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都市修仙最新章节 > 重生之都市修仙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四百四十八章 弹指连杀
重生之都市修仙全文阅读作者:十里剑神加入书架
尽管宋家被灭了,但对陈凡来说,这仅仅是刚刚开始。在他离开华国这一年之中,对陈家下手的,可不仅仅是宋家。在金城的任家、花家等家族,同样跑不掉。如果单凭一个宋家,是绝对不至于把陈家逼到如此地步,让他那个洞明世事的爷爷苦撑成这样。
  
  “虽然你们只是帮凶,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陈北玄是恩怨分明的人。”
  
  陈凡抬头望向远方的夜色,脚下一顿,身形瞬间化作一道青光,在大地上急速狂奔着。
  
  无论周围有什么楼房、街道、障碍物等等。他一概不管,直接身形一晃,就冲天而起,横越过上百米距离,轻易跨过那些高楼大厦乃至商场乐园等等。
  
  陈凡一边在空中飞驰着,如同潮水一般的神念,瞬间向着四面八方笼罩而去,把大半个金城都纳入他的神念掌控中。
  
  自从陈凡突破到通玄境巅峰后,神念扩展到方圆十公里。
  
  方圆十公里是什么概念?
  
  如果你从地图上面量的话,拉出一道十公里的直线,那么这道直线,基本上就能把一座数百万人的大城市,从东边一直拉到西边了。这意味着,整个金城,几乎都在陈凡的脚下。他只要愿意,这个城市内发生的一举一动,都会呈现在陈凡的脑海中。
  
  来之前,从朱雀手中要到的资料,迅速从陈凡心中浮现。
  
  “金城任家,家主任建临,男,56岁,任氏财团董事长,现居住于金城市鼎湖区汤臣高尔夫别墅二期第8栋”
  
  “金城花家,家主花智鸿,男,48岁,花氏集团总裁,现居住于金城市仙霞区颐和山庄”
  
  “金城龚家,家主龚六择,男,69岁,红鼎集团上一任董事长,现居住于”
  
  一条条关于金陵各大家族家主的信息,以及他们的模样、容貌、年龄和住址都在陈凡眼前闪过。陈凡迅速在神念中,搜查着这些人,并一一确定他们的位置,用神念立下标记。
  
  陈凡懒得的去管,这些家族中,到底是那些人力主去打压陈家,那些人又保持中立,隔岸观火。
  
  对他来说。
  
  既然任家出手对付陈家,那不杀你满门,诛你一个族长够了吧。
  
  至于这个族长到底是真心诚意想对付陈家,又或者有其他想法。对陈凡而言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陈凡可以杀鸡儆猴,震慑住这些金城的大家族。
  
  “既然当年我踏灭沈家的威慑不够,我就多杀几个,总能杀到你们这些大家族胆寒心颤,永生永世不敢与陈家为敌!”
  
  陈凡瞳孔幽深,请拍葫芦。
  
  “去!”
  
  一抹金光从养剑葫中跳出,化作一道惊天长虹瞬间奔驰而去。经过他在狼神谷一年的祭炼,这把飞剑已经算是如挥指臂了。
  
  只要在他神念笼罩范围内,归元剑可谓指哪打哪,如同精确制导的飞弹般。
  
  飞剑十里,取人首级,宛如古代剑仙
  
  金城市,鼎湖区,汤臣高尔夫别墅8栋中。
  
  此时,任家高层,大部分都聚集于家中。任建临坐在首位,这位精明能干,素来以铁腕著称的任家家主,此时眉头紧锁,仿佛遇见难题了般。
  
  “建临,到底因为什么事,把我们大家都召集来?”
  
  一位满身富贵气息的老者,略带不满的道。
  
  这老人是任家的长辈,与任建临父亲一辈的,本来对自己大哥将家主传给儿子就非常不满,所以不时就会跳出来,阴阳怪气的说两句。
  
  “四叔,我刚刚听到一个消息,说陈家的陈大师,回来了。”
  
  任建临手中摸着一对文玩核桃,皱着眉头道。
  
  “什么?陈大师?”
  
  老者被吓的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浑身颤抖。
  
  “哥,你这消息从哪来的?那陈家的陈大师,都杳无音信多长时间了?还不知道死在哪呢。大家都说他早就倒在俄国人的火炮下面,怎么可能活蹦乱跳回来?而且这么大消息,整个金城一点风声都没有啊。”
  
  任家老二不屑的说道。
  
  “不错,建临啊,你别自己吓自己。这一年中,传出多少次陈大师回来了?后来证明,都是捕风捉影的。说不定就是陈家扛不住,自己放出虚假消息,让我们有些顾忌呢。”
  
  四叔赶紧接口道。
  
  “四叔和老二说的也有道理。”任建临眉头渐渐舒展开来。“我是听住在东山别墅的老孙他儿子说的。据他儿子说,老孙好像在东山别墅看到了陈凡。估计是老孙看走眼了吧。”
  
  “孙老头,就他那个大嘴巴,准准吹牛皮的,他在位置上的时候,就不知吹了多少牛皮。否则也不至于被人赶下台养老去。”
  
  任家老二嗤笑出来。
  
  “不错不错,老孙头就是这毛病,嘴上没把门。他说的话,完全不能信。建临啊,你别怕,那陈大师都是死了不知多久的人了,咱们应该立刻对陈家下手,乘机痛打落水狗”
  
  四大笑,正得意的说着,周围任家众人也都点头的时候。
  
  “嗖!”
  
