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都市修仙最新章节 > 重生之都市修仙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32章 法器?
重生之都市修仙全文阅读作者:十里剑神加入书架
  司迎夏等人简直不敢相信。

  本来快要被撵出去的陈凡,结果却在一个女子登场后,就一举击败楚明辉,成了笑到最后的赢家。

  尤其是等魏子卿的身份传到他们耳朵中后,常雯更是脸都白了。

  她舅舅也是方胜国际的主管,和这个朱主管是同等级别。连朱主管都被魏子卿一言开除,要是陈凡想报复他们的话,只要和魏子卿说一声,她舅舅说不定也要被方胜国际扫地出门。

  “他竟然是魏子卿的朋友?”吉星宇更感到不可思议。

  魏子卿和姜初然、许蓉妃这些女孩可不一样。

  她虽然低调,但整个楚州的上层社会谁不知道她的大名。尤其是她父亲最近仕途正顺,据说有望升少将。到时候魏家可就是一门两将军,那地位又大不相同了。

  这样的人物,不要说吉星宇他们,便是李易晨、楚明辉在她面前,也得唯唯诺诺。

  “我们走吧。”司迎夏沉默片刻,低声说了句。

  然后就主动转身离开。

  既然陈凡有魏子卿这样的朋友,那就不是他们能挑战的。

  吉星宇叹口气,跟了上去。但常雯却留了下来,目光闪烁不定,不知道在想什么。

  ......

  “方胜国际其实是我三叔的公司。之前怕你对我三叔有意见,所以就没说。没想到遇见这种事,我真是抱歉。”

  魏子卿略带歉意道。

  “无妨,是我要多谢你帮我解围了。”陈凡淡淡道。

  他说的好像很客气,魏子卿却心中一紧。

  如果陈凡只是普通人,他这话魏子卿听了也就信了。但陈凡不是普通人,他是一位可以摘叶伤人、杀人于无形之中的武道宗师。这样的人物,能真的忍下这口气?

  想到这,魏子卿赶紧道:“楚明辉虽然之前犯下错误,但他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能请您饶过他这一次吗?”

  “哦?”陈凡停下脚步,似笑非笑的看着魏子卿。

  面对陈凡那双淡漠的眼睛,魏子卿心中一颤,却坚定了自己的猜测,不由露出哀求的神色。

  姜初然以为他的底牌是魏子卿,却不知道在陈凡看来,他自身的实力就是最大的底牌。哪需要依靠别人来帮他?

  任你楚明辉有再大的权势、再多的背景又如何?我要杀你,也只在弹指之间。只不过魏子卿的突然出现,让他暂时没机会下手。没想到魏子卿竟然敏锐察觉到他的杀机,让陈凡颇为惊讶。

  两人直视了半分钟,魏子卿一直咬牙不退。陈凡才冷哼一声道:

  “再有下次,他就是死人了。”

  说完转身而去,留下脸色惨白的魏子卿。

  “是。”

  魏子卿心底长舒一口气,低头应着跟了上去。

  心中却发誓回去一定要狠狠约束一下楚明辉。

  ......

  经过刚才那件事后,魏子卿似乎终于明白两人之间的差距,态度越发谨慎了。

  出了大厅后,早有一位老者等在那。

  “这位是林叔,我三叔的左膀右臂,拍卖会还没正式开始,他会先带我们去展厅观看一下。”魏子卿面带微笑介绍道。

  “大小姐客气了,这边请。”这老者全身穿着一丝不苟,就如同英伦贵族的管家一样。“之前小朱冒犯了大小姐的客人,开除是他应得的,无需劳烦三爷。”

  他一边引路,一边恭敬说着,眼睛却从没看过陈凡,仿佛当他不存在一般。

  作为魏三爷面前红人,林叔在方胜国际集团内可谓举足轻重,便是市里的官员见了他也得笑脸以对,眼里哪有陈凡这样的人物。无论是开除朱主管,还是带两人前往展厅,完全是看在魏子卿的面子上罢了。至于陈凡?区区一个学生罢了,还不入他的眼。

  “这些展品都是三爷花费大量心血,从世界各地收集来的。”

  “这是来自南非的天蓝之心钻石,据说会给佩戴者带来神奇的运气。”

  “这是汉代一个贵族墓室中发现的佩玉,为了这块玉,死了三四个倒斗的。”

  “这是明清时期一个风水大师的传世罗盘。”

  “这是.....”

  各式各样的展品堆满整个展厅,马上就要拍卖出去,它们备受楚州上流人物的追捧。

  林叔介绍时颇为自得,来龙去脉如数家珍。每个来头都很大,都有神秘的背景,说的魏子卿不住点头。

  “陈先生,您看这些东西怎么样?”魏子卿好奇问道。

  陈凡一眼扫过去,轻轻摇头道:“以讹传讹而已,只是些普通的古董。”

  以他的眼光自然看出,这些所谓的神秘古玩、诅咒宝石之类,完全是世人胡乱吹嘘,牵强附会罢了,其实一点神奇效果都没有。

  林叔闻言心中不悦,这可是他老板费尽千辛万苦从世界各地收藏起来的,却被一个十六七岁少年轻飘飘的一句话否决掉,心里怎会舒服?

  ‘看来得给他点颜色看看。’

  想到这,林叔笑着道:“大小姐,我们还有压轴的宝物呢,请来这边。”

  “哦?真的吗?”魏子卿兴致勃勃的跟过去,到了展厅的正中间,一眼就被中心摆放的一颗色彩斑斓的珠子吸引住了。

  她的神情先是露出一丝迷茫,然后猛地惊醒过来,惊骇道:

  “这....这就是那件要拍卖的法器?”

