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女生同人小说 > 尸神鬼仙最新章节 > 尸神鬼仙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42章 扣押司机,玉树收信
尸神鬼仙全文阅读作者:焱壹行加入书架
  看到前方熄火停下的大巴车,我愣了一下,而身边的胖子却是兴奋异常,拍着手喊道:“好啊,梁天宇那小子果然靠谱,还真把大巴车给拦下来了!”

  “拦车?胖子,这怎么回事?”

  “哈哈,刚才我和梁天宇商量好的,我和那位赶尸匠过来救你,他负责把大巴车拦下来。咱们从尸体上不是找不到刘汉达的罪证吗,那就从活人身上下手。控制住车里和照片上对起来的那些人,让他们把当年那件案子的始末说清楚,所有的问题不就解决了!”

  胖子大笑着跟我解释一句,随后就迫不及待地朝着汽车车头位置冲了过去。

  犹记得之前确定了照片上那几人的身份之后,胖子就说过逮住那些人“打到他们说实话为止”,现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就是实施逼供计划了。

  不得不说,他们的做法比我想的要简单实用得多。

  胖子冲过去没一会,前方便传来了激烈的吵嚷声。

  “司机,你下来!赶紧下车,听见没有,我们知道你叫张强,现在有件事让你帮忙解决,不下来我可就砸车了!”

  “下车,赶紧下车,今天你是别想再走了。车里的人都死了三个了,你还想着开车逃跑,这可能吗!告诉你,我刚才已经报过警了,你不跟我们说实话,早晚也得跟警察说清楚!”

  胖子和梁天宇轮番上阵,按着司机驾驶室的玻璃一通猛砸,没一会便硬生生地把大巴车司机从驾驶座位置上给扯了下来。

  眼见此景,我心里长出一口气,胖子的手段我是再清楚不过的,小时候有人偷了他两块糖,都能让他追到人家里去要回十块来,这司机落到他手里八成是少不了一顿折磨的。而且还是那种不管说实话说假话,都会挨打的折磨。

  嗯,既然这样的话,只要把刘汉达领过去,让他们当面对质,七星尸煞的问题不就解决了。

  一念及此,我转头看向刚刚停下脚步的静涵。

  “那个……那个赶尸的这位姐姐,你能不能把尸体赶过去啊,我想咱们这次应该能把尸煞解决了。”

  “不行!”

  静涵的语气依旧那么冰冷,但好歹也是我第一次主动跟她说话得到回应了,这能不能算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更进一步了呢?

  呃,想什么呢!

  我晃晃脑袋,抛却心中杂念,试探着问道:“为什么不行啊?”

  “那边活人太多。”

  撂下这句话,静涵也不等我再说什么,竟然驱赶着刘汉达的尸体换个方向,朝着黑暗处走了过去。

  “哎,你先别走啊。”

  “等一下,你不把尸体赶过去,咱们这事解决不了的!”

  “喂……”

  不管我说什么,静涵都不再理会,只是赶着尸体往前走,逼得我不得不跟上去。

  其实,如果换成是福临,我早就冲上前把对方给拉住了,但是面对这位黑纱蒙面的静涵,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应付。她自始至终表现出来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冷气质,实在让我不敢做的太过。

  一人一尸在前,我在后,感觉也没走出多远去,周围的一切就全部被黑暗所笼罩,再也听不到大巴车那边传来的任何声音。反倒是前方亮起一丝莹莹绿火,福临老道带领着其余的六具尸体出现在了路边的一颗大树下。

  静涵赶着刘汉达重新回到尸队当中,一脸衰相的福临冲我挥挥手,轻声说道:“小友,过来吧,咱们继续。”

  “继续?还看尸体?”

  “对。”

  “可是……”

  “难道你不想弄清楚这七星尸煞是怎么来的吗?”

  福临一句反问让我接下来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了。

  确实,只要胖子那边有了结果,所有的问题都能解决,可如果真的是用这种方式来破解七星尸煞,我总有一丝不甘心。

  “行,那就继续看吧,反正大局已定,就当是看看剩下几个人还有什么未了心愿,帮他们完成吧。”

  我冲着福临点点头,迈步来到第五具尸体韩玉树的面前,轻轻掀开了他脸上的道符……

  ……

  “笃,笃笃……”

  “玉树哥,你在吗?玉树哥?”

  恢复知觉的第一时间,我便听到了一阵轻柔的敲门声,随后便是某人的呼喊。我猛地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自己是躺在一张木板床上,外面天色大亮。

  “玉树哥,我是香秀,你起床了吗?”

  “香秀?”听到这个名字,我一下子清醒了许多,赶紧戴上自己的眼镜跳下床,“来了,来了。”

  快步冲过去将房门打开,门外,香秀正一脸笑容地看着我。

  “香秀,有什么事吗?”

  “玉树哥,我要去给孩子们上课了,帮我照看一下黑炭吧。”

  “照顾黑炭?”我愣了一下,低头再看,赫然发现香秀怀里抱着一只懒洋洋的小黑猫,“啊,没问题,没问题。香秀,猫就交给我吧,你放心。还有,中午的时候,我去给你送饭。”

  “不用那么麻烦的,玉树哥,你能帮我照顾黑炭,我就感激不尽了。”

  “哈哈,香秀,你说这话就见外了。”

  “唉,主要是总麻烦你,我心里也过意不去。前些日子,黑炭吃坏了肚子,昨天才好不容易给它治好,要不是怕它再出毛病,我就直接把它关在屋子里了。”

  “吃坏肚子?香秀,你养的这只猫吃的饭食比我都好,它还能吃坏肚子?再说了,猫的肠胃不都是很好的吗。”

  “不是,黑炭如果只吃饭的话那就没事了,关键是它吃下去不能消化的东西了。”

  “什么东西?”