  一道金色光芒冲破别墅的窗户,瞬间划过了任建临的头顶,然后当空一转,连带着斩落了四叔的头颅,才带起一道金色弧线,从另一边窗户中冲出去。
  
  金光来得快,去的也快,几乎弹指之间。
  
  只剩下任家众多高层在那里,大眼瞪小眼,看着头颅掉下,成为无头尸体的两人。一股无边的恐惧瞬间漫上心头,紧紧的抓住他们所有人的心脏。
  
  “陈陈北玄真的回来了?”
  
  任家老二面如土色,嘴唇颤抖的道。
  
  众人低头,不知所措。但心中隐约有一分答案,恐怕真的是那位威震江北的陈大师所为,也只有他有如此鬼神莫测的手段,并且敢这样痛下杀手
  
  金城市,仙霞区,颐和山庄。
  
  花家家主花智鸿正在和手下高层,商量家族下一步规划,确立陈家倒下后,金城新的版图时。一道金芒从墙壁中洞穿,掠过了他的脖颈,然后冲破另外一栋墙消失无踪。
  
  众多花氏集团高官,就眼睁睁看着他们的总裁,头颅落地
  
  金城市,长宁区,万和高档小区内。
  
  红鼎集团上一任董事长,龚家家主龚六择老太爷,正在和情人滚床单的时候。一剑从天花板上落下,斩下龚六择头颅,之后从窗户中穿出去。
  
  只留下他那情人惊破夜空的尖叫声
  
  金城市,云海区,御景花园第15栋第三单元,马家家主马红俊
  
  鼎湖区,国际公寓六期二楼,许家家主
  
  翡翠名苑吴家
  
  弹指之间,陈凡御剑而去,连斩金陵大小十六家家主。其中有花家、任家这样金陵大族,也有许家、马家这样的中小家族。只要是曾在这一年中对付过陈家,并且始终冲锋在前的,陈凡统统没有放过。
  
  估计朱雀也没想到,陈凡会下手如此之狠,根本丝毫不留情。
  
  在外人看来,可能是很长时间,但对陈凡来说。整个方圆十公里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御剑而去,只是一念之间。
  
  连杀十六家家主,也只不到十分钟的事情。
  
  “炼化这归元剑后,确实比我自己出手上门,省心多了。可惜不能如真正的剑仙般,炼化入体内。这把剑终究只是个剑胚。”
  
  一剑斩落十七个人头,陈凡面上无喜无悲,一片淡漠。
  
  “叮!”
  
  陈凡轻弹飞剑,身形不减,迅速向江边移动而去。在他眼前,现出一个占地幅员辽阔的巨大庄园。在庄园上面还赫然写着唐家庄园四个大字。
  
  “整个金城,就剩这最后一家了。”
  
  陈凡冷哼一声,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大江之畔,唐家庄园中。
  
  一个穿着黑衣劲装的老者,长身而立,站在滚滚滔滔而去的江边,眉头紧皱,表情肃穆,目光悠远。这时,一个扎着马尾,洁白如皓玉的手腕上戴着一串佛珠,穿着月白色长衣的秀美女子款款而来。
  
  女子手中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清茶,递给老者道:
  
  “爸,您站在这很久了,天这么冷,被江风吹着会感冒的。快喝杯热茶吧。”
  
  “傻丫头,你爸我修为踏入半步化境,几近于寒暑不侵,区区江风算得了什么?”唐远清笑了声,然后化作一叹道:
  
  “我实在担心,等陈大师回来,我怎么向他老人家交代啊。”
  
  这两人,正是唐远清与唐亦菲。
  
  “爸,这也怪您。陈凡他一去这么久不回,而且生死不知。没了他的镇压,他生前的那些对手找来,我们唐家能勉强保住自己,已经算竭尽全力了。”
  
  唐亦菲秀美微皱,哼了声道:“这家伙还一直吹自己天下无敌呢,不照样被俄国人的火炮导弹炸的不知去向,连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偏偏生前又喜欢闯祸,惹了那么多仇敌。现在好了,他拍拍屁股走人,那些仇人来了,不都得找我们唐家嘛。”
  
  “那个林踏山那般强悍,又有宗师老师坐镇,我们唐家能怎么办。”
  
  女孩虽然嘴中说着气恼的话,但眼底却闪过一丝黯然神伤。
  
  “哎,就不知陈大师回来,愿不愿意听我们解释了。”唐远清长长一叹。
  
  他们正说着,耳边忽然传来一个的声音:
  
  “哦?什么解释?”
  
  PS:第二更奉上,作者菌继续去写第三更O(∩_∩)O(未完待续。)
第四百四十九章 故友之死
重生之都市修仙全文阅读作者:十里剑神加入书架

      当声音传来时,唐远清与唐亦菲都为之一震,慌忙转头。
  
      就见狂风骤雨之中,一个少年,背负双手,踏天地而来。唐家庄园的众多高墙、铁丝网都丝毫没有拦住这个少年。少年一步步踩在虚空中,宛如踩着无形的平地般。周围的雨滴落在他身上,都被无形的气罩弹开。
  
      “远清拜见陈大师。”
  
      唐远清见到陈凡,顿时浑身剧烈震动,心中带着难掩的惊骇,惊喜交加的拜倒在地。而唐亦菲则端着茶,俏生生的立在亭中,看着陈凡,一时都痴了。
  
      “你终于回来了。”
  
      秀美女子的双眸中,宛如带着江南水乡的烟雨朦胧般。
  
      “起来吧。”陈凡目光掠过唐亦菲,扫向跪伏在地的唐远清身上。“五天之前,我就回来了,你不知道?”
  