  “不错。”林叔得意的笑了笑。

  他看向陈凡,却见陈凡神色丝毫不变,不由心中更惊。

  这件法器正常人只要第一眼看到,都会被它神秘的力量吸引住,就仿佛掉入漩涡之中,很久才能醒悟过来。

  像魏子卿这样瞬间苏醒,已是难得。而陈凡却毫不所动,这就让人不得不奇怪了。

  “这件法器是藏地一位活佛随身佩戴的天珠,从出生时就戴上,直到他虹化之后才取下,一生都未离身,有调节人体磁场、凝聚风水以及祈福辟邪的功效。是大老板亲自去藏地请求取来,为此花了数百万。”林叔介绍时,语气中带着一丝傲然。

  “确实很不一般。”魏子卿点头称赞。

  林叔闻言,笑容更胜。

  他满脸笑容转向陈凡,却见陈凡反而微微摇头,不由脸色一冷道:

  “陈先生似乎看不上我们三爷的收藏啊?”

  陈凡淡淡道:“虚有其表罢了,并非真正的法器。”

  “你!”林叔只觉一股怒气直冲天灵盖。

  你一个毛头小子懂什么古玩?若不是魏小姐,你连看一眼这些古玩的资格都没有,竟然敢在这里大言不惭?

  他不由冷笑连连:“连这枚‘康多天珠’都不放在陈先生眼中,不知道可否让我见识下真正的法器是什么呢?”

  “真正的法器?”

  陈凡扫了他一眼,平淡道:“真正的法器,是类似于神话中飞剑、法宝一流,可以呼斥风雨、驾驭雷霆,有种种神通异力。而非像这枚珠子,除了初见时吸引人精神外,一点功效都没有。”

  林叔嗤笑道:“你说的都是传说罢了,现实中哪有?”

  “倒是陈先生说这枚天珠只是虚有其表,我万万不敢苟同。”

  “对啊,我看这天珠很神奇啊。”魏子卿也疑惑道。

  “不错,陈先生不会是有些夸大其词了吧?”林叔眼中流露出嘲讽的神色,就差说陈凡吹牛了。

  “是吗?”陈凡不置可否。

  他遥遥对天珠一指,虚空中就发出一声‘嘭’的无形巨响,这股巨响常人无法听见,只有在精神层次上才能感觉到。

  在那一刹那之间,陈凡就借助秘法将自己的精神力投放出去,将天珠内残留的精神异力抹消掉。

  “你们现在再看呢?”他收回手指,面色如常道。

  两人再看过去,都脸色大变。

  “怎么可能?”林叔惊呼出来。

  这枚天珠竟然突然失去了那种古怪的吸引力!

  “怎么不可能。”陈凡淡淡解释道,“它只是沾染了佩戴者的一些精神力罢了。常人见了之所以头晕目眩,就是被这残留的精神力干扰了,我将它抹去后,也就恢复了它本来面目。”

  魏子卿闻言后,不由唏嘘,发自内心赞叹。

  “陈先生果然手段通神。”

  “现在一看,这枚天珠真的没有多少神奇了,只是一枚普通的珠子罢了。”

  林叔在旁边倒吸一口凉气,心中深深忌惮。

  ‘看来是我看走眼了,这个少年有些能耐,不能小觑啊。’

  陈凡表面风轻云淡,心低却在摇头暗叹。

  ‘连所谓的法器都只有这样,其他古玩更不用说。’

  ‘看来这次前来是没有什么收获了。’

  他正准备提议离开时,目光突然扫过某个角落,不由瞳孔一缩,发出一声惊疑。

  PS:非常感谢Devil丨angel大大的推荐票红包,万分拜谢,我只能努力爆发一下。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我,十里剑神顿首。O(∩_∩)O

  UU看书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UU看书!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第33章玉髓
重生之都市修仙全文阅读作者:十里剑神加入书架
  “怎么了?”

  魏子卿见他不说话,就顺着他目光看过去,见到角落处有一块灰扑扑的古玉。

  这块古玉上面痕迹斑驳,看起来年代很古老的样子,魏子卿仔细打量,也没见到有什么出奇之处,相比之前的光彩夺目的天珠差远了。

  “没想到我这次来,还真遇上好东西了。”

  陈凡越看脸上笑容越盛,转过头对魏子卿道:“这块玉我要了,你出个价格吧。”

  他此时身上还带着周天豪给的两千万的银行卡,财大气粗呢!

  “既然是陈先生看上的,还要什么钱,尽管拿去就是。”魏子卿笑道。

  为了拉拢一位化境宗师,她爷爷可以毫不犹豫的送出一栋价值数千万的别墅,相比这枚名不经传的古玉又算得了什么。

  “林叔,你说呢?”

  林叔赶紧换副讨好的笑容:“大小姐说的是,反正这些东西都是三爷送来拍卖的,给谁不是给呢?陈先生想要,尽管拿去。”

  他算是被陈凡刚才那一手吓倒了,知晓陈凡并非普通人,态度顿时恭敬起来。

  “好,我承你魏家这个人情。”

  没想到陈凡却郑重点头,然后取过那枚古玉,眼神就如同酷爱赛车的车手看到顶级跑车。

  魏子卿闻言心中是又惊又喜。

  哪怕是老爷子送他云雾山顶一号别墅钥匙的时候,陈凡也是面色平淡,连个谢字都没有,显然数千万的别墅都不放在他眼中。如今一枚普通的古玉,却能得到他明确承诺的一个人情,真是意外之喜。

  难道这枚古玉比一栋别墅都要贵重?

  “这古玉有什么奇特的吗?”魏子卿压抑不住心中好奇。

  “你们刚才不是问什么是真正的法器吗?”陈凡沉默片刻,才缓缓道。

  “不错。”

  魏子卿和林叔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疑惑。

  “陈先生,莫非.....这个就是‘真正的法器’?”林叔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枚古玉看着平淡无奇,里面杂质众多,比起极品的羊脂玉、翡翠、黄龙玉等等卖相天差地别,而且也完全看不出有奇特之处。

  “现在还不是。”陈凡慢条斯理的将古玉收入口袋,才道。

  “等我将它打磨炼制之后,就能炼成一件真正的、具有神通威能的‘宝物’。”

  林叔和魏子卿闻言都心中惊讶,难道陈凡还有什么‘炼器’的手段不成?