  “喏,就是这个。”

  香秀说着,抬手将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翠色玉石递到了我的面前。

  “玉树哥,这就是黑炭吃进肚子里的,我也不知道它从哪弄到的。你帮我看看是什么东西吧,感觉挺值钱的呢。”

  “我勒个乖乖,这只猫吞了一块玉吗?”

  我接过香秀手里的东西,对着清晨的阳光仔细一看,感觉又不像是块玉,好像摄像头一类的东西。

  “香秀,这是从哪弄到的?”

  “我昨天带黑炭去宠物医院洗胃弄出来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你帮我看看吧。好了,不说了,我得赶紧去学校了。”

  “好,去吧。路上小心,咱们中午见。”

  从香秀怀里把那只小黑猫也接过来,目视着香秀的背影消失在村口,我才重新回到屋内。

  房门再次关闭,我随手把怀里的猫扔到地上,准备回床上再补一觉,可是没等坐下呢,敲门声再次响起。

  “是香秀又回来了?”

  我赶紧跑过去,再次打开房门,这次出现的竟然是一个陌生男人。

  “你好,我是快递公司的,请问您是韩玉树先生吗?”

  “没错,是我。”

  “啊,韩先生你好,这里有一份同城快递请你签收。”

  “快递?谁寄来的?”

  “寄件人姓名是韩玉玲。”

  “我姐!”

  听到对方的话,我赶紧将快件签收下来,本以为是姐从城里寄来的生活用品,可没想到快递员给我的却是一封信笺。

  回到屋内,我带着满心疑惑把信件拆开,姐姐俊秀的字体赫然映入眼帘。

  “玉树,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姐姐我可能正在去往派出所的路上,做一件我这辈子都不会后悔的事情。这件事具体是什么,你只要听一听信封里面那张内存卡记录的东西就能明白了。收好那张内存卡,必要的时候,我会再联系你的。”

  短短几行字,弄得我云里雾里的。我姐这是去当特工了还是怎么的,搞得跟演电影似的。

  想不明白,我只能取出那张内存卡,放进自己的手机里,在上面寻找答案。

  2G的内卡里保存着十几份音频文件,我点开第一个,听到的内容实在是令人心惊。

  这……这竟然是我姐和一个叫刘汉达的人的对话。

  我知道刘汉达,他曾经以一个成功商人的身份,参加过我大学时期的某一次扶贫助学动员会。那时候,我和香秀作为重点贫困生也参加了那次会议,而最后刘汉达捐下了大量的钱来帮助香秀,却对我不理不睬。

  这倒不是说他没有帮助我,我怀恨在心,而是那个刘汉达在帮助香秀之后却还不停地来骚扰香秀,直到我们毕业之后,他也不曾收手。在我心里,早就已经把香秀当成自己的女人了,可这个刘汉达横空出现,香秀又对他崇拜不已,这让我想不记住他都难。

  一直以来,我都想尽各种办法,让香秀远离刘汉达,却从不成功。没想到今天,我姐寄来的这份录音里面,将刘汉达人渣的一面表现的淋漓尽致。如果这些东西让香秀听了去,那不就能让香秀彻底认清刘汉达的真面目了吗!

  我越想越激动,赶紧一个个点下去,十几份录音里面,有我姐和刘汉达的对话,也有刘汉达跟别的女人的对话,更有刘汉达打电话的声音,每一个里面的内容,都足以让刘汉达身败名裂了。

  这是个好东西啊,好东西!

  一点点听下去,当我点看最后一份录音的时候,却听到了与之前略显不同的情节。
第43章 奇怪录音,特殊玉石
尸神鬼仙全文阅读作者:焱壹行加入书架
  “徐老二,你怎么来了?”

  “哈哈,刘汉达,莫想到是鹅吧。十年个去了,当年的拉把子事嫩还记得吗!”

  “什么事,我不记得了啊。”

  “刘汉达,别跟鹅装蒜,鹅今次来奏是要为鹅大哥和明娃子讨回个公道滴!”

  “明娃子是谁?”

  “徐明,大头他娃儿。可怜他明娃子,娘也死料,爹也坐牢料,只能跟着鹅打工过活。嫩知不知道,就是因为嫩……”

  “停!别说了,以前的事情我不想再提。说吧,你这次来是干什么的?让我猜猜,是不是想要钱?如果,你想把那件事说出去,就不会是直接来找我了。好了,不用说了,你的想法我理解。要多少钱,给个数吧!”

  “鹅要一百万。”

  “好,我给你,只不过,拿了钱之后,从今往后不准再出现在我面前!你走吧……”

  最后一段录音,随着“嘭”的一声关门声而结束,我又返回去听了一遍,除了听出来十年前某件事逼得刘汉达不得不花钱堵住那个徐老二的嘴之外,并没有其他有用的信息。

  不知道姐为什么会把这段录音也存下来,不过肯定是有用处的。

  看着眼前手机上的十几份文件,我的心情无比舒畅,姐在信里说要去派出所,应该就是拿着这些录音去揭发刘汉达了吧,我是不是应该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呢?