      唐远清爬起身,苦笑道:“远清这身份地位,说穿了,只是江南一个土枭。这两天,虽然接到武道界一些朋友的消息,说您回来了。但他们的消息传得似真似幻,而且之前就有很多类似谣传,所以远清不敢太过相信。”
  
      “嗯。”
  
      陈凡点点头。
  
      与那些大国情报机构,和超级跨国势力比起来。唐远清只是江南省的一只坐地虎罢了,不要说放在整个世界,便是放在华夏都排不上号。这样的人物信息渠道,自然要滞后很多。
  
      “五天前,我在俄国斩了谢尔金。确切消息,你们应该很快就会知道了。”
  
      陈凡破开雨幕,落入亭中。
  
      这听潮亭是唐远清特意命人建造,就立于大江之畔,立在这里。可以凭空眺望辽阔无际的大江,心胸顿时为之壮阔。便是在漆黑雨夜中,也面前能看到对面的点点星火。
  
      “原来那些传言都是真的。”
  
      唐远清顿时身躯一震,再次拜倒于地:“陈师神威,以一破万,于万军之间斩杀俄国北方军区司令。这消息一旦传出,整个世界都会为之震怖的。”
  
      此言,唐远清是发自肺腑而来。
  
      能以一人敌万,偌大地球,有几人能做到?便是神话传说中,百年前的那些神境们,恐怕也没多少人有着能耐吧?
  
      “什么?”
  
      唐亦菲猛的捂住小嘴,震惊的望向陈凡。
  
      这个消息,她还是第一次听说。
  
      “唐远清,我来此不是听你吹捧的。这一年内的事情,你如果不给我一个解释的话,陈某人的飞剑可是不认人的。”
  
      陈凡一拍养剑葫,顿时一声清脆的剑鸣在天地间回响。
  
      “在来唐家之前,我已经屠灭了宋家,又连斩了金城十六个家族族长的首级,我不希望唐家是第十七个。”陈凡意味深长的看向唐远清。
  
      “陈师,您听我解释。”
  
      唐远清神色顿时变了,诚惶诚恐的拜倒在地。唐亦菲更急声道:
  
      “陈凡,这不怪我们唐家。你消失了之后,洪门就请动了东南林家的一位宗师。那个叫林踏山的一来,就把整个江北全部统合在了手里,你在江北那些手下,尽数拜在了他门下,就一个徐傲不服,还被他杀了。江北在手,他又是宗师身份,我们唐家能怎么办?”
  
      “要不是顾忌李司令和朱雀小姐,恐怕现在整个唐家都被林踏山踏平了呢。哪怕现在,大半个江南基本都落入林踏山的手中。就金城还勉强能维持在我们唐家手里。”
  
      唐亦菲说着说着,眼圈都红了。
  
      看来这一年之中,她也受了许多闷气。唐大小姐本身就是骄傲的人物,否则也不会号称江南省地下世界的女王,但在林踏山的宗师之威面前,却只能避其锋芒。
  
      “徐傲死了?”
  
      陈凡一愣。
  
      眼前顿时浮现那个外表儒雅,实则内心无比骄傲的男子。
  
      海东徐傲。
  
      许蓉妃的父亲,前江北第一人。
  
      也正是有他坐镇,江北才从未动乱过。陈凡在外面无论多久没回来,江北这个大本营都稳如泰山,云雾灵泉一年上百亿的收益,陈凡也放心给徐傲打理。
  
      但陈凡万万没想到,徐傲竟然死了。
  
      ‘那许蓉妃怎么办?’
  
      陈凡此时心中,浮现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许蓉妃。那个少女前世在绚烂时陨落,这一世刚找到父亲,又经历丧父之痛,与他陈凡的经历,何其相似。
  
      ‘这一世,我回来,本以为能让你们一世幸福安稳。却因为我的牵连疏忽,累你父亲身亡。若没我,恐怕你们父女会平平安安的生活下去吧’
  
      陈凡抬起头,望着天空,耳边传来唐远清的声音。
  
      “当时林踏山挟洪门与宗师之威而来,连魏家都得退避三分。江北其他人都立刻改换门庭,只有徐傲坚持,被林踏山当场击杀”
  
      唐远清一边说,一边长叹。
  
      连唐远清也得承认,徐傲确实算一个棘手的对手。
  
      否则也不会与他划江而治这么多年,却没想到,说死就死了。
  
      ‘洪门、林家、林踏山,还有江北吗?’
  