  但见他不愿多说,两人也只能压下惊讶。

  “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好看的了,我们走吧。”

  拿到古玉之后,陈凡对展厅内其它众多的名贵古董弃之如履。

  走回大厅,大家再看他的眼神已经完全不一样了。除了大厅中心的那些真正的楚州大人物外,年轻人基本都见到方才那一幕,连楚明辉都被他悍然踩在脚下,其他人就不在话下了,自然也不敢再把他当做普通酒吧服务员看待。

  “你来了?”姜初然再见他时,神情有些尴尬。

  “嗯。”陈凡脸色淡然,对她微微额首。

  然后转过头,亲切的摸了摸旁边一脸惊喜的许蓉妃的小脑袋,道:

  “这次多谢妃妃你维护我,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只要能帮的我一定会帮。”

  之前整个酒会,没有一个人站在他这边,只有许蓉妃死死维护他。陈凡自然不会忘记。

  许蓉妃可不知道他是位修仙者,也不知道背后有魏家在撑腰,却义无反顾站在他这边。陈凡心中微微触动。这是重生以来,除了唐姨外对他最好的人了吧。他心底已经有几分将小姑娘视作亲妹妹来看待了。

  被陈凡这样亲密摸着脑袋,许蓉妃不由俏脸微红,低头不好意思。

  “哈哈。”陈凡笑了笑,负手而去。

  连魏子卿也罕见的对两人友善的点点头,才跟着离开。

  林叔目光一闪,招来一位旁边负责的经理。嘱咐他将两人座位安排到拍卖会第一排,并且要拿出最好的热情照顾好两位贵客,尤其是那位许蓉妃小姐。

  旁边那些许蓉妃的女伴们嫉妒的眼都红了。

  早有人认出来,这个老者可是魏三爷手下第一号红人,在方胜国际中的地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远非之前的朱主管可比的。

  连此人都得讨好陈凡,可见陈凡身份绝非打工仔这般简单。

  ......

  坐着魏子卿的红色宝马mini回到湖畔小区后,陈凡就迫不及待的取出那枚古玉。

  “没想到地球上这种灵气近乎枯竭之地还有玉髓存在,这可是炼气期修士能用上的最好宝贝了。”陈凡发自内心的微笑。他本以为地球上已经是修仙者死地,不想还有这种宝物遗留。

  玉髓是玉中的最珍品,已非俗物,可以归入‘天地灵物’行列。

  “我本想买几块极品玉石,以炼制护身玉符。但普通玉怎比的上玉髓呢?一般玉符都是一次性的,而玉髓炼制成的法器,可以反复使用。”陈凡自语道。

  他现在只是筑基中期,终究还是肉体凡胎,如果被子弹打到,会有致命危险。

  若有玉髓炼制成的‘法器’护身,哪怕是最低档的法器,也对他的安全防护大幅度增加,从此不再惧怕小口径的火器了。

  “这是我拿到手的第一件天材地宝,可得珍惜点使用,下次未必还有这样的好运气。”

  想到这,陈凡催动发诀,召唤来一团真火,将古玉包在其中灼烧。

  没过多久,古玉就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外面那层斑驳表皮纷纷脱落,露出一块小孩巴掌大小,流光溢彩的美玉来。

  这块美玉比最极品的羊脂玉还要细腻,闪着温润的光泽。

  “如果卖出去,只怕能拍卖出个天价来。”

  不过他也只是随意一想,现在就是有人拿一亿甚至十亿来买,他都不会卖。

  这枚玉髓若能炼制成功,那就相当于他多了一条命,岂是金钱能衡量的?

  “等把法器炼制出来,我再买些好玉炼几枚护身玉符,爸妈各一件、安姐姐一件、小琼一件。”他这次重生回来,最牵挂的就是这几个人。

  想到小琼,他心中微颤,抬起头看向南方。

  那里有金陵市,有他青梅竹马、让他抱憾终生的女孩。按照现在的时间,小琼应该在金陵市读高三,上一世他们再次见面是在上大学的时候。

  虽然重生回来到现在才一个月,但他对小琼的思念却越来越浓。

  “小琼,你等着。”

  “这一世我回来了,我不会再退缩。”

  “我会变得无比强大,可以保护你,让你永远不受伤害,然后再站在你面前,堂堂真正的告诉你,我喜欢你。”

  他心中暗暗下定决心。

  之前因为他修为低微,没法做到。现在踏入筑基中期,可以炼制一些护身宝贝,自然开始惦记起家人的安危。

  接下来,陈凡开始着手炼制这一世的第一件法器。

  这可不比炼制小培元丹,这是真正的‘炼器’,哪怕炼的是法器中最低档的,也需要极高修为。本来没有通玄期,连炼器的边都摸不到,也只有他陈凡才敢提前尝试。

  ......