  纠结了好一会,我还是压下了给姐打电话的冲动,既然姐把录音发给了我一份,那肯定是拿我手里的这份做一个后手保险用的,一旦这时候打过去电话,暴露了我自己,那可就不好了。

  至于这张内存卡,就放在我手机里面吧,也许等中午的时候,我可以带香秀一起来听一听。

  越想越激动,我都忍不住手舞足蹈起来,可就在这时,香秀养的那只黑猫竟然跳到桌子上来,朝着某个东西扑了过去。

  我下意识地伸手把猫抓住,低头再看,赫然发现这只猫扑向的是刚刚香秀给我的那块“玉石”。

  “呀,你个死猫,还想乱吃东西啊。你要是真把这块玉再吞下去,香秀不得埋怨死我,一边玩去,让我看看这东西是什么。”

  随手把猫扔到一边,我拿起那块翠色玉石,定睛细看。

  玉石的外部晶莹剔透,好像很值钱的样子,但是中心处却有一个极其微小的黑点。拿着强光手电筒往上面一照,我赫然发现黑点的后面衔接着一块碧绿色的电子集成器,与整块玉石融为一体,不仔细分辨根本看不出来。

  身为一个电子计算机专业的大学生,我一眼就看出来这个被涂抹成翠绿色的电子集成器是一块存储设备,其原理跟内存卡差不多,只是性能比较落后。

  打开笔记本电脑上网一查,我才终于知道,这整块“玉石”根本不是什么玉,而是一个针孔摄像头。

  针孔摄像头是微型录像仪器的一种,自上世纪七十年代感光摄像技术成型之后,这东西便随着摄像机的不断更新换代而渐渐衍生出来。最初的时候,针孔摄像头还只用于军事方面,而到了八十年代,某些别有用心的境外间谍人员携带这种器具来到中国进行秘密行动,进而将这种设备在中华大地上传播开来。

  九十年代初,针孔摄像头已经随着科技发展,逐渐在民间使用开来,到如今这东西可以说随便找一家电子产品店就能买到。

  看这块玉石的构造,应该是比较早期的那种针孔摄像头,不具备联网传输画面的功能,只能将录下的画面存储在设备自带的存储工具上面,想要获得里面的信息,需要特殊的外接设备才可以。如果有人要使用这种摄像头进行秘密监视,安装之后录像,录完了还要再回到安装地点取出,相当的不安全,所以这东西出来没多久就被淘汰了。

  眼前的玉石明显就是十几年前的东西,一个“古老”的监视设备竟然出现在一只猫的肚子里,我的好奇心顿时被勾引起来,赶忙挨个给大学的校友打电话,询问如何采取录像的方法,然后利用自己的电脑,开始对“玉石”中记录的信息进行转码。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当看到电脑屏幕上显示的“剩余时间3小时36分28秒”字样时,浓浓困意袭来,我打个哈欠回到床上,准备等睡一觉醒来再看看结果。

  这一觉睡得十分舒服,梦中我似乎看到了,香秀认清刘汉达的真面目最终投入我的怀抱的美丽场景,当我正要带着香秀步入婚姻殿堂的时候,一声凄厉的嘶吼把我从美梦中惊醒过来。

  我睁开眼一看,香秀养的那只黑猫正在房间里上蹿下跳,不停发出各种怪叫,就是他影响了我的好梦。

  心里没来由地一阵气恼,我张嘴怒吼道:“黑炭,闭嘴!”

  可是怒吼根本没有任何效果,这只猫看见我醒了之后,反倒变本加厉地闹腾起来,竟然跑到门口伸出爪子使劲挠门。

  “快停下,你这该死的猫,平常不挺老实的吗。”

  “快住手,再挠我就打你了!”

  “哎,我这暴脾气的,香秀肯定是把你给惯坏了!”

  我承认这只猫彻底把我给激怒了,操起床头的一根木棍朝着它狠狠打了过来,本以为挨了这一下它会老实下来,谁知道这只猫竟然转身跳起,一爪子挠在了我的手臂上。

  “啊!你这只死猫,滚出去,滚出去!”

  这一刻,我是真顾不上这只猫是不是香秀的宝贝了,伸手拉开房门,抬脚就要把它踹出去,只是这只猫机灵得很,没等我踢到它,就已经一溜烟窜没影了。

  你妹得,跑了就跑了吧,我就不信它饿了的时候不回来。

  狠狠地摔了下房门,我转头拿出手机看眼时间,这一看不要紧,登时惊起一身冷汗。

  “哎呀,这都下午两点了!坏了,说好要给香秀送饭的,我怎么睡过了呢。”

  当下,也顾不得其他的了,我赶紧穿好衣服,朝着我和香秀支教的那所小学跑去。

  学校建在半山腰上,距离我们暂住的村子不远,十几分钟后,当我来到这里的时候,远远就听到了那单独一间小教室里传出的朗朗读书声。

  看来,香秀已经开始下午的教课了。

  我快步走过去,站在教室外面的窗口向里望去。

  不到二十平米的小屋子里坐满了八九岁孩子,这些孩子抱着书本,大声朗诵着“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书声琅琅,童音清澈,可是我却一点都不感兴趣,抚了抚镜框,往讲台上望过去。

  香秀站在那里,认真地教着孩子们读书,她的长相也许不是最美的,但她那优雅的气质却是最最吸引我的地方。

  我幻想着和她手牵手走在月色下、走在稻田间、走在大海边,走在任何我能去到的地方,只要有她相伴。

  我幻想着把她涌入怀中,闻着从她发间传出来的女儿清香,亲吻她的额头、她的脸颊、她的……一切。

  我幻想着,呃,就在我还在幻想的时候,天地变色,整个大地猛烈颤抖起来,我一下子被甩飞出去,重重摔坐在地上。

  “地震?”

  这是我产生的第一个念头。

  “快救香秀!”

  第二个念头浮现在脑海中,我仿佛浑身充满了力量,顶着剧烈的震动,向着教室门口冲过去。

  此时,教室里惊慌的叫喊声此起彼伏,没等我走到门口,那些读书的孩子,像出了栏的小马驹一样疯狂奔逃出来。

  我顾不上去管这些孩子,拼命挤进教室里,拉起香秀的手就往外冲。

  “香秀,快跑!”

  “等等,先让孩子们出去!”