      陈凡默默的背着手,站在那,看着江面,一言不发。
  
      唐家父女不敢言语,都束手恭立在他背后。
  
      过了许久,陈凡才缓缓开口道:
  
      “你去,把江北所有人,包括林踏山的资料都给我找来。”
  
      “陈师,您是要?”唐远清一愣,瞳孔中露出一丝惊惧。
  
      “我要杀人。”
  
      陈凡远望江面,语气平淡的说道。
  
      养剑葫中,归元剑剑气长鸣,跃跃欲试
  
      唐远清这一年来被林踏山步步紧逼,几乎追杀到家门口。资料自然准备的无比周全,很快就将林踏山等人的全部资料放在了陈凡面前。
  
      “林踏山,出身自神秘莫测的东南林家。林踏天的胞弟,在此之前,从未出手过。只有十数年前,林踏天叛逃出林家时,林踏山疑似追捕过。化境初期,被洪门邀请来,坐镇江北。除了他之外,还有部分洪门暗月部队的人,以及雷千绝的几名弟子。手下包括:”
  
      “楚州周天豪。”
  
      “天河韩天生。”
  
      “清水刘国栋。”
  
      “江州伍器行”
  
      “呵呵。”
  
      看着这份名单,陈凡不怒反笑,但眼瞳中的杀意越来越浓。几乎整个江南与江北各市的大佬,除了徐傲之外,尽数叛变了。
  
      陈凡不怪他们,宗师之威压下,不叛变就得死。
  
      但陈凡恨他们的是,这些人在徐傲死后,丝毫不留情面,对孤儿寡母也赶尽追绝,把徐傲的所有家产都瓜分干净,更把陈凡之前留在江北的诸多财产,与云雾灵泉同样收入囊中。
  
      如果云雾灵泉一年百亿的收入还在,陈家绝不至如此窘迫的地步。
  
      “你们既然选择了背叛,那就要有承担后果的决心。”
  
      陈凡冷笑一声,轻轻一弹剑,冲天杀气刺破云霄。
  
      他身形猛的冲出,化作一道青色流光,踏在江上,顷刻间就消失无踪。只剩下唐家父女还静静站在听潮亭中。
  
      “爸您说陈北玄这是去做什么”
  
      唐亦菲犹豫良久,才开口道。
  
      “你已经知道答案了,何必问我?”唐远清摇了摇头,轻叹道:
  
      “恐怕连林踏山他们都没想到,陈师会杀回来吧。这个江北,今天晚上,不知得死多少人啊。只是可惜了徐傲,那样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
  
      说到这,唐远清再次幽幽长叹一声。
  
      “哎。”
  
      江北与金城,只有一线之隔,都属于江南省的范围内。
  
      陈凡踏江而行,上了岸后,身形狂奔,如同一道流光般,时速达到了数百公里。比最快的跑车都要快,很快就到了江州。
  
      江州这个地方,陈凡曾经数次路过。
  
      当时还让人带话给那个江州的伍老爷子,后来因为唐远清投诚后,陈凡就懒得去登门拜访伍老爷子了。但没想到今天竟然又回来了。
  
      “江州,伍器行,呵呵,真是一只墙头草啊。”
  
      陈凡立在江州之外,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如同潮水般的神念,透体而出,瞬间笼罩了整个江州全城,顿时万家灯火尽入他的掌中。
  
      “伍器行这里不对这个也不是应该在城东那边”
  
      陈凡一寸寸的扫描过整个城市。如伍老爷子这种大佬,行踪飘忽不定,唐远清根本找不到他的具体住所。但陈凡哪需要他去找,搜天刮地的神念之下,便是一只老鼠都能挖出来,何况伍器行这个大活人呢。
  
      “找到你了。”
  
      十分钟后,陈凡猛的睁开眼睛,身形一晃,向江州城东折去
  
      此时,威震江州数十年的伍器行,伍老爷子,正坐在一栋别墅内。
  
      他的对面,是一个穿着白色武功服,悠然而坐的中年男子。男子气息沉稳,眼中不时闪过精光,赫然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内劲高手。
  
      “洪师傅,这一次唐家派人来挑衅,多亏您出手打退了。”
  
      伍老爷子拱手道。
  
      “大家都是林宗师麾下的,我责无旁贷。唐家除了唐远清之外,其他人只是碌碌之辈罢了,不值一提。”中年男子淡淡的说道。
  
      “江州平定之后,整个江南只剩下金城了。过不了多久,林宗师会亲自出手,踏平唐家。到时候,这整个江南,都是你们的。宗师此来,只是为了完成洪门会长嘱托罢了,区区一个江南,哪放在宗师眼中。”
  
      “这就好,这就好。”
  
      伍老爷子笑的眉毛都快没了。
  
      至于原先的旧主陈凡与唐远清,早被伍老爷子忘在脑后边了。
  
      这时,门口忽然传来一声清脆的敲门声。
  
      “咦?这么晚了,还有人登门?”
  
      屋内两人同时一惊。
  
      ps:第三更奉上,争取12点前把第四更写出来,今天会五更呢o(n_n)o(未完待续。)  
第四百五十章 斩尽江北不归鞘!
重生之都市修仙全文阅读作者:十里剑神加入书架
    “是不是敌人?”
  