  班里面知道拍卖酒会上面发生的事情的人,只有司迎夏、常雯、吉星宇三个。

  吉星宇算是彻底不敢再到陈凡面前晃悠。而司迎夏则沉寂一下,埋头苦学,似乎要将所有精力发泄在学业上,以期待有朝一日一鸣惊人。

  只有常雯似对他另眼相看,最近经常在陈凡周围晃悠,想凑进他的小圈子中。

  炼制法器的事情也在按部就班进行着。

  陈凡现在法力低微,只能靠水磨工夫,每天雕刻一些符文、密咒和法阵在玉髓上面。

  几天之后,玉髓上就密密麻麻遍布无数细小的符箓,几乎肉眼没法看见。全是靠陈凡用法力直接在其深处印刻,没有极高的操控力,根本没法做到。

  这天晚上,陈凡长舒一口气:

  “第一步终于完成了,接下来就是贴身佩戴用真元温养灵韵了。”

  在他身前,一枚小孩巴掌大的玉符正闪着光芒,凌空盘旋。

  仔细看会发现,玉符之中有无数微小的金色符文在不断游动,让它看起来神幻莫测。

  “我现在还是法力太弱。只印下‘聚灵阵’‘金刚咒’‘辟魔神雷’三个基础法咒。”陈凡微微皱眉。“还好里面留有足够的空间,日后入了通玄期,可以再多刻印几个法术。”

  聚灵阵是他目前最迫切的法阵。

  之前的修炼宝地在他晋级筑基中期后,已经显得入不敷出了。而在玉髓中布下聚灵镇,相当于一个微型随身灵气汇聚器,起凝聚和放大灵气功效,足够他修炼到筑基后期。

  “有了这枚玉符,我修行速度至少增快三成。”

  陈凡疲惫的脸上露出笑容。

  其他的金刚咒和辟魔神雷,都是最基本的法术,一个护身,一个攻击,各有神妙。

  “既然法器炼出来,是不是该找个地方验证一下实际效果了。”

  陈凡摸了摸下巴。

  还没等他想到怎么试验这件新法器,就有一位意想不到的人登门拜访。

  PS:谢谢天行53的588,谢谢老衲法号丶口味重、金俊赫、枫叶一书、高洋洋洋洋、幽冥v血君、阿帆、噩梦人机的打赏。O(∩_∩)O

  UU看书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UU看书!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第34章 魏3爷?
重生之都市修仙全文阅读作者:十里剑神加入书架
  “是你?”见到来人,陈凡颇为惊讶。

  “陈先生,冒昧登门,还请见谅。”来人赫然是前几天在潜龙山庄见过的‘林叔’。

  他先微微欠身,然后道:“我家老爷听了前些天陈先生的事,对您的真正法器一说很感兴趣,想见您一面。”

  “魏三爷吗?”陈凡微微皱眉。

  经过周天豪到古玩拍卖会上的朱主管,他对这个魏家老三印象很不好。

  “不错,我家老爷最近看中一见‘真正的法器’,但拿捏不准,所以想请您帮忙过去掌掌眼。”林叔陪笑道。

  陈凡本来都要拒绝了,他和这魏老三没什么好谈的。但林叔这话引起了他的兴趣。

  之前的天珠虽然虚有其表,但玉髓确实出自魏老三的收藏,可见他手里还是有一些真货。

  “也好,那就去见一见吧。”陈凡也在好奇,这个世界的‘法器’与他所炼制的‘法器’,到底有什么不同。

  出了小区门,早有一辆宾利欧陆停在门口,这辆车哪怕不是魏老三的座驾,也是他手中第二好的豪车了,要三四百万。

  坐进车后,林叔才详细解释道:

  “中州省的一位买家带了一件法器来我们楚州叫卖,前些天三爷已经见过一次了,从那以后就魂不守舍,说自己之前的收藏全是垃圾,然后就让我将它们都拍卖了。”

  陈凡额首。

  难怪有了之前的古玩拍卖会,感情魏三爷是有对比下,嫌自家的收藏不忍目睹啊。

  “但您也知道,楚州又不止我家三爷一人。他们那个圈子,对能调和风水、趋吉辟祸、安心宁神的宝物最为推崇。不止楚州的大老板,甚至连天河市的大佬都来了一位。大家已经是第三次聚在一起要买这宝贝了,估计这次就要落槌。”林叔叹气道。

  “这种法器,没个千万以上根本不可能抢到手。所以三爷想请您最后去掌下眼,如果是真的,那就是砸锅卖铁也得买了。”

  陈凡闻言,微微摇头。

  这些富豪为了追求所谓的风水法器、开光法宝之类,那真是砸下金山银山也在所不惜。果然是有了钱之后就会追求这些吗?想想港岛那边的大富豪也是如此,把各个风水大师都捧到天上去了。

  魏老三虽然靠山够硬,但论身价,在楚州都未必能进前十。能和他争的大有人在。

  很快车子就开到了一个郊区幽静的小院。这种小院非常僻静,隐藏在湖畔,从外表看普普通通,谁能想到一进去就如同走进江南水乡,亭台楼阁。

  进了大堂,古香古色的厅堂中摆放了两排太师椅,就像民国大宅门般。

  太师椅上各坐着一群人,其中主位的一个中年人笑道:

  “陈先生来了?”

  这魏老三脸色惨白,眼泡浓重,身体虚浮,举止轻佻。虽然穿着一身名牌,但有种沐猴而冠的样子。

  陈凡暗暗摇头,难怪小齐一提到他就欲言又止,连魏子卿都不愿多说。这人比起魏老来说,差太远了。魏老哪怕身体有伤,但初期见面时的沉稳气息,无愧数十年戎马。

  “嗯。”陈凡微微额首。

  还没等他说话,坐在旁边太师椅上的一个人就嗤笑道:

  “魏老三,你就找个毛头小子来当掌眼?是不是楚州没人了啊?你要没人,我可以借给你啊。”

  魏老三脸色一拉,冷哼道:

  “邢忠,这里是楚州不是天河,没你撒野的地方。你再多嘴,我现在就将你撵出去。”

  “呵呵,若你二哥在这里,我立马闭嘴。若是魏家老大在,我二话不说,现在就滚回天河去。”邢忠不屑一笑。

  “至于你魏老三嘛......还不够这个资格。”

  他满脸凶悍之气,背后站着一排穿着西服带着墨镜的大汉,其中有几个露出手腕的能看到鼓鼓的肌肉,显然都是好手。而他旁边坐着一位穿着白色蜈蚣扣衫的老者,满头银发,仙气盎然。就是身上似乎阴冷一些,双目半眯半合。连陈凡到来,他都未曾睁开眼,姿态甚大。

