凝神听对方呼吸的声音,发现只有一个高大年轻的男子。听这吐纳,还内力深厚。阿黛惊喜地马上掏出记事本,翻开第一页,上面用荧光笔写着,“我不仅是哑巴,还瞎!”

  舒云自下山后第一次露出了笑容。他从没想过一个姑娘的残疾竟然会逗乐他,这真是太不厚道了。他仔细看着阿黛的脸,月光下她的肤色呈现细腻的象牙白,忽闪的眼睫毛很美很美。

  舒云突然意识到这一定是他此行来见的人,这世间的智者阿黛姑娘。因为她闭着眼睛的时候尚且完全夺走了月的光华,明目如水的舒云,在她面前也黯然失色。

  阿黛似乎能洞察人的心思,舒云什么都还没有说,她就翻开第二页,那上面赫然写着“带我走,我就是阿黛。”

  舒云从未干过这么刺激的事!他从小到大都规规矩矩、任劳任怨。调皮捣蛋?那是弟弟的专利。他从不被允许出错。可是现在他要带着一个美丽的姑娘在深夜里出逃了,他刚一下定决心,阿黛就跳进了他的怀里,她是这么轻盈又矫捷,像只初生的小鹿,依偎着他、紧抱着他。舒云不停地飞掠,借以掩饰咚咚咚乱了节奏的心跳声。可阿黛依然听懂了这爱的表白,只微笑着佯作不知。

  他们逃呀逃呀,直跑到深山野林。阿黛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舒云也只熟悉山林。一进了山里,他就像自动开了挂,不一会儿就找到了合适的山洞,铺好茅草,又脱下自己的外套铺在上面。阿黛休息的功夫,他又准备好烤好的山鸡和兔肉。采来了野果和松子。他不知疲惫地忙活着,越忙越快乐!

第5章 被野蜂蛰
霄云传奇全文阅读作者:鱼读月加入书架

  经过一个早上的训导,程璎络已经成功变身王牌小弟!添茶倒水、捶背捏腿、缝衣补袜、像只猴子一样爬树采野果来献宝。最可气的是,除了身体上的折磨,还有精神上的迫害。这个家伙竟然让自己喊他“霄哥哥”!!!明明确认了自己比他还要大一个月!这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每当她要抗议,他就像弱智一样拿一粒小石子在手里颠来颠去。嘴里还发出piu~piu~的声音。哼!摆明是欺负我软柿子好捏!程璎络啊程璎络,你之前为啥没放二斤泻药拉死他呢?

  这一日上午璎络一片神仙草都没有时间摘,零收入啊!有木有?到了下午,含泪吃过了自己做的四菜一汤。小丫头声情并茂地恳求,下午一定要去采药了!明儿可就要回家了!

  “好吧!我要吃野蜂蜜!如果你能给我带来一大块蜂巢,你想摘多久摘多久!”闻霄不想让璎络走,故意使坏道。说话间已招呼阿黄躺到璎络在小庙里铺好的床上打起了呼噜。春困秋乏夏打盹,冬季正好眠啊!阿黄已经完全改投名主,把璎络忘到了脑后。

  可闻霄搞混了一个问题,他哥哥舒云会捅马蜂窝取蜂蜜,不一定一个小丫头也懂这个呀。

  璎络对着马蜂窝思索了很久很久,终于想出一个比较靠谱的方法,先用驱虫的草药涂满皮肤,再用泥水把自己裹起来。半个小时过去了,装备完成。璎络几乎砍下一棵小树,用作捅马蜂窝的工具……Duang,马蜂窝果然炸了,成群结队的大蜜蜂追着璎络跑,璎络越跑越快,可身上的泥巴块儿也纷纷落地,第一只蜜蜂叮上来的时候,小丫头放声尖叫。闻霄这才意识到危险,等到他把哭成泪人的圆眼睛带回小庙,关上庙门,璎络身上至少也被咬了七八口了。一物一克,这神仙草正克这野蜂的毒。璎络不停地哭,闻霄不停地道歉安慰,帮她用药草擦。阿黄也着急地汪来汪去。这真是嘈杂的一夜啊!夜深了,她终于哭累了,噙着眼泪睡去,他仔细地再检查一遍她脸上、手上、脖子、脚腕各处的伤,等到确认无碍了,这才发现圆眼睛正睡在他怀里。

  这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呢?就好像心里柔软的地方有一根狗尾巴草在挠,痒痒的又很舒服。这和他作弄完哥哥后的感受可完全不同!他感到了心疼,又很生自己的气,全然没有恶作剧成功的胜利感。

  沉浸在陌生的奇异甜蜜里,他也睡着了。梦里他长出了猞狸脸,圆眼睛被吓跑了!