  香秀根本不听我的呼喊,挣脱开我的手,冲到教室的后方,抱起一个已经吓傻的小女孩,从窗户扔了出去。

  “该死的!”

  我大骂一声,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快走几步来到香秀的身边,拎起两个小孩,也从窗口给他扔了出去。

  短短十几秒的时间,能跑的跑出去了,不能跑的也被我俩给扔出去了。当确定屋子里再也没有一个学生的时候,我拉起香秀的手就要往外跑,可就在这时,大地一阵猛烈的左右晃动,简陋的石屋轰然倒塌,在这最后一刻,我却始终没有松开香秀的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传来轻轻的呼唤声。

  “玉树哥,玉树哥,你醒醒。”

  “啊?是香秀吗?”

  “是我,玉树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就是眼睛丢了,什么也看不清。咱们现在在哪?”

  “玉树哥,咱们被埋起来了。”

  “被埋起来了?”

  我一听这话,赶紧抬手向四周摸索。

  头顶上是一块木板,感觉像学生上课用的小木桌,周围是冰冷僵硬的山石,百分百是那盖起石屋教室的石材无疑。

  地震震垮了教室,却让桌椅给我撑起一片生存空间。

  “香秀,你在哪,有没有受伤?”

  “我……我没事,就是,就是蹭破了一点皮。”

  “啊?伤到哪了?”
第44章 抽丝剥茧,接近真相
尸神鬼仙全文阅读作者:焱壹行加入书架
  一听香秀受伤了,我顿时慌了神,赶忙摸摸口袋,发现自己的手机还在。

  掏出手机,按亮屏幕,冲着香秀声音传来的方向照过去,却听见香秀的急声惊呼。

  “玉树哥,别看!”

  只可惜,香秀喊晚了一步,顺着手机的光亮我已经看了过去。就在我身边一米处,香秀斜坐在地上,上身的T恤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划开一个大口子,已经无法完全穿上,光滑白嫩的脊背、温润如玉的香肩就这样暴露的我的眼中。

  “玉树哥,快关掉,别看!”

  香秀又是一句惊呼,扭动着身体,想要盖住自己暴露出来的位置。谁知道她这么一晃,被破碎桌椅勾住的裤腿顺势向下一扯,一抹翘臀跃入我的眼帘。

  “香……香秀,你好美。”

  眼前的一切彻底把我给吸引住了,多少个日日夜夜,我曾幻想过看到这一幕,没想到在这场地震之后,我竟然真的看到了。

  “玉树哥,你……”

  香秀羞恼地怒吼一句,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而我也顾不得她说什么了,慢慢挪动到她的身边,一把将她抱住。

  “香秀,我喜欢你。”

  “玉树哥,你别这样,咱们得赶紧想办法出去!”

  “不,如果可以一直这样,我宁愿不出去。”

  闻着香秀发间的清香,我彻底受不了了,紧紧抱住她,低头吻了过去。

  这一吻是我梦想多年的吻,当接触到那美丽的香唇的时候,我仿佛又回到了之前的梦境当中,心底里的兽性爆发,疯狂撕扯香秀身上已经破损的衣服。

  “疯狂”、“驰骋”、“包容”、“释放”,当身体内积存了多年的精力在最后一刻喷薄而出的时候,我的心慢慢有恢复了平静。

  啊!我干了什么,我竟然对香秀……我怎么能这样伤害一个我深深爱着的人。

  之前的快感消失无踪,我心里只剩下深深的愧疚之情。

  慢慢从香秀的身体上挪开,我不敢去看她,缩在角落里,带着满心的悔恨轻声说道:“香秀,对……对不起,我刚才一下子没有控制住。可是,我是真的喜欢你。我向你保证,等咱们出去了,我一定娶你,好好对你一辈子!”

  这句话出口,却并没有立即得到香秀的回应,也不知道过去多久,我忽然听见一声指甲划过木板的声音,随后另一边的香秀开口了。

  “玉树哥,你知道我不喜欢你。”

  又是这句话,这些年来我听这话听了好多遍了,我心里清楚香秀不喜欢我,她的心全都在那个刘汉达的身上。今天之前,我还没有办法去反驳或者说是劝解香秀,但是现在我手里有了那个刘老板的罪证,而且就存在我的手机里面,我不怕香秀不听我的。

  一念及此,心中的愧疚感稍稍减轻许多,我握紧刚才放进裤兜里的手机,满怀信心地对着香秀说道:“我知道,我也知道你喜欢那个有钱的大老板,可是,香秀,那个人已经结婚了,孩子都上学了。不就是因为他花钱供你上了大学吗,难道你就要把自己青春搭进去报答他吗?香秀,你醒醒吧,你跟那个人是没有结果的!”

  “有没有结果,那都是我自己的事!”

  “哎,你咋就不听我的呢。我实话告诉你吧,那个姓刘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别看他表面上一副大善人的样子,实际上他背地里都坏透了。他带着乡里人上四川来打工,赚到的钱全都是自己一个人留着,从来都不分出去。他拿着钱资助贫困的孩子上大学,可资助的对象全都是你这种长得漂亮的小女孩,那些原来被他资助过的人,要么给他当了**,要么就被他送去给别人当小三了,他帮助你是有目的的!”

  “你闭嘴,我不许你这么说他!”

  “我说的都是实话,我告诉你香秀,姓刘的那种人只会对自己的家人好,别人都是他利用的工具……”

  “我不听,我不听!”

  “好,你可以不听我的。但是你要知道,我才是真心喜欢你的。”

  说完这句话,我就要拿出自己的手机,给香秀好好听听那些录音,可是没等我把手伸进兜里,却听到了香秀带着哭腔的回话。

  “你喜欢我?你喜欢我,就要这么对我吗?”