  “你!”魏老三闻言拍案而起,怒视邢忠。而邢忠依旧稳坐钓鱼台,满脸轻蔑。

  “好了。三爷你也别太介意,邢忠他就是嘴贱的性格,大家都几十年交情了,你还不知道他嘛。”坐在太师椅左排首位的一个唐装老者插嘴道。

  “还有这位掌眼的先生,既然来了,就请坐下吧。”

  魏老三面皮一跳,显然说话这人分量不小,只能哼了一声,缓缓坐下。

  林叔赶紧凑到陈凡耳边给他解释。

  刚才出言不逊的邢忠是临海城市‘天河市’那边的大佬,手中掌控一个海贸集团,常年做海外生意。在天河市可谓呼风唤雨,比之楚州的周天豪高不止一个档次,哪怕在江北都是数得上号的人物。

  魏三爷的‘方胜国际’也是搞外贸的,自然和邢忠冲突甚大。两人的船队在外海都不止干架一次,早就结下深仇大恨。旁边的那个老者就是邢忠请来掌眼的。

  而最后出声的唐装老者,叫郑九龄,是楚州鼎鼎有名的大富豪,旗下资产涉及酒店、建筑、医院、运输、交通、连锁超市等等,有‘半城’之称,仅次于楚州首富沈荣华,大家都尊称他‘郑老’。

  相比起郑九龄,魏老三那点资产就不算什么了。若没有魏家撑腰,他连和郑九龄平起平坐的资格都没有。

  “我明白。”

  陈凡心不在焉的点头,目光却越过邢忠,看向那个银发老者。

  郑九龄见大家都坐定后,慢条斯理道:

  “既然人都来齐了,那古老板可以让我们看看货了吧。”

  坐在主位另外一侧,一个看着就富贵逼人的胖子皱眉道:

  “你们已经是这周第三次看货了,到底买不买,给个准话吧。”

  “放心吧,这是最后一次。只要是真的,咱们必然要拿下的。”另外一个人笑道。

  他是开发区那边的大老板,手下有个纺织集团,几千人给他打工,在楚州也算数得上号的富豪。

  大家连续三次聚在一起,不是想买,难道是吃饱了没事干的?

  “好。”古老板点点头,示意手下将一个古朴的箱子放在堂前桌上。

  盒子里是个木制的‘八卦盘’,材料厚重,痕迹斑驳,一拿出来,整个大厅仿佛都凉爽了许多。让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过去。

  “咦?”

  盒子打开,连陈凡都将目光从银发老者身上收回,见到那个八卦盘时,不由发出一声轻呼。

  “陈先生,你看怎么样?”

  魏老三脸色还是不好看,说话时就带了三分不耐。

  他其实也并不看好陈凡,只不过手中实在没人,又听了林叔的话,就大脑一热将陈凡叫过来。但陈凡一来,他就后悔了。

  这小子看着普普通通,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大师的样子,和邢忠请来的那位,以及另外一位掌眼师傅比起来差太多了。

  果然老对头邢忠就跳出来冷嘲热讽,让他颜面尽失。

  邢忠又阴阳怪气道:

  “还能怎么样?咱们又不是第一次看了,这是否真货还用说吗?”

  “不过这个毛头小子恐怕连什么叫法器都不懂吧,你问他不就是问道于盲嘛。”

  陈凡呵呵一笑,也不做声。

  他第一眼看到‘八卦盘’确实有些惊讶。这盘子上面竟然印刻了一个法阵,或者说类似‘法阵’的东西。效果和他的‘聚灵阵’很相似,都具有凝聚天地元气的能力,但威能就天差地别了。就像野鸡大学和名牌学府的差距般。

  ‘没想到地球上面竟然也有这种器物存在,这也能算是法器的雏形了吧。’

  陈凡心中暗暗摇头,他有了护身玉符,哪看得上眼这种山寨货。而且这个八卦盘显然使用次数太多,材质已经不堪重负,所以才有诸多裂痕,只怕撑不了多久。

  但见一圈人都双眼放光,视若珍宝。无论是魏老三还是邢忠,其实满堂所有人,除了林叔外,恐怕没一个人把他放在眼中,他又何必提醒他们呢。

  见陈凡不说话,郑九龄转头拱拱手:

  “祁师傅,仰仗您掌眼了。”

  “郑老客气了。”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负手起身,踱步走了过去。在座所有楚州富豪都微微前侧,目光郑重的看着这位祁师傅,显然他才是大家的依仗。

  PS:谢谢Devil丨angel和心殇丶何人知的588,谢谢老衲法号口味重、枫叶下的殇、金俊赫、王总1120、在童里想家人、万千世界尽是演员、心0425的打赏。非常感谢,继续求推荐票O(∩_∩)O

  UU看书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UU看书!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第35章 吴大师的傲慢
重生之都市修仙全文阅读作者:十里剑神加入书架
    祁师傅从怀中掏出一个古旧的罗盘,然后拿着罗盘绕着盒子来回走了三圈,口中念念叨叨,看着很严肃的样子。

    大家一时也都不说话了,目光死死地盯着他。

    只有郑老眯着眼睛笑道:

    “祁师傅是我们楚州近几十年有名的风水大师,只要是风水法器、开光佛宝、香火道器,没有能瞒得过他的眼。”

    他这话一说,在座的楚州诸多大老板都纷纷点头称是。

    对面的邢忠却不同意了,轻蔑一笑。

    “他算什么东西,比起我们吴大师来说差远了。”

    邢忠此言一出,在场诸人都脸色微变,祁师傅更是哼了声,收回罗盘道:

    “我法力微末,只能看出这件宝物不凡,但不凡在何处却不得而知。”

    “不如劳请这位吴大师给我们指点一下!”