  月圆之夜很近了!他本想悄悄离开,可圆眼睛发起烧来。他决定护送她回家!

第6章 5姑娘和4兄弟
霄云传奇全文阅读作者:鱼读月加入书架

  城南金家有五个女儿,世人都说是无价的珍宝。老大湘琴,精通音律,歌艺妙绝,古筝琵琶自不必说,就是一片小小树叶也能吹奏出逗人发笑的小曲。

  老二元琪,慧至兰心,除了下棋总能叫人心服口服、不着恼的输与她,连行酒令这样的小比试,也断断不能赢过她去。然她却从不肯与人赌输赢,口里只含笑说些久仰、讨教、谢过承让,谦卑地倒真教外人以为是输的人故意让她呢。

  老三书昀,一笔好字行云流水,又兼过目不忘、勤于读书,做起文章来,自是博古通今,下笔如有神。

  老四画骨,最擅丹青。人如其名,一双生花妙笔,除了能画万物的皮囊,更能画出事物的风骨。妙乎哉?精绝矣!

  金家世代豪富,金员外生了四个如花似玉的女儿还不甘心,还想生个儿子出来继承家产!可惜还是个女儿。

  本来幺儿是父母心头肉,这五姑娘被宠得没了样,一天到晚惦记着往外跑。金员外干脆就当这小女是个儿子来养!府里新来的下人也常常称呼其小公子。

  四个姐姐才艺妙绝,又兼性子温婉、容色出众,分别嫁入了公卿王候家,偏到了这五小姐,坐也坐不住,什么也学不成。又总是男子打扮,骑马扬鞭招摇过市,到了年纪,也不避男女之嫌,饮酒、赌博、茶肆里听小曲,样样都有她。因此总不见人上门提亲,这可愁坏了金员外。

  五姑娘身边并不是没有男人,她有四个过命的兄弟。老大圆圆的脑袋,圆圆的身材,为人敦厚慷慨、幽默诙谐。老二看似呆头呆脑,却性子平和、机警谨慎。老三一张白净面孔更兼一身好武艺、义薄云天。老四不仅貌似潘安,对周围的人都温柔周到。在她尚且年幼的时候,他们就在打抱不平的路上结识了!十几年来,他们一起喝酒、念书,一起赌博、听戏,看过日升日落、看过山川大海,彼此陪伴着走过了喜怒哀乐。

  五姑娘初遇闻霄的时候,是在他送璎络回家的路上。那一日风和日历,她打马跑出城外很远很远,这里风景秀美,人迹罕至。风吹红了她的脸,沙子吹迷了她的眼,她刚跳下马来,要去河边洗洗眼睛,就见树后蹿出一只大黄狗,风风火火跑远了!一个满脸汗水的大乞丐,背着一个满脸汗水的小乞丐,一个伶俐的翻身就跃上了她的马。这是她骑了三年的马儿,本来一个呼哨就能让马把他们掀翻在地,可她注意到那乞丐的脚,早磨得鲜血淋漓。于是她就那么静静地站着任人抢走了她的马,目送他们走远了。

  天都有一点蒙蒙亮了,五姑娘才走回家。金府灯火通明,金老爷几次跑到门口去看,火气蹿到了天灵盖:“这次太过分了!竟然夜不归宿!看来绝不能再纵着她了!”然而一等不归,二等不归,这当爹的心就先慌了。等到远远看见五姑娘一瘸一拐灰头土脸的小模样。金老爷简直心疼的要流眼泪!忙叫人扶着五姑娘回房歇着,又是嘱咐按摩腿脚,又是嘱咐不许吵她,早把要教训的想法忘得一干二净了。

  躺在床上,五姑娘累的要死,却又竟然奇异的睡不着,她还没吃过这样的苦头,走过这么远的路。

  这一路开始时她还甩着狗尾巴草,哼着小调,沉浸在自己舍己救人的感动中,欣赏着周围美景。

  两个时辰以后,她已经瘪着嘴,背着手,边叹气边感慨自己不该乱做好人,头发也散了,腿脚也肿了。

  再两个时辰,她已经开始边哭边骂娘,望着自己脚底的血泡,发誓搜遍全城也要抓住那偷马的两个小贼了!