  听到这句话,我得动作不由得顿住了。是啊,不管那个刘汉达是什么样的人,至少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伤害过香秀,而我却做了这么天理难容的事情。

  “不是,香秀,我……”

  我艰难地咽了口唾沫,试图去向她解释,但香秀已经不听我说什么了。

  “韩玉树,我恨你!”

  “香秀,你别这样,我会对你负责的。”

  “负责?哈哈,玉树哥,我不要你的负责,我只要这一切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香秀,你要干什么?”

  “你听,外面下雨了!”

  “下雨?”

  我不明白香秀为什么要说这个,张嘴就要问一声,可是耳边却传来“轰”的一声巨响,冰冷湿润的泥土石块弥漫在周围。

  香秀毁掉了供我们两个生存的这一小块空间,这意味着她要拉着我一起死在这里。我不怪她,我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做下的孽,如果活着不能让香秀原谅,那么我就只能期待死去能解消她对我的怨气吧。

  只可惜,到最后,我都没能让她听到那些录音,让她认清楚刘汉达的真面目。希望有人找到我们的尸体的时候,能把那些录音播放给香秀听吧。

  哎?对了,既然要死了,那我也要抱着香秀一起死!

  我不顾头顶上落下来的泥土石块,拼命向着香秀的位置靠近……

  “啪!”

  突然间,我的手被人抓住了,使得我的动作猛然僵住,人也瞬间回过神来。

  一睁眼,我就看见福临抓着我的手,而我的手**离香秀那具尸体脸上的道符只剩不到一公分。

  如果不是福临抓住我,恐怕那纸道符已经被我扯下来了。

  “小友,这已经是第二次了,没想到香秀这个女娃子的怨念这么重,竟然还通过别的尸体来影响你为她解脱。看来,七星尸煞的主尸煞应该就是香秀了吧。”

  福临的话似是在询问,但语气中却透露着肯定的意味,我不是特别相信他的判断,但也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只能微微叹口气,后退几步慢慢消化着从韩玉树前生里看到的那些有用信息。

  首先,是那只黑猫。这只猫是香秀养的,名字却跟十年前那个被刘汉达害死的林小姐的猫同一个名字叫“黑炭”,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事情。另外一点,单凭地震前韩玉树对“黑炭”所做的事,完全能跟之前我解救卷进车底的那只黑猫的生前景象吻合。那么说,黑炭,就是带着我们这一车人走上尸鬼道的猫。猫主人,找到了。

  其次,是韩玉树听到的录音内容。他收到的内存卡是韩玉玲给他的,里面的内容是刘汉达贿赂官员的罪证,最后一段正是刘汉达和徐老二的对话。但是对话内容模糊,丝毫没有提及十年前的凶杀案,哪怕是警察拿到手,也不能直接证明刘汉达策划绑架了林小姐,对于解决十年前的案子用处不大。所以,之前试验破解尸煞的时候,我用录音为筹码威胁刘汉达,没有成功。

  再次,是那个“玉石”模样的针孔摄像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块玉石跟玉玲和明娃子相见的时候,不小心掉落在箱柜底下的那一块是同一个。而玉石来自一条链子,那链子又跟十年前惨死在刘汉达手中的那只“黑炭”猫,脖子上挂的链子相同。记得,当初那条链子被刘汉达卖掉换了一万块钱,不知道为什么,他后来又买了回去。而阴差阳错的,链子上最重要的物品又回到了猫身上,而且还是同样一只叫做“黑炭”的猫。

  最后,是韩玉树的尸煞身份,他手里握着的录音证据已经确认对于破解尸煞无用,所以他不能对付身为凶尸煞的刘汉达,那么他就不是吉尸煞,只能是次尸煞或辅尸煞的一种。七具尸体,刘汉达凶尸煞,徐老二、明娃子、韩玉玲、韩玉树分别为次尸煞或辅尸煞,结果不言而喻,香秀和女大学生将分别担任吉尸煞和主尸煞的角色。

  一点点抽丝剥茧,七星尸煞的真实面目即将浮现的眼前,可是我的心却变得更加不安起来。

  不管香秀在尸煞中扮演什么角色,都可以理解,但是最后的那个女大学生隐藏得实在是太深了,因为自始至终,我都没有发现她跟其他人有任何关系。

  一个毫无关系的人,却担负着重要的责任,其中莫非还有更大的隐秘?

  我越想越心惊,忍不住越过香秀,直接走到了最后一具女大学生的尸体面前,掀开了她脸上的道符。

  一把黄土覆盖在对方的口鼻处,我看不清她的真实模样,也根本没有进入到看前生的特殊状态,我的灵眼对她竟然失效了!

  我不甘心地伸出另一只手,想要将她脸上的污渍擦干净,可是没等接触上去,身后却传来了胖子的呼喊。

  “老严,你在哪呢?我们拿到证据了!”
第45章 逼供成功,证据到手
尸神鬼仙全文阅读作者:焱壹行加入书架
  胖子的呼喊在静谧的黑夜中是那么响亮,没一会儿,他便和梁天宇一起跑到了我所在的位置。

  两人气喘吁吁,但是脸上却洋溢着胜利的表情,梁天宇晃晃自己的手机,笑嘻嘻地说道:“哥们,别看尸体了,我们已经把问题解决了。来,一起听听吧。”

  梁天宇说着,来到尸队最前方刘汉达的身边,点击手机上的播放键,里面赫然传出来眼镜男的声音。

  “我承认,我全都承认,十年前是刘汉达把我们叫到一起……”