    那位仙风道骨的吴大师此时才缓缓睁开眼,扫了祁师傅一眼,不屑的摇了摇头,把祁师傅气得脸都红了。

    “也罢,你道行确实低微,能看出不凡算不错了。”

    他一张嘴,口气甚大,楚州众富豪听了脸上都不好看。祁师傅是代表他们的,结果却被人这样打脸。

    只有祁师傅负手冷笑,等着看吴大师怎么出丑。

    他刚才用祖传法门借用罗盘推算,勉强测出这是一件很强大的风水法器,但如何使用或激活,他却不得而知。自己数十年修为都只能做到这一步,就不信那个装腔作势的吴大师能比他更强?

    在众人不善的目光下,吴大师缓缓起身,走到八卦盘前停下,双目微闭,手捏法诀。

    这时,众人惊骇的发现,吴大师的衣袖竟然无风自动,慢慢向外鼓起,就如同内部有个鼓风机。

    “这是?”祁师傅顿时脸色大变,不可思议的看着银发老者,“入道?”

    “咄!”

    吴大师猛地一跺脚,吐气发声,如同响雷炸开,把在座的众人都惊了一跳。

    只见他一个剑指遥遥指向八卦盘,口中吐出一口白气喷在八卦盘上,那八卦盘竟然嗡嗡嗡的震动起来,隐约有八道符咒在盘上浮现。

    这八道符咒一出,整个大厅内顿时一片清爽,凉风吹拂,仿佛不是秋老虎横行的九月,而是回到春天般。

    “这.....这。”

    厅内众人仿佛眼睛都要瞪出来,死死盯着那个不断震动的八卦盘。

    “法器!真正的法器啊!”

    之前出声的那个纺织集团的颜老板颤声道。

    魏老三更是猛拍大腿,两眼就如同见到绝世美女般,一刻都不愿从八卦盘上移开。

    连城府最深的郑老都不由手抖了一下,脸上流露出贪婪的神色。

    吴大师见众人狂喜,眼中不由闪过一丝莫名的嘲讽。他收了法诀,负手回坐,那八卦盘的颤动才逐渐停了下来。

    而大厅内的温度也渐渐升高,回归炎热。

    “怎么样?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大师了吧。”邢忠得意笑道。

    楚州的几位富豪这时才勉强镇定下来,看着邢忠和吴大师的眼神顿时不一样了,有几个甚至打定主意回头就要好好结识一下这位吴大师。

    这是有真材实料的,比那个祁师傅高不知道哪去了。

    果然祁师傅苦笑一声,起身恭敬的拱手道:

    “没想到有入了道的高人当面,是我班门弄斧,贻笑大家了。”

    吴大师坐回座位后,又恢复半眯不合的状态,闻言才微微睁眼,轻咦一声。

    “你还知道‘入道’,看来终究几十年没白活。”

    祁师傅闻言只能苦笑连连,人家技高一筹,再怎么训斥自己也只能受着。他叹了口气坐回座位,仿佛衰老了几十岁。经此一役,他在楚州数十年建立的名声算都付之东流了。

    陈凡在吴大师出手那一刻就眼中精光大盛,终于确定了某些猜测。

    “这个人体内竟然拥有法力?”

    “虽然法力很少,而且质量也不高,但比起武者的内劲来说已经高一个层次。按照境界算,他也应该有筑基中期了,难道这就是华夏的修道之人?”

    陈凡心中颇为惊讶。

    不过吴大师的筑基中期和他的筑基中期完全是两个概念。

    如果说武者是职校生的话,那吴大师只相当于专科或三本,真正的修仙者才是一本大学。而陈凡这样修仙者中最顶尖的存在,那就是顶级学府,甚至高考状元!

    即使两者是同一个境界,战斗力也有天渊之别。

    “看来地球上确实是有过某些修仙者的传承,无论是武者的内劲还是这位吴大师的法力似乎都来自于修仙者的真元功法。只不过他们的传承残缺太多了,只能修成这种山寨版。”

    想到这,陈凡不由暗暗摇头。

    他本以为能遇见一位真正的修仙者,没想到只是些微残留传承罢了。就像原始人捡到了现代人的步枪,将它当做烧火棍用一样,和真正修仙者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魏老三此时脸色非常难看。

    死对头邢忠竟然请来一位真正的大师!哪怕他吐血争下这件法器,也不懂怎么用啊,到时候恐怕还得求到这位吴大师头上。

    这时古老板发话了。

    “诸位,既然已经见识了我这件宝贝的能耐,那是不是该出价了。”

    他这话一出,那位颜老板迫不及待道:“我出一千万!”

    “我出两千万!”

    “我出两千五百万。”

    在座除了魏老三、郑老、古老板和邢忠之外,还有三四个楚州老板,都是一等一的大富豪,身价数亿甚至过十亿。

    如今见到传说中的法器,那真恨不得用全部身家换下来。

    当然他们的竞价也还是克制的,法器虽好,但终究比不上产业。所以价格到两千五百万之后,就只一百万一百万的往上涨。

    古老板此时笑的眼都被肥肉挤没了。

    魏老三看到大家你挣我夺,心中万分挣扎。他既眼馋法器,又不想被邢忠要挟,真是左右为难。

    “慢着!”

    此时邢忠竟然跳出来打断了竞拍。

    只见他一手指着陈凡道:

    “两位师傅都已经露过一手了,只有我们这位陈大师还一言不发。”

    “要不,我们等陈大师高论之后,再决定这法器的真假如何?”

    他这话一出,众人哗然。

    吴大师都已经把这法器激活了,大家也感受过法器的威能,确实是如沐春风,就如同人泡在温水里面,全身舒爽至极,若是常年在法器形成的力场里,不说延年益寿,起码百病不生吧?

    结果现在却让一个毛头小子来评定法器真假,岂不贻笑大方?