      伍老爷子微微示意,他的几个手下与保镖迅速冲到身前,抽出武器,紧紧盯着门口。这位坐镇江州数十年的不倒翁,就是凭着谨慎才活到今日的。
  
      “这江南还有什么敌人,便是唐远清亲自杀上门来,我也能呼你周全。”洪师傅冷笑一声,抱胸而起,气度森严,一副大高手模样。
  
      伍老爷子没奈何,只要示意人去开门。
  
      没想到这时。
  
      “咔嚓”一声。
  
      别墅的大门竟然开了。
  
      这个防盗门可是伍老爷子去瑞士,请最专业的安防专家安装的防盗门,便是最擅长撬锁的贼都打不开啊。
  
      推门而入的,不是什么唐远清,也不是伍老爷子预想中的大批武装人员,仅仅是一个穿着休闲服的清秀少年。
  
      外面下着磅礴大雨,但少年仿佛丝毫没受影响,发丝与肩上一点湿痕都没有。
  
      “你是....”
  
      伍老爷子眼睛一眯,感觉看这少年非常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一般。
  
      “我叫陈凡,你应该知道我。一年半前,我透过你一个手下,叫军哥的人告诉你,我会登门拜访。如今,我如约而来了。”
  
      陈凡推开门,轻轻关起来,脸上笑容满面,仿佛真是一个登门拜访的客人般。
  
      “陈凡....陈大师?”
  
      伍老爷子瞳孔一缩,忍不住尖叫出来。
  
      他总算想起来,自己为什么感觉看陈凡眼熟了。那是因为他一年多前,见过陈凡的照片啊。身为威震江北的大佬,伍老爷子怎么可能对陈凡不熟悉呢。
  
      所以陈凡一报出名来,伍老爷子立刻反应过来。
  
      “陈大师?”
  
      这称呼一出,顿时整个别墅内为之一静。
  
      那些持枪拿刀的手下们愣在当场,无不震撼的望向陈凡。
  
      在江北,陈大师可是一个真正的传说。哪怕林踏山挟洪门与宗师之威,扫平整个江南,也没法取代陈凡的地位。这些江州的诸多老大,这几年可是听着陈凡的名号过来的。
  
      原先胸有成竹的洪师傅,更是脸色狂变,不敢相信的看向陈凡道:
  
      “你就是陈北玄?可是你不应该死在西伯利亚雪原中了吗?怎么可能从炸弹之父下逃出来?”
  
      “聒噪。”
  
      陈凡微微一皱眉,小葫芦一震,一道匹练的金光就从他腰间射出,瞬间划过洪师傅的脖颈,然后紧接着横空一扫,从伍老爷子的那些手下身上掠过。
  
      “咔嚓。”
  
      在伍老爷子震撼的目光中。
  
      那位坐镇江北,连败唐家高手,宛如无敌战神的洪师傅,竟然瞬间人头两分。他的众多手下,也一齐掉下脑袋来。
  
      一剑之间,陈凡就斩杀包括洪师傅在内的九人。
  
      伍老爷子赖以倚重的手下与保镖,顷刻而亡。
  
      “嗡嗡嗡。”
  
      归元剑飞回来,围绕着陈凡周身飞舞,轻轻震动着,似有不满。怪陈凡怎么让它杀这些不成器的人。陈凡好笑的弹了弹小剑,笑道:
  
      “放心吧,很快你就能痛饮高手的血了。”
  
      说完,扭过头去看向伍老爷子。
  
      伍老爷子浑身颤栗的站在那,眼中无比恐惧。
  
      ......
  
      在用搜神术,从伍老爷子口中问出整个江北的详情后,陈凡就脸色阴沉的扭断伍器行的脖子,然后一把火烧掉别墅。出了江州,继续向江北其他市赶过去。
  
      “没想到我才走一年,整个江北竟然变成这种模样。”
  
      想到伍老爷子所说,陈凡眼中杀意顿生。“好一个周天豪,好一个刘国栋,好一个韩天生,好一个...魏老三。我本以为,这件事和魏家无关,没想到连魏家都牵扯进去。呵呵,一年上百亿的买卖,难怪魏家会动心。”
  
      陈凡这样说着,瞳孔中寒芒更胜。
  
      他的速度何等之快,瞬息就在百丈开外,江北每个市互相的距离也才几十上百公里,对陈凡来说也就是十几分钟的事情。
  
      十七分钟后。
  
      陈凡入清水市,斩杀刘国栋并手下三十六人,包括光头刘那个儿子刘腾,也被陈凡随手一剑击杀。
  
      半小时后。
  
      陈凡杀入天河,一剑诛灭韩天生在内的二十九人。有人胆敢动抢,被陈凡直接一分两断。韩天生的所有精锐手下,被陈凡尽数斩绝。
  
      五十三分钟后。
  
      陈凡冲入云海市,剑斩云海大佬虎头强,顺手诛绝虎头强手下四十五人,血洗云海。
  
      一小时十七分钟后,陈凡....
  
      当陈凡从海州踏出,斩杀了向林踏山投降,继承了徐傲位置的徐龙后,已经是两个小时后的事情了。整个海州,包括徐龙在内上下一百二十人,被陈凡尽数所杀。
  
      尤其徐龙是徐傲的干儿子,从小收养培养长大,被徐傲一步步栽培,基本上算作徐傲手下第一人,未来的继承人。
  
      结果却背叛了徐傲。陈凡在得到消息后,杀徐龙,拘其灵魂,用离火金瞳寸寸焚烧,直到徐龙整个神魂都被火焰烧的灰飞烟灭后,才罢手。
  
      “老友,我替你报仇了。接下来,我会去斩杀林踏山,彻底了解这段恩怨。你放心去吧,至于妃妃那...我会照顾她的。”
  
      陈凡看着火焰腾烧的徐家大宅。
  
      他从黄皮葫芦中,取出美酒,倒在火中,心中默默的说着。
  
      两小时之内,陈凡奔袭千里,连杀五百人。这等壮举落在别人身上,估计早就吓得面无骇色,手足无措。但陈凡眼中的杀意却越发浓密,丝毫未减。
  
      “准确来说,死在我剑下的,是四百九十九个,第五百个,我专门为你留着的。”
  
      陈凡往向北方,目光幽远。
  
      那里是楚州的方向。
  
      “林踏山!”
  