  晌午了,五姑娘还在呼呼大睡!丫头来请吃饭,权衡半天,还是肚子饿占了上风!这才勉强爬起身来。

  “把饭送进来吃,我腿痛!”

  金夫人听说小女儿醒了,亲自携着丫头婆子们来送饭。五姑娘还征征坐在棉被里,就见一推门,满头珠翠摇摇欲坠的金夫人伸着手、挥着手帕扑进门来,口里疼惜地呼着“我的儿”。五姑娘乖巧地也伸臂作势求抱抱,屁股却钉在床上,挪也没有挪。

  金夫人干脆坐在床沿一口一口喂起饭来。要知道这金氏夫妇前后生了四个女儿都远嫁在外,早已到了做祖父母的年纪,却没有孙儿可抱,小女儿又是年纪大一些才生下,因此待她不仅有父母情更兼隔辈间的宠溺。

  吃过了饭,五姑娘绘声绘色地给金夫人讲起了她是怎么被人偷了马,怎么受了委屈,一步一步挣扎回家,她卷起裤角给金夫人看还肿着的小腿,又抬起脚丫给她娘亲看脚底的大血泡,看完了左脚看右脚!

  金夫人这才明白原委,虽心疼五姑娘遭了大罪,却点着女儿的额头说:“人家可不是偷走你的马,昨夜你那汗血宝马可天刚黑就早早的自己回来了,我和你爹还纳闷,以为你没有栓好,被它跑走了呢。”

  五姑娘一听,急忙跳起来穿衣裳,她来了大兴致,要去看看是哪个小乞丐不仅身手敏捷,敢偷金家的马,还不恋钱财,肯当日就送回这价值万金的汗血宝马。

  金夫人还没听明白女儿咕囔些什么,五姑娘就一阵风地穿戴整齐,冲出门去了。她晓得送回马的不是坏人,但还是不放心地派人悄悄跟着。

  五姑娘一瘸一拐地跑到马棚,果然她的小枣泥已经亲热地在等着她了。这马儿自小就送来她身边,她又极爱惜动物,马儿就像她的朋友,能明白她的意图。她牵着马儿去看临街的那条黄狗,马儿马上明白主人是要去它去找昨夜带狗的两个人,掉个头撒着欢儿地就在街上跑起来。

  程璎络的家在城郊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巷尾一块旧牌匾,朱漆描着四个大字分外亮眼——针灸推拿。小枣泥就在这家门前停下,待主人下马,就熟门熟路地在不远处荒芜的草地上啃起了青草。五姑娘过去从来没有注意过这城中还有这么一条小巷子,她推开吱呀的木门,朗声问道,“有人吗?”

  回答她的却是老人的哭声。

  她急忙走进室内,但见一张大床上躺着昨天的那个小乞丐,她的脸更加苍白了,冷汗还在冒,一些地方还浮肿着,一个老人扑在床前,一面哭,一面不断地唤着“阿璎、阿璎”,唤得她的心都碎了。

  她来不及细想,就过去搭上病人的脉。“啊,原来是个姑娘”她在心中说,仔细检查了伤口,才松下一口气“呼吸是平稳的,心跳还有力,老爷爷你不必着急,这是中了蜂毒还没有缓过来。”

  她掏出银两,又开出一张单子,嘱咐老人去买药。然后栓了房门,解开病人的衣裳,果然,身上衣服遮住的地方有几处没有处理的都在流脓水了,怪不得还不退烧。她拿出身上的金针,毫不手软的扎下去放脓血。璎络痛醒过来,不断大叫,却早被五姑娘制住,挣扎不得。等到挤净了脓血,五姑娘半瓶烧酒泼在伤口,璎络连叫也叫不出,彻底疼晕过去。擦干了酒水,细细包扎好伤处,再为这个不停乱喊乱叫的家伙穿好衣服,五姑娘这才打开房门。