    这时大家的目光都古怪的看着陈凡和魏老三,知道邢忠这一手是为了落魏老三面子。

    魏老三脸色铁青,一言不发。

    “噗嗤。”

    一个站在郑老身后的女子突然笑出声来。

    “小云,怎么了?”郑老皱眉不悦道。

    这是他的远房侄女,之前看她大学毕业因恋爱和父母闹翻,郑老就将她带在身边准备栽培几年,然后下放到分公司当部门主管。

    她平时也挺懂事的,能力不错,从未出错过,怎么会当着这么多大人物的面笑场?

    那女子一身职业女性打扮,赫然是许蓉妃圈子里面的大姐头‘韩云’。

    陈凡刚进来的时候,韩云就心中惊讶。她虽然知道陈凡和魏家有关系,但没想到陈凡竟然以掌眼师傅的身份登场,反差这么大,才不由笑出声来。

    见郑老发问,韩云只能低声解释。

    她声音虽小,但厅堂也不大,大家基本都能听见。

    听到陈凡只是个常青藤中学的学生,还在酒吧打工后,在座诸人眼中都不由流出一丝不屑,邢忠更是哈哈大笑。把魏老三气的眼都红了,狠狠瞪着‘林叔’,怪他怎么找来这样一个活宝。

    “哎,这闹的。”郑老摇头轻叹。

    到了他这个身份,和市长书记都平辈论交。若魏长庚在还得郑重以对,而魏长庚的女儿,就差几个档次了。至于魏长庚女儿的朋友,那算什么东西?

    今天这么郑重的场合,涉及几千万的买卖,竟然让个酒吧打工的来当掌眼师傅,魏老三算是把魏家的脸面都丢尽了。

    ‘恐怕邢忠不会轻易放手的。’郑老暗暗皱眉。

    果然邢忠拍着大腿笑道:

    “谁说酒吧打工的就不能出奇人异士?我看这位陈大师就是高人嘛。”

    “陈大师,你别听他们瞎说,尽管鉴定,咱们看你的手段!”

    他一边说着,脸上还压抑不住的嘲讽,旁边的楚州富豪更是又气又笑。这次魏老三不止自己丢脸,让楚州上层圈也跟着脸上无光。

    只有韩云心中后悔。

    自己将陈凡底细透露,不止让他当众出丑,恐怕连魏家人从此都不待见他。

    面对着众人的轻视和嘲笑,此时的陈凡却似笑非笑地看着邢忠。

    “你确信让我鉴定这法器真假?”

    PS:谢谢纸上的轮廓、交个知己、最伤心的王的1888,谢谢正小柚、心殇丶何人的588,谢谢金俊赫、黄埔君兰、妖心丿、阴阳修理者、老衲法号口味重的打赏,如有遗漏,万分抱歉。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O(∩_∩)O。
第36章 雷来!
重生之都市修仙全文阅读作者:十里剑神加入书架
  “怎么,他还真敢看不成?”邢忠笑容一收,皱眉盯着陈凡。

  他只是拿这个高中生当靶子打魏三爷的脸而已。在座都是楚州乃至江北有头有脸的人物,哪有陈凡说话的份?没想到这小子丝毫没觉悟,竟然敢自己跳出来。

  “吴大师,您看呢?”

  邢忠心中隐隐有些不安,转头低声询问银发老者。

  吴大师闻言,眯眼扫了下陈凡,不屑的摇摇头:

  “刚才那个姓祁的好歹还有几分能耐,这小子凡夫俗子一个,便是法器摆他面前都认不出。”

  这时陈凡已主动站起身,背负双手踱步道:

  “这个八卦盘里面印刻了八道不同的符咒,从而组成了一个小型的法阵。这个法阵的功效刚才大家也感受到了,可以构成一个灵气汇聚的区域,或者就是你们说的风水场。在这个区域中,人体无时无刻不受灵气滋润,自然身强体健。”

  陈凡已明白,所谓的风水法阵,其实就是仿照聚灵阵设立的山寨品。

  在风水法阵中,灵气汇聚,无论对人类还是其他生命都有好处。有些灵气密度极高的生命星辰,人族无需修炼都可以活到一二百岁。野兽也力大无穷,可长几丈甚至十几丈,宛若洪荒遗脉,这就是灵气高度密集的功效。

  “咦?有点门道啊。”吴大师此时终于张开双眼,正视陈凡。

  其他人见陈凡说的头头是道,不由互相对视,暗暗心惊,这小子也是高人不成?

  “这么说,这件法器是真的了?”颜老板急不可耐。

  “勉强算是吧,但是.....”陈凡忽然转过头来看向邢忠等人。

  “但是什么?”另一个酒业集团董事长赶紧问道。

  “但是这件法器其实已经不堪重负,用不了几次了。”陈凡指着八卦盘道:“你们看,它上面有很多裂纹,那不是天然纹理,而是使用次数太多,即将分崩离散。”

  陈凡此言一出,全场皆惊!

  大家仔细看去,果然发现八卦盘上面密密麻麻遍布着许多细小的裂纹,之前以为是自然的木纹或者岁月斑驳的证据。

  现在看来,这盘子明明就是要撑不了多久啊。

  “竖子,你怎敢…”

  吴大师闻言,眼睛猛地一瞪,拍案而起。

  他此时也顾不得什么大师风范了,死死的瞪着陈凡,心中无比悔恨。

  竟然没看出这小子其实也是同道中人,否则一般人哪能发现这法器奥妙?木头上面有裂纹多正常的事情。但要是说出来,而且合情合理,那就引人生疑了。

  “邢先生,古老板,这是怎么回事?”

  郑老皱眉道。

  邢忠脸色微变。而肥嘟嘟的古老板早满头大汗,急切之间,哪能编出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楚州众人也看出了不对,都用狐疑的目光看着三人。

  “这还用说吗?自然是这位邢先生、吴大师还有古老板三人一起做了套,想要骗你们这群有钱无脑的楚州富豪上钩啊。”陈凡嘿嘿冷笑。

  他之前就感觉不对劲。吴大师好歹也是筑基中期,虽然有很多水分,但也算入了门,具备法力,怎么可能发现不了这个秘密?