      ......
  
      江北,楚州,万荣御景园内。
  
      这个楚州数一数二的豪宅,当年是万荣集团开发的。万荣集团倒下后,被魏老三接掌了过来,但依旧挂着万荣的牌子。
  
      此时已经是深夜过半了,大雨磅礴而下,笼罩了半个华国。便是连楚州也被暴雨笼罩着,外面几乎如同一条条水龙从天而降般,大部分人早就在家中酣睡。
  
      但御景园一号别墅内,依旧有两人正对坐着。
  
      在两人身边,还立着一群气息彪悍,无比精锐的黑衣人。这些黑衣人有男有女,气息雄浑,竟然各个都是内劲高手。在他们胸前,有一个紫色的半月标志。
  
      正是洪门最精锐的战队:‘暗月’。
  
      “林宗师,这一次多亏了您才能镇住江北这个盘子。您的恩情,我洪门不会忘记的。”一个妖艳的****端过一杯清茶,恭敬的奉上。
  
      在她对面,是一个容貌俊美,剑眉星目的白衣男子。
  
      陈凡若在的话,会发现这白衣男子与曾经死在他手下的林踏天,非常相似。正是林踏天的胞弟林踏SD南林家的另一位宗师。
  
      “江统领客气了。东南林家与洪门历来同气连枝,我家先祖当年与洪门老祖更是有近百年的交情,这点小忙算不了什么。”
  
      林踏山接过清茶,微微谢道。
  
      “可惜陈北玄竟然从俄国的炸弹之父下活了过来,还以一敌万,击破了第116装甲师,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了北方军区的司令,谢尔金中将。导致我们这里的事业,功亏一篑。否则等踏平唐家,一统江南的时候,这陈家还不是任我们蹂躏吗?”
  
      ****叹气道。“现在总部紧急招我们回去,怕陈北玄回来,那就麻烦大了。”
  
      她叫江映月,是洪门暗月战队的首领。
  
      “江统领,你大可不必当心。”
  
      白衣男子淡淡一笑道:“陈北玄杀了俄国一位司令,更打败了第116师。以俄国的性格,和克里姆宫内那位大帝的脾性,能忍得下去?”
  
      “我之前,听说陈北玄一路杀去了莫斯科,到最后,要么招惹来核武。要么引来俄国血狼卫中的那位血狼王。真以为这天下之大,是任他陈北玄纵横的吗?连我家先祖,当年都不敢硬国家,他陈北玄竟敢挑衅当世大国,活得不耐烦了。”
  
      说着,林踏山冷哼一声:
  
      “再说,便是陈北玄真活下来,没个十几天,能回国内?放心吧,我们时间充足着呢。”
  
      一把连翘通体雪白的长剑横在他膝盖上,也随之发出嗡嗡的响声。
  
      听到他所言,江映月微微放心,跟着美眸一亮,如水般看向林踏山:
  
      “难道俄国真的有神境存在?”
  
      东南林家作为百年前的华夏第一大家族,一向以神秘莫测著称。便是连洪门与林家交往时,也隐隐矮了林家半头,可知这个家族底蕴与势力何等雄厚。许多秘闻,便是江映月都不太晓得,林踏山却如数家珍。
  
      “哼,俄国堂堂数百年大国,冷战的两极之一,怎么可能没有神境?”
  
      林踏山冷笑道。
  
      “当年血狼王奥列格纵横欧洲与东南亚。在越战中,屡次与美军交手。美军曾经调动上万人的军队,都没有围杀的了他,逼急了,甚至想动用核武的,被苏联拦住了。”
  
      “便是我家先祖都说过,奥列格乃是天生的武道奇才。非是凭肉身天赋,而是纯粹靠武道迈步神境。当世之中,纯以武道来算,除了燕山叶家那个人,以及我林家先祖外,无人胜于奥列格元帅。”
  
      说到这,林踏山眼中露出一丝崇敬之情。
  
      “您说的,莫非是昆仑那位?”
  
      江映月闻言,却倒吸一口凉气。
  
      PS:第四更奉上,作者菌继续去写第五更O(∩_∩)O(未完待续。)(作者通知:请使用小说APP阅读,免费无广告,网页版影响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安装小说客户端!
第四百五十一章 事了拂衣去
重生之都市修仙全文阅读作者:十里剑神加入书架

  “昆仑。”
  
  “叶将军。”
  
  这两个词一出,顿时整个别墅内都为之一静。
  
  那些暗月的男女可能不清楚,但身为林家传人的林踏山,与洪门高层的江映月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名字代表的分量,与背后的禁忌。哪怕周围都是自己人,两人甚至不敢直呼那人的姓名,而是以将军代称。
  
  “那可是真正的神话啊,哪怕在神话传说中,也是最恐怖的存在。”
  
  江映月低头呐呐道。
  
  “哼哼,当年姓叶的把洪门逐出华夏,败龙堂,追杀四方楼入海,逼的我林家封门。这六十年来,他坐镇华夏,压的天下低头,真是何等威风。但真以为,这个仇,我们不会报吗?”
  