  眼镜男说得断断续续的,里面还不时掺杂着胖子和梁天宇的问话,几乎将十年前那一晚发生的一切都原原本本的表述了出来,没有丝毫遗漏。

  当然,如果只是解释十年前的案情那也没什么可稀奇的,关键是胖子两人竟然从眼镜男嘴里套出来他们几人一起坐车来四川的原因。

  事情要从大地震发生后第二周某一天说起,那天正在家里关注着四川地震新闻的冯思苟(眼镜男)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而打来电话的人正是在四川抗震前线工作的韩立栓。

  韩立栓是四川某市劳改所的厨师,在大地震中侥幸存活了下来,转而又给驻扎在他住处附近的某个救援队做起了后勤保障工作,其工作的内容除了尽量利用有限的食材为救援人员做饭之外,还有一个就是看守遇难者的尸体。

  而在看守尸体的过程中,韩立栓恰巧看到了一个遇难的熟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徐老二。徐老二的尸体和明娃子的尸体一起运送到救援点统一保管,韩立栓作为后勤人员,在对当天运送来的尸体进行检查确认身份的时候,自然对徐老二进行了重点“照顾”。随后便发现了明娃子和徐老二之间的关系,进而知道了明娃子是十年前带他外出打工的包工头“徐大头”的儿子。

  当然,确认几个死人之间的关系着并没什么大不了的,关键是韩立栓在检查尸体遗物的时候,恰巧从明娃子的衣服内兜里翻出来一份材料。材料上记载的正是当年他们一起出来打工的八人的个人信息,还附带着一张他们的合影。

  韩立栓不是傻子,看到这些东西之后,当即就明白过来,明娃子是在努力调查十年前的那起案件,企图为徐大头伸冤。而韩立栓身为当事人之一,绝对不会允许保守了十年的秘密被人揭开,所以当即将那份材料私自藏了起来。

  但是,第二天,令韩立栓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才藏好的那份材料不见了,连带着明娃子、徐老二和另外三具不知道是谁的尸体一起消失。

  韩立栓吓坏了,赶紧把尸体丢失的事情上报给了救援队的指挥处,随后众人便是一番费力折腾,却始终没有找到尸体的下落。尸体找不到,韩立栓自然不敢再在那个救援点待下去,就在他准备申请离开救援前线的时候,一个自称是徐明家属的刀疤男出现在了救援处,请求带走徐明的尸体。

  可是尸体不见了,那人自然不可能领出来什么,救援队只能派负责清点死者遗物的韩立栓,把徐明的遗物交给家属。

  当韩立栓带着忐忑的心情,将徐明留下的东西送过去的时候,却当即认出来那个刀疤男是一个赶尸人,名叫“福临”。

  福临跟徐明是同乡,徐明的爹跟韩立栓是同乡,韩立栓当然也就跟福临是同乡。而且福临在家乡还算小有名气,一是因为他赶尸人的身份,二就是因为他脸上那一道狰狞的伤疤。

  见到福临,韩立栓再联系上福临的身份,很快就猜测出来徐明的尸体失踪跟这个赶尸匠有关系。而那份丢失的材料,八成就落在了福临的手里。

  想到这一点之后,韩立栓不能淡定了,深知事情已经发展到自己一个人无法控制的地步,于是赶忙给当年和自己一起抛尸的几人打了电话。

  而第一个接到电话的人就是那个眼镜男“冯思苟”,据冯思苟自己交代,当年做下那件抛尸的事情之后,他每天都生活在内疚的阴影里,为了能让自己好受一点,他便开始翻阅各种法律书籍,看看一旦东窗事发自己最多能判多少年。

  结果,在研究法律文件的同时,他又发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许多案件,因为律师这种人的存在,致使行凶者出现了重判或者轻判的情况。这一发现给了冯思苟一丝希望,为了将来东窗事发的时候,能让自己的罪行减轻到最低,他竟然认真钻研其法律书籍来,慢慢变成了一个律师。

  成为律师后,思维也变得宽广起来,冯思苟接到韩立栓的电话,听到韩立栓所说的事情经过,第一反应不是害怕,而是认真询问其那份材料上的内容。

  当搞清楚材料上只是对他们几人的信息做了详细记录,并没有说其他的事情之后,冯思苟放下心来,反而宽慰起韩立栓不要担心,剩下的事情交给他来解决。

  安慰好韩立栓,冯思苟(眼镜男)便开始挨个给当年一起作案的另外几人打电话,策划着统一口供的事情。只是他这边的布置还没做好,韩立栓那边又传来消息,说有人发现了刘汉达的尸体。

  刘汉达死了,当这一消息传来,正在紧张布置的冯思苟赶忙让同样身在四川的吴达(坐我身后的那位大叔),赶去跟韩立栓汇合,调查一下刘汉达身上有没有对他们几人不利的证据。如果没有,所有事情都将随着刘汉达的死烟消云散。

  可是吴达在赶往韩立栓所在位置的途中,遭遇山石塌方,汽车堵在路上,堵了三天。三天之后,当吴达找到韩立栓时,却发现韩立栓整个人病入膏肓,说不出任何话来。

  没有韩立栓提供的线索,吴达自己一个人是不可能找到刘汉达的尸体的,无奈之下吴达只能向冯思苟求助。冯思苟提出的建议是,把韩立栓带回老家,集众人之力帮忙把韩立栓治好,如此才能知道究竟发生了生么事。

  就这样,时隔十年之后,冯思苟(眼镜男)、吴达(坐我身后的那位大叔)、张强(惜命司机)、王栋(接话那位),四个人再次聚首。

  他们想尽各种办法寻医访药,终于在三个月后,把韩立栓给救醒了。

  苏醒过来的韩立栓精神不太好,但是言语上没什么障碍,紧张等待的几人一问,这才知道徐明、徐老二还有刘汉达的尸体,全都被赶尸匠“福临”给带走了。

  在场这些人哪个不知道福临,当下就要组团去福临的家里,只是他们还没行动,便齐齐接到了同一条彩信,信息上说让他们在中元节后的第七天一起去四川,后面还附带着一张当年他们八个人一起出来打工的时候的合影。