  结果他不但不说出真相,反而故意催动八卦盘,把它往报废路上又推近一步。再看到邢忠和古老板无声的眼神交流,陈凡才恍然过来。

  感情这三人是一伙的啊。

  他们做这个套,拿件濒临报废的法器来哄骗楚州富豪,恐怕最终目的就是魏三爷了。

  “邢忠,真是这样?”

  陈凡话音刚落,魏老三就啪地站起身来,怒目而视道。

  楚州众富豪这时也都反应过来,察觉其中的不对,顿时看三人的眼神就变了。

  古老板冷汗直冒,哆嗦着说不出话来。邢忠也脸色难看,不由转头望向吴大师。

  此时吴大师已恨的睚眦欲裂,死死盯着陈凡。自己辛辛苦苦布的局竟然被这小子给揭穿了?本来凭这件报废法器,至少能从楚州卷走五千万以上,结果被陈凡一言毁去,他怎能不恨。

  “小子,你竟然敢拆老夫的台?”

  吴大师从牙缝中挤出话来,身边阴冷之气越来越浓。

  “怎么,你还想动手不成?”

  陈凡丝毫不惧,还饶有兴趣看着吴大师。

  他重生回来,还没有正儿八经的和人斗过法呢。这个吴大师虽然可能会的只是非常粗浅甚至残缺的法术,但已足以让陈凡心生感觉。

  “姓吴的,这里是楚州,不是你们可以撒野的地方。”

  郑老一拍桌子,须发怒竖,显然动了真火。

  他一发话,周围站着的保镖就围了过来,虎视眈眈看着吴大师三人。

  邢忠见状脸色大变。他只带七八个手下过来。要是楚州这群富豪翻脸,能不能活着回天河市都两说。中州省来的古老板更是吓得全身一瘫,直接从座位上滑了下来。

  “呵呵。”吴大师丝毫不在意周围的众多黑衣保镖,反而阴测测的对陈凡道:

  “小子,你坏我好事,我怎能饶得了你?”

  “你不是说那不算法器吗?看看我这件呢?”

  吴大师直接取出一个陶罐,猛地掀开盖子,一股阴风就吹了出来,被吹到的人只觉寒风入骨,全身血液都要冻僵,整个大厅的温度都为之一降。

  “姓陈的小子,见见我的宝贝吧。”

  他话音刚落,陶罐中就飞出一团黑雾,这团黑雾不断变化形状,仿佛千万张人脸,从黑雾中传来一声声凄厉的尖叫,宛如九幽地狱跑出的邪魔。

  “救命啊。”

  那些富豪们早吓破了胆,哪还有刚才那般盛气凌人?他们连滚带爬的躲到众多保镖们身后吗,浑身发抖。这些保镖虽然很多都是职业军人退役,不少还是国家武术比赛的得奖者,但什么时候见过这等阵势?也吓的脸色惨白,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这是?驭鬼之术?”祁师傅心中惊骇,脸上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入道者果然是入道者,可以驱神驭鬼,驾驭雷霆,我有生之年竟然见到法术,死而无憾啊。”

  “不错,你竟然能认出我这道法门。”吴大师得意的点点头。

  他扫视了一圈,对众人恐惧的态度非常满意。但见到陈凡还坐在那悠闲的喝着茶时,不由怒气上浮,厉声道:

  “小子,你不怕吗?”

  吴大师这一问,不仅是他自己,连邢忠、魏老三、林叔等人都纷纷看向陈凡,就仿佛看个白痴一样?

  ‘对面是可以驭鬼的厉害人物啊,他一点都不怕,难道傻了不成?”

  其他人也都心中惊疑。

  要知道吴大师这驭鬼之术一出,在场除了陈凡、邢忠外。也只有郑老勉强凭借数十年的养气功夫还坐着,但双腿却止不住的微颤。魏老三更是早就躲到众人后面去了,连保镖们都手软脚软,他一个毛头小孩不怕死?

  韩云浑身哆嗦,急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陈凡,你快躲开啊,他会杀了你的!”

  她心中止不住的悔恨,自己要不是把陈凡的身份暴露,他也不会在邢忠的步步紧逼下道出真相,也自然就没了吴大师的一怒杀人。

  “我看你死到临头,还能嘴硬不?”

  吴大师此时怒急攻心,早不管什么杀人犯法之事。

  他猛的捏动法诀,银发怒张,剑指黑雾。那团黑雾一阵颤动后,似有些不情愿,缓缓向陈凡飞去。

  见到厉鬼扑向陈凡,所有人吓的惊呼尖叫,都以为陈凡在劫难逃。

  “怕?就你这区区阴魂?”陈凡忽然笑出声来。

  他一边笑一边摇头。

  “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本事呢?原来只是靠个养鬼罐罢了。凭你自己的能耐,只怕还驾驭不了这只阴魂吧?”

  “你这种玩意都能称作法器,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也罢,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叫做‘真正的法器’!”

  陈凡摘下胸前的玉符,握在手中。

  在众人惊骇和疑惑的目光中,平静的吐出两个字:

  “雷来!”

  轰然之间,虚空生电,雷霆炸开,满堂白昼!

  他手握雷电,宛若天神!

  PS:谢谢纸上的轮廓和嘎嘎呢的1888、谢谢交个知己的588、谢谢金俊赫、老衲法号口味重、剑仁愛剑、我心所属方向、爱因斯坦大神、太子6752、皇甫君兰的打赏。明天就是周一了,求推荐票,我不想从榜上掉下去啊O(∩_∩)O

  UU看书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UU看书!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首页2345678910111213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十里剑神所写的《重生之都市修仙》为转载作品,重生之都市修仙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重生之都市修仙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重生之都市修仙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重生之都市修仙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重生之都市修仙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重生之都市修仙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