  林踏山冷笑一声,眼中闪耀寒芒。
  
  哐当。
  
  横在他膝前的宝剑,竟然随之气机感应,随之出鞘一截,闪耀着森森剑气。暗月众人只觉大厅内,瞬间温度都降下十几度,宛如零下般。那逼人的剑气刺的人皮肤都生疼。甚至连桌子上,都隐约现出了白霜。
  
  这仅仅是林踏山无意中释放的剑气。
  
  如果他全力出手,会是何等恐怖的威势?
  
  ‘这位林家的绝世剑客,绝不至化境初期这么简单。’江映月顿时暗暗一惊,深深的望向林踏山一眼,垂下眼帘,压制住心中的惊骇:
  
  ‘传闻当年林踏天叛出林家,就是他这个胞弟亲自出手,一剑重创了林踏天。十几年前,他就能剑败化境巅峰的林踏天,十几年,不知道他的修为到了何等惊人地步。
  
  随是这样想着,但江映月表面不动声色道:
  
  “那以林先生的意思是,陈北玄暂时不会来?”
  
  “俄国是大国,真正的大国。”林踏山轻扣剑鞘,淡淡说道:“克里姆宫的那位大帝要是下定决心的话,这颗星辰之上,没谁能拦住他。便是百年前所有神境绑一块,都不够俄国灭的。只不过,现在俄国衰落,那位大帝英雄气短,未必会和陈北玄死磕。”
  
  “不过陈北玄想回来,至少得先过血狼王那一关。奥列格元帅是姜辣之性,老而弥坚。陈北玄不在俄国耽误个十几天,是绝对回不来的。”
  
  林踏山自信的说道。
  
  “先生所言有理,等陈北玄回来。我们一回洪门,一回林家。谅那个陈北玄,还敢杀上洪门总部或林家山门不成”
  
  江映月也放下心来,随之笑着的时候。
  
  “啪嗒!”
  
  一个黑影突然撞破窗户,砸落在客厅之内。
  
  “谁?”
  
  众人大惊,同时抬头看去。才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人,而是一个头颅。这个头颅的主人,大家很熟悉,因为天天能见到。正是楚州大佬:
  
  周天豪!
  
  这位纵横楚州数十年,忠心耿耿的魏家马仔,在林踏山挟洪门之威,君临江北后,又立刻转投林踏山门下,为之鞍前马后的大佬。此时竟然只剩一个头颅,被人生生斩了下来,扔在了客厅中。
  
  周天豪的脸上还带着无比的惊恐与悔恨。
  
  仿佛身前见到什么恐惧的声音。
  
  “是什么人,尽然杀了周天豪?”
  
  江映月惊呼出来,一张妖媚的俏脸,无比难看。周天豪是他们在江北最得力的手下,被这样杀了,就是一巴掌打在她这位暗月统领脸上。
  
  “恐怕,是我们最担心的那个人来了。”
  
  林踏山缓缓起身,脸色凝重,目光如剑的说道。
  
  “啊?”
  
  江映月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大门打开,一个穿着休闲服的少年,推门而去。少年进来后,如入自家般,完全无视站满整个客厅的十数位暗月精英,以及客厅内的两位顶级强者。
  
  “你是什么人”
  
  正有暗月武者要冷声质问时,江映月已经刹时脸色煞白,浑身颤栗,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声音:
  
  “陈陈北玄?”
  
  这个名字,仿佛带着一股魔力般。顿时整个大厅内为之一静,便是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清楚。所有暗月的精锐武者全部瞠目结舌,不敢置信。
  
  眼前这个外表平凡的少年。
  
  竟然就是他们刚才在讨论的,一人敌国,纵横天下,他们洪门的死敌陈北玄?
  
  但看统领的脸色,丝毫不像作假。于是想到陈凡出道以来的辣手无情,杀伐决断。众多暗月武者顿时浑身颤栗起来。
  
  “你就是林踏山?”
  
  陈凡目光丝毫没看江映月一眼,而是直直的锁定白衣剑客:“果然和林踏天长的很像,你是为林踏天报仇的,所以来江北吗?”
  
  “林踏天叛出家族,已经与我们林家一点关系都没有。”哪怕面对传说中的当世神话,林踏山依旧面色不变,侃侃而谈。
  
  “尊敬的陈北玄阁下,我来江北这一年,未动陈家人一根毫毛。您的父亲陈恪行先生、母亲王晓云先生、包括朋友同学,我都未伤他们,甚至未曾打扰过。此来仅仅是受洪门会长的邀请嘱托罢了。您与洪门的恩怨,与我林家一分干系都没有。”
  
  林踏山三言两句,迅速将自己摘了出去。
  
  旁边的江映月见了,一双美眸都快瞪出来,仿佛未见过如此无耻之人。
  
  “是啊,你没有伤我陈家一人,也未伤我陈凡同学亲戚一毫。可是你却杀了我一个朋友。”陈凡背着手走过来,平静说着。
  
  周围的暗月众人,就眼睁睁看着他走来,不敢动分毫。
  
  “哦?是谁?”
  