  这一条彩信犹如晴天霹雳,逼迫得众人不得不遵照上面得要求去做。

  张强是一名大巴车司机,恰巧又是跑重庆到成都这条线的,众人一合计,便决定一起坐张强的车出发。

  张强惜命,总认为去四川是一个陷阱,千百般不愿意往那走,可他一个人拗不过另外四人的坚持。

  冯思苟胆小,背后出谋划策还可以,真到做事的时候畏首畏尾,只能跟在别人屁股后面。

  韩立栓大病初愈,精神状态不好,整个人变得跟闷葫芦一样,从不说话。

  吴达一根筋,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根本没什么心计。

  而这一趟去四川关系到五人的生死存亡,必须要有一番周密计划,找一个遇事能灵活应对的人带头,所以领军人物的位置自然而然就落到了“王栋”的身上。

  王栋也不含糊,就像他当年指挥众人抛尸一样,在应对十年后的这次危机上,首先便提出了一个计划。那就是他们五人装作互不认识,在去往成都的那辆大巴车上寻找给他们发信息的人,因为发信息那人一定会密切关注他们的行动,而监视的最好办法就是跟他们在一起。

  当然,发信息那人是不是会在车上出现也不一定,倘若王栋第一步计划猜测错了,在车上找不到任何线索,那就等到了成都,他们五个人再分散开来一点点去查。

  而正是因为这个计划,这才出现了之前大巴车遭遇塌方事故的时候,王东等人你唱我和讲故事来试探车内人反应的情况。

  偏偏这么巧,我也在这辆大巴车上,经历了所有的一切。

  事情就是这样,当梁天宇手机里的录音播放完毕,我已经被梁天宇和胖子办事的高效率彻底震惊了。
第46章 破解尸煞,前功尽弃
尸神鬼仙全文阅读作者:焱壹行加入书架
  “胖子,你们怎么做到的,让那个眼镜男这么听话,把什么都说了。”

  “嘿嘿,其实也没多麻烦,就是把之前车上死掉的那三个人,也就是王栋他们的尸体往眼镜男的面前一摆,那个眼镜男当时就吓尿了,没等我们问话,他自己就把所有事情都招了。”

  “这么简单?”

  “对啊,你以为能有多复杂。眼镜男实在太胆小,经不住折腾。倒是那个司机,看上去是个惜命的主,骨子里却硬气得很,愣是什么也不说。待会等警察来了,我看他还怎么狡辩。”

  “警察?你们还报警了?警察能找到这来吗?”

  “当然能。梁天宇说了,有眼镜男的口供,马上就能破解七星尸煞,尸煞一破,咱们这的鬼打墙就消失了,警察绝对能找过来。哎,你看,梁天宇要动手了。”

  胖子说到这,抬手一指前方,我顺着他的手势看过去,就瞧见梁天宇已经把手机收了起来,对着刘汉达的尸体念念有词。

  “刘汉达,刚才的这段录音你也听到了,这一次你再想狡辩也没用了,只要录音传到警察手里,你十年前犯下的罪行必然会公之于众。所以,放弃吧,老老实实做回一个死人!”

  话音落下,梁天宇毫不犹豫地伸手扯掉了刘汉达脸上的道符,下一刻,只听“嘭”的一声,那具尸体直挺挺倒了下去,再也没有任何声息。

  “啊哈,成功了,成功了!”梁天宇兴奋地高呼一声,转身冲我喊道:“哥们,接下来就看你的了,解了剩下这些尸体的愿望,咱们就真的安全了!”

  感受到他投来的希冀目光,再看看身边同样兴奋不已的胖子,我虽然不甘心事情就此结束,但也实在不愿因为自己的好奇而搅了大家的兴。

  “呃,好吧,不过,先让我问道长几个问题。”冲着梁天宇点点头,我转眼看向福临,“道长,救援点尸体丢失的事,是不是你干的?”

  “不是。”福临果断地摇了摇头,“我到那的时候尸体已经丢了。”

  “那你又是怎么把他们找回来的?”

  “半路上碰到的,这些尸体跟明娃子在一起,我不得不把他们都接上带回去研究。这也是当时负责震区救援的领导要求的,如果事情传出去,会引起恐慌。”

  “引起恐慌?不对吧,尸体丢失这件事那个救援点的人应该都知道,要真引起恐慌你也拦不住啊。”

  “不,所有参与进来的人都签署过保密条令,没有人敢说出去。那个韩立栓只是个意外,而且当时,我也做出了应对措施,给韩立栓下了蛊,让他大病不起,没机会在救援的时候把消息散播出去。”

  “韩立栓病了三个月是你弄的?”

  “对,我不得不这么做。当然我也没有想要害他,在他身上种下的蛊虫只能存活三个月,即便不医治,三个月后他也会恢复正常。”

  “那从接上尸体到现在的这三个月,你干嘛去了?”

  “对尸体进行研究。”

  “然后呢?”

  “然后就研究出尸煞来了。”

  “……好吧,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发给王栋他们的彩信,是不是你发的?”

  “不是。”

  “那能是谁?”