  然而一道闪电疾攻咽喉,五姑娘侧身堪堪闪避开,又有三招阴毒的剑招近身,五姑娘防了左便防不得右,闪得开前便顾不了后。十几招之内便连连被击中了数下。好在她已经看清对方只是用一根随意折下的树枝。但这也划破了她绫罗稠缎的锦衣,划伤了她吹弹可破的肌肤。五姑娘着恼起来,一甩头,发丝顺势飞扬开来,十几根金针,根根没入敌人身体大穴。她武艺学的不好,这一招可是练过了千遍万遍的夺命一招。那些金针平日里就用来固定头发,危险时就用作武器。

  可闻霄没有死,因为五姑娘的头发里没有藏那扎向咽喉的必杀一针,她从未想过要杀人。

  他只是动弹不得被细细的金针钉在墙上。

  五姑娘认出这就是偷马的大乞丐。他的衣衫褴褛却被细密的针脚缝补过,他的脸很脏,眼眸却因愤怒瞪的雪亮。

  闻霄也刚刚认出这是昨日里马的主人。他已送还了马,他却仍追到这里,他去采草药,这会儿才回来,只来得及听见门内圆眼睛嘶哑的最后一声惨叫。圆眼睛烧的厉害,怎么唤都不说话,若不是他折磨了她,她怎会发出那样的惨叫声?

  两次相见,第一次他太焦急,第二次他太愤怒。这会儿他被制住才看出,来人面如冠玉,肤似凝脂,分明也是个女人。可他还在气她伤害到圆眼睛。

  “哪个恶婆娘伤我?”

  “死到临头还在嘴硬。”五姑娘有意吓一吓他。

  “城南金家老五,金镶玉!”她报的是自己的真名,她从前总嫌这个名字不似姐姐们的清隽,太土气,从不肯提。然而她更不愿意人家爱重送的称呼“五姑娘”和“恶婆娘”这三个字联系在一起!

  “好个金镶玉,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用暗器伤我!”

  五姑娘要气疯了,“好啊!明明是你偷袭我在先,还要恶人先告状!”

  五姑娘火冒三丈,正待当头一鞭封住这恶贼的嘴,幸而买药的爷爷及时赶回,问明了状况,拉住了五姑娘。“这英雄莽撞是莽撞,心肠是好的,他一路背着我孙女回家,脚都磨出血来,刚才又上山采药,我看孙女这一条小命实是他所救,若不是他及时处理过伤口,怕是阿璎这一条小命早就没了。”说着倒头要拜,他还并不知道,阿璎这满身包都是拜这位英雄所赐呢!

  五姑娘忙扶住老人,恨声道:“他是好人,我就是歹人吗?”老人忙又要跪五姑娘“这位公子所列的药单都是去毒散瘀滞、活血养生的救命药材,金贵的很,小老儿也算略通医术,这方子还看得明白。谢谢公子仗义疏财,救我孙女一命啊!”

  “可我分明听见圆眼睛在屋里一声惨叫,然后他就走出屋来。”闻霄还不服要辩。

  “老人家,我也是个女子,方才我见令孙女脉相还有残毒甚浓,就知她身上还有没处理过的伤口,方才都挤净了脓血,包扎妥当了!再喝几副药,就没事了。”五姑娘故意不接话,转头向老人家解释。

  “啊!”闻霄这才惊呼一声,他想起了自己给圆眼睛揉药草时那杀猪般的叫声。这才意识到自己关心则乱,错怪了好心人,之前又抢走了人家的马,刺破了人家衣衫,一念及此,凳时满面通红,张口结舌,“我……我……”。

  五姑娘收了金针,回身就走,一声忽哨,小枣泥应声而至,她几乎一步未停,翻身上马的动作一气呵成,几乎是立即就在巷子口消失了!

123下一页
扫码
作者鱼读月所写的《霄云传奇》为转载作品,霄云传奇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霄云传奇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霄云传奇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霄云传奇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霄云传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霄云传奇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