  林踏山瞳孔一缩,面现不解之色。
  
  他是聪明人,在没彻底知道陈凡死讯之前,并没有痛下狠手。这样等陈凡回来,与陈凡还有回旋的余地。林踏山自信背靠林家,陈凡不会追究这点小问题。
  
  “徐傲。”
  
  陈凡淡淡的说出一个名字。
  
  “他?”
  
  林踏山几乎要笑出来,不可思议的看向陈凡道:
  
  “陈北玄阁下。我等都是武道宗师,如龙一般的人物。而那徐傲、周天豪等人,只是蝼蚁马仔。他触犯了我,被我随手杀之。这样的人,怎么能入你我的眼?您若需要,我林家随时能给你十个、一百个徐傲级的。”
  
  宗师如龙。
  
  武道进入化境,已经是超凡入圣之始。和凡人有了很大的区别,神境更是如同半仙一般。徐傲这种凡人,在江北可能算一地枭雄。但在林踏山这样高高在上的林家传人眼中,简直如蚂蚁。
  
  在林踏山想来,陈凡为当世神话。眼界都是放在一国一域上面,凭徐傲怎能入他眼。
  
  “是啊,徐傲在你眼中。只是蝼蚁,随手就可杀之。但你在我眼中,同样不也是蚂蚁一般吗?”陈凡轻叹一声,看着林踏空的眼瞳,无喜无悲,宛如亘古长存的宇宙洪荒般。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林踏空霎时神情大变,脸色阴沉下来道:
  
  “阁下,您真的要为一个蝼蚁,得罪我们东南林家吗?要知道我族老祖依旧在世。您已经得罪俄国、洪门,准备再加一个林家?不怕激起众怒吗?”
  
  “林家?”陈凡呵呵一笑,直是背手淡淡说一句:
  
  “蝼蚁一般。”
  
  那种俯视天地的气魄,一时间镇住了客厅所有人。
  
  “轰隆!”
  
  就在这刹那,林踏山猛的身形暴退,带起重重幻影,轰的撞破了别墅的墙壁,如一条白色流星般,向远处射出,瞬间消失在雨幕之中。
  
  这位林家宗师,竟然抛弃了洪门众人,临阵逃跑了。
  
  江映月还没来得及谴责,耳边就传来陈凡淡淡的声音:
  
  “跑得掉吗?”
  
  陈凡一震葫芦,轻喝一声:
  
  “剑起!”
  
  “哐当!”
  
  在暗月众人震撼的目光中,一道璀璨的金色剑芒从陈凡的腰间葫芦中射出,众人隐约还能看到金光之中的金色小剑。
  
  剑芒当空一绕,尾光瞬间扫过了暗月众人以及江映月的脖颈。然后化作一道金虹,刹那间冲破雨幕,追着林踏山而去。
  
  “飞飞剑?”
  
  江映月嘴唇颤抖着,勉强说出这句话,就刹那间气绝了。
  
  临死前,她的瞳孔中还带着不可思议的神情。
  
  飞剑之术,不是早就在华夏大地上绝迹数百年了吗?只有林家的那位,号称华国最后一位剑仙。但陈凡怎么会有飞剑呢。
  
  “今夜三更后,飞剑斩汝头。”
  
  陈凡背着手,遥望夜幕,淡淡道:“这一剑,起自金城,越江州,过清水、破天河、历云海。到此楚州,连斩五百一十七人,最后以一位宗师之血为入鞘之祭。也算对得起你徐傲当年的一席之劝,和这归元二字了。”
  
  他平静的说着的时候。
  
  雨幕中传来一阵惊呼,与哐当拔剑的声音。
  
  剑气寒芒,银光直冲九天,如同黑夜之中划过一道闪电般。到最后,一阵金属交鸣声传来,最后只听咔嚓,剑折人亡。
  
  当陈凡最后一个‘了’字吐出时。
  
  金色小剑已经飞回了别墅内,上面血迹一尘不染,仿佛刚才并不是去杀人,而是去郊游般。陈凡看都未看林踏山的死活,直接收剑入鞘,背手踏进雨幕之中,来去无踪,宛如神龙。
  
  只有这别墅中的十七具无头尸体,和林踏山那断剑残肢,在证明着他来过。
  
  陈凡一夜奔袭,转战千里,连斩五百一十八人,事了拂衣去,仿佛古代千里杀人的侠客般。但这一夜的余波,才刚刚开始。
  
  天亮之后,整个江南乃至华夏,将为之震怖惊惧。(未完待续。)()
5更爆发完毕,求月票,明天继续O(∩_∩)O
重生之都市修仙全文阅读作者:十里剑神加入书架

  呼呼,第五更终于写出来了。今天五章一万五千字爆发完毕。尽管好艰难,但作者菌还是超开心的。大家太给力了,我们真的进月票榜前十呢。唔唔,继续求月票,作者菌明天会继续爆发的。月票不休,爆发不止,让我们一直战斗下去吧O(∩_∩)O

  .

  .

  .

  .

  .

  .

  .

  .

本章节内容更新中...


首页8990919293949596979899100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十里剑神所写的《重生之都市修仙》为转载作品,重生之都市修仙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重生之都市修仙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重生之都市修仙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重生之都市修仙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重生之都市修仙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重生之都市修仙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