  “不知道。”

  福临回答的斩钉截铁,我知道现在问他再多也没有任何意义了。这老小子明显就是隐瞒了一些事情,只不过他不想说而已。

  抬头看看那些尸体,本以为看到现在我能稍微接近一下事实了,可没想到令人疑惑的地方却越来越多。也许只要我想,继续观察下去就能有结果,可是即便知道了结果又有什么用呢。梁天宇和胖子弄到的录音,已经把所有事情解决了。

  算了,算了,剩下两具尸体,不看也罢,反正人已经死了,就让那些秘密随风而去吧。

  现在最重要的是救活人。

  解除尸煞,破解鬼打墙,离开尸鬼道,才是我最应该做的。

  我迈步来到第二具尸体的面前,深吸一口气,学着梁天宇刚才的样子,义正言辞地说道:“徐老二,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了,虽然当年那件案子你是被刘汉达设计陷害的,但你终究是主要罪犯之一,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今天过去,真相大白,徐大头沉冤昭雪,你亏欠明娃子一家的只能来世再还,现在安安心心做个死人吧!”

  随着我的话音落下,梁天宇立刻摘掉徐老二脸上的道符,尸体应声倒地。

  第三个明娃子,他一直以来的愿望都是寻找“证据”,而证据已经找到,还有什么不甘心的呢,道符摘掉,尸体倒下。

  接下来是韩玉玲、韩玉树、王香秀,只用韩玉树口袋里的手机,三人不管是“怨气”、“冤气”还是“愿气”,都因那一段段录音而消解。

  当我最后走到那个淹死的女大学生面前时,没等我说些什么,其尸体竟然自己倒了下去。

  而就在她躺下的一瞬间,一丝光亮将周围的黑暗驱散,一弯半月出现在我们的头顶。

  事情就这么解决了,当福临重新用赶尸术法把七具尸体竖立起来的时候,抬手一指,我们便远远看到了前方某个村落的点点灯火。

  那里就是福临要去的义庄,等尸体赶到那里去,所有的一切都将尘归尘土归土。

  随后,福临又向后一指,我们便看到大巴车停靠的地方出现了一个路牌,上面写着“成都:96km”,只是一个路牌,便足以证明我们已经回到了人间路上。

  一切回归正常,当铜锣声再次响起,整个尸队有节奏地跳跃前行,逐渐远去。

  与此同时,梁天宇拿着手机,一边朝大巴车那边走,一边跟电话另一头的人汇报我们所在的位置。胖子则是跑回到大巴车上,说是要趁着警察到来之前,再教训教训那个司机给我出气。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做,而我却总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是因为没有将所有尸体的前生都看过来吗?不是,我刚才就已经决定不再看下去了。

  是因为在解决尸煞的事情上我没有帮上忙吗?也不是,如果不是我看到尸体的前生,梁天宇他们根本连解决尸煞的方向都找不到。

  那是因为什么,对了,是因为她!

  我猛地抬起头来,看向福临离去的方向,在那尸队的最后方,头戴黑纱斗笠,身着宽松道袍的背影深深吸引着我。心中一个声音不停呼喊着“追上去,如果就这样让她走了,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没错了,我要去追上她,至少也要看看她的样子,这次分别也许从此我便与她再也没有机会相遇,如果不能知道她长什么样子,我恐怕真的会后悔一辈子。

  一念及此,我迈步就朝着赶尸队伍追了过去,然而没跑出几步,口袋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一看,给我打电话过来的竟然是胖子。

  “喂,胖子?”

  “老严,快回车上来帮忙,快点!”

  “怎么了?”

  “一个大姐非要让司机开车走,我拦都拦不住。”

  “大姐?”

  我愣了一下,随即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凄厉的嘶吼。

  “开车,快开车,神婆子说了,我十二点之前到不了成都,就得死在半路上,现在已经十一点半了,快来不及了!我不管你们查什么案子,到了成都直接去派出所也行,现在就得走!”

  没错,这是带道符那位大姐的声音。听到她喊话的内容,我心中一惊,虽然现在鬼打墙解除了,大巴车再往前开,也没问题,但是开车的是那个张强啊。万一他到了成都之后跑了,我们之前所做的一切不都白费了吗。

  站在原地,我纠结不已,回去帮胖子,我将与静涵就此错过。可是去找静涵的话,胖子那边……

  我还没决定好,经听见“嗡”的一声,远处那辆大巴车猛然启动,绝尘而去,朦胧中一个闪光的物体被人从车窗里扔了出来。

  这一切发生得很快,紧接着手机里便传来胖子得呼喊。

  “老严,快,快去找手机。梁天宇的手机让那个眼镜男抢走扔出去了,里面有证据呢!”

  “什么!”

  一听这话,我再也顾不上去跟“静涵”道别了,以最快的速度向着那闪光物体的落点飞奔而去。

  赶到目标地点,梁天宇的手机正安静地躺在一条排水沟的旁边,看到手机没事,我心里猛地一轻松,伸手就要去把手机捡起来。可是就在这时,一直白森森的骨刺突然出现,压在了手机上面。

  我定睛一看,心中骇然,半截磨没的猫脸,这不正是那只带着我们一车人走上尸鬼道的黑猫吗。

  “黑炭?”

  我下意识地喊出了猫的名字,而这只猫却用它仅剩的一只眼睛盯着我,目光中一丝不甘流露出来,随后已经削尖磨利的前爪轻轻挥动,竟然将梁天宇的手机给打进了排水沟里。

  “咚”,手机落水,顺流而下,而就在手机落水的下一刻,身后又传来一声巨响,转头一看,福临他们离去的方向,路边崖壁上竟有无数山石滚落下来,“哄”的一下便将整个路面给埋了起来。

  山石塌方,天地震动,一方乌云飘来,遮住了天空中月亮,整个世界骤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没了,什么都没了。

  当证据消失的那一刻,所有尸体的执念重聚,尸煞恢复,这里再次变成了尸鬼道。
首页456789101112131415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焱壹行所写的《尸神鬼仙》为转载作品,尸神鬼仙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尸神鬼仙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尸神鬼仙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尸神鬼仙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尸神鬼仙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尸神鬼仙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